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5部分

道控制力道,不然可要继子绝孙了。同时又无比失望,都这样了还诱惑不了这丫头,看来今天是别想成就好事了。
  寒雪看著寒战捂著私|处不说话,以为自己真的踢疼他了,她内疚的抚上寒战的手臂,弱弱的说:“看你下次还这样不,都告诉你人家不要了。”
  见寒战不吭声,寒雪急了,“很疼吗?我看看。”说著,拨开寒战紧捂著的双手,轻轻摸上那根粗壮的Rou棍。
  寒战半闭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嘴角狡黠的笑一闪而过,口中溢出压抑的呻吟。
  “不疼!不疼!”以为寒战疼的利害,寒雪捧著Rou棒轻轻搓揉起来。耳边传来寒战变急变沈的呼吸,寒雪有点错愕的看著水中的Rou棒在自己手中跳了跳,又涨大了几分。
  狠狠眯起眼,看著寒战似痛苦,更像是享受的表情,寒雪双手慢慢的圈紧男根,前後撸动,她依在寒战的耳边娇声轻问:“舒不舒服?”
  “舒服……啊──”寒战陶醉的表情维持不到两秒,马上被痛苦取代,“松,!~~,快松开──”寒战吸著冷气握住寒雪的两支手腕,轻拉了拉,却不敢使力,怕自己的力道会伤了她。
  “好可怜哦,蔫了耶。”寒雪装模做样的轻轻抚弄因她紧握的刺激,而有点垂头丧气的Rou棒。
  “雪儿,弄废了它,你今後就没X福了。” 寒战苦笑著拉开寒雪还在故意刺激他男根的玉手,轻轻抚了抚受伤的宝贝。这丫头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竟然下手这麽狠,差点折断他。
  “哼!”轻哼一声,寒雪走到浴池另一边,拿起浴巾尽自擦洗起来,瞄到寒战泛光的狼眼时,冲他扮了个鬼脸。
  寒战宠溺的笑了笑,也拿起池边的浴巾擦洗起来,洗到仍抬著头的欲望时,瞄了瞄正起身出浴池的寒雪,无奈的苦笑著摇摇头,宫中情势不明,雪儿定是有了计划,今晚是别想这丫头会乖乖就犯了。
20美人计
  华灯初上,寒雪一边一颗一颗的往嘴里挑饭,一边看听小凌子回报三国使节的住处及进献的礼物。
  “美人呀?”除了金沙的这一拨被她拦在了桔香镇,其它的三国都进献了美人及稀世珍宝。而且这美人还是一个比一个豔,一个比一个马蚤。按小凌子的说法,这几天,皇帝哥哥可是夜夜春宵。
  “公主是不知道,那个龙跃美人那狐媚的劲呀,哎哟,就是小凌子见了都要酥了半边身子,别说皇上是个真男人了,哪能不夜夜春宵呀?”小凌子捏著兰花指笔画著,让寒雪对那个龙跃美人升起十二万分的好奇。
  “皇上今晚又翻了龙跃美人的牌,招去降龙殿侍寝了呢。”小凌子狗腿的报上最新得到的消息,以期逗公主开颜。
  寒雪草草的扒了几粒饭就将饭碗往寒战一推,转而将筷子伸向一边的点心盘,心中拿捏不定,到底是该先去探探三国使节呢,还是去看看那个风马蚤美人呢。寒战眼明手快的将点心盘拨到手边,回手将几乎没动的饭碗推回寒雪面前。
  “我吃不下了。”筷子落空,引回寒雪的注意力,她嘴一嘟,把饭碗推回到寒战面前。
  “别吃点心,就能吃得下饭了。”寒战将饭碗推还给她,招手让侍立一旁的宫女,将饭桌上的点心撤下。体力这麽弱还敢不吃饭,也难怪做一次昏睡一次,为了自己的X福著想,怎麽著也要督促她三餐定时定量。
  “啊……别撤呀,我要吃点心啦。”看著宫女将一盘盘点心端走,寒雪心急的叫起来,可是有寒战在时,这些宫女不会听她的,她只能眼睁睁的看著心爱的点心离她而去。
  “最近都瘦了一圈了,还不好好吃饭?”寒战责怪的对寒雪皱眉,端起饭碗放入她手中。
  寒雪眨著闪亮的大眼,满带祈求的拉著寒战的衣袖无言的撒骄,希望寒战能让她把吃饭改成吃点心。心知她所求为何的寒战,坚定的对著她摇摇头,让寒雪满眼的星光瞬间覆灭。
  “你平时不好好吃饭,才会那麽容易累,乖,多少用些。”寒战体贴的夹起寒雪爱吃的菜放在她碗里,“至少吃一半,再吃点心。”
  寒雪委曲的撇撇嘴,知道若不乖乖吃饭,寒战是不会罢休的,只能端起饭碗小口小口的扒著,边不时的拿怨怪的眼刀追杀寒战。
  看著寒雪孩子气的举动,寒战无奈的摇摇头,宠溺的拍拍她的头顶,端起饭碗认真用饭,边不时给她夹爱吃的菜到碗里。
  晚饭过後,寒雪换上一身黑色的娟纱长裙转出内室时,让同样换好一身黑衣的寒战好笑的挑了挑眉。那身娟纱裙装虽是黑色的,却是华丽非常,那是皇帝送寒雪的十五岁生辰礼,用最高级的绢纱中混入银线织就,在光线的照射下,能如满天星斗般闪闪发光。
  这身衣裙天下只此一件,这京城里除了平民老百姓外,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能穿上这身衣服的人是谁。而且这衣服虽为黑色,在黑夜里却比月亮还醒目,寒雪要穿这身衣裳逛别人家的屋顶,未免也有些太嚣张了点吧?!
  “想去哪里?”穿这身衣服,若是逛皇宫的屋顶的话,来回巡视的侍卫见到了也会当自己没看到,畅通无阻啊。
  “原是想去驿站探探三国使节的,不过,我现在对那个龙跃美人更感兴趣,所以……”话还没说完,就见寒战不赞同的对她皱眉,寒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偎进他怀里,双手紧紧的抱著寒战的健腰,撒骄道:“人家很好奇嘛,你带人家去看看嘛。”
  “要见明日也行,不必蹲屋顶上看。”这丫头打的什麽主意,他还会不知道吗?偷看是没什麽,问题是,偷看别人办事就未免太出格了,而且这还代表著他的女人会见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体,是个男人都不会同意这种事。
  白天还有什麽看头?寒雪嘟起红唇,不依的叫道:“白天就看不到想看的了嘛,你带我去吧,好不好嘛?”
  柔软的胸部因为紧贴的身体,紧抵著他坚硬的胸膛,随著寒雪的动作轻轻蹭动,让寒战的热血都往腹下冲去。他揽紧寒雪的腰,让两人的下体相贴,低头凑到寒雪耳边,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量道:“你若再乱动,我现在就将你压在桌上。”
  那紧抵著肚子的坚硬物体让寒雪瞪大了眼,偷眼瞄了下侍立在侧的宫女太监,寒雪烫红了脸,挥手让众人退下後,才弱弱的说著:“可人家很好奇那个龙跃美人倒底有何能耐嘛,皇帝哥哥那麽有自制的人都被迷的夜夜春宵耶,你都不好奇吗?”
  挺了挺健腰,寒战面无表情的说:“若不是怕你体弱受不住,你我二人可不只会夜夜春宵。”
  寒雪连耳朵都染上了豔色,两手攀上寒战的脖子,耍赖道:“我不管,你今日若不带我去,今後就不许进我的房。”
  这个威胁非常严重,寒战虎瞳一眯,一身的寒气尽泄而出。
  寒雪缩了缩脖子,心中暗骂了一句小气鬼,将脸埋进寒战的颈窝,轻轻的扭腰蹭著肚子上的坚硬物,“你依了我嘛,最多回来後,人家任你处置,好不好?”她可是舍了老本,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如果这样都不能让寒战点头,那今晚就只能去探驿站了。
  寒战眼一亮,大手罩上寒雪的俏臀搓揉著,“真的任我处置?”脑中想著与寒雪在床上颠鸾倒凤的销魂情节,寒战连气息也变的有点不稳了。
  寒雪轻应了声,揽在寒战腰间的手收拢,抱的更紧了些。寒战大手搓的她整个人都热了起来,肚子上紧抵著的硬物好像在一下下的跳动,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小|岤有些湿润了。
  寒战在‘让寒雪见到皇甫昊天的捰体’,和‘任意与寒雪恩爱缠绵的诱惑’中举棋不定,最终还是对寒雪的渴望胜出,寒战靠在她耳边声音低哑的问道,“不反悔?”那红的剔透的耳垂仿佛正在向他发出邀请,让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吮起来。
  “嗯……寒战?”寒雪敏感的轻吟了声,侧头躲过寒战的挑逗,双手棒住他的脸让他正视自己,“你答应了哦,到时不管看到什麽,你都不能反悔!”寒战的双目暗沈的像无月的黑幕,散发著浓烈的欲望气息,让寒雪整个人都热烫了起来,可她并没有望记要事先声明,不然到是一看到不该看的,寒战就把她打包带回,那她启不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对寒雪大刹风景的举动,寒战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有气无力的问道:“要去皇上寝宫?”一边深呼吸,压下自己兴奋的欲望。
  “嗯嗯──”寒雪兴奋的直点头,对夜探皇帝哥哥的寝宫充满无限期待。
  寒战无奈兼宠溺的拍拍她的头顶,皇甫昊天虽然宠她,可被偷看自己与妃子办事,又另一回事,希望寒雪别乐极生悲才好。
21偷窥
  天气晴朗,万里星空,夜风许许。寒战抱著寒雪轻巧的落在降龙殿的正堂屋顶上,对四周瞬间多出的几道人影视若无睹。
  看清入侵者是何人的暗卫,单膝跪下向寒雪行礼,其中一人上前一步正想开口,寒雪急急以食指笔在唇间,“嘘……”见暗卫一脸的不解,寒雪淘气的笑著轻声道:“别出声,我们就看看,你们下去吧。”
  “呃──”众位暗卫只觉头顶一群乌鸦呼啸著飞过,这护国公主真是吃饱没事干,哪儿不好看,非得上皇帝的寝宫屋顶上来看,这皇帝的寝宫屋顶是能随便上来看的麽?害他们以为有刺客,急急的现身出来,若不是公主那一身醒目的衣裙,他们早就刀剑相向了。
  “你们退下吧,轻点儿,别被皇帝哥哥发现哦。”寒雪轻声的对暗卫们嘱咐後,回头让寒战去揭瓦。
  揭皇帝屋顶的瓦?这可怎麽使得,暗卫统领小声劝道:“公主这是做甚?皇上已与龙跃美人就寝,若是公主找皇上,属下这就去通报可好?”
  “通报?”寒雪惊叫一声,猛然发现自己声音太高,赶紧捂住嘴,紧张的左右看看,怕自己声音过大,惊动守夜的侍卫们。
  这让暗卫们只觉黑线如雨滴般滑落,他们就站在公主面前,她还怕说话太大声会引来他们?
  “不用通报,你们别管我们了,我就偷偷看看,我们看完了就走。”寒雪连笔带画的小声说道。
  公主说的轻巧,他们可是皇帝的直属暗卫,有人在皇帝屋顶上揭瓦偷看,他们能不管麽?众暗卫一脸的菜色,暗卫统领铁青著脸,却仍僵著声音轻声道:“属下等身负护卫皇上安危之重任,请公主莫要为难属下。”皇上对这护国公主的宠爱,别人不清楚,身为暗卫的他们是最清楚不过的,所以这位公主是打不得,骂不得,连得罪都不能的一大麻烦人物。
  “众位哥哥莫要为难,我这样做也是关心皇帝哥哥哥,自古毁在祸水妖女手里的国家有多少,不用我说,各位哥哥心里都有数。各国无事献殷勤,送来这麽多美人,无非就打著迷惑皇帝哥哥的主意,我可不能让皇帝哥哥毁在妖女手里。难道雪儿关心皇帝哥哥,关心国家也有错麽?”寒雪半掩著脸,声情并茂的说著早就想好的台词。
  众暗卫为难不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也对各国敬献美人的事心怀猜忌,可这不是他们能管的事,公主有心管,他们当然放心,可非得在晚上跑屋顶上来偷看吗?
  皇宫的屋顶瓦都比别处的多,上下共三层。寒战轻巧的揭开上面两层共四片瓦片,放於一旁,转头见暗卫们仍僵在那儿,不悦的皱了皱眉,低声道,“你们下去吧,有什麽事,公主帮你们顶著。”
  “这……”
  “我们就看看,我们不说,你们不说,没有人会发现的。”寒雪侧头想了想,与暗卫首领商量道:“要不,让寒战打晕你们?”若被皇帝哥哥发现他们在屋顶上偷看,说暗卫没发现他们,说出来连她自己也不信,更别说是皇帝哥哥了。
  “呃……”众暗卫互相看了看,对寒雪及寒战抱拳一礼,瞬间消失在屋顶上。与其被战大人打晕,还不如他们自己自动退下的好,不然万一他们前脚走了,刺客後脚跑来行刺,到时他们都晕著,那後果可就不可想像了。
  解决了暗卫,寒雪兴奋的直催寒战,快点把瓦片揭开。
  隐身在暗处的暗卫首领郁闷的躲在角落画圈圈,不知道要不要去通知皇上,护国公主正在他的屋顶上偷看他与嫔妃办事呢。他若想通报皇上,得罪公主不说,战大人可能会在他出声前敲晕他,可不通报皇上,事後皇上肯定跟他秋後算账,真让人左右为难呀。
  寒战小心的揭开两片琉璃瓦,细细的噗噗声伴著女人的哼声,传了上来。寒雪急急往下望,待找著那相叠赤裸的两人时,她瞪大了一双美目忙用双手捂住了红唇,深怕自己会惊叫出来。
  他们的位置正好处在龙床的斜上方,只见皇甫昊天坐在龙床边上,一个胸部丰满的女子正半伏在他的腿间,双手拢著丰满的胸部夹弄著皇甫昊天的Rou棒。女子低著头又因为有皇甫昊天半边身体的遮挡,看不清容貌,但他们可清楚的看到女子纤细的柳腰,和晃动著的光洁丰美的臀部。
  皇甫昊天一手撑在龙床上,一手按在女子的头顶上,待女子夹弄的动作一停,他就会按动女子的头,使女子的头一点一点的,发出闷闷的哼声。
  寒雪情不自禁的低头瞄瞄自己的胸部,虽然形状完美,却远没有大到可以夹住寒战男根的程度,不禁回头对寒战有些抱歉的笑笑。
  寒战非常无语把寒雪的脸转回去,从她的动作,不用她开口,他也能猜出寒雪在想什麽。她不知道在看人办事的情况下,她还对他的表达这种想法,会让他有想狠狠要她的冲动吗?
  底下传来皇甫昊天低沈而冰冷的声音,“快。”女子起伏的动作明显加快,可皇甫昊天显然不满意,抓住女子头顶的发将之提了起来,自己也随之站了起来,他双手棒住女子的头,腰一挺,将Rou棒塞进了女子的嘴里。
  寒雪看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捂著红唇楞楞的回头看寒战,再楞楞的视线把移到他的跨下,不敢想像寒战若把他的大Rou棒塞她嘴里,她会怎样。
  寒战无奈的伸手捂住寒雪的眼,把她的脸再次转回去,低头伏在她耳边低哑的道:“你若再回头,我不介意咱们现在就回去。”一边伸手抓著她的手按上自己的欲望,顺便挺了挺了腰,让坚挺的男根在她手中磨了磨。
  寒雪红著脸不敢再回头,就这样半靠在寒战的身上,一手紧贴著他的Rou棒僵著不敢动。她眨了眨眼,继续看著底下运动著的两人,只见皇甫昊天快速的挺动著腰部,在女子的嘴里抽锸著,以她的位置虽看不太清皇甫昊天的尺寸,可依女子圆张的嘴,和发出似痛苦的哼声,可以想见女子现在应该是非常难受的。可她的双手却在皇甫昊天的臀部和大腿上抚摸著,不时回手爱抚一下皇甫昊天Rou棒下的两个卵蛋,激的皇甫昊天冲撞的速度更快。
  寒雪深思的皱起了眉,即使她对情事懂的不多,却也知道一个女子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还要激发男人最深的欲望,使之达到极乐的顶峰,断不会是全无经验的女子能做得到的。这女子的身段,与在情事上的手段,都显示是经过长期的调教才有的,可能进到宫中的女子都得是处子呀?难道这其中有什麽猫腻?还是宫中有内应?
  底下的皇甫昊天显然已达到了高嘲,他低吼一声,将女子的头紧按往自己的跨下,腰用力一挺,身体颤了颤後,一把将女子推开,他的Rou棒抖动著将白液喷射在女子的身上。而女子摔倒在地上,猛烈的咳嗽著,嘴角还有白色的浓液流下来。
22偷窥後遗症
  寒雪这才看清侧趴在地上的女子,细细的柳月眉下,一双水灵的大眼仿佛含著雾气,俏挺的鼻梁,豔红的樱唇,这样一副清灵的绝世容颜,若让寒雪白日里撞见,她是绝想不到,这女子在床事上会有如此高的技巧。
  完事後的皇甫昊天,走到女子身边蹲下,手指沾了一点女子身上的白液喂到她嘴边,女子喘息著伸出舌头舔吮住他的手指,让皇甫昊天大笑道:“爱妃可真是个尤物,让联甚是开怀,可想要什麽赏赐?”
  “奴家能侍奉皇上,已是奴家的福气了,不敢再有所求。”女子卑微的伏在皇甫昊天的脚边,妖娆的扭著身体慢慢爬起来的,手指伸向皇甫昊天的胯间,抚弄著软下去的Rou棒,“奴家只想皇上垂怜,奴家那里好想要。”清灵的脸上,大眼欲语还休,让男人有想狠狠催残的欲望。
  皇甫昊天凤眼一眯,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快的让人来不及查觉就已眨去,他邪恶的握住女子下颚,轻挑的问道:“想要什麽,说出来就给你。”
  女子抚在他Rou棒上的手没有顿过,见皇甫昊天的Rou棒迅速抬头,女子娇声赞道:“又硬了,皇上好棒,这麽烫,这麽大。”
  被你这麽又抚又揉的,能不硬麽?寒雪在心里没好气的冷哼,贴著寒战硬挺的手不禁握了握,引的寒战低吟了声,她腰间瞬间多出一支粗壮的手臂,紧揽著她贴靠在寒战身上。“雪儿也想要麽?”
  贴在耳边的唇有意无意的碰著她的耳垂,寒战呼出的热气全都喷在了她的耳边,低沈的嗓音满含著压抑,让寒雪大气也不敢喘,头也不敢抬的轻摇了下,她还要再观查下那个女人,可不能现在就被寒战带回去“嗯嗯啊啊”。
  “奴家想要皇上的Rou棒,皇上给奴家,狠狠的插奴家这里吧。”底下传上来的娇媚嗓音引回寒雪的注意力。只见那女子已仰躺在了地上,双腿大开,一手撑著地,一手伸到自己的两腿间,以两指分开自己小|岤两边的嫩肉,热切的望著皇甫昊天。
  “真是滛荡的小东西,都湿成这样了。”皇甫昊天两指并拢轻抚了抚那|岤口,然後猛然用手指插入|岤中快速抽锸起来。
  “啊……”女子惊叫一声,就开始舒服的哼叫起来,边还扭著腰自动撞上皇甫昊天插入的手指。“啊……用力……皇上……呀……插奴家,奴家受了不了。”
  皇甫昊天冷冷的扯了下嘴角,双手将女子的大腿分的更开些,捧起她洁白肥美的臀就狠狠的一插到底。
  “啊……”女子尖叫一声,便扭著腰肢套弄起皇甫昊天的Rou棒来,边疯狂的扭著还边滛叫著:“啊……好棒……啊……好硬……插到了……呀……好舒服……”
  那娇媚的叫床声,叫的房顶上的两人都有了感觉,寒战握著寒雪的手按在自己的Rou棒上,挺动著腰杆,顶磨著,寒雪只觉的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腿心湿润一片,|岤中麻痒著,想要被插入的感觉是那麽的强烈。所幸她要看的都看到了,目的已达成,她回头单手揽下寒战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唇角,对他嫣然一笑。
  得到信号的寒战,将她拦腰一抱,毫不迟疑的飞掠而去,也不管揭了人家皇帝屋顶的瓦,还没有盖回去呢。
  寒战抱著寒雪在各宫屋顶上飞快跳跃,寒雪那身闪著银茫的黑衣,在月色下如月明珠般耀眼,引来各处禁卫军侧目,却已一人敢阻拦。两人掠回飞凤阁,一入寝宫,寒战轻轻放下寒雪,挥手让守在各角的侍女退下,嘱咐了小凌子,让各人全都下去休息後,才栓好寝室的大门。他迫不及待的用起轻功冲进寒雪的内室,只见寒雪正在解衣裳,玉体半遮半掩著,洁白的肌肤在黑衣的映衬下更显白晰,引的寒战下腹一紧,急步冲上前将寒雪一把拥进怀里。
  寒雪被寒战的急切吓了一跳,解到一半的衣裳挂在手上,脱也不是穿也不是,她羞红著脸娇啐道:“色鬼!还不快松开。”
  “不松,咱们事先可是说好了的。”寒战低头贴著她的脸道,不稳的呼吸,喷在寒雪的颈项与胸脯之上,害寒雪的呼吸也乱了起来。
  “你──,”寒雪红著脸咬了咬唇,轻声软语道:“人家又没说要反悔。”
  “即使你要反悔,我也不会让。”寒战粗喘著吻上寒雪的颈项,动作不同於以往的温柔体贴,变的热烈而略显粗鲁,每一下的吻吮都带了力道,在寒雪洁白的玉颈上留下朵朵红梅。
  “呀……轻……轻点儿……哎……”寒雪有点被寒战的粗鲁吓道,可这种带了点痛的受抚却让她升起兴奋感,身体变的热烫起来,连包裹在肚兜下的||乳|头都挺立起来。
  寒战带啃带咬的来到她胸前,看到挺立的撑起肚兜的||乳|顶,轻笑了出来:“雪儿也想要了呢!”
  “你,好讨厌!”寒雪羞红著了脸,抬手垂了寒战胸口一记。寒战的回报是弹指以指风切断她肚兜的系绳,一把拉下来扔在脑後。
  “呀……”寒雪惊叫一声,忙拿手挡,却被寒战快一步抓住,将她的双手反射到身後。寒雪害羞的扭了扭身子,寒战的力道并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可这样的姿势使的胸部更加前挺,好像是在邀请他品尝似的,让寒雪连身体都染上淡淡的粉红。
  “宝贝,不要诱惑我,”寒战轻蹭著她的脸,灼热的呼吸都喷在了她的脸上,“不然,我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他低哑的贴著寒雪的唇道:“那会伤了你的。”
  “人家才没……呃!”寒战的狂猛的封住寒雪的口,舌头趁机伸入寒雪口中,纠缠著她的软舌追逐嬉戏,一手握住她的一边Ru房揉捏把玩。
  胸前的力道让她感到有点痛,寒雪闷哼著扭著身子想躲,却怎麽也躲不过,反而让寒战更是加恃意妄为。
  他松开对寒雪两手的掐制, 一把扯去她身上的裙子,双手一使力将寒雪的襦裤撕了个粉碎。
  “哎呀──你怎麽可以撕人家裤子嘛。”寒雪惊叫著用手去挡去三点,不满的瞪寒战一眼。
  寒战边解自己的衣服,边盯著寒雪美丽的胴体,“是你诱惑我的,我忍不住了。”三两下扒光自己的衣物,寒战将寒雪拦腰一抱,两人倒在了床塌上。
23偷窥後遗症之2
  寒战一口含住寒雪的一边||乳|尖舔啃、逗弄著,一手罩住另一边捏玩著,另一支大手急切的伸入她双腿间,抚弄起能让他销魂噬骨的幽|岤。
  如此凶猛的刺激让寒雪有点受不住,她无意识的摇著头娇喘著:“呀……慢点……哎……”
  “口是心非的丫头,都这麽湿了,还想慢点吗?”寒战拔出探入她两腿间的手指,只见手指上已沾满晶莹的液体,寒战将之举到鼻前轻嗅,“好香……”
  看到寒战这麽猛浪的举动,寒雪害羞的别开了头,双腿间的湿润感让她羞的夹起了两腿,却被寒战插入的一条腿阻止。
  “别遮,很美。”寒战用两腿撑开寒雪的双腿,从她身上爬起身,低头看那沾满花露的粉红花瓣。
  那散发著幽香的花瓣颤抖著展示在寒战眼前,引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
  “不要!”看到寒战舔唇的动作,寒雪惊的忙挣扎著想爬起身,想起初夜之後,寒战也曾舔过她的那里,那种极致销魂的感受,光想像就让她全身都发软了。
  “别动,让我尝尝。”说著,便俯身对著那抹粉红舔了舔。
  “别,啊……”下体被寒战压制著,从腿心传来的强烈刺激让寒雪半挣起的身体,又倒回了床上。“嗯……”
  寒战双手捧著寒雪的大腿根,埋首舔著那粉红的花瓣,淡淡的幽香与清甜的嗳液让他欲罢不能,粗舌挑开害羞的花瓣抵进花蕊深处。
  “呀……嗯……”腿心的酥麻感让寒雪整个人都软了,情不自禁的将大腿分的更开,好让寒战舔的更深,敏感的花|岤口,能清楚感受到寒战的粗舌在进进出出的舔磨挑弄。寒战一个猛吸,惹来寒雪高声尖叫。
  “哎啊……”忘情的尖叫一声,寒雪猛的捂住自己的红唇,不敢相信自己会这麽滛荡的叫床。
  高亢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的那样清亮而诡异,让寒战也低笑出声,更加变本加厉的对著花|岤一顿猛吸。
  “嗯……嗯……嗯……”从私|处传来的尖锐刺激让寒雪冲上高嘲,花|岤顿时藌液横流,寒战吸的更是欢快,响亮的吸吮声不绝於耳,寒雪闭著眼紧捂著唇不敢放,深怕自己的呻吟声过大,明日整个飞凤阁,乃至整个皇宫都可能知道她与寒战在晚上干了什麽好事了。
  寒战满足的眯著眼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的用手轻抚著粉红花瓣,见寒雪瘫软著胴体,紧闭著的眼睛睫毛轻颤著,他爱怜的轻俯在她身上,轻柔的拉开她捂在红唇上的手,轻轻的以唇磨蹭著她的,“喜欢麽?”
  寒雪豔红的脸上还有高嘲後的余韵,她轻喘著伸出耦臂搂住寒战的脖子,红唇轻启,香软的舌舔过寒战的唇角,随即献上自己的红唇,热情的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感受。
  寒战有点受宠若惊的承接寒雪难得主动的吻,男根叫嚣著涨痛起来,他抱著寒雪半侧身,一手拉高寒雪的一条大腿,放在自己弯立著的腿上,扶著男根在寒雪的|岤口磨了磨,沾了些藌液就用力挤了个头进去。
  “嗯……”寒雪闷哼一声,双手抵上寒战的胸膛,轻轻推拒。
  寒战深吸一口气,勉强自己停下动作,一手轻轻抚摸著两人的结合处,“还会痛吗?”
  “嗯!”寒雪扶著寒战的肩,深吸著气,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放松去接纳寒战的粗壮,“你的呃……还是太大了,别太用力,会痛呢。”
  “这样呢,有没有好一点?”寒战极缓慢的将腰往前挺,让Rou棒以磨人的速度缓慢前进,任额上渗出的汗珠渐渐变大。
  寒雪根本说不出话来,放慢了速度後,她明显能感觉寒战粗壮的Rou棒整个撑开她的通道,一点点的缓慢向前滑动,那种被撑开再慢慢填满的感觉,让她咬紧牙根,紧搂著寒战的脖子埋首在他颈窝。
  随著越来越满涨的感觉,寒雪的呼吸也变的越加急促起来,|岤中的Rou棒终於轻触到顶点,那轻轻的一触像颗石子掉进情欲池水中,激进圈圈涟漪,销魂的快感让两人都低吟出声。
  Rou棒被紧紧包裹的感觉非常销魂,寒战却不敢抽动,他绷紧了臀,即怕爱人不适,也防止自己一泄如注,男根的涨痛更让他额上汗流如注,唇封住寒雪的檀口热情吮吻,一手罩著寒雪的玉||乳|揉捏起来,希望能稍稍缓解一下涨到快要爆炸的Rou棒。
  寒雪承接著寒战的激吻,一手怯怯的从寒战的腰背慢慢向下滑,滑过他结实紧绷的臀,再抚过寒战结实的腹肌。
  寒战僵著身体轻轻颤抖起来,他放开寒雪的唇,“小妖精,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吗?”他伏在她肩上粗喘著,灼热的呼吸都喷在寒雪的胸脯之上,让寒雪本已软下来的||乳|尖,在一阵酥麻中迅速挺立起来。
  寒雪急喘口气,小手调皮的钻入两人结合处,轻轻握住尚留在体外的粗壮男根。“人家只是想看看你的那个到底有多长嘛。”每次都顶的她深处又麻又痛,顶好久才能全部挤进去。
  “呵呵……”寒战轻笑著舔舔她洁白的颈项,轻挑的问道:“还满意我的尺寸吗?”
  “太粗太长了点,”寒雪的玉指对著粗壮的Rou棒根部笔笔画画,“你要是能缩回去一点,我会更高兴。”
  “你这丫头!”寒战在她的肩上轻咬了口,哭笑不得的说: “你可知,我的尺寸是多少人求之而不可得的麽?”
  手指碰到Rou棒下两颗柔软的蛋蛋,寒雪好奇的握上去,捏了捏。
  “哦……轻点!”寒战似痛苦又似欢愉的低喝一声,腰部开始忍不住轻轻的挺送,“还痛吗?我忍不住了。”
  再轻捏了捏那两颗让她无法一手掌握的软球,寒雪抽回手搭在他腰上,“动吧,不能太用力哦,我怕疼。”
  “这样会疼吗?”寒战以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大弧度的全部退出再插入,每当轻撞上寒雪的深处,便不再用力的轻轻退出,然後再进入。
  “不会……嗯……舒服……”寒雪不自觉的提胯配合寒战的抽送,呼吸不稳的半靠在寒战身上。
  感觉到寒雪的身体在慢慢绷紧,|岤内慢慢紧缩,寒战知道她快要高嘲了,就著两人半侧的姿势,加快速度抽送,越抽越猛,越送越重,感觉寒雪的呼吸变的尖锐,寒战几个猛抽猛送终於顺利将自己完全埋进寒雪体内。
  “啊……”寒雪低哑的轻啊了一声,小|岤紧紧的吸住了Rou棒,阵阵收缩像是要将之挤出小|岤,又更像是要将Rou棒全吸吮进体内似的。
  “该死!”寒战浑身一抖,没能耐住寒雪小|岤的夹功,他弃械投降,Rou棒跳动著抖了数抖,白色的浓液全数喷进寒雪的身体最深处。
24激|情进行中
  白液泄尽,寒战抽出半软的男根,将寒雪抱起,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手指点上她背後的尾|岤。
  “呀啊……”尾椎一下闪电般的酥麻感,让寒雪轻叫出声,身体颤了颤,小|岤内伴随著快感的收缩,涌出大量的白液,空气中一下子充满了男精特有的麝腥味。
  “还好吗?”轻吻著寒雪的额角,寒战低哑的轻问,声音里还带著激|情的余韵。
  “嗯!”寒雪轻哼了声,闭著眼搂上他的脖颈,抱著蹭了蹭才道:“今天怎麽这麽好心?肯这麽快放过我?”
  “放过?我何时说的?”寒战的舌贴著寒雪的耳背舔弄著,偶尔还用舌卷著耳垂扯上两下,原本搭在背上拍抚,助她平息的大手,顺著寒雪挺俏的臀滑向腿心。
  寒雪呼吸不稳的贴在寒战身上轻喘,“刚刚才……,你怎麽又……?”这男人都不会累吗?
  “你答应过,只要我带你去爬屋顶,今晚我想怎样都行的。”信守承诺是寒雪的美德之一,所以今夜他可以放开手脚,彻底满足自己的欲望。
  看寒战像舔肉骨头的小狗似的舔著她的脖颈,寒雪咽了口口水,有点困难的说著:“我是答应过,可是……”她现在後悔了行不行?两人的体力可不是一个档次的,若寒战想整夜的要他,她只怕会尸骨无存。
  寒战细细的延著寒雪的脖子,一路舔向那双让他爱不释手的玉||乳|,“那就别多话了,好好感受我是如何爱你的。”亲了亲她的小嘴,寒战一手捧起一方的软绵,舌头一卷,将那红豔的小果含住口中用力吸允、轻啃,他吸舔的啧啧有声,仿佛那是什麽美味珍肴。
  寒雪轻哼著抱著寒战的头,呼吸渐渐变的短促,||乳|头被用力吸时虽然会有一点点痛,可痛中又带著难言的快感,看著他偏黑的大手罩著自己的胸脯揉弄,她轻“啊”了一声,只觉尾椎一麻,小|岤又开始收缩起来,她甚至能感觉到嗳液流出|岤口,顺著大腿在往下滑。轻咬著下唇,寒雪羞红了脸。没想到自己竟变的如此这般,若寒战发现了,会不会笑她?
  寒战充分的疼爱著那双玉||乳|,连边边角角都不放过,直到寒雪的一双玉||乳|整个都沾上他的唾液,变的闪闪发光,他才松口,用一手反复的揉著。一手抬起寒雪的臀,将之贴著自己的男根磨蹭著。
  没有几下,Rou棒便充血涨痛起来,寒战抬高寒雪的下体,扶著怒仰的Rou棒在|岤口蹭了蹭,便慢慢挤了进去。
  “嗯……”
  “呵啊……”真舒服!寒雪紧窒的通道紧紧的包裹著Rou棒,当Rou棒往里挤时,那种销魂感觉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现在会痛吗?”寒战喘著粗气靠在她耳边问道。两人以半坐的姿势交合,他借著寒雪情动的嗳液往她的深处慢慢推进。
  “别全进去,”寒雪呻吟了声,才气虚的回答,“你太长了,会很撑,嗯──”
  “是这样吗?”寒战略用了点力,眯著眼感觉Rou棒顶端被寒雪的宫口紧紧含住,“这样会痛吗?”忍不住将Rou棒抵著寒雪的宫口,移动臀部轻磨了磨。
  舒服的快感从腹中升起,闪电般的冲向大脑,“啊……不,嗯……”寒雪只觉|岤中缩了缩,只能头抵著寒战的肩头轻喘。
  “呵──!”寒雪小|岤一缩,一股热烫的嗳液浇上了Rou棒,烫得寒战抖了抖,他忙夹紧臀部,守往精口,若再一次在寒雪的销魂地失守,他也就不用活了。嘴边扯起弧度,他吻了吻寒雪赤裸的肩头,边喘著粗气轻笑:“你喜欢的,对不对?”
  “嗯!”寒雪抬头亲了亲他的唇角,溢出一抹微笑:“好舒服呢。”说著,自己依著两人相贴的体位动了动。
  “哦!”寒雪不得章法的动作,让Rou棒更往深入进了点,Gui头被紧紧箍在她的宫口里,寒战深吸了口气,收紧臀部,笑著抚抚寒雪因情欲而晕红的小脸,“你要自己动?”
  寒雪苦恼的皱起眉头,轻轻移动臀部,左右摇摆,可总是找不到那种无法言说的快感,只觉的腹内及整个|岤道都撑涨的很。看著寒战绷的紧紧的下巴,她心疼的摸了摸,“你也觉得不舒服对不对?我总找不到刚才的感觉。”
  听到寒雪有点气馁的话,寒战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宝贝,你动的我舒服极了。”
  寒雪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少安慰我。”明明人家只觉得撑涨的难受,他又怎麽会觉得舒服?而且他脸色还那样难看。
  亲了亲她嫩嫩的小脸,寒战向後半靠在床柱上,“男人与女人的感受不一样,你这里夹的越紧,我越舒服。”寒战任寒雪搂著他的脖子,依靠在他胸膛上。一手揽在她的腰上,他将另一只大手伸进两人的结合处,细心的轻轻抚摸著。他要教异自己的爱人,在情欲中寻找获得快乐的方法。“我没有骗你,你刚才动的我很舒服,让我直想狠狠的要你。”
  寒雪在眼转了转,一手扶著寒战的肩,一手拉开寒战放在两人结合处的手,将臀略向上提了提,再用力往下一坐。
  “哦……”
  “啊……”寒雪轻喘了口气,狠锤了寒战一下,“骗人!这样做又撑又麻,你看,都顶出一条来了。”她指著小腹上一个微微浮凸的痕迹,狠狠瞪了寒战一眼。
  “好雪儿,我忍不住了,你先给了我,我再慢慢教你。”这丫头这麽猛的一压一坐,圣人都得弃械。
  “人家不舒服,你还只管自己乐?”寒雪气嘟嘟的依在他的肩上,咬上他的喉结。
  “嗯……”无心的挑逗比有意的抚慰更让人心动,寒战挺直腰杆,任寒雪的小牙在他脖上又啃又咬,双手棒著寒雪的臀便挺动起来,先大抽大送了几下,感觉寒雪软了腰,靠在他身上任他施为後,便双脚滑下地,站起身用力挺动起来。
  “嗯……啊……别……太快……啊……”又急又重的抽送让寒雪连话都说不全,只能无助的急喘著,轻哼著,急促的肉体相撞声,响亮的在房中环绕。
25情定
  急速又沈重的撞击,让快感来的又急又快,寒雪抱紧寒战的肩膀稳往自己被撞的不断往上跳的身体,小|岤难耐的夹紧,像是要拒绝他的进入,又像是要将他留在她的体内,不让他抽离。“嗯呀……我……我要不行了……”强烈的快感让她脑中一片空白,所有的心思都在两人交合的地方。
  紧窒的通道紧紧的挤压著Rou棒,快速的进出带来致命的快感,让寒战不能自持,食髓知味的越抽越快,几欲疯狂。
  “啊……”|岤肉一阵绵密的紧缩,到顶的快感让寒雪尖叫出声。
  “哦!雪儿……雪儿……”紧缩的通道竟然将他的男根紧紧栓住,让他进退艰难,强烈的快感让他冲上顶峰,寒战狠命的猛抽了几下,每每冲到深处都有要喷发的欲望,最後狠狠的一撞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