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10部分


  我深提一口气,大吼一声。

  随即便捏紧拳头,撒开双脚,头也不回地淹没在黑暗的墓道中……

  身后不断传来大蛇撞击墓道石壁的声音……二十厘米直径的洞口能阻挡一时,却挡不了一世……

  PS:小哲哲太让人心疼了!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86章 死生之地(1)
泪痕被墓道卷起的寒风一点点吹干,浑身的力气正在逐渐抽离,我一边头也不回地奔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吼着我家老头子经常挂在嘴边的一首词。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漆黑的墓道,错乱的蛛网,尘封千年的尘埃扑面而来,不断地摔跤,不断地爬起,又不断地摔跤……

  前方,没有方向;身上,没有衣裳;鲜血,渗出臂膀……

  我奔跑着强扔着撕裂的伤痛,双脚正在一点一滴失去知觉。想着我的古板老爹和流氓老妈,眼泪又不知不觉湿透了脸庞。

  沉默的大地,沉默的天空,红色的鲜血,不断地滴落……

  身后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一阵腥臭滚滚而来,嗖嗖的风声在墓道里卷起“呜呜”的鬼哭狼嚎。

  我宁愿自己的鼻子彻底坏掉,因为汹涌而来的那阵阵腥臭,让我空荡荡的胃一阵翻滚。

  再仔细一听,风声中似乎还夹带着致远的怒吼,“畜生,刚把你关进去,怎么又出来撒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妖蛇紧追不舍,小秃驴又阴魂不散。

  我喘着粗气,喉咙干的像要冒青烟,吸进一口冷风就痛地直咳嗽,咳地天翻地覆,眼泪直流。这双早已麻木的脚却不知要把我带向哪里。

  我逐渐涣散的意志依然顽强地拉扯着一个疲惫的身躯从一个墓道到另外一个墓道,无穷无尽的灰烬和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随时都会将我的身躯吞没……

  后面早已听不到致远的声音,也闻不到大蛇的腥味。

  双脚终于再也迈不开哪怕是小小的一步……双腿一曲,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我低垂着头,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边剧烈地咳嗽。犹如深秋的枯叶被狂风卷上青空,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

  最后连跪着的力气也消磨殆尽,我像一堆烂泥,终于软绵绵地摊在地上,再也立不起一个人形……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87章 死生之地(2)
我趴在地上,吃力地抬起头。

  墓道的尽头有亮光传来,希望似乎近在咫尺。我几乎怀疑是自己眼花或者是自己凭空创造的幻觉。可是,那道光,柔和而真实地穿透尘埃,静静而来,安详地落在我伸出的手掌上。一个斑斑驳驳的柔和的光影在手心摇曳……

  这一次又会失去什么?又能得到什么?

  事实上,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只想得到一线生机。妖蛇没能够让我痛快地死,所以我只能尽可能让自己痛快地活。

  可是双脚在狠狠地抽经,连带着一直没痊愈的腰伤,刺骨的痛像针扎一样疼得我说不出话来,连溢出一个单音节词似乎都会要了我的命。

  突然,墓道不远处的尽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我一惊,收敛起逐渐涣散的精神,仔细一听。竟然是刘捕头。

  那一刻的悲喜交加让我的眼泪又无声滴落。

  “给我仔细点搜,这是最后一座寺庙了,一定就在这附近!”刘捕头恨恨的声音。

  “我在这里,刘捕头!!我在这里~~”我很想大声求救,可是换来的只有更加剧烈的咳嗽,“咳咳咳……我……我在这里……”

  “启禀大人,这里没有秃驴的踪迹!”一个士兵汇报道。

  “去那边看看!”刘捕头不耐烦地命令道。

  “是!你们几个,跟我到那边去!”

  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

  “不要走!我就在这里啊!不要走……”我沙哑而微弱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清。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余思哲甚至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情,哪怕只有昙花一现的一刻钟……

  PS:曹正清死哪里去了?那个混蛋!!!让小哲哲受这么多苦!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88章 步步惊心(1)
我咬紧牙关,使出身上最后一点力气,双手死死撑在地上,十个指尖扒着地面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双腿无力地拖在身后,划出一条歪歪斜斜的痕迹。

  十米……八米……五米……

  十根手指的指甲已经齐齐折断。十指连心,每前进一步,钻心的疼痛就让我的身体不可遏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我在这里……刘捕头……不要扔下我……”眼泪无声滑落,滴进身底下的泥土。

  三米……两米……一米……

  指尖连同胳膊已经血肉模糊,只是我再也感觉不到痛楚。汗水混同血水在地上蜿蜒。眼前忽明忽暗,金星乱窜,意识在慢慢消逝。

  嘴角传来的一丝腥甜刺激了我逐渐麻痹的神经,我再次睁开朦胧的眼。下嘴唇已经被狠狠咬破,正畅快地流下嫣红的鲜血。

  我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可是为什么眼前的那道光越来越淡,越来越远,仿佛遥不可及。

  五十公分……二十公分……十五公分……

  每爬一步,似乎要用掉时间一万年的光阴;

  每爬一步,似乎要用掉下辈子全部的力气;

  每爬一步,地上就留下十个鲜红的血手印……

  “曹正清……救我……”我毫无意识地喃喃着。

  在这样的生死时刻,该死的我居然又想到了那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和一个赤身的男人,在溶溶的月光下,在浓浓的夜色中,那一晚,那一时,那一刻,我迷失了自己。

  月色沐浴着那个男人的身体,轻抚他古铜色的肌肤,他站在池边,正脱下湿漉漉的上衣,精壮的身体上沾满了晶莹的水珠,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散开……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我用十根手指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再一次放弃了我。

  恐怕这就是曹正清。

  脑子里是那个人的剪影,那张棱角分明冷酷又沧桑的脸。

  翻过一页就是我们的一生,没有经历的事情也许就无法明白,我看着自己流泪欢笑却参不透自己背后的生命,潜意识中一直对他有种微妙的情愫,到头来,才发现他之于我,是看客和路人的关系,我看我的,他看他的,就这样……

  PS:可怜的小哲哲求各位收藏一个吧!
第89章 正清番外(1)
曹正清瞧了瞧我的陋室,那是我和他曾作为一分钟恋人暧/昧相拥的地方,现在人走了,小春子倒下了。好风南来,好风北往,短短两天,一切都物是人非。

  他往前走了两步,从窗户边看着青冥的天空。

  叶雨卿跟了进来,保持着一个恭恭敬敬距离和弯的不能再弯的背脊。

  曹正清:“杜礼风这个老家伙竟然想到活埋这一招,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那个笨蛋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叶雨卿:“出去打探的人回来说,余思哲姑娘被掳到红莲寺的地下古墓中去了……”

  曹正清不吭声,扁了扁嘴又微微皱起了眉。

  叶雨卿:“主公……”

  曹正清:“你马上带人过去!”

  叶雨卿:“主公,现在插手……恐怕不太合适吧。毕竟这个案子是杜大人全权负责。至于余思哲,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不过是个棋子罢了。”

  曹正清愣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一手扶出来的家伙,叶雨卿正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充满正气和庄严肃穆。

  曹正清冷冷道:“为什么?”

  叶雨卿一脸正气:“为了主公!”

  曹正清眯着眼,冷哼一声,“为了我?说说看!”

  叶雨卿:“因为那个女人会影响主公的前程!”

  曹正清脸上已经隐隐透着寒气,“她有这等本事?!”

  叶雨卿全然不顾,依然一板一眼地扮演着他黑脸包公的铁面无私,他斩钉截铁道,“是!”

  曹正清皱起了眉,疑惑地看着这个平时并不多话的下属。

  叶雨卿:“在余思哲来到东厂后的短短几天,主公对她的纵容和扔耐已经远远超出了您自己的想象,我们做奴才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主公是天朝的中流砥柱,树大招风,有多少人正等着找您的弱点,抓您的小辫子。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主公!”

  曹正清沉默了,似乎这样的对话有损了他的尊严。

  叶雨卿继续冒死直谏:“在这样的乱世,男女之情对于肩负着匡扶国家社稷的主公您来讲,宛如登天!您的心动,对余姑娘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有多少人会利用她对主公不利,到时候只会害了她而已!”

  曹正清看着这个年长他二十来岁的作为长辈的下属,突然没来由地笑了,“我辈生于此时,立于此世,历遭此劫,也算天降大任!你说呢,叶叔叔!况且,我对个笨女人根本没有你担心的那种想法!叶叔叔多虑了!”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90章 正清番外(2)
叶雨卿愣了,他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听过曹正清叫他叶叔叔,而曹正清这一次竟然在他面前以“我”自称而不是“本宫”,这让叶雨卿突然老泪纵横,感慨万千。

  他哽咽道,“难得主公还肯叫我一声叶叔叔!正因为这一声叔叔,正因为当年你父亲把你托付给我,今天我一定要说,豁出命了也要说!既然主公对余思哲姑娘没有儿女之情,那便是属下老糊涂了,属下以后处理余姑娘的事情就可以心无旁骛!她是我们东厂的人,如果是为了破获这起案子而牺牲的话,正好可以卖杜礼风一个人情,对主公有百利而无一害!”

  “她现在怎么样?”曹正清冷冷地问道。

  “应该……已经……”

  曹正清看着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叶雨卿突然没来由地心慌起来。

  刚刚还笑着叫叶叔叔的男人,此刻又恢复了往昔的冷漠,或者更加地冷若冰霜。

  叶雨卿嘴角抽动着,似乎在等着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但曹正清把伸开的手掌又合上了,他背上了手,背对着叶雨卿,继续看着窗外的青冥。

  曹正清:“好吧,就按你说的做。不过,余思哲跟东厂的关系你暂时不要揭开!”他的话语冷的像冰,硬的像铁,听不到一丝感情。

  叶雨卿:“属下知道怎么做,请主公放心。”

  曹正清便背过了身子,那意思便是你走吧。

  叶雨卿看了看他的主公。这是他看着长大的人,看着他一直坐上东厂主公的位置,看着他越来越阴狠越来越冷漠。也许他后悔了,也许冲动得想冲上去抱那个被他当做儿子一样的男人。但他最后只能单膝跪地,对着曹正清的背影磕了个头。

  然后叶雨卿出去了,此刻身后的这个男人才是他的主公,永远镇静而冷酷,平静的心湖不泛起一丝涟漪。这样的男人才能成就大事,才有资格成为王朝的中流砥柱。

  曹正清依然保持着一个姿势,静静地看着窗外。这样的背影,注定是铁血中融入了无法言明的苍凉。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PS:各位亲,下面会逐渐步入正轨。求收藏!
第91章 步步惊心(2)
如果能看到曹正清的表情,我就能明白什么叫无可挽回。但是,我一无所知,我并不知道在自己苦苦挣扎的这一刻曹正清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把我放弃,也许是长久以来的冷漠使然,也许是家国天下的狗屁大义。总之,这样的遭遇在劫难逃,这样的余思哲也在劫难逃。他就快要实现了一个月内玩死我的赌约。

  这个男人,他的一切都是让我用来恨或者爱的。只有这样极端的情绪,才可能针对他这样极端的人。

  一步一步像蠕虫一样挪到洞口的那一刻,我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就要这样死去……每一口呼吸都深深刺痛我干涸的喉咙,我闭上眼睛,从同样干涸的胸腔深深地提上来一口气,扯着嘶哑的嗓子朝外面喊道,“我在这里!刘捕头……我在这里……”

  天地无言,松涛呜咽……没有人回应我……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我苦笑着牵动干裂的嘴角。

  生的气息正在一点点地消逝……

  我发现自己正俯视着大地,然后看到自己像一片轻盈的羽毛飘离了自己的身体。

  我恋恋不舍地迎着那道光,一片空虚中我看着它穿过自己的身体。我追随着它降临的方向,那是我做活人时每每仰望的青空。

  我也看见了她们。在墓|岤中,我和她们曾有过一面之缘。

  她们一切如昔,依然保持着年轻的面容。苍茫的大地上,响起炊烟一样温暖的呼唤,“阿哲……阿哲……”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声音。

  我仍在升腾,几乎已经升过山腰,于是我看见曹正清,看见他依然静静地站立在我的窗前,脸上是我看不懂的神情,那紧锁的眉头,如寒铁般生硬的脸庞,仿佛让他一夜之间苍老了数岁。不得不说,看到这里,我的心里涌出一股心疼,对,是心疼。他从来都没有错,他只不过是芸芸华夏众生中的一个,偏偏是天朝的中流砥柱。

  我这一辈子,不,我上辈子看任何人与事都从没有过这样的清晰。

  我也看见了刘捕头,他们仍在搜寻致远的踪迹。

  我想起了生前做的那些琐碎,这些琐碎在我的脑子里做着毫无意义的穿梭。

  我从不相信灵魂,直到我的灵魂俯视着苍茫大地。

  生平的未竟之事将永成未竟,再无生命的烦恼。只剩下思念,思念我从前视为地狱的一切:苦难、欢乐、酸楚、沉闷、狂喜、绝望、安逸、悲伤、愤怒。

  恐惧的不是死亡本身,是以后要永远隔着一条冥河与希望对视——那东西只属于活着的人。

  PS:可怜的小哲哲求收藏!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92章 爱意汹涌(1)
我飞升过红莲寺,飞升过最高的峰顶上那一棵千年古树,整个长安似乎都在我脚下。我看到了东厂,现在我再也不因它而恐惧,再也不因里面那个男人而怨恨,因为我再也不用去征服他了——他将永成我的未竟之志。

  我随着风飘飞,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看到了身下奔腾不息的渭河,它远远不是现代人看到的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身下的渭河,年轻,激扬,生生不息,会愤怒,会咆哮。

  突然想起一句千古绝唱: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我终于睁开了眼,不知道是处身天堂抑或地狱,但书籍所载天堂或地狱都没有这种造物:一个风神俊朗的男人,既有正气,也有傲骨,既有威严,也有亲和,微微扬起的嘴角带着五月的和煦,坚定的如同山峦,华丽的如同阳光。而他的四周,围着一圈捏着鼻子呲牙咧嘴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只有一个表情:痛不欲生。

  我瞪着这个神一样的男人,睁着迷蒙的眼睛。

  而那个男人也同样炯炯地瞪着我,然后清晰之极地对我冒一句话:“你没事了,余姑娘。”

  我蜷缩着身体,尽量让自己缩成一团,最后把头深深埋进了臂弯。我不敢抬头,不敢开口,不敢伸出手去迎接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因为我终于认出了眼前的男人:红枫山庄少庄主易剑。

  地上很硬,我很痛,心很痛。

  为什么这种落魄的样子偏偏叫他看了去,偏偏叫这个我喜欢的男人看了去。

  老天啊,我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破布条早就在奔命中脱落,此刻的我身上一/丝/不/挂,又脏又臭,一点也不比刚从大粪缸里捞出来的死狗好多少。

  易剑在笑,低声的笑。

  我感到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抚上了发梢,伴随着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没事就好!余姑娘,你信不信这就叫缘分……”

  我微微抬起眼,看着这个华丽优雅地如同神一样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易剑手指微动,一件白色的披风瞬间在半空华丽丽地敞开,下一秒,竟稳稳地落在我身上。

  这一刻,我的心被一种久违的温柔彻底袭击了……

  这样的宠溺,这样的包容,余思哲等了二十五年。

  易剑突然伸出手,当着众人的面,将我一把抱起。

  “啊——”我惊呼。

  “我送你回去!”一个温柔的声音马上打消了我所有的心慌。

  这样温柔优雅且荡气回肠的呵护重拾一个女人的心动,哪怕结局伤痕累累。我又如何不懂:易剑和余思哲,一个天,一个地,一个骄阳,一个尘埃。旁人等闲视之,今生免不了唾弃和谩骂。

  委屈、酸楚、沉闷、悲伤、愤怒、惊喜在一瞬间揉和掺杂,如来势汹汹的潮水,刹那间将我淹没。

  我的眼泪终于不可遏制地流了下来……

   
第93章 爱意汹涌(2)
犹如在黑暗中见到一丝光明,犹如在落水后出现一线生机,我的魂,被他叫醒了……

  我颤抖的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同样的情景似乎在那里发生过,这一刻,我不愿意去细想。只要这样就好,只要这样哪怕给我一刻钟也好……

  一个镜头就可以让人悲从中来,微微低头不语却是一言难尽。

  世事总不如人意,有人注定要出来大煞风景。

  那个人就是刘捕头,他怪叫着跳了出来,不合时宜地打破我心底的甜蜜和悲凉。

  “易公子打算送芙蓉姑娘去哪里?”

  “芙蓉姑娘?”易剑看着刘捕头,又低头不解地看着我。

  我无声地别过脸去。

  东厂副总管也好,潇湘苑红牌也好,哪一个身份用在我身上都如此不堪。

  刘捕头似乎打定主意要好意提醒易剑,他不折不扣都汇报道,“是啊!这位是潇湘苑的芙蓉姑娘!人家可是第一红牌……易公子难道要这样抱着她去妓院不成?老太君要是知道了……恐怕……”

  易剑低头不语,只是低头直直地看着我。

  “放我下来吧!”我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环在他脖子上的双手不知不觉的滑落下来。

  “为什么要放?好不容才见到你,找到你,抓住你!怎么可能就这样放手!”

  “你……”我抬眼,于万分惊愕中,我看到一张淡笑的俊脸。

  易剑不再看我,再次迈开大步往前走去。我感到那双手比刚才更用力,抱的更紧。身后是刘捕头急的跳脚的声音,“易公子……你要带那个女人去哪里啊……少爷……老妇人和杜大人要是知道你送一个ji女去妓院的话……恐怕……”

  “我带她回红枫山庄!”易剑远远答道,他在笑,朗声大笑。

  而我在惊,真正的吃惊。

  PS:怎么样,洛洛没有食言吧!是不是狠狠言情了一把!嘿嘿!没收藏的赶紧收藏啦!!接下来更精彩哦~~
第94章 红枫山庄(1)
宽敞的马车内,我和易剑作着大眼瞪小眼的把戏,相见恨晚的“蜜月期”足有三分钟之久,只是表情各异:他是笑着的,和煦如骄阳,我是愣着的,惊愕中一并带着如坐针毡的不安。

  沉默在蔓延,总要有一个人将它率先打破。

  易剑笑道:“干嘛这个表情,怎么了?”

  我搔搔头皮,不安道,“为什么?”

  易剑:“什么为什么?”他边笑边用指节轻轻敲击着我的额头。

  这样亲密的动作让我更加窘迫,甚至手足无措起来,“为什么要带我去红枫山庄?我们……我们只不过一面之缘,算上这一次,也不过才见过两次面,我……我是潇湘苑的姑娘,身份如此不堪,为什么还要带我去红枫山庄?”

  我的脸开始不争气地发烫,这样的对话更像一场赤/裸裸的表白,仿佛在质问:易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真是这样吗?

  我不敢相信这样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会垂青一个破落到一无是处的女人,而易剑接下来的回答却让某人如临深渊,又是惊愕中带了十万分窘迫的古怪表情。

  易剑轻笑出声,用指尖重重地弹了一下我的眉心,随后他的轻笑转变为大笑,“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的着问吗?带你回去当然是换衣服啊,你这个样子怎么见人?”

  “这样简单?”我瞪大眼睛,一副不死心的模样。

  “就这么简单!要不然你以为是怎样?”易剑戏谑地回瞪我。

  “我…….”

  某人无语,只剩眼角无声地抽动。

  这样“荡气回肠”的理由让我的胸腔狠狠地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每一声落地,都像是泄露了我心底最初的想法。

  可鄙啊,可鄙!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余思哲。

  我再也不做声,在一阵纠结中,马车驶到了红枫山庄门口。

  我紧了紧身上白色的披风,在易剑的搀扶下落了车,站定后抬头的那一刹那,我被一种庄严肃穆的气场彻底震惊了。

  一座数十几米高的灰色城楼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红枫山庄。

  龙飞凤舞的飘逸墨迹和气势磅礴的青砖围城交相呼应,相辅相成,又不着痕迹地融入周围的无边苍茫。

  胸口顿时像被什么东西压迫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便是天下第一庄的端庄气势和无边风范。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犹如滚滚的年轮,历史的百年积淀铺面而来,更衬得我这个落魄生命渺小如尘。

  一个王朝的贵族,一个江湖的领袖,这样的磅礴气势以绝对优势压制了我,我突然踌躇了,竟不敢向前踏出一步。
  作者题外话:易剑PK曹正清,接下来更精彩!求收藏!
第95章 红枫山庄(2)
易剑走到我身边,他显然看到了我的窘态,开始摇头轻笑。

  我有些悻悻地回瞪他。还不是这个男人多此一举,非要带我来红枫山庄。这样的地方,除了让落魄的人更加落魄,难堪的人更加难看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踏进它更好的理由,当然还可以换上一身该死的衣服,披风里面的我可依然还是一/丝/不/挂。

  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易剑突然一把将我拦腰抱起。

  “你干嘛?”我听到了自己的尖/叫,这样的尖/叫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那是被眼前的大气磅礴吓丢了三魂六魄的腔调。

  易剑却依然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是你这样的反应,脚软!这没什么丢脸的!我可不想这样傻等着你回过神来!”说罢,他便大步走进敞开的大门,怀里是一个心有戚戚,一脸不安的女人。

  就在易剑走进大门的那一刻,一声威严的高喝响彻天际,“站住!”这道严厉的命令立刻便叫易剑停下了步伐,我明显感到他胸膛一震。

  我抬起头,只消一眼便再一次感受到了红枫山庄的摄人的气势。

  在一片开阔的广场中间,一位威严的白发老妇人正端坐于桃木太师椅上,一身的雍容华贵,双手稳稳地拄着一把金黄|色的龙头拐杖,她的脸撇向一边,正微微皱眉,不敢相信这样不怒而威的气势竟然来自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妇人。

  只见她的周围规规矩矩地立着一圈人,这些人个个气度不凡,卧虎藏龙,却都恭敬地站在老妇人身后。在这些人的注视中,我突然感觉到一道充满仇恨的犀利的目光,待我定睛寻找却又一无所获。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我暗暗思付道。

  “老太君!”易剑微微一楞立刻便换上了一副欣喜的笑容,他抱着我,快走两步,微笑着迎向老妇人。

  “你给我站住!”老妇人没有因为易剑的笑容而丝毫心软,依然严厉的命令道。

  “老太君,这是怎么了?孙儿哪里做错了,竟惹老太君这样生气!”易剑不解的问道。

  “哼——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太君吗?你看看你都带些什么人回来,我们红枫山庄岂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吗?”

  “余姑娘是我的朋友,她有难,孙儿岂能坐视不理!”易剑低头看了我一眼,随即便抬头直直地看着老太君道。

  “余姑娘,余姑娘。剑儿什么时候也找潇湘苑的姑娘做朋友了?”老太君终于转过了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怒容。

  哈,潇湘苑的姑娘,不如直接叫ji女来的更直截了当吧。

  我的整颗心终于痛苦地纠结起来。果然是这样,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一个是夏日骄阳,一个是土里尘埃,两条平行线怎么可能有交集。
  作者题外话:易剑左右为难,他究竟会怎么做呢?欲知下文如何,且看下回分解,精彩马上送上,不要走开!

  下一章《不伦之恋》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96章 无妄之恋(1)
我忽然有些失声,因为我看见在那圈人的身后,一个人影,看着我,缩了缩脖子——刘捕头,先到一步通风报信的刘捕头。我想,他高估了我的能力,渺小如我,如何能玷污江湖第一山庄的百年声誉。

  易剑显然也看到了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易剑又把目光落在了老太君身上。

  “老太君,您什么时候也以身份取人了?在我眼里,余姑娘就是余姑娘,我不管她是什么人,也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她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就有资格踏进红枫山庄!”

  “剑儿……你……你竟然为了这么个低贱的女人忤逆我……”老太君一时气急,脸上终于显出怒容,手中的龙头拐杖不住地敲打着地面。

  “易公子,让我走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咧开嘴角,扯出一个没心没肺的苦笑。这样的场面是我始料未及,一切却又在情理之中。

  “你不用自责,该自责的人是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让自己的朋友受这样的委屈……”易剑沉下了脸,别过眼不再看老妇人。

  “剑儿……你……”老太君微微有些心软,她气的分明是我这个身份低微的破落户,对自己天仙一样俊朗的孙儿,她哪里舍得生半点气。

  但是,她的威严容不得改口,气氛就这样僵持着。

  终于,一个温和的女人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老太君,叔叔离庄半月,如今风尘仆仆地回来,前脚刚踏进山庄,后脚就被凉在那里,连杯水都没喝上,您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孙儿受这份罪啊!”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二十七八的美艳少/妇环抱着一个俊俏男婴正凑近老太君身边低声细语地劝说着,那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总是有意无意地朝我们这边看来,眼波流动,顾盼生辉。

  女人风姿绰约,淑逸贤华,一颦一笑挥洒着风情万种。

  既然她叫易剑为叔叔,那她便是易剑的嫂子。

  老太君听了女人的话,脸色明显放软,但依然不松口。

  “老太君,何必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伤叔叔的心呢!您不是天天扳着手指算着叔叔回来的日子,这不,人好不容易给盼回来了,难道竟要把叔叔这样气跑吗?”

  女人的话句句说到了老太君的心坎上。

  老太君嗫嚅着嘴唇,想开口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了下去,眼里似乎有泪光闪动。

  女人的一声声叔叔,叫的人身心荡漾。

  而我再一次迎接了那道犀利的目光,像一把利刃,竟要在我身上生生扎出几个洞来。

  原来刚才并不是我眼花......
第97章 无妄之恋(2)
心下了然,原来如此。

  用手悄悄拽了拽易剑的衣袖,我扯出一个阳光的微笑,“跟老太君低头认个错吧!不要为了我伤和气!我没事的。”

  易剑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回去!”我笑的像个没事人似得。是的,我在努力装的像个没事人,余思哲是个流氓嘛,这点羞辱算什么呢!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可以一步一步走出红枫山庄的大门,然后留给这些人一个坚强的背影。

  “不关你的事,你是我的客人,不需要走!如果真的要走,也是我们一起走!”易剑说完便抱着我转身往外走。

  就在这时,一阵女人的馨香扑鼻而来,下一秒,一双纤纤素手犹如轻盈的蝴蝶,悠然地落在易剑的肩膀上。

  那双手,十指修长,珠圆玉润。而它的主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易剑,“叔叔,你离庄半月,煜儿又长大许多,你看看……”

  我看着女人,她看着易剑,眼底只有一个浊世翩翩贵公子,完全看不见别人。而她又分明很狡黠,不明着劝说,而是用自己的儿子,用割舍不断的亲情,冲击易剑心底的最柔软的部分。

  “大嫂……”易剑对这个大嫂一向敬重有加,他终于还是放柔了语气,宠溺地看着女人怀里胖嘟嘟的婴儿,抬起眼笑道,“果真长大不少!”

  “是啊!长得越来越像叔叔了呢!煜儿,给叔叔笑一个……”女人撅着红唇,逗弄着怀里的孩子。

  “大嫂说笑了!煜儿越来越像大哥了,要是大哥还在世,不知道会多高兴呢!”易剑微微一怔,随即便笑着不着痕迹地纠正道。

  “叔叔说的是,煜儿长得越来越俊俏,和叔叔一样俊俏!”女人笑道,听不出她的话是玩笑还是真意,你可以当她是玩笑,也可以当她是真意。

  那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里有一种叫深情的东西就快满满地溢出来,这一点,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哪怕她是全天下最好的戏子。

  两人互相对望一眼,易剑再次微微发怔,马上别过脸,低下头看着他怀里几乎被无视的那个白痴女人。我苦笑着看着他。

  这样的境遇真让人尴尬,我想拔腿就跑,从这样的进退两难中解脱出来,但是有人比我更先付诸行动。一个下人恭恭敬敬地跑上来说,门外有潇湘苑的人来接余姑娘。

  我愕然,这玩笑是不是开大了。而这一声通报也彻底坐实了我潇湘苑姑娘的身份。

  易剑显然比我更愕然,他的眼眸里有种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惊愕中带着微微的怒意,夹杂着某种深深的探究和不解……
  作者题外话:下一章更加精彩,不要走开哦~~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98章 如花倾城(1)
我的心理素质向来很好,但是,这种时候竟然也是满头冒黑气。

  世界忽然变了个色,我现在似乎站在一个地雷阵面前,某人彻底把我雷焦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老太君,易剑,我,还有那些所谓的气度不凡的人,我们沉默了很长一气。

  我的嘴角在抽筋,然后讷讷地开了口,很轻很慢,惟恐吐错一个字的架势,“崔……崔嬷嬷……”

  来人竟是崔新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很猛很强大,很黄很BT。又是涂满了艳/丽眼影和粉色腮红的无良德行,尤其是那一张欲拒还迎,妩/媚不可方物的脸。这厮本就长的细皮嫩肉,这么浓妆艳抹之后反倒有几分妓院老鸨的“风情万种”。

  我不再看向别人,只是和崔新旺在一个很远的距离内大眼瞪小眼。

  然后崔新旺别过眼去,一脸崇拜的神情,“红枫山庄真是光照日月,气贯千秋,如花这厢有礼了!”他摇着屁股,扭着婀娜的腰肢一步步走近易剑,发髻上的金步摇随着他摇动的屁股而来回晃荡。

  没人接他的茬儿,所有人沉默着……

  一道道像针一样射向他的目光里分明带着鄙视,嘲讽和满不在乎的冷漠。

  我突然有点同情起他来。这厮骄傲的要命,全天下除了他的主公曹正清恐怕他谁都不服,今天却硬生生地受了这份罪。

  易剑依然静静地抱着我,而我手指上的血依然静静地流在地上……

  天上的流云变幻莫测,易剑的表情亦是变幻莫测,而我,正囧着。

  崔新旺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竟赶到红枫山庄来替我解围。

  很明显,这些意料之中的鄙夷毫不影响崔新旺的临场发挥,因为他面对这样的目光,仍是娇羞地掩嘴一笑,“名花倾城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我们潇湘苑的红牌芙蓉姑娘何德何能,竟能得红枫山庄少庄主的青睐……芙蓉,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下来,跪谢公子!”

  “放肆!一个妓院的老鸨在这里装腔作势,简直旁若无人。红枫山庄是你们这样的人有资格踏入的吗?”易剑的大嫂沉下了脸,她身边是早已面色铁青的老太君。

  只是老太君没有再说一句话,那双紧握着龙头拐杖的手上青筋微露,分明泄露了她心底的愤怒。

  崔新旺悻悻地闭上了嘴,随即又恨恨地瞪了我一眼,那意思便是,还不快走!
  作者题外话:今天发飙了,还要更很多章!很有码字的欲望~~嘎嘎嘎嘎~~我更,我更,我更更更~~
第99章 如花倾城(2)
我微微抬起眼,易剑也正低下头,两人的目光就这样在空中直直相遇,在那道深邃的目光里面,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和不解。

  我一向引以为傲的灵光脑袋此刻却读分明不懂他的情愫。

  “放我下来吧!我和崔嬷嬷一起回去!”我乖巧地笑道。

  “你的身体……真的可以吗?”易剑的脸上写着担忧两个字。

  这句话的意思和“好的,你走吧,路上小心!”没有多少分别,同样是客套而没有营养,因为下一秒我便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没事的!”

  于是,易剑放开了我……

  在双脚落地的那一刻,眼里忽然有种汹涌的东西要奔流出来……没有任何理由,就是觉得酸楚,委屈,愤懑,悲伤,我不敢回头,怕一回头就再也没有站立的勇气,耳边盘旋着王菲那一首无可奈何的《棋子》: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近你安排的战局,我没有坚强的防备,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我像是一颗棋,进退任由你决定,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将领,却是不起眼的小兵。

  我像是一颗棋子,来去全不由自己,举手无悔你从不曾犹豫,我却受控在你手里……

  崔新旺扭着屁股,贱兮兮地走进我身边,忽然,伸出手来,扶着我的胳膊。他很用力,伤口便又裂开,血丝丝渗入白色的披风,顿时在上面绽开了大朵绚烂的牡丹。

  我瞥了他一眼,那厮狠狠地回瞪我

  我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着了他的道,便压低声音问他:“崔大人,请问……今天有什么贵事?竟劳你大驾!”

  崔新旺瞧我一眼,恐怕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走出红枫山庄大门才没有发飙,“贵事没有。主公在外面等你,就这事儿。”

  “……等我干什么?”我又问,声音微微提高又狠狠压低。

  崔新旺便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诧异而不屑,那是一种看猪穿上了衣服的怪异表情。

  “等你做什么?主公亲自来接你那是天大的面子,你居然还问为什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