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5部分

个人。其中两个看似保镖,他们保护着一个中年人,那人正拉着另一个手提公文包地中年男子,苦苦哀求。
“楚公,您可一定要想想办法。”
“对不起,赵董,此事我无能为力。”那个被他们叫做楚公的中年男人冷声回应。
“您是香港最有名的律师,您一定有办法,您说,到底要多少钱!”
“不是钱的问题,你的事,上帝都不会原谅!”
“你说什么!楚皓阳,你不要敬酒吃罚酒!”那赵董的面色变得阴沉,立刻,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就围住了那位楚公。
原来这个人就是楚皓阳。
前台安妮见状拿起了内线电话,她神态自若,似乎这里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
突然,一个保镖极快地到安妮身边,按掉了她的电话。安妮一惊,厉声道:“你们不要乱来!”
保镖横眉怒目,安妮不敢再乱出声。我立刻把放在台面上地画桶抽回防身,保镖瞪了我一眼,我不再乱动。很奇怪,我居然没有惊慌。若是以前的我,只怕早就尖叫了。
“赵董,你这是做什么!”楚皓阳依然镇定。
赵董面色阴沉:“老子反正也没退路了,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楚皓阳,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说着,赵董就拿出了枪。
电梯离前台并不远。也就三米的距离,而楚皓阳他们出了电梯已经往前走了几步,他和那个情绪激动的赵董就在我的左前方一米左右,而另一个保镖,站在办公室的入口,似乎准备堵门。
前台的左前方是办公室的入口。但并不是办公大厅,而是一条过道,此刻里面无人,也就不奇怪没人看见。
“你,你们不要乱来,我报警了!”安妮大着胆子喊。
“报警?”赵董斜睨安妮,然后大笑,“哈哈哈……好啊,报啊。老子会怕他们,哈哈哈……”
我抓紧了画桶,在那姓赵的笑得最欢地时候。用最快地速度朝赵董的虎口狠狠砸去,赵董毫无防备之下,手枪脱手,掉落下去地刹那,几乎是同时被我脚尖踢起,然后拿在手中。我来不及奇怪自身的变化,就已经持枪在手:“别动!”
当即,所有人都陷入吃惊。
枪口对准那个赵董,他的保镖好半天才想到要拔枪对着我。楚皓阳已经退到我地身后,我开始明白,这个赵董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和他的保镖都携枪!
“臭表子!你敢夺老子的枪!你会开枪吗!”
不知是因为过渡恐慌,还是过于镇定,此刻我竟是心无杂念,我对准他脑门上方就是一枪。
“怦!”当即,赵董那副嚣张的面孔不在。枪的后座力震地我虎口发麻。
枪声惊动了大楼,立刻。赵董退到电梯口,指着我:“你有种!”
他逃进电梯。
我依然怔怔地拿着手枪,只听楚皓阳对安妮说道:“通知总台,让他们停了电梯,不能让他们逃了!”
“是!”
“这位小姐。”楚皓阳轻轻地碰着我的手,我双手一颤,手枪落地,我靠着前台慢慢滑落,此时此刻。我的身体才开始发抖。
警察抵达的时候。我已经在楚皓阳大叔的办公室里,手里拿着热咖啡。可是基本被我抖地只剩一半。是楚皓阳帮我做了笔录,然后轻抚我地后背:“没事了,孩子,不要怕。”
“他们……会不会出来……”
“放心吧,他们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大,大……大叔,你这里有没有酒……”
不一会,楚皓阳拿来一小杯酒,清澈的颜色应该是白酒,我匆匆接过就一口灌下,不呛鼻,却是直冲脑门,我晕眩了一下,身体开始发热,恐惧也慢慢消除。
“谢谢……我能……再坐一会吗?”我低着头,轻轻问。
“可以。多久都可以。”楚皓阳拉过客椅坐到我的面前,“你……是舒清雅吧。”
“诶?”我震惊,他怎么认识我?
楚皓阳地身后是落地的玻璃窗,阳光正盛,照在别的写字楼的玻璃上,反光刺目,我几乎看不清楚皓阳大叔的笑容。
他拿起遥控器,落下了竹帘:“孩子,那个项目可不是几个孩子就能掌控的。”
我怔怔地看着楚皓阳,这位英俊的大叔,难道……
“孩子,你是唯一一个成功的试验者,所以,我也没有必要瞒你了,整个项目的合同以及合伙人之间地事宜都是由我处理,那些孩子里除了小九,明玉和临鹤知道详情,其他人对这个项目,可以说只知皮毛。”
我张大了嘴巴,原来那个游戏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这帮老家伙!
“嘀嘀嘀……”手机在寂静中响起,楚皓阳面带微笑,示意我接电话,我木木的接起电话:“喂。”
“对不起,我上午上庭,你找我什么事?”
“楚翊啊,我……哦,我是来交画的,还有,你父亲差点出事,你最好快回事务所。”
“什么?我马上回来,还有,你不要走。”
楚翊挂了电话,紧接着,楚皓阳的手机就响起。楚皓阳没有避讳我接起电话:“翊儿,我没事,恩,好,她没事,只是惊吓过度。好……”
在楚皓阳没有结束对话时,手机再次响起,我看向屏幕,屏幕上,是两个字:珊珊。
“喂?”
“你好,我是淳于珊珊,我想请你吃午饭,现在可方便?”
“有,有!我正需要一顿大餐!”我兴奋不已,我想,此刻只有食物才能消除我心里的恐慌。
“好,只不过此时我不方便出来接你,你能自己来吗?”
“可以,我就在中环。”
“你在中环?那很方便,我在国风楼等你。”
“好!”我挂掉手机,楚皓阳微笑地问:“是珊珊那孩子吗?”
“是的,大叔,我现在需要一顿美餐压惊,我先走了,对了,谢谢您的酒,再见。”
楚皓阳看了我一会,才说道:“玩的开心点。”
“谢谢!”有了美食,什么都挡不住我。
新的游戏(十)请认真游戏
国风楼离写字楼并不远,我走几步就到了。 典雅的中国风设计,进门就是一条盘龙站于喷泉中。
香港人很注重风水,门口总有什么狮子,喷泉之类的。
迎宾的是身穿红色旗袍的美女和黑袍立领绣花长衫的帅哥,设计独特,古色古香,我有了一种回归游戏的错觉。
“小姐,请问您有预定吗?”黑袍帅哥上前询问。到底是异性相吸,看见他我心情都好了许多。
我立刻拿出手机:“请稍等,我问一下。”
黑袍帅哥亲和微笑:“好。”
我拨淳于珊珊的手机,可是,始终没人接,我很奇怪,就问那帅哥:“请问有没有一位淳于先生订了位置?”我想淳于这个姓很特殊,应该会有印象。
“淳于先生?”黑袍帅哥翻了一下手中的本子,然后他身边的人也翻了一下,都摇头,他又去了总台,还是没有。
黑袍帅哥依然面带微笑:“小姐,您会不会是找淳于大厨?”
“淳于大厨?他是不是叫淳于珊珊?”
“是地。不过。他地私房菜是需要预约地。这个月他地客人已经排满。小姐您不如预约一下吧。”
我听得有些发愣。我知道一些大师级别地厨师一天只做两次菜。他们地菜不仅昂贵。而且要排队。没想到淳于珊珊会是这样地级别。
“是他叫我来地。”
“是吗。”黑袍帅哥地笑容已经有些变化。“淳于大厨此刻正在为尊客服务。小姐不如请等一下。我去帮您询问一下。”
“好。”我开始有种不祥地预感。肚子里已经开始唱空城计。好饿。
黑袍帅哥将我请入窗边地一个空位就去找淳于珊珊。回来时给我上了一杯水:“小姐。我已经帮您询问过了。淳于大厨请您等一会。您真是好运气。他想为您献上一顿特殊地美餐。”
这还差不多,既然是美餐,等等也是值得的。
可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期间楚翊还打来电话,问我吃了没有,没吃就一起,我不好意思老是吃他地,就说淳于珊珊正在给我做,他就祝我约会愉快。
吾……好后悔,愉快个屁。
所有人经过门口都会看见我,那些人从进来到离开。都在我眼中,这种感觉,就像我是来蹭水喝的。
有心叫菜果腹。一看菜单,玛丽隔壁的,每个菜我都认识,就是吃不起。靠之。大概一点半左右的时候,就看见两个黑衣人跟着一对中年夫妇从里面出来,而他们身边,跟随着一个梳有辫子的男人,他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那双漂亮地狐狸眼是如此熟悉。
见他将那对夫妇送走。 我立刻上前:“珊珊。”我是那么开心,因为看见他,就像看到一桌桌美食。
淳于珊珊愣了愣,笑容发生了变化,眼中带出陌生:“你是……”
“我是舒清雅。”
“哦他打量了我一番,才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你,跟我来吧。”
“好。”奇怪,他们每个人都有我的照片。难道他没有吗?
跟在他的身后,我忽然觉得陌生了。是啊,我对于他来说,就是陌生的,他对我冷淡,也属正常。
他是了不起的大厨,又是一个精英人物,我在他的眼中,又会是如何?
他将我请入了一个包间。这个包间很别致。也很宽敞,开放式的厨房设计。一个黑晶石的吧台,吧台后便是简易厨具。
他穿上洁白的厨师服,对我微笑:“饿了吧。”
“恩。”
“那稍等。”
他拿出了意大利面,然后香气就开始弥漫,是意大利面,游戏里,吃地全是中餐,没想到在现实里,终于吃到其它风味。
不一会,漂亮的意大利面就摆在我的面前,他依然微笑,可是,那个微笑是如此之假,就像当初我初入护国府,他面对我时那虚假地微笑。
心中一阵酸楚,胃口降低了许多。
“意大利面。很抱歉,我只能为你做这个。”他随意地说着,“因为其他材料过于昂贵。”
心中一抽,他什么意思?
我扬起脸看他,他依然眯眼微笑。
心中立时上了火,我拿起刀叉,他又似随意地问:“会用吗?”
我靠你的,老子是空姐,哪里没去过!
插起面条,卷了卷,放入嘴中……
“噗!”我吐了出来,他拿辣椒做番茄汁吗!
我明白了,从一开始,他就在耍我!
“你什么意思?”我指着意大利面问。
淳于珊珊故作无辜:“什么?”
“什么什么?你拿辣酱混在番茄酱里,是存心想让我上火吗!”
“呀!一定是我工作太疲惫搞错了,我重做吧。”他转身。
“不用了。”我冷冷得说,他转身,眯眼微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等了那么久,饿……”
“如果是等一桌美食,我愿意等。”我打断他,“但是,你却将私人的一些不该有的情感,放到了美食里,淳于珊珊,你这是对美食不负责任的表现!”
淳于珊珊微微一怔,笑容发生了变化。
我继续:“你是不是认为你很优秀,我非要粘着你?我见到你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是因为游戏里我跟你相处了近十年,在六年里,你每天都为我做着不同的美食,我喜欢你的食物,因为你对你的菜是那么认真,你爱它们。所以今天,我很期待能吃到中餐以外地食物。”
淳于珊珊终于收起了那个假笑。透着几分认真地看着我。
“可是,你却让我吃了什么?淳于珊珊,你让我很失望,你跟南宫秋一样,过于自负,而你。跟他却不同,你想用这样的东西将我赶走,害怕我爱上你,粘着你。可是,你们恰恰忘记了,我跟你们在游戏中相处了整整十年,你们对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吸引力。
淳于珊珊,如果我是一只苍蝇。那么你们这几坨屎已经对我失去了滋味,我不会再来叮你们,我会去叮更加新鲜的!”
淳于珊珊大睁着狐狸眼。哑口无言地呆立在原地。
我将意大利面推回他面前:“一个好厨师,是不会用美食来达到自己某种目的,更不会去破坏美食。”
我转身潇洒而去,他和南宫秋,没有一个认真对待这个游戏,那我,也没必要在他们地身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心里憋了一堆火,他们一个个如此对我。让我无法冷静,坐在茶餐厅,看着衣着不怎么鲜亮的打工仔,没错,我就只吃得起这些,但是,这不表示我没吃过好的!
这些男人,的什么玩意!凭什么瞧不起我!不禁拿起手机,拨通了轩辕逸飞地手机。如果他们都是如此,那就将这些必须地约会提前,早点结束,我也好去面试,尽快开始自己的生活。
“喂?哪位?”
我愣愣地对着手机,我居然真的这么做了,我深吸一口气,毅然说道:“你好,我是舒清雅。我已经结束和淳于珊珊的约会。如果你今天有空,我希望能完成我和你的初次约会。不浪费彼此的时间。”
我很紧张,轩辕逸飞是一个冷漠如冰的男人,他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自己的计划,如果今天他有其他地事,我就会被拒绝。
对面沉寂了很久,然后,就听到他说:“你有礼服吗?”
“呃……有。”
“好,晚上六点,我会来接你参加一个酒会,注意穿着。”
“诶?”
“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我会打扮好等你。”
“好,晚上见。“晚上见。”
呼……我长长松了口气,开始大吃我地馄饨面。
轩辕逸飞是一个守时的人,所以我提前穿着打扮好,该正式还是要正式,我没打算因为赌气而去刻意破坏自己地形象,我就是我,没有必要为一些不愉快地因素,去改变自己。
所以我很认真对待这次酒会,挑选了一件黑色的小礼服,将头发一次性烫卷,戴上一朵镶有水钻的大大的绢花,古典雅致,端庄大方。
然后准时地出现在轩辕逸飞的面前,他在现实里更加英俊。混血儿的俊美的脸配上现代的发型以及稍稍的染色,远比游戏里迷人。毕竟古代黑发混血儿看上去会很奇怪。
一身银灰地礼服式西装,称出他男人的线条,散发着无限魅力,和一种稳如泰山的安全感。
他一如游戏里那般冷淡,看见我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出于绅士风度地为我打开车门,右手在门上方微挡。
我也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两个人没有初次约会的尴尬,就像是已经见过一两次的客户。
我冷着脸坐在座位上,经过南宫秋和淳于珊珊,我的心情实在好不起来。
郁闷之余,我就从手提包里拿出了PSP。呵,别的女人手提小包里是化妆品,我就是一个PSP。
“既然跟我约会,请认真对待。”
忽然,身边传来了轩辕逸飞冷淡的话,而且还提到了“认真”两个字,我地火当即冒起来,看着他俊美的侧脸就开始说道:“我很认真,但这就是我,我不会为了让你们喜欢而去刻意根据你们的喜好来改变自己,那不是我。你知道吗?我是那么认真对待这次游戏,并不是为了什么吊金龟婿,或是那笔钱,而是真的很想再和你们做朋友。
我那么珍惜这个机会,即使做不成朋友,我也和你们相聚过,我满足了。可是,南宫秋月那个白痴,自负地认为我一定会爱上他,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居然开了一个什么泳装派对,在我的面前甩了他原来的女朋友,这好像是为了我,我似乎应该感动。可是,我觉得很心寒,我只看到了一个残酷的,不尊重女人的家伙!”
“所以你卖了他。”轩辕逸飞依然认真地开车,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从前方地观后镜里瞟了我一眼。
“哈,你也知道了?没错,他肯定会认为我是欲擒故纵,我太了解他了,接下去,他就会对我冷淡,以为我会爬回去,抱着他地腿求他做他的女朋友,呵……你不觉得他很可悲吗?这一生,他说不定都没真正爱过。”我长吁一口气:“对不起,我不该对你说这些,可是,我习惯了……”
“习惯?”
我转回身,淡淡地看着前方车辆红色地尾灯:“在游戏里,你是我的倾听者……今天,我本来很期待见珊珊的,可是,他却做了一盘垃圾想赶我走。我知道你们心里怎么想的,认为这个女人是为了你们的钱,或是别的,所以就来耍我,因为这是属于你们的游戏,你们想在游戏里找乐子。你们难道真的已经无聊到要花钱买快乐了吗?”
我侧脸看轩辕逸飞俊美的混血儿的侧脸,他的睫毛是淡淡的金色,他知道我在看他,他慢慢停下车,一个侍应为我打开了车门,他依然目视前方,只说了两个字:“到了。”
我长长叹了口气,他没有打算回答我的问题,因为现在的他,不会对我敞开心扉。
下车,挽起他的手臂,两个人都一副冷漠地步入酒店。
新的游戏(十一):又见八夫
酒会就跟电视里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衣着鲜亮的男女,漂亮精美的食物。以前,我偶然也会参加一两次酒会,所以不会出现第一次的傻样。
进入会场后,轩辕逸飞就去应酬,我不是他正式女朋友,他自然不会介绍我。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巧的是,楚翊和楚大叔也来了,楚翊带的女伴是我认识的安妮。
他们看见我时,先是表现出了惊讶,帅气的楚大叔还表扬我漂亮,害得我一阵脸红。
“打扮一下果然不一样了。”楚大叔顺手从侍应的托盘中取了一杯红酒,“谢谢你救了我。”
“楚大律师客气了,其实我当时真的吓得已经不知所措了。”
“哈哈哈,但是你很勇敢。安妮啊,你陪我到那边去一下。小雅啊,我就先失陪了。”楚大叔拉走了安妮。
楚翊再次感激:“今天的事真的很感谢你。”
“哎哎,你们父子两个怎么都这样,真想感谢我,就请我吃大餐。”我毫不客气,而且一定要去吃淳于珊珊做的那个什么私房菜。
“没有问题。”楚翊的语气总是很认真,就连他的笑容也透着认真,“没想到你今晚会做珊珊的女伴?”
“珊珊?他今天也会来?”
楚翊有些奇怪:“你……”
“我是跟轩辕逸飞来地。”
“什么?”楚翊似乎不怎么理解我今天跟珊珊约会。怎么晚上又成了轩辕逸飞地女伴。
“对了。楚翊。我之后是不是不用强制性和他们约会了?”
楚翊点了点头:“是地。因为是恋爱。所以合同地条款很笼统。自由空间很大。”
“那就好,也就是我对南宫秋和淳于珊珊印象不佳,就可以不与他们约会?”
“你对珊珊也印象不好?”楚翊似乎更加奇怪。
我一脸郁闷:“恩。这件事我不想再提。”
“那……你现在对后弦和逸飞感觉比较好?”楚翊从侍应手中拿过一杯橙子,放到我的面前。
我接在手中,点头:“轩辕逸飞谈不上,但至少他认真对待这场游戏。后弦嘛,是个不错的玩伴,我们已经约好后天一起游泳。”
“是嘛。后天什么时候?”
“晚上,我可能也只有晚上有空。”
楚翊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要工作。 “工作?公寓里不是什么都有……”
“喂喂喂。”我打断楚翊,“我不是你们养地金丝雀,我是一个人,是人当然要工作。”
楚翊看了我一会,了然地笑了:“那就到我这里……”
“不。”我在他说出来之前就回绝了他,“我要自力更生,别人给的东西,永远不一样。当然。如果我实在找不到,就麻烦你……嘿嘿嘿嘿。”我咧着嘴,咬着唇。像以前一样,对着他无赖而笑。
他再次看了我一会,笑了,酒杯撞上我的橙汁:“明白。”
就在此时,门口有了一阵马蚤动,似乎有人前来。
我和楚翊同时望去,只见南宫秋,淳于珊珊,后弦共携舞伴而来。而当我看到另一个男人时,我怔住了身体。
他在现实中,在男人发型的承托下,不再雌雄莫辩,而是英俊潇洒,白色的西装依然衬出了他的俊逸出尘。严谨地神情就像他随时都会来对我进行说教,清亮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一个身影,即使他身边那位红裙的美女。
慢着。那个美女怎么那么眼熟,是-紫芸!而他们身后,却是白欧伦和寒思忆。
“天哪!”我捂唇。
“怎么了?”楚翊轻轻问。“真的跟游戏里一样?”
楚翊的眸中滑过一丝好奇:“游戏里是怎样的?”
我指向那几个人:“除了离歌和镜,今天都来齐了,而且寒思忆他们也都在游戏里,寒思忆在游戏里,一直追着后弦不放,而白欧伦是丐帮帮主,还有紫芸。是临鹤的师妹。应该是喜欢临鹤的人。”
楚翊也有些惊诧。
我笑了:“对了,你们并不知道详情。”
他俯下脸。凝视我:“那……我是什么?”
我开始回忆:“游戏设定的社会是女人也可以执政,所以你是宫廷内事主管,可是不要以为是太监,是个官,直属皇后,也就是风雪音,所以,你应该算是给她打工地。奇怪,怎么不见风清雅,难道现实里没有她这个人?”
“清雅她在法国,无法赶回……”
此刻,有人走到了我们身边:“我会不会打扰你们?”我立刻转脸,眼中映入了玄明玉微笑的脸,我收起笑容,和他打招呼:“你也来了?”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
“当然,每天被你监视,能让我高兴吗?”
玄明玉低头而笑,楚翊又从游走在人间的侍应手里拿过一杯红酒,递给玄明玉。
玄明玉拿起红酒向我敬酒:“今晚你很漂亮,吸引了他们。”“他们,谁?”
玄明玉笑容变得神秘:“他们,就是他们。”
我想了想,看了看四周,后弦正朝我而来,他地身后,远远站着南宫秋和淳于珊珊,他们正看着我,我狠狠瞪他们,然后收回目光看玄明玉:“我吸引不了他们,他们看过的美女太多。”
“看来你今天心情不佳。”玄明玉一语中的。我哼了一声。甩脸。
楚翊笑了:“珊珊今天得罪了她。”
“呵……自负的淳于珊珊。楚翊,我们该去跟他们打招呼了。”
“好。”楚翊和玄明玉对我微笑,然后离开。紧跟着,就是后弦,他到我的面前就说:“美女,今晚都认不出你了。”
“那当然。正式场合,我不能给你丢脸。对了,我看见你带宁檬来了,她人呢?”
“去化妆间了,好像很久了……”后弦挠头。
我狠狠捶了他一下脑袋:“你这个家伙,哪有这么不关心自己的女伴的。”
“舒姐你很奇怪耶。”后弦无辜地瞟我,“好像你才是我女朋友吧……”
“暂时的。”
“那也是女朋友,哪有女朋友关心自己男朋友的女伴地,应该吃醋才对。”
“好。我吃醋,我现在就去化妆间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嘿,也好。那我先去跟别人打招呼。对了,后天别忘了我们的约会,大后天如果你没有约会也给我吧,大家都想跟你再战僵尸。”
“知道了我懒懒地挥着手,转身而去。
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酒会,但是,既然那几个家伙都到齐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酒会。
忽的,胳膊被人拽住。看去,却是轩辕逸飞,他依然面无表情,但睁开的眼睛里是警告:“不要乱走。”
“知道,不要离开你的视线嘛,放心,我会乖乖地。”
轩辕逸飞赫然一惊。我笑着离去。不知道他是否会恐慌,我居然知道他心中所想。
还没有到化妆间,就看到宁檬神色匆忙地从我眼前走过。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竟然是白欧伦的背影,他也是急急往外而去。
好奇心驱使,我跟上了他们。
他们走出了会场,来到会场外地屋顶花园,花园里鸟语花香,绚烂的激光给这里打上梦幻的味道。
高楼大厦的灯光化作了星光,分外迷人。
“学长,我不会在纠缠你。只是……”
“小檬。我上次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
顺着声音,我看到了欧式秋千椅旁的两人。不会吧,小檬喜欢的那个人是白欧伦?
宁檬眼中透着坚强:“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是轩辕大哥?南宫大哥?还是淳于大哥?到底是谁?”宁檬上前一步,白欧伦立刻退后一步。
嘿,有意思,白欧伦该不是用喜欢男人为借口,来回绝宁檬吧。
“学长!”宁檬坚定地上前,“我只是想知道你说地不是假话,不是回绝我的借口!”
好聪明的丫头。
白欧伦双眉紧拧,似乎开始考虑拉谁下水。
宁檬立刻上前,却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就朝白欧伦扑去,白欧伦下意识接住她。
今晚是酒会,宁檬穿着小礼服,手臂和肩膀都是裸露地,白欧伦这一接,顺其自然地握住了宁檬地双臂。
两个人双双倒地,然后,就传来宁檬焦急的呼喊:“学长!学长!你怎么了?”
我赶紧上前,白欧伦已经昏倒在地,手背上一片红疹。
“舒姐姐!”
“快去找君临鹤,不要惊动大家。”
宁檬恍然,立刻跑向会场。
我探了探白欧伦地鼻息,没了。自己愣了一下,居然还用古代的动作,真奇怪。
捂住白欧伦的眼睛,掰开他的嘴,吹入一口气,然后单手握拳在他胸口狠狠捶了一拳,还是没有反应,郁闷了,这次比以往严重。
扯下他的领带绑住他的眼睛,然后开始认真做人工呼吸。
“咳!”他咳嗽出声,我松了口气。
他感觉到领带遮住了他地眼睛,吃力地抬手想取下,我当即粗声道:“别拿下来!”
白欧伦一愣,手臂垂落在草坪上。
我继续用粗粗的声音说:“视觉会让你对我产生恐惧,我尽量让你觉得我是个男人,现在你开始数数,等数到二十,再拿下来,应该就看不到我了。”
他点了点头,红疹正在退去,但他的脸色依然苍白。
“君临鹤马上就会过来,你休息一会。”说完,我转身离去。没想到在误打误撞之下,我居然救了白欧伦。
他的恐女症是心理疾病,所以他看不见我,然后将我假想成男性,应该就不会发病。
“你……是谁……”他似乎在问,而我已经走远,懒得去回答。
新的游戏(十二):他们是好友
到门口时,正好遇到君临鹤,他匆匆看了我一眼,就急急而去,后面紧跟着宁檬,我拉住她:“放心吧,没事了。”
宁檬有些迟疑,随后低下头“我……”。
“知道吗?他不是喜欢男人,而是对女人过敏,所以他是不会喜欢你的。你也看见了,你只是碰了他一下,他就昏迷了。”
“什么?”宁檬很是吃惊。
“这件事只有他的朋友知道,后弦没有告诉你吗?”
宁檬垂下脸:“我没有跟任何人说我喜欢的是白学长。”
“原来如此,那请保密,这样,也就没有别的女人去马蚤扰你的白学长了。”我朝宁檬眨眨眼睛。
宁檬没有做声,她再次看向白欧伦的方向许久,然后转身,落寞地走向会场之间,消失在那些男男女女之中,由此,会场里,又添一抹寂寞的身影。
忽然间,我很想跟朋友聊天。我走到花园的另一边,藏入树中的秋千,这里很隐蔽,不会有人来马蚤扰,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了宝妈的电话:“喂,宝妈。”
“…………”对面沉寂了许久。“是我啦,你家乐乐怎样?”
“啊-真是你!见鬼了。你怎么会想到给我打电话?难道你飞香港?”
“……你什么意思。见我就说见鬼。。。”
“那个……我最近生活窘迫。那个欠你地钱……”
“靠!我还真忘了你欠我钱。”
“啊!哦!我忘记了。我去年就还你了。”
“……”瞧我交地都什么损友。“喂。我在香港。你那里有地方住吗?”
“……有,不过你得帮我照顾乐乐。”
“照顾你家乐乐!拔会吧。你家乐乐鬼地跟猴精似地。”
“现在不鬼了,变宅了,小子不肯出门,我要出一趟差,本来想找个保姆,你来正好。 首发帮我照顾乐乐,免你房租。”
“靠,你真垃圾。知道了,明天我来找你。”
“那你要快哦了,还有,我家乐乐已经十六了,你可不准对他有非分之想哦
“去你的!”乐乐是宝妈的弟弟。宝妈其实叫田宝宝,因为她很罗嗦,像我妈。所以我叫她宝妈。
“不行,你得发誓。”
“靠……”我站起,对着月亮发誓。“我舒清雅现在像美丽的月亮发誓,如果对你家乐乐有非分之想,就让月亮替你惩罚我。”
“呵……”幽静中传来一声轻笑,我僵了僵,轻声骂宝妈:“不跟你说了,被人看见了。”
在挂手机前,还听到宝妈那张狂的取笑。
转身时,看见的竟是楚翊,楚翊面带微笑:“找你很久了。”
“找我?”
楚翊静默了一会。举步上前,与我对视:“我想知道那个游戏。”
他的眼中透着认真和渴望,我疑问:“你想知道什么?”
他垂眸思考片刻,说出两个字:“一切。”
我有些惊讶,他为什么那么急切地想知道游戏的内容?但是,我不能说,因为我不能违反合同,而且,和楚翊说八夫。岂不是很尴尬?
“你真是好奇。”我故意这么说,希望他能明白我不能满足他地好奇心。
楚翊笑了笑:“律师都喜欢探究真相。”没想到他不打算放弃。
他应该知道他的父亲知道一切,但是,他也明白从他父亲嘴里,套不出他任何想要的东西。
所以,他就来找我。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了一束从楚翊背后而来的视线,我立刻迎视过去,是轩辕逸飞。他就站在阳台的窗帘边。半垂着眼帘注视这里。然后,在与我对视后。他微微眨了眨眼睛,我当即明白,他是叫我过去。
“对不起,楚翊,逸飞叫我过去。”我以轩辕逸飞为借口,楚翊摇头低笑,在我走向屋内的时候,楚翊在我身后说道:“那能为我画一张雪音地画吗?”
我转身,微笑:“这个没问题。”
或许楚翊好奇自己在游戏中的身份,抑或是其他的,但是,这个游戏是我心中一个永远的秘密。
门前的轩辕逸飞依旧面无表情,尽管他身后是那么纸醉金迷,他依然冷若冰霜,成为酒会里一个不容的个体。他对我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送你回去。”
我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想起了那段我跟在他身后,叫着姐夫,讨赏的美好时光。
他一如那时,走得很快,跟遇到地人做简单的寒暄,然后回头看我一眼,我就继续跟上。
“舒清雅。”忽的,有人叫住我,轩辕逸飞在我面前停下,从左前方走来一人,我怔怔地站着,竟然是君临鹤。
他似乎心情不佳,阴沉着脸,他走到我地面前,劈脸就说:“你怎么没有来我这里做定期检查?”
“诶?”
“合同你没有好好看吗?”
“我……”
“合同上说,你必须定期到我这里做身体检查。”
我有些发懵,合同上有这么一条?我只记得合同上说君临鹤是我的私人医生。
君临鹤的神态转为无奈:“我忘记你很糊涂,不是这个游戏的合同,是另一份。”
“啊?”那份合同谁还记得。
立时,轩辕逸飞的身体发生了微微的转向,双目半垂盯视着我们。
君临鹤变得有些生气:“合同上说,一旦出现副作用,就需定期检查,副作用已经出现,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我努力回想。
“即使那些副作用是好的,也要检查。”君临鹤似乎看出我地迷惑,刻意补充。我恍然大悟,张嘴之间,他叹口气:“你是到我医院,还是我上门服务?”
上门服务?大大的公寓,大大的床,孤男寡女,美色在眼前,我立刻摆手:“不不不,还是我来医院好了,我这周就来。”
“恩,那最好。别逼我来。”君临鹤似是撂下狠话,然后才看了一眼轩辕逸飞,转身离开。好冷淡的态度啊,难道他们之间不合吗?
轩辕逸飞看了一会君临鹤离去的背影,然后转头就走,我立刻跟上。
或许是因为轩辕逸飞的冷漠,即使有女人对我投来好奇的目光,她们也没有上前问询,只是远远地,对着我指指点点酒会并没有结束,但似乎轩辕逸飞已经想离开。我坐在他的身边,虽然早已在游戏中适应他这份冷漠和疏离,但他那份寒气,还是有些刺痛我的心。我能在游戏里解救他,可是在现实里,我却无能为力。
一路都彼此沉默,他沉默地开车,我沉默地看窗外。直到,我发现路越来越僻静,渐渐还看见了大海。
“我们去哪儿?”
就在我问他时,他地唇角竟是扬起一个淡淡的幅度:“女人不是喜欢夜晚与情人激|情海边?”
我看着他的笑容,这并不是他开心或是喜悦的笑容,而是生气的笑容,每当他想折磨他的猎物时,他都会露出这个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邪恶笑容。
他慢慢停下车,侧脸,脸上的怒容已经非常明显:“舒小姐,无论你在游戏里是如何风生水起,但是现在,你是在现实里。秋,珊珊都是我地朋友。本来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