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雍正熹妃传-第56部分

他的侧颜看。
墨染的粗眉若苍龙一般遒劲地扒在眉骨上,浓密的睫毛此刻正安然地静谧着,高高的鼻梁如他的性子一般清冷刚毅。再往下看,便是他的薄唇。
薄唇……妍华咽了下口水,想起昨夜被他撩拨到肝火旺盛,心里不由得又升起一股燥热来。
她犹豫了下,终究没忍住心里的冲动,凑上前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见他没醒,她又伸出舌头在他唇上舔了舔。
胤禛被她这番举动闹醒,慵懒地问了一声:“什么时辰了?”
帷帐外的丫鬟轻声答道:“快寅时六刻了。”
胤禛眉头微皱,忙坐起了身子:“怎得没人叫我。”
妍华也跟着坐起了身子,心里有些忐忑:“是我没让她们叫,我看你累得慌,想让你多睡会儿的。畅春园不是近吗?你过去也方便……”
胤禛嗯了一下,微蹙的眉头依旧:“你再睡会儿吧,以后莫要再这样了,该什么时候叫我起来便什么时候叫,若为贪睡这么一小会儿而误了事,那就不好了。”
妍华怔了怔,歉疚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她想,他约莫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要去做,她的好心反而坏了他的事情。细碎的忧愁洒落在心间,她看着胤禛匆匆离开的背影,满心的欢喜又开始浮荡……
第二百五十五章 搜屋
( 妍华闲来无事,让灵犀推着她在荷塘边转悠。
昨日下了雨,宽大的荷叶上积了雨水,风一吹,水珠便在荷叶上滚动,颇为有趣。她远远看到魏长安在差使人搬东西到杏花林附近的屋子去,便让人去叫他过来:“去把魏长安给我叫来。”
她看到那个丫鬟过去传话后,魏长安很明显地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便对丫鬟说几句话,并没有动弹。小丫鬟倒也认真,回头看了一眼后,又跟他说了些什么。魏长安又朝这边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会儿才跟着她往这边走来。
“看样子,他不大情愿过来。”妍华嘀咕了一句。
灵犀跟着点了点头,疑惑道:“他是不是怕格格问的问题,会让他犯难?”
妍华弯了弯嘴角,收回眸子盯着近前的伞状荷叶默了下来。
“格格~不知格格找奴才有何事?”魏长安站在离妍华约莫有三丈之遥的地方打了个千,然后便垂首立在了一旁。
妍华有些哭笑不得:“你站那么远做什么?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魏长安闻言,头埋得更低了:“不知格格想问什么,奴才有事在身,不得在此耽搁太久。”
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妍华古怪地望了他一眼,又朝着杏花林那间屋子看了看:“搬了这么多东西过来,爷是准备在这长住了吗?我何时能回府?”
魏长安默了一会儿才出声回话:“待格格伤好了,爷自然会让格格回府去。这里景致好风水好,格格且安心在此养伤吧。”
果然,妍华早料到如此,只是被他亲口证实后,又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府里出了事情,她却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面前仿佛迷雾重重,她有些辨不清方向。
“花影好了吗?”灵犀见妍华不说话,也没说放魏长安走,便随口问了一句。
妍华的眸子动了动,跟着看向了魏长安。
魏长安左右瞅了瞅,似在思索着什么。
妍华见他不言语,心里有些发紧,面上却只是云淡风轻地笑了下:“当初是我逼着她给我把风,结果倒是让她落了个挨打的教训,终究是我害了她。也不知眼下她的伤好得怎样了,你们将她安顿在哪里养伤了?”
魏长安默了默,转了下眸子后说道:“格格若是想让她伺候,奴才可以差人将她接过来。只是她的伤还未痊愈,来了只怕也做不了多少事。”
妍华敛起情绪,只淡淡地笑着:“我在这里左右无事,也不用她做什么。花影鬼机灵多,我只是想她陪在身边说说话。”
灵犀闻言,故意瘪了嘴:“格格这是嫌弃奴婢吗?奴婢不也是一直陪着格格说话看景吗?”
妍华轻笑,抬手虚掩着嘴角:“你醋什么呀,花影来了也可帮你分担些事情。看看你,这几夜不好好睡觉非要守着我,眼下憔悴成这样倒是叫我看了心疼。”
魏长安抬头看了一眼,见她们俩人有说有笑的没有异色,复又垂下了眸子:“奴才这两日会安排将花影接来,还请格格安生养伤。若是无事,奴才这便退下了。”
待魏长安走远后,妍华与灵犀相视一笑,俱舒了口气。
第三日,魏长安如期将花影接来了圆明园。妍华本以为花影暗地里会受折磨,没想到待花影好端端地站在眼前时,她与灵犀皆愣了半晌。
“你……魏长安是将你丢进猪圈里养伤了吗?”妍华眨了眨眸子,回过神来。
灵犀“噗嗤”一声笑了:“格格嘴毒了些。”
花影扯了扯嘴角,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格格这话,怎么听着那样别扭?奴婢又不是猪。奴婢这段时日不用做事儿,整日吃吃喝喝的养伤,自然就多长了几两肉。”
“岂止是几两,”妍华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将视线落在她腰上,“我看你的腰似乎肥了一圈。”
“哼!”花影微微嘟起嘴,佯装生气,待看到她坐在小轮车上时,这才蹲下身子去看她的腿,“格格的腿伤怎么样了?奴婢听人说格格的腿伤了,着急得不得了,还有人说格格的腿上破了两个洞……”
碍于有别的小丫鬟在场,主仆三人只是依着妍华的腿伤与花影挨板子的事情聊了一会儿,然后便寻了借口回屋歇息。
园子里的人没有刻意关注她们三人的言行,不过她们还是很小心地不在外人面前提及各自藏在心底的疑问。
好不容易熬到了夜里,胤禛没来,想是回了雍亲王府。他自从那一夜在这里宿过后,这两夜都没再夜宿于此,只是在下午时分过来探她一眼。
妍华也不失落,只留了花影守夜。
待夜深人静时,她终于迫不及待地掀开帷帐,直接将花影叫到近前:“府里出了什么事情?”
花影愣了愣,面上有些茫然:“什么事?”
她说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挣扎,虽然她极力掩饰,可妍华还是察觉到她眼里的那抹纠结之色:“花影,你不要瞒着我,我已经知道了,我不过是想你跟我说得细致些罢了。”
花影的脸上有了丝松动,犹豫地看了她一眼:“格格……已经知道了?奴婢……也只是听人说的,还没机会回万福阁确认,所以……”
“说吧。”妍华沉下脸看了她一眼,“其实我有许多话想问你,一件一件来。”
花影眉头一抖,心虚地垂下了眸子。刚垂下眸子,她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惊恐地抬起了头:“啊!格格,那……那东西被搜去了?”
妍华一时没弄明白她的意思,不禁皱起了眉头,疑惑地盯着她看。
花影见她不说话,又焦急又后悔,忙怯生生地再次小声问了一遍:“那块帕子……难道被魏长安搜去了?”
“怎么回事儿?”妍华听她提起那块帕子,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想问的是武氏如何诬陷她的,而花影说的显然是另一件事。
只是看到花影如此慌张,她忙出声安慰了一句:“灵犀藏起来了,没被搜走。”
“藏在哪里了?”花影大气也不敢出,面上已经吓得没了血色,“灵犀这几日都陪着格格在园子里待着的吧?那……说不定……”
一缕清明在妍华脑子里一闪而过,她忙伸手紧紧揪住被子,不太确切地问道:“他……派人搜我屋子了?为了找那块帕子?”
花影趄趔了一步,扶住身边的床柱瞪大了眼:“原来格格不知道,格格……你诳我?”
妍华此刻无心计较她当时为何会偷拿那块帕子,只紧紧皱着眉头,再次问了一遍:“他何时搜我屋子的?”
花影舔了舔微微干裂的嘴唇,别开了脸不去看她:“格格……奴婢,也只是听人说的,并不知道是否属实。”
“你说话何时变得如此折磨人了,快说!”妍华怒了,压低了嗓音低吼道。
花影面露痛苦之色,咬着下唇道:“奴婢听说……约莫五日前,魏长安让人偷偷去搜屋子了……只是奴婢觉着这 ...
(是谣言也不可信,魏长安明明说是去屋子里给格格拿东西的……格格,灵犀将帕子藏在哪里了?奴婢偷偷去问问灵犀吧,若是被搜去了就不好……”
“轰~”地一声,妍华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他不信她,他不信她……
她再也坐不住身子,颓然地往后仰去,“咚”地一声重重摔在了床上。
“啊~”花影轻呼了一声,忙上前去看妍华的脑袋,“格格怎么样了?是不是撞到头了?格格,这只是奴婢听来的谣言,格格不要轻信!就算……就算魏长安真的去搜格格屋子了,他也是偷偷派了人去搜的,可见爷心中还是很在乎格格的……”
心里有什么情绪在沸腾,脑子里也有一团火在灼烧着她的神智,妍华颤颤悠悠地握紧了拳头,待她终于将视线聚焦到花影脸上时,她这才艰难地出了声:“把灵犀叫来。”
花影转身便要走,走了两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紧紧咬着牙齿瞪着眼前的虚空发愣,恼恨地跺了下脚后赶紧跑了出去。
“姑娘这是做什么去啊?”屋外传来一个小丫鬟的声音。
“嗯?我去找灵犀……格格饿了,想吃灵犀做的糕点……”花影收拾好心绪,与小丫鬟胡乱扯了个理由,便让小丫鬟去将灵犀给找过来。
灵犀当真以为妍华饿了,做好一碗汤羹才慢悠悠地端着进了屋,进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丝不满。因为小丫鬟去叫她的时候,她才刚刚入梦。
她前脚刚进去,花影便立即将门关上了。
灵犀不解地端着羹汤走到床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妍华:“格格晚膳吃得还挺多呀,怎得这么快又饿了。奴婢做了格格爱吃的鸡肉豆腐羹,快起来……”
她话还没说完,花影已经将羹汤接过去放在了一边。
灵犀不解地看了她一眼,这时,躺在床上的妍华出了声:“灵犀,你将花影给你的那块帕子藏在哪里了?”
她的声音里似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整个身子都紧紧绷着,仿若下一刻便会突然泄了气。
第二百五十六章 抉择
( 灵犀奇怪地看了看一脸紧张的花影,又奇怪地看了看一动不动的妍华:“我埋在桃林里了啊,格格不是叫我藏藏好的吗?我不敢烧了它,就只好将它埋在土里了。”
花影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劫后余生一般盯着灵犀的脸发愣。
妍华却死气沉沉地没有放松半分,她的嘴巴嗫哆了下,惨白着脸道:“如此甚好,想必他并没有搜到帕子,所以才会又若无其事地来看我。呵呵,呵呵呵呵……”
她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肝肠寸断。
凄美的笑容从她嘴角蔓延至整张脸,可是她的眼里却是蓄满了泪水,随着她笑得发颤的身子顺着额角滑落至发间。
“格格~”花影听到她的笑声,忙跪到床前,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一直紧紧地揪着被子。
她心里失望之极,这两日刚恢复过来的欢喜已经被彻底抽离了身体,徒留了满地的悲伤。她道她何故会觉着胤禛奇怪,她道她何故一直眼皮跳个不停,眼下,这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先是武氏趁机诬陷她,她用头发丝都能想到,依武氏的性子,定是将诬陷她的那些事情闹得府里上下尽知——胤禛自然也不例外。所有人都跟她说,胤禛放她再次养伤,是在护着她。
可是,他到底是在护着她,还是故意趁此机会去搜她屋子?
灵犀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看到妍华神色不对,忙走到花影身边将她的神思拉了回来:“你跟格格说什么了?”
“格格……你不要这样难过,奴婢真的只是听来的,并未确认过,格格莫要被这谣言先乱了心呀……”花影的手握在妍华的拳头上,感受到她的身子在微微发颤,忙抖着声音安慰她。
只是,妍华的心已乱,喷薄而出的情绪哪里还收得住?
“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你们这是怎么了?”灵犀看到这个情景,跟着跪在了花影身边,眼里一片焦灼。没有人回答她,她心里便越发着急。
“唔~”妍华下唇的伤口还未恢复,被她一咬又渗出血来,疼痛的刺激,使得她渐渐回复了清明。
她抬手擦了擦眼泪,挣开花影的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灵犀!拿纸笔来!”
“格格要做什么?”花影颤着声音,惊惧地抬起了头。
“他这般不信我,我何苦还要这样苦着自己。”她又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里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倔强。
她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入府后她从未想过要离开。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高攀不上他妻子的位分,却与他耳鬓厮磨了叫她数不清的日日夜夜。他喜欢她的心无城府,她便谨守着自己的纯真与他嬉笑耍闹,真当她还是刚进府时候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吗?
“快拿纸笔!”妍华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顾不得腿上还有伤便猛地站了起来。一阵晕眩立马袭上脑门,她的身子晃荡了下,还是扶着床柱稳住了身形。
灵犀无奈,赶紧将笔墨纸砚拿来放在了就近的桌子上,又依言铺好了空白的纸张。
妍华颤着身子要走过去,花影忙扶住了她。
她向来怕痛,腿上的脓水被挤出后,腿上的疼痛早就一日淡过一日,可是她却还是不肯站起来走路,只因腿上的伤偶尔还是会痛一下。
她以为胤禛给了她足够多的保护,可以让她在这个园子里安心地养伤。可事到如今,给了她最大伤害的却是胤禛。
宋氏想害她,没关系,只要他宠着她就行。
武氏陷害她,也没关系,只要他相信她便好。
侧福晋指桑骂槐地讽刺她,更没关系,只要他能给她一个笑就足矣。
就连福晋前几日过来说了那样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她也可以假装忘记,只要他心里装着她就好。
毕竟,谁让她爱着他呢?他是她的天她的地,是她今生的归宿。
她握起毛笔的时候,手在发抖。蘸好墨汁后,她盯着眼前的那张白纸看了半晌,迟迟没有落笔。
她方才想些一封绝情信给他,想着,就当是此生写给他的最后一张小札吧。可是眼下提起笔来,她却心乱如麻,不知该写些什么。
她有许多事情想质问他,也有许多事情想跟他哭诉,可一转念,那些东西便又“嗖”地一声不见了,恁是她想半晌,也想不起来要写什么。
有虫鸣声从屋外断断续续地飘了进来,她也不知自己愣了多久,待眼睛酸涩时,她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颓然地将笔放了下来。
“格格?”灵犀声如蚊蝇一般,轻声唤了一下。
妍华微微转过头,又叹了一口气。看到灵犀脸上的担忧后,她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却终究是没有笑得出来。
“咚!咚!咚!”就在这时,花影突然跪了下去,当即便向妍华连磕了三个响头。
妍华的眸子动了动,无神地看了她两眼,最后淡淡道:“起来吧。”
“求格格原谅奴婢吧,是奴婢一时糊涂拿了那块帕子,奴婢万万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格格要打要骂,就冲着奴婢来!格格不要做傻事了!爷心里仍然在乎着格格的呀,格格难道不记得这几年的恩宠了吗?”
“你岂止一时糊涂!你可知那块帕子会害死我们!我口口声声跟他保证我没有拿那块帕子,你倒是好,不声不响地就偷了过来!他若是搜到了,你叫我怎么办!”妍华的怒火立马直冲入脑,她指着花影便是一通乱骂。
守在门外的小丫鬟本在打盹,被妍华的这一通吼给惊醒后,忙敲了敲门:“格格?格格?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灵犀忧心忡忡的眼神在妍华与花影之间徘徊了数次,忙找了由头将外面的小丫鬟给支远了些。
今日明明是个艳阳天,为何夜里却风云突变了?她抬头望了一眼被乌云遮住的星月,无声地叹了口气。
“奴婢的罪过奴婢会一个人担,不会连累了格格的。”花影咬着唇,一脸的倔强。
灵犀闻言,忙数落起她来:“你脑子向来灵活,眼下怎得也犯这种错?你是格格屋子里头的人,你偷帕子的事情若是暴露出去,你当格格能脱得了干系吗?”
花影白着脸不吭声,眼里已经满是悔意。
“你为何要拿那块帕子?”
花影抬头看了一眼妍华,见她神色凄迷,眼里一痛,忙跪着往她移近两步:“奴婢只是想留个念想,格格,奴婢当时糊涂,跟着良辰跑进去后看到了那块帕子,鬼迷心窍地就趁乱拿了,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曾说,你入府前伺候过一个主子,那个主子可是……娉娘?”妍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里突然没了波澜。
花影身子一僵,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格格……”
“你说过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为何你们都那么维护一个死人?娉娘究竟有多好,你们一个个都念着她不忘……”她喃喃地嘟囔了几声,又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
( 她大病初愈,身子还没好利索,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灵犀这才看到她穿得单薄,忙拿来一件斗篷给她披上。
“格格才是奴婢的主子,奴婢不念着娉娘了,格格不要生气了好吗?只要格格肯原谅奴婢,奴婢定当做碰马地伺候着,再也不给格格添乱了!”
妍华心力交瘁,让灵犀扶着她坐到了床沿上。她倚着旁边的床柱,眼神空洞地看着地面发呆。
花影又跪着折回身子挪到了她脚边,一脸悔恨地等着她出声。
“罢了,我怪你做什么呢?终究是我比不上她。”她叹了一口气,失魂落魄地上了床便倒头睡下。
花影依旧跪着,灵犀也不知所措地守在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妍华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花影与灵犀则一直不敢大声出气,依旧一个跪着一个站着守在旁边。
花影悔恨过后,渐渐找回了一些理智,她盯着帷帐嘶哑着喉咙问道:“格格,你还爱爷吗?”
帷帐里的人儿翻了个身,隔了半晌才缓缓吐出一个字:“嗯。”
“那格格舍得离开爷吗?”
帷帐里的人儿没再出声,妍华缓缓睁开了眼,扪心自问:舍得吗?
若是舍得,便不会这般心痛了吧。若是舍得,她还要发这样大的愁做什么?
“搜屋子找帕子的事情,奴婢当真只是听来的,格格不要先乱了自个儿的阵脚。就算是真的,爷也只是叫人偷偷搜的,可见爷还是顾及着格格的感受的。格格若是能想开一些,便当这些都没有发生吧。爷还是以前的爷,格格还是照样能受着宠,这样不好吗?”
妍华的身子又动了动,是啊,他能宠着她便是好的,她为何要奢望那么多?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容易满足的人,眼下她才发觉,原来她最贪心,她是雍亲王府最贪心的格格。
“格格要做个抉择,要么跟爷吵一架,只是那样的结果便会是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天各一方。要么,格格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将这些事情通通忘记,好好儿地与爷继续恩爱下去……”
“什么也没发生?”妍华嗤笑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眸子,“我累了,你们都下去歇着吧。”
第二百五十七章 乏了
( 妍华一夜未眠,花影也在床前跪了一夜。
灵犀左右谁也劝不动,哪里还有心思再回去睡觉,只好讪讪地在旁边守了一夜。
天蒙蒙亮的时候,灵犀将花影从地上拖了起来。此时的花影已经浑身都僵冷麻木了,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只由着她摆弄。
“你近来真是糊涂得很,瞒着我们这么些事不说,还做大错事!你跪一夜若是又病倒了,还怎么伺候格格?你若是觉着对不住格格,就赶快把身子养好,尽心尽力地伺候着,跪一夜算作什么?”灵犀将她扶上榻躺着,又抱来被子给她盖上,接着又端了杯热水给她喝。
“算作恕罪吧,不跪跪罚吩个儿,我心里不安。”花影感激地看着灵犀,脸上落下一层落寞之色。
“这恕的是哪门子的罪,格格才不要你这样子的恕罪,你能好心伺候着,比什么都好。”灵犀捂着嘴打了个呵欠,将花影安置好后,忙去准备早膳给妍华吃。
眼下还早,黄灿灿的太阳才刚刚冒出个头。
妍华听到灵犀的动静,也起身裹了个大斗篷。
“格格?”花影的腿又麻又疼动弹不得,看到妍华缓缓往外走去,忙揪心地轻唤了一声。
妍华回头望了她一眼,脸上神情淡淡的:“不用担心,我想看个日出。以前我有一次偷偷跑去河边,去得太早了,别的没看到,倒是看到了一次日出。很美,我至今还记得……”
她似乎陷入了回忆,仰头看着灰暗的天空愣了会儿神,便径自走了出去。
花影待腿上的麻木疼痛有所缓解后,忙又穿上鞋子颤颤巍巍地跟了出去。
妍华往荷塘的方向去了,花影看到后心里“咯噔”了下,忙克服身上的不适感小跑了过去。待靠近妍华后,她才蹑声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地说道:“奴婢陪格格一块儿看。”
园子被高墙围着,视线越过远处的那道障碍遥遥飘向天际。漫天的朝霞堆在高墙之上的天空中,绚烂的红云中耀出金灿灿的光芒,仿若活佛现世般瞩目,让瞻仰它的人不由得生出一股渺小感。
金黄铯的光芒落在随风摆动的荷叶上,如同一颗颗金黄铯的小珠子,在荷叶上反射出俏皮的光泽。凌凌水波随着清风荡漾开来,跟着徐徐清风朝着妍华主仆移来,仿若一个个俏皮的孩子迎着她们飞奔而来。眼前的这一切,很美。
“你说,他爱我吗?”妍华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来时,木然了整夜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微表情。
花影愣怔了下,盯着妍华的侧颜发了会儿呆:“格格说什么傻话呢,爷自然爱格格了。”
妍华的眸子动了动,缓缓转过眼看她:“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她想了一夜,居然发现一个叫她震惊的事实——入府四年多了,他居然未曾对她说过一个爱字。
她知道胤禛在她面前的样子与在别人面前时不一样,以前十三层提到过这一点,她自己也自然有所察觉。但是,胤禛在她面前出了话多一点,柔情一些之外,说话向来都是模棱两可。
比如,她明确地在送给他的那块“与子携老石”上,写了白头偕老的愿望,而他却视若无睹,只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在下面添加了一个“允”字。她至今也没弄明白,那个允字作何解。
还有,他说过,她心里若是有疑问,他允她当面问。可是他虽然允许她问,却并未承诺他会回答。
放在别人眼里,她纠结这一点简直是自寻烦恼吧。可是,他从来都喜欢在她面前咬文嚼字不是吗?
是他的宠溺与纵容,将她的神智麻痹。不,怪她自己,摸清了胤禛的脾性后,便放纵自己去任性……
花影吸了一口气,缓缓展开笑颜:“爷这几年这般宠着格格,格格难道都忘了不成?爷年长格格十几岁,若不是爱格格,哪会有如此长的耐性一直捉弄格格呢?若说是爷的本来性子如此,那谁人也不会信的。爷在外人面前向来稳重,却独独在格格面前那般放松,可见爷待格格不一般,这样的不一般自是因为爱……”
花影絮絮叨叨地回想着胤禛与妍华之间的甜蜜,她知道,在妍华波澜不惊的表面下,定是蕴藏着惊涛骇浪。她不想因为她偷了块帕子,便将二人的姻缘破坏掉,所以便想极力弥补。
她不知道妍华在想些什么,可是看到妍华面上云淡风轻的模样,她只感觉,短短的一夜之间,面前这个清丽的女子仿若突然长大了几岁。
“你伺候过娉娘,娉娘到底有多好?”妍华眨了眨眸子,冉冉升起的朝阳洒下一片温暖的金色,落在她的脸上,晕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就像荷叶上跳跃的点点金光。
花影默了默,缓缓弯起嘴角:“格格,小姐是个极其善良的人,她明确地知道自个儿想要什么,可是命不由人,她得不到她想要的生活。格格比小姐命好,格格遇到了自个儿爱的人,也遇到了宠着格格的人,所以格格应当珍惜这份情,不要轻易便放弃。”
妍华愣了会儿神,转过眸子茫茫然看向了远方:“他说过我不是娉娘的影子,可是我现在却拿捏不准,他当时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兴许,那只是他说来安慰我的罢了。”
花影面色一紧,眸子里闪出一丝疼惜:“格格~请相信爷,也请相信自己。”
妍华扯了扯嘴角,抬手遮了个帘在眼前:“有些刺眼,我突然有些困了。待会儿别让灵犀唤我用膳了,我先去睡会儿。”
她说罢,转身便走了。花影看着她的背影,即便心里装满了悲伤,她纤瘦的脊背却依旧挺得直直的。这是个坚强的女子,但愿她的结局不要像娉娘那般凄惨。
胤禛下了朝过来探视妍华时,她正侧身躺在床上睡觉。
“嗯?她此刻怎得还在睡着?莫不是又病了?”胤禛放低声音看向守在一旁的花影,眉目间带着关切。
“爷,格格昨儿腿上有点儿痒,睡得晚了些。今儿早上格格又早起看了日出,所以一时乏了便又睡下了。奴婢这就叫醒格格……”
胤禛摇了摇手,依旧压低了声音:“不用了。”
妍华早在他出声时,便已然醒了。可是她眼下还不知拿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所以依旧面朝里地假寐着。待察觉到胤禛坐在了床沿时,她的眸子动了动,挣扎片刻后,还是安静地闭上了。
心里有一丝焦灼,还隐隐有一丝期待,她僵着身子不敢动弹,生怕他看出自己是在假寐。
等了一会儿不见他有动作,她便有些焦虑起来。
这时,胤禛轻轻开了口,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她说话:“皇阿玛要去巡视塞外了。”顿了顿,他又悠悠然说道,“我这几日一直四处奔走,屡屡让人提一提十三弟的好。”
妍华微微蹙起了眉头,等着听他下面的话,可是等了许久不见他再出声,心里不禁有些着急。
她感受到一只大手的抚摸,那只手在她面颊上婆娑了会儿,最后停在了她的下 ...
(唇上。那里有被她自己咬破的伤口,他触碰之处,留下一抹叫她留恋的温暖。
“皇阿玛若是能带上十三弟一起出塞,即便他不再信任十三弟,可是能让十三弟出来透透气儿,那也是值得的。”他自说自话地在她面上摸了会儿,然后便俯身在她的脸颊和唇角亲了亲。
“府里也不得省心,府外也不得省心,哎……婵婵,我觉得乏了。”他的声音带了丝干哑,叹了一声后便起身离开了。
离开时,他看了一眼花影。
魏长安随着他往杏花林边的那处屋子走去时,胤禛停下步子问了一声:“花影知道那件事吗?”
魏长安顿了一下,转动眸子想了想,忙垂下眸子:“爷,她应该不知道。奴才是将她安排在府外养伤的,接她来这里之前,奴才也没有让她回过万福阁。当时搜屋子的时候,奴才也是让人暗地里偷偷搜的,应该少有人发觉。”
胤禛微微颔首,缓下脸色来:“那最好。婵婵的伤还没养好,若是知道搜她屋子了,她免不得又要多想。这件事便不要让她知道了,府里那些个碎嘴之人,你看着办,我希望在婵婵回府后,没人拿那些糟心事去烦她。”
“爷,府里的下人,奴才可以和良辰管束着,可是格格们……”他默了默,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胤禛沉吟半晌,叹了一声:“我回去会跟她们提个醒。”
“喳!”魏长安吐了一口气……
胤禛走后,妍华坐起了身子,她摸着方才被胤禛亲过的面颊微微发愣。
“格格,可是饿了?吃些东西吧?”花影见她醒了,忙上前询问,“爷方才来过了……”
“我知道,只是我还不想见他。”妍华眨了眨眼,回过神来,看着花影无力地笑了一声。
第二百五十八章 维护
( “他以前与娉娘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妍华自知道花影伺候过娉娘后,总也忍不住问问娉娘的事情。
胤禛将杏花林附近的那间屋子改作了书房,他此刻正在那间书房里忙着事情。妍华由花影扶着,眼神循着长廊往那间屋子看了看,犹豫半晌又让花影扶着她回来了。
虽然她还未想好怎么面对胤禛,可是她很嫉妒,嫉妒娉娘在胤禛心中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
花影沉默良久,眼神不断在妍华面上逡巡。
妍华坐到椅子上后,指着身边的小轮车,让灵犀撤掉:“这些个东西太让我依赖了,我本来不是这般无能的。”说罢又抬眼看向花影,递了个询问的眼神,“我不过随意问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格格你……问这个做什么?府里不让谈论她的事情……”花影垂下头,声音极低。她心里很是担心妍华,看到她面上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就越发没底了。
“这里不是雍亲王府,又只有我们三个在,你担心什么?”妍华缓缓挪开眸子,笑意淡淡,抬手支起笔架上的那支笔。
她蘸墨挥毫,很快便画好了一双泛着凉意的眸子,浓眉凤眼,不是胤禛又是谁。看到那对眸子时,妍华顿了顿,举着毛笔的手也在空中僵滞半晌,最后讪讪地将笔搁在了笔架上,抬手将面前的画缓缓揉做了一团。
花影紧起眉头,神色痛苦地抬起眼:“格格,是不打算再相信奴婢了吗?奴婢真的别无二心,奴婢只衷心于格格……”
“既是衷心于我,那便回答我的问题吧。”妍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眼里无甚波澜。
花影默了默,无奈地叹了一声:“奴婢只是怕格格听了会心里不舒服,娉娘已经去了,格格真的不必再为此介怀的。只是格格若当真想听,奴婢便讲讲。娉娘离开楼之前,其实只与爷见过几次面……”
有的人,只消看一眼,便能倾心。
那时候胤禛之于娉娘,便是如此。娉娘早就因了胤禛说的那一番话对胤禛上了心,所以在九阿哥筹办的舞宴上看到风度翩翩的胤禛时,眼里便再也容不下旁人。
“灵犀说,他们二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娉娘主动邀约的,难道不是?”妍华看了一眼听得津津有味的灵犀,疑惑了一句。
“格格,奴婢也只是听说来的,不一定准确。”灵犀嘟囔了一句。
花影点头:“那一次的舞宴,爷应该并未看到娉娘吧,只不过娉娘看到爷了。爷在娉娘羡舞之前便先行离开了,所以……那是娉娘第一次看到爷,爷第一次看到娉娘,兴许还是应了娉娘的邀约后那一次。”
花影看了看眉目淡淡的妍华,心想此刻的她与娉娘倒是颇有些相像,只是少了娉娘的那股傲气。
花影那个时候还小,在别院里看到胤禛的时候,只觉得这个男子身上倨傲得很,不太好接近。果然,她还没来得及把水果点心端进屋子,男子便又转身出来了。
他跨出门槛的时候,又半回头看了一眼:“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打扰了。”
那个时候,她傲他也傲,一句不合便分道扬镳了。可是花影清晰地记得,她端着水果点心进去的时候,看到娉娘对着胤禛的背影留恋不已,眼里满是后悔与不舍。
在那以后,娉娘开始写信给胤禛,花影本以为都是些风花雪月,后来识了点字才知道,娉娘信中说的,却是对弈。那时候她觉着这俩人真无趣,想要对弈直接见个面来一局就好了,何必在信中说,说不清还下不过瘾。
娉娘写到第三封信时,胤禛便回信了。于是他们二人由第一次会面的不愉快,逐渐变得交心。
再以后,胤禛去别院见了娉娘数次,从未宿过夜。二人见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从诗词歌赋聊到天下局势,娉娘总是对他对着说,却又不是无理取闹,总是能说出自己的一番道理来,有时还能叫胤禛信服。
花影那时候便想,这二人怕是情投意合了,那么胤禛便能将娉娘救出这水深火热之中了。
“……娉娘走后,奴婢便再也没见过她了。她与爷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争执,争一些奴婢不明白的道理,那时候奴婢觉着爷不像传言里那般薄凉寡语,甚至觉着爷有些……有些不厉害,因为爷有时候竟然会说不过娉娘……”
妍华轻笑了一声,她想像不出胤禛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情景。他那么刻薄的一个人儿啊,居然也有那样的时候。
这一刻,她突然感觉自己心里对娉娘的嫉妒,减淡了一些,怎么办?她也有些喜欢娉娘了,那样一个才华横溢的美人儿,他会一直将她放在心里,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倘若他很快便将娉娘忘了,那便是薄情寡性了,那样的胤禛她还会爱吗?
妍华深吸了一口气,眉目突然变得生动起来,她弯起嘴角笑了笑:“外面天气这样好,快扶我出去走走。再不走走,以后都要忘了该怎样走路了。”
灵犀讶异地对花影对视了一眼,紧张地拽了拽衣角:“格格……想开了?”
妍华白了她一眼,批评了一句:“以后说话莫要如此直白,我若是个小性子的人,你这样问便会惹得我恼羞成怒了。”
灵犀嗫哆了一下,赶紧闭上了嘴巴。
妍华站起身来,花影与灵犀忙上前搀扶,往外走的时候,妍华才悠然道:“他不够信任我,那么我便再努力努力,好让他不再怀疑我。他不够爱我,那么我便再努力一把,让他把我也放在心上最明亮的地方。我若是轻易便说了放弃,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苦了自己?”
“可是……如果努力的过程很辛苦呢?”灵犀舔了舔干涩的嘴角,又讪讪地问了一句。
花影手一抖,朝着灵犀翻了个白眼:格格好不容易下了决心,你又这般说话不是给格格打退堂鼓的理由吗?
“可不是辛苦吗?我跟自个儿折腾了一夜,他却什么也不知道,我怎么不苦了。”妍华酸溜溜地叹了一声,又呐呐地说道,“可是我还记得以前的甜呀,只要那些甜能盖过这点苦,那便够了。”
俩人搀着妍华往不远处的荷塘走,走到半道,妍华又让她们该道往杏花林去了。
“格格这是想去见爷吗?”花影望了望杏花林旁边的屋子,轻声问了一句。
“他说他乏了,我听他声音,他倒是当真疲惫得很。我就过,他若有事我不会扰他的。”妍华温婉地笑了笑。
“爷已经走了,方才在书房坐了一会儿便回府去了。”灵犀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虽然不忍心,却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妍华停下步子,看了看还有相当长一截路的书房,迟疑了下,还是往前去了:“那我就去杏花林里转转。哎,今年万福阁的桃花我也没赏到,估计等我回去的时候,桃花都已经凋落了,也不知耿姐姐有没有替我摘些桃花留着。”
花影偷偷看了两眼,见她果真笑得轻松,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这才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