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9部分

界,有你的家人,有爱着你的人。小离也希望你能尽快康复。”
  “小离……离歌?”风雪音愕然仰起脸,“你,你们!”
  “我们是朋友。”我赶紧解释,然后带开话题,“风伯伯病了,他只希望你和清雅都平平安安地回到他身边。”
  “清雅……清雅怎么了?”
  “她为了来找你,也来到这个世界,就是?羽。”
  她怔住了,呆呆地轻喃:“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到底都做了什么!”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送她回去了,现在,该你了。”
  “我……”
  我扶起她,朝那扇门而去,她恐慌着,害怕,不敢靠前。忽然,有人在她身后重重推了她一把,她往前一个趔趄,摔到了门前。
  我和她都惊讶的回头,身后站的人,竟然是――琼华。
  
第三十二章 回家
  
“真是磨蹭!”琼华高傲地站在我们身后,她带着一分轻鄙地看着摔在地上的风雪音:“就是因为你的脆弱,才会影响我!”
  她的话,让我和风雪音都有些吃惊。
  “离开这里,离开我的身体,不要再来纠缠我。”琼华近乎严厉地说着风雪音,我陷入疑惑,琼华这么说,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只想刺激风雪音,逼她离开?
  风雪音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神情有些呆板,轻轻低喃:“原来哪里……都容不下我……”她的灵魂变得有些忽明忽暗,这种虚虚实实的感觉让我非常不安。
  “哪里都容不下你?”琼华冷笑,“如果你都是一味地逃避,哪里都不适合你!无论是你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都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从小就养尊处优,有疼爱你的父母,将最好的都留给你,甚至你的妹妹,地位在家族中,都不及你!”
  我有些吃惊,原来现实中的风雪音,命运与八夫世界里的截然不同。原来,真是时势造人。
  “你想得到的,永远会有人送到你的面前,直到离歌。离歌是人,他有自己的思想,他不是衣服首饰,是你想要,就能要的。而你,竟然有得不到就想毁了他的想法,结果,还在最后下手时犹豫,导致自己害了自己。你活着对自己的家人可曾做过些什么?死了还要连累家人为你伤心,为你痛苦。”
  “我……”风雪音慢慢从地上站起,转脸凝望那扇门后的世界。
  “你的妹妹,到这里找你,差点自己也回不去!你的父亲,为你日以继夜地研究怎么带你回家,最后,你还把一个无辜的人拖进来,就是她!”琼华突然指向我,我愣了一下,就看见风雪音也朝我看来。
  “你到底是谁!你怎能打开这两个世界的通道?”
  我面对琼华的发问一时无法回答,这的确匪夷所思,非我那有限的知识能够解释。
  “不过,不管你是谁,快把她带走。我不想再受到她的影响,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失败,就想找地方躲藏!是那扇门吗!”琼华大步走向风雪音,风雪音立刻回头,刹那间,她就被琼华大力提起,琼华看着她轻鄙的笑,“大小姐,如果你不想回去,我很乐意替代你,你应该对我的过去很清楚,而且,我喜欢的是墨殇圣君,听说楚翊很爱你,既然你喜欢离歌,不如……”
  “不可以……不可以!”忽然,风雪音在琼华手中挣扎,“我不会让你替代我,抢走我的家人,抢走我的生活!抢走我的世界!”乍然间,风雪音身上的灵光变得异常鲜亮,琼华勾起唇角笑了:“很好,你终于明白哪里才是你的世界!”说着,她就将风雪音,推向了那扇连接两个世界的大门。
  风雪音惊诧地瞪圆眼睛,往后倒向那扇门,惊慌的眼睛里,仿佛在说自己还没完全准备好,还无法面对离歌和家人。
  “重新开始,去弥补你做错的一切!”琼华对着被大门渐渐吞没的风雪音厉声命令。
  当强烈的白光包裹风雪音之后,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看向傲然站在门边的琼华:“谢谢。”
  “不用谢我。”琼华并不领情,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然,“她的脆弱会成为我的致命伤。你夺走我圣君的宝座,我心服口服,因为我技不如你,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会成为墨殇圣君的妻子,分管西方领土,到时,我们再一较高下!”
  “呵呵,那我希望你能成功,不过,我不会做你的对手了,因为,我也要离开。”
  “离开?哼。”琼华忽然笑了,“你以为我会让你离开?是你取代了灵上,战胜了我,我必须战胜你,才能证明我的实力!”
  “你!”我震惊地看着她充满勃勃野心的坚定眼神,我知道,她是真的,她真的不打算让我离开!
  “琼华!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离开,会有怎样的后果?”我急着说。
  “我不知道,但是,无论怎样的后果,我都要与你一决高下。”她异常固执。
  我立刻告诉她答案:“如果我不离开,两个世界都会崩溃!你,我,灵上,还有你的墨殇圣君,都会消失,彻底的消失!”
  她这时,露出震惊的神情。她垂眸想了一会:“好,叫灵上出来。”
  “灵上?”
  “你不是要离开吗?不离开灵上,你怎么回去?”
  对啊,我很高兴,琼华非常明理。
  可是,一直以来,都是我将别人带离,我自己,又怎么和灵上分离?
  “闭上眼睛……”忽然,一声轻柔的,温和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之中,难道是灵上,我终于,要跟她见面了吗……
  我闭上了双眼,灵上,我想见你……
  感觉到一对翅膀,从身后慢慢张开,有什么,正在从身体里剥离,很温柔的动作,很神奇的感觉,当她完全离开时,我睁开了眼睛,立刻转身,只见黑暗的世界里,她停落在空中,身后,是一对银白无暇的翅膀。
  白色的衣裙简单飘逸,长长的银发垂落在她微笑的脸庞,宛如天使,就此降临,清澈无垢,让人心怀崇敬。
  “你走吧。”她对我说道,突然,她勾起一抹诡笑,就挡在琼华的面前,琼华有些吃惊,她从空中慢慢落下,翅膀收回体内,双脚赤裸莹白,“我知道你叫我出来,是想让我和她交换,琼华,我留下来做你的对手。”
  琼华的眸中划过一抹吃惊:“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你。”灵上笑着,笑得几分调皮,几分邪恶,“我陪你玩接下去的游戏。”
  “你?!”琼华从震惊转为怀疑,“不行,是她打败了我,我要她!”说着,她就朝我飞跃而来,忽然,灵上身形漂移,转眼就到了琼华的面前,脸上依然带着轻闲的微笑。
  琼华手中暗光隐现:“既然如此,我只有把你送到那个世界了!”她猛然朝灵上打出一道神光,意欲将灵上打入那扇大门,灵上轻轻一笑,抬手间,便是一团银白的光球,接住了那束神光。
  整个世界,都因为这光与光的碰撞而震动,地动天摇之间,那扇门,竟然扭曲起来,灵上看见立刻对我大喊:“还不走!”
  我恍然回神,赶紧朝扭曲的门跑去,门的对面,实验室也扭曲起来,我回头再看了她们一眼,琼华焦急地加大了力量,灵上微拧双眉,她们彼此的力量越来越大,气流开始狂猛,扬起了我的长发。
  灵上,保重!
  我转身,就跳入那扭曲的大门之中!
 第三十三章 和八夫相聚
  
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席卷的力量,将我带入,醒来时,我却是在一个四处都是镜子的世界,不是明玉的实验室,不是八夫,而是一个虚空的,到处布满镜子的世界。
  大大小小的镜子竖立在我的面前,漂浮在我的上方,到处,都是。我茫然而困惑,这里又是哪里。
  不知为何,我心生恐惧,我因没有回到任何一个世界而恐惧,我要回到他们的身边,无论是哪里,只要是他们的身边。
  忽的,那些镜子里,浮现出了我熟悉的景象,八夫们,明玉他们,还有……那上古的众神。
  那些画面是如此熟悉,却让我都无法割舍,他们都是我的回忆,都是我今生的眷恋。
  可是,有一些,却不是我所经历的,那些……又是谁的?
  琼华嫁给了墨殇……
  灵上用我留下的知识富强南方圣土……
  琼华也将西方圣土治理地仅仅有条……
  灵上见了妖王……
  妖王竟然是……远尘……
  灵上盗取了须弥芥子,为了创造妖界……
  四位圣君要捉拿灵上……
  最后……最后……冥王帮助灵上离开了那个世界……从另一个世界换来了一个灵魂……
  她去了哪里?她到底去了哪里……
  “她就是你……”
  忽然,镜的声音穿透了这个世界,飘飘渺渺而来,我在这个世界旋转,奔跑,到处都是回忆的片段,和那些破碎的画面。
  “她是前世的你,你是今生的她……”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被完完全全地弄糊涂了,难道我穿越的不仅仅是空间,还有时间……
  “你让他们好奇,她让他们着迷……”
  到处都是镜的声音,但是,我却始终没有看到他的人。
  “镜……”我失声呼唤,“镜,你在不在,你到底在哪儿……”
  “夫人……你真的忍心舍弃我们……”
  “镜……”脚下忽然踩空,竟是又落入一片温热的水中,温暖热烫的感觉,是如此熟悉,就如当年从空中摔入风清雅的体内,然后,与八夫相遇,相爱,相伴终身。
  我任由自己漂浮在水下,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在这个世界,与八夫永远在一起。可是……明玉又该怎么办?
  “啪!”我听到了水声,似乎有人跳下了水。
  “临鹤!请你管好你的玄疯子!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将夫人扔进水里了!”是秋?的声音,是秋?吗!
  “秋?,冷静。”是逸飞,难道时空又交错了?
  “夫人!夫人!离歌,你找到夫人没有!”是后弦呐,他好像很紧张,“玄疯子为什么老是把夫人扔到水里,还好我们每次都发现地早,不行,我也要下去。”
  “大家不要担心,离歌已经下去找了。”是楚翊啊,他总是最冷静的一个。
  “啪!”又是一个落水的声音。
  “临鹤!”原来是临鹤也跳了下来。
  他们……真的让我无法舍弃啊……
  “夫人……该醒了……”忽然,镜的笑脸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惊得张嘴,赫然间,泉水涌入了我的嘴,一切的感觉,变得是如此真实!
  我慌忙向上,“呼啦!”一声水响,我浮出了水面,将嘴里的水咳出:“咳咳咳咳……”
  四周,不知为何,只有我咳嗽的声音,难道,我又到了世界?
  “她……从水中来……”忽然,我听到了明玉的声音,我大喜,难道是我回到了现实?我立时呼唤着循声望去:“明玉,我回来了!”
  然而,我看到的,却是那身着月牙白袍,神情呆滞,长发及膝,垂挂在胸,并用白色的丝带一圈又一圈绕起的玄明玉。
  “呼啦。”“呼啦。”又是两声水声,有两个人在我不远处也浮出了水面,他们惊喜地朝我望来,是离歌……和临鹤……
  “啪!”又是一声落水声,茫然间,衣领被人揪起,眼中是秋?愤怒的脸:“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醒来居然叫的是那个疯子的名字!”
  “呃……”我面对他哑口无言,是秋?,是真真实实的秋?,我甚至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气。
  “哎呀呀,真被你口中的疯子说准了,夫人从水中来……”镜悠悠然的声音从岸上飘来,我求救地望向他,他却羽扇遮唇:“不过,为何夫人醒来,唤的是明玉?”
  “这个……”我看向众人,逸飞身上寒气四射,珊珊的不解,后弦的迷茫,楚翊的困惑,还有临鹤和离歌疑惑地对视,他们看向了明玉,明玉呆呆地立在池边,面无表情。
  “你――”秋?抓住我收紧了衣领。
  “?!还不带夫人上来!”逸飞终于忍不住用上了命令的口气。
  身体被秋?拦腰抱起,但是他身上的杀气,并没消退。
  离歌和临鹤从水中跃上了岸,身上带着温泉的热气,似乎,是冬天呐。看大家的衣着,也是身着白裘,包裹地十分严实。
  我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恍如隔世,这里,好像是舒家温泉山上的别院,每年冬天,我们都会来自泡温泉,而每一年,来泡温泉的人数,也会越来越多。
  “夫人,你这次又去何处逍遥了?”眼中映入了镜带着几分神秘的脸,我埋入秋?的胸膛,立时,他身上的杀气锐减,温热的脸,贴上了我的脸庞,我淡淡而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天,落下了飞雪,洁白的,轻盈的飞雪,如同鹅毛,洒落在我的身上,逸飞匆匆脱下白裘,盖在了我的身上,离歌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在他和临鹤深深的注视中,慢慢闭上了眼睛,那一刻,我仿佛看到站在他们身后的玄明玉,在淡淡微笑。
  一路上,我睡得很不稳,秋?仿佛怕我再次离开,不断叫我醒来,我睡着,便被他叫醒,然后再睡着,又被他炽热的吻吻醒,这一次,似乎大家都默许了他对我的折磨。
  命运仿佛在轮回,我坐的马车里,又是楚翊,秋?,和后弦,就像当年我被临鹤重创,他们一直守护着我。
  “夫人,你可不能再睡着了。”楚翊在一旁不停地对我手,我很累,身体很沉,真的很想睡觉。
  “夫人!”后弦一声惊呼就要扑上来吻我,当即被秋?抢了先,他含住我的唇便是一个深长的吻,然后他抵在我的额头:“我不允许你再离开我们……”
  呵……秋?变了,他说的不是离开我,而是我们……
  我疲惫地点点头,躺在他的怀中。不能安睡,我想到了说话,我伸出手,后弦立刻上前:“夫人,你要什么?”
  我摇摇头:“楚翊……”
  楚翊微微一怔,立时,秋?将我抱紧,是啊,这一次我醒来,第一个叫的是明玉,而现在,又是楚翊。
  我握住了他的手微笑着:“我……看到了未来……你和雪音在一起,幸福地生活……”
  楚翊眸光闪烁,情不自禁地反握住了我的手,竟是眼眶有些湿润。
  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风雪音被我送回原来的世界,那里,楚翊会守护她,而经过这一巨大的变化,或许她对爱情有了新的理解,希望她们,能够幸福。
  不由自主地摸上了中指,明玉,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第三十四章 昏睡一年
  
别院就在半山腰,当我被送回的时候,身体很虚弱,孩子们都拥了上来,然后被他们的爹爹一个个抱回,不想影响我的休息。
  最后,竟是只剩下已经十六的小九。他的任务,就是在男人们哄完孩子前,不让我睡着。
  小九静静地站在我的床边,眼中是深深的忧急,我淡淡地微笑,抬手时,发现已经摸不到他的脸,是啊,他现在和我同高了。这一次的重生,让我真的觉得恍如隔世。
  有多久没见到大家了?一年?两年?在那两个世界的经历,让我几乎经历了两个世纪的沧桑。
  小九握住了我的手,坐到了我的床边,然后将我的手放到他的脸庞,竟是有泪水涌出:“夫人,你不要再这样了,少爷和小姐们,真的很害怕……”
  “我……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小九转为微笑,黑珍珠的眼睛被水打湿,分外清澈琉璃:“夫人,过了年,我就是十八了。”
  “十八?”我疑惑着,“不是十七吗?”
  “夫人,你睡了一年了。”他皱起那细细的,好看的眉,看着他忧伤的神情,我陷入怔然,我……睡了一年吗?
  “原来,我睡了一年了。”我收回被小九握住的手,随意地放在身边,仰望上方,“小蕾也十三了,是少女了哪,没想到只是一年,就感觉孩子们,都忽然大了……”
  “恩。夫人,小蕾已经开始跟秋?师傅学习影宫事务。”
  “这么快?”我愕然。
  小九双眸异常璀璨:“还有小离少爷,小君小姐,毒术和医术皆有所成,他们异常聪慧过人。对了,皇上想收轩辕小少爷为义子,打算让他接管天下,但轩辕师傅拒绝了,不过轩辕小少爷对做官似乎很有兴趣。”
  遥远的回忆被一点点唤回,是啊,轩辕掣想收逸飞的孩子为义子是很早的事了。
  “不过淳于小小姐和后小少爷似乎还看不出有何喜好,夫人不用着急,他们或许年纪还小,我会好好看顾他们的。”
  “呵……”我忍不住笑了,“小九,你怎么像他们的小爹爹了。”
  小九的脸,腾地红了起来,认真蹙眉:“夫人,我叫重九天,已经要十八了,你还记得当年你对我说的话吗?”
  “什么?”我对小九说的太多了。
  小九叹了口气:“就是让我好好照顾他们。”
  “是啊,你照顾地很好。”
  “当时,我是所有孩子里最大的一个,而且,不是夫人所出,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活着,害怕夫人将我丢弃,但是,我没想到夫人将我真的当做舒家一员,给我家人一般的温暖,各位师傅都倾囊传授,夫人,我的今天,都是夫人给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他有些激动地握住了我放在身边的手,“夫人,所以请你也不要再离开大家,如果没有夫人,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怎么会?”我疑惑地看着他那张稚气未脱,却越来越成熟的脸。
  他的眸光中带出一丝哀伤:“夫人的官人们如果没有夫人,也有小少爷和小姐们,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
  “胡说,你有舒家。”我有些生气,“还有你的师傅们,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栽培……”
  “可是,师傅只是师傅。”小九神情里透出了几分痛苦和挣扎,“但夫人是夫人,夫人在我的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而且,舒园有没有我,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是舒园的一份子,是我们的家人,没有你,我们就是少了一个家人!”
  “是啊……我们是家人……”他低头轻喃,忽然,唇角带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所以家人是永远不会分开的,夫人就不能离开我们。”
  “是的,我不离开你们。”我抬起了左手,想去抚他的脸庞,却发现手腕上,是离歌的手镯,这是火凤一族最后的圣物,祖训有云,若遇到圣灵,手镯必须交给圣灵,原来,我真的是……
  手镯上的宝石散发着隐隐的暗光,手镯还是原先的手镯,可是这一次看到,却感觉不一样了。难道是因为经历了神族世界,所以,感觉到了手镯上隐隐的魔力?
  “夫人?夫人?怎么了?”小九握住了我注视的手臂,我看向那古镯,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解释道:“师傅们认为戴上他们送给夫人的定情之物,会让夫人回转,夫人的耳朵上,还带着轩辕师傅和秋?师傅的飞星和夜呢。”他放开我的手摸上了我的耳朵。
  我有些迷茫,似乎是刚醒的缘故,总觉得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懒得想。看着小九因为摸我的耳朵而俯在我的身前,那如墨的长发散落在我面前,我爱怜地捧起一束:“没想到小九也成|人了……”
  “夫人……”他在我的上方叹息地蹙眉,就像离歌对着我的无奈,“我真的已经不是孩子了……”
  “是嘛……”我抚上此刻就在眼前的脸庞,“但在夫人的眼中,小九还是那个爱哭,爱闹,爱爬树的小九啊……”
  “夫人!”似是说到了儿时的糗事,小九的脸倏然泛红,那副神情,宛如当年局促的临鹤。
  我在小九的身上看到了他们的影子,是啊,他是他们的徒儿。
  “夫人……”小九慢慢俯下身,伏在了我的身上,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喜欢抱住我的身体,然后一声不响地将脸埋入我的身体,那一刻,我在想,他只想要一个母亲的怀抱。
  “小九啊……你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更老了……”我轻抚着他后背的长发,小九都快十八了,那我呢?
  慢慢想起自己是为何而昏迷,那天似乎是中秋,应该是去年的中秋了,大家说着说着不知怎的,就开始互相揭短,然后八夫开始“争吵。”接着,孩子们就跟样学样地互相揭短,院子里吵成了一堆,我躲到了镜的怀里,然后,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当时只想着要小小逃避一下,却没想到这一逃避,反而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和那里的八个男人,差点又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实,只要我不回去,那么,那个世界的他们,岂不就相安无事了?是啊,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只是对不起明玉……
  那我就在这里,对明玉好点,作为补偿吧。
  “夫人不老,一点都不老。”小九在我的身上轻轻地说,“镜师傅说,应该是冰魄的关系,所以夫人不显老。
  对了,现在小蕾就越来越厉害,但是,她却不会变身,秋?师傅说,应该是小蕾把冰魄完全吸收了。小蕾已经不需要我们任何人保护,她现在比我们谁都强,她老说院子里都孩子,所以她现在就总是跑出去,尤其是在跟秋?师傅学习影宫事务后。”
  “是嘛……她……有她的劫难呐……”
  “镜师傅也这么说,他还说,小蕾是神仙,所以我们不用为她担心,他这么说,秋?师傅可得意了,因为神仙是他生的。”
  秋?还是如此,这么多年了,似乎舒园的人都没有变,为什么?秋?也并没因为自己有了孩子而更加成熟,反而,将自己跋扈张扬的性格,传承在了小蕾的身上。
  眼睛,忍不住慢慢闭起,真的,很累呐。
第三十五章 铅华落尽
“夫人!夫人!”小九焦急的呼唤,让我再次醒来,我微笑地摸上他的脸庞,他却很生气地瞪着我:“夫人是不是又想离开我们?”
“我……”
“九儿,你再这么闹,夫人就真的要离开了。”镜悠然的声音而来,小九立刻从我身上而起,脸色变得沉静,他低下头,退到了床边,镜羽扇慢摇地做到我的身边,将我扶起,靠在他的身上,抬眼看小九:“九儿,下去吧。”
“可是师父。”
“下去。”镜的声音低了一分,小九抬眸咬了咬唇,转身而去,那修长的身影,带着几分寒气,就想逸飞。
镜为我盖好了被叫,我疲惫地看向他:“镜,我真的不能睡觉吗?”
“睡吧。”他忽然说,嫣红唇角带着迷人的微笑,“有我在,你便可以睡了,离歌的古镯可以舒束缚你的灵魂。”
“束缚……灵魂……”我变得更加茫然。
镜顺势躺倒我的身边,让我靠在他的身上可以更舒服些,他放下羽扇轻抚我的脸庞:“你这次,去的地方太远了……”
“恩。”我抱住了他。忍不住笑了,“我好像,还看到你的前世了。”
“是嘛,是不是一面镜子?”
“是啊,而且是面会说话的镜子,很烦人。”
为您整理制我闭上眼睛,他轻轻地抚上我的古镯:“这或许就是离族人祖训的原因,一定要将古镯交给圣灵,这样,你才不会再离开我们。”
“但是……我却又欠了另一个人的唉……”我埋入他的怀中,一直以来,竟,是我最好的倾诉对象。
镜轻轻地,抬了口气:“那妇人难道就不欠我们的吗?”
“是啊……对不起……”我在镜的怀中,沉沉而睡。
身体在离歌和临鹤的调养下,渐渐恢复了生气。
那日之后,秋玥每次卡键我,都要质问我为什么醒来叫的不是他们任何一恶人的名字,而是明玉。我哑口无言,幸好有镜,将他们全部打发。
似是几人说好般,我每天都过的很平静,院子里没有孩子来吵闹,镜告诉我,因为我需要静养,所以离歌他们将孩子都带回舒园,别院就留给我静养。但是,我其实很想见见我的孩子们,感觉有半个世纪没有看见他们了。
镜说,其实孩子们已经见过我了,只是那时我睡着了,我感觉很可惜,镜说只等我身体康复,再下山看孩子们也不迟。
我想想也对,便在别院里好好静养。
这一次回来,感觉整个人的心境,静如止水。感受到了洗净铅华,尘埃落定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前世今生?或许是活了三个世界?或许……
午后的阳光很淡,却很舒适,躺在椅上,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古稀老人。
算算日子,就快立春了,冬天,终于过去了。
“夫人。”小九为我盖上了披衣,我遥望空中那轮明月:“小九,可有喜欢的姑娘了?”
“没有。”他回答异常干脆,我笑了,拍拍身边,他提起那洁白的袍子,坐到了我的身边,绝美的小九如腰间的玉坠,剔透清澈。记得镜说过,小九将来势必是一没人。只是十七的他,已经渐渐掩盖不住他暗藏的光辉。
握住了他的手,轻轻拍:“小九啊,你也不小了,是夫人我的疏忽了……”
“不错,就是娘疏忽了!“忽然,请泠泠的声音响起,我立刻坐起身,一个妙龄少女从天而降,那结合了我与秋玥的没,让人根本无法移开目光。
“蕾儿。”我惊喜交加,张开怀抱时,她就扑入我的怀抱,横坐在我的腿上:“娘,我来看你了。”
“小蕾,下来。”小九站起身沉沉地说,“夫人身子很虚弱。”
“哼!”小蕾挑起下巴,完全继承了秋玥的张狂,“小九哥哥,娘不知道有多希望这样抱着我呢,是吧,娘。”
我笑着亲她的脸蛋:“不错不错,蕾儿,让娘好好看看你,哇,都这么大了。”
“娘,你睡了一年,我可是使劲吃,就想快点长大,然后快点做神仙,就嫩个找到娘了。”
“做神仙?”
“恩,镜爹爹说,我是神仙命。”
“瞧你得意的。”我抱着十三岁的少女,她那已经玲珑有致的神采,让我倍感自豪,“到底是我生的,真漂亮~~”我忍不住蹭她的脸,泪儿在我怀里笑:“娘,蕾儿觉得娘才是孩子”
“胡说!对了,你既然来了,你秋玥爹爹呢?”我有些期待滴看向周围。
蕾儿坏坏一笑,“娘,你想爹爹啦,那就身体快点好起来,快点下山啊。镜爹爹可是不准任何爹爹上山看娘呢,不过,最好让经爹爹安排一下下,不然,蕾儿担心娘亲到是身体又要受不住了……”
“你这丫头!”我又气又羞,想到小九还在,立刻看向小九,多然,那孩子双颊绯红,转身侧对我们。
“娘,蕾儿还要赶路呢。”
“赶路?”我疑惑。
“恩,蕾儿拜了一个师傅,师傅脚程飞快,蕾儿不快点跟不上,娘,蕾儿有预感,蕾儿这位师傅是神仙!”她的笑容一场灿烂,“娘,这辈子,蕾儿是你女儿,下辈子,蕾儿成了神仙,一定会罩着你!对了,会罩着所有的你!”
“所有的我?”
“恩,镜爹爹说了,有很多很多个世界,就有很多很多娘亲,来事爹爹们分别得到的世界,这样就不用分娘亲了,可以一人一个。”
原来镜已经知道平行空间的存在了吗?
“娘放心,你我一时母女,蕾儿一定铭记于心!”
她看似稚气的话语里,却已经有了神仙的几分玄机和洒脱。
“小蕾,留下来吃饭吧,夫人从醒来就一直想着你。”小九似是帮我挽留小蕾。
小蕾在我的脸上吧唧一口:“娘,你不会觉得女儿没良心吧。”
我摇头:“不会,我女儿是要做神仙的。”
“那好,娘,蕾儿告辞。”说罢,她从我身上跃下,跑到小九身前,抱住了他,小九一怔,脸红地别开脸,就像当年的临鹤。
“小九哥哥,好好照顾娘亲。”她蹭了蹭小九平实的胸口,“还有,别喜欢男人。”
我懵了一下,但想到蕾儿是我生的,这话从她嘴里出来,一点不奇怪。
小九抽了抽眉角,无奈而郁闷。
蕾儿坏笑着跃出了高墙,蕾儿,也喜欢爬墙啊。
看着蕾儿消失的方向许久,我忍不住问:“小九,你与了热热算是青梅竹马,你可喜欢她?”
“不喜欢。”小九又答得很是干脆,“夫人!你知道小蕾整天在想些什么吗!”他咬着唇,一副愤然的表情。
我茫然:“难道是想着你嫁给男人?”
“这也就算了!”小九捏着拳头直抽眉角,“她比夫人更甚!”
我一怔,小九的语气似是知道我整天就在YYBL。无语。。。被一个孩子看穿,好没面子啊……
“她!她!她整天在想小小少爷们兄弟乱囵!”
“噗!哈哈哈哈!”院子里,久久回荡我的笑声。
不愧是我生的!哈!哈!哈!
第三十六章 来世只许一君
很长时间,只有小九陪伴我,他负责我的起居,打扫别院的院子。小九告诉我,为了公平和公正,连镜,也牺牲自己,下了山,让我完全在一个没有八夫,没有孩子们的环境中,好好静养。
  留下小九,的确是最明智的决定。他习得了他们所有专长,无论我发生任何情况,他都能应变。更重要的是,他跟珊珊学了一手好菜,精美的菜肴,带上他个人的特点,烹调出了完全不同的美妙口味。
  就在这天,天,下雪了。这是立春后的一场雪。
  我倚在窗边,看那雪花从灰蒙蒙的天空飘落,银白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小九为我披上白裘的披衣,静静地站在我身边。
  “小九,你闷不闷?”我伸手,接住了那片片雪花。
  “不闷。夫人,冷吗?”
  我摇摇头,将纯净的雪花含入嘴中,闭上眼细细品味,冰凉中,透出一丝甘甜。
  “雪花好吃吗?”忽的,面前传来离歌的声音,我立时睁开双眼,离歌温柔的笑容映入眸中。我情不自禁地起身,隔着窗户就扑入他的怀中,他轻轻抚上我的长发,感叹:“终于可以来看你了……”
  “快进来,外面冷。”我离开他的怀抱,就去开门。
  离歌黑色的大氅上,沾着点点雪花,他轻掸白雪,我则是迫不及待地掀开他的大氅,往里面钻去,他一怔,轻声道:“小舒,小九在。”
  我疑惑抬头,却发现他双眉抽筋,不解道:“你怎么了,我想找洛儿,你没把洛儿带来吗?”
  离歌抽筋的眉角立刻松开,眸中划过一丝尴尬,轻咳一声:“咳,小九,下去。”
  “是。”小九就如之前的许多次,从我的房内,冷冷地走出。他随手带上了门,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就此消失在门外。
  “小舒!”忽然,离歌紧紧拥住了我,那大力的拥抱,和急切的感情,都在这个拥抱中完全涌出,无法控制。
  “吱嘎。”又传来一声关窗声,我艰难转头,原来是小九又为我们关上了窗,我脸一红:“还是被小九看见了。”
  “已经不重要了,他十八了。小舒,我想你,我想你,真的好想你,我都不知道这一年是怎么过的。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回忆我们当年在鬼哭谷的日子,还有我们成亲的那天晚上,你的变身,你的一切,小舒,我要你……”他忽然吻了下来,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好想说,我也想你们,可是,这些话,都被他的吻笑容在喉咙里。
  其实,他一定知道,我同样想念他们。
  离歌说镜开始安排他们一个个上山,然后,再一起接我下山,重新回到舒园的生活。躺在离歌的怀里,我感觉温暖和踏实,这就是他一直给我的感觉,一个实实在在的丈夫的感觉。
  这一晚,离歌入了我的梦,梦里,离歌看到了他的前身,那位孤傲清远的医仙,看到了他和风雪音因果的形成。他很震惊,可是很快,却又恢复了平静,我不明白为何离歌会入我的梦,但是,前面有秋?入梦,所以这便不再奇怪。
  醒来后,我感觉到左手的手镯隐隐散发热意,向它看去,却发现手镯上一颗宝石正隐隐散发蓝色的光。
  陈旧,晦涩的手镯,今日却发了光,这时,才留意到,手镯上,有着九颗宝石。只是之前,它们都黯淡无光,就像我们那里的塑料珠子,所以,才没有细细留意。
  这奇怪的现象,让我很是疑惑。想问离歌,他却睡得深沉。偷偷抚上他的眉眼,若说我因为冰魄而不老,那离歌,又是为何留住了青春?
  细细抚过他清冷的眉眼,凉薄的红唇,离歌,若是在那个世界,我无法触摸你,更加无法拥有你。而在这里,我拥有了你,同时也拥有了他们,谢谢你,谢谢你们,给我这样的幸福。
  深深埋入他的怀中,感受着肌肤相亲,仿佛有两个世纪没有好好触摸我的离歌了,这一次,不能放过。
  “小舒,我希望来世,你只属于我。”离歌站在我的身后,圈抱着我的身体。
  天放了晴,春雪兆丰年,这一场雪,给这片大地,带来了美好的明天。
  我们站在被小九清扫干净的院子里,相依相偎。
  “原来你一直在意。”
  “谁会不在意?”离歌将他冰凉的脸庞,深深埋入我的颈项,“若是下辈子你不属于我,就请你远离我……”
  “下辈子嘛……下辈子或许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呢?”
  “你还想三妻四妾?”他的声音陡然转冷,我笑了:“我原先的世界里,只能一夫一妻,在我回到那里时,我发现真的很痛苦。你们每一个人的情,我都无法放下。可是,律法,只允许我选一个……”
  “然后呢?你最后选择了谁?”
  “我……一个都没选。”其实最后,我选择了明玉,呵呵,说出来,只怕离歌会吃惊吧。
  离歌将我紧紧抱在怀中,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只看那残留在松树上的雪,在阳光下慢慢消融。
  原来,他一直在介意我拥有八夫,介意和别的男人分享我的爱。如果有来世,有来来世,我希望,能只和他们其中一人,相守到老,将自己完整的爱,给他。
  三天后,离歌面色红润地下了山,下山的时候,对小九千叮万嘱。可是,我还是留下了少许的遗憾,就是没看到洛儿。如果他能将洛儿带上山,该有多好。我好想他,那个和离歌几乎一模一样的,冰雕玉琢的小正太,纯净透彻的目光,不知羡煞多少母亲。
  不过,我很快就会看到他了。还有她,他,我的孩子们。
  “小九,你会愿意跟别的男人分享自己所爱的女人吗?”我问身边的小九,他陪我在山间散步。那场雪之后,天气竟是慢慢转暖,山间一夜春,处处可见钻出白雪的绿草。
  “不愿。”小九异常坚定地说出这两个字,然后挽住了我的手臂,“就像夫人可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自然不愿。”
  “所以,我们男人也不愿意。八位师傅成全了夫人的幸福,却终身留下了遗憾。”
  “是嘛……”小九正因为在世外,才会看得如此清澈,看着他的成长,我不由得又想到了孩子们,便问,“小九,这一年洛儿可好?”
  自从离歌走后,我满心满脑都是洛儿的身影,他现在应该也有十一岁了,正是长个儿的时候,一年不见,不知道洛儿有过高,有多胖,冬天还是不是很怕冷?晚上还是不是怕黑?越想,就越无法平静心情。
  小九挽着我的胳膊,他已经远远高出了我一个头,现在看他,都要仰视了。他眨眨眼,笑了,笑容清澈迷人:“离小公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