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15部分

们一起去菜市场,一起买东西,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但有些不一样,他变得更真了,这种真是一种感觉,很微妙的感觉。
“秦子阳,今天吃什么好?”
“随你。”
“你这种回答其实是很没诚意的。”
他挑着眉,“只要没有茄子,没有胡萝卜,没有黄瓜就好。”
“我偏就想吃这几样。!”
他的眉宇纠结的更厉害了。
“这几样我不吃。”
“那今晚你来做,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恩。”他点了一下头。
“真的啊!”我有些欣喜地叫着,其实我就是那么一说,没想到他会真答应。
但是果然我高兴的太早了,晚上回去的时候厨房就成了战场。
“秦子阳,我记得你以前说过的,说你留学的时候饭菜都你一个人做,怎么还这水平,那你那几年都怎么吃的?”
“退化了。”他说的很平淡,我却听得肠子都拧节了,退化了,感情他是太久没碰过厨艺了,现在成了原始人。
“算了,还是我来弄吧,我实在无法适应这远古人类喜欢弄的东西。”
“好,给你。”
不知为什么,我好像在他眼底看到一抹得逞的笑意,他摘下围裙的那动作做的特别流畅。
不过叹了口气还是接了过来,围上困裙,认命地开始弄着今天的饭。
“把碗筷摇好。”我边说着边端着菜,太热,食指被烫到,他忙拿过我的手细细端详着,看了看,一口就含了上去。“秦子阳,不卫生的。”
“没事儿,有我的吐沫保准好的快,苏念锦,这是爱的力量。!”他耍贫地说着。
不过我还是一愣,即使知道他说这话没什么特别意义,但那个‘爱’字还是让我一惊。
其实日子过的真挺快,一转眼就过去了大半,我和秦子阳这样每天才米油盐的却也不觉得乏味,也许是暴风雨般的日子折腾久了,难得的平静总是让人异常的珍惜。
但有一点我始终耿耿于怀,确切地说是我不希望如此,我想要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秦子阳,他本就是那样的人。
他的心里其实装了一头猛兽,现在只是蛰伏而已,这样的秦子阳你让他始终生活的像只小猫一样,我不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还是悲哀的事儿。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拉过秦子阳的身子,“你还想要干这样的活儿干多久,秦子阳,其实你可以干别的,我们都知道,你有那个本事,你为什么偏偏要避开,你这是在折磨你自己还……”他背过身子,显得他有些累了,每次都是这样,每次谈到这类话题时他总是留给我一个背影,他心中还有着一个角落是我所无法触碰的,或者确切地说,是任何人都无法触碰的,他像是一个敏感的小孩,把它们给藏了起来,不让任何人去看,去摸,去碰。这个人也包括他自己。
我叹了口气,算了,睡觉吧。明天起来还要上班,仍是张云天的公司,只不过是子公司,我害怕和他牵扯太多,但秦子阳执意干着原本那些活儿,晚上下班后我有时候就去坐坐,但他总不愿意我在那里呆太久,其实我看着他在那我也不乐意,但是秦子阳,你不能逼他太紧的,他高高在上的东西是骨子里的,是骨子里的东西就注定不是那么好除去。除去了可能就不是他了。
今天下班早,是节假日,我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去。开始在厨房洗洗刷刷。
他一进家门就像猎犬一样四处看看,嗅嗅。
“你是狗啊,你这样真滑稽死了。”
“别说的狗不狗的多难听,最差也要说成是电影里那种——侦探犬。”
“吆喝,还贵宾不成。”
“那可不是。”
我呵呵地笑个不停,“行啊,秦子阳,我发现你还挺有幽默细胞的,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他的眸子暗沉下来,“我们不谈以前,我们就说现在,说未来。”
这话说的我真心动,胸口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好。”我说,“赶紧去洗盘子盛饭,今天我好好做顿大餐给来庆祝下。”边说我边弄着。
他转过身去取盘子,但又在下一秒转过身来站定不动,手中还拿着盘子,就那样直直地看着我。
“傻了啊,秦子阳,你看啥呢?”
他还是不动,过了一会,他走过来,放下盘子,从后面环住我的身子,这个动作我做过无数回,但秦子阳却是第一次,他喜欢从正面压倒我,然后猛烈地冲击贯穿我。他是掠夺者,占据的永远是统治与支配地位。
但此时此刻,秦子阳却是温柔地,带着似水柔情地环绕住我,我能感觉他这个拥抱没有丝毫情欲,他的手粗大而温暖,轻轻地贴在我的腹部。
我的手一抖,那些调料就没数儿地进了菜里。
“完了,完了,秦子阳,一会咱俩可能得被咸死了。”
“没事,我口味重,我就喜欢重口味,特别喜欢——”他说着边把下颌放在我的颈窝里,说话的时候热气就直接喷在我的耳根儿,脸刷地红成了番茄,我感觉上面烫的厉害。
“瞎扯什么呢,什么重口味不重口味的。一会只给你吃素,不给你荤的,看你这没了肉就不吃饭的人怎么去吃。”
“不打紧,没肉没关系,晚上有宵夜就行。”说着他咬了一下我的耳垂,那里是我的敏感地带,全身被电了,火辣辣地流过。
“秦子阳,别闹了,赶紧放开我,不然咱俩就得大眼瞪小眼,然后听着肚子在那儿大张旗鼓地唱着花鼓戏了。”
“再抱一会,苏念锦,我的心从没像现在这样平静过,抱着你,整颗心,原来可以这样宁静……”
我没有说话,任凭他抱着。这话说的太动听了,女人就怕这个,尤其是从自己心爱的男人嘴里听到这个,别说是一会儿,一辈子都愿意,就是死在这怀里估计都觉得没关系,那身子软的能化作一滩水,一滩春水。
吃完了饭,我又问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
他想了想,眉头蹙着,但半天仍是摇了摇头。
“明天你做饭。”我恶狠狠地说。
他那眉头这会儿不是皱了,整个就纠结在了一起,说是蚯蚓都是在夸赞他了,分明就是两只毛毛虫。
“提醒下。”
“你这么聪明的脑袋,哈佛留学生,竟然还用我来提醒,秦子阳。”我讽刺着,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我真记不住了。”
“算了,就知道以前那些事儿你根本就没当回事儿,我苏念锦这三个字无非也就代表这你众多女人之一,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又怎么会记住呵。”
他走过来环住我的身子,用手抬起我的下顼,“苏念锦,你看着我,以前你不是常常让我看着你的眼睛吗,那这次轮到你看我。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看到。”我赌气的说。
他叹了口气。
“漆黑一片,还有……我的身影……”我还是说了出来,我总是无法和他制气太久,也许是觉得没意义吧。
“的确是你。”
“秦子阳,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这一月的这一天,一晃眼过去了这么久了。久到我好像过了半辈子,甚至更久。”
“哪里是半辈子,这才哪到哪啊,不是说过要相濡以沫的……”
——是啊,相濡以沫。
那天我看着他,我的身上和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全是各种白色的硼带,我看着他,我说秦子阳,让我们相濡以沫……
眼光很耀眼,白花花的,哗啦啦地在肩头,身上融化,心暖了一片。
他说,好,让我们相濡以沫。
“那到最后化成了两条鱼。”我哈哈地笑着。
“是啊,两条鱼。最好是热带的。”
“秦子阳,带我去游乐场吧。”我突然提议。
“游乐场?”
他有些诧异。
“对,就是游乐场,我想再做一次旋转的木马。”
“你怎么对这些小孩的东西特别偏好。”
“那是梦,一种童年的梦。”
“走吧。”他说,我们两个都迅速换了衣服,出门的时候我问他,“我漂亮不?”
“漂亮。”
“是最漂亮的不?”
“最漂亮。”
“秦子阳,你在骗人,这话你以前说过很多次,后来你也说过我丑,你说我除了白点外没见得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地方,和你那些什么妩媚的,妖娆的,优雅的,纯情的比就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除了那股子矛盾的气质外……”我学着他说的话,他尴尬地低咳了几声。
“你说你非得提什么气质,你知不知道有句话说的好,女人啊,要是长的美你就直接说她漂亮,如果不漂亮你就说她可爱,可是如果既不漂亮也不可爱,实在没撤了,你就夸她有气质,准没错。你说,你当时是不是在损我啊。”
我们去了游乐场,晚上的时候那木马来回转动,上面有着一排排的灯,五光十色的,小孩子坐在上面,呵呵地笑着。
他们笑得可真开心,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那个时候什么烦心事儿都没有,这一辈子当中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人啊,越长大,烦心事也就越多,再也找不回来那份天真的心,所以在年幼的时光里一定要尽情的挥霍,因为过了这个时间段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日子来给你挥霍了。
“秦子阳,咱俩坐一匹马吧,就坐那个大的怎么样?”
他蹙着眉,一脸为难的样子,“你坐吧,我在旁边看着你。”
“怎么秦少放不下身段子?”
他这样一说我就火了,当然并不是因为这一件事,我没有这般小气,只是让我想到了那样一段时光,一段在我记忆中即是美好又是阴暗的一段,给了我足够的刺激也给了我比足够还要多的伤痛。
我和秦子阳曾经在我生日的时候来过游乐园,当时我提出来的也是要坐旋转木马,那个时候是他最迷恋我的日子,一个男人当他真迷恋起一个女人时,就是你要天上的月亮他都会亲手给你摘下来,所以每当这种宠爱不在,对一个女人,尤其是被深深捧过,宠过的女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悲哀,他们可以很随意的收回去,但你却不行,你无法收回去。
所以,你注定要成为最痛的那一方。
秦子阳当时仍是众星拱月,总是高高在上,走到哪里的派头都让人低了一等。就连和他去逛街也要有司机等着,他总是会漫不经心地开车到他认为比较上档次豪华的品牌旗舰店,然后以着最快的速度选了一大堆他认为最适合我的,他会说,这个这个不要,刺下这些都包起来,他会说把你们最新一季,最贵的,最上档次,最热销的拿来,什么都是最,都要是顶尖的,他不会考虑这些顶尖是不是我所想要的,其实那些个时候我是多么渴望跟他像是普通情侣一样手中拿着冰激凌慢慢地悠闲地穿棱在各大商场之间,买着哪怕是最廉价的东西,但却是他真心实意为了挑选的,所以在我过生日时我说要去游乐园,我想要跟他手牵着手在那里做一对普通情侣。
我以为他不会答应,但他沉了一下脸,嘴唇紧紧地抿着,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行。”
我那天是真的高兴,高兴的人一整晚都没睡着觉,我想象着我们漫步在人样中时的样子,想象着和一大堆孩子坐在旋转木马上时升降欢笑的样子,但结果呢,结果我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秦子阳到底是秦子阳,他竟然把整个游乐场都包下来一天,原来T市最繁华的现模最大的游乐场也是瑞宇集团名下开发的。
于是偌大一个游乐场,空空的只有我和他。
我坐在那些有着隐约,有着灯光的木马上,旋转了一因又一困,眼泪就在不知明间落了下来。
“秦子阳,你能陪我坐会吗?”我问他,那个时候我多么渴望他能说行啊,就算是空无一人的游乐场,就算是淹没了繁华只有一地落寞和估计灯影的游乐场,但只要他肯陪我坐,陪着我在这梦幻的木马上转过一圆,我想也许我这个生日也不再伤心,它仍是我这辈子最有意义与快乐的一天。
可是,他是那么干脆地拒绝了,即使他是那么宠我,但他的身份,他的高高在上,他骨子中流露出来的高傲那么顺其自然地就给我拒绝了。
我说好,那我自己坐,你要是累了,就先在车里呆会儿。
他说不累,站站也好,会开得太多总不能总是坐着。
我说,是啊,会太多了,不能总坐啊。
于是没了话,没了声,连泪也没了。就只听着那风嗖嗖地从耳边吹过,然后我慢慢地哼唱起来了王菲的歌。她那歌是怎么唱的来着。
哦,对了,那歌是这样。
有华丽的外表和徇烂的灯光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
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
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
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
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
奔驰的木马让你忘了伤
在这一个供应欢笑的天堂
看着他们的羡慕眼光
不需放我在心上
旋转的木马没有翅膀但却能够带着你到处飞翔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
我也只能这样
我哼唱着,一遍又一遍,随着那旋木的轮回转圈。最后我依然地走了下来。
我说:“秦子阳,我们回去吧。”
他点头,然后我们回了家,那个暂时的家,或许不该被称作家,只是一个暂时居住的屋子,里面有着一张大大的床,在那张床上我们可以疯狂的做。爱,疯狂地撕扯着彼此的衣衫,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
呵呵,一切就是这样。
记忆总是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它们总会不知何时猝不及防地冒出来。
来破坏你的好心情,来让你变得惶恐不安,来让你的心如同坐云霄飞车一样,一下子由至高点降落到最低点,不知下一次是再次陡然地腾空,还是更加迅速的降落,落到山谷之间,再也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只有支离破碎的残片,在那里七零八落地散开着……
他仍是本能地想要拒绝,却在接触到我眼神的那一刹那儿点了头。
他走了上来,跨过木马的身子,与我坐在我后面,环住我的腰,他的手覆盖在我握着长杆柱子上的手。
我们十指交错在一起,不留丝毫缝隙。
“秦子阳——”我叫着他的名字。
“恩。”他应着。
“秦子阳……”我继续叫。
“恩。”
“你是属于我的吗?”
“你说呢?”
“你必须得属于我的。”
“就我一个人的。”我又加强了口气。
“好。”
我笑,笑得春花的失去了颜色,它们哪里能和我比啊,我觉得这一刻全世界最美丽的东西都比不上我因为秦子阳这一句话笑得美。
我回过头,不顾在场有多少人,也不管有多少是不大的孩子,就直接深深地吻着他,木马仍在旋转,人们仍在嬉戏,而我与他,就这样彼此深吻。
回去的时候我挽着他的手漫步在法国的梧桐树下,高大的树枝投下斑驳的影子,偶有微风吹来,这种感觉真好。
“你看那女的多漂亮。”走过一间高大耸立的影楼时我指着里面的一张婚纱照中的女的说道。
“身材不够好,鼻子过于挺,颧骨有些大,一般。”他一针见血地说道。
呵呵,我怎么就忘了,秦子阳以前接触的都是些什么女人啊,各个都是针尖里面的顶级美女,这样普通人眼中的美女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里面的人员见我和他盯着这很久,以为是要拍婚纱照,开了门,热情地说:“两位是要拍婚纱照吗?进来看看吧。我们这的摄影水平绝对是一流的。”
“不,我们不……”我拒绝地话还没说完,秦子阳就把我拉了进来。
“给我们介绍一下。”
“来,这里请。”那女穿着一件旗袍,风韵别致,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应该是这里主事的。她笑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眼秦子阳和我,然后招来一个女店员负责我和秦子阳的事宜。自己则迎向了另一伙。
“这几样都是我们店的主打,你们可以看看样式。”
秦子阳一眼就相中了一个。
“这个有没,拿来试试。”
“您可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家店的主打,当然……”这全套照下来在价位上可能比别的就要高出一些。
“价位不是问题。”秦子阳淡然地说,举手投足,派头十足。这话一出,给那个正介绍着的女人可乐坏了。
不过随即,他想到什么一般。
嘴微微抿起,脸上的线条也变得僵硬起来。
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这是……”那女的还有些懵,我也没大反应过来。
“抱歉,我们先不试了。”
我有些难过,我说:试试吧,那件婚纱我也挺喜欢的,还有这种梦幻的拍法,我一直都特别羡慕。又贴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怕啥,咱们只是试试,又不是真的结婚,试完就走,过过干瘾也好。”
这时,秦子阳给我的那五百万早就因为几次折腾和那次透支服装店全部砸进去了,剩下的一些也差不多被挥霍掉了,五百万说多不多,说少却也肯定是不少的,端看你怎么花,这辈子平平凡凡的花,那也许你就是放在银行里去定期取利息也够了,但做起生意来,几个单子可能就全部砸了进去。
我就是这样,虽然程珊最后没要那钱我也给她汇了过去,她说展子奇的公司已经上了轨道,钱不是问题,其实只不过是骗我的,正因为公司刚上轨道,钱才最是问题。
所以这阵子我和秦子阳的生活只是收入再一般不过的普通人。
也许我的存款稍稍还能比他多一些。
刚刚那件婚纱照的价格以着我们两个人现在的经济实力来说,着实是太过了。
太奢侈了……
之于他而言更是艰难异常——
他死死捏着我的手,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这样的动作,但我却知道,知道这个男人内心此刻是多么的受伤。这种伤,往往不够猛烈,却是有着持续不断地痛,一点一点地开始侵蚀你的组织,细胞,大脑,心脏,最后让你整个身躯都开始伤了起来。
它们就是这样可怕。没有宣泄的出口,只能憋在里面,成了内伤,牢牢扎根。
“怎么了?两位是要试这套吗?”
“对,就试这套。”我放开他的手,冲着女店员笑着说。
又回过身安抚性地拍了拍秦子阳的肩,进了更衣室。
换上婚纱后我走了出来,都说穿婚纱的女人是最美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最美,但我在秦子阳眼中看到的惊艳。
他说:“苏念锦,你很漂亮。”
“谢谢。”我勾起唇角,对他一笑,他终于学乖了,知道夸我漂亮,其实你夸一个女人一百句她有独特气质,也不如说一句,你真美。
当店员开始询问我们什么时候拍的时候,我与他相望了一眼,然后镇定地说。
“这个地方的领口有点大,我不是特别喜欢,我再去逛逛,如果没有更合适的我就过来。”
“我们这里已经是全上海最好的影楼了,如果不是嫌价钱的问题,我们敢打包票,由准备衣服的样式到拍摄技术以及提供的场景和服务全部都是上海最顶级的。”
但是就是价格的问题,就是钱,我和秦子阳现在差的就是钱,望着那婚纱,看着相册中那些相互依偎的新娘新郎。
我突然觉得惧恼起来,没事我试什么婚纱,也不是结婚,拍什么婚纱照,还试这么贵的,我就连刚刚走过时都不该看一眼,就不该看这婚纱店。更不该被这一张张浪漫气息浓厚的婚纱照所吸引……
我心里那股火陇地燃烧起来,也不知是为了谁。
秦子阳的脸更是,阴沉着,不,不是阴沉,是平静,太过于平静了,如果说我该怨恨秦子阳的话,除了他带给我的痛外就是他把我带入了这个圈子,然后又一转身给我扔了出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就难,可是就连我都时不时的有这种感觉,那么秦子阳呢?他会不会想到以前的事情,想到那些一掷千金的日子,想到从来不用考虑价位,只要考虑如何花的日子到如今的窘迫与尴尬。
“我们不喜欢。”到了最后我斩钉截铁地道。
按理说,她就算是看不上也不该再说些什么了,但是她也不知生了哪门子气,嘴里唧唧歪歪地嘟嚷起来
“没钱就别来试,明明看着喜欢的不得了不就是差钱,那当初看钱的时候干嘛了,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没钱还装有钱的人。”
“你……”我想说些什么,可是我没有立场。
我们错只错在我们没钱。更错在我们曾经有过钱,很有钱。
秦子阳抓着我的手,“走。”他只说了这一个字,半天了,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他只挤出了这么个字。
只是门刚拉开,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饶起云。
他手中拉着一个女人,看起来十分恬淡。
那个女人的头发盘在后面,给人整体感觉特别贤惠,但除此之外真没什么特别亮眼的地方。
她挽着饶起云的胳膊,和饶起云一起走了进来,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们很恩爱,同样的,那是一种长期以来的默契。
他笑着为女人拂去一抹碎发,眼睛里都冒着光,仿佛能为这个女人做一件事都是那般的满足,什么叫做甘之如饴,他正在用行动做着最好的诠释。
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听说过,饶少有个老婆,那是宝贝的很,谁要敢说他老婆一个不是,那就是在动他的逆鳞,我当时还笑着问秦子阳,我说真的假的啊,看着咋不像呢,秦子阳手中正把玩着一个别人新送的法国高级酒具。
“试试就知道了……”,他玩味地一笑道。
“就是你也不行?”我不敢置信地问着,带着惊呼。
是的,我真的吃惊了。那个饶起云。圈里人都知道,他和秦子阳好,别人十句话也顶不上秦子阳一句话,一直都像是秦子阳的跟班,据说当初他们两个就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还有萧洛,是有了名的铁三角,只不过饶家的地位和秦萧两家比还是差一个档次的。
但饶起云打小就爱跟着秦子阳屁股后面跑,要找他直接问秦子阳在哪就成,起初都秦子阳哥,子阳哥的叫,渐渐大了才把那哥字去掉。
不过总被圈里人笑说有恋兄情节。
直到一个女人的出现,一个平凡到不行的女人,没有特殊的脾性,样貌,家境,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你说她恬淡娴静也行,说她乏味可陈似乎也可以。
但饶起云就爱上了,还爱得轰轰烈烈,追了好几年,属实算得上是长跑。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但是他却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不顾一切,忘乎所以地去争取,都说女人对待爱情像是飞蛾扑火,不管最后是不是会粉身碎骨,会不会被焚烧殆尽都要拼了命地扑过去,那么男人也有,饶起云就是其中一个。
因此,他一直在这个圈子里对于女人的态度都是一个异类,只是我一直以为是一个绝顶漂亮的女人,至少要性感,亦或者是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人美女,可是这个女人不是,她看起来很普通,浑身上下没特别突出的地方,要真说有什么不同那还真就是她的平凡来着,因为平凡到不足以引人注意,却总能给人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
只是,没想到大家会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
“子阳……”
饶起云大步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
秦子阳顿了一秒,唤了一声:“起云。”很简洁的两个字,但是没人会怀疑他们之间的情谊。有些时候判断两个人的关系,看他们对望时的眼睛就知。
“子阳,能在这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咋来上海了啊,来了怎么不通知我声,你可知道前阵子可给我急坏了,我爸他特意给我送到上海这边来,找人看着不让我回去。就怕我掺和进去,但我一直都担心,你手机又不通,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在这见到你。”
能看得出来,饶起云是真开心,这种开心不是那种虚情假意装出来的。
只不过秦子阳的样子却让人有些担心,丝毫没有这间店的负责人,姑且这么叫吧,因为我也不太清楚,只觉得像是主事的,从进门后就没再搭理我和秦子阳。只见饶起云进来后,她就连忙走了过来,她本来穿着的就是一件旗袍。如今整个人看起来妙的很,款摇之间别有一股风韵。
“呀,饶少过来了,是来取上次的照片么,早就跟您备着了。杨方,去拿来给饶少看看——”
“子阳你们怎么来这了?也是来拍婚纱照?还是艺术照?”
饶起云一看到到秦子阳哪还听得到其他人说些什么啊,直接忽略问着秦子阳。
“饶少,这是您的朋友?”
她插缝儿道。
“恩,我朋友。是发小。也是我哥。”
“哎,你看看,这事儿弄的,怎么不早说啊。哎,叫什么来着?秦少是吧。没想到你们是发小,那岂不是也是军区大院的高干……”
她越说那笑容越甜蜜,脸上向两侧拉扯的弧度就越大,不过相对来说看着刚刚那个给我们介绍组图的叫杨方的女的就越是恶狠狠地。
“这小丫头是我表姑家的孩子,放假没事来实习的,你们也知道校园里的小丫头片子总是不够圆滑,总是遇到试穿半天不买就走的给她弄烦了,真是对不住了刚刚,来来,我亲自给您挑几件婚纱,您穿上试试,比刚刚那件可要讲究的多,是最新款的,一般只买不给试的……”她不停地说着。可惜的是此刻,我完全没了兴致,我拉着秦子阳的手,我说咱们走。
秦子阳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目光在我身上停留很久很久。
最后才点了一下头。
其实我知,他是心疼我了,这个认知让我窒闷的胸口可算是好了很多。
饶起云拉着沈素沉也走了出来。
“子阳,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吃吃一顿吧,我有一堆的话想和你说。”他的表情凝重,看着秦子阳的眼睛里带着些微的祈求,让我想到了当初,当初第一次见到秦子阳的时候,饶起云也在场,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谎称胃疼地走了,说话时虽然对着所有人说,但却独独看着秦子阳,似乎只有秦子阳的话对他来说才是重要的。
这样的兄弟,是真的兄弟,但也因为是真的兄弟,也许秦子阳,反侧觉得更加难以面对,我说了他们这种人,就是有着该死的骨子的骄傲。
“不了,我还有事。”
“我们没事,一起去吧。”我截断了秦子阳的话,冲着饶起云笑着说。
“大家难得聚聚,又难得都在上海这个他乡异地相遇,这也算是缘分了,折了缘分不好,缘分就该是用来珍惜的,你说是不素沉。”在刚刚店里的几句闲聊时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素沉,沈素沉,很好听的名字,给人就是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真是名如其人。
“恩,是啊,子阳一起去吧。”
秦子阳回过头来看我,眼神幽深晦暗,几经变化,最终点了头,一伙人往日本料理那走去。
只因为那里的菜沈素沉喜欢。
她喜欢的东西,饶起云就是喜欢的。
而我和秦子阳,在吃这上面,着实无所谓了些。
走进了包间。
直接进的唧的级别。
原来日本料理也有级别的,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原来只是不对外开放而已。
“这店是我早些年投资的,素沉喜欢吃日本料理,所以一直让空着一个房间,有时候过来就直接吃。”
对,他们在一些大型娱乐场所都有着自己预定和特别的房间,当年秦子阳就多的是,基本上走到哪都不用烦恼那些普通人烦恼的房间座位等问题。
吃饭的时候饶起云一个劲的给沈素沉夹菜,总是说这个好吃,那个好吃的,看得我惊讶地嘴都张成了O型,而沈素沉则仍是那一副淡淡的表情,似乎对这一切习以为常,我有时常常在想他们真的是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吗,不是常常说有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的说法吗,况且饶起云也不是一般人,饶家虽然和秦萧两家没办法比,但是随便一说,也是财富权利惊人的存在。
秦子阳貌似习惯了,只是秦子阳的脸上,始终有着一团雾,一团我看不真切的雾。
“子阳,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我现在不想谈这些。”秦子阳一句话就把饶起云满脸的真切给截断。
饶起云叹了口气,没说什么,“那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我啪地就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身上。
过了半天,秦子阳才关切地问。“怎么了?”
“你说呢?”我看着他的眼,与他相望。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比耐性我永远都比不过秦子阳。
最后,叹息般地从新拿起筷子,“我要的寿司怎么还不上?!”
后来这顿饭吃的真可谓是乏味可陈的很。
我和秦子阳与饶起云他们告了辞,不过我有把饶起云新的手机号要来。
当然我们的联络方式也告诉给了饶起云。
一切似乎没什么不同,不过当中例是有一个插曲,让我至今仍是想不明白。
那天出来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一个女人,算是极为漂亮的那种,海藻一般的长发,大大的眼睛,画着淡淡的妆,整个人穿着的衣服又该死的妩媚至极。
她正在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正好看到我们往外出时突然就站了起来,一脸的惊喜。
然后什么都不顾地就冲了过来,动作亲昵地楼过饶起云的胳膊。
“起云,你好久都没去我那儿了。我可想你了。”
饶起云也不急着把她的手推开,淡淡地道:“我最近有些忙。”
说话之间,不着痕迹地跟她隔开了些距离,手重新握住沈素沉的手。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沈素沉,眼中有着一股连我都瓣析出来的醋意,赤裸裸的,也不去掩饰,甚至特意让它们流露出来。
“你要记得去啊,过几天是我生日。”说完收回视线优雅地走了回去。
而整个过程中,沈素沉连眉都没皱一下,没有一丝的不愉快和激动,甚至,好像是一种习以为常的从容与镇定。
我再次看向她和饶起云时,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原本一直以为是一幅画,还是一副你侬我侬,郎情妾意的画,而转瞬就变成了灰暗不明,只有着泥土和沼泽的图。
但饶起云平静着,沈素沉平静着,就连秦子阳也是,似乎,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是不平静的,不过别人的故事终究只是别人的,我还是顾好我自己的好,想到这儿,不禁收回了好奇,挽住秦子阳的手一起走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天空已经黑了,漫天的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我握住他的手,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们在一起重来不握手,那村十指相连的感觉总觉得不太适合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激烈的,冲突感强的,平静下来的步调总是会横生技节,让人心忧。
“秦子阳,你说沈素沉好看吗?”
“没你好看。”
“得,我就知你会这么说,我现在在你心中是最美,我知道,你不用总拿来说,这我听着多不好意思啊。”我说,可是没看出来哪里不好意思。
“呵,不像啊,你苏念锦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呢。”他一拉一下子把我带进他怀里,“这我可得仔细瞧瞧,到底是哪里不好意思了。”他说着就抬起我的脸,但没有落下吻,而是额头跟我相抵,亲昵地靠着我。
“念锦,以前我是不是对你很坏。”
“没,没有很坏。”
他咬了一下我的鼻头,“真的吗?!”
“是啊,当然没有很坏。”我郑重地说,然后侧开了些距离好看清他的眼,“你那是比很坏可坏多了,秦子阳,你那时简直不是人,你的心就是黑的,比黑还黑,这世界都找不出那种颜色的心。”
“那你不恨我?”
“我恨啊,怎么能不恨,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撕了你的肉,嚼碎你的骨头。”我恶狠狠地说,故意弄出一副狰狞的样子。
“我听着怎么这么血腥啊,真是害怕啊。”
“知道害怕了?”我问。
他点头。
“那就赶快交出你的心,交出来了我再考虑要不要吃了它。”
“它可不好吃。”
“那什么好吃?”我问。
他的眼光暗沉了下来,贴近我的唇,缓慢地,一点一点地吻了上来,下面的那个好吃。
我知道他又流氓了,秦子阳就是一个流氓,别看他以前人前如何的高贵优雅,如何的冷漠疏离,私下里男女之事上那就是一个大流氓。
现在与我更是。
两个人回家的时候开门基本上跌跌撞撞开的,好几次都要忍不住。
我不知别的相爱的男女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不对,没相爱的时候就是,我和秦子阳大概是荷尔蒙的问题,一直就有着强烈的吸引存在。
折腾一晚上之后,我又要去上班。
上班倒是不远,工作也不是很忙,再加上这没有不透风的墙,谁都知道我和总公司的老总有着不一般的关系,更是没人敢得罪我,就连这边分公司的主管对我也是客套的很,不过我说过,很多事情在跟秦子阳的那阵子我还真就是习惯了。
不可否认,人没有不虚荣的。
要说我苏念锦不虚荣,那太假,况且我也不认为这就真有什么不好,套用句程姗曾说过的话,这叫动力的源泉,原话是什么来着,适度的虚荣心可以促发人不断地前进。
今天我心情特别好,因为发了奖金和工资,手里握着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这滋味就是好。
回到家后发现家里没人,往常这个时候秦子阳肯定在家,他都是白天班和夜班两种。
这也是我们两个商定的,尤其是在我强烈坚持下,他在Pub的班一周只去三天,算是兼职。
我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却依然没有。
心里越发奇怪的很。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
一股不好的念头开始不断往外冒。
“不能有事,都多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哪来的事儿,我最近真是神经过敏了。”我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开始弄晚饭,可是当晚饭都已经全部弄好并摆在桌子上时秦子阳还是没回来。
我开始给饶起云打电话。
他说你别急,我马上过来,不会有事的。
大概二十分钟饶后云就赶了过来。
我上了他的车。在城市里里里外外兜着圈子,但这种找法无异于是做白功。
根本就是大海里捞针。
“我打个电话。”饶起云掏出电话交代了一下,估计是让人去查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边回了电话。
饶起云听后表情顿时放松了下来。
“怎么了?”
“洛子过来了。”
又安慰似的说:“不用担心,子阳正与他在一起。”
“那手机怎么也不开啊。”
“估计是没电了。”
我们迅速到了那儿。
果然看见秦子阳和萧洛坐在一起。
两个人看起来表情都很平静,但这种平静却比山洪暴发还要可怕,好似平静下面掩藏着巨大的波涛,一旦真正暴发出来,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