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11部分

忍不住叫了一声,像是一条被扎了七寸的小水蛇,开始拼命的挣扎扭动。
  纪先生哑声道:“你别动,我先出来。”
  她呜呜咽咽的嗯了一声,没想到她一停,纪先生就扑哧一下全都冲进去了,干脆利落,一冲到底。
  这一下子那个疼啊。薄姑娘叫得都变调了,带着颤音。这个骗子啊,她气得在他身子底下扭腰,又想把手伸过去把他的凶器拽出来。
  纪先生关键时刻那叫一个心狠手辣,捉住她赶来救援的两只手,往她头顶一放,迫使薄姑娘做出了一个缴械投降的姿势,然后就开始不停气的冲锋陷阵,勇往直前。
  薄姑娘疼的呜呜咽咽的,也没了力气反抗,幸好下面痛过一阵之后,被厮磨得有点麻了,痛感不像第一个回合那么剧烈。她扭头看着墙上的大表,开始苦熬。
  酷刑整整持续了四十分钟,纪先生的汗水都出来了,滴在她的心口上,他还忙中偷闲的过来舔了舔,薄姑娘觉得应该收兵了,没想到刽子手更加丧心病狂,猛地几个回合,最后清空了仓库里的存货,这才心满意足的趴在薄姑娘身上,蜜里调油的亲吻着她。
  “舒服吗?”
  薄姑娘把目光从大表上调转过来,委委屈屈的道了一声:“舒服你个头,疼死了。”
  纪先生笑嘻嘻道:“第二次就不痛了,等会儿再来一次。”
  薄姑娘立刻哀叫:“不要。”
  纪先生好整以暇的“狞笑”:“我知道第一次疼,刚才都没用全力,只是热场,等会再来。”
  看着凶恶的纪先生,薄姑娘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41
  41、第 41 章 ...
  纪澜让薄荷歇了一会儿,柔声道:“去洗洗吧。”
  薄荷这会儿已经被折腾得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但她觉得这么黏糊糊的既不舒服也不卫生,就强撑着起身要去洗一洗。没想到纪澜打了一场硬战之后,体力还是特别好,没舍得让她下床,直接把她抱进了浴室。
  薄荷这时发现大腿上流下了一些不明物体,顿时心里一惊,想起来一件至关重要的事,马上就问道:“你刚才都做完了?”
  “嗯,做完了,你没感觉到?”纪先生稍稍有点挫败,最后那几下销魂的冲刺难道不应该让她欲仙、欲死吗?怎么连做完没做完都没感觉到?
  薄荷一听他做完了,当即就发飙挥起小拳头捶着纪澜的胸脯,气道:“你明明说不做完的。”
  纪澜笑嘻嘻道:“那是上一回,今天洞房,你都忍心让我半途而废吗?我这都存了多久的老存货了,在不清理,都要变质了。”
  “那你怎么不上保险啊。”
  “我送了你一打杜蕾斯,结果你一个也没拿来,怎么还怪我呢?”
  薄荷心想,我那好意思拿来啊,我以为你都备着呢。她气鼓鼓道:“你故意想让我怀孕是不是?”
  “不会的,你例假刚过去,这是安全期,没事。”
  “那万一要是有事怎么办?”
  纪澜一脸献媚:“那我以死谢罪好不好?”
  薄荷对笑得英俊迷人,祸国殃民的纪先生完全束手无策。
  纪先生马上又一脸狗腿地帮她揉着肚子,说是这样就不会怀孕,薄荷觉得他这根本就是胡诌八扯,毫无科学根据,但是聊胜于无,便任由他按摩了半天,结果他按着按着手就不规矩的开始往下按摩。
  薄姑娘果断的抓住了他的魔爪。纪澜想着那个销魂之处,心里又是一荡,哑声道:“我看看肿了没?”
  她那里肯让他看,飞快的穿上浴袍逃出了浴室。一进房间就看见了床单上的血迹,她当即就有点犯愁,明天早上服务员来打扫房间看见这些罪证,这简直不言而喻发生了何等糜烂的事情。
  她就把担心告诉了纪澜,纪澜笑着安慰道:“人家都见怪不怪了,你别担心这个了。快睡觉吧。"
  薄荷心里是巴不得赶紧睡觉,以免纪澜恢复了体力就要来第二轮,于是飞快的拉了灯,背着身子就打算以最快的速度睡着。
  纪澜兴奋之中那里睡得着,抱着她的腰身问道:“还疼吗?”
  “疼。”
  “我帮你揉揉吧。”
  她哪敢领情,死也不肯翻过身去。纪先生也不勉强,就从背后抱着她,结果抱着抱着,她就觉得后面顶了个硬东西,她越发的死也不肯转过身了,以为这样就安全无虞,不料他从背后抱着她,竟然也得逞了。
  她根本没有经验,没想到背着他也能被侵入,虽然不如刚才那么深入,但厮磨着还是疼。还说什么第二次就不疼了,根本就是骗人啊。她也不管了,掰开他的手就趴在了床上。心想这样他总无计可施了,结果,趴着也没被放过。
  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真不是他的对手,没想到他招式这么多。她觉得这种姿势太不人类了,使劲把他从后背上掀了下来,坐起来气哼哼道:“动物才这样呢。”
  纪先生憋不住哈哈大笑,就觉得这会儿她红着小脸简直单纯的不可思议。她本来面相就小,这会儿含羞带恼的真是漂亮的不像话,他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埋进去,和她合二为一。
  “这样也可以啊,来,我教你。”
  薄姑娘红着脸道:“我不要学,我要睡觉。”
  纪先生又哄道:“那好,你不学,你只享受就好了。”
  “我一点都不享受,疼死了。”
  纪先生一听,更加的不服气了,他觉得自己这么卖力,她总该有快感的,怎么会只有疼呢?这么一想,他就更加的想要讨她愉悦,各种花样频出,十八般武艺上全。断断续续地直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才入睡。
  结果第二天上午,纪先生借着晨、勃又想再来一次,被薄姑娘气得一脚踢到了床下,红着脸恼了一句:“你这个滛贼。”
  纪先生扑住了娇妻,恶狠狠道:“谁让你以前老折磨我,以后我要加倍补回来。”
  “我没折磨你啊。”
  “还敢说,嗯?”纪澜威胁地哼了一声,手探到了被子下。薄姑娘果断的投降:“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
  纪先生得了福利,这才放过她,两人起床吃饭已经是半上午了,早饭午饭合成一顿,吃过之后,又回到房间。
  薄荷昨夜累了一夜,吃饱之后便犯困,就着房间里暖洋洋的午后阳光,窝在沙发里昏昏欲睡。
  纪澜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觉得成了小妇人的她,更加娇艳了,总之就比以前多了一种勾魂的味道,一想到是自己给了她新的身份,让她有了这种魅力,他就觉得心里一漾,扑上去狠狠亲了一口。
  薄荷现在见了他跟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见他闪亮发光的眼神就有点紧张,马上就联想到他的需求是不是又上来了,当即就跟小刺猬似的抱着被子,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老公,防贼一般的说
  道:“你别过来啊,不然我,”
  “不然,你怎么样啊?”纪先生老猫一样慢慢扑了过去。
  薄姑娘板着脸道:“圣人说不能白日宣滛。”
  纪先生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来履行丈夫的法定的义务而已,别怕。来,我们消消食吧。”
  这一消食就是一小时。薄姑娘决定退房,这要是再住一晚上,估计明天连出门的力气都没了。
  纪澜自然是不肯退房,但是薄姑娘一定坚持要退,纪澜也只好照办,两人亲亲热热的回了家,在家里吃了一顿晚饭。
  纪澜吃过饭就拉着薄荷上楼。薄荷自然知道他的险恶用心,如今到了家里,她也不怕了,反正有老人在家她有了撑腰的人。她就装作不知道纪澜的用意,说道:“你先去吧,我等会上去。”
  纪澜便上楼洗澡,结果火烧火燎的等了半天,也不见薄荷上楼,便穿着睡衣下了楼。
  薄荷居然陪着三位老人打麻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这简直就是故意啊。
  纪澜恨得牙痒痒的,但是一看老爷子和李岩都打得兴致勃勃的,又不能把老婆抱走,让大家三缺一啊。
  他忍。
  李岩在国外已经很久没打过麻将了,老爷子更是,纪伯山就是奉陪,但这两人简直兴致高昂,眼看都快十点了,还没收摊的意思,纪澜就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摸老婆的大腿。
  薄荷抽空狠狠拧了一般他的手背,对老公的抓心挠肺置之不理。
  纪澜没法,又挪到他妈身边,惊天动地的打了个大呵欠。
  结果他妈也没看他,就道:“你困了,先去睡吧。”
  纪澜无语。又挪到他爹身边,趴在他爹的肩膀上叹了口气,哼哼唧唧道::“好无聊啊。”
  还是男人了解男人。纪伯山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就伸了个腰道:“爸,明天再打吧,坐久了腰疼啊。”
  老爷子和李岩都有点依依不舍,薄荷更加依依不舍。但是被老公硬生生牵上了楼。
  一关房门,纪先生就露出了凶恶的本相,把老婆抵在墙上:“你是故意的吧。”
  薄姑娘一脸无辜:“我没啊,我就是想陪大家玩,都是你,没让大家尽兴。”
  “你还说,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他便堵上了嘴。
  两人从墙边纠缠到床上,又是半夜混战。最后,薄姑娘照片一样瘫软在床上,话都不想说一句,结果纪先生还不停的问她:“你怎么不叫?”
  薄姑娘不吭。
  “你昨晚一直叫的,今天怎么不叫?”纪先生觉得今夜的自己技术更加娴熟,而且她也比昨夜配合,应该很舒服才对,为什么一声不吭呢。她叫不叫事关他的技术问题,所以他就特别关心,一直在她耳朵边低声细语地追问原因。
  薄荷又气又羞,刚才她忍得多辛苦,嘴唇都咬疼了,她就怕被家人听见,结果她越是忍着不叫,他越是卖力,跟她较劲似的。
  “是不是刚才做的不够好,我们再来一次。”
  薄荷忍无可忍的掐着他胸口上的小红点,“以后,一周三次,不能超标。”
  42
  42、第 42 章 ...
  一周三次......纪先生拧着好看的浓眉望着眼前如花似玉的老婆,心里的小火苗突突直跳,三次怎么够啊,还不够塞牙缝呢。这还是新婚好不,居然就打算断顿了。
  只见纪夫人铁面无私地板着小脸,樱桃小口一动一动的又发话了。
  “你是选择一三五呢,还是二四六呢,还是一二三,或者四五六?”
  选项倒挺多,可是纪先生一个也不满意,咬牙道:“我要一周全选!”
  薄荷断然道:“不行不行,过完了春节我就要全心全意的去忙我的事业了,不能老沉迷在这事上头。”
  纪先生一听“沉迷”两字,顿时心里一喜,马上换了表情,笑嘻嘻问:“这么说,你也是很喜欢这事的,对吗?”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极大肯定啊,他晚上这么辛苦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取悦她。只有她觉得幸福了,他才有成就感。
  薄姑娘马上红着脸避而不谈:“你赶紧选啊。”
  纪澜想了想,阴险地笑道:“嗯,那我选一二三吧。”
  薄荷对他的短视感到很无语,这简直就是急功近利,只管当前。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看你四五六七怎么办,都不知道均衡着来?
  纪先生又问:“对了,我可以改吗?”
  “怎么改啊?”
  “比如,本来这周一二三的,结果你来例假了,或是我出差了,那我改成四五六。”
  薄姑娘通情达理的说道:“可以改。”
  纪先生心里嘿嘿一乐,爽快的答应了:“那好,一周三天,拉钩吧。”
  薄荷本以为他不肯答应的,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爽快的就同意了。
  两人达成一致意见,便相拥着睡了。
  第二天就是星期三,到了晚上,薄姑娘毫不意外地惨兮兮的被吃干抹尽了。她是这么想的,反正今天也是周三了,本周任务圆满完成,从明天开始一下子可以休息四天了,所以心情比较愉悦,但是再一想,她休息四天,纪总就要憋四天,她又有点同情他,于是发了善心,格外的体贴配合,有些高难度动作也都尽心尽力的做到了位。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纪先生又要开战。
  薄荷当场就急了:“唉,本周的指标已经用完了。”
  结果纪澜居然对她说:“我该主意了,不要一二三,要四五六。”
  “你,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说了,我可以改的,咱俩还拉钩了。”
  “唉,你不能这样啊。”
  话没说完就被堵住嘴了,照例又被吃干抹尽。接下来的四五六,一天也没少,好不容易到了周日这天,薄姑娘觉得自己都快被榨干了。心想,这总可以歇一天了吧,结果纪先生说,他要透支下周的!
  于是,这整个一星期一天也没落下。薄姑娘算是明白了,和纪总讲条件根本就是纸上谈兵。
  幸好,春节假期结束,纪先生去上班了,薄荷就巴不得他在公司里累得像条狗,这样回到家就没力气折腾了。可惜,纪先生一直健身,体力好的不像话,上了一天班回到家照样生龙活虎,到了晚上就翻着花样的进行各种尝试,免费培训薄姑娘各种技巧,免费提供各种高难度服务,且服务周到热情。
  终于纪伯山和李岩回国了,薄荷得了解放,开始去忙活自己的生意。这一忙活,她就不怎么着家了,每天去各个超市转悠,查看销售情况,心里算着进账,简直是越来越有劲头。现在她下班比纪澜还晚,而且周末也不休息,总往外跑。
  纪总发现自己老婆是真的钻进钱眼了,心里真是失落。但是这是合约上写的,不能干涉她的事业,也不能让她辞职在家生孩子。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到了夏季,正是饮料销售的旺季。薄荷不仅在超市上货,还在街头的很多摊点也都开始布货。这一下子,销量就上去了,到了八月底,薄荷不仅还了严未的钱,也还了纪澜的一部分。纪澜看着老婆还来的钱,拿在手里哭笑不得的,她有时候就是这么较真,他肯定不能不要,但要了也跟没要一样,转手用这钱给她买了一套铂金的首饰,等于又全给她了。
  薄荷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虽然是夫妻,钱不过是从左口袋到了右口袋,但是反正她心里的账是还上了。她新的动力,就是想给她爸买套小户型房子。
  纪总以为薄荷还了钱就可以放下包袱,开始孕育小娃娃了,没想到她现在干劲更大了,早出晚归的,而且气场也变得异常强大,成了薄经理,举手投足都带着职场女性的范,更有魅力了,光彩照人的。
  纪总颇有点危机感了,私底下又想和容总一起去做美容,没想到容总最近也在恋爱,终于放下了一贯的铁汉模样,扭扭捏捏的陪着纪总去了一回,结果小姐给他按摩的出来后眼睛都睁不开了,打死也不肯再去了。
  纪总很是遗憾,没有伴他也不好意思单去。于是悻悻的望着老婆继续明艳照人。
  转眼又是半年,到了春节,纪伯山和李岩又回来了。这一年李岩没少关心儿子儿媳的进展,每个电话都在问薄荷有没有怀孕。
  纪澜也没敢说合约的事,就说还没过够两人世界,暂时不考虑生孩子的事。
  李岩急的不行,一到春节就杀了回来,打算亲自督战。两人世界都一年了,也差不多了该三人了。
  纪澜真是左右为难,有时候想偶尔的不上保险希望中个大奖呢,结果薄经理现在警惕性特别高,一次不上保险都不行。
  他就担心李岩等急了去找薄荷谈话,这一谈话合约的事肯定就瞒不住了。他就开始想办法。
  半个月后,薄荷发现一向经期很准的自己,居然没来例假。头几天她没在意,以为太忙了,有点紊乱。结果到了一周之后,她开始坐不住了,偷偷去药店买了个早孕试纸,拿回家一试,她就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在脑子里回忆了一遍这一个月的夜生活。除了例假刚走的那两天,整个月可都是上着保险的啊,怎么会中奖呢,百思不得其解。
  纪总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薄经理坐在床边发怔。
  “你怎么了?”
  薄荷一脸茫然无助:“纪澜,我好像是怀孕了。”
  纪总马上就眉开眼笑的合不上嘴了,使劲忍着笑,口是心非的宽慰老婆:“这怎么会呢?肯定是你搞错了,我可是严格的执行你的安全标准。”
  薄荷忐忑的点头:“我也希望是搞错了,下午你陪我去医院吧,我好怕。”
  “怕什么,肯定是搞错了。”
  纪总把薄经理的头按在自己胸前,笑得眼睛挤成一条缝隙。
  下午,两人一起去了医院,医生正式通知薄荷,这是怀孕了。
  薄荷心情很复杂,又高兴又担忧。回来的路上一个劲的唠叨,跟个老大妈似的。
  “我上个月没感冒吧,没吃过药吧,纪澜你吃了什么药没有?哎呀,你都没戒烟呢,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啊?”
  纪先生没敢吭声,不然就显出了他有作案动机和预谋,他当然不会吃药,连烟都偷偷摸摸的戒了。
  纪先生一路心里都暗喜,原本以为薄荷知道怀孕了,会犯愁会生气会犹豫,结果她茫然失措了半上午,这会儿从医院出来,高高兴兴的打算要当妈了。
  他本以为她要跟他闹一场呢,已经做好了打死也不承认的准备。
  没想到居然以喜剧收场。
  其实薄荷特别喜欢孩子,而且这会儿她已经二十八岁了,简直母爱泛滥,她不急着要孩子,就是想着没了后顾之忧的时候,能专心致志的在家亲自带孩子。她虽然没和纪澜说过,但心里已经在打算三十岁之前一定要生宝宝。如今,不经意之间怀上了,对她也是个惊喜。
  薄荷怀孕之后,工作立刻减到了一半,纪澜给她派了个司机,每天接送,到了七个月的时候,就不让她出去了,专心在家养肥待产,每天打打电话安排工作。
  两个月后,薄荷生下了一个八斤半的胖小子,真是举家欢庆。
  满月酒的时候,纪先生架不住心里的高兴,豁出去喝了几杯酒。晚上,纪先生顶着一脸风马蚤的小红包,借着酒胆对老婆坦白了这个胖小子的来历。
  原来如此......薄荷又好气又好笑,很想暴扁他一顿的,但是看着他“楚楚动人”的模样,终于没忍心下手。
  纪先生对老婆的宽宏大量感到暗自窃喜,打算等胖小子三岁的时候,继续故技重施给胖小子再填个妹妹.......
  婚姻啊,不光是持久忍耐也是斗智斗勇啊,资深老公纪先生已经颇有心得。
  全文完,最后,纪先生抱着娇妻爱子,对一直支持的诸位读者表示感谢,再顺便打个广告:如果觉得我写的故事勉强还能看,可以收藏一下“是今”这个专栏,开了新文可以及时知晓,如无意外,下个文还是现言,请到时候继续来支持哈,撒花,完结~难得写个从头到尾都不虐的文啊,嘿嘿~~~
--
本文由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下载,久久出品,必属精品。本书版权归著作者所有,如果您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或VIP章节!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