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15部分

拿出来摆好,就和阿松离开了。回家路上,阿松贼贼地问于瑶和黑诺是不是在搞对像?
  
  邱林松的问题要施言不痛快,如哽在喉。他还继续直不!蹬地问施言到底还对于瑶有没有那意思。邱林松是喜欢黑诺人品的,从来不因为他的异类于他们这些人而轻视半分。所以他也是好心的怕施言和黑诺为一个女人伤了兄弟情谊。听着阿松为那二人说好话,施言冷冷地扔出一句话:"他愿意拣我的破烂,谁拦他!"
  
  这样的话,邱林松能不认为施言在生气吗?看着施言阴沈的表情,邱林松诚恳地说:"三哥,做兄弟就一世的事,你和黑诺总不会为一个女人掰了吧。"
  "当然不会。"
  "那你究竟对于瑶什么心思啊?给个痛快话。"]
  "我对她?没兴趣、没意思。"
  邱林松轻松了,笑了出来:"那你还一直那么和她过不去干什么?我都以为你还打她主意呢,你也不是那种会吃回头草的人啊。我看她挺喜欢黑诺的。"
  
  "喜欢也不行!"
  "嗯?"邱林松都糊涂了:"你不要,还不准别人要?你要她做老Chu女啊?三哥,你不是病了吧?"
  "我是说黑诺不行,找别人去,不准找黑诺。"
  "为什么不可以找黑诺,就因为黑诺和你是朋友,三哥什么时候这么狭隘了?"
  "我咬了的馒头,嚼没味了吐出来,要黑诺吃,恶不恶心,黑诺不会那么没出息。"
  邱林松刚开始还没有想明白,等悟出这比喻是指于瑶的时候,都笑喷了,指着施言笑骂:"你这嘴够损的,于瑶怎么着也算漂亮,就要你贬为馒头,看她知道还不恨死你,哈哈、哈哈。。。。。。"
  
  施言自己也是止不住的笑,还努力整顿面部失控的表情肌,佯做严肃:"吃别人剩的,漂亮也没味。"
  "操,以后黑诺有女朋友,三哥要不要去检验一下是不是被咬过的馒头?"邱林松说不下去地狂笑,施言也笑伸腿踢他。二人就骑着车打闹笑骂。
  "。。。。。。黑诺不应该找女人,自己就应该是女人,做我们三嫂最省事。。。。。。"在和施言要分开的岔路口,邱林松坏叫着玩笑之言,钻进小区回头挥手大笑。
  
  饭后施言就是安静地想着这句话,"如果黑诺是女人",这样不成立的目标,以前施言从来没有想过。可是,如果、如果黑诺真的是女人呢?几乎这念头一出现,施言就想到娶他,自己要娶他。就这样拉着他手、抱着他沐春风、踏夏浪、听秋雨、赏冬雪,夜夜让他在自己胸怀里变温变暖,每一个清晨以吻开启氤氲双眸,告诉他:爱你、爱你直到永远。
  
  施言手抵住了垂下的头,额间发丝垂落,眼帘下万种柔情深壑无垠。仅仅是想像,施言心底就装载不下的温馨满溢。几次夜宿黑诺家,黎明悄悄离开前,看见枕着自己胳膊熟睡的黑诺,施言走时总是轻轻一吻。一直觉得欠缺什么,这一刻清晰了,少了三个字给他!
89
  晚上王丰与施言在电话中有一个长谈。白天在医院,施言听闻黑诺脚指甲脱落,高大的身体都控制不住地抖动,双手握不住拳地颤,才要王丰急着寻机支开他。然后在黑诺去厕所的空间,王丰一听大夫诊断的是肾炎,他顾不上究竟是哪种肾炎,但是妈妈就是内科大主任,耳睹目染也知道这病的严重,所以怕再刺激到施言,才告诉大夫要自己妈妈来详细咨询病情,这会不要写这样诊断。
  
  和妈妈沟通过以后,王丰知道施言其实早就明白是肾炎了,一年前拿到书那么研究的施言只是一直没有得到专业的确诊罢了。王妈妈也和施言说了一会,主要是讲解黑诺的病,但是也安慰这些孩子:那么年轻,好好治疗,不要再犯,注意休养,不发展就没有大问题。
  
  王丰接过电话以后告诉施言,妈妈说了就算血尿症状不在了,也要继续输液。恐怕最少会有一月都要每天去打针,自然要与施言商量了。今天他们开出了10天的药,而且离大学开学就两个多星期了,王丰是想施言把一个月的用药全部开出来,放在妈妈病房,要黑诺在他们开学以后也可以每天抽时间去输液。施言感谢这样的安排。
  
  是肾炎,施言是没有什么太大意外。心头的重负是黑诺以前绘声绘色讲述给他的乡下生活。
  在多姿多彩的淳朴后面,黑诺没有提到过血和泪,连辛苦也不曾触及过,却原来都在无人可觉之处默默承受。施言不可以流血、不可以掉泪,只是任由无法示人的泪堆积出一弘苦泉,日日悬挂心尖。
  
  黑诺第二天就上学了,在下午课结束以后去医院输液。施言嫌去黑诺家取晚饭路远,东西营养也不够,所以在父亲单位订的。黑诺嘴上说不挑食,可是由于多年的单调饮食习惯,好多东西他都吃不惯。施言总不满意他吃得少,又逼不进去,就在饭后半小时再给他吃水果罐头。
  
  于瑶知道黑诺每天要在医院待几个小时以后,也经常来陪他。有时候施言拿了饭菜回来就是于瑶和黑诺在这吃,他回家陪父母吃饭再回来。施言哥们也都来过,但是一来就好多人在旁边打扑克,施言嫌他们吵到看书的黑诺,也都是一会就赶人。
  
  这一天施言在家吃完饭,没有立即回医院而是在自己屋闷坐着,施言是不愿意回去看见于瑶。今天是邱林松从他爸爸单位订的饭,施言和他一起去拿的,回病房,正好看见黑诺低头吃于瑶手里的橘子。见他们进来,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于瑶解释:"他一只手扒不了,不方便。"施言冷淡去搬小桌子,把饭菜为他们拿出来摆好,就和阿松离开了。回家路上,阿松贼贼地问于瑶和黑诺是不是在搞对像?
  
  邱林松的问题要施言不痛快,如哽在喉。他还继续直不!蹬地问施言到底还对于瑶有没有那意思。邱林松是喜欢黑诺人品的,从来不因为他的异类于他们这些人而轻视半分。所以他也是好心的怕施言和黑诺为一个女人伤了兄弟情谊。听着阿松为那二人说好话,施言冷冷地扔出一句话:"他愿意拣我的破烂,谁拦他!"
  
  这样的话,邱林松能不认为施言在生气吗?看着施言阴沈的表情,邱林松诚恳地说:"三哥,做兄弟就一世的事,你和黑诺总不会为一个女人掰了吧。"
  "当然不会。"
  "那你究竟对于瑶什么心思啊?给个痛快话。"]
  "我对她?没兴趣、没意思。"
  邱林松轻松了,笑了出来:"那你还一直那么和她过不去干什么?我都以为你还打她主意呢,你也不是那种会吃回头草的人啊。我看她挺喜欢黑诺的。"
  
  "喜欢也不行!"
  "嗯?"邱林松都糊涂了:"你不要,还不准别人要?你要她做老Chu女啊?三哥,你不是病了吧?"
  "我是说黑诺不行,找别人去,不准找黑诺。"
  "为什么不可以找黑诺,就因为黑诺和你是朋友,三哥什么时候这么狭隘了?"
  "我咬了的馒头,嚼没味了吐出来,要黑诺吃,恶不恶心,黑诺不会那么没出息。"
  邱林松刚开始还没有想明白,等悟出这比喻是指于瑶的时候,都笑喷了,指着施言笑骂:"你这嘴够损的,于瑶怎么着也算漂亮,就要你贬为馒头,看她知道还不恨死你,哈哈、哈哈。。。。。。"
  
  施言自己也是止不住的笑,还努力整顿面部失控的表情肌,佯做严肃:"吃别人剩的,漂亮也没味。"
  "操,以后黑诺有女朋友,三哥要不要去检验一下是不是被咬过的馒头?"邱林松说不下去地狂笑,施言也笑伸腿踢他。二人就骑着车打闹笑骂。
  "。。。。。。黑诺不应该找女人,自己就应该是女人,做我们三嫂最省事。。。。。。"在和施言要分开的岔路口,邱林松坏叫着玩笑之言,钻进小区回头挥手大笑。
  
  饭后施言就是安静地想着这句话,"如果黑诺是女人",这样不成立的目标,以前施言从来没有想过。可是,如果、如果黑诺真的是女人呢?几乎这念头一出现,施言就想到娶他,自己要娶他。就这样拉着他手、抱着他沐春风、踏夏浪、听秋雨、赏冬雪,夜夜让他在自己胸怀里变温变暖,每一个清晨以吻开启氤氲双眸,告诉他:爱你、爱你直到永远。
  
  施言手抵住了垂下的头,额间发丝垂落,眼帘下万种柔情深壑无垠。仅仅是想像,施言心底就装载不下的温馨满溢。几次夜宿黑诺家,黎明悄悄离开前,看见枕着自己胳膊熟睡的黑诺,施言走时总是轻轻一吻。一直觉得欠缺什么,这一刻清晰了,少了三个字给他!
唇诺 90
更新时间: 10/10 2007
  金帝巧克力--只给最爱的人。施言的面前一个长方形铁盒,精美的纸套包装上,斜斜地飞扬着这句烫金的话。这是刚刚那位出国考察回来的客人,在香港机场免税店里买的[1],据说在才过去不久的2月14日,是恋人的节日。客人说国外的有情人都非常重视这个节日,男性会送心仪女子鲜花,而女性则是以巧克力赠送爱慕之人。
  
  如果没有醒悟到自己缺失给黑诺的是什么,如果没有这火热的爱的宣言,这个东西在施言面前就是黑诺补充营养的零食罢了,早就在客人一走就拿去医院了。现在施言居然紧张了,他没有去医院接黑诺回家,而是要王丰去了。时针走过了8,又走过了9,施言凝视着盒子,任时间流泻。拿过盒子,抽开了纸套才发现被透明的胶带封闭着无法开启,套回去,摸上那一行字。
  
  只给最爱的人--黑诺。原来有没有这个机缘巧合,这都是属于你的。施言在短路休息了两个小时以后,思维清晰、活跃。原来这就是爱,没有惊涛骇浪、没有绝唱千古,却润物细无声地早就滋润了自己的心田。许多困惑都打开了天窗一样,不再需要解答。为什么不喜欢于瑶,潜在的意识已经把她做为了危险;为什么黑诺的病会身同感受一样的疼?为什么每每有揉压他进身体的欲望,为什么他轻描淡写的笑也可以要自己心倏然明快?金帝巧克力,给出了有力的回答。
  
  有了自己心爱的人,这个发现,要施言心灵都插上了羽翼,在幸福的海洋里倘佯。心爱的人就在自己身边,经常就在自己的怀里安睡,施言一想到这些,就无法不满足,无法压抑地想大笑乾坤,尽显自己一身的欢乐细胞。
  
  施言考虑了好久要不要和黑诺表白。不是胆怯,最早的乍明心意的慌乱已经不再,让他犹豫的原因是时机。黑诺这一刻已经是施言清楚确认的爱人,自然什么事情都站在爱人的角度去衡量,黑诺在复课,高考前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告诉他感情,施言怕影响他的学业。爱人是个傻子,会一心一意地扎进我们的感情,那么一旦我开学了,他就要承担上思念之苦。施言舍不得,舍不得爱人一点点的苦,何况还是已经为自己"苦"了那么多的黑诺。
  
  等一等?等到他高考结束,当然是最理想的时候,可是这个期间有个虎势眈眈的于瑶,万一她再次表白了呢?施言可以拿命赌于瑶没有死心,而是在伺机而动。施言不是自信心膨胀过度,他就是确信黑诺也爱着自己,才跃过正常途径,根本没有猜想如果自己表白,黑诺是什么反应。他认为青涩的黑诺还不懂这就是爱,需要自己告诉他。思来想去的,施言两种态度间论战,各执自见、各有利弊。
  
  最后,施言不得不问自己的心,抛开一切外在因素,自己会怎么选择?告诉他,施言一分钟都不愿意等待的,希望和爱人一起分享他们的爱情。做下这个决定,施言有点激动了,看到桌上小台历,施言倏然拿起笔筒里的红笔,看看表,刚刚走过零点,在这个特别的日期上,施言画下了两颗星星。
  
  黑诺下午上完课,看见施言来接自己去打针,高兴迎上去:"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平时总会有一、两个施言的哥们跟来的。
  "他们有事。"当然是施言特别不要他们来陪的。
  "那你是不是一会也要走了?"施言就算有事不看着黑诺输液,也无一例外地回来接他回家,但是昨天却没有来。现在又说他哥们都有事,黑诺以为他送自己打上针就要去找他们,所以失望满眼。
  "我陪你,一起吃饭。"
  灰暗的眼睛立即美丽湖泉亮丽眩目,轻盈跳上自行车后座,如孩子样小小欢呼一声。
  
  施言看着他就好像看见幸福,何况爱人这份难见的"激烈"情绪。黑诺是含蓄内敛的性格,要他有大笑大哭都是不可能的,能够要他跳上来以后主动伸手进自己的衣兜里,好像环抱自己,已经是他的不同寻常了。施言想着一会的黑诺还不知道要怎么"激烈"呢。
  
  护士打针离开以后,施言坐在黑诺边上拿出包里的巧克力:"给你的。"
  黑诺伸脖子看看:"我不吃糖。"
  "巧克力。"施言把盒子放在黑诺面前:"我送你一半。"
  "送我一半做什么?你爱吃就自己全留着,我不吃糖,巧克力不也是糖吗?"
  "一半是我送你,另一半是你送我。"施言笑意殷殷。
  黑诺云深不知处。
  
  施言捧起巧克力:"黑诺,这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黑诺被施言奇怪的一串话绕得一头雾水,低下头去看有什么奥妙。浏览过漂亮的包装,突然眼睛盯住了一行字,那金色的印刷字迹前后各有一个手写体的字--前面是"诺",后面是"言"。热烫的字迹滚滚沸腾在黑诺心海,黑诺但觉得血呼的一下就冲向大脑,连耳朵都在燃烧。
  
  施言看着眼前的爱人火烧云侵染,静静捧着盒子。待他脸上红霞略消,才轻声问:"这也是你应该对我说的话,对吗?"
  黑诺由一开始被榔头击了头部一样眩晕之后,神智接收来自心底的反馈:喜悦。不是第一次被别人表白了,上次面对这种情形,先惊讶,然后立即反应的是早恋是不对的;这个时候呢,却只有喜悦与幸福。
  
  眼睫眨动,缓缓抬头对上深情凝望的施言,黑诺抑制羞涩秋水一笑,施言的世界空谷幽兰朵朵绽放。
  "我爱你,黑诺。"即使昨天就知道了今天要告诉他,这一瞬间,还是激动难平,颤抖的声音最真实地体现了施言的爱。
  黑诺大大的眼,就这么看着,深深地看着施言。好像一辈子没有见到了,好像一个世纪才换来的一个看着他的机会。
  黑诺的目光要施言动容,伸手握住没有针的手:"告诉我,应该告诉我的话。"
  
  "我爱你,施言。"黑诺的语气很轻,却没有丝毫迟疑地说了。
  
  "黑诺,知道吗?2月14日是情人节,在国外所有有情的人都要过这个节日。今天是2月22日,222,爱爱爱,以后我们的节日就在2月22日,每年的这一天就是我们的情人节,222,这是我对你一世的承诺。终有一天,我要2月22日因为我们的爱,成为有情人的节日。"
  
  P.S.[1] 香港买的,才会是写中文的。
  
  另:此章送给我第222号读者兼朋友燕子小姐,感谢燕子的选择,并且祝愿燕子也因为222得到幸运。
91
  
  接下来的时间,施言就是把黑诺环圈在胸前,二人都没再说什么,安静地去感受那份喜悦、幸福。灵犀相通的心不需要多余的言语,只因为对方和自己一样,在回首来时的每一个脚印。转身过去,原来三年多时光恍惚弹指之间,初见的那情那景还历历眼前,黑诺怎么也想不到风中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会是那位高傲的公子。
  
  黑诺承认造物者在弄人。对于对方来说,他们都是异次元空间的人,无论背景、性情、甚至理念都鱼与飞鸟般异类的俩个人由冲突到和平,由和平到和睦,由和睦到相知,由相知到今天相互许下爱的箴言。黑诺无憾无悔。
  
  不确定什么时候开始,施言就不再单纯是朋友,自己与他超越了友情,升华了知音,血脉相溶。从来不愿意去追究隐讳面纱下的东西,抱着得过且过的心,其实是清楚缺乏直面真实的勇气。如果不是喜欢,身体怎么会早于自己的心就选择了接受他?如果不是爱,怎么会甘于羞耻、不适地亲密,只因为他喜欢。
  
  于瑶出现引起的粗暴反应,并没有要自己有被惩罚、被羞辱的感觉,只因为在友情的烟雾之后掩盖着醋海生波,是施言彷徨不明产生的紧张。黑诺不可能会主动掀掉保护纱,却不是迟钝到无情无爱。生命存在至今,只有施言会给他的死水带来微澜,只有施言会让他感知一次次心的悸动。
  
  施言是激动难平,和黑诺的记忆伴随了自己带给他的无数欺凌、伤患,今天抱在怀里的爱人,一身的病疼几乎都是自己制造出来的。昔闻病因的那一刻,施言疼得翻天覆地,此生唯愿他得回健康。
  
  目光相遇,黑诺不再回避。漆黑双瞳不再有任何的掩饰,如海的深邃蕴藏着如洋的深情。施言小心又紧了紧手臂:"你是我的。"
  黑诺点点头,施言头与他相亲:"告诉我。"
  "我是你的。"
  
  施言手下有力抱住,直奔那吐出心灵承诺的淡色之唇。二唇相衔,都是辗转吸吮,黑诺的唇舌第一次化被动为迎合,与施言起舞纠缠,第一次品尝了施言口腔味道。放开呼吸吁吁的黑诺,施言的胸口因为黑诺的病而积郁起来的阴霾,若雪后霁日开始消散。
  
  "想什么?"施言问还是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黑诺。
  "以后、我不是一个人了?"黑诺的话带着迷离地不确认,透出几分罕见的脆弱。
  "当然,"施言好像完全明白爱人的心,他真的可以体会到为什么爱人流露出这一面。自己的这个爱人如暗夜独行的旅人,从来与孤独寂寞为伍。施言明白,才会心疼他。握住他双肩,四目相对:"记住,我也是你的!"
  
  那让施言觉得春风失色的笑容做为了黑诺的回应。
  施言起身,握住了黑诺的脚踝,除掉袜子,黑诺缩脚,施言并不用劲,只低着头:"我想知道。"
  不用找,右脚的两片指甲丑丑的怪样子,是它们了。施言手抚上这两片指甲,久久不肯抬头。
  
  "我觉得很幸运,过去的每一件事都很幸运,没有那些幸运就不会有今天。"黑诺试图抽回脚,并且安抚这个自责内疚满怀的爱人。
  "疼吗?"
  "早就不疼了。"
  施言亲亲这两片指甲,放手。这是施言无声的道歉。
  
  王丰给他们送来了晚饭,说了一会话也就走了。等施言把吃完吃剩的都清理掉,才发现巧克力不见了,是黑诺见王丰进来给藏起来了。
  "小气,打算吃独食啊。"施言知道原因,却故意地曲解黑诺。
  "我就要盒子,你把那些都拿走和他们吃,我才不在意呢。"
  "我在意,就咱俩吃,谁都不给,这是我们定情的巧克力,喜糖呢。"
  
  黑诺要他羞得面色绯绯。施言凑过来,拿过巧克力开始拆封:"我还没有见到里面什么样子呢,昨天想偷尝尝的,结果粘了透明胶的。"
  打开,原来是一颗颗圆润的巧克力球,亮莹莹灯光下好不可爱,散发着甜香气息。施言拿过一颗递到黑诺嘴边,黑诺却一闪,避开:"你吃。"
  
  "你先吃。"
  "我不爱吃。"黑诺踌躇得缓慢说道。
  "为什么?"
  "我就不爱吃糖。"
  
  "吃!什么都挑食,零食也挑。"施言拿着巧克力的手就往黑诺嘴里塞,黑诺转头躲,一只手猛然隔开:"我从来不吃糖!"
  如画面定格,记忆之锁开启,熟悉的一幕同时在二人心中倒带,气氛一下冷窒。
  "你没有虫牙,糖醋的菜你也吃,为什么(不吃糖)?"施言把高一黑诺的理由直接反驳掉。
  
  黑诺把头转到一边,施言也不逼问,拉着他手:"酸甜苦辣,我们一起吃了苦辣,一起尝试了酸涩,现在不一起品味甘甜?"施言啃啃黑诺手背:"你要那么慷慨,我就一人全吃了,别说我欺负你啊?"
  
  黑诺回首,沉默之后把那个糖果的事件说了出来。施言控制自己要拥抱他,要抚慰他,只因为施言看见那个冬日,那个孩子埋下了一颗糖,可同时埋葬下了生活的甜,从此他的生活欠缺了一味。施言深刻体会到了黑诺性格中的孤单、寥落,这是他为了免除失望而关闭了所有希望的窗户。
  
  施言笑颜翩翩:"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就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再不吃了,真笨、真傻。"
  黑诺不是想求得施言的同情,但是也没有想到施言会这反应啊。
  "真有出息,就这屁大的事。"施言拿了一颗巧克力丢嘴里,扑到黑诺嘴前就吻下去,舌头卷过黑诺的舌头,裹住这一甜蜜。待黑诺不再抵抗了,施言微微松唇:"一人一半。"
  
  施言拿舌尖顶住了巧克力在牙齿间咬下去,中间是包了果仁的,施言把带着果仁的那半送进黑诺嘴里。这儿时的伤害留下了久远地根深蒂固的影响,黑诺拒绝吃糖只是一个表象,他断弃的是被爱与希望。施言为他伤、为他疼,却不可以让他继续画地为牢。
  
  第一步,施言要他重新知道甜蜜的滋味;第二步,施言要以今天记忆剔除掉旧的伤害。所以到黑诺嘴里的巧克力融化吃进,施言才放开黑诺。
  
  "酸甜苦辣,一样不少。我陪你。"
92
  
  日子并没有因为情花初绽有多大的差异变化,因为情意早就贯穿了二人的生活,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有了明确的定义--眉目传情。开学在即,意味着又一次的别离。施言是千叮咛万嘱咐,要黑诺当心自己身子,连王丰也委托自己妈妈继续提供照顾给自己哥们。
  
  他们不在家,黑诺如果饿就先在家吃饭再去医院,不太饿就是先输液,再吃饭。父母提到了要不要给他送饭,不习惯添麻烦的黑诺当然拒绝了。不过也没有饿到黑诺,书包里总是有零食的,而四哥知道他打针,还给了他五元钱,要他饿了就先买点饼干的。黑诺连施言留下的一堆吃的还没有消灭呢,自然就又把钱存放起来。
  
  施言开学的第二个星期六,黑诺在放学后直接去的医院。扎好针护士出去,一会儿门又开了,黑诺以为还是护士,从书上抬起头,施言已经大步走过来。如果不是手上被针牵扯,黑诺都要扑过去了,也就是两周,却不同于以前的分别,黑诺每天在入睡前经历着快乐的煎熬--思念。一项清冷的性格,居然在每每想到施言时就如火山的岩溶汩汩炽热。
  
  施言带着旅途的仆仆风尘,张开臂膀就把倾身迎他的黑诺收归麾下,俯头寻找那片柔软。唇齿间,相依相缠;吐吸间,心脉相通,这一吻由急切渴望转为深切缠绵,待施言的思念牵挂略略得到安慰了,才还黑诺一个呼吸,依然恋恋不舍地啄着被自己抹掉霜色带了一丝红润的唇。
  
  "想我了吧。"
  黑诺笑而不答,只是看着施言,带着全部的惊喜。黑诺以为施言是父母派车接回来的,或者是搭其他哥们家车回来的,结果要黑诺大吃一惊,施言是自己坐长途汽车回来的,他居然坐长途汽车?几年前黑诺被发配到农村的时候,曾经坐过长途汽车,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他高兴的同时又心疼施言受恶劣条件之苦。
  
  施言倒是一笑置之,不介意这一路的劳顿:"你今天可要收留我,否则我就流落街头了。"施言是没有告诉家里偷偷回来的。
  黑诺由施言举着滴流瓶子,去护士站借了电话,告诉家里今天打针打迟了,输液回去要晚一些,要家里不要担心。等出了医院,这二人找了小吃部吃饭,主要也是磨时间,等黑诺家人开始休息了,施言才方便潜进去。
  
  他们小心溜回黑诺房间,洗漱就都是黑诺把水打进屋子里。连刷牙施言也是在屋子里用黑诺牙刷解决的,他在学校是突生回来念头的,站起来就走,哪里想得到带齐这些零散用具。等洗脸洗脚以后,施言还要黑诺打热水,黑诺才要问又了然,在施言揶揄眼光下匆忙出去,施言清洗的时候,黑诺假装收拾的背身,只听那水声就要他心跳加速,红潮染腮。
  
  等施言带着窃笑告诉他洗好了,黑诺低着头去端水,肌腱有力的双腿在眼前,黑诺眼睛都不敢乱转跑出去倒水。他直接就在厕所为自己清洗好了,因为做不到在施言面前自己洗。再回去,施言已经钻进被子,嘻嘻笑着等他呢。
  坐到床边关台灯的黑诺要施言扑倒,一翻他就被转到内侧。无一丝空气可分割出两具年轻的身躯。
  
  "暖玉温香抱满怀。"施言头钻在黑诺脖子边嘟囔,深深吸气:"想死我。你想死我。"
  "关灯吧。"黑诺本就腼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结果发现贴和在自己身上的肉体已经拨得光流流,干净着呢。一个硬硬的东西不客气地戳着自己。
  
  "你、"黑诺对深入身体的Xing爱一直都没有适应,说实话真不是好受的事,要不是施言那么喜欢,黑诺真想拒绝他的。
  "我的枪威武不?"
  黑诺直瞪他,这人却是厚颜了得,这东西挂在嘴上从来不谦虚地自夸、炫耀。
  
  俗语说小别胜新婚。不知道什么时候算新婚,小别却实实在在是两周了。一个是初惹相思的味道,血气方刚,精力旺盛;一个是一腔思念日日堆积。施言还记挂着黑诺的羼弱未愈,纵使自己为烈火也不敢把小诺化为干材燃尽,天干物燥摩擦出的火花也是靠细雨和风来浇润。一次手手之情的激发,一次几乎一直保持匀速抽锸,频率恒定(但是时间比较长久点,没办法,有一得就要有一失嘛)只最后关头改变过的扩张心肺功能的运动后,施言收刀入鞘。
  
  黑诺是知道他的能力的,也知道这人的胃口很是贪婪。自从输液以来,施言就再没有享受过二人的亲密,连要黑诺援"手"帮助的时候都没有。再算起开学的日子,这就一个月了,真是不能相信今晚解放的施言只这样就餍足了?做完后续工作又搂回黑诺:"快睡,明早我早起出去吃饭。"
  
  "你、够了吗?"
  施言还没有弄明白黑诺的话:"什么够了吗?"
  黑诺贴在他胸前,习惯性枕着他肩窝,组织不出来语句回答。
  "嗯?"施言下巴点点他头顶:"什么?"
  "那个。"黑诺吞吞吐吐,感觉自己臊死了。
  这状况,施言略做思考,了悟的J笑:"还要?没够?"
  
  "才不是。"黑诺气恼,音量也就突然提高。
  施言急忙吻上他嘴,拍拍他背。黑诺意识到查点惊动到隔壁的弟弟们,也吓得禁声。
  "这不是逗你嘛,你看你,我还不知道你心思吗?"施言轻声:"怕你又尿血,舍不得。等你全好了,哼哼。"化身为侏椤纪滛魔地发出滛笑。
  
  黑诺翻身背对不理他混话,施言胳膊如章鱼缠上来:"宝贝?"
  黑诺心脏都狠狠打个激灵:"恶心死!肉麻死!"
  施言也忍俊不禁"扑哧"笑出:"那我该叫你什么?心肝,转过来嘛。"
  黑诺满身鸡皮疙瘩,拍掉施言的章鱼爪:"我不要五脏六腑的名字。"
  
  后背闷笑,又缠上:"诺诺。"
  黑诺才要张嘴反对,自小到大所有人都是黑诺、黑诺这样叫他,这叠子的诺诺要他别扭极了。
  "就这个,否则就在五脏里挑一个。"施言直接做出终决。
  "霸道。"
  
  "诺诺、诺诺。"施言美滋滋地叫一句,亲他一口。这名字其实是施言在分别的时间里想好了的。日思夜念黑诺的时候,一遍遍回想相识以后的点点滴滴,心口丝丝的抽痛。人间的冷暖,爱人经历的多是寒冷,温暖却是寥寥无几。
  
  人人都是有小名的,那是父母对子女的宠爱,兄弟姊妹手足之情的亲密体现。小名,即使汗颜如狗蛋、招弟,某些方面也象征着爱的传递,就算没有特别起的小名,一般也会自动衍生出来一个小字头是名字:小明、小强。。。,那是一种亲切、接受。而施言没有听见过任何人以本名以为的称呼加在黑诺身上,可想而知,黑诺匮乏的生命里缺失了什么。
  
  诺诺,施言在心底送黑诺的名字,包含了自己无限爱意的名字。施言要为黑诺在以后的生命里补回所有遗失掉的部分。他相信总有一天,黑诺会懂得诺诺意味着浓浓爱宠。
93
  "你要叫我什么呢?言?"施言在黑诺之前就撇嘴了:"不好,难听,言、言的,好象在做菜,不要。"
  黑诺觉得好笑,一个称呼有什么大费周折的,他们不是一直施言、黑诺的叫着名字吗?"别人怎么叫,我也怎么叫就得了呗。"知道他们一帮都喊他三哥的。
  "不行。"
  施言干脆的拒绝,要黑诺胸口闷闷的,叫他三哥的都是从小和他混到大的,交情都不一般,黑诺想到不同,沉默了。
  心肝宝贝身体略有僵硬,施言就知道他多心了。这爱人啊,本来是心胸极为宽广,温和淡然的性格,现在却细腻、敏感得多。不过施言却是高兴他这样的,不在乎,哪里会有敏感?他以前那样什么都触不到他内心,施言才不喜欢呢。就好象施言从来见不到黑诺爽朗、放纵的大笑,无论何时、无论何事,黑诺的笑总是收敛的,施言更是找不到可以把笑容直达心灵的通道,所以永远没有发自内心的笑容出现在黑诺表情里。
  "三哥、言哥,那都是他们喊的,你当然不一样,你叫的,就只有你。"
  黑诺转身靠回他怀里,虽然还是缄默,却因为这句话而满足。
  "就喊我哥哥好了。"黑诺有不少的哥哥,可都是规矩地称呼"大哥、二哥"的。施言就一个姐姐,年纪还不是很近,所以他小时候就姐姐长姐姐短这样喊着。现在已经算是脱离少年,进入青年时代了,他当然不再屑于撒娇的行为,可是每当叫着姐姐总是比姐亲密得多,尤其是他有要求的时候,一叫就灵。
  "叫一声,叫我啊。"施言催促着。
  黑诺的声音就消失到嗓子,卡在那里怎么也出不来。在施言又拿出杀手锏,把他吻得三魂丢了七魄以后,才在耳际"哥哥、哥哥"的带领下,喊了出来。一股麻酥酥电流从脊柱就窜上百汇大|岤,施言被他叫得通体舒畅。
  "诺诺,诺诺,真是要了我的命。"
  为了不被家人发现,清晨施言和黑诺就起来了。施言本是要自己起来出去吃早饭,让黑诺好多睡一会,等自己耗到8、9点钟了,再光明正大来找黑诺,下午就直接返校了。黑诺坚持醒了就睡不着,要和施言一起出去。吃过早饭,看看还早,施言说去车站查看下午几点的车。
  等到了那里,都没有经验的他们才知道原来一天只有两班车去施言学校所在城市,下午一点的车票早就卖光了,目前就只有早上七点半的车上,还有最后的几张票(站票)。骤然提前了几小时的分离,要二人都失去了笑容。看着施言上了早班车。黑诺想着施言只是因为自己要站数个小时,心疼着他。施言想伪装轻松的笑也感觉脸部肌肉不服从指挥,他何尝又愿意仅仅是一夜的匆忙相聚,还有那么多话没有来得及说。
  回到家的黑诺坐在床前发了一会呆,体味着施言的气息。片刻后打开书本,只有沉浸在书本中,离别的忧伤会淡化;黑诺的学习有了强大的动力,确保万无一失地考入A大(施言学校同城)。
  施言回校后就立即来信了。宽慰黑诺自己一路顺利,并不辛苦。而且告诉黑诺,已经咨询过别人,原来那车票是提前一天就开始出售了,而星期日下午的票是最紧张的。所以在两周后,施言又悄悄回来前,黑诺在星期六早上五点就去车站为施言买到了周日下午一点的车票。
  这次回来,施言上缴了自己的私房钱--春节的收入。因为施言是有准备回来的,提前选好车次,是下午就到家了。趁父母没有下班,他回家了一次,把自己的钱都拿出来。本来父母上周去学校看他,他想过要他们替自己带过去,又想想会引起他们注意花消,还是决定自己偷摸回家。
  当施言把自己的一千元交给黑诺时,后者是说死也不拿。施言告诉他这些都是要花在二人身上的,例如每次施言回来前黑诺都要去给他买票。钱是留下了,但是黑诺并没有用,施言辛苦劳碌,自己坐享其成,黑诺也想有所付出。所以黑诺用自己积攒的微薄积蓄来买票,也是因为四哥每月都会在自己发工资的时候给黑诺也发五块钱。
  转眼到了五一劳动节,得到一天假期的施言父母和秦明旭父母一起去学校看他们,带着他们几个哥们一起到郊区踏踏青。施言早在4月中旬就知道父母要来了,所以早通知过黑诺,他要等月中才回去了。星期六黑诺兴冲冲地买了票,快一个月没见到施言了,下午两节课后就禁不住雀跃的心,管不住地经常张望门口,等待熟悉身影。直到放学,黑诺也没有等到来人。
  晚上在家里,黑诺边做功课边竖着耳朵,盼望窗外会有动静。即使到深夜了,黑诺实在熬不住睡意,他才躺到床上。不放心,还是把窗户的插销打开了。星期日的八点了,黑诺相信施言是有事情耽误了,心里暗自责怪就算有意外情况,昨天晚上没有打电话,今天也应该来电话啊。难道他忘记说好这周回来的?带着点怨气,黑诺去退车票。
  车票没有退呢,就被等票的人买走了,所以并没有损失退票费。黑诺想着回去写信要"骂骂"施言的失约。估计施言下次回来,一定又会无赖地道歉、赔礼,黑诺嘴角就起了弧度。
  转身往外走的黑诺突然顿住脚步,不相信自己眼睛似的在眨过以后再瞪大。施言!是施言!但是黑诺没有惊喜地喊他,也没有扑过去,而是惊吓地站在门后。那个胳膊上挽了一个千娇百媚女孩子的人是施言?黑诺脚下生根地被固定住,痴傻得注视着不时耳鬓私磨的男女。等他们走出视线很久,黑诺还宛如梦境神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回到家的黑诺,头脑里象山间迷雾遮盖、混混沌沌,一直搞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看清楚。走到父母那边,拿起电话,拨下虽然只打过一次,心里就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最后一位数字还没有按下,黑诺放下了电话。走到离家比较远的社区,黑诺找到公用电话,接通了施言家。施言的父亲接了电话以后,喊施言接电话的时候,黑诺扣下了电话。
  春光明媚下,黑诺一身冰冷地回家了。
94
施言接起电话,里面已是盲音,以为断线,就放好电话等着。十分钟过去,再没有响铃,像王丰这几个经常电话联系的兄弟,施言的父母都是可以听出他们声音的,所以施言问父亲刚才是谁?父亲答不认识,对方只说了"您好,请问施言在家吗?"
施言以为是哥们有要他顺便带东西回去的,因为别人都没有回来,而下午又是有车送施言回去的。现在听父亲这么说,施言就确定不会是他们。那些哥们都是称呼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