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1部分

”他蹭一下就溜了。我恨心理医生,都套不出话。
  既然是小离,我就爬回自己的阳台,继续抱笔记本。
  只是没想到离歌和玄明玉都来阳台了。小离手里拿着棋盘,那样子似乎是来找玄明玉下棋的,他们可真是好兴致。
  离歌没有跟我说话,而是摆开棋盘,是象棋。玄明玉在摆棋子的时候对我不轻不重地喊:“亲爱的,我不想破坏你对耽美的美感。但是你有没有从生理的角度去分析他们的Xing爱?”
  我郁闷了,一下子书上的美感少了大半,越看越缺乏兴趣,萌的地方也不萌了,hig的地方也不high了,我愤怒地瞪正和离歌悠闲下棋的玄明玉:“玄明玉,你非要打破我的幻想才开心吗!我生活的乐趣全在这上面了,你这人真是……很讨厌!”
  “我的职责就是将人从幻想带回现实。”他双手放在下巴下,一边下棋一边说。
  离歌皱了皱眉:“吵。”我怔在原地,玄明玉的唇角扬扬,我转身,回房。离歌最不喜欢就是聒噪的女生,尤其是喜欢无理取闹的。
  就算在游戏里,我吵起来他也是将我直接扔出屋外。当然,他此刻如果是真的讨厌我,我反而开心,这样就证明君临鹤推测是错误的。
  当初我从游戏回到现实中,玄明玉曾问我要不要去掉记忆,我选择了保留。如果抹去,我对他们的感情就会完全空白,在重遇他们时,不会心动,也不会像现在那么神伤。但是,我不后悔。即使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依然会选择保留,那段回忆是我这一生最珍贵的记忆。
  
新的游戏(49)派对开始了
  第二天一早,玄妈妈就把我叫起来帮忙,但其实是想继续套话,她一边做蛋糕一边说以前她身边优秀的男生很多,她也是流连在型男之中,玄妈妈回忆那段时光的时候,我总感觉有必要拿个碗装她的口水。
  但是最后,她还是毅然选择了玄爸爸,她说在结婚前,可以玩,她可以理解,现在优秀的男生实在很难遇到,更别说是一而再,再而三,但是感情游戏玩下来,疲惫的还是女孩子,因为男人很没良心。除非这个女孩本就喜欢玩感情游戏,那受到伤害的虽然会是男孩,但最终,还是她自己。
  我听着听着,闻出了味,她是在影射我,她以为我在脚踏N条船。
  玄妈妈说,女人不管怎么玩,怎么疯,其实都想扎根,有的女人嘴上说着要继续风流人间,但心底深处,都渴望一个温暖的家庭。然后她又说到小离。
  终于,我忍不住想告诉玄妈妈事实,可是,离歌却走了进来,他走到玄妈妈的身边,帮她擦盘子,玄妈妈看见小离进来,有些惊讶。我们三人并排站着,我和离歌之间隔着玄妈妈,玄妈妈不再说话,整个厨房就静地诡异。
  “小舒,昨晚……对不起。”离歌隔着玄妈妈说,玄妈妈搅着奶油,身体有些僵硬。我打着鸡蛋:“昨晚?什么事?”
  “我不该说你吵。”
  “哦,没关系。”
  然后,又是一阵沉寂,玄妈妈的后背继续僵硬。
  “你……什么时候走?”
  “下周三。”
  继续沉默。
  “那……一路顺风。”
  “谢谢。”
  他拿着盘子,开始发愣。
  几分钟后,玄明玉晃到厨房前,就把发呆的离歌拉走了。玄妈妈立刻问:“你要走?!”
  “恩,回家。”我开心地回答,回家真好。
  “那这里呢,香港呢?”
  “应该……不会再来了吧。”这里将成为我美好的回忆。
  玄妈妈的神情有些生气,她重重放下装有奶油的玻璃碗。
  “怦!”
  “你们这几个孩子到底在玩什么!”说完,她就气气地走了。
  厨房里只剩下我一个,只能怪我太花心,和临鹤一起吧,心里放不下逸飞,和逸飞一起吧,心里放不下临鹤。因为目前只有这他们明确地告诉我,他们喜欢我。只有两个我就开始纠结了,别说八个。
  而临鹤昨天的态度也表明一旦我选择别人,他就会离开。紧接着,玄明玉又彻底打破我对现实八夫的美好幻想,所以我还是回家吧。
  我恨玄明玉,总是打破我的幻想。昨晚害得我重新开始看N年没看的BG。
  打开冰箱,迎面一根火腿香肠,不知怎的,我看着这根香肠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玄明玉那句话:你有没有从生理角度去分析他们的Xing爱?
  良里格西撇的,去他NND的生理,老子吃了它!
  于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跟这根香肠纠结上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它入了我的肚子。
  玄妈妈再次进来的时候,我就在吞香肠,玄妈妈愣愣地看了我许久,然后叹了口气。
  我拿着香肠有些尴尬,三口两口塞进嘴里,傻傻的笑。
  “小舒,你伯母我也不是不开明的人。”
  “我知道。”我含着满嘴的香肠,说着。这句话,以前就听她说过。
  “所以……小舒啊,你告诉伯母,你是不是……那个?”
  “哪个?”
  “就是那个。”玄妈妈对着我眨眨眼。我真的没有明白玄妈妈说的话:“到底是……哪个?”
  “咳咳。”玄妈妈先转身看看有没有人,然后将我拉到角落,“一开始我以为玉儿是那个,可现在,我觉得你……才是,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优秀的男孩子你都不选择?”
  “伯母您是说我……”我陷入无语,“伯母,我和他们……不适合……”
  “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毕竟他们都是人间少有的好孩子,管他有没有感情,先抓住一个别放啊。错过了多可惜。”
  玄妈妈的话,让我开始陷入动摇。心开始变得很乱,只想立刻回家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好冷静。或许等自己平静下来,也就会找到真正的答案。
  随着夜晚的到来,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没有给玄明玉买生日礼物。
  抚额,算了,那家伙有没有我的礼物都无所谓。他也不会在乎我送不送。
  仰面躺在床上,看着月亮慢慢从阳台外升起。
  离歌穿着他的巫师长袍走到我的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小舒,派对开始了。”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看见离歌的穿着,脑中立时有了一个好主意。
  我立刻套上我的巫婆裙,拉住离歌的胳膊:“小离,过会帮我一个忙好吗?”
  离歌略带疑惑地看着我,我笑着将他拉下了楼。
  玄家的豪宅灯火通明,前院摆着自助餐,后面的泳池放着音乐。穿着华丽,戴着面具的美女们川流不息。
  虽说是化妆派对,但美女们穿的却都是各种晚礼服。
  我和离歌主要负责签收礼物,离歌放下帽檐,阴阴沉沉,就差一把镰刀,他就可以扮作死神。
  在收礼物的时候,我不由得开始YY,如果玄明玉拆开一个礼物,里面是手铐,皮鞭,情趣用品,他会怎样?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红色低胸礼服的女人走到我们面前,她那魔鬼的身材我看着很眼熟。
  她曼妙地走到我的面前,将礼物放在桌上,然后俯身与我平视:“看来你恢复得很快。”
  “你是……”
  美人红唇扬起:“我是五月,告诉明玉,让他最后再拆我的礼物,拆早了~没用~”她的声音特别醉人,而且还带出一种坏坏的感觉。不由得,让我对她的礼物充满了好奇。
  “可别打开哦,那东西女人不适用~~”她说完这句话后,扭着腰儿离去。面前的小盒子就和玄妈妈那个装有送给玄明玉手表的盒子一般大小,包装地非常精致,但是很轻,就像里面只有纸头,我放到耳边晃了晃,悉悉索索还有声音,会是什么?
  正准备进一步偷窥时,又一个送礼的到了,我只有将这个盒子先放到一边。
  当不再有客人前来时,派对便开始进入高嘲,动感的DJ音乐回荡在整个豪宅,听说这个DJ很有名。屋内来来往往都是女人,偶有几位男士,应该是玄明玉自己请的。
  玄爸爸和玄妈妈将事情交代给我和小离后,就开始消失,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回来。一些像保安的人戴着耳麦分布在豪宅的四周,你不注意时不会察觉他们的存在,但是他们,却时时刻刻观察着院内每一个人。
  而今天玄家所有隐藏在暗处的监视器也会全部打开,原本只是用来防贼,今天则是随时观察,我猜想玄妈妈现在指不定躲在哪个密室和玄爸爸选媳妇。这个可能性很大,可别忘了她以前是教特工的。
  等人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我叫小离帮我把一个经过我改装的便携式衣柜推到了游泳池边。一身巫婆装的我拿过DJ的麦克风喊了起来:“各位美女们,请往这边看过来,非常感谢。”
  各色美人朝我看来,很久没有成为视线焦点的我,有点小小的兴奋。
  “非常感谢各位来参加玄少爷的生日派对,现在我代表玄家的管家老黄,还有小黄送给大少爷一个小节目,祝大少爷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天,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美女们都掩面轻笑。
  我开始找玄明玉,咦?人呢?美女太多,看不到他,这可不行,这是我的生日礼物,要在他面前表演。
  “玄明玉呢?”我问身边的DJ,他遥望远方,然后给身边的灯光一个手势,立刻,灯光就照了过去,一束白色的光打在了身着银灰色礼服式西装的玄明玉身上。
  哈!逮着你了。
  
新的游戏(50)大变美男
  昨天误操作把二宅的几个朋友踢了,真是抱歉。误踢的朋友回来只要说是原来二宅的就可以。
  *
  灯光在玄明玉的身上聚焦,他身上银灰的西装在灯光中闪耀,王子一般的玄明玉,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也吸引了我的视线,我不禁感慨,他和小离站在一起,是最般配的一对璧人。
  哎哎,又想到歪处去鸟。
  玄明玉虽然站地很远,而且看似有意躲避可爱的美女们,现在被强光晒出,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杀气。
  我无视他的杀气,扬起微笑:“少爷,你也玩越狱?”
  美女们又呵呵地笑了,离玄明玉比较近的美女簇拥着玄明玉走到舞台的近前。他的脸有些黑,但依然面带微笑。
  我开始表演魔术。
  “大家看好了,这可是个许愿柜,现在这个柜子是空的。”我打开柜子,给大家看,里面空空如也。
  “我现在许愿,希望得到一个精美的蛋糕。”
  关上门,我故弄玄虚地表演了一下,DJ还配合我放出了比较诡异的音乐。
  “让我们看看我们的愿望有没有成功?”
  我打开了柜门,立刻,一个多层的漂亮的蛋糕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掌声随即响起,美女们啧啧赞叹。
  我看向玄明玉,笑着,玄明玉的脸色总算有所好转,他扶了扶眼镜:“还有什么惊喜?”
  “当然有!”我拍了拍手,小离从柜子后面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蜡烛。放到玄明玉的面前。
  玄明玉不知为何,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接过蜡烛,看向我:“我劝你最好离这个蛋糕远一点。”
  “为什么?”玄明玉没有回答,小离轻轻将我带开。
  只见玄明玉用蜡烛点燃了蛋糕中央的一根线,我一直不明白那是什么,结果,那根线冒火星了,我惊讶,原来是烟花放在蛋糕里。
  这次不用小离拉我,我都躲得远远的。
  “咚!”一声,很轻,但是火花绽开,一颗流星飞上了夜空,炸开,是一排字:生日快乐。
  惊奇地欣赏烟花,然后我赶紧看向蛋糕,安然无恙,质量真好。
  音乐立时响起,众人欢舞。有人叫我再表演魔术,我指着那柜子问她们想要变什么?
  那几个女人在嘈杂的音乐里大喊:“裸男!”
  噗!兴许是喝了点酒,她们high了。谁知她们这一喊带动了更多女生,她们齐声高喊:“裸男!裸男!”声音盖过了DJ。
  DJ在柜子边和自己兄弟偷笑。我僵硬了半天,扬起手,美女们倒是配合着不喊了,我有些僵僵地问:“那个……不是全裸可以不?”
  “可以――”美女们对着我大喊,我一得瑟。
  “那我……跟魔柜商量一下。”
  “哦――”
  “嘘――”美女们欢呼的欢呼,吹口哨的吹口哨,再次证明,女人疯狂起来,可以掀翻地球。
  我走到衣柜后面,对着正在吃蛋糕的小离,他不看我,我走近一步,他转身,我再走到他面前,他再转身。
  “小离。”我决定直说。
  忽的,一阵手机响,他扬手阻止我说话,然后他接起手机:“恩,什么?好,我马上来。”他看向我,“小舒,我要先走一步,实验有了进展。”说完,他就脱下巫师长袍放到我手里,马上走人。
  我呆立着,这家伙跑得也忒快了吧。这手机来得可真是时候。
  他跟玄明玉说了一声,就离开了豪宅。那这里谁脱?
  我看向DJ,那DJ也挺帅。我对着他眨眨眼,他大方地耸耸肩,他总是不说话,喜欢打手势,他拎了拎自己的衣领,耍了耍帅,然后迈着男模的脚步,边走边脱,拍着他那健壮的胸脯,他的兄弟在旁边呵呵乐。
  从此男可以看出,男人风马蚤起来,也是无人能挡。
  反正我不管是谁,只要有个男人肯脱,那就最好。
  “快!快!快!”外面开始催促。
  我走到台前,这次我可是柜中有裸男,心中不再慌,扬了扬手:“许愿柜要许愿,你们想要什么――?”
  “裸男――”
  “什么?我没听到!”
  “裸男――”这一次更加大声。
  “好!”我回到许愿柜前,“有请我们的DJ帅哥――”打开门,DJ穿着他的沙滩裤,光着上身,他的兄弟打着碟,他这次迈着嘻哈的步子走了出来。
  “哦――”美女们都欢呼起来,她们让开了一条路,DJ帅哥边走边跳,女人们就在边上跟着拍子起哄。
  “哦!哦!哦!”
  DJ帅哥晃到了泳池边,美女们立刻又喊了起来:“跳!跳!跳!”于是,DJ帅哥摆出一个无比拉风的动作,跳了下去。
  “啪!”欢呼四起。
  我曾记得有人说过,男人取悦女人的同时,他们自己也在享受之中。
  就在DJ帅哥跳下去之后,美女们突然喊了起来:“不够――还要――”
  噗――我吐血。然后楚楚可怜地看着DJ帅哥的兄弟们,他们彼此一个眼色,直接脱了衣服从柜子里钻出,在美女们面前跳着热辣的艳舞。在他们吸引美女视线的同时,我开始瞄院子里的男人。
  我瞄到了几个,可他们都是玄明玉的朋友,此刻,他们都站在玄明玉的身边,就像骑士将他们的殿下和女人们隔开。
  于是,我直接将我热切的视线投向玄明玉,我“含情脉脉”地注视他:亲爱的,把你的男人们借我吧。
  我殷切的目光很快烘烤到了玄明玉,他斜着眼角看我,我摆出自认为最可爱的笑容,双手抱心,一副看到王子狗腿的模样。
  王子殿下侧过脸耸肩笑,然后,他右手放到唇边,和他的兄弟们耳语,我继续我的狗腿样,终于,我的愿望成真了,王子殿下和他的亲卫们,朝我而来。
  哇卡卡卡,今晚,我感觉自己只有十八岁,那个青春洋溢,浪漫纯真的年代。
  玄明玉率领着他的帅哥队伍走到台后,就在同时,DJ的兄弟们也在美女们的欢呼中,跳下了水池,和DJ鸳鸯戏水去了。
  前面的美女等裸男,我在后台看脱衣,哇塞,一个个型男在我面前优雅地脱去礼服,或是便衣,或是衬衫,露出那或是雪白,或是小麦,或是古铜色的肌肤,这帮男人平日定是注重锻炼,一个个的身材都像模特一样标准。
  视野忽的被一个胸膛遮住,银灰的西装,漂亮的男士胸针。
  “走开,别挡着我。”我推他,他不动,非但不动,纤长的手指开始解西装的扣子。我立刻心跳一滞,身边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我的眼中,只有那细细长长的,充满骨干的手指。
  “我让你饱了眼福,你应该怎么答谢我?”
  朦朦胧胧中,传来了这句话,瞬间,我再次回归地球,仰脸看去,玄明玉面带微笑。
  “我……其实外面的女人都有份啊。”
  “脱,和脱光是两个概念,你看的是过程,而她们,只看到结果。”他慢条斯理地说着,脱衣服的动作也是不紧不慢。
  我无言以对,只知道愣愣地看着他,他已经开始脱穿在里面的淡紫色的衬衫。我忽然回神:“其实你不用脱的。”
  他笑了,笑地像个大男孩,他慢慢取下了眼镜,刘海因为这个动作而微微变得凌乱:“既然玩,就要玩地尽兴。”说罢,他褪去了衬衫。
  咫尺的距离,他完全赤裸的上身瞬间暴露在我的面前,男人特有的压迫感随之而来,我不禁往后一退。
  他只是笑了笑,下身依然穿着长裤,他和他的兄弟们就像是在展示新一季男裤的男模们,性感,魅惑,带着男性的刚阳。
  
新的游戏(51)真实的幻觉
  七夕快乐,还有一更稍后送上~~~~
  
  今天因为是玄明玉的生日,所以泳池边下午就有人摆上了灯光,灯效一打上,美女们让开的路就像是T台。她们的高呼一浪盖过一浪,气氛异常热烈。
  玄明玉慢悠悠地扬起手,对着兄弟们做了个手势。我一阵激动,美男走秀开始了?可是,他的兄弟们却都对着我扬起了唇角。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忽然,他们朝我冲来。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话音未落,我就被他们抬了起来,然后从那个衣柜里穿过,音响里放着就像是献祭的鼓点,耳边传来女人们激动的高呼:“扔!扔!扔!”
  靠!她们有没有良心啊!
  我被抬到了游泳池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赶紧吸饱了气。
  “三!”
  “二!”
  “一!”
  身体飞了起来,在空中飞翔的时候,我还听见了美女们的欢呼:“哦――――”在美男面前,女人果然都是不可靠的,这么快就忘记我这个“恩人”了。呜,心寒哪。
  “啪!”我被扔进了游泳池,紧跟着,那帮男人一起跳下。嘿嘿,站在泳池边的美女们是不是会羡慕我?
  清凉的池水钻入衣衫,我慢慢沉了下去,游泳池边的人影渐渐变得模糊,那些灯光,那热烈的呼声,都渐渐地消失。
  奇怪,这水为什么是热的?
  好静,静得只有水的流动声。
  那些人呢?游泳池里应该有很多人。
  隐隐的,我看见了一个人影,他正朝我而来,他游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不清,他向我伸出双手,我自然而然地想拉住他,他却是拥住了我,将我往深处压去,眼前的光线变得越来越浑浊,有什么在我面前飘动,竟然是……长发……
  他将我摁到了池底,我忘记了反抗,我和他就这样面对面看着,模糊的脸庞,究竟是谁?无论是谁,我知道他并不想害我,因为他的身上没有杀气。看着他身后飘荡在水中的长发,那是多么长的长发,游戏中的男人们,都有着这样的长发,可是他的更长……
  他松开了我的肩膀,抱住了我的腰,开始往上,光线越来越明亮,池水越来越冰凉,动感的音乐声再次而来,我看见了很多腿,他们蹬踩着,互踹着。
  “哗!”我浮出了水面,瞬间,耳朵被嘈杂的声音塞满,一阵晕眩,身体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感觉到有人托着我的身体,支撑着我,脸上被人轻拍:“小舒!小舒!”
  视线慢慢聚焦,我看到了玄明玉湿漉漉的脸,他的刘海因为水而粘连在一起,正有一滴水珠从一缕刘海上慢慢滑落,“吧嗒”滴落在水中,激起了小小的涟漪。
  “我……没事。”我轻轻推开他,爬上了池边。
  头还是有些晕眩,声音忽而清晰,又忽而遥远,就像游走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眼前时而是玄明玉家,时而出现了舒园的走廊,我甩了甩头,舒园又再次变成玄明玉家的楼梯。我怎么会产生幻觉?
  “小舒!”有人扶住了我,我回头看他,眼前是玄明玉,他穿着白色的长袍,那几乎坠地的长发松散着披散在身后。他似乎也是从水中而来,透湿的衣袍微微透明,映出了他淡淡的肉色的肌肤。
  “玄明玉?”我瞬间将他推开,“你好了?你痊愈了?你又想做什么?!”
  “小舒!”他变得震惊,随即,他恢复了少许的镇定,扣住我的肩膀,“深呼吸,闭上眼睛,深呼吸。”
  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催眠了我的神经,我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深呼吸着,慢慢的,嘈杂的音乐再次而来,我抚住额头睁开眼睛,眼前,是上身赤裸的玄明玉,他认真而紧张地看着我:“小舒,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我有些疲惫地点点头:“我……想去睡一会……”
  他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我笑了:“我真的没事,你去吧,外面需要你。”
  他还是皱紧了眉:“那你洗了澡再睡,以免感冒。”
  “恩……”我转身向上,拖着湿透的巫婆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离开那个游戏后,我从未出现过幻觉,玄明玉对我进行了近一个月的心理观察,也无异样,为什么今天……
  随意地冲了一个淋浴,就躺在床上不想起来,那些音乐声渐渐远去,我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
  “小离!临鹤!看好的你们的玄明玉!他刚才要杀了小舒!”好熟悉的声音,好像是秋?……
  “秋?,冷静。”这是……逸飞的。
  怎么回事?他们都在我的身边吗?我吃力地睁开眼睛,可是,却只是打开了一条细缝,朦朦胧胧的视线里,看见了几个欣长的身影。
  “疯子有时比我们更清楚要做什么……”是镜,他的话语还是那么慢条斯理。
  “镜,你跟着玄明玉一起发疯吗!”秋?似乎真的很生气。
  “不,我也觉得镜说得在理。”是楚翊,呵,大家吵架时,他总是出来和解,因为他不属于我,但却属于舒园,“大家可还记得夫人第一次从何而来?”
  似乎沉默了一会,不见有人说话,脑子沉沉的,我再次闭上了那条细缝,陷入沉睡时,听见了一个声音:“是水。而且……第三次重生也是从水中而来。”是小离啊。是啊,三次重生中,两次他都在场,不过,第一次他是想杀我,呵呵。
  “我明白了。”这次是临鹤,“夫人昏迷,我和小离一直查不出任何原因,难道明玉知道如何唤醒小舒?他毕竟是天机宫修为最高的人。”
  “呵……他之所以疯,是因为灵魂的残缺……夫人哪你莫非真舍得离开我们,不再归来?”
  不,我舍不得,我不想回现实,现实不能和你们在一起……
  “大家都累了,我去给大家做些吃的。”
  “对,珊珊大哥,你去做些好吃的,说不定夫人闻着味道会醒。”
  是珊珊和后弦,我也想你们,我想吃,我想……我努力地动了动。
  “夫人的手动了!”
  “夫人!”
  “小舒!”
  “舒儿!”
  “娘!”
  一声又一声呼唤吵地让我皱眉。
  “大家别吵了,安静一会,或许夫人就会醒来。”
  一下子,又静了,很静,很静……静地仿佛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在这空空荡荡的世界里漫无目的地游走,如同迷失在时间和空间里的游魂。
  
新的游戏(52)强吻
  空旷的世界里,传来一个声音,很轻,很遥远,我顺着那个声音而去,渐渐的,看到了一丝光亮。
  “小舒……深呼吸……小舒……醒醒……小舒……听得见我说话吗……小舒,听得见就给我一个反应……小舒……”
  我慢慢睁开了眼睛,视野里,是松了口气的玄明玉,他抚开我额前的刘海,皱起了眉:“头发没有干就睡觉,会感冒的。”
  “我……刚才好像回去了。”
  “回到哪儿?”
  “那个……游戏……”
  “见到了谁?”
  视线中是玄明玉有些模糊的脸,重影迷离,是他,又不是他,他戴着眼镜,似乎,又没有戴。
  “小舒,看着我。”他将我从床上拉起,扣住我的肩膀,“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你……两个你……”
  “两个我?为什么会是两个我?”
  “是啊……为什么……”
  “看着我,小舒,尽量看着我!能看清吗?”
  我呆呆地看着他,还是那么模糊,周围的环境从玄明玉开始,发生了变化,白色的橱柜变成了我放在床边的梳妆台,现代的家具开始化作红木的桌椅,而他的身后,慢慢出现了小离,临鹤的身影,他们正在说话,他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清。
  “小舒!”我听到了玄明玉急急的呼唤,慢慢收回视线。我看清了,看清了站在玄明玉身后的另一个玄明玉,他双目凝滞地看着我,忽的,他伸出了手,我很害怕,我一直害怕玄明玉,他抢走了我的女儿,将我关在那密闭的石洞里,还要等我变身后捉我炼丹。
  “小舒!”
  “宝贝~~那些礼物你拆不拆啊~~~啊!儿子!你在做什么!”
  骤然间,那玄明玉瞬间消逝,舒园的景象也一并不见,视线如同被一只手猛地一把收起,我看见了站在床边的玄妈妈,她有些尴尬,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我陷入了震惊,和茫然。
  “呃……儿子,那些礼物都放到你房间了,你……”
  “妈。”忽的,玄明玉一下子站起转身抱住了玄妈妈,“谢谢你,太谢谢了!”
  玄妈妈也一脸茫然,她渐渐恢复了常态,抬手打玄明玉的后脑勺:“你半夜三更在小舒房间里做什么,给我出去!”
  “妈咪,这事你不要管了。”他放开了玄妈妈,我此刻才看清,玄明玉已经换上了他银灰色的丝绸睡衣,他转身俯身与我平视,晶亮的双眸里是满满的激动:“帮我拆礼物怎么样?”
  我有些发愣,他却一把将我从床上拉起,从玄妈妈身边跑出了房间,玄妈妈张着嘴,怔怔地立着。
  玄明玉将我拉入房间后,就关上了房门,然后伸手指引我的视线来到地上:“你今晚不帮我拆完礼物,就别想睡觉。”
  我呆呆地看着地上堆成小山的礼物,抗议:“这是你的礼物!凭什么要我做拆礼物的机器?!”
  “因为你欠我一份生日礼物。”他抬手打在了我的后脑勺,“快点开始,不然就要通宵了。”
  “明天我还在,明天不行吗?!”
  他侧下脸,不让我看他的神情,他拉住了我的胳膊,往下一带,我顺势坐在了地上,他将一个盒子扔到我怀里:“作为对你的回报,这里面如果有你喜欢的,尽管拿去。”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她们送给了我,那这些东西就属于我,我想给谁就给谁,快,不然你在我房间通宵,妈咪会误会的。”
  “你也知道……”我轻声嘀咕,“大半夜不让人睡觉……”
  轻轻的,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坐在我的身侧,侧下脸看着我。
  我拆开了第一个包裹,像古人一样大喊:“Gucci深红条纹领带一条――”随手扔在了边上的床上。
  然后拿过第二个:“不认识牌子粉红衬衫一件――”
  “噗。”他笑了,我斜睨他:“笑什么笑,我们草根买不起品牌,不认识很正常。”
  他抬手摸上我半干的长发,我将他打开:“别碰我,烦死了,你最讨厌了,不让人睡觉。”愣了愣,这句话,好有歧义。。。心跳有些加快,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呵……”他发出一声轻笑,收回了手,继续坐在一边看我。
  “古龙香水一瓶――”我扔上床,马上抗议,“这里全都是送给男人的,我哪有啊!”
  他继续笑着,就像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这种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好像自己是个物件,或是小丑。
  所以我不再看他,继续拆。
  “呃……烟斗?这个……很明显是拍伯父马屁的吧。”
  他接过烟斗,细细观察:“不错,应该是送给我爸的,而且是个古董。呵,想入玄家门,可不容易。”
  “哇!这个难道是送给玄妈妈的!”我提起了不知名品牌的内衣,立时,玄明玉爆笑:“哈哈哈……”他接过看了看,“恩,我妈咪用的是这个牌子,尺码也正确,看来……”他瞄了我一眼,“你不能穿。”
  我收紧衣领,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笑着将内衣放回盒子,随手放到了床上。
  后面又拆出了很多领带,衬衫,男士香水,手表,围巾,皮夹,皮带,一堆东西没有我能用的,我烦躁地将盒子一推:“不拆了,都是你的东西。”
  “或许……你可以拿些回去给你的大哥?”
  玄明玉的话提醒了我,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偷偷瞄了他一眼,他依然侧着脸看着我,我低下脸,进入思想斗争。
  他很少说话,此刻我不再报礼品,房间就变得沉寂,当安静下来时,我忽的感觉到他的视线时那么明显,那么专注,他似乎,一直看着我拆礼物,是啊,他从来没有看那些礼物一眼,而是看着我。
  “你看着我做什么?”我忍不住问,一直与他保持一段距离,而没想到正是这段距离让我对他,产生了一种特殊的亲切感,我对着他无话不说,从不刻意隐藏。
  他扬起了唇角:“在分享你的快乐。”
  我眨了眨眼睛:“你真奇怪,明明是你过生日,怎么反倒来分享我的快乐?”
  “因为你很傻很天真。”
  我愣愣地看着他,第一次那么安静,那么专注地看他,原来他现在没有戴眼镜,那双细细长长的眼睛不知是因为近视,还是他心理医生本身特有,变得迷离和深邃。
  我在他黑色的眼中看到了自己,那个身穿白色长裙,长发披散的自己,她的身边,开始出现了别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他的声音低低哑哑,充满了特殊的磁性。
  “我看到了他们……”
  “看到了谁?”
  “他们……小离……临鹤……”熟悉的身影再次从他的身后出现,玄明玉深色的后现代的房间里开始浮现出了我在舒园的房间,我扬起了脸,看着那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的人影,“秋?……逸飞……镜……珊珊……后弦……楚翊……”
  “小舒!看着我!”有人将我的脸强行掰回,我看到了玄明玉,他那长长的发辫垂在右边的胸前,白色的发带缠绕而下,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个装扮。
  “玄明玉!”
  “小舒,回来!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又想做什么!小离和临鹤治好了你,你难道想恩将仇报!你放开我!”
  “小舒!”
  “放开……”忽然,他朝我压来,一个吻,封住了我的唇,我惊讶地睁圆了眼睛,湿滑的舌进入了我的口腔,缠住我的舌,翻搅,吸吮,藌液的交融,火热的唇舌熨烫过每一寸,霸道地将一个男人的味道强行带入。
  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在我的眼前开始消失,深紫的,银灰的,属于玄明玉房间的颜色,慢慢覆盖了那间古朴的房间。
  到底……哪里才是现实?
  
新的游戏(53)一夜无眠
  氧气开始跟不上呼吸,当吻变得越来越真实时,我赫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我开始捶打他,发出抗议的声音:“恩!恩!”
  他放开了我,用力地扣住我的肩膀,大声问:“看清楚我是谁了吗!”
  当我看见他急躁的神情时,我反而忘记了最初想打他的欲望,而是,陷入了呆愣。第一次看到玄明玉如此惊慌失措。
  他长长地松了口气,看着我的目光中渗出了一种近乎无力的痛苦:“对不起,我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来把你带出幻觉。”
  我震惊地哑口无言。
  可是,他却安心地笑了,他的笑容让我开始恼火,他没有办法就可以对我那样做?!这算什么狗屁借口!
  他扬起手,指腹轻轻擦上我的唇角,立刻,我反射地打开了他的手,重重的,在房间里甚至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击打声“啪!”
  手臂因为用力打他而开始发麻,伤痛了他,也痛了我自己。
  “姓变的,你是心理医生!你应该是,是厉害的心理医生!你怎么,怎么能对我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什么你没有别的办法把我带出幻觉,没有你就可以对我那样做!”我真的,真的很生气。
  虽然我在游戏中娶了八夫,但不代表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可以容忍任何一个男人无缘无故地吻我,更别说是深吻了。我的唇到现在还在微微发麻,那是谁的杰作?我的舌上到现在还有不属于自己的味道,那又是谁强行留下的?这一切,都让我发寒。
  玄明玉侧下了脸,唇角依然带着笑,只是那笑容很勉强,似是故作镇定:“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救人都是好方法。”他转回脸看向我,眼神是那么地清澈,“如果你休克了,我同样会给你做人工呼吸。”
  我气结地看着他,他居然搬出了人工呼吸,我怒了,我扑了上去,他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慌乱,我讨厌他的镇定,这反衬出了我的鲁莽。
  “怦!”他被我推倒在地,我揪住他的衣领:“人工呼吸和你对我做的完全是两个概念,你别想偷换概念,你不能因为我对心理学的无知,就来欺骗我,不要以为我身在幻觉里就分别不出你对我人工呼吸还是在,在……你真是个变态!”我现在不想多看他一眼,只想起身就走。
  可是,我的睡衣领子被他拉住了,他居然不让我走,我愤怒地瞪着他,他变得有些紧张:“你不能睡!”
  “你发什么疯!你还不让我睡觉了!”
  “只是现在,你的现象太奇怪,我无法解释,只希望你不要睡觉,或许等白天……”
  “等你个头,我现在就要睡,而且是马上!”
  我扣住他抓住我衣领的手,用力一拉。
  “吧嗒!”某个东东好像被拽掉了,立刻,我和他同时陷入僵硬。
  他从被我推倒开始就一直躺在地上,而我,也是一直跪坐在他的上方,后来,因为他想拉住我,就抓住了我的衣领,而现在,因为我想离开,就用力挣脱,结果,扣子在我们的拉扯间,掉了。
  而我……刚开始是在房里睡觉的,所以……没穿内衣啊!!!
  衣领被拉开的同时,我右边的肩膀就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我不确定他看到了多少,但是,这个结果已经让我崩溃。
  我机械地站起来,转身,同手同脚走路。
  “儿子,小舒,你们不要吵架,有话好好说啊……”
  肩膀忽然被人扣住,他立刻拉好了我的衣领,认真地看着我:“相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然后他将我转回身,摁坐在那堆礼物前,自己整理了一下睡衣,去开门。
  “妈咪,我们没事,只是她想要一个手表,我没给而已。”
  “儿子,你也太小气了,你的手表还少吗?你这样拉着小舒给你拆一个晚上礼物,自然应该有所回报……”
  “妈咪,我知道了,我只是跟她闹着玩,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