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7部分

,幸好纪澜专心致志的对着父亲说话,没有扭头。他要是敢扭头看她一眼,她肯定尴尬至死。
  其实,纪先生不是不想扭头看她一眼,主要是怕自己一望见那双清澈明媚的眼睛,这些话就说的不顺了,说的不顺,便会让薄荷看出他的心思。
  薄豫一下子听明白了,真是又惊又喜,“哎呀,那太好了,薄荷这丫头也没和我说过,我才让她去相亲的,我着急啊,过了年她可就二十七了呢。”
  “就是,上一回我提示叔叔,其实也就是想让你劝劝她,还账是还账,但不能影响当前的幸福生活啊。”
  “对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薄荷的心事我懂得,这孩子不喜欢给别人找麻烦,更不愿意给别人增加负担,所以她的想法我支持,我也不急着催她结婚,但是可以先找好了对象放在那儿,等一还清债,就可以马上结婚,你说是不是?这要是等过几年再现找,那有那么合适的就等着你呢,女孩儿的年龄最是要紧了,比不上男娃。二十六岁找对象和三十岁找对象,那可挑选的余地可大不一样啊,你说是不是?”
  纪澜极是慎重地点头:“叔叔说的对。”
  薄豫长舒了口气:“既然你们俩情投意合的,我当然没意见。不过,你家人知道吗?”
  薄豫觉得两人家庭条件差距太大,欢喜之后又有些忧虑。
  “我爷爷挺喜欢薄荷的,没事就让她去我家吃饭,我们其实已经来往很久了,一直相处的很好,就是没挑破那层纸而已。”
  薄荷坐在一边,脸上起了红晕。心想,他虽然是做戏,但是诚诚恳恳的一板一眼的还真像是真的有这么一码事。
  纪澜笑眯眯的起身,“叔叔你早点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不用不用,你们忙你们的,我知道有这回事,就放心了。薄荷,你去送送小纪。”
  薄荷嗯了一声,把纪澜送到楼下。
  为了打破尴尬,在楼道里,薄荷趁黑说道:“你的演技可真好啊。”
  纪澜哼了一声:“在你面前,我那一次不是随传随到两肋插刀啊。”
  薄荷笑道:“多谢多谢。不过你还是多操心自己的事吧,春节可就要到了,你不是有了目标么,我怎么没见你的动静啊?”
  纪澜恨道:“我一直在行动,奈何那人跟个石磨一样,全不解风情。我这边空有一腔热血,万丈豪情,那边却是一点反应没有。”
  说着,便恶狠狠的瞪着面前这座“石磨”。
  可惜天黑,“石磨”也没留意他的眼神,反倒好奇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喜欢石磨了?你不是喜欢风情万种的姑娘么?”
  纪澜走出楼道,站着一盏昏暗的路灯下,幽怨地望着薄荷道:“倒也不是,主要是风情万种的好追。那种迷糊迟钝的,文静内秀的,倔强有主见的,一条路走到黑的,见到好男人也不知道珍惜的,一个劲儿的往外推的,比较难追,我刚好碰见了一位集大成者。”
  薄荷忍不住大笑:“兄弟,你真是命苦。”
  纪澜越发幽怨,“此人将我视为恩公,抱有感激之心,又将我视为兄弟,一脑门子兄弟情深,你说我该怎么办?”
  薄荷一脸笑容骤然就凝固了,怔怔的望着纪澜。
  纪澜心中暗喜,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薄荷看了他一会儿,终于惴惴的说道:“他将你视为恩公和兄弟,你的意思是,你喜欢的,是个男人?”
  纪先生心头喷出一股鲜血,瞬间受了重伤。
  薄荷见他默不作声,以为自己一语中的,便又惴惴的问:“莫非,是容乾?”
  纪澜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忿然道:“不是!我说的是个女人。”
  薄荷松了口气:“吓我一跳。”
  纪澜一本正经的问道:“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薄荷点头:“挺好啊,我不是夸了你好几回了吗?”
  纪澜正色道:“好到可以做男朋友和老公吗?”
  “当然可以。”
  纪澜当机立断道:“那我先做你男朋友吧。”
  薄荷怔住了!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顿时面红耳赤。
  “你开什么玩笑呢?”
  “我没开玩笑啊,我说真的,你看你爸急着你嫁人,我家催着我讨老婆,我们这不是正合适吗?”
  “哦,就因为这样,你就来找我啊。”
  “当然不是,我,觉得你挺好的。”
  “好到可以做一个好老婆是吧。”
  “是啊。”
  薄荷心里顿觉不舒服,赌气道:“那满大街的好人,你干嘛找我啊。”
  “我,”纪先生憋出一头细汗,终于一发狠说道:“
  我这不是喜欢你嘛。”
  薄荷脸上刚刚退了点热潮,这会儿更是一波更汹涌的上来了。
  “我刚才对你爸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演戏。”
  薄荷恍然,怪不得他那会儿说话看着那么真诚啊。真是腹黑狡猾啊.......她突然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大灰狼”上前一步,逼问道:“你答应不答应?”
  “我 ,我没想过啊。”
  “你是肯定要找个男朋友,你爸才会放过你的,如其不断地去相亲,还不如找我呢,你说是不是?”
  “嗯,也是。”
  “再说了,我比张帆年轻貌美,比他幽默风趣,你说是不是?”
  “嗯,也是。”
  “那你答应了?”
  “没。”
  纪先生郁结,“为什么?”
  “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
  “你看,我一直是你的朋友,我也一直是男的,所以,我其实就是你的男朋友,你说呢?”
  薄荷:“......”
  26
  26、第 26 章 ...
  趁着薄荷无语的功夫,纪先生一锤定音:“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我就是你男朋友了!”
  薄荷本来还有点羞赧尴尬,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便忍俊不住道:“纪澜,你理智点吧,怎么跟过家家似的说风就是雨啊。”
  “我这会儿特别理智。”
  “可是我还没想好呢。”
  纪先生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你还有什么可想的,像我这样好的男人,应该想都不想就答应,你错过了可就要后悔一辈子的。”
  薄荷再次忍俊不住想笑,这么自恋的表白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因为她对此事毫无防备,又丝毫未曾怀疑过和他的朋友情谊,被伏击之后一时半会还没想出怎么反驳他,就觉得他这会儿义正言辞的撒赖皮倒是十分有趣。
  “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纪先生素来是谈判高手,潜伏良久突然不动声色的发起攻击,出招迅猛,见好就收,他知道这会儿不能多做纠缠,更不能和她讲大道理,突然袭击的挑明需要点时间让她慢慢消化缓冲,于是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抱了薄荷一把,以示自己已是正牌男友的身份,然后就飞快地离开了,留下薄荷晕晕乎乎地站着哪儿,对着夜色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梦游,这是真的么?他居然喜欢自己?
  她觉得今晚上的事有点不可思议,若是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两人的关系其实算是水到渠成,顺应民心。
  但因为她一向没往这方面想过,所以对于纪先生来说,是预谋已久,对于她来说,却是事发突然。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神不知鬼不觉的他就把自己从朋友变成了男朋友,还得到了自己老爸的承认,这事可真是神奇。
  但她此刻仔细想想,也说不出人家纪先生有什么不好,要人有人,要貌有貌的,工作上又对她忠肝义胆的出钱出力出主意大力支持,说实话她还真是挑不出他的毛病。
  难道这就算是有了男朋友,就是他了?
  薄荷觉得浑浑噩噩的,有点意外,有点迷茫,还有点说不清楚的小小的快乐,因为他胡搅蛮缠的表白中透着一股子执着真诚,让人不忍痛下杀手去拒绝。
  她大力吸了口凉空气让脑子清醒了一些,仔细回想起两人这几个月的相处,倒也温馨和谐,不得不说,纪先生很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思,她居然一直都没看出来他对自己觊觎很久了。
  薄荷站了片刻,转身上楼。
  薄豫还在兴奋之中,见到女儿进门,立刻乐呵呵的笑道:“小纪不错啊,和你看着挺般配的,本来我还怕他家人不满意,没想到他爷爷也喜欢你。他爷爷的确是个好相处的人,一点架子都没有,在医院的时候经常和病友聊天,我出院之后,他没事还和我打电话呢,可见这一家人都比较好。我真是满意的不得了,你的事一定下来,爸爸心里也没什么负担了。”
  薄荷眼看着父亲这一脸幸福满足的笑容,想说什么都觉得无法开口,只好干笑了两下,回到了卧房。
  算了,这事先放一边,这会儿脑子乱,先干点别的冷静一下。她打开电脑开始给孟展写电子邮件。
  一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她就觉得兴奋又不安。怎么去和超市谈进场的事,她还没经历过,进场费究竟是多少,她心里也没底。看着那张销售表格,薄荷顿时就觉得纪澜的表白是一场风花雪月,而现实最容易让人冷静。
  填完表格,薄荷发现桌角的小企鹅在跳,点开是严未。
  “纪澜说你是他女朋友了?”
  薄荷啼笑皆非,纪澜嘴也太快了吧,她还没答应呢,他就开始四处宣扬造势了。
  “他可能是一时冲动。被他家人逼得紧了,所以才打起了我的主意。”
  “不,他是认真的,他喜欢一个人才会去追,不会因为别的原因。”
  “他不是一直喜欢风情万种的吗,我没一点风情啊,我就两袖清风,所以我觉得很意外,我从没想过他会追我。”
  “真喜欢一个人,就是明知道她不符合你心里的标准,也无法控制的爱上她。设定标准只是幻想中的想当然,而真实的一个人站着你面前,你瞬间就明白了幻想和现实的区别。再多的想象都没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站着面前时那种冲击力大,瞬间就把所有的设想全部覆盖了。”
  “你说的也对。不过我暂时没心思考虑这些啊,我一直把他当朋友的。”
  “那你喜欢他吗?”
  薄荷对着这句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那你讨厌他吗?”
  “不讨厌。”
  “你看,讨厌的反义词是喜欢,你不讨厌,那就是喜欢。”
  薄荷啼笑皆非,严未可真不愧是纪澜的死党密友,这种胡搅蛮缠的功力相当了得啊,简直是一个腔调。
  她暗暗心想,自己喜欢他么?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严未。薄荷很奇怪,这不是正在和他聊天么,他还打电话过来干嘛?
  电话一接通,就听严未大呼小叫道:“薄荷,纪澜说你和他在一起了?天哪,这是真的吗?天哪!”
  薄荷一愣,刚才在网上不是已经问过了么,怎么还问?
  这时,就看见网上的严未还在打字:“纪澜简直就是十全九美的一个人啊,别犹豫了,果断的投入他的怀抱吧。”
  薄荷突然觉得不对,严未拿着手机,那怎么打字呢?
  不会是?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再看网上严未还在哪儿滔滔不绝的夸着纪澜,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她对着电话道:“严未,纪澜那是一时冲动,回头我再给你细说,我这会儿有事,先挂了。”
  挂了电话,薄荷就开始回复网上的“严未”。
  “那你觉得纪澜哪儿好呢?”
  “哪儿都好啊。”
  薄荷忍不住又想笑,果然是自恋臭美的无与伦比啊。
  “我没觉得啊,他特别柔弱,动不动晕血,还不能喝酒,一喝就过敏,起一身疙瘩,惨不忍睹。”
  “那是他的特色啊,多可爱的小毛病啊,你不觉得吗?”
  “我不觉得啊。”
  “严未”发过来一颗裂开的小红心,表示心碎。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薄荷故意写道:“我啊,喜欢老实巴交的。”
  “严未”果断地回复:“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薄荷无语,还真是敢于自夸啊,他那里老实巴交了,多腹黑一主儿啊,一边说他把自己拉入黑名单了,一边冒充严未在这儿探听消息,套她的心里话,太狡猾了。
  薄荷哼了一声,打出了一行字。
  “我怀疑他不是处男了,他都谈了两个女朋友了,太不纯洁了。”
  那边的“严未”陷入了沉默。
  薄荷忍着笑,又写道:“他风流又多情,给孟小佳放孔明灯。他要是喜欢我,怎么不给我放孔明灯啊。所以说,他就是一时冲动,要不然,早就告诉星星他喜欢我了。你说是不是?”
  严未发了一个滴汗的表情:“你不觉得那事很幼稚吗?那都过时了。咱们应该与时俱进,你说呢?”
  “反正他那种表白根本不行啊,简直就是下通知,啊,不对,是下圣旨啊,就让我接旨得了,我才不干呢。”
  “严未”发过来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那你到底想那样?”
  “当年他让星星都知道他爱孟小佳了,现在怎么着他也得让月亮知道他爱我,你说是不是?”
  “你.......”
  “反正我不管了,什么时候月亮知道了,什么时候我才能答应他。”
  “你.......”
  “哎呀,我困了,不和你多说了,你也早点睡哈,要不然你可就不年轻貌美了。”
  “你......”
  薄荷发了一个笑眯眯的表情:“晚安哦,纪老爷。”
  27
  27、第 27 章 ...
  纪澜一怔一怔的看着“发财”妹妹下了线,百思不得其解,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自己隐藏的很好啊,没透出一点口风啊,不就是说了自己几句好话吗,但也基本上全是实话啊,这怎么就露馅了呢?
  他躺上床,望着窗户外头的月亮,心如刀绞。她居然要求自己去告诉月亮......这不是明摆着刁难他么,难道他要去发射一颗卫星么?
  纪先生满坏愁绪的叹了口气。唉,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呐.....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啊......但是离开了女人也不行啊......
  薄荷关了电脑,唇角一直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心里稍稍有点后悔这么早就戳穿他的小把戏,应该装作不知道多调戏他一段时间的。
  她发现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不知不觉中,心情开朗了许多,他其实蛮有趣的。
  但是,奇怪的是,表白后的纪澜在翌日居然一整天都悄无声息。薄荷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样,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很积极努力的来说服自己接受他么,怎么就偃旗息鼓了呢,难道昨夜真的是一时冲动,今天回过味儿来,就后悔了?
  想到这儿,她心里有点失落。
  下班之后,她去了一家影城了解今天的销售情况,然后顺便在影城吃了晚饭。出了影城的大门,天色已经很晚了,深冬的夜晚,街上比较冷清,薄荷裹着大衣,匆匆走到公交车站。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心里一跳,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跳动的纪澜两个字,她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还有点激动。
  “喂。”“你在哪儿?”
  “我在奥斯卡影城。”
  “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坐车很方便,很快就回家了。”
  “我有事要对你说。”
  话音未落,他的电话已经挂了,他打电话一向是这种风格,不拘小节速战速决。
  薄荷站在台柱后避风处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看见纪澜的车开了过来。
  薄荷便走了过去,打开车门上了车。经历了昨夜,她再见他,略微有点不好意思。
  纪先生好像也有点不大好意思,秀秀气气的笑着,但明显就是一只伪装成兔子的大灰狼。
  薄荷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纪先生神神秘秘道:“嗯,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薄荷忍不住问道:“你今天一天,都忙什么了?”
  纪先生立刻像是一只瞅见了小鱼的老猫,嘿嘿笑了两声,“你是说,我怎么一天都没给你打电话是吗?”
  薄荷被说中心事,顿觉不好意思。
  纪先生一见发财妹妹露出羞涩的神色,心中一阵荡漾,长叹了口气道:“我今天一天都在动脑筋,累死了。”
  “是工作上的事吗?”
  “不是,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薄荷见他神神秘秘的不肯说,不由心里一动,不会是昨夜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他就当真了吧?
  事实证明,她的猜想是正确的。
  纪澜一口气把车子开到了郊外的水库边,上一回老爷子过生日两人来买鱼的地方。
  薄荷越发不懂了,这黑灯瞎火的,空旷无人的,他要干嘛?
  纪澜下了车,从后备箱里取出一包东西,对薄荷笑眯眯道:“来。”
  “你要干嘛啊,夜深人静的,这里可是郊外,好吓人。”
  纪先生马上道:“有我在,你怕什么,我会保护你的。”
  说着,便伸手就握住了薄荷的手。
  薄荷脸上一热,但也没使劲挣扎。
  纪先生欢喜地牵着发财妹妹的小手,走到了一个水池边。
  这里一排有四个钓鱼池,水是从水库里引下来的,里面养的也是水库里的鱼,不过不算是野生的,算是给来钓鱼的人娱乐的。白天天气好的时候,这里很多人来钓鱼,按斤付费。
  但这是晚上,自然是一个人也没有滴。
  今夜倒也不算是月黑风高,顶头一轮明月投射在水面上,随着水波微微的晃着。
  薄荷看着水池中的月亮,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便忍不住扑哧笑了。
  纪先生冷哼一声:“不许笑。”
  说着,便把手里的小提兜打开了,居然拿出了几盏河灯。
  纪先生对发财妹妹招了招手。
  “你过来。”
  薄荷忍着笑走到他身边,纪先生拿出手电筒,照着河灯,咬牙切齿道:“你看清楚啊,这上面可是有字的!”
  薄荷一看,顿时就笑抽了。
  月亮都知道我爱你.......
  纪先生又冷哼了一声,点上灯之后就把河灯放到水里了。
  但是,几盏河灯在水面上飘啊飘,没有一盏朝着那月亮去的。
  薄荷笑着道:“你看,天意如此。”
  纪先生急了,跑到鱼池旁边扯了一把大鱼叉,端着鱼叉就恶狠狠地过来了。
  就着路灯,薄荷看见英俊的纪先生,举着大鱼叉,怎么有点像扛着钉耙的天蓬元帅哇,于是便忍不住,极不厚道的笑了。
  纪先生顾不得形象,举着大鱼叉就把那河灯往那月亮的倒影上扒拉。
  薄荷扶着旁边的一颗树,笑得直喘气。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盏河灯,大发善心,被纪先生扒拉到了地方,和月亮的倒影重合了,顺利地向月亮同志转达了纪先生的心声。
  纪先生大功告成,一把扔下鱼叉,抱住了树旁的发财妹妹,恶声恶气道:“说话算不算?嗯,不算,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薄荷笑得浑身无力,手指软软的推不开他,断断续续地笑着说道:“嗯,我昨天,是开玩笑的啦。”
  纪先生冷哼一声:“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唉,你干嘛......”话没说完,就被纪先生恶狠狠的堵上了嘴唇。
  发财妹妹绝不是省油的灯,推不开便掐。
  纪先生吃不住疼,无奈放弃香唇,抽着凉气揉着自己的腰,忿然道:“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真舍得下狠手啊你。”
  薄荷有点害羞,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我,我不习惯这样。”
  纪先生想想也是,昨晚上刚表白,今天就热吻,也是有点进度太快了。算了,再给她一点缓冲时间吧,反正看她这模样,已经是答应自己了。
  薄荷生怕纪先生再次突袭,便抱着胳膊道:“我们回去吧,这儿太冷。”
  纪先生刚才全凭一腔热血来勾月亮,此刻大事已了,也觉得这里空空旷旷的是有点冷。于是便牵着发财妹妹上了车。
  不料,车钥匙插进去,竟然怎么都打不着火。
  纪先生急了,这怎么回事啊,这不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吗,折腾了许久,终于放弃。
  薄荷问道:“怎么了?”
  “车子发动不了了。”
  薄荷急道:“那我们怎么办啊。”
  这里可不通公交车,更别提打的了。
  “明天叫人来修。我先打个电话让容乾来接我们。”
  纪澜拿出电话拨给容乾。
  “喂,你开车来水库一趟,我的车子坏在这儿了。”
  “半晌不夜的你去水库干嘛啊?”
  “别问了,赶紧来吧。”
  挂了电话,纪澜十分颓废。但转眼一看,发财妹妹俏生生的坐在自己身边,一想到两人近乎水到渠成,心里又觉得十分惬意。
  看见薄荷抱着胳膊,纪澜便关切的问道:“你冷吗?”
  薄荷点头:“冷啊。”
  纪澜一听,立刻解开了大衣的扣子,然后满怀期待的望着薄荷。
  薄荷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把大衣给我吧。”
  纪先生的心立刻碎成了刀削面,我的意思是,我解开衣服裹着你,咱们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啊。你怎么能如此地不解风情啊,捶地......
  纪先生只好脱下了大衣,哀怨地递给了发财妹妹。
  过了半个小时,手脚冰凉的纪先生终于看见前面来了一辆车,正是容乾。
  纪澜激动万分的跳下车,冻得声音都有点抖了:“你可来了。”
  容乾莫名其妙地望了一眼他,又望了一眼车里的薄荷,再望了一眼水池里的河灯,总算明白了此情此景。但他不厚道地想到了各种电视剧雷片,于是颤着心肝说了一句。
  “你说你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这么浪啊。”
  纪先生欲哭无泪,我冤枉啊我......我这不是被逼的么
  28
  28、第 28 章 ...
  容先生一向粗犷豪放,最见不得那些所谓的风花雪月,浪漫泛酸,再说了,这可多少年没瞅着机会打击纪总了,于是一路上没少唠叨。
  纪先生在暖气的熏蒸之下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有苦难言,默默地承认了这一切。
  薄荷坐在一旁颇为愧疚,让纪先生背了一把年纪还发马蚤的黑锅,真是于心不忍。但她昨天晚上也就是那么一说,故意刁难刁难纪澜,让他知难而退,谁知道他苦思冥想一天就想出这个招数啊。
  回到家之后,薄荷想想方才的那一幕,又觉得十分逗趣,他端着大鱼叉赶河灯的那一幕,她大约是永生也忘不了了,什么时候想起来就忍俊不住。
  薄荷打开电脑,写完邮件,就见Q上“极懒”的头像在跳动。薄荷点了一下,只见极懒写道:“看我签名。”
  薄荷点开Q,发现极懒的签名变了:名花有主。
  薄荷笑了:“噗,你还名花呢。”
  “我说的是你啊。”
  薄荷笑笑没有回复,但心里已经很是动摇了。
  她终归是要结婚的,如其将来找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去了解,去相处,还不如和纪澜认真地发展下去。这几个月的相处,她对纪澜也比较了解,虽然他有时候有点小孩子脾气,有点闹小性子,但他人品不错,而且对她真的很好。
  她若是拒绝这样的人,真的是有点说不过去,而且,她发现自己很喜欢和他在一起。虽然不是年少时那种怦然心动,一见钟情,但是这种感情也有一种慢慢丰盈,润物无声的甘美。
  极懒又趁热打铁的写道:“你说月亮知道了,就答应我,你可是要说话算话。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女朋友了。”
  “那,好吧。”发财妹妹也不是个扭捏的姑娘,一旦想通了就大大方方的接受了纪先生。
  纪先生一看到这句话,顿时心花怒放。正欲说点泛酸浪漫的话语,突然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把电脑显示屏都震动了,他隐隐有种想要感冒的感觉,赶紧去卫生间泡热水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发财妹妹已经下线睡觉了,他兴奋的有点睡不着,没想到薄荷是个爽快的人,居然比他想象中顺利的多了,前期受的那点折磨此刻也就不算什么了。
  第二天下午,正在做报表的薄荷接到了纪澜的电话。电话里他的嗓子有点哑,话音稍低带着点委屈,“我生病了,你都不来看我,哼。”
  薄荷一愣:“我不知道你生病了,你怎么了?”
  “昨晚上受凉感冒了。”
  只是感冒啊,薄荷一听松了口气,这在她眼里根本就不叫生病。
  纪澜埋怨道:“我在Q上挂签名挂了一天了。你都没看见?”
  “我白天哪有空上Q啊。”
  “哼,反正我病了,你得来看我。”
  “那我下班了去看你。”
  “我现在就需要人照顾啊。”
  “我这会儿正上班呢。”
  “难道我不比你的工作更重要?”
  话都激将到了这个份上,薄荷只好赶紧做完报表去请假,赶到纪家。
  于嫂开的门,老爷子到楼下遛弯去了。
  薄荷问道:“纪澜呢?”
  于嫂指了指二楼,“在楼上休息呢。”
  薄荷轻手轻脚上了楼,二楼的最外一间卧房虚掩着,薄荷轻轻敲了两下,就听见纪澜道:“谁啊?”
  “是我。”
  “快进来。”
  薄荷走进去,看见纪先生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两床大被子,严严实实的捂着身子,只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孔,红扑扑的颇为娇艳。
  薄荷怀疑他是发了烧,是以才会如此容颜娇艳,于是便走过去,坐在床边轻声问:“吃药了吗?”
  “吃了。你摸摸我,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这么热啊。”
  薄荷摸了他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不发烧。”
  “那你摸摸我的手。”他从被子里半推半就地伸出半截手,满怀期待地放在薄荷的手边。
  薄荷有点羞涩,就象征性地摸了一下。结果纪先生反手一握,就把她的手握住了。薄荷发觉,他这手,还真是烫。莫非是真的发烧了。
  “你家有温度计吗?”
  “有,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薄荷弯腰打开抽屉,看见里面放着几盒药,还有一支温度计。
  她拿出来,甩了甩,递给他。
  “你帮我量。”纪先生仗着自己生了病,开始肆无忌惮地“撒娇”。
  薄荷对这种小孩子般的行径哭笑不得,便拿着温度计拉开他的被子,结果,纪先生一露出肩头,薄荷就怔住了。
  纪先生上半身是光着的,下半身的状况,目前未知。
  薄荷当场就面红耳赤了:“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我穿了啊。”
  纪先生认为短裤也是衣服。但薄荷显然不认同这种看法,脸色红扑扑地不好意思多看他,低垂着眼皮把温度计往他手里一放,道:“你自己量吧。”
  纪先生只好自力更生地接过温度计,夹在腋下。过了几分钟,纪先生把温度计递给薄荷,傲娇地不肯自己亲自看。
  薄荷仔细看了看,发现温度正常,便宽慰道:“不发烧。”
  “不发烧?”纪先生居然十分失望。
  薄荷不由好笑,他还盼着自己发烧么?“估计是你被子盖太多了,这屋里还有暖气呢,我看你是捂的了。”
  纪先生悻悻地揭开了一床被子,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我生病了你一点也不着急。”
  薄荷扑哧笑了:“纪老爷,你要是感冒了我都急得不行,那我爸那会儿开刀住院,我还不得急死啊。没事的,坚强点。”
  “我挺坚强的啊,我就是喜欢生病,我一生病,我妈就围着我嘘寒问暖的,寸步不离的守着我。”
  薄荷明白了,敢情纪先生不是想生病,就是想享受一下生了病的那种待遇,奈何身体强健,捂了一身汗,也没捂成发烧。
  她心里有点软了,望着纪老爷红扑扑的脸蛋终于发了善心,慈爱地揉了一下他的头发:“乖。”
  纪老爷彻底无语了,这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极品啊。你难道不会扑到我的怀里,小鸟依人,温香软玉的安抚我一下,怎么能跟个大姨妈似的来摸我的头呢。
  纪先生一时激愤想起了当年,于是便忍耐不住翻起了旧账。
  “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了。”
  “是吗?”
  “大一的时候,我去你们班找严未,你们班四十多个人,我当时一眼就看见了你。”
  “哦?”
  “后来,你去开了个缝纫铺,我就经常去改衣服。”
  “嗯。”
  “我觉得,像我这么英俊的男人,去一次你应该肯定能记住我的。结果去了很多次,你都没什么反应。后来有一次,我故意说我没带钱,想把衣服拿走,你就不肯,还说不认识我。”
  薄荷噗的笑了:“纪老爷,你还挺记仇的啊,这都多少年的陈年旧账了。”
  “还有,在献血大厅门口我一眼就认出你了,可是你居然又没认出我,真是太过分了。”
  “你那天才过分呢。”
  “我不是生气嘛,你居然一点都不记得我,好歹我也经常去你们班晃悠吧,好歹我也经常和严未一起玩吧,和严未一起,难道不衬着我格外的丰神俊朗,过目不忘?你居然都不记得我?嗯?”
  薄荷憋着笑,认真地点了点头:“真没。我对美色抵抗力很强。”纪澜听到美色两个字,心里颇为受用,笑眯眯道:“这么说,你还是承认我很英俊的对吧。”
  薄荷实在忍不住笑了,“纪老爷,你的确年轻貌美,行了吧?”
  纪先生毫不自惭的点了点头,施施然又从被子下伸出一只手,握住了薄荷的手。
  “我们,结婚吧。”
  薄荷吓了一跳,啪的一下就把手抽出来了。
  “没发烧怎么说胡话呢?”
  “不是胡说,是认真的。其实,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你说是不是?”
  “可是我上大学时,并不算真正认识你。”
  “那这次重逢也有小半年了,咱们也经常在一起,对不对?”
  “可那是作为普通朋友啊。”
  “但是我没把你当普通朋友。”
  “结婚的事,太早了。我还没还账呢。”
  纪澜笑眯眯道:“那算是我送你家的彩礼行不行啊?你看,就算你还给我,我的还不是你的,这不是从给一个口袋到另一个口袋吗。”
  薄荷摇头:“我觉得这样不行。”
  纪澜笑眯眯道:“那我们先结婚,那些钱你婚后分期付款行不行啊,一个月还个五十一百的。”
  薄荷觉得纪先生又开始耍点小赖皮了,便笑道:“你好好休息吧,别胡思乱想了。”
  纪澜冲口就道:“我现在整天想的都是你。”
  薄荷没想到他说出这么肉麻的话,顿时脸就红了。
  纪先生看着近在眼前的美丽佳人,心里一阵荡漾,坐起来就抱住了薄荷。他身上滚烫滚烫的,又赤.裸着肌肤,薄荷一阵心慌意乱,一时间也忘了推开他,主要是没地方下手。
  正在这时,于嫂站在门口道:“纪澜,杜小姐来了,是你下去,还是请她上楼?”
  纪澜一怔,“那个杜小姐?”
  于嫂这才看见两人正抱着一块,便赶紧退到门外道:“就是,杜晓珂。”
  29
  29、第 29 章 ...
  纪澜一怔,杜晓珂怎么来了?两个人自从分手就没怎么联系过,就上个月在招商会上无意间遇见了一次。今天怎么偏偏这么巧,薄荷在这儿的时候她来了。
  纪澜下意识地就看了一眼薄荷,发现她神色颇为平静,情绪看不出一点变化。应该是没有吃醋多想吧?他莫名的就有点心虚,如果不做亏心事也心虚,这就是因为太在乎一个人了。
  纪澜对于嫂道:“我马上下楼去。”
  于嫂就先下去了。
  纪澜掀开被子,飞快地穿上衣服,然后拉了拉薄荷的手,“我们下去吧。”
  薄荷没动,笑笑的看着他道:“她是来找你的,肯定有话要对你说。我在一旁不方便。”
  纪澜哼了一声,拉着她的手道:“不去也得去。”
  薄荷只好随着他下楼,不过心里倒是很高兴他能这么大方,和杜晓珂见面聊天丝毫也不避讳自己,这说明他心里坦荡,两个人之间肯定没什么。
  下了楼,薄荷一眼看见客厅里站着一位娇媚靓丽的女子,身穿雪白的羊绒大衣,黝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下,怀里抱着一大束红色康乃馨。
  这黑白红三色配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养眼,再加上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孔,连薄荷都觉得眼前一亮,然后就情不自禁的扭头望了一眼纪澜。心想,纪老爷倒真是艳福不浅呢,第一任女友是法律系系花,第二任女友也是一个美人,自己算是第三任?
  本来她对前女友什么的毫无感觉,但现在活生生的一个美人前女友站在面前,薄荷骤然就有了感觉,心口闷闷的发涨,难道自己竟然会吃醋?她虽然理智地加以否认,但事实上心里真是有点不自在。
  杜晓珂看见纪澜下来,仰起头甜甜一笑:“纪澜,我看你Q签名,还以为你生了什么重病呢,吓我一跳。”
  纪澜干笑:“感冒了,我就是想引起某人的重视而已。”
  杜晓珂明知道这个“某人”不是自己,却故意眨了眨眼睛俏皮的问道:“是我吗?”
  这一个眨眼的动作,真是妩媚又风情,暧昧又娇嗔,连薄荷都觉得心尖一酥。她下意识的就想起自己,从没有如此丰富可爱的面部表情,和她一比,自己简直就是一个面瘫。
  杜晓珂今天为什么来找纪澜,其实并不是突然起意,而是预谋了很久。她上个月和男朋友分手了。新男友也是英俊高大的一个人,经济状况也不差,但没有纪澜有趣,更没有纪澜大方。自己小气不舍得给女朋友花钱不说,反而说杜晓珂不应该向往那些奢侈品,说她爱慕虚荣,应该节俭。
  杜晓珂素来不认可节俭这种美德,她认为男人就天生该给女人买东西,就天生应该娇宠女人,特别是拥有美貌的女人,这可是连上帝都格外青睐的人,你怎么能让她节俭,让她过苦日子呢?这简直就是不可容忍。于是,她果断就和那人拜拜了。
  人都是一比较才知道好坏的,杜晓珂开始后悔当初和纪澜分手。但分手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当初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如今怎么好意思再回头倒追呢?她犹豫了很久,就是拉不下脸面。结果,今天一上网,看见纪澜的签名,她心里一喜,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屈尊来到纪家,带着一束鲜花来示好,纪澜却已经有了新欢。而这个新欢看上去清纯自然大方随意,和她全然不是一个风格的人,她心里隐隐有点不舒服,难道这样的人,才是纪澜真正喜欢的那种人吗?
  她打量了薄荷好几眼,但不主动问这是谁,只和纪澜说话,仿佛没看见薄荷。
  纪澜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薄荷,这是杜晓珂。”这个介绍,纪澜觉得挺尴尬的,一个是现任女友,一个是前任女友,面对面,虽然没有剑拔弩张,但真是气氛不妙。
  杜晓珂立刻对薄荷笑了笑:“我是他前女友。”
  薄荷笑着点头:“我知道,他说过。”
  “哦,他怎么说我的?”
  薄荷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他说你很聪明,总是问一些表面看上去无害的问题,实际上内里都是锋芒,扎的他遍体鳞伤。”杜晓珂忍不住咯咯笑了,意外深长的对纪澜斜飞了一纪目光。
  薄荷再次深切地感到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