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17部分

,陛下尽可慢慢思量,过些时日再给本宫回复即可,今日天色也不早了,本宫夫妇俩就先行告辞了。”
  华乾军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了眼两人,虚伪的笑应道:“那联就不留两位了,两位还请自便。”
  一直在寒雪身边做陪衬的寒战此时突然上前一步,手中拿著一支小小的白玉瓶子,向华乾军挥了挥道:“此次前来未备厚礼,此药为公主府上一家臣所制,对养身健体有奇效,还请陛下笑纳。”说著手一挥,那小小玉瓶便稳稳的落在庆王面前的玉石桌案上。
  寒战这一手功夫让华乾军看的眼瞳一缩,心中大吃一惊: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尉迟家的遗子竟有如此神功,确实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也亏得他们今天对他并无杀意,否则,这样一个人,他大庆国的宫中,谁人能挡?寒战露这一手功夫,只不过是在明著告诉他,他们要杀他易如翻掌,这是在威慑於他──隐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华乾军的脸上有不甘,惊惧,恐慌,疑惑,但一系列的情绪也只不过在他脸上一闪而逝,下一刻便被他敛了个干净。再抬头时,他又是那位泰山崩出於而面色不改的君王,“驸马客气了,如此本王便却之不恭了,请──”
  虽然这般急於送客,已显狼狈,在这两国的谈判中已落了下呈,但此时他心中已乱,对碧落一直以来的情报和实力的评断,在今晚这短短的谈话中被全部推翻,今後的棋要如何走,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但唯有一点是明确的,三国联盟已不攻自破,不论出卖消息的是哪一国,此计即已被碧落知晓,便已成废棋,再无需提。而碧落所提之计谋虽暗藏险招,却也确实是条好计,若真能成事,不论有何种风险,对他大庆都是利大於弊的。
  想到这里,华乾军不禁又补了一句:“护国公主与驸马远道而来为本王祝寿,盛意呈诚,本王心中感喟,明日晚宴,请两位务必出席。”
  听著华乾军特意加重了语气的‘盛意呈诚’和‘感喟’这几个字,寒雪与寒战对视一笑,知道华乾军这算是已经答应下两国结盟之事,至於结盟的具体事宜,也就不急於这一时半刻了。两人起身行礼,又是一翻场面话後,寒雪才告辞道:“陛下盛情,我夫妻二人明日必到,如此便先行告退了。”
  寒战上前将寒雪抱入怀中,向华乾军点了点头,便脚下轻点,运起出神入化的轻功,似一阵轻烟般自进来时的天窗翻了出去。
  看著那轻微晃动的天窗,华乾军有些脱力的摊在了九龙座上,若不是他亲眼所见,哪里肯信这天下还有功夫如此出神入化之人,若不是桌上还放著那白玉瓶,若不是那天窗的窗扇还在晃动,他只怕会觉得自己做了一场荒诞不羁的梦。
  抬手拿起桌上的玉瓶,随手取下瓶塞,那瞬间飘散在空气中的熟悉香味让华乾军再次惊出一身的冷汗,这是……这是……
  心不受控制的急速跳动著,颤动的手一抖,那小小的玉瓶险些拿不住。惊骇已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不可能……他们不可能知道那件事……不可能……’华乾军心中狂喊著,却只是僵硬的坐在九龙椅上,脸上突青突紫变幻不定,在满殿的烛光下映照下,已有些扭曲变形,也不知过了多久,後殿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他才自僵硬的呆坐中勉强的回过神来。
  扭头看向那被一只耦臂掀起的布帘,精绣著龙凤戏珠的锦帘下是未著片屡的幼女,洁白稚嫩的身子上,青红的指印与吻痕交错,未发育的胸膛上两点圆鼓鼓挺立著的红豆颇显诡异,却更添了分魅色。纤细的腰间布满青紫的指印,那小小的腰胯间紧勒著一条细细的红绳,印在洁白的肤色上更显醒目,小小的肚脐下似怀了孕的女子般微微的鼓起,顺著她微向两边分敞著的走路姿式,大腿内侧自腿心流下的丝丝水痕,让华乾军的欲火如爆发的火山般喷涌而出,他深深的明了那小小的,滛荡的身体里藏著什麽样物什。
  前一刻满心的惊疑,恐慌,与对未来大事不能掌控等负面情绪,在看到这具赤裸的幼嫩身体时,全部化为了惊天的欲火,身下的欲龙瞬间抬头,将刚穿上不久的绸裤高高顶起,那顶端的一点湿意慢慢的加深了颜色,并向周边扩散开来。
  华仙瑶迷糊的擦著睡意迷朦的眼,脚步蹒跚的向华乾军走去,边走边嘟囔著:“父皇,夜深了怎麽还不睡?”
  华乾军眯眼盯著那慢慢走近小人儿,视线粘在那两条摆动的细腿上移不开了。在烛光的映照下,两条大腿的内侧在走动间反射前细细的水光,更添滛靡与诱惑。
  压抑住的呼吸变的轻浅而急促,口中如刚吃了酸梅般,自动分泌出唾液来,“过来!”华乾军低哑的命令道。
  “父皇!”华仙瑶还未完全清醒,只习惯性的唤了一声,脚步不停的向华乾军靠近。
  走的近了,那白嫩细腿内侧的水痕便一目了然,参杂著白浊Jing液的Yin水粘稠的顺著细腿往下慢慢滑落,看得华乾军心里如猫挠似的痒痒。待得华仙瑶靠近,华乾军出手如电的扯住她的手臂便往自己怀中猛的一拉,一手穿过她细嫩的腿间,直按向那中间的一点。
  “啊……”被拉著往前扑的华仙瑶猛的整个人往後抑去,插在小|岤中的玉制棒棒被华乾军狠狠的往里按压住,那粗硬的东西本就顶著她细窄的宫口,被瞬间贯穿,熟悉的麻痒让她的意识猛然惊睡,清澈的大眼中立刻布上了一层的水雾。多年的习惯让她马上摆出了最诱惑的姿态,大眼半眯,小小的舌头自红唇里探出,慢慢的在微笑著的唇线上划过,腰胯前挺,将自己送到华乾军面前,让他能更方便的玩弄自己,细白的耦臂扶在华乾军宽阔的肩上,抬起一条大腿架在龙椅的扶手上,将自己无毛的阴阜完全的呈现在华乾军面前。“父皇……”
  华乾军黑沈的眼中亮起两点火光,一手拉住勒在华仙瑶胯上的红绳,往下猛力一扯,华仙瑶痛叫一声,细细的红绳划过,那白嫩的肌肤上立即浮现一条红紫的血痕,深埋在小小肉洞中的玉势随著那力道被猛的拔了出来,一条白浊粘腻的水液紧随著喷涌而出,那是今夜早些时候他射在里面的种子,原被玉势堵在里面,此时一抽便再无阻挡了,一团一团的住下掉。
  原就心浮气燥的华乾军见此哪里还忍得住,绸裤只卸到大腿上都来不及脱下,一手拎小鸡似的将华仙瑶抓了过来,将她臀部抵在玉石桌案上便将自己粗大的肉柱子整个给捅了进去。
  “啊……啊……父……皇……啊……太……啊……太猛……啊……”狂猛的撞击力道让华仙瑶只能大声的尖叫,小小肉|岤中还未全部流出的Jing液又被华乾军粗壮的肉柱给猛的挤进细窄的宫道里。
  “小滛娃,我的小瑶儿,被为父的插舒服麽,爽不爽,啊?”华乾军似疯了般的拼命耸动著,一边高吼著滛语,他胯下粗大的Rou棒将那小小的肉洞撑到极致,抽锸间又快速,那小|岤里的Yin水及Jing液被搅拌的更加粘稠,随著他抽锸的动作一点点的汇聚,再顺著两颗硕大的卵蛋一点点的粘连著住地上滴去。
  华乾军没有意识,没有保留的力道让华仙瑶感到即爽也痛,她的身子本就小,以华乾军Rou棒的尺寸,每次若整根插入的话,都是直接插到她的芓宫里头去的,以往被华乾军操干,还会有些前戏,那细窄的宫道也是被慢慢的扩开的,哪里像这次这般凶猛的次次直插到底?宫道里头热辣辣的疼著,阴阜及|岤道里外却是舒爽无比,被自小调教的欲女体制,让她迅速被欲望撑控,只能张嘴大声的叫床,细小的臀部还一耸一耸的配合著华乾军让他撞的更猛,更深。
  “啊……要……要……死了……裂了……啊……好……好……爽……啊……啊……”
  随著身体本能的舒缓,耳边听著华仙瑶滛浪的叫床声,华乾军混乱的心绪慢慢的平静下来,身体仍在随著本能耸动著,粗大的阳筋仍在有力的捅著那小小的肉洞。脑子里却是慢慢的有条理起来,被欲望支配的眼神也越来越清明起来。
  那叫寒战的小子不愧是尉迟的儿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不说那一身的气度,单是那一身的功夫就不容人小觑。还有那个叫寒雪的小丫头片子,能让皇甫皓羽宠爱这麽多年,还撑了碧落半壁经济命脉,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之前因为这丫头只是个异姓公主,又是个女子,便先入为主的没让人深入去查,现在看来真真是大错特错了,得让探子立即重新探查明白。
  这次三国联盟本是秘中之密,哪里知道竟早被碧落知晓,虽不知道是哪一国漏的秘,秘密漏露了是真,到此也已无力回天,此事已再不可为。再者,三国之中不知哪一家出的错,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亦不能再与之深交,以免给庆国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再者,碧落提出的这条计策好虽好,明面上好处都被他庆国占了,碧落虽也有甜头,但总没有他庆国的多,这般看来,他总觉得不妥,却看不出不妥在何处,不由的让他伤透脑筋。
  心乱烦燥之间,华乾军不由的更不节制自己的力道,双手紧紧的箍著华仙瑶的两条细腿,那冲撞的力道几乎要将她撞碎。
  “啊……痛啊……啊……裂了……不要……啊……好深……啊呀……要……要……烂了啊……”华仙瑶脸上似痛似喜,小小的阴阜早已被刚强的力道撞击的一片通红,圈在华乾军腰背後的脚指都因|岤中猛烈的快感而蜷缩在了一起,被撑到极致的小|岤因高嘲来临而快速的收缩著,深处喷涌出的水液却被那粗大的Rou棒死死的堵在了|岤道里头,除了零星一点被带出身外外,大部分都被Rou棒推挤进了她小小的芓宫里,小腹随著华乾军凶猛不知节制的插干,慢慢的圆滚鼓起,她一边糊乱的尖叫著,一边紧紧的夹著华乾军的腰身,摇摆著屁股,手还忙碌的扯开华乾军的衣襟,在他壮硕的胸膛上捻玩著那两颗樱果。
  粗长的Rou棒深入芓宫重重的撞击著,被窄小的|岤道及宫道一起挤压的的消魂快感让华乾军的思绪略微的回神,看著在他身下滛荡扭动的小人儿,华乾军滛邪的露齿一笑,专心摆臀抽锸起来,看著华仙瑶似疯似颠的尖叫著,却仍不停的扭著屁股引合他的插入,华乾军便冲撞的更加卖力。疯狂的又猛插浪捅了近千下,他一个重重的顶入,精关一松,粗壮的圆端上,细孔中的Jing液如水箭般激射而出,迅速的充满那小小的芓宫,看著那平坦的小腹上鼓起的形状更加明显,华乾军满足而骄傲的笑得更加欢畅了,也唯在有这种时候,他才会将满脑子的国事扔在脑後,享受这片刻的满足。
  虽明知以华仙瑶的年纪是绝不会怀孕的,他偏就喜欢将每次发泄过後的Jing液储存在她的体内,心底暗暗有著一丝不让有的期待,期待那些种子能在那小小的地方生根发牙,每次疯狂後,他都会将自己的种子一滴不剩的射在她体内,一次,二次,三次,……看著那片平坦光洁的小腹慢慢拢起,他便会有种变态的兴奋与快感,好似这样就能证明自己是与众不同,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收敛了一下心神,看著整个摊在玉石桌案上,仍在微微抽搐的华仙瑶,华乾军邪笑著将她抱起,转身往後殿的浴池走去,到了地方,把华仙瑶放在池子一角,自已也草草的清洗了一下後,便出了池子穿戴起来。那边华仙瑶仍依靠著池壁回味著刚才欢爱的美妙滋味,连华乾军何时离去了都不知晓。
  找不到书名
  作者:找不到
  战恋雪(限)
  (20鲜币)出使庆国之21
  天刚蒙蒙亮,朝议殿里早已百官齐聚,静待早朝议事,只是直到日头东升,也不见向来勤勉的帝王到来,一时间满朝文武都不禁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就在此时,只见内庭的总管太监自侧门姗姗而来,在一众文武百官面前站定,高昂著头尖声喊道:“皇上有旨:因各国来使齐聚我大庆,今日早朝罢免,晚宴与百官同庆。另喧五位皇子,协同兵部尚书孙玉芳大人,刑部侍郎刘书恒大人,震边将军华锐大人,骠骑将军吴浩大人御书房议事。
  “臣遵旨!”
  被报到名字的几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每人脸上神情虽淡,但细看却仍不难发现些端倪。
  华世风快步蹭到华世招身边,压著声音问道:“大哥,你说老头子这是走的哪一招啊?你可有听到什麽风声?”要知道明面上华锐他们可是臣子,平日里老头子从不会将他们招在一起议事,今日这是抽的哪门子筋啊?
  “我也正奇怪呢,罢了,去了自然会知晓的。”说完便抬头招呼一众人等同去御书房,一边走还一边与众人笑谈著,做出一副君臣同乐之景。
  庆国的御书房与别国的不同,并不设在朝议殿之後,而是在庆王的寝宫里,正是寝宫的正殿。
  众人一路走来,见殿外御林军林立,且原本守殿的侍卫都退守到离殿五十步之外,大殿外连个随侍的太监都没有,心里不由更是疑惑,各上脸上也都不禁沈了又沈,一进门便见华乾军靠坐在九龙椅上,神情阴郁难看,眼底泛著淡淡的青黑,九人这里就更加惊疑不定了起来。
  “儿臣参见父皇。”因殿中只有父子几人,华锐等人也不在做秀,与华世招等人一起跪拜参礼。
  “都起来坐吧,为父有要事与你们商讨。”华乾军疲惫的按了按眉心,指了指最近的座椅示意众人坐下。
  “何事让父皇如此忧心?为何父皇会显得如此疲惫。”华乾军的脸色让华世招看的更加惊疑莫名,实在不知能何大事能让华乾军脸色如此不郁。
  “昨夜碧落的护国公主与驸马夜访为父,”华乾军阴沈的眼对上几个儿子惊骇的眼,“碧落早在月前便已获知我国与金沙,龙跃联盟之事。”这几个都是自己所有儿子中最杰出的几个,将来大庆的天下便都是他们的,那件事,他一直猜不透想不明。又深怕碧落也会以利诱之,从他庆国内部著手分化蚕食,想来想去,也唯有与他们亲自商议了才是正途。一来将这权力明确了,二来也将他们该得的利益,该尽的义务给说清了,只有他大庆朝的内部扭成一股绳,才能让外人无从下手。
  “父亲是如何应对的?”华锐眼中阴戾之色一闪而过,快的让人还没来得及查觉就已消失不见,只留下淡淡的关心之色。
  华乾军定定的看著这个满脸桀骜不逊的儿子,华锐可说是他这麽多儿子中最有帝王风的一个,城府够深,手段也够狠,又能知人善用,只是性子太傲,太过难训,难免有些刚愎自用,打天下他行,守江山却显得不够圆滑。一直以来,他对这个儿子都不太放心,真是弃之可惜,用之又怕养虎为患,会被虎反噬。现在想来,若是与碧落联盟成立,将来,将打下龙跃的半壁江山交与他,有他与华世招两地呼应,即可互相守护亦可互相牵制,不可谓两全其美。
  看著华锐不闪不避的与他对视,华乾军心里对他更是激赏,悠悠开口道:“那护国公主虽非碧落皇族血脉,却手掌碧落半壁钱银,她给为父的理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刘书恒手抚著自己的下巴玩味的喃道:“好一句‘有钱能使鬼推磨!’,那女人倒是不能小看。”
  “何止那女人不能小看,那个尉迟侯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此人行走如风,落地无声,气势虽收敛了,可那意境看著就是不同的,不知道你们怎麽样,我看著便觉著自个儿功力定是没他强的。”刘书恒看著众人道,昨儿他可不似华锐那般,只顾著盯著那女人看,那个男人就光站在那儿,便让他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那是强者特有的气场,绝不是一般人能效仿的来的。
  “我早就说过,金沙局式太乱,龙跃的几位皇子也不怎麽省事,这事就是不保险的,现在应验了吧?”华世统三分气愤,七分得意的摊著手大声道,“当初你们就不肯听我的,现在如何?”
  华世铮瞪了得意的猛发马後炮的华世统一眼,沈著眼道:“现在事已败漏,倒底是哪一家泄了秘先不谈,这事已经泄漏是真,偷袭已是不可能,若是正面对上碧落的那支奇兵,咱们可讨不到好。”
  “此计已废,再想它策吧。”孙玉芳一语总结,扭头看著华乾军玩味的笑道:“倒是父皇没把话说完吧,那护国公主可还与父皇说了什麽?”
  华乾军看著这几个儿子的反应与分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皇甫昊天的意思是将计就计,由碧落吸引金沙与龙跃的主力军,我大庆反戈直捣龙跃。”
  “好计!”华锐闻言眼中一亮,转而挑了挑眉头,斜眼看著上座的华乾军道:“碧落舍得将龙跃整个送於我大庆?”
  “皇甫昊天的意思是分工合作,事後平分!”华乾军适时的透露一句。
  一直没有说话的吴浩迟疑的看著华乾军道:“父皇是否还有未尽之事?就算我军反戈,金沙若与龙跃扭成一股,碧落也难以啃下这块骨头,毕竟唇完齿寒的道理谁都懂。”
  “不愧为我华家最杰出的子嗣,你们不错,真不错啊,哈哈哈。”华乾军哈哈大笑,脸上的郁色一扫而空,“浩儿说的没错,护国公主所提之事完整的应该是,趁龙跃与金沙发兵攻打碧落之时,由我国以最快的速度攻占龙跃,事後反戈直击金沙。两国协议,龙跃由两国平分,至於金沙,那便各凭本事,咱们能打下多少就是多少。”
  “计是好计,只是碧落会这般好心,将大头送给我们?”华世招满眼疑色的看看众人,再看著华乾军道:“父皇是否也在为此事烦恼。”
  “为父正是想不通这点,才想与你们商议商议。”华乾军含笑点头道。
  “碧落此计能轻易化解三国围攻的危机,让些甜头也有讨好之意吧?”华世风有些不确定的道,只是那眉头仍是紧皱。
  “为父原也是这般想,只是总觉得有些不妥。”
  “孩儿倒是收到了风声,皇甫凤天与皇甫境天在护国公主起程来我大庆时,第二日便起程分别去往金沙与冰晶,想来也与此事有关,碧落该是早有打算的。”华世岚清雅温润抚著袍角,头也不抬的道,对众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视而不见。
  华锐冷厉的眼神在众兄弟脸上过了一圈,然後满带戾气的一笑,“管他碧落有何阴谋阳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诡计也是妄然,我们的真正实力就是同时攻伐龙跃与金沙都绰绰有余,又何需怕碧落的那些个计谋。到时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直攻龙跃,一路直击金沙,双管齐下,就算碧落真与金沙的什麽人连上了线,在兵临城下时也是无计可施的。”
  “锐弟说的不错,而且儿臣认为,咱们就算与碧落联盟,也不必完全照著他们的意思走,以我国兵力,大可分派三分之一前往龙跃,三分之二攻打金沙,趁其不备,双管齐下,就算碧落备有後招,也必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而碧落大军与金沙,龙跃主力对上兵力必定削减严重,如此一来碧落的实力必定大减,说不得战到最後,我们还能直接反扑碧落,实现一统,父皇以为然否?”华世岚一翻话,听得华乾军热血沸腾,却让一众兄弟脸色各异。
  “好,好啊,岚儿不愧为为父的智囊,此计甚好,甚好啊。”华乾军嘴里大笑著叫好,却是暗暗将一众儿子的反映皆看在眼里,脸上带笑,心中却是喜忧参半,看著这九子,他语重心长的道:“你们都是为父的骄傲,我华氏一族的骄傲,若你们兄弟齐心,岚儿此计必成。”看著底下各有心思的九子,他顿了顿又道:“你们都是为父的好孩子,为父也清楚你们谁也不服气谁,只是祖宗基业不容败坏,为父在这里就直接跟你们说了,这天下,为父原就打算分为九份,你们每人各守一份家业,至於这份家业将来有多大,就要靠你们自己去拼去赚,此次与碧落结盟,咱们能得多少利就看你们九兄弟能不能齐心了。
  华乾军这翻话一说,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华世招的脸当场便黑了,原以为庆王将他立为明面上的长子是要让他承继大统,此时却得知这十分的家业只得了九份之一,怎麽不叫他惊怒加交,面上偏还不好声张,当真是忍的辛苦。
  他的心思华乾军又如何能不明白:“这华家族长一职仍是招儿的,这天下可以九分,但华家的族长只有一位,家里的规矩不论你们将来去的多远,都得给为父守好了,可是都听明白了。”
  华世招脸上虽仍不好看,但却仍是将庆王的话听进了耳里,心里也明白庆王这麽做即是保了一众兄弟,也保住了他。在这殿里的,每一个都不比他弱,若真斗将起来,大庆朝只怕也得四分五裂,到时只怕会被人蚕食了去,这般平分了,场上这些个人也能服气,且那族长之位还是自己的,比之他们还是多了份甜头,当下也算是心平气合了。於是带头跪下道:“儿子谨遵父命。”
  其他八人见状也忙跪下向华乾军叩拜道:“儿子谨遵父命。”
  “都起来吧,今日之事不得泄漏,另外,那护国公主的驿馆,你们离得远些,别轻举妄动,那叫寒战的小子武功深不可测,别到时偷鸡不成反被鸡啄了眼。”
  众人一听不由都上了心,华锐平日里就最是傲气,此时一听便有些不郁,“父皇是不是夸大了,那小子真有您说的那麽强吗?”
  哪知华乾军肯定的点了点头,“强,那人的实力远非为父能比,若非如此,为父昨夜又怎麽会静静听他们说完而没动作,实非不愿,而是不能。”想到寒战临走时留下的那瓶药,他脸上又沈重了几分:“还有一事要告诉你们,咱们华家的秘密只怕也泄漏了。”
  “什麽!?”九人这下是真真被吓到了,各各都铁青了脸。
  华乾军自怀里掏出那支白玉瓶子,摊在众人面前,“此药是那寒战临走时留下的,咱们地下洞窟池子里的神药,便有这一剂,据说是公主府上的下臣制的,寒战在昨天那个时候拿出这药,意思不言而明。”
  华世招咬了咬牙,狠声道:“真真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怎麽就这麽巧,都撞在一起了。”那药确实是从碧落一神医处高价购得的,这事还是他经手的,哪里有不清楚的理。
  殿中众人一时脸上都不太好看,沈默半响,华世岚才叹了口气道:“这只怕就是他们的底牌了,他们是明著告诉咱们,若还要此物,便不能对碧落不利。”
  “若真是如此便还罢了,不动碧落就是,只怕他们还有後招便不太妙了。”孙玉芳道出了众人的心声。
  华乾军略一思忖便下起了命今:“两国联盟之事,有岚儿经手,世招从旁协助,至於药的事,岚儿要小心查探,务必探明他们的真意,切记不可动手,你们不是那人的对手。”
  众人面面相惧,齐齐答应下来。只是自此後,他们见著寒战都是小心翼翼的,跟供佛似的将寒雪等人供著,看得各国来使都愣了眼,这已是後话。
  (15鲜币)出使庆国之22
  华灯初上,庆王宫的御花园中早早就摆上了鲜果美酒,五位皇子一字排开,在二道宫门迎接各国使臣,可谓是给足了各国面子。
  因为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寒战一身正式的紫红官服,陪著寒雪坐在马车内。
  看著身上似长了虫子似的,一直扭来扭去的寒战,寒雪最终“噗哧”一声喷笑出来。
  “你这没良心的丫头,就知道笑话我。”寒战故作生气的一把将寒雪搂进怀里,做势就去咬她的脖子。
  “唉,唉,不要,呵,好痒,哈哈,别闹别闹,啊……”寒雪笑著一边缩著脖子,一边被寒战呵气痒的直躲。
  “看你还敢不敢笑我。”寒战眼泛笑意的将人捆抱在自己怀里,脸贴著寒雪笑的红扑扑的小脸,不时的偷香上几口。
  马车内的动静,让守在车旁的十二卫不由莞尔,个个脸上都由心的泛著笑。
  马车还未到宫门口,守在宫门旁的太监早在看到十二卫闪亮的银甲时,便急急迎了出来,
  “来人可是碧落国的护国公主殿下与驸马爷?”
  马车里寒战正埋在寒雪胸前,一手捏玩著掌中的棉软,嘴里津津有味的吮著樱红的小||乳|尖儿,一只大手早早便探进了寒雪的罗裙里,正隔著襦裤揉著那微微有了些湿意的小缝。听得声音,耳鬓厮磨的两人齐齐一顿,不解的相视了一眼,寒雪睁著琉璃似的水眸,推了推仍含著她的||乳|尖不肯松口的寒战,寒战眼神一黯,探在裙底的手不甘心的用力揉了揉,嘴里同时猛吸了几口。
  寒雪差点忍不住尖叫出来,死死咬著牙将呻吟全压在喉咙里,媚眼如丝的瞪著寒战,却不知这样的眼神,男人看著更容易激动。
  万分不舍的将被他吮的尖尖红红的樱果吐出来,看著那沾了他唾液,晶晶亮亮的小||乳|尖,不由伸出舌头再舔了舔,才松了怀抱,直起身给寒雪整理弄乱的衣服,边注意著车外的动静。
  王正义打马迎了上去,一脸威武的应道:“正是,公公是?”这丫在这种时候,也是个能装的。
  “咱家是大皇子身边的奴才,奉了大皇子的命今,特在此等候公主与驸马爷的玉驾。”
  王正义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那太监身後的几个小太监,及宫门内停著的两架软轿,有礼的道:“有劳公公了,公公请稍候,本官这就去通报公主。”说完冲那太监点了点头,便斥马回转。
  寒雪早早就掀了车帘在等他,见他到了近前便问:“什麽情况?”
  王正义脸上扯了丝讥笑,“华世招遣人在宫门口给公主备了软轿呢,那太监正在那儿候著。”
  寒雪闻言微想了想便笑著放下了车帘,回头对著寒战道:“看来华乾军是同意联盟的事儿了。”
  “也就是说三国联盟已破,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寒战会这样说,是因为寒雪昨夜回来後还一直在担心庆王会仍坚持之前的攻打策略,一直辗转难眠,最後还是他看不过去,将她压在身下好好的疼爱了一番,直接让她昏睡过去才消停。
  “放心了一半,”寒雪扶了扶耳旁的金步摇,斜眼睨他道:“等这边的事真正了了,我才能放心呢。”
  被寒雪的眼神一勾,寒战好不容易打压下去的罪恶之原,差点就要抬起头来,急急便闭眼深吸了几口气,马车正巧在这时停了,宫门已到。寒战故做凶恶的瞪了寒雪一眼,对她掩嘴忍笑的动作,只当做没看见,轻哼了声便拉开马车门,一撩袍角跳下马车,回身站在车旁伸手扶她。
  寒雪出马车时,先淡淡的看了那太监一眼,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也挺清秀,正低头哈腰的候在边上,看得出是个会办事的。寒雪边就著寒战的手下了马车,边似不经意的问道:“是世招皇子命你来的?”
  “回公主的话,是大皇子与二皇子命了小的在此等候公主与驸马的,宫门到御花园路程不近,使节中唯公主是女子,两位皇子怕公主太过劳累,便让小的早早带了皇子的銮轿在此候著。”小太监一五一十的回著,那不急不躁的样子似是练了千百回似的。
  寒雪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仍端著公主的派头不冷不热的道了句,“贵国皇子真是太客气,那本宫就却之不恭了。”说著便抬脚进了那披挂著四爪金龙的轿子,一坐定又似自言自语的笑道:“从这儿到御花园还真是不近呢,来时便在担心了,真得好好谢谢皇子殿下。”
  寒战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看著寒雪自信又带了点傲慢的样子,那小小的身了仿佛发出高贵圣洁的光来,让人移不开眼,心里是满满的骄傲与自豪,一向冷冽的脸上不自觉便带了微微的笑。若在平时,她就是一爱笑爱闹的疯丫头,也唯有在这种时候,她才会做了这样子,可是难得的很呢。
  那太监听了寒雪的话低著头的眼中使闪了丝笑意,脸上也越发的殷勤起来,“公主殿下,驸马爷您二位坐稳了,小的这就吩咐他们起驾了。”
  “嗯!”寒雪沈稳的应著,真真是把一个公主该有的派头给做足了。寒战也是少有的冲那小太监点了点头,轿子便各由八名大汉抬了平稳的往深宫而去。
  走了约有半个时辰使到了第二道宫门,远远的寒雪便见华世统与华世岚两兄弟,站在门旁直往这边张望。
  “两位可真是让我兄弟俩好等,这各国的使节可就数您二来得最迟了。”轿子还没著地,华世岚便扬著满脸的笑,迎了过来,若不是寒雪明知道自己与他也就两面之缘,还真以为是相熟多年的老友呢。这华世岚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呢,华乾军倒真是生了不少好儿子。
  轿子落地,华世岚已到了寒雪的轿前,他虽是满脸的热情,寒雪却仍稳如泰山的坐著不起来,只等寒战自边上过来,伸了手来牵她,她才迈步出了轿子。毕竟是男女有别,她现在可是代表著国家来做国际交流的,这公主的名誉,碧落的脸面可都得顾全了。
  华世岚脸上略僵了僵,立即便又堆了笑,但那眼里一闪而过的戾气,却让一直注意著他的寒战尽收眼底,“我与皇兄可是等两位好些时辰了,各国使节都到了,就剩两位了,快快随了我去吧。”
  寒雪依著寒战轻福了福,淡笑道:“寒雪还未谢过二位皇子呢,若不是两位皇子想的周到,寒雪怕是要受不少折腾呢。”
  “哪里,哪里,公主身子娇贵,可比不得我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自是得好好护著的。”华世招也迎了上来,同样是一脸的灿笑。
  “正是,正是,公主应该与我家飞儿妹妹同龄吧,世岚第一次在大殿上见得公主便觉著亲切,可是直将你当自个妹妹般的看待呢。”华世岗说的虽是场面话,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寒雪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一脸的端装贤淑的样子差点就破功了,寒战冷酷脸当场便黑了下来,身後十二卫脸上原本轻松的笑也都僵在了脸上,额上隐隐跳动著井字的青筋。个个都在心中骂翻了天,谁是你妹妹?我擦你个妹妹!擦你全家,全族的妹妹,当你们的妹妹那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你还是继续看待你自己家的妹妹吧,咱们家小姐可不劳你看待,哼!
  寒雪与寒战仍在风中凌乱,哪里还管的上应付这两人,一阵轻风抚过,场面不由的便有些冷。
  华世岚看著一行人不自然的脸色,一时便凝了眼,心中虽觉疑惑,脸上却是无懈可击,仍是一脸热情的灿笑,“公主速与我俩去往御花园吧,不然可真要迟了。”说话间却是完全将寒战给冷落了个够。
  寒雪看著便冷笑了笑,这华氏两兄弟可真是压错了庄子下错了注, 在她眼里,这世上你欺负谁都行,就是不能欺负寒战,当下便脚步一顿,侧著身微低了头,柔声道:“请驸马先行一步。”
  华世招,华世岚两兄弟打的什麽注意,寒战又怎麽会看不出来,怎麽说他也是在这些阴谋阳谋里混大的,这种挑拨离间的戏码怎麽能逃过他的眼去,他原是不在意这些的,做片绿叶衬托寒雪这朵小红花,他心甘情愿还加万分甜密呢,又怎麽会去理会这两个男人的低劣戏码。只是看著寒雪这般维护他,他这心里便甜丝丝,暖呼呼的受用的很。不由便柔了一脸的冷硬,亲密的一手搂在寒雪腰间,一手握著她的小手道:“咱人夫妻何需这种礼数,一同前往便是。”
  两人身後的十二卫听著差点忍不住要欢呼出来:战大人好手段啊,你看这表情这语气多到位,一看就是夫妻情深,情意绵绵的,明著就是告诉这华家的两贱男,‘我们夫妻恩爱的很,你二位就别在这上头费这心思了。’
  华世招与华世岚听著,脸上的笑差点维持不住,再不敢多言,带头往御花园行去。
  (16鲜币)出使庆国之23
  众人一踏入御花园,场中气氛便变得有些微妙,除了仍在舞动舞娘,所有人都将眼光落在他们身上。寒战搂著寒雪在众目睽睽之下,极其自然的先向庆王行了礼,才由华世岚亲自领了到一边的空位上坐下。
  寒战不动生色的扫了全场一眼,便低眉敛目的又做起寒雪的陪衬来。
  寒雪嗔怪的斜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人别扭著呢,他那意思是自己惹来的麻烦便只能让她自己解决,他就是个甩手掌柜,只做个陪衬来的。不过现在也不是跟他较劲的时候,专心应对这场鸿门宴才是正紧,当下也不再理他,转身端起桌案上布好的酒,笑著朝华乾军一敬道,“寒雪珊珊来迟,还望陛下不怪,寒雪自罚一杯,陛下请随意。”
  “好!护国公主好气魄,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请!”华乾军很给面子的将杯中酒饮空,看著寒雪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幽深了。
  寒雪一杯酒刚入口,耳边便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男声:“庆国的规矩可真是奇特,什麽时候女子也能与男子同席了麽?我原以为唯有在欢场上才能看到男女同席的场面,没想到在这国宴上也能见到,还是说碧落的女子都如护国公主这般的随意呢。”
  这话说的重了,不但讽刺寒雪不知检点的与一杆大男人同席而饮,还将她比之青楼妓女,更是将整个碧落的女子都牵扯了进来,这完全是赤裸裸的挑衅。
  寒雪当下脸色一冷,厉声喝道:“庆王国宴,怎会有无胆鼠辈在人背後道人是非,辱我国颜?”
  清脆的女声如一道响雷,让全场的人都错愕的看著她,连场中的舞娘都不知所措的停在了哪里,不知道是要继续起舞,还是快快退场才好。
  “你……你,放肆!你说谁是无胆鼠辈?”龙跃的席位上,一位年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满脸赤红的站起来指著寒雪吼道。那男子生的剑眉朗目,容貌还也算俊美,只是脸色腊黄,眼神闪烁,一看便知此人是个心术不正,不肯安份的。
  华世招看场面僵持,挥挥手让场中干站著的舞娘退了出去。
  “龙跃的使臣是吧?”寒雪眯著眼扫了眼龙跃使臣的阵容,便转脸严肃的对华乾军道:“本宫身为碧落护国公主,有一品诰命在身,代我皇兄出使庆国,庆王以礼相待,本宫深为感慰,但如此国宴却有人公然辱我碧落国颜,本宫知些事与陛下无关,但仍厚颜烦请陛下为本宫做个见证,本宫今日只寻那辱我国威之人,绝不会将此事牵累他人。”
  这话说的妙,明里是撇清了庆国与这事的关系,暗里是告诉庆王:我知道这事与你庆国没关系,是那龙跃想闹事儿,这事不会影响我们两国联盟的。她又请了庆王做见证,即便庆王此时还存了点私心,也不得不在这事上做出表态,不能再干涉这件事,这就给其他各国的使臣一种暗示,即便庆国与各国暗地里联盟了,可这明面上,庆国还是不会轻易得罪碧落的。这也绝了龙跃想在这国宴上联合各国给碧落下拌子的心思。身为地主的庆国都坐观龙虎斗了,其他几国就算想跟著闹腾,也会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华乾军活了半辈子了,又怎麽会想不通寒雪这翻话的用意呢,当下极为爽快的道:“公主放心,此事事关一国国体,朕绝不会偏帮任何人的。”
  “本宫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