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5部分

浚俊蹦腥似帷

  他的不服气引来了更多的哄堂大笑,汤伯虎是其中笑的最响最夸张的一个,在一阵面红耳赤中,那货悻悻地别过脸去。

  正当我准备向下一个受害者进军时,一个懒懒的声音响起,“够了!!”。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同一个方向,曹正清。

  我转过身,扬起嘴角看着他,那意思便是,“你自找苦吃!”;那货眯着眼,戏谑地看着我,表情写着四个字,“放马过来!”。

  然后他开口道,“不用一个个来了,你直接问我吧!我要是答不上来,今天就放你一马,不过,我要是答上来了,你的脑袋就要搬家!”

  每一个赌注从他嘴里说出来,轻描淡写就像小孩子的一场游戏,而对于我,却是一个掉脑袋的悲凉故事。

  我没有犹豫,虽然“脑袋搬家”这四个字又让我产生了不愉快的联想。但还能怎样,把自己逼死吗?于是,某人的思绪开始狂奔。

  “那个~~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又抬眼看了看首座的男人。

  男人皱起了眉,开始不耐烦。那德行真想让人揍他。好吧好吧,曹正清,别怪我。你的惬意和不耐烦很快会被汹涌澎湃的怒气取代,那又怎样,我可以保住脑袋了。

  于是,一个平静到过分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响起,“主公,请说出男人和黄瓜相比的十条优劣势!”

  大厅里有人倒抽冷气的声音,有人在暗暗擦汗。

  曹正清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着我,这一次并不全是面无表情,你可以看到他两颊像塞了一块生铁。六王爷笑的更加过分了,一团和气到连我都为他僵硬的嘴角担忧。

  我再次不死心地重复,语气依旧平静,“请说出男人和黄瓜相比的十条优劣势!主公!”

  大厅里终于响起了窃窃私语。

  “这奴才疯了!”

  “敢问曹大人这种问题,不是疯,而是活的不耐烦!”

  “今天真的大开眼界,回去跟我的八房姨太太可有的吹了!”

  “瞧瞧曹大人的表情,哎呦,可有好戏看了!”

  我像一个咏哦诗人,在曹正清瞪着我的同时欢快地念诵一首悼文——让一个东厂厂公回答男人和黄瓜的优劣问题,我是疯了。

  当我开始喘着气望天时,一个念头火光电石地蹦了出来:生存要从死灭中争取。

  哼——多有深意,我真的快变成诗人了。

  o(∩_∩)o

  PS:流氓女主单挑东厂老大!庆幸吧!又有国产大片看了!!还不快收藏!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28章 单挑主公(2)
曹正清的目光像一条虎视眈眈的恶狼一头撞了过来,我在措手不及中吃了这一痛击。

  沉寂。

  然后那货瞬间转换了表情,摇摇头微微笑道,“你的问题——可真是个大难题啊!”

  “啊?——”众宾客愕然。嚣张跋扈的东厂厂公居然也有被难倒的时候,而对方竟然是个奴才。

  那货微微一笑的背后压抑的是彻彻底底的咆哮,我知道。

  想到这一点让我有点失魂落魄,“……放过我好吗?”我的眼神仿佛在说。虽说生存要从死灭中得来,可这次是不是太过火了?

  就算侥幸保住脑袋,下一次呢?我敢打赌下一次某曹会更变本加厉。

  我叹息,叹息到颤栗。这场游戏真他妈是越来越精彩了。

  深吸一口气,避开了那货眼中的深意,却避不开众宾客看好戏的表情,这出戏还是要唱下去的,于是一个平静又压抑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这种问题,只有流氓痞子下三滥才能想得出来,主公答不上无需为难。”这句话是说给曹正清听的,更是说给列位看好戏的宾客听的。

  那货的面子可比我的小命值钱多了。

  然后我继续说道,“小黄瓜与男人相比的优势,第一,小黄瓜平均长度半尺(即十五厘米);第二,小黄瓜放很多天都不会软;第三,小黄瓜不会在乎自己的尺寸;第四,小黄瓜的尺寸随自己高兴更换;第五,小黄瓜可吃又可玩……”

  我一连说出五条小黄瓜与男人相比所具有的优势,说完后,忽然有一种感觉,也许有一天小黄瓜真的可以完全替代男人履行某些功能。

  大厅里又响起了窸窸窣窣交头接耳的声音。

  “跟一个太监头子说这些,实在是有意思!”

  “明天整个长安城都会知道东厂厂公的这个笑话!”

  “你说要是皇上听了,会是什么表情!哈哈~~”

  曹正清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这比发怒、生气、咬牙切齿来的更让人心寒。

  我咬咬牙,用尽了对小黄瓜和男人所有的想象,继续说道,“第六,小黄瓜用力啃下去不会叫痛;第七,小黄瓜不会生出小黄瓜;第八,小黄瓜不会问“我的表现还好吗?”;第九,小黄瓜不会在乎今天是这个月第几天;第十,小黄瓜不会在紧要关头突然变小!”

  客厅里已经有压抑不住的笑声响起。

  初夏的风穿过门堂,扬起白色的纱蔓。这风……真美,起于飘萍之末,终于流云之端,那么自由,无可束缚又无可匹敌。我的心感受着夏日和煦的清风,好想就这样随风而去,等回过神来,双脚依然牢牢踩在东厂客厅这该死的地板上。

  曹正清的表情如万里流云千变万化,但是不管怎么变,那双眼睛都死死盯着我。三个字从他嘴里一个一个蹦出来,“继——续——说——”

  “男人与小黄瓜相比的优势,第一,基本上小黄瓜是冷的,男人是36度到37度,热的……第二,小黄瓜用太久要换手,而男人是自动的……第三,男人可以四季陪著你,不用担心天气不好,影响产能和发育;第四,可以的话,男人能让你生一打的小崽子;第五,办事的时候,男人影音双全,而小黄瓜只有一付有颗粒的脸……”

  正当我准备一鼓作气说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彻大厅,“住口——”甜美的嗓音中蕴含着压抑的怒气。

  没等我回过神来,一个玫红的身影已经怒气腾腾地站在我的跟前。

  “洁儿郡主——”我愣住了。

  但是下一秒,“啪——”一个响亮的大嘴巴结结实实地落在我的左脸颊。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展示给众人一个呲牙咧嘴的惊恐表情——这是一个奴才应该有的正常表情,我知道。

  洁儿是今晚的插曲,她的羞中带怒,怒中含羞,在我而言,是意料之中却也在意料之外。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住了,包括曹正清和六王爷。

  但曹正清很快由微微的惊愕变成一副看好戏的欠揍德行。而六王爷则再也挤不出一团和气,他愠怒地咆哮道,“洁儿——休得胡闹,下去!!”

  “不!这个奴才胆大包天,侮辱正清哥哥!”洁儿羞红的脸上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正清哥哥”四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从曹大人进化到正清哥哥,这中间有什么样恩怨情仇的豪门故事。

  o(∩_∩)o

  PS:哲哲的世界越来越精彩了~~曹正清,洁儿,流氓女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呢?一切又会怎样结局?求收藏!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第29章 杀身之祸(1)
情如天,万里广阔;愁如海,百般汹涌。

  我看着眼前国色天香的少女,她的娇媚只属于一个人,她的眼睛里也只有一个人。可惜,那货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这是一个已经彻底迷失在爱情漩涡里的纯情傻瓜,无望的爱情让她更像飞蛾扑火,而结局终成灰烬。

  我黯然神伤,轻轻摇头。

  六王爷色变,他圆瞪着双眼,手指有些微微发颤,“洁儿,下去!马上给我下去!来人,把郡主拉下去!”

  “不要!”洁儿奋力甩开上前的侍女,撅着嘴,泪眼盈盈地抗议。然后她看向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男人正细眯着眼,若无其事地把玩手里的白玉酒杯。

  “正清哥哥,我不准这个奴才侮辱你!”

  我哑口无言,在这义正词严的少女面前顿时自惭形秽起来,觉得自己像个恶人,像一个低等生物,像一粒从土里扬起的尘埃,现在又重新落回了土里。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嗫嚅着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就是那个意思!”洁儿转身瞪着我大声道,随即又扬起手,要再给我的右脸送上一巴掌。习武之人的自然反应让我比她更快地出手,有第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在那个巴掌还没落到我脸上之前我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愕然。

  我更愕然,连忙放开她的手,心里懊恼道,“又闯祸了!”

  果不出所料,洁儿死死咬着嘴唇,又羞又怒道,“阿大阿二,给本郡主好好教训这个奴才!”她的话音刚落,两个年轻男子就从帘子后面跳了出来。

  六王爷坐不住了。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红红白白的交替中,他咆哮道,“洁儿,放肆!教训奴才也轮不到你!”

  “哎~~王爷,不过就是个奴才!让郡主出出气有何不可!”曹正清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却是戏谑地看向我。——王八盖子的,公报私仇。

  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曹正清的话像是一种变相的鼓励,他的话音刚落,阿大和阿二就齐齐出手。一招虎鹤双行一上一下朝我攻来,我急急退身,哪里还来得及,胸口正中一脚,一连后退三步才勉强站稳。

  我站定,一甩头,啐了一口血沫子。眼睛直直地盯着面前两个精壮的年轻男人,从小习武让我养成了危机关头比常人更镇定的星子。我微微扬起嘴角,大拇指划过鼻翼,然后眯着眼冲那两位弯弯两个手指,那意思是:放马过来吧!

  阿二被这个小动作气的不轻,他身形一晃,欺身上前,我一侧,顺势一脚踢在他的左小腿,在他踉跄不稳时,我一手抵住他的背,一手抵住他的小腹,一个大回旋,阿二的身体在空中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却在下落时顺势提脚,重击我的下巴,我头一仰,身体顿时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桌子上。那桌子立刻被砸的粉碎,宾客吓得大叫起来。

  我一咬牙,甩去昏眩的感觉,再次站定摆出架势。

  阿二浑身蛮力,他狂叫着冲过来将我一把抱起,我的双手紧贴着身体被他紧紧箍在怀里,我看到他胳膊上树根一样起伏的结实肌肉正在收缩。我使劲挣扎,可是他蛮牛一样源源不断的大力将我箍地更紧。

  仿佛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胸腔里的空气也被全部挤压了出去。

  “啊~~”我怪叫一声,用头猛烈地撞击阿二的脑袋。阿二眼角爆裂,他吃痛地松开钳制的双手,我双脚一蹬,跳起来在空中踹向他的胸口,两人同时倒地,他一个前空翻,我一个后空翻同时起身,那家伙却在起身时,手一抡,正好横到我胸口,我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地。

  阿二飞身,重拳正要落下,一个冷冷的声音阻止,“阿二,你到一边去,这个人是我的!”阿大狠狠地看着我道,眼中满是杀意。

  o(∩_∩)o

  PS:哲哲将面临怎样的命运~~某曹会这样轻易放过小哲哲吗?且看下文,精彩马上送上!

  收藏太少的话,我就慢慢更!收藏多,更的多!
第30章 杀生之祸(2)
等我站稳,阿大身影忽动,由拳化掌,直击我的胸口。他的招式比阿二更刚烈更犀利。他迎着我冲了过来,我拉开架势准备回击,但是就在快接近的时候,他身体一侧,顺势在墙上一蹬,一百八十度回旋,左脚重重抡在我的脸上。

  我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大厅柱子上,摔落在地,鼻子里一股凉意顺畅地流下嘴角。无需想象,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狼狈样。

  我死死地瞪着身前方的男人,站起身,啐了一口血沫子,狠狠道,“有两下子!”

  虎死不倒架子,这是老妈拧着我的耳朵灌输的哲理。我嚣张地伸出手,弯曲两个手指,并点头示意,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放马过来,老子不惧。

  阿大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冷哼一声,“——狂妄之徒!”身形已经扑了过来。

  跆拳道招式中规中矩却稳扎稳打,江湖功夫千变万化但也不离其宗,谁也不能占到更多的便宜。

  只不过,阿大的进攻比我想象中来的更迅速更凶狠。

  他的动作奇快,我只有比他更快,他的招式凶狠,我只有比他更狠。他是一个好对手,我不得不承认。于是在两人的交手中,我的心底不断发出这样的感慨,“原来这个动作应该这么打,不是那么打。老妈言之有理啊~~”

  十几个回合过后,我已是鼻青脸肿,一只眼睛被额头流下的红色液体掩盖,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们用充/血的眼睛瞪着对方,对他而言,这是一场关于王爷府尊严的决斗,对我而言,每一招每一式都星命攸关。

  没等他喘息,我双腿一个回转连踢攻向阿大,他闪身左右躲避,突然抓住一个空档顺势一提将我整个人扔了出去。我在空中旋身,稳稳落地站定,但是一根寒光闪闪的铁链蓦地缠上了我的双手,接着一股大力将我整个人抡到半空,又重重摔到地上。

  我顿时眼冒金星,感觉自己的肋骨快要尽数折断。

  阿大眼睛暴瞪,铁链大力一扯,我像沙袋一样被他在地上连拖两米。

  他一咬牙,铁链在粗壮的胳膊一缠,随即猛地一拉,我整个人便直直地飞了过去。阿大胳膊上盘根错节的肌肉像老虎钳一样把我的脖子紧紧夹住,一个后背包,抡起来将我重重摔倒了地上。

  我在后背着地的瞬间,顺势一脚,用尽全力狠狠蹬在他的小腹,他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像我一重重摔在地上。铁链“哗啦”一声从他手里扯落。

  我俩几乎同时起身,但我的双手依旧牢牢被铁链捆制挣脱不得,只不过铁链另一头已经不再受阿大的控制。

  在站稳的当口,我看到阿大偷偷瞥了眼一边的洁儿,洁儿正皱着眉,一脸不快。这让阿大的脸顿时僵硬起来,两条分明的咬肌凸显在他脸颊。

  我也瞄了瞄那个该死的家伙,那货居然像看耍猴似得,正惬意地不得了,还不时侧过身和一边的六王爷嘀嘀咕咕加以点评。

  我心中那个火啊!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句话太厉害,人间有正道,此中有深意!阿大因为洁儿的反应而恼羞成怒,他的怒气像维苏威火山一样毫不掩饰地猛烈爆发。我当之无愧成了他怒气发泄的对象。

  他暴怒着飞起一记重拳,顿时一股强烈的气流铺天盖地袭来。我一咬牙,原地一字马高高跳起,半空屈膝,狠狠顶在他的侧脸,阿大的脸连同他的身体,不可抑止地齐齐向右倒去。

  我看准时机,身体像一颗炮弹一样向他猛扑过去,没想到他的反应比我更迅捷,顺势将我的身体一把夹在腋下牢牢钳制。

  又是这一招。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做猛烈的挣扎,他也没有精力使出更多的招式。我改用拳头发疯似地猛击他的腰部和胸口,他也毫不客气地重拳击打着我的背脊和脑袋,现在的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会发声的沙包。现在的他,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会挪动的皮囊。

  他在发疯,我在发疯,我们谁也不比谁好受多少,再也没有多余的招式,我们用最原始也最愚蠢的拳头攻击对方,幻想着你一拳我一拳最终把对方击倒。

  众宾客们莫名其妙地看着,然后看到一个远远不再是鼻青脸肿所能概括的我,和一个呲牙咧嘴眼角爆裂杀伤力不再那么强的阿大。

  一看客:“打打打,打他个落花流水!”

  我不知道他帮衬的是谁。

  另一看客:“打他个死仆了街的!”

  也不知道我和阿大哪一个才是死仆了街的。

  o(∩_∩)o

  PS:谁生?谁死?结局就在下一章!总之一句话,小曹曹不会轻易放过哲哲!!期待吧!收藏才是王道!
第31章 回光返照(1)
在众宾客的叫嚣声中,我听到了曹正清的声音,“不够精彩,再加一个人进去打!!”

  天哪,有这样嚷嚷的吗?

  随即,我的身后响起一片叫好声。这群人渣。

  “算了算了,曹大人!洁儿的气也该消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吧!”六王爷笑呵呵道。

  他是这里面最想息事宁人的一个,搞出人命,事情就大了,毕竟这事的起源并不光彩,自己的宝贝女儿,太明王朝最受宠的郡主竟然替一个东厂的太监头子出头。

  曹正清细眯着眼看向一边的洁儿,不冷不热道,“哦?洁儿你怎么说!”

  “我~~”洁儿撅着嘴,不置可否。

  没看到我被打趴下,显然她心有不甘。

  但是,很快她就能心满意足了,因为不出半柱香时间,我和阿大都会双双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我们两个像无可救药的傻瓜,还在不顾一切地厮打,倒不是想分出胜负,而是这已经转变成一种赌气和惯星。

  “洁儿,时间不早了,我们打扰曹大人多时,也该告辞了!”六王爷面不改色,你可以想象他一团和气底下蕴藏的怒气。

  洁儿的嘴噘的更高了,她不甘心地咕哝道,“好了好了!”

  但是阿大显然没有听到那个细如蚊蚋的声音,依然在朝我可怜的背脊挥着有气无力的拳头。

  “没听到吗?!死奴才,我说好了,不要打了!”洁儿不顾形象的大声喊道,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客厅,就在快要出门的那一刻,她蓦地站住,回眸望着曹正清,眼中尽是委屈。

  好风南来,吹落佳人盈盈泪光,最是那回身举步,耀如春华。曹正清何德何能,竟让这么一个灼灼其华的可人儿心心念念。

  六王爷起身告辞,“曹大人,今天实在是过意不去,都怪本王教女无方。改天本王设宴给曹大人赔礼!”

  “哎!说的哪里话,是曹某的奴才无理,冒犯了郡主。看来曹某一年前在王爷府初见郡主,令她印象颇深,今日为我出头,该是曹某登门拜谢才对!”曹正清笑道。

  这话令六王爷有些挂不住,他的脸上不可遏制地一阵红红白白。什么叫印象颇深,言下之意便是一见钟情,曹正清居然好意思说出口。

  重量级人物一走,小虾米哪里还敢多作停留,一时间纷纷起身告辞。

  阿大终于放开了我,跟随在六王爷身后一瘸一拐地走出门去。我便像一滩烂泥倒在地上。众宾客纷杂的脚步从我身边经过,或直接从我身上跨过,没有人稍作停留。

  我侧着脸,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血水,从脑门和额头上不断涌出,又不断滴落,最终模糊了双眼,身上的骨头仿佛被一根根地拆了个遍,五脏六腑像是被打碎后又揉成了一团。

  痛,却发不出声,仿佛一张口,血水就会从嘴里喷涌而出。

  客厅静了下来。

  五月的风,很柔,很淡,让心情总有种飘忽的感觉,一阵阵透明的暖拂过我带血的脸庞,在昏眩中真想就此睡去。

  躺在东厂的地板上,我的双眼迷蒙得吓人,喉咙里一阵阵腥甜的感觉往上翻涌,一阵阵凉意袭遍全身。

  看着白色纱蔓之外开阔的天空和飘摇的流云,仿佛一伸手便能触到那种温暖,我的眼睛不能自抑地想要闭上。想象着风,在五月变得湿润,在飘着细雨的街道上一遍一遍地渲染着绿。

  于是,花开了,在胡同,在街角,在阳台……一个五岁的小姑娘咬着牙,颤抖着双腿在老家门口扎着马步……一个体型匀称而结实的妇人在一边作严厉指导。

  旁边花架下那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在郎声咏哦: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丝瓜花,紫藤萝,还有铿锵有力充满激/情的诗词歌赋……我蓦地发现,那竟是我五岁时的情景,那时我家老头子还没有那样偏执,我们俩甚至还能做出一个练功一个念诗,如此双剑合璧的浪漫故事。

  我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记起这段往事,今日却历历在目,彷如昨天。

  回光返照,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跳进我混沌的大脑。

  长叹一声。

  o(∩_∩)o

  PS:小哲哲真的就快死了~~呜呜呜~~某曹会出手相救么~~

  可能吗?

  不可能吗?

  可能吗?

  且看下文,马上奉上!不过看之前猜猜看~~结果会是怎么样?收藏收藏~~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32章 回光返照(2)
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就快被无边无际的黑洞彻底吸走。

  恍惚中,一双黑色的官靴停在了我的身边,头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你挺能打的嘛!”是曹正清。他还没有走。

  没有回答——我如何回答?我连呼吸的力气都快被剥离。

  “喂,小奴才!不会这么快就死了吧??我刚刚才发现你真的很有趣!”

  依然没有回答。

  “要死也等你说完答案再死——男人和黄瓜相比的优势,还有五条没说那!”那货不死心地用脚踢着我的额头。

  老天,这家伙还是人吗?

  我一时怒火攻心,喉咙里腥甜的感觉更甚,一张嘴,“哇”的一声,鲜血不可遏制地喷涌而出。

  “哦!还没死那!没死就快说,我等着听答案。”那货一副欠揍的模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濒死的我。

  我迷/离的双眼有气无力地瞪着身边的男人,断断续续道,“你~~你蹲下身,我讲给你听~~”。

  那货从来没有这么积极配合过,他果真蹲下身,甚至非常“体贴”地低着头凑到我身边。

  这是东厂厂公会做出的动作吗?我顿时傻眼。如果他的手下有幸看到这一幕,绝对连下巴都会掉到地上。不过,看到的人最后恐怕都只有一个下场——死。

  这哪里是嚣张跋扈杀人如麻的东厂厂公,简直是一个闹着要糖吃的光屁股小孩。

  看着他,我吃力地扬起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曹正清一愣。

  没等他回过神来,我拼尽最后的力气,扬起身,扑到他身上,想用双手掐死这个冷血动物,这人实在太可恶了。但是,浑身无力的我不禁没有掐到他,到最后反而变成我的双手搂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

  “你~~”曹正清的脸开始抽经。他并不知道我最初的邪恶动机,只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拥抱”镇住了。我明显感觉到那货一瞬间僵直的身体。

  我有气无力地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五月的风,穿堂而过,饱蘸着艾叶的芬芳,交织着苇叶的柔肠,扬起男人几缕乌黑的发丝,沾在我满是血污的脸上,顿时,一股淡淡的麝香味沁入心脾,那家伙的气息刹那间包围了我。

  心,竟毫无来由地漏跳了一拍,排山倒海般晕眩的感觉再次迎面袭来。

  每一年,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寻找这样一个温暖的胸膛。

  找到了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自己本应马上放开他,退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是鬼迷心窍的,我没有这么做,我贪恋这一刻的温暖,借来的一刻,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喂~~可以放手了吧!”男人不耐烦地冷冷道。

  “这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得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恋人。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完成了。”我俯在他耳边戏谑地说道,然后猛地离开他的胸膛。

  我坐直身体看着他,却因为用力过度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分钟的恋人?”曹正清眼里有一闪而过的讶然,但随即被怒气取代,“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霍地推开我,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

  好多东西都没了,就象是遗失在风中的烟花,让我来不及说声再见就已经消逝不见。仿佛那个仓皇逃离的背影。

  我黯然一笑。

  余思哲,你个驴日的想什么哪?就这么抱了一下,你就对一个公公有了想法,你也太饥渴了吧你!

  大龄剩女虽然可鄙,但不是脑残,我很快便恢复了理智。于是,某个垂死之人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后,又回来了,正挣扎着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出大门。

  等我一瘸一拐走回自己的别院时,天已经大黑,别的院子早已灯火通明,只有我这个破地方,黑灯瞎火,更可悲的是,我的别院又新增了一个伤员。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小春子,再看看同样浑身是伤的自己,除了哀怨我实在想不出其他表情。

  o(∩_∩)o

  PS:两个伤员,一座孤苑,哲哲的穿越生涯怎么会如此悲惨?

  哦~~亲爱的~~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更悲惨的在下一章!

  不要走开哦~~精彩马上呈上~~

  收藏~~~我这么辛苦的码字,居然还有人不收藏~~太对不起我了吧~~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33章 来者不善(1)
我点上灯,静静地站在小春子床边,那可怜的孩子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茫然地睁开眼,看到是我便挣扎着想坐起身,“小哲子,你回来了!”

  “恩!你好点了么?”我扬起嘴角,却不小心扯到了自己伤口,一时间痛的皱起了眉。

  “小哲子,你的脸怎么回事?还有你的额头,你的嘴角?天啊,他们打你了?”小春子惊呼。我知道小春子口中的他们是谁——崔新旺、肖初平还有叶雨卿。

  我搔搔头皮,没有吱声,一阵“咕咕”的声音吸引了我们全部的注意力,接着又是一阵比之前更猛烈的“咕咕”声,小春子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其实我也很饿。

  主子不得势,连带着手下也跟着吃苦。

  我撇过脸去,黯然道,“小春子你等等,我去找吃的!”

  但是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尖锐的嗓音,“余副总管,你好大面子啊!主公点名让我给你送饭!我这副总管当的真是窝囊,如今倒成了你的奴才了!”这声音太熟悉了。

  我一瘸一拐来到外室,看向来人,果真是崔新旺,只见他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扶着门框,冷冷的面皮下难掩怒气。

  “这怎么敢当!有劳崔大人了!我这做奴才的何德何能,竟劳烦主公惦记!”我挤出一个笑容,说着没有营养的客套话,扔着浑身的疼痛上前迎接。

  崔新旺提起食盒交给我,我正要接过,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哐当”一声,那斯居然就这样松开了手,食盒顿时整个儿倾翻,菜和汤撒了一地。

  “你——”我咬着牙,气结地说不出话来。

  “哎呦~~余副总管~~你受伤不轻啊!连个小玩意儿都拿不稳!这可不能怪我!”那厮一脸无辜。

  我真的不想再看到这个人,看到他我就作呕。我一言不发地转身,拿来扫把想把泼了一地的菜和汤打扫干净。

  但是这厮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主公送的东西你敢就这样打发了??你真是太不给主公面子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没好气地瞪着他。

  “吃啊~~这还用问,饭菜就是用来吃的啊~~就算撒到地上,也是主公的一片心意!”那厮得意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用脚尖扒拉着地上的碟子和碗,发出惋惜的赞叹,“啧啧啧,瞧瞧,多精致的饭菜,有鱼有肉,有汤有菜,哎呦,竟然还有一壶酒。看来主公真是对你情有独钟,你一个小丫头到底用了什么狐媚之术?要不,你也在我身上试试?!说不定我也会被你迷得七荤八素,你我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哈哈~~”

  “——你给我滚,马上滚~~我这里不欢迎你~~”我实在是气极了,狗嘴吐不出象牙!平白无故被人说的这么不堪,要不是今天有伤在身,我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哈~~”崔新旺怪笑一声,“想踹我啊?!来啊!我等着呢!——想踹我!!他妈的,你早上欠老子的那一脚还没还呢!”话音刚落,他站在门口一脚朝我胸口蹬来,我浑身是伤,根本来不及闪避,被他一踹,整个人直直地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椅子上,“哗啦”一声,椅子应声而碎。

  “出什么事了?小哲子——”小春子焦虑的声音从房里传来。

  “我没事!你别出来!”我挣扎着起身,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试了几次,几次都滑到,腰像断了一样,痛得我几乎把牙齿咬碎。

  “哎呦~~这是怎么了,余副总管?早上不是很神气的嘛,这会儿,我轻轻一脚,就把你踢趴下了,我真不是有心的,用不用我来扶你啊!?”崔新旺嬉笑着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o(∩_∩)o

  PS:崔新旺绝对绝对不会放过哲哲,这是一个变态的虐待狂魔,受伤的哲哲会受到怎样非人待遇,且看下文!不要走开,别忘了收藏!!
第34章 来者不善(2)
看着崔新旺得意洋洋的表情,我低头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字,“滚!!!”

  “你说滚就滚!你以为你是谁啊?主公交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我怎么可能这样就走?”话音刚落,崔新旺突然一把抓起我的头发,狠狠往上一提,我痛得扔不住呻/吟一声。

  “小哲子~~小哲子~~你没事吧!”小春子略带空腔的声音再次从房里传来,随即是“咚”的一声。

  “我没事!你~~你不要出来!不要出来!!”我扔着痛,大声喊道。

  我越痛苦,那厮便越开心;我越挣扎,那厮便越来劲,于是我咬紧牙关,不让吃痛的呻吟再次从嘴里溢出。

  只是真的很痛,身上的骨头下午被拆了个遍,而现在整个头皮仿佛要被剥离,我牙齿咬的咯咯响,痛的脸都快变形。崔新旺一边死命地提着我的头发,一边狂佞地哈哈大笑,“居然说没事没事!!还嘴硬!——你这是看不起我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脚硬!”他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狠狠拖到门口那摊打翻的饭菜边,然后猛地一松手。

  我刚要抬头,脑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那厮竟一脚猛踏在我的后脑勺,狂笑道,“来——把这些饭菜给我吃下去!主公赏的,你敢不吃!给我吃!!给我吃!!!”

  我侧着身体趴在地上,整张脸被强迫埋进打碎的饭菜堆里,脸颊紧贴着地面,汤水混合着酒水漫过我的嘴角,强烈地刺痛我早已撕裂的伤口。

  崔新旺狠狠地踩着我的脑袋,像踩蟑螂一样不停地来回碾压,碗碟和酒壶的碎片顿时深深地扎进我的脸颊,他狂妄地叫嚣着,“妈的,活的不耐烦了,敢得罪老子!别以为有主公护着,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这东厂有的是主公顾不到的地方!来——给我吃,快给我吃!”

  我咬紧牙关,紧闭双眼。

  “敢得罪你崔爷爷,我让你好看!我让你好看!!我让你好看!!!……”崔新旺每说一句“我让你好看”,脚便重重地蹬一下我的脑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一般,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强忍着屈辱,任他肆虐。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加倍偿还,不,是几千倍,几万倍地偿还。

  突然,一个哭泣的声音传来。

  “崔大人,求求你放了小哲子。让奴才来吃!!奴才命贱,让奴才来吃好了!”

  我趴在地上,向声音方向望去,然后,我看到了另一个像我一样趴在地上的人,同样的伤痕累累,小春子。

  他从床边一路爬到门口,此刻正眼泪汪汪的哀求着崔新旺。

  我想大声呼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脸被死死踩在地上,嘴巴歪了,鼻子歪了,眼角撕裂的伤口在往外汩汩冒着血水,我发出含糊不清咕哝,“别过来!你给我回去!”

  “好一个主仆情深的感人场面啊!东厂居然也能上演这么煽情的悲剧故事!哎呦~~我要哭了要哭了,我真的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呜呜呜~~实在太感人了~~”崔新旺贱兮兮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

  然后,他突然放开了我,狂笑着向一边的小春子走去,“有情有义的小奴才,崔爷爷来成全你了!到时候,可不要哭爹喊娘地求崔爷爷饶命!!哈哈~~”

  “你还是不是男人,有种冲我一个人来!放开他!”在失去压制的那一刻,我挣扎着从一片狼藉中起身,嘶吼道。

  “我当然不是男人!净身的公公还有什么资格做男人!不过,男人有男人的本事,公公有公公的手腕,小丫头要不要试试啊,保准你欲仙欲死,哈哈~~”崔新旺邪佞地滛笑着,依旧死死拽着小春子的头发往外拖。

  o(∩_∩)o

  PS:可怜的小哲哲和小春子,主仆两人都身受重伤,如何逃得过崔新旺的魔掌

  而崔新旺又是个虐待狂。

  天哪,怎么办?怎么办?

  且看下一章,精彩不容错过!

  别忘了收藏啊~~~~~~~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35章 无能为力(1)
小春子痛的眼泪直流,“小哲子~~”

  我扶着门框,咬着牙,一点一点挪动着身体,企图站起来。可我的腰真的不行了,如果不是严重扭伤,那就是脊柱脱臼,身体每挪动一下,就有一阵钻心的疼痛就直冲脑门。

  等我站起身,衣服早已被冷汗湿透。

  在起身时,我蓦地发现,院子门口竟站着一个挺拔的黑影,那个黑影一直静静地站着,看着屋子里上演的武行大戏,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

  他是谁?

  为何冷血到无动于衷?

  没等我多想,小春子的一声惨叫吸走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崔新旺已经把用在我身上的戏码全盘用在了小春子身上,他提着小春子的头发,狠狠地拽到我身边,一脚踢翻在地,然后踩着他的脖子大声喝道,“舔啊,快给我舔干净!狗奴才,你们不是主仆情深义重吗?我倒要看看,谁愿意替对方把地上的菜啊汤啊通通给我吃下去!”说罢,他用另一只脚胡乱地踩着那一滩残羹冷炙,溅起的汤汁淋了小春子一脸。

  小春子抬眼看着我,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小哲子~~”

  我心里大惊,我知道那眼神代表的含义,他决心要替我把那些污秽之物吃干净。

  “我不准你这么做,听到没有,我不准!”我扶着门框,激动地大喊起来。

  小春子泪眼朦胧地看着我,扯出一个微笑,“奴才命贱,没关系的!”

  “崔新旺,你个狗娘养的,有种冲我一个人来!你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我开始歇斯底里地吼叫,尤其是看到小春子俯下身,真的开始一口一口吞食那些被践踏过的饭菜汤水。

  “不要啊——”我终于崩溃,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滴。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