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9部分

底的不耐。
  厅内一众仆从有序而安静的杵著,左侧以十二卫为首,之下是飞凤阁侍侯的一众大丫头,右侧则都是皇甫昊天的一众宫侍。
  此时众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也不敢出大了,就怕触到首坐上某人的霉头,那就只能是一个死字才能解决的了。
  吴得祥抬头看了看天,靠到皇甫昊天身边弯身低声道:“皇上,快近午了,你看是要在这儿用午膳呢?还是……”
  接到皇甫昊天冰冷的一瞥,吴得祥未说完的话就自动消音了。
  皇甫昊天眉峰隆起,淡淡的看向一众腰杆挺的比僵尸还直的十二卫,“你们主子都是这般晚起的?”
  “唰喳”一声,十二个人齐齐掀袍单膝跪下,身为队长的王正义低头回话道:“回皇上的话,公主之前一般是过辰时才起,至於最近起身的时辰,那得看战大人的兴致了,属下等不敢意测。”王正义一边小心回话,一边忍不住腹啡,你说皇上吃饱了撑的跑来飞凤阁等什麽门啊,又不让他们通报,就坐著干等。这一男一女关房里,兴致来时就多呆会儿,没那兴致也可以抱在一起睡大觉啊,就战大人那精力体魄,要真兴致来了你三天三夜也等不到他们出房门啊。这都快午时了,皇上老大气饱了不吃饭,可他们还饿著哪,你说他一大早的跑来,他们早饭才吞了两口粥就跑出来杵他跟前了,他们做人下属的容易嘛他们?
  皇甫昊天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你说这两个胆大包天的,我跟女人上床时你们跑来搞乱叫刺客,你们两个关房里做那事儿,我还得在门外干坐著等啊?那有这麽便宜的事儿。”
  “你,去叫他们起。”皇甫昊天挥手一指,王正义的脸顿时就蔫了。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他?下令的是皇帝,不去就是抗命,说轻了砍头,说重了那就得诛九族,可万一公主跟战大人正在那个啥,他去了还不被战大人一掌拍飞啊?去是死,抗命死的更快,难道今天就是他王正义死期?王正义心里不觉有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悲怆,有气无力的回了声:“是!”再迎著众人同情的目光,他拖著沈重的脚步往後面阁楼而去。
  看著王正义那蔫黄瓜似的样儿,皇甫昊天才觉得满肚子的气顺了一些,整人果然能让人快乐,也怪不得寒雪那丫头总喜欢没事穷折腾。气顺了心情也好了些,皇甫昊天这才感到腹中的饥饿,想想自己自起床就没沾过米粒,都是给那两个捣蛋鬼给气的。忙吩咐了传膳,这也让吴得祥大大松了口气,匆忙去张罗吃食了。
  再说王正义一边往寒雪的闺房楼阁去,一边心里七下八下的,你说出主意整皇上的又不是他,那可都是公主一人坚定的毅志导致的结果,他不过就一帮凶,你说公主还没受罚呢,怎麽就这麽把他连坐了呢。他一个做人手下的容易嘛,不就是当了个小队长吗?不就是带头在皇上房外偷听兼出声搞乱嘛?怎麽就会这麽倒霉了?
  战大人的功夫那可是不开玩笑的,你说要是敲门时正赶上两人抱在一起睡大觉那还好说,若是正巧赶上两人正忙活著那事儿,他人在公主手下做事,那战大人“近水楼台”还不得把他往死里整啊?
  正想著,人已经到了寒雪阁的楼下,王正义前进的脚步不自觉的往後退了两步:不行,还是安全第一,从了皇上的令那也得保住自己的命才行。竖起耳朵细听动静,听不清?运起所有功力於耳,再听……
  昏暗的床帐内,(能不昏暗吗?外面罩著十二层厚度不同的帘纱呢。)寒雪昏昏沈沈的感觉胸口有双大手在揉捏,眼皮沈重的略抬了抬,感觉一片迷蒙中,寒战又在她胸前吸吮,心底无奈的叹口气,这厮咋就不知道累呢?昨夜七次还是八次啊?那力度与时间长久度还真不普通的强,做到後来她都是在高嘲中昏过去,再被他撞醒的。现在她全身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随他折腾吧。想著眼皮便又合回去,不管不顾的沈回梦中。
  寒战心情愉悦的抚捏著寒雪的一双玉||乳|,时不时的吸上几口,玩的不亦乐乎。一夜甘畅伶俐的交合,让他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寒雪累的摊成一滩春泥般的柔软无力,却是满足了他的身与心,他的身体能带给爱侣致命的欢愉,而他也享受著这种征服爱人身体的欢愉与虚荣。
  寒雪的||乳|尖有著淡淡的||乳|香与甘甜,让人上瘾。口中卷著寒雪胸尖的珠粒,寒战突然动作一顿,为寒雪捻好被角,便下衣披上内衣。
  实在听不到什麽声响,王正义四处看了看,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子,挥手扔向楼上的窗框,只听轻微的一声“啪”响,王正义就仰著头站著等,以寒战的武功,一这声轻响足以让他知晓,果不其然,不过几次眨眼的功夫,紫木的窗棱从里面被推开,正是身著白色内衣的寒战。
  眼见寒战冰冷的脸,虽看著与平时也没什麽不同,不过王正义也没胆多费话,直接道明来意:“战大人,皇上来了,等了有一早上了。”
  寒战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对王正义一个昂首,“知道了。”说完关窗。
  看著那关上的窗户,王正义大大松了口气,抬头正想抹去那莫须有的冷汗时,关上的窗户复又被推开,王正义抬起的手也就僵在了半空,嘴巴更是可笑的微撅在哪儿僵著。
  寒战的冷瞳中闪过笑意,嘴角可疑的微微扬起,“告诉皇帝,不用等我们吃饭了。”说完消失在关上的窗户後。
  王正义嘴角僵僵的抽了抽,半天才回过味来,战大人的意思该不会是让皇上继续等吧?果然够胆,不愧是战大人啊,可是为什麽要让他来传这话啊,这不是存心找抽嘛?王正义欲哭无泪……
40 寒战是谁?
  寒战穿戴好衣服,慢条丝理的给寒雪捻好被角,吩咐了宫女细心侍候後,才进一步退两步,用可与乌龟比慢的速度往前厅晃去。
  王正义的回话後,就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任冷汗湿了背後的衣衬,任皇上掀桌倒椅,将满桌的美食都喂向他的头顶……
  皇甫昊天足足发泄了半刻锺有余,吓得一众宫女太监东倒西歪,鸡飞狗跳後,才呼出口气,弹弹衣角,掀袍坐了下来。
  “既然来了,还要我请你进来不成?”皇甫昊天冷冷的扫了眼门外,端起茶喝了口茶,大大的发泄了一场,现在正有点渴。
  “我在数你能破坏几件好东西,回头好跟雪儿报备。”寒战慢吞吞的跺进门。
  皇甫昊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让你失望了!”雪儿那丫头最是小气,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她心爱的小玩意儿,他就是再气,也还没失去理制。
  寒战似笑非笑的扫了眼异常狼狈的王正义,他此刻满身的饭菜,头顶上还挂著两颗嫩绿的香菇菜,头发更是在不住的往下滴汤汁。“雪儿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皇甫昊天闻言僵了僵,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扔,爆雷似的吼了句:“全都给朕滚出去。”
  一众人等有如恶鬼在追般,匆忙奔门而出,跑第一个的当然跪在地上一身菜汤的王正义。
  清场完毕,皇甫昊天起身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首位被他扔的又是饭菜,又是茶的,他自己看了也嫌弃。“雪儿呢?”
  “累了,在睡。”寒战自然的走到皇甫昊天的下首位,潇洒的掀袍坐下。
  “我叫你坐了?”皇甫昊天不满的挑眉。
  “还没玩够?”寒战冷冷的扫了皇甫昊天一眼。他们可说是一块长大的兄弟,君臣之礼是什麽?他可不认识。
  皇甫昊天撇撇嘴,没好气的问:“为什麽整我?”好好的被人整,他冤啊……
  寒战的嘴角微微翘起,“我告诉雪儿,你笑我吊死在一颗树上?”
  皇甫昊天的嘴顿时成了O型,“我没得罪你吧?”万年寒冰竟然恶人告状,这是什麽状况?
  寒战理理袍角,淡淡的道:“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唯一的错处是不该让寒雪这麽挂心他。一想到雪儿即使在他身下时,还想著皇甫昊天的那些破事儿,他这心里就忍不住往上冒酸泡泡。
  “你故意整我?”世上还有这种人?当著苦主的面说自己故意的?这也忒嚣张了吧?他是谁?皇帝耶,他还敢不敢再嚣张点?
  “雪儿问起,我便说了,你该知道我不会对雪儿有所隐瞒。”寒战将视线从皇甫昊天有点扭曲的脸上移开,转头看向窗外,这男人生气时的脸,实在不能算赏欣悦目。
  皇甫昊天恶狠狠的瞪著寒战半天说不出话,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真的没有隐瞒吗?武功天下第一的神冰公子,却肯曲在公主府做一名小小的公主侍卫……”
  寒战眼神一冷,声音冷的像能掉出冰渣子,狠狠的打断皇甫昊天的话,“寒战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孤儿,幸得公主救助方有今日之成就,皇上想说什麽?”
  若是别人,或许会被寒战的冷脸吓到,不过对皇甫昊天来说,那是完全免疫了。“不说不会对你的宝贝雪儿有所隐瞒吗?雪儿应该还不知道你当初与她“巧遇”的真相吧?”风水轮流转啊,掌握主权的感觉真娘的好啊……
41 寒战的真面目2
  寒战略带悲凄的一笑,斜睨了眼皇甫昊天,“我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不知是拜谁所赐!?”
  “好,好,好,是我错,我绝对不会在雪儿面前多嘴,行了吧?”最怕寒战这麽笑,唉!谁叫朝中J臣当道,父皇当初为救他们母子,牺牲了寒战一家呢,不然世上也不会有寒战这个人了。也幸好寒雪当初在街上救了他,不然皇甫家的罪过就大了。唉……
  他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只因当初那J臣权势根深,除之就会举国动荡,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再用,更无法求助皇甫皇室,流浪街头的日子让他看尽人情冷暖,偿尽了痛苦,艰辛。转眼十年已过,皇甫昊天也算有情有意,登基之前将朝中那人的势力“大清洗”了一番,那J臣虽未除去,现如今也只能隐於一方。为天下大势,他可以不报仇,可以永远是寒战,可那痛却是永远也无法放下,无法痊愈了。
  寒战深吸了口气,收敛起所有的情绪,冷著脸皱眉看向皇甫昊天道:“当初街上巧遇虽是我有心算计,虽然我仍然讨厌你皇甫一家,可我对雪儿的心天地可表,也不怕你背後使坏。”
  “行啦,行啦,怕了你了。”皇甫昊天无奈的挥挥手,突然语气一转,怕了了。”脸色怪怪的看著寒战问道:“你该不会为这事,专给我背後使绊子吧?”
  出那事儿前,寒战曾是他的伴读,而事隔两年後,寒战又换了个身份名字出现在他的身活中,说他与寒战穿同条开裆裤长大的兄弟,那是一点也不为过。虽然因家变,寒战的性子冷了很多,可若说他会拿这事儿用这种法式报复他,那是打死他也不信的。从大的说,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寒战一家是为尽忠而牺牲,他登基後也给他全族追封了,实在也说不得有多大错。论小的说,寒战算是他妹夫,两人暗地里也算是好兄弟,一直以来,他对寒雪宠爱有加也有部是因为寒战。再从坏的来说,就算寒战要报仇,以他的功夫,直接跑来给他一剑,他就得上天跟烈祖烈宗喝茶了,哪里用得著这麽麻烦?
  “若真要报复,我会直接用我的剑。”寒战冷冷的道。
  “我也这麽想,”皇甫昊天无奈的向天翻个白眼,却一点也不为寒战的无理动气。“那你们整我总有个理由吧?你也知道男人做那事被打断有多难过了?”
  看著皇甫昊天难得的若瓜脸,寒战眼中一丝笑意闪过,却故意不答转而问道:“你就为这事专程来的?”
  “你明知故问!”皇甫昊天没好气的啐他,这种事多来几次任谁都受不了,还能不来吗?对别人还能喊打喊杀,偏这两个,一个是不舍得动,一个是不能动。唉──,当皇帝难,当人大哥更难啊。
  寒战撇撇嘴,有点不自然的转过头去道:“那就少给雪儿找事儿做,皇甫氏还有三位王爷在,不要什麽事都叫上雪儿。”
42 寒战的真面目3
  皇甫昊天闻言不可思议的瞪著寒战,发现他脸上有可疑暗红时,差点喷笑出来,“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回答他的是一个扑面而来的黑影,皇甫昊天机灵的躲过差点砟上面门的茶盏,闪身躲进相连的书房,坐到书桌前大笑著猛锤桌子。
  守在门外的一众宫女太监无不踮高脚尖,好奇的往门里张望。能让皇上高兴的事不多,不知成年冰封著一张脸的寒战大人说了什麽笑话,能引得皇上这般龙心大悦。
  微不可闻的金属磨擦声轻响,寒战已手端七尺长剑直指皇甫昊天笑的快贴在桌上的脸。
  “冰……冰山,冰山,噗──哈哈哈……”皇甫昊天勉强吐出两个字,抬头看到寒战红红的万年冰山脸,忍不住又爆出更大的笑声。
  “今日怎麽这麽热闹?”温雅清润的男声响起,随之飘来淡淡兰香,皇甫凤天一身酱紫色绣三爪金龙的官服,慢步走进门来。看到厅内情景,他先扫了眼红著脸挑剑斜指的寒战,好笑的挑了挑眉,对著笑得快滑到桌子底下的皇甫昊天道:“何事让皇上如此欢心?”
  皇甫昊天只抬起手冲他挥了挥,继续笑的震天价响,一点也没有停歇的意思。
  见寒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握剑的手青筋突起,颇有濒临爆发的迹像。为了皇甫昊天的小命著想,皇甫凤天上步踏前,干净的手指握上寒战握剑的手,“若是脏了雪儿的书房,她许会几天不理人的。”
  并不是皇帝的命不比一个小小书房值钱,而是在寒战心中,杀皇甫昊天泄愤与让寒雪几天不理他相比,天秤明显是倾向一边的,虽然事实伤人,但现实是残酷的,杀气自寒战的眼中消散,他冰著脸扫了眼皇甫凤天的手,见他收了手,才将长剑收回。
  七尺长剑在寒战手中划了个漂亮的剑花便消失在他手中,可外表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有带剑的迹像啊。
  “那麽长一把剑,你收哪儿啦?”皇甫凤天围著寒战围上一圈,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寒战连一眼都不肯施舍给他,冷冷的瞪了还满脸笑容的皇甫昊天一眼,转身出了书房,回大厅去了。
  “喂,别不理人啊,你把剑藏哪儿啦?也教教我啊。”试想皇家侍卫若都学了这一手,在敌人没有防备时,“唰”的一下拔出剑来,还怕不能刻敌致胜?
  “你别自找没趣了,咳,你看他除了雪儿,什麽时候跟人好好说过话了?”皇甫昊天边笑著喘气,边尾随出来。
  “管好你的表情,再笑,我不介意换个地方把你的脸皮扒下来。”寒战恶狠狠的眼了皇甫昊天一眼。
  皇甫凤天凑到寒战身边,也不管他一身的冷气,径直热情的没话找话:“你看,你这剑就收在身上,若是雪儿不小心碰到伤著了多不好。”兵法有云,需攻敌以短,方能刻敌致胜。就不信搬出雪儿还套不出他话来。
  寒战全当快贴到身上的皇甫凤天为空气,只管自己喝茶压气。
  皇甫昊天笑眯眯的坐到他另一边,也端起已冷掉的茶喝了口,“说真的,你这剑可得收好,这东西吹毛断发的,若你跟雪儿那个时,伤了雪儿可怎麽是好?”其实他原并不想说的这麽含蓄,不过因为之前就已刺激过他一次了,为免把寒战激过头了,一不小心没把持好真要了自己小命,皇甫昊天还是小小的把自己的用词改了改。
43 寒战的真面目4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寒战冷冷的瞪了皇甫昊天一眼,转头对紧盯著他的皇甫凤天酷酷的挑眉道:“以你的智慧,我很难跟你解释藏剑的技巧,说了你也不会。”说完便甩头不再理他。
  “啊?”皇甫凤天楞了楞,完全想不到平时半天蹦不出两句话的寒战会一口气说出这麽长窜的话,等他回味来,才明白寒战在骂他蠢,顿时怒从心起:“你……你有胆再说一遍?”
  皇甫昊天赶紧拍拍皇甫凤天的肩,安慰道:“不用大惊小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最近雪儿的口水吃多了,嘴难免有点毒。”
  “我没时间与你打哈哈,一句话,少找雪儿的麻烦,你尽可高枕软卧。”寒战有点不耐烦了,雪儿怕是快醒了,先把这两只苍蝇打发了,一会儿回房前先去厨房,带点儿可口的点心回去。
  堂堂碧落国最有地位的两个男人,在寒战心中瞬间化身成了臭虫,若他们此时知道寒战的想法,怕是会跳起来跟寒战拼命了。
  闻言,皇甫凤天心头恍然,两眼贼贼的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似笑非笑的问道:“听闻宫中几日闹刺客,该不会是……”
  “这个……”皇甫昊天略带尴尬的抹了把脸,头痛的按了按太阳|岤,寒战的醋劲真是让人头痛啊,抬眼看著寒战道:“雪儿掌著我皇朝民间的消息管道,有些事总是免不了得知会她的,”见寒战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皇甫昊天立刻补充道:“不过我会尽量不打扰你们的,这样总行了吧。”
  得到想要的承诺,寒战拍拍衣袍起身往外走,边走边头也不回的道:“那你自便吧。”话音落,人已经出了厅门。
  皇甫凤天以袖掩嘴,看著皇甫昊天也不说话,直“哧哧”的笑。
  皇甫昊天被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挑眉一瞪目:“你近来似乎挺清闲?”
  “咳,怎麽可能,咳咳,”皇甫凤天赶紧清清喉咙笑道:“臣弟接到探子回报,庆王要在三月後集兵演练,我想过来看看雪儿这边有什麽消息没有。”寒雪的产业遍布四国,也是很好的消息收集站,各国民间有什麽风吹草动,问寒雪准没错。
  皇甫昊天无奈的摇摇头:“你也看到了,这男人的醋劲大的实在让人吃不消。”
  “这也难怪,这两个家夥在一起也有十年了吧?”皇甫凤天衣袖一挥,请皇甫昊天入座後,自己才在他边上坐下,“现在他好不容易把雪儿给吃下肚了,正可名正言顺的占著霸著了,哪里还能放过?以寒战清冷的个性,这也算人之长情了。”
  皇甫昊天面色一正,转头看著皇甫凤天道:“庆王练兵你怎麽看?”
  “庆君一直以贤传世,世人传其无争雄之心,臣弟却不以为然。”
  “怎麽说?”
  “与其说无争雄之心,不如说当时实力还不够,这麽多年来,庆国因庆王之贤能,现如今兵强马壮,国库充足,粮草满仓。这般实力,即使君主不争,臣下也会争,我国与庆之边境一马平川,若庆欲争雄,我碧落便是首当其冲。”想起那没啥作用的边境小城,皇甫凤天也苦恼的摇摇头。
  “不,我碧落虽处於最危险的位置,却也是最安全位置,正所谓唇亡齿寒,除非四国联手,齐攻我碧落,否则,我方便有反战之机,最多也就是处於战地而已。”碧落处於四国中央,这特殊的地理位置能延续千年未曾改变,正是因为“唇亡齿寒”这一四字真言。
  “皇上的意思?”
  “发书函,派使节,与四国联姻。”联姻虽不能绝对制止四国对碧落的吞并之心,却能起到牵制作用。
44 H的回忆
  暖暖的阳光晒的人懒懒的,不过下体的粘腻和房中浓的化不开的男子体液气味让寒雪睡的并不安稳,扶著酸痛的像被人拆过的腰,她眼开迷蒙的眼,透过透著红梅的屏风可隐隐看到内室的门紧闭著,临床的窗撑开了一条缝,透进一缕阳光,正好照在她的身上。床边的地上散乱的扔著些白色的丝绢帕子,皱成一团团的一堆,足有十来个,那浓浓的男子体液味,就是从这些绢帕子上飘散出来的。
  寒雪的脑中闪电般闪过昨夜一夜缠绵的欢愉,洁白的丽颜升起火烧般的热度。看著那一堆绢帕子,她强烈的想要看上一眼,看一眼两人欢愉的结晶,看一眼寒战从她身上得到快乐的证明。
  自窗外吹来的微风,让光祼的身体很是不自在,自屏风上拉下透明的绢纱披挂在身上,这绢纱是半透明的,原是套在衣服外当装饰的,可此刻她一时也找不著其它衣物,身上有穿著点东西,她会比较有安全感,不然光秃秃的,让人好生不安。
  扶著床沿下了床,她蹲身拾起一团白绢,白绢有点沈沈的,从内里明显的透出湿意来。寒雪小心的将丝绢慢慢展开,浓白的男子Jing液自粘连的一团被拉成一大块铺展其上,浓浓的男子体液特有的麝香味扑鼻而来。
  脑中反射性的闪过昨晚的片段:
  她润白的大腿缠在寒战结实的腰上,身体配合著寒战的插入挺身迎上,小小的|岤道被那粗壮的Rou棒瞬间塞满撑大,烫到心里的饱涨感,让她长吟出声:“嗯啊……”
  “呵~~”寒战轻笑著,将震动的胸膛紧贴上那颗软丘,一边压磨,抽腰将Rou棒几乎全部抽出,才一个重重的前挺,一声响亮的肉体碰撞声夹杂著一声明显的Rou棒入水洞的声音,立即引出寒雪的另一声呻吟。
  “喜欢吗?”寒战一手扶在寒雪的背上被压在床上,一手按在寒雪的臀上,几乎可说抱著她在做交合,每一次的前挺都按著寒雪的臀撞上自己,让自己进的更深,刺入的更有力,也让寒雪叫的更大声,更魅人。
  “喜欢!”寒雪娇媚的呢喃道,随著身体被有力的撑开,她紧发出一声高亢的吟叫:“啊………烫……”
  “烫?呵呵,你偿过更烫的,不是吗?”寒战顿了顿,便再一次抽身前挺。
  有力的撞击合著寒战浓重的喘息,一次次的撑开她的小|岤,填满她的身体,寒战在她身上起伏的身体总会荡下大颗大颗的汗珠,洒在她的胸脯上,每当有汗滴下,寒战的唇舌也会紧跟著凑上来,又舔又吸,有时更是会用上牙齿,而当寒战的冲刺慢慢变的疯狂,总是又重又狠的插入她时,他会兴奋的发出“呵……呵……”的声音,那是他快乐的表现,他在她的身体里得到了极致的快感。
  那次,他最後按著她的屁股,狠狠的撞著她的嫩|岤,一次又一次,当那火热的液体烫进身体时,他也肯不停,虽没有将他那根可恶的Rou棒抽出她的身体,却也是次次抽出一半有余,再狠狠的插回去,每次那些烫的要命的白液总是灌的更深,却还是有些被挤出|岤道,粘在两人的毛发上。
(5鲜币)轻纱缦拢
  寒战手提著食盒,悄无声息的推开房门,再轻巧的关上,深怕弄出一点声音来,吵醒了内室正好眠的佳人。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当他转进内室时,会看到这样一副滛靡到让人差点喷鼻血的画面。
  他原以为好梦正甘的小佳人,此时却跪坐在床边的地上,透过床前透梅的绢纱屏风,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身的冰肌玉肤只以一件几乎透明的薄纱遮掩。寒雪盘著腿坐著,透美的脸上好似上了上好的胭脂般,红晕菲菲的,洁白的颈子上还有他昨夜狂欢时印上的痕迹,透明的薄纱如她的第二层皮肤般贴在她身上,如雪的高峰高高撑起薄纱,两点樱红透过薄纱晕著晶莹的光泽,似在像他招唤品偿般,散发著诱惑,让他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寒雪盘起的腿遮住了那让他欲仙欲死的美丽谷地,让他略微有点不满的撇了撇嘴,只是当他看清她手里拿著什麽时,那双一向冰冷无绪的眼,便如漆黑夜空中突然锭放烟火般闪亮。
  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食盒,寒战将之无声的放在地上,添著有点饥渴的唇,他有如一只正欲捕猎的大灰狼,悄悄的移到那正在出神的人儿身後。
  寒雪轻叹一声,将手中的包著昨夜战绩的白娟扔回地上,腿心的粘腻让她脸上一阵热烫,光是看著这些,便又渴望起那个伟岸的男子来了,真是被寒战抱的多了,连她现在都变色了。
  突然腰上一紧,她毫无防备的被搂进一具强壮的胸膛里。
  “啊!¬──”
  “吓到了?”背後胸腔的振动,让寒雪松口气的同时,狠狠的拍了环在腰间的手臂一下。
  “在想什麽?”寒战眯著眼,自寒雪的肩头往下望:高耸的双峰,纤细的柳腰,平坦的小腹,再到黑草缦缦的幽幽深谷。真美,或许以後两个人关起门来时,就该让雪儿这麽穿。
  寒雪面上一红,忙遮掩道:“没,没什麽。”说著便挣扎著想要起身。
  “啊──”
  “又怎麽了?”寒战好笑的看著寒雪紧张的拢著身上的薄纱。如国王的新装般的薄纱其实拢不拢,效果完全是相同的。
  “你,你先放开我,转过身去。”该死,她都忘了自己身上只有一件薄纱了,这有穿跟没穿有什麽区别,万一寒战又兽性大发,那她今天就不用出房门了。
  “转过身去?为什麽?你身上还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吗?”寒战故意贴著她的耳朵吹气,心情愉悦的看著眼前的小耳朵如染色般,慢慢变红变紫,好像还能感受到阵阵热气。大掌刻制不住的爬上一边的雪峰,轻揉慢按起来。“你这样穿美极了。”
  “你,你──”寒雪心下又羞又尴尬,却语塞的说不出话。
  “好了,”寒战满意的一笑,搂著寒雪的腰便将人自地上提了起来,“这个大个人了,也不知道照顾自己,披件纱衣坐在地上,若是著凉了可如何是好?嗯?”边说搂著寒雪绕过屏风,顺手提了地上的食盒在桌边坐下。
  寒雪愣愣的眨了眨眼,有点反应不过来,是她魅力减退了吗?怎麽她都穿成这样了,寒战都没兽性大发啊?
(16鲜币)房中舌战
  只见寒战单手自食盒里拿出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全都是小碟,品种虽多,量却不多。将几乎全祼的人儿抱到自己腿上坐下,举筷夹起开味的菜品喂到寒雪嘴边,好笑的看著她傻愣愣的张嘴吃下才轻笑道:“就算我再‘饿’,也不能把你饿坏了吧,现在可是午时已过了。”
  被说中心事的寒雪面上一红,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
  “咳,”寒战身体一僵,忙搂紧怀中不安份的娇躯,“别动。”
  见寒雪不解的看著他,寒战邪魅的一笑,抱著寒雪的身子靠近自己的腿根处,他的小兄弟正冒著热气对她翘首以盼。
  “呀,大色狼!”寒雪羞的满脸通红,举手就往寒战身上招呼。
  寒战对身上的花拳视而不见,搂过让他心痒痒的娇颜,狠狠的亲上好几口才沈声低笑:“天地良心,我可是只对你一人色。”
  寒雪心中甜蜜,却只装板著脸,扭头不理他,但那眼中的笑意却怎麽都掩不住。
  寒战温柔一笑,一手搂著紧寒雪,大掌贴著她的小腹将真气化成丝,细细的踱进她体内,以防她著凉。为了自己的眼福著想,他是宁愿牺牲点内力也不想给寒雪穿衣。举筷继续给寒雪喂食,边道:“皇甫昊天来了,凤天也在,我回来时,他们还在花厅。”
  “有说什麽事吗?”
  “来兴事问罪的,不过有消息说庆国近期粮价有波动,兵马频频调动,可能有大动作。”
  寒雪眉头轻蹙:“有台上面的说法吗?”
  “庆王五十寿旦,集兵演练,定於三月後。”寒战边说著,手边的喂食的动作却不停,再喂了寒雪一口,才继续道:“北冰倒是没动静,金沙内政乱成一团,几位王爷斗的不亦乐呼,倒是龙跃有相同的动作,只是没搬上台面,朝中的老臣反对的多,龙跃王不敢大动。”
  “皇帝哥哥该是为这事来的,兴事问罪倒是其次。现在看来,北冰帝对凝香公主倒是真有情,若不是三国同时送了美人过来,他应该也舍不得将心爱的妹妹送到这儿来,倒是便宜了皇帝哥哥了。”对於皇帝哥哥的花心,寒雪有些不赞同的撇撇嘴,却也莫可耐何,谁让他是皇帝呢,当皇帝的没有真心倒是好了,若是有真心,却不能独守一人,反倒痛苦。
  “倒也不尽然,凝香公主自胎里带了寒症出来,北冰并不适合她生活,反倒是碧落的气候有益她静养。”
  寒雪侧头想了想,“若想攻占碧落,除非四国共同出兵,但现在看来金纱自保尚且不及,北冰应该可以成为我方的友帮,那就只余庆国与龙跃了。”
  “让皇甫昊天将凝香公主的品级从美人提到贵妃,再派皇甫境天跑一趟北冰,这北冰国应该就不用担心了。”恩威并施,自古就是最好使的帝王权术。只不过後宫争斗就如不见血色的修罗场,就不知道这病美人能不能坐得稳这高位了。
  寒雪似有所感的横了寒战一眼,“突获殊荣,非福而是祸。”
  寒战无所谓的耸耸肩,“即入了这是非地,便要有这本事,否则亦只是羊入虎口而已。”他人死活与他何干?
  “即然要联谊,我们也不能失了诚意,回头你调一百暗卫去守著那个病西施吧,人手方面,医,食,侍,护,皆不可少,回头我修书一封,让境天哥哥一同带去,若北冰帝当真疼这妹妹,便会记著我这份情,今後,我碧落背靠北冰也好另谋他计。”这麽多好手派出去虽然有点肉痛,不过比起得到的利益却是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宫斗无非就是明杀、暗杀两种,若要在後宫护一个人,除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外,好的人才也是必不可少的。医术高明的医者,防毒防病,武功高强的护卫,防刺客小人,危险时刻还能保著自己逃命,厨艺高手,能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细心机灵的侍者,可保你在後宫之中面面俱到。这样的配备就是一国帝王也不一定能有,配给远来的小病美人,那还不得让北冰帝感动的痛哭流涕啊。
  “庆国的国力不容小视,你打算怎麽做?”将寒雪最喜欢的花糕端到她面前,果见她两眼一亮,探手取食。
  “比起庆国,我比较讨厌龙跃的那个嚣张老头。”一想到幼儿时见到的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龙跃国使臣,寒雪就气不打一处来。“或许与庆帝商量商量,两家分了龙跃会是个不错的主意。”寒雪认真的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寒战闻言挑了挑眉,好笑的刮刮她的脸:“还说人家龙跃使臣嚣张,比嚣张谁能比得过你护国公主?张口就是刮分人家的国土,若是让龙跃帝知道了,只怕是要吐血身亡了。”
  寒雪的回答是冲寒战皱了皱鼻子,扮了个鬼脸,继续享用香甜的花甜点。咽下口中的糕点,寒雪推开面前的盘子,转身搂住寒战的脖子。“庆王寿旦,各国都得派人到贺,要不──,这回咱们俩去?”
  寒战有点头疼的按按额角,“皇甫家有四个儿子,你只是义女。”言下之意是:你一个公主有清福不享,尽给自己找麻烦干嘛?
  “别这样嘛,几位哥哥都忙於国事,就剩我整天跟你私混了,这回咱们多少出点力嘛。”寒雪依入寒战怀中,扭著身撒娇。
  娇嫩洁白的大腿蹭碰著僵立已久的棒棒,阵阵酥麻让寒战低吟一声,有力的臂膀一紧,撑在寒雪小腹间的大掌向下探进黑草遮掩的幽谷,另一只大掌罩上一只娇||乳|,头一低便隔著薄纱将一边||乳|尖含入口中。
  薄纱在湿热的舌头推动下,摩擦著||乳|尖,酸麻的触感让寒雪猛的倒抽了口气,强自咽下到口的呻吟,她没忘两人的谈话还没谈出结果呢。“寒战……”出口的声音媚的让寒雪直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不是火上浇热油嘛,忙手脚并用,努力推开胸前紧贴著不放的脑袋。
  “哥哥们去难免会让龙跃心声警惕,不若我去的好,好不好嘛?”
  寒战无奈的舔著嘴角抬起头来,闭眼深吸了几口气,才免强压下爆发的欲火,瞪著寒雪没好气的道:“若真分了龙跃,碧落与庆便成两虎独大,碧落北靠北冰,庆必会诱使金沙与之结盟,自此以後你便更会大事小事不断。”
  看著寒战清冷的眼中,火光闪动,寒雪小心翼翼的讨好道:“你别老是往坏处想嘛,我国与庆接壤之地自老祖宗那代就没筑好边防,现在是没好时机去动。若真动了手,我们便有了时间去修补,到那时,两国战起,庆也不好管咱们筑城的事。至於金沙,八月金沙的女神祭是个不错的名目,可让凤天哥哥先行去与几位有握有最大兵力的王爷结盟,我们三管其下,分了龙跃之後,等庆王查觉之时,已经木已成舟,两相牵制,我碧落自可保百年之安。”
  “你倒是早打了好算盘?”寒战不由的一阵气闷,想不通怎麽就会有这麽爱没事找事忙的丫头。“此事一了解,到时你是不是又得为百年之後的事瞎忙活?”
  “过了百年那就是儿孙的事了,百年之後你我坟头的草可能也有我人高了,安与不安自是不归我操心。”寒雪忙摇手解释道。
  寒战抚额轻叹,自知自己说不过寒雪,寒战转头不语,抬手自食盒底部取出一盗盅,掀了盖子端到寒雪面前。“喝了它,便都依你。”
  “什麽东西?”寒雪警惕的瞪著盅里成黑褐色的液体。
  “补身的。”见寒雪不信的瞪他,寒战轻扯嘴角,哄道:“乖,不苦的。”
  “骗鬼鬼都不信!都黑成那样了,还不苦?一闻就知道肯定很难喝。我身子壮的很,不用补。”寒雪一脸坚决加厌恶的推开。
  “雪儿……”寒战软言轻哄,他精力旺盛,在房事上难免有时不能节制,寒雪自小娇贵,他深怕她会受不住,才费心求了这麽个方子,可不能让她使小性子。
  冒著白烟的药蛊慢慢的没了热气,寒战温柔的脸也越来越黑,寒雪倔起来软硬皆不吃,哄到最後已耐心尽失,最後他将瓷蛊往桌上一搁,“你喝是不喝?”
  喝?莫名其妙的逼她喝药不算,竟然还敢凶她,“不喝,不喝,就是不喝!”寒雪气恼的直瞪他,比眼睛大啊?她会输他吗?
  寒战冷下了脸,双手环胸瞪著倔强的寒雪,黑瞳黑沈黑沈的,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
  “当真不喝?”
  “不喝!”
  “也罢,”一听寒战松了口,寒雪还没来得及得意,便听他似自言自语道:“医书上说男子的精源其实也是很补的东西,看来为了你的身子著想,咱们还需多做上几次才行。”说著便去掀寒雪身上的薄纱。
  寒雪听得脑袋当场被雷的焦黑焦黑的,直到薄纱离她而去,一颗大脑袋又贴了上来,她才反应过来,急急推开寒战嘟嘴要亲她的脸,好好的一张俊脸,在她手下变了型,若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她怕是会喷笑出来,不过现在实在是没时间。
  “你打哪儿看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小子怎麽尽看这些东西?上次是房事断孕的手法,现在是采阳补阴吗?平时看著正儿八经的,怎麽平时尽看这种书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超级闷马蚤男?
(21鲜币)H
  见寒雪推的那麽起劲,寒战索性将她的身子一扳,让她双腿叉开背对著自己而坐,双手上下分工,将她紧紧揽靠在自己怀里的同时,也让她没办法挣扎。罩在她胸前的手与越过黑草摸进幽谷的大掌同时而动,口中不忘回答她的话:“打你书阁里看到的啊。”
  “不要──嗯……”轻咬舌红唇,寒雪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轻吟,急急压住在身体里做怪的手指,脸上已是热辣一片,两人紧贴著的身体让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臀後紧顶著的热铁,那东西似正在一跳一跳的动著,而她本就湿润了的腿间,现在更是泛滥成灾了。
  被翻红浪最让人欢愉,可若是碰到不知“满足”两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