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8部分

是明确无误,直截了当的自我表达,没有任何暧/昧与隐晦。

  强壮的野马在草原上奔腾跃动,左冲右突。月光在草原上勾勒出它优美强壮的身影,沁着汗水的肌肉闪着耀眼的光泽。它坚韧的蹄子用力地踏碎水底明月,飞溅的水映照出被揉碎的我的世界。

  我停止了挣扎,如同被双手紧紧挤压般的心酸涌上了心头,顿时泪如泉涌,我压抑却毫不避讳的哽咽出声,“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

  曹正清突然静了下来,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慌,他蓦地松开了按住我的手。

  “不要哭了……”他停止了粗暴的动作,皱着眉命令道。

  在月光下,我看到了他乌黑瞳仁中的自己,一张被泪水濡湿/了的苍白的脸颊。

  “不要哭了……我不会再伤害你……”他轻声安慰,声音有些沙哑。

  然后他毫无预警地俯下身,一点点地,沿着我泪水的痕迹,细致地吮吸着我脸上的泪珠。最后,他看着我,温暖柔软的嘴唇在我的额头小心翼翼地轻啄了一下。

  疏影清斜,漏出的月光如泉流般沿着他的肩膀流下,他的唇凝聚的居然是月光般蚀骨的温柔。

  我迷惑了。

  o(∩_∩)o

  PS:哇哇哇~~~各位亲没有失望吧~~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呢?马上回来,不要走开~~收藏,收藏!!!!收藏~~~~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58章 对牛谈情(1)
曹正清的吻落在我的额头,很轻很柔,他的脸上有一种我从没见过的表情:微微的狂热,微微的压抑,还带着微微的懊恼。这家伙又想干吗?

  这样突然的温柔使人迷乱,但他的喜怒无常又让人饱受煎熬,是的,我的心在饱受着来自地狱般懊悔的煎熬。

  我忽然很想哭泣和咆哮,原来余思哲也可以做出跟荡/妇一样的事情,而最后的结果是引火*,“余思哲你真他妈活该!”我狠狠骂着自己。

  “越孤独,越没有朋友,越受到压迫,越没有人帮助,你越要自重!”是的,自重!这是我家老头子耳提面命的教诲。我一度认为那是他的愤世嫉俗,但最后发现,他是对的。人,不管什么时候,悲惨地死也好,贫穷地活也好,卑贱地被践踏也好,都不能少了这两个字:自重。生活把我们逼成了这个样子。

  在曹正清的世界里,我苟延残喘,是下定决心来结束这种苟延残喘的时候了。于是,我停止了哭泣,坐起身静静地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当抬起头注视着那个斜靠在枕头上的男人时,我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悲伤和愤怒。

  “为什么总是这么对我?一次次作弄我,一次次要/我的命,却一次次放了我?我是你的玩偶么,曹正清?”

  我顿了一下,咬紧嘴唇继续道,“你以为我贫穷,低微,粗鲁,不美丽,就没有灵魂了吗?你想错了!我的灵魂跟你一样,我的心也同你完全一样!我现在不是凭着肉体凡胎跟你说话,而是我的心灵在和你的心灵说话,就好像我们都已经离开人世,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的时候,我们是平等的!!”

  曹正清出神地看着我,有些发怔,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他沉默着。

  “你是曹正清,就算是个假太监也是东厂厂公曹正清,我是余思哲,就算是个小人物也是有血有肉的余思哲,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的世界与我无关!”

  我有些激动,因为说的太快而微微气喘。看来诗歌真的是有感而发的!

  “为了打发你无聊的日子,你找我寻消遣,就因为我贫穷,不美丽,没地位,没权势,所以你就认为我没有感情吗?认为我不会痛,不会抱怨,不会流泪,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赋予我地位和权势,你还会这么对我吗?不会!但是上帝没有这样。”

  “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走过坟墓,将同样站在上帝面前一样!”

  曹正清怔怔地看着我,静静地等我像机关枪一样杂乱无章地叫嚣完毕。然后他扯出一个我看不懂的笑容,垂下眼淡淡道,“都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你——”我连发火的欲望都被他生生浇灭。

  我说了这么多,他居然用一句“不知道我在讲什么”就把我草草打发了。狗日的!

  o(∩_∩)o

  PS:越来越精彩哦~~~不要走开~~求收藏!!
第59章 对牛谈情(2)
我满脸黑线地瞪着他。

  那货突然抬起眼戏谑道,“不过我听明白了一件事,你说我们俩在那个什么上帝面前是平等的?我不管这个叫上帝的人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不管站在谁的面前,我和你都不会是平等的。”

  “然后呢?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狠狠地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平静道。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呆在我身边!”曹正清轻描淡写。

  “待在你身边?”我露出一个白日见鬼的表情。

  “虽然我们站在谁面前都不可能是平等的,但是我准许你站在我后面,同时也希望你这把骨头能经摔打点。呆在我身边,由高高在上的我保护你,怎么样?你应该感到很高兴吧!”那货嘿嘿一笑。

  我是真他妈欲哭无泪,歪着嘴讥笑道,“是啊,我是觉得很高兴,因为这就证明了一点,你是个白痴!!!——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的骨头要能经得起摔打?我干嘛要由一个高高在上的白痴保护,还有啊,你以为站在你后面真的会让我高兴吗?”

  只能用痛不欲生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吃粮食长大的?

  “你为什么不高兴?我可以给像你这样底层的人想都不敢想的生活,东厂所有人包括锦衣卫都可以供你差遣,再也不会有人敢对你说一个不字,这个世界没有金钱和权利买不到的东西,只要/我高兴,这太明的天下就可以姓曹!让你骨头经得起摔打,那是为你好,像你这样惹是生非的小奴才说不定哪一天就被我一脚踹飞。更何况有像我这么完美的人保护你,你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我真的被他打败了,随手抱起一个枕头砸去,“你这个白痴!一个假太监也叫完美。你也太自恋了吧你!——我要走了!”说完,我就起身准备离开。

  “什么假太监?我根本就不是太监,何来假太监一说!”曹正清瞪着眼睛,狠狠地一把抓过我。此刻的曹正清,早已没有了最后一吻时的温柔,这个家伙又恢复了桀骜不驯、睥睨天下的冷酷模样。

  “你在说什么?东厂厂公怎么可能不是太监?你明明就是个假太监!你是怕我说出去所以才这样说对不对?” 想起曾经触碰到的那个粗大而坚/挺的大汉,我的脸情不自禁地开始滚烫地燃烧。

  “整个太明王朝都知道的事,只是你这个小笨蛋不知道罢了!”曹正清双手怀抱在胸前,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我瞪大了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匪夷所思”几个字。东厂厂公不是太监,而这竟然是太明王朝人尽皆知的秘密,或者这根本就不是秘密,从一开始就是个既定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太监还可以当上东厂厂公?”我木讷道。

  曹正清斜着眼,微微扬起嘴角。

  正当我微楞着等他的解释时,书房外面想起一个急促的声音,“——启禀主公!”

  半夜三更,居然还有人来汇报工作,这个曹正清会不会太敬业了点。

  o(∩_∩)o

  PS:环环相扣,精彩迭起——哲哲的世界,永远不会平淡......求收藏!!!
第60章 女尸谜案(1)
“——进来!”曹正清的声音又恢复了冷漠和霸气。

  他话音刚落,我突然感到腰间多了一双修长有力的臂弯,一股大力将我往床内侧拉去,然后,我重重跌落在一个男人温热的胸膛上。

  一道气流破空而出,床上的白色纱蔓随即便缓缓落下,将我和那个混蛋笼在其中。

  我与其说在挣扎,不如说是抗议:“干什么?你又想干什么?”

  “嘘——”那货一只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另一只手依然牢牢圈着我的腰,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在他的心目里算是什么,因为他像对一个孩子一样又吻了我的额头。我不知道我是自己挣出来的还是最后被他推开的,反正最后我们就是分开了。我瞪了他一眼,然后黑着脸往远离那家伙的另一侧挪去。

  内室门口跪着一个黑影。

  “说吧!什么事?”曹正清万年寒冰般冷酷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黑衣人:“启禀主公,今天夜里又有一具女尸被盗。同样的作案手法,这一次被盗的女尸是潇湘苑第一红牌天仙妹妹!”

  曹正清:“死因?”

  黑衣人:“纵欲而死!”

  曹正清:“有没有查到是什么人所为?”

  黑衣人:“等属下赶到……刚好晚了一步!”

  曹正清:“那就是没有查到!?”

  黑衣人:“还……还没有……”声音不自觉地弱了几分。

  沉默。

  突然感到有杀气在升腾。

  黑衣人:“不过……不过属下听到有民间传闻……说是……山魈所为……山魈乃鬼魅……查起来确实不易!”

  黑衣人的声音开始颤抖。

  依然是沉默。

  我深刻地挠着自己的额头,看着曹正清微微皱起了眉。

  这家伙又要干不是人干的事了。

  我就不明白这样一个残暴的上司为什么还有人把他当成神祗,不禁暗暗为跪在外边的黑衣人那抖的只剩半条的小命担心。

  黑衣人:“主公饶命,请主公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把那狗贼的人头拿来!”

  曹正清:“狗贼的人头?哼——你不是说是山魈所为吗?”

  黑衣人:“属下再也不敢推卸责任!请主公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曹正清眼睛一眯,脸一沉。我太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暗叫一声不好,说时迟那时快,我整个人飞扑了过去,下一秒便狠狠撞在曹正清身上。

  “你干吗??”那货恼火地瞪着我。

  我看着他,俯到他耳边轻声道,“我们继续谈刚才没谈完的话题吧,你让这个碍眼的家伙先下去!”

  “恩??哪个话题?”曹正清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我要不要呆在你身边的话题啊?我考虑了一下,好像还是可以商量的……”我若有所思道。

  “你先下去吧!”曹正清冷冷地冲着空气说道。

  黑衣人一愣,没敢动。

  “还不快下去,趁我没改变注意!”曹正清几乎是咆哮着对那个可怜的家伙吼道。

  “啊??——遵命!主公!”那人几乎是逃一般地出了书房。

  然后曹正清转过头,狠狠抿着嘴,一脸便秘地看着我。我知道这家伙想笑,却硬是生生扔着,最后扔成了那副德行。

  o(∩_∩)o

  PS:更多精彩内容,尽在《爱上主公》。千万不要错过,还不快收藏啊!!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61章 女尸谜案(2)
我没好气地瞪着他,“你干吗这个表情?”

  “有人不是刚刚同意我的提议了吗?以后我便准许你站在我的身后,当然你要是安分守己的话,没人的时候站在我的身侧我也扔了。”那家伙的嘴角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那个笑容,我冷哼一声。

  “我什么时候说过同意了?你把我当笨蛋啊!我干嘛要跟你这样的人站在一起,什么身前身侧,你就是一只自以为是的猪!高高在上的白痴!你把我余思哲当什么人?我告诉你,我是你用再多钱,再多权力,也换不来的人!”

  “你——”曹正清的眼里有慢慢积累的怒气,“有多少女人想当我的女人,你居然再一次拒绝我?!”

  “那你就去找她们啊!不要把我跟她们混为一谈,我再告诉你一遍,我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用多少钱多少权力都换不来的人!”

  “笨女人——跟我作对?”曹正清气结。

  我回瞪他,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字:那又怎样?

  曹正清看着我,再次狠狠地抿着嘴,他点点头,是那种恍然大悟后用力地点头,最后咬牙切齿地挤出三个字“你——好——啊!”

  “我很好!——曹正清,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现在换我向你正式宣战!这一个月的期限,你要有种就玩死我,放马过来吧!如果你是男人的话,请你遵守游戏规则,如果一个月后,我还有命活着,你要答应我三件事不要忘了!”

  “好!!”一声不容置疑的回答。

  那双怒气腾腾的眼睛再次向我扫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余思哲,你很有种,你愚蠢的自杀行为赢得了我的尊重,而坏消息就是,这一个月,我会加倍努力地玩死你!”

  我沉默,微微扬起下巴,毫不动摇地回瞪他。

  “你认识易剑是吧!”曹正清像换了个人似得冷冷道。他的语气分明不是疑问,而是斩钉截铁的陈述。

  “是!”我直截了当地回答。心里冷哼一声,崔新旺的消息传播的真他妈快啊!

  “好!很好!!”他抿着嘴,用力地点点头。

  “你想怎么样,直说吧!”我歪着脑袋,直直地看着他。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一个月,我根本就不用痴心妄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哼——够直接!那我也明白的告诉你,我限你三天之内破获女尸失踪案!如果办不到,你就等着嫁给崔新旺做对食吧!”曹正清冷冷地看着我,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这一句就是要送我去投胎的命令。

  三天?对食?

  我终于开始笑了,因为悲苦了很久而笑得皱巴巴的,比哭还难看,却灿烂得像苦瓜开花,“能不能给点提示啊!主公!”

  曹正清看了我一眼,顿了两秒,似乎在迟疑到底要不要给我提示。也许是他终于意识到了三天破获女尸失踪案实在强人所难,最后良心发现,冷冷道,“这个案子刑部也在查,由刑部侍郎杜礼风负责。”

  “这跟我认不认识易剑有什么关系?”我脑袋转的飞快,一下就听出了其中的玄机。

  “这个你不用管!”曹正清冷的像座冰山,跟那个将我压在身下疯狂的男人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好!我不管!——走了!”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口,光着脚丫,一瘸一拐却坚定不移地踏在冰冷的地面。

  这一天,这一晚。

  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

  我的日子过的实在太癫狂。

  一边头也不回地往外走着,一边开始仰天长笑,“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黄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我神经叨叨地念了一路。

  这样一个癫狂的我,光着脚丫,一瘸一拐,艰难地走回了自己的别院,那里还有一个重伤的小春子等着我……

  o(∩_∩)o

  PS:三天内破获女尸失踪案——哲哲的命运将驶像何方?求收藏!!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62章 芙蓉姐姐(1)
走出曹正清书房的大门,我站住了,下意识地往回望去。

  透过紧闭的朱红大门,我看见自己往后全部的人生——在有着曹正清的世界里,我的人生永远充满了决心和扑腾。

  决心往往是被迫而下,扑腾往往是被迫而上。在一上一下的功夫里,我所有的盼望便消磨殆尽。

  余生被定格在短短的三天,七十二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二十五万九千两百秒。这便是我拥有的全部。

  于是,一个从十八层地狱里摔出来的活鬼摔到了屋外头边,那只鬼仰起了头,看着星星点点的夜空——那只鬼便是我。

  就像一只四条腿被打断三条腿的兔子,我一瘸一拐走回了自己的别院。

  走进门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另一张木讷得像僵尸一样的脸,如果我是一只拔舌狱里逃出的活鬼,那小春子就是修罗场中跳出的罗刹——凌乱的头发,苍白的脸庞,挂着血丝的嘴角,伤痕累累的身体,他依然没能够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他吃力地抬起头,月光下,我看到一张满是泪痕和血迹的悲情的脸庞。

  “小哲子……你终于回来了……”

  一声小哲子,他的眼泪便簌簌地落了下来。

  我强扔着眼里汹涌的水汽,挤出一个笑容安慰道,“——我没事!”

  于是,一个瘸子艰难地从地上抱起另一个瘸子,又如风中的枯叶,摇摇晃晃地走向卧房。

  “小哲子……这……这是你的卧房!”

  “恩,我知道!”我尽量轻柔地将那个弱小的身体放在床上,“今晚,你睡内侧,我睡外侧!如果身体不舒服了,就叫醒我!”

  很久很久后,久到我几乎以为小春子已经睡着的时侯,黑暗中,一双少年的手悄然伸来,轻轻地,却坚定地覆在我的手上。

  我一愣,没有动,任凭小春子的动作。

  当这样一双温暖的小手握住我的时候,一滴泪,悄然滑下我的脸庞。

  如果三天后,我没有完成曹正清定下的目标,我会选择死。

  宁愿死,我也不会嫁给崔新旺做什么对食。

  而这一刻的相握,让我的心突然有了一种不会被遗忘的奢望:至少会有一个人记得我,记得我曾经在这个世界上这样艰难地存在过。

  天还没亮,我便悄悄起身,小春子还在沉睡。

  只有三天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经不起浪费。现在,是我用生命去做事。

  在出发之前,我做足了功课。

  于是一炷香后,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嘴角抽经的女人。

  芙......芙蓉姐姐......

  我也不想的,根本没想过要模仿,只是你让一个整天混街头的小流氓独自面对着这些瓶瓶罐罐,估计也就是我这个样子——蹲在椅子上,撅着屁股,满头黑线,然后开始硬着头皮往脸上刷墙......

  余思哲啊,你也有今天......

  o(∩_∩)o

  PS:余思哲版的芙蓉姐姐将怎样大闹刑部!敬请期待!不要走开......求收藏啊!!!!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63章 芙蓉姐姐(2)
选三个最不该得罪的人。太明王朝所有的王八蛋一定会说曹正清,曹正清,还是他妈的曹正清。一个声音在耳边讥笑:余思哲勇气可嘉。余思哲自生自灭。余思哲真他妈活该。

  看着刑部门口站着的那两个威风凌凌的侍卫,我突然生出一种三生九世的沧桑来。一咬牙,习惯星地将大拇指划过鼻翼,一个流氓歪起了嘴角。

  “杜礼风大人!领教吧,神一样的芙蓉天后,华丽丽地上场!”

  深呼吸,再次用力挤了挤那两团由旺仔小馒头升级而成的肉包,我一把提起身上这条碍手碍脚的桃色薄裙,大步朝刑部衙门走去。

  毫无悬念地,那两个侍卫拦下了我,不等他们开口,我扯出一个破天荒妩/媚的笑容抢先说道,“官差大哥,我是最近失踪的女尸天仙妹妹!”

  “啊??”那两人像见到了鬼。

  “——哦,不,我是最近失踪的女尸天仙妹妹的同事芙蓉姐姐。我知道刑部正在调查此案,却苦于没有线索。我得到一些情报,希望对侦破本案有所帮助,所以日夜兼程马不停地赶来汇报!麻烦官差大哥通报杜礼风大人!芙蓉在此谢过!”

  那两个官差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仔仔细细将我打量了不下十遍,最后目光稳稳地停在我“满城尽带黄金甲”爆/||乳|上,“嘿嘿~~原来是潇湘苑的姑娘啊!”

  万恶滛为首——交大浙大不如波大。多亏早上塞了两团棉花,瞧瞧这跌宕起伏的冲击。我心里那个得意啊。脸上却是一副欲拒还迎,将语未语的娇羞模样,低头用手绞着衣角。

  “哎呦~~还不好意思啦!哈哈~~”两个男人暧/昧地大笑。

  我一听便来了底气,一咬牙,使出二十五岁大龄剩女的浑身解数,羞羞答答地抛去一个媚眼,又拿出芙蓉姐姐的招牌“S”动作,高高扬起下巴,翘起一个兰花指,“大哥~~真是好眼力~~我就是潇湘苑第一红牌,咳咳,芙蓉姐姐!”

  “你——你——你在干嘛?!”两个男人齐齐倒退一步,嘴角开始抽经。

  “我??怎么了?”头上开始冒黑气。

  “别这样吓人好不好,真是见鬼,还是什么潇湘苑第一红牌?!质量怎么这么差......连个媚眼都不会抛!要不是看在你那两个招牌大波的份上......哼,先在门口等着吧!”

  那个官差显然受了很重的内伤,嘴角抽搐地转身进去汇报。

  某人比他更受伤。

  终于有人来带我去了刑部大厅。

  一个威严的花白胡子老头端端正正的坐在首座。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刑部侍郎杜礼风。

  我一翘兰花指,娇滴滴地作揖道,“民女给杜大人请安!”

  为了从杜礼风这里得到线索,我出卖了自己苦心经营了二十五年的美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

  老杜点点头算是回礼,一双长满皱纹的老眼紧紧地盯着我的胸口,想瞧出什么端倪。

  哀怨啊!哀怨!!

  杜礼风也不是啥好鸟。老王八蛋要是能从我的黄金甲*中瞧出端倪的话,我余思哲服。

  我满脸黑线地使劲往上提了提胸衣。

  o(∩_∩)o

  PS:嘿嘿,流氓就是流氓,永远别指望哲哲做出合乎正常逻辑的事情来~~
第64章 王牌贱谍(1)
老杜端着茶杯,沉默地如同地老天荒。他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把人气死。

  老家伙抿了一口茶,连眼皮都不抬,不冷不热道,“龙生龙凤生凤,乌龟原是王八种,老鼠儿子会打洞。破烂命就跟破烂货。你和潇湘苑那个死掉的ji女是一起的?”

  这说的那叫什么话?

  如果说是,那不就等于承认自己就是个破烂货。要是说不是,那我站在这里干什么?

  于是,我在心底对着老龟Tou,比划着一个狗日的手势,嘴上却分明爽快地答道,“是的!杜大人!”

  老家伙终于向我看来,一脸奚落的恶毒,“哦,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我明知故问。因为那双长满皱纹的老眼睛又不偏不倚地落在我挤爆的ru/沟上。

  “废话少说!” 老龟Tou马上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把你知道的线索通通如实说来!”

  我瞪着他,彻底折服。

  当官的人变脸的速度绝对比阳痿的男人摊倒在女人身上的速度还要快。前一秒还在意滛,后一秒便一本正经。这老家伙开玩笑都能把人开疯掉的,他绝对有这个素质。

  我的嘴角开始抽筋,其实我哪有什么线索,我自己还想从老杜这儿找线索呢!

  但依然不露声色强作镇定,声调依然平静,“天仙妹妹是潇湘苑第一红牌,这便是线索!”

  “何以见得?”老家伙眯起了眼。

  “你知道红牌一夜是多少银两吗?”我神秘一笑。

  “我……我怎么知道……”老杜脸上有点挂不住。

  “是男人的都知道!一百两!整整一百两!”我斩钉截铁道。

  “这根线索有什么关系?”

  “杜大人,你想一想啊!一百两足够一户普通家庭美美的过一年,试问有几个男人玩得起。所以……嘿嘿……天仙妹妹尸体失踪就很好解释了……”

  “你的嘿嘿是什么意思?”老杜脸上开始阴云密布。

  “没有激/情的拥吻,那来床上的翻滚,没有肚皮的摩擦,哪来爱情的火花。这就是嘿嘿!”

  “你......你......”

  “没钱玩活着的潇湘苑第一红牌,死了抱回家春宵一刻!这一百两银子不就省了。你说有没有道理啊,杜大人?”

  “放肆!你……你这叫什么线索?刑部岂能容你一个低贱的*胡闹,休怪本官不客气!”老杜说翻脸就翻脸,花白胡子在微微抖动。

  我咬牙狠狠掐了一把大/腿,下一秒便开始嚎啕大哭。

  “杜大人,我也不想啊!天仙妹妹尸骨未寒,却不明不白丢了尸体,小女子破案心切啊~~呜呜呜~~你说我怎么对得起我可怜的天仙妹妹啊~~”

  “给我闭嘴!你说,你到底来这儿干什么?”老杜气的吹胡子瞪眼,下了最后通牒。

  我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道,“马蚤归马蚤,马蚤有马蚤的贞操;贱归贱,贱有贱的尊严!杜大人,我的身份虽然不堪,可ji女也是讲义气的。大人你有什么线索,不妨讲出来我们一起参谋参谋.....”

  o(∩_∩)o

  PS:老杜,领教吧!

  哲哲,快出招!

  求收藏!!!!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65章 王牌贱谍(2)
“什么马蚤归马蚤,马蚤有马蚤的贞操;贱归贱,贱有贱的尊严!!一个风尘女子,来刑部胡言乱语!来人!给我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老杜拍案而起,正准备甩袖而去。

  这还有什么搞头!

  我顿时傻眼了!计划泡汤,不仅什么线索也套不出来,还要搭上一个屁股开花!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跪在地上,扑过去狠狠抓住老杜的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

  “英雄啊!杜老英雄!看在芙蓉姐姐和天仙妹妹姐妹情深的份上,你就饶了小女子吧!呜呜呜呜~~”

  “我……我宁愿躺在棺材里的是芙蓉,而不是我那苦命的天仙妹妹啊~~呜呜呜~~”

  还没等我说完,老杜一把从地上拽起我。 两只眼睛闪闪发光,活像一只黄鼠狼。

  “啊!这是干……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杜大人!”

  “难得芙蓉姑娘对你的天仙妹妹有如此情意!本官今天……被你的深明大义感动的热泪盈眶!” 老杜哪有什么热泪盈眶,那简直是扯淡,分明是两眼放光。

  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刘捕头,刘捕头……把东西给我带进来!刘捕头……”

  无人应答!

  “关键时刻又死哪里去了!”老杜像牙疼一样呲牙咧嘴地,跟他身份记不相称地直跳脚!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顿时满头黑线,眼角不安地跳动。不好,似乎有血光之灾!

  老杜分明看出了我的疑惑,抚着花白胡子,一脸阴险地笑道,“芙蓉姑娘,杜某一直为这个案件愁眉不展!不想今天,芙蓉姐姐对一个故人如此情深意重,为了破获这个案子,竟然愿意孤身犯险,杜某实在是佩服!”

  老杜双手紧紧握着我的肩膀,以一种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目光看着我,不容我有置喙的余地。

  “他娘的深明大义,他娘的情深意重,”我越想越不对劲,这老头的每一根胡子都像*一样直挺挺上翘,分明在说一件事:芙蓉姐姐,让老子日一下!

  “慢着,慢着!杜大人,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说出来我们从长计议!你这么看着我笑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哎!——不用在商量了,就这么定了!”

  “定……定什么?”我好想给他端起的茶里面加一口唾沫。

  老杜眯着眼,抿了一口茶,不慌不忙道,“既然芙蓉姑娘愿意舍生取义,为你妹妹报仇,那就只能这么办了!”老杜冲着进来的刘捕头使了个眼色。

  妈的,不对啊!我瞪着老杜那个竭力隐藏着什么的表情,大骂一声,“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敢打我芙蓉姐姐的主意,就等着被扁吧!知不知道姐姐是混哪条道的?知不知道姐姐的后台是谁?”

  那老家伙还是那样一千年不变的德行,让你不信他的真,也搞不清他的假,“刘捕头,把东西给她!”

  我嘴角抽筋,差点没倒下!——居然被无视了!
第66章 王牌贱谍(3)
我闭着眼睛开始装死。

  但那个虎背熊腰的刘捕头拿出一颗黑乎乎的小丸子一把塞到我手里。

  “姑娘,这颗药丸在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内就可以见效,但它的功效只能维持五个时辰。”

  “啊??啥J/B玩意儿?”我终于在惊愕中活了过来。

  “它能隐藏你的气息,让你呼吸变弱,体温降低,但是脑子依然完全清醒。也就是说,这五个时辰内,你除了脑子是清醒的之外,其余就跟死人没什么分别,但是五个时辰之后,你的身体就会恢复正常!请姑娘收好!”

  我怎么感觉后背一阵阵发凉,“你给我这颗撒尿牛丸干什么?瞧你贱兮兮的表情,说!有什么阴谋?”

  无语中……

  过了半响才听到刘捕头讷讷的声音,“大人,你……你没告诉他……”

  “一会儿不就知道了!现在费那口舌干嘛!”老杜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我。

  “喂!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老杜依然一脸遭雷劈的表情,而刘捕头却是没来由地目瞪口呆。

  这里面有鬼!

  我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谄笑着点头哈腰道,“杜大人,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身为潇湘苑头牌,我可是很忙的……”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假装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还不动手!”老杜大喝一声。

  话音未落,我就感觉一道强劲的凉风袭来,闪身一避,我顺势一个侧踢,果然是刘捕头。我狠狠给了丫肚子一拳,丫仍是嘿嘿地乐。

  我顿时傻眼,这家伙壮的跟牛一样,没等我再次出手,脖子就受了重重一击,我顿时眼前直冒金星。

  在完全陷入昏迷之前,我隐隐约约听到老杜和刘捕头的对话。

  “杜大人,这么做,芙蓉姐姐会不会有危险啊?”刘捕头的声音。

  “不入虎|岤,焉得虎子,你也听到了,这姑娘情深意重,自愿为了她的姐妹深入险境。哎!!这份情意实在令人敬佩!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出了事那又怎么样?她自己都说了,是潇湘苑的第一红牌!不过是个*罢了……”

  听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心哇凉哇凉,眼睛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第67章 王牌贱谍(4)
我被一阵高过一阵的喇叭唢呐和妇人的嚎啕大哭声吵醒。

  揉揉眼睛,黑乎乎一片。再用力揉揉眼睛,依然是黑乎乎一片。他娘的,见鬼了,伸手往周围一摸,我顿时吓得一身冷汗,很有背景的芙蓉姐姐居然被活生生地装在一个封闭的箱子里!

  再一听外面那些动静,我算是明白了,这个箱子就是棺材,装死人用的棺材,顿时明白了杜礼风的计谋。

  狗日的!这老头我早晚得整死!

  咬牙切齿和愤怒都要求起码的观众,但阿杜这个老王八蛋显然不在现场。我就是做实验的小白鼠,这场面叫人气结,但显然有更多事更值得人气结。

  于是,天后级人物芙蓉姐姐在棺材里大喊大叫,起劲地晃动着身体。

  “杜礼风,我咒你,生儿子没屁/眼,老爸卖屁/眼,你自己烂屁/眼,爱吃鸡屁/眼。三岁死了爹,四岁死了爹,五,六,七八岁都死过爹,十岁勾引太监,十一岁勾引太监,一把年纪了还勾引太监。”

  我停下来喘一喘气,继续骂道。

  “杜礼风,你这个乌龟王八蛋,瞧你长得那样,上那动物园,人家动物园的小猩猩瞅你都哭了,我X你大爷,你给人小猩猩吓的两脚扶地两手倒立,从屁/眼子出气,从嘴放屁,完了,还跟它妈妈说,妈妈,这老头子长的怎么那么像我失散多年那个表弟,还就地就给你跳了个托玛斯圈旋,你爷爷的,老王八蛋,你个B样一上动物园,满园子的动物都趴笼子顶上瞅你,哎呀妈呀,可算来个动物了,你长的好像外星人。杜礼风,我要是你,我早就自尽了!姑奶奶要是活着出去,定刨了你家祖坟,我咒你得猪流感,变得和猪一样笨!”

  正骂的起劲,突然,一阵敲棺材板的声音,三长两短——“笃,笃,笃,笃笃”。

  难道有人听到我的叫骂,知道里面是个大活人,要开棺救我。

  我连忙把耳朵凑过去一听,这一听差点没把我气死。

  刘捕头的声音。

  “你要是再大吵大闹,不好好配合!我就禀告杜大人,真的把你当做死人给活埋了!”

  “你吓唬鬼啊!——天子脚下,你们刑部竟然干得出这样的勾当??他娘的,你们连个*也不放过!丧尽天良猪狗不如不得好死!我咒你祖宗十八代!”

  “闭嘴!!——”刘捕头扔无可扔地大声咆哮。

  然后他喘着气,直直平静了好一会儿才压低声音道,“芙蓉姑娘,只要你好好配合,不会有事的,棺材和墓|岤里都做了手脚,不会让你闷死!到时候,还要靠你做人证!我把那颗药丸放在你贴身衣物里了,一有情况,马上服用!切记切记!”

  听了他后面的话,我的心才稍稍平静了点。

  心里暗暗思索,假扮女尸虽然危险,毕竟还是有一线破案的希望。要是真的大获成功,一举破获了这起女尸失踪案,三天后,我也用不着被崔新旺“虐”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o(∩_∩)o

  PS:精彩尽在下文,求收藏!
第68章 笑叹红尘(1)
听着外面的唢呐声和女人哭天抢地的声音,我的心不免生出许多哀怨。

  别人穿越后,不是变成公主就是当了皇后,就算是穿到了冷宫,好歹也不用像我这样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

  还有人会比我更悲惨吗?

  有吗?

  谁?

  有种站出来。

  想我余思哲,从穿越那天开始,前一秒要被凌迟,后一秒就是美人醉骨,惊魂未定之余曹正清一声令下我又被两大高手轮番殴打,遍体鳞伤后还要受崔新旺的虐待,而现在,竟然被活生生装进了棺材,等着那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玩意儿上门。

  血泪史,绝对是血泪史!

  “狗日的老天,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玩死我!!”

  漆黑的棺材里,一个悲愤的声音在空荡荡地回响。

  突然想起了刘捕头说过的那颗“撒尿牛丸”,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不是说放在我的贴身衣物里了嘛。我一摸,顿时气结。

  我X你刘捕头全家,竟敢吃我豆腐。

  那颗撒尿牛丸,正规规矩矩稳稳当当地,深深地夹在——我挤出的*里。

  “王八盖子的,我X!!!”正当我牙咬切齿地问候刘捕头全家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子一震,“哐”一声,棺材停了下来,静静地悬在半空。

  外面妇人的哭声更响了,“我的女儿啊!可怜的芙蓉啊!你怎么去的这么早啊!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呜呜呜呜~~~”

  满……满脸黑线!-_ -|||

  老杜从哪里找来的群众演员,实在太敬业了!已经哭了整整一路,现在居然还有这么旺盛的精力,送她两个字——专业!

  接着又听到有人高喊,“入土为安,芳魂归兮,呜呼哀哉,痛哭流涕¥%……&*#@#¥……&&妈咪妈咪吼”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囧。

  感觉棺材又被抬起,然后慢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