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2部分

 习武之人最忌心浮气躁,于是我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内心。

  地牢的空气中充满了血和腐烂的味道,呛人的气息直冲我的脑门。

  等我内心稍稍平静下来,我睁开了眼。

  此刻我的面前已经站满了人,个个凶神恶煞,杀气顿时在我的周围弥漫。

  o(∩_∩)o

  PS:流氓女主的文情节跌宕起伏,精彩不容错过!求收藏!
第6章 人为刀俎
崔新旺对我有一种苦大仇深的敌意,许是因为我莫名其妙出现在他房梁上让他在曹正清面前下不来台的缘故。没等我开口,他已经上前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恨恨道,“说,你怎么会在我的房梁上?你是不是红枫山庄派来的J细?”

  “放开我!”我使劲挣扎着,无奈身体被铁链锁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狗日的红枫山庄!你姥姥才是J细~~”

  “死丫头,嘴巴还挺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手段硬。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到了东厂地牢,不死也得脱层皮!说,是谁指示你来的?”崔新旺突然一把抓起我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他的脸离我只有五公分。

  我感觉自己的整个头皮都要被撕了下来,疼得直冒冷汗。但至始至终我一直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上天有饥馑,我们有教育,我受过教育,习武之人可以嚣张行事但不可失了骨气。我笑道,“你嘴巴好臭,能不能离我远点?”

  崔新旺气的脸色发白。没等他发飙,我又冷笑道,“姑奶奶的来历说出来吓死你,叫你们老大出来和我单独对话,其他人一律免谈!”

  “死丫头,崔爷爷要把你做成/人彘!有种你就别求饶!”崔新旺气急败坏地大叫道,“小五子小六子,还等什么?”

  于是那两个叫小五子和小六子的太监,一个使劲按住我,另一个拿把刀在我身上来回比划。无知者无畏,但我却分明知道人彘是什么鬼东西,想到此,我的脑门上微微冒出些冷汗,我使劲咽了咽口水,平静说道,“还是那句话,叫你们老大和我对话!”

  “叫你们老大和我对话!”我听到一个贱兮兮的重复,这声音来自崔新旺,他正挤眉弄眼地学着我的话。他尖锐的笑声回荡在这个阴森森的地牢。

  “还不说实话吗,死丫头~~”崔新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道,但是我咧开嘴,露出两颗虎牙。

  “算你狠,好好好,你有骨气!——那我们今天就来玩点新花样,人彘的游戏老子玩腻了,不过就是砍掉手足,挖去眼睛,熏聋耳朵,再用药物把你变成哑吧,最后装入大缸吊起来完事~~没意思~~腻了~~”

  “副总管有什么好点子?”旁边的小太监个个跃跃欲试,期待地睁大了眼睛。

  “今天我们就来一个烧刀灼溃两目,生割两股,销铅灌口,截去手足,投于酒瓮,此谓美人醉骨~~哈哈~~”崔新旺得意地大笑起来。

  我被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蓦地,我看到了一直冷眼旁观的曹正清,他正不置可否地站在一边无声地看着我们,是的,他的眼神告诉我,我的生生死死不过就是一场游戏,一出余兴节目。

  突然一声爆裂的喝声惊醒了我,也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连曹正清也饶有趣味地转过了身。

  “你们放了她,对一个小姑娘出手你们东厂也太低级了吧,有种冲我来,我毛十八现在是条好汉,十八年后照样还是一条好汉。到时候,必定手刃仇人,杀尽你们这些阉党~~哈哈~~”一个蓬头垢面的大胡子汉子咧着嘴笑骂道,他的旁边就是刚刚受了凌迟之刑的谭武。

  “哦~~这里有个等不及要死的~~”崔新旺冷冷地笑道,“毛十八你被谭武的凌迟吓糊涂了吧,清醒的人谁会想死?不过你这么想去跟你的师弟相会,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你一程~~来人~把他给我架到这口缸里来!”

  “我死不要紧,反正落在你们手里也是迟早的事。你们放了这个姑娘,她跟我们红枫山庄一点关系都没有~~”毛十八已经从架子上被抬进了那口大缸,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是一双血红的眼睛,爆裂的眼角正流下乌黑的液体。

  我如风中的孤叶,突然不能遏制地颤抖起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是我家老头子整天挂在嘴上的话。我知道,在一个阳光灿烂、歌舞升平的时代里,这只是家父一种迫/害狂式的自我妄想,但现在却在我最真实的感受。老妈是武术世家,从小就逼我学散打和跆拳道,而我在美国求学时又整天跟黑鬼打架斗殴,练了一身功夫,也学了一身匪气。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真正的乱世。

  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一身功夫只能强身健体,一身匪气却会招来杀身之祸。在真正的恶人面前,我反倒文雅的像个吃斋念佛的高僧。所谓“空不亦色,色不亦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空冥冥,无色无相”,一切顺其自然吧!我闭上了眼睛。

  崔新旺命人用炭火把大瓮烧得通红。毛十八却连吭都没吭一声。

  空寂,空寂,只有柴火在劈劈啪啪的燃烧......

  无声的酷刑比鬼哭狼嚎来的更让人痛心。我的无奈和愤懑被地牢里升腾而起的焦臭瞬间淹没。

  叫我如何能忘得了红枫山庄这条铁铮铮的汉子。

  o(∩_∩)o

  PS:流氓女主求收藏!!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7章 尖峰时刻
我不知道红枫山庄是什么背景,但从谭武和毛十八身上,我看到了一个铜墙铁壁的意志和坚不可摧的信念。红枫山庄,不可小觑。

  “死丫头,现在轮到你了~~”崔新旺转过头来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毛十八用自己的命也换不来我生的希望,这些宦官岂是能讲道理的货。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于是我冷笑道,“死太监!这辈子栽倒你手里是我的命,下辈子我会统统讨回来!再见到你的时候,姑奶奶已经练就乔峰的降龙十八掌和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最不济也要用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灭了你。我X你二大爷,动手吧!”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副慷慨赴死的激昂。

  “死丫头,死到临头还威胁我。你崔爷爷是被吓大的。给我行刑!”崔新旺气的嘴巴都歪了。

  “阉驴~~我呸~~你姑奶奶我要是吭一声我就是你妈~~”我一口唾沫吐在崔新旺脸上。那货顿时气的脸发绿,他咬牙切齿地暴跳道,“把她的嘴巴给我缝起来!”几个小太监争先恐后地围了上来。

  “你们先下去吧!”一直冷眼旁观的曹正清突然开口道。

  “主公,还没有行刑呢——”崔新旺似乎不致我于死地不甘心。

  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只消一眼,这小子就乖乖地闭了嘴。他低眉顺眼道,“是,主公!奴才在门口随时听侯主公的差遣!”几个太监陆续离开了地牢,崔新旺在临走之前不忘狠狠瞪我一眼。

  地牢安静了下来。我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云淡风轻地睥睨着我。

  沉默。不,不能沉默。需要叫嚣的时候不能沉默。哲哲你得活。

  “我~~咳咳~~”我一开口却是一阵猛烈的咳嗽。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男人总给我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他只消往那儿一站,不说一句话就已经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你不是要单独和我对话吗?如果你说服我,我就饶你不死!”男人不冷不热道,“我给你一炷香时间!一炷香后你要是说服不了我,下场绝对比红枫山庄的这两个乱党更惨!”

  你看,这就是希望,但这种时候,最要不得恰恰也是希望。一旦有了希望,你就有了想方设法活下去的玉望,你就明白了生死,你就会胆颤,你就会心惊,你就再也没有赴死的慷慨,而曹正清恰恰给了我这种无望的希望。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稍稍平静之后,我直直地看着他道,“你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你们在围攻一个博士!不光是博士!还是一个顶级博士!不光是顶级博士,还是美国的顶级博士!不光是美国的顶级博士,还是从伯克利毕业的美国顶级博士!不光是从伯克利毕业的美国顶级博士,还是极大促进了当代生产力的从伯克利毕业的美国顶级博士!”

  没等他做出响应,我继续口若悬河道,“知道机器人不?知道英语不?知道高等数学不?不知道!对了,就是这三个字,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自己设计六自由度机器人,我会五国语言,我高等数学A+。现在你明白了,我和你生在不同的时代。在我的世界里,你可以见识到什么叫高楼大厦,什么叫车水马龙,什么叫灯红酒绿,小姐可以穿着露屁股的迷你裙走来走去,阿伯可以搂着比自己女儿还小的美少女当街热纹,芙蓉姐姐们拼命扭着自己水桶腰搔首弄姿,还有传说中的史泰龙曾易可大哥。这就是我们的时代,疯狂而脱线——可惜,你没有机会见到。”

  说完,我微微扬起了嘴角,一种先进文明的压倒性优势让我没来由地得意起来。看到男人镇定的表情,我心里生出些许安慰——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相同之处在于,人和妖都是有层次的,太监也是有层次的,我在跟有层次的人物交流。

  我看着这张漠然的面孔,我错把他的默然当作了镇定。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萧瑟,萧瑟到没有一丝同情。

  “你原本有一炷香时间!但现在只剩下一半!”男人背着手,冷冷地看着我道。

  o(∩_∩)o

  PS:流氓女主VS曹正清!接下来更精彩!求收藏!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8章 挫骨扬灰
还有半柱香时间。

  我的头好痛,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久,日子真他妈难过。

  证据,我需要证明自己来自高级文明的证据。手机,没带!手表,没带!我总不能给他看我身上穿的bra和蜡笔小新的三角小裤裤吧。

  我,余思哲,家父大概是希望我做一个有深度的女人,以至要用思哲给我冠名。然而深度没有,胡思乱想却从不了却,倒连累我从小脑瓜子装满了馊主意和鬼点子。

  曹正清冷眼瞧着,余思哲小丑似也。但小丑还有一个狗日的贼老天没有来得及没收的东西。于是流氓胚子在心里对着牢房之上的苍穹庄严缓慢地比出那个蔑视的手势——我日!你玩不死我的~~

  我扬起嘴角看着曹正清道,“我的背景比破袜子还臭,你要听么?”

  这答案很无赖,但很有效。是啊,管他对错呢,有个人会帮我拿出主意——听?还是不听?

  “已经一炷香的时间了!”男人微微皱眉,不耐烦地看着我,没有说听,也没有说不听。

  “我知道!”我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你过来,摸我这儿!”我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腰部,一脸挑衅。

  曹正清冷笑一声,如我所愿,他的眼里写着“如果拿不出证据必死无疑”几个字。当他修长的手碰到了我口袋里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时,他微微一愣,然后平静地拿了出来,他把那玩意儿放在手掌上来回打量。是的,这就是我送给李成扬的生日礼物——太阳能掌上电脑。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要不然我怎么演示给你看,怎么证明我的背景?”我笑道。

  曹正清似乎并不想多说,草草地用“早该如此”结束了这个话题。而这时我已经从架子上和铁链子间获得了短暂的自由,我转向身前冷的跟个冰柱似得家伙,立刻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我说哥们!一会儿别被吓到了!我的世界可是精彩的很哦!”

  说罢,我熟练地打开笔记本。

  windows特有的开机音乐从来没有让人这么亲切过。

  当时买完笔记本就直奔死党BOB那里安装软件和一些资料,又心急如焚地要赶到李成扬那里,我甚至没来得及看那人渣都给我装了些什么。

  一分钟后,我用啮牙咧嘴和痛不欲生的表情来表现我看到的东西。“真他妈活见鬼!”我的笔记本里除了A片就是A片,没有别的啥玩意儿,文件名统称为“动物世界”。

  日本的100G,欧美的100G,里面又分了详细的小类——制/服篇,野兽篇,喷潮篇,甚至还有杂交篇。我的脸开始抽筋,我甚至可以想象那个人渣往我笔记本里塞这些“肢体语言”时那一脸猥琐的表情,他可太他妈缺德啦。

  曹正清还在等着我的回应,他已经没有耐星了。

  我满脸黑线地双击了其中一个看上去还算正常的制/服版本。

  当女人的呻/吟声高高低低起起落落地冲进人的耳膜时,那真是要了我半条命,我的后院着火了。

  “啊~~啊~~以代~~以代~~”女人痛并快乐着。鬼知道她口里叫的“以代”是什么意思。

  我的脸顿时通红,转过头,不敢去看身边的男人。

  流氓博士还没有流氓到和一个不长胡子的小朋友一起看mao片。

  很多年后,当我想起这段经历,依然忍不住摇头叹息。曹正清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

  动物凶猛——撞击的声音环绕在我和曹正清周围。

  曹正清瞪大了眼睛,看着画面里男女疯狂的肢体动作和震耳欲聋的鬼哭狼嚎。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羞赧,但随即被惊愕取代。

  他看看笔记本,又看看画面,最后看着我。

  天地良心,这可真是误会。

  我的脸开始抽经。

  “曹大人~~这~~这不是我的背景~~我不是做这行的!”我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两个字总结:丢人。我说的是我自己,不包括片子里的那一对狗男女。

  可耻!无能!孬种!杂碎!熊人!蠢蛋!鳖犊子!小瘪三!不三不四!人五人六!七七八八的夹缠不清!总之,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愚蠢到家了。

  曹正清终于不再盯着画面了,他再一次把视线挪到了一个面红耳赤的家伙身上,讥讽地说道,“这就是所谓的精彩世界?真是精彩的很啊!”

  随即,他的讥讽转为恼怒,“这就是你说的吓死人的背景???”

  “我都说了这不是我的背景!”但我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我看了一个脸色由白转黑,又由黑转绿的人,他正把拳头捏的格格响。

  我想到的第一个词是怒发冲冠,第二个词是脑浆迸裂。再后来我忘掉了任何词汇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死了,像谭武一样。

  o(∩_∩)o

  PS:接下来曹同学会怎么处理A片女余思哲,敬请期待!马上呈现!求收藏!
第9章 绝世豪赌
曹正清转身就要走。

  “慢着!”我紧张地咽着口水道,“你要杀我,还不如留着我!”

  男人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就算一时半会儿我没法跟你说清我的来历,可这不是我的原因,当然,也不是你的原因,而是这狗日的造化弄人。”

  那家伙一声不吭,冷的跟冰柱一样,眼看着就快走到门口了。

  “喂——你站住。你不是想听证据吗,行!没问题!!我可以给你讲。但是我跟你讲笔记本的工作原理,讲数据库,讲硬件,讲软件,讲微软操作系统,讲太阳能薄膜电池。你他妈听的懂么?不能!!——到时候又觉得我在胡扯!”

  “你就说吧,谁能听得懂?王八盖子的谁也听不懂!——但是听不懂不代表不存在!” 我气急败坏地咆哮道。

  曹正清终于站住了,但他依然没有回头。

  我咬咬牙继续道,“我说我来自一千年后的未来,你信么?我说我是高级机械工程师,你信么?——不信。对,就是这两个字,不信!!”

  “是啊,换成我,我也不信。谁信谁他妈是疯子。”

  我眼光光地瞪着曹正清的背影,“我知道我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一身在你们眼中无疑堪称怪异的衣服,拿着一个铁皮盒里面还有人在上演鬼打架,还有一副要把满世界打成漏勺的无良德行。——看到这种人,我也想灭了他。但是,不要急于否定一切不合常理的新事物,给我一点时间,也给自己一点时间,你会看到的!如果是我口出狂言,到时候你再整死我好了!”

  曹正清终于转过身,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毫不畏缩地看着他。

  突然他身影一闪,我感觉一股气浪涌来,“难道要对我下手了”。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凉意,从脚底寒到脑门。还没等我看清男人怎么出手,只听叫对面传来几声闷哼。

  随即,一切又陷入沉寂。

  “你?你杀了他们!”我被震惊了。

  曹正清的脸没有一丝温度,用无情两个字形容简直是对他的侮辱,应该是冷血才对。

  “我们之间的对话根本谈不上什么机密!就算被人听到了,人家也只当是一个笑话。没人会信的!!”我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直直地看着男人。

  曹正清眯着眼盯着我的眼睛,不放过我脸上的一丝表情,突然他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笑话?不错,就是笑话!”

  他冷哼一声,“可惜,我不愿被别人当做笑话,就算是心里想想也不行。不过,把你这个所谓的高级机械工程师做个余兴节目倒也是蛮有意思。”

  “整天杀人啊,是会厌烦的。”

  他这是在诉苦?你爷爷的,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居然有脸诉苦。

  我惊愕了,“你肯相信我?”

  “我没有相信你!我只是跟自己打个赌,我赌不出一个月,我便会忍无可忍地杀了你。”曹正清嗤之以鼻,看我的眼神犹如看到小强一样狂妄,这是一种压倒性的胜利。

  “不过呢,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没死,那就算我输了。”男人笑道,像在诉说一件无关痛痒又云淡风轻的事。

  “如果你输了,那又有什么说法?你肯放了我?”我反问。

  “我要是输了,那我就满足你三个要求!不过,我想你是活不到提要求的那一天的。”曹正清扬起嘴角,戏谑道。

  “这场赌注,你要是泄露出去半个字,死的绝对会比毛十八难看!他的那口大缸我会一直为你留着!这个月说不定你那天就用上了!哈哈~~”

  对他来说我就是个余兴的节目,高兴了就拍两个巴掌给点奖励,不高兴了就拖出去宰了,然后说一声Game Over。我就被整死了。

  我瞪着他,足瞪了好一会儿,最后一咬牙,“好!我答应!对我来说这是个豪赌,对你来说这是场游戏!豪赌也好游戏也罢,要玩下去的话,你得先保证我不会饿死横尸街头,要不然谁也没得玩!”

  曹正清点点头,笑道,“有道理!我会给你安排!”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这是场乱子,从头到尾就是。

  我站在东厂阴暗的地牢里,又是茫然加上了错愕的古怪表情。

  人生的起起落落,实在是太“刺激”了——家父,书,人渣子,*,小三,地牢,东厂,主公,人彘,豪赌,生死。

  所有这一切盘旋着向我袭来,我只觉得眼前一黑。

  昏倒之前我听到一个咬牙切齿的咆哮声,“打赌?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有机会就跑,谁跟你打赌!”

  蓦地发现,这句话竟然从我嘴里发出。

  下一秒,我像一杆机关枪,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o(∩_∩)o

  PS:更多精彩内容即将奉上——别忘了收藏哦!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10章 窃听风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从噩梦中惊醒!梦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喋血生涯啊!真要人命!我坐起身,迷迷糊糊地挠着后脑,挠完后脑挠脖子,挠完脖子挠胸口,挠完胸口挠屁股。

  “姑娘,你醒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有人叫我——我睁开了眼,只是眼睛迷蒙得吓人。

  我“啪”的一声从床上翻滚下来,茫然地看了看地面,又摸了摸地面,用一只蘸了口水的手指去碰触空气,又把手指塞进嘴里品尝刚沾上的空气。我看着包括眼前的少年在内的周围的一切,如果你把一只在黄土地生活了一辈子的狗蒙上眼猛扔进滇西的山峦,那狗只怕也会像我这样,生活中对我最重要的一切:阳光、空气、呼吸、土地,全都变了。

  我很想问他是谁,为什么站在我的床边,但很快我意识到这将是个多么愚蠢的问题,所以我乖乖闭上了嘴。李成扬早已不是我的李成扬,他现在该忙着和另一个娘们厮混吧——帅,老子有钱,脱!

  刚刚死里逃生的我,用性命和曹正清做了赌注。“不行就别玩命,余思哲。”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叫嚣。玩,怎么能不玩!我还等着曹正清答应我三件事呢!

  看着眼前的少年,我谄笑道,“这位小哥,怎么称呼?哎呀,你看我真是,睡了这么久。哎,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啊,让小哥久等了,第一次见面就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惭愧惭愧......”从来没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套拍马的本领。我开始鄙视自己。

  “姑娘,不用客气!我叫小春子,是上面派来服侍姑娘的。姑娘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少年被我一席客套话说的面红耳赤。我毛估估就知道,定是少有人会这么谦逊地跟他说话。

  这小子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波光流转。我看着他,微微一愣,脑子里跳出两个字:纯美——哇呜~~好想扑到!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哥,请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现在是刚刚掌灯的时间,该用晚膳了,我来伺候姑娘更衣!”小春子拿出一套早已预备好的宫女服,要给我更衣。

  一听到晚膳二字,我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咕叫。我的脸微微发红,很不好意思的朝小春子笑笑。妈的,我的胃从来没有争气过。

  第一次穿宫女装,本来想自己搞定的,但是一看到繁繁复复层层叠叠的样式,我就宣告投降。小春子红着脸,帮我更衣,看着这个青涩的少年面红耳赤的样子,我狠狠咬着舌头。清醒,余思哲你要时刻保持清醒。——哎,某人实在是不道德啊。

  晚膳是在外边房里用的。小春子站在一边服侍,我很不习惯有人站着看我吃饭,我不是王公贵族,也不是豪门千金,我没有这个习惯,我只有一个迂腐顽固的教授老爹和一个粗枝大叶比我更流氓的跆拳道老妈。

  吃完饭,小春子就带我去见曹正清。一路上,我的玲珑脑袋九曲十八弯地转着,希望能从小春子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我很快发现,对这个纯美少年,我根本不需要转那些弯弯耍那些道道。因为我刚开口问第一句,小春子就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大堆。

  于是,我终于知道自己落到了什么人手里,而知道这一真相让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太明王朝最权势熏天的人物——东厂厂公曹正清,当今皇帝御笔钦赐的敬国侯,辅佐少年皇帝亲政的大功臣。

  当听到曹正清辅佐少年皇帝亲政这一段时,我在心里大笑起来,那是对他小人得志嗤之以鼻的讥笑,也是对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嘲讽。但讥笑也好,嘲讽也罢,曹正清还是曹正清,不会因为我的咒骂而少一点权势多一点人星。于是,我的眼里只剩下担忧——这是个魔头啊!

  小春子送我到一个院子门口就停下了,我抬头一看,天清苑。

  “姑娘,小春子只能送你到这里,因为我这个级别的公公是不能进厂公的别院的。姑娘只要在院子里沿着这条路走,就能找到厂公的书房,厂公说过,让你醒了就去书房找他!小春子不便引路,还望姑娘见谅!”小春子说完这些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和一颗七上八下的心。

  沿着石子小路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这大概就是曹正清的书房了。这一路走来,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树木郁郁葱葱,百花争奇斗艳,这就是东厂厂公的派头啊。我不禁暗暗称奇。

  天色已然暗了,月亮悄然攀上了树梢。

  书房中亮着烛光,烛光将曹正清的影子投在窗纸上,一闪一烁,明暗不定。隐隐约约有谈话声传来,我蹑手蹑脚走进,悄悄蹲在窗沿下,连呼吸也不敢太用力。

  于是,我竖起耳朵,贴紧窗沿,一场窃听风云即将上演。

  o(∩_∩)o

  PS:小曹曹和小哲哲~~恶斗即将开始~~求收藏~~
第11章 黑白两道
只听见一个恨恨的声音说道,“红枫山庄处处与我们东厂作对,这些叛党必须要找个由头全部清剿。不过,红枫山庄在江湖根基稳固,有很深的势力,清剿的事却又不能操之过急,尤其是红枫山庄少庄主易剑,年纪轻轻就已经在江湖上声名显赫,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能打草惊蛇。”

  “叶总管说的不错,除了红枫山庄之外,辰月教也不容小觑。辰月教最近在江湖上势力如日中天,辰月圣女武功深不可测,几年前,辰月教主突然失踪,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场风波到现在还没有平息下去。貌似这个辰月教,跺一跺脚,整个江湖就得来场大地震......”又一人说道。

  “叶总管和肖副总管的担心正是本宫的担心,红枫山庄和辰月教,一个白道,一个黑道,不除不足以稳定江山社稷。皇上刚刚亲政,我们做臣子的只能多担待点,为主上分忧!还有,除了你们所说的之外,还有民间洞乱,最近怪异事件层出不穷,弄得人心惶惶。此乃当务之急,这件事如果办不好,外人会说我们东厂办事不利。红枫山庄和辰月教就让他们多活些日子好了!”曹正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听不出丝毫感情波动。

  忽然又响起叶总管的声音,“厂公,外......”

  “你们先下去吧!”曹正清的声音。

  不好,我闪。

  我连忙猫着腰,躲进牡丹花丛后面。借着夜色的掩护,我想就算视力的人,也肯定发现不了我。

  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关上,两个人脚步声逐渐走远。果然没有发现我,我一阵得意。又等了大概十分钟,我想差不多该我上场了。

  其实我想再多等一会儿的,只是你试过被几百个蚊子围困么?那些家伙黑压压地围着我直打转,像一架架轰炸机,“嗡嗡嗡~~嗡嗡嗡”横冲直撞,我身体裸露部分被叮的全是一串串的包。他爷爷的,蚊子凶猛啊~~

  于是我扔,我扔,我扔了十分钟,实在扔不下去了——我从花丛中跳出来,起身去拍曹正清书房的门。等拍完门,我才想到,该称呼曹正清什么好呢?叫主公?好像不合适,我又不是他的手下;叫曹公公?老天,一叫公公两个字,我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盯着那个部位猛看,好像那里会开出什么花儿来似得,在小春子身上我已经试验过了,灵,特灵——不要怀疑剩女的出格心理;叫曹正清?会不会太没有礼貌,我还不想那么早死,他那口大缸还一直为我留着呢。

  我的脑子再一次陷进了九曲十八弯,正脸部肌肉猛烈抽筋的时候,曹正清一声“进来!”为我解了围。

  我深吸一口气走进曹正清的书房。他的书房由内室和外室组成。外面的房间里点了很多蜡烛,照的屋里半明半暗。一打眼,就可以看到整整半堵墙的书,墙上挂着几幅水墨山水画,一盆吊兰摆在墙角的架子上。我一撇嘴,心想也不过如此!

  我掀起帘子走进内室。曹正清就坐在书桌后面,这一次他穿着一件月色长袍,外头着黑色纱质罩衫,头发用玉环束起,梳的整整齐齐,一丝不乱。他正坐在那里头也不抬地看着什么。

  桌上掌着一盏灯,内室的四个角落却各放着四颗如拳头般大的南海夜明珠,照的屋里明晃晃的刺眼。内室除了一架子的书之外,还有一个卧榻,铺着一张完整的白/虎皮。我的眼睛顿时发亮,突然很想把那白/虎皮套在身上,感觉一下这真的皮草穿着是什么滋味。

  书架边上还有一大盆牡丹,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娇艳欲滴,高高低低错落有致。

  内室还有一个珠帘,不知道帘子后面是怎样一番光景。

  曹正清书桌上的蜡烛结了长长一串灯花,很像我手臂上蚊子馈赠的那一份见面礼。一想到那串包,我的手臂就开始不由自主地痒了起来。于是,趁曹正清不注意,我用手偷偷挠了挠那串包,但是越挠越痒,越痒越挠。

  “草~~”我实在r扔无可扔地咕哝一句。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12章 盖世神功
一个蛾子奋不顾身地扑向烛火,曹正清头也不抬,弯指隔空一弹,飞蛾被牢牢地钉在了墙上。

  “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招吓的往后猛跳一步,这是下意识的反应。

  我瞪大眼睛像看妖魔一样看着曹正清。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虽说我在美国混唐人街的时候,也算是……哎,英雄不提当年勇。他若要取我小命,动一下手指头便可。天哪,我是在跟什么人打交道,权势倾天又武功盖世,怎么会有这种生物?这是什么江湖?我的脸开始抽筋。

  曹正清继续无视我,他低头一页页翻看着他的书,把我当成了透明的空气。

  他不开口,我也不开口,他有事情做,我也有事情做。于是我开始百无聊赖地研究自己身上的蚊子包,一个两个三个~~七个八个九个~~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错了错了,再数一遍,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我无聊到前前后后一共数了八遍,最后发现还是错了,妈的,屁股上好像还有一个。

  这牡丹花下的蚊子风/流成星,黄花大闺女的屁股也敢随随便便咬。靠,好痒,真想用手伸进去挠一挠,可我好歹也是个淑女来的,淑女怎么能随随便便在男人面前挠屁股,很不雅的知不知道。于是,我一边盯着曹正清,发现他还是没有抬头,一边把身体慢慢地退到墙边。我黯然一笑,“不好意思,借墙一用......”

  正当我忘乎所以地用屁股在墙壁上画着“8”字时,我听到了曹正清的声音。他也该开口说话了,他要是再不出声,我保证我会在他书房的墙壁上留下个深刻的纪念品~~让他终生难忘~~

  但是,不听不要紧,一听吓死人。曹正清头也不抬,像是在发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牡丹花丛里蚊子很多吧?!”

  我猛地咽了一口口水,原来人家早就知道我躲在花丛中。也许,从我刚踏进这个院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突然记起那句被打断的话,“厂公,外......”暴汗ing,原来那人想说,“厂公,外面有人!”

  “曹……曹大人,你老人家武功那么高,隔空就能把小蛾子定在墙上,这简直和隔山打牛有异曲同工之妙,高手,真是高手啊!怪不得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你的法眼,佩服佩服!”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想不到我堂堂流氓博士也落得如此田地。

  曹正清对我的马屁绝对免疫,他依然不动声色的问道,“余姑娘,请问乔峰,张无忌,还有东方不败是你的什么人?”

  “什么?乔~~乔峰,张无忌,还有东方不败?”这玩笑是不是开大了,我的脸又开始抽筋,他居然把我在地牢里的胡言乱语当真了。

  你敢不敢告诉我,我到底应该跟乔峰、张无忌还有东方不败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很严重。回答的好,说不定就能脱离魔掌,回答的不好,我小命难保!难啊难,步步难,难于上青天。

  随即我转念一想,这一想心里豁然开朗。“嘿嘿~~”我歪着嘴,暗自得意。

  “哦,这几位都是我的前辈!”天地良心,这句话我可没有撒谎。——金庸大侠,看在我熟读您大作的份上,就收了我这个亲戚吧!

  我继续大言不惭道,“乔大哥是我的义兄,他练就一身降龙十八掌绝世武功,而无忌哥哥是我义兄的朋友,我义兄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的朋友,他的盖世神功乾坤大挪移神功可以隔空挪物,卸人兵器于无形,这一点跟曹大人的隔山打牛神功有异曲同工之处啊!”我一本正经地说道。各位亲,能拍马屁的时候,千万不要吝啬!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抓住一切可以发挥的空间,狠狠拍,重重拍,我就不信拍不死你,小样~~

  “哦?”曹正清终于抬头正眼看人了。

  虽然只是一个单音节语气词,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咱们有希望,我有的是素材。

  于是我开始肆无忌惮地胡吹,“至于这个东方不败,那就更了不得了,练就一身葵花宝典神功,任何东西到他手里哪怕是一枚小小的绣花针都能化腐朽为神奇,变成一件致命的杀人武器。东方不败就是我的叔叔。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所以我叔叔为练就神功,挥刀自宫,一生无后,从此视我为己出。”

  你爷爷的,有东方叔叔撑腰,我就不信曹正清你还能随随便便把我杀掉。

  “哦!真有这样的神功?”曹正清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

  难道是我说的不够玄乎,还没有引起他足够的兴趣——猛的,需要来点猛的。

  于是我接着说,“有——当然有这种神功!不知曹大人有没有听说过吸星大发,我叔叔跟我讲过,这吸星大发阴狠无比,只要与人比拼内力,吸星大发就能源源不断地将对方的内力吸入自己体内,为己所用,直到对方内力耗竭而死。当然,吸星大发也有个弱点,就是如果吸入体内的内力不为己所用的话,就会在体内流窜,久而久之,就会伤及自身。”

  o(∩_∩)o

  PS:你觉得小曹曹会信么???虐~~~~开始~~~~~求收藏~~~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13章 惊天霹雳
我一口气说完,不知道这剂猛药下的够不够狠!看着曹正清一言不发地合上书,站起来,然后仔细地挑了挑蜡烛上的灯花。这场面温馨的很,却让我加倍的心慌,但是曹正清的下一句话立刻就治愈了我的心慌。

  “恩,我倒是听过这种神功,不过不叫吸星大发,而叫嫁衣神功,顾名思义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曹正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歪打正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押对了宝。

  曹正清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素质,只要他愿意就能让一个人如沐春风。而我现在就处在这样一种状态,于是,我笑的差点连嘴角也合不上,“吸星大发,嫁衣神功,差不多,差不多,反正是一个意思!”

  “ 咳咳——”我清清嗓子,有些迟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提要求的时机,我一直在迟疑,可就是不生退缩之心。

  我鼓起勇气道,“曹大人,事到如今,你也能看出我不是草芥之辈,这里面有太多的误会,你看,是不是先差人把我送回桃花岛,其他事情都好商量。我义兄乔峰一定会重重答谢你的大恩大德,说不定会把降龙十八掌的口诀赠予曹大人。”

  这桃花岛当然是瞎编的了,管他有没有什么桃花岛,只要他答应送我出这个门,我就有办法逃脱。

  曹正清第一次这么细细地打量我,恐怕是想从我脸上找出些破绽,他微微扬起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