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13部分

  施言開門的手停住:"是不是怕我明天走了?"
  
  黑諾點頭。
  
  "那你告訴我,想我了,我明天就不走。"施言他們根本就沒有打算周日回學校,蹺課對他們來說可不算什麽,所以他們是打算周一再返回的。
  
  黑諾嘴歙合幾下,無聲,然後是頓悟愕然:"你不回去!你已經逃學兩天了,曠課老師不管?"
  
  施言不屑地一仰脖:"大學哪有不蹺課的,你以後就知道了。"
  
  "大學這樣子嗎?"黑諾實在不理解爲什麽大學會看起來那麽清閒,他所想象的就是大學應該是比高中忙碌的,因爲學的東西應該比高中複雜得多。
  
  "別管那麽多,先告訴我,到底有沒有想我。"施言又蠻橫起來。
  
  黑諾生活環境簡單,施言是唯一的外來入侵者,怎麽會沒有枕前的孤衾思念,只是還不懂這是離殤的相思,直覺中就不願意回答。被施言拉進自己懷裏:"昨天就不說,今天還不告訴我?"
  
  沒有等到黑諾的聲音,施言有些失望,放開他口氣闌珊:"不想就不想吧,明天我回學校。"
  
  "想你。"
  
  施言心頭一窒,收緊手臂:"說什麽?"
  
  黑諾擡頭,盈潤的眼睛光暈流轉:"我想你。"說出來了,好象就不再彷徨了,黑諾再次強調:"我說我想你,滿意了吧。"
  
  施言心裏瞬間就是盛夏若花,捧了黑諾臉欣喜得意:"你若不想我,我不是白想你了嗎?"
  
  本來說出想念的話,也沒有想象中的難爲情,可現在要施言弄得反倒尷尬羞澀。那樣低笑溫柔的視線吹皺了一湖心泉,黑諾避無可避下眼簾覆下。他是極少看電視的,不知道自己上演了一幕言情劇裏翹首待吻的戲碼,施言是駕輕就熟唇就貼上。黑諾兩月前在他懷裏領會情欲的時候,才在假寐中黑暗中被他唇舌洗禮過,現在這裏明燈亮火的,黑諾是顫得身子都軟,施言把他是緊箍在胸前,做他堅實的依靠。
  
  兩月的離情,此刻人在懷裏,再不是春夢了無痕,施言也陶醉在美好唇舌之間,放開都不會呼吸的黑諾,帶著沈浸在酣暢裏的人移進沙發躺在自己身上。柔情幾許就那麽滋生出來,欲把他掖進自己,象靈蛇的手穿透層層衣衫,觸摸到光滑的肌膚,掌下的溫度流淌進身體百川,歡快奔騰彙聚到心海,溫暖再通過吻融化了黑諾唇上的霜色。
  
  身體的變化要施言解開了黑諾的褲子,這要得益於黑諾從來沒有系過皮帶。身體略側出,當最貼身褲子被褪至膝下,一股淡淡的腥臊之氣,施言看著含著露珠俏生生的粉,不由自主就好象珍寶一樣放柔了手。黑諾縱覺羞恥,奈何稍有掙動,施言身體就覆壓上來,根本就不給他頭腦清楚的機會。施言不是第一次見到黑諾的男性,卻是第一見到他的葧起。上次摸到沒有自己的粗壯,但是比自己的手感細膩,如今一看果然一根色澤嫩嫩的粉,如黑諾的人一般,感覺就是秀雅精致。
  
  施言來了無限興趣,不緊不慢地套弄,手不時捏捏、搓搓,尋找最最敏感的反應,每當黑諾壓制不住呻吟出來,施言身上的燥熱就升溫一度。但是施言就是對黑諾的身體帶著無限的喜愛,想看到他一絲一毫的表情變化,看見他在自己的操縱下,染上楓林醉色,空氣中的暗騷都化爲醺香沁脾。在壓抑的鳴叫下,施言手中急顫黑諾精華噴出,身體無骨一樣軟在了那懷裏。
  
  施言才把自己的拉練拉開,拿出早就擠出內褲邊沿的寶貝,放在手裏和黑諾還沒有完全恢復的東西比比大小,嘿嘿笑著:"還是我的個頭大。"
  
  黑諾睜開了濕漉漉的眼睛,想看什麽個頭大,才知道施言指的是這個,一羞就閉上眼睛,施言促狹的聲音:"不過你也射很遠,不錯的。"
  
  看黑諾緊合的眼簾,施言笑:"你看,都射我臉上了。"
  
  黑諾急忙看他,見到乾乾淨淨一張臉帶在和壞笑,方知道被他騙了。
  施言把手裏寶貝往黑諾手裏一塞:"想不想看我射?"
  
  黑諾在這兩月中,自己曾經也手Yin過,但是都沒有和施言在一起的那一夜感覺好,一邊感覺羞恥、一邊還忍不住偷偷做,每次以後他都有做賊的心理。但是也不得不說,施言帶他打開了一扇情欲的門,站在門口的他,還是對裏面的誘惑充滿好奇,兼之抵抗薄弱。
  
  "嘿,我都看清楚你了,你不要看清楚我嗎?"施言再一次發出邀請。
  
  黑諾想看,自己手Yin的時候都倉促,不敢看。施言包住他的手:"動動,就象我剛才那樣動。"
  
  黑諾略涼的手指終於開始活動,施言仰躺著,逐漸喘息粗沈、眼睛也眯了起來,嘴裏不時:"嗯,好,快點。。。握緊點。。。"
  
  可以要施言在自己手下這麽快樂,黑諾也被感染到,眼不眨地盯住手裏的陰莖,看著上面青筋血管那麽清晰,昭顯著至剛純陽的力量。黑諾第一次仔細地、帶著研究地看男人的性器,試探著去觸動自己認爲極度靈敏的頭部。青澀的他不知道自己的手指已經把施言送到快感雲霄,就見陰莖突然就好象又漲大一圈,手下柱體上有突突跳躍流竄,施言的林中之王的低嘯,一道急流如劍高飛。黑諾都一躲身,眼前劃過,手被施言的大手抓住,急著又搓弄幾下,施言是眼看著自己的Jing液飛打出來的。
  
  施言深呼吸,得意:"看到了,射得遠吧。"
79
  
  
  晚上躺在床上的黑諾有點失眠了,送他回來時施言說明天來找他的,所以他到家吃了晚飯以後,就忙著趕明天應該做的復習卷紙,大部分都解決掉了以後,居然已經1點了,本來以爲躺倒就會夢周公,卻意外地清醒,居然一點困意也沒有。萬籟幽寂中,黑諾的頭腦清明如鏡。一直不願意去深究的問題隨著今天(其實已經是昨天)辦公室裏的再一次發生,他無法逃避了。
  
  再是單純,他學過生理衛生,他知道倫理道德,知道他和施言之間這樣的行爲是羞恥的,是不應該的。施言曾經對他做過那種事情(他無法想、或者說強Jian這兩個字,心裏也不行),讓他覺得深深的恥辱甚至打擊出他的自卑。可是現在施言在他身上做的,不再給予他恥辱傷害之痛覺,反是要他也樂在其中,靠近施言,就如冬日沐暖陽,秋草煦如風,對他的擁抱抗拒顯得那麽模糊。
  
  懵懂的黑諾初涉欲望殿堂,雖然知道他們的行爲是"自蔚",更早的說法就是"手Yin"--高一的時候學校發一本科普小冊子,講述青少年的成長、發育。可是書中再強調適當的自蔚是正常的青春期男孩子的反應,不需要有壓力、羞恥,可黑諾深受傳承了幾千年的"萬惡滛爲首"的教育,怎麽可能坦然自蔚?更嚴重的還是:他現在是和施言互相的自蔚,他感覺就是做壞事、下流。
  
  可誰下流呢?他不是,施言也不是,他思維都被繞糊塗,混沌未明,究竟錯在哪里?說耍流氓也不恰當,因爲他沒有被施言欺負了的想法,施言做的比他自己動手其實快感強烈得多,想到晚上施言後來端了溫水過來,又是那塊大手絹,自己不想要他擦的,可要當著他面動手清理,簡直都擡不起來手。而施言卻大方的爲他洗去穢液以後,又擦掉自己身上的。黑諾睡著時也沒有能夠撥雲見日找到答案。
  
  星期日的午飯以後施言才來黑諾家,進了小屋他就往床上一躺,黑諾特意坐到桌前凳子上,沒有一會施言就他拍著身邊叫他過來,黑諾不想離那麽近,自然就不去,施言起身強拉了他,黑諾就坐靠床頭,施言奇怪問:"你怎麽了?鬧什麽彆扭呢?"
  
  黑諾遲疑:"我不想。"
  
  "不想什麽?"施言還沒明白。
  
  "不想。。。。。。"黑諾尋思著措辭。
  
  施言看他臉上暈出了羞色,知道他說什麽了,故意追問:"什麽?不想什麽啊?"
  
  "我們以後別玩這個了,那麽下流的事。"
  
  施言一怔,哈哈地就笑出來,黑諾都被他笑呆掉了,不明白他怎麽這反應。施言一拽黑諾把他撲到自己身體底下,止不住笑:"你說誰下流?你?我?"
  
  黑諾搖頭,施言邪魅滿眼:"不是你,是我!"邊說手就邊抓黑諾蛗|乳|g:"不說我還忘記了,大少爺那天不是還在老師那裏罵老子地痞流氓,真是膽子大了。"
  
  黑諾躲他的魔爪侵襲,卻逃不過他高大身材的泰山壓頂,被施言制得服服地動不了。施言這才手隔著褲子順時針地揉著,挑起蛗|乳|g的鼓凸以後,在黑諾耳邊柔聲問:"舒服嗎?"
  
  "嗯。"
  
  "不喜歡?"
  
  黑諾不回答,施言對著耳廓吹氣,黑諾哆嗦一下:"喜歡。"
  
  "討厭這樣?"施言輕咬住耳廓,舔吸著。
  
  "不討厭。"黑諾的聲音都打著顫音,蛗|乳|g熱氣蒸騰。
  
  等黑諾又射進施言手裏後,才羞愧難當地捂了臉。施言拿下他手:"手Yin有什麽下流的,哪個男生沒做過?女生還做呢。"
  
  這話要黑諾轉了頭,施言扳過他臉:"別告訴我你沒有手Yin過?我可不相信啊。"
  
  黑諾豁出去地:"自蔚當然正常,可是玩別人的、很下流。"
  
  "我玩你雞巴了,你說我下流?"施言不悅,故意揀粗話說。
  
  這樣粗野的話,黑諾聽地面紅耳赤。
  
  施言用胯部撞撞黑諾:"我願意你摸我雞巴,你手搓起來比自己打飛機爽,我可沒覺得你下流。"拿過黑諾手放上,黑諾抽回去了。
  
  "下流會這麽舒服嗎?"施言再抓他手按上:"那你上大學了,聽聽寢室晚上的胡扯,還不以別人都是流氓了。"施言剛才對付黑諾那一套,對耳朵尋找敏感點,這都是在大學晚上的閑侃中受教的。
  
  他們寢室裏有兩個是本市的學生[1],本來可以走讀不住校的,但是喜歡脫離家裏的束縛,樂得在寢室裏一幫的群居生活。這兩人也是官家子弟,生長在大城市,比起施言他們更是成熟、世故幾分,玩得也更野。這些本是同類的大男生真是一見如故,本來施言哥們是打算調換寢室,一個寢室只有8張床,他們高中這一幫哥們一共有11位,在這學校的最早就有6人,所以後來的施言和周小東剛剛開始是在對門的寢室,想著怎麽換爲8人在一起的。
  
  和這兩位混出感情了,他們乾脆就把寢室裏的衣櫃移到對面寢,在屋子裏多放了2張床,全當10人一寢了。其實如果可以的話,對門寢室的恨不得都擠進來,誰叫他們這屋那麽熱鬧招人的。所以平時這兩屋只要有一人在,都不會鎖,這兩寢室裏的人亂竄。
  
  要說最熱鬧就是一群人在打撲克,新接觸的幾副牌一起玩的,那叫一過癮。但是最喜歡的呢,就是晚上睡覺前七嘴八舌的香豔話題,尤其兩位元本市的兄弟要他們大長見識,對男人、女人之間那事的透徹,毫不掩飾他們是過來人,有過經歷的。實際上施言那些哥們裏有嘗過禁果的,但是沒有這樣大公開地"彙報演講"過。幾個月每晚培訓下來,現在人人都在理論上上升了一個高度,再不會出現一開始的情況:一個個聽得血往上湧,子彈上膛。
  
  黑諾就問起大學寢室的集體生活,因爲對他來說,集體其實是個陌生的字眼。施言把每天晚上那些葷的內容精華彙粹了一下,黑諾是瞠目結舌,這是大學的集體生活!
  
  "你也和他們講這些下流事?"
  
  "呵呵,我沒什麽可講的,聽著玩唄,不是挺有意思的嗎?回來講給你聽還不好嗎?"
  
  "那麽低級。"
  
  "別人可不會這樣說,男生都喜歡著呢,就你,什麽都不懂。"
  
  "你現在淵博了,什麽都知道。"黑諾有點失望施言的大學。
  
  黑諾帶諷刺的話要施言很是刺耳,在大學裏聽到好玩好笑的都想著回來講給黑諾聽,一定也可以博他一笑的。如今是一腔的熱血被熄滅:"我不是就和你說嘛?再說,我又沒有和別人做這些。"施言覺得黑諾看輕他,坐起下床:"覺得我下流,我走。"
  
  "喂,"黑諾才喊一字,施言開了門就出去了。等黑諾出來,施言已經騎車走了,黑諾落寞地回去,心裏也不好受。到吃晚飯的時候,父母問他,怎麽施言走了,因爲來了時候父母告訴施言在家吃飯的,黑諾只好說他還有事情。
80
  
  收拾好厨房,黑诺回去看书,看到桌上的海螺就想到他气跑了,黑诺不担心施言为这事和自己绝交了,他是不想施言生著气回学校。想想,他拿出信纸,打算给施言写信,明天早晨就邮出去,3天施言就可以收到的,相信收到信施言就不会再生闷气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施言下流。
  
  正写著呢,房间门推来了,黑诺回头,是施言!他还是黑著脸进来的,黑诺把刚才放床上的书抱开要施言坐。
  施言拉住他胳膊:"老子想了,我就对你下流了怎麽著?凭什麽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谁说你下流了?"黑诺看施言气鼓鼓,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就好笑。
  "你讽刺我还说没有,要你笑。"施言看出黑诺忍著的笑,把他按扑到床上就手不老实,黑诺推他:"别闹。"下午弟弟不在家,现在可都是在隔壁呢。
  
  "你说,你还嘲讽我不?还那样阴阳怪气说话不?"
  "我根本就没有嘲讽你,我也不是针对你,是觉得你们好象都不珍惜大学,独木桥上挤过去,人家都把大学生叫天子骄子呢,可是你看,你都学什麽去了?"
  施言手规矩地放好,正色说:"我在学校可没有做下流事,除了你。别人我还嫌脏呢。"
  
  那麽严肃的施言说出的话要黑诺说不清楚什麽滋味,知道施言只与他这样,心里还是喜悦的成分居多,无法想象施言与其他人这样亲密。
  "别人知道咱们多丢人啊?"
  "我喜欢你,也喜欢你帮我做。你呢?"
  
  等不到回答,施言又道:"说真话,讨厌就讨厌,喜欢就喜欢。"
  "喜欢,可是、"黑诺坦诚自己感受,却是知道这样不好。
  "咱们都喜欢,管别人做什麽?哪那麽多可是,"施言又把头凑近他耳朵舔进舌尖:"何况也没有人知道。"
  
  黑诺猛然推开他跳起,装做收拾书本掩饰不平稳的呼吸。施言笑嘻嘻过来,一眼就看见了有展开的信纸,拿起来读脸上堆得满满的幸福,只因为黑诺在信中居然有几句哄他的话,要知道黑诺写信可都是好象汇报工作一样把生活、学习说一遍,从来没有见过什麽温言软语的。
  
  "没写完?"
  "是,这回也不用写了。"黑诺就要把信叠了作废。
   "不行,你给我写完,邮给我。" 施言把信拽回来。
  "神经病,这不都看了吗?"
  "没看完,告诉你,给我写完,三天之内邮给我,听见没?"
  
  因为明天是星期一,所以黑诺就是要施言早点回去的,虽然舍不得终究不可影响学习。和施言之间的亲密他无力抗拒,自己其实深受吸引的,所以他也接受了算是两人共享的秘密和私密吧。
  
  早上的升旗仪式黑诺没有参加上,因为施言跑学校来了,这20分锺不仅仅是道别,是施言这几日忘记了给黑诺准备营养品,昨天晚上他父母又在给他装一堆吃穿用度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黑诺这里的营养品应该吃的差不多了,所以早上来车接,这次是他和王丰坐周小东家派的车,他就绕去学校给黑诺留了一大包东西。
  
  元旦前两天黑诺收到了施言的新年贺卡,才注意到周围的同学在互相送贺卡,想给他回寄一张的。不过贺卡中夹了信的,施言说12月31日到家的,就是明天了,这贺卡也就没有必要邮了。31日下午的联欢会上,黑诺就频频张望了,教室里出出入入门一开,他必然就第一个看过去,不过到放学也没有看见施言的人影。本以为他是回来晚了,那麽新年第一天一定会来家里找自己的,结果只有再一次的失望。
  
  新年的气氛过去以後,黑诺才接到施言信,原来他们元旦都没有回来,去同学家玩了。1月15日,施言没有预兆地在黑诺放学的时候出现,黑诺才知道他开始寒假了。黑诺的寒假恐怕只有等春节才可以过上几天清闲日子,所以施言开始了每天中午、晚上的接送他,偶然也晚回家一会,跑办公室去亲密一会。黑诺克服不掉羞涩,但是也体会其中乐趣逐渐学著给施言带来快感。
  
  事情的转机是一盘录象带,就是所说的对青少年影响极大的滛秽Se情之物。这是施言哥们先看了,推荐给大家,一脸兴奋地说著好东西,所以他们传递著看的,果然个个看过以後都赞不绝口地喊过瘾。施言在周六接了黑诺後,就去了办公室,他是想和黑诺一起分享好东西的。当然早知道是Se情片子,可是施言他们以前看的多是三级片,即使有全裸的镜头也不会这样强调、特写、放大的长时间的演绎著。
  
  施言本是搂著黑诺在里间关小了声音看的,镜头一出来黑诺就几乎惊叫出来,施言也是吃惊不小。接著眼睛就移不开,黑诺是没有接触过,施言是从来没有看过这麽刺激的,俩个人没有看几分锺呢,就都是气血翻涌,腿间憋涨。施言最先把裤子拉开,把闷在里面抗议的家夥拿出来了,然後就去解放黑诺的。不需要言语,俩人就都知道为对方做什麽,一会工夫都交货了。
  
  黑诺闭了眼喘息,这边施言可还是定定地盯住屏幕不放,突然施言还在黑诺身上的手就用劲,黑诺抬眼,"哄"的血如山洪爆发往脑子上冲。屏幕上的女人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镜头拉近开始重复这个发出浪叫的女人是如何前後吞进男人的阳物。黑诺是再受不了这强烈刺激了,头转侧去。施言是眼睛发出了异样的光彩,什麽在记忆中苏醒,刚刚释放过的阳物不似往日餍足偃旗息鼓,却愈见饥渴抖擞。
81
  
  
  
  施言尘封的记忆之锁开启,女人以超出常理的生理器官接受男人荫茎的缓慢重复,要施言因为愧疚而逃避性遗忘的东西出现了。因为不适应内疚这种情感,他自动删除了某些造成伤害的经历,同时也删除了那使灵魂都快乐得战栗的高嘲记忆。这一幕镜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在那个密地获得的语言都苍白无力的风华绝代,如潮水侵袭,全部跟随著镜头在倒带,施言颤抖的手去褪黑诺的裤子。
  
  黑诺在施言的怀中无法自已地在施言带起的滔天巨浪上漂浮跌宕、迷失小舟、被他的吻操纵,裤子、衣服,纷纷落地。直到他後背接触到皮凉的沙发,才警醒被抱在这里,自己的不著一缕。不是施言身经百战的丰富经验、也不是翻云覆雨的高绝手段,而且他大学睡前讨论会上那些知识,全活学活用到了黑诺身上,偏黑诺又是一张白纸,可不是任由他写意。
  
  没有容他理智归位,施言就已经除去了衣裤,一具温热的身躯覆盖上来。不再单纯是舌吻,手已经撩拨起胸前的小小||乳|头。施言手指就如电流,走到哪里把黑诺身体上电荷集中到哪里,||乳|头由原本的浅色被掐捏到深红色,硬凸著如小巧的宝石,施言顺著脖子吻到这里,双侧轮流兼顾地给予爱噬--轻轻地咬,磨合,吸扯。黑诺偏凉的身体都云蒸霞蔚突破燃烧点,施言小腹被什麽东西顶著。
  
  双手半支撑,施言把自己的生机勃勃置於黑诺腿间,朝缝隙处钻去。黑诺身体立即退缩,肌肉也僵固,眼睛惊慌张开:"不,别。"
  
  知道施言意图的黑诺反抗动作加大,急欲起身。施言身体压回去,含著他耳垂,半恳求半诱哄:"我想做,要我做嘛。"
  
  施言使出浑身解数挑逗黑诺,耳朵、脖子、||乳|头,再加上手下对黑诺快乐之源的爱抚,终於在把耳廓全部吃进唇腔的一次吸吮中,黑诺弃甲投降地喊出:"怕,很疼。"
  
  精神振作的施言柔声:"我们试著来,我慢慢的,疼就停。"
  
  施言当然不会笨得等黑诺地点头,分开了双腿,学著录象中把自己和黑诺顶端已经湿漉的津液沾了先在那处揉揉抹抹,举枪发动进攻。黑诺是记忆的恐惧也好,是本能也好,反正施言的枪身一接触那,他身体就会向上一窜地闪躲,几次施言都连欲发力的目标都抓不著。欲焰炽烈,黑诺的躲避成为散发了诱惑之涎的食人花,闻到这气息之人已逃脱不能。
  
  微弯身,搂紧他无法退,施言奋力一挺,黑诺"啊"音短促,因为施言吻住了他、也停止了动作。头部是全部进去了,紧得好象要窒息,同时黑诺的身体一拨连一拨的颤抖,施言连吻他眼、鼻、唇,一边大手抚慰,一边低低叙语:"好了,不疼了,不疼了。"
  
  等黑诺从疼痛中缓过来,吐出卡在喉中的那口长气,手不由揽上施言後背,下面被一根灼热撑开,就是施言现在没有动,黑诺也难受得无法说清。
  
  "难受,出来好吗?"黑诺声音都是哽咽的。
  
  "还疼?"
  
  "难受,涨得难受。"黑诺的那里收缩几下,欲把那侵入的硬物挤出去。
  
  "哦。"施言是忍了又忍,真的是心疼黑诺才逼著自己没有动的,现在这麽一下,他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抱紧那身子,就是冲杀入阵。这一击到底後,施言就停不下来了,任黑诺怎麽呻吟呼疼,他只是被致命的快感支配著,直到登颠峰而鸣金收兵。
  
  "喜欢你,喜欢你。。。。。。"施言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反复这句话,而脸色煞白,随著他的驰骋表情痛苦的黑诺逐渐听清楚这话,手环上施言。里面已经不是超出承受的痛觉,被扩张、被大力抽锸,引起他内脏的移位般的翻绞才是难受。这煎熬在黑诺被一股暖流激射进身体深处後终於休战。 
  
  倒在黑诺身体上喘息未定,施言就已经心智清明,急著看黑诺。
  
  "黑诺。"
  
  黑诺在刚才几乎落泪,现在却只是抽抽嘴角。
  
  "疼?"施言见他嘴角抽搐。
  
  "嗯。"
  
  "我出来了?"
  
  黑诺点点头。施言小心外退,在全部滑出的一刻,黑诺呻吟传来,伴随著抽气。而紧随其後的白浊液体中红丝连连,施言抓过衣服,拿出手绢垫在下面,走到柜子前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卷卫生纸过来。等把黑诺身上的痕迹都擦洗干净,施言为他先盖上衣服,才处理自己。
  
  黑诺眼睛一直跟随著他,真是奇怪为什麽赤身捰体的施言可以那麽坦然地光著身子在自己面前转来转去。
  
  穿好衬衣、衬裤的施言就回到了沙发里,把黑诺抱起来,一动黑诺就颤几下。施言问:"疼得厉害?"
  
  "还好。"
  
  施言把他半靠自己怀里,吻著:"真爽,黑诺,真喜欢你。"
  
  黑诺把头靠近了他。施言满心都是释放後的醉情画意,所以看不出来黑诺眼底矛盾的星子陨落。
  
  黑诺休息的时间比较长,後来也是施言为行动不利索的黑诺一件件穿好了衣服,才消灭办公室里的痕迹,送他回家,已经是11点多了。
  
  这一夜黑诺没有睡好,身体的不适占了一小部分原因,那个禁地总好象还含著施言的粗大,钝钝地涨痛。思维的紊乱才是大部分的原因,黑诺搞不清楚为什麽会这样。没有剧痛,可是施言在他身体里出入要他深感耻辱,要推开他的时候,耳畔一句句"喜欢你",要推离的手化为环绕,只因为心底涌上的暖。
  
  "喜欢就可以做这样的事了吗?以後怎麽办?这不是和女生做的事吗?施言是把我做女人用吗?用到他有女朋友?"想到这些,另一张床上的人也思考同样问题呢,施言当然也知道正常情况,自己应该是抱个女生实践那些理论,可为什麽就喜欢黑诺在怀里?还进入那样的地方?施言想象对方换为自己兄弟,心里立即就有要呕吐的冲动,没有敢想下去,很恶心。换为大学里在自己身边献媚的女生,好象可以接受前面,一想到後面,立即打住,嫌脏。
  
  可是想象的人一换为黑诺,施言就觉得周身的血液又不安地躁动起来,好想永远把他抱在自己怀里,尤其喜欢在他那里的感觉,紧紧的、暖暖的,还会自己蠕动。舍不得出来啊,要不是看见他白得无色的脸,施言才不会那麽早就退出来的。如果可以一直这样抱著他,就要每天都睡在他身体里,对他的喜欢真是掬在手心里,放在心尖上。
  
  想到这点,施言格外的兴奋:对,就是喜欢他,要他一定要考在自己的城市,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自己的学校就算了,施言也知道烂学校,糟蹋了黑诺的好成绩)
82
  
  清晨黑诺是被肚子里的绞疼闹醒的,腹泻以後,一身冷汗回到被子里,疼痛减轻了许多。他半分都没有想到过这与施言有什麽关系,认为是昨天半夜回来吃了凉饭的缘故。
  
  施言例外的上午就来了,这是心里迫切焦急有话要告诉黑诺的呢。因为是礼拜天,弟弟都在爸妈那边,所以精神不振的黑诺就歪在被子里看书呢。
  看见黑诺在床上,再看看他神态,施言就疾步走近:"怎麽了?又病了?"
  
  黑诺脸上疲态尽显,唇上挂了一层白霜,哪里是睡觉醒来的样子,说他应该睡觉还差不多。
  "没有,好好的病什麽?"黑诺淡然一笑,越是憔悴。
  施言坐到他身边,紧张地摸摸他头:"真没有事?"这一摸,施言就发现了热度不对:"发烧了,还说没事?"
  
  "不会吧,我也没有感觉到啊。是不是你才进来手冷?"黑诺是有点不舒服,可是这不舒服全在另外一个地方,哪里注意到热不热的。拉过施言手:"你手是挺凉的。"
  施言拉过他额头对额头的,然後站起来:"一定发烧了,你这有温度计吗?"
  
  "在爸妈那边,我去拿。"黑诺就要下床,施言不及阻止呢,黑妈妈过来了,拿著洗好的苹果给他们送来,现在施言来,家里都欢迎著呢。妈妈就是告诉施言中午别走了,这里吃便饭,她一会出去买菜的。
  
  施言告诉黑妈妈黑诺发烧了,要温度计,妈妈急忙去拿了来,量过体温以後,是38.3度,不是什麽高烧,所以妈妈也就只是拿了退烧药和暖壶来,叮嘱多喝热水。
  
  把药喂黑诺吃了,施言就把他手里的书抽走,要他睡觉。大白天的,又是上午,黑诺躺都躺不住,更别提睡觉。黑诺穿了外套去院子里上厕所,可是没有多久时间,就又去了一次,回来施言就问尿血了吗?黑诺只是尿尿的时候开始痛了,也知道是尿血前兆,本不想施言担心,想等他走了以後自己再拿床下的药吃。可施言比他还明白他的这毛病,一点蛛丝马迹就已经猜出来了,黑诺告诉他,没有血,有点痛。
  
  施言再喂了他氟呱酸以後,情绪不是很好,看著黑诺心底有忧有愁、有怜有惜。黑诺就是不愿意他担心自己身体,才想隐瞒他的,太知道自己一声咳嗽施言就如临大敌,黑诺觉得施言呵护自己如小婴儿一般。黑诺荒芜的心田已经被施言开垦为一片绿洲,那是施言的心血浇灌出的黑诺的新生命,所以天然而成的衔接了俩人的息息相关、休戚与共。
  
  靠躺在床边,施言枕著自己手臂:"是不是因为昨晚才又病了?"
  对黑诺来说,昨天的事情无论生理、心理上都不是愉快的,但是他舍不得施言去承担他的病因:"不是,根本没关系。"
  施言翻过身面对他,两眼热忱:"今年你打算考什麽学校?"
  "想去C大或者D大(重点大学)。"
  "还有吗?"
  
  "普通的?普通的我还没有想。"
  "没有考虑其他的重点?"施言自然不痛快。
  "没有,这2个地方是我最想去的。"
  "不错,估计我们几年都不会见面了。"阴邪地发泄不满,不满黑诺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他。
  
  黑诺被点醒,他一直都是渴望考上一个离家远的好大学,"离家远"是他潜意识里就默认的选学校的标准。施言的冷语,他才想到这一点:4年的离别。一时也怔忪考虑这个问题。
  "第一志愿:A大(施言同城市重点大学)。"
  "我、"黑诺犹豫,他觉得不够远。
  "我什麽我,你指望我每月坐几次火车,支援铁道部呢?"
  
  黑诺迟迟不表态,其实是在想离那麽远,施言去看他,不知道有多辛苦。施言则是以为他不愿意,所以恶声恶气地威胁:"你要是去了其他学校,老子一次也不会去看你。"接著又觉得这样不大好,立即换上谄媚哄黑诺:"你去A大,我天天去看你,象咱们高三那样天天陪你。"
  
  黑诺被他这样厉害的变脸技术弄得哭笑不得,嗔斥他:"高三你也没有天天陪我在一起啊?不就是上学、放学嘛?"
  "少爷,那是你自己跑文科去的,我可是问了你以後才选的理科。"
  这个是黑诺理亏,所以赶紧打断他:"谁说这个了。"
  
  "那你的意思是放学後?放学後我没有陪你一起吃?一起睡?"施言移近点搂著黑诺:"嘿嘿,现在我不是陪你睡了嘛。一会还陪你一起吃午饭。"
  黑诺拉开他手:"你不陪你那些哥们?"实际上黑诺到嘴边硬是转折为"哥们"而不是"女朋友"。
  
  "我保证天天看你。"施言如小狗看见骨头一样扑到黑诺身上耍赖:"来A大,来A大,大不了,我天天陪你吃、陪你睡。"施言贼贼地笑。
  "不去。"看见施言那种笑,黑诺第一反应就是嘴上拒绝,心里却是脉脉的温情。
  
  施言笑容即刻收敛,绷了面孔:"除了A大,你哪里都别想去。"
  "为什麽?因为你要做那事?"黑诺笑容也消失。
  施言手一下就举起来,才挥出一秒就骤停於半空,脸红了,脖子粗了,手握成了拳头,捏得死死的,最後一拳砸在床上:"操!"
  
  起来,背床而立。等再逼近黑诺,施言明亮双目两簇火焰,近在咫尺气息都喷在黑诺面颊,阴森森艰涩而言:"在你眼中,还真把老子看成流氓了。我操!今天我就告诉你,A大是你唯一的路,老子不想象这几个月,总想著你却见不著。"哼哼冷笑数声:"放心,我一根手指都不碰你!"
83
  
  
  施言看待二人之间的私密:他认为自己应该是黑诺最亲的人,黑诺於他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这样的亲昵存在於他和哥们之间是不合理的,而和黑诺呢,则是既合情又合理。虽然他进入黑诺身体,好象是单方面得到享受,可是平时黑诺在他手里一样是得到高嘲,并且承认他是喜欢的。
  
  再者,录象中那女人的这个器官接受男人,同时前面还接受著另外的一个人,却浪得厉害,叫得欢畅,看起来是舒服得欲仙欲死,所以施言认为黑诺的疼痛反应是因为他的无经验,是相当於大学寝室里讨论Chu女开苞的情况,多做几次开发出来,就会食髓知味了。总之他大学里学到的半调子的"Xing爱宝典",对情事就只有这样的理解水平。
  
  所以施言心中与黑诺的亲昵是双方获益的,同时又见证著双方凌驾於别人对对方的重要。黑诺一句"因为要做那事",就好象是给了施言耳光一样,把施言对他的牵挂与思念,直接看做为了那下流事而要他考在自己身边。施言赌气要他看看、证明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麽。
  
  施言双手支撑床沿,黑诺正正地面对著他,无一遗漏地接收到那眼底的怒气、失望、嘲讽。
  
  当施言说到总想著黑诺又见不到时,黑诺就知道施言不是为了那个原因才要自己在身边的,等最後一句带著讽刺地"我一根手指都不碰你"的时候,黑诺又惭愧又难过。去年高考报志愿,他们之间没有这样事情呢,施言也是要两人学校选在同一城市的,今年自己就这样小人之心地去误解他。
  
  弟弟在外面叫他们去吃饭,饭桌上都摆差不多了,黑爸爸和五哥都招呼著施言坐,四哥自从单位换了以後,介绍对象相亲的络绎不绝,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没有在家。黑诺坐到凳子上以後,冷硬的登面要他欲站又皱著眉头轻坐下去,那里的红肿不算严重,但是这样压迫著,还是比躺著痛。
  
  施言看了他一眼,问他弟弟:"有坐垫吗?"
  
  弟弟以为施言嫌凳子凉,就给他拿了一个,施言递给黑诺:"你发烧,坐著凉吧。"
  
  接过垫子的黑诺道谢并且对他一笑,施言没回应,转过去和黑爸爸、五哥说话。应该说还是家常菜,就是多了点,还多了红烧肉和鱼。施言很自在地和大家聊天,和五哥交流大学生活。说实话,施言象是这家庭中一员,黑诺象是看客。施言在相谈甚欢的同时,也注意著黑诺呢,发现他还是只拣自己身边的菜吃,根本就没有夹过肉菜。
  
  心里又酸又疼的施言挑了一快瘦的红烧肉放黑诺碗里,他记得黑诺说过不喜欢油腻,否则他自己就爱吃那种五花的地方。吃完饭黑诺本来还要象往日收拾厨房,妈妈说他发烧要他们都进屋去,这里不要他们管。
  
  回到房间,施言把温度计甩了几下,要黑诺再量体温,黑诺看著他递过来的温度计却不接。施言等了一会,含笑弯下身子:"要我动手?"
  
  黑诺不吱声,施言笑意加深,坐到他边上:"我动手了?"
  
  黑诺仰脖对视:"你说不碰我一根手指?"
  
  "美得你!我不碰你‘一根'手指,我碰你十根手指。"拉了黑诺:"过来!抬胳膊。"
  
  抬起一边胳膊,把温度计夹在腋下,再抬头,已经板不住脸,目光相遇,二人都哈哈笑起来。笑够了,施言说:"和我一个城市不好吗?见面也方便,周末你还可以来我们寝室住,我抱著你听他们胡侃,特有趣。"
  
  "那你以後不用陪女朋友?"黑诺还是问了出来。
  
  "女朋友?有你这少爷在,我哪有时间找女朋友,伺候你还来不及呢。"
  
  黑诺是知道了,今年的高考可以只填一个学校了。
  
  下午黑诺看书做题,施言睡午觉,然後才走,告诉黑诺晚上早点睡觉。
  
  星期一黑诺虽然还是有低烧,并不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