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41部分

现在你只好睡灰尘里了。"  唐朝发出贼笑,黑诺被他笑得悚然。
  
  "我昨天晚上就到北京了,今天早上飞过来的,灰尘擦了,被子晒了,你闻还有干干的阳光味呢。我是要给你个大惊喜。"
  唐朝身材比较壮,看起来是大块头,所以黑诺以为他说的大惊喜就是空降下来的他自己,也没有继续问。转着身看房间,似乎唐朝有充分时间好好打扫过了,干净整齐,符合入住水准。  
  "你怎么不问我大惊喜?"唐朝憋不住了。
  "什么?"黑诺看见唐朝就跟在他身后转,一副等他开口的样子,略一想露出惊讶表情:"还有?你不会告诉我你找到一见钟情结婚了吧?"
  
  黑诺是故意整蛊唐朝呢,他成为唐朝家教以后,俩人性格虽然是截然不同,但是相处得很愉快。唐朝特别爱听黑诺上课,黑诺也觉得唐朝和想象中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不一样。唐朝热情、开朗,最让黑诺欣赏他的是一颗慈善的心。
  
  有一次,唐朝朋友介绍朋友给他认识,黑诺都从那女孩来的态度和次数上感觉出来居心不大端正,暗暗觉得丢了咱们中国人的脸。他很担心唐朝看透女孩动机会对整个国人有偏见,因而对唐朝反而疏远着保持距离。
  
  几次以后,唐朝挑明了对黑诺说:"男性应该爱护女性,即使我知道她为什么来,我可以婉转的让她明白我无法帮助她,但是不要直接去伤害别人的尊严。我从来不会因为她联想到你,联想到其他人,我在中国这么久了,对我好的人很多,我到处游玩,有主动给我指路,热情给我讲解传说的,他们都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好些连我名字都没有问一次。中国人的友善好客,我不会忘记的。"  
  唐朝说得磊落诚恳,反而让黑诺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作祟,气度上要人家比了下去。唐朝真性情以对,黑诺也就坦诚相待,以后的真对真,让俩人倒是跨越种族和国籍成了知己,唐朝旅游都邀请黑诺一起去(当然没去)。
  
  他没事的时候,给黑诺讲自己家,父母哥哥。他很是骄傲地介绍过父亲对母亲是一见钟情,立即展开追求,成功让母亲醉入爱河闪电结婚的。唐朝说的时候还羡慕他爸爸好运气,对黑诺摇头叹气着自己的一见钟情还不知道在哪里。黑诺的性格对一见钟情的感情信任度很低,尤其是文化差异,他感觉那是浪漫的民族特性决定的。
  
  不管怎么说,离别4个月的朋友回来黑诺真的开心,因为唐朝陪他复习考试那段日子,可没少提供无私的帮助。
  "饿不?我请你吃饭。"黑诺在法院上班以后,午餐费全省了下来,而且食堂饭菜特别丰盛。他就打算用这午餐费接风了。
  
  "你是要请我,还要大大的庆贺。"唐朝点着头:"还要负责帮我追功课。"  黑诺好笑:"你知道要上课了?"
  唐朝突然冲过来握住黑诺双肩,哇啦哇啦一段英语喊出来,黑诺几乎破功而笑,他知道唐朝一急还是母语脱口的,看样子是惊喜忍不住了,黑诺也不逗他了,静下心欲分享他的惊喜。  
  黑诺唇边笑容不见,眼底却深重起来,他反手抓到了唐朝的胳膊,嘴唇有点抖地问:"真的?  唐朝知道黑诺听明白了,重重点头:"真的,我确认了消息才回来的。他们现在应该是送交录取中心,统一发放offer,你下个月一定可以收到offer的。算不算大惊喜?"
  
  黑诺想给唐朝一个灿烂的笑容,想对他说点什么,可是他只有微微一笑。他真的有些激动,激动到无声。
  唐朝见黑诺这反应,有点不知所措,他糊涂这代表高兴还是不高兴啊?黑诺语音很轻:"谢谢,唐朝,谢谢你!"
  
  唐朝又看看黑诺的表情:"你惊喜?还是不惊喜?你高兴?不高兴?"
  沉浸在自己的震撼中的黑诺,被唐朝摸不到头脑的样子拉出来,他终于开心而笑:"惊喜!惊喜!谢谢你带回来的惊喜!"
  
  唐朝不满地更大声音:"你哪里是惊喜?你表现给我的是惊吓,我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不受欢迎的事。"他拉起黑诺手朝天放声大喊:"surprise!surprise!......"刚刚开始象狼嚎,后来就比较刺耳象迪斯科舞厅里的尖叫。
  "这才叫惊喜,懂不懂,你喊!"
  
  黑诺性格谨慎,他前后一想就知道什么事情耽误了唐朝回来上课。唐朝长途飞行,黑诺想周日再来了解细节,因为他知道唐朝一定做了许多正常途径之外的帮助。然唐朝的时差让他晚上分外精神,黑诺与他聊到黎明才走出留学生楼。
  
  走在晨曦吐白的林荫下,一夜未眠的黑诺眉眼里找不到疲惫,却象充电了一样胸膛里鼓鼓热热的。自己多么幸运,有这样无私默默帮助的朋友。难怪唐朝申请期末考试延期,难怪他没有按时返校,难怪自己有可能得到TOP 10的录取,唐朝居然做了那么多。如果最后也没有offer呢?他是不是就不会让自己知道他背后曾经的援助?
  
  唐朝不但以自己当时做草稿的申请资料为底稿,做出5份漂亮的申请资料赶回美国投递出去(5份大约申请费就要500-1000美金,黑诺因为申请费而只投递加拿大和美国各一所大学的申请),而且还一直追踪着这些申请的进程。申请中很有份量的多出了唐朝父母为黑诺学业学费出任担保人。  
  黑诺知道唐朝父亲就是医生,拥有私人诊所;而母亲则是一所大学的ESL教授【3】,唐朝父亲的社会地位,母亲职业的巨大优势,应该为黑诺在评审中增添了别人望而相背的优势。黑诺真的没有想到,唐朝对他考试的帮助,他已经铭记在心,他想都没有想过再给唐朝添加麻烦。他不知道如果这一切是真,他该如何答谢唐朝一家的大恩。
  
  offer没有拿在手里,黑诺没有和任何一个人透漏。他继续平凡而宁静的日子,随着希望成真的临近,他突然想到有一天施言也必将知道,自己的喜将是施言的悲,黑诺无法笑得轻松。

第 65 章
  五一劳动节恰好是一个星期六,中法包了一辆大客车单位集体春游,因为这种活动通常带家属孩子,厅长就要黑诺也去,并且允许他带一个自己同伴。黑诺和石浩关系最好,想当然是约石浩,结果阴差阳错地是唐朝做了伴。
  
  单位出行都是当天去当天返,结果黑诺早上见到唐朝的时候几乎以为这人要远游,鼓鼓囊囊两个大包,再看看自己就一个草绿军挎包扁扁在侧。没办法黑诺也负责一个双肩背。等到了青山秀水的目的地,背上驮两包辎重,黑诺想想放弃爬山,选择游湖划船。
  
  一般年轻的或者家里大点孩子都呼啦啦往山跑,黑诺携负重的唐朝与更愿意轻松一些的年长者选择湖面泛舟。唐朝一张西方脸,可是各位法官惊奇他讲中国话居然没有大障碍,纷纷来了交流的兴趣。
  
  尤其下了船在岸边,唐朝那两大包一抛出,大受欢迎。让黑诺肩头都勒得痛的辎重要他瞠目。这位仁兄整个包里全是吃的,因为不是什么下水果的季节,他背了五花八门的水果罐头,香肠火腿和蛋糕面包等拉拉杂杂零食一堆,黑诺揉着肩膀苦笑。
  
  法官们和这小老外边吃边聊得开心,黑诺的厅长突然询问他是否有意愿毕业来中法上班。黑诺顿了一下,offer 没有肯定之前,他不愿意张扬,而且也不想直接回绝厅长的美意,这是长辈对他的爱护和赏识。有没有offer,厅长的心意是一样让他感谢的。
  "黑诺你要上班?你不去Duke?"唐朝急了,他以为黑诺会选择上班。
  
  别人不知道Duke是什么,猜测是更好的单位?黑诺对厅长坦白了:"我很喜欢中法,能够来您这里我很愿意。可是我还不能够最后确认,因为我申请了留学还不知道会不会录取呢。谢谢您,厅长,我尽快给您答复可以吗?"
  "会的,我不是告诉你了吗,Duke已经审评通过了。说不定offer就在路上呢。"  
  话题转到了黑诺留学身上,对后生可畏,初生牛犊的钦佩与感叹他们自己的年华流逝。不过大家还是支持赞同的多,总觉得国门开了,年轻一代是应该出去闯闯,也算完成被耽误的红卫兵一代的遗憾吧。那天以后,黑诺就换厅了,厅长有意要黑诺接触民厅、经济厅等,甚至执行厅【1】都要他有时间去看一眼。而他在中法的饭票连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消费完--每到一个厅,都有同事把多余饭票给他。
  
  自小默默无闻在墙角的残枯杂草,极度欠缺关注,连皮肤都会感到视觉饥饿的黑诺,如今蓬蓬勃勃,郁郁葱葱地拥有了阳光雨露。他由衷感谢这些长辈、朋友给予的关爱帮助,他铭刻于心地期待自己有朝回报大家。
  
  施言由于从北京回来不久,既有单位8小时工作,又要业余兼顾自己的买卖。刚刚忙完手里的这一笔,假期也没有什么心情应牟维新的约去MO城,更是拒绝了王丰和秦明旭。本来就在家躺着看天花板,空虚如荒沙,一通电话叫出去了。他单位那几个给领导开车的转业兵司机都和他关系不错,平时下班了施言要用个车都随他开走,领导也装聋作哑。
  
  因为昨天送领导回家时没说假期要跑私车,司机小李是打了通宵的麻将,而且早餐都没有下桌。如果继续再打上几圈,他的问题也不大;但是突然领导老婆要回隔壁县娘家一趟,问题就来了。小李怕自己开着就会睡着,自己掉沟里是小,领导老婆破损了可赔不起,所以问问施言有时间陪他跑一趟不?就是押车,因为短途,顶多4个小时就回来够了。
  
  施言好人做到底,小李押车自己开。他回程的时候在没有任何路况的情况下踩了刹车,打盹的小李一晃,纳闷转脖看车外,施言说:"你开,我抽根烟。"
  小李以为施言昨天晚上也有活动,不好意思自己睡着,因为开车就怕困的时候身边的人还闷头睡觉,如果可以聊天会让司机精神一些。
  
  施言烟瘾不大,身上根本没有带烟出来,还是小李递上一根。他狠狠地吸一口,往肺里咽的那种,辛辣入口(不是施言习惯的高档烟)。以前那个人知道他们在外面应酬,烟酒不可缺,开门递上一根烟再说话是礼节,所以他曾经关心地建议施言:烟吸到嘴里就可以吐出来,不要往肺里走,而施言也因为顾忌那人身体,担心二手烟而一直不敢多抽烟。
  
  "你昨晚也玩了?几点睡的?"小李看施言那抽烟法,简直是大烟鬼见到鸦片膏子。  施言一路保持和小李说说笑笑,心中久久无法平静。就在刚才他与父亲的车会车,他几乎要下意识地按喇叭招呼的时候,副驾驶座上那位北京的服务员让他手僵硬。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再蒙蔽自己的眼睛?假日--领导的车--送妻子回娘家,刘哥正在做着和自己类似的事。  
  施言心目中的父亲有学识、有能力、有魄力,懂得生活的一个人。在北京父亲给予的惊诧,施言把他看做一次父亲的解压,由于距离遥远,危险性不大,施言没有深究。因为他坚信父亲多年身居领导岗位,威信、名誉会约束他注意群众影响,他不会让自己行差偏颇,留下污点。想想自己不也是有贝戈戈这样一个相差悬殊的谈话人吗?
  
  不是因为纯情而将那女孩与父亲定义为谈话关系,那女孩看得出来没有受过太高的教育,唯唯诺诺不大见世面的样子,所以施言怎么也无法往那方面想。父亲那么学识渊博的人就算有了情人,也一定是温柔婉约,懂父亲有品味的知识女性。和一个几乎可以做女儿的半文盲上床,施言有这怀疑就觉得亵渎了父亲。
  
  可是今天施言动摇了,就在家门附近父亲的私车可以单独为女孩跑,这真的不符合父亲严谨的性格。那么一瞬间,施言有了排斥,对真相的排斥。
  
  施言谢绝吃饭的邀请,赶着回家。父亲并不在家,小姨来了,母亲正在抱怨父亲上现场。施言想与母亲好好沟通的愿望因为小姨的来访而不得不延迟。晚上丈夫才进门,妻子一天的怨气有了发泄,施言塞着耳机听音乐,一个头有两个大。次日早晨施言就被叫责骂吵醒,原来父亲今天还要上现场,母亲撒泼,小姨劝架的声音,然后是父亲关门的声音。
  
  昨天领导们都要慰问坚持在岗位的工人,施言相信父亲,但是今天他就不知道了。叹口气,施言穿戴好出卧室,没有办法再晚了,是时候必须和母亲坐下来耐心谈谈了。
  
  "妈,别生气了,我爸也是没办法,做领导的怎么也要去一线看望职工。"  "我怎么知道他去哪里看了,看谁去了?谁知道他在外面都干些什么?"  "妈,"施言不赞同地摇摇头,示意母亲给小姨添了尴尬。或者是因为施言这一声里带点责备,让母亲的怒气反而被煽旺了。
  
  "怎么的?我不能说?你爸有钱有势,你就(偏)向着他,我没有钱,我就没有说话的资格?"  "妈,你说的什么话?等你平静了咱们好好谈。你这样不行。"
  "我怎么不行了,你说我怎么不行?"一听儿子说自己不行,母亲气急败坏。  
  "等你冷静吧。小姨,你和我妈去逛逛街,中午做点好吃的吧。"施言知道现在说不通,就回房间拿了包打算去办公室打几个长途,与北京培训班的同学和客户联络联络感情,走到客厅被母亲一把拽住:"我要什么冷静,我哪里不冷静?"
  
  这样胡搅蛮缠,施言忍不住皱眉,强忍着说:"妈,我爸每天工作都很繁重,方方面面要操心的事很多。本来家是一个可以让他休息、安静的地方。你可以不要再闹他了吗?你这样继续下去,哪个男人愿意回家?你会把你的男人闹跑的。"
  
  母亲好象看陌生人一样,施言以为母亲受到触动,伸手想牵起母亲去沙发坐下来推心置腹谈一次:"妈,真的,别说我爸,我有时候都想躲出去,"
  手伸到一半,话说到一半,施言被母亲接下来的举动吓傻了。
  母亲突然噗通一声跪到地板上,跪在施言膝前,施言彻底惊呆了,他惊得一点反应也没有,张着嘴如石像。施言的小姨也化做另外一尊石像。
  
  施言就看见母亲双手趴在地上"咚咚"有声地接连给自己磕头,口里连声喊着:"小云(施言小姨名字),你看吧,你看看,这就是我养的好儿子,我没有权势,也没有钱,有权势才是他爸,我错了......"
  
  施言手里的包差点掉了,他胸腔里悲鸣一声,脚下踩到烧红的铁板一样跳起来,拉开家门就往外冲。施言哭了,他真的感觉到脸上有湿润流下。但是冲到马路上,哪怕只是踩到马路牙子,他也立即稳住身形,用手帕擦去泪水。因为他是施言,因为有太多的人认识他,因为有太多的人熟悉他的父母,所以他没有痛哭的空间,所以他必须要风度翩翩,以得体稳重示人。
  
  施言给司机小李打电话,开出了单位的车。他毫无目的,无头苍蝇一样有路就开,有弯反应及时就拐。胡乱摸着他就到了高速口,这是几日前才开通的一条高速,其中的一端就是MO城。这条路通车,他们家到MO城的时间将缩短为90-120分钟之间。想到MO城,想到MO城里的那个人,有79天没有看见过他了。施言眷恋,施言思念,施言挟著深切的痛楚喊出他无法忘怀的人:诺诺,诺诺!  
  不顾一切地踩下油门,施言眼窝涌上阵阵热气,剖心之痛只有在那个人身边可以得到安抚,施言向着他的方向前进。一路上施言驾车就好象哪吒脚下的风火轮,新开通的高速上很久才会出现一辆车。施言眼眶烫、咽喉哽、胸口紧,相思早已蚀了骨穿了心。下了高速进市区,施言越来越迫切。大哥大突然的铃声让他一惊,刹到路边接听电话。
  
  "施言,我是于瑶,我高兴死了,"于瑶兴奋的声音:"你快快联系黑诺告诉他,McGill大学录取他了。写信太慢,你快点想办法通知他。"
  施言宛如置身湖底,被水草包围看不见周围的环境,一种绝望升起。
  "施言,施言?"于瑶还在大喊大叫:"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听见,"施言机械回答,有如将死之声,看着大哥大的眼神好象看见妖魔。  
  太遥远的距离,外加于瑶的激动,让她听不出来施言的异样,还一味地报告着喜讯:"施言,多谢你替黑诺交申请费,他那么孤注一掷地申请一个学校,你不知道我那时候好担心啊。4月开始我每天晚上登记等候学校机房上网查他的那些申请,我刚刚看见McGill大学已经邮寄出offer了,施言,太好了。告诉黑诺,让他找找McGill的资料就知道那是多么了不起的大学了。恭喜他,恭喜他......"于瑶的声音哽住了,然后就是啜泣的声音。
  
  施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于瑶再见的,他一直坐得笔直,目光里找不到焦距。再一次的大哥大铃声响了很久,他才茫然地抬起电话,铃声紧促声声催人。按键,一个女声:"施言,你好。"  
  施言看着电话,动动嘴,没有声音。
  "施言?你好,施言?听得见吗?"贝戈戈听不见回答,疑问几声,她明明可以听见电话里有车喇叭的声音,所以扬高声音:"施言?你可以听见我吗?我是贝戈戈。"
  
  "听见了。"施言慢慢说出来:"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假日想打个电话问候问候朋友,你在哪?出去玩了吗?不少单位都组织春游呢。"  "你在哪?"
  
  贝戈戈就在家附近呢,施言说了一句你等我,就放了电话。贝戈戈在那边简直不敢相信,从街口的公用电话厅猛往家跑,先是最快的速度洗澡化妆,然后把房间里脏乱的衣服全扔到箱子柜子里,哄走了自己的室友。
  
  贝戈戈惊喜万分地守在门口,几乎施言一到她就打开门迎接。不过她很快就察觉出施言有心事,施言是有伤自己背的人,贝戈戈发觉施言的笑让人心酸,能够要施言受到莫大委屈和伤害的人,舍黑诺其谁?
  
  贝戈戈觉得黑诺是个傻子,这样情深如许的人怎么会让他伤得如此深?怎么会有把他推给别人的一天?贝戈戈可要抓紧这个机会,因为施言是她最念念不忘的男人。虽然不知道黑诺又是为什么伤了施言,但是一生有挚爱如此,就算是个男人又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P.S. ??这一章看得不太明白,唐朝要为黑诺作学费担保吗?美国人的法律意识很强,好像一般不为人作经济担保的.既使是美国的华人,在为自己的近亲作类似担保,都是非常慎重,乃致国内亲人认为他们不近人情.因为如果黑诺交不出学费,唐朝就得为他支付.
-- 朋友,我来回你的留言,不针对人,只是因为这段留言让我感触颇深,你刺到了我的神经了呢,^_^。说实话,那不是我愿意回忆的一件事情。我大学毕业那年本应该立即就走,是英国。在我去使馆面试之前,我的担保人变卦了,理由就是你陈述的理由。所以我不得不在没有担保人的情况下面对签证官,除了实话实说,我已经想不出可以弥补的办法。因为语言表达并不是很准确,签证官想确认是不是担保人变卦了。而旁边闲坐的一位翻译(签证面试可以要翻译,也可以不要翻译,他们就坐签证官旁边)插话说:"她就是没有钱去念书了!"
我愤怒质问她,签证官请我安静等候一下,然后我见她退后和别人商量了什么。那一天我没有拿到签证,但是我也没有被打上拒签记录。一般不给签证,就打一个拒签的章。因为英联邦国家那么多,我一旦被英国拒签以后,再签或者其他国家都比较困难了(特指我们年代)
当天下午我打电话到英国大使馆投诉,我告诉他们,我再也不会申请去英国,因为在中国有那么多优秀的外语人才,而他们居然选择我们眼中的垃圾做他们的助手,那么我对这样的国家也很失望。
多年以后,我再想接我电话的那个英国绅士,他真的很绅士,很礼貌,表示一定有误会,一定请我给他时间调查,但是或者我将担保人变卦的伤转嫁给了他,我拒绝了他,表达了自己放弃去英国的意向。
担保人变卦,我无法责备人家,也不应该责备人家,这不是对方的义务对吗?但是我绝对会有失落,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当我在外面的时候,我看见很多的老外为他们认为值得的人担保,而很多的中国人打着会要他们经济损失的名义而变卦。我特别的咨询了这个问题,那根本不是真的,不会出现被担保人交不出学费,担保人为他支付。
当我凭借自己的经济拿到签证的时候,昔日的担保人主动给我金钱上的帮助--不是担保,而是金钱赠予!我不可以为当年的变卦就此生怨,所以面对1万美金的时候,我拿了8元美金,算我接受了帮助。
世上总不乏锦上添花之笔,但是雪中送炭大约会让人铭记得更久。
如果我太渺小,黑诺不够强大,闻名世界的"邓文迪"贡献了一个经典案例,一位最普通的中国女孩,她如何走进美国,走进YALE的?她的担保人还没有黑诺的担保人有实力。
有的朋友劝我别对读者留言认真,说会影响我形象,形成锱铢必较的恶形象^_^,我又不是名人,要什么形象。我是心里急,我不愿意你们,我眼中的年轻一代被错误信息耽误,我希望我的读者在我这里有所得,而不仅仅是H,是纠缠的男欢女爱。

第 66 章
  施言胸口抽疼到使人疯狂,崇拜与敬仰的父亲终于被逼走出了背叛家庭的一步,可怜可悲的母亲昼夜担心惧怕的恰恰是她亲手造成的。施言对父亲稍有失落却没有怨恨,如果出现的是可以抹去父亲眼中疲惫的志同道合的知己,施言甚至会悄悄替父亲感到安慰。面对母亲,自作自受的她甚有可能得到的是别人的嘲笑与讥讽,可做儿子的自己对她有着切肤的可怜与同情。
  
  母亲歇斯底里的表现是她心理上的担忧恐惧的发泄,文化水平低的她不是一个会调整、控制自己的理性之人。父亲事业上占据了很大的精力,能够安抚母亲的时间确实不多。姐姐长年不在家,而自己走进大学开始,母亲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她突然之间就没有了忙碌的重心,发觉每一个人都不再需要她,而且都离她而去。母亲的神经质就在那个时候开始了,遗憾的各有所业的他们都忽略了。  
  施言敬爱父亲,怜爱母亲,他的双亲不分轩轾地一样重要。如果施言没有一份刻骨的感情,他或者会责怪母亲的愚蠢,或者会保持尊重他们地选择沉默着,正是施言也经历着、痛着、忍着,他能够理解母亲看似病态的行为。自己不是也因为不愿意失去而丧失理智,说起来自己身上也有一半母亲的基因,自己那时不也和母亲异曲同工的行为?
  
  从放开他那天起,施言就猜出了黑诺的打算。为了成全他也为了自己免除见面不相守地折磨,施言接受并且帮助黑诺起飞。可是真的就要一冲而起,真的就要隔海也望不见他时,施言多少心理建设坍塌了。毕业以来总存在的精神目标,偶然之下尚有的会面,让施言积极产生动力,没有象以前天天围着黑诺转,视野转移的施言用大把空闲反而开创了自己的蓝图。
  
  施言毕业后几乎没有衔接过渡痕迹地就融进了社会,而北京的培训、倒爷的身份让他更加深入接触社会的多面性。他是一个对新事物接受度高、灵活游刃的人,所以无论在应酬上面遇见多大的场面,他都不会是搅兴的一员。他绝对没有那份正气在灯红酒绿的包厢里板着孔孟之脸,他不是异类不会造成别人寻欢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王丰与秦明旭在三哥面前都可以毫不掩饰他们的放荡。  
  逢场应酬搂过多少柔软的小姐,施言没有计算过,但是施言从来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他没有亲吻过任何一张嘴,也没有带上床任何一人。脑子里道德规范薄弱,连禁忌之恋都敢担的施言在欢场里选择禁欲?这不是笑话,施言朦朦胧胧中心里有着认定,他依旧是黑诺的,似乎这样,黑诺也就是他的。
  
  有着这信念的支持,施言带着黯然之情也干劲十足,一步步栽种自己的绿洲。施言感情上有时候也天真,带了几分不识人间疾苦的纯然,他不敢想太多,但是心里暗示自己,一片绿莹莹的生机是属于黑诺的,他与自己同在的生命之所必将是黑诺眷顾的。
  
  于瑶的电话毁灭了施言的绿洲,摧毁了他的信念,将他清醒地由海市蜃楼中击起。只是几分钟,绿洲里的生命凋谢,甘泉消亡。施言满眼荒沙滚滚,一望无垠,似乎他看见自己倒毙在荒漠中,任黄沙埋葬。
  
  含笑给施言端水的贝戈戈却发现他目光死灰,对自己递来的水杯视而不见,她又心疼又焦急:"施言,你怎么了?"
  施言茫然对着喊他的贝戈戈,似乎不明白她问什么。
  贝戈戈靠了过来:"施言,你这样我很心疼,你说说话。"
  "说什么?"
  
  贝戈戈一下扑上去,抱紧了施言:"说什么都行,只要你开心起来。"贝戈戈温柔地送上红唇,施言头一闪,躲开。贝戈戈的身子已经偎进去,不甘心地抱紧了施言亲吻他的脖颈。施言身体僵硬,一动不动,贝戈戈并不死心,手也伸进去,由胸膛往下滑,施言气息逐渐有了变化起伏。  
  怎么到了床上并不记得,施言就想知道自己活着,他疯狂地证明自己还活着。说真话开始的贝戈戈欣喜得要控制呻吟的音量,他推测黑诺一定在床上放不开,施言应该喜欢羞涩型的,而到后来的她根本失控大喊,她再也没有经历过这么激烈的Xing爱,这个男人将她耕耘到忘记一切伪装。在她高嘲之后,没有给她任何喘息之机的施言还在继续,直到她尖叫断裂变音的时候才抽出体外She精。  
  施言翻到旁边平躺的时候,看到双腿还打颤的贝戈戈,低沉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愿意,施言,我自愿的。"贝戈戈欲将身体缠上来,可是全身软到无力,她期望地望着施言。
  
  "我走了,今天还要赶回去。"施言站起来去厕所。
  施言出来的时候贝戈戈已经战胜虚软站起来了,施言穿好衣服抽出三张百元钞票放在桌子上。  "施言。"贝戈戈无限委屈。
  
  施言看着贝戈戈,他知道自己冷酷,除了那个人得了自己一世的温柔,他可曾在意宝贝别人?自己利用了贝戈戈做浮木,贝戈戈何尝不也是利用了自己的软弱一瞬?银讫两清,他本就不是一个可以做梦的对象。
  
  贝戈戈有点怕施言那么冷冷的眼,她觉得施言似乎知道什么,嗫嚅地低头:"你以后还会找我吗?"
  "不知道。"
  
  施言给牟维新打了个电话,没有说自己在MO城,拜托他去告诉黑诺好消息,并且带上自己的口头祝贺。由贝戈戈身上下来,施言确认自己是活的了,只是他今后的生命将如矿工的脸--与黑暗为伍。
  
  不管牟维新是否可以体会出三哥的痛,他自身还是真诚地为黑诺高兴,送上恭喜。他注意到自己代三哥转达祝贺的时候,黑诺僵化的反应。牟维新挣扎了一晚上,还是决定不告诉三哥黑诺的反应,他总觉得黑诺对三哥的情表面是察觉不出来,但照黑诺的性格来推测,他那种人是情愫深埋,一生一世的。黑诺寒门出身到今天很不容易,牟维新不想他失去留学的机会。
  
  黑诺躲起来了,他躲到顶楼无人走进的一个走廊里。施言,我的爱人,这会在哪里神伤?他很后悔没有给于瑶留下唐朝房间的电话,他那么粗心地一直任由施言传递消息,他没有喜悦而只是担心着施言,心疼到他疏忽了刚刚还疑问牟维新的话:自己根本没有申请McGill大学啊?  
  由羞辱而产生的怨恨,由想到施言将会自食恶果而冷笑;到他松开自己手时的绞痛,到那一刻可以瞬间烟消云散的宿怨,连挚爱都失去,哪里还有恨的力量?黑诺由最初的坦然,到去岁国庆节惊觉自己原来那么怕施言真的忘怀自己。
  
  暴瘦的自己逼得施言出现了,黑诺松了一口气,即使有鄙视自己阴暗的一面,他确实惊惶的心得到安定。准考证,春节在自己床上酣睡,施言还在。甚至他们的情人节,黑诺特意没有出来,他可以感觉到施言离他不远,施言就在不远的地方,与他一同如守岁一样一起渡过。  
  施言一直在他的心里,就象他知道自己一直在施言心里。有了施言无声的陪伴,黑诺这些日子从来不孤单害怕。现在他们之间终于即将出现天堑银河,黑诺想到自己划下鸿沟,却要施言目光始终守望自己,他看到自己的残忍,也害怕施言的毅然转移视线。
  
  黑诺亲吻手中的一张被压膜了的纸片,不足巴掌大的一张纸片,沉重地包藏了施言浓浓的宠爱与深情。那是施言自北京回来怒斥黑诺以后,他终于承认了他害怕施言已经不在乎自己,他终于承认他不许施言忘记自己,一辈子不许遗忘!
  
  施言回来了,连骂带怒的后面是舍不掉的情缘。黑诺悲中带慰,所以黑诺终于有勇气去承认,他终于翻动封存的记忆。施言曾经给他的鸿雁传书中,憨态拙朴的一副漫画被黑诺拿出去压膜,从此夹带在皮夹里贴心陪伴。
  
  "施言,施言......"黑诺在黑暗中亲吻漫画,仿佛在亲吻远方的恋人,眼泪忍不住滑下来。黑诺知道了自己的自私,听见了给予自己无限宠爱的恋人,全心全意爱自己的恋人在无声哭泣。  
  王丰秦明旭惊喜地发现三哥与他们同一战壕里了,三哥就好象突然开窍,玩得比他们还开。牟维新私下提醒施言别中标(指性病,欢场女人都吃药,他们不担心怀孕),必须带套子。  
  贝戈戈见施言也不打电话来,坐不住地打了秦明旭假装寒暄。秦明旭知道她一直对三哥贼心不死,陪自己上床也是套消息,所以有些恶意地告诉她,他们就在MO城,而三哥正有别人陪得销魂。贝戈戈对秦明旭奉承赞美、软语相求,得到来参一脚的机会。
  
  她进了包厢就看见一个比自己还年轻妖娆的女人粘着施言,无耻地低胸衣服靠得死死的,端着酒在施言嘴边。贝戈戈的眼睛放出恶毒的箭羽,又妒又恨。她知道施言就是拿那女人玩乐,可是即使是玩乐排也应该排到自己。她走过去:"施言。"
  
  贝戈戈想自己已经两次和施言有了肉体关系,自己是不同的,自己是有资本的,所以她甚至有一点"大姨太太"的架子挑衅那个"小姨太太"。
  施言只是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喝了一口女人端着的酒:"明旭找你的?他在那边。"  
  贝戈戈简直气炸了,可是她不敢发脾气,只有委屈地坐到秦明旭身边。秦明旭坏笑地看贝戈戈碰壁,也不帮她。贝戈戈心里咒骂秦明旭,咒骂粘着施言的女人。她去卫生间的时候遇见熟悉的姐妹(小姐)。看到她踩了狗屎的脸色,当然关心是不是客人难搞,她忍不住大骂遇见了一只禽兽(秦明旭)。
  
  本来秦明旭对贝戈戈一点感情也没有,她爱喜欢谁和自己也没有关系,只是一个妓女而已。但是怪就怪她心术不正勾引自己,秦明旭也不是二百五,一个下贱的妓女居然打算利用自己,让他心生不满,所以象玩老鼠一样给贝戈戈消息却又不及时,推一把又不使全力。贝戈戈才又恨他又不敢得罪他。
  
  秦明旭就见贝戈戈回来以后一扫刚才那种颓废吃了败仗的灰脸,又开始殷勤给自己倒酒,心里好笑。但是没多大会,秦明旭就感觉周身飘然,贝戈戈扶他去卫生间并且在隔间里让他射了出来。  
  "你给我吃什么了?"秦明旭黑了脸厉声问,舒服以后他就察觉有猫腻。  "舒服吗?"
  "是什么?"
  "你急什么,我哪敢给你吸那些东西,那不是害你吗?我不干那缺德事。"  "到底是什么?"
  
  "这个。"贝戈戈递上一个棕色小瓶:"朋友给的,是国外一种治疗咳嗽的药水,结果在应用的时候发现可以让人很爽,很敏感。我问清楚了,这不是毒品,你刚才有幻觉吗?除了很爽以为,有其他症状吗?"
  
  秦明旭回想了一下,自己从头到尾确实意识清醒,视觉听觉都正常,连脚步也不会踉跄,唯一的感觉就是快感,一身的快感。
  "治疗咳嗽?"他半信半疑,患者喝下去都快乐似神仙?
  
  "有病当然不可以喝你那么多,刚才你喝了两口的量,咳嗽的人都是喝小半口就可以了。朋友说国外的药很严谨,按量服用不会有副作用。你不信去问问,这里玩的人好多都认识这药水,大家都喝根本没有问题。"
  
  秦明旭目前没有不良症状,不过他也不相信贝戈戈。但是当迟来的顾少萌看见药水说:"你也有这东西?"
  顾少萌的说法和贝戈戈大体一致,秦明旭就有了八分信。王丰好奇地凑过来,听见会有不逊于高嘲的快感,立即心动想尝试。秦明旭对刚才那种爽也意犹未尽,所以在搂了女人走前又灌了一口。  
  黑诺在五月的第一个周末收到了来自Duke的offer,由于唐朝额外申请的学校,他并没有黑诺具体的信箱号,所以在投递的时候他留下自己的地址。因为没有奖学金,黑诺并不打算去申请美国签证,而唐朝和他解释了整整一个上午:他可以去做TA,他也可以打工,和在中国一样做家教,同时唐朝告诉他,自己父母的担保信已经邮寄给北京的美国大使馆,他有相当的资本去申请签证。唐朝赶鸭子上架地逼着黑诺开始申请。
  
  McGill的offer略晚也到了,同时黑诺收到了于瑶的信。于瑶在信中详细解答了黑诺关于McGill的疑问:于瑶曾经和施言说过黑诺危险的独校申请,施言立即明白了申请费的压力,而汇钱拜托她为黑诺甄别最合适的学校。当于瑶提出即使申请费有了,好学校的商法也没有奖学金的时候,施言回答为黑诺已经准备好。所以于瑶请黑诺不要考虑学费而放弃McGill。
  
  于瑶在信中写下:"你是一个骄傲的人,施言这样全力以赴的帮助之于你大概会是一种压力,你不愿意平白欠下深重的人情债对吗?我想如何要你接受学费的资助对施言也是一个头疼的挑战。他现在一定苦思不伤你尊严的方式,所以了解他又是你知音的我替你们说开吧。
  
  黑诺,还记得高中的你们?还记得我反对你被这个花花公子骗走友谊吗?我一直狭隘地误解他是不甘心我对你的移情而接近你,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