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10部分

血症状的远去,黑诺手里已经没有什麽控制尿血的药了,他只有大把大把咽下去那些高级的药片,等待疼痛退去。
  
  病来如山倒,病去若抽丝。一天之间,药效所能做到的就是在大量喝水的情况下,血色淡了。可是当黑诺踏入决定人生方向的考场时候,他怎麽可以大量喝水?平民的黑诺在严格的考试制度下,想都没有想过申请中途的厕所之行,开考前黑著脸的老师高声宣布过:禁止考试中间的离座。黑诺曾经说过,只要不是尿道里的这种酷刑,他也可以要求自己做不屈的先烈,可偏偏他就是在生不如死的尿道折磨中完成了他的高考。
  
  最後一门英语的时候,黑诺脸色已经煞白,汗滴落在卷纸上。他曾经在前面的考试中不支的趴在桌子上一会,结果足足要半个小时才清醒过来,而监考的老师也只是认为一个学习差的学生不会答题的无聊而已。现在他绝对不可以再这样了,黑诺力图要自己脑子工作,可是精神被三天来不停歇的肉体的痛已经拖的精疲力竭、精神恍惚,眼前看到的东西都形成不了反射。
  黑诺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以痛刺激大脑换来十分锺的工作,眼前再一次发花的时候,他吸进内唇在上、下牙间,狠狠地咬下去,血腥满嘴。窗外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变为大雨滂沱,黑诺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老师收走的卷纸,他只是浑身湿透,在座位上连抬起头的力气也没有。
  
  高考落幕了。
61 
  
  黑诺是在校工清场的时候才出了考场,人群已经全部散去。考试中突然的瓢泼大雨、尤其还是最後一科令许多家长前来接学生。[1]施言是理科考生,所以与黑诺并不在同一幢楼里,他这三天的考试都是车接车送的,也不可能遇到黑诺。而且怎麽说,他这三天其实也要自己回避想到黑诺。
  
  黑诺淋著雨回到家里,半夜病情就加重了。等到第二天早晨起来,他找父母要医疗本,说想去医院看看,父母也发现他脸色红得异常,满头的汗,不过他们认为是黑诺昨天冒雨回来所以才发烧了。黑诺拿著医疗本和钱去医院了,但是他可不是真的要去看什麽病,性知识的匮乏,要他担心被医生看出来。他只是想开到以前施言给他的治疗尿血比较有效果的"氟呱酸"。
  
  幸运的是还在公费医疗的时代,黑诺没有遇到什麽困难地开到了药,还有一些退烧的药,因为医生一下就看出了他发烧著,就附带为他开了这类药。黑诺回家就急忙吃了药,还把氟呱酸是双倍份量吃下去的,因为他太痛苦了。强大剂量下去,黑诺白天的发烧症状会好点,但是一到晚饭後,就又温度升高,不过二天以後尿血就好了,那麽高烧对他来说就不算什麽了。足足一星期,黑诺的发烧才开始退下去,但是经过了这麽一折腾,施言曾经要他长起的4、5斤肉估计又消耗没了,他脸上又带上了苍白。
  
  施言自那天下午以後就消失了,从来没有出现过。黑诺被病症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没工夫想到他,如今病好转了,马上又忧虑起另外一件事情:高考!现在黑诺都想不起来考过什麽题目,也不知道自己怎麽答卷的,这要记忆力超常的黑诺忧心重重,万一考砸了,自己同时还要被拆穿文科这一事实,黑诺不敢想会有什麽後果。他每天都睡不安稳,焦心地等待成绩也害怕成绩。
  
  高考前,施言的父亲就打算好了,在他考试以後带上他一起去出差,好好玩一玩。所以在考完的第二天,他们就要出发,这一次是桂林。昨天的大雨也没有耽误各家领导为孩子们设的庆功宴--庆祝高考结束、庆祝孩子们毕业。所以又有家长、又有哥们的闹腾得比较晚,尤其家长们也都要儿子们喝了酒,施言回到家以後什麽都没有想就睡著了。
  
  早晨施言的父亲先去单位,然後才和车子一起回来接上他,借著这个空挡,施言骑了车飞去黑诺家,虽然他去的目的是什麽,他都没有想呢,他就是想告诉黑诺一声:他出门了。等下了车,他才犹豫了脚步,结果无意间的一抬头,院门上挂著锁头。施言走近看确实门锁著,好象也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黑诺正在医院开药呢。
  
  施言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他父亲带著他在桂林玩了两周以後,她母亲[2]也抓著公费的机会去云南,所以到桂林把他接走去云南了。在云南他去了西双版纳、大理、丽江、看了蝴蝶泉、还去了玉龙雪山,一路的游山玩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震撼著施言的同时、也尽斩他心头的沈郁。面对著玉龙雪山,他想到黑诺曾经念到的古诗"白日放歌需纵酒",顿觉升起一腔的豪迈抖落天地间。
  
  想到了黑诺,就想到了自己做的事,他好象一瞬间就想通了:於瑶已经不是自己女朋友了,还是自己甩了的,和黑诺处对象就处吧。自己又不喜欢她,那天何必生那麽大的气呢。或者就是因为黑诺的隐瞒、欺骗才惹火了自己。不过他那麽内向的人,是不会主动告诉自己他恋爱的消息啊,不知道这次回去他还恨不恨自己了。施言好心情的想,大不了自己道歉,黑诺那样的人是不会记恨别人的。至於报警、告他早就被他排除了这些可能性,黑诺才不会这样对待他呢。
  
  和母亲的逍遥游被姐姐的意外流产打断了。那是在酒店里,母亲和父亲通话中得知的。姐姐施眉怀孕4个多月竟然流产了,母亲不放心,和施言匆匆结束云南行去了姐夫家,本来父亲也想来看看的,可是高考成绩下来了,施言的成绩勉强压在了分数线,所以父亲还是要坐阵盯著投挡的事情。
  
  陪了姐姐半个月,回来的时候施言的大学入取通知书都下来了。他的哥们也都拿到了通知书,他们成绩都差不多的,所以有好几个都是在同一学校同一院系里的。除了哥们聚会、还有整个高中的同学要应对,被大学录取的都分别在即,这个时候所有的明恋、暗恋都可以有了正当理由邀约,每天都被邀请著几个小小的饭局,也是忙碌得脚不沾地。
  
  施言也在遇到文科班的学生时问过几次黑诺是什麽学校,但是几次对方都说不知道。然後要开学的施言就被拉到姥姥家住两天,就要走了,算是好好陪陪老人家。因为有军训,所以大学比以前的开学要早,施言就这样见也没有见到黑诺就进了大学。
  
  军训本来很新奇、新的同学也立即喜欢上施言。可是就在一个周末,施言去了那几位哥们的学校以後就变了。他们在同一个省、不同城市,哥们都在省会城市,而且因为入学时候找了关系的,在同一学院里的他们都在一个寝室里了。施言住过那一夜以後,就喜欢上和哥们住在一起的感受,而且省会城市比他大学所在地繁华、热闹得多。施言给父母打了电话,抱怨了对自己学校的不满,从夥食到卫生被他说得一无是处,他是在发泄为什麽被这所学校录取了,当然他也讲了王丰、秦明旭他们学校有多好。
  
  要施言大吃一惊的是一个星期以後,他父母居然来为他办理了退学手续。回家的车上,母亲才告诉他,已经为他办理了去王丰、秦明旭他们学校的手续,他做为补招的学生进去了。施言当然兴奋异常,母亲也得意地告诉他,这叫大学也可以转学,他们要施言在家休息两天再去报道,反正现在是军训期,父母也不愿意他去挨那份累。
62
  
  施言二进大学,可谓是心满意足,哥们也是惊喜一片,他们立即联系另外一哥们,也在附近的,要他也去找关系转过来,军训结束後,那位果然也与他们胜利会师在此。
  
  在国庆节就快到的时候,军训也就要结束了,学校会放三天假,大家都不打算回家了,约著到附近去玩。也就有联系同在这一所城市其他大学里的高中同学,男男女女的提前一周就开始准备,所以周末的时候他们这里来了不少同学商量具体行程的。施言居然看到了於瑶,一聊才知道她就在离他们学校几站地的另外一所大学里。施言赶紧问黑诺考在了什麽学校,於瑶一脸惊讶在听见这问题以後。
  
  施言追问怎麽了,於瑶的眼圈就红了。施言更著急,於瑶反问他:"你竟然不知道?你这朋友怎麽当的?我还以为你真把他做朋友呢,看样子、"她摇了摇头,不再继续就要走。
  
  "我怎麽不把他当朋友了?他是我铁子,我一直都在问他考哪去了,别人都说不知道。你以为就你这女朋友会关心他?"施言一急抓住了於瑶。
  
  於瑶转头更加吃惊:"女朋友?"然後就露出了笑容:"他告诉你的,我是他女朋友?"
  
  "他怎麽好意思说?"施言想到他的腼腆就想笑。
  
  "那你怎麽说我是他女朋友?" 於瑶奇怪地问。
  
  "装什麽糊涂,我那天不是看见了吗?"
  
  "啊!"於瑶难为情的转了头,过了一会才又看著施言说:"我是和他告别的,我那天才告诉他,我喜欢他,而且按著他的志愿报的大学,可是我没有把握可以考上他报的大学,所以怕以後见不到,才、" 於瑶叹息:"谁知道会是今天这样。"
  
  "今天这样?今天怎麽了?"
  
  "你真不知道,他没有考上,听我们班和他一考场的同学说,他有时候都是趴在桌上答不了卷的,他好象那几天病著。"
  
  施言傻了,被这消息震傻了,茫然地问:"他在复课?"
  
  "复课就好了," 於瑶声音哽咽住:"他没有复课,我都打听了我们班复课的同学,他不在。"
  
  "那他干什麽呢?"
  
  "我怎麽知道啊,我这次来不是要商量出去玩的,我就是想问问谁国庆回家,托人回去打听他现在在做什麽?"
  
  施言再也无心出去玩,再坚持了两天以後,请了假先一步回家了。父母派去接他的车到晚上才到家,自然晚饭丰盛,饭後就是围著他问长问短。施言躺在床上的时候在想事情的可能性,最可能的就是黑诺没有考上大学外加文科事件的曝光,要他父母震怒了,所以才会把他关在家里。施言想著明天怎麽才可以要黑诺父母答应他去复课,其实只要他们不生气了就好,以黑诺的成绩,明年根本不是问题。施言只猜对了一半,却没有猜中背後的奥秘。
  
  高考成绩下来的时候,黑诺家是地动山摇的大震荡啊。黑诺与最低投档线还差了两分不说,文科这一发现要举家震惊。他竟然蒙骗父母一年之久,父亲是气得周身乱颤,手都不好使地抽不出皮带来,於是拖了他到院子里好拿了笤帚没头没脑的就打下来。
  
  妈妈和哥哥们也觉得黑诺太大胆,这事做的过分,应该教训要他长记性,所以也没有人来拉开父亲。笤帚被打劈了以後,黑诺也被父亲踹倒了,见到手里四散的笤帚,父亲手一扔,看见了边上的棒子,这是绑拖布用的,还没有来得及绑呢。黑诺才想从地上站起来,棒子就落了下来,黑诺不敢躲闪,只是抱著头部。
  
  到後来还是妈妈和哥哥劝拉著父亲进屋了。黑诺不敢进屋、站在院子里等,再後来就是被罚回去跪著。第二天早晨他在跪得迷糊的时候,父亲进来吓醒了他。被拽到院子里,跪了一夜的腿本就支撑不住,所以没有打几下,他就被棒子撂倒了。父亲上班前交代双胞胎的小儿子(他们还没有开学呢)看好他跪在院子里。
  
  中午母亲下班先回来的,怕父亲回来看见他又生气,告诉他先回屋子里去跪著,等他爸上班了再跪院子里。虽然立秋都过了,秋老虎也挺猛的,下午黑诺在院子里跪晒著又饿又渴。他跪著看不见弟弟那屋里,估计著他们睡午觉呢,就起来去厨房喝水,才喝到一半,厨房的纱门就被敲:"你干什麽呢?"
  
  黑诺吓了一跳,咽了嘴里的水:"我、我喝水。"
  
  弟弟撇嘴:"爸可说不准你起来,你看你把咱爸气的。还有你考的那也叫分啊,别人问,我都不好意思说。"
  
  "对不起。"黑诺赶紧回去跪好。
  
  晚上趁家里人都睡熟了,黑诺在厨房偷吃了剩饭。他倒好了一杯水回去,因为地上凉,他感觉後半夜寒气就往身子里窜,他怕自己会尿血,先把氟呱酸吃了。跪不住了,他就把凳子拿过来,自己可以趴在上面偷睡会。不过他睡得警醒,黎明的时候就把凳子放回原位不敢再睡了。这样持续几日,他不用再罚跪了,可是避免引起父亲怒火,吃饭的时候家里人不要他出现,等父亲吃完了,他才吃。
  
  父亲也在和母亲商量怎麽办,打也打过了,可气不可能消了,一切也都不可能逆转,现在要解决的是黑诺下一步的问题。其实就两点:复课重新考和考招工。周小玉做为妈妈,自认没有亏待过前房儿子们,而且还喜欢老四和老五的,现在老四毕业、老五也在大学里呢。周小玉把这些话一讲,再问丈夫自己这些年後妈做得可公正,自然是得到丈夫的完全认可和感谢。
  
  於是周小玉说了,双胞胎今年就上高中了,他们可是一上大学就两个人,两份花消,现在不紧著存钱做好准备,难道自己这一对儿子反要进不了大学受教育?每个孩子都应该公平,黑诺家里也给了他机会进大学,是他自己不珍惜才失了机会,何况复课一笔费用,将来上了大学两年後就是家里要同时供三个学生呢。
  
  黑爸爸也想到了同时供养三个大学生的困难,拿不定主义。周小玉说了:"要不是黑诺自己做主读文科了,能考不上大学吗?"这是要黑爸爸怒极的事,所以想这也算黑诺自做自受,罪有应得吧。家里决定要他去考招工。
63
  
  施言上午来到黑诺家,门上依旧上锁,他走到後面敲窗户也无人。想了一下,是不是黑诺家已经要他去复课上学了,施言去了学校,文科班里没有他。没有头绪地走出高三楼,看见对面高一、高二的楼突然想起来他那对双胞胎的弟弟今年应该上高中了。抱著试一试的心态,他去教师办公室问,果然问到了黑诺弟弟所在班级。
  
  他等著下课。课间找到人就问黑诺现在在哪里?他弟弟告诉了施言一厂名,大概位置,施言就急急而去。到了大概的区域里,很容易就问到了具体方位,施言的车子骑不进去了,因为不宽的路上满地乱七八糟的杂物,即使是人也要走低矮房檐下的一尺宽的土路。
  
  走过去进了一个院子,也是凌乱的不象样子,好象进了垃圾场的感觉,一边墙下还长著到大腿的芦苇。正对著一排平方,院子中央几个大水池子,从房间里面接出来许多胶皮水管到水池子里,一些中年妇女蹲在池子边一边大声说笑一边洗著什麽。施言的走进,引起了她们集体的注目,他的穿戴和气质与这里格格不入。
  
  端起他招牌笑容询问这里是否是自己要找的地方,施言不敢相信黑诺会在这里,所以他要确认自己没有找错地方。得到肯定答复以後,他才说出找黑诺,她们热情的告诉他黑诺正在房後。没有她们提示,施言根本不知道这房後还有一片空间。
  
  绕到房後,不需要找,他就在眼前。因为整个後面就一个人,即使他穿著肥大的衣服、即使他蹲著、即使他背对自己,施言也知道是黑诺。只因为那对尖尖的肩胛骨几乎刺破衣衫。耀眼的强光闪起。
  
  "黑诺。"
  
  光骤然灭了,黑诺回头,不敢相信一般:"施言?"
  
  "黑诺。"施言觉得嗓子被哽住了。
  
  黑诺才确认了是施言,站了起来:"你怎麽在这?"
  
  施言走了过来,眼前的黑诺又是瘦得尖下颌,穿在不合身的带著不少脏污工服里,由於电焊他的工服比较厚的材质,所以黑诺脸上的汗流下来,目光落在他拿面罩的手上,黑诺发现以後把手缩回到挽著的袖子里,想把袖子撸下来。
  
  咋见施言,黑诺已经麻木的心有了一丝刺痛。数日的工作,黑诺拒绝去思考、去感觉。他只知道努力生活就不要有知觉,否则他会连呼吸都痛。他没有想过做行尸走肉,只是为了能够走下去封闭了感知的心。但是他善良的本性还是要他忽略伤痛和自卑,羞涩一抹上扬:"你怎麽来这?"
  
  这一笑要施言的心疼死,他抢抱黑诺入怀:"黑诺、黑诺。。。。。。"
  
  黑诺本能就抗拒他的接触的,可是施言把他抱得紧紧地,声音充满了无限的痛苦。这痛苦感染了黑诺心底的伤,他一直一个人孤独地舔抚著巨大的伤痛,这一刻他放任了自己,依偎了这个可怕可恨却又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施言的头埋在黑诺的肩窝里,一遍遍地:"黑诺、黑诺、我的黑诺。。。。。。"黑诺由开始僵硬笔直到放松下来靠在他怀里,到有水滴落在肩头,黑诺才伸出了伤痕遍布的手去轻拍他。
  
  等施言的情绪一平复,黑诺立刻就退出了他怀抱。施言一拉就拽了他回来,拿起他的手,黑诺没有拽动,尴尬的被施言端著两只手看,上面大大小小的口子,全都是黑颜色的,最长的一条2厘米多的还可见没有长合呢。黑诺抽手:"脏、手脏。"
  
  施言握紧了手,拉著黑诺就走,黑诺急忙叫:"施言,你等等,我上班呢。"
  
  施言停下来,黑诺解释:"还没到午休呢,我们中午才休息,现在不能走。"
  
  "不上班,回去。"
  
  "回哪?不上班我要去班长那儿先请假。"黑诺以为施言就是拉自己出去说话。
  
  "回去上学,不用请假,你以後也不会回来。"
  
  "我,"黑诺不知道怎麽告诉施言,自己不可以去复课。现在爸爸还是不正眼瞅他,想起来就一顿骂和几耳光呢。
  
  "是不是没有考好,再加上你是文科生的事被他们知道了,所以你家特别生气,不要你去复课了?"
  
  黑诺点头。
  
  "交给我,我去和他们说,你一定要去复课。"
  
  "你别去,我爸他还在生气呢。万一连累你呢?"
  
  "你别管,我来管,你必须去上课。"
  
  黑诺请了假出来,他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因为他是临时工,所以那些装备其实是别人的。被施言带到了校园外的的稻田边,施言才开始发问、要黑诺把这一段发生的事都告诉他。黑诺说的很简单,就是没有考上大学和文科的事。施言问怎麽找到那里的工作,黑诺告诉他要过了国庆节才有正式的招工考试,是妈妈见爸爸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才要他先在家属站做临时工。
  
  家属站就是企业职工象黑诺他爸这样的,娶了没有工作的女人以後,企业里为了安置她们成立的附属部门。里面当然都是最没有权势的企业底层聚集的地方,她们也因为没有学历、没有技术而做著不定时、不定向的工作。企业里有什麽脏活、累活就安排给她们,而工资是极为可怜的,他们以後的退休工资也是不足以糊口的[1]。随便说一句,文革才结束的时候,施言的母亲也是家属站里的一员。
64
  
  施言带著黑诺去父亲单位的招待所吃的饭,并且在这里打的电话通知家里不回去以及安排一会签字买单的事。黑诺拿筷子的手上黑色的伤要施言难以下咽这顿饭,饭前洗手他看见了黑诺因痛而抽动的眉。饭後他握住黑诺手的时候,才发现在左手手心里也有一道严重的伤:"这都是电焊弄的?"
  
  黑诺点头:"我还不太会,才这样的。"因为临时工,所以不发配备的,黑诺没有护手的手套才会弄出这样的手。在大人们下午上班以後,施言和黑诺回到了黑诺的家里。施言要他把书本都整理出来,准备明天去上学,黑诺其实不是相信他的,却不想拂了他好意,就去拉床下的纸盒,施言也蹲过来帮他。
  
  一些药入眼帘,施言拿起看过,哑了声音:"你又尿血了!"
  
  "都好了。"
  
  "什麽时候?"
  
  黑诺跳了起来,尿血就连带想到高考、高考就想到考前,他心里惊怕,一直都不去回想的事情被揭开了掩盖,他本来面对这人也封死的记忆,现在被施言拎出来,黑诺耻辱自卑又恐惧。
  
  一看这反应,施言的心就沈下去了,苦涩地说出答案:"考试的时候。"走向黑诺,只想把他抱在怀里,黑诺,究竟受了多少罪?黑诺退到桌边无处可退,施言抱他的时候,黑诺拒绝著:"别、别,"却不敢使大力,他怕激起施言的狂性。
  
  "对不起,黑诺;对不起,黑诺。。。。。。"高傲不可一世的施言虔诚地在道歉,他恨自己,恨假期的逍遥游,恨为什麽不来找黑诺。即使在忙於应酬,哪怕他脱身一会不就可以来看黑诺。以前他和哥们在一起,不是也要抽空出来看他一眼的吗,说到底,施言还是心里上闪避著黑诺。施言没有注意的是他没有恨那个下午,在以後的岁月中,他也从来没有说过恨那个下午发生的一切。他对不起的不是那个下午,而是引发黑诺的病,是黑诺孤独无依时自己不在身边。
  
  施言的痛苦转化为禁锢黑诺的力量,要把他揉进自己骨血的力量。黑诺被他勒得腰都折了一样咳嗽出来,施言才醒悟得放软了手臂。对著那清澈的眼睛:"黑诺,对不起。"
  
  "不是,与你没关的,我如果没有骗他们,说不定现在也考上大学了。"黑诺去拣书本,施言蹲在他身边。黑诺就又抬头,有些为难开口:"施言,如果我爸骂了你,你别生气,走就行了;而且他们如果不同意我去复课,你也别顶撞他们行吗?"
  
  黑诺担心施言那嚣张性格,从来发布命令的人,在自己家被拒绝,会不会引致争端。他也为施言担心,他觉得施言说服家里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可是又阻止不了施言去碰壁,只好先把预防针都打上。
  
  黑诺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他习惯把难受压在心底不去触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羞耻不堪,接著是病、友谊的失去、高考的失利、自己梦想的破灭。本来多年的心愿就是考上大学,有一片自己的天空,毕业到外地以後多给家里寄点钱,大家都过上好日子,即使他都不知道自己好日子的定义是什麽。
  
  挑完书的黑诺站起来头一晕,身体一晃,施言急忙扶住他:"怎麽了?"
  
  黑诺闭著眼说:"我忘记了,又这样站起来,班上师傅说我可能低血压要慢慢站起来。"几秒就没事了,黑诺把书抱到桌子上去。
  
  施言还是不放心,把他按到床头靠被子坐下:"你平时还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吗?"
  
  黑诺摇头。问起来施言为什麽知道自己在家属站,又好奇地问他的大学什麽样?大学里怎麽上课、学习?
  
  施言从自己毕业以後的出去旅游讲起,到进大学、退学、再进大学都逐一的说起,声音在发现黑诺的眼睛合上以後降低了,依然保持了娓娓讲述,那抑扬的清朗送黑诺进入了自上次分别以後的第一个安稳睡眠。黑诺睡了,睡得踏实、睡得放松,他惊弓之鸟紧蹦数月的弦居然在对他施暴的人前松懈下来。施言的声音在继续,看著眼前沈睡的容颜,他醇叙若山泉汩汩不息。
  
  讲完了,施言把整个离别後的事情讲述给梦里的黑诺一遍。轻轻起来,他打算去拿本书读给黑诺听,桌子上的表格引起他注意:一张招工表格。拿起下面附带著如高考招生报的复印的一张招工报[1],上面有工种、招生人数和入厂基本工资。
  
  施言扫了一眼黑诺填的,对应到招工报里的一栏。都是一些野外工种别人都不愿意做可是会有补助(例如修路,就是类似民工的活),专门列出有补助,就是因为申请这工种的人少。这次不敢隐瞒家里自己做主了,黑诺是听了妈妈的意见写的工种。他难过走不出去为自己打造天空,可难过以後也要面对现实,考这样工种,一是钱多点二是就可以住宿舍不惹家里人心烦。把招工表写好以後,给父母看。妈妈很满意他这次的听话,爸爸就是冷哼没有搭理他。
  
  放下了表格,坐回到黑诺身边。手轻抚上那无色凹陷的腮,良久,施言缓缓把黑诺移到自己怀里,被移动的他动了动,施言握住了他冰冷的手,把温暖传递。怀里的人安静下来,抬起他的手到嘴边,施言一个一个伤痕舔过,甚至乌黑的指甲缝。然後,情不自禁,他俯下了头,唇落在了那霜染的唇上。
  
  醒在施言的怀里,黑诺羞、愧、耻、喜、惧,复杂纷繁的感觉。才一动,施言也动--收紧他。施言从兜里拿出钥匙扣,上面带有指甲刀。展开黑诺的手指,细细为他剪掉边沿的乌黑,黑诺的临时工作导致了指甲缝里一直都呈现污色,洗又洗不净,黑诺也在家拿剪刀剪指甲清理,但是左手清理右手的时候怎麽也不方便。施言刚才怕惊了他睡觉才等到现在为他清洁。
  
65
  
  施言在黑诺家里人回来之前先走了,告诉黑诺他回家吃了晚饭再来。黑诺在家里人吃过饭以後才自己在厨房吃的,自从高考成绩下来以後,他爸爸对他的厌恶、生气一直都没有消散,只要一见到他,就开骂,骂到情绪激动就上来甩几耳光,所以妈妈为了要大家有个消停的环境吃饭,那个时候就要黑诺晚点吃,就这样延续到了今天。
  
  黑诺一个人吃饭也不安的,他在发愁施言一会的来访,他怕父亲万一话重了伤了施言。下午也试图劝施言别来和自己父母交涉,可他一直坚持自己要复课。黑诺怎麽会不想有机会再考大学呢,可是他心底明白,弟弟们进了高中,父母是一定要供他们上大学的,如果自己也上,家里负担太重了。而且如果他考上了,欺骗家人的愧疚可能会少点;现在他都成为家里的耻辱了,所以有著罪恶感的他也一样不想施言惹父亲不舒服。
  
  黑诺在短短数月间心理上历经重创。以前他并没有接触过友谊,也没有什麽朋友,生活的确都是平淡如白开水,但是也平静无波。後来有了施言,黑诺生命鲜活起来,有了色彩,施言蛮横地教会了黑诺许多、迫使他学习与人接触、和人相处之道(虽然就是学校这小范围之内)。然而一日就风云色变,黑诺连去思考原不原谅施言的机会都没有,施言就与他绝交了。当然这是因为施言从来不出现了,黑诺才有的想法,
  
  出了那件事,黑诺恨死施言了,但不是什麽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种恨,而是恨施言污蔑自己的指责。那种罪名在黑诺看来很脏、很低贱,施言就这样侮辱著自己的人格。他不愿再想到他、见到他,怕自己明知打不过也会控制不住冲上去与他决斗一场,大声告诉他:"我没有翘你的女人!"但是随著施言的消失,黑诺在孤寂艰难地在家领责受罚时,认识到在施言眼里自己就是那麽龌龊的人,施言把他踢出朋友名单了。
  
  黑诺的心在流血,想到施言看自己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心都在翻绞。可是,更加严峻的事实雪上加霜的在伤口上再刺上一刀,考招工意味著自己从小的心愿破灭。每天父亲看见自己就暴跳如雷,弄得家里不安宁,黑诺除了责备自己为家里带来的不幸,连抚慰自己伤口也不及,只有想著多赚点钱来弥补过失。所以妈妈要他先当临时工,他急忙天天上班包括周末。
  
  上班已经一段日子的黑诺努力工作,什麽都不多想,其实这是黑诺有生以来第一次选择了逃避,因为他伤得太重了,无法自救、无法自愈,所以他为伤口盖上布。孰不知这样的做法表象上什麽都看不出来了,可在布巾下的伤却加速了恶化,晦暗重重包围了他,正在逐步蚕食他,这也是为什麽黑诺再也没有安然入睡的时候。
  
  施言的再一次出现完全出乎意料了,因为上班的经历要他清楚看见他以前所不知道的在他和施言之间的鸿沟,走进社会低层的现实生活教育了他:施言与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就算现在没有和自己绝交,以後的等级差异他们也是无法做知己朋友的。可是在被施言压入怀里,听到那伤痛的声音唤著自己,黑诺还是贪恋了短暂的阳光的味道以抵抗自己一身的阴晦。
  
  在黑诺收拾碗筷的时候,施言来了。黑诺一下就紧张起来,没有办法的有了怕的感觉,这样好象是找了个帮手,替自己出头与爸爸理论,恐怕会引起爸爸更加气愤,因为黑诺知道爸爸很好强的一个人。施言才不理他的退缩心理,拉了他就进去找他父母,施言很亲切地叫著黑叔、阿姨。
  
  黑家夫妻已经认识他,因为自从海螺事件以後,施言来找黑诺见到过他们几次。黑爸见到是他,还算和蔼客气地要他坐,但是没有搭理叫自己的黑诺。黑爸疑惑施言这个时候出现,难道也没有考上大学待业?施言解释是军训呢,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而国庆节就要到了,自己就先请假提前回来了。知道他上了大学,黑爸还是挺高兴的,关心地问了几句什麽大学?在哪里?离家自己生活还习惯不?
  
  施言是很擅长交际的人,没有几句就把黑家夫妻哄得笑容满面,对他赞不绝口。施言这才拉了站一边的黑诺:"黑叔,我也想和您说说黑诺的事呢。"
  黑爸的微笑一瞬就消失:"他和你不一样人,你怎麽还找他呢,都上了大学了,别再找他了。"
  
  施言听著这话,心里是气血上升,脸上却摆出一副恳切样:"黑叔,我把黑诺耽误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能不来给您道歉吗?"
  黑家夫妻不明白施言的话从何而来,就是黑诺也糊涂施言要做什麽?想到他说道歉,黑诺脸一下苍白,难道他要说。。。。。。
  
  施言对他一个安抚的笑,才对黑家夫妻说:"黑叔、阿姨,是我不好,我觉得黑诺文科特别好,他文才突出,全年级都有名,所以那个时候分班,我看他选了理科,觉得可惜就建议改。可是黑诺说了不可以,你们为他定的理科。我就一直劝他,说服他不告诉你们的。我以为等考上了,你们也不会不高兴了。这都是我帮黑诺出的主意,所以黑叔、阿姨是我做的不对。"
  
  黑爸沈默了一会,还是平静对施言:"这不怪你,他那麽大的人了,别人说什麽就是什麽吗?要他撒谎就撒谎?自己不知道不对吗?文科好?哼,好就考那点分数!"
  
  "黑叔,你们知道吗?黑诺是病著考试的,我不和他同一考场,可是别人看见了,黑诺在考场上高烧,一直无法答卷的。他是硬挺著坚持到考完的。如果不是病,黑诺的成绩根本就不会考不上,他落榜连老师都吃惊不相信呢。"
  
  黑爸闻言看黑诺:"是吗?"
  黑妈也问:"你不是说牙痛吗?怎麽又变发烧了?"
  "我还不知道自己发烧了,以为没有什麽大事,就没有说。我吃了药,以为会没事。"
  
  黑妈责怪黑诺那麽大了,还照顾不好自己,考试前闹病,回头总结了一句:"算了,都过去这麽久了。施言啊,我和你黑叔也不怪你,根本原因还是黑诺自己的问题。"
66
  
  施言才不会要黑妈把话题这样结束呢,他转对黑爸:"今天我去学校看老师了,他们说起黑诺都惋惜不已,直问他怎麽不来复课,他只要保持以前的水平,考个重点院校不算难。"
  
  黑家夫妻知道施言为什麽来了,看黑诺一眼,黑诺心提到嗓子眼。他们相当不满意,认为是黑诺求助施言来做说客的,不由就添加厌恶心理。不过他们还是要做出长辈的样子,黑爸温和声音:"施言,谢谢你的好意,你这孩子心地不错,很为朋友著想。"
  
  "黑叔,您别这麽说,黑诺才心地好呢,他不去复课,真是太可惜了。"施言不接受夸奖、也避免转移话题,一直抓紧复课这件事。
  "大学也不是唯一的出路,考个招工有了固定工作,一样是铁饭碗,不也不错呀。"黑妈反驳道。
  "招工是不错,可是黑诺大学毕业就是国家干部,招工他就做工人了。"
  
  "他爸不也是工人吗?他两个哥哥还是初中毕业就做了工人呢,三哥不也是初中毕业做学徒,干的好单位不就送去读中专了。黑诺现在都高中毕业了,做了工人还不比他那三个哥哥条件好多了啊。想念的话,上班好好干,以後也要单位培训嘛。"
  
  施言想到黑诺的那些个招工工种,真有掐死她的冲动。那样的工作叫条件好,施言算是记住了什麽是後妈。这也不能够怪到什麽後妈这身份上,不希望黑诺复课是有为自己俩儿子打算的私心,可谁做母亲的不优先考虑、爱自己的孩子呢?既然不上大学,当然是什麽挣钱多选什麽了,至於说工种辛苦,无非就是受点累,这些在黑家夫妻看不觉得是什麽事。
  
  "黑诺如果不去复课,其实就等於我害了他一辈子,我非常内疚。黑叔,黑诺的一生完全可以是另外一样的。他学习一直刻苦努力,还不是为了高考这根独木桥,结果他不是因为自己学习不好没有上大学,而是因为意外,这对黑诺来说多年的努力化为乌有,实在太残忍了。"
  
  黑爸不说话,黑妈可有些急,她怕黑爸会被施言说动了。这个时候,院子门响,是黑诺四哥回来了。他是大专毕业的,工作两年了,但是因为单位离家远,一直是住宿舍,只有周末才回家的,今天又不是周末。黑妈虽然纳闷,可也高兴有个人可以回来帮自己了,因为老四在家和老五一样都比较得父母欢心的,尤其黑妈更喜欢老四,黑爸是更喜欢老五的。
  
  老四进来,见到施言也一愣,施言站起来叫人,以前已经见到过的,老四最早是从老五那里知道施言的。不明白他怎麽在家里,还好象和父母在商谈一样,但是心里烦乱的老四也无心问,就要回自己屋去。黑妈看出来老四情绪不好,但是还是先拉住了他,要他来支持自己。
  
  "爱文,你先别走。这正商量黑诺考招工的事呢。"
  "哦。"老四坐下,懒懒地应了一句。
  "你说做个工人有个铁饭碗、脚踏实地的是不是挺好?黑诺又想复课,非要上大学呢。"
  
  "大学?毕业还不是和工人在一起,干的还不是一样的活,你以为上大学就有什麽了不起?"老四语气愤懑,发泄一样的讥讽。
  "爱文,怎麽了?是不是受委屈了?"黑妈看老四很生气的样子,急忙问。
  "工作不顺心?"黑爸也关心。
  
  老四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