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18部分

“本宫先谢过陛下。”寒雪抿辱一笑,心说这华乾军倒真是识趣的明白人。
  转头看著那傻站著脸色时红时青的男子,他身边一个老头正在扯他的衣角,寒雪一看便笑了,这老头可是老熟人了,“原来韩相也在啊,恕寒雪眼拙,到此时才看到您。”
  记得幼时这老头来碧落贺皇甫皓宇大寿,拿著一个玉雕的小帆船模型,得意的跟什麽似的,还一个劲的贬低讽刺碧落,那嘴脸可真是跟方才那男子似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所以她对这老头可是印像深刻的很,也托了这老头的福,她才对造船特别热忠,然後很不幸的在龙跃建起了龙跃最大的造船厂,连皇家水军的船都归她厂里制造。当然,没人知道她就是那隐在幕後的大老板,不过,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嘿嘿嘿……
  被点出名来的龙跃承相韩高远,脸色极不自然的站起来,语气僵硬的与寒雪见礼道,“多年不见,公主越发的明豔动人了。”
  寒雪语气懒懒的挥挥手:“韩相谬赞了,寒雪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拎得清的。”随即微微一笑,看也不看那站在韩高远身边的男子,与韩高远聊了起来,“此次出使,想必就是韩相带队了吧?”
  因著刚才的事,现在听寒雪突然转了话题,韩高远深怕寒雪挖了陷阱等他跳,正在思索说词,哪知寒雪根本不等他回答,便自顾自的接著说道:“哎呀,龙跃王可真是有福气,有韩相这般能干的贤臣辅佐,不像我们碧落,我那些个皇兄,一个两个的,要嘛只想著呤诗作画,要嘛就习武成痴,都魔怔了。唉,不然我也不会代兄出使,还让你们龙跃笑话我一个妇道人家抛头露面的。”
  寒雪唠唠叨叨的说著,完全没了方才誓要与龙跃使臣对恃的气势,反而像是与亲朋好友闲话家长般,让韩高远一时也摸不著头脑,嘴张了张正想回话,那知又被寒雪劫了话头过去。
  “啊,我记得我那皇兄的亲姑姑,文华公主不正是你龙跃陛下的亲母,你龙跃的皇太後麽?哎呀,可怜我那姑姑,人都去了还得被我连累,让自家的臣子当著众国使节的面骂做是那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女,唉呀呀,我苦命的姑姑啊。”寒雪做作的掩了面装哭。
  那边一众龙跃国的使臣闻言全都冷汗浸身,抖成了筛糠子似的。各国通婚联姻那是常有的事儿,若真说起来,各国国主那都是沾著亲带著故的。当今龙跃国主的亲母不正是碧落的长公主文华公主麽,虽说人已经死了,但被自家的臣子当著众国的面比做妓子,这洋相可真是闹大发了。他们这里所有的人就因为那一句话,这命可是交待在这里了,辱骂皇亲可是死罪,更何况这骂的可是一国之君的生母,你这不是连带的骂国主是杂种麽。
  那年轻男子显然也没想到,只是随便说了一句羞辱寒雪的话,经寒雪的口一过,便成了这翻局面,想到那後果,她当场就被吓的摊坐在地,连魂都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韩高远又惊又怒,看著摊在脚边的男子当场便是脚,“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帐。”
  那男子被这一脚倒是踢得醒过了神儿来,惊慌失措的抱著韩高远的大腿哭道:“爹,爹,救我,我救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羞辱那个女人,爹,爹,这不还是你让我说的吗?我只是照爹你的意思做啊,爹──”
  听著儿子口无遮拦的将他抖出来,韩高远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晕过去,气急攻心的一脚儿猛的就朝他胸口踢了过去,“畜生──”
  那男子被踢的飞出三步远,口里猛的吐出一口血来,倒在地上直哼哼,却是再不敢接近韩高远了。
  寒雪看得差点拍手大笑起来,这韩老头可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她正愁没题材可借以发挥呢,他这就给她送到了眼前,真是值的佳奖。
  寒雪故做惊讶的捂了嘴惊呼道:“呀──,原来这位是韩相的公子啊,看我眼拙的,愣是没看出来呢。”心里却是道: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可不就是耗子麽?难怪一副模子印出来似的德性呢。寒雪抬眼对上韩高远似要吃人的眼,故作惋惜的道:“韩相可要好好的教导才是,身为臣子当众辱骂国主之母可是死罪,怎麽可以犯下这种大错呢。”突又瞪大了一双丽眸,似突然想到般吃惊的指著韩高远,“他……他方才说是你让他这麽说的,这,韩相这是想做什麽?指使儿子辱骂国主之母,可是在质疑国主血统?”寒雪故做吃惊的倒抽口气,吐出自己最後的一击:“难道,难道韩相你想造反不成?”
  韩高远被气的双眼赤红,那眼中的暴戾杀意让人不寒而溧,寒雪的最後一句话,把他刺激的彻底失了理智,一个箭步冲上来就想对寒雪痛下杀手。
  各国使节皆冷眼旁观,连庆国主与一杆皇子都文丝未动,唯有冰晶使臣的主位上,一位如冰雪般干净淡雅的男子,紧张的站了起来。
  寒雪一点也不担心自已的安危,反而回眸朝那男子安抚的笑了笑。
  意外就在此时发生,只见冲向寒雪的韩高远突然双膝著地跪倒在离寒雪五步之地,他如被拘的野兽般,不甘的疯狂咆哮挣扎,那双贴著地的腿却仍是文丝不动。
  众人定睛看去,这才发现韩高远的膝盖骨似粉碎了般的扁塌著,鲜红的血迅速在他跪著的地方晕开,而他的腰间插著一根玉筷子,看那位置,这筷子正是插在了控制下半身的|岤位上,这才使的韩高远的下半身动弹不得。
  众人再一想,才发现那筷子正是各人桌上所用的筷子,一时又不由向寒桌那边的桌案看去,果见那位一直没出过声的附马爷手中,不正少了一支筷子麽。
  (15鲜币)出使庆国之24
  当下整个会场中,有点武功底子的人都露出了惊骇之色,方才众人只看见韩高远冲向寒雪,却无人看见寒战出手,直到韩高远突然跪倒在地,众人才惊觉异样,待看清了方才知道是一直陪坐在寒雪身边的男人出的手。联想到这男子出神入化的武功,这些人的後背当场就汗如雨下,这其中包括庆王与五位皇子还有金沙席位里的三位大将,而龙跃这一方的人早已被吓的呆愣了,再见韩高远跪地不起,现在正是六神无主之时,那里会像其他人想得那麽深,那麽透。
  寒雪环视全场,见那些别有用心的人都是一脸的惊骇不安,自然这里面包括了庆王使他的儿子们,也唯有冰晶国席位上的那位俊俏男子一脸的平淡,寒雪看著不由的对他心生出几分好感来。
  转头看著跪在她五步外的韩高远,寒雪笑了,笑的嚣张,也笑的张扬,“韩承相啊韩承相,本宫可否认为你方才所为是意欲刺杀本宫?你可知公然刺杀一国使臣是会挑起两国战乱的,还是说你明知故犯,就是想引了我碧落大军与龙跃战个你死我活?”
  跪在地上的韩高远被双腿上的伤痛折磨的几乎快要晕厥过去了,偏神智却又清醒的很,让他连想暂时逃避都办不到,这时听寒雪又来挑衅,不由怒目圆瞪,张口就想要高声反驳回去,哪知张了口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点了哑|岤,已是口不能言。当下他怒不可遏,那脸扭曲的似食人的恶鬼般狰狞恐怖,指著寒雪直呜呜嘶吼。无奈此时他脚不能动,口不能言,根本连寒雪的衣角都碰不到,只能暗恨在心,眼角直向倒在地上的儿子使眼色,就盼他能拿出平时的机灵劲,在此时添点做用。
  寒雪倒是不怕他使什麽妖娥子,反正有寒战在,她相信在这世上,能在寒战面前伤到她的人,只怕还没有出生呢。当下也不管其他,只冷声看著韩高远道:“韩相啊韩相,你身为龙跃国的承相,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本宫就是不明白了,你做这麽多事到底是为了什麽?从方才你唆使儿子对我国口出挑衅之语,又暗语辱骂你龙跃的国君之母,再到你意欲刺杀本宫……”寒雪突然惊呼一声,指著韩高远惊叫道:“啊……你不会是他国埋伏在龙跃的J细吧?你一意想挑起我国与龙跃的战争,是想让何人得利?”说著,寒雪似极不安的看了看在场中的每个人一眼。
  华乾军算是反映最快的,寒雪那话一出口,他便想清楚了来龙去脉。心里不得不佩服的对寒雪竖了竖大麽指,能单单凭借别人的一句话,便能将两国牵扯进来,还能让他们以後的行动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这女子确实是不简单。
  当下,他立即端正了脸色向众人陈清道:“朕可指天为誓,我庆国与韩高远全无半点关系,若有虚言,甘受天罚。”
  华乾军这一发誓可是让各国的使节全炸开锅了,各个都吃惊的看著华乾军,特别是金沙的几位使臣,他们原以为三国私底下结盟便是要一起对付碧落的,虽说明面上庆王被这碧落的公主逼著不能插手此事,但在他们的观念里,若碧落的公主真的做的太过份,庆王应该还是会插手才对,而碧落与龙跃的这场闹剧不管怎麽闹,这火也烧不到他们身上,所以他们认为做个旁观者也是不错,哪知此时风回路转,竟是把那箭头扯了歪了方向。
  “本王也可指天为誓,我冰晶与韩高远承相全无半点关系,若有虚言,甘受天罚我冰晶。”冰晶的席位上,一身清淡优雅的男子站了起了,所发的誓言竟是比庆王发的还要更重上几分。那清朗的男声竟似雷鸣般,轰得金沙国的使臣们神晕智眩,个个都神不守舍起来。
  至此,这场闹剧的箭头直指金沙,偏金沙的使臣们不是低头不语,就是神不守舍的,竟无人出来否认与韩高远有关,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金沙使臣的身上。
  金沙的使臣此时心里也是苦不堪言,他们并不是不想出来否认,而是都指望著别人出来否认。必竟现在金沙政权由三方掌控,他们只代表自己一方的势力,谁又知道那韩高远跟哪一方势力有关呢,所以他们都指望著与韩高远有关系的一方出来否认,殊不知这般等来等去的,倒是坐实了金沙的嫌疑。
  “啊呀,真没想到这事儿会变成这样,真是可怕啊,韩相竟是金沙潜伏在龙跃的J细呢。”就在所有人都若有所思的看著金沙的使臣们时,寒雪直接大声的把众人心里的猜测给说了出来,而这事便也就这般被她给盖棺定论了。
  偏在寒雪说了这话之後,金沙一方的几位使臣竟是无人反驳,只是各自在私下面面相惧。
  寒雪看著便在心底狂笑,这就是一国三分的下场,自己国内的事情都还没搞定呢,竟就想著打别人国家的注意,真真是可笑之极。此事到此也已达到了她要的结果,寒雪侧脸给华乾军使了个眼色,暗示他来收拾惨局。
  所幸华乾军也确实不负老狐狸之称,当即便故作为难的对寒雪道:“各位使节,此事……到此,已不止是碧落与龙跃两国的口舌之祸,即已有可能牵涉到金沙,公主殿下可否给朕几分薄面,此事今日先不要追究了,朕可以保证,明日必会给各国国主发函说明此事,相信碧落国主在这一事上也不会责怪公主的。”
  华乾军心底也是欣喜若狂,他已经知道给龙跃国君发函时要怎麽写了:韩相在庆国宴之上公然挑衅碧落护国公主,又暗语辱骂龙跃国君之母为妓子,暗示各国使节,龙跃国主血统不正,恐不为正统,後又欲当殿刺杀碧落护国公主,被擒,碧落公主意指韩相为他国J细,韩相未否认,在场各国指天为誓,唯金沙国使节不敢为誓,朕唯恐金沙欲借三国联盟之际,临阵反戈,三国联盟之事就此做罢。
  寒雪低眉顺目的敛裙一礼,恭敬对著华乾军道:“如此便全凭陛下做主吧,寒雪在此先行谢过。”
  就在此时,桌案翻倒的声音与一声满含惊慌的“小心”在寒雪耳边炸开,只是她还来不及感到吃惊或是恐慌,那要小心的对像便已被一根筷子自眉心穿颅而过,钉在了离众人十数米的一颗垂柳上。
  方才还跪在地上的韩高远呜呜的悲鸣起来,在场众人这才看清被钉在那颗垂柳上的正是韩高远的儿子,而落在地上的那把泛著青绿之色的匕首,已足以向众人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
  众人看到这翻情景,不由的齐齐倒抽口冷气,那男人好灵敏的感观,好快的身手,好高的功力,好霸道的一击。
  寒雪也不去看那个她需小心的对像,敢在寒战面前对她动手,想必那人的下场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赏欣悦目。回头看向那个为她翻桌提醒的男子,温润清朗的脸上神色复杂难懂,那双眼中还遗留著些许的惊慌之色,让寒雪看了不由便生了一丝感动,感激的展眉一笑,低头敛裙为礼,不过,也仅此而已。
  寒战无声的贴上寒雪的背,大手搂在她的细腰上,回头对出声提醒的那名男子感激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需要别人提醒,但必竟那男人是善意的,雪儿教过对人要知恩不用报,但是必须要有礼貌,他自认是妻奴,娘子的旨义他都会深记於心。
  夫妻二人向庆王告辞後便扬长而去,这场鸿门宴只费时不到一个时辰便匆匆结束,可算是为时最短的一场国宴了。
  场中一名清雅男子看著远去的伊人,心中微微揪痛著。以前若有人告诉他,他会对一名女子一见衷情,他定会嗤之以鼻,但,就在今天,他,信了。
  那女子时而机智,时而顽皮,立於各国权贵之间而无丝毫惧色,就连面对危险都能一笑置之,偏就是那称不上美丽的翩然一笑,却就此刻入了他的心里,渗入了他的骨与血里,让他不能忘,不舍得忘。想著她的机敏材智,男子淡淡的扬起一抹微笑,竟是只凭了了数语,便让一众男子被她牵了鼻子走还不自知,连他也是自叹不如啊。
  方才,他眼角瞄到那个韩公子对著她抽出了袖中的匕首,那一刻他的心几乎便要停止了,那时心里即带著担心,却也多了份怨气,怨那男子不能护她周全,如此危境却不自知。直至那韩公子倒飞出去,他方才明了,她之所以面对危险仍能笑脸相对,便是因为她身後的那个男子,她知道那男子会护她周全。
  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已全无机会,连丝丝的不甘都不该有,只因那男子比之他更适合她。并不是所有男子都能甘愿做人陪衬的,也不是所有男子都有如此胸襟,愿让娇妻於人前嬉笑怒骂的,这些,他自认做不到。
  这般优秀的女子,却已为他人之妻,男子清朗的明眸渐渐暗淡,幽长的叹息溢出唇口,谁能预料一场庆国之行竟失了心……
  (26鲜币)风起云涌之五国混战
  庆王大寿将近,都城内到处张灯结彩,显得异常热闹。数十年的休养生息使之庆的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因此庆王深得人心。百姓们早早的就开始自觉的挂上红灯笼,在自家门前结上红彩绳,为庆王贺寿乞福。
  碧落的官驿内,寒雪自锦盒中取出印有碧落国君印玺的国书,递给华世岚,见他仍苦著张脸,她不由好气又好笑,“二皇子何需如些愁眉苦脸,若让人瞧见了,还以为是本宫欺负了你呢!也不想想这两国结盟,得大头的还是你庆国呢。”
  华世岚心说,‘要真有国书上写的这麽实在就好了,不然还真是难说。’这世上没有人会把好处往外推的,他们就在等著看碧落出招。再一想到刚与寒雪达成的那一项交易,他的脸都快要苦出汁来了,不知道一会儿把这消息报给父皇後,他会不会还有没有命在。
  华世岚怎麽想不是寒雪能管的住的,只是华世岚那张衰脸,倒真取悦了她,让她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
  华氏一族之所以女子早夭,本就是源於华氏一族男子那不便与人启齿的变态X欲,好不容易这到了华乾军这一代,这世上出了寒棋这个变态,制出的药剂倒真为华乾军解决了大问题。既然知道了华氏一族的秘密,若不善加利用,她就不是寒雪了。现如今两国有盟约在,也不能以药为胁,但在药价上做点手脚,让自己赚个钵满盆满总还是可以的。所以,她就意思意思的把那药价翻了三翻,顺带送了一点点咋值钱的生肌去疤的药膏,全当友情赞助。
  不管他华世岚如何的不甘愿,药在对方手里,他们便已受了挟制,就如木已成舟,无计可施。所幸现在也只是提了价,而不是断货,否则,後果真不敢设想。这十多年来,族中男子早已习惯了每七天一次的疯狂泄欲,若突然断去,只怕会比断水断食更让人难以忍受。更何况,眼看著一批童子,童女即将成熟,却不能享用,只怕族中也会有人生出异心来。这样想著,华世岚终於心宽了些,抬手向寒雪一礼道:“即然如些,便依两国约定之期,我军借借道之便直取龙跃,也请贵国做好准备。”
  寒雪也客气的回了个礼道:“放心,我国的军士早已开拔前往卧龙河了,也请贵国早做准备吧,毕竟,咱们这後面还留著个金沙呢。”这话是明著告诉华世岚,若是庆国军队不尽快打下龙跃,一旦碧落解决了龙跃的主力军便会直扑金沙,到时若金沙全被他们攻下了,也只能怨他庆国手脚太慢了。
  “公主放心,我庆国大军早已於月前便已开始分批前往龙跃,大战一旦打响,我军必会用最短的时间占领龙跃。”华世岚说完这一句话後,便起身告辞了。
  见人走远,寒战走到寒雪身後,将人拥进怀里。“龙跃的使臣今天起程回龙跃了,华乾军派了使节带著国书同行,国书内容不详,不知道会不会有什麽猫腻。”
  寒雪自然的靠入寒战的怀抱,语意懒散的道:“现在的情况已经摆明了,华乾军如果到现在还不清楚怎麽做对他庆国最有利,也就妄为一国之君这麽多年了。”
  窗外,一阵风吹过满园的枫树,火红的枫叶在天地间翻飞,似生了翅膀的精灵,染红了窗内相依偎著的两人的眼。
  “起风了呢……”
  秋风起,峰火连天。
  卧龙河边战鼓轰鸣,碧落七十万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横越汹涌的卧龙河,奇袭龙跃国临河而造的四坐城池。消息传入各国朝庭时,已是三天後了。
  碧落皇宫
  看著手里的捷报,皇甫昊天激动的直拍桌子,“好,好啊,连下四城,一兵未损,做的好啊。”
  皇甫皓宇伸手接过那张捷报,只见上面写著:“护国公主下属探子於饮水中下了迷|药,我军奇袭未遇抵抗,连下四城,我军未损一兵一将伏获敌军二十三万。”
  “这次能这麽顺利,雪儿当立头功啊。”皇甫昊天激动的脸泛红光,未损一兵一将连下敌国四城,这在任何一国的清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
  皇甫皓宇眼中异光一闪,“能想到在饮水中下药,连迷四城,雪儿确有奇谋,只是皇儿认为这真是好事?”
  皇甫昊天听了微愣了愣,随即颇有深意的一笑,“这点父皇不用担心,孩儿早有打算,只要雪儿不生异心,她便是功臣。”
  这下轮到皇甫皓宇惊讶了,“皇儿已做了安排?”
  皇甫昊天得意而深沈的笑了笑,“父皇,不是您告诉孩儿的麽,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孩儿予雪儿富贵与权势,她才是碧落的护国公主,孩儿若说她不是,那她便什麽都不是。”
  皇甫境天吃惊的呆了下,随即恍然一笑道:“是为父多虑了,昊儿你做的很好,身为帝王当如是。”
  ……
  龙跃皇宫
  龙跃王正在金殿接待庆国来使,在看过庆王的国书之後,龙跃王龙颜大怒,命殿外武侍将韩高远及其子押入天牢,韩高远之女韩贵妃打入冷宫,并命刑部彻查韩高远通敌叛国一事。
  这边事情还未来得及处理完,宫门那边突然传来警锺三响,吓的一殿文武大臣差点儿鸡飞狗跳。殿外连滚带爬的冲进一灰头土脸的传讯兵,往地上一趴便急急嘶声道:“陛下,碧落大军奇袭我卧龙河边城,城中无人应战,也未见狼烟升起,属下在城外见碧落大军整队入城未见抵抗,请陛下速速派兵支援。”
  龙跃王惊的差点自龙椅上跌下来,心里又惊又怒:卧龙河边的四座边城皆有重兵把守,怎麽会无人抵抗,难道有内神通了外鬼?再则碧落怎麽会突然派兵攻打龙跃,三国联盟围攻碧落之事还未到时间发动,现在倒被碧落倒打一耙,卧龙河边四城首望相助,要攻只能连攻四城,现在一城已失,那另三城便也会是同样的情况。这倒底是怎麽回事?碧落知道了三国联盟之事,特地先下手为强?
  龙跃王惊魂不定的向全殿文武急急道:“众爱卿可有退敌良策?”
  文武百官纷纷献策,“陛下,为臣以为……”
  庆国皇宫
  庆王大寿,举国欢庆,百官齐例,四国朝贺。
  华世招拿到急报时,一看之下脸色就变了,转头便直奔御花园。
  御花园里,百官正在饮宴,华世招匆匆向华乾军行了个礼後,便急急将手中急报呈了上去。
  华乾军笑容可掬的脸在看到急报的内容时,完全僵硬了,瞪大的眼,满是惊愕的抬头看向下首轻松自在的那对夫妻。不过一瞬,他便收起了满脸的惊色,只招手让华世招附耳过来吩咐了几句,便仍脸色自若的继续饮酒。
  寒战冷冽的眼角只瞄到华世招一脸肃穆的匆匆离去。
  金沙皇宫
  一脸蜡黄的皇长子正伏在一具曼妙的胴体上激烈的起伏著,娇媚的叫床声响彻整个寝宫。“啊……好棒……啊呀……嗯……再深些……啊哦……舒服……好哥哥……啊……再快些……”
  “你这马蚤蹄子……被……本皇子操的爽吧?舒不舒服?啊?……啊?……看你夹的这麽紧,爽吧?啊……”皇长子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吼著滛词浪语,边端著自己的老二努力往身下女子的小肉洞里戳。
  身下女子娇媚的凤眼中一抹寒光极快的闪过,嘴角扯著勾魂摄魄的笑,白耦似的双臂妖娆的环上皇长子的脖子,鲜红的小舌便自豔红的唇口中探出,舔上男子特有的喉结,口中还不忘发出嗯嗯啊啊的娇媚呻吟声。
  “嗯哼……真马蚤……这麽浪……我操……操死你……操死你……爽不爽啊……再叫大声点……叫……”
  後宫深处
  “啊……王爷……啊嗯……不要……”一名风情万种的成熟妇人被三个男子围在中间,一手套弄著一个中年男子巨大阳物的同时,前後庭还同时被两个男子猛烈的抽锸著。
  “老二,老三,你们两个操慢点儿,没见豔儿都没办法好好舔我老二了麽?”站在妇人头边的中年男子皱著眉头不爽道,边将妇人的头压向自已的巨龙,掐著她的下额便将巨大的Rou棒努力塞了进去。
  “呜嗯……嗯哼……呜嗯……呜嗯……”被唤作豔儿的妇人因身下两|岤同时被激烈的攻击著,口中又塞入这麽粗大的一根Rou棒,不但让她呼吸不顺,已经顶入喉咙里的Rou棒也让她不适直欲呕吐,不禁挣扎著舌头连动,乞望将Rou棒顶出口腔。
  “嗯……哦……好爽……啊哦……啊……真会舔……”中年男子舒服的连连呻吟,棒著豔儿的头便在她口中抽锸起来。
  “大哥,豔儿的小嘴真这麽消魂麽?”被称为老二的男子一边像打桩似的狠命撞击著豔娘的小|岤,一边滛笑著问道。
  “爽,这娘们真会舔,这小嘴又小,顶在她喉咙里,一夹一夹的,差点儿老子就忍不住喷了。”被称为大哥的中年男子丝毫不管手下的女子已经直翻白眼了,粗大的Rou棒在她口腔里抽锸的更为激烈狂放。
  “这女人上起来真爽,难怪当初老头子只独宠她一个了,这屁眼紧的像要把我的大家夥整个挤进她身体里去似的,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操个过瘾。”躺在女子身下被称为老三的男子拼命的往上挺著腰,粗大的巨龙快速的在豔娘被撑到极致的菊花里进出著,每每抽出都会带出一丝鲜红,和著自女子阴阜里被插出的Yin水,一起晕湿四人身下的大片被褥。
  “忍了这麽多年,终於还是被我们等到了,咱们这几天可要好好的享用她,过几天出了征,可就没这豔福可享了。”直插的豔娘花|岤“噗啾,噗啾”声响成一片的老二感叹一声便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
  三个金沙最有权势的男人,为享用到自己夕日豔丽的母妃而沈浸在滛欲中无法自拔。殊不知就在数门之隔的寝殿之外,一名黑衣男子正焦急的在原地打转,时不时的抬头望望紧闭的殿门,无法可想的击掌长叹。
  冰晶皇宫
  白雪纷飞的宫闱里,清冷的长廊上,一身龙袍的冷冽男子,望著高高的宫墙,神情悠远。
  长廊的另一头,白色苍苍的老太监健步如飞的往这头奔来,也不见他怎麽抬步,竟就几个眨眼间便到了男子身後。
  “皇上,碧落七十万大军於三日前跃过了卧龙河,连下四城,未损一兵一将。”
  “开始了吗?”冷冽的冰晶之主抬头望著满天的白雪,悠悠的问著身後的太监道:“来福,你说,凝儿在碧落过的好麽?身子该是会舒爽些了吧?那里四季如春,对她的气喘该会好些才是。”
  老太监闻言低下头,柔了声道:“那护国公主的手信皇上不是看了麽,有她护著公主,应是无事的,她手下有一神医,只要那神医出手,定能保得公主长命百岁的。”
  “一个女子,又无皇家血脉,空得一身富贵权势,不长久的。”冰晶王悠悠的轻叹中带了丝惋惜与无奈,轻柔的语声随著满天的风雪消散於天地间……
  史上最著名的卧龙河大战彻底打响,碧落七十万大军如一把大刀自龙跃国土中部横劈向都城方向,所过之处如狼入羊群,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庆国与金沙合军增援,两国大军兵分两路,庆国大军直奔龙跃都城,一路过处皆会留兵助守城池。金沙大军则突袭与冰晶,碧落三国接壤之地的龙首城,只待龙首城一破,便可直取碧落都城。
  哪知碧落大军获知庆国增援大军已到,迅速退兵回守卧龙河畔。而另一处,金沙大军抵达龙首城方知城中驻著两支大军,那是冰晶国与碧落国的联盟军。
  不过一月,五国局势再起变化。增援龙跃的庆国大军在进驻龙跃都城之际,竟突然倒戈相向,只两日便顺利打下龙跃都城,将龙跃皇室一干成员尽皆囚禁於内宫之中,而龙跃境内大半城池皆在同一天为庆国士兵所占。
  同一天,碧落大军再次越过卧龙河,攻占卧龙河附近的城池一十四座。只两天,龙跃便已名存实亡,龙跃国土皆为碧落与庆国彻底刮分。
  亦是同一日,金沙东南边境告急,碧落三十万大军奇袭而至,不过两天,便连下两城。
  还是同一日,金沙大军於龙首城外与冰晶、碧落联军交战。两方大军甫一相交,冰晶大军便急急退向一侧,唯碧落大军奋勇前冲与敌相斗,金沙大军中坐阵的三位王爷深怕有诈,亦将大军一分为二,两相牵制两国大军。
  只是待他们分兵阵式完成之时,自左右两翼突然各冲出一支大军,正好与冰晶、金沙的大军形成了合围,将龙跃的主力大军一分为二死死的围困住。合围之势一成,碧落与冰晶外围的士兵们便在内围士兵们的掩住下,开始如搅肉机一般,收割著金沙兵将们的生命。一时间,龙首城外惨加连天,血染黄沙,连绵数十里。
  两日之後,金沙五十万大军覆没於龙首城外五十里地之处。接连两天的突围,追剿,再突围,再追剿,在没有食物又疲於奋战的情况下,他们能活下来本就是奇迹。但也只限於两天,金沙的士兵们早已经将所有力气拼尽,死亡已临近……
  无力的举起满是缺口的刚刀,还未来得及砍中敌人便已被敌军拦腰截断,身体摔飞出去时候,眼睁睁的看著自己腰部以下的双肢,在数米外的地方摔落,被马蹄踩踏成肉泥,最终也只能带著满心的不甘与不得全尸的怨恨,奔赴地府。
  三日後,无边的恐慌直袭金沙所有军民,金沙掌权的三王被碧落、冰晶两国联军击杀於龙首城外,金沙国内一时无人坐阵。皇长子整日沈浸於滛乐不问世事,百官惊慌失措之际,奔进後宫求见皇後,这才发现,皇後宫中太监宫女早已逃的一个不剩,豔丽的皇後在寝宫内的凤床上被发现,只是夕日风光无限的皇後,此时却全身赤裸,浑身布满青紫的掐痕与白浊的滛液,身下阴阜与身後菊花皆有暗红的血迹,人──已死去多时。
  而就在此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际,庆国倾八十万兵力,兵分四路,直袭金沙南方边境。
  金沙百官哗然,群龙无守。不过五日,金沙都城中略有私产者皆奔逃而去,繁华一时的金沙都城几乎成了座空城。
  大战启始方过两月,四国局势一变再变。碧落与冰晶联军先灭金沙五十万大军,後自金沙国土东北角切入,直奔金沙王城。而碧落另一路三十万大军,自金沙东南角切入,已连下金沙七城。两路大军首尾相应,以急行军的速度直直的吞下金沙一座座城池。
  而庆国四路大军亦是不遑多让,因金沙群龙无守,已成一盘散沙。四路大军所过之处几乎未遇抵抗,八十万大军只一月便已攻下金沙三之分一的土地。
  (12鲜币)风起云涌之功成身退
  铁牛背山,庆国军营
  副帅帐中,十来个赤条条的将领,眼泛红光的看著被他们围在中间,同样赤裸的两女四男。此两女分别是庆国尊贵的金枝玉叶,华仙飞与华仙羽公主,而将两人夹在中间的正是在龙跃与金沙大战中立了头功的四名大将,孙玉芳,刘书恒,华锐,和吴浩。两位公主显然是被人喂了药,此时正是两眼迷离,全身泛红,被两个男人同时夹击之时,还不断的用力挤揉自己丰满的奶子,直掐的原本一双白面馒头似的奶子,印上青青红红的指印。
  刘书恒边用力的挺腰前戳,边看著周围的大将道:“各位将军不必客气,两位公主原就是陛下赐於我与华锐兄的女人,此时又被我们下了极烈的药,不会醒转的,各位可尽情的享受。”
  身边的这些将领早被这香豔的活春宫给激起了反应,那老二早已翘的老高,涨的青紫。其中一粗壮的将领哑著声道:“刘大人,这不太好吧,必竟是公主,要真被我们玩了,陛下若是怪罪下来……”
  “别怕!别怕!”华锐边喘息著拼命冲刺,边笑道:“你们没看我们就是这麽玩的麽,即是赐於我的女人,那就是我的人,我要她怎麽样,都该是我说了算,我说准你们玩儿,你们就只管尽情的玩儿,大家一场兄弟,这次若不是大家肯拼命,我们也得不到这麽大的功劳,一起用个女人算什麽,啊嗯……”说著身子一僵一阵激烈的颤抖,将满满的白液全射进那湿润的玉壶里。
  华锐拔出半软掉的阳物,揉了揉道:“这两娘们上著确实爽,各位将军不必客气,大家都是兄弟,正所谓兄弟为手足,女人如衣服,就算是贵为公主,那还不就是个女人吗,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玩儿的,来,来,这小肉|岤可是紧实的很,夹的舒服极了。”边说著,边顺手拉过身边的副将,直接将他一推,端著他的老二,就让他整根Rou棒挤进了洞里。
  “啊……好爽……”那副将原就忍的快爆炸了,此时龙阳一入洞,便再也忍不住抽动起来,抬眼看著自己眼前的一对丰||乳|,两手颤抖著便摸了上去,抬头看著那张平时高高在上的脸,心中那种无以名状的激动猛然的爆发出来,“我在操公主,我在操公主,妈的,我操了公主了,我操,我操……”副将原只喃喃的话语越说声音越响,到後来,便忍不住的大吼起来,身下不太粗壮的老二此时好似都粗大了一号。只见他似见著战场上的敌军似的,双眼赤红,双手狠命的抓著那双嫩软的奶子,腰下利剑狠命的戳刺,似是要将身下女子戳穿了似的。
  有了一人带头,那边上围观的众位将领便也没了顾及,纷纷伸手,伸脸上来,或摸或舔或亲,全都似失了理智的野兽,疯狂的蹂躏起这两个昔日在他们眼中高高再上的金枝玉叶来,连原本在两女身上泄欲的四名大将何时退出了营帐也不晓得。
  “老祖宗确实睿智,这样一来,还有谁会对咱们有异心?”刘书恒感叹的道,在那些将领的眼中心里,只当他们肯将自己贵为一国公主的娇妻都送於他们共用了,那就是最最推心置腹的了,哪里还会不会忠心献上。
  四人转身去了主帐,华乾军正自主帐的内室里出来,浑身上下也只穿了一件单裤。他只瞄了四人一眼,“有功的将领都按置好了?”
  “是。”四人齐声答了,便在华乾军的显意下坐到两边的红木椅上。
  华乾军在首坐上坐下,抚著手下桌上的大陆地图,眉头深皱,“对於碧落弃金沙的铁矿不要,反而换得土地并不肥沃的龙跃领土,你们怎麽看?”
  “儿臣猜测,会不会那边的地底下也有铁矿,并且可能还不少於金沙?”吴浩道。
  “儿臣倒觉得碧落这麽做可能只是出於方便管理的考量。”华锐道。
  “会不会是有龙跃有什麽咱们不知道的东西,偏碧落知晓,所以才弃金沙而就龙跃。”孙玉芳猜测道。
  华乾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派密探潜入龙跃,暗中查访此事。”他可不想再被碧落摆一道,这次若不是他见机快,这金沙只怕就没他的份了。
  碧落军营,主帅帐内
  皇甫昊天满面红光的招呼著冰晶国王北冰岩及摄政王北冰麒,“冰晶陛下请,摄政王请。”说著便先干了杯酒。
  北冰岩及北冰麒见状忙端起杯,饮进杯中酒。只是北冰麒显得有些魂不守舍,频频望著营帐门口,不知在看些什麽?
  “摄政王可是有何急事待办?”皇甫境天摇著玉扇笑眯眯的问道。
  “不,没什麽。”他只是在等那个聪慧的似精灵般的女孩。“对了,怎麽不见护国公主?听说护国公主府上有一神医,我那妹妹自胎里带了喘病出来,我们可没少为她费心思,现在知道护国公主府上有能人,我可一定要向她借人一用的。”
  “摄政王客气了,凝儿也是朕的妃子,雪儿自是不会吝啬一个大夫的。”皇甫昊天微微一笑,转头向身後的小太监吩咐道:“去,看看公主怎麽还没来。”
  那小太监才刚出了帐门,便又折了回来,只见手中还多了一个锦盒。“禀皇上,这是公主帐前的小兵送来的,说是公主让送给您的。”
  皇甫昊天与皇甫境天不解的对视一眼,“呈上来吧。”
  锦盒打开,最上面是一封写著‘皇帝哥哥亲启’的信,皇甫昊天拿起信,只见锦盒里还静静的依次躺著八支令牌。
  皇甫昊天心一惊,急急拆开手中的信,一见之下,心中既羞且愧,脸上不由的热辣辣的烧烫起来。
  皇甫境天见此,颇为不解的走了上来,“皇上,何事?”
  皇甫昊天闭了闭眼,将手中的信递了过去。
  皇甫境天摊子开信纸,只见上面写著:
  “皇帝哥哥,三国大势抵定,雪儿与寒战就先功成身退了。
  盒中八支令牌为雪儿数年所建之基业,凭这八支令牌便可号令三国内所有旗的人员及钱财调度,另外清州城内的寒家庄里,那後山是空的,里面是寒家庄的所有人费时十来年的所得,若有一日国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