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5部分

地不能动弹。
  这下还不任我胡来?不不不,是治愈。
  我蹲到他身边时,又产生了疑问,是不是还要念咒语?就像动画片里的,大喊治愈?好?。
  那小家伙瑟瑟发抖,我豁出去了,管他呢。双手覆上他的身体,他的羽毛上都是血污,我都找不到他的伤口。随便地将荧光覆盖在他的身上,忽然他那绿豆的小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我猜这能力的释放就像我们平常用力,于是,我尝试着释放,荧光下落,落在了他的身上,果然啊。
  “喂,你哪里受伤了?”我真的看不到他的伤口,这治愈还是小离拿手。
  他愣了愣,抬了抬翅膀,断了。
  我将手移到他的翅膀,在荧光中,翅膀的断口正在慢慢愈合,可是,我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流失。原来真的跟小说一样,这是耗费内力的。
  当伤口完全愈合时,我看着自己双手站起。如果施展法力像我以前运用内力,那么飞翔,会不会就像我之前的轻功,或就是走路?
  我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然后朝上走去,身体竟然真的慢慢离开了地面,我高兴地睁开眼睛,可是当我看向身下的时候,我立刻摔到了地上,很痛,摔了一个嘴啃泥。
  那小凤凰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就为了给你治疗,害得我都没力气飞了。”我吓唬他,他真的有些愧疚地低下头。我笑了,爬起来,摸摸他的头,然后看向天空,嘿嘿,我来了!
  脚尖点地,飞身而起,直窜蓝天,太棒了!之前有轻功时,我只能在空中做片刻的停留,而现在,我可以任意飞翔。看来做神仙也不难。
  “哟――呵――”我学西部牛仔一样大叫,在打仗的人之间穿梭,一直飞上云天,穿出云层,立在了上空,俯瞰下面战斗的众人。在凤凰神柱边,琼华和?羽正小心翼翼地偷偷靠近神柱顶端。
  在神柱的顶端是一个大大的火盆,很大,很大,大得装上水可以游泳。
  此刻,其他四根神柱的火盆里都漂浮着一个奇异的光球,闪闪发亮。
  我好奇地靠前,这只能在电影,游戏里看到的神奇景象,现在就在我的面前,让我反而觉得不现实。
  这些颜色不同的光球,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星灯?
  星灯很大,是一个人高的光球,四个星灯,散发着四种颜色的光芒。从东方圣君天青色开始,依次是白虎的银白,玄武的水蓝和中方圣君的紫黑色。
  忽然,我面前白虎的星灯里浮现出了一张模糊的脸,我凑近仔细看,那张脸像猫咪,但是,更像老虎,老虎!我惊然后退,只见那巨大的白虎,正从星灯后慢慢浮上来,他傲然地站在星灯上,愤怒地俯视我。
  “我不是……我没有……我……”跑哦!转身就跑,真撮,每次到一个新世界,我都是逃跑。
  我在现实里可以横,因为我会功夫。我在八夫里可以横,因为我有超凡的内力。
  这里……还是算了,这些东西动不动就喷火喷水,吐风吐雾的。
  “灵上小心!”迎面撞上了?羽,她飞到我的面前,与白虎对视,“你会飞了,真好。”她紧盯面前的敌人,与我小声说着。我擦了擦汗:“是啊,刚会。”
  就在这时,从白虎的身后,慢慢浮出了一个人影,是琼华,她唇角上扬,手中火光乍现。
  不,我不喜欢她的笑容,那得意的,阴邪的笑容,我不希望在这个世界,她变成他,那个为了目的已经不择手段的风雪音!
  “啪!”火光在白虎毫无防备中,笼罩了他的身体,琼华在他身后傲然站立,昂首含笑。
  战斗,随着白虎被火烧,而嘎然停止,一白一黑的两条巨龙和那巨大的玄武都朝我们围拢,此时此刻,凤凰一族,已所剩无几。
  “嗷――”白虎在火中挣扎,它痛苦地嚎叫,我捂住嘴,和?羽同样惊讶地怔立在五根神柱间,流云之中。
  
第十二章 缘起
  家事已完,准备提速。
  *
  “琼华,收力!”看着在空中被火焚烧的白虎,我忍不住大喊。
  琼华笑中带出了不解:“灵上,你怎么了?这是战斗,为了证明我的实力,我必须要战胜其他神兽,他们是永生的,不会死。”说罢,她迎上了苍龙和玄武。
  我很愤怒,?羽轻轻地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愤怒地甩开:“治理四方,难道是用暴力?你我都是从文明世界来的人,知道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个比赛,根本就不应该举行!”
  ?羽垂下眼睑,闭上了眼睛,脸侧向神柱轻轻吸了口气:“在这里,是强者为尊。灵上,这里的神,与我们所知的,太不一样了。”
  我不再看她,我不准备了解这个世界的暴力法则,也不想去了解。见那白虎将要坠落,我立刻朝他飞去,而上方,却已经杀气涌动,战斗开始。
  白虎在急速坠落,我不知道琼华在他身上用的是什么火,竟然久久不灭,这太残忍了。要打败他,可以像武松将他一拳打昏,何必用火焰来灼烧他。我靠近他的身体,却发现那火焰对我毫无作用,我毫不犹豫地抱住他,然后减缓了他掉落的速度。
  与此同时,奇迹发生了,他身上的火焰却是被我慢慢吸收,我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火焰的消失,可以让他不再受到煎熬,总是好的。
  慢慢降落到地上,白虎虚弱地趴下,周围的人都奇怪地看着我,我并不介意,因为我跟他们不是一国的。可是,我似乎明白灵上为何懒得走出伽蓝神殿。浅浅的记忆里,浮现出凤凰族人对着她谄媚的画面。因为,她是伽蓝神的好友。
  白虎在我身边微弱喘息,虽然被火灼烧,但他的身上皮毛并未损伤,我想,这大概就是神兽,虽然没有外伤,但从他的神情看,内伤严重。
  “把他放入星灯,他就会恢复的。”忽然,有人对我这么说,我转身看去,心中却是一惊。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后弦。
  他梳着高高的辫子,身上是短短的七彩衣衫,右边的衣袖满是血迹,似是受了重伤。他眨了眨眼睛,跳到我的面前,灿烂地笑着:“怎么,不认识我了?我就是你刚才救的凤凰,我叫翎,灵上姐姐,谢谢你。”
  我转回身,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刻意回避他们,但命运却又将我们拉在一起。
  “谢谢。”我轻轻说了声,抱起了耗牛般大小的白虎,绕开战场,慢慢顺着白虎神柱上行。
  身边飞来了?羽,她沉默地护在我的身边。
  “你不去帮琼华?”我淡淡地问。
  她摇了摇头:“最后的战斗,我不能参加,这是实力的证明。”
  “是吗……”我和她,静静地在神柱边飞行了一段时间,我轻叹,“不如我们回去吧,她在这里很开心。”
  她有些惊讶,然后垂下脸,想了许久:“好……”
  不知为何,我却松了口气,胸口的沉闷终于散去,她看向我,我微微而笑,她也微笑,只是那笑容里有一丝苦涩。
  将虚弱的白虎扔入心灯,他在星灯里漂浮了一会,慢慢站起,橙黄的眼睛看了我许久,才慢慢消失在了星灯之中。
  我和?羽看向琼华,她与黑龙正在纠缠,而银龙和玄武却位于自己神柱的上方观看,仿佛在等待自己的战斗。
  “神兽的战斗是车轮战。”?羽和我坐在没有点亮的凤凰神柱上,观战,“当黑龙战败后,其他的神兽,才会依次参战。”
  我点了点头:“那……你想看到她成为圣君后再走?”
  她笑了笑:“是的,至少我可以走得放心。”
  “好吧……”我长叹,“我等你。”
  就在此刻,那黑龙忽然从口中喷出了黑雾,将琼华完全覆盖,可是刹那间,黑雾中金光乍现,然后,就看见琼华破云雾而出,一掌打中黑龙的心窝,黑龙立刻从空中坠落。
  可是,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黑龙坠落的过程中,它似乎用最后的力量,将龙尾扫向琼华,琼华吃惊间,银龙赫然出现在她的身后,龙尾立时也朝她扫来。
  “这是作弊!”?羽惊呼的同时,琼华被银龙龙尾重重扫中,坠向地面。
  我和?羽对视一眼,立刻从神柱上跳下。
  “这不是作弊,只是钻了空子。”我和?羽急速下落,发丝和裙衫在身后飞扬,“黑龙已经败了,银龙加入,他们没有犯规,他们是在为白虎报仇!”
  “该死!”
  忽然,银龙从空中也急速而下,飞过我们的身旁直扑琼华。
  “不好!他要赶尽杀绝,为白虎报仇!”?羽大惊,我也非常吃惊,这些神兽还真是……团结。
  “我去引开银龙,你救琼华。”
  “好!小心!”?羽在空中与我分开,朝银龙身下的琼华加快而去。
  我举起了手,发力,我不知道灵上有何神力,但如果是像以前出掌一样发力,应该也会有攻击的效果。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隔着云雾一掌朝那银龙打去。立时,我感觉到比原来内力更为强大的力量从手心里冲出,一束天蓝的火焰冲出了云层,直直打向银龙的身侧,因为我并不想伤他,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威力有多大。
  而当这一掌打出的时候,我怔住了,云层被那蓝色的火焰撞开,如同海浪一般向四周扩散,化开了我身下方圆数十米的云雾。立时,我的身下,不再有半丝云雾,清晰可见的下方,银龙正盘旋在半空,昂首怒视。
  他的身下,是已经变得渺小的露台,露台上,圣君从星座上纷纷立起,昂首观看我们这里的战斗。
  这让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瞟眼看到了?羽接住了琼华,拧了拧眉,转身就跑。
  立刻,银龙飞来,紧追身后。猛然间,一道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光束飞过我身边,我吓坏了,这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银龙很愤怒,后果很严重,我想反击,可是因为心里发急,不能再像刚才,放出那种威力巨大的,蓝色的火焰。我想,应该是我还没适应灵上的身体的原因。
  没有方向地乱飞,一直飞出了五根神柱的界限,回头看一眼那银龙,居然咬紧我不放。回头时,眼前一块黑色的墙,于是,我,来不及刹车地撞了上去。
  “咚!”当即,头晕目眩,身体开始往下掉落,我努力保持最后一分清醒,想看清自己撞上了什么,明明飞出石柱,都是云彩的说。哪来的墙?
  只见,玄武,那只大龟,趴在云朵上,耷拉的眼皮里,是狡猾的笑意。
  靠……他绝对是故意的……
  黑暗覆盖了双眼,我直直往下掉去。
  
第十三章 种因
  向各位亲亲预定下个月的粉红票票,下个月请投给无良的新书《狐颜乱羽》,万分感谢ing~~
  **
  从高高的空中,坠落……坠落……
  没有人,出现……
  这次,真的会摔死吗?
  “啪!”很重很重的声音,双耳如同擂鼓。
  很痛,很痛的感觉……
  一抹淡淡的绿,浮现在眼前,淡淡的绿色,轻轻柔柔的声音:“看来摔地不轻……”
  熟悉的声音,却让我因此而落泪。
  他轻轻地抱起我,温热的手掌抚过我的额头:“睡吧……睡醒了就不痛了……”
  是你吗?离歌?
  “噼噼啪啪。”好像是柴火爆裂的声音,空气里,是好闻的药香,我慢慢睁开眼睛,整个世界,仿佛都变大了。
  我有些迷惑,抬手,很痛,无法动弹。一动不动时,身上的伤痛好了许多。看了看四周,似乎是一个药房。
  身下是一张凉席,我除了脖子,哪里都不能动,摔散架了。
  床边是一个药炉,一个小童在药炉边,他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样貌。
  “喂。”我艰难地发出声音,他立刻转头,这一转,我吓了一跳,只见面前的小童,是人身鹤脸。细长细长的嘴和一双仙鹤的眼睛。
  请原谅我初到这个世界,一时间看见这样一张脸,实在很难一下子适应。
  而他却是立刻跑了出去,喊着:“主人,主人,那只白凤醒了。”
  白凤?我费力地看向自己,一身雪白雪白的羽毛,原来,摔成原型了。难怪,周围的东西都有些大。
  也好,既然是原型,就做一回鸟吧。
  他匆匆走入这个充满药香的房间,俯身轻轻拿起我的翅膀,他又长又细的发丝垂落在我的眼前,心里很暖,如果能和离歌长相厮守,就可以享受那淡淡的幸福。
  不行不行,我怎么可以犹豫。接受离歌,就意味着要同时面对秋?,逸飞,临鹤,镜,珊珊和后弦,六份愧疚,会让我死。
  做朋友吧,永远的朋友,什么都不亏了。
  “小鹤,拿药来。”
  那小童匆匆拿来了药瓶,站在床边好奇地看我。
  大家……同为鸟类。。。它,呃,他?orz。。
  一颗丹药从瓶中滚出,他放到我的面前:“吃了就会好了。”
  恩,我信,因为你是离歌。我毫不犹豫地吃下,仰脖,吞到肚子里。他微笑地坐在我的身边,轻轻地抚摸我的头:“这次圣灵大选,不少人都受伤了吧。”
  我点了点头,带出他一声轻轻的叹息。
  眼皮又开始发沉,似是那药起了作用,又好像是他温柔的抚摸,我再次睡去。
  醒来时,身上的痛已经消失,床边,站着一只仙鹤,他细细长长的脖子垂落着,漂亮的眼睛闭起,似乎在睡觉。
  “咕噜噜。”肚子饿了。我费力地起来,但腿发软,又摔在了床上,惊动了小仙鹤,他昂起了头,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左右,才看向我。
  “有吃的吗?”我问他,他惊醒般点头,然后跑了出去,跌跌撞撞,很可爱。
  可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跟一只仙鹤要吃的。他,嘴里叼着活生生的小鱼,回来了。
  我将脑袋躲到翅膀下,真是郁闷了。
  他将小鱼放到我面前,推了推:“不喜欢吃吗?”
  我汗,想起来,却又起不来,他化作小童,怯生生地向我伸出双手:“我……我可以扶你吗?”
  “恩。”
  听到我的同意,他才小心翼翼地抱起我,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是浓浓的喜色。
  “我想出去透透气。”我有几天没出去了?
  “那你不吃了吗?”
  “我……吃饭。”
  “……哦。那我给你做饭去。”他抱着我出了这个药房,屋外,是一片宁静的碧湖,静静的,宛如这里只有这只小仙鹤,和离歌。
  他将我轻轻放到湖边软软的草地上:“这里可以了吗?”
  “恩。”
  他很开心,痴痴地看着我。
  “怎么了?”
  “你真好看,凤凰是世上最好看的灵兽。”他真心夸赞,“能为你做事,我很开心。”
  我忍不住笑了,这小仙鹤真可爱。他好像很羡慕我的外形。
  他说完开心地去给我做饭,就像是跟偶像说上了话。
  离歌,似乎不在。
  我伏在地上,静静地看着碧水蓝天,这里,真让人留恋,难怪风雪音会就此陷落。
  慢慢起身,不知不觉间,化成了人形,淡淡的暖光笼罩着全身,在那一片碧水中,映出了自己的倒影。
  我看到了她:灵上。
  银白的发丝和一双我熟悉的银瞳,这是……我变身时的模样,原来……难道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平静的湖里,映出了手托托盘,呆立在我身边的小童,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他慌忙低下脸。
  “怎么了?”
  “我,我,我不配,会脏了大仙的手。”他将脸藏得极低。
  我笑了:“什么配不配?你有一天,也会破茧成蝶的。”
  “我可以吗?”他扬起了脸,“我也能长得像你这么好看吗?”
  “或许……会更好看。”我遥望远方,这里的一切,都让人迷恋。如梦似幻的美景,神奇的仙力,倾城的容貌和高贵的身份。
  但这一切,都是她的,灵上的,而不是我:舒清雅。
  饭后,又困了。小仙鹤急急给我拿来丹药,说只要几天我就能痊愈。
  我懒懒地就地躺在碧水边,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原形,小仙鹤静静地守在我的身边,看着我,然后,他睡着了,变成了小仙鹤,他之所以没能完全化作人形,大概是因为修行不够吧。
  我想着,便靠在他的身边,他的身上,很暖和。
  “小东西,怎么睡在这里?”温柔的声音从上方而来,我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看着他朝我俯来,然后将我抱起。
  小仙鹤因此而醒,静静地跟在他主人的身边。
  他将我放回床榻,温暖的手抚过我的羽毛,一阵阵暖流流入四肢百骸,通体舒畅。
  看着静立在门口的小鹤,我问他:“有什么办法,能让那孩子成|人?”
  他想了想:“你的一根翎毛和百年法力。”
  “这能有用?”
  他点了点头:“将你的美丽,分给他。”
  原来如此。
  他静静地注视我,然后躺在我的身边,似是有些疲惫地睡去。
  小离,就让我再自私一回,睡在你的身边,享受你的温暖吧。我钻入他的怀中,蜷缩睡去。
  四天后,我痊愈了,我始终以白凤的形态,待在他的身边,当我展翅飞翔之时,他欣慰地微笑。
  然后我落在他的身前,仰头看着他:“谢谢。”
  他笑了:“伽蓝神来接你了。”
  我有些惊讶,转身时,一朵祥云从空中而落,上面是一位美丽却亲和的女神,女神清丽脱俗,对我微笑:“灵上,该回去了。”
  我转头看向他,他垂首恭立。小仙鹤恋恋不舍地看着我,我想了想,从身上拔下了一根翎毛,翎毛散发着微弱的银光。
  将翎毛放到小仙鹤的手中,他手上还有尚未退却的鹤毛,他很惊讶,我笑了笑,对着翎毛轻轻吹了口气,翎毛慢慢飘向他的头顶,炸碎,化作点点星光洒落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开始在星光中抽长,拔高,长长的鹤嘴开始缩短,消失,化作一张薄而嫣红的唇。
  当他慢慢浮现在我面前时,我惊然后退,我在后退中跌倒,伏在了伽蓝神的祥云上,为什么,会变成他……临鹤。
  小仙鹤在我的身前感激下跪,我却无法正视他的面容,伽蓝神升起了祥云,我化作人形无力地跪坐在她身边。
  “渊看顾了你四天,动了情,你将来会还他四年和一辈子的爱。”伽蓝神淡淡的声音从上方而来,惊讶中,我却不敢抬头,因为,我不是灵上。
  我会还他四年,就是我照顾他的四年吗?还有那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原来我来到这里,并不是缘尽,而是是种因。这些因,在我不知不觉中种下,甚至不给我躲避的机会。
  
  前世今生结束后,请大家做好迎接八夫最终完结的准备。
  喜欢无良的请支持无良的新书《狐颜乱羽》。
  只喜欢《八夫》的,就请再看两遍吧。
  喜欢BL的,请关注无良的通知。无良那个BL坑,将会进行填补。。。。哭。。。昨天又被人催了。
  
第十四章 灭灯
  浮游在云海之上,伽蓝神身下的祥云有如海上一叶扁舟。
  “今日,我也是泄露天机了。”她慢慢在我身边坐下,神态平静,“我知你无意带离琼华,但是,世界与世界之间,需要平衡。一个世界,只能存在一个灵魂,故而,你必须带走你那个世界的琼华,不然,这里和那里,都会崩溃。”
  我惊然侧脸,伽蓝的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即是泄露天机,便是我应劫之刻,今后,只怕不能再看顾你了。”
  一丝伤感浮上心头。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和蔼美丽的伽蓝神,却宛如已是千百年的好友。我静静地站立在她的身边,默默地落泪。
  这泪并非灵上而落,而是我的内疚,因为我的到来,才致使伽蓝神离去。
  不知不觉间,身下的云海变成了金色。滚滚金浪,让人窒息的美。
  伽蓝神轻轻地发出一声感叹:“此景只在落日见,刹那间的美丽,更值得珍惜。”她微笑着,走下了祥云,沉入了那片金色的云海之中。
  云海汹涌,将她的身影覆盖,她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但是,她却很开心,宛如终于结束了这冗长无尽的日子。
  人,羡慕神仙,能长生不老。却不知神,羡慕凡人那短促精彩的人生。
  怀着一分沉重的心情回到了伽蓝神殿,一如往常的寂寥。即使伽蓝神在的时候,也只是和仙友下棋品茗。
  那五位圣君也来过,所以灵上会认出他们,前一任的圣君,是一个漂亮的男人。
  不过灵上,总是以白凤的姿态伏在花园里,看着他们。然后,那位朱雀圣君总是会在离开前,深深地注视她一眼。
  她……似乎比我还要寡情,还要慵懒。
  进入伽蓝神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就像我此刻的心情,一切,都空了。
  无意间,看到了伽蓝神梳妆台上的一面银镜。好奇地拿起,镜身温热,暖我手心。
  “神,走了,是吗?”
  忽然,从镜子里发出了声音,那是一个异常遥远空洞的男声,宛如从山谷幽深的谷底而来。我拿着镜子呆滞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那温热的触感渐渐转凉,他也在为伽蓝神的离开,而伤心吗?
  抱着银镜,我躺在了伽蓝神的床榻上,闭上双眼。
  她说,一个世界,只能一个灵魂,难怪当初我留在八夫世界,胖妞就去了我的世界。可是,为何她没有进入我的身体?难道也像我现在一样,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她说,如果两个灵魂在同一个世界,那么,两个世界,都会崩溃。所以我必须带走风雪音,可是,怎么带?
  静静的,躺了许久,不知天日,也不觉得饥饿。上一次饿的时候,就是在离歌那里重伤初愈。
  看着明日东升,再看着夕阳西落,时间在静躺中流逝,这就是神的日子?
  终于,在又一次日落后,我决定再去找琼华和?羽,带她们离开。
  当我从床上坐起时,银镜再次出了声:“灵上,能带上我吗?”
  我拿起银镜,里面是自己。
  “我……不想一个人。”银镜忧伤地说。我点了点头,将他放入怀中。暖暖的,他似乎也振作了。
  寻着记忆我先来到神柱,想看看南方星灯是否被点亮。
  星辰布满了夜空,脚下是灰蒙蒙的云海,云海的颜色因日起日落而千变万化,似乎明白了伽蓝神所说的刹那间的美丽。即使时间分秒不差,今日的云海,也亦不是昨日的云海。
  所以今日之我,不是昨日之我。昨日我可善良,今日我便可邪恶。
  远远的,四颗星辰在夜空中闪亮,在我飞近之时,那南方神柱上,是黑暗。看来她,没能点亮星灯。
  缓缓落于朱雀神柱顶端,看着那黑漆漆的火盆,没有星灯的神柱,有如死柱。
  “灵上,你为何不试试。”忽的,银镜说。
  我疑惑:“试什么?”
  “点亮星灯。”
  “麻烦。”
  “呵……你只是懒而已。”
  “他们为此争斗不已。”
  “所以才需要一个人尽快点亮星灯。星灯亮,则争斗止。”
  “那……也不一定是我。”
  “你不试试如何知道不是你?”
  他的反问让我哑口无言。是啊,我没试过。
  转身坐上神柱,看着自己双手发呆,灵上,是不是会是命运中的圣君?
  身周的空气发生了变化,出现了淡淡的杀气,我抬眸,却见四个神兽正从神柱上慢慢浮现,他们从神柱中走出,停落在我的四周,正面,正是那只白虎。玄武在身后,双龙在左右,包围我?
  白虎上前一步,我立刻起身,戒备地看着他,他双眸炯炯有神,但却似乎没有敌意。
  就在这时,一盏天灯从远处而来。飘忽的天灯越来越近,映出了一个人影,竟是?羽。
  她看见我时也很惊讶。迅速跃入这个圈子护在我的身前:“你去哪儿了!”她忧急地问。
  我淡淡地说:“疗伤去了,你怎么来了?”
  “那次大选没有结果,但琼华战胜了神兽,所以是代理圣君,我负责巡夜,便经过这里。奇怪,他们怎么都出来了,你碰了什么?”她与我背靠背,形成防守之势。
  盯着白虎的眼睛,我说:“我什么都没碰,就是在这里坐了会,我看白虎没有恶意,说不定是为了感谢我。”
  “感谢你?”?羽说着回头,放松了警惕。就在她这一回头,她面前的玄武的尾巴就朝她而来,她当即被玄武身后的蟒蛇卷起,天灯掉落,失声大喊:“你哪只眼睛看出他们想感谢你――”
  我张口结舌,我明明感觉白虎没有杀气,难道是银龙想报复我?我怒了,瞪着玄武:“死乌龟,把?羽给我放下!”
  玄武眼皮也不抬一下,那副神情看着我就来气。我上前,立刻,双龙拦阻在我的面前,?羽开始发力,玄武甩起了蛇尾,将?羽甩入了玄武神柱的星灯之中,我惊了,?羽漂浮在星灯里,竟是无法出来,似是被困住了。
  “死乌龟!”愤怒之间,手中神力聚集,一团冰蓝的火焰立刻燃起,不可控制的力量带起了强大的气流,扬起了我白色的裙衫,和身后的银发。
  仿佛天地都感觉到了我的愤怒而变,云层滚动,遮天闭月,没有星光的天地一片昏暗,我与四兽站立在云层之间,上面,是滚动的黑云,下方,是翻腾的青云。夹在云层间的星灯给这狭隘的天地,带来光亮。
  一掌打向玄武,他张开了嘴,喷出的水柱化作水龙朝我扑来,手中火焰燃起,化作蓝龙,与水柱纠缠。控的,水与火纠缠的力量撞上了东方神柱的星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盏星灯,灭了!
  一下子,我和那些罪魁祸首们,都陷入了一时怔愣。自古以来,星灯会自灭,从来不知道如果是人为地打灭,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但是,不管未来如何,眼前守护东方神柱的银龙,恼怒了,他一直与我八字不合,上次就追着想一口咬死我,这次我把他守护的星灯给灭了,还不将我碎尸万段!
  
第十五章 我是圣君
  请多多支持无良新书《狐颜乱羽》,万分感谢ing~~~~一个收藏也好ing~~~~~
  
  打灭星灯,无疑犯了众怒。
  神兽齐齐朝我而来,我慌乱中不知如何应对。
  “灵上,他们只是普通的灵兽。”忽然,银镜的话传入我的耳中,“而你是伽蓝神座下灵上仙,他们不是你的对手。”
  对啊,我的级别比他们高啊,我只要把他们看成两条大蛇一只乌龟,和一只猫就可以了。我一个人,还打不过他们?就好比舒清雅打不过龙皇和加菲,这太可笑了。
  银镜的话让我充满了信心。若不是他们,我也不会摔残。想起自己当时的痛,胸口就憋气。我不是善人,更没有宽大的胸怀,所以,我也会有仇必报。他们都把我打残了,如果我还做作地去宽恕他们,我才是真正NC。
  不躲不闪,手中火焰慢慢燃起,沿着手臂慢慢布满全身,银蓝的火焰对我极其温柔,但我知道,它对他们,可不留情。
  如同当初内力爆发一般,在他们冲上来之时,将周身的力量喷发。以前,还会担心暴走,但现在,暴走又如何?因为我就是那银发飘扬,银瞳闪耀的女人,我就是她:灵上。不防暴走一次,狂傲地立于世人面前。
  火焰化作不可见的气浪,以我为中心,朝周围滚滚而出,如同炸开的气流一般朝他们席卷而去,气浪扑向从四面而来的神兽,扫过他们的身体,扫过五根神柱,在远远的云层间慢慢消散。神兽纷纷坠落于下方的云层上,无法再次站起,而神柱上的星灯,也不再闪亮!
  我,竟然把所有的星灯都灭了。糟了!暴走过头了!
  ?羽从星灯中落下,跌坐在神柱之上,怔愣而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我赶紧朝她而去,拉起她:“快走,这下我闯了大祸!”
  可是,她依旧怔愣着,呆呆地指着我的后方:“亮,亮了。”
  亮了?什么亮了?
  我疑惑地转头,当即,我也陷入和?羽一样的僵硬。
  只见五根神柱中,只有一根神柱的星灯炫目闪耀,红色的光芒异常扎眼,赤金的颜色从那红色中迸射,展现着它勃勃生机,和无人能泯灭的巨大能量。
  它,正是,朱雀神柱!
  我懵了,它什么时候亮的?难道是那阵气浪之后?全身的力气在那次爆发后,所剩无几,看了看周围熄灭的星灯,如果那四位圣君前来寻找罪魁祸首,我不是又要被打残?
  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我拉起?羽就跑了。这一次,我逃跑的技术胜过从前,快如闪电,疾如旋风。
  “你跑什么!”?羽被我拽着,这次她被我拉着横飞起来。
  我不敢回头,直到回到了加蓝神殿,才敢喘气:“我,我也不知道。”我一下子瘫软在空荡荡的神殿上,靠上那翡翠一般的柱子。
  ?羽翻了个白眼,靠坐在我身边:“既然你点亮了星灯,就说明你也是圣君,和他们平起平坐,你怕什么?!”
  “可是我灭了其他四盏。对了,我灭了他们的星灯他们不会死吧。”我有些紧张。?羽又给了我个白眼:“看来你还没完全融和灵上的记忆,星灯只是圣君力量的体现,你灭了他们的星灯,说明你的力量与他们几人相当,甚至可以匹敌!”
  我火星人一般得恍然大悟。
  “不过,因为你与神兽大战,而打灭了他们的星灯,他们应该会生气的,就像是踢了他们的场子,向他们发出挑衅。只怕他们会找你比斗,不然他们会很没面子。”
  我捂住了脑袋,还是因为控制不好力量。就跟当初一样,只要一上火,就会暴走。
  “恭喜你。”她向我伸出手,光洁的地面映出了她真诚的笑脸,我握住她的手,她很高兴,“你是圣君了。不过……”她陷入忧虑,“我担心琼华会不开心。”
  “那是肯定的。”我脱口而出,抽回手继续抱头。
  “你……怎么知道?你好像……很了解她。”
  “哎……”愁,我跟她做了十年的死敌,我不了解她,还有谁能了解她,“伽蓝神说,我必须带雪音回去,一个世界不能同时存在两个灵魂,所以,我们又要回到原来的计划了。”
  “难道你是故意夺她的圣君之位?!”?羽惊呼,圆睁的秀目是满满的陌生,仿佛不相信我会做出这种事。
  我立刻摆手:“不不不,这次是巧合,不过既然如此……”
  “那就干吧。”忽的,一声带着无奈的轻叹从?羽的红唇里缓缓吐出,她埋首入双膝,粉红的裙衫在淡青色的地砖里,染上了一层苍凉的色彩。
  静静的,我们没有再说话,而是就这么靠坐在柱子边,没有回房,也没有出殿,就像是等四位圣君前来兴师问罪,又像是等待命运的来临。我们将自己,主动放入被动,准备承接接下去的一切风浪。
  天,亮了。
  晨光洒入没有门的宫殿,近乎透明的圆顶,折射入了那金色的晨光,在如同翡翠的宫殿里,一束又一束晨光如同天界的瀑布,打落在我和?羽的身上。
  一身白衣的我,和粉裙仙衫的她,都单手覆额,迎视金色的阳光,我慢慢起身,走入那温暖的光柱,她给我带来如家一般的温暖。
  一直以来,在这清冷的宫殿里,只有清幽的风,和冰凉的地面。只有伽蓝神的微笑,才能让灵上感觉到一丝温暖。而今,这丝温暖,被我所感知,灵上,你想念伽蓝神了吗?现在,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再孤独。
  耳边传来空气流动的声音,?羽带着戒备慢慢起身,转身间,五朵祥云从空中缓缓飘落,他们从流淌的云水中而下,齐齐地站在我的面前。
  他们,是那么丰神俊朗,那俊美无比的容貌,配上飘逸的华袍,仅仅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就证明了他们至高无上的天神的身份。
  面无表情的苍寒,嘴角带讥的姬无邪,严肃沉静的墨殇和面带微笑的玄冥,他们,就站在大殿入口,没有说话。而他们的当中,正站着彩霞霓裳的琼华,她紧紧盯视我,宛如我背叛了她。
  他们的眸中划过了惊讶,似是不解我的平静。我淡淡地凝视他们片刻,转回脸抬手看着流淌在手中的阳光,银色的发丝滑落我的脸庞,在阳光中,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哎,时候到了吗?
  “灵上……”?羽缓缓走到我的身边,轻唤。我捏住那把阳光,将温暖留在心底,昂首走出了光束,朗声道:“四位圣君前降临伽蓝神殿,有何贵干?”
  苍寒收回了停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垂下了眼睑。
  姬无邪眯起了双眸,藏起那锐利锋芒。
  玄冥依然微笑地注视我。
  墨殇拧了拧眉,上前一步,正色道:“灵上仙子,你昨晚在哪儿?”
  我轻笑:“昨晚吗?我找白蛇和乌龟报仇去了,那条小白蛇上次害我在床上躺了四天,让我很不爽。”
  “果然是你!”墨殇的语气加重,苍寒收紧双眉,杀气微露,似乎对我称呼他的灵兽很是不满。
  “那神柱的星灯都是被你而灭!”墨殇立刻追问,他的问题瞬间让闭眼的苍寒,也将视线再次投落在我的身上。
  我耸肩,摊手:“抱歉,拳脚无眼,力量无边。”
  立刻,墨殇转脸看向身后,四位圣君目光交错,就连一脸温和的玄冥也微微拧眉。从他们之间,一束目光始终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半分,就是琼华。
  我故意迎视她的目光,她一步一步朝我而来,站在我一丈之外:“那么,南方星灯,也是你点亮的?”
  她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四方圣君不再对视,而是再次齐齐朝我看来。
  ?羽站在我的身侧轻轻拉住了我的手,紧紧捏起,鼓励着我,给我勇气。
  敏锐的琼华立时发现了?羽的举动,目光中带出了失望:“你这么快就背叛我了吗!”
  “琼华,我没有……”
  “什么没有!”?羽想解释,却被琼华打断,她愤怒地盯着我:“南方星灯到底是不是你点亮的!”
  我拧了拧眉,傲然挺胸,大声说道:“没错,就是我!”
  我高亢的声音,在清冷空旷的大殿里久久回荡……
  
第十六章 入梦
  当我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时,大殿里再次变得安静。这份静,如同空气凝固。
  琼华眸光瞬间变得锐利,右手慢慢抬起,冷笑地指向我:“你真是虚伪,既然你有此能耐,为何当初你没有参加大选!就是为了看我们的笑话吗!”
  我一时无言,可是心里,却浮上了一个答案,一个我和灵上共同的答案,不由得轻喃:“伽蓝神走了,我更无聊了……”
  “无聊?!”琼华几乎是大吼出声,“你只是因为无聊,你居然只是因为无聊……哈……”她不禁失声而笑,笑容因为愤懑而有些扭曲,“那我算什么?算你无聊时玩弄的小丑吗?你让我登上代理圣君的位置,却又在下一刻夺走!灵上!你听着,我不服,我不会就这样让出圣君的宝座,除非你打赢我!”
  我怔了怔,做出决定。这一战,这久违的一战,竟是相隔了千百年。风雪音,就让我们堂堂正正,真正地打一场吧。
  我上前一步,用我认真的神情回应她的挑战。
  ?羽松开了我的手,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