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30部分



  “正清,你回来就好,本宫要设宴为你接风洗尘,来人,吩咐下去准备晚宴。”

  “值得吗?”我淡淡的问,清冷依旧。

  “正清……”曹岳堂伸出手想要拍我的肩膀,我不着痕迹的轻轻避开。曹岳堂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痛。转瞬即逝。

  “正清,你灭了青龙帮?”

  “他们不该惹我,是自己找死。”我淡淡的说。

  青龙帮,时间久的我似乎要忘记这个帮派。和青龙帮是如何结下的梁子,早已经记不清了。不过让我没有料到是,小小的青龙帮居然是晋国的间谍组织,自己只不过阴差阳错灭了一个间谍组织而已。

  “晋国的白启死了,人头出现在赤华门。”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我挑了挑眉,没有说话。白启是我杀的,但,不是因为东厂。

  “正清,好样的,不愧是我曹岳堂的儿子。”曹岳堂脸上闪过一丝欣慰,点头道,“你好好休息,明日随为父进宫面圣。”

  “嗯!”我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书房。

  ——————————————

  从那天起,我开始逐渐接手处理东厂的事务。

  太明王朝的历代天子都不是很健壮,当今天子卧病在床多年,朝政之事主要依仗六王,八王和东厂处理,三股势力相互制衡,倒也是相安无事。不过自两年前晋国偷袭赤华门之役后,东厂便逐渐被逐出了朝廷核心势力圈。

  近两年来,东厂主要处理一些无关痛痒的朝政之事,对于这一切,曹岳堂听之任之,似乎并不想挽回局面,没有人知道他心里作的打算。只要他愿意,他完全有能力将东厂推向权利的巅峰,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

  时间一晃就是八年。

  八年间,我基本接管了东厂的一切大小事务,曹岳堂则退居幕后,只挂着一个东厂厂公的头衔。八年来我培植亲信,排除异己,利用晋国白启之死,发兵攻晋,迫使晋国退兵罢战。赤华门外八百里内再无晋国一兵一卒,利用胜利之机,我不断打压六王和八王的势力,东厂的实势力早已今非昔比。

  而如今的曹正清也早已褪去了青涩的外衣,在朝堂的倾轧中锻炼的水火不入。

  我越发的清冷,世间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我大喜大悲的事情。

  我越发的孤寂,生活是一成不变的勾心斗角,没有一点新意。

  据《太明通史》第三十五卷记载,顺命二十五年春,大将军林颇病故,长子啸卿领大将军职,驻守赤华门。

  又是一个忙碌的夜晚,我批阅手中的奏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林啸卿。

  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那个赤华门外遇到了面具男子。不久前太明王朝的林颇将军病故了,皇帝下诏抚慰,并诏命林大将军的长子接任大将军一职,为天朝驻守赤华门,林啸卿已于两个月前动身前往长安叩谢皇恩。

  林啸卿真是难得的帅才,他奏章中提到太明要加强东南沿海的海上布防,打击海盗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我握着手中的奏折,不由的暗暗钦佩道,“这样的人才,才配与我曹正清同朝共事。”

  放下手中的奏折,我揉了揉眉头,已经接近子时了,我依然没有丝毫的睡意,拉开书房的门,我轻轻踏入庭院中,制止了执事太监的跟随,我向后院走去,每次夜不能寐时,我总是要在母亲的灵堂坐上一会,今夜也不例外。

  我静静地坐在灵堂的蒲团上,望着母亲的灵位,脑中一片清明,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觉到一丝宁静,没有阴谋,没有心机。

  远方传来一阵脚步声,步伐轻灵,呼吸绵长,看来来人是个高手,我挑了挑眉,暗暗道,“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正思付间,来人已经快到门口,我不及细想,飞身跃起,藏在大厅的匾额之后,刚藏好,“咯吱”一声,门就被推开了。

  “清荷,我来看你了。”

  “曹岳堂?”我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奇,暗暗道,“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清荷,正清如今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咱们的正清很优秀,东厂交给他我真的放心了。也不枉我当年的一番心血。”曹岳堂叹了口气,上前拿下独孤清荷的牌位,轻轻的用手拂拭。

  “不要怪我,正清这孩子太重感情,我若不这样做,他怎能担得起东厂这幅重担,怎能捍卫太明的江山。江山社稷,容不下半点儿女情长呀!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曹岳堂的话。

  曹岳堂轻轻捶着胸口,过了半响,道,“清荷,你在那边寂寞吗?那边一定又黑又冷,你一定又要怪我了,这么多年了,你孤身一人,会不会怪我不早点去看你,唉,我也想早点去,可是我不放心咱们的正清,不忍心让他一个人面对朝廷江湖的阴谋诡计,血雨腥风啊,我总想能多帮他扫清点障碍,清荷,如今我是真的放心了,呵呵呵……”曹岳堂轻笑,一脸的柔情。

  “哗啦……”窗脚传来一声器皿的碎裂声。

  “谁在哪里?”曹岳堂脸上的温情转瞬即逝。

  “是我,主公。”吱嘎一声,门推开了,周玉凤一动不动地站在灵堂的门口,影子在灵堂的地上拉的老长,看上去多了几分诡异。

  “你怎么来了?”

  “那你来又做什么?”周玉凤没有回答曹岳堂的话,反问道。

  “放肆,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还不快回去。”曹岳堂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主公,你还知道东厂有个周玉凤么?十八年了,自从她死了之后,你就再也没有踏入怡园一步,正明死了,正雄疯了,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活?——你眼中只有这个贱人。”

  “住嘴!回怡园去。来人,”曹岳堂扬声找来执事的侍卫,“送二夫人回去!”

  “是,”二个侍卫上前抓住周玉凤的手臂,威严道,“二夫人,不要为难属下。”

  周玉凤一把挣开侍卫的手,“不,我不回去,曹岳堂,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曹岳堂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心中百感交集,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个女人,对她的放纵,对她的容忍,都是了正清,他一辈子深爱的女人的儿子。

  为了能历练正清,他无视周玉凤对清荷的欺凌;

  为了让正清冷血无情,他放任正雄和正明对儿子的暗害。

  他亏欠这个女人很多。

  曹岳堂沉吟良久,道,“没有。”

  “不,你说谎,你是喜欢我的,是不是因为正清,要不是正雄疯了,你不会这样的。”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曹岳堂无情的开口,“我喜欢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独孤清荷。”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周玉凤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你喜欢她,”她指着曹岳堂手中的牌位,“那你为什么将她置于兰苑不闻不问?对她的孩儿苛刻冷漠?又眼睁睁地看着她自刎?”

  “将清荷置于兰苑不闻不问是为了掩人耳目,身为东厂的厂公,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我需要一个人挡在清荷的前面,对正清苛刻冷漠,是想磨练他的性格。”曹岳堂冷酷的说。

  这个男人,永远都能做到冷酷无情。

  “啊……”周玉凤绝望的一声尖叫,“主公,在你眼中,原来我就是一个棋子,不、不,正雄,正明都是你的棋子,他们也是你的儿子,你亲生的儿子,为了这个贱人的儿子,你居然连自己亲生的儿子都能舍弃,怪不得当年耳目众多的东厂居然抓不到一个七岁的孩子,主公,你好!你好的很!” 周玉凤的身体不停的发抖,踉踉跄跄的一连退了好几步。

  “哈……哈……哈……”周玉凤像着了魔一样,放声狂笑着在院中发足狂奔,突然一下纵身跃起,“呯”的一声重重的落了下来,胸口插着一把匕首,身子扭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曹岳堂呆呆地看着周玉凤的尸体,忽然觉得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厂公大人,”听到声响匆忙赶来的叶雨卿慌忙上前。

  “不碍事。”曹岳堂摆了摆手,“叶总管,二夫人突患重病不知而亡,你把二夫人的后事料理一下,”

  “厂公放心,属下一定办妥。”

  “你去办吧!”曹岳堂转身,脚步蹒跚的离开小院,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

  叶雨卿不愧是东厂的总管,指挥几个太监,一会功夫就将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不一会,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我躲在匾额的后面,一动也不想动,心中翻江倒海,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

  翌日

  “少主,厂公不行了,你去看看他吧!”叶雨卿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色说。这几年来,我接管东厂,杀伐决断,赏功罚过,御下极严,东厂人人惧怕。

  “叶总管,什么时候你开始管我曹家的家事了?”我冷森森的开口,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喙的意味。

  “少主,”叶雨卿下了一跳,惊得急忙跪倒在地,“属下僭越了,请少主责罚。”

  “自己去刑房领三十板子,”我抛下手中的奏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

  他要死了吗,怎么会呢?昨夜只见他吐血,也不至于危及性命。去?还是不去?

  我第一次觉得做决定竟是那么难,犹豫中,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向天一阁的方向走去。崔新旺猫着腰,一言不发的跟在我的身后,这个小奴才对我到是忠心耿耿。

  去天一阁的路上,气氛有点诡异,每个奴才都是行色匆匆,面带戚容,我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厂公怎么样了?”我拦住了天一阁的执事总管。

  “少主,皇上派大内御医来看过了,厂公大人怕是……”

  “让开!”我不等执事总管说完,急忙走进卧房。卧房内的一侧坐着三名御医,看我进来,冲着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是正清吗?”曹岳堂听到声响,微微睁开眼睛,我凝视着这个垂死的老人,他脸色蜡黄,眼神涣散,我微微吃了一惊,向来意气风发的曹岳堂怎么竟变得如此憔悴不堪?

  “是我。”我低声道。

  “为父早已病入膏肓了,十年前与辰月教教主比武时留下的旧疾,一直未愈,这些年来,雨卿他们遍寻天下灵药也只能勉强续命,药王谷的沐药师医术高明,本可救为父一命,可惜,他避而不见,不愿出手相助。罢罢罢,不要再找他了……正清,为父大限将至,回天乏术了,咳咳咳……”曹岳堂一阵剧烈的咳嗽,又吐出一口淤血,“正清,东厂交给你为父很放心,你做的很好,为父再无什么遗憾了。”

  据《太明通史》第三十八卷记载:顺命二十五年冬,东厂厂公曹岳堂病故,嫡长子曹正清袭敬国侯爵位,任东厂厂公一职。

  这一年,我二十五岁。

  据《太明通史》第四十二卷记载,顺命十三年,帝崩于养心殿,年方七岁的太子在大行皇帝灵前即位,改年号为宝顺,加封曹正清为一等忠勇公,当朝首辅,处理一切国事。

  ——————————————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宝顺十年,我也已经三十五岁。

  十年来,我的工作就是批不完的奏章,处理不完的政务,我以为自己的生活就会这样一成不变的过下去,到老……到死……一成不变……但是宝顺十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封冻了三十五的心会被这样一个女人解冻,余思哲,仿佛从天而降,满嘴的江湖混话,却像块磁石一样吸引着我的眼神。

  我不停的提醒自己,曹正清,你是天朝首辅,是东厂厂公,江山社稷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却关不住自己的心。

  从初次见面没有痛下杀手那一刻起,我知道,曹正清从此将和这个叫余思哲的女人纠缠不清了。

  ——————————————

  “那个笨蛋女人现在怎么样了?”我问。

  “出去打探的人说她被带到了红莲寺的地下古墓之中。”叶雨卿说。

  我扁了扁嘴,没有吭声,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主公……”

  “你马上带人过去!”

  “主公,现在插手……恐怕不太合适,毕竟这个案子由杜大人全权负责,至于余思哲,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不过棋子罢了。”

  我楞了一下,惊讶的看着叶雨卿,这个跟随我的父亲和我两代厂公的总管。

  “为什么?”

  “为了主公。”

  “为了我?说说看。”我眯着眼,冷冷的说。

  “她会影响主公的前程。”

  “她有这等本事?”我的脸上隐隐罩上了一层寒气。

  “是。”叶雨卿一板一眼,斩钉截铁的说。我不禁皱起了眉,看着这个从十八岁就跟着我的下属。

  “余思哲来东厂短短几天,主公对她的纵容和忍耐已经远远超过您自己的想象,主公是天朝的中流砥柱,树大招风,有多少人等着找您的弱点,抓您的小辫子,儿女情长呀,主公,想想老厂公为您所做的,主公,三思呀!”

  我沉默了,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小奴才会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叶雨卿继续冒死直谏:“主公,这么多年,太明王朝全仗您运筹帷幄才能在这乱世之中屹立不倒,主公为江山社稷,在朝堂之上,江湖之中树敌无数,您若是对余姑娘动心,就会有人利用她对你不利,到时候也只会害了她。”

  我看着这个对我父亲和我一直忠心耿耿的下属,轻轻笑了:“叶叔叔,我辈生于此时,立于此世,历遭此劫,也算是天降大任!况且我对那个笨女人根本没有你担心的那种想法,你多虑了。”

  叶雨卿愣了,三十五年了,曹正清第一次叫他叶叔叔,而且以“我”自称,想到这,他不由得老泪纵横,百感交集。

  “既然主公对余姑娘没有儿女之情,那便是属下老糊涂了,余姑娘是东厂的人如果在破获这个案子时牺牲的话,正好可以卖杜礼风一个人情,对主公百利而无一害。”

  “她现在怎么样了?”我继续问道。

  “应该……已经……”

  我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恢复了往昔的冷漠,转身背着手,看着窗外的青冥。

  “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余思哲和东厂的关系暂时不要揭开。”我的声音冷得像冰,硬的像铁,不再说话,望着窗外。

  叶雨卿告退离开了,我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但是心绪却无法平静,乱了,一切全乱了,我的手一会握紧,一会松开,暗暗自责道,“该死,我竟然在为那个笨女人担心,我居然怕听到她死的消息,不,不能,我是曹正清,是东厂厂公,杀伐决断,毫不犹豫的曹正清,怎能让那个女人左右我的世界。”

  ————————————

  女尸案告破了,那个笨女人也没有死,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想让那个女人卷入东厂的纷争,于是,我用各种方法去羞辱她,想让她离开,但是那个女人却像个打不死的小强,不但不会知难而退,反而迎难而上。

  “你是傻子吗?余思哲!”口中骂着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在一点一点的沦陷,沦陷在她不屈不挠的眼神中。

  “我的小奴才,你让我该怎么办。三十五年的生活似乎只有到今天,才感觉自己是实实在在的活着。”

  终于,我狠下心将她赶出了东厂,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这么痛,心里空荡荡的。

  凌迟致远的那天,我在法场看到了她,不管她怎么狼狈怎么不堪,我总能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的小奴才。

  看到她奋不顾身的为红莲寺的僧侣请命时,我在心中暗笑,“这就是我的小奴才,自身难保还在想着别人。”

  杜礼风想借机除掉她,以防她与其争功我岂能不知,当刀斧手的利刃在她头顶悬起时,我也在想,“是该放手了,就让她死了吧,这一切总要有个了断。这样曹正清还是以前的曹正清。”

  余思哲毕竟是余思哲,命悬一线之时还想着在绝情谷底答应送给我的礼物,一曲《笑傲江湖》吹乱我的心,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千钧一发之际,妖蛇的出现打破了僵局,当我看到妖蛇向她扑去的时候我的心都被纠了起来,“小奴才,不能死。”

  我不再犹豫,飞身,捡刀,出手,一气呵成。

  “还不快走,余思哲,你已经在我面前死了二次,我不会让你死第三次,即便是皇帝亲临也不行,我不许你死,快走。”我一声清啸,与妖蛇缠斗在一起,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余思哲必须活着。

  与妖蛇的缠斗是我三十五年来最残酷的一场比武,所有的绝招在妖蛇身上都似乎失去了功效,我自负平生武功天下第一,此时面对这个庞然大物竟也是束手无策。开山断石的掌力都像打在棉花上,妖蛇只是损及皮毛,而我的内力随着缠斗的时间在一点点流失。一个失神被妖蛇圈在躯体之间。

  “哇……”我呕出一口鲜血,“你快走。” 这个笨女人,居然想到用那个和尚的尸身来引开妖蛇。我无力阻止,我觉得生命在流逝。

  ————————————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度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上古寒玉洞中,睁眼看到的是一张覆着白霜的苍白如纸的面颊,那一刻,我知道自己万劫不复了,我再难放手了。从不知道自己居然也有如此炙热的感情。

  余思哲,我的小奴才,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为什么让我平静三十五年的心再起波澜,既然不能放手,那就彻底沉沦吧。

  我知道选择了你将会困难重重,但是不知道这一切来的那么快,皇帝的刁难,辰月教的捣乱我都不惧,因为我相信你,我的小奴才。但是,啸卿的出现却让我感到了危机,与啸卿一起去取了晋国主将头颅的那一夜,我真的开始担心,我的小奴才看向啸卿的眼神让我嫉妒的发狂,

  “猛虎啸月?”我看着啸卿身上的纹身,心中百味杂陈,“尊师是?”

  “鬼谷子王阳明。”林啸卿的语气充满了敬仰。

  “师命难为,看来我们将有一场决斗。”我轻笑。

  啸卿疑惑的看着我,我一把撕开上衣,惊呼道,“龙跃在天,你是独孤莲城的弟子。”

  “是的。你好好休息。”我一把拉起我的小奴才,笑闹着离开了林啸卿的军帐。

  我知道林啸卿喜欢我的小奴才,我不会给他机会的。

  小奴才是我的,今生今世,余思哲这个名字只能和曹正清写在一起。不是吗,都收了我的乱世倾情了,余思哲,你注定就是我的人,呵呵呵,不怕,我们就要成亲了,从此以后,你只需要乖乖的站在我的身边,无论什么困难,一切有我。

  ————————————

  成亲那一夜

  当洁儿摊开掌中之物时,我的心咯噔一下,江山红颜,曹正清,你到底要哪个?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过也是一个凡人,面对江山社稷,知己红颜,左右为难。

  眼看着洁儿步步紧逼,思哲,你能明白我的无奈吗?

  为了江山社稷,我放弃了和余思哲的婚礼,我的心在滴血,我不能倒下,太明不能垮了,不过今日待我之人,曹正清日后一定加倍奉还,思哲,相信我。

  ——————————————

  据《太明通史》第九十三至九十九卷记载,宝顺十年,宝顺帝以体弱多病,国运不臻,民生多艰,为由,禅位于东厂厂公,天朝敬国侯,一等忠勇公,当朝首辅曹正清。太明揭开了天命中兴的时期。

  在我和洁儿郡主成亲的那一夜,我成功的将六王和八王一网打尽,我不能再让别人掣肘,我要获得最高的地位,这样才能保护我的思哲。

  事情如我所料的在发展,宝顺皇帝退位,我,曹正清真正的君临天下,但是我不开心,因为我的小奴才,因为我们中间隔着一个啸卿。

  ——————————

  绝情谷之巅的生死决斗

  啸卿为了成全我和思哲,最终死在我的手上,当我的剑穿过啸卿身体那一刻,我看到思哲眼中的不解,绝望,伤心,那一刻,我终于害怕了,我觉得自己的小奴才在离我而去。

  思哲,难道我们回不去了吗?

  思哲,没有了林啸卿,世间不是还有曹正清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宁可死去也不愿和我在一起?

  当我看着自己的小奴才跌落万丈深渊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心也一起跟着她死了,曹正清,你赢的了江山却失去了她,你要着万里江山又有何用。

  上穷碧落下黄泉,余思哲,死了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我想纵身跳下悬崖,一心只想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脑后的突然重击,我毫无预警的昏倒在绝情谷之巅。

  “快,回皇城。”叶雨卿、崔新旺、肖初平抱着昏迷的我迅速离开了绝情谷之巅,为了防止我殉情,他们一路给我喂服*,半个月后,我回到了皇宫。

  等我彻底醒来时,已经是在养心殿的龙榻上。

  “来人,传朕旨意,天朝大将军林啸卿为国效力,不辞辛劳,不幸病逝,追封为安国侯,以亲王之礼安葬于赤华门。”

  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处理啸卿的后事,我亲手为啸卿题写了墓碑,,啸卿一生为国尽忠,守卫太明疆土,我知道他更愿意长眠于赤华门。

  当一切都结束后,我的心依旧是空荡荡的——那颗心失落在绝情谷的万丈深渊里。

  我总觉得我小奴才没有死,她在某个地方等我,我先后派出两拨人,费尽千辛万苦,想方设法下到绝情谷的万丈深渊,遍寻了整整三个月,却一无所获,我的小奴才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陛下,余姑娘落下万丈深渊,怕是……”

  “住嘴。”我打断了崔新旺的话,我不敢听到那个字,宁愿相信她没有死。

  三个月,思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东厂已经砍了十余个脑袋,但是仍然一无所获,可是我却不愿面对现实。

  我不死心,我要亲自去看看。

  “来人,摆驾绝情谷。”

  “陛下,人死不能复生,您要保重龙体呀,太明王朝不能没有你。”

  “朕不会再寻短见,朕要亲眼看看。”

  去绝情谷……去绝情谷……去绝情谷……一个声音不断的在我的脑海中回响。我一定要去看看。思哲,我的小奴才,没有了你的陪伴,曹正清怎么走完余生。长夜漫漫,留我一人,小奴才,你怎能如此狠心。

  再一次踏上绝情谷之巅,“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我摸着这里的一石一木,心中百感交集。

  “来人,准备绳子。”

  “陛下……”

  “放心,朕不会有事。”我接过侍卫递上的绳子缚在腰间,顺着悬崖一步步攀向崖底。足足一个时辰,我终于到了崖底。解开腰间的绳子,我惊奇的打量着这个地方。

  “哈哈哈,老夫在这里等你很久了。”谷底的浓雾中,慢慢走出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有缘人,你……咦,你不是?哦!”老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老夫糊涂了。”

  “你是谁?”我负手站在一边,漠然的问。

  “曹公,哦,应该称您陛下了。我知你为何而来,那丫头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可强求呀!”

  “恩?”我挑了挑眉,“如果我定要强求呢?”

  老人看了看我,“咦,怪哉,怪哉,虽然缘分已断,可是姻缘仍在,真是奇怪?”

  “怎么讲?”我心中激起一丝希望。

  “陛下,你与那个丫头的缘分几个月前已经断了,可是命相显示你却和那丫头仍有姻缘。这怎么可能?”老人惊疑的看着我。“她是来自千年以后的人,陛下与她还能再见,但是什么时候能见老夫却是推算不出。”

  “此话当真?”

  “缘分天注定,陛下,老夫言尽于此,有一物相赠,也许能助你与那丫头再次相见。”说着,老人从怀中拿出一颗鹅卵大小的夜明珠,“这是千年蛇妖在脱胎换骨,幻化为蛟龙时流下的眼泪,可以“起生死,肉白骨”,保住尸身千年不腐。”

  “多谢。”

  我接过老人手中的夜明珠,呆呆地看了半晌,猛一甩头,不再犹豫,大踏步的离开,来到崖边,将绳子绑在腰间,使劲拽了几下,缓缓的爬上崖顶。

  ————————————

  一年后。

  小奴才,我答应为你写的《爱情白皮书》已经开始写了,我要告诉你,我是那么的爱你,把没有说给你的加倍说给你听,不论跨越千年,你都是我的小奴才。

  我每天除了处理政务就是写给小奴才的《爱情白皮书》,我知道,你会看到的,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余思哲终将看到曹正清的真情告白。

  二年了,我的小奴才还是没有回来,小奴才,我都写完《爱情白皮书》了,为什么你还不回来,你会想我吗?我是那么的想你,我将洁儿赐婚给了江逸尘,你以后不要再吃她的醋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罚你喝一大脸盆酒。

  为什么,你这么残忍,连个梦都不给我,你还在怨我吗?一夜又一夜,我睁眼到天明,我的小奴才,“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什么时候,你才能来到我的身边。

  太明王朝的国力在我的励精图治下日渐鼎盛,我没日没夜的处理朝政,晋国已经无力在与太明抗衡,两年来,太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小奴才,你看到一定会开心的,看看你的男人多么能干。

  第三年,我感觉我的身体每况愈下,看看,就是批几个奏折,我居然睡着了,什么时候我的身体会这么差。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崔新旺总是红着眼睛,我也懒得问了。我好累呀,小奴才,我真的好想好好休息一下。我已经写好遗诏了,我曹正清没有子嗣,准备传位给江逸尘,太明王朝交给他我放心。

  “陛下,喝药了。”崔新旺又红了眼睛。

  “崔副总管,宣江逸尘。”我闭上眼睛,摆了摆手。

  “陛下……呜呜……”崔新旺跪倒在地,痛哭失声。

  “哭什么?还不快去。”我心烦的闭上眼。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处理好所有的事。

  据《太明通史》第一百八十五卷记载:天命三年,天命帝曹正清驾崩与养心殿,时年,内阁大学士江逸尘登基为帝,太明正式进入逸尘盛世。

  ——————————

  跨越千年的思念。

  我苦苦等候着我的小奴才,思哲,一千年之后,你还能认出我的样子吗?小奴才,我来了,带着一千年的思念,我去见你了……曹正清要去抢回余思哲,抢回我千年后的新娘。

  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想你,因为曹正清和余思哲,是两个永远也不会分开的名字。

  (此篇番外作者:海岸来的风,修订:洛洛)

  (全文完结)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1章 囧囧奇缘(1)
谨以此文献给洛洛的粉丝们!洛洛爱你们!

  本番外中出现的所有美女,均为自愿报名穿越的粉丝。

  ————————《我们一起穿越吧》——————————

  2010年2月20日,中国深圳

  一辆旅游巴士行驶在滨海大道上,天有点阴,最近降温了,窗户外面冷风飕飕地刮,然而巴士里却暖意融融,一干美女正在高唱《笑红尘》,那是一种接近于嚎啕的高唱。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巴士司机是美少女战士洛洛,此刻,她正头顶wendyshad从美国带来的加强型锅盖,悠闲地哼着小调。

  突然,从路边窜出一个行人,跑到了巴士跟前,洛洛连忙一个急刹车,因为昨天刚下过雨,路面有积水,车胎打滑,整一辆巴士竟然斜斜地往海里冲去。(洛洛真是造孽啊!)

  车厢里顿时响起一片尖叫声,其中,尤以熊猫叫的最响——啊呜——

  洛洛哀鸣:我不会游泳啊……

  这一群人中,只有桃花格外兴奋,她张开双手迎向扑面而来的大海,一脸忧伤而甜蜜道,“亲爱的致远和尚,我来也!”

  ——————————————

  太明宝顺十年,少年皇帝七岁登基,现在已经十年了。

  此刻月色朦胧,细碎的雪花已落了寸许厚,黄琉璃瓦、青砖地、铜鹤、日晷……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积雪,大内皇宫沉寂得像一座荒庙。

  少年皇帝病怏怏地躺在养心殿的暖塌上,明黄的帐子低垂,帐子中一声声低低的咳嗽不住地传出来。

  突然,天空一声巨响,仿佛暗夜里滚过一个闷雷。老内侍有些纳闷了,悄悄走出养心殿,来到院子里,抬头望着天,暗暗道,“大冬天的,怎么还会打雷,莫非有妖物降临?”

  果然不出所料,只听的养心殿传来少年皇帝一声压抑的惊呼,“你……你是什么人?”

  田田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了龙塌上病怏怏的少年皇帝,下一刻,她张大了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有刺客……快来人啊……有刺客……”少年皇帝伸长脖子,拼了最后一口气,没命地大叫起来。

  田田终于明白了她的处境——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千年前的太明王朝,并且碰到了短命鬼皇帝。

  天哪,这还有没有天理,为什么……为什么不是碰到一身正气的林啸卿大将军……为什么不是碰到腹黑又英俊的曹正清大帅哥……偏偏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眼看着侍卫就快冲进来了,田田连忙扑上去,将少年皇帝压在身下,一把捂住他的嘴道,“你再多喊一句,我一掌劈死你……”

  然而,就在田田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在明黄|色的帐子外,“你敢动皇上一根毫毛,我株你九族!”

  田田打了个激灵,这口气太过熟悉,分明是——

  她颤抖着手,拉开帐子,只见眼前的男人,修长的身躯上套着一件九龙五爪银灰色蟒袍,腰上系黑色镶玉腰带,长发及腰,干净利落地束起。一张脸棱角分明,英俊无俦却冷若冰霜,尤其是那双狭长的眼眸,透着凌厉和阴狠。

  刚才还战战兢兢的皇帝一看此人,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一边咳着一边大叫道,“曹公,快将这个女刺客拿下!”

  “是,皇上!”男人点头道。

  田田的两只眼睛中冒着红星,她伸出两只小手,吐出丁香小舌,不住地哈着气,屁股后面蓦地长出一条尾巴,不住地摇啊摇——曹正清不愧是曹正清啊!实在太英俊太帅气了,跟她想象中的男人一模一样。

  直到曹正清一言不发地拎起她的衣领,她才回过神来,惊恐道,“小曹,这是误会,我不是刺客,我是天外来客,是你的粉丝!我叫田田……”

  曹正清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到门外,将她“扑通”一声扔在地上,随即冲左右侍卫道,“将这个女人押到东厂地牢里,叫崔新旺慢慢审理,务必弄个水落石出。”

  曹正清冷漠的语调像一盆冷水,一下子将田田的热情全部浇灭。

  没等田田开口,左右侍卫已经架起了她,直奔东厂地牢。

  我们的故事到此才刚刚开始,N多穿越的人物即将上场——期待吧!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2章 囧囧奇缘(2)
看着阴暗潮湿的东厂地牢,闻着腥臭的气味,田田有苦难言,此刻,她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木头架子上,跟前烧的红通通的炉子上插着铁钳,炉火很旺,反倒更衬得这个地方的阴冷。

  墙上的各种刑具,那全是田田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玩意儿。隔壁不时传来鬼哭狼嚎的惨叫,田田的记忆里又闪过了致远和尚被凌迟的场面。

  地牢的空气中充满了血和腐烂的味道,呛人的气息直冲脑门。

  很快田田的面前便站满了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顿时在周围弥漫。

  看着面前清瘦而柔美的男子,田田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崔新旺。(恭喜你,答对了!)

  没等田田开口,崔新旺已经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恨恨道,“说,你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行刺皇上?”

  “我要见曹正清……我是他的粉丝……放开我……”田田使劲挣扎着,无奈身体被铁链锁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死丫头,主公大人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崔新旺突然一把抓起田田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随即便拿出一个绿油油的玩意儿,在田田跟前晃来晃去。

  看到那玩意儿,田田只觉得热血上涌,两道黏糊糊、湿答答的血柱从鼻子里冲出来。

  崔新旺果然很BT,随身带着他的XX道具,只要一有机会,他便要拿出来耍一耍。

  看来,田田今晚难逃一劫!

  ————————————————

  夜,内阁大学士府

  江逸尘刚刚沐浴更衣,优美而挺拔的身子包裹在白色的里衣内。

  他本想再看一会儿书,却听得外面响起“的笃的笃───当”的击柝声,已经三更了,便吹熄蜡烛……房子里顿时一片漆黑。

  江逸尘一边想着明日早朝要上的奏折,一边走向卧榻。

  当他躺上床,一伸手却触碰到一个软玉温香的躯体,心下一惊,正要翻身下床,却听得床上那人懒洋洋地翻了一个身,口中还不停地呢喃着。

  鼻尖不断传来一阵阵幽香,耳中又听到那女人醉人的呢喃,“不要走……”

  她似乎睡的很熟,均匀的吐息如夜间绽放的昙花,让江逸尘忍不住停下了翻身下床的动作,情不自禁地侧身躺在了她身边,心里暗暗道,“难道是八王爷昨天说过要送给我的那名舞姬吗?”

  想到这里,他不由微微扬起嘴角,轻叹道,“八王爷的动作未免也太快了,昨日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谁知道,今天人就直接送到了床上。”

  这么一想,江逸尘便毫不怀疑眼前的女子就是八王爷送给自己的那名舞姬了。他轻轻地往内侧挪了挪,淡淡的芬芳便迎面而来,他的心不知不觉漏跳了一拍。

  睡得正熟的那名女子就是穿越而来的熊猫童鞋,此刻,她哪里晓得,自己的清白就要不明不白地葬送在内阁大学士江逸尘的手中。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3章 囧囧奇缘(3)
江逸尘伸出手,轻轻搂在了熊猫的腰上。(请把熊猫想象成一名美丽妖娆的女子,而不是一只熊猫,话说,熊猫,你就不能换个名字吗?我竭力把你想象成脱去了黑白皮毛化成|人形的美女!可是真的好难,影响我的发挥!)

  熊猫下意识地往身前这个温热的怀抱靠过去,下一刻,她几乎躺在了江逸尘的怀里。

  拥着怀里的软玉温香,闻着柔柔的幽香,江逸尘只觉得喉咙紧了紧,浑身的血液突然沸腾起来。他并不是没有过女人,可是,于漆黑之中拥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