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相公好难追1烈女斗夫-第1部分

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元媛完全处于脑残状态,非常的痛苦(泣……)。
  只能说自己堕落得太厉害了,在开稿前一直玩电动,玩到没日没夜的,满脑子都在想电动的东西。
  直到自己觉醒了,想到还没动手写稿,只好乖乖地关掉游戏,打开文字档,准备开稿。
  可许是堕落太久了,看着稿子,完全挤不出半个字。
  极致的脑残状态,让元媛好想尖叫。
  文字档就这样空白了两天,在第三天有了一点动静,然后慢慢地一字一字敲着,每一句都以龟速进行,每一章的结束都花了以往两倍的时间,脑残状态非但没改善,反而愈来愈严重,让元媛写得好想哭。
  幸好,在最后三章时,脑残总算肯放过元媛,让元媛恢复原来的速度,一章一章地写着。
  完稿时,只有「感动」两个字可以形容。
  有了这次经验后,元媛也学乖了。
  玩电动可以,可是玩到没日没夜,每天都挂在电动上的经验实在太恐怖了,脑残到极点,写稿像在地狱里徘徊。
  这本书呢,是新的系列。新的系列,新的开始,也希望大家能一直支持元媛,多多捧场喔!
  那么下本书见了。掰!
艳阳高照。
  向小名高傲地扬着小脸,眉宇间透过一股英气,一身红色劲装将她衬得英姿焕发,一头长发束起,仅以雕着图纹的银环扣住,一身俊俏的模样儿活像个男儿郎。
  而她也确实不输给男人。
  不论学识或武艺,她没有一样输人,甚至连俊俏潇洒的模样都迷走了景阳城里众多姑娘的心儿,直叹她为何不是男人。
  而此刻,她正坐在一匹高大俊美的赤马身上,背上背着箭袋,上头放了好几只以白色羽翎为装饰的箭矢,手上的银弓在阳光下闪着冷冷银光。
  今天是景阳城一年一度的射箭大赛,为了这一天,景阳城的众多男儿皆摩拳擦掌地准备着,甚至还有人远从外地来参加。
  而得胜者除了能得到赏银一万两外,还能得到声名,这种一举两得的事,当然引起众人的兴趣。
  所以这个射箭大赛的传统早已流传好几年了,每一年举办时,景阳城都热闹滚滚。
  向小名是众多男人里唯一的女人,她从十四岁那年就开始参加这个比赛,精湛的箭术让人不敢小觑。
  而现在,冠军之位就在眼前了!
  扬翘起嘴角,向小名疼爱地抚着爱马火红的鬃毛,在它耳边轻声说道:「火焰,换咱们表现了。」
  火焰像是听懂了,高傲地狂嘶一声,踏步往前驰骋。
  向小名轻笑一声,无惧地站起身站在马背上,迅速抽出背后羽翎箭,一拉弓——
  咻咻数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每一箭皆射中千里外放置好的圆牌中心点,当射中最后一个圆牌时,向小名足尖轻点,让自己飞在半空中。
  黑眸一眯,迅速抽出箭,拉满弓,在风拂动吹落树叶时,瞄准那一瞬,迅速射出——
  羽翎箭快速地射穿几片叶子,分毫不差。
  「天呀……」
  「太棒了!」
  看到这精湛的箭术,一旁观看的人忍不住赞叹,大声鼓掌,迷她的姑娘也大声尖叫着,场面一时热闹至极。
  在鼓掌声中,向小名如羽絮般落下身子,坐到火焰身上,高傲地拾起脸,得意地笑了。
  她有自信,今年的冠军是她!
  就在此时,一抹玄黑身影跃出,拉满弓,一次射出数只箭。
  飞箭一出,瞬间向各个圆牌射出,穿过羽翎箭中间,将之一分为二,仍然正中红心。
  再一瞬,黑影将弓放到身后,踩着弓步往天空射出数箭,咻咻数声,数只鸟儿从空中掉落,却分毫未伤。
  「好!太好了!」
  看到这一幕,坐着的众人忍不住起身鼓掌,顿时掌声如雷,比向小名方才还轰动热闹。
  看到这一幕,向小名脸色全变了。
  又是他——端木宸!
  对众人的掌声微笑以对,端木宸抬起俊美的脸庞,俊朗洒脱的风采引人注目,一身的玄黑将硕长的身影衬出,俊逸的模样折服众人的心。
  在向小名的瞪视下,好看的薄唇扬得更高了。
  「大会宣布,今年的冠军仍然是端木宸,六连霸!」
  一听到裁判的话,向小名的脸更黑了。
  没错,六连霸,从她十四岁参加至今,没有一次赢得冠军,原因全在端木宸身上。
  他一出现,就抢了她所有风采,原以为这次稳赢了,她可以杀杀他的锐气,没想到……
  该死的又输了!
  「向姑娘,承让了。」端木宸潇洒地做个揖,胜不骄的风度更引得旁人的赞赏。
  「哪、里!」向小名咬牙吐出这两个字,明明心里气得快吐血,还是硬挤出一抹笑。
  可看到眼前那张得意的俊庞,她忍不住紧握着手里的银弓,努力告诉自己忍着,千万不要朝他射箭,不然她就失了风度了。
  对!要忍、要忍!
  「向姑娘,你的脸色好难看,发生什么事了?」可端木宸却不放过她,反而装出一脸担忧,明知故问。
  见他摆明就是故意的,脸上的表情恁般刺眼,激得向小名脑里的理智啪地一声断掉,再也忍不住了!
  拉起弓,她迅速射箭。「端木宸,你去死啦——」
 烈女斗夫1
  不想沉沦
  却莫名地深陷
  离不开你火热的怀抱……
  他娘的竟然没射死那个王八!
  向小名极粗鲁地在心里咒骂,帮火焰准备好水和食物后,重步走出马厩,边走心里边咒骂,全身都散发着闲人勿近的怒火。
  说到她和端木宸结下的梁子,八百年也说不完!
  想她震天镖局的大小姐,武艺惊人,剽悍的气势也惊人,从小就是个小霸王,无人敢惹她。
  偏偏,端木宸就是个例外。
  那个死王八正巧是扬远镖局的少主,去他的扬远镖局!那是她家震天镖局的死对头!
  想当年,整个景阳城只有她家的震天镖局,在她阿爹的经营下,声誉良好,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每天生意都接不完,一堆人来托镖。
  她阿爹多高兴呀!还在景阳城落地生根,娶了娘亲,而且娘亲还帮阿爹生了她和三个妹妹。
  可惜娘亲因为难产而过世,幸好她们还有梅姨——娘亲的双胞胎妹妹——一生未嫁,把她们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着。
  她们四姊妹的名字合着念,正好是——名、扬、四、海!
  这是阿爹的期望,希望震天镖局能名扬四海;而就在阿爹的期望快达成时,没事来个扬远镖局开在她家对面。
  他奶奶的王八蛋!摆明抢生意嘛!
  当时他们一家六口站在门口看着扬远镖局的门匾皱眉,而向小名就是在那时认识端木宸的。
  一个清秀斯文,看来就经不起打的软柿子。
  她嗤哼,她不屑,和阿爹一样,完全不把扬远镖局当一回事,两父女当作笑话似的哈哈笑着走回家门。
  没想到这就是错误的开始——向小名不甘愿地承认。
  让她们父女看不起的扬远镖局还真的做起来了,甚至抢了她家不少生意,短短几个月,声势就直逼阿爹经营数年的成果。
  阿爹气到快吐血,而她则直呼不可能。
  那个没用的软柿子竟然赢了她,拿下射箭大赛的冠军,这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看起来就弱不禁风呀!明明就长得她一拳就能打倒他的柔弱模样,她怎么可能输给他呢?!
  她不信邪,可事实就在眼前。好,算了,当作那是失误,不用去在意。
  没想到……他奶奶的!她会不会失误太多次了?
  连续六年的射箭冠军都被抢走,就连护镖送镖的速度她也输他,她不服气,还跟他比武……也输!
  整整六年,她没有一样赢他,想到就气人!
  想她向小名在景阳城风光了十四年,没事干嘛跑出个端木宸来抢她风头呀?真是!
  「王、八、蛋!」紧捏着拳,向小名气到好想杀人,偏偏刚才在会场的那一箭没射中他,让他闪了开去。
  可惜!「啊……」太可惜了啦!
  向小名气得大叫,脚一抬,就要用力踩烂花圃里的兰花……
  「阿姊!不要啊……」一名穿着鹅黄衣裳的姑娘迅速抱住她的腿,抬起小脸央求地看着她。「拜托!你要踩的话请去踩三姊的药草,不要踩我的花啦!」
  向小海泫然欲泣,好不可怜地瞅着向小名。
  那张清秀小脸,竟然长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样。
  「你敢踩烂我的药草,小心我废了你的脚。」向小四慢慢走来,一身的月白衣裳,清灵秀气,那张白净的小脸居然也长得跟向小名一模一样。
  「怎么?老大你又输给端木宸了呀!」同样是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不同的是向小扬穿着嫩绿色的衣裳。
  没错,她们家四个姊妹是四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眉宇间的气质不同,而向小名是属于恶霸的那一种。
  「闭嘴!不要给我提到那个名字!」一听到「端木宸」三个字她就火大!
  「果然,我赢了!」听到结果,向小扬笑咧了嘴,对着大厅大喊:「阿爹,老大又输了,你欠我一百两!」
  「什么?!」声若洪钟的声音从里头传出,迅速地,一个如熊般魁梧的大汉从大厅冲出来。
  「名儿,你又输啦?」向霸天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女儿,连连后退数步。
  不争气、不争气呀!怎么又输了呢?
  向小名深吸口气,偏偏那个「输」字实在太刺耳。「死老头,你给我闭嘴,不要再给我提到那个字,还有……」
  顿了顿,她对着自家老头很假地笑了。「我刚刚进大门时,看到梅姨往扬远镖局走去了,看样子是要跟端木家那老头泡茶聊天……」
  话未说完,只见向霸天迅速消失踪影,往对面冲去。
  很好!安静多了。向小名冷哼一声,转身朝自己住的院落走去。
  「大姊,你……」向小四开口。
  「闭嘴!」不让三妹把话说完,向小名转头恶狠狠地瞪她一眼。「我现在不要听见任何一句话。」
  反正一定没好话!
  「喔……好吧!」向小四一脸无辜,水眸儿掠过一丝狡黠。「阿雪已经把洗澡水弄好放在你房里了。」
  「知道啦!」觉得三妹的表情好像怪怪的,可向小名懒得理会,转身朝房里走去。
  一肚子不爽,洗澡去去霉气好了!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真是的,在外一肚子气,连在家里也不得安静……」
  向小名没好气地碎念着,粗鲁地踢开大门,再用后脚跟踢上,大步走进一旁的内室。
  她的房间不像一般姑娘家秀气,反而扑素得紧,墙上仅摆着一对弯刀当摆饰,就连梳妆台上也没有任何困脂水粉,仅有一面铜镜和一把月牙梳,还有几个雕着图纹的银环。
  解下头上的银环,长发立即流泄,她随意将圆环往桌上一丢,分毫不差地丢到其余银环之间。
  她讨厌绑那些复杂的花样,常把头发束起来了事,就连衣服也请人修改成好穿的劲装,整个装扮一点女孩儿样也没有。
  不过她无所谓,江湖儿女才懒得管那些有的没的,尤其身为震天镖局大小姐,她十二岁时就跟着阿爹一同接镖,跑遍大江南北,见的世面比那些闺房里的小姐还多。
  许是这样,即使二十岁了,也没人上门来提亲,倒是有一堆姑娘想嫁给她,只可惜她不是男人。
  不过她也不想嫁就是了,反正阿爹也没逼她嫁人,他们家现在的敌人只有对面的扬远镖局,只有那该死的端木宸!
  「王八蛋!看了就碍眼!」用力脱下身上的衣服,解下桃红肚兜,她用力拍了下水面。
  「这么想我呀!连沐浴时也对我念念不忘。」蓦然,一抹低沉的调笑从背后传出。
  吓!向小名吓了一跳,赶紧转身。
  「你、你、你……」端木宸?!他怎会在这?!
  端木宸勾着笑,深邃的黑眸上下欣赏着眼前的春光,也不点破她,迳自欣赏着姣美的身段。
  因为练武的关系,她的肌肤不属于雪白凝肤,反而如蜂蜜般,是淡淡的蜜色,可是触感却极好,如羊脂般,让人爱不释手。
  饱满的浑圆,上头的||乳|尖微颤,他清楚那含起来的甜美滋味,还有那修长的双腿,紧紧环住他的腰,让他尽情在湿热的花|岤里驰骋。
  「端木宸!你看够了没?」被他的眼神看得小脸潮红,向小名恼羞成怒地对他怒吼,赶紧抓住一件衣服遮住身子。
  「你怎会在我房里?还不快出去!」她气得跳脚,要不是现在不方便,她一定狠狠揍他一顿。
  「怎么?小四没告诉你,我在你房里等你吗?」无视她的愤怒,俊美脸庞仍然扬着笑,甚至还慢慢走向她。
  向小名愣了下,想到三妹那个诡异的笑容,该死!
  「向小四!我饶不了你!」她气得咒骂,端木家的人向来是向家的拒绝往来户,想也知端木宸是偷偷进来的,而向小四就是帮凶!
  「这么生气呀?敢情还在气我六连霸的事?」端木宸故意往她的痛处踩。
  果然,一听到六连霸,向小名就抓狂了!
  「端木宸,你最好给我住嘴!还有,给我站住!不要靠近我!」见他愈走愈近,向小名赶紧往后退。
  「有必要吗?反正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碰过、没摸过?」端木宸挑眉笑得轻佻。「别忘了,早在你十四岁时就被我吃干抹净了。」
  「你给我闭嘴!」提到十四岁,向小名就气得尖叫。那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失误!
  那天,她因为射箭大赛竟输给向来看不起的软柿子,气得跑到酒楼喝酒,偏偏端木宸竟也来到同一个酒楼。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她恨不得狠狠揍扁他,偏偏做人要有风度,不然人家会说她输不起,所以她只好忍住。
  没想到这死王八竟跑来跟她说话,也不征求她的同意就厚脸皮地跟她坐在同一桌,说要跟她来个不醉不归。
  哈!看他文文弱弱的,能喝酒吗?她摆明看不起他,就跟他拼了!
  没想到……她又输了,而且还输得特别惨!
  一醒来,她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不着片缕,身子还传来阵阵酸疼,瞧他一脸无辜的模样,她恨不得杀了他。
  这王八蛋!竟、竟然……就这样把她连皮带骨地吃掉了!
  她气到想杀人,偏偏只能屈服于他的威胁;要是事情闹大,被人知道她和他的关系,那她一定得嫁给他!
  他是无所谓啦!可是她想嫁他吗?
  当然不想!所以只能当作没这回事,她巴不得以后都不要再看到他,就算看到也要当作不认识。
  没想到,这下流胚脸皮恁般厚,常常半夜偷溜进她房间,趁她熟睡时摸上她的床、她的身子……
  然后,失误再次造成……连连失误了整整六年!
  「闭嘴!闭嘴!别跟我提到十四岁!」向小名气红脸,大声对端木宸吼着。
  「好吧!」端木宸耸肩,趁她不注意时,快速擒住她的身子。「我不说,我用做的!」
  他邪笑着扯掉她身上的衣服,毫不客气地用力攫住一只绵||乳|,用力揉捏挤压。
  「大半个月不见,想我吗?」咬着小巧的耳坠,他在她耳际轻声问道。
  前阵子他接了个镖,到了昨晚才回来,本想马上找她温存的,可想到隔天刚好是射箭大赛,他只好忍着,打算当天给她一个惊喜。
  果然,她一看到他马上变了脸色。
  呵!想也知这小妮子在想啥,准是想着没了他,冠军一定是她的,她稳操胜券,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他这个程咬金。
  「鬼才想你!放开!」咬着唇,向小名忍住欲出口的呻吟,想要使力推开他,可一被他碰触,身子马上就变得绵软无力。
  六年来,他比她还清楚她的身子,让她根本无法抵抗他。
  「真的要我放开?」端木宸低笑着,手指不安分地来到诱人的私|处,毫不意外地沾惹到一丝湿润。「明明已经湿了……」
  他的话让她的脸更红,羞怒地吼着:「要你管!快放开……」
  话未喊完,门外却传来轻敲。
  「小姐,你在和谁说话?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该死!是阿雪!
  向小名赶紧咬住唇,紧张地看着房门,更用力挣扎着。「快放开我!阿雪在门外。」她低吼着,眸子怒瞪着端木宸。
  「叫她走。」端木宸却不如她愿,手指一采,迅速探入花|岤,以粗砺的指腹磨蹭着敏嫩的花壁。
  「唔……」咬牙忍住呻吟,可向小名却不由自主地软了身子,敏感地感觉到他的手指正在花|岤里逗弄。
  「小姐?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喔!」迟迟听不到回应,阿雪有点迟疑,又问了一次。
  该死!不能进来!进来她就完了!
  向小名吓了一跳,赶紧稳住声音。「别进来,我在沐浴,待会要歇息了。」唔……该死的混蛋,他竟然又探进一根手指。
  向小名气得狠瞪他一眼,端木宸回以无辜眼神,两指迅速在花|岤里抽送,捣出更多花液。
  「唔……」她受不住地轻哼一声,又赶紧咬住下唇,若不是他支撑着她,她早软坐在地上了。
  「小姐?」感觉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阿雪有点犹豫。「我刚好像听到有男人的声音……」
  可是不可能呀!小姐房里怎会有男人?
  听着阿雪的话,端木宸无声地笑了,张嘴轻咬向小名滑腻的肩膀,大手解开腰带,让早已粗烫的热铁释放。
  不……
  明白他想干嘛,向小名赶紧摇头。
  「端木宸,你敢!」她低声警告,只是一看到那火热的硕大,想到被他进入时的快感,花壁居然开始微微紧缩悸动着。
  真是该死!
  「要试试吗?」他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不让她反抗,从后面用力捣进花|岤,进到最深处。
  「唔!」咬牙忍住尖喊,小手紧抓着浴桶边缘,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让他支撑着虚软的身子。
  「小姐?」没听到回应,阿雪又叫了声。
  深吸口气,向小名正要回答,端木宸却乘机来回缓慢抽送,摩挲着敏感的嫩肉,刺激着她。
  「不……」低吟一声,她求饶地看着他,谁知他却用力抓住一只饱满,随着进出的节奏一同玩弄她。
  这个王八蛋!向小名又气又难受,他动得好慢,折磨着她,让她也跟着难耐。
  可向他求救根本没有用,她只能自力救济。忍住快出口的呻吟,她赶紧开口:「笑……笑话!我房里怎会有男人,你少胡说,走开!别吵我休息!」
  唔……向小名甩着头,潮红着脸,快受不住端木宸的折磨,期待着阿雪赶快离开。
  「说的也是。」阿雪也觉得自己的话好笑,小姐房里怎会有男人呢?「那小姐你好好歇息,我晚点再过来。」
  「嗯……」听到阿雪离去的声音,向小名总算敢轻声呻吟。「快……快一点……」
  太慢的节奏,让她难受。
  端木宸轻声低笑,忍住想冲刺的欲望,汗水布满额际,可就是不轻易满足她。「求我,我就给你。」
  「唔……」向小名轻喘着,她的声音变软了,「求你啊……用力一点……我要你……嗯……」
  「那你要叫我什么?」舔着她的唇,他哑声问道。
  「宸……求你啊……」吐出粉舌,她和他的舌头交缠,早忘了怒火,此刻她只想要他。
  「乖名儿。」舌尖浪荡地和她纠缠,吮着她的甜美,他如她所愿地加快节奏,让粗长在嫩|岤里快速捣送。
  「嗯啊……」她娇吟着,水眸迷蒙,粉舌和他相互舔吮,纠缠出浪魅的银色丝线。
  热铁快速捣弄着甜美嫩|岤,享受着被紧紧包裹的快感,花液随着他的进出而不住流泄,从大腿淌流,弄湿了粗长,也捣出滋滋水声。
  「这种速度喜欢吗?」用力揉搓着||乳|肉,让饱满嫩肉挤出指缝,留下微红的指痕。
  「嗯……喜欢啊……」她轻吟着。他熟悉她身体的每一处,总是把她弄得欲仙欲死,双腿早已虚软,花|岤内开始不同频率的紧缩。
  察觉嫩|岤的悸动,他狎声笑了。「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说着,他更大幅度地抽送,发出啪啪声响。
  「唔啊……」他动得更快、更用力,每一个进入都撞击着最深处的花蕊,刺激着敏感的她,嫩壁收缩得更快,没一下子,更多的花液流泄,她也跟着逸出一声尖喊。
  他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更扳开她的腿,让自己进出得更舒畅用力,两人的嗳液弄湿了地面,流下滛秽的水渍。
  「啊!别……嗯……」大腿被他扳开成羞耻的姿势,她低头,看到他的硕大不停进出嫩|岤,撑开花瓣,捣出汁液。
  视觉的感官刺激着她,让嫩壁更紧缩,将他吸得更紧,这种快感刺激着两人一同发出呻吟。
  「真浪!把我吸得这么紧……」端木宸狎声低吟,进出得更快速,忍住快发泄的欲望,更用力地撞击嫩|岤。
  深深抽送个数十下,他才放松身子,让热铁前的小孔开启,喷洒出灼热的白液,混合着透明花液,流淌下蜜色肌肤……
清晨,天未亮。端木宸缓缓睁开眼,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人儿。
  她睡得很熟,眼下有着淡淡的阴影,羽睫还有着未干的泪痕,诱人的小嘴被他吻得微肿,蜜颊泛着一抹激|情后的绯红。
  勾起唇角,他欣赏着他留下的痕迹。
  手指轻抚着细嫩的脸颊,温柔又小心翼翼,怕吵醒她。
  「嗯……」向小名轻吟一声,像只猫咪似的,搂着他的腰,小脸轻蹭着他的胸膛,找到舒服的姿势,才又安睡。
  见她这可爱的模样,端木宸忍不住轻声笑了,思绪轻转着,想到初次见到她的那天——
  那天,他们初初搬到景阳城,住到向家对面。同样是镖局,他亲眼看到对面的敌意。而最显眼的,是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全睁着眼睛盯着他们家的门区。
  可虽然长得一模一样,第一眼引起他注意的却是向小名——穿着一身红色劲装,眉宇间漾着一抹英气,清秀小脸高傲地扬起,很不屑地看着他。
  明亮的模样像团火焰,轻易吸住他的目光,而那抹轻视从不隐藏,明显得让他想忽视都难。
  第一次被轻视,让他觉得有趣,也观察起她来。
  他在打听之下知道向小名在景阳城可有名了,从小就是个小霸王,路见不平就教训人,一身武艺无人敢惹,在城里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她每次碰到他都当作没看到,连招呼也不打,顶多用很轻视的眼神睨他一眼,完全不把他当回事。
  直到他赢了她,夺了射箭大赛的优胜,她才第一次以正眼看他,不可置信又不甘心似的。
  看见她那丰富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逗笑他了。
  这团火焰真的很有趣,个性火爆又直接,全然不懂得隐藏心绪,让他一眼就知她在想什么。
  但她喝醉时却又好可爱,教他忍不住吃了她,管他手段光不光明,这团火焰他可要定了!
  可是呀,她却没那么好驯服,总是违逆他。
  不过就是这样才有趣!若她像时下的女子般乖顺,可不会引起他的兴趣,这般独一无二的她,才能勾动他的心绪。
  「唔……你醒啦?」向小名睁开眼,睡意仍蒙胧,见端木宸直直瞧着她,她轻打个呵欠,一时还未清醒。
  「你可以再睡一下。」端木宸拉回思绪,轻抚着向小名的脸轻声说着,喜爱她未清醒的娇憨模样,只有这时,她才不会反抗他。
  「嗯……」向小名闭上眼,正打算照他的话做时,却又觉得不对,再次睁开眼瞪着他。
  她醒了!
  「你……你怎会在我床上?」她尖嚷,用力推开他,离他远远的。
  端木宸挑眉,也不生气,慵懒地说着:「你忘啦?从昨天下午我就一直待在这和你……」
  「停!」向小名赶紧打断端木宸,她想起来了,所有一切全恢复记忆,她昨天又和他厮磨了整夜,在他的逗弄下,她总无法自已,只能任他摆布。
  想到这,她不禁懊恼地呻吟一声。怎么这样?六年来不停重复上演,偏偏她就是抗拒不了他!
  「什么时候了?」一边懊恼,她一边不高兴地问他。
  「刚过五更。」端木宸撑着脸侧躺着,欣赏着向小名的模样。
  丝被被她抓着,护在胸前,可却护得不完全,露出滑腻的肩膀、细致的锁骨,还有一半的蜜色绵||乳|,那粉色||乳|尖跑了出来,诱惑他的视线。
  「什么?!」向小名迅速抬头看向屋外天色。「都已经过五更了,你还待在这干嘛?还不快滚……」
  话说到一半,却见他邪佞的视线放在自己胸前,她一愣,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全是青紫吻痕,而且半边绵||乳|跑了出来……
  「该死!」向小名红了脸,赶紧将自己包得紧紧的。「看屁!快滚啦你!要是被看到……啊!」
  不让她把话说完,端木宸迅速压倒她,薄唇擒住她的,大手一扯,将隔在两人之间的薄被扯掉,肌肤贴着肌肤,胸膛摩擦饱满的椒||乳|。
  「别……嗯……」她抗议,可||乳|尖却和他的||乳|头相磨,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哼。
  而他却在此时用力扳过她的腿,让她的腿大张弯曲,形成浪荡羞耻的姿势,柔软微肿的花|岤大肆展现在他眼前。
  「不要……」明白他想干嘛,小手推拒着,不想让他得逞,可他的唇舌却不停吮着她,舌与舌间相互纠缠,惹得她气息逐渐急促。
  在她的抗拒下,健腰一挺,让早已坚硬的欲望撞入犹湿润的花|岤里,撑开微肿的花办,深深埋进她体内。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shubao2.com ***
  「啊……」
  端木宸进入得那么猛,让向小名毫无防备,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喊。
  「小声点,你要把人引来吗?」舔着她的唇,他狎声说道,俊庞满是邪气。她柔弱的抵抗哪抵得过他对她身体的熟稔?
  「你……嗯……」向小名气忿地瞪着他,身子早被他昨天的索求无度弄得虚软,没想到才刚醒他又来,简直是……
  「你都不懂得节制吗?」她忍不住低骂,小手紧扣着他的肩,嫩|岤被他的热铁撑得极开,因他的热度涨得满满的,花壁忍不住紧缩。
  「没办法,谁教半个多月没碰你了。」他低笑着,大手用力揉捏着一只饱满。「而且你把我吸得这么紧,真的不想要吗?」
  说着,他故意动了一下,惹来她的呻吟。
  「啊!」他像是故意的,一动就让顶端磨着深处的花核,让她受不住地轻吟,情欲被他点起。
  「你……你要就快一点!」瞪着他,她喘着气催促,见天际愈来愈亮,阿雪就快过来了。
  「喔?」见她不甘愿的模样,端木宸轻轻挑眉。「你不要的话就算了。」
  他也不勉强,起身就要退出她体内。
  「不要!」见他要退出,她下意识环住他的腰,不让他离开,可一动作,她又懊恼了。
  尤其见到他得意的表情时,小脸尴尬地红了。
  「怎么?不是不要吗?」端木宸低笑着,享受着逗弄她的乐趣,她的反应总可以让他愉快。
  「我……你……」向小名恼怒了,可情欲一被撩拨,她又不懂得抗拒,牙一咬,干脆反身压倒他。
  她的反应让他笑了,期待地看着她,而热铁一直没离开她体内,随着她的动作摩挲着嫩壁,惹来她更多的轻喘。
  舔着唇,向小名坐在端木宸身上,他仍紧紧在她体内,涨满整个花|岤,而且好像还更大了……
  察觉到这个,她不禁瞪着他,这个色胚!
  接受她的瞪视,端木宸也不痛不痒,大手各抓住一只饱满,用力捏出各种不规则的形状,让||乳|尖跑出指缝,粉嫩地诱惑着他。
  「嗯……」在他的揉搓下,向小名轻吟出声,开始摆动腰际,上下套弄着炽热的硕大,溢出的花液弄湿了他的下腹,形成一片滛魅光泽。
  享受着她的套弄,他抬起头,张口含住一只||乳|尖,用力啮吮着,而大手也没放开另一只绵||乳|,跟着相同的节奏捏着饱满的||乳|肉。
  「嗯啊……」他的玩弄刺激着她,她更弯下身,让自己的||乳|尖靠他更近,加快套弄的速度,发出滋滋水泽声。
  「真是个小浪娃……」他咬着||乳|尖狎声说道,大手栘到花|岤,再探入两根手指,跟着热铁一同在湿透的嫩|岤中抽送。
  「啊……」他手指突然进入勾弄着嫩壁,跟着硕大一同挤满整个小|岤,让她忍不住仰起头,逸出一声呻吟。
  花|岤紧缩着,传来一阵痉挛,早已敏感不堪的小|岤一下子就得到高嘲,让她虚软下身子。
  这时,门外也传来轻敲。「小姐,你醒了吗?」
  向小名轻喘着看着门,是阿雪。
  「好了!你快走!」满足的她迅速抽离他,看着仍坚硬的热铁,她转头当作没看到,起身就要穿上衣服。「你快从窗外跳出去,别让人看……啊!」
  话还没说完,她又被拉回去,背对着他。「你做什么?!」她压低声量低吼着。
  「满足了就想把我撇到一边,有这么便宜的事吗?」他在她耳际轻声说道,抬高她的臀,让她背对他跪坐着。
  「喂!你别闹了!」她低吼,他却不顾她的反抗,还没发泄的炽铁从后面狠狠贯入湿淋嫩|岤。
  「唔!」向小名赶紧咬住丝被,不让自己叫出声,嫩壁因紧张而用力,却把他绞得更紧,一股酥麻快感充斥着她。
  「小姐?你还没醒吗?」阿雪觉得奇怪,小姐昨夜连晚膳也没用就睡了,平时五更就起床了,可现在还没醒,会不会睡太久了?
  阿雪的声音让向小名紧张,怕被发现,她紧咬着丝被,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花液因为偷情的刺激而泄得更多,弄湿了整个被褥。
  「这么湿呀!」大手接过满满的花液,热铁狂猛地冲刺着花|岤,接过汁液的大手将花液抹到绵||乳|上,让她的饱满也跟着一片湿淋,泛着甜香。
  「嗯……」向小名全身湿滑不堪,他的汗滴到她身上,烫着了她,神智一片空白,在他的捣弄下,早忘了阿雪的存在,只能随他起舞。
  享受着被她紧紧吸住的快感,端木宸捣弄得更快速、更用力,让嫩|岤传来一阵阵痉挛,将他绞得更紧。
  「唔……」她紧捏着丝被,将脸整个埋进被褥间,忍着快出口的呻吟,汗湿的发披散于肩,形成一种媚态。
  就在她快受不住而忍不住要尖喊时,他刚好低下头封住她的唇,把她的呻吟全封锁在唇里。
  热铁更用力地抽送了几下,才满意地喷洒出滚烫的灼热……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shubao2.com ***
  不甘心!真他奶奶的让人不甘心!
  武场里,向小名奋力练着剑,一抬脚、一挑剑,全带着浓浓的杀气,像是眼前有仇人似的。
  没错!就是那个该死的端木宸!
  明知阿雪快来了,他还撩拨她,都叫他走了,他还一直在她身体里冲刺,都不怕被人发现。
  幸好,在阿雪觉得奇怪而进来时,他刚好发泄完离开,没被阿雪发现,而她也随便找个理由搪塞,阿雪才没怀疑。
  就差一点点,要是被发现了,她一世英名不就完了?!
  「那个王八蛋!」愈想愈气,剑使得愈凌厉,闪着冷冷银光。
  向小名气瑞木宸,更气自己!
  怎么会无法抵抗他呢?只要他一碰她,她就失了神智,只能任他宰割,完全没有力气抵抗,就这样被他白白「上」了六年!
  幸好没人发现她和他的事,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两家里,除了向小四外,没人知道她和端木宸的事。
  而说到向小四,向小名就一肚子火。
  会让三妹发现是个意外,三年前端木宸溜入她的房里,就在两人纠缠时,三妹却突然进来。
  那时,她全身僵住,不知该怎么反应,也不知怎么跟三妹解释。
  说他强了她吗?可那时明明是她坐在他身上,说她强了他还比较有人信!
  尴尬之时,只有端木宸那不要脸的家伙还笑得出来,而三妹的反应更让她瞪大眼,一时说不了话。
  向小四只说了句:「需要避孕药汁的话我可以提供,两位继续,不打扰了!」然后就走了。
  只有这句话,也没想过要救她这个姊姊,就这样很冷漠地走了,害她哑口无言、端木宸放声大笑。
  从那时她就知道,那该死的向小四是站在端木宸那边的!去他的,到底谁是她亲人呀?
  愈想愈气,她大吼一声,剑气一使,用力劈向地面,砰地一声,被她弄出一个大洞来。
  「火气这么大,敢情端木宸没『满足』你呀!」向小四闲闲地来到练武场,看到一身红色劲装的大姊,眉宇间的火气烧得可旺了。
  「闭嘴!」向小名瞪着向小四,「你这个叛徒!」
  竟然不帮她,反而站在端木宸那边,大叛徒!
  「我做了什么吗?」向小四一脸无辜,一身的月白衣裳,更衬出她纯净无邪的气质。
  「少装傻,你明知那家伙在我房里,也不先告诉我一声。」害她没有任何准备,就这样被端木宸纠缠了一夜。
  「我有要说的,是你先打断我的话的。」向小四辩解,「而且就算你先知道了有差吗?还不是逃不过人家的手掌心!」
  她这个单纯直接的大姊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个老J巨滑的端木宸?想也知道一定输!
  「你……」向小名百口莫辩,只能把怒气发泄在剑上。
  可恶!可恶!到底要怎样才能斗赢端木宸,让他意外、让他尝尝她心里的不甘心?
  「名儿,就知道你在这。」没发现大女儿的怒火,向霸天兴匆匆地来到练武场。
  「干嘛?」向小名没好气地瞪了阿爹一眼。
  无视女儿的怒火,向霸天咧开笑脸,整个人高兴到极点。「告诉你,鸣天山庄的少庄主派人来请,明儿个约你在酒楼相见。」
  想他这四个女儿,他最担心的就是大女儿了,她个性恶霸到不行,整个景阳城没有人敢碰她,现在好不容易有人对大女儿有意思,教他怎能不高兴?
  「他是谁?说约我就要去喔?」向小名轻哼一声,一脸没兴趣。
  「不是啦,名儿,其实人家有来提亲下聘,只是阿爹拒绝了,毕竟没经过你的同意,阿爹也不好答应。可瞧鸣天山庄的少庄主人品实在不错,所以想先让你跟他见见面,你要喜欢,我才答应这婚事。」
  妻子早逝,留下四个女儿,她们可是他的宝,他从不勉强她们做不想做的事,就连嫁人也不强迫,才会让她们都二十岁了还没嫁人,而现在难得有个好人才对大女儿有意思,怎能放过呢?
  听了阿爹的话,向小名想也不想就皱眉,「我没兴趣,你回绝掉。」她现在满脑子只想打败端木宸,其他都没兴趣。
  「你不要喔?」听到女儿拒绝,向霸天好失望地垂下脸。
  「对!我不……」话到嘴边,突然停住。
  她突然想到,端木宸一定没想到会有别的男人对她有兴趣吧?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