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19部分

波间,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

  “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

  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

  乃知蓬莱水,复作清浅流。

  青门种瓜人,旧日东陵侯。

  富贵故如此,营营何所求……”

  正当我愣愣地体会那一声“庄周梦蝶”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笑声。一抬头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那抹人影。

  “是你?”我一怔。

  O(∩_∩)O

  来者何人?猜猜看~~今天十更完毕,谢谢大家支持!洛洛累的连爬走的力气都没有了~~期待下一次的人格大爆发吧~~
第213章 回归彪悍(1)
来人正是沐无双。

  她笑靥如花,正迈着优雅的步子向亭子走来。

  “芙蓉姑娘,你没事吧?”女人嘴上虽然问候着,眼中却丝毫没有关切的感情。

  我死死瞪着一步步逼近的女人,扶着石柱,挣扎着站起来,冷冷道,“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老娘不吃这一套。”

  “哈哈……”沐无双笑的花枝乱颤,毫不在意道,“芙蓉姑娘真是快人快语!”蓦地,她直勾勾地盯着我胸前的那一片血迹道,“哎呦,这是怎么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触碰那一片绯红。

  一把拂开她的手,我冷笑道,“别碰我,宴会上我扔你,是看在易剑的面子上,不想让他为难。你如果觉得我好欺负,你就试试看……”

  沐无双收敛了眼底的笑意,歪着嘴角,不屑地看着我道,“我还真想试试,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话音刚落,沐无双身影一闪,左臂一屈,食指便往我胁下点来。手指正要碰到衣衫,我一个侧身,硬是躲过了这阴狠的一招。

  沐无双今晚铁了心要对付我,没等我站位,她右臂一探,一只纤纤素手便往我胸口抓来。我心口气血一阵阵翻涌,站立不稳,如何能避,被她一把抓住,又往她身前一拽,顿时和她面对面贴在一起。

  “如果我把你剥得赤赤条条地,和另一个赤条条的女人绑在一起,然后点了你二人的哑|岤,拿到江湖上示众,说道一个潇湘苑的ji女,一个长安城的荡/妇,正在行那苟且之事,被我手到擒来。不知道叔叔今后会不会再多看你一眼……哈哈…….”

  沐无双芳香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引起一阵鸡皮疙瘩,我嫌恶地撇过头去,扬起嘴角坏坏一笑,“女人,不要逼姐姐出绝招!”

  O(∩_∩)O

  余思哲同学回归彪悍,这是广大读者的一致心声,再有大大觉得她过于彪悍,没法忍受的,请勿留言!请勿留言!我真得没法再改文了,从把她变弱,不再彪悍,到恢复她的彪悍,洛洛精疲力尽。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14章 回归彪悍(2)
“哦,绝招?我倒想见识一下是什么江湖绝学!”沐无双抓着我胸口衣领的手又紧了紧。

  我邪邪一笑。

  和曹正清翻脸,吵架,决裂的怒气一瞬间爆发。

  “绝招就是……抓/奶龙爪手!”话音未落,我的两只手已经死死扣住沐无双那两团若隐若现的丰满。

  沐无双一惊,顿时松开衣领往后一退。显然未料到传说中的江湖绝学就是此等下三赖的招数。

  随着她身体蓦地一退,只听得“撕拉”一声,她的胸前凸现两朵明晃晃的椒||乳|,而我的手中则多了两片被撕下的布帛。

  沐无双低头一看,顿时面色绯红,又由红转青,嘴唇微微颤抖。

  “你这个死三八,姑奶奶也不是吃素的!” 趁她没有回过神来,我一个箭步上前,食指和大拇指对准那两颗凸起使劲一捏,又大力往后一拽。

  “啊……”沐无双吃痛地大叫一声,脸上又气又急,又羞又怒,红红白白变幻不定。下一秒,她便挥起双手一把拂开我的双手,这一挥中运上了内力,我“蹬蹬蹬”连退三步才站稳。

  抚着胸口,喘着粗气,但脸上却得意万分,“这就是江湖上早已失传的抓/奶龙爪手,味道怎么样?”

  “你这个市井无赖!”沐无双两颊生硬,一个箭步正要冲过来,又咬牙生生忍住了,双手护胸,狠狠瞪着我道,“这辈子,你就等着做尼姑吧,否则,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阴阴一笑。

  “什么意思?”我一愣,没明白这女人话中的深意。做毛尼姑啊,姐姐还等着嫁人呢!

  “大嫂,余姑娘,原来你们在这里啊!”身后突然响起易剑的声音。

  ⊙﹏⊙b汗

  易剑出场~~~~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15章 春风一度(1)
沐无双没有转身,脸上早已飞起两朵红晕,她双手紧紧怀抱着身体,羞赧道,“叔叔怎么过来了?”出乎意料的是,易剑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大步走到我跟前,眼中写满焦虑,“余姑娘,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一边囧着,一边下意识看向被冷落在旁的沐无双,此刻的女人又惊又气,悲愤交加,眼中的恶毒和怨恨似乎要溢出眼眶。

  “叔叔!!”沐无双看向易剑,脸上早已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幽怨模样,“你……竟然对无双不闻不问,难道叔叔眼中竟只有那个女人吗?”

  沐无双话未说完,易剑早已皱起了眉,他看着女人,嘴唇嗫嚅着,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又说不出口,蓦地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我偷偷打量跟前的男人,银色的月光一泻千里,在这融融的月光中,易剑的脸上竟有一层薄薄的怒意。

  “叔叔想说什么,不妨直言,何必吞吞吐吐,今日受委屈的人可是无双!”沐无双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一张娇艳的红唇噘成一个诱/人的弧度。

  “余姑娘,我们走!”易剑坚定道。

  “啊?去哪里?”我愣着,还没等反应过来,胳膊已被拽起,只能木木地跟着他往亭外走去。

  “奈何!她是潇湘苑的ji女,难道你真打算跟她共度一宿?”

  当易剑拉着我头也不回地经过沐无双身边时,一直保持着优雅姿态的女人终于失控地大叫起来。

  “共度一宿?”我囧着,呆呆地看着身边长身玉立的男人,“难道真的要和易剑……共度一宿……”

  “大嫂,请自重!”易剑站定,头也不回地冷冷道。

  “哈哈……自重!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吧!”沐无双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易剑身后,原本环抱着自己身体的双手悄无声息地怀上了易剑的腰,又将脸紧紧贴在他的背上。

  我嘴角抽搐着,错开目光,假装欣赏夜色,并有一种想哼恶俗小调的冲动……

  O(∩_∩)O

  易剑,沐无双,余思哲,三人一台戏,越来越精彩,敬请期待,余思哲VS易剑的《难忘今宵》!!

  最近身体不好,白天工作,晚上码字到深夜,如果文的质量下降,请大家留言告知!洛洛马上修正!
第216章 春风一度(2)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半塘荷叶和||乳|白色的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

  “今晚的月色真他妈美啊,今晚的夜风真他妈凉啊。一个小叔,一个大嫂,你们还有完没完了!”我邪恶地腹谤着。

  只听得沐无双幽幽叹息一声,“奈何,你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少庄主,万人敬仰,声名显赫,多少双眼睛关注着你……可是今晚,你若是和这个低贱的女人春风一度,明天,整个武林的蜚短流长会淹没你的名声。你难道想看着红枫山庄百年声望毁在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手里吗?……奈何,自重啊!”

  “啥?”我的嘴巴差点掉地上,倒不是因为沐无双当着我的面,不顾伦理辈分抱住自己的小叔,而是因为在她眼里,某虾米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我,余思哲,虚度青春二十五载,大风大浪虽然没经历多少,但至少还有些阅历,然而这一刻,真的被雷倒了,被雷的里嫩外焦。

  试想,就算以潇湘苑姑娘的身份和易剑共度一宿又能怎样,就咱这样的小虾米,还想撼动红枫山庄百年基业?

  “姐姐,您说笑呢?”我歪嘴暗暗冷嘲道,“话说,沐姐姐,您是不是波大无脑啊?这种烂借口也能想得出来,余某佩服!”

  沐无双话音刚落,只听得易剑摇头叹息道,“大嫂,言重了!”

  “只要一跟这个贱女人有关,奈何,你就像换了个人似得!”沐无双不依不饶地大声道。

  “大嫂,我不准你侮辱余姑娘!”易剑蓦地转身怒视身后的女人,却因为用力过猛,沐无双毫无防备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那两抹凸现的丰满荡漾在如水的月光下。

  易剑显然瞧见,下一刻便撇过脸去,脸上神情未变,依然平静无波。

  但倒地的女人显然做不到易剑这样的波澜不惊,她又羞又气,目光终于狠狠落在我的身上。

  “奈何,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这样对我!!”

  O(∩_∩)O

  下一章《难忘今宵》,易剑和余思哲共度一宿,该收藏时就收藏!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217章 春风一度(3)
易剑冰灰的眼眸依然清冷,平静道,“余姑娘是我的朋友,请大嫂以后不要再做任何针对她的事,奈何在此谢过!”

  我一愣,收回错开的目光,回头望向两人。

  沐无双悲愤交加的质问竟没有换来他一丝一毫的动容,眼前的男人,眸华清澈,却不带一点情愫,这样的疏离反倒衬得地上那抹艳丽的影子更加寥落。

  印象中永远温润如玉的男人,竟会为了我,跟自己的大嫂翻脸。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眩晕,于是,错愕,惊喜,惶恐,最后交织成暗涌,汹涌袭来,几乎让人承受不住。

  我怔怔地看着身边俊郎清雅的男人,心底一个声音问道,“易剑啊,冥冥众中,你是否,是我为缘,而几经轮回的那个人?”

  易剑像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低头微微一笑,那一笑看在而我眼里,仿佛一个无声的回答。“是的!五百年前的那一天,你无意中经过了有我的路,我一直等你,来实现这场擦肩而过的缘。”

  没容我多想,下一秒,一双微凉的手便毫无预警地拉起了我。易剑淡淡一笑,眼中竟是不曾向沐无双展现的和煦,“我们走吧!”

  我楞楞地点头,当意识到自己的手就这样被他握在掌心时,心顿时狂乱地跳着,脸上飞起了一片潮红。片刻的心神不宁后,一丝甜蜜而宁静的情愫悄然升起。

  “奈何,你要去哪里?”沐无双收敛起了星子,哀怨地低声道。

  “夜里风大,我和余姑娘先走了,大嫂你也早点回去吧!”易剑拉着我,头也不回道。

  在这样措手不及的甜蜜中,我微微发窘,不由地想到曹正清口中“共度春宵”四个字,脸上再次红云叠起。

  “易公子,我……暂时还不想回去……云淡风轻,夜色怡人,如此良辰美景……”

  没等我说完,易剑回眸一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你我怎可虚度!”

  O(∩_∩)O

  今天洛洛的读者群:流氓家族的小成员梦玲生日,加更一章,祝小梦玲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话说《难忘今宵》,哲哲和易剑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呢?(*^__^*) 嘻嘻……

  奈何,是易剑的字,不要迷糊哦
第218章 难忘今宵(1)
“易公子,我……我还没有准备好!”我囧着,眼角剧烈跳动。

  难道真的要共度春宵?

  “不需要余姑娘准备,有我就行!”易剑话音刚落,下一秒已伸手挽住我的腰。

  在一声惊呼中,我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身前是温热的胸膛,耳边是柔和的风声……

  “奈何……”沐无双尖锐的声音飘荡在深蓝的夜空中。

  只是那一刻,我早已吓的闭上眼睛,如何能看到她爬起身,站定后,唇边绽放的那一丝诡异的笑容……

  一颗心被紧张,欣喜,希翼填充的满满的。易剑居然为了我,拒绝了沐无双显而易见的爱意,这出乎意料的结局深深震撼了我。

  “在他心中,我竟是如此重要?”

  震惊着,讶然着,激动着,又如何静得下来,去细细思考今晚发生的一切,包括沐无双当着我的面抱住易剑的举动。

  惊世骇俗的背后,究竟藏着怎样深沉的心机?

  无法思考,眼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着易剑的脖子,脑海中一片空白,直到一个吐气若兰的声音在耳边呢喃,“不用怕,有我呢!”

  “哦!”我回过神,缓缓睁开眼睛,蓦地发现自己正掠过大片樱花林。

  皎皎明月,朗朗乾坤。

  两人的身影就这样肆意地穿梭于满目烂漫,如云似霞的粉色花海中。那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的锦簇,在月光下绯红万顷,流光溢彩……

  易剑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俊雅的脸庞近在咫尺,我突然有点发怔,沉沦在这无比静谧的天地间,不能自拔。

  时间在这一刻慢了下来,风吹起落英,缓缓飞扬,犹如电影中的慢镜头。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姿态,每一道眼神,全都静止在时间无涯的长河里。

  一个风姿飒爽的男人,脚底轻点,身影翩然,仿佛天外谪仙。

  我愣愣地看着身前的男人,眼中醉意汹涌,迷蒙地吓人。

  夜风习习,暗香涌动,于樱花树间,于光雾深处,犹如粉蝶翩舞,又似梦幻仙境。云影天光处,一个玉面修身的俊美男子,正回身对我微笑……

  “完了,完了!”一颗心无力地叹息。余思哲已完全沉醉在这花间月影中,已完全*于眼前男人的一笑一颦间。这醉意,来的如此猛烈,如此彻底,如此死心塌地。

  又一阵暗香涌动,夜的微风挽起两人的青丝,在夜空里缠/绵悱恻。

  很久以后才知道,这一夜,正是一切错误、一切纠结、一切误会、一切死生离别和爱恨纠葛的开始……

  O(∩_∩)O

  很多作者不喜欢看哲哲和易剑的对手戏,但是洛洛必须要写这部分,请大家将就一下!!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219章 难忘今宵(2)
易剑终于在一棵樱花树上停了下来,两人并肩坐在一片花团锦簇中,头顶是一轮皎皎明月,耳边是柔和的夜的凉风。得此芳华景,何必栖蓬莱!

  “余姑娘……”易剑柔声道。

  “恩!”我醉眼朦胧地应着。

  “你家在那里?”易剑一边随意地问着,一边将一朵樱花插在我的发际。我的脸又是一红,低声道,“我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已经回不去了……”

  “哦,如果余姑娘不嫌弃,以后就住在红枫山庄吧!”易剑云淡风清道。

  “啊?”我一楞。

  “怎么了?不愿意么?”

  “不是不是,还是不用了,多谢易公子美意!”这样的邀请竟让我突然间踌躇起来,想到自己没名没份,贸贸然寄人篱下,终究说不过去。

  “不用急着拒绝,红枫山庄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和易公子才见了三次面而已!”我怯怯地问出了久埋心底的疑惑。

  “或许这就叫缘分!”易剑朗声笑道。

  我心里又惊又喜,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滋生蔓延……

  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次想起这样落英缤纷,流光溢彩的夜晚,多么希望这半溪明月,一枕清风,永不停歇。没有爱恨纠葛,没有刀光剑影,没有生离死别,有的只是淡淡的,柔柔的,甜甜的美好回忆……

  又听易剑收敛笑意,直直地看着我道,“以后不要再叫我易公子!”

  “那我……该叫你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奈何!”易剑淡淡一笑。

  “奈何??”

  “我的字!”他嘴角微扬。

  “我……我没有字……你叫我思哲好了!”

  “我叫你思思!”

  “思思?”第一次听到有人叫我思思,从没想过自己的名字也可以被叫的这么好听,不禁脸颊微微一红,轻轻点了点头。

  心里思索着,是不是该把真相告诉他,但是转念一想,曹正清既然已经把我从东厂除名了,索性将错就错,不在提这件事情。与东厂的一段孽缘就让他烟消云散吧......

  蓦地,又听易剑道,“思思,可否为我吹奏一曲?”

  O(∩_∩)O

  易剑究竟怀着怎样的心思?或者只是单纯的喜欢余思哲?敬请期待!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20章 难忘今宵(3)
“这有何难?”我随手拿出玉箫,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怪风,一不留神,手一抖,玉箫竟直直地掉了下去。

  没等我惊呼出口,易剑身影早已飘忽而下,迅如闪电,待他回来时,手中正抓着玉箫。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笑道,“多谢奈何,你真的救了我的命啊!”

  易剑打量着玉箫,倒也并不急着还我,随意道,“看来这玉箫对思思极其重要,竟让你用星命来对待!”

  “可不是,风浩然那小子颤抖着奉上之时,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生保管,我要是弄坏一丝一毫,他非得跟我玩命不可!”一想起绝情谷底风浩然依依不舍又无可奈何地拿出玉箫那模样,我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如何能知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听在易剑耳中是会产生怎样的震撼,但见他神色未变,依旧笑意盈盈道,“果真是风浩然。”

  “不是他,还会有谁,那个小子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想起他的伤势,心中微微生出些担心来,口中竟毫不避讳地脱口而出。

  易剑微微一怔,随即便笑道,“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在思思口中竟只需三个字形容:那小子。”

  没有细加思索易剑话底的深意,我随口接道,“没说他是个白痴就不错了……他闹起来真是要人命……”想他在崖底中了曹正清“碧海听潮”那一掌后,又是唱又是撒娇,不是白痴又是什么。

  话音刚落,易剑便朗声大笑,树上的樱花被纷纷震落,一时间暗香涌动,落英缤纷。于这样的天光云影中,我的呼吸突然停滞了,眼神迷蒙。

  “思思……”易剑的柔声叫唤终于换回了我神游的思绪。

  “啊?”我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皮,应道。

  “你跟东厂厂公曹正清大人是否相识?”易剑看着我的眼睛,笑问道。

  我囧着,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复,过了片刻才讷讷道,“奈何,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呢?”

  “曹大人负伤比武,奈何心下敬佩,只是不知曹大人和思思是否相识?”

  “我跟他……”嘴唇嗫嚅着,却说不出话来。眼前又浮现那张冷峻的脸庞,背月而立,满身寂寥。

  O(∩_∩)O

  余思哲会说什么呢?相识还是不曾相识?且看下文!
第221章 家国天下(1)
易剑见我久久不开口,莞尔一笑,“思思,不必为难!”

  “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这一句却是实情,和曹正清的恩恩怨怨在外人看来定是匪夷所思,就算说了,别人未必会信,反倒落下个不实之名。

  “那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易剑抬头望月,淡淡一笑,俊美的脸上蒙着一层月的银辉。

  看着眼前白衣飘飘的男人,我再次发怔,突然觉得这样的夜晚更像初恋男女的一场约会,心里那种难言的起伏,羞涩,好奇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被他的一笑一颦诱/惑着,不禁羞赧一笑道,“我觉得奈何就像一代名士!”

  “一代名士?”易剑笑了起来,我第一次发现他笑的时候嘴角有个浅浅的酒窝,如果不是离的那么近,几乎不易察觉。

  “愿闻其详!”易剑拱手谦谦道。

  “仿若嵇康阮籍,一派魏晋风度,你在我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哦?”易剑好奇道,“说说看!”

  “魏晋风度,多属佯狂,时局所迫,但这些千古风/流人物,他们骨子里是丝毫没有瑕疵的人生信念和社会理想,只为信念而执着,为理想而奔波。纯白而不懂得一丝圆滑,竖起的是伟岸的人格丰碑。”

  易剑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诧异。

  顿了顿,继续道,“而你,在我眼中就是这样的人,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蔚成清风徐徐,遥遥望去,永远是辉洒飘逸的风姿。”

  “思思……”易剑轻声道,又怔怔地看着我,眼底波光流转,千变万化。

  “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了……”我怯怯问道。

  “没有,是你把我想的太好了!”易剑嘴角轻扬,有些窘迫地低头笑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我!”

  “奈何当的起!”我羞赧地低下头。

  “思思,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易剑的眼中似乎有一点星光点亮,末了又黯然道,“家国天下,死生大义,千般人,千般解读,便有千般做法!”

  O(∩_∩)O

  这一部分写的颇为沉重,如若不喜欢,请选择性阅读!情节发展的必然,洛洛必须写这部分,请各位见谅!
第222章 家国天下(2)
“那奈何的会选择怎么做呢?”我好奇道。

  “我……”易剑顿了顿,像突然回过神来,低头笑道,“清风明月,繁花似锦,如此良辰美景,谈这些沉重的话题岂不大煞风景!”

  他虽然在笑,眼底却有一丝难掩的寂寥。

  我心神一荡,不禁幽幽道,“现实桎梏种种,山河支离破碎,虽有胸藏天下的理想,却被束之高格,眼前却没有一条开明的途径,一个王朝悲哀至此,如何不叫人苦闷!”

  话音刚落,一双手突然大力握住我的肩膀。“思思,你真的叫我震惊!”易剑的眼睛突然闪闪发亮,犹如远古的星辰。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面前,我总是容易羞涩,浮躁的心也变得风平浪静,这跟在曹正清或者风浩然面前完全是两个人。一个余思哲冲动易怒,一个余思哲心平气和。

  “奈何……”肩膀被他紧紧握住,又听他毫不掩饰地夸奖,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些想法,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易剑迫切地追问道。

  “我家老头子……不,我是说家父,他从小就教我,整整一十六年,一直到我离开家去另一个地方求学……”

  说是教我,实际上说抱怨更加贴切些,我家老头子有种莫名的愤世嫉俗,这些奇怪的想法我从小便耳濡目染,也许在那时就已经在骨子里生了根,发了芽。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拜见他老人家,我有好多问题想请教。”

  “他就是个糟老头子……不……我是说他是个脾气很古怪的老人家,不愿意见生人的……”

  “哦!”易剑幽幽地叹了口气,望向深蓝的天际。

  过了半响,一阵清雅的声音就这样回响在无边落英中:“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衿。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每次想起这首诗,依然不能忘记奈何当时脸上的落寞和无奈。

  一颗心突然无缘无故地痛起来……

  O(∩_∩)O

  有人留言问在哪里收藏,洛洛回答:登陆后,在页面右侧有个投票,收藏,留言,直接收藏和投票就行!投票可以一天一票,投票后可以换积分!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223章 家国天下(3)
“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朝有谁能料,多年后,独坐窗台,看樱花纷飞,不禁暗自叹息,原来结局早已注定……

  只是此刻,银河寂寂,宇宙浩渺,渺小如尘的两人端坐于樱花之巅,纵谈春秋,放眼天下……

  “奈何是不是想看到一个更强大的太明王朝?”从他的言语里我揣摩出一丝丝意味。

  “是不是太明王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可如今的天下……”易剑欲言又止。

  “跟你希望的相去甚远!”我替他说出半截未出口的话。

  “知我者,思思也!”易剑笑道。

  “怎样的相去甚远?”突然好奇起来,迫切地想了解这个男人的点点滴滴。

  “一言难尽!”易剑摇头,深深叹息。

  “皇帝昏庸,群臣无为,良将受制,结党营私,内忧外患,无外乎这几条原因,不知道如今的太明王朝又占了几层?”

  “思思,你……”易剑又是震惊加了惊喜的复杂表情,最后摇头道,“你不像潇湘苑的红牌,倒像是站在高处看着滚滚俗世的出世高人!”

  “奈何说笑了,我哪里是什么高人,班门弄斧而已!话说,如今太明王朝到底占了几层?”“悉数占尽!”易剑的眼里是无法掩盖的落寞和寂寥。

  “……”我无言以对。

  “缝缝补补是修不好了,有人明明有能力力挽狂澜,建一番全新的气象,可偏偏固守君臣之道;有人碌碌无为却占据高位,圈地分田,中饱私囊;更有人……”

  “奈何,你不像红枫山庄的少庄主,倒像是身在庙堂,不能施展报复的朝廷重臣!”

  易剑一怔,随即拊掌朗声大笑。

  于是,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在绯红万顷的繁华间,一个纯白色的绝尘公子和一个湖蓝色的英气女子便构成了人间的一幅绝笔。

  纵情山水,肆意谈笑的足迹从天文地理,人情世故,哲学军事,到江湖纷争……

  朗笑声,争论声,叹息声伴着暗香阵阵,便构成了今生的永夜。

  一生得一知己,足矣……

  O(∩_∩)O

  试问:奈何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欢迎评论~~

  敬请期待第十一卷《妓院篇:风起云涌》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224章 再回东厂(1)
天刚蒙蒙亮,站在东厂大门前,看着雾气中巍峨肃穆的深深庭院,心里突然升起一阵微微的酸楚……

  曹正清啊,跟你的羁绊,越来越少了,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踏进东厂……

  应该高兴才对,不是吗?

  可为什么,并没有预想中的喜悦……

  轻轻叹了口气,正要上去敲门,朱红的大门却在那一刻打开,厚重的声音过后,一抹冷峻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曹正清和余思哲,就这样面对面怔着。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薄雾,照在他身上,在他身周泛起淡淡的光晕,此刻的男人竟如同神祗般俊美。

  从没想过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

  曹正清面色苍白,那双狭长的眼睛冷冷地看着我,像要透过我的眼眸,一直看到灵魂里去。

  昨晚温暖的拥抱,坏坏的笑颜,宠溺的眼神,再一次,像飞驰的美梦般,掠过我昏眩的脑海……

  “我……我过来拿东西就走……”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为什么要向他解释,为什么看到他苍白的脸庞,眼中竟有雾气汹涌。

  不行,余思哲……不能在曹正清面前哭,绝对不能哭。

  终于咬咬牙,别过脸去,错开身,低头站在一边。

  最后一刻的眼神交错,我分明看见,那一言不发的男人轻轻闭上了眼睛。

  身后响起崔新旺的声音,“主公,该上早朝了!”

  曹正清没有应声,没有叹气,没有摇头,只是背着手,就这样……就这样……经过了我的身侧……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当白底银丝的蟒袍在晨风中轻轻扬起,当一身朝服的男人走过了我的眼前,金色的晨曦正穿透厚厚的云层,于是,千道万道的曙光便像利剑般落了下来,刺进我的心里。

  看着华丽的车辇越行越远,嘴角终于扯出一抹苦笑,“余思哲啊,现在都结束了……真的,把那些该死的奇怪的错觉……通通扔掉吧……”

  “不是发过誓,这辈子,只相信,在那一刻出手相救的那个人么!对那个冷血的家伙,还有什么期待呢?”

  O(∩_∩)O

  一边听着《悲伤恋歌》的主题曲《即使几度分手》,一边写的这一章,心里竟有些伤感......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225章 再回东厂(2)
刚进别院时,就看到门口那一抹小小的身影。

  “小春子,你……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看着那个弱不禁风的身体,在清晨的薄雾中瑟瑟发抖,我的心,狠狠纠结起来。

  小春子一愣,待看清是我,又惊又喜,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哽咽道,“小哲子,你回来了……”

  短短的一句话,便说的我心头一酸,不由心疼地伸手捏着他的脸颊道,“你怎么这么傻啊!”

  “小春子天天站在门口,盼望着哪一刻,眼前突然出现小哲子的身影!”

  一个嘴角含笑的少年,眼中却是点点泪光。

  “你的身体还没复原,受这样的苦干什么?”擦去他头发上的露珠,我心酸地别过脸去。

  “身体已经好多了,多亏了小哲子请的御医!”小少年再一次滴下泪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小春子只是个奴才而已……”

  “御医?”我愣住了。

  “是啊!听说是宫里最顶级的御医!”小家伙拉着我的胳膊,终于破涕为笑。

  “……”我苦笑。

  凭余思哲的本事,哪里能请的动宫里的御医,更不要说什么顶级的御医。不禁又想起那个人来,除了他还会有谁。

  曹正清啊,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冷漠无情,暴戾善变,孤傲自负,偶尔流露的温情,冷艳绝伦的笑容,赌气时那张黑黑白白的俊脸……就像现在,明明在你眼中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奴才,却大费周章,请来顶级御医。

  曹正清啊,为什么你的心思这么难以琢磨?

  到底该怎么办,余思哲……

  即使前一秒还笑着,下一秒便可能要了我的命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

  在他身边真的太辛苦,太难过了。

  所以,今天就离开吧!就像刚才,他从我身边经过,绝不带着一丝留恋地擦肩而过。

  我也可以像他那样,不带着一丝留恋,从此离开东厂,离开他的生命吧!

  O(∩_∩)O

  该怎么办,爱一个人比恨一个人更难......余思哲啊......你是傻子么?
第226章 再回东厂(3)
小春子接下来的话把我从神伤中拉了回来。

  “小哲子,最近可不要去惹厂公!”小春子怯怯道。

  “怎么了?”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昨天夜里,厂公大人从外边回来后,便独自在书房批阅奏折……伺候的太监都被屏退了……”

  “批阅奏折?是么?”

  又想起了那张怒极的脸庞和一个重重甩在脸上的巴掌。他,竟然能做到这般平静,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如既往地批阅奏折。

  又听小春子接着道,“半夜的时候,崔副总管的房里又传来了女人的嬉笑打闹声……以前,厂公很少过问……可是昨天……”小春子战战兢兢地说着,竟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他……终于还是发怒了!”

  “没有发怒!厂公大人没有丝毫怒气!”小春子摇头道。

  “他只是平静地走进崔大人房里,什么话也没说,一手一个,将那些女人的脑袋生生砍了下来!是……是一掌劈下来的……那些女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

  没等小春子说完,我早已用手紧紧捂住了嘴巴,那一声惊呼却依然溢出指尖,“曹正清……”

  “之后,厂公大人又独自回到书房,继续批阅奏折,那盏灯一直亮到天眀……”

  **

  心里像有一阵寒风吹过,凛冽地痛彻心扉。

  余思哲啊,你是个傻子么?

  有那样一刻,竟然想就这样相信他……

  余思哲啊,你当真是个傻子啊!

  有那样一刻,心底竟然会闪过一丝甜蜜……

  这世上最恶毒,最善变,最无情的,曹正清啊,我如何接受这样的你!

  如果你说是左边就是左边,你说是右边就是右边,我都可以不在意,因为重要的不是哪一边,重要的是信任!

  你的心早已坚硬如铁,永远都不会改变 。如何再给你信任……

  **

  小春子没有看到我眼底的失望和决绝,依然心有余悸地喃喃道,“一直在书房门外候着的小德子回来后,腿都软了……厂公大人,只是静静地在书房批奏折,小德子就已经抖的不成样子了……”

  “小春子,你跟我走吧!”情急中,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不想把这个纯美的少年留在这个冰凉的地方,只想这样带他走,带他离开一个叫东厂的地方……

  “咦?”小春子愣住了,傻傻道,“去哪里?”

  “去……”我哑然。

  是啊,去哪里?

  能带着他能去哪里……漫漫前路,又哪一条是我余思哲今后要走的路……

  “那你……最想去哪里?”

  小春子愣住了,过了半响才低头扭捏道,“我最想去……那个地方!”

  “哪个地方?”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模样,我心里突然没有了底。

  “就是男人们……经常去的地方!”小春子的脸已经在燃烧了。

  “你是说……妓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天才木木地回应道。

  O(∩_∩)O以下是来自fuojianxiao的精彩点评。

  常说爱的反面是恨,但挚爱呢?不是咬牙切齿的恨,不是无力的谩骂,不是不择手段的掠夺,而是面无表情的遗忘。

  一生一世的承诺,来自挚爱之口,却是她为别人许下的承诺。那种痛,渗入肌肤、刻入血肉、浸彻骨骼,想爱却又不能爱,痛苦莫过于此了吧。所以,曹正清才会彻夜批阅奏折,麻木自己。

  如若不爱,为何要为她包扎伤口;如若不爱,为何要在坠崖时保她周全,不惜自己受伤;如若不爱,为何不顾受伤执意与易剑比武;如若不爱,为何在沐无双伤害她时失神落败;如若不爱,为何性情大变,大开杀戒,使东厂人人心慌?

  只是没人教他如何去爱?

  江山社稷,使他背负过多责任;他的地位,让他过于骄傲。不肯低头,还未盛开的爱情之花便已夭折。
第227章 三百回合(1)
看着眼前纯美少年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哭笑不得。前一秒还抑郁的心情,因了他这句话而微微生出些笑意,最终还是点头道,“行!我带你去!”

  “小哲子……真好……”小春子又哭又笑地扑进我怀里。

  将太阳能笔记本电脑装进自带的防水袋中,斜跨在身上后,我拉起小春子的手径直往门外走去。

  “最近长安城可有发生什么大事?” 我随意问道,

  “说到这个,我差点忘了……”小春子一把挣脱我的手,目光炯炯道,“小哲子,你知不知道红莲寺那边出大事情了?”

  “哦!”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心里却暗暗思付,“看来已经都传开了,妖蛇和致远必定在劫难逃……”

  小春子两眼放光,又惊又怕道,“原来那度化之莲竟是一条千年水蛇从嘴里幻化出来的,那些坐莲之人,通通是被这条妖蛇给吞进肚子里了!”

  “哦!”我淡淡地应着,“然后呢?杜大人把那条蛇抓住了么?”

  “你是说刑部侍郎杜礼风大人?”

  “是啊!不是他负责这件案子的么?”

  “现在是东厂在负责。”小春子肯定道。

  “东厂?”我讶然。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