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5部分


  谈论了一个小时,终于定下了大致的基调和细节。几个人从影楼出来,严未道:“走吧,今天我请客,咱们吃饭去。”
  楚笑笑自然没意见。吃饭的时候,她很有技巧的和严未聊起大学生活,严未也就自然而然的带出了纪澜和薄荷。楚笑笑就顺着话题和纪澜搭上了话。
  纪澜心情郁结,所以谈兴不浓,虽然有问有答,但不是很热情。
  但他这样,反而给楚笑笑留下了好感,觉得他不是个一见美色就巴结讨好的好色男人,有的女人通常会有这样的矛盾心理,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容貌能过引起男人的注意,另一方面又厌恶好色的男人,不希望他是因为自己的美色而喜欢自己。
  蒋琳一开始并未觉察什么异样,但吃着吃着,明显看出楚笑笑在一直找纪澜聊天,而且笑容比平素温柔甜美。
  蒋琳和楚笑笑二十年的友情,基本上属于对方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便知道心里想什么,看到楚笑笑的笑容和眼神,她立刻明白了楚笑笑的想法,她求之不得能促成两人。
  纪澜是严未的死党,而楚笑笑是自己的闺蜜,这种组合非常的利于两家的友谊,甚至可以长远考虑到将来做儿女亲家。
  蒋琳乐呵呵的望着楚笑笑,又看看纪澜,觉得两人的外表看上去十分般配,而且,纪澜正处在十分迫切的想要一个女朋友的时期,已经被逼到上电视相亲,去婚介所的地步了。
  一想到这儿,她都觉得有点内疚了,纪澜身为自己老公的死党,楚笑笑身为自己的闺蜜,自己怎么就没想到撮合他俩呢,这是多么现成的合适的机缘。
  她决定自己也要仿效薄荷,做一把红娘。
  席间最轻松愉悦的就是严未,终于把一件他认为可有可无但蒋琳认为至关重要的事情搞定了。拍婚纱照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种无谓的折磨,这玩意通常最后的下场就是灰扑扑的挂着墙上,从照片跟前走过都不看一眼,但是,这种话是只能放在心里的,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有很多,对待婚纱照的态度那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薄荷挂念着一会儿还要去夜阑珊唱歌,所以一边吃饭一边看手机,眼看要到八点了,就放下筷子道::“对不起,我要先走了,你们慢用。”
  纪澜望望她,也放下了筷子:“我和你一块。”
  薄荷忙道:“不用了,你等会儿送她们回家吧。”
  纪澜皱眉:“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薄荷笑了一下:“纪澜,你有Q号吗?”
  “有啊。”
  “你发到我手机上好吗。”
  “干什么?”
  “我晚上回去了,在网上和你聊聊。”
  纪澜心里顿觉一股春风般,把那堵了半天的郁结给吹散了。
  欲知薄荷和他Q上聊了什么,咱们下回分解,嘿嘿~~先打个滚求留言......
  18
  18、第 18 章 ...
  薄荷走后,纪澜心不在焉的吃着饭,心里一直在琢磨她到底要和自己说什么?为什么不当面说呢,为什么不在电话里说呢,为什么一定要用Q号,在网上说呢?难道是?
  思维发散了,朝着旖旎缱绻暧昧的方向飘去,根本闸不住,恨不得立刻回家上网。
  蒋琳意欲撮合楚笑笑和纪澜,所以吃过饭就提议道:“咱们一块去看电影吧?要不去酒吧坐坐?”
  纪澜当即道:“你们去吧,我回家还有事。”
  楚笑笑有点失望,蒋琳忙道:“那这样吧,我和严未去,麻烦你把笑笑送回家行吗?她住的挺近的。”
  能制造一点机会就绝不放过,如果两人有缘分,时间不在长短。
  纪澜一听住的近就爽快的答应了。
  蒋琳对楚笑笑挤挤眼,让她把握机会。
  楚笑笑有点不好意思,两个人太有默契了也不好,心里什么小秘密也藏不住。
  楚笑笑满怀期待的上了纪澜的车,没想到两人单独一起,纪澜比刚才的话更少,很少扭头看她。
  楚笑笑有点焦急,一直是自己在挑话头,他不冷不热的回复,不过倒蛮客气。
  因为她长的漂亮,经常会遇见对她一见钟情的男人,依照她的经验,那种带有好感的眼神和态度她了如指掌,纪澜显然并不是对她很有兴趣或是好感的模样。专心致志的送她回家。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了一个短信息的铃声。
  她打开一看 ,是蒋琳。
  “我刚才问严未了,他说纪澜喜欢风情万种的,你别太端庄了,放开点。”
  楚笑笑苦笑,这风情万种哪能是一时半会说放开就能达到的境界,除了先天的条件,还有后天的领悟和修炼,反正风情万种这个级别,楚笑笑觉得难度很高。要说装端庄装清纯都好装,装风情万种,太难了,一个不小心,风情就成了风马蚤。
  眼看她的家就要到了,楚笑笑觉得一点进展都没有,暗暗焦急。
  指路的时候,她故意抬高了胳膊,往纪澜身边靠了靠,一股若有若无的馨香便从腋下传了出来。
  纪澜嗅觉很灵敏,觉得这股香气听好闻,淡雅清新,不像有的香水,浓烈刚猛的只管强|J你的鼻子。
  他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你这香水什么牌子的?”
  “xx的梦幻精灵。”
  纪澜一听,xx不正是薄荷公司代理的那种化妆品品牌吗,那她怎么不用?嫌贵?再一细想,她好像从没有抹过香水,和她在一块的时候,她身上几乎没有任何香气。而且那头发也是随意的扎个马尾,也不见变个花样。
  他一向觉得女人应该把自己收拾的利落漂亮,赏心悦目。既让别人看着养眼,自己也自信,但是很明显薄荷属于那种暴殄天物的典范。
  纪澜心里开始琢磨,她适合什么样的装扮,比如头发可以怎么弄,穿什么样的裙子,画什么样的淡妆,他在心里改造着薄荷,依稀看见了一个光彩夺目焕然一新的美女,颇为自得。
  耳边就听楚笑笑说道:“就是这儿,到了。”
  纪澜连忙一个急刹车。
  楚笑笑下了车,弯下腰身 对着纪澜挥了挥手,笑容甜美:“谢谢你,再见。”
  纪澜急着回家上网,说了声再见刚要走,就听楚笑笑哎呀了一声,他扭头一看,就见楚笑笑弯腰扶着小腿,样子很痛苦。
  “你怎么了?”
  “扭住脚了。”
  纪澜只好下车,走到她身边,一看她那接近十厘米的高跟鞋,心说,不扭你才怪。
  “那,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他真心的盼望她说不用,结果她立刻说:“那太麻烦你了。”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不麻烦”。
  两人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挂了急诊。
  楚笑笑走一步就哎呀一下,纪澜只好扶着她的胳臂。楚笑笑挂在他的胳膊上,身上的香气很好闻,但他却想起了薄荷,这要是她的话,他就不扶着她了,直接抱着进去。
  医生检查了一下楚笑笑的脚踝,对她说:“没什么大碍,你观察一下,要是疼的厉害,肿的也很厉害,明天就来拍个片子,看是不是骨折了。”
  楚笑笑楚楚可怜的哎了一声,纪澜打眼一看,那脚踝好好的,一点也没有红肿的样子,就扶着她上了车。
  车里的表已经九点半了,纪澜顿觉心急如焚,赶紧的把楚笑笑送回家。
  楚笑笑下了车,万分感谢,纪澜说了声再见就跳上车走了。
  楚笑笑看着扬尘而去的车子,心里很是失望。其实她刚才没扭脚,就是想找个机会给他多呆一会儿。结果他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
  这还是楚笑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用了点小心眼,以往都是男人费劲了心机来讨她欢心。可是女人的年纪是个杀手锏,现在到了她开始费点心思的时候,却出师不利完全没有她想要的效果,她开始有点不自信了。
  纪澜回到家也顾不上洗澡,赶紧上楼开电脑。
  他平时不怎么上Q聊天,上面的好友基本上就是一些大学同学,天南地北的,有时候心血来潮了上来侃几句。
  纪澜登陆上Q之后,发现根本没有验证信息,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这会儿薄荷早该从酒吧回到家里了,就算洗个澡的时间也绰绰有余了,怎么回事?
  他盯着那个小企鹅,足足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沉不住气了,拿起手机给薄荷发了个短信。
  “你不是说要上网和我说事吗,怎么还不来?”
  过了一会儿,薄荷回复过来。
  “对不起啊,我忘记了,稍等。”
  忘了!她居然忘了!纪澜捶了一下桌子,当即郁结。
  过了大约五分钟,小企鹅终于响起了小喇叭。
  纪澜看着那个小喇叭发现自己竟然很激动,点鼠标的时候简直屏住了呼吸。
  夜深人静,最是无人私语时,这种隔着网络无声的交流,隐约透着一股暧昧和浪漫。很多不适合当面说的,或是羞于出口的,都可以在网络上表达。
  她会对他说什么?他隐隐有点激动。当他满腹期待点开那个消息验证框时,瞬间无语。
  她的网名叫“发财”,她的个性签名是:我想中五百万!!!
  三个惊叹号将他心里残存的一点暧昧和浪漫彻底地惊飞了。
  电脑那头的薄荷看着纪澜的网名,不禁莞尔一笑。他叫极懒,是他本名的谐音。
  签名是: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疯。
  “极懒”对着“发财”,心里百感交集,他怎么都不能想象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为什么要取这么个俗不可耐的网名,她难道就不嫌弃和某种动物重名吗。
  “你好,我是薄荷。”
  纪澜无精打采的回了一句:“我知道。”
  “我知道今天给你报名婚介所的事,你有点生气。很抱歉我先斩后奏了,不过我真的是一片好心呢。”
  专程上网聊天就为了说这个?纪澜瞬间失望透顶,出于礼貌,回了一个“嗯”字。
  薄荷回过来一个笑脸,过了一会儿发过来一长窜话语和一个网址。
  “这几天没事,我一直在想着怎么帮你。婚介所只是一种途径,还有一种途径,就是网络征婚。我昨天晚上在网上查到了咱们本市的一个论坛,就是类似于网络征婚的,叫百年好合,因为不知道你的Q号码,所以没有给你登基注册。这是网址,你可以去注册登记一下。你要是没时间或是不好意思,我帮你登记。”
  纪澜眼前一黑,健指如飞:“你要是敢登记,我和你绝交!”
  薄荷赶紧道:“纪澜你别急啊,这种其实更合适,两个人先在网络上聊天,聊得有感觉了再去见面,排除一些外在的因素,纯是精神交流。”
  纪澜忍无可忍,砍过来一把滴血的大砍刀。
  薄荷无畏的继续:“登记一下吧,先留个Q号码。”
  纪澜仰天吐了口气,此时此刻,他觉得老爷子折磨人的手段跟她比,真是差远了。
  薄荷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个成功率也很高的,你试一试嘛。”
  “极懒”无声无息。
  薄荷锲而不舍:“婚介所和这个双管齐下好不好?”
  “极懒”的头像彻底黑了。
  薄荷悻悻地叹了口气,他是掉线了还是跑了?
  她等了一会儿发现他还是没上线,只好浏览本地新闻,但心里还在挂念着纪澜的问题,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再春节前把这个事给搞定。
  过了一会儿,Q上有人发过来一个验证信息。
  她点开一看,居然写着:“我是严未。”
  薄荷怔了一下,便加为好友。
  严未直接是真名上阵,上来就说道:“纪澜让我转告你一声,他把你拖入黑名单了。”
  19
  19、第 19 章 ...
  薄荷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纪澜如此“脆弱”。她对严未解释道:“我只是想帮他出谋划策,让他早点找到女朋友给家人交差,并没对他怎么着,他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你急着把他推销出去,跟推销卖不出去的老存货似的,他能不气吗?再说了,”
  “再说什么?”
  那边没有回复,过了一会儿才发过来一句:“薄荷,那个,你觉得纪澜这人怎么样?”
  “挺好的一个人。”
  “那你对他好点,别老气他。”
  “我对他挺好的啊,他是我的债主,我能对他不好吗?”
  “啊,敢情你就是因为他借钱给你,你才对他好哇。”
  “当然不是了,我把他当成朋友,就像你一样。”
  严未又半天没吱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薄荷一愣,心里自问了一下这才恍然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想过这种问题了。
  她心里微微起了一点涟漪,想了想回复道:“我以前就喜欢过许淮一个人,后来就再没喜欢过谁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份心思了,一开始是被许淮伤了,后来就是一心的想要挣钱,把老家的房子重新买回来,结果这事还没落实,我爸又生病住院,我越发的任重道远了。那些风花雪月的事,离我很遥远,我一点这个心思都没有,只想着钱。你肯定笑话我现实庸俗,但你是我的朋友,我也不用在你面前装,我心里顶顶重要的事就是攒钱还账,其他的都来不及去想。”
  严未半晌没有回复。
  薄荷又写道:“严未,我心里挺抱歉的,你结婚正是花钱的时候,我这会儿也还不上你的钱。”
  “那钱你慢慢还吧十年八年的都行。”
  “我爸今年一直要吃药,我的工资勉强也够维持开销,等明年我再开始攒钱。”
  “不急。”
  “我怎么不急啊,我昨天都去买彩票了!唉,好想中个大奖,然后赶紧的还你和纪澜的钱,一想到欠了这么多钱,我晚上睡觉都觉得心虚。”
  “你不要有这种压力,我们都不急着用钱,你慢慢还就是了,你也应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女孩儿年龄大了,不大好找对象。”
  “我欠了一身债,先还完债再说吧。”
  “欠债和感情是两回事,那么多欠债的人,还不是都照样谈恋爱结婚。”
  “经历了许淮那件事,我有了新的感悟,爱情也是讲条件的,两个人越平等,相处起来越和谐,无论是精神上的平等还是物资上的平等。我眼下的这种情况,找对象对人家很不公平。这是我个人的债务,我不想拖累别人,更不想把我的负担转嫁到别人身上。结婚是为了找幸福,不是找负累。”
  “你这种想法也对也不对,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同甘共苦吗。”
  “那也看是什么人了,有的人是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的,如其去赌那个人是不是可靠,还不如一切靠自己。我不想拖累别人,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
  “晚安。”
  薄荷关了电脑,躺在床上,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她很久都没和人聊天聊到感情了,因为是在网络上,也因为是面对严未,她说了一些心里话。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庸俗,光想着钱的事,但是不想也不行啊,欠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就像小时候,放学回家如果作业没写完,怎么玩都不会尽兴,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
  等到还完了钱,自己能找到一个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吗?她自己都不确定。
  翌日是周末,薄荷扶着薄豫去楼下的街心公园散步,回来发现手机上蒋琳的来电,她回拨过去。
  “蒋琳,你找我?”
  “大姨帮我找了一家婚纱店,打六折呢,咱们一起去看看吧,顺便给你也买一件伴娘裙。”
  薄荷顿觉不好意思,忙道:“我穿自己的衣服参见婚礼行不行?我怎么能让你给我买裙子呢。”
  蒋琳急忙道:“薄荷你可是我和严未的媒人,我什么谢礼都没给你买过,伴娘裙本来就是我该买的,你要是不来,我就直接买一件低胸的拿给你了。”
  薄荷只好道:“那我现在就去,你在哪儿呢?”
  蒋琳报了个地址,薄荷坐着公交车到了地方。走进婚纱店,薄荷发现楚笑笑也在,正帮着蒋琳挑婚纱。严未捧着一本杂志埋头苦看。
  薄荷笑道:“严未,你可以不挑,但你不能不说啊。”
  严未立刻领会了薄荷的意思,忙放下杂志,笑眯眯的凑上去。
  “这件好看,这件也不错。唉,这件也挺别致的。”
  蒋琳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店里的都挺不错,要不全买了?”
  严未讪讪的笑着,默默退场。
  薄荷莞尔,突然觉得严未的气场越来越弱了,而蒋琳的气场却是越来越强。通常这种男弱女强的组合是最能长久的,是幸福婚姻的一种典型模式。
  蒋琳挑好了婚纱,便和薄荷,楚笑笑一起挑伴娘礼服。楚笑笑比较有眼光,很快就挑了一件适合自己的,进去试穿了。薄荷就不知道该怎么选,蒋琳帮她拿了几件,她都嫌胸低。
  蒋琳最后挑中一件,往她身上一比,不容置疑:“就这件吧,你试穿一下,肯定好看。”
  薄荷拿着裙子去了试衣间,楚笑笑刚好从里面出来,礼服特别衬她高挑丰满的身材,显得凸凹有致。
  薄荷在里面穿上小礼服,对着试衣间里的镜子先照了照。上面低胸不说,关键是下摆,长长的一直垂到脚踝,只是一层蕾丝,里面的裙子却在膝盖之上,一双修长的玉腿在蕾丝里若隐若现,非常性感。
  薄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颇有点不自在,她穿过最“妖娆”的衣服,就是在酒吧里唱歌时的那种紧身曳地长裙了,但那可不是蕾丝的,一点也不透,而且酒吧灯光昏暗。
  这衣服的确漂亮,但她一向穿得保守,这种风格的一时觉得很不适应。
  蒋琳见她半天不出来,便在外面喊道:“薄荷,要不要我帮忙?”
  薄荷只好走出试衣间。
  “哇!”蒋琳瞪着眼睛做出惊艳的模样,严未也被哇得抬起了头。
  楚笑笑道:“真漂亮。”
  严未身为异性,不好意思明夸,但诚心诚意的点了几个头表示赞同。
  薄荷很不自在,就觉得这衣服有点太性感了。
  蒋琳对严未一点头,吩咐道:“就这三件了,刷卡去。”
  严未忙不迭的掏出钱包去刷卡。婚纱店的员工仔细地将三件礼服包装好。
  刷完卡,严未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纪澜,你怎么还没来啊。”
  “堵车,快到了。”
  过了一会儿,纪澜的车停在了街边。严未抱着三个大盒子放到了后备箱里。这段时间,纪澜基本上就是他的专职司机。他的路虎也就成了拉货车,随传随到。
  薄荷上车的时候,望了一眼纪澜,发现他今天好像心情还算不错,没有对她横眉冷目,昨晚上的气估计消了。拉黑名单的事,其实想想还挺好笑的。
  蒋琳一心撮合楚笑笑和纪澜,这一次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纪澜把她和严未送到严未的新房之后,蒋琳照例笑嘻嘻的对纪澜道:“麻烦你把两位美女送回家。”
  她知道薄荷住的地方更顺路,纪澜肯定先送薄荷,然后剩下的就是楚笑笑和纪澜两个人单独相处了,但没想到,纪澜却是先绕路把楚笑笑送回了家,然后才送薄荷。
  楚笑笑抱着礼服盒子下了车,站着马路台阶上对纪澜笑了笑:“上回扭脚多亏你送我去医院,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好吗?”
  “不用了,我今晚上还有事,你太客气了。”
  纪澜这才想起来,她不说他倒是把她曾扭脚一事都已经给忘记了。
  楚笑笑有点失望,但面上却丝毫也没表现出来,这几天,蒋琳和她说过了纪澜的情况,听到他的家庭状况和个人事业都比较出色,她更是觉得纪澜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可惜,好像不是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楚笑笑素来是被人追求的,怎么追求男人,还真是没有经验。刚才邀请他吃晚饭,已经是鼓了一路的勇气,不想他当即就回绝了,还是当着薄荷的面,楚笑笑失望的看着路虎开走了。
  快到薄家路口的时候,薄荷对纪澜说道:“麻烦你在这儿停一下,等我两分钟。”
  “干嘛?"
  “我去买彩票。”
  纪澜表情有点无语,但却是依言停了车,然后熄了火和薄荷一块下了车。
  “你在车里等我一下就好了,这路边不能停车的,小心警察贴条。”
  “没事。”
  薄荷担心纪澜的车被警察贴条,进了彩票点就赶紧的报出一窜数字让人打出一张七星彩的彩票。
  纪澜站在她身边看着,突然道:“你给我出个号吧,我也买一张。”
  薄荷吃惊的望着他:“你这么有钱,还买彩票?”
  纪澜横了她一眼:“我就一小康好吧,那有钱了?再说了,谁嫌弃自己钱多啊。”
  薄荷笑了,随口给他报了七个数字。
  纪澜掏出两块钱递给店主,然后对薄荷笑了笑:“中奖了,咱俩分。”
  薄荷莞尔一笑:“好啊。”
  上了车,薄荷道:“纪澜,我想了想,我爸爸身体不好,以后不能去工作了,我看这彩票点生意挺好的,也不是很累,我挺想弄一个的,可惜没本钱。”
  “回头我借你。”
  薄荷脸上一热:“纪澜,我没有找你借钱的意思,只是随口说说。”
  “你这想法不错啊,靠工资你啥时候能还清债啊,我借钱给你是带银行利息的,我只当存银行了,你早点发财,也早点能,能还我的钱。”其实他一点都不急她还钱,他急的是她不还完钱就不想去找对象。
  薄荷沉默不语,他说得没错,靠工资啥时候能还清啊。可是自己做生意又没本钱。
  晚上从酒吧回来,薄荷在网上浏览网页,一条招聘信息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条信息是一家名叫天然汇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发布的,招聘推销人员。出售的饮料名叫翡翠,是一种绿茶饮品,瓶子很好看,但牌子却是名不见经传。冬季是饮料销售的淡季,特别是对Z市这个北方城市。
  这个消息让薄荷关注是因为招聘信息上有这么一句话,如果招来的推销员能在冬季取得优异的推销成绩,可以免收代理费,给一个中小城市的代理权。
  薄荷很是心动,开始在网上查找一些信息,一直到十二点多才睡。翌日难得睡个懒觉,谁知道才八点多,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纪澜的电话。
  “我中奖了,过来分钱吧。”
  薄荷一怔,才想起来昨天买彩票的事,惊讶的问:“你真中大奖了?”
  “嗯,赶紧起床,我等会儿去接你,庆贺一下,顺便分钱。”
  “你骗我的吧,你中了多少啊?”
  “见面再说,反正不少。”
  薄荷半信半疑,但电话里的纪澜意气风发的带着喜悦之意,他没必要大清早的骗她吧。唉,运气真是好。
  薄荷起床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到了楼下,不大工夫,就见纪澜的车开了过来。
  薄荷上前问道:“你真的中了?多少钱?”
  纪澜笑得十分英俊:“五块。”
  20
  20、第 20 章 ...
  五块!薄荷忍不住捧腹大笑,好久都没这么开怀大笑过了,笑完之后只觉得纪澜这人可爱,她还真以为他中了大奖呢。
  纪澜一瞬不瞬的望着她,心想她放开了心怀的笑模样还真是好看,像是春风中怒放的花朵,可惜她笑得太少了。
  薄荷止住了笑,眼睛却还弯成月牙,唇边的那个酒窝若隐若现的,十分甜美。
  “笑什么,是不是嫌钱少啊。”
  “纪澜你太较真了,昨天只是开玩笑说说而已,你就算真的中了五百万,我也不会和你分钱的。你这么大张旗鼓的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真的有这么好的运气,第一次买彩票就中大奖呢。”
  “这说明你旺夫。”纪澜话音一落,薄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纪澜连忙改口:“说错了,是旺友。”
  薄荷脸上漾起一丝绯色,纪澜心里极是忐忑,生怕她生气。好在薄荷并未多想,只当他是说快了嘴,所以也没和他计较,但明显的神色就有点不自在了,笑容有点僵:“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分我两块五毛钱吧?”
  “当然不是,我爷爷今天生日。”
  薄荷立刻摆脱了刚才的尴尬,问道:“你怎么不早说啊,那我赶紧给他老人家准备点礼物,他喜欢什么?”
  “他什么都不要,就想吃水库里的鲜鱼,不是饲养的那种,吃着没什么滋味。”
  “那你开车去水库给他买吧。”
  “买是不难,可是今天于嫂有事请假了,我不会做鱼,你会么?”
  纪澜一脸期待,薄荷自然无法推拒。老人平时对自己挺好,而纪澜又一再的帮过自己,这老人生日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尽一份心意,于是便爽快的答道:“我会做鱼,我去做吧。”
  纪澜暗暗高兴,两人先去水库买了一条鱼,然后又去蛋糕房提了预订好的蛋糕,回到了纪家。
  老人一见薄荷就喜笑颜开的,只觉得这孩子和自己有缘分,有时候想想都觉得自己生病住院是件好事,无意中促成了孙子的姻缘。
  薄荷陪着老人聊了会儿天,眼看时间不早了,便起身去厨房准备午饭。纪澜跟着她进了厨房,意欲当个下手。
  冰箱里的东西倒是很齐全鸡鱼肉蛋的全都有,薄荷系上围裙就开始择菜,纪澜搬个板凳坐她对面,心不在焉的帮忙,手里胡乱掐着菜叶。心想今天幸亏没让于嫂来上班,不然三个人呆在厨房,多不温馨。
  薄荷低着头择菜,信口就问:“这两天婚介所给你联系人了吗?”
  这话真是十分的煞风景,很不温馨。
  纪澜皱了皱眉,直接道:“我已经辞了。”
  薄荷顿时一副肉疼的表情:“那我五百块订金就泡汤了啊。”
  纪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回头还给你行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辞了挺可惜的,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我不想试。”纪澜恶狠狠的掐掉了一棵葱的头。
  薄荷又极不温馨地问道:“那,百年好合,你注册了吗?”
  纪澜又恶狠狠地掐掉了一棵葱的头,道:“这事你别操心了。”
  “我能不操心吗,你早点找到,我好早点解放啊。”
  纪澜当即郁结,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已经有目标了。”
  薄荷手里一顿,喜道:“真的?太好了,是谁啊?”
  纪澜望了她一眼,淡定地吐了两个字:“保密。”
  薄荷噗的一笑:“哼,还保密呢。不过只要你有目标,我就放下一半的心了,回头有进展了,你得及时通知我啊。”“嗯,这个,估计要打攻坚战和持久战,你要有点心理准备,春节前我看是没戏。”
  薄荷急了:“那春节你爸妈回来怎么办?”
  纪澜慢悠悠道:“你先冒充着呗,反正骗一个是骗,骗三个也是骗,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啊。”
  薄荷一想到春节还不能脱身,顿时愁道:“你不是情场高手吗,春节前还搞不定?”
  纪澜心里一抽:“谁说我是情场高手了?”
  “这还用说吗,孔明灯那事,全校皆知啊。”
  薄荷笑得眉目盈盈的还带着点调侃,纪澜再次郁结。
  大家都是同学也不好,过去的事是纸包不住火,将来搞不好一件一件的都被抖落出来了。
  薄荷择菜完了,便去杀鱼。纪澜虽然没杀过鱼,但这种剽悍的活计他认为不属于女人该干的范畴,便撸起袖子道:“我来吧。”
  薄荷见他像模像样的以为他会,便让到一边,把刀交给了纪澜。
  纪澜一手拿刀一手按鱼,手起刀落啪的一声。薄荷一怔,没想到他直接就把鱼给斩首了。她刚想说,杀鱼不是这样的,就见纪澜把刀往水池里一扔,没有了动静。
  薄荷伸头看了看他,只见他眯缝着眼,“虚弱”的叫了一声:“扶我一下。”
  薄荷还没反应过来。
  “头晕,快扶着我。”
  薄荷这才想起来纪澜在医院里晕过血,难道鱼血也晕?她顿时失笑,但又觉得笑话他有点不厚道,赶紧的扶住了他的胳膊,纪澜当即就把全身的力量都挪移到了她身上,紧紧“偎依”着她。
  他人高马大的,她那里支撑的住,差点被他压趴到案板上,纪澜很及时地伸手搂住了她,半闭着眼睛继续“虚弱”的说道:“你把我扶到房间里。”
  薄荷只好憋着笑把他扶到了厨房旁边的小客房里。
  纪澜躺在小床上,直直地伸着手。他手上湿漉漉的还带着水。
  “帮我擦擦手。”
  薄荷去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湿了水,拿着他的手,仔细擦干净了,然后握着他的手放在他眼皮前,笑道:“没血,你睁眼吧。”
  纪澜睁开一条眼缝,笑了笑。
  薄荷这才觉察出自己就坐在他腿边,他的面孔就近在咫尺了,笑容十分的,嗯,说不出来的那种味道,他的眼窝深,目光炯炯的带着光,她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忙站起身,走了出去。
  纪澜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的手,觉得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晕一下血,感觉也很不错。
  薄荷打扫了战场,把鱼先腌上,过来探视纪澜。
  纪澜笑眯眯地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点了么?”
  “嗯,好了。”
  “那你还躺着干嘛?”
  “回味一下。”
  薄荷莞尔:“晕血有什么好回味的。”
  “有,你不懂。”
  薄荷想笑,见他没事了,便去炒菜。
  纪澜回味了良久,起身去了厨房,帮薄荷递盘子拿碗。他感觉配合之默契跟两口子差不了多少。
  吃过饭又吃了蛋糕,老人乐呵呵的准备去午休,对纪澜道:“今天老李来看我,送了一箱蛋白粉,你等会儿给薄叔叔拿几桶去。”
  薄荷连忙推辞,老人家故意板着脸道:“一家人客气什么,我又吃不完。你要不拿,我亲自给你爸送去。”
  薄荷当即不敢再推辞了,她爸还什么都不知道呢,要是老爷子真的去了她家,两人一说话,可就真相大白了。
  纪澜也附和道:“你替我花了五百块,我得弥补一下。”说着,便去装了几桶蛋白粉。
  到了楼下,纪澜居然一直把薄荷送进了家里。
  薄豫见到纪澜前来怔了一下,又见他提着礼物,更是惊讶。
  “薄叔叔,这是我爷爷让我拿来的蛋白粉,补身体的。”
  薄豫连声道谢,让薄荷给纪澜倒茶。
  纪澜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居然坐在沙发上和薄豫聊了起来。薄荷一开始生怕他说话说漏了嘴,旁听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问题,便去卫生间洗衣服。为了不影响两人聊天,便把门关上了。
  纪澜看着那道玻璃门里的朦朦胧胧的身影,抿了一口茶水,扭头对薄豫道:“薄叔叔,薄荷今年二十六了吧?”
  “是,到了春天就二十七了。”
  “她没男朋友吗?”
  “还没呢。”
  “哎呀,你知道严未吗?他元旦要结婚了。”
  “是吗,那可太好了。”
  “是啊,他运气可真好,现在一过了二十七,就不大好找对象了,别人一听这个岁数,第一想法就是,这么大了还没对象,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是啊,在我们县城里,二十五没结婚的都不多了,不过大城市好一点。”
  “男孩儿好点,就女孩儿岁数大了,特别不好找,我认识的几个女性朋友,到了二十八九没找好,后来都嫁给了离异的,有一个还去给人家当后妈。”
  “是吗?”
  “是啊,你也得劝劝薄荷了,虽然她面相小,可是年纪摆在哪儿呢,不能耽误。”
  “就是,你说的对。”
  纪澜笑眯眯的站起身:“薄叔叔,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21
  21、第 21 章 ...
  纪澜神清气爽的走了。
  薄豫本来就犯愁女儿的婚事,被纪澜这么一说,紧迫感就更强了,当即就把薄荷叫到跟前问道:“纪澜说严未都要结婚了,怎么这么快呀,你不是才给他介绍的对象吗?”
  “他们相处的也有两个多月了,天天在一起,了解的特别快。主要是蒋琳和严未的家人比较急,蒋琳和严未同年,今年都二十七了。”
  薄豫一听心里越发急了:“你也快二十七了啊,连个对象都没有。以前我一提找朋友的事,你就推脱,现在可真不能再耽搁了。你赶紧的找个男朋友去。”
  “等我还了钱就去找。”
  薄豫一听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都是爸拖累你了。要不是爸生病,哪有借钱这码事。”
  通常老人到了这个时候,总会情不自禁的左比右比,看着和自己孩子同龄的结了婚,生了孩子,心里就火烧火燎的难受。
  薄荷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让父亲这般自责,连忙改口道:“爸,其实,还钱不是主要问题,主要是没合适的,有合适的,我就找,你放心吧。”
  “这事不能再拖了,我得让江辽给你介绍几个。”薄豫被纪澜几句话挑起了愁绪和危机感,恨不得立刻就能把女儿的婚事定下来。
  “我自己会留意的。”
  “江辽他的同学朋友比较多,不像你,整天就闷在家里,认识的人少。”
  “好好好,我自己会上心的,爸你别操心了,养好自己的身体要紧。”
  薄荷虽然满口答应,但那态度明显就是在敷衍,薄豫很了解女儿的脾气,便给江辽打了个电话。
  江辽一听薄豫的用意,惊讶的问道:“姑父,薄荷她有男朋友了,她没告诉你?”
  薄豫一愣,挂了电话就去问薄荷,薄荷只好把纪澜假冒男友的事说了。
  薄豫有点失望,暗自心想,要是纪澜真是她男朋友就好了,不过再一想,纪家和自己家明显不是一个阶层的,还是务实一点,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于是又给江辽打了个电话。
  “江辽啊,我刚才问过薄荷了,她没男朋友,你帮她留意留意,看看你的同学或是朋友里,有没有合适的给她介绍一个。”
  江辽很爽快的答应了:“好的,姑父,我会留意的。”
  到了下午五点多,薄荷又接到了纪澜的电话。
  “爷爷想吃杂酱面,你会么?”
  薄荷顿了顿:“我,会。”
  “那我去接你。”说完,电话就挂了。
  薄荷无语,但今天是老人生日,让她做什么都无法推辞。
  她先给父亲做好饭,过了一会儿,纪澜就到了楼下。
  薄荷拿着自己的帆布包下了楼,里面装着唱歌时穿的衣服,心想自己吃过饭就直接去夜阑珊好了。
  薄荷的厨艺的确很好,香气四溢的杂酱面端上桌的时候,老人喜滋滋道:“纪澜这小子可有福气了,将来准得发胖。”
  纪澜默默的吸了口力气,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腹肌,颇为自信。
  吃完饭,薄荷便匆匆赶去夜阑珊。纪澜心想她唱两首歌也就十几分钟,于是便等在外面打算送她回家。
  薄荷唱完歌走出过道,突然看见侧门外站着一个人。她怔了一下,扭头就走回了后台找到江辽。
  “表哥,你是不是给许淮说了什么。”江辽也不否认,嗯了一声。
  薄荷气道:“你一片好心,但这样却是害他,我和他真的是没有一点可能了。我现在见到他就很心烦,请你别再管这件事了好吗。”
  江辽柔声道:“薄荷,你听我说,前段时间,你说你有了男朋友,许淮特别伤心,好几次喝多了酒都流了眼泪。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初恋是最难忘的,你们可是十几年的感情。你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