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6部分

莸囊蛔玻接昧┑挠裢窝乖谧约荷砩希琑ou棒钻入芓宫深入,一阵畅快的抖颤,将所有的种子激射而出。
  激|情过後,寒战满身大汗的退了两步,坐倒在床上直喘粗气,寒雪随著寒战的动作跪趴在了他身上,两人的下体还紧紧的相连在一起。
  在气息略微平顺後,寒雪抖著两腿跪起,寒战已皮软的男根随著她的动作自寒雪的小|岤中滑出,随之流出的还有两人混合在一起的Jing液,粘粘的顺著她的大腿往下滑,有部分甚至直接滴在了寒战的Rou棒和大腿上。
  “人家要洗澡。”寒雪难受的推推仰躺著的寒战,身上汗湿粘腻的感觉实在不太妙,她手软脚软在他身边躺下,“可我没力气了,你抱我去洗啦。”
  寒战满足的抚著寒雪汗湿的长发,扯开嘴角邪笑:“看著你身上沾上我的味道,让人有想再狠狠要你的冲动。”
  寒雪斜了他一眼,嘟著嘴道:“人家明早还要朝见皇帝哥哥呢,你想折腾的人家起不来麽。”
  “起不来才好,真想一辈子与你连在一起不分开。”说著将大腿横跨在寒雪身上,顺带将大腿上刚刚沾到的体液都粘到了寒雪身上。
  寒雪哭笑不得的看著寒战孩子气的行为,伸出一只纤细玉指,点著他的额头笑斥:“你几岁了,还玩这种游戏?”
  寒战笑而不语,握住她的纤腰一把举起,惹得寒雪惊叫後,便大笑著抱起寒雪往相连的浴室跑,边跑还边笑嚷著:“侍候公主殿下洗澡罗──”
  寒雪羞怒的轻锤了他一下,“你轻点儿声,想让别人都知道咱们在做什麽好事吗?”
  寒战大笑著亲了亲寒雪嘟起的小嘴,叹道:“你道别人不知道咱们关著房门,在做什麽好事麽?”就算之前不知,他们在马车上可把这事做全了,近身侍候的还有谁会不知道吗?
  任寒战抱著她步入浴池,寒雪推了推紧箍著她腰的大手,“松松呀,不然人家要怎麽洗澡?”
  寒战邪笑著俯在她耳边吹了口气,“你确定你还有力气站麽?”说著出手如电的在她的尾|岤上一点,寒雪惊叫一声,只觉小|岤一热,腿心又流下一些透明中带著点点白色的体液。
  寒雪不解的看著混入水中的体液,抬头满脸疑问的看寒战:“怎麽会这样?”先前不是已经流出很多来了吗,怎麽现下他点自己尾|岤还会有这麽多体液流出来?
  “这是我们的孩子,若是不这样,明天这里就会有我们的孩子孕育了。”寒战将手贴在寒雪的小腹上轻揉了揉,手指向下探入寒雪的两腿间,认真的清洗她的小|岤。现在的时局还不稳定,现在孕育新生命,只会为寒雪带来不可预计的危险。这是他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寒战!?”寒雪满带歉意的伸手抱住他的脖颈,若不是她的身份特殊,他也不用亲手扼杀两人的孩子在她肚子里孕育的机会。
  寒战了然的笑笑,将额头抵上寒雪的,柔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是,你还太小,二是,现在的时局也不适合你怀孕,三是,咱们的孩子总要在爹娘成亲後孕育才像样啊,不然对你名誉有损。”毕竟要对天下人要有个交待,总不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护国公主未婚先孕吧。
  寒雪感动的将脸贴著他的蹭了蹭,“我明日就禀告皇帝哥哥咱俩的事,先订下婚期,你看可好。”
  “好。”寒战紧紧的抱著寒雪,心中柔情四溢。只要能永远这般拥她在怀,只要她平安无事,这点小小的代价又算得了什麽呢。
  
  事实证明,就算寒战不再折腾她,寒雪也赶不上朝见皇甫昊天的时间。当这位年轻的皇帝在久候了半个时辰之後,才见到两人的影子时,不禁玩味的挑了挑眉。
  “终於得手了?”皇甫昊天笑睨了眼还在寒战怀里睡的不醒人事的寒雪,冲板著一张棺材脸的寒战问。这男人太黑了,除了对著寒雪,平日里对谁不是一身杀气?也就小雪儿会被他骗。
  “新近的美人不错,最近过的可舒爽?”寒战扯了扯嘴角,不客气的回敬。
  “见过了?”皇甫昊天挑了挑了眉头,“挺不错,你要不要也试试?”
  “跟母狗似的女人,也就配你了,我有雪儿就好。”寒战恶毒的将话扔回皇甫昊天脸上,悠然的抱著寒雪在龙椅旁的软榻上坐下,丝毫不理会黑了半张脸的皇帝。
  “你骂联是狗?”皇甫昊天狠狠的瞪著甚是悠闲的寒战。
  “我是说你的女人太马蚤,不适合我,你要自己认,我也没办法。”寒战不在乎的笑笑,一点也不怕惹怒皇帝会有什麽後果。先不要说他与寒雪现在的关系,皇甫昊天不会动自己,单说两人十多年的交情,他也不会动自己。
  “哼!也就雪儿会被你骗。”这男人冷酷的面具下,就是一只撤头撤尾的老狐狸,功力已高到,旁人被他阴了还得对著他顶礼膜拜的程度了。
  “我只用骗得她就足已。”寒战温柔的抚抚寒雪熟睡的脸,抬头看向皇甫昊天时,已是满脸的冰霜,“她路上被人埋伏,差点遭人暗算。”
  皇甫昊天剑眉一皱,“何人所为?”
  “金沙贤王二世子?”
  皇甫昊天急问:“人呢?”该不会被寒战宰了吧?想对寒雪下手,还不得被寒战碎尸万段啊?
  “桔香镇,人已废。”那样的征罚还算便宜他了。
  “你肯放过他?”皇甫昊天惊奇的问,一点也不担心异国皇族在本国出事,会惹出多大的风波。
  “那时没空想。”当时正美人在怀,逍遥开怀,哪里有时间去管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哦!──”皇甫昊天暧昧的笑笑,心领神会寒战所言的没空,所指为何。“可要指婚?”
  “定个日子吧。”寒雪的身份毕竟是皇帝的义妹,婚事只能由皇家操办。寒战轻拍了拍寒雪的脸,轻唤著:“雪儿,该醒了,你朝见的时间晚了。”虽然不忍打扰她的好眠,可心知若是误了她与皇帝商议事情,回头她该会恼了的。
  晚?说的真含蓄,何只是晚,根本就已经迟了大半个时辰了?皇甫昊天对著两人翻了个白眼,继续提笔写两人指婚的圣旨。
26美人计之商讨
  睡梦中的寒雪一听时间晚了,惊了一下,一个机灵从寒战怀里坐了起来。甫一抬头便见皇甫昊天俯在桌案上写著什麽,还抬头冲她笑。
  “皇帝哥哥?”别怪她现在的表情呆滞,任何人处在她现在的处境,应该都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的。
  “醒了?我让人给你送洗脸水过来。”皇甫昊天对著寒雪笑了笑,把手中的笔搁在笔架上,提起声道:“来人,送盆热水给公主净脸。”
  外头传来太监回应的声音:“遵旨,奴才这就去办。”
  寒雪楞楞的转头看看抱著她的寒战,再转头看向皇甫昊天,好半会儿,才呼出一口气,抬手揉了揉酸涩的眼,向寒战抱怨道:“怎麽不叫醒我,睁眼就看到皇帝哥哥,吓了我一大跳。”
  “看你醒的沈,没忍心叫你。”寒战淡淡的道,顺手将寒雪散落的碎发拢到耳後。
  这时,宫女在总管太监吴得祥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吴得祥先向皇甫昊天弯身一揖,才快走两步到寒雪面前,躬著身轻声道:“公主殿下,奴才给您送洗脸水来了。”
  看著吴得祥越发圆润的身材,寒雪眉开眼笑,“小祥子,有阵子没见你了,你越发富态了。”
  “托皇上与公主的福,奴才才有这样的好日子,心宽自然体胖了。”吴得祥边说,边接了宫女沥了水的棉布巾递给寒雪道:“公主只用棉布净脸,奴才可是记得的,这棉布是自东跃进贡的,一见到这种布料啊,皇上就嘱咐奴才全收起来,要给公主留著慢慢用呢。”
  寒雪擦了把脸,才把布巾扔回吴得祥的手里,斜了眼坐在龙椅上淡笑不语的皇甫昊天,啐了吴得祥一口,指著皇甫昊天对吴得祥笑骂道:“呸,他哪儿是特意留给我的,那是他那群妻妾挑剩下的吧,从不见他给我留绫罗绸缎,净是些别人不要的粗棉麻布。”、
  皇甫昊天哭笑不得指著寒雪直摇头,“你口中的粗棉麻布,可是每匹都价值千金,比那些绫罗绸缎可值钱多了。”
  吴得祥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对皇甫昊天道:“公主哪里会不知道那些布的金贵,这是跟皇上开玩笑呢。”挥手让宫女退下後,向著皇甫昊天和寒雪各鞠了一躬道:“公主与皇上谈事儿,奴才去外头候著,有什麽差遣,公主吩咐一声就行。”
  “行了,知道你祥公公会做人,下去吧。”寒雪笑道对他挥了挥手道。
  吴得祥复又向皇甫昊天躬了躬身,才倒著往後退,退到门边时,才回身走出去,并把门也一并带上。
  寒雪懒洋洋的软下身,将头枕在寒战的肩上,斜眼看著皇甫昊天淡笑不语。
  “干嘛?”被寒雪看的背上汗毛都站了起来,皇甫昊天挑著眉与寒雪对望,“盯著我不说话是想做什麽?”
  “听说最近皇帝哥哥夜夜醉卧美人膝,春风得意哦。”寒雪调侃道。
  皇甫昊天闻言,知道寒雪要问什麽,正色道:“不错,龙跃,庆国和冰晶都各送来了两位美人。”
  寒雪秀眉轻拢,“没庆典没大事的,无事献殷勤?”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不然怎麽会有护国公主与人私通,珠胎暗结的传闻出来,说不是这丫头自己搞的鬼,他可不信。
  “嘻嘻!”寒雪搂著寒战的脖子直乐,“幸好我先下手为强,那些使节的脸色一定很好看,呵呵……”寒战无声微笑著拍拍她的背,宠溺之情溢於言表。
  “可不是,三国使节才刚提个话头,你富贵楼的人就来传信了。”皇甫昊天抿唇笑道:“还扮作宫里的侍卫冲进来大嚷不好了,我还当是什麽事儿呢。”想起那天的混乱情景,他就想笑,也幸好那传话之人常进出宫门,宫中的人大都认得,才没出什麽大乱子。而他一见那假侍卫就认出他是寒雪的人了,宣上来一听他所谓的“不好”,就明白过来是寒雪的计,他也就顺水推舟的说了几句,便让那传话之人退了下去。可听到这消息的三国使节,那脸色可就精彩了,红、白、青、紫轮番上演,直让见者惊叹啊。
  寒雪从寒战的怀里探出头来笑道:“除了珠胎暗结这一项,其它的可都是真的哦。”
  皇甫昊天翻了个白眼,无奈摇头道:“雪儿,矜持!做为女孩子,你总得矜持一点啊,这种事大家心里明白就好,别拿出来说。”
  矜持?寒雪转回头搂著寒战的脖子皱眉道:“我不够矜持吗?”
  “不会!”寒战扯著嘴角温柔的对寒雪笑道,顺带冷冷的瞥了皇甫昊天一眼。
  收到寒战的眼刀,皇甫昊天忍不住再次翻翻白眼。
  寒雪得意的冲皇甫昊天抬抬下巴,“看,寒战说我很矜持。”
  问谁也不能问寒战啊,谁不知道寒战对她那个死心塌地哟,寒雪就算放个屁,他也会说是香的啊。不过这种话皇甫昊天只敢在心里想想,可不敢真的说出口。他拿起桌上写的指婚圣旨朝寒雪摇了摇道:“指婚的,下个月十五正好是黄道吉日,你俩把婚事办一办吧。”
  “你早就准备好了啊?”皇家的良辰吉日都是由司天监卜算好,才能定下来的,皇帝哥哥什麽时候也未卜先知了?
  “你日子过糊涂了,下月十五是中秋节,人月两团圆!”皇甫昊天瞪了寒雪一眼,“迎娶的吉时,司天监会安排的,其它东西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让礼部与内务府著手操办。”
  皇甫昊天将圣旨扔向寒雪,寒战准确的伸手接住,收入怀中,冲皇甫昊天酷酷的点了点头,“谢了!”
  寒雪看看寒战又瞄瞄皇甫昊天,貌似她原本并不是为了商讨婚事才要见皇帝哥哥的,这两人的互动是不是太自然了点儿?“三国进献的美人都像你昨晚床上的那位一样吗?”这才是她要与皇帝哥哥商讨的事儿,唉!都不知道是怎麽跑到婚事上去。
  皇甫昊天会错意的答道:“确实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寒雪白了他一眼,“我问的是床上的技术,是不是一样的马蚤,浪,滛荡!”这下够明白了吧!见过木的,没见过这麽木的,还皇帝呢,这麽明显的暗示都听不出来。
27美人计之危机
  皇甫昊天闻言楞了楞,随即无语的拍了拍额头,“矜持!雪儿……”对上寒战冷冷瞄他的眼神後,皇甫昊天自动吞下让寒雪矜持的话。无力的叹口气,算了,人家夫婿都不介意小娇妻满口的马蚤,浪,滛荡了,他这个哥哥也不方便指正太多。“几位美人的──,”看著寒雪一本正经的脸,不像是跟他开玩笑,皇甫昊天也就毫不避讳的道:“几位美人的技术确实都不错。”
  寒雪脸色沈了沈,再问:“都是处子?”
  “都是。”皇甫昊天见寒雪脸色不对,也敛了玩笑的心情,正色道:“初夜落红是我亲见,且,咳──”虽然不大好开口,不过他明白寒雪不会无故在这事上纠缠,定是有问题才会问他这种隐私的事,所以也不敢隐瞒,“男人能感觉的到,那个……咳──”
  “行了行了,知道了。”寒雪红著脸冲皇甫昊天挥了挥手,这种事说的太明白,她也不太好意思。“我原本以为那样的女子必是经过人事的,若是那样,而入宫时内务府没有验出来,就说明宫中有了人接应,可现下看来,至少这点可以推翻了。”
  “那样马蚤浪的女子必是经过细心调教的,却还能身为处子身,可见幕後之人的心思并不简单。”寒战沈声的道。
  “你认识她们?”怎麽说的好像亲眼见过一般,难道寒战认识?
  寒战眯著眼扯了扯嘴角,“昨晚,你的寝宫。”
  寒雪很有先见之明的捂住耳朵,但还是能听到皇甫昊天雷鸣般的吼声:“皇甫寒雪,你敢偷看?”
  不敢放下捂耳的手,寒雪往寒战怀里缩了缩,弱弱的道:“我没有偷看,我们是正大光明的蹲在你的屋顶上看的。”
  皇甫昊天不敢置信的瞪著寒战,“你竟然陪著她疯?”寒雪所说的‘我们’中的另一个,除了寒战不用做他人想。
  “交换条件太过诱人,看上一看也无防。”寒战微笑了笑,想起回宫後迤俪的恩爱场景,情不自禁的亲了亲寒雪的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救了!你们两个没救了。”皇甫昊天实在无法从被人偷窥的羞愤感中解脱出来,却又有气无处发,只因偷窥的两个当事人,一个是他不敢对之发火,一个是对著她有气也发不起来,只能用暴走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皇帝哥哥,你别生气了,”见皇甫昊天气闷,寒雪忙出声安慰道:“我不是真那麽无聊想看你们行房啦。”虽然看了之後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不过这话可不能说,不然皇帝哥哥一定会发飙。“我听小凌子说进贡的女子都很媚,皇帝哥哥最近都夜夜春宵,所以才想见上一见啊。”
  “有什麽区别吗?”偷看还跟他说理由,天哪!他要疯了!
  “当然啊,若只是普通的女子,断不会在床事上像久经沙场的老将,皇帝哥哥不这麽认为吗?”
  “这种事可以调教的,咱们内务府就有专职调教新进秀女的嬷嬷。”皇甫昊天气的脸色通红,声音也不禁高了两度。
  “那皇帝哥哥可曾在各位嫔妃中发现有这样马蚤浪的女子过?”寒雪瞪著还没明白过来的皇甫昊天,气嘟了嘴,男人是不是都这麽笨啊,怎麽这麽明显的事都不明白。她不禁斜了眼寒战,两人心意相通,寒战努了努嘴,斜了皇甫昊天一眼,意思是:我又不是他,休要将我与之相提并论。
  皇甫昊天一屁股坐到龙椅上,端起桌案上的茶“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才道:“异国进献美人,其目的不过为三:一是迷惑君主,二是打探消息,三是真心联姻。” 他早就知道那几个女子有问题了,斜眼狠瞪了寒雪一眼才道:“你真当我三岁孩童不成?”
  “原来你知道啊!”寒雪惊喜道。
  “废话!”某人正在纠结中,让他纠结的不是身体被看光,而是他纯洁可爱的妹子竟会夥同未来夫婿,一起爬他的屋顶掀他的瓦,偷看他与嫔妃办事,而他的暗卫还没有一人报告过他,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看来三国都对咱们家的‘宅子’有意思呢,皇帝哥哥可有主意了?”寒雪敛了笑正色道。
  皇甫昊天眼中寒光闪动,冷冷的沈声道:“这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从桌案旁的青瓷缸中抽出一卷画轴,他将之摊了开来,招手让两人过来。
  寒雪跳下寒战的腿,拉著他的大手一起走到桌边,只见皇甫昊天摊开的是一卷地图──整个大陆的地图。大陆五分,地图按五国的特色,分为五种不同的颜色描绘,在寒雪看来,这地图是极其简单与简陋的,群山以三个半三角表示,贯穿碧落南北的卧龙河竟也只有三条半长不短的线表示。
  皇甫昊天指著与碧落接壤的四国道:“以雪儿之见,哪一国会先按耐不住?”
  “不知道!”寒雪毫不心虚的大声回道,她又不是能掐会算,怎麽知道哪一国会先对碧落出手。她指著淡蓝色的冰晶领土道:“冰晶一年只有四个月能与外界通商,即使要开战,也只有这四个月,根本不用太担心。”
  皇甫昊天默默的点了点头,看著寒雪的手指移到龙跃的位置点了点。
  “我国与龙跃隔了条卧龙河,我们的新战船是要优与龙跃,可你看这长长的卧龙河,若是开战,根本就防无可防,若真要打,还不如咱们先动手,那样胜券会更大些。
  确实如寒雪所说,卧龙河从北到南贯穿碧落,南方这一大半河段正好是两国的分界线。若真要开战,这麽长的河道,根本无法布防。
  寒雪的手指向土黄|色的金沙,“金沙是最不可能与我们开战的国家,他们现在国内纷争不断,内乱频频,几个亲王争王位争的不亦乐呼,哪里有时间管他国的闲事。”手指移向紫色的庆国,“庆多年来一直国泰民安,社会稳定,国库充盈,若当真开战,庆国将会是我们最大的对手。”
  皇甫昊天沈默了,他登基不过短短四年,麻烦事儿却是一件接著一件。
  寒战沈声补充道:“碧落与庆接壤之处是草原,一马平川,比之龙跃更无遮挡,若是开战,一个弄不好就会被敌人长驱直入了。”现在碧落大半的兵马都驻在金沙,庆国,与龙跃边境,可即使所有的兵马都布下了,这三处却有两处是防无可防的。
28临幸宫女新月
  皇甫昊天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个个都盯著我碧落,当真以为我这皇帝是好欺侮的不成?”
  寒雪眨了眨眼,心头上来一计,她贼贼的对皇甫昊天道:“皇帝哥哥也不必生气,小妹倒有一计,或许能为皇帝哥哥出一口恶气。”
  望著寒雪像猫抓住老鼠似的表情,皇甫昊天小心翼翼的道:“说来听听。”雪儿鬼主意多,一个不小心,连他也会被她算计了去,不得不防啊。
  “那龙跃美人不是挺浪的嘛,要是不小心与哪个宫庭侍卫勾搭上,也不会太稀奇,对吧?”冲皇甫昊天眨了眨眼,寒雪脸上在笑,眼中却有寒芒闪烁,让人见著惊心不已。
  寒战一把将寒雪揽入怀中,轻笑道:“你这计倒是毒的很,慢说这颜面失尽之事,可直接追究龙跃国的责任,单说後宫女子与人私通就是死罪,此计好虽好,却会要了那龙跃美人的小命,可怜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了。”忆起昨夜那女子的滛浪,便想起寒雪昨夜床上的媚态,胯下欲根蠢蠢欲动,借著抱寒雪在怀的姿势,顶上她的娇臀。
  “那倒是,若是皇帝哥哥舍不得,那当然另当别论了,”臀上热烫硬物的一下顶戳,让寒雪一下红了脸,若是在房中也到罢了,可当著皇帝哥哥的面,这人怎可这般肆无忌惮。小爪向後扭住寒战腰间的软肉,用力转上两转,感觉揽在腰间的铁臂紧了一紧,她才满意的松开。
  “区区一个敌国女子,怎可与祖宗基业相提并论,”皇甫昊天严肃的道,皱眉想了想,“此计虽好,却只能对付龙跃一国,现在四国都有美人在宫中,若是引得他们自已狗咬狗,我们不正好可坐享渔翁之利?”
  哇──,好毒啊,寒雪与寒战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满满的不可思意之色。当皇帝的人到底是不一样啊,本以为寒雪的计已经比较毒辣了,哪知道跟皇甫昊天一比,根本就是小屋见大屋啊。
  寒雪轻咳了下,清了清喉咙道:“不过此事倒也不急,目前四国都在观望,正所谓弹打出头鸟,无论哪国都不会做这赔本的买卖,皇帝哥哥尽可趁此机会好好享用那美人。”
  皇甫昊天若有所思的点头道:“不错,独宠不易享,若是我独享这一人,势必会引起其他妃嫔们的忌恨,到时遣人在其他美人面前点点火,她们自己就会打起来,我们只用坐看鹬蚌相争就行。”
  好……好利害!寒雪眼冒星光的看著皇甫昊天,不愧是当皇帝的啊,她阴人都是论个阴的,皇帝哥哥阴人都是论串儿的啊,让人无比崇拜啊。
  看著寒雪拿崇拜的盯著皇甫昊天,寒战醋意狂发,一支大手捂上寒雪的眼,转头对皇甫昊天道:“此计既然只能你自己办,如此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你再遣人来唤。”说完也不待皇甫昊天回话,便飓风一般抱著寒雪飘了出去。
  皇甫昊天看著两人的背影暧昧的笑笑,身为男人,怎会不知道寒战此时想干什麽,想起龙跃美人那丰满的女体,销魂的媚|岤,让男人欲死欲仙的床上功夫,他的胯下之物骤的一阵热烫,精神的抬起头来。
  就在这时,侍茶的宫女端著茶盏娉婷行来,皇甫昊天眯眼看著那宫女清秀的脸蛋,视线扫过她高挺的丰胸,纤细的柳腰,续而停在她的下腹。宫中女子未得临幸皆是处子,一想到处子紧窄的嫩|岤,他胯下的欲棒不禁跳了跳。
  那宫女见皇甫昊天直盯著她看,早已面红耳赤,将茶盏放在桌上後,往後退了一步,转身便想逃出门去。
  皇甫昊天坐在书桌前,借著书桌的遮掩,一手揉著胯下欲根,一边沈声道:“你要什麽名字?”什麽事都能等,这胯下之物等不得,欲棒在自己的搓揉下越发的粗壮,让他直想狠狠的冲入女体,大战上三百回合,此时再招妃嫔不知要等上多久,反正这後宫三千佳丽,那一个都是他名正言顺的女人,眼前这一个看著也还顺眼,不用反倒对不起自己了。
  “启禀皇上,奴婢名叫新月。”新月忙跪倒在地,脆声回道。那因跪姿而高高翘起的丰臀,看在皇甫昊天眼中无异於火上浇油,胯下男根隐隐涨痛了起来。
  他一边起身自身後书柜的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瓷瓶,一边对新月道:“你过来。”
  新月不知所以,从地上爬起身,向皇甫昊天走去,在离他一步之遥站定,却见皇甫昊天转过身後,一声不坑便伸手到她腰间拉开了她的腰带,顿时吓得她花容失色,“皇,皇上……”
  “联现在要宠幸於你,乖乖让联疼你。”皇甫昊天口中语气虽柔,动作却颇为粗鲁,手向後一抛,扔掉手中的腰带,双手抓住新月的衣襟便向两边猛然拉开,丰挺的胸脯顶著嫩绿的肚兜跃入他眼底,让他不禁吞了口口水。
  “皇,皇上……”新月低声轻唤著,身子颤抖著如风中残叶,却动也不敢动,心中是又羞又喜。哪个女子不想飞上枝头做凤凰?今日能得皇上宠幸,是何等荣幸的事,若是明日能得皇上赐封,那便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儿呢。
  大手探向新月的颈後,轻轻一带,大手往下一拉,两颗雪白的大||乳|球便跳动著出现在皇甫昊天面前。他惊叹著一手抓握上那白嫩的||乳|球,入手的触感又滑又柔,鼻尖更有淡淡||乳|香飘来,让皇甫昊天邪笑著紧了紧手中的嫩||乳|,“你虽没有倾城之姿,这身子倒是顶美。”雪白的||乳|球在他的大掌中变的形状,泛起点点红痕。
  皇甫昊天抓握的力道有点重了,新月拢著秀眉轻咬著红唇,忍住到口的痛呼。皇甫昊天健臂一揽,将新月抱上一边的软榻,一手掀起新月的裙摆,迫不及待的拉下新月的襦裤,膝盖一顶,便将那两条雪白柔嫩的大腿分的极开,粉红的Chu女地随著新月的颤抖轻轻抖动,直让皇甫昊天的男根又涨大了两分。
  一翻手将夹在指间的瓷瓶打开,对著那粉红的花瓣揉了揉,便一手提起新月的大腿,将之压贴到她的胸||乳|之上,另一手将瓶口对著高高耸起的花瓣上倒了几滴,冰凉的液体让新月瑟缩了下。
  看著像沾露的玫瑰般娇豔的Chu女地,皇甫昊天轻笑了两声:“别怕,这可是好东西。”顶级的滛液,饮之,烈女也能变成滛妇,倒入女子|岤中,便是处子也会不顾疼痛,缠著男子一直求欢。
  以冰凉的瓶身蹭开花瓣,以瓶口就著花|岤口倒入半瓶。
  “啊……凉!”冰凉的液体灌入|岤中,似一直凉到心底,新月惊叫了一声,却不敢挣动,任皇甫昊天施为。
  将瓷瓶盖好,扔於一旁,皇甫昊天用一指探入花|岤,轻捅了捅,感受|岤中软肉的紧紧包裹,探到深处,便触到了那层屏障。
  新月紧咬著红唇,强忍著下体因异物的侵入而传来的疼痛,只觉得随著皇甫昊天的手指不断的抠挖,|岤中慢慢热烫了起来,隐隐有些麻痒之感。
  皇甫昊天抽出手指,在两片花瓣上又狠揉了两下,便松了对新月的掐制,起身脱下长裤,踢掉靴子,才跳上软榻。他赤裸著下体跪坐在新月的头顶,硕大的男根挺翘著悬在新月脸上,只见粗壮硕长的Rou棒上青筋满布,颇有几分狰狞之色,圆圆的顶部溢出点点透明的液体。
  “乖女孩,来,轻轻握著它,用舌头舔舔。”拉过新月的双手,放在自己的男根上,皇甫任天半俯下身体,使得男根贴上新月的脸。
  “是,皇上──”新月强忍著下体传来的丝丝马蚤痒,轻颤著握上粗壮的Rou棒,带著几分羞涩几分好奇轻轻的捏弄了两下Rou棒,入手的感觉又热又烫,硬硬的,却又带著几分柔软,随著她的捏弄,Rou棒还在她的手心跳了跳。她伸出红红的小舌,对著圆头上的透明液体轻舔了下,入口的腥咸味道带著几分膻气,让她微拢著的秀眉又皱了几分。
  “含进去,”新月生涩的动作让皇甫昊天有几分不耐,男根涨痛难忍,让他的耐性全无,一把捏住新月的下额将粗壮的Rou棒顶入她的檀口之中,“嘴张大点,别用牙,用唇含著,舌头卷著它舔。”
  过於粗大的男根迫使新月只能尽量大张著嘴,虽然非常的不适,却因面前人是天下至尊的皇上,而不敢拒绝,她听话的卷动小舌,舔著口中的Rou棒,那腥咸的味道让她只欲呕吐,却不敢表现出来。能得皇上宠幸是多少女人的期盼,她无论怎样都不能让这难得的机会从手中溜走。
  小舌自Rou棒顶部扫过,爽的皇甫昊天抖了抖,忍不住就著半俯身的姿势挺腰狠狠抽锸了起来。次次皆深入到新月柔嫩紧窄的喉咙,加上新月的小舌从Rou棒上滑过的舒适感,让皇甫昊天食髓知味的一插再插。
  入喉的不适引的新月几欲呕吐,舌头拼命抵著Rou棒欲将其推出口中,却不知道这样做,只会让皇甫昊天更加舒爽,续而插的更猛更有力。
29自行破处
  随著新月小|岤中滛药的药效发挥,她只觉得自己|岤中搔痒难耐,想要拼命忍住,那痒却似一刻痒过一刻。此种滛药的霸道之处就在於此,药效之神速有效,烈为滛药之冠,且此药最利害之处还在於,女子在疯狂交欢之时,神智却是完全清醒的。此药只用滴一滴到女子|岤中,便会使女子|岤中又麻又痒,此种痒意不能以意识刻服,似附骨之蛀般如影随行,即便是对性事再冷淡的女子,也会瞬间变成滛妇,一滴滛液的效用便可使女子疯狂交合两个时辰,更何况皇甫昊天为怕新月的处子之身难以接受自己的粗大,唯恐失了自己的兴致,便倒了半瓶进去,此时的新月又怎能不疯狂。
  |岤中的奇痒使的新月夹拢了双腿,拼命的相互磨蹭著,可那痒意却是越演越烈,钻心的麻痒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再也顾不得正在她口中肆意冲撞的粗硬Rou棒,喉中的痛苦感觉此时已不能与下身的痒意相提并论了。
  因头部被皇甫昊天固定著不能挣动,她只能扭著下体,拼命的夹紧双腿来回磨擦著,可这样的动作并不能缓解|岤中的奇痒,她想求救,可口被堵住无法言语,虽几近疯狂,可她清楚的知道身上之人是当今皇上,她不能也不敢随意挣动,唯恐自己的指甲会划伤了天子的圣体。她卷动著舌头更用力的住外顶,希望能将那粗大的Rou棒顶出口中,好向皇甫昊天求救,双手更探向了自己的双腿间,用力的揉搓著,以期能稍解那钻心的痒意。
  皇甫昊天眯著眼看著新月分开了雪白的大腿,两手按在自己的Chu女地上用力的揉动,下身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他用力的挺著腰在新月的口中左插右撞著,新月口中的温暖与舌头滑过Rou棒带来的舒爽感觉让他迷醉不已,他想不到一个处子在滛药的催动下,竟也有这般利害的口技,直让他爽的欲仙欲死。
  新月原本伸的笔直的双腿,随著她的搓揉动作,慢慢的曲了起来,向两边分的更开了些,那原本粉红的花瓣已被揉的通红,且肿涨了两分。新月发现这样的搓揉除了能稍解痒意,还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服感,不禁揉的更用力了,甚至於随著每一下搓揉花瓣已隐隐有些刺痛,她也不予理会。随著|岤中的痒意越来越盛,她突然想起皇甫昊天之前将手指伸入了她的|岤中抠挖,此时她|岤中奇痒,若是也伸入其中挠上一挠,或许便可解了这痒意。她想著停了搓揉的动作,强忍著痒意一手在自己的Chu女地上慌乱的摸索,另一手曲起食指,向著刚刚寻到的洞口慢慢的的探了进去。|岤中早已因滛药的关系,泌出不少的湿滑液体,是以她的手指探入的不困难。手指一进|岤中,新月便胡乱的动了起来,很快,她便发现手指的抽出插入能略略缓解那钻心的奇痒,不用多想便飞快的动了起来,可这样的抽锸不一会儿便再不能满足她了,|岤心深处的麻痒仍在折磨著她,抽动的手指从一根变为了两根,为了方便自己动作,白晃晃的大腿更是几乎贴在自己的胸脯之上。
  看著新月疯狂的自蔚动作,皇甫昊天吃惊的停下了动作,将Rou棒从新月口中抽了出来,一得自由的新月略抬起头,一指抱著自己的一条大腿,一手拼命的在自己小|岤中抽锸。皇甫昊天新奇的看著她的动作,一手覆上自己的大Rou棒上慢慢大套弄著。新月现在的姿势让他将她的每一次抽锸都看的清清楚楚,随著新月由浅渐深的抽锸,她的动作越来越用力,直到一次重重的插入时,皇甫昊天不可思议的看著那纤细的手指在抽出时竟带了点点的殷红血迹。
30滛女新月
  难道这女子竟自行破处了不成?皇甫昊天觉的万分新奇,只见他用力的一拉一拽,便让新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向。滛荡的女子後宫中比比皆是,但自己行破处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动作迅速的一手握住新月一条雪白的大腿,一手搁开新月还在抽锸的手,扶著粗硬的Rou棒就著|岤口湿滑的体液蹭了蹭,便一举插了进去。
  “啊……皇上,” 新月因不能缓解|岤中奇痒而不甘的轻泣起来,可那突然贴著她|岤口的热烫Rou棒却让她喜不自胜,她此时只想著,自己手指过短,不能挠到|岤心深入,可皇上这Rou棒却是又粗又长,若然能桶到她的深处挠上一挠,说不定便可解了这钻心的痒意。
  “皇上,啊……”
  “真紧,哦……”皇甫昊天呻吟了一声,Rou棒虽只插进了个头,但新月的|岤中又烫又紧,|岤内紧紧包裹著Rou棒的销魂滋味,让皇甫昊天不禁想到,若然驰骋其间会是怎样的噬骨销魂。他神思一动,腰间便用力往前一挺,双手握著新月的两条大腿往自己身上一压,瞬间便一插到底,他惊奇的眨眨眼,只因在插入时,新月的|岤道虽紧,他却没有碰到阻碍,这正证实了他的猜测,新月真的用手指自行破了处子之身。
  “啊……”Rou棒的瞬间插入,除去了|岤中的痒意不说,还有一种又酸又麻又带了点点刺痛,几种感觉混合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让新月一时全身都软了,可皇甫昊天插入之後,却停住不动了,|岤中虽有撑涨的微微刺痛感,可Rou棒不动时那痒意又疯狂的自她体内汹涌而出,“皇上……皇上……”新月慌乱的叫道,挣动著下体,自行磨蹭著皇甫昊天的Rou棒。
  皇甫昊天被新月的动作引回了神,见这女子狂乱的滛荡样子,让人一手不能掌握的巨Ru,随著她的动作激荡出能让男人喷鼻血的||乳|浪。皇甫昊天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冲向下腹,男根一阵涨痛,他双手改握住新月的柳腰,挺腰便狠命的冲撞起来,“别急,联会满足你的。”
  “皇上……好……舒服……皇上……”新月舒服的浪叫著,上身酥软的瘫倒在软榻上,双眼迷蒙一脸的陶醉,双手无意识的抚著自己晶莹如玉的桐体,感受著Rou棒在|岤中进出带给她的快乐感觉,却丝毫未查觉两人相连的下体,随连皇甫昊天Rou棒的插入抽出,总是带出些殷红液体,随著皇甫昊天激狂的动作一次次的飞溅出来,或沾在两人的身上,或滴落到软榻上。
  御书房中断断续续的传出新月的浪叫声,随著快感的积聚,皇甫昊天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最後一次重重的插入,他狠狠的按著新月的臀部抖动了几下,将热烫的种子射入|岤道深入後,便不再留恋的抽出了欲棒,在新月身边躺下,并转头有趣的看著她的表情。
  新月如一摊春水般瘫倒在软榻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只觉的花|岤中一阵阵的抽搐收缩著,似有什麽东西流出来,激|情後的余韵仍在体内激荡,让她回味不已。
  皇甫昊天一手覆上新月的Ru房,握住一边便揉挤了起来,先前使想试试这对巨Ru的手感了,若不是一时欲望难耐也不会那麽猴急的直捣黄龙。他一手撑著头半躺在新月身边,一手挤握著手中软绵的Ru房,看著白色的||乳|肉在自己手中变换成各种形状,胯下的男根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一个用力的挤握,大手紧紧抓住大部分||乳|肉,看著部分||乳|肉从自己的指间满了出来,皇甫昊天心底意升起一种暴虐的快感。
  “啊……痛……”新月吃痛的惊叫,声音因之前的欢爱而略显沙哑。
  “要乖哦,乖乖的让联疼你。”皇甫昊天低沈的缓声道,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他紧握著新月的Ru房略用了点力往上提拉,看著新月的表情瞬间变的扭曲後,手一松,任||乳|肉弹回新月身上,晃出阵阵||乳|波,在新月以为松了口气之时,他又恶意的握住另一侧的Ru房,故计重施的提拉了起来。
  “不要……好痛……”新月痛苦的呻吟著,却不敢挣扎,只因玩弄她身体的是当今的皇上。
  “不喜欢吗?”皇甫昊天眯了眯眼,新月雪白的Ru房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