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9部分

件事,还是三个问题]看着她低头思考,我心情突然好了,她,回来了,
  不是一缕触摸不到的幽魂,我伸手,就可以抱住她...
  [怎麽?!问题太多了?!]突然又有了逗弄她的心情...
  [远尘的妹妹在哪里?!
  没想到她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关心远尘的妹妹?!
  难道,她也知道远尘有问题?!
  她,到底是谁?!我想起风清雅的任务,
  我必须查出她对风家是否有威胁...
  [东莱]
  她问了第二个问题[远尘是否在挖地道?!]
  我又怒了,手指抚过嘴唇,怎会有咬她一口的冲动?!
  [没想到第二个问题,还是为了轩辕逸飞?!]
  [你知道,为何不汇报?!]她反问我..
  在我面前玩深沉?!爱玩,就陪你玩[你认识我?!]
  看她否认,我怒气达到顶点,深深吸口气,后弦拖不了太久,
  [你还有一个问题]
  [你为什麽会受伤]..
  从18岁那年,当上的影宫的宫主,对於情绪,已经不需要控制,
  所有显露在外的,都是用来影响敌我双方的判断..
  从来没有这麽直接感受到情绪的冲击,
  一阵狂喜,在她语落的那瞬间,淹没了我..
  运气,压下因为心绪不宁,引发尚未痊?的内伤;
  原来,原来你,记得我...去它的任务!
  心底只有一个声音,不断反覆着,我要逮到你,带走你...
  看着她吼出她爱的轩辕逸飞,我不满,抓住她的胳膊[因为你是他的弱点]
  她眼里闪过那丝受伤的情绪,
  看到她因为轩辕逸飞叫我?,而露出受到伤害的神情,我笑了[飞,好久不见]
  是很久了,久到我寻找的猎物,竟然掉到你的罗网里..
  [飞,你抢我的东西,是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我得意的坏笑,看着轩辕逸飞错愕的脸,他当然不知情,
  可是,我要她,就算失去了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也要她..
  我卡住她的脖子,看到惊慌的轩辕逸飞,突然惊觉,我是在做什麽?!
  风清雅仍然在等我回覆任务,影宫还是要回去,而我,
  怎麽会在这跟着皇帝争一个女人?!
  [哼!]我颓然松开手,走向轩辕逸飞[飞,你我一直都没有弱点,而今,
  你有了,你确定你这个位置还能坐得稳?风雪音,玄明玉,他们都是聪明人,
  他们迟早会现你这个弱点,我不想看见你死在别人手上。]
  [你叫后弦调我离开,看来你就是那个吸了舒儿内力的人。
  你费那麽大周折要带舒儿走,莫不是想以身相许?]
  听到轩辕逸飞唤她舒儿..
  舒..清雅...我握紧拳头,现下我内伤未?,你..等着!
  [舒儿!很好!真地很好!女人,你最後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
  我是?了一个没良心的女人受的伤。
  飞,这世上寡情薄幸的女人很多,希望你的舒儿不是其中一个!
  后弦!我们走!]
  咬牙念出舒儿那两个字,转身就走..
  之後,我回到影宫,把消息一一滤过,
  回到护国府,跟风清雅汇报,但我才提起路人甲,
  风清雅竟然说她已经猜到了,要我盯着她,不要有其他的动作...
  接下来,我利用护国府里的南宫秋?的身分,
  紧紧的盯着那’舒儿’..
  看她不顾我的叮咛,竟然去接近一身是毒,笛声引蛇虫的离歌,
  用风清雅的名义,把她带到远尘的竹林中;
  我一次又一次的吻着她,
  她说我是疯子,是的,[我是疯,为你而疯]
  现在我手上有了玲珑宝监,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找到重生的你..
  风家,就留给她们去自相残杀..我会易容,有武功,
  可以躲的天高地远..
  我把舌伸进她的嘴里,用舌尖,细舔着每颗小牙,品?她的甜美,
  吸允着我日夜想念的滋味..
  她热情的回应,是不是心防打开的允许?!
  我热情但是小心的吻着她的肩颈,吻着她的手心,
  吻着她所有,愿意让我,让我亲吻的身体,留下斑斑的印记..
  她推开我,因为轩辕逸飞,呵..
  这阵子,我随着她在护国里逛,每天送她离开,回去那皇宫,
  一想到她是回去陪伴轩辕逸飞,我心底就有把火,而那把火,
  逐日渐旺,烧去了我所有的理智与情感,只剩下对她的渴望...
  我带她回到房里,让龙皇守着,转去厨房拿了些她爱吃的菜,
  可惜珊珊不在了呵...
  看着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还能皱着眉,问我为什麽不喜欢别的女人,呵...
  难道要我直白的解释,女人对我就像茶一样,我喜欢变化,可是不甚讲究..
  我伸手戳戳她的脸[她们都不及你有趣..]
  其实,在你之前,我从来都没有为谁心动过..
  [我之前怎麽对你,今後还会怎麽对你,并且会更好,你是独一无二的。]
  她生气了[是!我能重生,你那些女人不能!]好有趣..
  我装足神气的样子[那倒是,她们七个都不及一个。]
  看她气的眉角直抽,心情,好久好久,没有这麽好了!!
  [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正在调情的时刻,她小鸟依人的在我怀里,
  问出这句让我无比震惊,呆滞良久的话...
  唉..可是,我发现自己,真的喜爱这样的她,
  看她摘下耳上轩辕逸飞的印记,换上了我的夜,嘿嘿,
  我要轩辕逸飞逐渐消失在我们之间!
  聊起今天下午,心中有些不安,但从舒儿的描述中,听不出不妥当的地方..
  提起往事,舒儿听我解释离歌入府的过程,眼中又露出对我的防备..
  我神情转为凝重[我不想瞒你,无论是我还是飞,我们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我不想让你活在自己的幻想中,认?我和飞,都是善良的圣人,我们不是]
  我顿了顿,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们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你,以?这是我们愿意的吗!]
  那些死在我手上,是否,有曾经的舒儿?!我的手微微颤抖,不敢再深想..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深深吸一口气[所以,我才会和飞成?了朋友,
  我们有着类似的经历,亲眼看着身边的亲人在杀戮中死去,到处,到处都是鲜血]
  舒儿宽慰着[我知道..没事了..]
  [最後,只有你一个人,这种孤独和恐惧,如同置身地狱]
  舒儿拥着我,我闻着好闻的味道,逐渐回复平静..
  [呵..]我忍不住微笑,[或许,这就是我和他都会爱上你地原因,我们,太相似了;
  除了他,无论你喜欢上谁,我都会把你抢过来..]
  第一次,舒儿愿意和我一起平静的谈话聊天
  晚风吹拂,带进了一屋子夜来香的芬芳,我走过去搂着她
  [舒儿,我的舒儿,我的宝贝,请..不要舍弃我..]
  虽然恋眷着舒儿温暖舒适的怀抱;
  但讲到宝贝,就想起之前拿到手的宝贝..
  拿出玲珑宝监抛给她看,舒儿眼中闪过不屑,她,看懂了?!
  心情愉悦的离开护国府,绕过皇宫里的御书房,在舒儿的凝香院找到飞,
  看桌上布满一桌子菜,他正在与狐狸的大哥交代什麽,
  我心底得意的笑,拿出小刀,插着一张写好的纸条抛出..
  [舒儿今晚陪我吃饭,然後会成为我的女人..]
  哈哈哈哈...
  没想到,回到护国府,竟然只有龙皇守着空屋,
  我要龙皇去找,龙皇绕过风清雅的屋子,接着又绕到厨房,
  [喔!喔!]我看着洒满地的酒与碎缸..
  回到房中,屋子里,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我看着桌上的残羹杯碗,
  彷佛她还坐在那,一筷一筷慢慢夹着挑着,
  呵..刚刚我还在心中耻笑飞对着一桌菜应该无心下咽..
  上次是我热情的逞罚,吓跑了舒儿,
  为什麽,为什麽我今天的温柔,依然留不住她?!
  走到窗前,安静的夜里,是彼此起伏的虫鸣,
  突然,一向自信满满,总觉得能把握命运的我,心中一片空白,
  命是什麽?!命运又是什麽?!听老一辈的提过,苍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老天真的不仁吗?!那为什麽我能又一次遇见了舒儿?!
  隔天晚上,我又跑去凝香院,原本是看看舒儿是否回去找他,
  这次,我看见飞一个人,拿卷上下颠倒的卷子正在阅读..
  我扯起笑[想念她吗?!]飞满脸怒火妒意,竟然抄起桌上的砚台,朝我抛过来,
  我也怒了,明明就是我最早遇到舒儿,凭什麽让给你?!
  我俩在凝香院大打出手,最後仍然两败俱伤收场..
  再次回到护国府的屋里,我叹气,怎麽遇上她,我傻事总是做了一件又一件?!
  风雪音夺宫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应该要保留体力,才能应付突发的危险..
  接下来两三天,我表面上配合风家,私下调派了一些影宫的人,届时,宫里就让飞自己料理,
  我准备带人去地道看,内斗是一回事,怎样也不能让外人入主这大唐的王朝...
  风雪音生辰,皇宫里贺宴的宾客如云,老臣新官各自带着家眷,一一上前奉礼,
  我远远看到一尊佛像里,跳出了两个刺客,下面的舞娘,也翻身而上..
  轩辕逸飞与风雪音并坐在座上,俩人俱是一脸平静,看着乱成一锅的皇宴会场,
  我扯扯嘴角,再乱些更好..
  拿出特制的哨子轻吹,一个影宫的探子飞身上报[客栈的那条有声响]
  我动身往那个方向,那时,不知道,就在这样一个朝廷动荡,反臣为乱的夜晚,
  我的舒儿,真的成了我的舒儿....
  在那明亮的甬道里,我躲在暗处,看到舒儿射出飞刀,竟然弹中了那副将的那里..
  暗自好笑,珊珊与冷月瑶,一左一右护在舒儿的身旁,
  看到了银色轻甲的远尘听到妹妹的消息,那失态的模样...
  然後,看到那副将一刀砍向舒儿,而远尘,竟然用自己的身体去挡?!
  这渣!
  我拔剑,插入那郭将军致命的重点,看我多仁慈,
  一剑就送你上了西天,拔出地煞,随意甩掉血珠,
  却愕然发现舒儿惊讶害怕的眼,一边後退着..
  她,还是看到了?!呵....心底有丝痛楚?为什麽?!
  我本来就是风家用来杀人的影子..为什麽?!为什麽?!
  我愤怒,忘了现在正带人在执行任务,我不愿意因此失去舒儿..
  扯过抖着的舒儿[原来,你在这儿]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因为重逢,而..微微颤抖..
  [好了,别看了]她都怕成这样,还好奇这些杀人的事?![杀!]
  舒儿竟然推开了我,拿出那把我送给风清雅的短笛,瞬间射出短刺,抵着我的胸口..
  我着急的想解释清楚,可是舒儿不看我,她要珊珊与冷月瑶先把远尘带走..
  也好,我原意也是这般,可是需要足够的?体来上报风家,计划只好变更..
  我抱起舒儿,怎麽轻了些?!看着她揪成一团的眉眼,我忍不住吻上,可是她竟然哭了...
  [别怕我..]我一叹..[我是来救远尘的]
  她抬起泪光盈盈的眼睛看着我..我继续解释.
  [救远尘飞是无法出面地,而风雪音又准备在远尘夺宫时暗杀飞,所以,飞还要顾及风雪音那边;
  我们影宫听命於风家,风家当初也参与了陷害远尘一家,所以,?了风家地利益,远尘必除,
  谁叫他不安安分分呆在护国府;但是,我是飞的朋友,所以在诛杀远尘的时候,我会留情]
  第一次需要解释我部署的行动,好奇怪...
  我还在想着这次要怎麽样才能把她留在身旁,舒儿一把拉住我的长发,趁我低下头的瞬间,
  用力而热情吻上了我的嘴...
  嗯,忍住,忍住,虽然差点就忍不住,在听到脚步声的同时,再次抱起舒儿,同时宣告[今晚,你是我的]
  把她带到远尘的屋里,我的屋子,那晚的残羹剩菜还在桌上..
  一晚,满满的爱恋缠绵,我把满腔的热情,尽数都给了我深爱的女人;
  她醒了,我知道她在看我..然後她温暖的指尖,抚上了我的唇,呵..
  我张嘴含入,舌尖轻舔着她的指尖...
  我要留住你,可是你为什麽总要离开我的身边?!恨恨一咬,她惊叫..
  [因为你没良心,又不长记性!]才看到她眼中冒出愤怒的火花,马上又熄灭了..
  看她因为痛楚,在我怀里缩成一团,原本温暖的身躯,一下子布满冷汗..
  我无措,这..这是怎麽一回事?!...一会,她缓过气,说要去找离歌...
  我知道,我就知道,早就警告这女人要远离那毒物!!
  抓过她,手抚上心脉,中毒了,还是我没有见过的毒...
  这个....不长记性又不听话的..女人!
  [你中毒为什麽不说?!]要是早些提起,早些知道,
  我或许能从影宫,从风家,甚至从飞那边拿些天材地宝..
  愤怒的看着呐呐不能成言的舒儿..我抓紧她的手臂,不是很善辩?!怎麽不辩了?!
  [还是你..不知道?!]我装出温柔的表情问..
  看着她低头[你..知道]我从来,从来没有这麽愤怒过[那你昨晚还....]
  我十指把过长发,烦躁不已,失去我一向谋定而後动的习惯..
  [呆着,我去拿解药]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不懂得照顾自己又没有良心的女人..
  转身推门而去..
  一路上,我不断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毒药嘛,谁没有中过个几次,
  有毒药,自然会有解药,舒儿不会有事的..
  踢开离歌的房门,[解药!]我怒喝,
  离歌被我的闯入惊醒,竟然马上恢复一贯的淡然,问我[你.是谁?!]
  [把飘飘身上那毒的解药给我]我紧握着地煞,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还没有拿到解药,
  就先把人砍了..
  [**就是**,只会四处勾搭男人]离歌鄙夷的笑着
  我顿时失控,杀气包裹了全身,
  在地煞那黑色的剑身快触及离歌,才慌然想起,
  我是来要小舒的解药!顿时转刺为划,
  在他的脖子上,轻割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地煞?你是谁?!]离歌问,舒儿闯进给了离歌一拳,呵,英姿焕发的一拳,
  可是她一怒一急,身体里的毒侵蚀的更快,她吐了口血,
  我心慌的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舒儿说不要杀他,让他活的生不如死,没想到要离开前,
  他招来毒蛇,我挥剑斩杀,手背上却仍沾了些毒液,腐蚀入骨,
  我身体一僵,不是为那蚀骨之痛,而是发现,怀里的小舒竟然全身渐冷的倚靠着我..
  我抱着她回到竹林,嘴里喃喃着我也记不清的话语,不知在安慰她,还是安慰我自己...
  好不容易找回来,好不容易得到她的陪伴,
  为什麽,她的生命,又一次在我手中溜走,失去..
  她无神的眼,不知想到什麽,竟露出满足的笑[带我去逸飞那..]
  嗯..我觉得从来没有这麽无助过,去飞那好,去那好,说不定,他会有解药...
  搂紧小舒,我踏着屋檐,光天化日之下,飞过高墙,直闯大殿,
  大殿里文武百官偕惊,顿时护卫士兵马上将我围起..
  我看着龙椅上震惊的飞,失去了一贯的冷淡,紧紧的看着我怀里一动也不动的小舒,
  他放在椅上的手,竟然抓碎了那金楠木雕的龙座扶手..
  [退朝]他颤抖的下旨,看我[跟我走]起身就往後院走..
  我完全失了主意,抱着舒儿,跟着穿着正式龙袍的飞,在皇宫里绕着,
  回到凝香院,他手按了一张椅子的暗格,一珠小丸,从龙眼中滚出,落在他手上,
  他递过来[快喂她吞下]
  我伸手拿着珠子,手直抖,飞走过来接过去,板开了舒儿溢着血的嘴,
  张口就度了下去..
  [为什麽是我?!为什麽是我?!]我迷惘的看着飞...
  飞指着床,要我先把小舒放下,倒了杯茶给我,强迫我喝下,
  要我解释,小舒怎麽会变成这样?!
  我迅速恢复镇定,在飞之前,怎麽能落了下风?!
  直接忽视了我刚刚那杯洒了满桌的茶水..
  [是离歌,他说此毒无解,可是,你刚刚给舒儿吃的是解毒的吧?!]
  我满怀希望..
  退下皇袍的飞垂着眉眼[不是,是续命的丹丸]
  我们听到床上传来咳声,舒儿满嘴血,
  那刺目的红,混着披散的黑发,在雪白的床上,竟然有种怆然的美..
  我突然跳起来,抱紧舒儿,大吼[不要!不要再走了,不要舍弃我..]
  飞一把抢过舒儿,推开我[你抱的太紧了,她会痛..]
  温柔的擦去她嘴上脸上的血渍,
  在失去血色的红唇上吻下[带你去那花园,你一定会喜欢..]
  飞抱着舒儿,走了..
  我滑坐在床沿,缓缓抚过那些斑斑血渍,
  离歌,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还..
  扯下一段布条,随意缠上受伤的手,在那缤纷灿烂的花圃,找到飞与舒儿...
  [舒儿..舒儿..]我看到飞握着舒儿的手,温柔的低喊...
  我走过去,跪在她的身畔,握住舒儿的另一只手...
  她缓缓张开眼睛,笑容还是那麽单纯美丽[这次..是真的..不能重生了..]
  [离歌..]飞不知怎地,竟然大怒,起身就要去找离歌,
  我扯住他[飞,我们现在应该陪着舒儿...]
  我轻轻的拉起了舒儿的手,贴在我的脸颊,感受她逐渐失温的冰冷,看着失神散涣的眼睛..
  再一次,体会失去亲人的地狱,呵,好残酷的命运.原本,我以为找到了让我栖息的天堂,没想到..
  [逸飞,飞星在我怀里,能帮我戴在另一只耳朵上吗?!]
  我看到飞一僵,侧过头,竟然呕了一口血,他随意在肩上擦去,
  转回带着笑脸,看着小舒[好..]
  [我来..]飞该不会...昨天的夺宫,有内伤吧?!
  我轻轻的拔下了夜,注力於小巧的耳钉之上,快速的刺穿小舒的耳垂..
  小舒眉头轻皱,飞竟然一脸紧张[?..轻点..]声音里竟然有了哽咽..
  [好了,舒儿,我们会永远陪着你..]我执起她冰凉的手,落下一吻...
  飞轻轻捧住舒儿的脸[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太自私了...逼地你那麽痛苦...]
  看着晶莹的水滴落在舒儿的脸上,手上[我该放手的,该放手的...]
  伤心吗?!我也是..我想抬头看着晴天,可是又不忍错失最後一眼,我忽略脸旁滑下两行温热..
  [是我太贪心了……呵……可是,我真的很爱你们……]
  舒儿说的断断续续,我很想叫她别说了..可是却只能安静的紧握着她的手..
  [可惜啊...你们不是普通人..不然就能都娶回家啦..呵呵...]
  我看着飞,是啊,我们都不是普通人,飞有着帝王的身分,而我,则是风家的剑..
  看着舒儿缓缓闭上的眼,还有眼角的泪水..
  [舒儿...]我低声唤着,请..再多陪我一会..
  舒儿喃喃的语声渐低[一三五是?...二四六是飞...呵..那星期天..星期天是谁..]逐渐不可闻..
  几天後,轩辕逸飞便?原?护国夫人二夫的远尘,也就是轩辕掣翻了案,归还家产和封号,
  远尘以定安王爷的身份搬出护国府,结束了那段屈辱的日子..
  陷害轩辕掣的一干人等被处斩,这其中,便有风家之人,风家在朝廷的势力,在青州案之後,再一次被削弱...
  而我,继续回到护国府里,尽职的当着傀儡,偶尔,
  路过远尘,呵,定安王爷的竹林,
  进去坐一下,听着沙沙竹涛,想着在这里,
  那夜的缠绵悱恻,曾经的温存,还有..那无双风华的..舒儿..
  
杂记 (大傻正传)
  重阳,我们一家子打算照习俗,
  插把茱萸,爬上小山头,喝两三杯菊花酒,
  应应九九重阳,夏秋转换的节气..
  (序)欢唱
  等大夥都上了车,我拎着千慕雪前两天送来的新书,
  珊珊来迟,依依不舍的告别我舒适的躺椅ㄚ...
  那封面的画风,有点改变了,以往都是细致描绘的背景,
  现下换成了泼墨的黑白..
  难得秋高气爽,而今天的晴空,又飘着几片云,真是再好也不过!!
  上山的路,蜿蜒缓慢,我无聊的躺在临鹤的腿上,
  临鹤拿着混着糖烤过松子,一颗一颗的喂我吃..
  小离在一旁笑看着,时不时的轻抿一小口菊花酒..
  我突然听到前一辆车上传来低哑的歌声,
  怎麽听着像是那’胡子大叔’的声音?!
  这ㄚ,每次看我,就拿种看小辈的眼神,
  当我跟着园子里的俾女,叫他胡子大叔,他也没有反驳,
  明明影宫送回的资料上,才28岁!
  ㄚ的,就占我便宜!!
  每次野营,烤好的鸭腿鸡腿猪腿,
  都让我先送上一份给他!这渣!
  没一会,听到拍手声..那低哑的声音在一旁指点着,
  貌似,是他在教后弦..呵!!后弦..会唱歌?!
  ...
  小离听到陌生的曲调,忍不住探出头,
  不一会,纵身一跳,跃上了前一辆马车..
  ...
  不会吧?!这样就被那胡子大叔给收买了?!
  临鹤看我用力咬着松子,笑容浮上他秀美俊朗的脸..
  小离突然出现在马车的窗口,问临鹤[有没有带琴?!]
  临鹤[嗯..在珊珊的车上]
  小离倏然消失在窗口,这几年下来,只有我一个人,
  疏忽了’强者至尊,武功至上’的信仰呵...
  貌似太依赖他们了..
  没一会,出现了铮铮琴声,可是,怎麽听起来怎麽耳熟?!
  ..
  低哑的嗓音,唱出曲调轻松,可是让我心抽紧的歌曲...
  Wellyoudonedonemeandyoubetifeltit
  Itriedtobechillbutyou’resohotthatimelted
  Ifellrightthroughthecracks
  Andi’mtryingtogetback
  Beforethecooldonerunout
  I’llbegivingitmybestest
  Nothin’sgoingtostopmebutdevineintervention
  Ireckonitsagainmyturntowinsomeorlearnsome
  ...
  这..明明是英文,是英文歌曲,JasonMarz的I’myours
  ...
  临鹤停止拿起松子的动作,因为我紧抿着嘴,满脸不豫,
  临鹤担心[小舒,你...]
  我专心一致的听着窗外传来的歌声,
  那随着蜿蜒的山路,飘荡在山谷中的欢快歌声,
  Iwon’thesitatenomore
  Nomoreitcannotwaiti’msure
  Theresnoneedto**plicate
  Ourtimeisshort
  Itcannotwait,i’myours...
  ..
  轻快的节奏,小离的笛声加入,后弦打着拍子,
  接着是古琴,假装着,尝试拨出着吉他的节奏...
  我突然迷茫了,这胡子大叔,是谁?!
  如果他也是穿越过来的,在发现之後,我们要如何?!
  讨论着怎麽样寻找回家的路?!还是....
  ..
  突然,我听到另外一个声音加入,生涩的,温柔的,却是我熟悉的,
  是小飞...
  Wellopenupyourmindandseelikeme
  Openupyourplansanddamnyou’refree
  Lookintoyourheartandyou’llfindlovelovelove
  Listentothemusicofthemomentmaybesingwithme
  Ahlapeacefulmelody
  Itsyourgodforsakenrighttobelovedlovelovedlovelove
  等马车一停,我迫不及待跳起,奔出马车,
  完全没有留意风景,没有留意几双眼睛,随着我移动..
  跑到前面的马车旁,没看到胡子大叔
  我找上后弦,我不顾后弦斜挑的眉角,
  大声问[那...那个大胡子咧?!]
  后弦指着我身後[那边....]
  大胡子正在另一辆马车,卸下车上的点心饮料...
  我跑过去,一把拉住大胡子的衣襟[这曲子哪学来的?!]
  胡子大叔黑白分明,闪烁着星星一样光芒的眼睛直直得看着我...
  [舒夫人...你..听的懂?!]
  ..
  我突然发现自己做了傻事,
  一时,家里那八个男人,还有六个半大不小的小鬼,
  就贴在我身旁,准备看好戏....
  ..
  我松开手,一时无措,胡子大叔星辰般的眼睛深邃,
  [我,在这次追杀那些小鱼虾的时候,遇上了一个....]
  胡子大叔顿了顿,我身旁的几人收起了隐隐的杀气,
  甚至有的露出好奇的表情...
  [遇上了一个有着绿色眼睛的女孩...
  她,病的很严重,因为那药的关系;
  可是她那双绿色眼睛,依然清澈明亮,
  像夏日里的绿叶,收纳着阳光的温暖]
  胡子大叔又吨了吨,低沉略哑的嗓音继续描述
  [她用绿叶般的眼睛看着我,
  要求我学会她最喜欢的歌曲,她才能安心的离去.....]
  说完,转身继续忙他的..
  最後,我为了一个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一次傻逼...
  (大傻注:我可没说她最後病死了..
  她是被流剑砍死的..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突然,树下避雨看戏的小蕾自言自语[胡子爷爷死了,等一下谁赶车?!]
  这句话,让一条心的八人有了异心,
  虽然大家身上都沾了些泥巴,
  可是谁也不愿意坐在车上,在雨中赶车回家..
  八人下手开始留了余地...
  我冲开|岤道,接着胡子大叔被我暗算,旁边八个人补上几掌几剑,
  不过也才断了几根骨头,受了点内伤
  最後,在临鹤的金针止痛下,自然是他赶车...
  回到舒园後,我自然是在坦白前,要求要从宽处理,
  坦白後,在几位夫郎的要求下,开了一门课’第二语言之简易入门’
  其实,我很想叫这门课’第二语言之但米’
  可是,很怕这几个过目不忘,举一反三的天才,
  万一哪天发现那个’但米’的意思,那我可能会死的很难看...
  另,胡子大叔满脸青肿回到舒园,不知怎麽传,
  变成我们一行人在山上遇到劫匪,他为护主而受伤,
  地位在下人之间节节上升;
  就跟我老是拿石头去压的紫芙蓉一样,
  长大的速度,肉眼都看的见...
  再回园后几天,楚叫了胡子大叔到大厅准备大审,
  没想到胡子大叔还没有到,厅外跪了一地的仆妇婢奴,
  表示就算胡子大叔有过,他们也愿同受..
  噗..我喷...这些人是怎麽传的?!
  单就天下第一庄的背景,我们也不敢对他怎麽样,
  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他现在受了伤,
  还是很强,后弦表示,如果当时不是我暗地里给他那一下,
  八个人绕着他转,还不知道要转到何时...
  人多好办事,原来是以讹传讹...
  中文歌词:
  我深深感受你的出现带给我的惊异
  我想抱着平常心但你的如火热情令我溶化
  穿过缝隙我坠落我尝试回到原来的生活
  但在我热情冷却耗尽之前我要对这份热情付出我的全力
  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我所以别尝试用惯例说服我
  我猜这次轮到我了去赢得些什麽或是学些什麽
  但我将不再迟疑不再迟疑
  我不能再等待我属於你
  所以打开你的心像我一样期待这份爱情
  别固守着你原本的计画你将自由
  看进你的心底你将会找到爱情爱情
  倾听此刻的音乐人们在歌舞
  我们其实很相近
  爱与被爱是每个人的权利
  我花了太多的时间在镜子前测试自己的说话方式
  弯腰倾身我尝试着想看清楚些
  不过镜子却被我的呼吸雾化
  所以我画了个全新的脸开心地笑了
  我猜我想说的不过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原因
  摆脱掉自己的虚荣心让一切顺其自然
  这是我们该做的成为善的化身
  但我将不在迟疑不再迟疑
  我不能再等待我很肯定
  别让一切变复杂我们没有太多时间
  这是命中注定我将属於你
  所以打开你的心像我一样期待这份爱情
  别固守着你原本的计画你将自由
  看进你的心你会知道无边际的天空属於你
  所以请别再请别再
  再也没有需要去伪装
  因为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这将会是这就是命中注定
  我属於你
  末)开始
  话说大厅不能审,八个人拉着我,把胡子大叔挟持到小厅,
  我因为不爽他装大叔,占我便宜,我强烈要求先审
  小舒[胡子,每次我叫你大叔,你怎都认了?!]
  胡子大叔答辩[园子里大家都这麽叫,我当然认..]
  小舒气[明明你也没几岁,在辈份上占便宜很高兴咩]
  胡子大叔答辩[我怎知你会觉得我占你便宜?!园子里的大婶叫我胡子,
  我叫她大婶,这样我不就被她占了便宜去?!]
  小舒[....]
  秋?[不管你舌灿莲花,今天就给我滚出去]
  胡子大叔答辩[我签了十年的约,那个条约书上写着如雇方无法履行约期,
  罚款四千万倍...]
  厅内众人往楚看去...
  楚[...这条,是小蕾说要加的,说什麽要照顾弱小民族..]
  众人同翻白眼....
  飞看着楚[拿来]
  楚[..那签了十年的条约书,从山上回家那晚,就不见了...]
  临鹤修长的手指往屋外一指[舒园容不下你,你走..]
  胡子大叔答辩[我原本就住在马廊,不住园里,那告辞了]
  转身想走...
  后弦[慢!你欠我五百七十两,先还了再走..]
  胡子大叔转身,两手一摊[没钱,要命一条...]
  小离的手抓着一把粉状物,正打算洒出..
  小舒突然看见胡子大叔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烁生动,
  对着她大喊[媳妇儿,快来救我..]
  厅内众人一楞,小离手一抖,那把粉状物洒了些到地上....
  楚自动注解[...那条约书上写着,包吃包住还包娶媳妇..]
  ?气的妖孽般的脸都歪了[舒...你教的好女儿...]
  小舒[切!凭什麽每次小蕾做了坏事,都骂我,又不是我做的]
  **#$$%Y%&
  原本光天化日,堂堂正正,八堂会审胡子大叔,
  最後变成子女教育问题的深刻研讨会..
  经此一事,我发现,一皮天下无难事,用在大傻身上,真是再贴切也不过..
  忘了说,大傻这号,是我安的,他叫钱砂;
  明明以前当胡子大叔的时候,我们聊天都让我有种隽智的感觉,
  自从重阳登高回园之後,他整个格调,简直跟后弦同出一撤,
  除了赶车之外,高去高来,?有阵子,从影宫调了些人过来堵,
  可是不管怎麽样,他总是有办法摸到我独处的地方..
  家里八个,最後总算发现我对大傻没有兴趣,
  就乾脆放任他随风来去...
  (应该是无法管制,打又打不过,赶又赶不走)
  这,就是我与大傻的开始..
  
翰林
  我是在青州旁的一个小村子出生长大,
  爹爹有几亩地,有天,卖了田,带着大娘二娘,还有家里的孩子们,
  搬到一个大些的村子里去,他说村子里有私塾;
  私塾里的先生,之前,为了求功名,进了一趟京城,
  后来好象只有二进,又欠缺银两打点,所以没有官职,只好又回了村子;
  先生长的很斯文,长发束冠,一身整齐的灰衣,腰束着浅色的带子;
  这村里,大家都粗布粗衣的穿著,很少人像先生那么整齐...
  我们搬进这村子里没多久,就听说,又来了新的人家,一个女人,
  带着一个不会走路的男人,还有一个还在强褓中的孩子..
  村子里的人看虽然买了房子,可是一个妇道人家也修不了屋子,
  大伙聚着,一起去帮她修墙补瓦,等下了工,那女人会煮些好吃的,
  然后又拿出一些很香的酒请大家喝...
  爹爹也很喜欢,我那年十岁,还不懂得酒的美味,有回跟着去帮忙,
  之后浅尝了一口爹爹的酒,被酒中的辛辣,呛了一口,
  后来房子弄齐了,那女人说要在旁边搭个屋子,开间酒馆,
  村子里的男人一听,大家又聚在一起干活了好些日子,
  等到酒馆一开,热闹的很...
  但那女人说什么中午营业,晚饭前要关店?!..
  我不懂,爹爹喝酒多是晚上,怎么晚饭前就要关店了?!
  还有开个五天休两天?这边大家都是看老天吃饭,
  她如果天天都开,这样钱不是赚的比较快?
  我有天在私塾问先生,先生笑了笑,说[因为是人,所以要休息]
  那天先生教的是"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
  我们默了一遍又一遍,先生站在窗口,看着屋外的景致,很久没有说话...
  爹爹很中意那家名唤’舍得’酒家的酒,可是大娘二娘不喜欢爹爹经常去喝,
  爹爹想了想,叫了大哥过来,大哥已经二十有四,体格长的跟爹爹很像,
  高大魁武,两个人在桌子旁讲了一阵子,又要大娘过去,拿些银两,
  请村里的王婆去说说媒...
  我远远的看过那女人,虽然不丑不老,可是应该也不小了吧?!
  那小娃娃听说已经两岁多,整日带着那花不溜丢的山猫,
  在村子里跑来跑去,如果那女人嫁了大哥,
  那小娃娃就成了我的侄女,嗯,
  这样我也可以像弟弟一样,跟那山猫一起玩..
  有位君真人,每月都会过来村子里一趟,
  看看村头的张老头,他瘸的腿有没有好些,
  还有村尾的林大婶,那能预测风雨的痛风还有没有发作等...
  有天我问先生,为什么大家叫那戴着帷帽的人君真人,
  先生笑笑[因为他,在凡尘里]
  我不懂,我问先生,为什么在凡尘里,就要称呼他真人?!
  先生摸摸我的头,答[因为,他还未成仙啊..]
  那天,先生教的是"惮心朗照千江月,真性清涵万里天"
  我回家的路上,想着成仙好,听说仙人法术一变,
  那个食物就上桌,要是我成仙,我先把家里的米缸填满,
  再看看能不能变出些元宝犁牛来...
  年刚过,下了一场小雪,
  上私塾的时候,先生考我们,背出应景的诗句或是对句..
  ’雨过兴来临竹圃,雪晴淡墨点梅花’小虎子大声背
  先生点点头
  我才准备站起,
  一群准备下田的孩子,路过窗外,嘻嘻哈哈的谈笑..
  私塾里几个孩子都羡慕的看着窗外轻快的身影,包括我..
  先生突然念[宝剑锋从磨碉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我们听懂了,有些惭愧,但我心底,有了一个心愿;
  哪天,我们是不是也都有机会,
  以笔为剑,不求骋驰官场,但愿为民做主,撑开一片青天...
  没多久,听说那女人捡了一个乞丐,我们几个在私塾里笑谈..
  先生一进门听到,大怒[哪个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因为有所求而不满,乞之,乃人之本性;而那...]
  先生顿了顿[那善人愿意收容乞丐,乃仁义,此乃人兽之别!]
  那天,我们抄写了一百次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那天回到家中,坐在桌上吃饭,碗筷相撞,铛铛之声不绝..
  大娘笑问[是不是在学堂做了坏事,被先生责罚..]
  我把私塾发生的事讲了一遍,桌上安静了一会,
  大家才沉静的开始吃饭...
  大娘问[要不要请王婆再去一趟?!]
  爹爹不知在想什么,大娘问了两次,才回神,答道[不用了..]
  没多久,那传出那乞丐在君真人的照顾之下,突然一表人才,
  不久之后,听说君真人想要常驻小村子里,大伙又一起出动去帮着盖屋子...
  我照样每天私塾去见夫子,夫子最近教治国论,
  很是枯燥乏味...今天,夫子看我们懒懒的样子,
  要我们抄写十次"思其艰以图其易,言有物而行有恒"
  夫子站在窗边,手指抚着系在腰旁的一个竹筒,
  那竹筒我认得,是那女人刚搬来小村没多久,
  有天大雨滂沱,她带着小娃娃,在私塾的屋檐下避雨,先生借了她一把伞,
  隔天放晴了,那女人带着伞,还有一小壶竹筒装的酒,
  说才来,家中还没有陶盆土罐,先就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