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5部分

ゾ椭懒耍皇峭蝗痪屯回A耍.......你们绝对想象不到的。
俯仰 25
那天梁景生走的很急,样子看起来也很怪,说不好是怎么一回事,就好像有人突然打向了他的骨头,还是脊梁骨,弄的他张慌失措急急而逃,可是仔细回想时却又想不出来我到底说了什么,无非就是一句“阿生,把我推高点,越高越好。”
不过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瞬息之间就被掩埋,他已经是那个梁景生,宠我溺我,喜欢把我当成不懂事的孩子揉一揉,什么事情都替我安排的周到殷勤,一切都显得那般有条不紊。
“我说姐妹儿,咋样啊,那谁床上功夫如何?”程珊这家伙不知最近怎么了,一张口就是这带有颜色的东西,我给它归罪于展子奇,看来他俩的鱼水之欢享受的很High。
“去去去,什么怎么样,忙和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我连挥着手,脸上也通红了起来。
“啧啧,别矫情么,说说,分享下,看那家伙长的斯斯文文的,我觉得不会比秦少强。”
“边去,思想不纯洁的女人,别和我说这事,你姐姐我纯洁的就像一只大白兔。”
“不会吧,梁景生到现在还没和你那个啊。”说着用着怪异的眼神上上下下把我扫射了个遍。
“完了,他不是那个不行就是对你没感觉。”她一副替我悲哀的样子。
“你知道啥,人家那是珍惜我,婚前不发生性口关系。”
“鬼扯,这都什么年代了,有几个交往到了这份上男的还能挺住的,他要不是圣人就真是对你没兴趣,我就不信你俩这热恋当中,天天泡一起,他对你没什么想法?”
我一把给她轰了出去,说她这是满脑子黄|色思想,得去好好洗涤洗涤,可是当自己静下来时,心里又不一样了,我也不是什么八股的人,他要是对我有要求我应该会答应吧?
不知为什么,我用的是‘应该吧’这样的不确定词语,甚至心里还有一种挣扎,犹疑的念头。
我觉得这样不好,我不应该有这犹疑,就是这念头都不好,于是趁着下班时特意绕到大商场名牌专柜买一件性感睡衣,豹纹的,穿上之后对着镜子自己都要赞叹起来,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连我苏念锦穿上这豹纹睡衣都显得无限风情,颇有些性感味道。
“景生,帮我把那个水杯递过来一下。”说着有意无意地低下胸,露出那这个姿势强硬挤出来的深邃||乳|沟,他的目光顿了一秒,就若无其事地递给了我,还嘱咐我水有点热,过阵子再喝。
我有些气恼,却并不放弃,仍旧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晃,一直晃到梁景生把放在电视新闻上的目光移向我。
“小锦,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他问,眼光完完全全地落到我身上。
“梁景生,咱们现在是在热恋当中呢吧。”
他点头。
“以结婚为前提的?”
顿了一下,却仍是点头。
“目前相处这么长时间都感觉还不错?”我继续问。
他今天过来时带了一个金边眼镜,没有镜片的那种,我想是为了遮住他锐利的锋芒。
他推了推眼镜,“相处的很融洽。”
“那为什么你不想要我?甚至连一次那样的冲动都没有。”我突然鼓足勇气大声说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眼睛暗沉了下来,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缓步走到我面前,低声道:“你很在意?”
我发现他这样看我,我竟然无法直视,侧过头,呵呵笑了下:“没的事儿,我就闹着玩的,你看你的新闻吧,我去洗碗。”
话好没落,梁景生就一下把我抱了起来,直接向卧室走去——
“啊——”太过突然,我本能地叫了一下,稳住身子缓过神时已经被男人整个压在了大床上,他的脸就在我的上方不到一个拳头大的距离,目光如炬的看着我,“我要吻了。”话洛落,他撤开一只手拿掉眼镜放向一旁,另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子,我下意识把双手放在胸前抵触,和他隔开了点距离,却依然很近,腿压着腿,下体抵着下体,腹部在两个身体相贴的热力下像是着了火。
他开始吻我,浅浅的,不像是秦子阳那样凶猛,激烈,像是水,轻轻柔柔,和风细雨的,嘴唇很软,带着凉意轻轻地刮过我的脸颊,我的眼睑,然后落到我的唇上,一切都有条不紊,有缓到急,由浅入深。却不一样,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身体自己开始抵触,比我的主观意识还要更快一步开始了防备,始终不肯撤开放在胸口的手紧紧握成拳开始使着力气,往外推他。
梁景生顿了一下,眼神却是更加的晦暗难辨,却并不强求,撑起身子,看着我。
“小锦,我要开始了——”
俯仰 26
那天我们到底没有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因为我的全身全在颤抖,他看着我,说:“小锦,你的身体不肯接受我,你的心还没在我这,不过不要紧,总有一天会的。”
然后他对我更好,好到了天上,好到让所有人都嫉妒,好到连我也不禁对他动了情,我想我是喜欢他的,这种喜欢很深,至少没了他我会不习惯,会很伤心,我觉得我是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份足以温饱的工作,一个爱我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是如此的优秀,优秀到让所有女人嫉妒,然而当迷雾拨开的时候我痛了,不只是痛,还有很深的羞耻感。
那天是梁景生的生日,我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于是假意告诉他今天老同学聚会,必须得参加,他仍是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发,说他有业务要谈估计会回来的有些晚,不过完事还是给他打电话,他开车去接我。
我笑着说好,下了班直奔蛋糕店挑了一个水果蛋糕,买了蜡烛,用了几个月攒下来的钱给他买了一条CK的皮带和西装,又炒了几个他最爱吃的菜,我放到了卧室里,不知是在哪里看到的说是在卧室里吃饭吹蜡烛有着别样的情调,因为够小,够温馨。
一切弄的差不多时我静静地在屋子里等着,门开了,我笑了笑,站了起来,准备在一瞬间给他个惊喜,但熟悉的声音却让我住了脚步。
“阿生,你对苏念锦是认真的?”秦子阳声音仍旧低沉,说话总是不咸不淡。
“你说呢?”
“那件事你还恨着?”我似乎能想象出他蹙眉的样子
“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对她好是为了向我报复?”
梁景生突然笑了,不似他以往的温柔如水,那笑带着讽刺,带着尖锐,像是一把刀,有着尖利的刺,扎入人的心。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
“不管你怎样想那件事我问心无愧,只能说一切我很抱歉。但苏念锦——”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势在必得。”
“秦子阳,你越是对她有兴趣我越是要抢夺,这些年了,你拥有一样我就抢一样,我要让你尝尝这种喜欢的东西被从身边抢走的滋味。”梁景生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如水的翩翩俊公子,他说这话的时候我虽然看不见,但那话中的狠辣怨恨却是让人汗毛都跟着竖起来,那恨是真的入了骨。
“随你便,不过我不会让你。”
“让不让不是你说的算,她虽然心在你身上,但已经在逐渐偏向我,再过不久我有信心她会彻底爱上我。”
“然后呢?你们在一起?”
“那要看你了,看你秦少是不是还在意。”
我靠在门上,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我能说些什么,还能说些什么,梁景生他对我好是为了报复秦子阳,他笑着揉我发时的样子,他看到我疼皱着眉的表情,他每天宠溺关切的话语原来都是骗我的,通通都是骗我的。
接着是秦子阳的那张脸,他说,苏念锦,梁景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当时是怎样回答的?我闭上眼用力的想,想到了那倔强的表情,我说我会幸福,我会和他结婚,然后为他生个孩子,我们会很开心的在一起。
现在好了,他一定是嗤笑的,一定是鄙夷的。
一阵风吹来,卧室里的窗帘上下飘动着,影影重重的月光照了进来,照在那渐渐凉了的菜上,我走过去,静静地点燃烛火,每一个都点的格外认真,然后我拿起手机,轻轻地按下毽子。
“聚会散了?”梁景生温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依旧如水似锦。
“恩。”
“在哪呢?我去接你。”他轻快地道。
“你现在往前走,拉开卧室的门……”
梁景生的语气立刻一变,呼吸有些急促,我听到他脚步迅速向这边走来的声音,但到了门口却突然又挺住了。
半晌,门被拉开,他一双眼蕴着极为复杂的光景,幽深幽深的。
“小锦,你怎么会在这?”他问,声音异常的晦涩。
“梁景生,祝你生日快乐。”我端着插满蜡烛的蛋糕走向他,笑着递给他,表情没有一丝破绽,然后我看到他痴痴地接过蛋糕,整个人似还没反应过来,他想伸手过来拉我,却被我躲过了,我径直走向秦子阳,抬起头,看着他,一把拉下他的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秦子阳先是一僵,迅速地反客为主,揽住我的腰,与我抵死纠缠着。
我什么也没说,被秦子阳牵着走了出去,我想这样很好,再狠的话都没有行动来的激烈,下到了楼下,电梯门打开的一刻我看到了满头是汗的梁景生,想必他是从楼梯中飞速奔了下来的,他定定地看着我,颤抖地想要拉我的手,却被秦子阳一样子给隔了开来。
“小锦我……”我伸出右手挡在他的面前。
“别说了,梁景生,咱们好聚好散吧。”我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我的心很痛,但更多的是羞耻,一种被人玩弄的羞耻。
我这一刻眼神似乎真的冻住了他,只见梁景生像是一个冰雕一样的站在那儿,没有说话,却是紧紧地握着双拳。
秦子阳眯了一眼,没说些什么,大手紧紧地包裹住我的,带我走出了那里,曾经以为会幸福的地方。
“想要去哪?”
“你家。”我说。
他挑了一下眉,“上车吧。”
一路的沉默,到了那套豪华公寓,我下了车,随着他走了进去,洗了个澡,我静静地坐在床上,他手中拿了一瓶上了年代的红酒问我:“来一杯?”
“给我吧。”一把接了过来,像是灌水一样的一口灌了进去。
俯仰 27
酒到了胃里只觉得暖,但并不烫,倒是秦子阳俯下来的身子和那吞吐的气息把我真真烫了一把。
“你准备好了?”虽然是问句,但却没有要得到答案的一点意思,大手扣住我的颈项,对上我的眼,开始逐一吻着。
我再次感觉到了身心的震颤,那是梁景生吻我时所没有的。
细细地辗转地吻,然后是猛烈地汹涌地纠缠……
吻到地老天荒,两个人像是飞起来一样,一吻过后,秦子阳把脸埋在我濡湿的头发里,上面还沾着刚刚男性沐浴||乳|的味道。
床头的灯熄灭了,好似我心中的什么东西也在这一刻轰然倒塌,然后那扇门,那扇一直被我死死抵着的门渐渐露出了一条缝儿,有光线从里面射了出来,渐渐光芒大涨,终于砰的一声,那门开了。
面前是秦子阳的脸,在黑暗中,那依稀朦胧的月色下,变得说不出来的暧昧,眼中似有一条欲望的蛇,正在吞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暗潮汹涌的燃烧着,愈演愈烈。
他的手摸入我的衣服里,缓缓滑动,探索,低下头,用牙齿将身上的扣子一一打开,若有似无地划过我的胸脯,张口含住那抹粉嫩,起先只是慢慢舔舐,但渐渐变得急促,突然牙关一咬,我倒抽一口凉气,却又觉得炙热难耐,上身向后少倾,但下体却又不受控制地往前迎了上去,他顺着我的身子迎了上来,双手撑在我上方,低下头,对着我的眼:“苏念锦,我说过的,你逃不掉。”
说完迅速除尽了我身上的衣物还有他的,然后按住我的双腿,攀了上来。疼痛,混乱,撕扯,挣扎,迷失,堕落……欲望就像是一口巨大的古井,突然攀越了四处的束缚,不受控制的流淌奔腾出来,又一下子浇灌下来,秦子阳那有力而坚硬的手臂,固执而强悍地以掠夺的姿势生吞鲸食我的每一处肌肤。
我尖叫,抓住他的背,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痕迹,他闷哼一声,俯下身子,鼻尖对着鼻尖,问:“苏念锦,你爱我吗?”
我没有回答,而是更加狂乱地抓着他的肩头,仰起身子,狠狠地在上面咬了一口。
激|情中,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秦子阳,我不爱你,但,我恨你。”
他眉头皱了一下,狠狠地撞击了下,又问:“你爱我吗?”
“不…爱……”我的声音越来越不坚定,慵懒,性感,甚至带着一丝渴望与莫名地软弱,这是我的声音么…….?
狠狠地咬下自己的唇,猛然传来的疼痛让我觉得有瞬间的清明。
他却不肯罢休,越发的激烈,凶猛……
一整个晚上,一切都好沦陷在欲望的漩涡中,充斥着滛靡与无边的快感,但是男人起身去洗澡的一刻,我转过头,一滴泪顺着眼角缓缓落下。
自己终于还是像那些吸食鸦片的人,抵挡不住罂粟的味道,一步一步靠近,最后呢?
“一起洗吧?”他探出头,轻描淡写地道。
我没吱声,他静默了一会,没说什么走了回去,不一会,水流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把身子转向一边,像是一只鸵鸟,深深地把头埋在枕头下面。
“你在干嘛?你想要把自己憋死?”他迅速把我捞了起来。
“没有,我只是觉得亮。”甩开他放在我胳膊上的手,我轻声道:“亮得我竟然能看到自己这副自甘堕落的身子。”说完我没去看他的表情,径直下了地,向浴室走去。
宽敞明亮的浴室,足以赶上我家一个屋子那般大。
我把淋浴头拿在手上,拼命地冲向自己的身子,还有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舒畅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的门被敲了几下。
“开门。”声音低沉,喑哑。
关了淋浴器,拿过一旁的斗大浴巾罩在自己的身上。
“你家的浴室很大。”
秦子阳被我这句话弄的一愣,不过随即耸了耸肩,“若是喜欢这里,以后这套房子就归你了。”
“不用,太大了我住不起。”
“那就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我立刻摇头,“不,我挺喜欢我自己那房子的,虽然小,但安心。”
“你这是庸人的想法,房子大了,保全设施更好,只会更安全。”
“我指的安心是这儿。”我用手比了比胸口,“而不是你说的那些。”
他似乎要说些什么,不过又压了回去,最后辗转间问道:“你饿了没?”
我摇摇头:“没有。”但肚子却不争气地听到饿字后起了条件反射,本能地响了一声。
“走吧,出去吃饭。”
“这大半夜的,哪里还有饭店。”
“你还真是保守的人,夜生活是这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吃的地方有很多,走,我带你去尝尝。”
“等我下,我得换件衣服。”
他没说话,双手随意插在兜里,自然地站着。
我站着那,愣了半天,又看了看他。
“麻烦你转过去一下。”
他玩味地一笑,眉梢嘴角都向上挑着,就这样盯着我看。
看到那这种笑,这副不咸不淡慵懒的样子我就总觉得有股气血从心底往上冒,反正都上过床了还有什么好羞涩的,手一使劲拉开浴巾,迅速地拿起床上的衣服直接往身上套,但侧面的拉锁却像是和我作对一样,硬是卡住不动。
“我来——”他走了过来,却不是用手,而是用牙咬住那锁头。
俯仰 28
他一点一点用牙齿把我的拉链弄了上去,间歇某种柔软的东西开始落到我的侧面肌肤上,酥酥麻麻的,像是无数个小虫蚁在上面蠕动,然后往心里钻,一股脑的让人战栗起来。
“秦子阳,你闹够了没?”我问。猛然侧了开来。
他耸肩,“拉好了。”一本正经地道。
那天秦子阳带我过了一把夜生活,奢靡的,张扬的,甚至是晦涩的,上面带着一点点潮湿腐烂的味道,但却不得不说,是吸引人的。
从那天之后我就跟了秦子阳,程姗说,这是命,打从秦少盯上你那时起我就知道你准得跟了他。
我不服,我说那梁景生呢?
“梁景生那不过是一场美丽而奢华的意外,是意外总归是要成为过客。”
“如果没有他,也许我并不会对平静的爱情失望,也许我就不会破釜沉舟跟了秦子阳。”我诺诺地说,像是在自言自语。
“呵呵,不会?若不是梁景生你早就得跟了,梁景生那是够优秀,也不是一般人,要真换个你说的那种平凡的男人,满身汗味,穿着普通,约个会还得想下经费问题你能看得上?要是打以前你行,但秦少出来后,你就不行。”她幽幽地说,一边看看自己的手指甲,上面是新作的彩绘,展子奇拿的钱,他是宠爱程姗到了极点的。
“姐妹儿不是我说,这买东西时都怕货多看花了眼,这选人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秦子阳那派头,十几万跟打水漂似地,西装笔挺,出门司机大奔跟着,往人群里一站那硬是把别人给压了下去,你说就算你不打算攀龙附凤,单就这人格魅力就能抗衡的了?那纯属扯淡,给我一百个定力我也定不下来。”
“那展子奇呢?”我问她。
她抬起头,眨了眨眼,没吱声。
我也没再问,吸了一口桌子上的柳橙针。
坐了一会电话响了,是秦子阳的。
“在哪?”
“餐厅。”
“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打车过去就行。”
“告我地址。”他直接说,声音沉了下来。
我也不愿意这事跟他犯上,就直接把地址告诉了他。
“他要过来接你?”程姗问,眼中有着波光闪烁。
“恩,改天再聚吧。”我付了帐,和程珊一起往外走。
秦子阳速度也快,没多久就过来了,我走过去,上了车,远远地看到程姗向我挥手。
“今天晚上钟少回来,大家得聚聚,我带你先去挑几件衣服。”
“我自己那有,你忘了上次去香港时你给我买的。”我提醒他。
“这离你那有些远。”他直接说,又看了看我,蹙着眉:“苏念锦,犯不着给我省钱。”
他没头没脑就是这么一句,弄的我一愣,但明显听出那口气不好,我也就没接,过了一会胸口有些堵得慌,越想越是闷。一直到专柜前,我也没看那上面的标签,我怕我看了给自己吓到,再也没了底气,就索性靠着那憋在胸口的一口气走过去,指着上面那一排排奢侈名牌的衣服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不要,剩下的这几个每样给我包起来,还有这一套我特别喜欢,每种颜色的都给我来一件,记住尺寸是165的。”店员显然被我这气势给弄傻了,愣了几秒转过头看了一眼秦子阳,见他点了头,才忙热情地赞我有眼光,就连原本在那柜台那算账的主管也走了过来。
“您真是有眼光啊,刚刚那款衣服是我这们这季的主打,熹微杂志上的都有特别推荐,章子怡今年参加颁奖典礼穿的就是这款衣服的设计师做的……”笑容可掬地说了一堆,简直把我夸成了眼光独到,味一流的名流。
胸口那些闷气也出了不少,当真的拎了一大堆衣服出来时我有些心虚不敢去看秦子阳那张脸。
“选好了?”他问。声音不冷不热,倒没听出有什么不对劲。
“恩。”
他点了一下头,带着我上了车,整个后座椅上全是大袋小袋,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车子转了一个弯,到了一座公寓前,是市中心的精房,这个地段的房子都贵的吓死人,是寸金寸土的地儿。
他把车停好走了下来,站在那不动地看着我。
“这是哪儿?”我问。
“我家。”
“你家?”我疑惑,“你家不是上次我去的那个地方么?”
“都是。”
我低头没说话,是啊,依照他的身价,几个房子算什么,那车也是看心情开的,有钱人果然够奢侈。
默默地跟他上了楼。进了屋,发现里面摆了很多化妆品,都是全新的没开封的。
“这些你看哪样合适你就用哪个。”
我走过去,细细地打量着,全是兰蔻,露华浓一系列的高级牌,还有什么精华油,我记得上次我和程姗去看时差点没被那价钱吓死,还没有大拇指头那么高的小瓶子竟然两千多元钱一瓶,真是奢侈到了极致,这一下子摆了这么多瓶,心里还真是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叫人买的?”
“刚你挑衣服时我让许关则去弄的。”
“哦。”我点头,许关则是他的特助,估计也不懂女性化妆这类东西,就每样挑了一个,不过倒也有规律,每一样基本上都是最贵的最有名的那种。大大小小的瓶子还有很多是重复的。
“你弄吧,简单弄下就行,我去洗个澡。”
说完他闪了进去,又出来,“你也一起洗个吧。”
“不用,你先洗,等你洗完我再洗。”我忙说。
他蹙了一下眉,也不动。
我一想,才恍然大悟,他要是先洗了,我得等他,等他出来了,我再去洗,他还得等我,我洗好了,出来化妆什么的,他还得等,显然秦子阳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他不是梁景生,梁景生可以温柔地一直等,不会有任何意见。
“要不,我先洗?”我试探的问。
他直接走过来把我打横抱起作为这个问题最终的答案。
俯仰 29
浴室里,他眯着一双眼,头发被流水打湿,显得格外的性感,一双眼像是豹子一样的盯着我,我感觉到浑身发烫,甚至比这滚滚淌下来的热水还要蒸腾着。
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整个浴室越来越热,当我们出去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我的身子无力地靠着他,他却好像是有无穷的力气,依然神采奕奕,依然慵懒闲适。
“时间来不急了。”他说话的功夫把一件黑色的衣服递给我,我知道他是让我穿。
我看了看那衣服真是妖娆性感啊,不能说是不喜欢的,没有女人不希望自己变得性感,只是以前我不敢穿,我不敢这样暴露着肌肤在阳光下暴走,当然在夜晚也不行,我怕,我就是放不开,但自从那一晚之后,自从这个男人吻遍了我的全身,那欲望的火焰燃烧起又浇灌下后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不就是豁出去了,我拿过来也没遮掩,迅速地在他面前换好了衣服,简单的涂抹了一下自己的脸,转过身:“好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上了车,他点了一根烟,抽完之后看着我,“苏念锦,你爱上我没?”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问我这句,那一晚上就不停的问,而我的回答依然是静默。
爱这个字眼太深刻,我没办法回答。
我只能说他让我着迷,他像是罂粟,让我上瘾,他的那双眼,那个派头让我折服,让我和梁景生在亲吻时都在想着他。
他也没有等我回答的意思,踩了一下油门就开了出去。
车窗没有拉,夜晚的风像是有着触手一样地拍打着我的脸,竟然有微微的疼痛感。
车子几个转弯就到了地儿,毕竟都是市中心,最红火的一片,在大富豪停下来的时候立刻就有熟悉的门童过来开门,点头哈腰道:秦少好。看来他是常客,这种娱乐场似乎就是为他们这一伙人开的,他点了下头,牵着我往里走。
一直到了顶楼。
“哎呀秦少你可算来了,我们可是一直在等你。”这女人我认得,就是上次那个叫梅雪的,她看了我一眼暧昧的笑了笑。
秦子阳没说话,就示意地点了一下头,拉着我到了中间,一直坐在那儿的饶起云和他的女伴自动让出了位置。
“子林,上海那生意谈的怎么样?”他问。
“就那样呗,一切还都顺利。”说完眼神一挑,直直看着我,“这谁呀,新马子?”他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顾及,我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呵呵,子林,来咱们喝酒,这次子阳可是费了不少劲才追到呢,你可别把人家姑娘给吓跑了,到时候这家伙不还得和你没完。”萧洛举了下杯子优雅地喝了一口笑呵呵道,依然是那副调调。
秦子阳就跟个没事人似的,只是一只手揽住我,来回的拨弄我的发梢,那指尖总会不经意地滑过我的脖颈和锁骨。
“啧啧,这次认真的?”钟子林说这话时眼睛眯眯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尤其是那个认真二字更是好似带着一股戏谑。
“怎么一个月没回来话这么多了。”秦子阳笑着揶揄了他一句。
梅雪看到这马上凑了过来,她是钟少的伴儿,看着我热情地拉着手,“上次就看苏小姐不俗,气质独特,这回穿了这黑衣更是显得皮肤白皙,真是让我羡慕啊。”说完笑呵呵地向后靠入钟子林的怀里。
我总是不适应这样的对话,干脆就微笑着面对,也不说,这样着实让气氛弄的有些尴尬。
秦子阳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淡淡地看问我:“想吃什么?”
“不饿。”
钟少眯着眼,那眼神总是让我觉得不舒服,好像被一只狡猾的狐狸盯着猎物似的,眼中虽然不是那种赤口裸裸的兴致,却也是颇为玩味的感觉。
“我看咱们几个出海去玩个一天吧。”他突然提议道。
“出海?”萧洛先皱着眉,“不行,我这几天有事。”
“啥事啊?就不能拖拖。”
“和女人约会。”他笑得一派慵懒。
“吆喝,那正好,一起带来得了。”
“不行,她就像只小白兔,我怕带来了会被你们这帮大灰狼给吃了。”
“你呢,子阳?”
“我随意。”他道,手依然在我锁骨上游走,这一句应得漫不经心地。
其他几个人虽然也在场,但钟子林却没问,点了点头,就敲定了日期。
酒喝到一半,门突然被打开了,是梁景生,风尘仆仆地冲了过来,脸上憔悴了很多,虽然仍是那副绅士儒雅的范儿,却感觉好似落拓了些。
他谁也没看,直接就过来拉我,秦子阳眯着眼看着他。
“小锦跟我走,他对你就是玩玩。”梁景生的表情很痛苦,我不知他为何这样执着。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梁景生打从那一天起我和你就没有关系了。”我声音很冷地说,我发现原来我也可以这样狠,狠到没有一丝情绪。
他不听,直接绕过我走到秦子阳面前,“秦子阳咱俩认识一辈子了,这回你把她让给我,算我求你。”
秦子阳眼光闪动着,紧抿着一张嘴,却忽然笑了,“她若走,我不强求。”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深深地盯着,盯得我毛骨悚然,浑身硬是被看穿了一个窟窿来。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一下子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我干脆地甩开梁景生的胳膊,笑着搭上秦子阳的手臂,我说:“景生,咱们没可能了,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
“你怎么就这么傻,他能对你好?”梁景生怒了,面部狰狞,原来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也会有着这样的表情。
“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与你无关。”
他一下子就弱了下来,面部沉凝,又恢复到了那一派儒雅的样儿。
“呵呵,景生,难得你也过来,咱们刚正说到出海的事儿,怎么样一起去不?”钟少完全不受这尴尬地气氛影响,反倒悠闲轻佻地问着。
他兴趣索然地摇了摇头。
“这位苏小姐也去。”
梁景生还是没有说话,拿了一杯酒就猛灌,谁劝也不好使,一整瓶喝进去后,抬着头,眼睛腥红,“出海前一天告我,手机还是那号。”说完站起来走大步走了出去,就如同来时一样风尘仆仆,却没带走半点尘埃。
俯仰 30
出海的那天我穿了一条白色裙子,秦子阳笑着说看起来特纯洁,我想说我本就纯洁,但想了想和他们在一起后我哪里还有那个资本提纯洁二字,那是萧少爱玩的情调,每次都找纯纯的大学生,说就是这骨子清纯的味道让他迷恋。
这日风很大,我站在船头,靠在秦子阳的胸口,我总感觉他离我很远,远到可能下一秒就千里之外,但每当我有这种想法时他又转过身牢牢地抱住我。
“在看什么?”
“看海。”
“海有什么好看的。”说完他开始吻我,他总喜欢在我出神的时候吻我,吻的我天翻地覆的,吻的我最后只能靠着他不停地喘息,骨头酥麻成一团。
“和我一起进去吧,这里风有点大。”
我摇了摇头,说想再呆会儿。
他点了下我的鼻尖,转身走了进去,过了一阵儿,梁景生走了过来。
他先是不说话,就这样站在那儿,表情平静地看着大海,我想要进去,却被他一拉,转过身看着他。
“小锦,秦子阳这人我是从小看到大的,你和他在一起根本就不会有结果。”
“那和你就有?你的家里会同意?”我问。
他沉默了,良久之后说:“至少我会争取,争取了就还有希望,而他没有任何希望。”
“那么之前呢?为何骗我?还是说这一次也是为了再次抢夺下秦子阳东西的一个手段?梁景生不要让我看不起你。”我冰冷地说,不带有一丝的温度。
“是我对不住你,我出发点的确不好,不过小锦,听我的话,跟他在一起你最后只能是身心残败。”
“迟了,梁景生,心里的束缚一旦打开就如同出了闸口的洪流,想要收住太难了。”说这话时我的声音无限悲凉,发丝被风吹的有些缭乱。
说完我没再看他的表情走了进去,进去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女人挂在秦子阳的身上,身体相贴,暧昧至极。
那是跟着江平来的女的,一身风尘味,和谁都暧昧着。
秦子阳见我进来,动手推了推她,起身迎着我走了过来,动作温柔地帮我捋顺了刮乱的发梢。
我突然有股冲动想要争取这个男人的爱,想要把握住他,而不是这种若即若离,这种让我懊恼的关系,我不想看到其他人,其他女人,其他任何人。
“秦子阳,咱俩去旅游吧,就你和我。”
“好啊,想去哪?”他看了我一会道。
“大连吧。”
“等我安排完手上的工作就带你去。”
“好。”我说,然后笑着偎进他的怀。深深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
没想到他效率很高,隔一天就通知我要去大连,我说这么快?他笑着说快点还不好,赶快收拾收拾吧。
就这样我和他踏上了大连的飞机,这次和去香港时不一样,我们的身体紧紧贴合着,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任意的舌吻。
到了那儿,我突然觉得自由了,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自由,好像他完完全全属于了我,我与他沐在大连的海滨氛围中就像是任何一对年轻情侣那样挽着手漫步着。
“秦子阳,你说咱俩要是一辈子都这样多好。”
“怎么竟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他笑着说,语气淡漠。
“老气横秋么?可我还偏偏羡慕起那些老气横秋的人来,至少他们的爱情多宁静多恒久。”
“苏念锦,你渴望爱情了?”他问,目光格外的明亮。
“呵呵,别说还真有点。”
“那你爱我吗?”
“不爱。”我回答的干脆。
他脸色不大好,转过身,也不分场合地拦腰楼住我,“爱吗?”
“秦子阳,那你爱我吗?”
他嗤笑,这表情看得我心里莫名恼火,我一把落下他的唇,狠狠地吻了上去,末了,使劲一咬。
他目光一沉,低声道:“你想谋杀亲夫不成?”
他说这话虽是戏谑,但我特别爱听,没遇到他之前我就是风风火火的性子,遇到他之后我踌躇不前,死命压抑自己,但如今我觉得我又鲜活起来。
“秦子阳,你说咱俩这算是恋爱吗?”
他像是有些困惑这个词儿,蹙眉想了半天,点了点头。然后那眉就松开了,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问题似地,“苏念锦,咱俩的确在恋爱。”他突然说,像是年轻了好几岁,那股子深沉劲也消却了很多。这口气更是我重来没听过的,一下子有些懵,但之后是铺天盖地的喜悦。
白天我们出去逛街,去了海底世界,看着每一种不熟悉的生物我都要尖叫,像是一个无知的孩子,却有着孩子固有的天真。
“你看这鱼多漂亮。”我指着里面一条花色的鱼说道。
“那是热带特有的种,在这里存活下来肯定是需要饲养员精心照看的。”
“这鱼真好看,就是可惜了,在大海中多自由自在啊。”
“没准下一秒就被其他更为强大的生物给吃了。”他说话总是这么不带有温度。
我生气地不再搭理他,双手伏在那一块块小玻璃上,贴着玻璃壁看那些鱼来回游荡。秦子阳说话时把身子向前,紧紧地贴靠在我的后背,说话时会有热气喷在我的耳边,酥麻的忘记了刚刚说的到底是什么。
出来的时候天下了雨,我和他选了一家电影院,里面正放着一部文艺片,我问他:“看不?”
“无所谓。”
“这片你不会看的睡着了吧?”
“不能。”他回答的肯定。
我去买票,在选座位时我本来打算正中间,这样的位置视觉效果比较好。
“就.......”我刚要说,秦子阳淡淡地插了一句,“最后面这两个位置,谢谢。”
那小姑娘看了秦子阳一眼,飞快地按了鼠标,笑容灿烂地把票递给了他,还格外有礼貌地说了一句这片子挺好的,很感人,她看了。
我在想,她话怎么那么多,莫非每个来看电影的人她都要插上这么一句?还是说我生平这么多年每次去看电影时那些负责买票的女的都欠缺热情和礼貌?
俯仰 31
因为是文艺片,又不是旺季,影院里人很少,最后一排只零星坐着几个人。我和秦子阳入了座,在偏右的角落里。影片开始了,满大街都是墨索里尼的党徒的集会,鼓动参军的演说,前线牺牲将士的追悼会,还有小镇,那些灿烂的阳光,忧郁而美丽的女人,她撩着波浪状黑亮的秀发,穿着最时髦的短裙和丝袜,踏着充满情欲诱惑的高跟鞋,来到了西西里岛上宁静的阳光小镇。她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瞩目、勾人遐想,她的一颦一笑都教男人心醉、女人羡妒。玛莲娜,像个女神一般,征服了这个海滨的天堂乐园。
我看着,静静地靠着秦子阳的肩膀。
很温馨,很宁静,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这个让所有男人疯狂的女人,被一次次兽性的占有,被不公地对待,然后成为了妓女,堕落着,忧郁着的时候不禁觉得心里有着异样的难过。
胸口很紧,使得我狠狠地抓住秦子阳的手。
“你说这个律师还有这些可恶的人们是不是都很禽兽?”
“只不过是电影而已。”秦子阳淡淡地说,似乎不理解我为何有这么大的情绪。
我却不理会他,只是一直盯着那大大的荧屏,但却感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