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7部分

“是吗!”我立刻转身,“你怎么不早说,像我这么拜金的女人,一分钱都不会放过。不过……你都说我不在那个宴请名单上了,我去承认别人会认为我冒认的。”
“我给你作证。”
“那真是太感谢了,可是,我还要顾及一下轩辕逸飞的面子,他的女伴,居然是个茶楼弹琴的,这对轩辕逸飞地声誉不好,所以,我还是消失地好。不如你随便找个女人承认,然后把钱转交给我,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完我这番话后,南宫秋怔住了身体,双眸里是深深的不解和迷惑。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便决定放弃,耸耸肩,挥挥手,走出包厢。
轩辕逸飞是何等身份?如果被人知道轩辕逸飞那天带地女伴,是一个茶楼的服务性质的弹奏者,不知会被其他的贵族怎么看了。我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少给他们惹麻烦。
走了没多久,又遇到了白欧伦,他立时上前,在他没说话之前,我就先开了口:“对不起先生,您认错人了。”
白欧伦满脸疑惑,小声嘟囔:“这世上还有这么像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白家老爷子是这里的常客。世界果然小。
下班的时候,大家叫我去泡吧,想继续我们的疯狂,原本我打算回绝,可是当看见南宫秋的车还停在门口的时候,我不知怎的,就跟着大家去了。回头的时候,他的车窗已经放下,从车内射来他阴森的目光。
回头,赶紧和姐妹们走人。在游戏里,南宫秋是唯一一个能制住我的人,我最痛恨他的那些逼供的方法,所以这么危险的人,在现实里,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新的游戏(十七):越来越乱
直到酒吧,我的背后还发毛,南宫秋在车里那盯着我的视线,分明是叫我上车。零点看书但是,我跑了。上他的车,就是进狼窝,他不把我生吞活剥,肠子扯出来看清楚我到底是什么做的,绝对不放过我。
一帮女人到了酒吧继续疯狂,也有陌生男人来搭讪,酒吧嘛,正常现象。不过,幽幽似乎很擅长打发那些男人,我们喝光了酒晃晃悠悠出了酒吧,姐妹们不是同路,她们纷纷上了的士。
当我想上车的时候,胳膊忽然被人捉住,我晕乎乎地看去,是龙皇!
一下子,酒醒了八分,已经坐上车的幽幽立刻下车:“清雅!清雅!”
我向幽幽准备呼救,却传来龙皇淡淡的声音:“少爷不想有麻烦。”
惨了。我对幽幽扯出笑:“没事没事,我朋友来接我了。你回去吧。”
幽幽深表怀疑,直到我被龙皇拖上车,她还站在的士边担心地看着我。
龙皇一上车,车子就发动,他开车,我还比较放心。
左边是南宫秋,我赶紧找出手机想找玄明玉。突然,手机被人抢走,然后华丽丽地扔出车外。
我瞠目结舌:“你,你……”
“舒清雅,你已经让我失去耐性,告诉我一切,关于那个白痴游戏的一切!”南宫秋咄咄逼人,又来了,就跟游戏里一样。
“我不能说地。合同上条款。”
忽然。南宫秋逼近。俊脸在我面前放大。熟悉地煞气让我窒息。他贴近我地耳朵:“我相信你会说地。”热热地气息吐在我地耳朵上。配合着酒劲。让我心跳开始加速。
怎么办?装死吧。
我摸着头:“你……你说什么呀……我地头好痛……”
“舒清雅!你别给我装傻!”南宫秋一把扣住我地手臂。我笑了:“咦?秋啊。你怎么把头发剃了。哎……还是长发好看……唔。呕!”
“喂!舒清雅!我警告你别在我车里吐!”
“呕!”
“龙皇,停车!”
车立刻停下,南宫秋打开车门,郁闷地将我拉到公路边。我扶着墙,偷看南宫秋,他双手环胸靠在车边,脸上阴云密布。
“呕!”
他抽出了一根烟,气闷地点上,叼在嘴里等我。
怎么办?装死吧,这是对付南宫秋最好的方法。
于是,我扶着墙根开始下滑,没有形象也比被南宫秋逼供地好。
“喂!喂!你怎么了!”南宫秋扔掉烟头朝我跑来。
我慢慢闭上眼睛。然后倒落:“呼……呼……”“你!该死,女人就是麻烦。龙皇,把她抱上车。”
“是。”我听见了龙皇的脚步声。
“算了。还是我来。”有人烦躁地抱起我,我闻到了那淡淡的烟味。
“该死,怎么醉成这样,这让我问什么!”他将我扔上车。我继续装死。
“少爷,现在去哪儿?”
“她的公寓。”
“是。”
“慢着……哼,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南宫秋发出了一声轻笑,“回家。”
“少爷……你想带舒小姐回家?”
“没错,我要看看明天她醒过来是什么反应。”
车子发动,我开始蜷缩。完了完了,怎么办?我另一个手机里没存玄明玉他们的电话,好后悔。
不久后,我就被某人从车子移到了床上,他一点都不温柔,是把我扔到床上,然后我感觉到他爬了上来。
坚持!舒清雅,我这么告诉自己。
明显地感觉到他爬到了我地上方,然后就是长时间的寂静。他在看我,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呼吸。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那帮老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
看吧,就知道他以为别人都有目的的。
“算了,反正我不会上当。哼,你娶了我们,笑话!一定是用药物控制了我们。”
哎哎,随便。
南宫秋爬了下去,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我立刻翻身。一愣。南宫秋的房间,大得不像话。
慢着。现在不是欣赏他房间地时候,貌似,传来了洗澡的水声。快溜!
虽然我装死,但是我包不离手。
转身,身后一张黑色的大床,脑中一下子就浮现出某人和无数女子在床上翻云覆雨地景象,心火立时上来,跳到床上狠狠蹦了几下。
呵,我这举动真像小孩子。
下床,看见了南宫秋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翻起了他的手机号码簿。找到了玄明玉的电话,躲到角落就拨他的手机。
对方一接电话,我就嚷:“玄明玉,快来接我,南宫秋抓住我了!”
“恩……”对面先是传来一声男人初醒的轻吟,我地脸都黑了,拜托大半夜不要发出这种让人YY的声音。
“是小舒?”
“对,就是我,南宫秋发狂了,抓了我审问我游戏的事。”
“你不能说!”玄明玉终于有了精神,“你在哪儿?”
“他家!”
“哪个家?”
“没关系,我有G“G个屁,你那个手机被他扔了。”
“什么!快看看你所在小区的名字。”
“我现在在他房间里,看不到,不过应该是半山。”
“好。我知道了。”
“呼……”在玄明玉挂掉手机后,我长长舒了口气。
根据我对南宫秋地了解,这变态洗澡最起码用上半小时,不知道这段时间,玄明玉能不能赶得及。
我在南宫秋的床前来回徘徊,慢慢静了下来,这间别墅里。为什么没有佣人?看来这里多半是南宫秋的滛窝。
黑白银为主基调的装修,显得那样清冷和后现代,一种寂寞的氛围,包裹了这间别墅。
下楼,却碰上了龙皇,他一怔。站在楼梯上仰视我:“舒小姐,你醒了?”
“恩,我想去喝点水。”反正玄明玉也要来了,我不怕了。
龙皇让开了路,我从他身边而过,最后,还是忍不住像游戏里一样,拍了拍他的头:“乖。”
黑线布满龙皇的脸,他肯定无法猜到我这个动作的来历。
“叮咚。”忽地。门铃响了,还怔立在楼梯上地龙皇面露疑惑,那份疑惑里。多了一分戒备。
他立刻到屋内门边的屏幕前,打开,大惊:“离少爷!”
离……少爷?
“龙皇,开门,我是来接舒小姐的。”
“对不起,舒小姐不能离开。”龙皇的语气很淡,我眯眼,跑向门口,龙皇立刻扣住我的手。我真地生气了,南宫秋凭什么!
反手就撂倒了龙皇,龙皇震惊地睁圆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我居然撂倒了他。我愤愤地揪起了他的衣领:“告诉你家主子,他再有下次,我会投诉他!”
拍拍手,潇洒走人。
努力克制自己那颗狂跳的心,不断告诉自己,这里是现实。离歌已经不爱我,更不依赖我,我们是陌生人。完全的,陌生人。
我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激动,以免给离歌也带来不好地印象。
视线变得朦胧,不敢看向门口地人,他是那样挺拔,然而,他依然那样清冷。
“你没事吧。”
不要。不要关心我。千万不要。
“我……没事了。谢谢你来接我,可是……我是打给玄明玉的。”
“我是南宫地邻居。”
“……”原来如此。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谢谢。”自始至终,我都不敢去看离歌的脸,即使他给我打开了副驾驶地车门,我依然躲到了后座。
他的出现与别人都不同,他是来救我。
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明玉,我接到她了,现在准备带她回家。”
他……果然和玄明玉是好友啊,他们……会不会是……如果离歌喜欢女人,我宁可他喜欢玄明玉。这算是女人小小的自私吗?呵。
车子慢慢开动,很平很稳,一如他地性格。
“舒小姐,对不起,最近我一直忙着实验,没有来约你。”
“诶?”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仰脸间,看到了观后镜里他的脸,尽管已是短发,尽管已是现代的清爽的休闲装,但他依然英俊地像个明星。
“怎么,明玉没有告诉你我是那个新的加入者?”
“啊?”我呆若木鸡,大脑一片空白。
“我想,今晚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离歌……居然是玄明玉所说的,新的加入者……
他说他忙于实验,那他又是什么职业?和我进行这个游戏,又是什么目的?
天哪,我怎么开始像南宫秋,竟也开始怀疑别人了。
离歌,你应该没有目地吧,你一定没有目的。
新的游戏(十八)离歌的目的
最近心情很差,想开虐,想放弃,但看见大家的榴莲,还是算了。 淡定,淡定。面包会有的,面包会有的。
离歌的出现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外。
现在的状态应该是像在护国府里初遇他,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依照他那样清冷的性格,为何会加入这个游戏?
蜷缩在后车座上,最终因为疲倦而昏昏欲睡。梦中,我看见了八夫的冷漠,看见了他们的远去,看见了他们对我说:“你是谁?请不要靠近我们。”
我哭了,我失去了他们,更重要的,我失去了他们的爱。
失去一个朋友尚会悲伤,更何况是爱人。
我要退出游戏!我要退出!
“我要退出游戏!让我ou!”我哭喊着醒来,却在看见离歌时立刻后退,他的手中,拿着纸巾。
他在片刻的吃惊后,将纸巾递到我的面前。
我怔怔地接过,原来我真的哭了。
他转身,静静地坐在我的身边,他不再看我,让我稍稍有些轻松。
在游戏里。他在最脆弱地时候。我出现在了他地身边。而现实中。我最脆弱地一幕。却被他看见。
呵。命运。
“需不需要明玉来给你做心理开导?”离歌轻轻地问。我擦干眼泪笑了:“不用了。我只是做了个噩梦。”
“但是你在梦里说要退出游戏。是不是南宫吓到了你?”他侧过脸。眉目间微微有些歉意。“对不起。他地性格就是如此。”
离歌。在为南宫秋道歉。是啊。他们在现实里。也是朋友。
这里跟游戏不一样。游戏里。他们相互为敌。但在这儿。却是朋友。
朋友也可以是敌人,敌人也会成为朋友。是不是正因为在现实中他们都是朋友,所以游戏里,将他们设定为敌人,想看看最终会发展如何?
“你为什么要加入这个无聊的游戏?”我脱口而问。 因为我不相信离歌会和南宫秋他们一样那么无聊,他,还有其他三个人,不是一开始不愿意加入吗?
玄明玉说新加入的是因为对我有好感,那这份好感又是从何而来?
离歌转回脸静默了许久,再次看向我:“你救白欧伦的时候,我就在旁边。”
我陷入了怔愣,夜风从车窗吹入。扫去了车内的沉闷。外面昏暗一片,不知身在何处。
“你参与的那个项目,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计划。它的数据在科学,医学,心理学。微生物学等等多项领域,都有很重要的作用。当时。我主要负责生态舱地研究和生态液的配制。”
离歌的话让我震惊,原来他也参与了那个项目?
他身体前倾,双手交握随意地放在膝盖上,额前清爽的刘海不再像游戏中带着小小的卷。
“这个项目具体的运行,我并未参与,我只是参与了前期,当时第一批生态液从动物转为人体试验的时候。失败了。那批试验者,险些成为牺牲品。”
“牺牲品……”
“就是我差点成为凶手。”离歌的语气很淡。可是这份淡却莫名地让人心疼。他在自责,而且自责至今。
“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雪音地事。但是,她并没死。”
“什么?”
“当你成为第一个成功试验品后,风家就将雪音移入了生态舱,希望虚拟的世界能够重新刺激她的大脑皮层,使她苏醒。她也就成为植物人复苏试验的第一个试验者。”
我目瞪口呆,原来风雪音并没死,而是成了植物人。
“那楚翊知道吗?”我立刻问。
离歌摇了摇头:“除了参与项目的几人,其他一概不知。而且,我们一致认为,楚翊还是不知道比较好,雪音只是试验者,能否成功,我们并不知道。楚翊应该有自己的幸福。”他说完认真地看着我,狭长的眼睛里,是冰冷的霜冻。
是那一次次试验,让他变得冷血?还是那一次次失败,让他对生物地生命变得麻木?
“我加入游戏,是因为想从你的身上,找回我失去的。”离歌认真的视线望入我的眼睛,黑色地双眸竟是有些朦胧起来。
我不解地看着他,他有些失落地将视线从我的脸上移开,望向窗外:“那天我看见欧伦病发时,竟是无动于衷。
直到看到你救他,我才感觉到了害怕,我失去一些很重要地东西,我甚至已经不会关心自己的朋友,所以看到那样热忱的你,我决定加入这个游戏,希望你能帮我找回这些失去的。”
又是找回过去的那个纯真、善良、富有爱心的离歌吗?天哪,为何跟游戏里一样?
“所以,请你不要退出这个游戏,我想,这个游戏的本身,就是让大家从你身上,找回自己。”
离歌地话让气氛变得更加沉重,我不知道南宫秋他们如何,但是,我觉得离歌并没骗我。
曙光渐渐映白了东方,竟是凌晨了。
我随口问离歌:“后弦也算吗?”
“后弦?”
淡淡地曙光照亮了离歌的脸,他地脸上透着深深的迷茫。
“后弦那个应该已经是他自己了。”
离歌恍然般睁了睁眼睛,淡笑出口:“是啊,他还是自己。”
“天亮了,不如我们去吃早饭吧。”我提议。对着离歌微笑,他看了我一会,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好。”
就在他回到前座,准备发动汽车时,我的手机忽然响起,一看屏幕,是乐乐,我接起来就骂:“你这小子真没良心,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人绑架!老娘我一个晚上没回家,你就不担心!”
“拜托,大婶,现在都什么世纪了,一个女人半夜不回家很正常。”
“你……”我气得无语。
“我现在不是打了嘛。”
“这还差不多。”心里少许安慰。
“记得回来给我带早饭。”
“噗!”果然还是有目的。
乐乐在挂掉电话后,我继续对着手机怒视。
“你的手机不是被南宫秋扔了?”面前传来离歌疑惑的声音,看着他微侧的俊脸,我解释道:“这是我自己的,里面没有你们的手机号,因为我想保留一点私人空间。”
离歌不再说什么,转回头的时候,他淡淡地问了一句:“谁住在你公寓里?”
“朋友的弟弟,叫乐乐,虽然不把自己当外人,但是很乖……”
车子开始开动,窗外的景色渐渐明亮。
“过会还要给他带份早饭回去,今天后弦也会来……”我收住了口,我居然像在游戏里一样,跟离歌絮絮叨叨。
捂脸,无法自拔。
“如果困了就休息一会,到了我会叫你。”
离歌说出了我的心声,此刻不说比多说好。
和离歌的早餐很愉快,因为是到国风楼吃的。
淳于珊珊大模大样上工时,我当没看见他,淳于珊珊还故意上来搭讪,一下子就被离歌的冷语挡回。离歌说的是:“珊珊,请不要马蚤扰小舒,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嘿嘿,我心里那个乐啊,看着珊珊那双生气的狐狸眼,我就憋不住笑。
后来我问离歌他是不是知道珊珊他们捉弄我的事,离歌点点头,说明玉跟他说过,有机会就帮我报仇。虽然是玄明玉那个变态叫离歌帮我报仇,但我还是很开心。
离歌也是一个大忙人,所以他在送我回家后,就离开了,我就开始补眠。
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就听见了游戏声,后弦应该来了。后弦还拿出一个手机,我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虽然之前对南宫秋和淳于珊珊和生气。但是既然轩辕逸飞和离歌都希望我不要退出游戏,那我就给他们面子,勉为其难地继续吧。
而且,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后弦呢
于是,我索性也不睡觉了,加入他们,和后弦乐乐一起,枪战。
新的游戏(十九)君临鹤的医疗中心
又平静了几天后,宁檬突然到访。
她自然是跟着后弦一起来的。
她坐在沙发里虽然不说话,但似乎有些紧张,握着玻璃杯欲言又止。
“怎么了?这么大心事。”这些小妹妹在我眼里都是孩子。毕竟我在游戏里多活了十年。
宁檬放下橙汁,忽然握住了我的手,我凉了一下,因为橙汁是冰的。
“舒姐姐,你跟学长相认吧。”
“学……长?”
“他一直在找你,可是,可是当时他来找我的时候,我因为嫉妒所以没说,但是,我想,或许姐姐能治学长的病。”
“哦来你说的是白欧伦。”
“是的,那时学长拿着你的绢花来问我,后弦也在,他也没有说实话,可是,姐姐,你帮帮学长吧,他这样一定很痛苦,还用,还用……喜欢男人来敷衍我们……”宁檬说着说着就低下头。
我打趣:“说不定他真喜欢男人呢。”
“不会地!”没想到宁檬生气了。我恍然。宁檬跟我不是一路地。她不是腐女啊。哪像我们腐女。那男人要是不喜欢我们。我们就祈祷他喜欢男人。
ORZ。。。我们好邪恶。
一下子无法回归正常。不知道怎么劝宁檬。只有说:“你……放心。我如果能帮一定帮。。。。不过现在去认。他会以为我奔着奖金去地。”可不就是为了奖金?干脆以后做白欧伦地随行跟班。他晕一次。我救一次。然后拿一次钱。貌似……很多钱啊。挖卡卡卡。
“姐姐?舒姐姐!你又在开小差了!”
“咳咳!因为姐姐还有工作。那个……”
“吱-吱-”恩?虾米东西在震?
宁檬也感觉到了,她的手伸向屁股下面,然后皱着眉挖出了一个手机:“舒姐姐……你怎么把手机……乱扔……”
看着那个在震的手机我想起来了。因为见它烦,我就把它调成震动,然后塞到了沙发垫底下,眼不见,耳不听为静。
宁檬还是小姑娘,就是单纯,如果是我们这批腐女,发现屁屁下有震动,还是沙发。指不定又YY到哪里去了。
先瞅瞅是谁,如果是南宫秋之类的就不接。
一看,一哆嗦,屏幕上赫赫然一个红十字,这是我给某人设的来电头像,血淋淋的红十字,是君临鹤!
“舒姐姐,你怎么了?”宁檬关心地问,我机械地笑了笑,接起电话。对面就传来某人相当平静。但却让人战栗的声音:“舒清雅,你是不是想让本医生上门为您服务?”
“不不不,我这就来。马上,立刻。”
“很好,那我等你。”语气依旧很平静,“认识路吗?需不需要我来亲自接你?”小君同志将亲自两个字说得特别明显。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自己来。”
抓着手机,心慌慌。我把体检的事早忘得一干二净。
人就是这样。身体没什么地时候,都不会想着要去体检。一旦有什么了。体检也就晚了。
宁檬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我问他:“知道君临鹤的医院在哪儿吗?”
“原来是君大哥。”宁檬笑意融融。“当然知道,他叫你去医院?舒姐姐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例行检查。”
就在我跟宁檬对话时,乐乐房间里传来了比较嘈杂的声音。
“不好!他反攻了,快拔,拔出来!”是乐乐。
“没想到他这么厉害,我们两个居然都攻不过他一个!”是后弦。
“你还说他只有十三岁,靠,这么强,快拔,不然我们完了!”
挑着眉,晃到乐乐的房间,他和后弦正手忙脚乱地拔电源和网线。
“我说,你们在折腾什么?”房内一片凌乱。
后弦紧张转身,咧着嘴笑:“没什么。”
“真没什么?”我看向乐乐,乐乐立刻出卖后弦:“他,他叫我进别人电脑,给他找资料。”
我横眼后弦,后弦仰起脸,摸着头:“哦!我要上厕所。”
“慢着!”我拦住他,他看别处,“带我去君临鹤那里。”
“啊?哦。”后弦立刻闪人。
我关门,慢慢逼近乐乐,乐乐被逼到床上,脸上充满恐惧,我爬上去,俯视他,他抱紧身体,哭喊:“我招,我全招,千万不要毁我清白。”
“那你还不说!”
“好嘛。他给了我一个地址,我哪里知道对方地安全系统跟FBI主机一样,我觉得不对劲,但又觉得很刺激,就想试试看。他还说,对方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所以我想应该很简单,没想到……”
“那个十三岁的小子是不是叫小九?”
乐乐摇头:“我不知道,后弦老大没说。”
靠,都成老大了。我警告乐乐以后不许再听后弦的,乐乐连连点头,末了还好奇地问我是不是间谍,我把他海扁一顿,才老实。
后弦今天特别乖,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出。宁檬有所感觉,奇怪地在我和后弦之间观望。
车子开出了市中心,我一愣:“这是去哪儿?”
“君大哥的私人医疗中心,在市郊。”
转眼进入了一片郁郁葱葱排列整齐的树林,白色的楼房,在树林里若隐若现。
一条白色的大道通往那幽静医疗之地,规模并不小,楼房建到了半山腰。
进去之后,后弦就说要走,我想让后弦等我。可是后弦说,君临鹤一检查就要好半天,他和宁檬在医院里做什么。
也是,医院不管怎样,都是晦气的地方。他说等我好了。就打他电话,他来接我。
问了前台地护士之后,摸到君临鹤的诊疗室,还没进门,就听见一声惨叫:“啊--”
“君医生,这位先生有很严重的痔疮。”
“知道了。”
痔疮?那喊声好熟悉啊。是谁捏?
“临鹤,你的小护士可真是越来越不温柔了。”
这是……
“你再不走动,下次我们见面就在手术台了。”
“呵……这痔疮或许能给我带来好运。”
“神棍。”
“时候到了,那我就先走了。”
门内有人出来。我赶紧躲到一边一盆大大地盆景后,贴着墙壁。米想到会在这里,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镜,而且还知道。。。他得了痔疮。
他的病,怎么总集中在下面。。。。肯定是天机泄露多了,报应。。。听说痔疮严重了,男人会无心XXO滴。同情他。
而且,检查痔疮也是很痛苦滴。还好是小护士下手。嘿,镜今天算不算被人X了屁屁?^^。不知为啥。我心里贼高兴。
乐着就进了君临鹤的诊疗室,一个粉红色的护士正在洗手,她地头发全部在护士帽里。脸上也戴着粉红地口罩,但是从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看见我进来就说:“你怎么不敲门?”
呃……还要敲门?没来过这么高档地地方。
君临鹤见是我,立刻沉下脸,护士以为君临鹤气我擅闯,就说:“出去。”
我退后,君临鹤冷冷地说:“你晚了。”然后他站起来,对那护士说:“你可以休息了。”
小护士看看我。再看看君临鹤。带着一丝怀疑出去了。
“坐下。”君临鹤关门的时候带出这句话,我立刻乖乖坐下。
君临鹤走到我面前。一身白大褂让他看上去是那么玉树临风。
他盯着我看了许久,看得我冒出了冷汗。然后。他才坐回原位,我大大松了口气。
“最近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他开始问,我摇头:“没有。”
“有没有失眠。”
“没有。”
“有没有出现幻觉。”
“没有。”
“有没有出现幻听。”
“也没有。”
“这是几?”他竖起一根手指。
“你叫什么?”
“你不是知道?”
他抬眼,脸色阴沉,我立刻回答:“舒清雅。”
“我是谁。”
“君临鹤。”
“很好,看来你精神状态正常,接下去我会让人陪你做一些身体的检查。”他扔给我一个简易的文件夹,我知道,这是体检单,打开一看,看到检查肛门的项目,了。
其实普通身体检查,这很正常,但是在君临鹤地地头,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你看,除了验血,还要验大便,我得培养一下便便的情绪。
帝王爱
  小时後,在山里跑,常常有一顿没有顿,
  大了些,跟着家村里的人,到城里,城里的人,其实很好,
  可是当时我不懂,只觉得为什麽给次给我的食物,
  都刚刚好让我半饱一顿?!
  有天,有个提着菜篮的老爷爷跌倒,
  地上滚着萝卜,青菜,还有好几个大馒头,
  我走过去,原本想捡馒头,
  可刚好看到那老爷爷的膝盖破了流血一片,
  我..我走过去扶起那老爷爷..
  ----回忆录----
  路上,
  我一手抱着沉重的菜篮(破了咩),
  一手掺着那老爷爷..
  他问[你叫什麽名字?!]
  [没有..]
  [打哪来的?!]
  [山里]
  [识不识字?!]
  [不知道]
  老爷爷微微叹口气,[家里还有人吗?!]
  [没有]
  那位老爷爷是宫里采办的公公,
  要我先扶着他,回到小厢房上药,
  从小门里,进了我从来都很好奇的高墙里,
  从此,我的人生,如被残刀划过的纸,
  再也拼不齐..
  老爷爷送我去净身,挨过一阵子的不舒服,
  就好了;
  高墙里许多跟我年龄相妨的男孩,三餐吃的饱,
  晚上十几个男孩,都睡在一个偏僻的大通?,
  有几次,我听到奇怪的呜咽,想爬起来看个究竟,
  睡在我旁边的另一个大孩子,总会轻拍我的肩膀,要我别多事,
  等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
  直到有一晚,大家耳语相传,一个男孩没有回房,
  待隔天起来,就听说,他昨晚跳进荷塘自尽了..
  那是个长相秀丽的男孩..
  因为我们这院子里的,都还是新来的,
  一些小杂事,十来个男孩轮流派着,
  总有闲下来的时候,老爷爷会来看看我,
  告诉我一些简单的道理,在地上写几个字教我..
  久而久之,我也看的懂几个字..
  那次外国的智者来,管事的公公看我们几个伶俐,
  调了我们房里的几个男孩去皇宫里的凉亭,
  路上不断嘱咐,要多个心眼,要注意主子的眼色..
  那天我恭谨的站在花丛旁,
  等着宫里姊姊(皇宫里有些宫女,喜欢我们叫她们姊姊)的差遣,
  才听到环佩叮当,就听见旁边的人喊着[拜见护国夫人]
  我还没有来的及抬头,也跟着跪了下去..
  我悄悄抬头,远远的看见凉亭里人影晃动..
  不久,那天那管事的公公找我去,说我乖巧懂事,
  要我去塞妃的苑里听管事的姊姊调派;
  在管事公公的带领下,我到了塞妃的院子,
  林子里,隐约有几个人影;
  我被一丛金色吸引,第一次看到像金子一般,
  闪烁的金色头发,我愣住了..
  管事的公公拉着我往小院走,一边小声的叮咛
  [塞妃喜静,尤其是当她在那相思林里的时候..]
  相思林,成了我必经之路,虽然里面有着数不尽的小道羊肠,
  但我仍然期盼,那天端汤送菜,能再看到那一抹金黄..
  这阵子,有时我仍然会回以前的住的院子去看看,
  逐渐减少的男孩,有的被派入不同的殿,不同的苑,
  有的则被弱肉强食淘汰,就像我以前在山里看到的野兽们一样,
  只不过,小兽死的时候,还会凄声哀嚎,
  在这里,一切的发生,就跟季节的转换一样自然,
  没有人会在意,没有人会追究,
  甚至,恐怕都没有人记得这些曾经.
  有次,轮我放假,想着要去找爷爷,路过假山,就要到门口,
  突然有个女人把我拉入假山後面,恶狠狠的喊着打劫..
  我抬头一看,身子骨开始哆嗦[护..护国夫..夫人?!]
  那清秀美人的小脸皱着,装弄着凶相,我怕的是护国夫人的身分,
  而不是那半调子装强盗的脸...[是是是]
  掏出身上一些?下的碎银子,没想到护国夫人抢了我手上的钱,
  竟然又吼着[劫色啦!不过你既然有钱,那就顺便劫个财。]
  我脸色苍白,不要,我不要像那些一个个消失的男孩一样
  [夫,夫人,奴才不能服侍夫人呐]
  [说什么废话!快脱!]护国夫人吼的更大声,我马上脱下外袍,中衣,
  忍着眼框里的眼泪,突然想起老爷爷..
  突然,护国夫人低吼[可以了,滚滚滚]我一听,眨眨眼睛,
  [夫人,奴才真的可以走了?]
  护国夫人微叹口气[对,留下衣服,滚!]
  [是!]我不用死了..我快速的跑出宫门..
  等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奔跑到市集,回头看着远远的飞檐高墙,
  想起几年前,扶着老爷爷跨入那门槛的时候,
  老爷爷小声的说[这墙里,都是可怜的娃]
  当时,我还想着,吃的饱,穿的暖,有什麽好可怜的?!
  今天被护国夫人抢了衣服,抢了银子,我想着,
  原来人模人样的主子,其实,跟山上的强盗一样,都是渣..
  等我回到宫里,管事的公公说,皇上召见书房,
  我战战兢兢的去了,一进房,就跪下了,
  心想皇上不会发现了我今天被护国夫人打劫一事吧?!
  我在书房里跪了很久,以为皇上走了,一抬头,
  看到一双半掩的眼睛,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想起苑里灿灿金发,皇宫里,都是美人..
  皇上没有说话,抛了几颗金珠子给我,[下去]
  等我回到苑里的住处,紧握的手心满是汗,
  金珠子,可以买很多好吃的,还可以送些小玩艺给老爷爷...
  隔天,我跟其他几位公公商量,
  轮假排一起,这样我就不用自己过那假山出宫了.
  某天,我回了那大院子探望跟我一起住在大通?的男孩们,
  原本十多人,现在,剩下不到五个,剩下两个还睡在大通?,
  另外的两个,还有我,分别服侍皇宫里三位大主子..
  陪着皇后娘娘的叫’小三子’,陪着皇上的叫’小秋子’,另外一个,
  就是我,我还没有被赐名,管事的公公叫我’小旺子’..
  我们聊了一下午,晚缮前,大家散了,要回各自的伙房去提膳食,
  顺着小道,我才绕过假山,就听到有人小声的在说话...
  [哇!这里怎麽埋了这麽多银子?喔!我得小声点,
  别给别人听见,嘻嘻嘻,发财了..]
  我怀疑,可是想起之前,那金珠子握在手里的感觉很不错,
  也许这位姊姊需要我帮忙她挖...
  我头才探出,眼前一黑,就不知道...
  接着恍惚之间,听到皇上..皇上的声音..我突然醒来[嗯..]
  嘴突然被一只手捂住..
  我没有注意抬高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握成拳头,
  而是感到,身上坐了一个柔软温暖的..人....
  突然,想起之前被护国夫人打劫的经过..低眼看着身上,
  晚了....
  皇上与大人都看到了..
  看着坐在我身上那女人衣衫不整,长发批散,我用力一推那女人,
  爬着跪在皇上的脚边[皇上明鉴,皇上明鉴,是她将奴才打晕,企图不轨。
  奴才刚刚醒来。什么都不知道,皇上请相信奴才。奴才真地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走吧!]皇上大赦一下,[谢皇上,谢皇上]我马上连滚带爬的跑走..
  等我跑到苑里的膳房,房里的姊姊看我衣衫不整,又一副慌乱的样子,
  安慰我,说晚膳,刚刚先差了小乐子去了.(小乐子是另外一位小太监)
  晚了些,管事的公公又过来找我,说皇上要在御书房见我..
  这次,我心底比较稳当些,跟着管事公公的背後,还想着,
  会不会等会又有金珠子拿?
  等我进了书房,才正要跪下,就听皇上说[免了]
  我心中忐忑,低着头,
  皇上离坐,绕着我走了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