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3部分

后说做经纪人太繁琐,所以就辞了工作回上海。老妈和大哥都说好,现在一家团团圆圆,健健康康才是最重要的。
  接着,玄明玉就打来电话,他在对面沉默了很久,最后只蹦出一句话,就是:“你不能换号码,你知道,我认识你家。”
  瞧这话说的,更像是讨债的。他在电话里对我进行了一番精神上的提问,并叫我放松心情,最好投入工作,现实生活的忙碌可能会压制幻觉的产生。我觉得他很烦,就说你不打电话,我就不会想起香港,不想起香港自然就不会想起八夫,那样,对我更有好处。
  结果,他真的不再打了。
  虽然没有了玄明玉的电话,我感到了轻松,可是每到晚上,我就会对着手机发呆,他还真不打了,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我这个病人吗?果然是个不负责的医生。
  一天,我在上网的时候遇到了乐乐,便顺便问起后弦,原来后弦开学了,不在香港,不过他们有MSN,乐乐问我要不要后弦的MSN号,我想了想,这样算不算有联系?于是就说不用,叫乐乐也不要把我的号给他。
  后来还参加了一个同学会,我有些后悔,其实明知道同学会就是攀比,但因为那时实在无聊就冲动了。果然,无论男女都在比,生孩子的比孩子,结婚的比另一半,没结婚的比对象,单身的比工作。我就坐在角落里,远远地看着,很无聊,但这就是现实,想到这儿,我开心地笑了。
  然后,就是找工作。老领导想让我回去,继续飞。但是老妈想让我踏踏实实地在地上。正好老哥的老同学新开一家公司,老哥就叫我先去帮忙,他倒好,卖个人情,说我纯粹是来帮忙的,工资并不计较。靠之,我开始怀疑这公司是不是有他股份,否则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卖我这个妹妹。
  可怜我啊,一个人做三个人的事,只拿一份工资。
  “小雅,你结婚啦。”公司进入正轨后,人就越来越多,嘴也就越来越杂,闲人自然就会越来越闲,于是,八卦团体产生了。
  她们早就在留意我左手无名指的钻戒,很大,很漂亮。就等着找机会将我刨根问底。
  我懒得理她们,手头还有一堆东西要复印,就敷衍地说了句:“没有。”
  “那这个该不是假的吧,你在哪儿买的,真漂亮。”
  好吧,为了让这群人心里平衡,我就点头:“恩,假的,小姐妹送的。”
  “天哪,跟真的一样。”八卦女们开始对着我的戒指啧啧惊叹,还要去淘宝搜一下,看看能不能买到和我一样的。
  后来,八卦团体产生了分裂,几个想拉拢我,跟我打对方的小报告,说她们一直认为我是邵董的情人,邵董邵杰,老哥的老同学,也是本公司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很帅,但在我眼里,他比八夫外加玄明玉就差远了。
  产生这个误会也在情理之中,因为我们经常同进同出。当初我来这个公司的时候,只有邵董和一个财务,所以事务性的工作全部是我一个人在做。工作上,我们是伙伴,私底下,我们是朋友,不过不常在一起,因为他很忙,我也很忙。
  只不过每次下班,都是他送我回家。这是应该的,是我的福利,他只给我一个人的工资,而且还只是一个普通文员的价位,我坐他的车是理所应当!
  而八卦团体都是后招的,她们进来时,公司已经完善,所以,也就有了她们这群这公司自产自销的八卦小分队。
  今天,邵杰同志有了空,终于在日程安排上,加了和我吃饭一条,我真是千恩万谢,到时我一定要提加工资的事,虽然老哥讲义气,我可不是。谁跟他客气,他是我谁啊。
  坐在古色古香的,优雅的包厢里,隐隐还传来潺潺的琴声,让我不禁想起在香港茶楼演奏的日子,那时很开心,只可惜命运让我不得不离开那里。
  邵杰将菜单放到我的面前,两个字:“点吧。”
  我也不客气,挑贵的点,他在旁边看着我半天,然后说话了:“小雅,我发觉你最近情绪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我将菜单扔给服务生,小子识相地速度离开。
  邵杰靠在椅背上,那副样子似要对我进行政治谈心。
  我开门见山:“我要求加薪。”
  邵杰呵呵一笑,我很严肃:“笑什么笑,你给不给加。”
  他点点头:“我还以为是因为公司里的流言,原来是薪资。”
  “流言?什么流言?”
  “就是我和你的流言。”
  “哦~~~那个啊,等你有了女朋友,流言就会不攻自破。”
  “现在找女朋友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啊。”
  “要不要给你做进公司成本?”
  “哈哈哈,小雅,你这人真逗。”
  “看,我还负责逗你开心,你得再加我一百。对了,现在大家都以为我是你女朋友,我还帮你挡桃花,你还得加我一百。”
  服务生再次进来,给我们放上了菜,他拿起筷子,随意地说:“提升150%怎样?”
  我一怔,他夹了一筷白鸡放到我的小碗里:“怎么?太多了?”
  “不不不,邵大帅哥,您可真是一个好老板。”我立刻狗腿。
  服务生给我们倒上了饮料后离开包厢,他再次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今晚加班。”
  我目瞪口呆。好嘛,这家伙是在抽我之前给我一块糖啊。
  “你这是在剥削!”我立刻抗议。
  他叹气:“哎,现在的人啊,就是人心不古,拿钱比什么都快,听到加班喊得比谁都响。”他直摇头,像个老学究。
  我狠狠瞪他:“我说,我一直都在加班,你就不能换一个吗!现在公司里这么多人了!”
  “我不信任他们。”他甩出了这句,貌似非常感人,还“深情”地凝望我,“我只信任你。”
  我差点脱了鞋抽他,果然和我哥是一丘之貉,擅于运用怀柔战术。可惜我不吃这一套,正要开战,手机响起。我拿出手机就接:“喂。”拜托,一定是要约我的,我就可以不用加班了。
  “亲爱的。”
  三个字,让我陷入震惊。可能是我的表情过于惊讶,让身边的邵杰目露关心:“怎么了?”
  我还来不及回答邵杰,手机里就传来他的话:“你跟谁在一起?”
  “我老板。”
  “哦……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我今天给你的账户里,打了一笔钱。”
  “什么!”我惊然起身,“你怎么知道我的账户?你干什么要给我打钱?”忽然觉得在邵杰面前说这些有点不妥,我对面露疑惑的邵杰歉意地一笑,匆匆走出了包厢。玄明玉平白无故给我钱做什么?他又变态了?
  
第二章 玄变找上门
  将近两个月,玄明玉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突然打来却是告诉我给我的账户里打了一笔钱。这是怎样的感觉?我感觉我被他监视了,他甚至知道我的银行卡号。
  玄明玉,他到底有着怎样的神通?
  我感觉自己对他来说就是透明的,他完完全全侵入了我的世界,不给我半点隐秘空间,遇到这种情况,谁不火?
  “玄明玉,你又在玩什么?”我的口气开始发冲。
  “请你旅游。”他的语气倒是悠闲自在。他从来不会因为我的态度恶劣而生气。真是一个没脾气的人。
  “什么?”我的眼前浮现出他悠哉悠哉的表情,和那划过镜片的银光。
  “明天你就离开上海。天南地北,随便你去哪里,只要离开上海。”
  “你疯了,我有工作。”
  “辞了。”
  我翻白眼,靠在金色花纹的壁纸上抚额:“你不负责任是你的事,我可不能跟你学,我不会撂挑子,我的老板需要我。”
  “他没有你公司不会倒闭。”
  “你……连我的老板都知道?”
  “虽然你命令我不能给你打电话,但作为一名负责的医生,我必须时时关注你。”
  我立刻检查手机:“你该不会又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装了摄像头吧。”
  “呵,没有,只是放了个人。”
  “你……你!拜托你给我点私人空间好不好!”我瞄着四周,谁?谁是他的眼线?
  “亲爱的,离开上海,尽快。”
  “为什么!”我朝着手机大吼,抬眸时,邵杰站在不远处,我陷入尴尬,手机的对面也陷入沉寂。邵杰大步朝我而来,伸手:“把手机给我。”
  “什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夺过手机:“玄明玉,小雅在我这里很好,你不用再担心她病发,她很正常,你可以结束对她的治疗了!”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邵杰,他,居然就是那个眼线!
  他大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长呼一口气将手机还给我:“对不起,这只是巧合。”他也有些尴尬,“请……不要这么看着我,进来,我慢慢跟你解释。”
  他伸出手,请我进包厢,我一直看着他。一直认为我离开了玄明玉,离开了八夫,结果,我还是在他们的魔障里,难道我就脱离不了他们?
  邵杰有些不安,也有些紧张,他喝了口饮料,才说:“我发誓,我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并不知道你是玄明玉的病人。直到一个星期后,他才给我打电话,也只是让我多照看你,并且给你更多的工作做,他说你有点臆想症,不严重,但如果太空闲就会陷入自己的幻觉。”
  “什么!他说我有臆想症!他把我说成一个精神病人!他还叫你让我多做事!”靠啊,原来害我累得像狗一样的罪魁祸首,是他!
  “小雅,别生气,我想他也是为你好。”邵杰说得很中肯。
  我抚额。我决定,这辈子都恨玄明玉。
  “不过我后来发觉你很正常,但是你知道,我信任的人真的只有你,所以我很需要你,让你加班也是情非得已,我希望你在知道这些后,不要生我的气,我没有做出监视你的行为。”
  我开始感觉没胃口吃饭了,摆手:“没关系……”
  “小雅……你……和玄明玉什么关系?”
  “我们没关系,倒是你,和那个变态什么关系?”
  他微微一愣,笑了笑:“老同学。”
  “老同学?你和我哥……”
  “我和你哥是高中同学,后来我留学,就和明玉成了大学同学。玄家可是一个大家族,你怎么和他认识?”
  我沉默,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邵杰见我不说话,他也不再深问,拿起筷子:“吃饭吧,晚上我们还要加班。”
  他这句话,让我更加沮丧。
  自从邵杰挂了玄明玉的电话后,他没有再打来。多么熟悉的情景,让我想起那次玄明玉挂君临鹤电话,当时他还对君临鹤认认真真说了一句:今晚小舒归我。当时我没有任何感觉,但今天回想起来,却让我脸红心跳,天哪,我不会对那个玄变态动心吧!那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冷静,冷静,我必须淡定下来,我跟玄变态没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天一早,我固化了。
  固化的具体原因如下。
  早晨我起床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睁眼,然后就是赖一会床,然后打开手机看看几点。不要奇怪我为什么没有钟,那玩意我不喜欢。
  然后手机就提示有一条未读短信,这很正常,一些半夜不睡觉的小姐妹就喜欢马蚤扰我。然后打开,短信提示,来自于玄明玉。此刻我还没进入固化状态,确切的说,还有些心跳加速。我讨厌这个感觉,让我总以为自己对他有感觉了。
  接着,我按了yes键,看信息的内容,然后,我就固化了。上面写:我在地下停车场东A区。补充说明,我没有在香港,而是在你家地下。看到这条短消息,你应该醒了,速来。时间显示,今天早上凌晨一点半。
  因此,我固化在了床上。
  他来上海了,而且今晨五点到了我家楼下。昨天他晚上八点给我打的电话,九点左右有一班飞机,十一点半左右到上海,难道当邵杰挂了他电话,他就决定来上海?
  他一下飞机就弄了辆车直接开到我楼下,不找一个酒店休息,天哪,他在想什么!我有些生气,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冲出门。身后老妈还大喊:“小雅,还来得及,把早饭吃了。”
  而我,已经进了电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急冲冲赶来?为了当面说服我离开上海?这又是为什么?他这种行为好像是在催促我潜逃,可我为什么要逃?究竟在躲避什么?
  当我进入停车场东A区时,从昏暗的深处,有两束光在闪烁着,似乎在向我发出信号。我急急跑去,一辆宝蓝的别克停在角落,闪烁的灯光是从车头灯而来,我望进去,看不见人影。绕着车子走到一侧,才看到在后车座上,躺着他。
  当我看到他平静的睡容时,我提起的心,也终于放下。
  那天我在他睡梦中离开,今日,我又在他睡梦中,到来。
  
第三章 吊人胃口
  “笃笃笃。”轻轻的,我敲了敲他的车窗,里面的身影没有动。我随手拉了拉车门,车门竟是开着的。
  当打开车门的同时,轻悠的音乐声飘出了车外。车内打着空调,他修长的身体此刻却头朝内地蜷缩在后车座上,很有趣。
  “玄明玉。”我轻轻呼唤,他转了个身从侧卧改成仰躺,双眉微微拧了拧,却没有醒。
  我忍不住伸手去推他,忽然,他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腕,将我一把拉了进去。车厢只有一点大,我被他突然拽进去,左手立刻撑在黑色的椅背上,左边的膝盖下意识地跪向座椅,撞上了他的腿,从他的腿上滑入皮椅。
  我撑在了他的上方,他睁开迷蒙的眼睛,双目有些失焦地看着我,脸上带出了微笑:“你来啦。”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呐呐地撑在座椅上,和他挤在这狭小的空间,氧气似乎正在慢慢缺失。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竟是又要睡,我立刻提起被他扣住的手腕:“喂,你别睡啊,要睡也别在这里,去我家吧。”
  他再次睁开眼睛,里面是浓浓的睡意:“你会陪我睡吗?”
  我无语:“我不会,但我可以把加菲借你。”
  他欲起身,我必须要让开,车厢太小,我只有后退,可是他却还拉着我的手,我退不出车厢,当他坐起时,他懒懒地看了一眼车门:“关门,我有事要告诉你。”说完,他放开了我的手。
  我看了他一会,他的眼中还带着睡意:“不想知道我赶来的目的?”
  他的话勾引了我,我立刻关上车门,可是回头时,他竟然朝我倒来,我有些慌乱地接住他的身体,然后,抱着。
  “玄明玉!”我感觉自己像是抱了个炸弹,他闭着眼睛说:“放开。”
  我立刻放开,他倒在了我的大腿上,我浑身都陷入僵硬:“玄……”
  “安静。”他在我的腿上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陪我睡会。”
  抚额,我一大清早,早饭也不吃地急急忙忙跑来找他,竟然是给他送免费早餐――豆腐。
  轻轻的,一条手臂穿过了我的后腰,我的心跳随着那条手臂将我抱紧而加速,我就这样做他的抱枕了?可是,为什么我不想去推开他,或是将他踹下车。我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而烦躁。
  他握住了我戴着戒指的左手,紧紧的,仿佛不想放开。我想抽出手,他却握地更紧,手指卡住了我的钻戒,似是知道那戒指无法从我手上脱落,而故意用戒指牵绊我。
  我彻底放弃,靠上椅背,闭眼,不想了,于其心烦,不如顺其自然。
  迷迷糊糊的,我居然睡着了。直到感觉到身体颠簸了一下,才从睡梦中惊醒,竟是满目的阳光,及其刺眼,在适应阳光后,我才发现,车子在动。
  我惊讶地看窗外,是正大广场,再看自己,坐在前座里,系着安全带。我愣愣地坐了一会,才想起看向左边,果然,玄明玉正在开车。
  “几点了?”我急急地问。
  “九点。”他淡淡地答。
  “你现在是送我去上班?”我自以为是地想。
  他侧过脸笑了笑:“不,去酒店,我昨晚没有睡好。”
  “那你得先送我去公司!”
  “不,要去酒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好吧,我再次被他这句话诱惑了。他转回脸,继续开车。我捂着肚子心烦,现在不但肚子有点饿,而且,还没请假。随手摸出手机,得跟邵杰请个假。
  “你做什么?”他问。
  “请假。”我开始编写短信,可是,我该怎么写呢?病假吧。
  正好一个红灯,车停了下来。他凑过脸,看着我手机上的病假条,笑了:“你为我撒谎?”
  按下发送:“不然说什么。”
  “直说。”他双眼晶晶亮,此刻才发现他已经戴上了眼睛,镜片上闪烁着我熟悉的光。
  我侧过脸,嘟囔:“那不是要解释一堆。”
  “亲爱的,我不想让你难堪,但是,我刚刚发现,邵杰……就在我边上。”
  “什么?”我立刻回头,他笑着指向自己身体的左侧,我望出车窗,然后,石化。
  有时候就是那么巧,邵杰的车就停在我们旁边,此刻因为一起等红灯,他正在看手机。我埋下脸,脑袋沉地越来越低,玄明玉摇头直笑:“看来我跟邵杰确实有缘。恩,我要和他打声招呼。”
  他作势要去打开车窗,我赶紧扑过去拉住他的手:“别!”
  “好,听你的。”他爽快地收回手,“不过亲爱的,你趴在我的身上,我恐怕无法专心开车。”
  退回,偷偷看邵杰,他看了一眼红灯,然后开始发短信。
  很快,我这里就有了声音,前方变成绿灯,车子启动,我打开一看,是他作为一个领导关切的话语,心里立时有了一种负罪感。
  车子又停了,开始进入堵车。
  玄明玉在一旁笑着:“从你现在的表情来看,你的心底对刚才的谎言产生了负罪感。”
  “开你的车,别研究我。”
  他摸上我的头,像大人摸小孩一样晃了晃我:“研究你,是我最大的乐趣。”
  “变态。”我送了他两个字。
  就这样,我们和邵杰一直并驾齐驱二十分钟,然后,我们改道进入酒店前的车道,看着渐渐远离我们的邵杰,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玄明玉领了房卡进电梯,我开始瞪他,他不说话,只是微笑。我在等他说实话,可是他就是不开口。等到了房间,他居然还躲到浴室里去了。我瞪着浴室门好久,他忽然开门,赤裸着上身充满诱惑的问:“要不要一起?”
  我抬脚就踹向他,他立刻关门。
  等待的时间是最让人心焦的,尤其还听到从浴室里而来的水声,整个房间都开始陷入一种暧昧的氛围,此地又是某种事情的高发地点……
  不过幸好可爱的服务生给我送来了早饭,总算可以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顺便打开电视,看看早间新闻。
  
  9月4日那天。。。。
  某亲:你八夫2号,3号,都没更。
  无良:。。。是的。。。。。
  某亲:今天补,三更!!
  无良:我要更狐狸,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上架了,想在没上架之前多更点免费章节。八夫反正永远都是公众的。
  某亲:那那边也三更!!!
  无良:(表情)吐血~~~~
  某亲:(沉思良久)
  无良以为她会大发善心。
  某亲:那你更完再吐血。
  无良:吐血已死。。。。。。
  
第四章 我们结婚吧
  请大家不要催更了,具体原因在作品相关中。谢谢大家。
  *
  最近世界很乱,到处都是暴乱和可怕的流感。
  我坐在沙发上观看早新闻,感叹自己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安全的城市。
  当传来玄明玉打开浴室门的声音时,我就对着他大声说:“你看,外面这么乱,你居然叫我出去旅游,万一染上瘟疫怎么办?”
  “那就隔离。”他头上顶着白色的浴巾,而身上,穿着宽松的浴袍,浴袍的系带并未束紧,领口随着他擦头的动作而微微打开,露出他那性感的,沾着水珠的胸膛。
  开着空调密闭的房间内,因为他浴室门的打开,而被那清新的沐浴露的香味填满。
  心跳猛地加速,脸瞬即而红,幸好他浴巾遮住了整个头,看不到我的神情。我慌忙收回视线对着电视机目不转睛。
  电视机边是一张办公桌,桌上,是一台电脑。此刻电脑关着,所以电脑屏幕就是黑色的,很好地映出了玄明玉的举动,他的头上盖着白色的浴巾,这熟悉的画面让我想起了《贞子》里的一个画面,忍不住偷笑。
  他一边擦着头,一边拉开了丝绸被面的被子,那架势似乎真的要睡上一觉,再跟我说解释一切。这算什么态度?我那么早起来,以至于单枪匹马跟着他来酒店,就是为了听他的原因。而他,打算吊我吊到什么时候?
  于是,我转身面对正在钻进被子的他,严肃地说:“你不说清楚,别想睡。”
  他掀被子的手一顿,扬起有些疲倦的脸对着我“嫣然”一笑,钻进了被子,靠在了有着精美绣花的靠垫上,闭上了眼睛,发出一声舒服的感叹:“终于可以好好睡一会了……”
  “玄明玉!”
  “别吵,乖。”
  我翻白眼:“喂,姓变的,你不是跟邵杰说我有精神病吗,你认为一个精神病人会不吵吗?”
  他微微睁开眼睛,侧过那帅气的脸,眯着眼看我,然后伸出右手,朝我勾了勾手指。我整个人都缩到沙发上,戒备地瞪他:“有话就好好说,别想勾引我!”
  “呵。”他笑了,他继续勾手指,“亲爱的,你过来,我告诉你,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真的?”我表示怀疑。
  他收回手,环抱在胸前,对着我诚恳地点点头。
  我迟疑地起身,将面前的餐车推到他面前,一来让他吃早饭,二来保护自己。我隔着餐车,对着半躺在床上的他说:“那你快说吧,我也好早点离开,不影响你休息。”
  “你站得那么远,我怎么跟你说。”
  我将餐车上的面包递给他:“这里又没外人,你以刚才的声音说话,我能听见,放心,我不耳背。”
  他接过面包,脸上有些失落:“好吧,没想到你会这么防我。你想知道的答案在我西装的内袋里。”
  “早说嘛。”我走到门边,他的西装放在门边的衣柜里,然后,我摸进他西装内袋,发现是一个U盘。
  我拿着U盘看玄明玉,他面带微笑。
  看来是资料。在电脑开启的时候,我转身问床上的玄明玉:“你就不能直说吗?”
  他笑了笑:“有些事,说的不如看到的印象深刻。”
  到底什么东西,弄得神秘兮兮。
  当电脑打开后,我将U盘插入,到底是贵宾房,插口很好,以前住商务房,那电脑怎么插都没反应,后来非得我们持续顶着U盘的屁股,他才有反应。
  嘿嘿,果然YY无处不在。
  U盘里,只有一个视频文件,打开,静等玄明玉给我的惊喜。
  “噔噔噔噔。”当音箱里跳出音符时,我立刻一?,居然是婚礼进行曲。
  然后是一片蔚蓝的天空打开在我的眼前,立刻觉得心旷神怡。
  “舒清雅小姐。”一位婀娜的美人站在屏幕的正中,“欢迎您来到‘中东自由天堂’---迪拜。”
  “迪拜!”我立刻转身看玄明玉,他对着我耸耸肩,伸出左手让我继续看下去,而身后已经传来那美人优美的声音:“您将亲身体验现代与原始的特殊融合,超大的巨型建筑、超科技的设计构思、超浪漫的异国风情。。”
  画面开始从天空往下,是迪拜的俯瞰图,画面是运动的,似乎拍摄者是位于直升飞机之上。
  “迪拜位于阿拉伯半岛中部、阿拉伯湾南岸,是海湾地区中心,与南亚次大陆隔海相望,被誉为海湾的明珠……迪拜是七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的面积第二大酋长国(次于阿布扎比),是阿联酋的经济中心。”在美女详尽的介绍中,迪拜从远而近地展现在我的面前,超现代的神奇建筑,仿佛是过去与未来的结合。
  令人叹为观止的七星帆船酒店、千米迪拜塔,人造景观棕榈岛等等等等,都诱惑着我的神经。是啊,能去神奇的迪拜,是我的愿望之一。
  “怎样?想不想去?”耳边传来蛊惑的声音,我痴痴地看着那神奇的棕榈岛,说:“想……”
  “我请你去好不好?”
  “好……”
  “想不想顺便看看帅气的阿联酋王子?”
  “想……”
  “那我们今天就动身,好不好?”
  “好……”
  “想不想坐一次私人飞机?”
  “想!”
  “那嫁给我好不好。”
  “好!什么?”我惊然回头,唇畔却擦到了带着微微凉意的肌肤,我怔怔看着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身边的他,他一手环在我的椅背上,一手撑在我面前的办公桌面,身体前倾而靠近我的脸,那轻轻的摩擦,带出了他唇角坏坏的笑意。
  他在我的呆滞中转脸,紧紧地,贴近我的唇,只留下一层薄薄的,毫无作用的空气:“我说,嫁给我。”
  慢慢的,我从怔愣转为惊讶,一丝淡淡的怒意,从心底而起,在他更加靠近时,我撇开脸:“你在开玩笑。”
  “我没有,你知道。”
  “我不知道!”
  “不,你心里知道。”
  “呵,你真以为你是心理医生,就能读懂每个女人的心?”
  “我不懂,所以怕你拒绝。”
  “如果我拒绝呢?”我转回脸,正视他的眼睛。
  他深深地,深深地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在我开始发烫的唇上:“那我就……先要你的人,再慢慢要你的心。”
  “变态。”我往后靠,拉开这让我窒息的距离。
  他笑得人畜无害:“你知道我一直很变态。我要感谢你的母亲。”
  “为什么?”
  “因为她生了你,让我终于不用爱上小离。”他说得很是感激。
  他很讨厌,他的讨厌就在于他总是让我开心。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而且笑得前仰后合。
  “请问舒清雅小姐,你愿不愿意签下我这个变态的终身合同呢?小的会为您排遣一切烦恼,阻挡所有的桃花,招财挡煞,鞍前马后。”
  我继续笑,但是,他为什么会忽然向我……求婚?这是我完全不会想到的事。
  “而且,小的之前已经一亲芳泽,理应对舒小姐负责,而舒小姐又曾与小的共居一室,已毁舒小姐的清誉,故……”
  “够了。”我笑着打断他,然后转为正经,“姓变的,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我要听真话。”
  他微微垂眸,蹙眉时,带出了他一声轻叹:“如果我说我在半年前就已经认识了你,但却没有爱上你,而让你成为了试验品,你会不会恨我?”
  这个问题很严肃,也很沉重。签下那个合同,是出于自愿,我又能怪谁?可是,他怎么会认识我半年?
  “你……怎么认识我半年了?”
  “因为每个实验者,我们都会提前半年观察。”
  “你,你们!”
  “对不起,小舒。”
  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在我身边慢慢滑落,他跪在了我的椅边,紧紧地握住我戴着钻戒的手,抵在了他的额头上,宛如在教堂,握着神父的手,祈求他的宽恕。
  
第五章 两个世界
  看见大家给我的留言了,很感动。最近发现,家里生病的都是逢九的,一个59,一个79。明天手术,相信就会好起来。有时真的不得不迷信一下。我和廉子老公今年也是9,所以他失业,我倒霉。大家也要注意啊。
  **
  曾经,幻想过现实中的八夫齐齐跪在我的面前,争相向我求婚。可是,却没有想到,在今天,玄明玉,这个我在游戏中一直恨的人,在现实中一直不曾想过的人,却向我提出了求婚。很突兀,也很不正常。
  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而我的心,却意外地平静,这种感觉,就像我们是年迈的夫妻,除却了令人脸红心跳的激|情,深下的是比爱情还要浓一分的特殊的亲情。
  我抚上他的发,他在我的手心仰起脸,双手覆盖住我的手,让我的手停在他的脸庞,我看着他,他对着我深情地微笑。
  “玄明玉,我要听实话。”
  他的眼神在瞬间闪烁了一下,他明白我的意思,他有些伤心:“你还是不相信我爱你,会向你求婚?”
  我微笑地摇头:“不,我相信,但是,依照你的性格,不会那么仓促,究竟是为了什么,一定要让我离开上海?”
  他低下了头,沉默了良久,他慢慢起身,转身靠在了电脑桌上,双眉越来越紧,脸上是满满的犹豫。
  “玄明玉,你说你了解我的。”我轻轻地说,他闭上眼,长长地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转身,打开了浏览器。
  接着,他在键盘上一阵敲击,出现了一个普通的网站。再接着,他输入了一窜密码,那个网站忽然变成了一个就像电影里那些FBI的资料库页面。
  他又输入了一长窜的密码,页面打开后,是一个窗口。他在窗口里输入了几个英文字母,立刻,一张生态舱的照片从窗口里跳出,移到了左上角,右边,是一排详尽的资料。
  右上角一张照片立时闯入我的眼帘,那精巧细致的五官,那充满斗志的眼神,是那么熟悉,我诧异的看着这张照片,风雪音,我们好久不见了。不,在现实里,我们应该说,从未见过。
  “相信小离已经告诉你风雪音已经深度昏迷,成为植物人,当初,你的实验虽然是各国联合的秘密实验,但其实风家,对这个实验期望很高。希望能利用游戏来刺激大脑,让成为植物人的病人,重新复苏。
  可惜,自愿受试者中,只有你一个案例成功。按道理,这万分之一的概率是不允许被应用到医疗中的。但是,风伯伯他……固执地让雪音受试了。”
  我理解风爸爸的行为,当所有的治疗都无济于事时,人就会相信任何,哪怕有一线希望的方法,来救治自己的亲人,无论如何,都要努力让他活下去。
  “在风雪音受试后,发现她的大脑皮层有了显著的波动,这是一个很可喜的现象,但是,在我们尝试成像之时,却发现她居然和你有了相类似的情况。”
  “什么?”
  玄明玉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整理思绪,尽量简单易懂地表述给我听:“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跟你说过,你在游戏中,有一种很特别的现象,就是游戏重启现象。”
  “是的,好像是在我每次重生之时。”
  玄明玉点点头:“现在雪音就是一直处于游戏死亡状态,也就是我们的数据全部都是空白,但大脑皮层活动却越来越清晰,我们无从解释这种情况。没有游戏数据,就说明她并不在游戏之中,但是,她的大脑又在活动着,那她,到底去了哪里?”
  “你……什么意思?”
  他揉起了太阳|岤:“风伯伯是宇宙空间学家,在美国51区里,专门研究的,就是空间折叠,平行,扭曲等。所以在风伯父反复比对了你和雪音的数据后,他怀疑,你和雪音在游戏死亡的那段时间里,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你是说……我们……都穿越了!”
  房内的温度不知为何,我觉得越来越冷,空调在我们的头顶呜呜地吹着,我身上的汗毛,开始一根接着一根竖起。
  他摇了摇头:“这只是风伯伯个人的怀疑,他因为雪音,所以情绪已经不像常人。楚翊是不是告诉你风清雅在法国?”
  我点头。
  他再次摇头,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又在键盘上一阵敲击,紧接着,就是另一份数据。我乍然地看着那张照片,居然是,风清雅!
  “风伯伯十分确信自己的研究结果,所以他告诉了清雅,清雅便主动提出要去那个世界,找回雪音,可是……她现在和雪音,进入了同一种状态:游戏死亡状态。”
  我惊诧得捂住了唇。
  他轻轻扣住了我的肩膀:“根据风伯伯的研究,那么,你就不是游戏重启,而是游戏重生,所以风伯伯相信,只有你才能将他两个女儿从那个世界带回,他确信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有一个交点,而这个交点,就是你。”
  “你的意思是……他想求我去救他的女儿?”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将我慢慢按到他的胸前:“小舒,无论你做出任何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但是我希望,你在做出决定之前,能想想这里,这个世界,你的母亲,你的大哥,还有我。或许,那里有八夫,这里只有我一个,但是,求你,不要撇下这里……”
  求你……不要舍弃我……
  这句话,是那么地熟悉……
  他们,似乎都说过吧……
  “在我……死的时候,我其实去了那个世界的阴间……”
  “阴间?”他拉开与我的距离,诧异得看着我,我仔细地回忆着:“是的,是地府,如果你们认为那个地府存在,那么,我所处的整个世界,都应该存在,而风雪音去的,或许是地府,也或许是仙界。”
  玄明玉有些震惊,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忽的转身又在键盘上敲击,电脑屏幕上,是滑行而过的画面,那些画面飞逝即过,但却是那么熟悉,我和秋?第一次相识的破庙,后弦第一次“湿身”的晚上,珊珊和冷?瑶的约会,逸飞疗伤于花园中,离歌在我尸体边的忏悔,临鹤酒后梳发,镜被囚于水牢中,楚翊雨夜跪求我赐他一死。
  一幅又一幅画面,一下又一下抽痛了我的心。我撇开脸,强迫自己不去看它。
  “小舒,你看看,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其实你在游戏中的重启现象,并不局限于你的每次重生,只不过有一些比较短暂,你看一下,有没有印象?”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画面,发现是在我第一次梦到那片绿色的草坪的时候,那片草地我总是不断梦到,同一个地方,同一片草地,就连草儿散发的清香,都是一样的。
  “这段数据和雪音她们的完全相似,你还记得这个时候你去了哪里?如果这段时间,你真的去过另一个地方,那么,雪音和清雅,很有可能,就在那里。”
  那里……那片让人平静的草坪吗……
  
第六章 我爱玄明玉
  请大家多多支持林家成正在PK的《无盐妖娆》,非常感谢。
  **
  “我知道她们在哪里,我想,我可以带她们出来。”我很平静地,认真地,对玄明玉说着,他深深地吸入一口气,胸膛在我的眼前,大大起伏。他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中,轻轻颤抖。
  “你决定了?”他再次睁眼时,近乎无力地吐出了这句话。
  我看向窗外,视野中,是上海林立的高楼,他们在金色的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如果我能去那里。”
  “小舒!你很有可能会和清雅一样!到时你的母亲怎么办?你不能对这个世界那么不负责任!”
  看着电脑屏幕上,两个生态舱,两道跳动的线条,两张相似的照片,这一切,都让我无法忽视。
  “她们需要我。”
  “那这里,这里更需要你,你就算不为我,也应该为你的母亲,你的家人着想!”
  “不,我会回来的。”不知为何,我有这样的预感。
  “你以为你能回来一次,还能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