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12部分

岬哪腥艘话恪:┮徽蠡秀保共荒蔷薮驲ou棒插干的不是那母狼,而是她的错觉。可胸前揉捏的快感又在提醒她,这般对她的人是寒战。
  这般滛靡的情景,内|岤被一次次撑开而累积的快感,让寒雪大脑慢慢空白,呼吸已似缺氧般尖锐,呻吟已不足已表达她此时的感觉。到底是人交还是兽|交?承受著极致快感中的她竟一时也有些分不清了。一直在强烈的快感沈浮,让她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如布娃娃般无力的承受寒战的凶猛戳刺。
  “哦……嗯唔……该死的。”雪儿的小|岤越吸越紧,挤压的他快受不住了。寒战拔出Rou棒,猛的将寒雪的身子翻转过来压在身下,一手端著已涨成青紫色,青筋狰狞盘节的巨肉顶的整根顶入那小小的洞|岤。
  “啊……”寒雪受不住的再次被送上高嘲,不但那小小肉洞缩的死紧,连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吼──”寒战低吼一声,狠插猛干了数十下,直插的寒雪尖叫一声猛的抱住他,咬上他的肩头,才猛的一下顶住洞|岤中的那张小嘴里,後臀一阵颤抖,运了内力的Jing液便如利箭般有力的狂喷而出,过多的快感,直逼的寒雪双眼含雾,口中直呜呜的哼鸣。
  Jing液一尽,寒战立即拥著寒雪翻身,将她置於身上,这才舒出一口长气。心中暗想著,寒棋的药确实利害,两人性事以来,为怕寒雪抵不住他旺盛的精力,寒棋一直以无色无味的大补之药混在寒雪的饮食之中,调养她的身体,到今天,不但她的肉|岤完全适应了他的分身,连体力跟上了,第一次做的这般甘畅伶俐,让人回味无穷。
  抚著寒雪汗湿的发,寒战低头温柔的亲吻著那红豔豔的小脸,“雪儿,谢谢你。”尚带情欲的嗓音暗哑而磁性,端的是性感无比。
  寒雪微带些不解的侧头看他,小嘴拼命喘气,这场Xing爱做下来比跑了二十里地都喘。
  春色晕染的豔红小脸,汗湿的鬓发,尤带著水光的双瞳,这般纯美诱惑,看得寒战胯下又是一紧。寒战瞳里火光闪烁,尚未归於平稳的呼吸又粗了起来。一手抚上那诱惑著他的丽颜,寒战哑声呢喃:“小妖精,你真想炸干我不成?”灼热的薄唇贴上那双似会说话的美瞳,印下无数细碎的吻。
  她干什麽啦?寒雪满脸的莫名其妙。
  寒战性感的弯起嘴角,拉著寒雪的小手覆上那方才释放,此时又已肿胀不堪的巨物。“你诱惑到我了。”
  寒雪呆了呆,小手无意识的握著越来越硬的巨棒捏了捏,惹来寒战一声闷哼,“我不是故意的!”她欲哭无泪,她只问了寒战两个字,哪里知道他这麽经不起诱惑,早知道她就不问了。“我什麽都没干!”寒雪几乎是愤恨的嚷著。
  “唔……我知道,!……手,雪儿,放手嗯……”寒战紧握著拳头,抑著头拼命吸气。这丫头是想掐断他吗?这般用力!
  寒雪一惊,忙放开气愤时无意识掐紧的手,看那可怜的粗Rou棒棒摇摇晃晃著狰狞的身体,最後无力的靠在寒战的大腿上,像在无声的控诉她刚才的暴行。
  “我不是故意的!”她弱弱的解释著,抬手轻揉著寒战夹紧的眉头,心下揣揣,寒战看起来很难受,自己无意识下的力道也不知道有多重,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弄伤了他。
  缓过劲来的寒战看到了就是这般楚楚可怜的寒雪,清澈的大眼略含光水光,心痛又内疚的看著他,若他再痛哼一声,只怕她眼中的水光便会化为让他心疼的珠泪,滑落眼角了。
  心疼的贴著寒雪的脸轻声安慰,寒战牵起她的手,再次抚上腿间的巨物,轻轻抚慰自己的Rou棒,一边低哑的说道:“其实没那麽疼,只是你这麽一掐,让我又想你了。”
(10鲜币)马儿慢慢走
  “我,我没力气了。”寒雪缩著身子,不著痕迹的往後缩。才经过刚才那般激烈的欢爱,她的小|岤还尚淌著白液呢,肉洞甚至被插的到现在都还张著口,哪里还能承受寒战再一次的雨露?虽是她错手导致的直接後果,可要真再用自己小肉|岤来安慰它,她还是没那个勇气。
  “我也有些累了,只是这里胀的难受。”寒战温柔的说著,将棒棒往寒雪的手中挺了挺,接受她让人浑身酥麻的抚摸。这丫头吃软不吃硬,让她内疚才能让自己X福。
  “那,那──”寒雪心虚又内疚的眼神乱瞄,就是不敢看寒战,眼角瞄到马车外在自由吃草的大黑马,寒雪脑中灵机一闪,忙叫道:“要不,我们到小黑背上去?”
  寒战闻言,瞳色一沈,脸色顿时变的诡异,喃喃的复述著:“到马背上……。”
  “对啊,咱们都没力气了嘛,而你现在又那样了,咱们到小黑背上去,让他带著我们动就不用我们自己花力气啊。”寒雪兴冲冲的解释道,很高兴自己想到这个以逸待劳的好办法。
  寒战眼中火光顿起,胯下更是胀痛难当,“你确定要……”
  “确定,确定,唉呀,怎麽还这般婆妈。”忙著补救自己误手之错的寒雪,边催促著寒战起身,边背身找遮身的衣物,压根儿没看到寒战似要噬人似的眼神,否则她就不会这般兴匆匆催促寒战,而导致了一场让自己永远难忘的欢爱过程了。
  “唉呀,怎麽没有我的衣服嘛。”寒雪光裸著身子,背对著寒战跪趴马车上四处翻找著衣物。寒战几乎有点咬牙切齿的看著那个四处乱爬的小丫头,那光洁无瑕的背,丰满挺俏的美臀,以及美臀中间那处方才经过他滋润,|岤口还未完全闭合花谷,都完全的展露在他眼前。才经过他姿意的疼爱,花瓣似的嫩肉还显的有此红紫,尚未能闭合的小洞,似一张小嘴般还在往外吐著两人的Jing液。
  混合著透明水液的白色的Jing液延著她纤细光洁的大腿缓缓的滑下,偏那丫头还嫌这般的滛靡靡画面不够诱惑他似的,还在那儿左右摆晃著那足以让他疯狂的美臀。他大手轻轻的抚慰著自己兴奋叫嚣著的分身,一手在膝上紧握成拳,眯著眼看著那浑然不知仍像无头苍蝇似的乱翻乱找的丫头。
  遍寻不著自己的衣物,寒雪只能将那张大斗蓬披上身。才转过身,便被扑到眼前的寒战吓了一大跳,“呀……”
  “你这丫头,真是天生生来克我的。”激|情难耐的封住那张甜美的小嘴,寒战有些狂乱在寒雪的身上四处抚摸揉捏,肿胀的巨肉更是贴著寒雪的大腿根部糊乱的蹭著。
  “别,嗯……急……马……唔……”寒雪被吻的喘上不气,断断续续的从两人的嘴缝中勉强挤出几个字。
  她不说还好,单这个“马”字就足以让寒战颠狂。拉起寒雪的两条美腿围在自己腰上,寒战揽紧她便向外闪去,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赤裸。
  寒雪只觉背上被大掌一压,身体不由自主的紧贴在寒战身上,耳边一阵风响,便被寒战带上了马背。大腿架坐在寒战的大腿上,小腹上紧抵著寒战的粗大Rou棒,她甚至能感觉到那蘑菇头顶上正在吐出丝丝水液。
  寒雪抬起耦臂缠上寒战的脖颈,以稳住自己的身子,眼中所触之景,让她不由有些张目结舌。群狼在蝽药的药性作用下,仍在拼命的交合著,只是多数的母狼都已前肢跪地,後肢颤抖。公狼们或压著母狼拼命抽锸,或是露著血红的性器围著母狼焦躁的走动。原本碧绿的草地上,到处白液点点,间或沾著鲜豔的红,血腥气与交媾时特有的Jing液腥气在空气中弥漫。
  这般滛靡的兽|交场面让寒雪不由地小腹一紧,|岤中似有热流涌出,她不安的扭了扭臀,转头望向寒战,却不知道寒战一直用著要将她拆吃入腹的眼神盯著她。
  低头再次封住寒雪甜美的红唇,粗舌舔过贝齿便追逐著寒雪的丁香小舌缠绕吸吮。身下一手棒起寒雪的丰臀,一手扶著肿胀的狰狞,吐著口水的粗大Rou棒顶上湿润润的谷缝。找准位置後,寒战棒著寒雪的臀往下一压,自己则踩著脚蹬往上一立,“!吱”Rou棒整根插入,Gui头紧紧的抵上寒雪的芓宫口。
  “嗯哼……”寒雪被顶的闷哼一声,挤开|岤道的巨肉太过深入,让她猛的打了个冷颤。
  “唔……”寒战同时舒服的哼了一声,口中更是热烈的纠缠著寒雪的小舌互相嬉戏。捧著丰臀的大手,一只延大腿在臀上来回抚摸,揉捏起丰满的臀肉,一只盖上寒雪的椒||乳|,夹弄著||乳|尖揉捏挤压起来。
  手中缰绳一牵,爱驹便慢慢悠悠的迈开步子缓缓行走起来。
  “嗯……唔……哼嗯……”从不知道在马背上会是这样的感觉,寒雪些时万分後悔自己提得这个烂主意,以以往的经验,寒战现在必会非常持久,若都是这样的感觉中被插干,她最後的下场怕是连低下的这些母狼还不如了。
  马儿走动时,先是前肢的两个肩夹骨左右一下一下的耸动著,接著是马臀上的後肢传来一左一右的耸动,这般前左右,後左右的摆动带著两人的身体也是一摇一摆的动著,寒战粗大的Rou棒此时灼烫非常,随著马儿的走动被略略抽出半根後,又被带动著挤塞进去,缓慢而又有著固定的频率,酸酸麻麻的快感迅速自小|岤传致大脑,寒雪不自觉的绷紧臀内。
  “唔……哼嗯……妖精……唔……”寒战大手压紧寒雪的後腰让两人小腹紧贴,以防在马儿奔跑过程中,Rou棒滑出|岤道,一手牵著缰绳操控马儿。Rou棒塞的肉|岤满满的,随著爱驹的走动,Rou棒在洞中左抽右插,那|岤中媚肉紧紧包裹步步挽留,消魂噬骨的让人如遇电击,浑身震颤。
(11鲜币)马儿狂奔
  脚尖一个轻踢,爱驹马上灵性的迈步慢跑起来。马儿慢跑的震动,让寒战不得不放开寒雪的唇,而改向她细白的脖子攻去。这般大动作的摆动,正好让他的大Rou棒抽出只剩个头部,再又随著马儿臀部腾空的力道重重插回|岤中,赤热的巨大Rou棒大力的挤开肉壁,并在小|岤内壁上左右蹭动,强烈的快感让寒雪尖叫出声。
   “啊……啊……不要……啊……停……下来……啊……受不了……啊……”寒雪糊乱的摇著头,小嘴不停出发一声声尖叫。寒战粗大又热的烫人的Rou棒次次整根拔出,又尽根插入,还随著马儿跑动的频率,左插右顶,直插的她小|岤阵阵紧缩,身体颤抖不止。强烈的快感似狂风暴雨般从小腹下的肉|岤中传来,迅速袭上大脑,那又热,又麻,又酸,又酥的感觉让寒雪的尾椎都要软了。
  “哦……!……爽唔……”寒战边享受著胯下消魂的快感,边粗喘著延著寒雪的脖子一路啃吮,唇齿所过之处,朵朵红梅便会盛开在寒雪的冰肌玉肤之上。湿滑的舌划过寒雪的玉峰,迎风挺立的朱果正随著马儿的跑动而在雪丘上一蹦一跳的。寒战猛咽了口口水,粗舌一卷,那枚小小的红果便被他吸到了嘴里,他用牙齿轻咬著,大力吸吮著,吃的“啧啧”有声。
  胸部被大力吸吮的酸麻快感,及肉|岤被大幅度抽锸的快感让寒雪只觉得自己快要被肉体的快感淹没而窒息了。因两人荫部每次重重的撞击,整个阴阜都热烫热烫的,荫道中被寒战抽锸的又热又麻,快感急速聚集,没等马儿跑出五十步,寒雪柳腰一僵,整个人似无骨般弯腰後抑,小|岤紧抵著寒战巨大的肉柱紧紧绞缠,肉|岤内壁狠狠的收紧著夹的寒战差点受不住载下马来。
  “嗷唔……别夹……哦……太紧了……可恶唔……插不进了,哦……”寒战被欲火烧的通红的眼,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巨大的肉柱被寒雪的肉洞挤了出来,Gui头铃口阵阵电击般快感,若不是刚才才释放过,便要被寒雪高嘲中涌出的藌液直烫得他狂射而出了。
  寒雪尖锐的喘息著,胸部剧烈起伏,双||乳|在马儿的奔跑中慢悠悠的荡动著,离了寒战的唇舌,两颗红梅颤颤危危的在风中跳跃,让寒战的欲火烧的几欲燎原。
  钢健的双腿猛然一夹,通体黝黑的通灵神驹如离弦的箭般急射而出。
  “啊……”
  “吼……”
  女子高亢的尖叫声衬著男子狼般的吼叫响彻草原,周围正在拼命抽锸冲刺的几匹公狼,被这两声吼叫吓的一泻涂地,连沈浸在情欲中的狼王都停下抽锸看向两人。
  黑马闪电般绕著马车奔跑著,每一次的四蹄腾挪都能让寒雪尖声大叫,让寒战发出激|情的狼吼。青筋盘绕的肿胀巨肉,随著黑马每一次四蹄交替间的奔跑,被抽离紧窒的肉洞後,复又闪电般重重插回到肉|岤深处。坚硬灼烫的Rou棒因马背上的颠波,次次深入到孕育生命之地。
  高嘲之中仍被这般急速又猛烈的抽锸,寒雪娇嫩的小|岤发疯般抽搐的收缩著,Rou棒每次快速抽出,都会从小|岤中喷涌出一股滛汁蜜雨,Rou棒冒著丰沛的水液顶入时,皆能“噗吱”一声整根顶入,只剩两颗硕大的卵蛋随著摆动重重撞上寒雪娇嫩的阴阜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寒雪尖锐的呼吸著,只觉空气越来越稀薄,一对形状美好的玉||乳|随著马儿的急速奔跑而沈甸甸的落下後又被迅速掀抛而起,这般快速的上下甩动似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拉扯捏挤著Ru房,让她的快感更是剧烈。而腿心的阴阜被寒战顶撞的如火一般的烧灼著,整个荫道便如有股火在烧般,直烫到她心都颤抖起来。急促的马蹄声伴著大Rou棒抽锸而发出的规律的“噗吱──啪啪──啵,噗吱──啪啪──啵……”的声音,让马背上的一对男女沈浸在极乐的快感中,几欲神魂离体而去。两人交合之地早已水液泛滥,连身下黑马的背上都可见一片水光。透明的水液也因急速的抽锸被打成了白沫,黏腻的粘在两人的双腿间,随著寒战巨大棒棒的抽离,甚至有数条银丝垂挂而下,落在马背上。
  “不……要了……不行……了……呀……要插唔……坏了……”寒雪眼中水光迷离,脸上似喜似痛,口中无力的娇嚷著求饶,却得不到寒战的回应。
  “哦……还不够……唔……吸的真紧……舒服……”寒战一手紧压著寒雪的後腰,让她的下体即使在急驰的马背上也能紧贴著他的身体,让巨硕的大Rou棒能顺利的快速在肉洞中抽锸。寒雪翻飞抛甩的双||乳|让他欲火喷涌,操持缰绳的手臂压向她的背心,让两人身体完全相贴。
  随著马儿的奔跑,寒雪的双||乳|不断的磨蹭著寒战坚实雄状的胸脯,身下的肉洞又承受著寒战一次次重重的撞击与卵蛋的击打,持继的高嘲让她再难承受,阴阜一阵尖锐的快感冲上大脑。“啊……”她脑中一空,只觉肉|岤中有什麽喷涌而出,连大腿都湿了。
  好多水!尿了?随即一股混合著得意,自毫和狂喜的复杂心情涌上寒战的心头,他竟将雪儿操到失禁了?明白到这个事实,让他的心更加疯狂的想插她。想更加凶猛的操干,更想将她插的更深,最好将他的巨肉整个塞进她的小肚子,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永不分开。
  “吼……”寒战狂吼一声,缰绳一抖,双腿一夹,黑马更似疯了般狂奔起来,而两人的连接处,只见寒战粗大的Rou棒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抽锸著寒雪已异常红肿的阴阜,寒雪喷出的汁液溅湿了两人的大腿也弄了黑马半个身子。
  寒雪被插的声音都哽在了喉咙里,瞳孔猛然收缩,眼中泪珠随风飞落,身体抽搐著,揽在寒战肩上的玉手,十指狠狠的在他结实的背上划出血痕。
  “雪儿……雪儿……雪儿……啊……”随著寒战狂乱一声大吼,他猛然拉住马缰,黑马狂嘶一声人立而已,而寒战的大Rou棒也随著这一下,大半个头部深深的插入到芓宫里头。寒战紧拉著缰绳任黑驹人立著跳跃著,卵蛋缩了缩,臀部抖了数抖,浓浓的Jing液激射而出,一滴不剩的全数灌入寒雪体内。
(12鲜币)出使庆国之1
  庆宫滛乱,败坏伦常,父子妻女同室而居,庆皇室之女早夭者众,疑为庆君所弑。
  寒雪眉头紧皱的看著手中探子送回的秘报,庆王华乾军今年56岁,膝下五子具已成年,宫中唯有三名待嫁的公主,最小的一位还未成年。皇宫之中,皇子,皇女早死并不是什麽新鲜事,後宫争宠哪个女人不是蛇蝎心肠,你死我亡?但结合败坏伦常,父子妻女同室而居这几个字,就不得不让人想到另一个层面,难道这庆王滛幼女而至其死?
  寒雪心中一惊,忙将纸条塞入熏香炉,任火光窜起将纸条化为灰烬。
  自与寒战马背上狂野野合之後,她堵气的不与寒战说话,进入边城後,汇合了大队人马便朝著庆国继续进发。这几日两人见面,她亦当未见,队伍中近几日的气压越见低迷她也全当不知。此时气过了,看到那张密报,她竟产生苛待寒战的错觉,不由为之失笑。
  掀起窗帘远望,可见远处稀稀落落的几个毛毡帐篷。庆国是一个牧耕相结合的国家,与碧落接壤的边境地带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深入内陆後便是连绵千里的田野。渐入内陆,草原上的毛毡帐篷便密集了起来,随处可见成群的牛,羊,俊马,庆国民生昌盛由此可见。
  眼角瞄到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心跳不由一急,手一抖,帘子自手中滑落,遮住那人痴痴望来的视线。
  对寒战的讨饶求好,她不是不见,心中虽已不再怨怪他了,可一见到寒战便会让她想起那一夜交欢时的惊心动魄,她还是会觉得心惊肉跳,羞於面对他。
  那一夜,仿佛连月亮都染上了暧昧的红,在满地滛靡的Jing液与交合著的狼群包围中,寒战抱著她策马狂奔,两人的下体紧紧的贴合著。寒战粗壮的Rou棒不知疲惫的一次次攻占她的嫩|岤,在马儿飞速的奔跑中,又重又深的高速抽锸著她的肉|岤。
  那一夜她一次又一次的高嘲,好几次高嘲中都失禁了,甚至在登上极致时失了知觉,可每次都会被寒战有力的抽锸而弄醒,继续让人欲死欲仙的插捣,任她怎样的哭喊、求饶他都不理。那一夜的寒战魔魅而狂野,让她感到陌生和害怕,那不是她所熟悉的爱人,而是沈浸在滛欲中的魔君。
  次日清醒时,寒战正在往她的小|岤中上药,被寒战在马背上抽锸了数个时辰,她的下体酸痛异常,整个阴阜都红肿充血了,嫩嫩的小|岤被大Rou棒插的大开,还细细的往外溢著血丝,她连襦裤都不得穿,只能光著下体躺著不得动弹。
  寒战满脸心疼与内疚的抱著她,那时,她只觉心头烈火熊熊,却一点都不想跟他说话,所以自那夜之後,细数下来,他们已有近十日不曾说话了。
  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将寒雪自回忆中惊醒,马蹄声混乱,显然来者人数不少。马车边上马蹄急响,便听张少良冲著来人喊话道:“来者何人?”
  “庆国礼部侍郎何白屿,奉我王之命,前来迎接护国公主与驸马大驾。”何白屿高抬著头,一脸傲慢的回道。
  张少良眼中寒光一闪,也不说话,而是脸色诡异的向後看了看自家的众位兄弟,然後非常默契的齐齐打马向两边散开。找倒霉的人来了!这几日里公主与战大人闹脾气,他们被战大人的冷气冻的差点变冰棍儿,现在有人送上门来,他们乐得闪边上看戏兼纳凉。
  寒战见状冷冷瞥了那十二人一眼,这才阴沈著脸策马上前。见这何白屿年约三十有余,面容清俊,体格魁梧,这个年纪能做到礼部侍郎,也算出色,确实有自傲的条件。只不过这男子高抬著头,只看天不看地,而他讨厌看人鼻孔说话,所以……
  “何大人辛苦了,请!”寒战马鞭慢幽幽的朝前一指,
  “啊……”一只断头的飞鹰喷著血迎头向何白屿砸来,让他惊吓的放声尖叫,马而受惊高嘶一声将他华丽丽的扔下马背。
  寒战故作惊讶的转头朝十二卫喝道:“哪里来的死鹰,你们还不快去将何大人扶起来。”自己身体却是未动一分,连身下黑驹也是纹死未动。
  高啊,战大人真是腹黑中之高手高手高高手啊,演起戏来一点也不含糊,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何白屿顶著一头的鹰血、草屑从地上蹦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指著寒战吼道:“你,是你射落的飞鹰,你欺人太甚!”
  “何大人何出此言?”寒战连眼也懒得抬,低著头慢慢的折拢马鞭,吐出的话却是冷意十足。
  “你故意击落飞鹰羞辱於我,你碧落国欺人太甚!”何白屿面目狰狞的指著寒战大吼,满是鲜血的脸看起来异常可怕。
  “何大人这话是抬举寒某,还是意欲寒掺寒某?飞鹰!翔於九天之上,要射杀也要有弓箭,寒某两手只有一支马鞭在手,何大人不会以为一支马鞭能射下高空之上的飞鹰吧?”寒战满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边上的十二卫听的齐齐点头,能啊!怎麽不能?!战大人武功早已出神入化,用马鞭甩出的剑气射杀飞鹰,那还不就跟玩儿似的。
  只是庆国人皆把他们的动作认为是赞同寒战的说词,一时间,连何白屿也被噎得无话可说了,寒战出手太快,别说他一个不会武功的书生查觉不到了,就是他周围的侍卫们也没有一人发觉。
  见何白屿还是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寒战冷下脸道:“还是何大人故意借题发挥,想引起两国战乱呢?”
  寒雪在马车中掩嘴闷笑,这男人,自己心中不郁,却拿这小侍郎玩儿,好在他身手好没人发现 ,若是被抓个正著,那该如何是好?
  寒雪掀帘而出,站在马车上慢幽幽的说道:“驸马不得无礼,本宫以为想是哪里的猎户在远处射杀飞鹰,累得何大人也受惊了,这只是场误会,何大人以为然否?”
  何白屿正愁没台阶下,此时寒雪一开腔,他乐得顺著杆子往下爬,连声应著:“公主所言及是,所言及是,此时天色已不早了,前方二十里便是我庆国的皇城,请公主随臣入城吧。”据他所知,眼前这两人是及得碧落皇上宠幸的公主与驸马,他何白屿有幸得到大公主与二公主的宠幸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若贸然为庆国惹来战事,将是何等的大罪?想到此处他那腰就弯的更低了。
  几十天的跋涉总算是到地方了,寒雪欣喜的一笑,“有劳何大人前方引路了。”说完便回身进了马车。
  寒战幽幽的收回期盼的目光,转眼瞪向何白屿时已是满含杀气,小雪儿不肯原谅他,他没话说,可他的雪儿竟然对这个小白脸儿笑,这小白脸真真是可恨之及。
  何白屿只觉背上一凉,举目四望却没发现有何不妥,一时摸著脑袋觉得莫名其妙,却不知自己已被一个吃醋的男人盯上了。
(10鲜币)出使庆国之2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城,寒雪暗地里给了王正义指示,让城中的探子夜里来见後,便若无其事的被何白屿引进驿馆梳洗,稍事休息之後便携同寒战带著十二卫与一众官员进宫面圣。
  庆国的皇宫相较於碧落的,显得更加高大粗犷,不同於建在平原上的碧落皇宫,庆的皇宫是依著山体建的,各座宫殿错落在群山之中,远远望去让人心生敬畏。
  庆王要在朝议殿会见她,而这朝议殿正是庆王用来早朝议政的宫殿,却也是全庆国皇宫中海拔早高的宫殿。寒雪站在山脚手搭凉蓬,那一阶阶的白玉石台阶看的她头晕目眩,心里只暗咒庆王不得好死,还没见面就想给她来个下马威。这种场合又不能让寒战抱他上去,只能认命的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爬。
  只不过,自出生起她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庆王想给他下马威,那也得看她乐不乐意!
  轻移莲步,寒雪慢幽幽的一级一级登高,因著寒雪的身份,前头引路的礼宫也不敢催促,只能认命的跟著她慢慢走。
  “侍仪大人,贵国的皇宫真是状观,这般大手笔,怕是建时花了不少银子吧。”寒雪闲停信步边走边与引路的礼官搭话,身後一步,一身紫色官服的寒战沈默的亦步亦趋,金线暗绣的四爪金龙,威武的腾飞在衣摆之上,衬的他更加的气器宇轩昂,贵气逼人。
  身後两侧,寒雪的十二卫皆一身银亮的盔甲,紧紧跟随在两人之後那轻松的样子,跟身後一群边往上爬,边擦汗猛喘气的一众碧落官员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可不,我国各座主要宫殿都建在高山之上,单这白玉石阶,便造价不菲,每年各宫单就修缮的银子,那就是流水一样的花出去呢。”老太监话中不无炫耀之意,却因语气平缓让人几难查觉。
  “侍仪大人在宫中当差的时日不短了吧?”寒雪笑咪咪的问道,能练就这般高深的说话功夫,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下官打小进的宫,到如今也有五十一个年头了。”老太监低眉敛目的回著话,心中虽是急切,脸上却不表分毫,暗道这碧落的公主也不是个善茬,几位小主儿打著给这位下马威的主意,这会子,怕是整到自己了,看这位走走停停的自在劲头,几位主子怕是要枯等上个把时辰了。
  “也是宫中老人了呢,算算时间,侍仪大人可算是两朝元老了。”寒雪微笑著停步歇脚,让身後走得喘了的几个老大人歇口气儿。他们也不容易,平日里在朝中养尊处优的,最多也就动动嘴皮子,斗斗心眼儿,现在皇帝哥哥一句话,他们便得随著她千里跋涉来到庆国。七老八十了还得随著她东奔西跑不说,偏遇上庆国什麽没有,就是台阶多,这麽老的人了,还得糟这种罪,真是罪过。
  为了不让他们太过狼狈,她只能时不时的停下来看看风景,让他们得以喘息休息,这般慢慢走才不至於让他们到山顶时累得过於狼狈,失了碧落的礼数与脸面。
  寒雪完全无视身边脸色越来越铁青的侍者们,就这麽著走走停停,磨磨蹭蹭,待到得山顶,已是两个时辰之後了。
  宫门口的传令官与几位侍从一见到寒雪等人的身影,马上像狗见了肉骨头似的冲了上来,“公主殿下,您可到了,陛下与众位皇子等您有一会儿子了。”
  寒雪抬头瞄了眼冲到跟前的众人一眼,然後淡淡的笑道:“几位有话慢慢说吧,先擦擦汗。”心中不由冷笑,看这些侍从一脸火烧屁股的样儿,想必庆王是等急了?!。活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想给她来下马威,她也不是泥塑的。
  “公主与众位大人先随下官来吧,陛下已等候多时了。”传令官边擦著满头的汗,边小心的陪笑哈腰道。
  寒雪淡笑不语,回身看著身後陆续登顶的大臣们,柔声道:“众位大人先整理一下仪容,稍事休息一下吧,匆忙而来,可别失了咱们碧落的礼数。”
  庆国的侍仪及一众侍从一听,脸都绿了,他们的陛下已经在殿上枯坐了近两个时辰了,这位主儿还想磨蹭到什麽时候?
  寒雪无视宫门传令官与侍仪之间的眉来眼去,欲言又止,莲步轻移到寒战面前,装模做样的理著寒战的衣襟,拉平他无一丝折皱的衣袖,“一会儿就要面见庆国陛下了,这衣服可不能乱。”一众碧落官员一听,亦觉非常有理,纷纷整理起衣帽仪容来。
  寒战看著寒雪抚在他衣襟上的小手,眼中柔情似能滴出水来,自草原上疯狂索要她之後,雪儿已有半月对他不理不睬了,害他相思成狂,夜不能寐。雪儿现在这般接近,是否表示她已经原谅他了,是否表示他再不用深夜守在她屋外,想著她的柔美暗自抚慰自己?
  随著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传令官的脸色由青变紫,由紫变绿,额上的冷汗如雨般滑落,几个胆小点儿的侍从腿抖的差点儿要跪下去。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平日里连主子们一个心情不爽利都能让他们掉脑袋,更不能说让陛下及一众皇子、公主枯等了近俩时辰,他们将是什麽下场。
  磨蹭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寒雪才收回忙碌的小手,微笑著有礼的向传令官点头道:“有劳大人为本官通报吧。”
  终於等到寒雪的话,传令官心一松,脚下一软,差点儿跪下去,边上的侍从忙一左一右将他托了起来。
  “下,下官,马上去,去通报。”传令官抖著声,被两个侍从搀扶著往宫门里去了。
  寒雪的眼不动声色的在宫门前的一众庆国宫侍身上溜了一圈,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庆宫内防守严密,宫侍选拔森严,她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几个混入其中,除了今天的密报为内宫传来的外,之前的调查都外宫的探子传回的,却从未说庆王是个残暴的人,为何这些宫侍会如此的害怕?
  她手下的人不会传回虚假消息,这里面到底有何不寻常?
(15鲜币)出使庆国之3
  庆宫之中有何不寻常?结合早上收到的密报,寒雪在见到庆王及一众皇子皇女後就明白过来了。
  庆王华乾军今年五十有六,膝下五子,分别是长子华世招三十八岁,二子华世岚三十四岁,三子华世琤三十四岁,四子华世风二十八岁,五子华世统二十七岁。三女分别是华仙羽十六岁,华仙飞十四岁,华仙瑶九岁。
  华乾军虽被四国暗地里传为懦弱之君,其人却有一副军人的身材,高大而魁梧,偏五观却是异常精致,,隐隐透著一股子书卷气,非常矛盾的组合。五个儿子都继承了他的高大身材,容貌虽各不相同,却是相同的俊美,可见庆後宫中的妃子皆为貌美之人。三个女儿除小女儿尚年幼,身材还未长开外,皆是身材高挑健美,前凸後翘的火辣美女。
  暗暗的将密报上的信息与大殿上的人对号入座,寒雪不动声色的扫视一圈後,敛裙向首坐上的庆王盈盈拜下:“寒雪参见庆王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寒战参见庆王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寒战跟著低头一礼
  “参见庆王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十二卫及一众碧落大臣跟著拜倒唱道。
  “护国公主及驸马不必多礼,快快请起,众位平身。”华乾军眼中闪过一丝异芒,嘴角却带上了淡淡的微笑。
  “谢陛下!”
  寒雪优雅的站直身体,抬头微笑:“陛下大寿,皇兄特命寒雪带来一份薄礼,略表心意,还望陛下笑纳。”侧身长袖一挥,身後礼官立即将盖著红布的礼盒捧了上来。
  殿上侍从急忙上前掀开红布,殿上顿时响起一阵抽气声。
  一坐镶金白玉观音亭亭立於礼盒之上,美丽的观音由清透的稀世白玉雕塑而成,发边衣角皆镶以黄金点缀,金光闪烁,无论从何角度看来,整座观音像都是散发著神圣的金光,端显圣洁无比,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神物,神物啊……”大殿上一时嗡嗡的议论了开来。
  华乾军的眼中也满是赞叹与惊讶,“贵国这份礼实在太贵重了,公主务必代朕多谢贵国陛下。”
  “陛下喜欢便好!”寒雪淡淡的笑著,低头敛目。金镶玉工艺在这里是超越时代的工艺,华丽的雕塑及精细的工艺,使这坐观音像成为世间独一无二之物,说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
  待侍从小心翼翼的收走观音後,华乾军才道:“公主与驸马初到,朕为你们介绍,这是朕的长子世招。”
  “世招皇子!”因庆王未立皇储,也未封王,寒雪与寒战只能以平辈礼,客气的一辑。
  “这是朕的二子……”一圈介绍下来,寒雪与寒战皆有礼的回应。
  “这是朕的长公主仙羽,二公主仙飞,及小女仙瑶。”
  “驸马如此俊美,护国公主好福气。”华仙羽眼波流轮,娇声笑道。
  接收到这位公主的异样眼光,寒战一身冷气不自觉的散发出来,下额一缩,整个人森冷无比。
  “是啊,是啊,公主好福气。”华仙飞援声道,眼波盈盈,端的是娇美无比。
  寒雪微笑著侧身看了寒战一眼,两人眼波交缠,不动生色的交换著只有自己明白的信息。自然的侧身对二女轻轻一福:“两位公主过讲了,两位公主国色天仙,想必将来亦会有佳婿相伴左右的。”寒雪敛下的眼睫盖住了眼中的寒光,身为一国公主,竟色对异国驸马眼露滛色,真真是滛娃荡妇。若不是有今早的密报,她还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觉,这两位公主的眼光滛浪,视线总是落在寒战及身後的十二卫身上,而且是在──胯下。
  此时,殿上响起一个娇憨的声音:“父皇,瑶儿饿了。”
  寒雪抬头望去,眼眸微不可见的缩了下,只见年方九岁的华仙瑶娇笑著抬头看著龙椅上的华乾军,清澈的大眼中流光盈盈,飞扬的眼角透著幼女不该有的妩媚,那轻扭的肢体隐隐的散发著成年女子才有的媚惑。
  ‘庆宫滛乱,败坏伦常!’
  这八个大字闪电般劈进寒雪的脑海,猛然回首望向庆王,只见他满眼慈爱的看著华仙瑶嗔怒道:“你这丫头,怎的这般不懂礼数。”华乾军转头看著寒雪笑道:“小女年幼,不懂礼数,让贵客见笑了。”
  不动声色的敛下眼中的震惊,寒雪面上略带愧疚道:“陛下言重了,是寒雪等人行事怠懒,致使众位枯等至此时,寒雪惭愧。”
  “父皇,此时天色已晚,护国公主舟车劳顿想必已非常疲累,儿臣建议让公主先好生休息两日,待三日後,为公主及各国使臣举起晚宴款待。”华世招出例向庆王弓身道。
  “皇儿此意甚好,”华乾军满意的笑道:“公主先回驿馆好生休息,三日後朕再设宴款待众位远道而来的贵客。”
  “谢陛下,如此寒雪便先告退了。”带著众人行礼後,寒雪优雅的转身退出大殿。转身时不动声色的对十二卫之一的包清使了个眼色,包清轻一点头,隐在十二卫中,在出宫门时身影一晃便不见了踪影。
  
  下到朝议殿山脚,寒战扶著寒雪进了公主御銮,自己也跟了进去。
  健臂一揽,寒战便将人圈进温热的怀中,嘴唇贴在寒雪耳边轻声道,“那华仙瑶叫饿时,华乾军动情了。”
  寒雪闻言,不禁秀眉轻簇:“难道华乾军与幼女乱囵?”
  “今晨的密报可看了?”御銮摇摇晃晃的起行出宫,御銮内的两人却脸贴著贴,用只有两人能听完的声音说著话。
  “看了。”
  “庆宫防守非常严,暗子差点赔上了清白方探到这惊天之密,我已吩咐下去,让她立即脱身出来,不必再探。”费了多年的功夫替伏,好不容易进入了内宫,不想却得著这样的消息,暗子培养不易,若轻易损伤寒雪必然伤怀,再说现在他们来了,也不必再让暗子冒险。
  “你处理的很好,现在只待包清回来便能知道是个什麽状况了。”事情说完,寒雪便想从寒战的怀里起来。
  “别动,”寒战收紧了一双铁臂,将人紧拥在怀里,“我有半月不曾抱你了,再让我抱抱。”低沈的声音隐隐透著一丝委屈。
  寒雪闻言心中不舍,面上却是不依不饶,嘟嘴一哼:“有此结果,不知道该怨谁?”说著还白了寒战一眼。
  “怨我!怨我!”见寒雪终於不见了怒气,寒战忙哄道,“那夜我太过孟浪了,伤了你,对不起。”
  想起那夜寒战狂猛凶悍的抽锸,寒雪不禁全身燥热起来,脸上一时热气滚滚,她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咬唇轻声埋怨道:“那天人家都疼了你也不理。”
  听著寒雪柔媚的娇语,寒战一时心中柔情四溢,半月未输解的欲望也立即汹涌而致,不由暗哑了声音,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