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44部分

拿到签证的希望很大。这个夏天他就应该走了。"
  
  施父对此倒是表现出来吃惊:"那孩子要出国?留学?"
  阿松走了以后,施父久久瞪着自己圈画的名字。几乎8年,才20出头的他们已经认识8年,在成长的岁月中这几乎可以看做是青梅竹马。由小松言之凿凿那种酒的清除,可以彰显出后来加入的这个男孩子,对儿子的影响大大超越了玩泥巴开始的那些小哥们。
  
  这是怎样的一种冤孽?施父力气被抽干,心绞痛。他的儿子为什么会走入歧途?对于黑诺大学以后,他只局限在黑诺这个人的了解,而没有查问黑诺与儿子的关系。不管小松知不知道,他不会从别人口里来确认儿子的逆天。
  
  但是早在上午,小松在回答"我们交情也不错"的时候,他就觉察疑惑。男女之间通常用关系、感情来形容,而男人之间才习惯称交情。而且从开始到现在,小松没有回答儿子大学里喜欢的人是不是黑诺,正常的反应是他上午就应该笑着指出自己闹的笑话。
  
  唯一让施父缓解心绞痛的消息是那孩子不回来,而且会走得非常远。他终于知道了儿子痛苦的根源,而且庆幸那是个优秀的孩子,让儿子无法掌握的孩子,他们才可以双双迷途知返。父亲下定决心要更多关心,更多父爱支持儿子回归正道,他要默默陪儿子战胜生命里第一次伤痛。
  
  如果施父在察觉到儿子感情受挫的时候,不是带着一种期望,期待儿子遗忘转而接受门当户对的戚欢,他或者会和儿子好好谈一次。如果施父不是觉得失恋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他也会及时和儿子沟通。如果......如果施父在黑诺回来之前知道儿子恋人的秘密,他或者有希望用父爱"挽救"他们。
  
  然而生活不给他倒叙的机会,在他做下决定的时候也是黑诺对施言宣判的时候,而黑诺的判决效力显然又高于他。在他心存侥幸时间与距离不得不让迷途的孩子回归的时候,他不了解羔羊的再度牵手让他们由浑浑噩噩中苏醒,重新成为草原上的狮子与狼,联手迎接穹苍下的风雨。
  
  黑诺醒在施言怀里是毋庸置疑的,也是回来之前就预想到的。他没有回家直接找的阿松,甚至到现在也没有想回去看看,他本身请假回来就只是为施言。上次与施言匆匆二见,娱乐城里尚是失落气苦,但还可以压下蠢蠢杂念;而校园的清晨一抱再被推开,黑诺终于开闸了滚滚情潮。
  
  第一次被施言推出,一改平日施言紧迫逼追,黑诺争取摆脱的模式,让黑诺真的明白自己有多贪念施言的怀抱、施言的体温了。他明白自己有多么不愿意、不甘心与施言只是彼此记忆中的亲人。他可以想到将来耳闻施言的娶妻生子,然后目睹他身边的位置被一位女人窃取,怀里被一个幼儿霸占,而陪伴自己的是无尽悔恨。
  
  黑诺可以想见自己的后悔,他预料自己必然的悔,因为仅仅现在他就嫉妒到欲嘶喊欲吼叫。人不在眼前,心念被强硬锁起;而那个晨光里的拥抱,心锁断裂,黑诺终于看清楚锡刻的心语:施言!
  
  而意识到阿松赠松的药有问题,施言一夜地焦急等待,施言失控地摔药。然而他又克制住所有思念与关怀,对自己一夜去向保持缄默地离去。黑诺懂施言,懂施言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说是免除自己的惭愧。黑诺少誓言,少承诺,少花言,但是他却始终认为自己在这份感情中投入的深于施言,因为这是他唯一的感情,唯一的一杯水。
  
  曾经他和老学生会主席李明启这样描述自己的感情观:爱情是一杯水,一生中只有一杯。浇灌在某人身上就收不回来,若想改弦易辙,就要看杯子里是否还有水。即使有,幸运的或者是半杯,不幸的是残底,但是都不可能再是完整的一杯水。人有的时候不是不想开启新生的感情,而是因为杯子中已经没水,没有感情可以去爱。所以黑诺说学长将来会有一份亲情的婚姻,也会有一份友情的婚姻在心底(指刘欣)。
  
  黑诺有个执念,他坚信自己给了施言完整的一杯水,所以说出口的爱语不多。他认为一个男人每天满口挂着爱显得轻浮。可是,分手后一次次不露面的帮助,不求回报甚至避免给自己压力,这样的施言倾注给自己的难道是半生缘吗?他承认了那看似随意的唇尖爱语是并非逊色自己的痴爱!来自施言的霸爱!
  
  黑诺这一星期几乎都和唐朝一起晚饭,他在打听去美国的其他途径--商务签证和旅游签证。他也通过各方面查找美国的吃住行消费信息,从自己法律教授那再次借出来以前为兴趣看的《走遍美国》。他研究那劲头,要唐朝笑他不要那么迫切,去了以后自然就会变为美国通。
  
  如果说回来的时候还有着不明朗的模糊想法的话,在听见看见那一幕以后,又怒又恨的自己是不肯放开他了。打是打了,为咳嗽药水而打;咬是咬了,为他自甘污秽自己而咬。所以,黑诺会安然的睡了。所以,醒在施言怀里很安心。所以,施言睁开眼睛的时候,等待他的并非怒火与叱骂。
  
  施言醒来的一霎那都不敢睁开眼睛,因为舍不得放开人。
  "醒了,就别装了。"黑诺发现他眼珠转动,声音不咸不淡。
  施言搂紧了黑诺一下,俯头嗅在他发丝里,然后松手就要起身。
  
  "谁让你动的?我还不想起来。"
  施言怔愣一秒,黑诺不是暗示他滚远点别蹭脏他吗?后来这话什么意思?施言不敢胡思乱想白日做梦。
  "掀着被子我冷,你是扒光我的。"
  
  施言急忙躺下来,搂人拉高被子,细细在他肩膀头窝下去。黑诺冷哼着枕到施言肩头,听见抽气声,看施言嘴角抽动他知道为什么了。头故意又狠狠磨压肩膀,发出鼻哼音。他这小动作当然要施言吃苦,可施言却甜得象喝蜜,看着他尤其可爱。
  
  俩个人就这样搂着,谁也不愿意打破这种静谧。因为醒的比较晚,几乎中午了,俩人昨夜的胃都属于吐空了的,所以饥饿很快光临。施言怕黑诺禁不得饿想订餐又不想离开他哪怕一会儿,而且自己尚是待罪之身。
  
  "诺诺,对不起。"施言不说我错了,而直接是道歉。因为他的那些污行秽迹对黑诺、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亵渎。即使他们遥望对方,他也不应该玷污那份爱。
  "我原谅,但是,你要跟我走。我去美国,你也要去美国;我去加拿大,你也要去加拿大。哪怕我去西北,你也要去。你可以吗?"
  
  狂喜上心可也伴着最沉痛的殇,因为他可以想到身体洁癖的黑诺要克服多少心里障碍才说出原谅。然而这就是他的爱人,所有挣扎不提,没有抱怨,没有责骂,决定了就自己去背负。若非挚爱,岂肯背负自己犯下的罪?施言慢慢收紧手臂,落下珍惜的一吻:"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归宿!"。
  
  偎在那温暖的胸膛,黑诺笑得辛酸无奈:我多么不想原谅那丑陋,可是牵起你的手,我无法再放开。
第 73 章
阿松在下班的时候试探性地打了三哥的大哥大,没有想到真的接通了。三哥主动约阿松晚上一起吃饭,阿松惊问:"你不用回家?"
  
  施言说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汇报,因为有朋友来所以晚上不回去吃饭,而且还可能明天再回家。阿松急忙问是向爸还是妈请的假,结果三哥是先给爸办公室打电话,又回家拿充电器的时候直接向老妈请示的。因为三哥提到父亲时很正常语气,阿松摸不透施父到底有没有洞悉儿子的恋人非同一般。
  
  如果施父仅仅因为黑诺是男性,就将上午儿子喜欢黑诺的判断推翻,他就没有必要下午再多此一举。第二次谈话中,施父对感情方面没有任何探讨才越让人不安。能够那么迅速准确找到核心目标黑诺,阿松怎么敢小觑施父?
  
  至于三哥能否得到黑诺的原谅,也不用明言了。本以为很严重的事情,事实上对施言黑诺来讲也确实严重的事情就这样意想不到的方式收场了,看见在包厢中头就要碰到一起正研究菜谱的二人,欣慰还是大过酸溜溜感觉的。黑诺听见门开,抬头对阿松一笑打招呼,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很富有感染力,将阿松微少的醋酸一下子就稀释了。
  
  其实他们兄弟三人很久没有单独面对了,过去的事情就象镜子上的划痕,令彼此间若有若无保持了避嫌的距离。阿松陪三哥度过了那个车中的情人节以后,二人可谓尽释前嫌,重新成为无话不谈的哥们,而黑诺与阿松之间的小疙瘩却让他们略有尴尬。
  
  然而在施言与黑诺从归于好之后,互相谈起独自走过的日子时,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点,他们就发现了阿松始终在尽心尽力地关心他们、促成他们。连这一次也是阿松架起的桥,二人才有相见的契机。虽然施言被捉了个现场,他根本不会去怨恨阿松,就算黑诺没有回归,施言的心胸为人也不会找客观理由,推卸在阿松那里。
  
  所以,不仅仅施言的感谢,还有黑诺重新对阿松全心意地认可。没有阿松先给施言打电话,他们也计划他快下班前联系他的。能够惺惺相惜已经不易,而能够在选择放开的情况下并没有冷眼旁观,并且站出来第一个支持的朋友,施言与黑诺无限珍惜。
  
  或许男人之间情义升华了反而不会再言谢,整个晚上这个字都没有出现过,甚至抛开了兄弟、铁子这些感情词汇。三个人没有煽情的话,很轻松地讲下一步的打算,每当一个说,俩个听众就微笑听。
  
  阿松欲让俩人放心大胆,尽可能减少后顾之忧地迈出一致步伐,他有了下海这想法。不过他只说自己并不喜欢办公室那种呆板的生活,所以想停薪留职。说实话黑诺对这些毕竟了解不多,因而也不瞎提意见,而施言这大半年就算是个小小弄潮儿了,在浪里也翻腾过,多有心得。
  
  首先施言就反对阿松停薪留职的方式。无论是为了支持自己和黑诺,还是为了阿松本人,这都并非上上策。施言问阿松:"我们做生意的资本是什么?技术支持?我们掌握第一生产力--先进科技(专利)?还是我们有雄厚的财力支持?"
  
  "关系,你和维新是通过关系发家的吧。"
  "是,大家都知道,"施言拉近了椅子讨论:"你也知道是通过各种渠道的关系,而且你也只是叫我们为发家的,那么发家之后咱就得有其后的发展啊。只发了家不发展不是坐吃山空吗?"
  
  "那当然,我没说不做后面生意了。"
  "阿松,你想想,咱们既然靠的是关系,那么说白了咱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这种公司有长远生命力吗?而且无论进来出去都要有关系,咱们才可以谋取到最大利润。这么多人脉去打通,咱们得有多少银子扔出去敲门?"
  
  "你上水(送礼)多少比例?"
  "我,还有维新,我们都空手套白狼了,前期几乎没洒水,钱到手才给扣点。你说我们凭什么?"
  说到这,连黑诺都听明白了,指着施言:"你们、你们是不是又做以权谋私的事?"
  "用了两家老头子的职权换的吧。"
  
  施言笑了,握起黑诺的手对阿松说:"看你笨的,我家黑诺都比你聪明。"
  "你家。"阿松拉长了音:"这么快就是你家的了?为什么不是黑诺家的你?"
  刚好黑诺也是有点羞恼施言的说法,正把施言的手甩开。
  
  "看你,看你,瞎说什么,我当然也是他家的,我早就有自觉把自己当他家半个儿子呢。不信,你去问黑叔......"施言舔着脸还是占黑诺便宜,只有女婿才是半子啊。
  黑诺站起来去厕所,施言有些话才赶紧抓着时机说:"阿松,说真格的,咱们就捞一笔那没啥说的,就着眼前利益用呗。可你想,老头子们都有下来的一天,到那一天咱们都不做了?收手关门大吉?
  
  你也看了,我和他以后花钱的地方少不了,你看我赚得多,他这学费生活费一进去也不多了。我们既然在一起,我就不能够让他用别人的,我也不能让他因为和我走到了一起受委屈、吃苦。以前我就琢磨过生意这事,要想求长远发展,手中有权是必要条件,然后咱们还需要找个好项目经营起自己的实体,那才是真正的生意。"
  
  阿松觉得言之有理而点头赞同。
  "我不建议你出来是觉得咱们自己就应该往上走走,那样父辈下来咱们就上去了,自然不会吃鳖,业务上还是有护航的。否则只倒来倒去那么简单,我也早干脆地下海扑腾去了。我一直考虑找个稳妥的人,以他的名义注册公司,而咱们都在暗处,将来让公司靠着咱们自己的树荫发展也方便。"
  
  施言是想将自己的一些业务关系现在开始逐步介绍给阿松,他也觉得自己真的离开的话,这些关系需要信任的人继续维持住。而他也愿意将金钱投资到阿松身上,辅助他仕途宽阔。自己要和黑诺离开,为自己设定的路建议给最好的兄弟,希望大家都有个美好的未来吧。
  
  实际上阿松是物质欲望、权力欲望都不重的人,施言知道他这决定又是对自己对黑诺的一种支持。黑诺回来他们就转了话题,有关钱啊这些敏感话题施言不愿意在黑诺面前说,一则怕给他压力;二则会让黑诺感觉和他们之间有隔阂。
  
  晚上施言当然不会回家,阿松开车送他们到真正的酒店休息。昨天那家估计施言再也不敢去了。
  躺在床上又是一个枕着另一个。施言欲言又止,黑诺早看出来,用眼睛来询问。
  
  "诺诺,"施言吞吞吐吐:"阿松刚才告诉我,今天我爸找了他2次,第二次都是问得你。我觉得他是知道或者怀疑了。"
  "知道就知道吧,穷途未必是末路。"
  
  施言大大地震惊了,阿松偷偷告诉施言是因为不想影响黑诺的快乐心情,他昨天晚上还在经历着痛楚;另外更加是怕黑诺担心惧怕曝光。黑诺那时候宁死都要分手,不就是担心这吗。
  
  "我爸他知道了。"施言又重复一次。
  "知道了,我又没有耳背,那么大声。"黑诺蹭蹭头嘀咕:"不就是你爸知道了吗?我还没喊呢你喊什么?而且迟早都要知道的。"
  
  施言伸手摸摸黑诺额头:"不冷不热,不应该在说胡话啊?"
  "施言!"黑诺气愤拍下去他的爪子:"我既然回来了,那么无论是谁知道,我都没有喊怕的余地。难道你希望看见我现在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吗?"
  
  这铿锵有声的宣言,就是黑诺情比金坚的誓言。施言潜藏的不安被连根拔除,对黑诺保留的不信任烟消而去。他相信黑诺了,相信黑诺这一次会与他比肩而立,面对任何电闪雷鸣。
  
  "阿松确定你爸知道?"
  "嗯,八九不离十。"
  "你估计你爸什么时候会找我家?"
  
  "我保证不会。如果真有那一天,他会先通知我再去你家。"
  黑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问:"你今天说不回家,你爸没有反对?"
  "和往常一样,问去哪里?什么人?说不回去睡觉的话提前打个电话告诉他们,然后还是说少喝点。"
  "你爸什么性格?他怎么连找你查问也不找?他从来不打你吗?"
  
  "诺诺,我爸是在给我留脸,他不愿意伤了我的尊严。就我了解的他早应该知道我有喜欢的人,然后又得不到,"施言偷偷看一眼黑诺:"我爸现在大概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荒唐,阿松说他连那咳嗽药水的事也知道。今天他又从阿松那知道你要出国,他现在不拆穿我,一是心疼我,二我猜他是以为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我们自己就分开了。还有,我父母从来没有打过我。"
  
  黑诺很久都不说话,施言安慰他:"我要弄签证的话,不通过我爸,我想找维新帮这个忙。"因为在下午的时候,黑诺曾经说过,看自己最后是哪里签证,然后施言的签证要靠施言自己想办法。
  
  黑诺叹了一口气:"施言,我是觉得咱们有点对不起你父母,他们是最好的父母。"在施言说到父亲给他留脸面,还要考虑他的尊严的时候,黑诺心就被刺了一下。这是施言所不能体会的,对于被剥夺了那么多年人格,尊严被蔑视的黑诺面前,那是弥足珍贵的。
  
  记得以前施言母亲找上门来,从而带给黑诺很大的灾难,可是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黑诺都肯定地说施言妈妈是好母亲,在黑诺看见她的舔犊之举时就已经被征服了。而那么高位的父亲居然也会如此细心温情的以儿子为先考虑,黑诺真的在羡慕施言。
  
  施言上大学以来对父亲扭转了因母亲授予的负面形象。而后因为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成熟,他学会了正确看待父母的婚姻、感情,而上班以后的见识让他更加敬佩父亲,不仅仅是专长,还在于责任。父亲是一个有担当肯负责的人,企业里每年多少大事小非,他从来不会找无辜的替罪羊。这样赢得别人竖大拇指的父亲,施言又何尝不骄傲自豪?
  
  "诺诺,如果咱们走了,我可能会瞒着我妈一辈子。但是我一直觉得有一天,时机成熟了,咱们俩会去我爸面前坦白的。因为他不仅仅非常爱我,而且他懂得生活、懂得感情。他的理智会让他公正地承认你的优秀,他对我的父爱会接受我的选择。"
  
  "详细给我说说你的父亲吧。"黑诺象求知欲旺盛的孩子。
  那天晚上施言将自己心目中的父亲坦诚在黑诺面前。就算施言是他的儿子,或有崇敬偏袒,但是黑诺相信做儿子的第一手资料可信度还是很高的。听过之后他们其实不要再分析也可以推断出父亲的窥破,以及为何保持了沉默。
  
  黑诺和施言商量的意思是眼下还不算恰当时候,父亲既然以为他们主动分手了,他们也先低调着。由于白天还有些昨夜的后遗症,俩人话不多,该沟通的都没沟通,今天晚上就全面地交换了一些意见。所以到后来都是困得哈欠连连,二人才钻了被子。这也避免了某种尴尬。
  
  久别了的情人躺一起,肉体相亲,又处于干柴烈火之年能心静如水吗?可是施言可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他还有点自惭,那里发热都觉得自己太过无耻,怕让黑诺想到什么而拼命打消欲念。
  
  黑诺呢?施言是个什么秉性他还不清楚吗?以前就是天天喊饿的主,天天欲求不饱的色魔模样,这都饿了快一年,眼睛不发绿就算不错了。可是黑诺过不了自己心结那关,他不对施言唧唧歪歪,用不着施言抓着耳朵跪洗衣板,用不着施言装孙子来哄人,他不为难施言因为他选择了施言,可是他为难自己。他没有忘记亲眼所见,他无法让那根东西进入自己。
  
  次日醒来,施言终于问出了自己耿耿于怀的一件事:在娱乐城相遇的那夜,黑诺睡在哪里?黑诺失笑,他没有想到施言还记得追问呢。其实自己只是心情低落去了唐朝那里。
  
  同样黑诺也有自己郁结的--施言双腿内侧的痕迹。对于施言允许别人在他身上留下私密记号,黑诺比他爬到别人身上发泄还介怀。然而黑诺的性格使他耻于表示,所以他才不会知道施言甚至在女人身体里的时候,也不让她们搂上自己,如何在那留痕?是施言对抗药水自己掐的。
  
  黑诺返校了,在他拿到美国签证之前,施父与他和施言间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第 74 章
施言这段日子给父母的感觉好像家里多了一个女儿--父母贴心的小棉袄。他在家吃饭的时间大大多起来,而且会陪父母一起看那些他一贯难以忍受的琼瑶剧。母亲高兴儿子的恋家表现,儿子在家似乎丈夫的应酬也在减少。父亲也发现儿子生活方式一夜之间就变得非常健康,即使和朋友们出去玩,也都及时打电话回家,并且除非周末去了MO城,儿子可是天天回家睡觉的。
  
  不用花复杂心思,这些变化都是儿子与黑诺见面以后发生的,施父对黑诺可以令儿子积极向上还是有一点点感谢的。所以他关心的只是这影响有多久,那孩子走了以后儿子如何保持不重蹈覆辙。
  
  黑诺在6月份面试拿到了签证,美国的签证先批下来的。接下来就轮到施言了,他要偷偷先办理护照,为了不走漏风声,狡猾的施言由邱林松出面在公安部门办理。然而谁都没有想到马脚出在护照照片上。
  
  护照需要的照片和普通免冠照片不一样,施言在照相馆拍了就拿给阿松,但是他不知道照相馆多保留了一份做护照相片的样品。小地方中谁讲什么肖像权,听还没有听说过呢,用你照片那是因为你长得好看,你还要觉得荣幸呢。
  
  大企业的秘书专门为领导跑腿的,因工作需要来到照相馆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领导家公子的照片。知道施言照护照像,他也不觉得不妥,因为施父出国的时候一般都是带团的团长,按章程团长是可以带一名亲属的(当然大部分人带老婆)。秘书通常都是头脑灵活,能说会道之人,回去当然不忘对施父大大吹捧施言的样貌出色,得以被照相馆留做样底。
  
  晴天里响霹雳,施父突然就想明白问题的结症了。他的儿子根本不是因黑诺劝止而戒除恶习,而是黑诺要拐带他的儿子出走!儿子这些日子的行为得到印证,他在最后地尽一个儿子的孝心。施父不可谓不惊不怒不疼,辛苦抚育成|人的儿子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打算先斩后奏地离家。
  
  顺藤摸瓜,自然抓到负责办理护照的倒霉的马仔阿松。短短时日,阿松已经第三次坐在施父面前受审了。施父一反常态,没有了和蔼的笑容,而是严肃地注视了阿松一会才问:"护照办好了吗?"
  
  阿松和施言黑诺最近见面的时候都曾经提过施父还在心存的幻想,不忍主动出击,就先一样装糊涂吧,毕竟施言的签证还是未知数。三人也推测过施父的隐忍会不会坚持到施言的出走,所以各种情形几乎都假设过的阿松想了一下反问回去:"施叔,你,都知道?"
  "差不多。"
  "那你还想知道什么?"
  
  "小言是不是因为黑诺要出国?"
  "还有吗?"
  施父没有立即给予答复,阿松拿自己大哥大拨号码。
  
  "三哥,是我,你有时间不?......嗯,对,现在......咱们出来聊,有点事说,关于护照的。"
  施父一脸纳闷。
  "叔,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我一会一起都问了,替你问全。"
  
  阿松带着施父去了一个不大的小酒吧,施父一看就是没来过。进去灯光迷蒙,阿松熟悉地给服务员交代了两句就领施父走进一个隔断,这里几百坪的空间沿着墙被竹子隔出一个个小空间,中间却是一片空场。因为还是白天,每个小隔间的门帘都挂起,一目过去还没有任何客人。
  
  阿松让施父选了一间进去,一张很小的桌子,两侧的椅子也是仅仅够二人,放下门帘,阿松坐到了隔壁间。
  
  施言一会就赶过来,阿松已经为他们父子都叫了啤酒。施言以为办理护照出了什么大麻烦让阿松这么正儿八经约自己,结果一问,阿松说是他自己想慎重地再征询他一次意见,施言敲了他一记:"你电话里不会明说啊,你那什么口气,不是害我瞎担心吗?"
  
  阿松干笑几声:"在单位不是觉得人多口杂说话不方便吗?我想知道,你真的决定了要这样做?"
  "你又想什么呢?我还说得不清楚吗?。"
  
  "你想清楚了,这边你可都放弃了?"
  "该放的放,不该放的想办法吧。"施言沉吟着说。
  "不该放的是指?"阿松引导着施言去回答他父亲想知道的问题。
  
  "还能是什么?"施言叹口气:"还不是我爸我妈,临走再编理由怎么他们都很难接受的,何况我爸心里门清,无论怎么说对他都是一种伤害。"
  "万一,我是说万一家里就是不允许走呢?"
  
  "你看我爸妈还可能在我坚持走的情况下阻拦成功吗?除非我爸来硬的动关系,护照上做文章,签证上老外的事我爸也管不着。而护照上背后做点什么,肯定会伤了我们父子感情,我爸不会这样做。
  
  最主要我现在经济独立了,就等于获得了自身的独立。我父母,"施言有点无奈:"我哪里愿意放开父母,但是我更加放不下他。在分开的那一段我不是没有想过,这样也好,我也不至于做个孽子。然后你也看见了,我天天都出来混,你知道吗?我如果不出来混,我怕自己都疯了。可是出来混,我没疯却死了。"
  "什么意思?"
  
  "简单,行尸走肉。我每天要提醒自己我还有父母,我还有自己的责任,我做为儿子最起码的良知不可以让父母白发送黑发,所以我要活着,无论多痛苦都去活着。但是除了这一条理由,我根本找不到我活着的意义,别说什么人生的高尚追求咱们打小就没有,而所谓的事业的欲望,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成就事业?
  
  我想努力赚钱,因为我想给他好的物质条件;我想有机会向上爬爬,因为我想一辈子让他想靠就靠,有能力做这个依靠。我就是这么俗气,我的动力来自于我想俩个人幸福,在一起的幸福。"
  
  "三哥,现在是他回头了你们又一起了,要是他一直坚持不肯回头,你难道也这么做个活死人?"
  "我不清楚是否一辈子丢了心,我可以准确回答的是一辈子不会再有完整的一颗心,就好像心脏病人一样,不死不活的混吧。"
  
  "为什么一定要是他呢?逼得你们要背井离乡,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咱们已经一生是朋友了,将来也可以有机会相见,或者他回到这里,还是可以经常出来坐坐、聊聊,有时间一起喝喝小酒、弄点烧烤,还是知心知己,何必要走上那条崎岖路?"
  
  施言蹙眉盯着阿松看几秒,然后微微而笑:"如果他不是最早就钟情在我身上,如果他肯接受你,你会不会放弃这段感情?"
  
  这话有点尖锐,阿松连灌几口酒才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自己为了父母而放弃他,我的人生中将会有一个永远不可说的后悔。"勉强笑笑,难掩失意:"这样说来,其实他没有爱上我,还是我的幸运。"
  
  "屁话,他不爱你是我的幸运,是你的损失。"
  "三哥,这你就不地道了,你们两情相悦,美得冒泡,我找借口安慰自己你都不放过。"阿松做捧心状:"你再这样刺激我,我这个情场失意人会得忧郁症,会自杀的。"
  
  "滚,"施言干脆的一个字:"你他妈的猴精,全世界为情自杀你也会存活,否则他能直接就把你淘汰了吗?"
  "你就不精?"阿松大声陈诉冤情:"你不精怎么抓到他的?他这是赤裸裸地偏袒,情人眼里出西施,他怎么就看不出你?"
  
  "他不管看穿我多少,他知道一点你和我的不同,也是你没戏的理由吧。"
  "哦?说说,要我知道自己死哪上了?"
  "我怕他。"
  
  "啊!"阿松很傻地再问:"啥?你说啥?"
  "我、怕、他。"施言说得很清晰。
  "你怕他什么?"阿松看见三哥眼睛里都是笑容,那笑得真叫一个幸福,让他看了真想抽掉他那份得意。
  
  "我怕他会皱眉,我怕他会生气,我怕他有不痛快不发泄......我最怕自己是让他皱眉的人。你没有那种感觉,他一生气,我慌得走路都会迈错步子。所以,我不敢对他说谎,我一旦撒谎自己都不知道眼睛处于游离状态,怎么都不肯和他对视。"施言自嘲地撇撇嘴:"你知道这是谁告诉我的吗?"
  
  "他。"
  "嗯,他当时对我说,让我对着镜子说上几百次,可以眼睛对眼睛说熟练了,再来他面前说。"
  阿松哈哈大笑,这黑诺真是绝品啊。
  
  "所以那次你带他去找我,我真的吓坏了,比突然出现的是我父母还让我害怕。他什么都不用说。但他的眼泪比什么都沉痛,我再不敢做让他掉眼泪的事,因为那是我承受不住的重量,胜过我生命的重量--他的泪。"
  阿松沉默了,他不知道这些够不够施父明白。
  
  "所以,我哪里还敢喝那些东西?我哪里还会鬼混?他后来一直都没有再提这些,我知道他一点都没忘,憋在心里呢。我愿意自己陪他一起擦去那些污秽的记忆。其实,人说有爱才有恨,但是我想我们之间更多的是有爱才有怕,我大概要一辈子怕他了。"施言最后一句说得无奈,却笑开了花,分明是炫耀。
  
  阿松气哼哼地说:"你就做一辈子妻管严吧。"
  "错,"施言摇着手指:"XXXXXXXX."
  "阿松,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黑诺高中为什么复课了吗?"施言突然很严峻的表情。
  
  "三哥?"阿松早觉得这事情不单纯,估计是三哥的杰作,因为三哥一直避而不谈更证明心里有鬼,只是现在打算解惑了吗?
  "高考前三天是我第一次得到他,"施言点上一根烟:"武力得到他!"
  
  阿松曾经有过多种猜想,唯独不会有这想法。再好的涵养在得知真相的一瞬间也让他忍无可忍地暴跳:"你,操,我他妈,"阿松拿起酒杯手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又砸在桌面:"你他妈高!你他妈可真是爱他,爱死他了,你怎么不直接把他整死?"
  
  "我大概早就喜欢上他,但是又不知道,被于瑶刺激,那天或者下意识就是要他,要他属于我。"
  "你都下意识做了,后来怎么又丢了他自己落榜不管?"
  
  "我那时候真的很混蛋,我总有很好的理由为自己开脱,直到听说他落榜才慌了,但是你不知道,当我找到做临时工的他时,我,我,"施言哽住了。
  "三哥,我鄙视你。"
  
  "连我自己都鄙视自己,而且那只是我给他带来的第一场灾难......"施言决堤一样地回忆,带着阿松一路回首复课,大学。点点滴滴,施言回忆细致,阿松第一次了解真实的残酷。最后施言说:"近五年来,我由同情,怜爱,到佩服,被征服,他在我心中成为不可超越,无可替代。"
  
  阿松久久地低头,再抬起来尚无法由激动中平缓下来:"三哥,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反正现在我说不出来支持你安慰你的话,因为我觉得自己很需要安慰。"
  
  阿松喊买单要走人,施言要阿松先走,自己还要坐一会,阿松愕然有点不安,施言点点头安抚,阿松离开。片刻施言走出来站在隔壁的帘子前,看着帘子后面的一双鞋,他相信里面的人也看见了帘外的一双腿。
  
  "对不起!"施言眼睛湿润了。帘里没有任何反应,施言含泪:"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否则我无法原谅。"
  
  一切还在平静下,但是波涛暗涌已经掀起,施言与阿松先后联系上黑诺,告知事情的首度曝光。黑诺在电话里还是平静,详细问了细节过程,安慰阿松不要担心,也建议施言暂时别轻举妄动。
  
  阿松不是傻子,在三哥要单独滞后时,他恍然大悟三哥为什么坦诚了多年的秘密。如果不是因为另有听众,三哥永远不会让他得知黑诺的被强犦。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绝对不是简单的肉体伤害。三哥确实有掩盖自己年少罪行的目的,但是在那之后恐怕更重要的是保全黑诺的尊严。三哥这一席话对施父的意义不可谓不大,一片冰心保护黑诺啊。
  
  黑诺几乎是等着施言的父亲,这一天终于俩人面对面了。
  "我是施言的父亲。"简单一句话道明了来意与权威。
  "施叔,您好。"黑诺略微弯腰,有礼的问候化去几分压迫感。
  
  施父有了瞬间的失神,来之前充分的调查,充分的准备,没有以一个孩子去衡量谈判对手,因为施父知道一个优秀的学生会主席是不容轻视的。但是他偏偏漏了一项,他从来没有这孩子的照片。
  
  儿子永远是自己的最好。施言今天在父亲心中也是最优秀的青年,但是每一个父母都曾经在孩子出生伊始就幻想了他们的将来,幻想了他们的成长。如果问施父当年对儿子的展望,今天的施言绝对不符合。然而这孩子身上的气质竟唤起自己当年的想象,儒雅沉静,温润若玉,又暗藏烁烁之华。
  
  我们都知道父母通常对子女最理想状态的假设就是子承父业,子承父息。一个男人如果听见这样的话:"你看这孩子多象你,一看就是你的儿子......",通常都是无法自抑的自豪,自豪遗传的强势,骄傲衣钵的传承。
  
  谦谦君子的施父那时候当然不会想到自己有一个张狂霸气的儿子,他幻想的儿子气质当然和自己一样,这些曾经的想象居然落在了眼前这孩子身上,他的气息如此与己相似。施父看着黑诺,顿生片刻茫然。
作者有话要说:P.S.阿松气哼哼地说:"你就做一辈子妻管严吧。"
"错,"施言摇着手指:"XXXXXXXX."
第 75 章
施父见黑诺是在一个包间里,俩人坐了很久都不曾说话。出于礼貌,黑诺在等待长辈的先发,他也在观察着施父,有好奇敬畏,也有防备。马上会有一场无法避免的没有硝烟的战争,黑诺提醒自己没有做逃兵的资格,他要为了自己和施言放手一搏。
  
  "你是出去读书?那么他呢?也读书?什么学校?中文授课吗?"最后一句的讽刺意味是不容忽视的。
  "施言不是学习的料,他的成绩不会出在学术上,不需要读个硕士博士。"
  
  "那他出去可以做什么?出租车司机?他甚至听不懂乘客要去哪里?还是他去做黑工,洗碗洗盘子?"
  "他不会去洗盘子。"
  
  "你不会告诉我,你可以养他?"施父难得会用这样口气和别人说话,他是多么不愿意去伤害面前这个一见就生好感亲切的男孩子:"似乎你自己的温饱尚有疑问。"
  "他是您的儿子,你不了解他吗?他不需要我养,同样我的温饱也不会成为他的负担。"
  
  "那你究竟要他放弃所长,一无所有的去做什么?他可以做什么?"
  "摔跤。"
  "什么?"施父脱口,他想到的是拳击,但是这根本莫名其妙。
  
  "我要他去,并不意味他就会扎根在那里,我只是要他去经历挫折,经历摔倒。"黑诺看一眼见施父没有露出不耐烦,继续说:"他出生就一帆风顺,现在又少年得志,浮夸难免。有人一生不经历风雨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