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9部分

会有朦胧的女人捰体,施言感觉自己会抱住了那具肉体,然後会有极其舒爽的She精快感。
  
  以前施言是一直看不清楚女人的脸,也看不清楚身体的具体结构,总之就是云遮雾掩的好似手感不错,就可以达到高嘲;後来施言曾经在自蔚的时候也闭著眼想象那女人的样子,却只有一个曲线的身体。可是今夜,施言在梦里与这具身体纠缠,他急切地想拥紧她,要把她抱进自己怀里,而下体则在那身体上一直摩擦,在两腿间乱钻。在发射的一瞬间,施言看见怀里那带霜的唇,柔和发亮的眉--黑诺。
  
  施言并没有被春梦吓到,家里那麽多生理健康的书,以及他爸订的大众医生里有关青少年的发育中的问题,他爸一向都是推荐给施言看的。所以施言早就知道遗精、春梦都是正常的。至於出现的是黑诺,那是因为自己一天脑子里都是他,所以施言就这样站在科学的角度解释了这个问题,而没有一点的多疑、猥亵。
  
  施言在确认自己对黑诺的感情以後,再回想春梦方才明白,如果出现的是自己哥们中的任何一张脸,他恐怕都会春梦化噩梦,正因为出现的是水晶般纯净的黑诺,他才没有联想到一点点的邪念。
  
  那麽一夜冷风吹,施言百年难遇地感冒了,一点点的低烧,可是却是父母眼中的大事。妈妈责怪都是因为他那些朋友除夕夜一过就把他召出去,累著了;而爸爸则说是在姥姥家著凉了,总之施言就是躺在自己屋里吃著水果,看著无聊的电视。等下午家里拜年的人少了,父母再进来给他量温度的时候,施言从床上爬起来,散漫地靠著:"妈,你是不是去过黑诺家?"
  
  "黑诺?谁?不认识啊?"
  
  "我高一的时候,元旦。"施言提醒。
  
  "哦、哦哦,"他妈一拍脑门:"你是说那个和你打架的学生家?我去找他家长了,那麽没有教养的孩子,不找家长只找老师有什麽用?"
  
  "你去说什麽了?"施言拨著橘子,头也没有抬。
  
  "还能说什麽,当然是教训他家长一顿,做父母的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那德行,还好意思。一个工人没什麽素质难怪教不好孩子,没本事教还生一大堆出来,他家可真是有爹生没娘教,死了老婆後娶居然又生两个。"
  
  "黑诺是後妈?"施言惊讶地发问。
  
  "不知道你同学是不是後妈,听说这个老婆生了两个,你同学不是最小的两个就不是她生的呗。是不是都没什麽区别,他爸那样哪个好的嫁他家啊,还不是农村找的,没什麽文化。"
  
  "你那天见到黑诺了吗?"
  
  "见到了,他被他爸妈叫出来,一见我来就心虚了,什麽都不敢赖了。"
  
  "他赖什麽?"施言不相信黑诺会是赖帐的人。
  
  "我啊,吓唬吓唬他们,我说他把你踢伤了,以後都可能大毛病,他就吓坏了,他那个没文化的妈还想护短,我一发脾气,他爸立即就给了他一耳光,我才走了。"施言妈妈得意地炫耀自己的本领:"我扔了话,那俩家长可吓住了,後来还求我呢。"
  
  施言一下窜起来,手里的橘子扔进果盘砸得水果乱蹦滚落:"你怎麽可以这样?你知不知道我们根本就没有打架,是我先动手欺负他、打他的。"
  
  父母被他的大发雷霆震住,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儿子,脑子短路无法理会儿子的意思。爸爸先从震惊中回神,拍施言坐下:"这是怎麽了?你妈找错了?那不是也过去这麽久了吗?怎麽又提起来?那学生又找你麻烦了?"
  
  "黑诺不会找我麻烦,他根本就不会和我说。只是我妈做的事太过分了,简直是、简直是。。。。。。"施言说不下去,他要说的词是卑鄙、无耻。
  
  "我还不是因为你被欺负了,我才去的吗,你别忘记了你还缝针了呢。"妈妈为自己辩护。
  
  缝针!自己的一针要黑诺竟然拿尿血来抵偿,施言更是愤怒,却无力发泄。自己的妈是什麽人自己不是不清楚,一贯地颐指气使、一贯地嫌贫爱富,从他对自己那一帮哥们就可以看出来的。所以,这的确是她会做出来的事情。可是归根结底原因在自己这里,如果不是自己挑衅、为难黑诺,怎麽会有後来的仗势欺人。
  
  "出去吧,我要睡觉。"施言赶他们。
  
  "温度计,我看看还烧不烧。"
  
  "死不了!"
  
  施言爸爸赶忙拉了他妈妈出去。
  
  晚饭的时候,施言也沈著脸不说话,他爸才对他妈说"你也是,孩子的事,你搀乎个什麽,他们能有什麽敌对啊,还用的著找上人家去,做那丢人事,要小言都没面子。"
  
  "我找去,他父母就相信,可见他平时也不是什麽好孩子。。。。。。"
  
  "啪",施言把筷子扣桌上,站起来就回了自己屋子。
56
  
  施言在家躺了几天,不是病得厉害,发烧一天就退下去了,而是感冒的症状还有一点,他不想去传染给黑诺,所以也没有去找他。
  
  他妈这几天也不时讨好他,问他施眉就快回来了,需不需要带些春装回来,施言过了两天也就不再拉著脸了。怎麽说,也是他妈,不象外人可以找个法出气,这回也只有无可奈何了。何况姐姐、姐夫就要回来了。施眉比施言大五岁,参加两年高考没有考上,家里找的关系还是进去了,在大学的时候就在学校里找了对象,去年毕业自然跟了对象回了太原,很快也就结婚了。 
  
  姐姐回来,他当然又在家陪了两天,然後可怜的高三学生就又开学了。一上午的课间都被纠缠了,中午、下午放学也没有等到。晚自习前就站在文科班门口,黑诺看见了他惊讶、喜悦、疑问、却也有几分怯意。
  
  "你找我?"黑诺试探的口吻要施言不满,装什麽糊涂,自己不找他来这里矗著做什麽。
  "收拾书包走,我在楼下。"
  
  黑诺又被施言带到了办公室,一进去施言就把今天的蜂王浆和太阳神给黑诺:"一起喝了,中午也没喝。"
  "你还给我?"黑诺不可置信看著施言的手。
  
  "过来!"施言把黑诺按在沙发上坐好,自己拖了转椅坐他对面。椅子高出沙发平面令黑诺有压迫感,往沙发里又陷了陷,施言弯腰:"放学怎麽自己走了?"
  "。。。。。。"黑诺低了一会头才又迎上施言的等待:"我以为你不愿意再搭理我,我不好意思去纠缠你。"
  
  "谁告诉你的?谁替我传话了?"施言被黑诺脑子有这怪异想法气得都想敲了他脑子看看。如果不是黑诺见到他的时候,眼中有喜悦,他都控制不住要对他发脾气,现在的口气也好不到哪儿去。
  相对地,黑诺却放松下来:"家里人这几天都问起你,见你也不来了,四哥和五哥说一定是你回去问父母,他们不再允许你和我来往。"
  
  "笑话,我和谁来往还要别人管。"
  那乌黑的眼眸闪著期盼的光。
  "笨死,猪啊你,别人说什麽就信什麽。"
  "可你那麽多天都不来找我,"黑诺绽放了笑颜,还责怪施言:"你不来,我才相信的。"
  
  施言告诉黑诺自己姐姐回来了,没有办法脱身。然後施言坐到了黑诺旁边谨慎地问:"黑诺,你妈是你爸的後老婆?"
  "嗯。"黑诺很平常地回答施言。
  "那你是谁生的?"
  "我亲生的妈妈去世了,我妈就生了我弟弟他们俩个。"
  
  施言看不到黑诺有什麽不高兴,就继续问:"你多大的时候你妈去世的?"
  黑诺表情一下就僵了起来,又很快恢复,迟疑的数秒:"我妈生我难产死的。"
  "对不起。"施言就是感觉这个问题触痛了黑诺。
  
  "你不用对不起,"黑诺勉强扯动嘴角,落在施言眼中尽是酸涩。他反而转移了话题:"哥哥都希望我可以和你继续做朋友呢,他们夸你人品好。"
  施言可不是黑诺,就这单纯的傻瓜不知道和自己做朋友会带来什麽,不过想到他会因为和自己来往,增加在家里的关注力,也算好事,所以也应付地说了几句五哥的好话。
  
  黑诺看起来很高兴,他其实有点怕的。哥哥的说法要他心里特别难受,也不敢去求证,可以说那几天真是盼望施言会来找自己。施言给他感觉就是太阳,靠近了很温暖,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在以前的岁月中从来都不知道存在的温暖。而且施言身上有一种生命流淌的声音,那奔放的生命会带动周围的人群,要黑诺生命初始就荒芜的戈壁开始出现生机,黑诺有鲜活的、有血有肉活著的感觉。
  
  借著这个黑诺无防备的空挡,施言技巧地诱哄著黑诺讲出了高一以及高二农村的生活。黑诺压根就没有介意过那些,很是兴致勃勃地告诉施言一些农村的生活,田野的漂亮、割草的乐趣、采撷天然枸杞,在施言提到尿血时,也告诉他发现到了蛇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天都吃就帮助改善了尿血。施言侧耳倾听不时发问,面具下一颗汹涌澎湃的心痛得痉挛。
  
  最後还是黑诺发现了施言两手攥拳,紧紧地在两侧,他好象明白了似的收了话题,捶了施言肩膀一拳:"你不会是觉得和你有关系吧?是我家要我去体验体验生活,才知道好好学习,与你无关的。那的生活其实也蛮有趣的,没有什麽坏事。後来五哥不是也帮我回来了。"
  
  施言的性子是说不出道歉的,他更不会反过来要黑诺开解他。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他在第二天才想起来一个问题:黑诺就算是走路回家,自己骑车也应该可以追上看见他的。
  在黑诺家门口提出这疑问,黑诺本是干笑不肯告诉他,被逼得无法回避了,只有坦白交代,是骑了於瑶的车搭了一半的路程,要施言又疾言厉色地训斥一顿方肯放人。施言不是吃醋也不是嫉妒,是怕黑诺才好了的咳嗽再发作,叮嘱著黑诺在外面还要把口罩戴好。
57
  
  春天终於带著和煦的清风消融了大地冰雪,黑诺也终於从口罩围巾中解禁出来,可以自由地与柔和的空气亲密接触。施言也在大好春光的刺激下又开始了一段新恋情,当然不会是他主动的,他没有那时间和精力去追求人了,是李梦婷痴情地苦苦追随在他身後,而且新的女朋友一点也影响不到他和黑诺之间,他才同意的。因为李梦婷是他同班同学,现在就是把座位换到了他同桌,恋爱就变为课间、课後家里的电话粥,而每天放学他还是雷打不动地和黑诺在一起。
  
  施言的春梦里,黑诺又出现几次,施言很是好奇那腿间的秘密,无论是生理卫生书上还是杂志上,甚至医学解剖书上,再清晰的图例都不如亲眼所见,所以施言在和李梦婷亲密的接吻,爱抚之後,曾经脱光了她的衣服,不顾她羞涩的反应,硬是打开了她双腿研究了一下。
  
  施言早在前几任女友身上就品尝了女人的Ru房,大小不一,他还是喜欢肉感丰腴的,握在手里就想吃、想啃。但是施言从来没有触动过禁忌,他骨子里清楚这些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的事,他既然不会与她们长久、认真,自然就不会要了她们。施言的心里其实很纯情,他爱的人,他才会破了她Chu女之身,要了她才全部。
  
  黑诺知道施言有女朋友了,还来不及问自己感想呢,对方已经宣战了。女孩子怎麽可以容忍自己好不容易、费尽心机得到的男朋友身边有他人伫立。所以施言在放学进车棚取车,而黑诺在外面等他的时候,几个窗户上都会趴满了女生,一起大喊著施言的名字向黑诺施压;而一到施言出来,那些女生就缩进窗户,施言奇怪地问黑诺:"有人叫我吗?"
  
  "没听见啊。"
  施言转转找找,也没有看见:"我怎麽听著好象有人喊我?"
  "我没听见。"
  然後到黑诺班级门口的女生明显多了起来,她们随意地聊著天:"以前就一直他坐,现在也插一脚。。。。。。"
  "。。。。。。一点花前月下的机会也没有,李梦婷也挺可怜的,自己男朋友的车也轮不上。"
  
  黑诺是下课都不愿意出去了,於瑶做为女生,早知道年级女生们被施言女朋友煽动了,以前就好心劝阻黑诺别和那混蛋做朋友,现在抓著这事赶紧嘲笑黑诺:"不错,你这铁子魅力无人可及,桃花遍地,看你不被这些三八的吐沫淹死。"
  黑诺苦笑不得。施言那性格,岂是自己说以後不搭他车就行的。
  
  校际的足球赛,学校比较重视,所以最後几场淘汰赛的时候,踢球好的高三的几个学生也被叫去打比赛。施言就是其中一个,等到决赛的下午,因为是4点开始的,又在他们学校的操场上比,各班的正课都上完了,所以老师要求学生们为了集体荣誉,都要去操场上为本校球队助威。
  
  黑诺破天荒地也坐在操场边了,因为昨天晚上施言还对他说自己回家要看看铲球的技术,已经好久没有铲过球了。当黑诺看见施言真的一个漂亮铲断化解了对方的危险攻势,他羡慕那行云流水的动作、也佩服他怎麽说看看,今天就可以实践这麽好。周围的男生都因为这漂亮飞铲而兴奋地叫好;女孩子大概懂得不多,但是见男生叫了好,当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大叫大囔喊著施言的名字,还挺有点壮观的气势呢。
  
  中场休息哨响,球员们纷纷下场,早有拿著水杯的学生跑迎上去,因为有学生参加比赛的班级都在班干部的组织下准备了暖壶和水杯,好多女生不仅仅是高三的,已经拿了杯如欢迎凯旋的战士一样去迎施言。施言那群哥们中的一个喊黑诺:"你给施言拿杯水。"
  
  看黑诺面前无杯子,还把自己手里的杯子递给黑诺,不知道为什麽黑诺就感觉有点恼怒,清风流水地吐了三字:"端不动。"
  施言哥们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伸著的手还等黑诺接呢,於瑶已经毫无形象地放声大笑,这女生一点也不顾忌,笑得弯下了腰捂著肚子。她一边指著黑诺,一边嘴里重复:"哈哈、哈哈哈,端不动,哈哈,笑死我了,黑诺,你笑死我了。"
  
  周围听见的学生也是愣神以为耳朵出了毛病,接著就轰然爆发出一阵大笑,黑诺看著施言哥们一脸青,自己倒是没有什麽表情。
  
  施言推开了一个个为自己送水的人,所有的球员都有人送水的,他也推开了女朋友端来的水,直接走向了黑诺的方向。听著那边传来的笑声,才走近自己哥们就把一杯水递上来,嘴孥孥黑诺方向:"嗯,我要他给你拿水,他说端不动!"施言哥们是有些生气的,施言平时对黑诺的好,即使他不和大家说,他们也全知道的。有时候大家逃了晚自习出去混,到放学时间了施言就赶回来接黑诺,周末大家带女朋友出来玩,他也会中间出去一次。怎麽就送小小一杯水,都不愿意为施言做呢?
  
  黑诺在施言直奔自己方向而来的时候,心里是不安的,现在听见施言哥们给自己告状,反倒生气起来,不肯服输地直视著施言皱起的眉,犀利的眼。施言沈默不语,然後端著杯子走回自己班级的位置。
  
  放学路上二人没说话,上晚自习施言直接把黑诺带到了办公室,进去施言就坐在了老板椅上:"给我倒杯水。"
  黑诺拿了杯子倒上热水,推给施言。施言拿起来就把水倒地上了:"倒。"
  
  黑诺再装上水,施言再倒掉。三次以後,黑诺把杯子往那一晾,自己去坐沙发上了。别怪黑诺耍脾气,实在是因为施言与他之间真的是完全平等地在做朋友,而且施言非常地呵护著他,什麽时候会要他受气、受委屈?少年的黑诺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完全无压抑地随心而活。当然,也可以说黑诺被施言惯坏了。
  
  可是施言却心火滚滚:"倒!",黑诺看窗外,熟视无睹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施言:"老子他妈的喂你这死人的时候你忘记了,[1]现在要你给我倒一杯水都请不动!"
  
  施言说到这里,气急上涌,举起杯子就砸在黑诺面前。黑诺本来还质气的,气自己不想去给施言送水,凭什麽他的哥们就告状?又凭什麽施言就眼神不善?自己有义务给施言送水吗?所以黑诺也在放学和上学的车上保持沈默的。可是,就在刚才施言说出"喂水"的时候,黑诺就承认自己错了,他欠施言太多了,今天有机会拿一杯水这样的小事情,自己都推脱,这算什麽啊。
  
  现在看施言气成这样,黑诺很自责,他倒好一杯水递给施言:"对不起,我做的不对。"施言瞅了他一眼,不接杯子。黑诺放上杯子,先去拣地上的碎杯子。
  "献什麽殷勤,不是不屑伺候老子吗?"
  黑诺把水盆拿过来放在施言脚边,再把杯子捧过来:"给,我赔礼道歉,明天我到学校再给你倒水。"
  
  看见这阵势,施言心里舒坦多了:"下午给我送水你会死啊?还是要你伺候老子丢人了?那麽多人围著老子团团转,怎麽你就娇气得端不动!"这语气、这问话就知道他软化了。
  "就是因为别人团团转啊,我才不去。"
  "嗯?"
  "不是好多人给你水了吗?你女朋友也给你端水了,我想不用我的。"
  
  施言想到他脸皮薄,也不是会凑趣的人,若要他众目睽睽下引人注目给自己端水还真不是他性格,可是下午他挑衅的样子又不甘心,也就手指敲桌子:"现在没人和你争了,大爷就想喝你送的水。"
  黑诺笑把杯子送上:"给,现在伺候你了。"
  
  施言在第二日就淘汰掉了李梦婷,面对哥们的询问,他有充分可信的理由:高考来临,最後的收心复习,不再沾惹桃花。
58
  
  春去夏来,几个月过去,或许因为施言对黑诺的细致调养,黑诺抽高了个子,脸色也不再病色地苍白,不过紧张的高考也逼近了。黑诺遇到了难题,他高三擅自选择了文科,到今天家里还不知道呢。现在要填报志愿了,父亲以前都是和哥哥们一起填的学校专业,那个时候哥哥们也不懂太多,可是现在四哥已经工作了,父亲一定会参考四哥的意见,而自己拿回去的是文科的招生报,这一看就露馅了。
  
  告诉了施言以後,这人刚开始一脸诧异,然後就诡异,最後居然可以笑出来。黑诺恨恨地:"笑,你还笑,幸灾乐祸。"
  "我是没有想到你这家夥还有这一手,胆子够大啊,佩服、佩服。"施言抱拳如见大侠。
  "落井下石!"黑诺那脑袋是无法可想,唯有硬著头皮准备回家坦白,知道一顿皮带是躲不掉的了。
  
  施言经过这半年的与黑诺家庭的偶而接触,也可以侧面了解黑诺在家的情况,和黑诺父亲对他的严格,所以他才不会要黑诺回家老老实实等著皮肉之苦呢。他拿了自己理科班的招生报给黑诺,这样就可以填写理科的,然後到学校再擦去改为文科志愿。虽然这太大胆了,施言可不会在乎,在他以为黑诺拿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家里的高兴会把这些都弥补过去,父母也就不会多追究他了。他也是拿著这样的理由说服了黑诺,当然也监督著黑诺和自己报在同一个城市里的大学。
  
  大学报考志愿填写好了以後,距离高考就可以拿手指来数日期了。最後的一星期,学校也停课了,学生自己回家复习,学校提前三天关闭开始清理考场、贴考号,学生在这三天可以来看看考场的安排情况,提前先知道自己的大概考场在哪一幢教学楼、哪一间教室。施言本来是想考前一天再来找黑诺去看考场的,可是他爸爸给他後两天都安排满了,所以第一天就来找黑诺了。
  
  来到黑诺家,院子的门没有锁,知道他家人都在上班、上学,应该就他一人在家,所以施言直接推开了就进。拉开黑诺那边的平房门时,里面的人受到惊吓,外面的人震惊。於瑶马上松开了环绕著黑诺腰的双手,脸色绯红。如果施言不是气昏了头,他其实可以看到黑诺的手无措的举著,本来也是一脸受惊的。於瑶慌乱地告辞,黑诺都没有想到送同桌出去。
  
  於瑶走过施言身边的时候,脸越发热烫垂下了头。施言已经由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愤怒,坐到桌前气得都说不出话来。黑诺看他这表情,欲解释可都不知道该怎麽说,他也被於瑶刚才告别那一下弄懵了,更叫他懵的是於瑶说的话。
  
  "你们做了什麽?"施言的眼睛在喷火。
  "她家把她户口转走了,她不在这里考试的。来和我告别的。"[1]
  "你们搞对象?"因为施言自己的女朋友就是同桌,而且也是利用学校时间谈谈情,所以他虽然知道黑诺放学就回家,也一样猜测他们是恋爱。
  "当然不是。"
  
  "你喜欢她?"
  "没有。"
  "那我他妈的刚才看见的J夫滛妇是谁?"施言暴喝。
  黑诺被气得直哆嗦,这简直是、简直是,在黑诺看来那麽恶毒的骂人话施言居然用在自己身上。
  "她说什麽了?"
  
  黑诺不回答,一是生气施言的中伤言辞;二来他不是会搬弄别人是非的人,於瑶突来的表白他不会透漏给别人,正因为自己对於瑶什麽心都没有,才更有义务去保守这个秘密,别人的感情他怎麽可以去践踏呢。
  
  "你们刚才说什麽了?"施言抓住黑诺的手腕子,已经掐进肉里。
  "没说什麽。"黑诺觉得施言简直不可理喻,胡搅蛮缠嘛。还有三天就考试了,才不要吵架呢,所以他一边要挣脱被掐疼的手,一边说:"你先回家吧。"
  
  孰不知这句话对施言就是火上浇油,他竟然赶自己走,竟然敢赶自己走!在做了那样的丑事被自己撞破,就赶自己走?施言手一下狠劲,黑诺不但退不回手腕,还被他抓了过来按在了桌子上。
  "赶我走?做贼心虚?!"施言冷笑。
  
  "你胡说什麽?疯了啊你,放开我,施言,放开我。"黑诺也生气了,为了施言的诬蔑剧烈挣扎起来。那麽在桌上一晃,肩膀撞到了摆在桌面的千层佛手螺,这海螺以前都是黑诺看过以後就小心包裹好放在柜子里的,还是施言上次看了以後,要他摆在外面的,他怕碰坏了,底下还垫著施言带来时的塑料泡泡的防震包装呢。
  
  这麽一碰,海螺一闪,施言看见里面红色的东西。他单手就压住了黑诺,把海螺打开。黑诺被按但是头是侧对施言的,只看见施言瞬间脑门青筋都跳起来,面部若鬼刹修罗,眼睛吃人一样充起血来。还没有等黑诺害怕,施言手上拎了一串红红的豆子:"这他妈的是什麽?"
  
  黑诺不知道这个是什麽,也不知道施言拎这个问自己做什麽?他背向海螺所以不知道来处。施言可是清楚的看见於瑶手腕上戴了一串这东西,他去四川娥眉山的时候见多了这东西--红豆,亦为相思豆。一听这名字就是恋人之间的东西,还说没有关系!
  
  黑诺也被逼极了,大声喊:"我怎麽知道?"就抬了脚,本来只是上半身的扭动,现在上了脚就是要施言放开自己。施言由於反钳他双手在後背,自己也要拿手肘压一下的,所以站那麽近,被突然而起的脚踢中。
  
  这样对抗中黑诺怎麽可能使上力,可手里这串相思豆、再加上黑诺的大喊回嘴和反抗,施言的愤怒、愤恨是全部爆发了,拽起黑诺就一个大耳光抡上:"J夫滛妇!"
59
  
  黑诺被这耳光打得眼前直黑,耳边嗡鸣,脑袋里面的东西都被打碎了流淌似的。由於屋子空间小,他被打倒在床边的地上。还不及爬起来,巨大身影笼罩下来:"你们刚才做什麽了?"
  
  黑诺可以说长这麽大以来,不算高一那次瞎猫碰死耗子荣幸地伤到施言,他从来没有打过架。而被父亲教训和被施言高二做沙包的时候,都是不可以闪避的,所以他也没有学会、或者是意识到要保护自己。
  而施言的无中生有的指责和暴力要黑诺大吼回去:"我凭什麽告诉你?"
  
  施言跳起来四周看,估计是在找合手的东西,没有。揪了黑诺衣领,黑诺因为领子被卡呼吸困难甩他,甩不开,那劣质衣服上的扣子反全被蹦掉或者扯开。施言连拉带拽,黑诺左右扭动,俩人就这麽摔到了床上。施言手脚并用要制服黑诺,黑诺也是顽强抵抗,这样的肢体交缠、亲密摩擦中,施言只觉得胯下火热。
  
  已经失去理智的他还在本能的怒喝:"你们做什麽了?"
  "凭什麽告诉你?"这一个也不见正常地喊回去。
  "凭什麽?凭什麽?"施言重复著,已经乱为一锅粥的脑子全是"你们做什麽了?""J夫滛妇!",J夫!J夫!J夫!施言知道凭什麽了:"你他妈的J夫翘我的女人,你敢翘我的人。"
  
  "你混蛋!你王八蛋!"黑诺被这指控气疯了,又掀起一轮反抗、镇压。施言都不清楚为什麽自己去扯黑诺的裤子,夏天的短裤子,要他这样狂暴的力量,不需要扯下来,直接就在黑诺身上四分五裂了。胸襟半挂、只有短小内裤的黑诺羞愤力推压在自己身上的施言,那一身的肌肤全因为"运动"或者"激|情"泛起了撩拨情欲的粉。
  
  施言的瞳孔收缩,聚焦到两颗嫣红的水色上,低头就咬住了一边,黑诺周身电流扫过,吓坏了他,几秒大脑空白以後就拼命挣扎。施言正贪婪地吸著,嘴里美味异常,头皮就一阵痛,黑诺推不开他,情急之下揪著他头发要把他扯起来。施言恶意地抬头,却咬紧了小小的||乳|头,黑诺痛得"哼嗯",身体不由扭动要脱离他的覆压和解救嫣红出虎口。
  
  这样的动作招致了施言胯间的急速葧起,他甚至都感觉到了自己吐出的晶莹。而黑诺还不知道自己惹起了这头狮子的雄性荷尔蒙,不明白抵住自己的是危险的信号,依然在试图脱身。黑诺身体的单薄病弱,迟滞了他发育的脚步,所以他懂得比施言差远了。
  
  反抗好似诱惑,更添加了这狮子噬血的渴望、更添加了征服的欲望。施言那铁手一拉,黑诺的小内裤就宣告了寿终正寝。捰体要黑诺慌乱,也要反抗激烈;当然相对的施言的火--怒火在无觉察时已经换为欲火--这熊熊烈焰好象比怒火还旺,掠夺也进入加速度。
  
  黑诺被吓到了,他已经不知道施言要做什麽,潜在的活著的脑细胞要他不要命了的要逃开眼前的人、眼前的魔鬼,所以黑诺完全被这意识支配,本著奋不顾身地精神起义著。施言被欲火已经冲昏了,遇魔杀魔,谁阻灭谁。所以恶狠狠的拳头招呼到了黑诺身上,几下黑诺就吐了胃液,连蜷缩起来的劲都没有,头被击打得昏沈沈房间在旋转。
  
  施言拿出自己已经吐了不少露珠,头里湿湿的骄傲往黑诺腿间进入。他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麽,模糊就是知道应该在腿间。就那麽在被自己分开的腿间乱捅,突然黑诺惨叫,即使被压,他身体也移动数分,一下子施言敏感的圆润头部闯进了一片温暖,他舒服得"哦"了一音,马上就有环绕著的紧窒夹住了沟壑,要自己进不去、出不来、生疼。
  
  施言直起身体,把打开的腿拉到自己肩膀上,看清楚自己探访了什麽地方,如此美妙、销魂。。。。。。世界上最好的语言也不足以形容那带给自己的喜悦。那一方嫩嫩的粉,浅浅地包含著自己的顶端,有细小的缝隙流出细细的血。受不住这景象的刺激、抱住双肩上微微抖栗的腿,施言一鼓作气地全部进驻自己的领地。黑诺哀哀低吟,身体颤抖。施言却闯过了痛深入到瑰丽之密,享受初入梦境的快乐。动作如草原上的猎豹,迅疾狂野。
  
  黑诺一直都记不清、也回忆不了那天下午的事情;而施言也曾经问过自己,是如何找到自己领地去占有的,答案就是本能、男人的本能。施言在暴戾中发现了自己的伊甸园,尽情地品尝、掠夺、宣布著自己的所有权。施言对自己也久久不肯承认的一个情节:当他看见黑诺那溪流般的血,习惯了呵护黑诺的他没有心疼而是一种欣慰、骄傲、满足和男人的痛快。说实话,这是他骨子里的"第一个男人"的标志。
  
  施言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抱了这具身体在怀里,感觉著他止不住打颤,怜惜地放缓了律动;可惜的是黑诺感受不到,他一直战栗伴著间或的痛苦呻吟。施言发出雄浑的低喝喷射在黑诺身体里,他也是模糊不清地发出不尖锐的破碎叫声。高嘲过後的施言倒在黑诺身上,头埋在黑诺肩颈处发出粗重喘息。待余潮退下,软缩的坚硬开始向外滑,施言才一惊的撑起身体:黑诺双眼紧闭、眼角下的枕头上两团水印,脸侧已经肿起。
  
  "黑诺、黑诺。"施言神智清醒的同时也被震到骇然:强Jian!施言已经六神无主,黑诺睁开了水洗的眼,含著愤、恨。
  "滚!"低弱的声音。
  施言一看见黑诺眼底的恨,熄灭的怒火就已经重新点燃,再听见这样的话,他仅存的心疼也化了泡影,又戴上倨傲来掩饰自己的惊慌,一起身间最後的分离要黑诺竭尽了全力:"滚!"
  
  那无法即刻收敛的花蕊反翻出来,青白的浆液,也带著红红的血滑了出来。施言看见那麽多血,才要俯身黑诺就尖叫:"滚!"黑诺的下边除了痛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他不知道情况如何,却记得一直要驱赶这个人,这个长得好象自己朋友的魔鬼。
  
  施言也忘记了不会骂人的黑诺当然除了这个"最恶毒"的字,也不会说别的。蛮横傲慢的少爷终究忍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冷了脸,寒著音:"报警!我等著你,告我!"
60
  
  施暴者居然如受到伤害般摔门而去,只留下那麽一句:"报警!我等着你,告我!",好久黑诺笑了,笑得眼前水亮、笑得呜咽、笑得什麽东西延眼角滑下、笑得嘴角扯起了腮边的痛。
  
  僵硬的四肢开始有血液流通的感觉,下面出现了刺心的痛,黑诺扶著床头起来,还是有天旋地转涌上来。站著的姿势要後面哗的一下一股热流顺腿而下,还有直接滴到了水泥地上的。黑诺环抱赤裸的自己坐回床沿,才一坐实就弹了起来,疼。侧靠了身体,黑诺趴在已经被蹬得成为一团的被子上。
  
  慢慢的大脑恢复功能、思维回来了,最先想到的是不可以要家里人知道。黑诺赶紧强迫自己去冲了澡,水润到後面的时候,清晰的疼感之外,他也察觉著异样。羞耻地手来到被蹂躏的地方,因为红肿还有小小翻出,黑诺牙关紧咬地手指送密蕊回去。再回头收拾一屋凌乱战况,把碎衣服都卷好,又不放心拿了袋子包上才扔到外面的垃圾箱去,看镜子里脸上的痕迹,他急忙拿毛巾用冷水敷。
  
  做完这些,能够半坐下的时候,他也不敢想刚才。只下意识地知道,如果别人知道了,自己不会有好下场,爸可能会打死自己,自己这次是真的给家里丢死人了。自己就是家里的耻辱,一旦别人知道,会连累全家都无脸见人。黑诺怕得四处看,生怕漏下什麽痕迹没有清理干净。
  
  施言也在怕,他无论怎麽作恶多端,还是个大孩子,一个被娇惯著的大孩子,他没有真正的伤害过什麽人,没有真正的为恶过。当然更加不会去触犯法律,怎麽说他也知道了自己的行为构成了强Jian,甩了那一句话後的逃跑,是最後的一点虚张声势。
  
  就在施言快被折磨到极限的时候,他父母下班回来了。施言神情紧张也被理解为高考压力,而父母的回归也要他紧张的心得到松懈。父母在饭桌上亲切地告诉施言,不要担心考试,家里已经都为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他只要轻松进考场就可以了。
  
  什麽样子的准备工作呢?高考是这附近的几所学校的小学、初中老师负责流动监考,就是子弟学校的老师要去给地方的学校监考,而地方学校的老师换过来。所以施言的爸爸和下面的主要负责老师已经碰过面了,施言会得到关照;而另外一方面才是最重要的,学校里排考号,是所有理科生一起随机排的,可是就是这样的随机,也是有学问的。一般情况下,会是送到教委的顺序就隔五、隔十的抽出,这样如果连著50位都是成绩不错的学生,那麽无论走了谁,这一考场里还是学习好的学生的天下。
  
  今天的考号下来了,施言的前後左右四面包围著一、二班的学习不错的学生,而这些学生高中部的主任也在今天下午分别与他们谈过话,要求他们要有同学"情谊",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不是什麽奇闻,是干部子弟家都明白的暗规则,进入6月份的时候各家长就分别开始物色要放自己孩子边上的学生了--最好找那种将来毕业还要回来的孩子,才可以要他们愿意提供帮助,为了毕业後的好工作。
  
  施言知道了爸在自己企业的对外宾馆里安排了房间,明天和後天自己都会白天在那里看书、休息,还有别人--自己考试的邻居,其实最後两天了,谁看书啊,还不是给他们一个建立友谊的机会,练习一下默契程度。他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什麽意见,能够与别人在一起,他现在会感觉放松。
  
  黑诺在晚饭上的脸红解释为牙有点肿了,父母理解为考试前的上火,要他不要那麽紧张,因为印象中黑诺没有特别拔尖过成绩,但是好象也从来不怕考试,考什麽都可以过关。黑诺晚上一直睡不著,可是又不敢想下午,连想到那个影子、那个人的名字都惧怕。他发烧了,而习惯坚忍的他还不自知,只认为浑身的难受来自下午的噩梦。
  
  醒来以後的口干舌燥,头昏眼花要他几乎是爬到厨房拿水的。本来也不是会在考试前突击的人,要复习的早复习了,该背的早背了,这考试前几天黑诺从来不突击的。所以忍著难受躺回到床上,昏昏沈沈地就睡去。中午家里吃午饭,破例的以为他是学习累了不要吵到他,而留了饭菜没有叫醒他。
  
  一天的高烧在无措施的情况下,终於引发了沈寂已久的旧疾,黑诺在这一夜尿血了,胜过每一次的肆虐,疼得他必须要咬紧被子才可以不发出呻吟。这个时候,黑诺就是有心看病,也不敢去的,他怕自己的下半身被大夫看出什麽,他後面还是一直火灼的伤痛著,他不敢上大号因为撕裂的疼加上滴下的血。
  
  带著一身疼出来的汗水,黑诺找施言拿给自己的那些药,明天就考试了,怎麽也要把这几天抗过去。可是近几月的康复以及春暖以来的尿血症状的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