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11部分

 我瞪着那家伙,那家伙也瞪着我,我们心里都明白对彼此的厌恶。

  崔新旺得理不饶人,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要是能把事情办的漂亮点,也就不劳主公的驾。”他倒是越说越来气了,“我很看不上你。不知道用什么鬼把戏让主公另眼相看……竟然还问为什么?他妈的!”

  “砰”的一拳落在他的胸口,崔新旺愣了一下,狠狠瞪了我一眼后闭上了嘴,反正我那一拳有气无力,并不能带给他多少痛的感觉。

  就在快要跨出红枫山庄大门的一刹那,我听到了易剑的声音,急促而坚定,似乎这一句话让他下了很大的决心……
  作者题外话:哇~~小曹曹居然亲自出马,来接哲哲小朋友哦!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小剑剑最后那句话,到底会是什么呢?

  期待吧!精彩马上奉上,求收藏!!
第100章 甜蜜虐恋(1)
我站住了,却依然不敢回头。身后是易剑坚定的声音,不容任何人反驳。

  听完那句话,我愣住了,心不可抑止地微微颤动,有个声音在不断地问自己,“余思哲,真的可以吗?”

  我一遍遍地回忆那句如惊雷般劈头盖脸打下来的话,“余思哲,我不管你是不是潇湘苑的姑娘,我会再去找你的,三天后是我的生辰,你一定要来,我等你!”

  他的话招来了两个女人的一致强烈反对。

  老太君:“剑儿,你鬼迷心窍了!”

  那女人:“叔叔,她可是个ji女!”

  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但是,没有回答,只有易剑一声仰天长笑。

  崔新旺又是鄙夷中带着不屑的表情看了我一眼,除了这副模样,他似乎便没有别的更好的表情来面对我。

  我依然在发愣。

  崔新旺再一次狠狠按上了我的伤口,低低地怒喝道,“还不快走!”

  我在恍惚中又带着几分迷蒙,几乎快要站不住脚。易剑那句话像一只雄健的苍鹰,不断地在我头顶盘旋……

  在崔嬷嬷的搀扶下,我终于走到了远处树荫下一架不起眼的马车边。

  一打帘子,又是那张让人恨的咬牙切齿的俊脸。

  曹正清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站在马车边一脸警觉,“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没等我反应过来,曹正清已经伸出手,扣住我的手腕一把将我拉进车里。

  “啊——”我吃痛地大叫,整个人已经顺着曹正清用力的方向飞扑过去,狠狠撞在他的胸膛上。

  那家伙的力气大的吓人,但显然有比这更吓人的场面——被这货突如其来的一拽,我紧紧抓着披风的手蓦地松开了,然后是华丽丽的春光乍泄……

  现实情况就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个男人精壮的胸膛上,然后两人愣在一个大眼瞪小眼的暧昧距离。

  然后,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响彻云霄,惊落云间的一对相思鸟,“曹正清~~你~~”

  马车内,某人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收拾好自己的残局,然后咬牙切齿准备发飙。

  而罪魁祸首却是一脸无辜,“是你自己扑过来的!对主公不敬,我还没治你的罪,你干嘛这个表情?”

  “——你猪啊!”我终于扔无可扔地咆哮。

  只要有这个家伙存在,我一定脑壳青痛。神啊,救救我吧!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作者题外话:接下来,吼吼吼!!!主公大人VS流氓女主,精彩永远不嫌多!马上送上,不要走开!求收藏。吼吼,早就说过了,俺是个码字狂人来的!今天发飙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101章 甜蜜虐恋(2)
吼完那一嗓子,马车里便安静了下来。那货和我,又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怪异表情,气氛突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并掺杂着一丝丝暧/昧。

  真是见鬼,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我瞪着他,双手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披风。

  “你的手指怎么了?”曹正清眯着眼看着我那十个血肉模糊的指尖,微微皱起了眉。

  没等我开口,下一秒,空气中响起一道裂帛的声音,那货竟从自己的袍子上愣愣地撕下一条布锦,好端端的一件衣服就这么让他给毁了。

  “包上!”曹正清微怒道。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撇过脸去。

  这家伙,装什么装啊!孔子曰:莫装B,装B遭雷劈;莫装纯,装纯遭人轮!

  看我不做声,那货再次扬了扬手里的布帛,“包上啊!”依然是不容置喙的命令语气。

  东厂主公,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扬言要一个月内玩死我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我歪着嘴,有些不屑地看着那条愣在半空的白色玩意儿。

  那一刻,心里竟生出些戚戚然来,更有一丝难掩的酸楚。易剑,为什么他竟一直没有发现我的伤口,没有发现我的十个指尖一直在滴血……

  我懊恼地甩了甩脑袋,这简直就是一种不着边际的联想,曹正清是曹正清,易剑是易剑,怎么可以把这两人相提并论,简直天壤之别。“余思哲,你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我咬牙暗骂道。

  只是我不明白,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一个个都变得这么奇怪。

  曹正清突然的好意让人心里没底,如果他凶巴巴或者冷冰冰的对我,我反而知道该怎么办。而他现在这个愚蠢的样子……我白了那货一眼,长叹一声……

  王八盖子的,这家伙真让人脑壳青痛啊。

  曹正清的手生生地愣在半空,这样的拒绝让他始料未及。他的脸上不可遏制地一阵红一阵白,然后就是红红白白的变化莫测。下一秒,他把中的布帛一甩,转头冲帘子外面怒喊,“崔新旺,找死啊!还不快走!”

  于是,帘子外面就传来崔新旺战战兢兢的声音,“是,主公!马上就走!”

  马车终于缓缓前行,倾国倾城的如花嬷嬷一眨眼功夫就变成了落魄的马夫先生,能让他接受这种身份转变的,我想,全天下只有一个人:曹正清。

  而这个男人,此刻,正眼光光地看着我。
  作者题外话:亲爱的,看了很久了,让眼睛休息一下吧!流氓女主求收藏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102章 爱恨汹涌(1)
这个家伙,看什么看?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道,“主公怎么知道我在红枫山庄?”

  这个问题让曹正清不禁又得意起来,一扫刚才被拒绝的阴霾,他微微扬起嘴角,大言不惭道,“只有我曹正清想做到的事,还没有办不到的!”

  我撇过脸不再看他,心里却明白,这句话虽然狂妄却半点不掺假,这个疯子绝对有这个能力。

  曹正清又开始瞪着我了,“怎么了?我亲自来接你,你这个小奴才是什么态度啊?”

  我什么态度?这个问题从那货口中说出来,会不会太好笑了点!

  而我确实在笑,只不过是在嗤之以鼻地冷笑,“那可真是劳烦主公大驾!”

  这样一句回答,配上这样一个表情,那意思便是:谁让你接了?我生死一线时怎么不来拉我一把,现在装什么好人!”

  于是,我又换上了一副很受伤的悲痛表情,“那时候,我差点死在墓|岤里,凭主公的神通,想必也是知道的吧!”

  那货一愣,脸上一丝黯然一闪即逝。随即他嘿嘿一笑,一脸无辜道,“你我有过约定,你不会忘了吧!”

  他姥姥嗳,又是那个见鬼的约定!我当然没忘,怎么敢忘。我太明白了,狗日的恨不得玩死我,怎么可能会帮我。

  于是我便默不作声地认命……人家有足够的理由不来救我……我只不过是东厂的一条狗,曹正清手下的一粒棋子……

  这便是真相,而清楚地认识到这样的真相让人不免哀伤。

  如果有一天,易剑知道了我是曹正清的手下,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一定会认为我欺骗了他……一定不会再多看我一眼从此形同陌路吧……

  我的心纠结着,越发对眼前的男人恨之入骨。

  看我不做声,那货便嗤之以鼻地笑道,“恭喜你啊!副总不管大人!”

  傻子也听得出这话里面的浓浓戏谑意味。

  我回瞪他,“干嘛?”

  “恭喜你活着回来啊!”曹正清突然大笑起来。这样的大笑顿时转变为我眼里更浓的恨意,只是那货并无丝毫察觉。

  我不动声色地冷笑道,“那我也要恭喜曹大人!”

  “恩?干嘛?”这一回轮到曹正清愕然。
  作者题外话:可怜的小曹曹被哲哲讨厌了~~怎么办~~小哲哲被易剑迷住了~~吼吼吼~~接下来更精彩~~曹正清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小哲哲加油啊!!
第103章 爱恨汹涌(2)
我看着那个叫曹正清的白痴男人,一本正经道,“因为我活着,曹大人就有了余兴节目,可以继续玩死我了!”

  这样的回答也许让曹正清始料未及,因为他微微一怔,然后把目光落到了我齐齐折断的指间,声音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但这一次却是淡淡,不似往日的阴冷,“你是在埋怨我没有及时去救你?我也没有料到杜礼风会出此下策,叶总管的情报有误,他以为你……”

  “以为我死定了是不是?”我歪着嘴角,冷哼一声。

  曹正清微微皱起了眉,紧紧抿着嘴唇,没有接下这个话题。

  “现在我大难不死,岂不是更好!曹大人不就可以用别的法子折磨死我,难道不是吗?恭喜曹大人!”我的脸上没有笑,没有怒,没有怨,只有心底的恨,浓浓的恨。我直直地看着曹正清,一字一顿,像在述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曹正清楞了两秒后,突然扯出一个不合时宜的笑容,他出乎意料地伸出手,拍拍我的肩膀道,“小奴才,你在生气!你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你这个白痴!谁会生一个白痴的气!”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吼一声,一把打掉那双落在我肩膀的修长的手。

  我话音刚落,崔新旺的声音便无比及时地插了进来,并且带着一身的义愤填膺,“余思哲,你个死奴才,敢这样跟主公说话,活的不耐烦了!”

  “你给我你闭嘴!”我和曹正清几乎异口同声地朝那个不识时务的车夫吼去。然后两人相视一看,不同的是,下一秒,曹正清开始咧着嘴笑,而我则一脸没好气的转头不语。

  崔兴旺悻悻地闭了嘴,再也没有发出一句多余的声音。如果腹谤能杀人的话,我恐怕早已被崔嬷嬷千刀万剐。

  “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肯乖乖地呆在我身边,我便收回那个赌约,怎么样?”曹正清从刚才开始便一直在笑,这会儿却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白痴的话。

  “你在搞笑吗?主公大人!”我突然开始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曹正清,这个人真的是东厂厂公吗?

  曹正清皱眉不解的看着我,“什么意思?难道这一次还不够教训深刻?难道你还想挑战我的耐性?”
  作者题外话:欲知下文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旧梦不须记,逝去种种昨日已死,从前人渺随梦境失掉,莫忆风里泪流怨别离!!

  求收藏!
第104章 情仇似海(1)
“是!”我大声地回敬他,心里像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一直燃烧到灰烬。

  “你……自找死路……”曹正清终于阴下了脸,再一次恢复东厂主公的本色。我几乎能感觉到崔嬷嬷发自肺腑的得意地笑。是的,他可以放心了,他英明神武的主公大人又恢复了冷酷本色。

  但是,我不惧!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我冷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怒气在他脸上逐渐升腾。随着一声冷哼,一个破釜沉舟的声音从我的胸腔里爆裂开来,“曹正清,你给我听好了!现在挑战的人不是你,是我!这场赌约,我说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现在由不得你!你不想玩,也得玩!大不了,我死!”

  曹正清看着我,像在看着一具会说话的尸体。是的,只要他高兴,我随时都可以成为一具尸体,但是他显然不打算这么便宜的放过我。

  “好,你有种!我成全你!”曹正清恨恨地点点头,下一秒,他倏地伸出手,一把扣住我的下巴,“你不是假扮ji女吗?好,很好!现在你就给我到潇湘苑,落实了ji女的这个身份!我不会再帮你……要是你做不到,我不会放过你……”他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冰川上传来,一字一字,冷的像千年寒冰……

  我笑着,无声地笑着,在他粗暴地将我推出马车的那一刻,我听到了自己波澜不惊的声音,“给小春子找个大夫!我就这一个要求!”

  “滚!”一个字重重地砸了过来,如同我被推出马车的身体,重重地落到地上。

  我坐在地上,揉着疼痛的身体,在远远扬起的尘埃中,我看到马车越跑越远。我挣扎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冲着马车远去的背影扯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大吼道,“曹正清,你还欠我一大碗酒那……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吧……”

  天地无言,只有风吹过树梢的呜咽……

  我落魄的走在长安城最繁华的大街,双手紧紧地裹着披风,披风里面是*伤痕累累的身体……

  街上熙熙攘攘,我犹如过街老鼠,窘迫中带着惊恐和不安。

  那些诧异的眼神,我漠视……

  那些不屑的讥笑,我漠视……

  那些掩饰不住的指指点点,我漠视……

  然而,人如何能真的做到,心无外物,独善其身。我不是圣人,在漠视的背后,我只有苦笑和恨意,“曹正清,这一切拜你所赐……”
  作者题外话:小哲哲求收藏!今天继续昨天的疯狂码字,7~10更~~吼吼吼~~各位,有福了
第105章 情仇似海(2)
终于在一片林立的客栈和茶楼中看见了潇湘苑三个金灿灿的大字,两层的小楼被装饰地艳丽而豪华,粉色纱幔在微风中飘飘荡荡,似乎在告诏世人它内有玄机。

  现在是正午时分,妓院这种时候往往都门庭冷落,还没有到它上场的时间。

  我腾出一只手,胡乱打理了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脏污的脸颊,至少让自己看上去不像修罗地狱爬出来的恶鬼。然后,我进去了,看门的龟公在打盹。

  这里安静的倒像个书院,而不是妓院,只要没有这么浓烈的胭脂水粉的香气。如果再换上淡淡的墨香,我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走错地方了。

  但是,绝不会错的,因为我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身妓院才有的俗世风尘。她也显然看到了我,在楼梯口愣住了,显然我刚才的胡乱打理并没有让自己好看多少,依然是落魄中带着恶鬼般的凶悍。

  她嘴角堆满了讥讽的笑意,朝里屋冷哼一声,“鸨妈妈,又来一个卖身的!”

  她几乎是捂着鼻子带我进到内室,最后落荒而逃,一刻也没有多做停留。临走之前扔下一句评语,“这人一定是从大粪缸里爬出来的!”

  我笑纳。大粪缸……她这么说简直是对我的表扬,我忘了纠正她,我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

  “见过鸨妈妈,给鸨妈妈请安!”我挤出满脸堆笑,羞怯地低头作揖。现在是一场战争,一场伯克利顶级博士和妓院老鸨之间的战争,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眼前分明就在上演这样的戏码。

  “你是自愿来我这潇湘苑做姑娘的?”老鸨吧嗒吧嗒抽着烟袋,单刀直入地问道,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瞧我。

  “是!”我恭恭敬敬又低眉顺眼地回复道,“奴家到长安来找远房亲戚,哪知,远亲不如近邻。世道险恶,人心不古,我那远房表叔……他……他不是人,昨夜竟想强犦奴家,奴家誓死不从,只好逃了出来……”

  眼泪顺情而落,我“扑通”一声,跪在老鸨面前。

  既然是演戏,我不介意演地更逼真一点。

  我跪在地上,拖着虚弱的身体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到了老鸨身边,哀怨地抱住老鸨的腿,开始有气无力地呜咽。

  “鸨妈妈,我区区一个弱女子,在这滚滚红尘,如浮萍飘零,无依无靠……您老人家要是不肯收留我,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的每一滴眼泪,每一声哭泣,每一句哀求,都是曹正清一手造成。他日,我定当加倍奉还。
  作者题外话:哲哲,落魄,无助,绝情的老鸨会收留她吗?又有怎样的艰难险阻在等着可怜的小哲哲!且看下文《誓要为妓》

  求收藏!码字狂人今天继续发飙~~~
第106章 风云突变(1)
我没有受虐倾向,生活把我生生逼成了这个样子。

  肚子在一阵一阵地轰鸣,我是个凡人,也要吃饭,睡觉,拉屎,撒尿,也会受伤,疼痛,惊恐,酸楚,也有肩膀扛不住想找个人靠一靠的那一刻。

  人生一世,亲情、友情、爱情三者缺一,已为遗憾;三者缺二,实为可怜;三者皆缺,活而如亡!我活而如亡。

  “别哭了,哭的人心烦!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有多么多么可怜,你那可怜的身世还是说给街头的说书人听罢。我这可不养吃闲饭的!”老鸨无动于衷地在桌边敲敲烟杆子,抬起了她那张涂满白灰的脸,眯着眼上下打量我。

  “把你那件脏兮兮的外袍脱了!”一声无动于衷的命令。

  我踌躇着,手指开始微微发抖,唯一的尊严就剩这件沾血的外袍,我心里模糊地明白:一旦脱下,生活对我来说也就变成可以心不在焉对待的东西了。

  “不脱是不是?”老鸨不耐烦地啜了一口烟,然后幽幽地吐出来,灰白色的烟雾在空中结成一个扭曲的怪圈,没头没尾,就像我活着的这个世界。

  寂静中来自我腹中的一声低鸣把所有坚持全部出卖,我直直地看着那个老家伙,眼神却早已越过她的头顶,飘向无尽的虚空,然后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平静而决绝,“我脱!”

  披风华丽地落地,我犹如一个丑陋的蛹,破茧而出,可惜却并不是预期中的翩翩蝴蝶模样。

  “什么玩意儿!——要胸没胸,要脸蛋没脸蛋,要屁股没屁股,还长的一双大脚丫子,浑身还伤痕累累!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老鸨不耐烦地开始赶人,“龟公,龟公!又死哪去了!快把这个丫头给我赶出去!”

  我无声地苦笑。

  想我余思哲,伯克利顶级博士,竟然连做ji女的资格都没有。

  “长的就像白菜猪肉炖粉条子,居然想当我潇湘苑的姑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给我滚!”老鸨不客气地推搡着我。

  永远是这样的,一群你看不上,也看不上你的俗人一再挫折你的希望,最后他们和你的希望一起成为泡影流沙。

  我愈发地痛恨一个叫曹正清的男人。

  痛恨过后,我开始对自己低声咆哮,“余思哲,你干吗不弄死你自己!”

  犹如《一千零一夜》里的瓶中魔鬼,在三千年的沉寂之后,终于学会仇恨人类,但人总高估自己,我做不到,我没法弄死自己,亦不能这样让自己死在曹正清手里。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啊!今天还有几章没更那~~码字狂人华丽丽地腰酸背痛中~~我更我更我更更更~~发飙中
第107章 正清番外(3)
曹正清铁青着脸坐在马车内,余思哲的身影渐渐淹没在扬起的尘埃中,似乎还听到她在那里大喊大嚷着还欠一大碗酒之类的。

  曹正清很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嘴里下意识地恨恨骂道,“笨女人……”

  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的脑袋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明明可以过上人人梦寐的生活,有太多的明明可以,她却偏偏要走一条跟他作对的路。

  他突然有些痛恨起自己,三十五岁的男人,却做着十五六少年般幼稚的把戏,放下东厂堆积如山的公务,跑到红枫山庄的门外,只为看到她平安无事。

  他想得心乱如麻,第一次失控到理不出头绪。“真是见鬼!”曹正清紧握着拳头,指骨微微泛白。

  曹正清恨得很孤独,而他的马车夫正摇头晃脑,得意万分,甚至能听到他用鼻音发出的哼哼,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细听却是一首畅快的清平小调。

  “给我闭嘴!”曹正清压抑着怒气,冷冷喝道。

  崔新旺一愣,连忙闭嘴并掉转那颗白痴的头颅。

  曹正清:“转脸干什么?别转!”

  崔新旺便又悻悻地回转了头,然后这个傻的掉渣的家伙问了个很不合适宜的问题,“主公,你气什么呀?不正好少了那个女人烦着你吗?”

  曹正清:“谁气啊?”可他的脸却是扭曲的,“本宫说玩死她就一定玩死她!”

  “那就好!嘿嘿……”崔新旺如释重负般傻笑。

  这一声“嘿嘿”让曹正清升起了一股没来由地怒气,“你笑什么?”

  “奴才……奴才……”崔新旺舌头开始打结,“饶命啊!主公!”

  绕他个鬼命,曹正清只想找个出气筒,下一秒,他伸开手掌,五根修长的手指齐齐落在崔新旺的命门上……

  崔新旺不再吭声,实际上那一个动作他就晕菜了,那个晕忽忽的家伙流着眼泪,并不是出自悲壮或者激昂,因为他同时还流着鼻涕,那都是被吓出来的,毫不怀疑他同时也尿了裤子……

  曹正清静了下来,微微有些发怔,自己竟叫一个女人搅乱了三十五年波澜不惊的心湖。

  “该死!”曹正清低声咒骂。

  “是是,奴才该死!求主公饶命啊!”崔新旺会错了意,忙不迭地求饶,眼泪鼻涕花掉了他的浓妆,那张脸便花花绿绿地扭曲着。

  曹正清收回了张开的手掌,只冷冷地说了声,“回东厂!”

  这个男人,终还是冷漠孤傲,片刻的游离后,又恢复了本色。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108章 风云突变(2)
我看着老鸨,老鸨回瞪着我,灰白的烟气中有隐隐的硝烟意味。于是,两个女人,在一个很短的距离内作着一对一的眼神拼杀。

  我紧了紧拳头,老家伙警觉地坐直了身。

  别误会,绝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我也早已没有了动手的力气。

  我只是再次挪动僵硬的膝盖,再一次抓住了老鸨的衣角,泪水终于嘤嘤地落了下来,“鸨妈妈!你要是不肯收留芙蓉,芙蓉便只有死路一条!”

  “早死早投胎!你给我放手!”老鸨一甩袖子,我毫无力气抵抗,顺势跌倒在地。

  一/丝/不/挂的余思哲,满身伤痕的余思哲,委屈幽怨的余思哲,终于双手掩面,无声地哭泣,肩膀不可遏制地微微抖动,呜咽之声从指缝里点点溢出……

  一个女人越过我的身边,径直走到老鸨身边,神秘地低声耳语,“富贵奶奶,这是隔壁一位公子要/我给你的!”

  我抬起朦胧的泪眼,正好对上了老鸨放光的眼眸。你让一条老黄狗,饿他个三天,然后突然扔给它一块肉骨头,那狗恐怕也是这个眼神:贪婪,发光,不可思议,以及从天而降的狂喜。

  情况突然急转直上,在我还来不及收起呜咽之声时,老鸨便屁颠颠地过来搀扶我。

  “芙蓉姑娘,让你受委屈了!不就是做我们潇湘苑的姑娘吗,好说好说!”老鸨脸上的粉在笑容里“扑扑”掉落。

  我简直受宠若惊,一颗心依然云里雾里地飘着,还没着地。

  “鸨妈妈,这是……”我怯怯地开口,怕一出声,眼前的景象全部变成幻影。

  老鸨没有回答我,只是冲门口那几个莺莺燕燕喝道,“还不快给芙蓉姑娘沐浴更衣。”

  “啊!!”我更加惊愕。

  “还愣着干什么,不用做事的吗?打死你们这些愣头青,还不快点带芙蓉姑娘下去!”

  我被老鸨彻底雷焦了,全天下最好的戏子恐怕也不及老鸨这变脸的速度。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芙蓉姑娘就是我们潇湘苑的第一红牌,她来去自由!你们这帮死逼丫头要是敢有意见,我撕烂你们的嘴!”

  然后她回过头来,换上了一副怜香惜玉的表情,“芙蓉姑娘,让你受苦了!瞧你这身细皮嫩肉,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干的好事啊?竟让天仙一样的芙蓉姑娘伤痕累累!”

  天……天仙……

  于是我一边囧着,一边被一群莺莺燕燕拉扯着走进内室……

  就在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挣扎着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看着老鸨,满脸黑线。

  “怎么了,芙蓉姑娘?”老鸨万分亲切,比我的亲娘还要让人感动。这样的温馨让我我差点落泪。

  我嗫嚅着嘴唇,吞吞吐吐地挤出一句话。

  我分明看到老鸨嘴角无声抽搐,然后她低垂着头,摆摆手,那意思便是:去吧!

  不用这样吧!

  我只不过跟她说了一句:富贵奶奶,我想先吃一只烧鸡……
  作者题外话:这是什么情况?老鸨为什么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嘎嘎~~求收藏,接下来更精彩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109章 装犊时间(1)
三只烧鸡下肚,我拍拍鼓鼓的肚子,满足地长叹一声。

  接下来便是沐浴更衣。

  红烛,夜香,落英,氤氲的池水,飘逸的纱蔓……

  一炷香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清秀佳人:淡绿色的双蝶闹春薄衫裙,罩一件纯白色纱质长衫,简单的发髻松松地微斜,插一支蝴蝶碧玉簪,长长地腰带有几分淡淡的飘逸。

  三分清新二分典雅更带了五分英气,粉黛何须浓。

  我惊叹,“余思哲,真的是你吗?”

  帮我沐浴更衣的几个姑娘也都微微发怔,似乎没有料到,一个人可以有这样的天壤之别。

  回到大厅,那里早已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女人,正在热烈地讨论着,话题无关乎:芙蓉,芙蓉,还是芙蓉……每个人似乎都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潇湘苑第一红牌有着莫大的兴趣。

  我笑着上前,恭恭敬敬作了个揖,“各位姐姐,芙蓉有礼了!”

  女人们白了白眼睛,没人响应。

  而接下里的话,让我差点气爆。“我顶你个肺啊!”某人眼角狠狠抖动。

  第一个:“瞧这小sao货,做不成ji女了居然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我呸!”

  第二个:“就是!你看,富贵奶奶答应她了,她居然高兴地跳起来!天生就是吹箫的料!”

  第三个:“真是的,女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看面相,就是个点蜡烛的命呦!”

  ……

  第N个:“你瞧瞧,还站在那赖着不走,迫不及待地想抢我们的生意呢!喂——小贱人,现在是大白天,没有爷上门,等晚上了,把屁股洗干净点!哈哈哈……”

  我的脸开始抽筋!真想找个门缝钻进去。

  我咬咬牙,低着头说一声“借过!”然后扒开那群娘们,没命地冲出潇湘苑,后面传来一群母鸡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咯……”

  我是什么?白菜猪肉炖粉条吗?傻得跟个土豆子似得,想跟谁炖一起就炖一起……

  我脸面丢尽,回想起刚才那些女人说的话,我又面红耳赤起来。

  被这些女人一闹,我竟然忘记问富贵奶奶突然决定收留我的原因。他姥姥嗳,这些娘们嘴巴太毒了!
  作者题外话:芙蓉姐姐求收藏!
第110章 装犊时间(2)
走在长安大街上,只要一有目光落到我身上,我便如惊弓之鸟。

  “过来看一看啊,吹一吹啊!上好的紫竹萧啊!客官,要吹箫么?这紫竹萧吹起来很顺畅,声音嘹亮,没有杂音啊!越吹心情越舒畅,天天吹上一会儿,强身健体啊!”

  “蜡烛啊!上好的红蜡烛啊!来看一看啊,点一点啊!天天晚上要点的红蜡烛啊!粗大,耐用,持久,笔直,不滴蜡,好用看得见啊!来,这位姑娘,你摸一摸掂一掂,这上好的红蜡烛,绝对物有所值,不缺斤少两”

  ……

  街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我越听脸越红,猴子屁股恐怕也没有我的脸更红了,心里突然有种想大声咆哮的冲动:余思哲不是吹箫的,余思哲不是点蜡烛的,余思哲是勤劳的Chu女来的。

  某人低着头像做贼一样东躲西藏……

  走到东厂大门,正要往里面走,两个守卫硬生生拦下了我。

  “大胆!东厂的大门岂是你想进就能随便进的!”一个守卫凶巴巴地说道。

  “你是潇湘苑的姑娘吧!想找男人的话,你走错地方了!”另一个嬉皮笑脸道。

  狗日的,我长得就这么像鸡?

  我满肚子的怒气没处宣泄——我顶你个肺啊!这满天下欠整死的货,咋越来越多了!

  这两个王八盖子天天守着这个王八盖子的东厂大门,什么时候见过像我这么优雅有气质的潇湘苑的姑娘!

  “我找小春子,你给我让开!”我气急败坏地说道。

  “哎呦!装犊子的时间到了!小春子?哪个小春子啊?你的老相好啊?太监你也上,你真他妈彪悍啊!”那个嬉皮笑脸的守卫一脸戏谑。

  “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挤出一句狠话,“他娘嗳,我整死你!

  “少跟她废话!”另一个大个子守卫道,“姑娘你快走吧!厂公一会儿就出来了!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

  还是这个大个子守卫有点良知。

  既然曹正清一会儿要出来,那不如就守株待兔,我就在这里等他。潇湘苑姑娘的身份也落实了,女尸的案子也破了,现在该新帐老账一起算,那一脸盆的酒他还没有喝呢!想到这里,我一屁股坐在东厂大门口。

  大个子守卫:“你干吗?”

  我:“不走了!”

  大个子守卫:“快走快走!你想找死啊?”

  我:“还真就不走了!”
  作者题外话:流氓女主VS东厂厂公!吼吼,好戏上演!魔教教主马上现身!求收藏!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111章 出口成殇(1)
“好大一张狗皮膏药啊!” 无良守卫嬉皮笑脸道,“一个*居然对一个太监情根深种,可惜了,太监生不出儿子,要不然这世上还能多一个龟孙子!”,无良同时还是个无德。

  “就坐一会,瞧你那么多废话!耽误不了你拉泡屎的功夫!”

  “死丫头——”

  “我老家还有野人,剃了毛就跟你龟儿子长的一模一样!”

  无良一愣。

  这家伙粗线条,转个弯就反应不过来,我好心地提点,“喂,那个长的像驴脸的,说你呢!不用找了,说的就是你!”

  无良翻着白眼,嘴角抽搐。

  小子嗳,姐姐今天在潇湘苑受了气,心情不好,让你歪打正着做了出气包,辛苦了!改天我再赔罪。

  我撇撇嘴,一本正经道,“东厂给你吃好的,穿好的,难道是让你吃饱穿暖了,给我翻白眼啊!你守个爹尾巴个门啊,还不如回去给你爹守坟。就你,整个一个东北大酸菜,傻得跟土豆似的,还想教训我?难道说天晴了,雨停了,你又觉得你行了?”

  不带脏字的损,才叫真的损!

  “你……”无良青筋凸显,咬牙切齿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你什么你?叫的这么响!杀猪了?——我的爷啊!生娃都没有像你这么使劲叫唤的!”

  “你等着,看老子不剥了你的皮,你个小贱人!”无良撂下狠话,正要冲过来,却被旁边的大个子守卫一把拦住,“兄弟,算了吧,何必跟妇道人家一般见识。厂公的马车已经备好,恐怕很快就出来了……”

  于是那家伙牙疼似得咧着嘴,而我却并不打算这样放过他。

  是不是几乎疑心我这是陷害他,细想看,无良身上真没有一根汗毛值得费心陷害的。我只是心里火大,有股邪火在横冲直撞。

  “你想要我的皮啊?你想要啊?想要你就说嘛,虽然你很诚恳地看着我,但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不可能你想要我不给你,你不想要我又偏要给你。大家讲道理嘛。你真的想要?你不会是真的想要把?”

  无良终于扔下手中的长枪跳将起来,像一只布袋黑熊作势扑向我。

  我一闪,侧身躲开,对付一个小屁孩儿的肉搏能力还是有的。

  “大哥啊,你也真调皮!怎么能乱扔东西呢?乱扔东西是不对的。守门的长枪是公物,乱扔它就是破坏公物,还会污染环境,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死婆娘——”

  于是东厂的大门口就上演了这样一场戏码:老鸡捉小鹰。无良终于在我的恶语中忍无可忍地成为一只刺猬,最后我们成了扎成一团的两只刺猬。

  突然,门口的大个子守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道,“厂公!”
  作者题外话:出口成章,出口成葬,章节题目不是流氓写的错别字哦!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112章 出口成殇(2)
我回头一看,曹正清正站在东厂大门口。

  他显然也看到了我,微微一怔,眼底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悄然流过。待我再细看,他又恢复了寒气逼人的冷酷模样,紧紧抿着双唇。

  难道又是我眼花……

  话说那个无良,早已吓得瑟瑟发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厂公饶命,厂公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都是这个女人犯贱……她出言不逊……侮辱厂公……奴才看不下去……所以就……”

  我嘴角抽搐,有这么血口喷人的吗?

  曹正清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是这样吗?

  我冲着那货又是瞪眼又是摇头,那意思便是:我没有!

  曹正清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子,平静到不起一丝波澜,“拖下去,斩了!”

  “是!厂公!”左右两个太监高声喝道,手脚麻利地拖着那小子往后面走。

  无良五官扭曲,已经嚎不出来了,眀黄黄的尿就顺着那裤裆“滴答滴答”地往下流,身子像烂泥一样任凭两个太监往后拖,嗓子眼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哽咽,“厂公饶命啊!”

  没想过会这样,没想过会要了那个小子的命,原以为最多罚他一个月俸禄或者打他个几十大板子。他虽然嬉皮笑脸,可是罪不当株。

  我总是不要命地试图看清曹正清的底线,最终却发现那底线深不可测,我只是徒劳而返。

  某人长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这烂摊子到最后还得我自己收拾!

  “——慢着!”

  我听到一个不要命的大喝,然后发现那个不要命竟是自己。

  那两个太监停了下来,齐齐转头看着曹正清,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我直直地看向曹正清,很想义愤填膺地痛骂,“曹正清,杀人不眨眼,你他妈也太狠了吧!”但是,我没有。

  某人缩了缩脖子,一阵小跑来到那货身边。

  曹正清眼光光地看着一个挤眉弄眼的家伙。

  于是我搔搔头皮,嘴角拉扯着,“主公大人,算了吧!年轻人,血气方刚!”

  一道没好气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然后是同样没好气的语调,“你的意思是我老了?”

  我赔着笑脸,“主公不年轻了!我也不年轻了!我们不要跟小孩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