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9部分

下降,又是“哐”一声,大概是到底了!我的心猛烈地跳起来,“扑扑扑扑”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虽然刘捕头说过,棺材和墓|岤都做了手脚,不会把我闷死,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

  怎么?

  你鄙视我?

  你居然敢鄙视我!!

  有胆你自己试试被人活埋的滋味。

  我一紧张就想上厕所,怎么办?

  o(∩_∩)o

  PS:悲惨穿越生存指南——接下来,哲哲小朋友又会遇到什么悲惨经历呢?请收藏!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69章 笑叹红尘(2)
难道撒在裤子里?

  天那,好囧!

  棺材里黑乎乎的,我只能用手摸摸四周。

  摸到几串的珠子,大概是陪葬品!这老杜搞的也太逼真了,还放了陪葬品。

  再往前一摸,又摸到个瓶子,细长形的,瓶口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

  再往前摸,什么也没有了。

  只好……将就着……用吧!

  于是,当外面的人看着棺材被泥土一锹一锹掩盖的时候,里面的伯克利顶级博士余思哲却在扎马步:半蹲着身体,手里握着一个陪葬品,正在小心翼翼地解决生理问题。

  只能用两个字形容——诡异!

  如果还能活着出去的话,我一定要把这一段写进小说,留给我的子子孙孙传阅膜拜!

  大概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外面的唢呐声和女人的哭声都远去了,只孤零零地剩下我一个人被留在这荒郊野外,留在这深深的地底下。

  一切都沉淀了下来。

  声音,俗事,烦恼。

  这一刻,我突然发现,这世界上没有比死人的棺材更安静的地方了——这时候的我反到平静下来!

  这里远离了俗世的忧愁,没有了红尘的烦恼,没有曹正清的冷酷,没有崔新旺的变/态,没有李成扬的劈/腿,没有无穷无尽的工作。突然想起林青霞的那首《笑红尘》来。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或许就这么死去了也好。

  正当我迷迷糊糊快要在棺材里睡着的时候,一阵“嚓嚓”的声音把我吵醒。

  有情况!我一惊,马上收敛精神。不错,绝对是挖土的声音。

  来者是人?是鬼?是野兽?是山魈?

  我的心情不自禁地微微收紧……

  ##################################################

  最近几天实在太忙!求收藏!!
第70章 绝世高僧(1)
挖土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怎么办?

  躲是没地方躲,逃也没地方逃。

  只有一个办法——装死!

  在棺材里,不躺着死人还会躺着什么?出现死人是正常的,蹦出个活人把别人吓着了就是罪过。

  不管怎么样,先装死再说!我赶紧摸出那颗“撒尿牛丸”,囫囵吞枣就咽了下去!

  我——余思哲,25岁的黑带九段流氓博士,如今却沦落到被活埋在棺材里装死。

  果然如刘捕头所说,药效很快,我的心跳越来越慢越来越微弱,最后几乎感觉不到了!体温开始下降!喉咙也发不出声音,脸部肌肉开始不受我的控制,根本就做不了任何表情。

  老实说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挂了,但是明明身体麻木了,脑子却还是这么清醒。

  挖土的声音就在头顶......

  最后“哐”的一声,像是有人跳到了棺材盖上,又听到“劈劈啪啪”撬盖子的声音。

  我长叹一口气,他妈的,死也认了。

  “喀喀喀”几声闷响之后,我知道盖子被掀开了,因为空气一下子朝我迎面扑来,虽然我闭着眼睛,但还是能感觉到微弱的光和一个高大的人影。

  然后是一个男人闷马蚤的笑声。

  现实情况很诡异,一个男人对着一具女尸自言自语。

  “阿弥陀佛,姑娘佛缘广阔,致远前来度化!不宜速说,佛法难起。让小僧慢慢引导你!!”

  来人竟是一位大师级人物。我顿时哭笑不得。大师,这么晚你还上班,是不是太敬业了点!!!

  我囧!!

  佛法渡一切众生,这一切众生包括人,鬼,仙,神,妖,魔,天人,畜生。可是,我……我是……美艳女尸……

  深更半夜……一个大师……跑到一个女施主的棺材里……难道只是度化这么好心……我不想用俗人的心情来理解一个大师级人物的超凡脱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竟惹的一个高僧惦记,实在是罪过罪过……

  正胡思乱想着,那和尚“蹭”地一下跳进棺材,我感到身体一轻,下一秒已经被打横抱起。那和尚脚下一点,身轻如燕,抱着我飞出了墓|岤。

  大师轻功了得!阿杜,你的手下怎么还不出来。

  正念着,就听到一声暴喝。

  “贼人——哪里跑!!”刘捕头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夜的空气里格外充满正气。

  随即“撒撒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十几个捕快叫嚣着一拥而上。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何必强人所难!小僧只不过做分内事!”和尚平静地单手作揖。突然他胸腔一震,一声长啸,四下顿时疾风劲草,耳边有风呼呼吹过。

  刚刚还被认为充满正气的刘捕头的声音越来越远,但我依然听到那家伙在跳脚骂娘。“他娘的,死秃驴,长安大大小小不过五十几座寺庙,我老刘总有一天会抓到你!”

  天哪!

  五……五十几座寺庙=_=|||

  我倒!

  刘捕头,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_<~

  PS:流氓女主寄语:看书不收藏的,全部被致远大师度化!!
第71章 绝世高僧(2)
突然想起一个经典的武侠故事,此故事短小精悍却充满了血雨腥风:师太,你为何跟贫道抢秃驴!

  难道现在,我要面对的是另一个武侠故事,同样短小精悍却充满*的——女尸,你就从了老衲吧!

  我……我扑!=_=|||

  25岁大龄黄花剩女开始在心里叫苦不迭,“大师,你想怎么超度我啊!”

  余思哲流氓一世,想当年在美国混唐人街时也算小有成就,想不到今天居然栽在一个和尚手里。

  “啊——”某人崩溃中!

  致远打横抱着我,以神行百变和凌波微步的架势,在草上急驰的了大概一炷香的的时间,突然纵身一跃。

  只觉得身体一轻,眼前蓦地一黑,一股寒气袭来。

  致远终于放慢了脚步,七拐八拐地又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

  我偷偷眯起眼睛打量四周。

  黑乎乎的地道一条连着一条,出了一个洞口倏地又拐进另一个洞口,没完没了。

  不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致远脚边传来,伴随着“吱吱”的响声。“有老鼠。”我心里暗念道。

  又有水滴从石缝里渗出,落到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阴森森的黑暗中清晰地让人惊心。这是什么鬼地方。

  惊魂未定之余,只听得致远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阿弥陀佛,把女施主带到墓|岤群里来超度,实在迫不得已,罪过罪过!”

  “啊——墓……墓|岤群!”

  我的心顿时像掉进了严冬的湖底,一股阴风从后脑勺掠过,凛冽地让人打颤。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四肢百骸蔓延。

  致远抱着我突然拐到了一个开阔之地,一片幽暗的烛光闪在眼前。我不敢再睁眼,在这样的高手面前,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决计不能再睁开眼睛。

  见光死!

  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后,致远淡然一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成佛时,极乐众生,都具无良善根,金刚不坏之身和无尽体力,以真诚、言语和身行在一月之内接连度化两位绝代佳人,可谓功德无量!美人施主,请稍等片刻,小僧去去便回!”

  说罢,致远大师便匆匆离开。

  我在心里问候了杜老英雄全家三百遍后,致远依然还没有回来。

  我已经不指望刘捕头了,长安五十多座寺庙,等他找到这里,我恐怕早就被超度了。

  再一次偷偷睁开了眼睛,我仔细打量四周。

  这是间简陋的石室,石壁上点着一盏豆大的青灯,照的石室昏暗不定。

  墙边一桌一椅,没有多余的物件!两个字:清苦!

  “这么清苦朴素的大师级人物,盗我这个女尸到底想做什么?”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雄浑的脚步声。

  我一惊,此人好深厚的内力。

  PS:流氓女主回来了,让大家久等,实在抱歉!赶快收藏啊~~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72章 极乐世界(1)
来人便是致远。

  他进屋后,只听得“哐”的一声,像是有个很大的物什重重放在了地上,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怎么回事?难道致远出去老半天就是为了抱个大浴盆回来?”我心一惊,一个无厘头的想法突然从脑子里蹦出来。

  “致远大师……你想玩……鸳……鸳鸯浴?”

  呸呸呸……某人当机立断把这样邪恶的想法扼杀。

  余思哲你也忒色/情了吧,怎么会想到鸳鸯浴那么低俗的场面。致远大师好歹是个清苦的得道高僧,说不定人家只是爱搞搞个人卫生,泡泡澡,舒缓一下筋骨而已。怕是刚才神行百变走的太急累到了吧。

  喂,诸位,我说你们不要把人家大师想的那么世俗好不好啦!

  出家人,四大皆空,皈依三宝,极乐众生。

  我是向来不愿以最坏的念头来揣测世人的。

  学着点。

  然而……然而……然而……

  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对这位得道高僧大跌眼睛。

  PS:嘎嘎~~流氓女主VS得道高僧~~故事会怎样狗血地上演~~绝对精彩~~求收藏~~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73章 极乐世界(2)
致远走到床边,突然伸出手轻轻地捏了捏我的脸颊,摇头叹息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多美的人儿,极乐净土芳魂一缕,孤零零地上路,就让小僧送你一程吧!”

  听完这番话,我的心“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这致远口中的极乐世界恐怕是少儿不宜的:

  XXOO,OOXX,换个姿势再来一次,XXOO,OOXX......如此反反复复,颠来倒去,绝对限制级的火爆场景。

  我的心开始泪奔,“杜老英雄,你死哪里去了!就算是一坨屎,也有遇见屎壳郎的那天!我余思哲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你的拯救啊!”

  突然胸部一凉,我的心开始纠结,果然不出所料。

  这只大师难道打算这么超度我??太邪恶!实在是太邪恶!!

  你看看,那双咸猪手已经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那里”。

  我精心打造的《满城尽带黄金甲》爆/||乳|就这么被猥亵了,还是被一个我口口声声称之为大师的小秃驴猥亵。

  这是什么江湖,下手都忒黑。

  余思哲,黄花老闺女,守身如玉二十五年,一心要把“初摸”留给自己未来的老公,而现实情况却是,一个和尚正在着手处理那对“呼之欲出”的爆/||乳|。

  于是,一场“搓揉捏挤”上下其手的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囧╗╔囧╝╚囧╝......

  PS:欠揍的死秃驴!!求收藏!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74章 迷途未返(1)
突然身上一凉,只听得“死啦”一声,上衣就这样被生生撕掉了。

  又是“死啦”一声,肚兜也被生生撕掉了……

  在接连不断的“死啦死啦”声中,我的裙子,我的裤子,我的鞋子,还有我的袜子,一件不剩,通通被撕成碎片。

  想起吴宗宪主持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节目,宪哥在里面有段很经典的台词:

  上衣,脱掉脱掉脱掉!

  裤子,脱掉脱掉脱掉!

  通通,脱掉脱掉脱掉!(麻烦大家自己配音乐~>_<~)

  老天,让我死了吧!

  孔子曰,脱着如斯夫,唯有崩溃。

  孟子曰,孔子说的对。

  好家伙,扒的我是一件不剩!我暗骂一声,“致远,算你狠。”

  于是,流氓余思哲同学,此刻如同一条光溜溜的泥鳅,光溜溜地躺在那里,光溜溜地供人参观。因为服了刘捕头的“撒尿牛丸”,此刻脸部肌肉完全瘫痪,根本做不出一个呲牙咧嘴的表情,只能在急的心里跳脚。

  “看吧看吧,小秃驴!姐姐我身材好,随便你看,看看又不会少块肉。我这人从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我就报了。可惜现在动不了,又没带刀,如果有幸能活着出去,一定整死你个死秃了顶的!”

  除了无力地在心底跳脚之外,其实我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呼吸都愈发困难。于是流氓哲哲在心底指着一盆花,淡淡地说:草。然后指着狗日的天空,淡淡地说:日。

  致远大师的“搓揉捏挤”已经彻底把我雷焦。远远超过了草和日的境界。

  我又想起了杜礼风那个该死的老家伙。

  什么叫多余?

  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等我已经被超度后阿杜的马后炮。

  致远的视线一遍遍地在我身上巡逻,但是,大师就是大师,怎么可能仅仅满足于用眼睛“看”,大师的风范是一定要亲身实践一下才知道“深浅”,而我却并不想了解他的“长短”。

  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师正执着地要带我去极乐世界走一遭!

  ~>_<~

  PS:面对执着的大师,流氓哲哲会不会惨遭毒手。不收藏就让哲哲失身!哈哈哈~~~快点收藏啦~~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75章 迷途未返(2)
突然身体一轻,致远已经打横抱起我,下一秒我的身体便整个儿浸在了温热的水中。

  水完全没过了头顶,“咕噜咕噜”直往耳朵眼里灌……

  某女顿时叫苦不迭。

  这一晚到底要给我的人生留下多少惊喜!狗日的完全可以写一本小说叫《悲惨世界》。

  致远大师不禁超度女尸,还喜欢玩虐的!

  苍天啊……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歇菜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猛地把我的身体扶了起来,最后温柔地落在我的脸颊。

  “阿弥陀佛,让美人施主受惊,小僧罪该万死!”说罢“哗啦”一声,致远僧袍落地,下一秒,某只大师便大步跨进浴桶。

  我已经被彻底雷焦。

  真的~~真的~~是鸳鸯浴~~

  大师VS女尸!!

  无语中……

  妈妈说,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他可能是鸟人;剃光头的更不一定是大师,他可能是滛贼。亲爱的,请为我保留了二十五年的Chu女地默哀三分钟。

  “大师,你是尘世中一个迷途小僧侣,欲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某人泣血。

  可是人家致远大师,根本就听不到我苦口婆心的呐喊,竟开始用毛巾专心致志地帮我擦试身体……

  美少女战士……可是光着的……一/丝/不/挂……

  大师……你……

  ~>_<~

  PS:收藏太少,作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流氓哲哲就要失身~~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76章 苦海无边(1)
那毛巾从我的脸上,温柔地落到脖子上,又在我两峰之间流连忘返。

  虽然没有了《满城尽带黄金甲》里面爆/||乳|的搭配,可是“横看成林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爆/||乳|有爆/||乳|的诱惑,山包有山包的韵味。

  看那致远流连忘返爱不释手的样子,说眀还是有看头的!

  峰回路转,毛巾又温柔地越过我的肚皮,来到一片茂密的小森林。

  大……大师,这里就免了吧。

  我的心开始纠结。

  孔子曰:打架用砖乎,照脸乎,不宜乱乎;乎不着再乎,乎着往死里乎;乎死*拉倒不用再乎;不死者乃英雄也~~

  致远,你要敢动我“那里”一根毫毛,我乎死你!

  可惜一个女尸无声的威胁显然没有什么效用。

  那致远,越来越来劲,毛巾也免了,竟然开始用手。

  我囧=_=|||

  O(∩_∩)O

  因为和谐的原因,本章删除很多细节,所以这几章字数都有点短,等和谐期过去后,再回恢复,请看文的亲谅解。
第77章 苦海无边(2)
大师,你是美丽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化身,梦遗大师第三十八代传人——致远。

  余思哲同学知道错了。

  别抠了,再抠,一会儿黄花老闺女都让你抠成了残花败柳……

  致远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活,却把我的“茂密小森林”弄的七零八落。这已经不是动我一根毫毛的问题。他娘的,此生跟这个秃驴没完,得把他干掉,还不是简单地干掉,一定要凌迟,就一个字:惨!

  别跟我说什么大义,别说有朝一日刘捕头会把我从秃驴的爪子下解救出来,长安五十几座寺庙猴年马月轮到我。

  很多事我都扔了,连诸位看文不收藏我都扔了,这种事扔不了的。

  我试着咬牙,试着切齿,试着挤出一个凶狠的表情,可是,所有的努力只是徒劳,“撒尿牛丸”的效力依然没有减退。

  蓦地,觉得身子一凉,下一秒致远已经把我从水里抱了出来,他精壮的胸膛贴着我光溜溜的身体,“唰唰唰”几步走到床边,将我轻柔的放平。

  我余思哲生螃蟹壳子,顶着撑着,扛不住了就大不了一死,可从来没想过会一声不响地跟一个和尚XXOO,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真是见鬼。

  怎么办?

  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连动一下指头的能力都没有。

  刘捕头你猪啊!难到他非要等到大师那根鞭进来给我搓完澡,你才带人冲进来吗?!

  突然想起曹操和蒋干之间的一个经典对白。

  曹操:干,你妈好吗?

  蒋干:操,你全家好吗?

  而此时的我,既要问候阿杜的老母,也要问候刘捕头全家!

  死秃了顶的,此生跟你没完!
第78章 鬼子进村(1)
正在心里骂娘的时候,突然耳边袭来一阵汹涌的热气。

  致远凑近低语,“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你我尘缘未了,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且看小僧如何帮你化解这场劫难,渡你前往西方极乐净土!”

  话音刚落,我便感觉耳边凉飕飕一片,一条滑溜溜的玩意儿如鬼子进村,肆无忌惮地东征西讨。粗喘的气息犹如小日本张牙舞爪的叫嚣:花姑娘的哪里的有……花姑娘的大大的有……

  我倒!

  致远的舌头如同灵巧的小蛇,颇具技巧性地来回扫荡,黏黏的唾沫在我的脸颊和他的舌头之间连成一根亮晶晶的丝线。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是小僧见过最鲜活的女尸!今晚……就让我们一起到达极乐吧!”

  致远含糊不清的嘟囔着,舌头却一刻没有闲下来。

  某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有没有搞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前……前戏???

  大师,你会不会太敬业了点!

  Jyin女尸,你还要做足准备工作。

  I 服了U!!

  过了半晌,山田小队长终于满意地收回了他的扫荡小分队。

  还没来得及庆幸,下一秒,一张温热的嘴突然含/住我的唇,像品尝新鲜美味的樱桃一样,有滋有味地咬啮起来。

  我虽然吃痛,嗓子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脸上也做不出痛苦的表情。

  此刻的余思哲,像一只沉默的羔羊,规规矩矩地躺在那里,等待着致远大师一步一步,来揭开保留了二十五年的神秘面纱。
第79章 鬼子进村(2)
也许致远觉得樱桃吃的差不多了,便马不停蹄地开始往下拓展新的领地。

  他在我的那两个丘陵地带停留多时,不停地舔啊舔,舔啊舔。

  真他妈痒啊!

  大师,你这是吃雪糕呢!

  蓦地,致远腾出一只爪子,犹如乌云盖顶,出其不意地扣在我的小森林上。

  我倒抽一口冷气。

  这会不会就是江湖上早已失传的御女绝招:吹~含~吸~舔~扣~

  我囧!

  大师就是大师,孜孜不倦,不辞劳苦,把那“吹~含~吸~舔~扣~”反反复复前前后后来了五遍。铺垫差不多了,就要进入正题。

  他麻利地分开我的双腿,托起我浑圆的屁屁,随即一个硬邦邦地东西顶在那里……

  他娘嗳!我心里大叫,完了完了,守了二十五年的防线,竟然要被一个和尚攻破了,实在太失败。

  致远,我代表党,代表人民宣判你的死刑。

  你他妈给我等着。

  ~> _ <~

  PS:流氓哲哲真的要失身了哦~~~

  本来想把第一次那个谁的~~呜呜呜~~

  赶快收藏!洛洛大大一高兴就派人来救她了!

  (*^__^*) 嘻嘻……

  诸位亲,周末愉快,天天开心!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80章 千钧一发(1)
就在这雷霆万钧的紧要关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哗~哗~~哗~~~”的声音,犹如钱塘江潮铺天盖地而来,一声高过一声, 汹涌澎湃,仿佛一股天神般的力量在奔腾。

  致远正在兴头上,听到这声音不禁一愣,咬牙切齿地咆哮,“阿弥陀佛,这个畜生,长得越大越不听话,每次都是这种时候来坏我的好事!”

  然后他话锋一转,温柔地摸着我的脸颊道,“美人施主别怕,待小僧制/服了那个畜生,就来尽情地超度你!等我!”

  话音未落,我只觉得身子一凉,刚才还像糖粘豆一样贴在我身上的人已经不知所踪,屋里也没有了他的气息。

  我长出一口气,心里一块巨石落地。

  屋子里静悄悄地,潮水拍打堤岸的声音也渐渐远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像杜十娘盼郎君一样,盼啊盼,盼望门口能突然出现那个猪头刘捕头。

  然而在心底深处,我竟然希望那个人能从天而降出现在我面前。老天,我一定是吓糊涂了。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心跳在渐渐加快,体温也在慢慢回升。

  刘捕头那颗药丸的功效在减退……

  我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线生机,心里跳动着生的火苗。

  我躺在床上,开始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小脚趾头上,暗暗鼓励道,“宝贝,动一下!!”

  脚趾静静地僵硬着,没有任何回应。

  “亲爱的,动一下!”我不死心地再次集中注意力。

  依然没有回应。

  时间在一丝丝地溜走……致远随时都可能回来……

  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眼睛不知不觉地湿润,“求求你动一下!”

  药效只是刚刚退去,正常的血液循环也得一炷香才能完全开始,我的身体依然僵硬。

  “该死的你给我动一下!该死的,你他妈动一下啊!!”

  也许是我的咆哮,也许是我的毅力,也许是我的遭遇感动了某位大神,总之,我看到了小脚趾微微的抖动,然后是缓慢的移动,最后终于可以灵活的开合。

  离心脏最远的部位可以活动,意味着血液循环已经彻底开始奔流,我身体的其他部位也应该能够运作了。只是身体依然带着机械般的僵硬,像锈蚀的钢架,做不到常人的灵活自如。

  我几乎是爬着摔下床,一副眼角带泪,嘴角含笑的古怪模样。

  一刻都不能等,现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字——跑!

  ~>_<~

  PS:余思哲,有逆流而上的勇气,也有漏船载酒的运气!请各位相信流氓女主,我的文不会离谱的!嬉笑怒骂皆文章。
第81章 千钧一发(2)
等我挣扎着爬到床脚,看到角落里的那堆衣服时,我彻底绝望,仰天长叹,“老天啊,为什么最倒霉的人总是我余思哲……”

  没办法,我只能捡起那几条被撕的破破烂烂的布条,胡乱裹住重要部位。一边裹一边哀怨地摇头,“还好我那个啥不是波涛汹涌,要不然……哪里兜的住啊……”

  微微庆幸。

  扶着床沿艰难地站了起来,我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提起了依然有些麻木的右脚,迈开了求生的第一步。

  等我跌跌撞撞地冲出房门,定睛一看,顿时嘴角抽筋。

  墓室洞口横七竖八地呈现在我面前,有些洞里亮着豆大的青灯,如怪兽的眼睛,绿莹莹地闪烁,飘移不定。而有些地道则漆黑一片,不时有阵阵阴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他爷爷的,不管了,反正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我看准一条点着油灯的地道,一头冲了进去……

  “滴答~~滴答~~”的渗水在空洞洞的地道里听着格外清晰,阵阵阴风盘旋着卷过,发出“呜呜”的鬼哭狼嚎。

  我的心开始发毛。

  地道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明明以为走到了头,可是一转身,一个闪着青冥幽光的洞口又阴森森地立在眼前。他姥姥嗳,该不是遇到鬼打墙了吧。

  越走心越寒,越寒心越毛,我下意识地抱紧身体,阴冷的空气让我的牙齿也开始情不自禁地打架……

  这地道,到底是通向哪里?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82章 古墓丽影(1)
恍惚中,我好像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影,在豆大的青灯下影影绰绰。

  我头皮一麻,像触电一样打了个寒战。地道太暗,加上我又有点近视,一时竟不敢确定那到底是人还是别的什么。

  我咽咽口水,使劲掐了一把胳膊,疼痛让我的神经刹那间紧绷。

  鼓起勇气继续往前走去,只是全身依然微微僵硬,连挥出一记有力的拳头也成问题,所以现在,唯一的保护似乎只有我身上不能称之为衣服的几根破布条。

  叫一万声救命也没有用,到最后还得我自己的王八壳子去扛,反正是活不爽利也死不痛快,我习惯了。

  等再走进一点,我发现那里果然站着个人,一动不动地像是在等待某人的靠近。

  “喂!是哪路英雄啊?小女子初到贵宝地,不想闯入了英雄的地盘,还望英雄海涵!”我壮着胆,抱拳喊道。

  那人依然无语……

  等我走到离那人大概一米远的地方时,我总算看清了青灯下的黑影。

  原来是个女人。

  女人穿着红色的长衫,身型高挑,长长的头发遮住脸庞,斜斜地靠在石壁上。

  “前辈?!”我试探星地叫了一声。

  依然没反应……

  我心里微微有点发毛,真他妈见鬼了,还是个穿红衣服的艳鬼!

  正当我怯怯地伸手想撩开她的头发时,不知从哪里卷起一阵阴风,瞬间吹起了女人的头发和红色长袍。犹如一只妖艳的红蝶,翻飞在幽暗的光影中。

  这毫无防备的惊/艳却让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一连倒退三步居然还是没有站稳,惊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最怕看到这种东西。

  “打搅了!您~~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某人的脸现在一定扭曲到变形。

  我下意识地把腰板挺得笔直笔直,每一根寒毛都像通了静电直直地挺立起来。

  我念不懂一个腐烂的女尸的经,只想用战防炮轰他一家伙。可是我没有,我只有一双几乎站不稳的脚。

  头也不回地往地道深处走,脚上的步伐越来越快。好想尖/叫,可是嗓子却像被一只手狠狠掐住了一样,一个音符也吼不出来。头上不断冒出密密的冷汗,“滴答滴答”顺着额头流进脖子又流向后背,整个身体已是湿漉漉一片。

  刚才一刹那的惊/艳让我半天也没回过神!

  一张已经不能再叫脸的脸上,露着两个空洞洞的眼窝,像两个黑洞,似乎要夺走我所有的意识。牙龈早已烂得坑坑洼洼,嘴角正流着黄|色的脓液,脸皮支离破碎,像贴了狗皮膏药。这是一个真正的女尸,一副腐烂的骷髅,甚至可以看到粘在骨头缝里的烂肉,肥胖的白色的蛆在那里开心地钻进钻出。
第83章 古墓丽影(2)
我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往前奔去,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心里依然发寒。奇怪的是,面对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我居然闻不到丝毫恶臭的气味。真是见鬼。

  我抽抽鼻子,囔囔的。

  被致远那个滛和尚“折腾”了半夜,铁人一样的余思哲终于感冒了!

  我加快脚上的步伐,一心想远离那个没皮没肉的骨头架子。在又急又慌中,没想到脚底一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来不及收势,整个人一下子扑到地上。

  一个硬邦邦又冷冰冰的什么玩意儿顶在我的胸口,借着墙上鬼火般豆大的灯光,我才看清身下压着的东西。

  老天,不要再吓我了。余思哲虽然流氓,但真的很怕这些东西,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担惊受怕的夜晚,在这样一个阴森恐怖的古墓。

  缓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出乎意料的是情况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糟,我身下压着的是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只见少女穿着白色的纱裙,脸上干干净净,没有烂肉没有黄液没有支离破碎的皮肤。

  少女闭着眼睛,像陷入了永远的沉睡!

  “哦——”我长叹一口气。

  在古墓中遇到这样的尸体应该算正常吧。我安慰自己。

  像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我强作镇定地从少女尸身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正想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但是一抬头,我的老天,这是什么......什么架势?

  三米开外的地方,竟横七竖八地出现好多女尸,足足有三十来具。

  难道碰上古尸群了......

  我头上的冷汗又密密地冒了出来,汇聚在一起,一条一条地往背上淌。那冰凉的触觉让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女尸个个年轻貌美,姿态各异,或站,或坐,或靠着墙,或躺在地上,还有一具泡在池子里。唯一的遗憾是,她们个个身体僵硬,表情怪异,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致远这个尘世中迷途的小*,把女尸盗来之后,不但肆意J滛,还做成美女木乃伊,组成僵尸后宫,夜夜翻牌子宠幸!

  他那根鞭恐怕早就长满尸毒和霉菌了吧!

  刚才走的急,加上地道昏暗,没看清,等现在看清了,却又吓得说不出话来。

  一阵阴风过后,我仿佛看了其中一具正面对着我的女尸咧开嘴微笑了一下。

  姐姐,不要这样,微微一笑很吓人。

  我的汗毛立刻炸开了锅,像刺猬一样一根根竖了起来。

  某人嘴角抽筋,舌头开始打结。

  “同是天涯沦落尸,相逢何必曾相识!各位姐姐,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想打扰你们的清净——只有你们保佑哲哲平安出去了,哲哲才能给你们伸冤,让你们入土为安!”

  我陪着笑脸,在女尸堆里七拐八拐,“借过,借过!”

  PS:流氓女主求收藏!
第84章 冥冥之中(1)
如果上天有好生之德,就让这些可怜的亡灵冥冥中指引我一条生路吧。

  然而,苍天不语,亡灵缄默。

  我突然很想哭泣和咆哮,原来余思哲也有求到鬼神的时候。

  穿过尸群后,又走了大概半柱香时间,终于到了这个地道的尽头,我发自胸腔地长叹一声,吐尽心中抑郁之气。然而一转身,一个幽深的三岔路口横亘在眼前,犹如五雷轰顶,我的脑袋开始“嗡嗡”乱响。

  我咆哮:“老天,你看到了,我一直在骗你!”

  我大笑:“是的,我在骗你!你听到了吗?狗日的!”

  我流泪:“这里有个孬种,会哭会害怕会胆颤会心惊的孬种,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我咬牙:“可是谁都要活,谁都一样!是谁把我逼成这样,是你!王八蛋!”

  又哭又笑又咬牙又切齿之后,一阵阴风从中间的洞口盘旋而来,我像耗子一样一头扎进风口和无边的黑暗中,鬼知道这条路会把我带向哪里,我拗执地像一条疯狗。

  墓道似乎永远没完没了,拐了九九八十一个弯后,我已经对生不抱希望。

  然而在拐完第八十二个弯后,一道强光从一个直径大概二十厘米的洞口射来。

  这来之不易的光明让我胸腔一振,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 一边想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跑上前去,等我趴到洞口往外一看,我的心像火车驶进车站“哐当~~哐当~~哐当~~”奔腾着轰鸣着带着不可遏制地疯狂颤动。

  我很想窝窝囊囊地掉头就走,当做没看见,然而我做不到。

  我开始笑,那是一种真正的大笑,笑的眼泪直流。“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我的眼泪无声滴落……

  老天啊,难道你真的难容我余思哲在这个世上么?竟要给我这样的磨难……

  透过墓道唯一的光明,我居然在这死生之地看到了红莲寺那朵诡异的度化之莲……

  PS:各位,请帮流氓女主收藏一个吧!我连晚饭都还没吃那!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85章 冥冥之中(2)
你绝对想象不出我看到的是怎样诡异的画面:那朵莲花不是长在土里,也不是开在水上,而是从一条大蛇嘴里喷涌而出。那大蛇,腰粗两尺,身上长满鳞片,硕长的蛇身盘了一圈又一圈,正仰着脖子在那里呼气吐纳,而那朵白莲就悬在它头顶上方,随着大蛇的吐纳而上下浮动。

  我现在才明白,刚才听到地道里传来呼呼的风声,哪是什么冥冥之中的鬼天意,正是这条大蛇吐纳之声。

  看着大蛇,再看那莲花,我如醍醐灌顶,彻底清醒。

  为什么老妇人坐莲时,莲花连一点下沉的痕迹都没有;为什么老妇人入水时表情会那么痛苦,而入水后又连一个气泡都不冒。

  全都是这条蛇,这条快成精的蛇。

  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每次哄我睡觉时奶奶都要讲的一个故事:千年水底蛇,口吐白莲花。原来并不是胡乱编造信口开河,而是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真实故事。

  去他娘的坐莲成佛,去他娘的红莲妖寺。

  我只确定人真的可以用一辈子来学习扯蛋,因为下一秒我已经扯开嗓子朝洞里叫嚣。

  “狗日的,你姑奶奶在这里呢!有本事就把我干掉!来啊来啊!有种就来日我!”我大笑着,大喊着,大声而狂/野地怪叫着。

  觉得我疯了是不是?

  我也觉得自己疯了。

  不疯魔不成活,让我痛快地死,也比这样窝囊地活着爽快!

  其实我已经筋疲力尽,肚子也开始不合时宜地“咕咕咕”叫嚣。

  狗日的老天不是要玩死我吗?来吧,通通来吧!

  我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