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相公好难追1烈女斗夫-第4部分

笑话!她才不希罕呢!谁要嫁给他啦?她宁愿嫁猪嫁狗也不要嫁给他!
  紧抿着唇,正气得要开口时,站在一旁的端木宸却率先说话了。
  「爹,我没说我要娶向家小姐呀!」
他说什么?
  向小名瞠大眼,怔愣地瞪着端木宸,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端木小子!你他娘的有胆再说一遍!」向霸天大吼,气得脸都红了。
  「宸儿,你刚刚说什么?」就连端木义行也跟着皱眉,质疑地问着儿子。
  面对众人的注目,端木宸仍然笑得优闲,轻睨了向小名一眼,他又淡淡说了一次。「我说,我根本就没打算娶向大姑娘。」
  同样的话又重复一次,而向小名也确定自己没听错,霎时,熊熊怒火烧了起来。
  她都还没开口说不嫁给他,这王八蛋竟敢比她先开口?开玩笑!他以为她希罕他呀!
  说不出心里是何感觉,明明很气很气,却又觉得好闷好闷,让她整个人难受极了。
  「宸儿,你怎么这么说?我刚刚说要上门来提亲,你也没反对呀!」端木义行不赞同地看着儿子,和向老头吵归吵,可那都是气话,人家姑娘家的名声可也很重要的。
  「可是爹,我也没同意呀!」端木宸一脸无辜。「而且,我想向姑娘也不打算嫁给我吧?」
  说着,他挑眉看向向小名。
  「对!谁要嫁给你?我向小名宁愿嫁给任何人,也不要嫁给你这王八蛋!」紧捏着拳,向小名倨傲地抬头看他。
  听了她的话,端木宸也不生气,反而是松了口气的表情。「看吧!人家也不想嫁给我,咱们就不要勉强人家了,而且我真正想娶的是别的姑娘。」
  「端木小子!你他妈的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占了我家名儿的便宜,还敢在我家说这种话!」向霸天听不下去了,气得举起手上的大刀就要砍人。
  「姊夫,冷静点。」刘玉梅凝着脸伸手阻止向霸天,转头看向端木宸。「端木宸,你刚说的可是实话?」
  端木宸勾起笑,也不在意自己的话燃起战火,仍然笑得俊美。「梅姨,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是不想娶向姑娘,而想娶别人。」
  「你要娶谁?」抿着唇,向小名忍不住插嘴,努力隐藏着怒火,却止不住气得发颤的身子。
  「娶妻嘛!当然要娶温柔贤淑的,像向姑娘这种的,就不适合我的标准了……」说着,端木宸不禁摇头。
  「宸儿,你怎么这么说话!」端木义行忍不住皱眉轻斥。
  「爹,我说的是实话呀!」端木宸淡淡瞄了向小名一眼,又说道:「而且,我真正想娶的不是向姑娘,而是若吟。」
  「若吟?」听到这个名字,端木义行立即皱眉。「你不是向来都把她当妹妹看待吗?」
  「是没错,可经过这些日子相处,我发现她真的是个好姑娘,让我好想娶回家。」端木宸微笑着,无视向家人变了脸色,依然神色自若。
  「可是……」端木义行看了向小名一眼,又看了向家人一眼,「可是你和人家闺女……」
  「够了!」向小名不想再听下去了。「滚!你给我滚!」
  她瞪着端木宸,气得对他大吼。
  「我告诉你!随你要去娶谁,都不关我的事,可请离开这里,这是我家,要讨论婚事,请回你家去!」
  她受够了!不想再听他说这些话,不想听他说想娶别人也不娶她……
  她本来就不希罕嫁给他!他凭什么嫌她?都是他来缠她的不是吗?
  现在凭什么对她说这些话?要不希罕她,他干嘛来招惹她?
  而且也是他故意把事情渲染得这么大,让整个城里都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
  明明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可现在他却说这些话,好像要把她推得远远的,好像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他以为她想跟他扯上关系吗?去他的!她向小名才不希罕他!
  一点都不希罕!
  「滚!」向小名气得冲上前,用力推着端木宸。「滚离我家!你给我滚!」
  她不要再看到他!
  「对!你们端木家的人全给老子滚!妈的,我家名儿不缺你儿子要!来人呀!给我送客!」向霸天也气得跳脚。
  无视自己引起的马蚤动,端木宸低头看着推打他的人儿,「怎么?你不想要我娶别人吗?」
  他的话让她一愣,咬着唇,她倔强地抬头看他。「你要娶谁都不关我的事,反正我和你之间,本来就什么也不是!」她从不懂他,也很讨厌他。
  对他,除了讨厌,她什么感觉都没有!
  对!什么都没有!
  她的话让他眯起眼,怒火一闪而过。「什么也不是,我们的关系对你而言只有这个?」他问,低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危险。
  「没错!」她回得清楚,也回得倔。
  「很好。」端木宸微微笑了,眸光冷然。「看来不娶你是对的,不过我一样会放帖给你的,希望你能来参加婚宴。」
  这话更刺激了向小名,让她气得尖喊。「滚!你给我滚!」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夜,十分深沉,隐约地却透着一丝紧绷的气氛。
  尤其是向小名所住的院落,更没有人敢踏进一步。
  里头的母老虎正在发飘,没人会不识相去打扰的。
  所有人都很有共识地离得远远的,省得受到波及,成了被泄恨的对象,那可是很倒楣的。
  「啊!端木宸!你去死——」怒吼声第无数次地从院落传出,响遍整个向府。
  众人听到了,也只能搔搔脑袋,盖上被子,当作没听到。
  「去死!去死!去死……」向小名气得把房里所有东西全砸烂了,砸到没东西可砸,才气喘吁吁地站在房中央,抬头大吼。
  过了许久,骂到累了,她才无力地坐在地上,颓然低下头。
  四周全是被她砸坏的东西,J好的房间无一完整,就连她,心中也像少了什么似的,空荡荡的,找不到依凭。
  脑海里,全是端木宸下午说的话。
  他说,他要娶别的女人,不要娶她……
  他说,他喜欢的是那种温柔贤淑的姑娘,而不是她这种的……
  她……她有哪里不好,让他嫌成这样?
  而她,明明也不想嫁给他,但为何听到他那些话,生气就算了,心也跟着好闷好闷,好痛好痛……
  像失去了什么,不管怎么怒喊、怎么发泄,仍然不能消除心里的空虚戚,反而觉得自己的心愈来愈空,就像地上的残骸一样,她的心仿佛也跟着支离破碎。
  为什么会这样呢?
  咬着下唇,向小名茫然地问着自己,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她却用力甩头,鸵鸟地不敢去面对。
  「我只是因为不甘心而已……」没错!她只是因为他说的那些话而感到不甘心。
  明明是她先开口说不嫁的,却被他抢先了,她只是为此不甘心而已。
  还有他的话,更贬低了她,才会让她现在这么在意、这么生气、这么的……无所适从。
  还有好多好多的不甘心!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这么对我?」向小名紧咬着唇办,努力忍住想哭的冲动,气愤地喃着。
  却不知现在的自己看来就像被丢弃的小动物,独自舔舐着伤口,看来好不可怜。
  「都是你!害我现在连门也出不了!」端木宸下午说的话,早被加油添醋地在外头传着,而她也被说得更难听。
  不但失了贞节,还没人要娶她,每个人都在看她笑话,而罪魁祸首就是他——端木宸!
  「都是你的错!端木宸!我恨死你了!」
  愈想愈生气,也愈不甘心,明明都是他的错,现在的一切也是他造成的,可却没人怪他,他就这样无辜地操纵一切,而她却无法反抗。
  凭什么?!他凭什么这么做?他凭什么以一句话就否决她的一切!
  去他的温柔贤淑!她向小名不希罕,可却不甘,不甘当众被他否定,不甘被他羞辱。
  向小名紧握着拳,抬头瞪向窗户。那头,是端木家所在。
  站起身,她抽出腰间的九节鞭,深吸口气,恶狠狠地瞪着端木家的方向,愤怒和不甘迅速燃烧……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shubao2.com ***
  夜,更深了。
  端木宸穿着白色中衣,长发梳洗后散落于肩,俊美不变,却多了一丝不羁,更显潇洒。
  此时,他正悠然地躺在贵妃椅上,手上拿着书卷,慢条斯理地看着,可心思却没放在书上,微扬的唇角像是在等待什么。
  倏地,一丝细微的声音传进耳里,伴随的是凌厉的劲道和一抹火红色的身影。
  总算来了!
  扬起薄唇,端木宸迅速侧身,闪过长鞭,再以手上的书卷缠住鞭子,双方形成拉扯。
  「真稀奇,这可是你第一次来我房里。」端木宸挑眉,状似微讶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他的笑容在向小名眼里看来像是在嘲笑她,让她更气,用力抽出长鞭,手腕一扭,长鞭成了利剑,朝他刺去。
  「端木宸!你去死!」向小名怒吼着,身影一闪,快速来到他眼前。
  「火气这么大,敢情是在气我下午说的话?」端木宸明知故问,轻松地闪过向小名的攻击。
  明知自己的话只会惹她生气,可他就是故意要说话气她,谁教她要惹得他不愉快!
  什么叫作他和她之间什么也不是?难道这六年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吗?
  那他对她来说算什么?一样也什么都不是吗?
  想到这,一股浓浓的不悦就从心里升起。
  他无法忍受她不在意他,所以他故意惹她生气,只要她愈气,就愈证明她在意他!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让我生气!」向小名朝端木宸吼着,手下的攻势仍然没弱下,反而随着他的闪躲,心头更气,手上的九节鞭也就愈凌厉。
  闪过鞭子,他睨她一眼,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不气的话,请问你现在这举动代表什么?」
  「我……」向小名僵住身子,攻势顿时停止。
  「嗯?」端木宸在心里轻轻一叹,不再说话气她,反而极认真地看着她。「名儿,你在气什么?气我下午的话?还是气我要娶别人?」
  「我……」他俊美的表情是那么认真,黑眸深刻地看着她,专注的表情让她有点慌了。
  逃避似的,她赶紧别开眼,不敢和他相视,可他的话却让她不由自主地想着——
  她气什么?
  当然是气他下午的话,管他要娶谁,那根本不关她的事!
  她才不在乎他!一点也不!
  「我管你要娶谁!那根本不关我的事!」对!他要娶哪个女人都跟她无关,她才不会在意!一点也不!
  她的话让他眯起眼,潜藏的怒火升起。「这是你的真心话?」
  「当然是!」抿着唇瓣,向小名倔强地回道。
  「看着我!对着我说!」上前抓住她,他要她看着他,不要逃避他的眼神。
  向小名有点被他吓到了,可自尊不许自己示弱,她倔强地抬起头,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着。
  「你要娶谁我都无所谓,你以为我会在乎吗?我才不会!一点也不会!」她铿锵有力地说着,可心却随着自己的话而渐渐紧缩,让她感到一丝气闷,好不舒服。
  见她说得无情,说得倨傲,端木宸默然了。
  和她纠缠了六年,得到的却是这些话,他突然觉得好可笑,真的很可笑
  「那你今晚来是为了什么?」许久,他才问出这句。
  「当然是来找你泄愤,因为你,我现在变得好惨,而罪魁祸首就是你!」她嚷着,可声音却因他的漠然而渐渐变小。
  他的表情好冷,像是失望,又像是难过,让她有点慌了,可她强迫自己怱略,不让自己去感受。
  隐约地,她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可傲气不许她低头,她因为他难受,他凭什么好过?
  她要他也跟着难受,跟她一起不好过!
  端木宸深深地看着向小名,好沉好沉地问了一句。「我问你,我对你而言算什么呢?」
  「什么都不是!」向小名抿着唇,紧握着长鞭柄端,冷硬地说出这句。
  「好!很好!」预料中的答案让端木宸闭上眼,「非常好……」
  捂着额,他低低笑了。
  他的笑声让她不安,张唇,却收不回出口的话。
  「好一句什么都不是……」既然这样,他又何必珍惜她?
  一点都不值得!
  这六年一点都不值得!
  「既然什么都不是,那就不必珍惜你了……」抬眸,他森冷地看着她,怒气再也压抑不住地爆发了。
  「端木宸……」
  他的表情让她一惊,六年让她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她明白他此刻想做什么。
  「你敢!」她瞪着他,虚张着声势。
  端木宸冷冷一笑,「别忘了,是你自己送上门的,这是我的房间,你觉得我敢不敢?」
  说完,不让她有逃离的机会,他迅速擒住她。
  真的惹怒他,她就得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放开我!」向小名被端木宸的怒火吓到了,长鞭一使,借力使力地脱出他的箝制。
  无视袭来的鞭子,端木宸大手一抓,迅速地握住长鞭,可猛烈的劲道仍让手掌渗出血丝,啪答地往下滴。
  「你!」看到他手上的血,向小名愣住了,下意识地松开劲道,放开手上的长鞭,紧张又失措地看着他。
  可他的表情仍然一片漠然,「怎么?不继续了吗?」放开鞭子,手上的血溢得更多,他却毫不在乎。
  「你……血……」反而是向小名看不下去,想上前,可他的表情太冷,让她踌躇犹豫。
  不在意地看了手上的伤口一眼,端木宸轻轻舔去上头的血丝,黑眸睨向她。「怎么?你会在乎吗?」
  薄唇因染上血渍而变得红艳,衬得俊美的脸庞多了丝邪魅,墨眸里的怒火是那么明显,让人看得心惊胆怯。
  「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向小名慌乱了。
  这六年来,她不是没惹他生气过,却从不曾像现在这样,冷绝的表情让人摸不着头绪,也让她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怎么不说话?」他慢慢走向她,黑眸不离她。「你不是说我和你之间什么都不是吗?既然如此,为何停下攻势?」
  「我……」他前进,她跟着后退,他的话让她一时无法回应,只能支支吾吾。
  停下攻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流血了、他受伤了,让她没办法再撒泼攻击他。
  看他受伤流血,她的心也跟着抽痛,一点也不好过,可这原因她却无法对他说出口,总觉得一出口,就像是承认了什么。
  那让她下意识推拒、反抗,不想去正视自己真正的心意,只能逃避,闪躲他的视线、他的追问。
  见她又逃了,黑眸微闪,怒意更炽,看着她,他沉声说着:「向小名,你真让我失望。」
  他的话让她一震,才扬眸,就被他擒住,唇瓣被粗鲁地堵住。
  「唔……不……」她想挣扎,却逃不开他的力量,檀口被粗暴地啃吮着,渗出些微血丝,让她拢起眉尖。
  「痛……」推着他的胸,她想别开脸,逃离他的肆虐。
  可他的手却用力拙住粉颚,手指一使力,她疼得张开小嘴,让他的舌头长驱直入。
  灵活的舌尖粗暴地搅弄着她的唇舌,间或用牙齿啃着,弄破她的嘴,血丝味在两人的唇齿间泛开,混着口沫,溢出嘴角。
  「唔……」她被他的狂暴吓到了,疼痛和不舒服让她的眉蹙得更紧,更用力地推开他。
  「不要……痛……」
  她的反抗更激起他残暴的心,舌头更放肆地搅着粉舌,故意一咬……
  「呜……」血,从两人的唇舌交缠里泛开。
  直到快喘不过气,他才冷冷地放开她的唇瓣,微红的银丝连接着两人的唇,双方的唇都红肿不堪,泛着血渍银光。
  他一离开,向小名赶紧大口吸气,唇瓣早已被肆虐得一片嫣红,被咬伤的下唇微沁着血丝。
  「端木宸,你做什么?」她怒瞪着他,第一次被这么粗暴地吻着,感觉不到丝毫温柔,有的只是激狂的疼痛。
  端木宸冷冷扬唇,无视她的怒火,大手一使力,将她的双手制在身后,让娇躯挺起,紧贴着他。
  「我想做什么,你会看不出来?」他轻笑,明明俊美得紧,却邪佞得让人起了寒颤。
  「你……」他的轻狂模样让她一怔,不由得怕了起来。
  「以往对你温柔,是因为你值得,可现在……」眯起眼,他冷漠地看着她,黑眸不再有一丝柔情。「我发现你一点也不值得了,而真的惹怒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低头在她耳际轻声说道,他的话,他的表情,让向小名微颤。
  「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放你离开吗?」无视她的畏惧颤抖,他的语气轻柔,却带着一丝浓浓的残酷。
  「不要!放开我!」向小名用力推开他,转身想逃。
  可他的速度却比她更快,微使劲道,用她的长鞭迅速缠住她的腰,将她扯回怀里。
  「端木宸!你疯了?」向小名大吼,他的力量好大,扯得她的腰好痛,生平头一次,她因为激怒他而感到后悔。
  「是呀!」端木宸轻嘲地笑了。「我为你而疯了……」
  他的话让她一怔,停住挣扎。
  「你可以再叫大声一点,最后把所有人都叫来,欣赏你的浪荡模样,而我一点都不介意让人观赏。」
  他看着她,语气轻柔,可向小名却再也感受不到他以往的温柔,只觉得害怕。
  被激怒的狂狮反扑了!而她,就是他的猎物。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端木宸!你快放开我!」
  向小名跪坐在床炕上,两手被长鞭绑住,高举过头,而鞭子的另一端则绑在床柱上。
  她身上的衣服早被撕碎,散落在地上,蜜色的娇躯上只剩下樱红色的兜衣和雪白的亵裤遮住重要部位。
  她不安地看着端木宸,双手扭动着,早已被粗砺的绳子磨破皮,沁出血丝,顺着手腕慢慢往下流。
  疼痛让她拧眉,他在她身后,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猛烈的气息。
  这让她不安,全身紧绷着。
  「别浪费力气了,你知道我不会放开你的。」看着腕上的血丝,黑眸一眯,隐隐泛过一丝心疼。
  可他不让自己心软,反而无情地扪住她的腰,用力撕去白色亵裤,让诱人的臀瓣呈现眼前。
  衣服的撕裂声让她一惊,挣扎得更厉害。
  「端木宸!你想做什……啊!」她吼着,想转头看他,可一股撕裂感却立即从私|处泛开,让她尖喊出声。
  他突然进入干涩的甬道,没有任何的滋润,毫无预警地插入花|岤,不堪折磨的紧窒嫩壁立即沁出血丝。
  「不要……好痛……」小手紧握成拳,她全身因突然的疼痛而紧绷着,花|岤也因此夹得更紧,让她更痛。
  不顾她的疼痛,大手各抓住一瓣臀肉,他更用力抽送,刮弄着紧实的肉壁,血丝沁得更多,却仍然滋润不了花甬,只让她感到刺骨的痛楚。
  「痛吗?」紧压着她的身体,他在她耳际轻声说道:「既然你说我们两个什么都不是,那又何必让你感到舒服?只要发泄就够了。」
  他的声音好轻、好柔,可出口的话却无一丝感情。干涩让他更难进出,没有花液的滋润让热铁被绞得更紧,他也跟着不好受。
  这场惩罚,不只她痛,他也跟着疼痛难受。
  「不……」向小名摇头,忍不住哭了。
  她不要这样,冷冰冰的感觉,明明两人的身体是那么亲密,她却感受不到以往的温暖,只觉得好冷好冷……
  他的进入,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冰冷的怒意。
  这让她难受,不只身体痛,心也莫名扯痛,让她再也隐忍不住泪水地呜咽出声。
  她的眼泪让他一顿,咬着牙,却故意视而不见。
  热铁更用力在花|岤里抽送,一次又一次蹂躏着脆弱的花蕊,粗长磨蹭着肉壁,放肆地搅刺着她的柔嫩。
  「不要……好痛……」紧咬着唇办,疼痛让她拧紧眉头,下唇早被她咬出血丝。
  而脸上的泪也没有减少过,一颗又一颗地掉落,弄湿了小脸。
  可渐渐的,早已习惯他的粗大的花|岤却慢慢沁出汁液,随着他的抽送,一点一滴滋润着肉壁。
  她察觉到了,一股羞耻感让她闭上眼。
  怎会这样?她明明不要的,不要这种冰冷无感情的欢爱,可却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花|岤紧缩着,承受着他的进出。
  「不是不要?那怎么湿了?」端木宸嘲讽地笑了,伸手掬起一丝花液放到她眼前。「看到了吗?这是你的。」
  张着指缝,透明的花液透着一丝血丝,在他的手中纠结出滛靡的银丝。
  「不!」闭上眼,她不想看,可却阻止不了花液的分泌,一丝一缕的,随着他的抽送缓缓沁出,发出滋滋水滛声。
  「小马蚤货,不是不要吗?可却这么湿、这么紧……」他在她耳畔狎声说着,粗暴的进出丝毫不带一丝感情,只顾捣弄着她的柔软。
  「呜……不要说了……」滛秽的话伤了她的自尊,她哽咽着,觉得此时的他变得好陌生,不再是她所认识的端木宸。
  她熟悉的他,不会这么伤她!
  「你走开……我不要你……我不要……」她不要这样的端木宸,她不要!
  她用力哭吼着,花|岤因激动而更紧,深深绞住抽送的硕大,磨人的感觉让两人的身体都起了一丝马蚤动。
  「不要?」端木宸嘲讽地笑了。「把我绞得这么紧还说不要?」
  他将热铁抽到|岤口,再狠狠一个用力贯入。
  「啊——」他进得好深,撞击着花|岤里头最嫩的那一处,让她忍不住尖喊出声。
  明明不要,却不由自主地扭着身子,配合着他的抽送。
  深深熟悉着她的身体,他知道戳弄哪一点可以刺激她的敏感,让她臣服在他身下。
  「这么多水,还叫得这么浪,你是真不要还是假不要?」微哑着声音,他嘲弄着,大手紧捏着手上的臀肉,强力的手劲将臀瓣都捏红了。
  受伤的手掌一用力,鲜血也跟着溢出,将臀瓣染上血渍。见状,端木宸更用力捏紧掌心,大手在她背上用力抹着,用自己的血染红蜜肤。
  浓浓的血腥味和情欲的甜腻味混合在一起,形成诡异又邪魅的景象。
  「不……」鼻间嗅到一丝血腥味,一股黏腻的感觉在背上渲染,一丝血珠滑下肩膀。
  「不要……」她呜咽着,不由自主地甩着头,血腥味在鼻间弥漫,让她感到一阵晕眩,而他的律动也更狂肆,让她渐渐无法思考,脑海被欲火所占满,成了他嘴里的浪娃儿。
  胸||乳|早已沉甸不堪,||乳|尖不需人揉弄就已自动翘立,随着他的撞击,一上一下地磨蹭亵衣,添了一丝快意。
  「小浪娃,舒服吗?嗯?」他转动着抽送的方向,以扭转的方式搅弄着嫩|岤,捣出更多汁液。
  「啊……舒服啊……」向小名呻吟着,酡红着脸,眸儿也跟着迷蒙,被挤出的花液早已弄湿下面的床褥。
  见她沉浸在情欲的快感里,蜜肤早已沁出一层薄薄的汗,在烛火下透着一抹诱人的绋红。
  眯起眼,他低下头,用力咬住她的肩。
  「啊!痛……」她低喊着,身体微微紧绷。
  他却不放松力道,反而更使力咬住,虎腰律动得更快、更用力,拍打出啪啪的滛魅声。
  「啊……不……」他咬得她好痛,可他的抽送却弄得她好舒服,两种不同的感觉在体内交错,却更刺激了花甬,嫩壁开始紧缩,传来一阵阵痉挛,将他紧紧吸住。
  知道她快达到顶点,他大幅度地抽送着,嘴里嗅到一丝血腥味,才放开她的肩。
  肩上清楚印着他的齿痕,血丝隐约泛出。舔着唇,尝到鲜血的味道,他邪魅地笑了。
  握紧受伤的手,他用力压迫伤口,让鲜血再度溢出,滴落齿痕,让两人的血液混合在一起……
  他要她的身体不只有他的刻痕,还要有他的骨血!
  不停抽送的热铁享受着她的痉挛抽搐,就在她快发泄时,他却突然抽出充血硬实的粗大,随着抽出,银丝也跟着泛出。
  「啊……不要……」没有得到最后的满足,她难受地蹙眉,扭着腰,哀求着他的进入。
  「求你……进来呀……」她泣求着,花|岤不住沁出汁液,嫩壁不停收缩,祈求着他的给予。
  可他却不理会,迳自用手抽送着热铁,看着她的滛浪姿态,俊庞微泛着一丝潮红。
  「啊——」他仰头低吼一声,白液随之从熟铁顶端喷洒而出,在她背上洒出一幅滛秽的画面。
  发泄完,不顾她未满足的低泣,端木宸低头在她耳际柔声说道:「向小名,我会如你所愿,娶别的女人为妻。」
 端木宸说到做到,没几天,端木家就如火如荼地办起婚事来,这件事也在景阳城里传得热闹腾腾。
  一群人好奇着向家人的反应,可向家却紧闭着大门,让人窥探不出端倪。
  而今天,就是端木宸娶妻的日子。
  一大早,轰隆隆的鞭炮声就从外头传人向小名房里,不管怎么捂住耳朵,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紧抿着唇办,向小名苍白着脸,静静坐在床榻角落,两腿曲着,眼睛闭得紧紧的,小手紧紧捂着耳朵。
  她让自己不听不闻不看,即使鞭炮声是那么清楚,她也使尽力气,让自己不去在意、不去听闻。
  这些日子以来,她就是这样过日子的。
  从那晚穿着破碎的衣服从端木宸房里回到自己房里后,她就不曾离开过房门一步,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里,吃得少也睡得少,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不复以往的生气。
  她的情形让家人担心,梅姨也来劝过好几次,而阿爹更气得要杀上端木家,说要讨回公道。
  她没附和,也没理会,只是静静地坐在床榻上,沉默着。
  可就算不听不闻,她却还是能听到消息。所以,她当然知道今天是端木宸娶妻的日子。
  无所谓!她说过的,随他去娶谁,她不会在意,那是他的事。
  可明明是这么想的,她却无法让自己真的不去在意,满脑子都是他那晚的残忍无情。
  那晚,他让她疼了身子,可她的心却比身体还疼,像被紧紧揪住一般,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她其实很在意的。
  那些只是气话,她只是因为不甘心,所以故意说话惹怒他。
  她的目的达成了,他真的生气了!她该高兴的,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颗心又慌又乱,一点也不像平时意气风发的她。
  此时的她满是无助,满脑子所想的全是他。
  他真的要娶别人了……那……他真的不要她了吗?
  咬着唇,她用力甩头,无法接受。可她又能怎么办?他都要娶别人了……
  将脸埋进膝盖,直到此刻,真的失去他了,她才知道原来她那么在意他,在意得心都疼了……
  「向小名!你自怨自艾够了没?」突地,房门被一脚踹开,向小四穿着一身月白衣裳,大摇大摆地走进房里。
  一进内室,一看到还窝在床角的向小名,她忍不住翻个白眼。
  「向小名!你是要坐在那里多久?」向小四两手擦腰地瞪着向小名,真怀疑眼前这人真的是她那向来狂妄傲气的大姊吗?
  「不要你管!出去!」向小名闷着声音低吼。
  撇了撇嘴角,向小四没好气地看着她。「要不是你是我大姊,你以为我爱管吗?」
  向小名没回话,仍然低着头不看向小四。
  向小四也不理她,迳自说着:「喂!端木宸要娶别的女人为妻了,你真的无所谓?」
  向小名一震,冒血的伤口又被狠狠刺了一下,紧捏着拳,她受不了地抬头大吼。「不要你管!向小四!你给我滚!出去!」
  一抬头,她脸上的泪水清晰可见,苍白的小脸满是憔悴,说明她的在乎、她的难过。
  见状,向小四忍不住摇头。
  「你是怎样!在乎就去追呀!在这哭哭啼啼的谁看得见?端木宸吗?」她嗤哼,满是不屑。「你想太多了,人家现在只看得到眼前的美丽新娘子,哪有空来理你?」
  向小四毫不客气地刺着向小名的伤口,一点都不同情她。
  自己要把男人送出门的,等人家真的不要她了,才在后悔,有用吗?
  向小名咬着唇,反驳不了三妹的话,只能别过脸,倔强地回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好!我不管!」耸耸肩,向小四一脸无所谓。「我只是要告诉你,端木家迎进新娘子了,待会就要拜堂了,等送人洞房,你就哭死吧!没人理你!」
  向小名一震,再也控制不住眼里的泪,一颗又一颗地落下,让她看来好不可怜。
  见她这样,向小四叹气了,坐到床边看向大姊。「我问你,你喜欢端木宸吗?」
  怔怔地抬眸,向小名迟疑了好久,才轻轻点头。
  以前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喜欢他,因为倔傲,更因为一直输给他的不甘,她不想连心也输给他了,所以才会一直抗拒爱上他这件事。
  可现在却已经没那必要了,因为她发现,失去他,比抗拒他还让她痛苦。
  「喜欢就去追呀!」向小四受不了地看着向小名。「丢脸又怎样?至少可以得到他,总比以后后悔好吧!」
  「可是……」咬着唇,向小名仍然迟疑。「可是他好生气,他真的不要我了……」
  他的冷漠好深刻,让她不敢上前,也拉不下脸去求他。
  向小四受不了地吐了口气,想也知道自尊心强的大姊在意的是什么。「向小名!你是要你的面子,还是要男人?告诉你,面子失了以后可以讨回,男人失了可就没有了!」
  「我……」看着三妹,想着她的话,向小名一咬牙,不再犹豫。
  她立即跳下床,顾不得穿鞋子,就这么赤着脚跑出房门。
  她想告诉他,她不能没有他!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shubao2.com ***
  喜气,在端木府里蔓延。
  宾客坐满了整个大厅,而喜娘扶着新娘子,让她走到新郎倌身旁,两人手中牵着一条喜球。
  端木义行笑呵呵地坐在主位上,等着新人交拜。
  「一拜天地!」喜娘轻喊着。
  听到喜娘的话,端木宸牵着新娘子,一同倾身。
  「二拜高堂!」喜娘再次喊道。
  转身,身着红色喜服的两人朝端木义行一拜。
  「好!好!」端木义行高兴地放声大笑。
  「夫妻交……」
  「等等!」蓦然,一抹微喘的声音打断喜娘的话。
  向小名出现在门口,憔悴的脸庞因急跑而微泛着红晕,长发披泄散乱,裸足也早已沾上尘泥,整个人看来好不狼狈。
  一听到她的声音,端木宸立即看向她,眼眸掠过一丝惊喜,可又迅速转为漠然。
  「你来做什么?」他问,满是冷淡。
  向小名踏入门槛,紧张地看着端木宸。「我……我有话要跟你说。」吞了吞口水,她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
  端木宸清冷一笑,态度仍然冷漠。
  「我不觉得我们两个会有什么话好说,而且我现在正在拜堂,你打扰到我和我的娘子了。」
  「我……」他的冷漠让她却步,想说的话一时卡在喉里,看着他身旁的新嫁娘,更让她的心一紧。
  识相点的话,她该离开,不要再让自己丢脸。
  可是……离开,就代表她放弃了;放弃,就代表她将会失去他!
  她不要!
  「我……我喜欢你!」紧捏着掌心,她看着他,鼓起勇气,不顾一切地对他说。
  随着她的出口,四周一片哗然,而端木宸则是轻扬起眉。
  吞了吞口水,向小名豁出去了。「我……我之前说的是气话,我并不是真的不在意你要娶别人,就连说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的话,都不是真的,我只是不想承认我喜欢上你而已。」
  她的话让他的眉挑得更高,嘴角轻扬起一抹笑。「为什么不想承认你喜欢上我?」
  「因为我一直都输给你,不管是什么,都输得好彻底,我不想连我的心也输给你,所以才会一直抗拒自己的心,可又气你的态度,才会故意说那些话让你生气。」
  咬着唇,她局促地看着他,见他仍然一脸平静,不因他的话而动摇,不禁慌了。「你……你还是一样要娶妻吗?」
  「怎么?你不想要我娶吗?」不回答她,他反问。
  「我……」迟疑了下,她看了新嫁娘一眼,好一会才呐呐道:「你可以不娶吗?」
  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端木宸心软了。「好呀!只要你肯嫁给我,我就不娶她。」
  「真的?」他的话让向小名一愣,惊喜迅速让她笑开脸,可看到新娘子,她又收回笑容。「可是新娘子……」
  她肯吗?
  「肯肯肯!当然肯!」沉默以久的新娘子开口了,自动自发地拿下头上的喜帕,轻吁了口气。
  「幸好老大你来了,我还真怕你不来,那我不就真要嫁给未来姊夫了?」拍拍胸口,幸好!幸好!
  「小扬?!」一看到新嫁娘,向小名立即瞪大眼,反应不过来。「你怎么……」
  这是怎么回事?!
  端木宸好心为向小名解开疑惑。「从头到尾,这婚典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为了引她上钩。
  一开始他就布好了局,而她则是他的瓮中物。说不娶她,也是故意要激怒他,让她正视自己的心。
  虽然那晚他真的被她气疯了,失了理智,所以才会那样伤她;可是却还是没用地放不开她。
  她是他的!除了他,她别想属于任何人!
  所以他下了个赌注,他赌她对他的心,他不信她真对他无意,所以才使尽办法要逼出她的真正心意。
  而两家人都知道这件事,除了她之外。
  「这……」看着端木宸,又看着向小扬,向小名转头,这才发现观礼的人有梅姨、小海和……阿爹?!
  「阿爹,你也参加?」向小名不敢相信,阿爹不是很讨厌端木家吗?
  「名儿,阿爹也不想呀!」呜呜……把女儿嫁进端木家,他是千不愿万不愿,可见女儿这些日子为端木小子伤心的模样,他再怎么不愿,还是只能乖乖参与计画。
  看到向霸天一脸苦瓜的模样,端木义行笑得可开心了。对于向小名这个媳妇,他可满意极了,之前口中虽然嫌得要命,其实那只是为了气向老头。
  事实上,他对于向小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可是欣赏极了,扬远镖局就是要这样的少夫人!
  向小名完全傻眼,转头看向走进大厅的向小四,霎时完全明白——从头到尾,她都被设计了!
  她的家人全出卖了她,当了叛徒!
  面对向小名的瞪视,向小四一脸无辜,「大姊,我可没强迫你来喔!」一切可是她自愿的。
  「我……」向小名哑口无言,转头看着端木宸得意的表情,再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
  轰地一声,小脸立即通红。
  「刚……刚刚的话都不算!做不得准!」她又气又窘地吼着,转身就要离开。
  「向小名!你敢踏出门槛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