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30部分

了一把骨头你不知道吗?不要狡辩了,你不是一天不爱我一点,你是一天恨我多一点。一点点地,你的身心里全是我,也只能是我,即便是恨……”他说。
“那又如何,就算是恨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你带给我的终究不过是苦痛仇恨。或者还有些别的,但都不是些什么好的东西,……而许莫然不同,我看到许莫然心里就会发甜,或许没有那般深刻,但却一点一点地让我觉得很幸福。”我说的很慢,然后缓缓地走过去,摸着他的脸,沿着每一个棱角缓慢地抚摸。
“所以,放手吧。秦子阳,给我一个幸福的机会,就当我求你吧。”
“我也求过你的,苏念锦,我求过你跟我在一起,即使知道你曾经伸手不过是因为想让我最后更痛,我依然要跟你在一起,可是你呢?你如此果决干脆,当真还是那个敢作敢为的苏念锦呵。我不会放的,让给许莫然更没有可能,我说过你跟他不会幸福,所以别拿什么甜蜜来搪塞我。”他说的肯定。
“你真的以为没有你就会不行?凭什么说许莫然就不会给我幸福,你还真是自以为是的可以。”
“因为你不爱他,这就是理由。”
他最后的样子把我激怒了,他这样笃定的语气,这种高高的姿态再一次惹怒了我。
我一把拽过他的领子,踮着脚,双目与他相对。
微微咬着唇道:“秦子阳,我就让你看看,我会让你看着我幸福的……”
说完我转过身就要走。但被他从身后拉扯住,不管我如何挣扎硬是给我扯到了床上,他的双目冒火一样地盯着我,那张脸如同冰封。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可偏偏又觉得很远……
“每次都是这样,苏念锦,你就这么想离开我身边?你知不知道当初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时的心情,原来从在纽约开始你就已经开始把那些股票转移,我交给你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吗?那些不是钱,也不是权,那些是赤裸裸的信任,我秦子阳这辈子从来没这样义无反顾,敞开衣服什么都不挂一般地把自己交给她。你是唯一的一个人,不过你够狠,你亲手把这份信任给毁了,还毁得如此理直气壮,毁得如此义愤填……”
我要挣扎着起来,可上面有他在禁锢着我,不论怎样也起不来……
索性省下那些力气,干脆躺在床上,呼了一口气冷笑道:“我为什么不理直气壮?为什么不可以义愤填膺?秦子阳不论你承认与否都是你欠我的,也许曾经我还有过犹豫,还有过挣扎,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人失望,我的心被你反复凿了无数个洞儿,直到现在它们还流着血……”
他没说话,走向桌台,烦乱地翻找着烟盒,却发现里面没有了,懊恼地把它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全然不是以前那个慵懒高雅的高干子弟形象。此时,他的脸上一片冰冷,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恨不得在我身上凿个洞。让我觉得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铺天盖地一般地席卷过来,我想要逃开,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或者说我退后了一步,他就逼近一步,我再退,他再逼,生生逼得我没有活路,最后不得不与他四目相望。
“苏念锦,我再问你一遍,如果没有我后来那一年的婚姻你是不是仍然……仍然会是这样选择?”他的声音有些颤,一句话说出来竟显得这般艰难。
“是,我会。”良久后,我听到自己道。
他沉默,没立刻发怒一般地冲过来,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双手无力地垂在两侧,整间屋子里到处都是死一般地寂静,或许还有些许的喘息声。但却仍然阻挡不了这份寂静……
突然他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不知被什么唤醒了过来,双目腥红地看着我,他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向我的方向砸来,但最终却落在一旁的墙壁上,虽然没有流血,但听那声也绝对是不轻……
我有些愣住,更加向后地靠去,我这一举动似乎更惹恼了他,他干脆地把我捞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扣住我……
“我不会放过你的,现在,以后,今生今世,一直都不会……”
“好,那你不放,只不过,你放与不放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他倾身一下子擒住我的唇,这吻如暴风雨一般,密密实实铺天盖地地撒了下来。
我被他的吻吓到,这个吻完全不若以往,即使有些时候他也是吻很激烈,但却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恨不得吻得我窒息,是,就是这样,带着一种毁灭和决绝的味道,这不是秦子阳,秦子阳不论在做什么的时候都带着骨子中的一股高贵和自傲。
我的身子随着他的吻开始发颤,他的手像是有吸力一样放了上来,在我身上开始到处游走,火辣辣地,灼热着我的每一处肌肤,每一个地方都疼得利害,不知为什么,莫名的疼。
他吻了不知多久,才把唇下移,移到我的胸前,但因为衣服的原因,弄了半天,也无法把衣服解开,最后干脆直接扯开,这个动作曾经很熟悉,最初我们在一起时常常会因为激|情而撕扯彼此的衣服,最后做完后却又看着那凌乱的衣服笑,这些情形都是曾经有过的。
但是这次,当他想要进入时我紧紧地夹住腿,无论他怎样使力也不肯松开。
他看着我,不再强迫,冷笑如同刀子一般慢慢溢上了嘴角。
“我知道你身体是想念的……”说着手一探滑向我的腰间。我本能地低呼出声,他便笑了。那笑真好看,就跟以前他优雅地端着一杯葡萄酒眯着眼淡淡地看着我时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似乎还多了一些什么,我说不好的东西,但确确实实有那么一丝不一样……
黑暗中秦子阳的脸上挂着汗珠,看着我的双眼充满了野性的味道,他叫着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叫,声音低低哑哑,在这午夜里竟比女人的声音还要充满了魅惑……
是的,秦子阳天生就是性感的……
有些时候我会想,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一种存在或许本身来说就是一种罪。
那像是原罪一样无法救赎,只能让人沉沦……
做完后,他拥着我,把嘴凑向我的耳边。
轻轻舔弄着它们。
秦子阳,你痛了吗? 37
“你还是一样迷人,像是一个妖精来吸我的血。”
“就算我是一只妖精,那么现在它对你的血也已经没了兴趣。”本想冷漠地说着,可是出了口却不知怎么一下子变得这般沙哑感性,一点也不像我的声音,娇媚地像是一只小猫,正等着主人的爱抚……
我懊恼地皱了一下眉。
他拥着我的一只手的食指在我的肩头不住地画着圈圈。他的手指从来都像是带着火,一旦不经意地撒下,便足以燎原。
“你这样是不负责任,最起码你要把我的血吸干才能转向别的男人。”
“是吗?你的血我没吸干?”
“还差很多……”
这话一落,他又翻身压了下来。
好在身上没了衣物,也没有那些衣衫布料破碎的声音。
秦子阳不像是第一次那么凶猛,好似老虎狮子一般张牙舞爪,这次他的怒焰似乎也随着第一次欲火的发泄没了,此时像是一只小兽,跟着我厮打。
他把我压在床上,也不撑着,整个身子的力度强投在了我身上。
两具身体彼此紧密地贴合着,相互焚烧……
他猛地一下子贯穿了我,这次没有前戏,也没有爱抚,是直接地,赤裸而火辣的。
那东西炙热的厉害,像是一根锥子,带着尖锐地刺痛感猛然扎了进来,在我猝不及防之时已深深刺入,我不禁把手按在他的胸口,在最痛时把指甲狠狠地掐入他的肉里,我看着他的背被我划出一条又一条沟壑一般地抓痕,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疼?还是快感?刺激?
总之这一刻,大脑有着短瞬的空白,最后那一下抽动时,我格外的疼,但同时也带着一股由灵魂往外的战栗,我双手抓着这个男人的头,狠狠地抓着,最后勒紧他的脖子,一起飞了起来一样……
我和秦子阳,什么时候肉体不再彼此吸引,什么时候也许真的才不会痛……
这种肉体带来的撕裂感与灵魂的颤抖永远是绑在一起的。
深深地,让人无法逃脱……最终直到彼此被抽干了所有的气力后才终于双双倒在床上,真的是每一根筋骨都被耗得筋疲力尽。
他靠在我身边喘着粗气,我只觉得浑身有无数小蚂蚁在爬,酸酸痒痒的,说不出来的滋味……想要动动却发现腿酸疼的无法挪动,干脆趴在那,望着天花板,上面没有蜘蛛在爬,也没有偶然闯入的胖小嗡嗡地叫着,这样的高级公寓,只有高高的棚顶,四面都是雪白。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渐渐有细微的光射了进来,透过窗帘,传来淡淡的暖意……可我却觉得冷,异乎寻常的冷,跟刚刚那醉生梦死一般的火辣热烈相比,这一刻冷得出奇。
最后撑着身子坐起来,开始捡底下那些凌乱的衣服,然后一件一件,慢慢地穿上去……他眯着眼,睨着我。
翻身从旁边第一个抽屉中拿出一根中华,还是软包的,他就喜欢这个。
开了打火机反反复复点了几次都没着,最后眉头紧蹙,把烟一扔,下了地。
他径直走向我,低下身子,捡起我正要捡的一件衣服抛的远远的……
我站定,没有愤怒,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看着他走向我,贴着我的身子,一点一点地开始吻我。
我顺着他,不反驳不主动,像是一只待罪的羔羊任由他摆弄……
终于在他的手拦住我时,意识到了我无声地拒绝。
他放开我,看着我的眼,难得轻声地问:“弄疼你了?”我没有回应,半晌低低笑着道:“你在乎?”
他似乎又被我的态度惹恼,但没说什么。
而是随手从旁边捡起一件衣服,是他的,给我披上。我抬头,看着他那双好看的眼,还有他硬挺的脸,原来离得这样近才发现,在他微微蹙眉时额头顶端也会出现一条皱纹,不是很深,但却已经渐渐露出了文理。
我伸出手夺过他手中的烟放在自己口中,狠狠地吸了一口,太呛,猛地剧烈咳嗽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这烟你抽不得。”
我仍是在咳,咳得一张脸都胀热了起来。
似乎要把整个肺都咳掉一样。
他转身急忙去外屋给我倒了一杯水。
“温的,我试过了,喝点。”
我接过一口灌了下去。
但却仍是止不住,连带着水一起喷了出来……
“下次不许再抽烟。”说着放下水杯拍着我的背。
勉强止住时我侧过身子,打断他伸过来的手。
“莫非这就是你说的有事要找我谈?秦子阳,你找我,难道只是想跟我上床?”
秦子阳的手一顿,僵住……
最后看向我。似笑非笑地往后退去。直大沙发上,他坐下,手撑着头,低低地笑出了声,可是那笑怎么听都比哭还要难听。
“你走,现在就给我走……”
即使是这句话也说的好似没了力气,近乎低叹一般。
我迅速穿好衣服,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临关门的时候回过头看见秦子阳仍是那个姿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裹了裹衣服往外走,电梯下降的似乎很慢,平时没觉得这么慢……
走出去后有人叫卖的声音,大早上起来这样的场景很是熟悉,似乎多年前曾经历过,可是更多的是陌生,高级公寓里很少听到这样的声音。那里的隔音效果都是不错。我走在外面的路上,步伐很快,有些凌乱,最后上了一辆出租,报了地址回了公寓。
刚下去就看见许莫然站在那里,他手中拿着一根烟,而地上也满是烟头,正把手中的那只抽完扔在地上,狠狠地用脚捻了下。打开车门,上了车,一道尘土飞扬,车子很快开了出去……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见我,而此时此刻的我也始终不想再面对许莫然。
回到卧室后直接倒在大床上睡了个昏天地暗,最后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那电话铃颇有着不屈的意志,一直到我把它接起。
“喂——”我说。
“是我,念锦,张云天。”
“张董?”我惊呼,声音中不乏透着喜悦。
“我现在人在T市,晚上方便出来趟不?”
“当然,就是不方便对你也得方便啊。”
“那好,就在你们这的帝都花园那见,晚上七点怎么样?”
我看了一眼表,应声道“好,我七点到。”
挂了电话起来收拾了一番,吸了一个澡,换了一套清爽的衣服出了门。
“去哪?”
“帝都花园。”
“该死这破交通,又碰上堵车了。”
我蹙着眉看着前面那堵了长长一排的车,“师傅,还得需要多久?”
“不知道,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我打开车门下了丰,往前走了几步,原来是车祸,两辆价值不菲很是昂贵的车撞到了一起。而车子的主人似乎正在那僵持着,谁也不肯稍微让一小步。
后来这条路越堵越厉害,交警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不过似乎两家门子都挺硬,那交警硬是不敢拖车,于是大家都在这干等着。
就在这时我旁边那辆黑色宝马的门被推开,一张脸逆着光一样地从里面走出来。
“好久不见了苏小姐。”
是钟子林。
我冷笑:“呵呵,久么?我希望能够再久点。”
坦白说我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
他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随即向前面混乱的事故现场走去。
那些警察正在打着电话,过一阵子,又有几辆警车开了过来,从里面下来两位看起来颇有来头的人。
旁边的交警见到后立刻打了个礼。
男人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怎么回事?”
“这两辆车撞了……”
交警话没有说完,但那位后从车里出来的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他态度极其温和地上前询问,结果两方都互相掐着对方。
其中一个率先掏出电话不知打去了哪里,然后随即把这里的情况交代了下就递给了刚刚从车里下来的那个交警,估计会是个官。
就在这时张云天打电话过来,我忙接起,跟他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张董,实在是这边堵车了,大大小小的车都卡在这了。”
“那怎么办?”他问。
“只能等,没有其它办法。”
“我不着急,你也别急,一会就会通的。“最后临挂电话时,他再三强调道。
秦子阳,你痛了吗? 38
“你知道我爸是谁不?”一个穿着挺时尚的男人,站在那里叫嚣着。
另一个也不让分,“呵,我还真不知道。”说着看了一眼他那车,“不过我知道你这车实在是不怎么样。”
一旁靠着他的女伴笑呵呵地应道:“是啊,真不怎么样呢。”边说边靠过去,搭在男人的肩膀上,娇媚至极。
“两位还是别在这闹了,这么多人围着也不好看。让一让,您看看是私了了还是……?”
“私了什么,让他赔,他必须得赔。”
“凭什么是我赔,分明是你撞过来的。”
“你……”似乎都喝了酒,说话有些不着边际,都气势高涨的很。
那警察也不知怎么办是好,各个都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
底下哗然成一大片,最后终于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还能行不,这后面车都在那堵着呢,你们这些警察都在干嘛?”
“就是啊,我一会还得去开会,车子撞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别在这耽误大家伙的时间。”
旁边的钟子林蹙了下眉,冲另一个从车子里出来的人淡淡地交代了几句话。
那人点头应是,便走向发生事故的地点。凑向那个男人说了点什么。
他人立刻向这边望了过来,眼神留在钟子林身上良久,最后高喊一声。
“都站着看什么,没看到后面丰都堵着呢么,把这两辆车都给我拉走——
“你敢……”
“你竟然敢拉我这车,我跟你说,我舅是上面的人……”
那交警脸色微沉,一副硬派,“拉走,赶紧拉走……”
底下围观的观众都在那叫好。
我则瞥了一眼旁边的钟子林。
一身简单的衣服,双手插在兜里,却给人很高高在上的感觉,似乎他们这种人就算是在人群中也总能给别人不一样的感觉。
这些东西是无法替代的。
前面的路通了,围观的人也渐渐散了去,还有一些好事的对着刚刚那两个人一堆唏嘘,那两个人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恶狠狠地盯着那交警。
“你给我等着,明天你就得被开除!”
另一边也不甘示弱地走过去,问他:“你叫什么名?你上面的头是谁?哪个局的?”
边说边冷笑,像是在看一只蚂蚁一样。
“钟少,出了一半的头,剩下留给别人来顶着,这似乎不太人道吧。”
他微耸肩,淡淡地道,“这个世界上想出头的太多,而那些真正厉害的都在背后隐着呢,我说的是不是梁晴……?”
“呵呵……”她轻笑了几声,这声音不大,但却那般清晰,甚至像是针一样刺耳地扎入我的肺里,直到呼吸都便得异常艰涩和困难。
“好久不见,苏小姐。”
“呵呵,是够久了,不过我不介意再久些。“我冷声道。
她遮住嘴,呵呵地笑了起来,“苏小姐说话还是一样的直接……不过……”她顿了下,“……我喜欢。”
这时前面的路况因为钟子林的插手已经疏通开来,我没有再说话,直接上了车。但心里却跟刚刚已经完全不一样。
总是有什么堵在那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于是梗着,闷闷地憋着,
“哎,现在这帮官二代,富二代的一个比一个硬,不就是仗着老子有点能耐,不然算个啥啊,如今这侧好,摇明了在大道上就相互干起来了,最好闹大点,都给他们抓起来,一个个都强波了。”
司机义愤填膺的说,话里话外真是恨透了这帮强权主义。
我没有说话,一直都沉默着,不知该说些什么,也许放到以前,我一定跟着一起气愤,风风火火地大声跟着呵斥这帮高干子弟,就跟我起初见到秦子阳时我曾说过他的,我说过他其实什么都不是,只不过生在一个好的家庭里,因此他就跟我们不一样了。
当时他在干什么?
他笑着走过来,把手伸到我的唇上,用着极为性感的眼神看着我,手指轻轻地撩拨着我的唇。
“嘘,上面有东西……”
声音是该死的迷人,即使知道根本就没有东西,即使知道他就像是我说的那样只是身份不同,出生的背景不同就一切都不同,但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跟着沦陷,一点一点地沦陷,掉到那深渊里面,想要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粉身碎骨了,再也没有行走的能力。
不想再想起那些事情,我把头转向窗外,看着外面的行人,匆匆忙忙地在行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有愤怒的,焦虑的,喜悦的,闲适的,甚至还有那些……
再看着车窗中的自己,也许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冷帮帮的,像是一根木头,骨子中的某些东西已经流失掉了,无论如何想要寻找也都不再拥有。
“到了。”司机的声音把我从愣神中唤了回来,我木木地看向他点了一下头,“多少钱?!”我问。
他说:“二十五。”
我哦了一声,刚要把一张五十的递给他,却发现计价器上的数字明明是23.5。
“上面是二十三元五。”想到这里直接就说了出来。
“现在油价又涨了,飙升,直接在原来的数位上加一元,而且四舍五入……”说着他指了指副驾驶座上,“你看……都已经改了一年了……”
我一看,上面写着起价加一元。
若是以往也许会跟他理论下,或者去问个究竟,也或者干脆一个电话就杀了回去,问几个人看看是不是被砸了。
但现在呢?已经改了一年了东西,坐了一年的出租车了,竟然今天才注意到。
“找钱吧。”
他恩了一下,把钱递给我:“姑娘是外地人吧,才来这?”
“恩,是啊,外地人。”我说,微笑,然后关门。
外面稍微有些冷,不若车子里的暖气那样让人察觉不出来凉意,不过也还好,只是会让人觉得很精神,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敛了下心神。走进咖啡厅的时候直接报了房间名,服务生很恭敬地把我领到了上面的包间,一路的服务很是周到,至少那张笑脸让人看了十分舒服。
门刚开,就看见张云天坐在里面,出乎我的意料,他穿得很休闲,似乎跟那阵见他还是一个样:“堵车了?”他问,笑着站起来帮我把桌椅拉开。
“恩是啊,平时这交通也堵得利害,但就今天最狠,估计是看你来了,也跟着热闹起来了。”
他呵呵地笑了下,“你啊,真是能拿我开心,当初在我手下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别人都不敢跟我这个boss争执,你倒是好,总是杀进来,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非得争出来个四五,要不是遇到我换了别的boss估计早就给你炒鱿鱼了。”
“我这不也是见到是你才敢那样啊,别的家我就甜言蜜语了。”
“敢情还是我自找的来着了……”
“是啊,您不是英明呢么。”
他又是笑,这一笑就再也不若刚刚那样了,眉宇之间还是硬挺,但额头上的皱纹却多了起来。
“怎么回来了?”把外套放好后,转过身,我道。
“有个会议要过来,正好想到你在这里就顺便见见。”
“整了半天是顺道啊。”我瘪嘴,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他仍是笑,似乎见了我就是开心。
“请问两位要点什么?”
“蓝山。”我说。
“一样。”
“好的,稍等。”
“我离婚了,念锦。”他漫不经心般地道,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离婚了,恩,现在离婚的到处都是,不用说外国,就是中国都一抓一大把。我现在该说些什么,恭喜张董你恢复自由?”
“我知道你很传统,觉得是我始乱终弃,不过婚姻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也远没你认为的那样神圣。”
秦子阳,你痛了吗? 39
我突然像是被触到了逆鳞,一下子就火了,抓过椅背上的外套就要走。
他忙拉住我,“怎么好端端地就突然火起来了。我的意思你明白……”
“是不是婚姻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就什么都不是,就跟交朋友似的,今天觉得这个人行就在一起,明天不行就分开,再来呢?为了利益就去弄张证,似乎这样这个利益就能够绑得更牢靠一些,一年婚姻就跟个屁似的,是妥协,是没有办法,是当时的意乱情迷,还是万般无奈。”我打断他的话质问一般地冲着他吼。
“念锦,你冷静下……”他扣住我的手腕,用力地摇晃着我。
“抱歉……”过了良久我歉然道,摸了一把脸,重新坐了下来。
“不用说抱歉,我明白,是因为那个人,还有他的那场婚礼……”
“不要跟我提他,不单单是他,说实话,云天,我从来都看不惯这样的生活,因为家庭的原因,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更讨厌他们这种人。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也成了他们这一伙人那样,坐出租车零头不要,给小费,就连我的皮肤也习惯了那些高档的化妆品,不然一抹就起豆,我试了很多次。但不行,你知道吗?上面像是抗议一样,纷纷地往上冒,还有上次,上次我带我妈去买化妆品,当时我穿得很休闲,我妈更是老了不太爱打扮了,当时有一个女人已经选定了一款眼霜,而我跟我妈过去时因为太忙她们爱理不理的,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拿着人家选好的东西就冲那柜台小姐说,我要这个。我就是想看她为难。她说抱歉是最后一瓶了,下午才会上货,我说那我就要这个了,管你是不是最后一瓶。她颇为为难,你知道我怎么做了么?”我问他,声音平静得很。
他没说话,我继续说下去。
“你们这里所有的样我都来一套,不然就一个也不买。那女的立刻变了脸,看着她对另一位顾客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对不起的,对我更是恭敬到了极点,那时我真是满足。你说我跟他们那一伙人又有什么区别?我特意去了小公司当职员又有什么用。呵呵,原来人都是这样,环境当真能改变人啊。我现在骨子里是不是跟他们都一样了。”说完我静了下,拿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咖啡一口喝掉。
“其实,你不该找我喝咖啡,你该找我喝酒,最好烈点的,我现在尤其想喝……”
“你别这样,念锦,跟我吧,跟我走,跟我回上海,我娶你。”
“你娶我?”我开始笑,低低的笑,越笑声越大可是心里却觉得比这没加糖的咖啡还要苦……
“你们都不看重婚姻,却都想拿婚姻来收买我?有意义吗?”
“我不看重婚姻,但我看重你,我看重与你的婚姻和爱情。”
面前的男人一脸庄重,但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
“让你失望了,我对你没有爱情。”
“我知道。”他说。
之后彼此都沉默。他忽然拿起咖啡学着我刚刚那个样子一仰头喝了起来。像是在喝酒,但又偏偏不是酒,于是感觉很奇怪,但就是这份奇怪这尴尬的气氛好了不少。我跟张云天都不禁相视笑了起来。
“或许我真选错了地方。”他说。
我耸肩。
“该去喝酒。”
“恩,要烈酒。“
他继续笑,没再说些什么。
“你还打算跟他在一起?”
“这个话题我们不聊。”
“好,不聊。”他道。然后细细地品起了咖啡。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是家里的电话。
“我接个电话……”我冲他示意。
他比了一个请便的手势。我按了接听键。“妈,有事吗?”
“你今晚在哪里吃啊?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家来吃吧,你二姨家的孩子过来了,快毕业了,想要跟你聊聊,你看看要是没啥事就回来给她谈谈你的经验,我看那孩子挺焦急的。”
“恩,行,我今晚会回去。”
我妈从来都是那种特别要面子的人,别人求到她的事她都喜欢插一脚,若是能解决了,她比人家还高兴。不过如果不是因为她过分的要面子,她跟爸之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曲折,更不会有那些事……
或许,那样的话我在一开始见到秦子阳时就跟一般女人一样,会像飞蛾一样扑上去,会瞬间就受宠若惊地爱上去,那样,也许他就不会觉得我不同,不会觉得我迷人,更不会觉得我有着令他无法拒绝的矛盾气质。那么也就没有后来他的招惹和伤痛……
“晚上要回去?”张云天突得出声把我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是啊,家里来了个客人,我恐怕得回去趟。”我漫不经心地应着。
“没事,要是有急事就先走吧,我会在这儿呆一阵儿,不急着走。”
“什么会议需要呆这么久?青仓的那个案子你也参与了?”
“没有,那个地方许总早就看中了,我就算再财大气粗也顶不过许家,我不打算插手,我这次来有别的事。”
“那行,有用的上我的就找我。”
“会的。”
说完我起身拿起外套走了出去,外面的风有些凉,不禁把自己裹紧了一些。
本来打算直接过去,但临时想到上次逛街时买的那个包,正是我妈喜欢的。于是先折回了家。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许莫然蹲坐在石阶上,双手交叠着,见到我走过来,忙站了起来,但似乎没站稳,直接栽了下来,吓了我一跳,什么也顾不得地就跑了过去,正好接住他倒下来的身子。
这次他并没有立刻挣扎着要站起来,而是牢牢地把我拥入怀里。勒得有些紧,紧到呼吸都有些不畅。
“莫然……”我轻唤着他,心里着急的很,许莫然从来不会这样,他即使疼得厉害也不会这样瘫倒在我身上显示他的懦弱,他会挺得比谁都直。
“你怎么了,莫然?”
“没事,让我这样靠一会,就一会……”对于这样的他我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来的。
于是就任他将我越搂越紧,直到秦子阳那张愤怒的脸陡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伸出手狠狠地将我拉离开来,手指扣住我的手腕,双眼有些腥红。
他看着许莫然,伸手就是一拳。
许莫然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刚好是那条腿着了地儿,似乎上半段被撞到了,只见他脸色惨白的吓人,额头满是豆大般的汗珠儿。
“住手秦子阳,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就这么在乎他?这么心疼他?”
“对,我就是在乎他心疼他。”
“好,很好。”说着他冲到许莫然身边,拎起他的领子,声音冷得如同一把刀。
“只要一拳就倒地的男人也配叫男人?”
我急挡在许莫然身前,冷冷地看着秦子阳。
“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他一愣,先是脸色黯然,随即唇角上扬,但那张嘴却越抿越严。
“看不起我?苏念锦,你不是早就看不起我了吗?我被你玩得很好,让我爱上你,再把我狠狠地抛弃,多么熟烂的戏码,你玩的很好,只是我就不明白,入了戏的你就那么容易抽离,还是说,许莫然当真就让你如此爱,爱到可以把我们之前那么多年的一切都抵消掉?”
他的声音不大,低低的,每个字都说的很慢,但却异常的尖锐,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低沉带着控诉的声音让我觉得比周围的风还要冷。每个字都是一个漩涡,里面都藏着冰刀雪雨,让人无法抵抗。
我选择沉默,一边担忧地看向许莫然一边冷冷地望着他。
秦子阳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双手插在兜里,拳头般大小的鼓起在兜里。嘴角微勾,似嘲讽一般,又好像不是,更像是哭,可是细细一看,那张脸却一滴泪也没有,什么都没有,还是那张脸,性感的嘴唇,冷冽的侧脸,让人深陷的眼。还是那样,没有变。
我转过身,把许莫然的胳膊挎在我肩膀上,让他完全可以借力依靠到我后向楼道里去缓缓走去。
眼看就要进了楼,秦子阳幽幽地声音从后面传来。
“你做到了,我当真痛了。”
他说,声音平静,却远比凄惶更让人震颤。
秦子阳,你痛了吗? 40
我扶着许莫然往里走,每走一步都感觉很艰难,每走一步都感觉到后面有把刀,在切割着我的背,一下一下,又狠又绝。
我知道那是秦子阳的目光,那目光深邃的能在我身上凿出一个洞来。又大又深,还不能完全消除,即使愈合了,也会觉得疼,拧了劲一般的疼。
我上了楼,一路都在撑着许莫然,他也靠着我,他很少这样全然的依托在我身上,但这一次,他把自己整个交给了我,那我就得扶住他,我不能半道松手,尽管背后那如同利刃一样的目光一直在凿着我,但我依然不能。
“会不会很沉?”上了几步台阶后他突然开口。
“不会。你够瘦的了,真该好好补补。”
“恩。”他点头,因为过分的疼痛声音有些颤抖。
“要不,去医院吧?”我问他。
“不用。”他很坚决地摇头。
我没再多劝,许莫然就是那种说不行就一定不行的人,不像是很多人只是说说而已。也许你劝慰个几回就改变了想法,他不行,别看一幅斯文样,尤其是这身板子,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似的,但却比任何人都来得倔强。
可是当走到电梯那时我不禁一愣,上面写着在维修几个大字,还漂亮地写着抱歉,希望用户谅解等字眼,但这一刻,我真是忍不住想大声咆哮,那些维修人员早干些什么了?
“我能上。”
“鬼扯,你那腿现在准是疼的不行了,许莫然,你少逞一份能能死么?”
这一次我真的喊出来了,他没说话,忽然转过头看向我身侧,秦子阳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他用着一种惊诧却又震撼的神情看着我。
“苏念锦,你真对别人有了感情你够狠,果然是说到做到,说了要一天忘记一点,就真的是慢慢减少,更真的在慢慢地爱上别人,这世界上没什么是不变的,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原来那句我在自以为是也是说真的,呵呵……”他闷闷地笑,却让人觉得是在哭。
我一直在说服他承认,一直在对他叫嚣着这个,可是,可是当他真承认了,真的认同了,真的感知到了时,我却像是被什么箍住了心.,那里一抽一抽地跳动着。
“是啊,我早就说过了,只是你不信。”我的手在颤抖,我知道,它们抖得很厉害。
许莫然似乎也察觉到了,不知不觉伸出手握住我的,可是他那修长的手指比我的还要凉,冰冰地温暖不了我分毫,他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懊恼地皱起了双眉。
我把手抽回,他却紧紧抓着不放,那双冰凉的手就这样一直握着我,在秦子阳刀割一般的目光下紧紧地握着我。
“许总就这么爱她吗?你到底有多了解她?又到底爱她什么?”很意外,这一次秦子阳的声音没有那般阴霾,但有些粗哑,嗓子似乎破掉了一般,透着淡淡的让人说不出来的凄惶。
“我爱她什么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知道我爱她,而且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她幸福这样就够了,所以秦少,放手吧,秦家家大业大,你是独子,没有退路。”
“这些不用你管,相对于我的身份来说,你的更为尴尬不是吗?你就不怕我给许老爷子打电话让他收回给予你的一切,连带着你现在的身份。”秦子阳抿着嘴,每说一个字都像是一条毒蛇,在吐着信子,但他却不是蛇,他分明是一头狮子,优雅却傲慢,还有着身为森林之王自有的傲气。
“怕?呵呵……”许莫然低低笑了起来,这一笑,那金边的镜框就随着上下动了动,刚刚被秦子阳打的有些变了形,这一会儿因那笑很是不稳和松动,他用手托了托,眼角的余光在瞥向秦子阳时却更显得犀利起来。
“秦少的本事一向大,秦家也更是比我许家要厉害的多,若是真想拿官位吓人估计侧是也行的通,只不过秦少不要忘了,许家若非只剩下我一个还行的了,许家那老头子也绝不会找我过来,如果想说尽管去吧,那只会让我更看低你。”
秦子阳脸色不变,沉默着,什么也没说,平静得吓人。
他走过来,深深地看了许莫然一眼,然后迅速地抓住他的手,那只握住我的手。
我忙怒视他道:“秦子阳,你到底闹够了没有?趁人不备,已经打了一拳你还想怎样?还有,秦少,这个人真的是你吗?”我用着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带着一股怜悯一样地指着他。
他的目光一窒,甚至连呼吸也仿佛停滞了一般。
而那只伸向许莫然的手却并没有停止。
“许莫然,你打我一拳,这次我不还手。”本来已经伸出去要拦住秦子阳的手就这样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许莫然原本缓和了的眉宇立刻又竖了起来。
“我不会的。那样只会让念锦更难过。”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