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22部分

!走走走,快去占个好位置,今天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场面!”矮胖子说罢,一把拉起高瘦子往菜市场跑去。

  听完他们的对话,我整个人几乎当场石化。

  曹正清真的要凌迟致远……而且还要搭上整个红莲寺的和尚……

  难道真的像刚才的矮胖子所言,妖蛇是红莲寺的老和尚所饲养……

  整颗心顿时七上八下,毕竟这件情我也有参与,而且在崖底,迷迷糊糊中曾跟曹正清说过失身的事情,见鬼!

  如果最后冤枉了红莲寺的和尚们,余思哲此生万劫不复。

  O(∩_∩)O

  看第十二篇《凌迟篇:人间痴恋》之前请先看致远番外~~有一部分内容跟致远番外相关~~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258章 再见致远(1)
菜市场已早已人山人海,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钻到人群的最前头。

  挣扎着抬起头,但下一秒,便又无声地低下去——刑场首座端端正正地坐着那个家伙,曹正清。

  我别过眼去,但是,只消那一眼,那张冷俊的脸便像生了根一样刻在我的脑子里,仿佛挥之不去的阴霾。

  从红莲寺的方丈到撞钟的小和尚,一共四九三十六人,除了致远被五花大绑捆在执刑柱上以外,其余全部跪在刑场上。

  方丈年过百岁,鹤骨霜髯,慈眉善目。两个小和尚也不过六七岁,稚气未脱,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泪光闪闪。(小和尚的照片洛洛的博客上有)

  “师傅,我们要被砍头么?”一个小和尚轻轻哽咽道。

  “是不是清风和明月犯了什么错?”另一个小和尚小小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方丈平静地看着两人笑道,“清风啊,明月啊,你们再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给师傅听,好不好?”

  “是,师傅!”两个小和尚闪着泪光应道,稚嫩的童音便空眀地响在刑场上空。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我的心隐隐痛起来。

  这样的场面,在多年后,像刻蚀在我骨子里的烙印,一生都难以磨灭:血污的刑场,空灵的佛法,童稚的小僧,鹤颜的方丈和一个坠入万丈红尘的少年致远。

  看向被绑在行刑柱上的致远,他大概二十五六年纪,眉清目秀,身型俊朗,裸露的身体上是结实而年轻的肌肉,遒劲而平坦的腹部泛着古铜色的光泽,这是一具如此匀称健美的男性身体,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凶神恶煞,更不像什么J险狡诈之徒。

  致远显然也看到了我,脸上满是惊愕。

  随即,他嘴角慢慢浮现一抹笑意,那眼神竟是在说:原来你在这里。

  是的,我在这里,原来是诱敌的女尸,现在是来看你行刑的看客。

  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间,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偏偏就遇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也只能轻轻说一句:你也在这里吗?

  正当我的心起起落落之际,突然听到有人喊道,“时辰已到,行刑!”

  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竟是刑部侍郎杜礼风,只见他坐在曹正清的侧座,正将一个黑色的令牌子往地上一扔。

  O(∩_∩)O

  《凌迟篇:浮生若梦》属于重口味,请各位选择阅读~~
第259章 再见致远(2)
随即便有人出来宣读一张纸上的内容,“查得犯人致远,字鹏举,湖南益阳人氏,现年二十六岁。人犯于泰昌年间六岁之际被红莲寺方丈收养,二十岁至今,偷盗女尸,J滛作乱。”

  “人犯败坏佛门清规,搅乱社会风气,大逆不道,罪孽深重,十恶不赦。依太明律法,盗尸J滛者,当处五百刀凌迟之刑。此判已报刑部照准,并特派刽子手前来长安执刑……”

  刽子手跪地领命。

  “竟是他!”在东厂地牢里早就见识过他凌迟的场面——王老四。

  那时,在阴暗的地牢里,看的不甚清楚。今日,青天白日下,见得如此真切。

  刽子手,王老四,虎背熊腰,一身肥膘在身上荡来荡去。此刻,他正将衣袍下摆撩起,塞进腰带。

  王老四已经慢慢踱到了致远跟前。

  致远并不慌张,只是大声喊道,“强/J女尸也好,饲养妖蛇也好,都是我致远一个人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跟红莲寺没有一点关系,快放了我师父和众师兄弟!要杀要剐都由我一人承担!”

  “哼——自己死到临头了,还想替别人求情。你败坏社会风气,搞得人心惶惶。我告诉你,就算把你凌迟一百遍也抵消不了你的罪孽。” 杜礼风义正词严道。

  顿了顿,又道,“至于你的师傅和众师兄弟,那是由曹大人负责监刑……”

  杜礼风这一句话就把所有潜在的责任都推给了曹正清,推的干干净净,言下之意便是:错杀了红莲寺的其他和尚,那便是东厂厂公的责任。

  只是曹正清似乎对这句话丝毫不为所动,脸上依然是冷冷的漠然。

  “刽子手,还不快行刑!”

  一听杜礼风下令,王老四哪敢怠慢,他一把扯掉插在致远身后写着“死囚”两字的木牌,扔在地上。

  杜礼风退回到椅子上坐下,冲着旁边的手下微微地一点头。

  手下心领神会,大喊一声,“开刀!”

  O(∩_∩)O

  以下内容恐会使人不适,请选择阅读~~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60章 凌迟之刑(1)
王老四往前跨一步,与致远站成了对面,从一个精美的小盒里拿出一把精钢锻造的凌迟专用的小刀。我认得那把刀,凌迟谭武用的也是这把精钢小刀。

  他低沉地呜噜一声,“兄弟,得罪了!”

  致远冷哼一声,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但灰白的嘴唇颤抖不止,那种掩饰不住的恐惧,让我的心一阵颤抖。

  一种没来由的直觉让我的身体突然晃了一晃:致远受凌迟之苦也好,红莲寺所有和尚就地正法也好,都是因为我在崖底的那一句该死的失身……

  但是转而又摇摇头,自嘲道,“余思哲啊余思哲,你以为自己是谁? ”

  曹正清永远是曹正清,不会因为余思哲的一句失身而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

  致远,我虽不扔心看到你受凌迟之苦,却又没法帮你。前面坐着的是曹正清和杜礼风,这两人,哪一个我都得罪不起……

  王老四的心,硬如铁石,静如止水,他面对着的早已不是活生生的人,在他的眼睛里,只有一条条的肌肉、一件件的脏器和一根根的骨头,执刑柱上只剩下一堆按照老天爷的模具堆积起来的血肉筋骨。

  他猛拍了致远的心窝一掌,打得致远双眼翻白。

  就在这响亮的打击声尚未消失时,他的右手,操着刀子,灵巧地一转,就把一块铜钱般大小的肉,从致远的右胸脯上旋了下来,这一刀恰好旋掉了致远的||乳|粒,留下的伤口酷似盲人的眼窝。

  王老四按照他们行当里不成文的规矩,用刀尖扎住那片肉,高高地举起来,向背后的曹正清大人和杜礼风展示,然后又展示给菜市场上熙熙攘攘的看客。

  有一人在一旁高声报数,“第一刀!”

  我感到那片肉在刀尖上颤抖不止,听到身后的看客们发出紧张地喘息,又听到离致远很近的杜大人发出不自然的轻咳。

  不用回头,杜礼风也应该知道,自己身后的其他官员的脸早已改变了颜色。但是曹正清却依然无动于衷,脸上依然冰冷。

  O(∩_∩)O

  余思哲该不该救致远?大讨论!!!
第261章 凌迟之刑(2)
我不知道,他们的心,看客的心,各个官员的心,包括曹正清的心,会不会有强烈的震动,会不会跳动得不均匀,会不会有人心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快/感。

  但是,我知道,我的心,正像被刀割一样疼痛。

  致远只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一入佛门,四大皆空,误入歧途让他从此万劫不复。

  也许,王老四见惯了那些得势时耀武扬威的大人们在刑场上的窝囊样子,像致远这样,能把内心深处对酷刑的恐惧掩饰得基本上难以察觉的好汉子,实在是百个里也难挑出一个。

  于是他充满敬意地向致远点了点头!

  随即,他将手腕一抖,小刀子银光闪烁,那片扎在刀尖上的肉,便如一粒弹丸,“嗖”地飞起,飞到很高处,然后下落。如一粒沉重的鸟屎,“啪唧”一声,落在了一个灰头土脸的看客的头上。

  那看客怪叫一声,脑袋上仿佛落上了一块砖头,身体摇晃不止。

  王老四气吞山河地叫道,“谢天!”

  原来按照行里的说法,这第一片肉是谢天。

  一线鲜红的血,从致远胸脯上挖出的凹处,串珠般地跳出来。部分血珠溅落在地,部分血珠沿着刀口的边缘下流,濡红了致远的胸膛。

  第二刀从左胸动手,还是那样子干净利落,还是那样子准确无误,王老四一下子就旋掉了致远左边的||乳|粒。

  现在致远的胸膛上,出现了两个铜钱般大小的窟窿,虽然流血,但是很少。

  我猛然记起了开刀前那狠狠的一掌,这一掌早已把致远的心脏打得已经紧缩起来,这就让血液循环的速度大大地减缓了。所以此时,虽被挖去两块肉,但流血却不多。

  这是多少代刽子手在漫长的执刑过程中,积累摸索出来的经验啊!

  这种残扔的经验,不要也罢!

  我的心猛地一缩,看到致远的脸上还保持着临刑不惧的高贵姿态,但有几声细微得只有前排的看客才能听到的呻/吟。

  王老四尽量地不去看致远的脸,也许是他听惯了被宰割的犯人们发出的凄惨号叫,在那样的声音背景下他才能够保持着高度的冷静,但遇到了致远这样能够咬紧牙关不出声的硬汉,耳边的清净,反而让他感到心神不安,仿佛会有什么突然的变故出现。

  于是,王老四聚精会神地把这片肉扎在刀尖上,一丝不苟地举起来示众,先大人,后官员,然后是面如土色、形同木偶的看客们。

  有人又在一旁高声报数道,“——第二刀!”

  O(∩_∩)O

  温馨提示:接下来的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选择性阅读~~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262章 刑罚秘笈(1)
为什么刽子手要向监刑官员和看刑的群众展示从犯人身上割下来的东西吗?这里面基本上有三个原因。

  其一,显示法律的严酷无情和刽子手执行法律的一丝不苟。

  其二,让观刑的群众受到心灵的震撼,从而收束恶念,不去犯罪,这是历朝历代公开执刑并鼓励人们前来观看的原因。在现代,不也是一样吗。

  其三,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无论多么精彩的戏,也比不上凌迟活人精彩。

  对于这么精彩的“戏”,我是不是再继续假装是看客?那种想帮却帮不了的无力感,深深淹没了我……

  王老四在向众人展示挑在刀尖上的第二片肉时,我想到了多年前,在图书馆的线装书旧书架的角落里发现的一本线装书,那是一本纸张发黄变脆的秘笈,那上边绘着笨拙的图画,旁边加注着很多的文字。

  题目早已记不起来了,纵然过去了很多年,有些内容却刻入脑髓,一生难以磨灭。

  书上记载了各种各样的刑罚及施行时的具体方法和注意事项,图文并茂,可谓一部经典著作。

  那上面有一篇详细地解说着凌迟之刑。

  凌迟分为三等,第一等的,要割三千三百五十七刀;第二等的,要割二千八百九十六刀;第三等的,割一千五百八十五刀。

  不管割多少刀,最后一刀下去,应该正是罪犯毙命之时。

  所以,从何处下刀,每刀之间的间隔,都要根据犯人的性别、体质来精确设计。如果没割足刀数犯人已经毙命,或是割足了刀数犯人未死,都算刽子手的失误。

  完美的凌迟刑的最起码的标准,是割下来的肉大小必须相等,即便放在秤上称,也不应该有太大的误差。

  这就要求刽子手在执刑时必须平心静气,既要心细如发,又要下手果断;既如大闺女绣花,又似屠夫杀驴。任何的优柔寡断、任何的心浮气躁,都会使手上的动作变形。

  要做到这一点,非常的不容易。因为人体的肌肉,各个部位的紧密程度和纹理走向都不相同,下刀的方向与用力的大小,全凭着一种下意识的把握。

  O(∩_∩)O

  让我们来一同见证完美的凌迟~~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263章 刑罚秘笈(2)
天才的刽子手,是用心用眼切割,而不是用刀用手。

  所以古往今来,执行了凌迟大刑千万例,真正称得上是完美杰作的,几乎没有。所以凌迟的刀数越来越少。

  就像这一次凌迟,五百刀。

  王老四把从致远身上旋下来的第二片肉摔在地上,气壮山河地喊道,“谢地”,按照行里的说法,第二刀是谢地。

  当王老四用刀尖扎着致远的肉转圈示众时,他就是绝对的中心,而他的刀尖和刀尖上致远的肉更是中心里的中心。

  上至气焰熏天的曹正清,下至操场上的看客,目光都随着他的刀尖转,更准确地说是随着刀尖上的钱肉转。

  致远的肉上天,众人的眼光上天;致远的肉落地,众人的眼光落地。

  据秘笈上说,古代的凌迟之刑,要将切下来的肉,一片片摆在案头,执刑完毕,监刑官要会同罪犯家属上前点数,多一片或是少一片,都算刽子手违旨。据记载,宋朝时有一个粗心大意的刽子手,执凌迟刑时多割了一刀,被罪犯家属上告,丢了宝贵的星命。

  所以这个活儿并不好干,干不好还会有星命之忧。

  你想想吧,既要割得均匀,又要让他在最后一刀时停止呼吸,还要牢牢地记住切割的刀数,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啊,要割整整的一天,有时还要按照上边的吩咐,将执刑的时间拖延三五天,这就使执刑的难度更加巨大。

  一个铁打的刽子手,执完一个凌迟刑,也要累倒在地。

  后来的刽子手们学精了,不再把割下来的肉摆放在案子上,而是随手扔掉。

  于是刑场的周围,总是有大群的野狗、乌鸦和老鹰,所以每逢执凌迟刑,就成了这些畜生们的盛大节日。

  这时,只见王老四用一块干净的毛巾,蘸着盐水,擦干了致远胸膛上的血,让刀口犹如树上的崭新的砍痕。

  随后,他在致远的胸脯上切了第三刀。这片肉还是如铜钱大小,鱼鳞形状。

  新刀口与旧刀口边缘相接而又界限分明。我知道,这就是书上说的“鱼鳞割”,的确是十分地形象贴切。只是我的心却越发的瑟缩,无言地疼痛在我身上蔓延……

  第三刀下去,露出的肉茬儿白生生的,只跳出了几个血珍珠,预示着这活儿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王老四满意地点点头。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64章 无良看客(1)
成功的凌迟,是流血很少的,开刀前,突然地一掌拍去,就封闭了犯人的大血脉。他的血此时都集中到腹部和腿肚子里。这样才能如切割萝卜一样,切够刀数,而犯人不死。否则血流如注,腥气逼人,血污肉体,影响观察,下刀无凭,势必搞得一塌糊涂。

  王老四把第三片肉甩向空中,这一甩谓之谢鬼神。

  然后一旁有人高喊,“第三刀!”甩完第三片,他回手就割了第四刀。

  我听到旁边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评头论足。

  “这肯定又是个好活,你看那小和尚的肉多脆,多好割。这是身体健康、肌肉发达的人才会有的好肉。”一个满脸麻子的说道,

  另一个秃头接茬道,“就是就是,如果凌迟一个胖如猪或是瘦如猴的犯人,刽子手就会很累。累是次要的,关键是干不出俊活。”

  一个大妈模样的中年妇女接茬道,“什么俊活?这凌迟难道还挑人那?”

  麻子脸得意的笑道,好像他就是那个正在行刑的刽子手。

  “嘿嘿,这就不懂了吧,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就如同厨房里的大师傅,如果没有一等的材料,纵有精湛的厨艺,也办不出精美的宴席。又像那雕花的木匠,如果没有软硬适中的木材,纵有鬼斧神工般的技巧,也雕不出传神的挂构。明白了吧!”

  中年妇女依然还是一脸茫然。

  麻子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耐心过,他耐着星子解释道,“半个月前,就在这个菜市场,做过一个伙同J夫谋杀亲夫的女人。那女人一身肥肉,像一包凉粉,一戳颤颤巍巍,根本没法下刀。从她的身上切下来的,都是些泡沫鼻涕状的东西,连狗都不吃。更何况那个女人最能叫唤,鬼哭狼嚎,弄得那刽子手人心烦意乱,根本没心思精雕细琢。当然,女人中也有好样的,也有肌肤华泽如同凝脂的,切起来感觉美妙无比的。”

  秃头一脸鄙夷道,“哼——你又没切过,哪里晓得切的感觉是怎么样?就会胡扯!”

  麻子脸像受了极大的侮辱似得,瞪大眼睛说道,“我没切过,我还不会看啊!”

  “一年前,在长安街菜市口刑场,做过一个因为图财害了嫖客星命的ji女。那女子真是天香国色,娇柔温顺的模样人见人怜,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杀人犯。”

  麻子脸一脸陶醉,继续回忆道,“你说刽子手对犯人最大的怜悯是什么,不就是把活儿做好,让她成为一个受刑的典范,这同名角演戏是一样的。”

  “我还记得,凌迟美艳ji女的那天,长安城万人空巷,菜市口刑场那儿,被踩死、挤死的看客就有二十多个。刽子手如果面对着这样美好的肉体,不全心全意地认真工作的话,就是造孽,就是犯罪。那活儿要是干得不好,愤怒的看客准保把那刽子手活活咬死,咱们长安城的看客,那可是世界上最难伺候的看客。嘿嘿……”

  麻子脸得意的笑着,笑得我心里一阵发寒。

  没等麻子脸说完,又从旁边伸过来一颗脑袋,接茬道,“你说的是艳翠楼的红牌小倩姑娘吧,那天我也来看了,还挤到了头一排呢。”
第265章 无良看客(2)
“那天的活儿,师傅干得那可真是漂亮,那小倩姑娘配合得也好。那真是一场大戏啊,刽子手和犯人的联袂演出。我甚至都嗅得到小倩姑娘的身体在惨遭切割时散发出来的令人心醉神迷的气味。我的耳边,一刻也不间断地缭绕着小倩姑娘亦歌亦哭的吟唤和惨叫。啊——那种感觉,简直让人一辈子忘不了……”

  那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又闻到了那令人迷醉的气味,继续动情地讲述道,“她的身体已经皮肉无存,但她的脸还丝毫无损。只剩下最后的一刀了,刽子手就剜了她一块心头肉。那块肉鲜红如枣,挑在刀尖上宛如宝石。”

  “小倩姑娘的鹅蛋脸惨白如雪,两颗泪珠滚了下来。我看到她的嘴唇艰难地颤抖着,一直摇动不止的头颅软绵绵地向前垂了下来,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就像一匹刚从染缸里提出来的黑布。那一次的凌迟……真是好看呐……”

  听着这些人绘声绘色的讲述,我不禁憎恨起我自己,在这一刻,面对被凌迟的致远,我不也是看客么……

  所有的人,都是两面兽,一面是仁义道德、三纲五常;一面是男盗女娼、嗜血纵欲。面对着被刀切割着的美人的身体,前来观刑的,无论是正人君子还是节妇淑女,都被邪恶的趣味激动着。

  凌迟人体,是人间最惨烈凄美的表演。而观赏这表演的,其实比执刀的还要凶狠。

  此刻,王老四像雕刻一件艺术品似得一片一片剜着致远胸膛上的肉,我的心里像有两队千军万马在厮杀,尸横遍野,血流如注。

  就算是一个死刑犯,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基本人/权,怎奈何,这是一千五百年的时代,哪里懂得什么民/主,哪里懂得什么人/权。

  王老四在割下第五十片钱肉时,致远两边的胸肌刚好被旋尽。

  这时,旁边报数的人给他递上了一把新刀。

  他喘了两口粗气,调整了一下呼吸。

  致远胸膛上肋骨毕现,肋骨之间覆盖着一层薄膜,那颗突突跳动的心脏,宛如一只裹在纱布中的野兔。

  眼前这个汉子,一直不出声号叫。

  在看客的眼中,这就使本应有声有色的表演变成了缺乏感染力的哑剧。除了开始时的两刀,他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的呻/吟之外,往后他就不出声息了。

  看看这张英武年少的脸庞,只见他双目圆睁,黑眼珠发蓝,白眼珠发红,鼻孔炸开,牙关紧咬,腮帮子上鼓起两条小老鼠般的肌肉。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266章 凄美表演(1)
这副狰狞的面孔,着实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暗暗地吃惊。

  如果凌迟的是男犯,旋完了胸脯肉之后,接下来就应该旋去裆中之物。这地方要求三刀割尽,大小不必与其它部位的肉片大小一致。

  刽子手都知道,男犯人最怕的不是剥皮抽筋,而是割去裆中的宝贝,原因并不是这部位被切割时会有特别的痛苦,而是一种心灵上的恐惧和人格上的耻辱。

  绝大多数的男人,宁愿被砍去脑袋,也不愿被切去男根。无论多么强悍的男人,只要把他的档中物一去,他就再也威风不起来了,这就跟剪掉烈马的鬃毛和拔掉公鸡的翎毛一个道理。

  王老四不再去看那张悲壮面孔,他低头打量着致远的那一嘟噜东西。

  我看到,那东西可怜地瑟缩着,犹如一只藏在茧壳中的蚕蛹。

  王老四用左手把那玩意儿从窝里揪出来,右手快如闪电,嚎,一下子,就割了下来。旁边的人马上高声报数,“第五十一刀!”

  王老四把那宝贝随手扔在了地上,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条遍体癞皮的瘦狗,叼起那宝贝,钻进了人群里。

  狗在人群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很可能是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这时,一直咬住牙关不出声的致远,发出了一声绝望地嚎叫。

  听到那一声嚎叫,仿佛有千万根烧红了的针尖,刺着我的心。

  致远凄惨的嚎叫声,让在场观刑的所有看客都受到了深刻的刺激和巨大的震动。

  我看到曹正清微微皱起了眉,但是,王老四根本无暇去探看自己身后的曹大人和其他高级官员们的表情。

  旁边的那些马都在打着惊恐的响鼻,马嘴里的嚼铁和脖子下的铃当发出丁丁当当的声响。

  致远连声嚎叫,身体扭曲,那颗清晰可见的心脏跳动得特别剧烈,仿佛能听到“嘭嘭”的心跳声,似乎要撞断肋骨飞出来。

  他的脑袋前后左右地大幅度摆动摇晃着,撞击得执刑柱发出沉闷的声响。

  血,咽红了他的眼睛,他的五官已经扭曲得面目全非,谁见了这样一张脸,一辈子都会噩梦连连。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67章 凄美表演(2)
王老四像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的两只手剧烈地颤抖起来,几乎握不住那柄小刀子。他抬头看看那个报数的人,那小子面如土色,嘴咧成一个巨大的碟子,哪里能帮上什么忙。

  王老四硬着头皮,弯下腰去,抠出致远的一个睾丸——因为它们已经缩进囊里,必须抠。他一刀将它旋了下来,随即把那个东西扔在了地上。

  “第五十二刀”,他低声提醒已经迷糊了的报数人。

  报数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第……五十二……刀……”

  这时,我听到曹正清的声音响起,“时辰已到,送红莲寺的和尚上路!”

  “是!”回音刚落,旁边马上冲出三十五个刽子手,每人手里都拿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稳稳地架在了众和尚的脖子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慈眉善目的老方丈闭上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其他和尚也跟着念了起来。

  清风和明月,两个尚且年幼的小和尚,此刻,正无法遏制地颤抖着,稚气未脱的脸庞一片苍白,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幽怨地圆睁着,正泪眼朦胧地看着身侧的师兄致远,再回头看着一言不发的曹正清……

  曹正清显然感受到了那两道楚楚可怜的目光,他轻轻皱起了眉,却依然无言。

  清风和明月终于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惨剧,小小的身体颤抖着紧紧依偎在一起……

  刑场上响起了一片庄严肃穆的诵经声,“……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狗娘养的……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

  仿佛石破天惊,致远竟然抖擞起精神大骂起来,“事已至此,曹正清,你何苦坏了这许多性命?你若杀我同门师兄弟,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268章 拔舌之刑(1)
王老四根本不敢回头,他不知道自己身后的曹大人的脸是什么颜色,他只想抓紧时间把这个活儿干完。

  于是,他再次弯下腰去,抠出了另一个丸子,一刀将它旋了下来。就在他将要立起的瞬间,致远张口就在他的头上啃了一口,幸亏隔着帽子,才没被咬出脑浆。但是,尽管隔着帽子,致远的牙齿还是咬破了王老四的头皮。

  王老四情急之中猛地将脑袋往上顶去,这一下正好顶中了致远的下巴。我听到致远的牙齿与舌头咬在了一起,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咯唧”声。鲜血从致远的嘴里喷出来。

  致远的舌头彻底烂了,但他还是叫骂不止。尽管他的发音已经含混不清,但还是能听出,他骂的还是曹正清。

  第五十三刀。刽子手随便地扔掉了手中的丸子。

  “割去他的舌头!”曹正清威严而恼怒的声音在刽子手脑后响起。他不敢回头,因此也看不到曹正清紫青的面皮。

  只见他深深皱起了眉,确凿的命令又一次从那张嘴里发出,“割去他的舌头!”

  王老四蠕蠕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恐怕是记起了谭武凌迟时,曹正清也下了同样的命令。他很想说:这样做不合祖宗的规矩,但他斜眼瞥到了曹正清一言不发,不怒而威的样子,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还有什么好说的?连当今皇上都敬让三分的曹大人的话就是规矩。

  他转回身,开始对付致远的舌头。
第269章 拔舌之刑(2)
致远的脸已经胀开了,血沫子从他的嘴里“噗噜噗噜”地冒出来,根本就没法子下刀。要挖去一个疯狂的死刑犯的舌头,就是虎口里拔牙齿。

  但王老四没有胆量不执行曹正清的命令。

  他皱着眉,似乎在用最短的时间回顾他师傅的教导和师傅传授给他的经验,然而,没想到任何的可资借鉴的东西。

  致远还在呜噜着骂人,曹正清第三次说道,“割去他的舌头!”

  我突然无比憎恨起这个男人,虽然一直都知道他冷血无情,当再一次亲眼见识到后,如何能装作若无其事,不禁暗骂道,“曹正清,你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

  突然,王老四将小刀子叼在嘴里,双手提起一桶水,猛地泼到了致远的脸上。

  致远受了一惊,哑口了。

  趁着这机会,王老四伸手捏住了致远的喉咙,往死里捏,致远的脸憋成了猪肝颜色,那条紫色的舌头吐出唇外。

  王老四一只手捏着致远的喉咙不敢松动,另一只手从嘴里拿下刀子,刀尖一抖,就将致远的舌头割了下来。

  这是个临时加上的节目,人群里,响起了一片喧哗,仿佛潮水漫过了沙滩。

  王老四用手托着致远的舌头示众,我感到那条不屈的舌头仍在颤抖不止,就像垂死的青蛙。“第五十四刀!”王老四有气无力地说道,说完他就将致远的舌头扔在了曹正清的面前。

  “第五十……四刀……”报数人也同样有气无力地报着。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270章 弄巧成拙(1)
血从致远的嘴里喷出来,和水混合在一起……他的嘴巴依然在开合,却没人能听清他说的意思……而另一边,三十五个和尚的脑袋眼看就要手起刀落了……

  我的身体终于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余思哲啊,如果你确定这辈子良心能安的话,你便继续违心地沉默……一直沉默到曲终人散,覆水难收……

  余思哲啊,如果你确定这辈子不会后悔的话,你便做个无良看客……一直眼睁睁看着和尚们人头落地,血流成河……

  这样的余思哲,这样无动于衷的余思哲,连狗都会鄙视你的,连自己的影子都会鄙视你的……

  “王八盖子的,被狗鄙视,这辈子还活个屁啊!”

  “我草!”狠狠咬牙,心底一股热血便沸腾起来,“生生死死,命悬一线,也许,这便是余思哲的命运吧……”

  没再多想,我随即便掏出布袋子套在头上,只留了两只眼睛露在外面。

  说时迟,那时快,趁着王老四向众看客展示第五十五刀时,我捏着嗓子,一声高呼,“曹大人,红莲寺的和尚们何罪之有?你可不要冤枉了好人!”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楞在了那里。

  曹正清的眼中射出两道阴狠的目光,冷冷地落在我身上。

  根本无需他示意,他身后马上走出一人,正是肖初平,只见他冷哼一声道,“大胆刁民,刑场之上,岂容你胡言乱语!滚!”

  “我胡言乱语?呸!——你敢不敢问问在场的众人,是不是心底都存了这个疑惑,红莲寺的和尚们到底犯了什么罪?”

  “没有宣判就要砍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太明王朝还有没有王法……”

  “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嘎嘣,人头就要落地,这天下难道姓曹么?是曹正清的天下么?”

  整个刑场寂静一片。

  杜礼风嘴角不可遏制地抖动着,脸上似笑非笑,他偷偷斜眼打量着身侧的男人,此刻的曹正清脸色铁青,冷冷的眸光像两道利剑,瞬间刺穿我的心脏。

  那眼神只透露了一个意思:找死!

  如果余思哲足够明智,这时候便不应该再豁出命开口;

  如果余思哲贪生怕死,这时候便应该识趣地低头沉默;

  然而,天生就是这样的小傻瓜,怎么办?天生就是曹正清的麻烦,怎么办?

  毫无疑问,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第271章 弄巧成拙(2)
手,难以自抑地颤抖着,心底,有种莫名的不安,这种不安在我转身看向菜市场上的众看客时,来的愈发浓烈。

  “碍于东厂的滛威,我们才没敢提出疑问,大家说是不是啊?”虽然知道这些人胆小懦弱,我依然抱着一线希望,义正词严地询问道。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只听见风吹过刑场两侧的旗帜发出的猎猎的声音……

  “要砍和尚们的脑袋,就要拿出证据,大家说对不对啊?”再次不死心地问道。

  冷漠,比寒冬更无情的冷漠。

  偷偷抬眼看向刑场首座的那人,只见曹正清微微扬起嘴角,唇边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鄙夷的笑,那样突如其来的笑容让我刹那间觉醒。

  “居然寄希望于这些看客,余思哲,你当真是傻子吗?”我黯然苦笑,“难怪那个家伙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是在可怜我,嘲笑我,讥讽我吧……”

  而其他人的目光呢?

  杜礼风,众官员,包括我面对着的黑压压的看客,无不是万分惊愕中透着万分的漠不关心……

  看客终究只是看客,没有人会在意一条狗的死活,就像没有人会在意三十五个和尚的去留一样,在意的只是热闹与否,刺激与否,聊作消遣和饭后的谈资罢了。

  眼下的场面完全出乎意料,我愣住了,摇头苦笑过后便是火一般燃烧的怒意。

  “狗日的,你们倒是说话啊!你们他妈都哑巴了?舌头让狗给咬了?嘴巴让针缝上了?”我怒吼,血液在滚烫地沸腾着,“有点血星的就给老娘吼一嗓子……草!你们他妈都是软蛋么!”

  “你想让我们……说什么?”终于有个怯怯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说我们是碍于东厂的滛威才……”我愤愤道。

  还没等我说完,突然,屁股上传来一个大力,有谁一脚重重地踹在那里。

  完全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身体就这样不可抑止地扑上前去,下一秒竟滚上了肃杀的刑场。

  身后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娘的,你去死吧,自己不要命,想拉我们垫背!老子还想多活两年呢!”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72章 血染风采(1)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余思哲再一次不要命地站到了曹正清的对立面。

  一个是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一个是正义到豁出命的女人。眼神的匆匆交错,瞬间的电光火石,曹正清怒意丛生,而余思哲倔强坚持……

  男人那一句命令刚落,三十五个刽子手便齐齐举起了屠刀,一时间,肃杀的刑场上寒光咋现。

  “慢着!” 我一脚踢翻拥上来的两个士兵,那两人一个筋斗,骨碌碌的滚出老远。

  但士兵像从地底下爬出的幽灵,越聚越多,不管如何左右开弓,身影迅捷,依然跳不出包围圈。只见几个士兵短枪一起,枪上红缨抖开,耀眼生花,“噗”的一声,我的右肩中枪。

  脚底一个踉跄,来不及查看伤势,便一跃而起,一个回旋腿踢到七八个士兵。

  情急之中,也不管合不合时宜,大喊一声,“曹正清!”

  “小奴才!”一声低呼情不自禁地从他口中溢出。

  杜礼风微感诧异,回头看他一眼,曹正清早已不留痕迹地恢复了冷酷和决绝,眼中的阴霾却越来越浓郁。

  “看在绝情谷底我救你一命的份上,调查清楚再砍人也来得及!三十五条人命,岂能儿戏!”说完这些话的当口,腿上又中了一枪,脚步已然踉跄。

  曹正清微微一愣,似乎有点犹豫……

  他的眼前是长枪包围下的余思哲,身侧是刑部侍郎杜礼风,身后是太明王朝的众官员,身前是整个长安城的老百姓……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他,所有的人都在等他的命令……

  他当然知道,只要他一声令下,一切便可尘埃落定。

  “快说啊……曹正清,你快说啊……你的一句话便可以换来三十五条命……”暗暗情急之中,我步法凌乱,动作亦是迟滞,须臾间,肩膀和小腿又连中两枪,嫣红的鲜血顿时染红了衣衫。

  一边是豁出性命的恳求,一边是众目睽睽的等待!

  “曹正清啊,我又把你狠狠为难了……是么?”暗自苦笑,旋身,提脚,又狠狠踹倒一个士兵。腿上的伤口再次撕裂,更多的嫣红从裂口处涌出……

  O(∩_∩)O

  曹老大会不会救和尚们?发挥你的想象力~~~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273章 血染风采(2)
“曹正清,你还在等什么?”我大吼道。

  曹正清看着我,铁青着脸。

  我每嘶吼一声,他的眉便加深一分,正想当他开口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