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4部分

活碾压成了一张单人照。其实挤成单人照不要紧,最怕是跟人挤成合照。

  “喂——你挤掉我的鞋了!”我大叫,并挣扎着想要捡回自己的鞋子,但很快发现那只是徒劳。

  没走两步,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突然顶在了我的屁股上。不会吧!这也可以??

  我狠狠瞪着自己身后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狗日的,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让你二大爷出来乘凉!”我想甩手给他一个大耳刮,但是根本转不过身。随着人潮的涌动,那根又粗又长的东西在我的屁股上来回“抽动”。

  我的脸开始抽经。

  男人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那根玩意儿来回抽动地更厉害。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转头大声吼道,“你他妈有完没完,占点便宜就得了呗,你还想让我给你生娃娃啊?!”

  男人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几次张开嘴却嗫嚅着说不出话来。最后他挣扎着从身前拿出一根翠绿翠绿的玩意儿——居然是一根黄瓜,“不~~不好意思,挣~~挣几个钱~~不~~不容易。实在太太太~~太挤了~~”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这这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整的我好像在欺负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还是个大大大大大结巴。

  我赶紧往前挪动身体,而这一次的挪动让我的另一只鞋也离我而去。我乖乖地一声不吭,看着我的鞋被人潮一瞬间淹没。

  等挤进红莲寺,我的眼睛被震惊了。那家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我终于理解“水泄不通”的深层次含义。这人墙——里三层外三层,将偌大个莲花池围得犹如铜墙铁壁,滴水不漏。人黏着人,汗黏着汗,像个刚出笼的包子一样冒着热气。

  不就看个莲花,至于么?

  地面上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我撇撇嘴,暗叫一声,“难道非要逼我出绝招。”

  一抬头,王八盖子的,我的绝招竞早已被人活学活用——池子四周的树上挂满了人,像散发着热气的羊肉串。那场面,岂是“壮观”两字可以形容。就一个字,日。从古到今,从今到古,华夏民族炎黄子孙的聪明才智永远是这么让人“敬佩”。

  我引以为傲的智慧被古人彻底鄙视了。

  轻信、莽撞、永不思考、发人来疯,我在心里评论这些热火朝天的围观者。而他们用一身汗臭回击我:抑郁、无趣、呆滞、坐以待毙的瘪犊子玩意儿——最要命的,围观的人根本没操心我的嘀咕,他们只是费力不让自己从人群前面被挤到后面。

  后来我不再腹谤了,于是我开始羡慕野猪的凶猛,豹子的敏捷,黑熊的豪雄和灵长目的智慧……我多想这样使用我的生命。但是,我只不过是一只蚂蚁,一只在热锅上团团转的蚂蚁。

  在我不经意的抬头时,蓦地发现,寺庙顶上竟然坐着一个人。那货正悠闲地看着下面汹涌的人潮,一派天高海阔云淡风轻。亏他能想到那地方——那个位置,视野绝佳,没有任何遮挡,莲花池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打眼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头顶上,白云飘过,我的思绪也跟着飘过。

  我想上去,可没那本事。对不可能的事情抱期望的便是傻瓜,但人类中间永不乏这样的傻瓜。我就是其中一个,并且这个傻瓜已经开始积极地付诸行动。

  “喂——屋顶上的——能不能听到?——喂——屋顶上的!看这里——”我大喊大叫着冲那个男人招手。

  那个男人冲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恢复原来的姿势。

  于是一个傻瓜挠着头,看着盘旋于男人头顶的流云,那是流云,没错,可是离我很远,又一片流云飘过,像是在嘲讽我的不自量力。

  于是,我若无其事地捡了几块分量适中的——石头。树下石头真的很多,让人看着有信心。

  先做准备动作:弯弯腰,压压腿,扭扭屁股。再做一段第八套儿童广播体操,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热身结束!

  握紧一块石头,开始动作:弹跳,小跑,加速,投球,优雅连贯一气呵成。在大学里,我是校垒球投手,不好意思。

  第一颗炮弹对男人基本没什么影响,因为他连头也不转一下。但是,有些事是不会就此停歇的。

  围观人群的视线终于落到了我的身上,现在最值得一看的事不是莲花开莲花败,而是一个炮手打鬼子。“方位角38度,距离500,搜索!”“标正瞄点……瞄点正确!长点射!放!”,诸如此类这样子的口令在我的嘴里喊着。

  石头炮弹在“通通通”地发射,一切显得很专业的样子。人群呆呆地看着。现在的感觉很不错,这来之不易地受重视的感觉。

  外行也能看出来的,这高炮的打法是需要大量地耗费炮弹。于是有人自发加入了我的阵列,帮我从地上捡起石头递到我手上。我忙于调整方位,随着铿锵有力的口令,某人血液里无赖的性格开始发芽。

  当一百五十八颗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在你身边时,你还能无动于衷?

  男人叹了口气,微微摇头,很有挫败感地站起来,然后足底轻点房檐,纵身一跃,眨眼间就来到我的面前。

  o(∩_∩)o

  PS:帅哥出场!(*^__^*) 嘻嘻……武侠大片即将上演!求收藏!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1章 初次见面
看着飞身而下的男人,我的眼睛开始不争气地冒红心!那丰神俊朗的身姿,既轻盈又矫捷,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超超超帅~~超超超有型~~我开始大舌头。

  这个男人,我喜欢。

  看着目瞪口呆的我,男人微微扬起嘴角。

  “我......那个啥......”某人双眼放光,就像两盏1000瓦的探照灯,完全聚焦在男人挺拔的身影上,然后很狗腿的咽了咽口水。

  余思哲你个驴日的,看到帅哥连句话都日不出来,你也太丢脸了吧你!

  “姑娘,小心了!”男人没等我说完,修长的手一勾,将我拦腰一挽,足尖点地,飞身而起。没等我回过神来,下一秒就已经在屋顶了。

  啊?结束了??这么快???

  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太他妈迅速了吧!!!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其中的甜蜜滋味!

  “姑娘请便!”男人将我放稳后,微微一笑,随回到了刚才的位置,聚精会神地看着底下的莲花池。

  “啊??——这样啊!!哦!!”

  我想起了自己也算是个清水佳人,而这样的佳人居然被无视,还是被彻底无视!伤心!绝望!抓狂!长的帅很了不起吗?

  我满脸黑线地盯着那个无声的家伙——狗日的老天太偏心,给了他丰颜神姿,还给了他绝世武功。不得不承认,那张脸好有型,直挺的鼻梁,饱满的双唇,健康的肤色,剑眉星目配上嘴角那一个温暖的弧度。

  老天,我醉了。

  想起了《倚天屠龙记》那首主题曲《醉春风》——初初见面,两人齐齐心动。情网中看不一样的天空,我张开心胸。无情的人笑我痴,我笑无情人懵懂,我愿意在他手掌之中。

  天哪,我爱上了一个人!怎么办怎么办?我们会生很多很多娃娃,我要亲自教育我的小猪仔。好甜蜜哦~~

  我怔着,愣着,被自己的突如其来的心动击倒了,但是底下的人群突然响起的惊呼打断了我天南地北诗情画意的无限YY。

  我探出脑袋往下望去。

  平静的湖面突然像沸腾了一样开始翻滚,莲花池中央居然徐徐冒出了一朵硕大的白莲,比我小时候洗澡的澡盆子还要大。整个世界顿时异香扑鼻。

  深呼吸,一股典雅的香气沁入心脾,顿觉心旷神怡。

  十几个和尚从寺庙大殿鱼贯而出,每个人都披着袈裟,敲着木鱼,嘴里念念有词: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一旦无常至,方知梦里人,万般带不去,惟有业随身。世上光阴短,地狱噩梦长,随缘消旧业,莫再造新殃。爱河千尺浪,苦海万丈波,欲免轮回苦,及早念弥陀。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打得妄念死,自性法身活。

  我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无量佛法太高深,我这样的俗人只能凑个热闹。于是我把目光投向和尚后面跟着的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那妇人双手合一,面容安详而虔诚。

  人群自动地分开一条道,和尚们念着经,敲着木鱼,引导妇人来到池边。一舟一翁早已等待多时,妇人登舟,小舟缓缓地划向湖中心的莲花。

  这是要干嘛?

  难道这妇人要坐到莲花上不成?疯了吧!

  “人人都说这莲花是观音大士的坐莲下凡,能度化凡人成佛升天,有时候真想自己亲自试试?可惜莲花一个月只开一次,想坐莲成佛的人排队已经排到十年后了!”男人望着水天一线,头也不回地说道。

  “成佛??我看成鬼还差不多!”看着渐渐远行的妇人,我不可思议地冷哼道,“这些长安人,不缺勇气,简直是疯狂,可勇气不是蛮干。”

  那男人就做作了一副惊讶的样子,让你想揍他:“什么?你不相信?”

  “相信才有鬼了!”我快被打败了。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莲花如何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你都不需要透彻理解牛顿第二定律,稍微有点物理知识的人都明白:F=ma,莲花产生的浮力要等于人的重力才能保证平衡。

  可世界上偏偏有那么多人要挑战物理极限,事情真的朝我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那妇人踏上莲花,双手合一盘腿而坐,虔诚而平静。小舟缓缓划回岸边。

  我顿时傻眼,还真有坐莲成佛之事不成!

  男人依旧没有回头,他托着下巴,懒懒道,“一个人疯了可以理解,可偏偏是整个长安城一起发疯。等看完了整个过程,你就知道到底是谁疯了?”

  o(∩_∩)o

  PS:阴谋?诡异?真相?谁知道呢!看完了再说!求收藏!
第22章 神秘事件
就像这个男人说的,要等看完整个过程才知道是谁疯了。

  那妇人稳稳当当地坐在莲花上,而那莲花——那莲花竟然稳如泰山岿然不动,依然坚挺地浮在水面,完全没有下沉的痕迹。

  这怎么可能?这完全不符合浮力计算原理。某人那颗饱受了二十年正规教育的脑袋开始纠结。眼前的一切简直就像一出不可理喻的把戏。

  我瞧了眼旁边的男人,他转过头摊摊手不管,不懂物理真好,他可以把什么都交给我这个深受牛顿毒害的人默默承受。

  突然,人群中响起一片惊呼声。

  我定睛一看,那莲花竟开始缓缓下降,连同上面打坐的妇人。这又是什么状况?我暴汗!难道真有坐莲成佛的传奇不成?

  “成佛喽!”

  “菩萨又显灵了!!”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人群突然齐刷刷地跪倒在地,每个人都在虔诚地磕头。耳边不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我木然地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被当头一棒。

  再看那妇人,依然端坐于莲花之上,依旧是双手合一,只是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没有了刚才那般祥和,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压抑、无助,却依然带着义无反顾的虔诚。随着莲花的缓缓下沉,妇人的脸上又多了一种本不应该出现的表情:痛苦。是的,我分明看到她皱着眉,紧紧咬着牙,似乎想要张嘴呼喊,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合一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真有坐莲成佛,那也应该是平静而祥和,怎么会如此痛苦?难道没有人看到她的不寻常么?狗日的难怪了,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忙不迭地磕头,唯恐少磕一个头惹观世音菩萨不高兴。于是真正的主角反而被遗忘了。

  妇人坐在莲花上,随着莲花一起缓缓没入水中。水淹没了莲花,淹没了她盘曲着的双脚,没过腰,没过顶,一直到再也看不见,水面上甚至没有冒出一个气泡。

  这一切实在太诡异。入水居然也不冒个泡。

  我很烦,而旁边的男人把这种场面视之为理所当然。他看过太多次,同样的开端,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尾。

  鬼才相信什么坐莲成佛,可眼前发生的一切用科学却难以解释。

  我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他正淡然地看着莲花消失的地方,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转头看向我,微微一笑道,“看明白了吗?到底谁才是疯子?你,我,还是他们?”

  “你信么?”我越过他的问题反问道。

  男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视线早已越过莲花池,投向无边无际的远方,“每次有人坐莲后,我都会派水星好的人潜入池子查看,结果呢?什么都没有,没有莲花,没有坐莲人!甚至连具尸体都没有!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男人平静的嗓音带着几多无奈。

  “成佛,升天,纯他妈扯淡!”我愤愤道,“肯定有人搞鬼!你想想看,第一,莲花如何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而没有丝毫下沉;第二,既然是成佛,为什么坐莲之人在下沉之时那么痛苦;第三,入水之时那人为何连个气泡都没冒;第四,找不到尸体也就罢了,为何连那莲花也一起消失。活见鬼了!”

  男人略略吃惊地看着我,随即便恢复常态,笑道,“对坐莲一事否定的这么坚决的人,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就连我自己也是半信半疑。哎~~这里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每次的结果都一模一样!”

  男人有些自嘲,但依旧用温暖的语调说道,“在下易剑,请问姑娘芳名,如果方便的话,改日登门拜访,一起探讨这成佛一事!”

  易剑?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在那里听过。

  我敲敲脑袋——哦,记起来了,红枫山庄少庄主易剑!——在曹正清书房门外听叶雨卿说起过。红枫山庄和东厂明争暗斗,毛十八,谭武,都死在了东厂的地牢里。毛十八对我也算有恩。

  怎么办?我现在的身份可是东厂副总管,红枫山庄与东厂为敌,那易剑岂不是要与我为敌?我怎么这么命苦,刚刚看上的男人,一转眼却已成宿敌。

  我一边将那块象征东厂副总管身份的名牌收起来,一边若无其事道,“我叫余思哲,那个登门拜访我......我看就不必了,承蒙易公子这么看得起我,改日再探讨这坐莲成佛一事。”

  我不知道易剑有没有看到我的名牌,应该是没有看到吧!因为他依旧笑盈盈地看着我。我心虚地撇过头去,蓦地发现,崔新旺竟然站在人群中正眼光光地看着我们。

  天哪,东厂副总管小哲子勾结红枫山庄少庄主易剑,这屎盆子一扣,就算我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曹正清砍啊!

  o(∩_∩)o

  PS:崔新旺来到红莲寺有什么企图呢?且看下文,精彩马上送上!一定要收藏哦!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3章 绝代佳人(1)
看到崔新旺,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里升起,我转过头看着易剑道,“易公子,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送我下去!”

  易剑点点头,温柔道,“余姑娘,得罪了!”

  话音刚落,我只觉得脚下一轻,身子已随易剑而起,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下一秒脚已经老老实实地踏在了地面。惊魂未定之余,听到易剑说道,“余姑娘,后会有期!”待我再抬头,眼前哪里还有大帅哥的身影。

  “余副总管!——登高眺远,好雅兴啊!”崔新旺讥讽的声音在我脑后响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俩心知肚明。

  收起寻找易剑的视线,我回头瞪了崔新旺一眼。那货不怀好意地歪着嘴笑道,“东厂今天宴请六王爷和其他贵宾,主公点名要余副总管作陪。余副总管真是主公面前的红人那,着实让人羡慕——这边请!”

  “要/我作陪?”我心里一惊。曹正清摆明了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想玩死我那!

  等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回东厂时,时值正午,宴会早已开始。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我悄悄溜进客厅,寻了个角落的座位,让自己淹没在宾客的身影里。

  曹正清坐在首座,他身边的那个一团和气微胖的白胡子老头想必就是六王爷了。

  一时间,觥筹交错,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品韵方晓丝竹雅,执毫始觉草篆神。绝,绝了!曹大人府上这些艺人个个身怀绝技!想不到,曹大人也有此雅兴,!今日老夫算是开眼了!”六王爷拊掌赞道。

  “六王爷过奖了。我的这些艺人不过是雕虫小技,献丑了。那里比得上六王爷的宝贝女儿洁儿郡主,曹某一年前有幸得闻,那简直是天籁之音,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回味至今!六王爷,还不快请洁儿郡主给大家弹上一曲。曹某等这一天可是等了整整一年啊!”曹正清笑道。

  “哈哈~~过奖过奖!”六王爷抚着花白胡子得意地笑着,随即,他轻唤一声,“洁儿,出来吧!”

  蓦地,大厅一侧帘影晃动,一双青葱羊脂般的手轻轻伸出珠帘,那手娇嫩而修长,如白玉无瑕。女人指尖这小小的区域,总能演绎出无限变化,蔻丹演绎十指优雅风情。光是看到那双手,便已经让人无限憧憬起来。

  然后,一个玫红的身影施施然地映入眼帘,犹抱琵琶半遮面。整个大厅顿时鸦雀无声。

  少女十五六年纪,粉腻酥融娇欲滴,风吹仙袂飘飘举,皓齿星眸,粉妆玉琢,天然一派仙人之姿。所谓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倾国美人与绝世名花“互相欣赏”,只不过百花已是暮春时节,春风岂能无恨?而此时此刻,美人当前,复何恨之有?

  我像所有的宾客一样,发着愣,大厅里所有的目光全被一个人占据了。但洁儿的眼里仿佛只有坐在首座的那个男人——曹正清。

  她看着那个男人,微了微身,随即又转过身向众宾客道了个万福。回眸一笑百媚生,众人再次沉醉。

  看着这个少女,我的身体瑟缩的更严重了,几乎完全淹没在宾客的阴影里。剩女在哪里都是这么不讨人喜欢。

  “铮~~~”一声琵琶如流莺直冲天际,行云流水般肆意。整个大厅静的能听到头发丝掉落的声音。

  洁儿坐在演奏席上,手指灵巧地拨动着琴弦,音符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大厅内的每一处空间。琴声中仿佛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有一朵朵耀目的玫瑰次第开放,飘逸出音乐的芳香。转瞬间,琴声又委婉连绵,如泣如诉——犹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

  少女那一双眼顾盼生姿,总是有意无意地飘向那个首座的男人。

  我不得不承认,曹正清身上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他一笑,你会觉得整个世界在一起笑;他一怒,你的世界便随之坍塌。他的冷,他的俊,他皱眉的样子,他扬起嘴角的瞬间,每一时,每一刻,你都无法不感受到他身上洋溢的居高临下的王者之气。

  少女的心已经彻底沦陷了。

  只是,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开始,曹正清是个公公,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又是“铮——”的一声,声音戛然而止。一曲弹罢,洁儿起身向众宾客道谢。

  四周很静,所有人似乎都还沉浸在天籁中不能自拔。

  一个孤单的鼓掌声打破了安静的局面,是曹正清。他笑着看着六王爷道,“王爷,你的宝贝女儿真是才貌双全啊!”

  六王爷得意地大笑起来。

  众宾客这才反应过来,一时间赞赏之声不绝于耳。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实在太美妙了~~”

  “所谓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银瓶乍破水浆进,铁骑突出刀枪鸣,妙,实在秒!”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今天算是见识了~~大饱耳福大饱耳福啊!”

  在一片赞美声中,只有一个人在发愣,二十五岁大龄剩女余思哲同学。

  o(∩_∩)o

  PS:洁儿VS曹正清,华丽丽的故事即将上演?求收藏!!
第24章 绝代佳人(2)
我的心受到了重创,为什么人世间竟会有这么鲜明的对比:一个是流云回雪,一个是乌云蔽日;一个是天生丽质,一个是流氓剩女。狗日的老天。

  曹正清显然感受到了洁儿的目光,却视而不见,继续和六王爷谈笑风生。

  洁儿委屈地绞着手指,幽怨道,“曹大人,是不是洁儿弹的不好?”话音未落,双泪早已滴落君前。

  曹正清终于回过身正眼看着洁儿,依然一派云淡风轻。“怎么会?洁儿郡主的琴声,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落珠,时而低回如呢喃!真正的余音袅袅,绕梁三日啊!”

  看着曹正清不露痕迹的笑颜,听到他毫不掩饰的称赞,洁儿的双眸顿时放出了光彩。她低头,嫣然一笑,两颊露出一对浅浅的梨涡,犹如霞光荡漾。

  “泪痕尚犹在,笑靥自然开得”,所有的宾客都看直了眼。我从没见过如此人间绝色,最是那低头不语的万种风情。

  随即,洁儿露出了十五岁少女才有的娇美,巧笑倩兮道,“洁儿弹奏的好辛苦,那曹大人是不是该敬我一杯奖励一下呢!”。

  曹正清微微扬起嘴角,随手端起酒杯道,“理应如此!郡主请!”说罢,一饮而尽。

  洁儿正要接过侍女送上的酒杯,客厅里突然响起六王爷低沉的喝声,“洁儿,不得放肆!还不快退下!”

  “父王!!!——”洁儿撅起了小嘴,眼角又是泪光盈盈。

  “这是东厂,不是王爷府,容不得你胡闹!”六王爷眼睛一瞪,随即便转过身来歉意地看着曹正清道,“曹大人,都怪本王平日太过宠溺,养成了洁儿的骄纵任性,望曹大人见谅!”

  “王爷言重了,不就是喝一杯酒嘛,没必要扫郡主的兴!郡主正值豆蔻年华,耍耍小孩子脾气在所难免!”曹正清笑道。

  洁儿的两颊顿时红云密布。她微微抬起眼,偷偷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所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还有什么比倾国倾城的美女双目含情地看着你更让人心神荡漾。

  触到洁儿娇羞的目光,曹正清微微一愣。

  六王爷显然看出了自己宝贝女儿的心意,他的脸上顿时灾情惨重,又惊又怒又压抑——自己的女儿竟然对东厂厂公猛抛媚眼,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他的老脸往哪里搁。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六王爷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曹大人不是说有幅画要……”

  曹正清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心领神会,一拍脑袋歉意地笑道,“哎呀,瞧我这记性!来人,把那幅画呈上来。”

  洁儿被两人的一唱一和凉到了一边,又羞又气,“——父王!!”

  “哎呀!父王和曹大人有事要谈,洁儿你先下去吧!”六王爷挥挥手,心虚地撇过眼去,不敢看自己的宝贝女儿。

  很快,一幅巨大的水墨山水画呈现在众人面前。

  客厅里顿时响起了一片称赞声。

  “真是栩栩如生啊!”“简直是巧夺天工!”“实在太传神了!”“厂公妙笔生辉!”“文武双全,厂公实乃高人啊!”

  “呸——”我不屑的撇撇嘴,不是对那幅画,而是对那些摇头晃脑的马屁精。臭虫大点事都能让他们嚎上半天。我翻着白眼,然后好死不死地对上了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我连忙缩了脖子,躲到宾客身后。

  客厅里响起曹正清不温不火的声音,“大家都夸这幅画好,可曹某却不知好在哪里,谁倒是上来说说这幅画的精妙所在!”

  没有人吭声。也没有人自告奋勇。刚才妙语连珠的宾客现在个个都噤若寒蝉。

  那货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大声道,“余副总管!!”

  “啊?我?——”某人木然地继续当缩头乌龟。

  “你上来!”那货摆明了要玩死我。而且是当众玩死的那种。

  声音响很了不起吗?人要自重,晓不晓得。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嘛!

  ……

  “不用躲了,叫的就是你!上来!说说你对这幅画的看法!”那货趾高气扬地看着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曹正清你啊你啊你啊!想玩死我?没那么容易!”我满脸黑线地走上前去,看着那幅巨型水墨画——画面上是一大丛牡丹,牡丹下面趴着一只花猫。咋一看,没什么了不得的。

  o(∩_∩)o

  PS:小哲哲如何能全身而退?且看下文,马上送上,不要走开!求收藏!!!!
第25章 余兴节目(1)
我家老头子是大学教授,从小就对我耳提面命。在我还够不到书桌的时候,我已经踮着脚用冻得通红的小手给他磨墨,让他能更好地浪费笔墨纸砚。

  老头子对我严厉地有些惊世骇俗,以至于我这运交华盖的家伙此刻可以自然地面对悬在半空的那只花猫和一丛杂草。

  “咳咳咳——”我清清嗓子,偷偷看了曹正清一眼。那货正悠闲自得地在旁边自斟自酌。

  我深提一口气,缓缓道,“各位请看,那画中的牡丹,花瓣大张,开得炙热,只不过颜色有些发干。再看那猫眼,瞳孔收敛,眯成细缝。所以我敢断定,作画之人,画的应该是正午的情形,因为正午阳光强烈,花的颜色有些发干,而猫在正午的时候瞳孔往往是眯成一条线。如果画的是早上,那么花上带露水,色泽就滋润,猫眼的瞳孔也会是圆睁的了。”

  我微微顿了顿,等待曹正清的反应。那货依然一声不吭,连头也没抬一下。

  我咬咬牙,继续说道,“这画中的牡丹,边缘没有画全,这又是作画之人匠心独具的地方。牡丹乃大富大贵的象征,边缘没有画全,就是富贵无边的意思。可见,这一定是位有意思的画家。”

  我顿了一下,随即便恭恭敬敬作揖道。“以上乃在下的谬论,不知主公有何高见?”

  整个客厅寂静一片。

  曹正清放下了酒杯,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双眸波光流转,鬼知道他又在打什么注意。

  没等曹正清开口,一个孤单的掌声响起,是六王爷。“高见,高见!东厂不愧是东厂,卧虎藏龙啊!曹大人,你的手下能文能武,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哈哈哈~~六王爷过奖了!不过是个奴才罢了!”曹正清眼光光地看着我,又端起了酒杯。

  我总算看完了曹正清的戏。

  但随着那家伙嘴角一扬,我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狗日的,又想怎么玩我~~

  我站在水墨画前面,双腿有点发软。

  死寂……

  我终于撑不下去,两眼一直下意识地瞟向大门,现在连大门也看不下去了,点点头就想离开。

  但是曹正清显然不打算放过我,他大声且肯定地说道,“各位,我这个小奴才还有好多绝活!现在给大家露一手,就当是余兴节目,怎么样?”

  “太好了!!”众宾客一阵欢呼。

  我闭上了眼睛。余思哲,你是个好娃娃,你得活!但是有些欠整死的货显然不想让你顺顺当当地活着。不争馒头争口气,人要活得有骨气。

  于是我转向众宾客,声音很大很清晰,是为了让所有人——尤其是身后的曹正清听见,“我没有绝活。要看绝活,找耍猴的,别找我。”

  曹正清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即使低着头也看得出他的惊骇——是惊骇而不是狂怒。

  六王爷有点瞠目结舌,众宾客也有些瞠目结舌。。

  有人开始怪叫:“哎呦!这小子彪悍啊!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曹大人!”

  又有人不耐烦地叫嚣:“搞什么搞什么?一个奴才这么大牌!”

  我将这些话尽收耳底,撇撇嘴不屑道,“搞什么?你说搞什么?搞什么也没你马屁精什么事。”

  众宾客一愣,六王爷一愣,就连曹正清也微微一愣。

  “告诉你们,想要/我给你们表演节目,就两个字,我呸。再两字,我日,再两字,我靠,再两字,我走。我这就走……”

  我的两个字眼看就要说成两三百字。某人清了清嗓子,他是为了让所有人——尤其是他身前的某个发飙的笨蛋听见:“不表演就自己去地牢,爬到那口缸里等死。别让我亲自动手!”

  我气结得真想大声嚷嚷,但是最终扔住了,我只好在心里面问候曹正清祖宗十八代每人一百遍,最后恨恨暗骂道,“曹正清,这可是你逼我的!”

  o(∩_∩)o

  PS:小哲哲会使出什么绝招呢?且看下回分解!求收藏哦!!!!
第26章 余兴节目(2)
于是,我对天骂了句娘,随即一咬牙,诡异地笑道,“好吧!为了不扫大家的兴,那我献丑了!”

  众宾客听我这么一讲,这才平息了怒气。六王爷掳着花白胡子点点头,曹正清低着头把玩着酒杯一声不吭,但那与我无关,因为那货的惬意很快会演变成滚滚怒意。

  “表演之前,我给大家每人出个题!要是答上了,我就表演一个绝活!要是回答不出来,嘿嘿~~”

  嘿嘿的言下之意,就是别怪我不给面子。要看我的表演是要先买门票的。

  我扬起嘴角,带着一肚子坏水,施施然踱到第一个宾客面前,那货咧着嘴,一脸不以为然道,“我堂堂太明王朝第一风/流才子汤伯虎,还会答不上你一个小奴才的问题!哼——快说吧!我等着看你拿出什么绝活。”

  我挠了挠鼻尖,吸吸鼻子道,“汤才子,请听题!老李坐马车去长安,本来只需十两银子,可是老李给马车夫三十两。请问老李最有可能是什么人?同星恋?赌徒 ?弱智?抢劫犯?你得自己编个故事解释为什么。”

  “这还用解释?摆明了这个老李是个弱智嘛!——还有啊!顺便说一句,出这个题目的人更弱智!”汤伯虎大声抗议,他的抗议使得两个鼻孔对着我忽闪忽闪,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其间那一丛茂密的黑毛,如亚马逊森林里疯长的藤蔓,连绵不断地刺激我的视觉神经。

  我想摆脱这强烈的视觉冲击,要命的是我的目光竟一时无法从他探出体外的黑鼻毛离开。纠结ing!

  “错——”我一撇嘴,大声且清晰地说道。

  这个错字从天而降,回荡在大厅,震得风/流大才子微微发愣,惊怒交集,“你神经病啊!”

  我瞪他一眼,往地上啐了口并不想啐的唾沫,不急不缓道,“听完我的解释,再让大家评理!”

  “好!你说!”

  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曹正清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而六王爷又开始微笑,他仍然是一副什么信息也不给你的和气生财脸,只是现在那一团和气显得越发和气了。

  “老李好赌,一天去郊县赌钱,只剩了五两银子,可坐马车回去要十两银子。他想,到了长安以后再跟马车夫说说,可能就算了。结果马车到了长安,他跟车夫说:不好意思哈,今天手气不好,就剩了五两,差你点,不好意思哈。结果那个车夫非常不爽,把他臭骂了一顿,而且骂的很难听。

  老李欠人家钱,也不好发作。那天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又过了两三个月,他又去赌钱,结果这次手气好,赢了一百两。走的时候还是回长安,赌坊外头停了一排马车,可能有个二十辆左右。他一出门就看到最后一辆就是那次骂他的车夫。 于是他做了一件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事情。他先走到第一辆车。

  老李:去长安多少钱啊?

  车夫:十两银子,这个是通价。

  老李:三十两你走不那?

  车夫:走啊,三十两哪个不走。

  老李:那你在半路要停一下哦。

  车夫:为啥?

  老李:你要舔我*。

  车夫:我X你妈!@#¥%¥……¥

  车夫把老李骂了一顿。老李就走了,然后到第二辆马车,同样是刚才那番对话,结果都是一样的……前面十多辆车都是这样说的,最后到了骂他的车夫那辆马车的时候。

  老李:三十两去长安你走不走?

  车夫:走,肯定要走。

  老李:那我有个要求,你要到前头所有的马车那里。给那些车夫说,三十两,我走了!而且要欢天喜地的样子哦!

  车夫:这个简单。

  然后他就跑到前面给所有的马车夫打招呼: 三十两,长安,我走了!”

  说完后,我顿了一下。

  环顾四周,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些达官贵人大张的嘴和木然的表情。只有曹正清侧过脸去,我知道那货在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下午让人很爽快。

  三秒钟后,如我所料,客厅被哄堂大笑彻底淹没。谁输谁赢一目了然。

  *大才子灰头土脸地瞪我一眼,但是,当看到我走到下一位宾客面前时,他幸灾乐祸地歪着嘴开始和着其他人的笑声,大笑。

  第二位客人是一个脑满肠肥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有点紧张地看着我。

  o(∩_∩)o

  PS:接下来,流氓胚子会出什么鬼点子?轮到曹正清的会是什么难题?绝对要收藏!!
第27章 单挑主公(1)
我微微一笑道,“这位老爷,请听题!谁都知道有本钱和店面就可以做生意,那么只有本钱没有店铺应该怎么办?出去打工?自己创业 ?摆地摊?还是领失业救济金?老规矩,你得说出为什么?”

  中年男人像是解下了人生的一大包袱,他长出一口气,脸上的神情也放松不少,得意一笑道,“小兄弟,知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吕不威可是太明王朝第一富商,做生意这样的小事可难不倒我!如你所说,既然是有本钱没有店铺,当然是自己创业了!这还用问!”

  我微微一笑,这立刻让久经商场的老狐狸警觉起来,他连忙改口道,“那个~~那个出去打工也未尝不可!”

  我依旧微微一笑,不等他改口,便抢白道,“我说是摆地摊!”

  “啊??”吕不威惊愕。

  “且听我细细讲来。”我很想看看某人的表情,偷偷瞥了曹正清一眼,那家伙正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瞪着我,这不怪他,余思哲既然以思哲冠名,便有的是鬼点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于是我娓娓道来,“一对兄弟住在一起,哥哥娶了老婆后,弟弟仍住在那。一日夜里,哥哥对老婆说:我有“本钱”,你有“店面”,我们“做生意”吧!于是两人就云雨巫山了起来!弟弟在旁听到,一时欲/火高涨,就抓了毯子到门外“自摸”去了。不久嫂子完事后出去欲清洗一番,发现小叔,便大惊转身拉丈夫出来看。

  哥哥说:弟!你在干嘛?

  弟弟说:你们有本钱和店面做生意,我只有本钱,难道不可以摆地摊吗!?”

  我话音刚落,吕不威便大喊大叫起来,“哼——不算数不算数!这完全是你自己瞎编的故事嘛!你想怎么说都行啊!”

  “那你倒是编个故事出来听听?编的有理,我自然认输。”我摊摊手,若无其事道。

  “我??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