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7部分

  “圣君!圣君难道来了?!”
  我立刻撞?羽,她愣了愣甩起满头乱发,终于发觉周围气氛的变化,她也有些尴尬。爬梳着自己凌乱的发。
  “听说圣君把琼华也打败了。”
  “真的!”
  “难怪琼华这么久都不出现。大概是觉得丢脸。”
  “没想到灵上那么厉害,以前一直以为她是养尊处优,没什么真本事。”
  “嘘!你怎么可以直呼圣君名讳,她说不定就在你身边。”
  “哪里?哪里?”那人慌张四顾,周围发出轻笑。
  原本热闹的气氛,却因此而陷入尴尬。我想了想,手中琵琶换做竹笛,落唇,带出一声长长的凤鸣,反正也在茶楼卖过艺,在他们面前就更不会怯场。
  一下子安静的广场让这声清脆的笛声直上天庭。偷偷踢了一脚?羽,她立刻再次舞动起来,这一次,是《凤求凰》。
  她裙摆飞扬,随着笛声腾飞而上,在空中欢舞,惊艳四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的舞姿随着我的笛声而变,时而轻跃,时而旋转,展现女儿家特有的柔软身姿和曼妙舞姿。
  当曲声停止之时,我大呼:“凤凰节快乐――”
  “啪!”一朵绚烂的光辉在?羽身周炸开,如同烟花绽放。
  立刻,群情激动,大呼起来:“凤凰节快乐――凤凰节快乐――”音乐四起,大家再次欢舞。
  我挤出人群,?羽落在一根石柱之下。我上前就先摸她,她惊叫:“你干什么?!”
  “你把烟花藏哪儿了?”
  她无语地横白我一眼:“拜托,那是法术好不好。法力放在身上不用,多浪费。”
  “嘿嘿。”我抱住她,“我喜欢现在的你。”
  她愣了愣:“什么叫现在的你?”
  “就是……算了,主要经历不同,才造就了不同的你吧。”我放开她,转着竹笛,“但你还是你,聪明,机警,随机应变,沉着冷静。”
  ?羽面带惊色,宛如一时无法适应我对她的夸赞。
  “知道吗,我忽然有了个好主意。”
  “什么?”
  我眯了眯眼睛:“既然她不想回去,而两个世界只需要灵魂平衡,那么,我们就把琼华带回去。”
  “什么!你要带琼华!”她惊呼到一半,立刻看看左右,见无人关注我们,才小声继续说,“带琼华回去?”
  “那又什么关系,风伯伯有了女儿,她也在这里活得快乐,两全其美,OK。就这么决定。”我有些自鸣得意。
  ?羽怔怔地看了我许久,垂下脸:“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忽的,一排人跑到我们的面前,他们先拉走了?羽,?羽插入其中,双手放在前一人的肩膀上,被后一个人推着往前,她回头看我时,我也被一人拉入这条长龙,然后大家随着鼓点跳跃。
  后面的人很奇怪,双手不老老实实放在我肩膀上,而是我腰上,我回头瞪视他,他面具下的唇角勾起坏笑,我一愣,这笑容,很熟悉。
  他的双手顺着我的腰开始往上摸,我立刻伸出一只手反手就打向他的脸,他抬手格挡,我力量翻转,在他格挡间,将他的力量用太极之力带向长龙之外,他在惊讶间一个趔趄,跌出了长龙,他后面也是个男子,他先是愣了愣,然后伸手搭住了我的双肩。
  我对着那个掉出队伍的家伙华丽丽地竖起中指,他环起双手,笑着看我离去。
  从他的身高,还有那邪恶的笑容,以及他好色的程度,我基本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只是,他只会对他感兴趣的女人好色。而他那双手之所以对我不老实,估计是从?羽那里,判断出了我的身份:灵上。
  秋?啊秋?,即使你是什么神仙圣君姬无邪,你肚子里想什么,我依然了如指掌。我们既是水火不容的死敌,又是生死相随的挚爱。一年相处,十年夫妻,我又怎会不了解你?
  长长的人龙绕着篝火绕圈,就在这时,鼓点变了,前面的人忽然转身,对着我跳舞,我跟着他的动作学,然后,他又转回去,对着前一个。
  我立刻转身,对着我后面的一个,然后重复之前的动作。没想到,却在他身后不远处,看见了穿着白衣的小鹤,呵,他的衣衫太明显了。
  他的动作有些僵硬,但可以看出他很开心。然后,大家又手拉手一起踢腿。当我拉住身后男子的手时,我有些惊讶,他的手,很冷。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一个大大的面具遮住了他整张脸,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队形又在此刻发生了变化,队伍中的女子都上前一步,我也跟着上前,正好与?羽撞到了一起,她又重新戴上了面具,我认得,她自然也认得我的,一个少年迅速挤到我们的面前,插入队伍,一看他的面具,就知道是翎。
  不过他身边的男人似乎不打算让他跳到我的面前,用身高的优势压制翎。翎只有先对着?羽跳。
  少年们拍着手在对面的少女身边绕圈。
  忽然,绕着我转的男子俯到我耳边冷冷说了句话:“她在伤痛中煎熬,而你却在此处欢乐,哼,终于让本君见识到什么叫做冷酷无情。”
  我一怔,那男子在男生的轮换中,跳到了下一个女孩的身边。
  翎终于到了我的面前,他绕着我跳着,似是发觉我心不在焉,关切的目光随之而来:“怎么了?”
  是他,楚翊,不,是墨殇,原来,他从这个时候,就已经关心雪音了。
  “没什么。”我敷衍地说了一句,却已无心情。打算离开队伍时,却被再次轮换而来的男子挽住手臂,此时,少年都挽着少女的手臂,一起转圈。
  在转圈中,我想离开,可是他却依然牢牢挽着我,我奇怪地看向他,他戴着一个好看的,镶着银边的白色面具,那面具只遮住他鼻梁以上的眼睛,面具下的红唇,正在对我微笑。
  视线在空气中相撞,那一刻,我陷入了怔愣,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他旋转。
  
第二十二章 凤凰节的尾声
  补中秋的。抱歉抱歉。
  
  篝火在广场的中央闪耀,照亮了所有人,也包括我面前面戴白底银色花纹面具的男子,他的身高,他的体型,和他露在面具下的微笑,都和明玉……那么相似。
  在一个转圈后,他转到了?羽的身前,在回头看了我一眼后,与?羽快乐的跳舞,我撇开脸,想离开,面前的男子却挡住了我的去路:“就快结束了,做事要有始有终。”
  我再次发愣,这声音……是苍寒的。怎么回事?今天大家都到齐了吗?
  看向他的发色,果然是淡淡的金色,只是凤凰族中也有这样的发色,才没有人会去怀疑他的身份。他的面具很干净,甚至比玄冥的还要干净,深黑的木制面具,没有半丝花纹和坠饰,除了那木头原本带有的木纹。
  忽的,大家双臂齐齐上下挥舞,高喊欢呼。
  “轰!”一声,中央的篝火忽然蹿上天空,形如火凤,狂欢似乎进入高嘲,少男少女们在那一刻纷纷摘下面具,扔入空中。
  苍寒在我的面具慢慢取下了面具,那张如同混血型男的脸,依然面无表情。
  “玄冥圣君!”?羽的一声惊呼从身旁而来,我和她身边的人都朝她看去,但是,更吸引众人目光的,便是站在她身前的玄冥圣君。
  “圣君!东方圣君!”很快,也有人看到了我面前的苍寒,广场依然喧闹,但却从我和?羽身边,寂静开始扩散,一个接着一个跪在了几位圣君的面前。
  整个广场,安静了。
  “拜见圣君――”紧接着,就传来响彻云天的高喊。有人拉了拉我的裙摆,我往下看去,是一个凤凰族的少年:“快跪下。”他轻声提醒。
  “你不拿下面具嘛。”玄冥走到我的身前,温和而微笑地说,那双半眯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不可猜测的目的。
  拿下就拿下,咱又不是见不得人。动作也很简单,举起,拿下,从头到脚卸去法力,恢复原样,立刻,身边传来一声又一声惊呼。
  “你不与你的族人说些什么?”依然是玄冥,他似是他们四人的发言人。我与他们平视,墨殇不看我,在他的心里,我或许就是那卑鄙无耻之徒。
  见姬无邪脸上的表情似是等着看好戏,我转身扫过跪在地上的族人,说啥?说跟着我有肉吃?呵呵。?羽扬起脸看我,我叫她起来:“起来起来,你还跪我?”
  ?羽愣了愣,立刻起来掸衣裙,我随即扶起翎,然后昂首大声道:“我们是神圣的凤凰一族,可浴火重生!”
  一张又一张脸惊讶地扬起,我继续说道:“凤凰虽不是神兽之首,但也不次于其他神兽,为何要跪拜他人?从今开始,凤凰一族,不跪人!”
  “不跪人?”
  “就是不用跪?”唏嘘之声从人群中而来,翎立刻扶起了身边的人,那人犹豫了一下,但看着翎坚定的神情,立刻也扶起了身边人,紧接着,大家一一扶起身边亲友,大家笑容灿烂,目光炯炯。
  我转身看向四位圣君:“我说完了,四位圣君若是愿意,可继续留下参加凤凰节,我们凤凰族人,是相当好客的。”
  玄冥微笑点头,我立刻唤上?羽和翎,让他们请四位圣君上座。
  但我并未离开,大家都好奇地围在我的身边,看来他们并非像翎说得那般对我充满敌意,反而对我充满好奇,但是,他们却又带着敬畏不敢靠前。
  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穿着花花衣裙,梳着漂亮的马尾,从大人身下钻出,大人想抓住她时,她已经跑到我身前,手里拿着花环:“姐姐,我可以把花环送给你吗?”
  我蹲下,笑着:“当然可以。”
  她开心地为我挂上:“我以后也要长得跟姐姐一样好看。”
  我笑了,抱起她,看向众人:“凤凰节,是我们的节日,让我们为自己的节日欢呼!”
  欢呼再次而起,大家围着我开始欢舞,怀里的孩子指着远处的酒席:“姐姐,我饿了。”
  “好,我们去吃。”抱着孩子走出人群,后面跟来一个妇人,大概是孩子娘,怯怯地,轻声说:“小若,下来。”
  小若?难怪觉得这孩子亲,有趣。
  筵席上,?羽和翎正陪着那几位圣君,小若拿着凤凰果随着她娘亲蹦?蹦?走了。我想着是不是该去寒暄几句,人家好歹也是一方君主,放到现在就是各国主席啊。
  想上前,一妇人突然站到我面前,我一看,惊了,面前的妇人不正是翎那风华绝代的老娘吗。她可是我的偶像啊。
  她恭敬垂首,小心翼翼地问:“圣君,小翎没有给您添麻烦吧。”
  “没有没有,他……很乖。”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麻烦圣君多多担待了,那孩子……缺根经。”
  “我知道。”我立刻捂嘴,说漏了。她立刻仰脸:“原来您知道。那个……”她鬼鬼祟祟凑上前,“如果那孩子还合圣君眼,您就收了吧。”
  收?什么意思?她摇头叹气离去:“这孩子,嫁不掉,哎……”
  我有点发懵,正好?羽过来,我拉住她:“这里……男的能嫁?”
  “就是入赘,倒插门,上门女婿。”?羽随口解释,我愣愣地点点头,她忽然猛地拉住我,“喂!你该不是想在这里娶上十个八个吧!”
  “噗!这里还能娶上十个八个!”
  “那当然,就算我们那儿不也有母系社会,而且一些少数民族,到现在都可以一妻多夫的。这里年代还早,还没那男尊女卑的思想,所以女的也可以娶上几个。”
  我愣住,在无男尊女卑的规矩之前,可不就是人人平等。她刚想说话,翎呼哧呼哧跑来了:“?羽姐姐,我将圣君都送走了。”
  ?羽一拍脑门:“晕,我本来过来是想跟你说这个的,结果绕到那上面去了。”
  他们走了?我朝上望了望,四朵祥云远离而去,东边的天空正慢慢地露出一丝白。小鹤远远而来,一边跑一边回避那些向他献花环的少女。我和?羽看着偷笑。
  小鹤匆匆跑到我的面前:“圣君,小仙告辞。”说完,就脚踏白云,落荒而逃。
  我看见翎的脖子上也有两三个,想起他娘亲的话,就借机取笑:“翎,你的娘亲说你嫁不掉,我看,你还是满受欢迎的。”
  翎得意地扬起脖子:“那是,现在我是圣君的护卫,身份不一般了,但是,我的心里只有圣君。”翎像是上表他的忠诚。我和?羽都笑了,他就像后弦,我们可爱的小弟弟,于是,我和?羽便都忍不住开始捏他的小脸蛋。
  
第二十三章 做圣君的第一天
  凤凰节后,我追问翎,说明明大家一点都不排斥我,他为什么那么说?说得我都不敢见族人。
  他扭扭捏捏到最后,说了实话,原来是担心我被别的少年抢了去,他就做不成我的侍卫了,虽然,他是族里本事最高的。到最后,他还不忘吹牛一下。
  族人非常热情,在我说出那句凤凰一族不跪人后,族人对我的尊敬与日俱增,当我将伽蓝神殿送给凤凰族长老作为祭祀神殿,给其居住后,我算是彻底“笼络”了凤凰一族。
  从翎那里得知,在凤凰节前夕,东方圣君苍寒守护的一方土地,刚与妖军发生了一场战争。而我们的南方疆土,因为暂时没有圣君,所以也是由另外四位圣君看护,心中稍稍多一分感激,他们真辛苦,不仅要守护自己的地盘,还要帮忙看着我的。
  当然,这份感激不深,因为我是打算尽快完成任务离开的。
  可是翎提到的那次妖军叛乱,让我忧心,难道红狐和青狐是妖军的人?因为他们受伤的时间,与那场战争吻合,他们一看便知还是妖类。
  珊珊,紫宸,你们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很快就迎来了加冕典礼,那天天气很好,也很晴朗,四位圣君再次莅临神坛,因为我已被凤凰族接受,所以加冕礼由凤凰族的长老主持。
  一切都跟做梦一样,也或许我的心思根本不在这盛世上,多么壮观的盛会的啊。人好像都来了吧,整个凤凰族,他们都身着盛装,就像这一天,也是他们的盛世。
  他们为我洒下最美丽,最鲜艳的花瓣,他们为我铺起豪华的鲜花地毯,他们为我戴上圣洁的花环,他们把我,当做他们的圣君,他们的女王。
  可我……却准备离开。哎,剩下的事,就交给灵上吧,真是……有点不负责任。
  “她好了。”一句话,将我从梦中惊醒,这一刻,我站立在那五张星座前,长老,正将一个水晶剔透的王冠轻轻放在了我的头顶。他们微笑着,眼里闪着泪光。
  我接受王冠转身,侧脸看向?羽,她点点头,再次轻轻补充:“小鹤刚才来报,她痊愈了。”
  一口气,长长地送出,看向站在台阶下,我的族人们,他们静立着,崇拜着,他们仰望我,等待着我或是激昂,或是庄严的讲话。
  可是,我看着他们一张张纯朴憧憬的脸,却只有内疚,我欺骗了他们,我不是他们的圣君,不是灵上,更加,不属于这个世界。
  怀着这份深深的愧疚,我向着这些凤凰的族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琼华醒了,我该走了。对不起,大家。
  静静的,人群没有发生半丝声音,他们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屏住了呼吸。久久地,我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和从脸庞垂落的银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这里哪……这至高无上的身份,谁不会心动?
  缓缓起身,却惊讶于他们眸中的泪光。
  为什么?
  可是下一刻,却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他们为我而欢呼,为他们的圣君欢呼。我怔住了,感动和内疚相结合的泪水,在不知不觉中涌出。
  当与四位圣君共同坐在那张星座上时,坐在我右手边的墨殇,忽然轻笑了一声:“真会做戏呐。”
  我看向他,他面对众人微笑。
  是啊,我这也算是做戏。
  有人轻轻扣住我左边的手臂,我讶然回头,却是玄冥,他没有说话,却是对我轻轻点了点头,那鼓励的眼神,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他总是那么体谅别人。
  加冕礼一结束,我就急急拿下王冠打算去看琼华,可是,却被?羽拉回:“你要去圣君神殿议事,现在你已经是南方圣君,就要接管南方事务。”
  “可是琼华那里……”
  “清雅。”?羽第一次正经地叫我的名字,“我知道你急着救雪音,救琼华,但是,这一刻,你还是灵上,是他们的圣君,你就要负责。就算要离开,也要交接清楚,不然你让灵上怎么接替你?”
  她的话,让我大受震撼。
  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当做一个过客,随性而任性,唯一的目的就是不择手段地将雪音或者琼华之一,带回自己的世界。
  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也是很不负责任。只想着带一个回去就可以,两个世界的灵魂平衡就行了,没有顾及到风爸爸会怎么想,会怎么去接纳一个异世的女儿。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亲人,是无法替代的。
  我似乎,做错了。
  ?羽陪着我迈向圣君神殿,翎与其他圣君的侍卫一起守候在神殿之外。他看见我,就立刻肃立,神情有些紧张。
  站在那巍峨的圣殿门口,我挺起了胸膛。?羽说得对,既然到了这里,我便已经成为这里的人,是这段历史进程中的一个推动者,我不能在临走前,给灵上,留下一个烂摊子。
  “主人,该进去了。”镜在怀中轻声提醒。我望向深远的宫殿,振作精神,苍寒,墨殇,姬无邪,还有玄冥,我,舒清雅,来了。
  五张星辰座椅摆在神殿的中,座椅围成了一个较大的圆圈,在座椅围绕的中心,是一个喷着雾气的神奇喷泉,云雾从喷泉里流淌下来,流入下面一个水池中,漂浮在那翠绿的水面上。
  苍寒他们已经落座,应该是就等着我的到来,我坐上位置后,?羽便告退。轻轻在我耳边说了句她去看琼华。
  我放心地点头,议事大殿里,便只有我们几人。
  “开始吧。”苍寒面无表情地扬起了手,瞬时,我们中心的喷泉上,出现了一副景象,是许多营帐驻扎在一片空旷的平原上。
  “哦?又多了,苍寒,你行不行。不行就跟本君说,本君会派兵支援。”姬无邪依然毫无坐像。
  墨殇看着那些营帐面露深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最近妖类出了几个厉害的将军,他们的谋略不可小觑。”
  “墨殇,妖毕竟是妖,怎能与神抗衡。”玄冥笑语。墨殇摇头:“但他们也有脑子。”
  “哼,他们若是有脑子,就不会叛乱!”姬无邪的冷笑,带着轻鄙。
  我愣愣地插不上一句话,他们居然不是将南方事物交还给我,而是在那里商讨如何对付妖军。
  难道除了战争,就没有别的方法?
  
第二十四章 我很不识相
  请多多支持无良新书《狐颜乱羽》,多谢多谢~~
  
  围坐在圣君神殿里,很快,我就感觉出自己被孤立了,或许因为我是新的圣君,完全不了解他们所说的什么妖军叛乱,他们才会直接忽略我。
  看向中央呈现出的景象,我不禁对南方圣君所守护的一方土地产生好奇,只是因这一想,那景象竟是发生了改变,从原来妖军驻扎的平原化作了青山绿水,肥沃土地,水牛在田间打盹,鸭鹅在水中嬉戏。一派欣欣向荣,繁荣昌盛。
  我看得竟是入了迷,这美丽富余的地方是我的?!立时,我感觉到了一个名叫诱惑的美男子,正在向我靠近,他张开双手,诱惑我进入他怀抱,然后一起共赴……比喻过于YD了,但是,我真的被诱惑了。
  有的人不受诱惑,只是因为诱惑不够大。
  景象在不停地变换,茂密的山林,漂亮的湖泊,宛如富庶的江南和迷人的四川九寨,都成了我个人的产物,如此诱惑,谁不心动!
  旋转的景物转到了一片平原,那里绿草幽幽,地势平坦,一看便知又是一块适宜居住的地方,但却见不到人影。看来我的百姓尚未开垦这里。放着真可惜。难怪凤凰族会为圣君之位而争。这是至高无上的王者权利!
  琼华……脑中又想起琼华,呵,幸好我是女人,不然以为琼华是我心中所爱。
  可是,没想到面前的景象再次变换,竟是化作了卿的那座小木屋,糟了,这什么科技啊,跟我脑电波相连?
  小屋前平静的湖边,站立着一位倾城倾国的少女,她静静地呼吸,似是享受此刻的平静,见她精神恢复,我就放下了心。
  可是,没想到卿出现了,他缓缓走到琼华的身旁,给她递上了一件外衣,琼华感激地收下,卿淡笑离去,而琼华,便久久地注视他的背影。
  难道……琼华喜欢上了卿?雪音对离歌执着的感情,便由此而来?
  “咳!”忽的,一声重重的咳嗽打断了我的思绪,眼前景物倏地消失,抬眸间,苍寒正冷视我:“灵上圣君,议事之时,请勿分心。”
  我不是故意的,天知道那玩意怎么就和我心连心了。或许,是我还没掌握它的用法。无意间,瞥到墨殇的视线,正落在那雾泉上。
  “雾泉灵性颇强,灵上圣君小心使用,勿将视线落于雾泉便不会成像。”倒是玄冥提醒了我。而他身边的姬无邪却是斜睨而来:“怎么,想除掉这块心病?”
  “心病?”我反问。自从坐上这个宝座,感觉他们说的话,我越来越听不懂。
  姬无邪换了个坐姿,但还是那副浑身没骨头的样子:“难道不是?只有她,知道你的手段。”
  我一愣,他继续笑道:“不过你放心,既然现在你是圣君,就和我们是一起的,这里能者做主,今天大家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谁不是用了些手段?”他带着媚的眼睛扫过在座的每一位。
  苍寒冷眉不语,玄冥的脸上也失去了笑容,墨殇忽的靠回椅背:“今日不是商讨讨伐妖军叛乱?一些私人恩怨,不该带入圣殿,免得污了这里。”
  “污了这里?”我轻笑,“那就请各位将南方事务交还本君,本君立刻自动消失。”
  “呵,看来有人想尽快掌权,既然如此,那南方妖军叛变的事,不如也直接交还给这位灵上圣君。”墨殇气势逼人。
  我点头:“多谢。”一时气盛,将墨殇得罪了,但不知为何,我一点都不后悔。
  “好!正好本君西方事务繁重,灵上圣君能自理政务,再好不过。”墨殇拂袖起身,扬手拂过自己的宝座,立刻,宝座上,堆满了折子。
  好吧,我有点后悔了。
  “各位,西方妖军今日有异动,请恕本君先行一步。”说罢,他就疾步而去。
  呃……看来跟墨殇是别想和好了。
  “哈哈哈……”姬无邪突然爆发出了一串大笑,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取笑我,“灵上圣君果然有圣君的气势,看来南方事务,的确无须我等相助。大家都交出来吧,免得被人认为我们想侵吞这天下了。”说着,姬无邪坐在原座上一扬手,原来的折子上就又堆了一堆。
  姬无邪起身,看了苍寒一眼:“苍寒,你还想多坐会?”
  苍寒起身,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离开,然后他的座位上就留了一堆。
  最后,圣殿里只剩下了玄冥。
  “你不走吗?”我问他,他身形微动,但只是调整了一下坐姿:“若是本君也走了,只怕灵上会心寒吧。”他抬眼看我,目光温柔。我笑了:“没关系,我是铁石心肠。”
  “若真是铁石心肠,便不会给卿送去凤凰草。”
  我微微一惊,他笑着补充:“卿是我的好友。”
  “那个时常跟在我身后的人是你?”我脱口而出,他却目露疑惑:“什么?有人跟踪你?”
  原来不是他,那会是谁?
  他也微微蹙眉:“既然那人跟踪你,你却不知他的身份,证明他的实力不在你之下,这样推测,能有此能力者,也只有我们四人。”
  他的话,将嫌疑对象缩小了。那么,我就可以排除墨殇,如果他一直在关注我,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而应该是疑惑。剩下的,就是姬无邪和苍寒,会是谁?
  “为什么?”忽然,玄冥无缘无由地问了这三个字,把我一下子问懵了,他笑了笑:“在我们误会你的时候,卿只对我说:你们都看错她了。我相信卿的话,但是卿却未道出原因,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
  “天机……”
  “还是天机不可泄露?”
  我看着他的微笑一时语塞,他笑着摇头:“那我们开始吧。”
  “开始什么?”我对他有些跳跃的思维,来不及反映。
  他指了指那堆折子,我恍然大悟,他想帮我。他可真是个好人。
  那一堆折子由我和翎一起搬回伽蓝神殿,正好?羽从卿那里回来,她对于玄冥的到来有些紧张,我对此很不安,无论她喜欢这里的玄冥,还是那里的明玉,都会影响我的未来。
  想问,但总觉得有些窗户还是不要捅破的好。
  
第二十五章 繁琐的事务
  将一堆折子摊在桌上,?羽看着傻眼,我斜睨她:“你别想逃,给我呆着。”
  玄冥有些迷惑,似是认为政务不该给外人看,但既然是我做出决定,他并未提出异议。
  翻开第一个折子,就是凡间的子民抱怨灌溉过于辛苦,挑水累人,我扔给?羽,只说了三个字,造水车。?羽皱眉,悄悄对我说这里还没发明水车。
  我说,既然我们的存在已经推动了历史,就不妨成为这里的神农女娲。她想了想,笑看那堆折子,大言不惭说这些让其他圣君头痛的问题,她一个人就能解决,很多都是与科技有关。
  整个晚上,我就像在玩帝国,发展农业,畜牧业,鼓励自主经商,和发明一些比较符合这个时代的科技。
  “大多数人都祈求钱财。”?羽拍着折子笑,那些折子上,有很多是百姓的愿望。
  “勤劳方能致富,还真希望我洒钱吗?我还想呢。派一个人下去,以身作则给他们看看如何致富,百姓都聪明,一学就会,而且南方百姓不多吧。”
  “恩,也就万万户,这里一户大概有十几人,很能生。”?羽的神情变得认真,“所以相当于百来万人口。你那块土地足够喂饱他们,就看他们怎么利用了。”
  “用我们之前说的改进技术,发展农业和经商,你估计一下,大概几年能富起来?”
  “如果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应该在五年内,就有成效。”
  “那就这么办吧,文书的东西你擅长,多写点,留给以后的圣君。”我说完,看向一边,发现玄冥竟是已经睡着了,是啊,我和?羽的商讨,他几乎没有插上话。也好,让他也感觉一下被无视的感觉。
  ?羽看了一会玄冥,从屋内取来披衣为他披上,继续挑灯批阅折子。我想了想,问:“你……喜欢他?”
  她神色微变,有些落寞地坐回原位:“但我知道,他不是他。”
  简简单单的他不是他四个字,已经让我知道了答案,她喜欢的是明玉,而不是这里的玄冥。
  下意识地看向无名指,明玉,我该让吗?
  “那么这个呢?求子的。”
  脸上一堆黑线:“加强医疗吧,明天我去请小鹤下山,以凡人的身份,培养一些徒弟。”
  抬眸时,却看见?羽撑着脸盯着我。
  “怎么了?”我问。
  她笑道:“你处理政务的样子真帅,而且很熟练,怎么,你以前也个公司总裁?”
  我笑了,将手中的折子批阅完,堆叠到右手边的一堆上:“我曾经接管了你的风家。”
  “我的?”她目露惊讶。
  我覆到她耳边:“不过是在游戏里。”
  ?羽恍然点头:“原来如此。不过,你这次来,真的会彻底改变这里,你所做的,都是让百姓相信自己的能力,而不再依靠神明,到最后,他们不会再向神明祈求,许愿。而是靠自己去努力。”
  “这样不好吗?”
  “应该如此,百姓太过依赖神明,就像是温室的花朵,反而更经不起风浪。”
  随手拿起一本折子,上面却是记录了与妖类边界的军事活动,不由得说:“跟我说说妖军叛乱的事吧。”
  “恩。”?羽换了只手支撑脸,“这里没有妖界,妖类和凡人一样,居住在这个世界里,臣服于五神。但是他们的地位远远低于凡人,可以说,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奴隶,被贩卖,被奴役,更有甚者,被一些小仙作为宠物饲养,进行攀比。”
  我渐渐画出了阶级金字塔,神族,也就是我们,处于最顶端,而神族的族人就相当于皇亲国戚,接下去是小仙,也就是贵族。然后是半神,这里神族虽不可与凡人通婚,但是神族下凡不小心留个种,就是半神,大家也都睁一眼闭一眼。
  半神的地位又在凡人之上,然后是凡人,最后就是妖类精怪。
  而被奴役,压迫的人民,自然就要反抗。他们要获得自由和平等的权利。?。。。让我想起那句名言: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orz。。。
  “而前一任南方圣君主张仁义道德,所以南方百姓个性醇厚温良,对妖类也不是很排斥,相处也很融洽,所以相对于其他四方,妖类在南方的地位稍高一些,虽说南方妖类有异动,主要是因为其他几方妖军叛乱,他们顺应局势而已。”
  “原来如此,上一任南方圣君,真是英明,明明是一个高傲的民族,却能平等待人,作为一个神族来说,真是了不起。”
  “恩。所以你看,是不是要控制住剩下的那些举棋不定的妖类,减少叛变的数量呢?”
  “安抚为主吧,顺便,去见一下南方妖军的头领。然后再想是战是和。”
  ?羽点点头:“你刚刚上任,还没去看过你的百姓,检阅你的军队。”
  “我也有军队吗!”这倒是让我吃惊,?羽一副笑我白痴的表情:“你现在是圣君了,上一任圣君可为你留下了坚实的基础,真是的你。”
  被?羽笑话,我有些郁闷,开始耍小孩子脾气,将折子往她身前一推:“不看了不看了,你决定也是一样的。”说完,我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反正以前在舒园,也常常叫清雅处理事务,自己偷懒。
  静静的房间里,传来?羽一声哀叹,然后身上也被披上一件披衣,心里暖暖的,仿佛又回到了舒园,那段被大家都宠爱着的日子。
  不知不觉地,入了梦。黑漆漆的世界,只有一扇门立于世界的尽头,我走过去,想跨过门,却被门上一层不可见的东西给挡住了,就像撞在玻璃上,又像是一层薄膜封住了面前的通路。
  “小舒,你快回来。”从门的对面,传来明玉的声音。我当即趴到那层不可见的膜上,看见明玉正趴在我生态舱的舱门上,焦急呼喊,“你一定要成功,风伯伯进医院了,你一定要成功……”
  风爸爸进医院了?
  “灵上――――”呼喊从身后而来,我立刻转身,却看见?羽从远处跑来,她好奇地看着四周:“这里是哪儿?是你的梦境,还是我的?”
  我握住她的手,她喘息着,好奇地看向我身后的门。
  “这里是我的梦境,你怎么进来了?”
  “不知道?”她迷惑地摇头,“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然后睁眼就在这里,你身后是什么?”
  她走向我的身后,我拉住她,拧了拧眉,严肃地说:“?羽,风爸爸进医院了,你必须先回去。”
  “爸爸!”?羽大惊失色,慌乱地不知所措,“我要回去,我要回去!一定是爸爸的心脏病发了,我必须回去,爸爸!”
  “别慌。你先把手给我。”
  她重重点点头,我们双手相握:“闭上眼睛。”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其实,我并不知道如何让灵魂分离,一切,都只是凭着感觉。
  *
  感谢大家对无良的支持,叩首~~
  
第二十六章 回去吧,清雅
  当我刻意想带走雪音时,却没有成功,而从未想过要将清雅带回时,她却在无意间闯入这里,得到了回去的机会。我不能浪费,或许下一次,不会那么顺利。
  “想想那个世界,想想你的父亲,想想在那里美好的时光……”我仔细地看着?羽神情的变化,怀念和哀伤交替地出现在她的脸上,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溢出,淡淡的荧光笼罩了她的全身,我拉着她的手,尝试着后退了一步。
  奇迹发生了,她走出了那个?羽的身体,虽然依旧相连,但已经隐隐可见她清爽的长发,和简洁的牛仔衬衫。
  “爸爸……”她轻喃了一声,我一口气将她拽出,她扑向我,抱住我哭泣:“爸爸,我不该任性,我应该不听你的话,去找姐姐,应该留在你的身边,我错了,我错了……”她泣不成声。
  一直以来,记忆中的风清雅,从不轻易落泪,与她相处的唯一一次哭泣,也是为了那个负了她的玄明玉。
  此刻的她,略微比舒园的清雅脆弱,或许是因为她父母双全,未曾经历巨大的波折。而舒园里的清雅,则是与姐姐风雪音,在勾心斗角和阴谋诡计中长大。
  “好了,可以睁眼了。”抬眸间,看见了面色有些苍白的?羽,她对着我笑了笑,就地坐下,调整呼吸。
  清雅离开了我的肩膀,泪眼模糊:“成功了吗?”
  “恩。”我将她的身体转向?羽,她惊喜上前,忽然,?羽抬手阻止:“别靠近我,免得又沾在一起。”
  她的一句话,让清雅破涕为笑。
  ?羽盘腿坐着,看上去很疲惫,但她依然双目有神地看着我们:“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了。”她看向清雅,“你进入我的身体,所以我也拥有你的记忆,快去吧。这里有我,你放心,我会帮助灵上,救回你的姐姐。”
  她沉静镇定的神情,让人信任。清雅抿唇点头,转身看我:“怎么回去?”
  “那儿。”我指向那扇门,虽然,我不能穿过,我想,或许是因为我在这里的任务还没有结束,但是清雅,应该可以。
  她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重重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在那里,等你和姐姐回来。”
  “去吧。少废话!”我抽回手,她的回归,就意味着她和明玉的相聚,未来,真的开始变得不可预测,也让我心中酸胀不已。
  她一步一步向那扇门走去,我和?羽的目光,都锁定在她的身上,她的成功,就预示着离雪音的回归,不远了。
  她靠近了门,我屏住了呼吸,能成功吗?她能过去吗?
  她伸出手,伸向那扇门,突然,那扇门爆发出耀眼的强光,将清雅完全包裹。又在乍然间,那光猛地收入黑暗,门消失了,清雅,也消失了。
  到底,成功了吗?
  “原来在我们未知的地方,还有另外的世界,神,到底隐瞒了什么……”?羽在鸦雀无声的黑暗中,发出了这声感叹,这声感叹在这个空旷的空间里,久久回荡。
  当我从梦中醒来时,发现又是曙光降临,如同流水的阳光,洒满了房间。?羽静静地趴在桌子上,手似乎是无意间与我的叠放在一起,或许正是因为这小小的链接,让她进入了我的世界。
  看向另一侧,玄冥依然熟睡着,他对我的帮助,是否会影响他与其他圣君的友谊呢?不过,明玉是一个厉害的心理医生,相信他也会处理好彼此的关系。
  ?羽的脸色有些苍白,形容疲惫。我将她拦腰抱起,轻轻地走出书房,迎面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