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雍正熹妃传-第11部分

不错的!”
他的话刚说完,妍华两腿一夹马身,扬起鞭子就在小矮马的屁股上轻抽了一鞭子。小矮马仰着头嘶鸣了一声,甩开蹄子就急速地往前奔去。
“婵婵小心点!”胤禛没有料到小矮马会一下子就跑得这般快,看着疾驰而去的倩影,忍不住呼喝出声。
妍华听到他的呼声,很放松地握着缰绳回头冲着他笑了一下。
胤禛看到她的笑容,微微愣了一下,回眸一笑百媚生,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驾!驾!”妍华骑着小矮马跑了一段路程后,回头见离胤禛好些远了,忙勒住缰绳转了个方,又朝着来时的地方奔驰而去。
风呼呼地在耳边响起,虽然已入寒冬,但是今日阳光极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甚至会觉得热,所以那风也并不凛冽阴寒。
众位皇子都已经翻身上了马,只齐刷刷地看着那个疾驰奔回的娇小身影,眼里是满满的赞赏。
“四哥,你的这位小格格,马术倒是真的很不错呀!”十阿哥赞了一句,话音刚落,却忍不住轻呼了一声,惊讶得嘴巴都没来得及合上,直接张在了那里。
原来妍华骑得尽兴,快到他们面前时,见地上有一小块暗红色的石头,便只用一只脚蹬住马镫,一手紧握住缰绳,一个翻身,脚都未点地,小手一抄便将那块小石头握在了手中,随后她又揪住缰绳翻身坐上了马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见半丝勉强之意。仿佛她才是那蒙古草原上的儿女一般,上了马背便如入了水的鱼儿,轻快自由。
“驭~”妍华骑着小矮马,笑嘻嘻地勒住缰绳回到胤禛身边时,他们都已看得有些痴了。除了十阿哥,其余之人皆很快恢复了风采,抬手为她鼓起掌来。
胤禛赞赏地点了点头,勾起唇角笑道:“方才我真是白担心了,原来你的马术竟是这般好。”
妍华心里得意,表面却还是不忘自谦一番:“贝勒爷过奖了。”其实她心里直叫嚣着:这下知道我也有很好的一面了吧,我还有不少招式没有露出手来呢!
“啪啪啪啪~”众人都已经回过神来夸赞妍华时,十阿哥这才猛地鼓起了掌,眼睛瞪得老大,一个劲夸道,“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嗳,你方才是怎么捡那个小石头的啊,嗳,太厉害了,小嫂子你才几岁啊,马术竟是这样厉害……”
“咳咳……”十四白了十阿哥一眼,在旁边轻轻咳了几声。
十阿哥满不在乎地瞪了十四一眼:“马场上在乎恁多面子做什么,我是由心地佩服小嫂子!”
妍华抬手掩住嘴角轻声笑了笑:“十阿哥,只要握住缰绳,这只脚这般蹬紧了……”她细细地解说了一遍,说着又拍了拍马背让它小跑了起来,慢慢地又在做了一遍方才的动作,依旧那般轻盈与优美。
十阿哥嘟囔了一句:“我知道你是这般做的,就是奇怪这样难的动作你怎得做得这样轻松。”
“那就没办法了,十哥,不是每个人骑上马背后都像你那般不灵活!哈哈!”十三大笑着挥了马鞭也策马奔驰起来。
十阿哥听了自是不服气,也鞭动马儿跑了起来,还试图也学着妍华方才的样子去捡地上的石头,差点儿没摔下马背!
胤禛见状忙喝了十阿哥一声:“十弟!危险!莫要胡来!她是练过才那般轻松,岂是一下两下便能学会的!”
“十阿哥,我是练过两年才敢耍这些花式的,切不要因此受了伤,如若伤到了,奴婢的罪过可就大了!”
“好吧!那……小嫂子可还有什么样的花式?耍给我们看看吧,也让我开开眼界!”十阿哥倒是爽快,也不再执拗地去学方才那个动作了。
“好!”妍华高兴地笑了起来,只翻身下了马,轻轻扯了扯骑在马背上的胤禛衣角。
胤禛正等着她继续做些花式来看,这下见她扯自己衣角,便疑惑地低了头:“怎么?”
“贝勒爷方才说过,我可以换你这匹马骑。”她眼里满是希冀,水光盈盈地闪着光亮。
十阿哥在旁边听到她的话后,忙大叫道:“不可不可!小嫂子你不知道,四哥那匹马可是彪悍得很,上次差点儿就踢了我!”他想想似乎还心有余悸,脸色都微微有了些变化,实在是上一次差点儿就被那马踢了重要部位,一想就觉着后怕。
“噗……”十四听了他这话,喷笑出声,“十哥是对那匹马是心有余悸啊!”
胤禛也闷笑了起来,妍华只知道十阿哥差点儿被这匹马踢了,当他们是在笑话这事儿,只同情地看了一眼十阿哥。
十阿哥却道是妍华已经知道了他差点儿被踢了命根子的事情,见她投过来同情的眼神后,面上顿时尴尬极了,只憋了半天也出不来声儿,最后缓过气儿来之后,灰溜溜地岔开了话题:“小嫂子快些骑马给我开开眼界!”
胤禛翻身下了马,妍华站在马下抬着头看到他矫健的身姿,有力的长腿,以及他眼里的那抹笑意,一时间竟是有些呆了。
“来,先与它熟悉熟悉,莫要急着去骑得那般快!”胤禛贴在她耳边悄声叮嘱了一句,便握住她的腰际帮着她骑上了马背。
那马儿换了个主子,似乎有些兴奋,直蹬着马蹄在地上来回擦了几声,似迫不及待地想要畅快奔驰出去。 ...
(
“嗯!”妍华红着脸低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方才骑过的小矮马,狐疑道,“那贝勒爷……是要骑那一匹矮马吗?”她想像着胤禛骑上那匹小矮马的情形,骑在众人中间都要矮上一截,绝对是颇为滑稽的画面。
胤禛侧目看了一眼,有些嫌弃地微微撇了下嘴:“不,魏长安已经去马厩牵马了。”
妍华不免有些失望,只想着下一次若是能单独带了她来骑马,她定要缠着他骑一骑那匹小矮马。
“哎!四哥,你且回去再跟她悄悄话去,我跟十四弟都等着呢!看,十三弟也回来了,十三弟也等着呢!”十阿哥等得不耐烦,皱着眉头催促道。
“去吧,小心些。”胤禛站在马下拍了拍妍华的小手,弯起嘴角鼓励了一声。
妍华点了点头,便驾着马儿跑远了。那马儿似是等得久了,得了妍华的呼喝,一个飞奔就跑了出去。妍华在马背上晃荡了下,惊得胤禛差点儿惊叫出来。只是她很快便稳住了身子,还回过头来冲着胤禛甜甜地笑了一下。
胤禛刚刚提着的那口气,这才吐了出来。
“不得了!小嫂子居然第一次就能骑得了这匹马,当真了得!”十阿哥看了连连称奇,赞叹不已。
妍华骑了一小会儿后,觉着没什么问题了,便突然抬起一条腿放到了另一侧,这样她两条腿便突然就在马儿的同一侧了,她只侧身坐在马背上。而后她又很快地恢复了正常的坐姿,旋即又像方才那样侧身坐在了马背上,这下,她没再恢复正厨姿,却是朝相反的方向抬腿伸了过去,如此她便背朝马儿奔驰的方向坐在了马背上!
“啊!果真了得!”这一次,连十四都忍不住惊叹出声!
这时,魏长安牵了另一匹马儿走过来,胤禛二话不说,纵身跃上那匹马儿,便朝着妍华的那匹马追了过去。
十阿哥和十四阿哥看到胤禛骑着马奔过去,这才回过神来,惊呼着一起策马奔驰追了上去……
第八十章 惊险
( “婵婵,停下!”
方才妍华背朝马儿奔驰的方向坐着,胤禛便也没敢叫出声,只怕吓到了她,到时候她一惊慌反而更危险。
这会子她已经又坐回了正常的姿势,胤禛这才猛地呼喝出声。
妍华只当自己方才的动作太危险,所以胤禛才叫她不要再那般做,便回头应了一句:“知道啦!”
“停下!婵婵,让疾风停下来!”疾风便是那马儿的名字。
因为隔得远,虽然胤禛用力大呼,妍华却也只是听到“停下”这俩字。她以为那般危险的动作让胤禛生气了,只是讪讪地嘀咕道:“我不再做那些花式便是了!哼!”
这匹名唤疾风的马儿很是健壮,跑得又快,妍华骑了只觉得特别尽兴。
胤禛眼下骑着的那匹马因为没有妍华骑的疾风好,所以怎样赶都没赶得上,急得眼皮直跳个不停。
前面那片树林过后,有一条沟壑!本是因为往年有几次多雨,挖了用来将积水引走的,后来大家觉着纵马跳过去也颇有趣,便将那条沟壑拓宽拓深后留了下来!如今日积月累,常年被雨水冲刷过后,那条沟壑约莫已经有四尺宽,长长地蜿蜒在那儿,俨然是一条小河流了。
妍华骑着的那匹马,从未横越过那条沟壑,如今急急地跑去,若是出了事儿,只怕妍华不是摔断了腿,也会摔花了脸!所以胤禛这才急急地追了过去,担心得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十三本是策马回去,看到妍华又骑上了马儿,便停在一旁看着。本是看得愣了神儿,等听到从后面传来胤禛的喊声后便抬眼忘了过去,立马知道胤禛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于是赶紧扬鞭追了上去。
“小嫂子!前面有沟渠!你快些停下马儿来,莫要摔了!”
“啊?”因为十三离得近了许多,所以他喊了这么一嗓子后,妍华便听清楚了。只是前面蜿蜒往上成了个小坡,而沟壑正好在坡下,所以她并没有看到。眼下马儿跑得欢,妍华揪住缰绳想让它停下来,它偏偏也没理会,只是纵着蹄子一个劲往前跑。
很快就跑到了小坡上面,妍华往下一看,便看到了那条颇宽的沟壑,如今勒不住马儿,她索性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便提着那口气在急速奔驰的马儿身上重重地抽了一鞭子,“驾!”她高喝了一声,带跑到沟壑前面时,她拉紧缰绳迫使马儿抬头。
那匹马儿也通灵性,看到沟壑又得了妍华的提示,纵身一跃,便轻轻松松跨了过去!
妍华这才终于勒住了这匹马,只见那匹马儿优哉游哉地转过身来,而后便低下头去在沟壑里喝起水来。原来它方才吃了干草后,是觉着渴了,才这般急着冲过来!
妍华摸着它的长鬓,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
十三最先赶到,他的马儿停在了坡上。他就那样骑在高大健壮的马儿身上,俯身看着她。绚烂的日光直直地照在他的脸上,抚过他粗黑的眉毛,拂过他浓密的睫毛,射进他亮晶晶的眸子,最后集聚在他的嘴角,旋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十三呼出一口气,定定地看着妍华脸上的笑容,只无奈地说道:“小嫂子,你真是要把我们吓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胤禛骑着马儿追了上来,十三坐在马背上停在那儿不动,心里只“咯噔”了一下,只以为前面的情况已经惨不忍睹。他策马扬鞭,一个纵跃跟着跃过了沟壑。
妍华骑着的那匹马儿看到又有马跃了过来,抬头看了看,鼻子里喷了一声气,又低下头去继续喝起水来。
胤禛看了看那匹冷傲的马儿,又抬眼看了看马背上笑得甜腻的妍华,心里已是波涛翻滚。
可是他脸上却依旧清清冷冷的模样,只有那双眸子,里面已是迸射出万种情感。他翻身下了马,走到妍华骑坐的那匹马跟前,向马背上的妍华摊开了手掌。
妍华伸出小手,放在了那只大掌上,笑眯眯地借着力跳下了马背。
胤禛一声不吭地握着她的手,猛地一扯,将她紧紧地揉进了自己怀中。妍华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他突然这边亲密是为了什么,听到他紊乱的呼吸,她这才觉得自己方才的行为让他担心了。
她抬手紧紧拥住他的腰,闷闷地道了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他却依旧一声不吭,只是将她紧紧地抱着。只抱得妍华觉得都喘不上气儿了,想稍稍推开他一些时,他这才幽幽地开了口:“以后断不能再如此!”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方才喊得太大力,此刻他的声音带了丝嘶哑。
妍华却听不明白:断不能再如此?不能再如此骑着马儿畅跑?还是不允她再做这样危险的举动?抑或……是不能再让他这般担心?
“那你……以后还允我骑马吗?”她惴惴不安地抱紧了胤禛的腰,生怕他冷冷地对她摇头。
只是过了半晌,他都没有吭声,待十阿哥和十四阿哥都赶过来时,他这才松开了怀抱,眸子里的担忧顷刻间悉数落进她的眼里。
他点了点头:“可以,你能小心,以后我便还带你来骑马。”妍华高兴地笑了起来,反握住他的大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
他桥妍华的手沿着沟壑慢慢徐行,只轻声喃道:“好不容易得了这样一个宝儿,若是就这样没了,那该多可惜。”
“哼,就只知道关心你的马儿。”她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回头看了看依旧在喝水的棕色宝马,却也是喜欢得紧。
胤禛听到她的嘀咕后,眼神呆滞了下,眨了眨后又恢复了清冷,微微蹙着眉头瞥了她一眼,终是没有说话。
“小嫂子你没事儿吧?”待俩人慢慢走过沟壑上了那个坡时,十三阿哥他们纷纷跳下了自己的马。十阿哥关心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个遍,又绕着她和胤禛看了一圈。
“没事儿呢,谢十阿哥关心。”
“啧啧~小嫂子当真了不得!”十阿哥竖起一个大拇指伸到了妍华面前,上下晃了晃,嘴里直赞叹,“马术好,胆气也了得!看到这样宽的沟壑也不惊怕,还好好儿地骑着马跃了过去!四哥!你府上怎得都是这般厉害的,回头我也要让皇阿哥给我指一个厉害的格格!”
十四的嘴角抽了抽,睨了十阿哥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十哥,瞧你那点出息!”
十阿哥“嘁”了一声:“十四弟,咱们来赛马如何?四哥,十三弟,走,一起赛马!”
十三畅快地应了一声:“好!”
胤禛回头看着妍华方才骑的那匹宝马,吆喝了一声:“疾风!”
那马儿听到主人呼唤,抬头嘶鸣了一声。加上它眼下已经喝够了水,于是在地上蹭了蹭蹄子,往后跑了一小截,又转身急速奔了起来,一个跳跃,又跃了过来,跑到胤禛身边就及时停了下来。
“十弟,你们赛去吧,我带她转转。”胤禛让妍华先上了马,然后一个纵身也坐了上去。他的双手环住妍华的纤腰握住缰绳,扯着疾风慢慢地往前踱去。
...
(
如今已是寒冬,马场里同别处一样,已是枯草丛生。
妍华也不知他想做什么,只回过头去抬头看他:“这是要去哪儿?”
“随便走走。”他的声音还嘶哑着,眼里翻滚的波涛也已经平静下来,只是呼吸还是有些紊乱。
“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想让你担心的。我马儿骑得好,以后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从马上摔下去。”她以前学骑马的时候,也是被摔过的,不过好在不严重。遇到危急的情况时,她总是是能很快地镇定下来,最后多半都逢凶化吉。
“只怕万一。”他垂下眸子看进她纯真的眼眸,坚定又容不得辩驳。
妍华别开了眸子,小声说道:“我小心就是了。”
胤禛轻叹了一口气,突然就翻身下了马。他伸出双手又将妍华接了下来,松开疾风,只桥她慢慢往前都去。
“婵婵……”
“嗯?”
“以后断不要再做如此危险的事情了!”
“哦。”
胤禛听到她语里的失落,停下了脚步,捧起她的小脸静静地看着:“以后你若是想骑马,我自是还可以带你来骑,只是,以后再也不要做这些花式了,多危险!跃沟壑那般事,以后也不要做了,你若是做不到,以后我便不会再带你骑马了。”
妍华的眸子站了站,渐渐染上一层笑意:“嗯!我还以为你不要我骑马了呢……若不是十阿哥非要看,我也不会去做那些……唔……”
胤禛看到她又甜甜地笑了起来,心头一颤,低头就吻了上去。他不明白,这样一副小小的身躯,骑在马儿上时,为何竟有那般大的魅力,只让他心里对她的爱怜情愫又“噌噌噌”地突然涨了许多。
所以,当她向着沟壑疾驰而去时,他突然有一丝担忧,担心她会就此奔出他的视线,再也不回来。只是那一瞬的担忧,心里便突然起了重重抹不去的惧意,以至于一路追去的时候竟然那般失态地接连狂吼了那样多……
第八十一章 一吻
( 胤禛缓缓低下头来,张口便攫住了妍华的小嘴。唇齿相依的感觉原来这般美妙,她感受着他唇上的柔软,感受着他唇上传递过来的火热,心口狂跳个不停。
她的小手不知该放在哪儿,只是胡乱地揪着他的衣襟。他摸索到她乱动的小手后,紧紧地握在了掌心,然后紧紧贴在了他的胸口。
她红着脸,递出柔滑的小舌,依着他的唇形舔了舔。胤禛轻哼了一声,大手蓦地一松,直接抬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然后伸出舌头探进了她的嘴巴。
她禁不住整颗心都狂跳起来,犹如痉挛般开始浑身发颤……
“咦?格格的脸怎得这样红?莫不是又发热了?”灵犀一早伺候妍华起身,却看到她依旧睡得香甜,便拉开纱帐想叫她起来。可一眼看到她红得剔透的小脸时,心下骇然,只担心她又生了病,忙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有些烫。
“格格?格格?你可是不舒服?”连唤了几声,她这才睁开迷蒙的双眼,悠悠地醒转开来。
她看到灵犀时,错愕了许久,眼里的迷离水光才渐渐消退了下去。可是她的脸却突然更加红了,直烧得整个小脸都红彤彤的仿佛那秋日里的红枫叶一般,闪耀着一抹荡漾的娇羞。
“我……呃……有点不舒服……太,太热了……”她语无伦次地躲开灵犀那关切的眼神,直羞得扯起被子将整个头都蒙住了。
“哎呀!格格,既然热,还怎得把头都蒙住,快些起来吧,还要去给福晋请安呢,莫要迟了。”灵犀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胤禛昨日带着妍华出去了,说是去马场骑马,待晚上回来时,妍华的脸就一直娇俏地闪着红晕。害得灵犀一度怀疑,妍华是刻意自己偷偷儿地抹了胭脂。
妍华羞得简直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好在灵犀并不知她的心思,所以她便也尽量轻喘着气儿稳住了心神。
她怎得……怎得会做那样的梦?是因为昨儿在马场……他吻了自己吗?
昨儿在马场,他吻她了,就如方才梦到的那般。当时她惊呆了,直到他的唇舌滑进自己的嘴巴,她才慢吞吞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无措得很,毕竟那是她第一次与胤禛这般亲密,她只是学过男女同房该怎么做,却并没有人教过她如何亲吻呀。
只是那种极致的感受,在梦里却被放大了很多,真切地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到,细腻到连他唇舌上的温度都能感受到。
她也不好意思跟灵犀说自己梦到的事情,只是那种感受虽然叫她害臊,心里却甜甜的,浑身也总有一种不安的躁动四处攒动着,那感觉很新奇又很畅快。所以,等害羞完了,她又忍不住再回味一番,小手摸上自己的唇瓣再继续发愣。
“听说小格格的马术很好呀,昨儿个几位爷都夸赞她了呢。”妍华俏红了一张脸来到祥和殿给福晋请安,还没进去便听到了侧福晋李氏的声音,不由得微微一愣。
“哼!小姐姐会的还很多呢!”接话的是武氏,语里是醋溜溜的酸味。她早已知道当日的寿筵上耿氏和李氏都露了脸,且都颇受赞誉,她听了虽是艳羡,却也只是私下里酸溜溜地嘀咕几句。可眼下听到妍华被赞,她心里便忍不住了,直接就阴阳怪气地哼出了声。
妍华听了,无奈地与灵犀对视了一眼,故意先咳了一声,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武氏见她进来,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却也只是尴尬了那么一瞬,随后便白了她一眼看向了别处。
“来了啊~”耿氏冲着她温柔地笑了笑,妍华心里一暖,回了一个笑,然后便跟众人行了礼。
宋格格有些怏怏不乐地坐在一边,也不知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只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小汤婆子发呆,半天也不动弹一下,只是偶尔眨一眨眼睛。
妍华行完礼后,歉意地冲着福晋笑了笑:“福晋,奴婢可能是昨日骑马累着了,睡得有些沉,所以今儿起得晚了些。”
福晋只温和地点了点头:“嗯,贝勒爷跟我说了,说你昨儿差些受伤,没事儿吧?可有被惊着?”
“没有呢,奴婢一切都好,福晋费心了。”
“哼!装镊样!”武氏看到妍华嘴角的笑容,心里就不舒服,轻声嘀咕了一句,却是不偏不倚直接窜进了妍华的耳朵。
妍华斜眼看了她一下,没有吭声。
福晋照常说了会子话,让大家注意防寒,然后让木槿收了妍华交上去的抄写,便让大家散了。众人走后,她翻着妍华抄写的经书看了看,赞赏地点了点头:“她这字倒是越发写得秀气了,如今还能坚持着天天交过来与我看,果真是个不骄恣又有耐心的性子。”
“嗯,福晋说得是。”木槿点了点头,将那几张纸接在了手中……
灵犀一路跟着妍华往书房走去,忍不住就嘀咕了起来。
灵犀说妍华好欺负,所以即便她不像耿氏那般夜夜被宠幸,即便她只是被胤禛单独带出去骑了一次马,她也被众人当做泄愤的对象那般冷嘲热讽了。其实,她们不过是嫉妒。
“格格应当强硬一点,谁都知道柿子要专挑软的捏,格格不能总是那般笑眯眯的好说话,再这样下去,是个人都要骑到格格头上去了。”灵犀觉着自从跟了妍华后,她总也有着操不完的心,总是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抱怨她的不争不抢和一直谦忍。
“灵犀,太过强硬,容易树敌,像耿姐姐那般招人喜欢多好,别人也舍不得欺侮她不是?”
“耿格格?格格当她没有受过欺负吗……”
“妹妹!”
灵犀正要好好劝一劝妍华,宋格格却从后面追了上来。灵犀见状,赶紧闭上了嘴巴,没好气地斜睨了一眼宋氏后,便不悦地低下了头。她一直不喜欢宋格格,只觉着这个女人一言一行中透露出的妩媚让她讨厌。
“姐姐~可是也要去贝勒爷的书房?”妍华回过身,见是宋氏,便驻足等她。
宋氏点了点头,眼里不似平日那般妩媚,却是带了愁绪。
“贝勒爷以往并不是固定时候待在书房里的,如今这个点,倒是只能去书房寻他了。”她状似无意地提及了这件事儿,只暧昧地看了妍华一眼。
妍华听后,呼吸一滞,脸上又忍不住爬上红晕来:他,当真是为了多与我亲近些,才让我研墨的啊!想到这里,她心里不免又甜润了许多。
“妹妹,待会儿到了书房,我有事要与贝勒爷说,妹妹且在外面等一会儿。若是……若是我惹了贝勒爷生气,还望妹妹进去帮衬着点儿。”宋氏眼含忧色,眉间的愁绪仿若生了病的西子一般,娇滴滴地叫人心疼。
妍华愣了一下,却也是不敢应承下来,只笑眯眯地安慰:“姐姐这般可人疼,贝勒爷怎得会生姐姐的气呢?姐姐莫要瞎担心了。”
宋氏抬眼笑了笑,戚戚然地垂下了眸子。
妍华看着不忍,禁不住又开了口:“姐姐莫要担心,贝勒爷若是当真生姐姐的气,我若能帮衬着劝 ...
(劝,定是会进去劝的。”
宋氏听到她如是说,抬眼冲着她嫣然一笑。
一旁的灵犀只又恼恨地偷偷扯了扯妍华的袖子,只是她话已经说出口,妍华再看向她时,她已是来不及阻止了。
待快到书房时,妍华刻意走慢了下来,让宋氏先行进了书房。
“格格!你都不知道宋格格要跟贝勒爷说什么,怎得就答应了她会帮衬着劝劝呢?”待宋氏她们进了书房后,灵犀这才抱怨出了声儿。
“可我猜到她是想说什么事儿了,我也只说了能帮则帮嘛!若是帮不到,自然就不帮了。”妍华眨了眨眼,露出无辜的眼神,看的灵犀直叹气却又舍不得再抱怨。
“婵婵,快些来研墨。”胤禛正在低头写着什么,感觉到有人进来后,眼也没抬,只习惯性地当是妍华。
宋氏愣怔了一下,没有言语,只一声不吭地走了过去拿起墨锭研起来。
胤禛没有听到来人吭声,抬眸看了一下:“怎么是你?婵婵呢?”
宋氏失意地笑了一声:“她在后面,很快便到了。”
胤禛“嗯”了一声,又低下头写起了折子,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宋氏见状,心里一凉,眼泪就悄悄然地蓄满了。
“啪嗒!”一声,一滴豆大的泪珠落上了砚台。
胤禛握着毛笔的那只手滞了下,折子上落笔的那一道便陡然粗了些。他微微粗气了眉头,放下手中的笔,侧目看向了宋氏。
她此刻已是梨花带雨,泪水一下便收不住了,一个劲地默默往下流着。
胤禛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眸子里是一贯的清冷。他看了宋氏一会儿后,方才轻叹了一声:“嗯?这是怎么了?专程跑来这里哭给我看的吗?”
宋氏听了他的话,身子一僵,眼泪却掉得更急了……
第八十二章 背后
( 胤禛见她哭得更加急了,也没再吭声,只提起笔又开始写折子。
等了一会儿后,宋氏终于哽咽着擦干了眼泪,只见她施施然地走到书桌前,也不顾身子的不适,缓缓跪了下去。
胤禛抬眼看了一下,又低下头去继续写折子:“有什么事就说,若是想哭想跪,便回去自个儿跪着去。”
宋氏听完,鼻子一酸,又落了一滴泪,她噙着泪花儿哀戚地开了口:“贝勒爷……奴婢……奴婢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竟是这般让贝勒爷生厌。奴婢……”
胤禛叹了声气,低头合上了折子,慢慢起了身去扶起了她:“这是怎么了?才小产完没多久,这般哭泣可是对身子不好。”说着他便用指腹为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而后将她拥在了怀中。
宋氏这下更加收不住泪花儿了,只抱住他开始嘤嘤地哭泣……
妍华等了一会儿不见宋氏出来,便伸着脖子朝里面看了看,瞟到抱在一起的那两个人时,愣住了。直到灵犀叫唤她的时候,她才讪讪地收回眼,眼里闪过一丝狼狈,只顾左右而言他:“灵犀啊,你方才说什么呢?呃,那边的景色不错,我……我。”
“奴婢问格格在看什么呢?咦?不错?格格,那边只有两块大石头而已……”灵犀见她笑着往小径边的两块大石头走去,心下疑惑,却也只好跟了去。
等追上妍华时,灵犀偷偷瞧了瞧她的脸色,见她嘴巴嘟囔囔的,便知道她心里不高兴了。但是灵犀却晃着脑袋抿着嘴偷笑了起来,她只道自己的主子终于开了窍,知道争风吃醋了。妍华察觉到她的动静,余光瞥了一下,羞恼地垂下了头。
地上有几片枯树叶子,她提脚踩了上去,用鞋子的花盆底使劲儿搓啊搓啊,直将那几片枯树叶子都搓得粉身碎骨了,还在那儿搓着。
“小嫂子这是在做什么呢?地上可有什么你憎恶的东西?”十三阿哥来找胤禛,远远地在书房外面看到妍华,便走近看了看。
“十三阿哥。”妍华朝着他点了点头,抿着嘴微微笑了下,“只是无趣,便自个儿找点儿事情做做。”说着,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脚,露出了那几片已经被她粉身碎骨的枯树叶。
十三不禁莞尔:“小嫂子倒是真性情,几片树叶也能玩儿得这般高兴。四哥呢?小嫂子怎得不给四哥研墨了?”
妍华朝着书房的放下努了努嘴:“在书房里面呢。”却没有回答十三的后一个问题。
十三抬头看了一眼书房,又看了看妍华的脸色,估摸着俩人这是闹了别扭,便轻轻摇了摇头,大步向着书房走去。
只是还没多大一会儿,他又装作清理嗓子一般,尴尬地咳着嗽走了回来。
妍华侧目瞥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那丝尴尬,讪讪地问题了一句:“他没理你啊?”
十三只是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妍华见他不说话,又问了一句:“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呢?”
十三撇头看了她一眼,神色有些古怪:“你说呢?”
他这样一问,妍华便什么都明白了,胤禛定是跟在宋氏你侬我侬。她抬眼看了过去,书房的门并没有关,所以他们还不至于滚到踏上去。只是,为何她的心一抽一抽地痛呢?一个时辰前,她还在梦里回味着他的那个吻,此刻他却又抱着另一个女人在温言软语了。
妍华不禁心下黯然,闷闷地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小嫂子可知,四哥的性子以前也不是现在这个模样?”十三见她低头不语,又开始踩着脚边的一颗小石子搓啊搓的,便开口说起了话,“四哥小时候性子急躁,听说有一次皇阿玛考学,四哥接连写错了好几张纸,每写错一张,他便弃了重新写,最后完完整整地交了一张一个字不错一个字不落的文章。”
他顿了顿,见妍华正侧耳倾听着,便又说道:“皇阿玛虽是夸了他,却又是拿了几张他写错扔弃的那几张纸看。四哥本是很沉着地候着,见皇阿玛又看他扔弃的那几张纸,一把就抢了过去给撕碎了。皇阿玛当时有些气了,给他批了个喜怒不定的考语。”
妍华听着有趣,咯咯笑了起来:“皇上真厉害,他可不是喜怒不定嘛!”妍华也只是顺口应了下来,说完后,又细想了一下,似乎又不太对。他总是那般冷着眸子看人,喜怒不形于色的,所以他恼火生气的时候,总会让人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
“小嫂子可不要乱说,皇阿玛两年前已经撤掉这个考语了,四哥如今可不再那般喜怒不定了!”十三突然抬拳堵着嘴巴笑了起来。
“还能撤考语?”妍华见他笑得畅怀,不禁纳闷。
“嗯!”十三点了点头,“那一次皇阿玛寿筵,四哥待寿筵结束后私下里求的,皇阿玛见他认真,又说他如今性子沉稳了许多,便点头应允了。”
“小气!还计较,哼!”妍华模糊不清地嘀咕了两句,见十三皱着眉头探究地看过来,忙弯着唇角笑道,“呵呵,没想到他还这般……有趣呢!”
这个时候,宋氏体态婀娜地从书房走了出来,看到十三也在外面时,微楞了一下,只远远地笑着点了下头,便由惜云搀着悄然离开了。
妍华看着她的背影,缓缓地往书房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十三阿哥可是有要事跟贝勒爷说?那十三阿哥便进去吧,帮奴婢带个话给贝勒爷,就说奴婢身子不适,眼下也不早了,奴婢就先行回去了,明儿个再来研墨。”
“嗯,也好,我便带个话给四哥吧。”十三也没多问,点了点头便走远了。
妍华心里憋闷,见十三走了,便也转身就离开了书房。她方才看到宋氏脸上娇羞的红晕了,只想着胤禛昨儿才对她做的事情,方才定是又对宋氏做了一遍,心里怀揣的羞赧与高兴便突然又没了。
“格格!”她刚走出没多久,魏长安却突然三两步追了上来。
妍华纳闷地回了头,见是他,心里窃喜,只以为胤禛让他过来把自己叫回去,忙问道:“何事?”
“格格,奴才想问……盈袖姑娘的伤可是大好了?”魏长安这两日见盈袖没有跟着房,便忍不住追了上来问问。
他这一问,灵犀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只愤愤地瞪了魏长安一眼,暗骂了一句:“呆子!”
“伤?盈袖何时受了伤?”妍华并不知道盈袖什么时候受过伤,两只眼睛只云里雾里地在魏长安与灵犀的脸上来回徘徊。
魏长安也是一时地急了,才问出这样的话来。眼下妍华这样一问,他才突然了悟,原来盈袖她们并未将那事儿禀过妍华。况且,盈袖被他属下抽的那几鞭子伤已是早就大好了,他眼下却问了这样一个傻问题,着实叫他难堪。
想他跟盈袖搭话的时候,每次都拿这个问题开头,所以便习惯了一提盈袖就拿伤势开头。这下,却是开错了头。
“奴……奴才记错人了,格格……格格且回吧。”魏长安的脸上少有地现出一丝慌乱,只低头垂眸的要赶紧退身离开。
...
( “等等!你可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妍华虽是叫住了魏长安,可她却是看着灵犀问的这句话,只是魏长安低着头,并不知道妍华在问灵犀,所以只当在是问他。
于是,灵犀跟魏长安便同时都各自回答出了声儿。一个老老实实却又不愿意说实情,只答道:“格格,都过去了,且宽心!”;灵犀则犟着嘴,心虚地别开了眼:“格格,奴婢……奴婢没有事情瞒格格!”
俩人答完之后,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又匆匆尴尬地看向了别处。
妍华看到两人的神情,自是知道他们真有事情瞒着自己,也不继续追问,只盯着魏长安看。魏长安虽是低眉顺眼,却还是感受到了那两道灼灼的视线,窘迫地再度出声请辞要离开。
妍华也没阻他,只是在他刚刚转过身去时,淡悠悠地问了一句:“魏侍卫对盈袖这般上心,可是喜欢她?”
魏长安的身子僵住了,只是又回转过身子低着头不看她:“格格莫要误会,盈袖姑娘是因了奴才的舅舅才受了伤,奴才只是盼着她能早日康复,这样心里也就少受些良心的谴责。”
妍华见他不肯承认,便也没再为难他,只示意他可以退下了。待他一走,妍华便又咄咄逼人地走近了灵犀:“快说!盈袖到底怎得了?何时受的伤?”
灵犀撇了撇嘴,也不再隐瞒,将盈袖当初被两个侍卫鞭打的事情说了出来:“……眼下盈袖姐姐的伤已经全都好了,格格且放下心来就是了。”
“那……魏侍卫为人怎么样?”
“嗯?格格的意思……”灵犀不解,听到妍华突然又问起魏长安,只好又回她,“魏侍卫年轻有为,人也是极好的,做事向来公允,办事还干净利落,来府里也才三年多,已经成了贝勒爷的左右手……”
“嘻嘻……灵犀,那你觉着魏侍卫跟盈袖可是看对眼了?”妍华心里因为胤禛产生的不快,此刻被抛到了脑后,只挂念起盈袖与魏长安来。
“格格……这个,奴婢不知……”
只是她们不知,待她们走远后,从假山的阴影里现出一对主仆来,看着她们的背影冷冷地笑了一声儿:“原来,盈袖与魏侍卫暗自私通,哼哼……”
第八十三章 挑事
( “福晋,奴婢听说了一件事儿……正好近来在被规矩册子,看到府中规矩里可是白纸黑字地写了,府里的奴才与丫鬟之间不得私通!”翌日在祥和殿请安时,武氏扬着得意的笑容睨了一眼妍华,下巴都挑了起来。
妍华一时间没有明白她这般挑衅是为了何事,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身边的耿氏,耿氏也是一脸茫然。
妍华不经意间瞟到坐在耿氏左手侧的宋氏,她脸上微微闪过一抹惊惧,而后便悄然低下了头。所以妍华只以为,锦绣轩又出了什么事情,只是不明白武氏冲着她笑是为了什么。
福晋微微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木槿,木槿一脸的茫然,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府里有奴才与丫鬟私通了吗?”福晋也不愿再猜,淡淡地开了口。
“福晋,奴婢听说万福阁的盈袖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