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8部分

得,我记得她曾对我说过的一番话。”
秦子阳仍是躺在那,脸上从始至终都很平静,那是酣畅之后的倦怠,并不太在意我说了些什么,而我也近乎于自言自语地继续道:“在大连时我曾对你说过的……”扶上他的胸,低下头,贴着他的脸,“我说过秦子阳,你要是让我痛了,我也会让你痛的,千百倍的痛——”
俯仰 45
“秦子阳,如果我说我有了孩子呢?你会不会想要?”
“不会。”
“即使我不会拿这个孩子威胁你什么?”
“是。”
“呵呵,我就知道,你秦子阳怎么会在乎一个孩子。怎么会在乎……”
“今天之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苏念锦记住你说的这句话。”
“我会记得的,只是秦子阳我刚刚和你说过,恐怕你是没记住,我现在再重复一遍,我说了,你要是让我痛了,我也会让你痛的,比我现在还痛,千百倍的痛。”
话语落下间,我从床底早已经准备好的地方抽出一把刀,不是很尖锐却足以伤人,我迅速地毫不留情地往他胳膊上刺去,狠狠地,他反应极快,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迅速隔开,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刀,用力甩开,但那只胳膊仍是被刺了一个如同沟壑一般大的口子,足以露骨。
鲜血如止不住的川河奔涌而出。
他抬起手狠抽了我一个耳光,“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那就都不好过怎么样?”我学着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奔向那把刀,上面还沾着血,紧紧握在手中,向他走来。
此时他已经翻身下地,一只手拿着急救箱里的东西按在受伤的手臂上,见我手中拿着刀,猛地用脚一踢,正好踢向我的腹部。我痛得弯下腰,死死地抱住它。
然后感觉身体有什么在流走,热热的液体开始往下涌。痛,死一般的痛。当我抬起手看着那双沾满血的手时我忽然笑了。
我说:秦子阳,你果然是不要他。此时他面如死灰一般地看着我,好久才能有了一丝表情,那双眉渐渐地皱了起来,越来越纠结,最后弯成一个死结。
“苏念锦,你真狠。”
“狠?怎么比得过你,我只是想让你感受下我有多痛,这里到底有多痛。”我比着胸口的左面,直起身子,下体依然流着血,嗓子像是被撕裂开来,说出每句话都要靠着强大的意志来支撑。
“秦子阳,你的痛只是我的千百分之一。但即使是这样,我也要让你感受一下,至少让你趴在别的女人胸口时记得曾有一个女人为你流过血,流过泪。”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了多余的力气,似乎所有的气力都为了强撑着自己用最坚强的架势说完这样一句话。
终于失去了意志,疼晕在地上的前一刻我看到的依然是那个身影,高高在上的,淡漠的,疏离的,却又是那般充满架势与魅惑的秦子阳。
他就是我心口上的一根刺,既然拔不掉,就大家一起痛吧。
再次醒过来,喉咙火燎一般的干痛,我强自撑起身子,想要起来,却被正好拿着水果篮走进来的程姗看到。她赶忙走过来,“别动,苏念锦你看你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来了啊。”我冲她虚弱地笑笑。
“别冲我笑,你这副样子还笑我看着难受。”她说话的时候眼里全是泪水。却执意地不肯再我面前落下。
“哭啥?我现在挺好的。”
“还挺好呢,你知不知道,你肚子里面有孩子了,现在它没了……”
“我知道。”我点头,面色极为沉凝,“程姗我有点渴,你给我一杯水。”
“不给,渴死得了,我看你是自贱。”
她不拿,我只好自己去够,杯子有些远,够了几次都无法够到,身子再次探出一些,肚子上的刀口就如同岩浆崩裂一般疼痛,火辣辣地,脸上顿时有大滴虚弱地汗往下流。
她终究还是舍不得我,嘴里说着不干,手却自发动了起来,给我倒水。
“挪,给你,小心热。”
我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谢谢你程姗,我真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来时看到你那满身是血的样子有多吓人么,我魂都要被你吓没了,苏念锦,亏你这么大的人了,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再给我倒一杯。”她没好气地又给了我一杯。
沿着杯口我慢慢地喝着,双手紧紧地握着它,最后叹了口气。
抬起头,看着程姗那一脸心疼又愤懑的样终于开了口。
“我就是想让痛,越痛越好。”
“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程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该清楚,这辈子我第一次这样爱一个人,爱上了我才知道原来那些道理都是狗屁,当他对我说不要像只狗似的在那乱犬我就想捅他一刀了,我不会捅死他,捅死他我还得陪葬,再说我也下不去那手,但我不想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痛,痛的再狠再入骨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事,等我离开了,过了几年他可能连我这么个人都不记得,我也不会自杀,真就自杀了他也不见得对我就有什么不同,没准还会上门来羞辱我一番说我别自讨没趣,下次他们那一伙人聚在一起时我就成了一个可以拿来炫耀的痴情靶子,当做笑料被提起,我不想,至少他也要痛一次我才甘心。”
“可是孩子……”
“孩子……”我扶过自己的小腹,表情瞬间变得僵凝,握着杯子的右手颤抖的不成样子,一直没有想要流泪的感觉,这次却再次涌满了眼底。
“孩子……是我对不住他。”再也抑制不住那股哀伤,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上,我环住自己的小腹,哭的悲恸而哀伤。
肩膀抖动,心口有大量绝望的哀寂漫过。
最后都随着眼底的液体缓慢流走,情绪平静时我看向远处那蔚蓝的天空,蓝的清澈得让人畏惧。
“孩子,其实是我主动放弃它的……是我不想留它。”
程姗愕然,惊诧地看着我。
“怎么会,不是活活被秦子阳踢掉的吗?”
俯仰 46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腹部,那里曾经孕育了一个生命,又被生生剥离开来。
“程珊,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秦子阳那时候并不知道我肚子中有了孩子,那种情况那种角度下,他踢向我的肚子其实我是有所预料的。我故意拿着刀慢慢地走过去,故意让他有所防备。我是故意舍弃他的。你知道吗,其实是我杀了它,是我。”我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双手一直揪着旁边的床单。
“苏念锦,你在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程姗不敢置信地看着我,神情比我要狂乱的多。
“我没说什么,我只知道这个孩子它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私生子的身份不好受,而我一个人带他更是难,我也不痴想什么所谓的母凭子贵,以为有了孩子就能上门威胁什么的蠢事,与其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不如早些让他重新投胎做人的好。”说到这我的眼底已经全是泪,我却拼命地咬着牙,不让它流出,然后装出一副漠然的样子。
“可是咱们可以打掉啊,你知道你昨晚有多吓人吗,你全身都是血,就像是从血海里被捞起来一样,要是来的晚些也许你这辈子就不能怀孕了。”
“我有些累了,想睡了。”说完我便不再说话,掀开被儿盖住脸,死一般地在那趴着。
程珊看了看我,叹息了半晌,悄悄地走了出去,门带上的那一刻,我扶住自己的肚子,咬着被角无声地抽泣,心里怎么会不心疼呢,其实那里的伤远远要比腹部的伤更让人痛。
在医院躺了几天。
第三天的时候秦子阳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正盯着棚顶看,那上面有一只蜘蛛在不厌其烦地一圈圈拉着,有昆虫从上面经过,被裹住,再也无法逃离,就像是曾经的我,被一张情给牢牢困住,绑住,束缚住,不痛彻心扉就不会觉悟,总是留有希冀,痴傻着。
感觉到有什么在凝视我,那神色迫人的厉害,似乎要把我身上凿出一个洞来。
我转过头,就看见他在我的面前,他手上正围着一条长长的绷带,脸色有些苍白,嘴角紧紧地抿着,一张脸看起来格外的沉凝,严肃。
他就这样站在那儿,也不说话,立得像是一根电线杆,不过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电线杆,呵呵,都这个时候了我却仍是无法否认他自身的魅力。
秦子阳,他真是个毒。
“苏念锦,本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他终于开口了,嗓音沙哑低沉,似乎是太长时间没有开口,已经钝了,如今却是在那钝住的声线上硬拉出一条缝儿,破碎的声音硬从那缝儿中费尽万难的挤了出来。
我始终面无表情,我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既然是本来,那么就代表着他现在已经决定放过我了。
果然他定定地盯着我看了好久,涩然地开口:“你怀孕了你自己知道吗?苏念锦?你自己知不知道?”他的表情依然平静,但是话语显然已经透漏了他的难以平静的心绪,那一声你知不知道像是嘶喊,又像是质问。
“知道。”我说。
“那我踢你时为什么不躲?你是不是想让我亲自杀死自己的孩子,让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我脚下被活活踢死。”
“我躲不开,秦子阳——”我望着他,面色凄然,“是你踢掉的不是吗?是你杀了我们的孩子,也是你让我流了血,你认为你有资格在这里质问我吗?”
他不说话,左手有些颤抖地垂在一边。
“算了,孩子本来也没打算要留,这样也好。苏念锦,这一刀我记住了,昨晚所有的事对我来说都是噩梦,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我也不会再追究你。就这样。”
“等等——”
他顿住脚步,转过身,看着我,等着我开口。
“再见。”我努力地让自己笑起来,却发现有时微笑是这样艰难的一件事。
他神色暗了下,眼光一闪,垂下眼帘,“再见。”
过了几天出院,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工作辞了,秦子阳当时在香港开会,我就直接找到于副理那儿。
“进来——”男人低头批改着文件,见是我,忙笑呵呵道。
“吆,小苏啊,怎么样身体好些没,来坐坐——”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听说是阑尾炎,那天我还心思这阵子怎么没见到你呢,听她们说才知道原来是得 了这个。一直想抽个时间去看看,这一天忙的分身乏术的,哎,累啊,呵呵。”
“让于副理挂心了。”说完我把辞职信递了上去。
“这什么?”玉副理纳闷地打开信封,一看脸色立马变了。
“这怎么回事?小苏啊,到底发生什么了,竟然弄到要辞职,有什么不愉快的和我说,我肯定帮你解决,但辞职可不行。”
“于副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没什么不愉快的,就是突然觉得有些累,再加上父母年纪也大了,想回到他们身边去。”
“不行可以把父母接过来,再说现在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你又干到市场部经理,这不容易啊。你可得想好。”于副理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导。
“我心意已决。于副理您签个字吧。”
男人面色沉凝,食指不停地敲着桌面。
“这可不行啊,大家都知道……咳咳,我的意思是还是等秦总回来再决定吧,你这封辞职信我先压着。”
“可是……”
“哎,我突然想到我有个会议要开,你先忙去吧。就这么定了,一切都等秦总从香港回来再做决定。”
我见他这样,也只好作罢。转过身走了出去。
俯仰 47
隔了一周秦子阳飞回来了,不过这回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女人。公司里都传是他的新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未婚妻,据说是两个人小的时候是一个军区大院的,后来随着秦子阳父母的远调以及那女人全家移民才渐渐分了开来,不过也算是亲梅竹马,身份背景亦是相匹配的。
而我呢?最近几天总是收到来自四面八方探究的眼神,就和我刚成为秦子阳的女人时一样,那种或是鄙夷或是玩味又带着些许讨好的姿态如今除了最后一点变成了讪笑落井下石外其它倒是没变。
“麻烦把这个打印一下。”我把手头的资料交给打印室的小姐。
“这么多?那你得等等,现在要打印的材料特别多,一时忙不过来。”表情冷冷淡淡的,还稍微带着那么一丝倨傲,说不出来的感觉,总之嘴角绷起的那个弧度让人看着格外的不舒服。
“那麻烦了。好了的话给我办公室打个电话,我下来取。”
“恩。”对方还是那爱答不理地态度。
我转身出去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财务处的许嘉惠扭摆着腰走了进来,看到我故作惊讶地道:“呀,这不是我们的苏经理嘛,听说你要辞职是吧,哎,我看也是,不然多尴尬啊。相信凭借咱们苏经理的能力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一定不成问题,你说是不,小黄?”
说完把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小黄把这个给我打印了,要快,着急用呢。”
“好,马上就打,大概……二十分钟……不,十分钟吧。”
我冷笑一声,“许处长,平日里我还真没发现你这么关心我,不过真是让我感动啊,如果你脸上的粉饼不涂的这么厚,我想说起这些话时一定会让我更感激的,否则……”我顿了顿,眯着眼,揪着她的那张脸上下打量了一圈,“还真是让我倒尽胃口。”我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说完也不理会她脸上的表情,大步走了出去。
我的背脊挺的很直,在人前我重来都不会示弱,就算示弱也没用,在这个社会上滚打摸爬这么多年,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记得秦子阳特别宠我的那阵儿,打印材料时小黄那谄媚的嘴脸,左一口一个苏姐,右一口一个苏姐的,恨不得把我真当亲姐姐似地侍候,那热乎劲甭提有多殷勤了,可如今,呵呵
我没有直接回市场部,那里的气氛也不见得好到哪去,转身进了洗手间,站在没有一人的镜子前,那张强撑的脸终于垮了下来,拧开水龙头迅速地洗了几把脸,抬起头,便看到镜子中满脸是水的自己苦笑不堪的样子。
“秦子阳,你给了我至高的荣誉,又把我摔倒了最低的海谷…….”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没有太大的食欲,程姗看着我在那一个劲的叉饭,白了我一眼。
“你和它有仇啊,都快被你叉烂了。”
“没,我就是在思考问题。”
“啥问题啊?说来听听。”她夹了一口牛肉放进嘴里,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我在想这人说变真快,当着你面一副样子,这转个身又指不定什么样了。”
“那是,这社会现实的很。你说的那还是好的呢,很多时候今天对你一个样,过几天你不行又……哎?我说姐妹,你今天该不会被别人欺负了吧?”程姗反应极快地说。
“欺负倒也谈不上,只是有感而发。”
“没被欺负哪来的感啊,说说怎么了?是不是秦子阳未婚妻的事儿……”
“也不全然是,我和他的事儿已经有风声传了出去,这纸终究是包不住火,你跟了他,那火噌的一下子升了几万里那么高,到了现在又是噌的一下子灭了下来,但大家不会就这样让你灭的,他们一定会在最后的关口,看着那火苗越来越稀薄时浇上一桶水,对,是一桶水,或许里面还有着冰。”
程姗把筷子一放,也不去夹她那爱吃的牛肉了,走过来,坐到我这边,拍拍我的肩膀,“咱别想这些了,她们说了啥你就当是放屁,不对,是连屁都不如,至少屁还有味儿呢。”
扑哧,我被她这话逗乐了,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不知眼角怎么就有些朦胧起来,我靠在她的肩膀上,轻声地说,“谢谢你程姗,我没事,真的.…总会过去的,我挺得住……”
“恩,会过去的,一定都会过去的。”
第二天,我终于见到了秦子阳,不,不是他本人,是他的车,那辆招风的捷豹。
曾经呵……
深吸了口气,拿着辞职信上了顶楼。秘见了是我习惯性地一笑,却又好似觉得不对,立刻收了回来,那笑就卡在脸上,僵在那儿,要笑不笑的样子连我刚要出口的话都一下子打了回来,平日里常打趣的话硬是卡在了嗓子眼儿,最后,我什么都没说,点了一下头,进了秦子阳的办公室。
他听到门响,眉头一皱,见是我,那脸更是整个都绷了起来。
“怎么不敲门,进来要敲门这是常识。”
他的声音真冷啊,我感觉全身都被冻成了一块一块的,不知是怎么走过去的。
“没必要了,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也是希望能快点离开这儿。这是辞职信。”
俯仰 48
我把辞职信递给他,他看了一眼,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双手交叉在桌面上,停顿了些许。
“那些钱应该够你这辈子的了,苏念锦,祝你好运。”
“谢谢。”
没有我想的那么艰难,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一切。
当我走在那宽宽的马路上时,感觉这些日子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有些时候是自己不愿意醒来,有些时候是觉得不该醒来,有些时候又是别人拿着一把刀,在逼着你醒来。
不过,好在,是醒来了。
晚上我回家,特意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的东西,煮了一桌子的饭菜,就当是庆祝一下,至于庆祝什么呢?
我全新生活的开始?
即将有可能到来的新恋情?
还是从这场恋情中得到的那一笔我可能打一辈子的工也挣不到的五百万?
呵,五百万,还真是不少,也许在这个社会上,感受过挣钱有多么辛酸的女人会暗自羡慕我,她们恨不得替我经历这些苦,只为了这五百万。
可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它有多痛,逃避,抗拒,抵触,挣扎,徘徊,爱上,然后是痛,痛入骨髓,似把每一寸肌肤都撕裂一般的痛……
痛的夜晚到来时一个人咬着被角狠狠地抽泣,硬生生地挨过这段失恋,失子的日子。
痛到恨不得捅自己一刀。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正常,没有人看到我痛,亦如我看不到别人的痛一样,下楼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憔悴了一些,不过依然是笔挺英俊。
“小锦。”梁景生穿着一件宽大的羽绒服站在我面前。
“你好。”我冲他点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坦白说我现在很排斥和他们那个圈子的人有所联系,哪怕只是一丁点的联系也好。
“你和秦少的事儿我都听说了…你…还好吗……?”
“不好。”那些虚伪的话我还是说不来,不过深吸一口气后,我抬起头直直看着他的眼,“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一切会好起来的。”说完我不顾他的阻拦,大步往前走去。
“别走这么快,念锦,我来没什么别的事儿,我就只是关心你,毕竟当初是我给你推到这上来的,我有责任。”男人有些懊恼,一张儒雅的脸此刻充满了深深的惭愧与自责。
我顿住脚步,看着他,静静地看着。等到他把话都说完,我才开口。
“梁景生,这一切和你没关,就算没有你,我和他早晚也到这一步。”
“但……”
“没有但是,没有如果,就算是你当初没有负我,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负你。秦子阳,他是毒药,人们常说爱情就像是患病,每个人都可能会患上,或重或轻,而且没有解药,只有用毒去攻,攻的好了一辈子与这毒相互制衡,攻不好就会毒发身亡,而你梁景生,从始至终都不是那个毒。所以,你不用对我有所愧疚,好了,我就说这些,希望以后不要再见了。”
他没有再追来,而我一个人漫步在大街上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才好,我想给程姗打电话,约她出来逛街,电话拨到一般才想到她还要上班。不由紧紧握住手机,合上它,望着红色机盖发着呆儿。
愣神过后我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卡里面有着七位数的存款,开头是5后面有6个零。
握住它我进了这座城市最大的一间LV专卖店,店面很奢华,在市中心这样寸金寸土的地儿开这样一家LV精店是需要强大的资金的,我走进去,专柜的小姐上下打量我一眼,便低着头,继续干着手中的活儿,没有任何人上前来主动与我打招呼,更别提有为我介绍的意思了。
我想这都无所谓,是,谁让我身上没有一件是名牌,这一刻我觉得我走的还是太干脆了,我就该把秦子阳送我的那些首饰衣服,那些价值不菲的奢饰统统带走,就算卖了了还能值不少钱不是。
“这最新款的衣服都有哪些,给我拿来看看。”
“都在这边呢,全是最新上市的。”专柜的小姐声音极为热切甜美,透着殷切,我不用回头就能猜想的出我身后站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一定是全身名牌,气质优雅,或许还有着不俗的气质和异乎寻常的美丽,要知道金钱绝对可以打造出来美丽与气质。
只是我一直没有转过头,一直没有,因为侧面的镜子中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他也看到了我,从镜子中,我们的视线相交了,就如同那次去香港的飞机上,我们的视线也曾经这样在玻璃中重叠交汇。
他的表情依然平静,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似乎他身边站着的是仙女,他也是这副姿态。
可是即使如此,我也知道他不高兴了,这不高兴似乎还来自于我。
“真巧。”他走过来,大方地与我打着招呼。
我就奇怪了,不是说男人身边站着未婚妻时对于前任情人都巴不得抛开关系么,看来秦子阳果然不一样,他是不在乎,不在乎哪怕是身为他未婚妻的那个女人对他的看法与观感。
“是啊,真巧。”
“苏小姐难道不觉得这样做很累么?”
“累?”我没反应过来,他那个累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对我的称呼倒是让我没来由的胸口一堵,苏小姐,多么陌生的称呼呵,该是来自两个不曾熟识的人,而我与他曾经熟悉到彼此身上有几颗痣,彼此的哪个部位最敏感,彼此高口潮时是什么样子都一清二楚,他曾经和我溶为一体,如今却陌生的可怕。这感觉很怪,很让人作呕。
.............................................................................
大家稍微耐心点哈,乃们的心情小白理解,不过怎么说呢,就像是小高嘲之前那些章节,如果我不铺垫酝酿的足了,像是念锦和秦子阳去大连,一起看电影,平时的插科打诨那些话语等等,乃们当时看这些章节是没啥感觉的,尤其是一天就一章,可是没了这些,我直接写高嘲也就不是高嘲了,爱的不够深自然写痛也痛不起来,现在这些章节也都是有用的,故事总是要有高低起伏才好看,后面高嘲时我发起来不会断,这几天已经开始存稿了,明天二更,下午来一更,晚上来一更^_^
俯仰 49
等到我反应过来那个累字是什么意义时我突然觉得很愤怒,感情他是以为我是跟着他的行踪追到这来的,更甚者是我特意出现在他和他未婚妻的面前,故意来引起他的注意或者是挑起他们之间的不愉快的?
我冷笑了下,想走过去说些什么时却看到双手随意插在兜里,站得洒脱而高高在上的秦子阳,呵,我怎么就忘了,他是什么人啊,什么样的女人没经历过,或许这样的事儿他经历得多了,也难免就提防了起来,而我?我当然认为自己不一样,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是特殊的,我们会把自己的想法,观点,行为看做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独特而特殊的存在,我们就是自己的主角,而在这个世界上,在别人的眼里,你或许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之处,你就是一个再渺小不过的存在,这样一想,也便没什么好气的了。
“我想你想多了,我是想买些衣服在应试时好穿,要不,秦少再把钥匙给我一下,我去你那把那些衣服化妆还有包什么的取来?反正秦少你不缺,而我却缺的很。”
秦子阳听完我这话,倒是没流露出什么愤怒或者是鄙夷的目光来,微微挑起嘴角,笑得一脸淡漠。
“如果我没记错,苏小姐刚收到五百万的现金吧,怎么,这么快就花完了?”
“钱,没人嫌多的,再说秦少也知道,这年头五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端看怎样去用。”
“那敢问苏小姐打算如何去用?”
“呵呵,咱们不熟,还恕无法奉告。”
这时秦子阳的未婚妻已经从试衣间走了出来,穿了一件灰色的高领毛衫,搭了一件LV特制的胸针。
“子阳,你看这件怎么样?”
“很适合你。”
“漂亮不?”
女为悦己者容,此时女人的脸上全是异样的光彩,只这一眼,我就知道她是爱秦子阳的。他身边的女人果然各个不俗。有钱人就是这样,身边总是围着一大打的女人,所以他们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挥霍糟蹋,反正你走了还有呢,保准比你还漂亮还年轻,还迷人。
“漂亮。”
秦子阳压根就没看她,似是敷衍地映衬了这么一句,那眼神倒是从始至终围着我看,不过我能看的出来里面并没有以往的迷恋,更是与爱情无关,或许只是好奇。或许我还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那天之后我想明白很多事,他们这个圈本就不是我们能适应的,连门当户对的未婚妻都如此更何况是我这种路边的野花,新鲜劲过了再怎么看都登不上大雅之堂,就算让我登上去我估计也会累死。
第二日我就约程姗出来道别。
“你真要走?想好了?”
“恩,想出去换换空气。”
“走也好,秦少的名头这么大,你和他那点事儿倒是也不算啥,不过风声总还是有的,万一将来被人拿出来说事儿,就是没啥,你也会觉得不舒服,去闯闯也好。你打算去哪?”
“没想好,上海或者北京,要去就想去大点的城市。混出个名头来也好,不行的话就找个人嫁了,平平稳稳一辈子也挺好的。”
“可我想你了咋办?”程姗眼睛已经有些通红。
“那你去看我呗。”
“飞机票你拿啊,你要是拿我就天天去看你,反正你现在有钱,一时半会饿不死。”
“啧啧,你这丫头聪明了啊,知道为自己申请利益了。”
“那还不是跟你学的,苏念锦,我以前没觉得你厉害,可这事儿之后我真觉得你不一般了。”她喝了口五粮液,辣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还在那称着爽。
“你说你是不是早就有预谋了,我静下来后听了你那些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你说秦子阳什么人啊,那一挥手女人还不围着转着,让往东不敢往西,让往西她就是死也不敢往东,这样的人,你捅了他一刀,还入了骨,那得多疼啊,凭他的脾性能放过你?就是不弄死你也是个半残。可你说你硬是什么事儿也没有,还拿了五百万出来,他怎么可能给你呢?肯定给的是支票,他们都流行这个,不然就是给你一张卡,但被你这么一弄也肯定是作废了。莫非是因为孩子?那孩子他就算不踢掉估计知道了也不会让你留着的。”
她似乎喝高了,呵呵地笑个不停,手拿着酒杯晃来晃去,最后趴在酒桌上,还嚷嚷着说佩服我,她咋就没这本事呢,说着说着还流了泪,那样子不像是单单因为醉了,好似真的很难过,是伤了心的人,所以留着伤了心的泪。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那儿去了上海。我来到了上海,这座传说中的城市,在没来之前我曾幻想过这里,也在多年以前来这里以一个游人的身份瞻仰过它的奢华,而真切的来到这里,甚至想要融为一体后才知道这里只不过是一个个怪石林立,有着星光缭乱的光灯的巨型城堡,它们拒绝别人的进入,抵触渗透在每一个角落里。
梁景生给我打电话,问我最近怎么样了,我说挺好的,他说上海怎么样,我说也挺好的。虽然我很惊诧他是怎么知道我来上海的了。
“然后呢?”,他说。
“都挺好的。”
“就没点别的?”
“有。”我想了想。
“什么?”他问。
“以前都说没去过北京不知道官能做多大,没来过上海不知道钱能挣多少,上海真有钱,纸醉金迷的一塌糊涂。”
也许身在异乡,哪怕是之前不想再联系的人也会生出莫名的亲切感。
我去租了个房子,不在市中心,却仍是贵的吓人,不大点地方要我一千五。
但咬咬牙还是要了,高级的公寓真是租不起,在这里有个几百万的存款的人比比皆是,甚至千万富翁也根本不算什么,每一天都有无数人进入这个城市,他们怀抱着和我一样的梦想,踏入这座城市与绝望并存的城市。
很多高节奏的白领手里领着CK,LV之类的包从喧嚷而逼仄的人群里挤出来,搭着地铁或者自己独有的香车。
那些哥特式的建筑和百年前的老屋总是彰显着二三十年代时期的旧上海的殖民味道和浓重的沧桑感。
外滩的白天时看去一字排开各种名牌店,服务员永远是看人的衣着和气质说话,别想他们会对你热情,除非你看起来像个有钱人。就是这么现实,对。它现实的让我感觉到冰冷,我也为了店员那种带答不理的态度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然后学着茱莉亚罗伯茨主演的风月俏佳人里的女主角一样,去别的店里买了一大堆同等价码的名牌,然后大包小包的拎过去,指着那个店员的脸嚣张且颐指气使地说:“你们也是要冲业绩的吧,看看吧,你刚刚损失的是什么,你将为你的势利损失掉多少。”在对方惊诧的目光中,随意说起一件衣服,等对方急急拿来,并热切殷勤地递给我时我却是冷着脸说,我不要了。
之后也不管店员那铁青的脸,拎着自己买的战利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回去的时候我拦了一辆出租,对方见我不是本地人,开车的时候左绕右绕.........
俯仰 50
最后绕了不知多少圈终于到了地方,我看着计价器上显示的二百顿时怒了。
其实我一直都有着火气,不知是哪里来的,可能是这座城市给我的生疏感,或者是它那种冷冷地好似俯视一切的拒绝姿态,就和那个男人一样,目光慵懒,其实却锐利的让人害怕。永远的高姿态更是让人懊恼的无从发泄。
我到了这儿,举目无亲,我在想我该怎样去奋斗?又怎样去找一份工作?
面试了几次都不行,履历不够,而行的工作我又看不上,高不成低不就的徘徊中。虽然T市也是一座繁华的都市,但与国际都市上海比还是相差甚远,很多人都是国外高等院校的高材生,而唯一让我能够稍微不同些的就是我曾经当过瑞宇旗下收购的一家公司的市场部经理,还有我的工作经验,这是我的优势。
最后在面试的一家大公司终于聘用了我,不过要过了试用期才知道。
老总是个很严苛的人,我很少见到他笑,总是绷着一张脸,麻木地近乎雕塑,这里的人都很冷漠,也许不是冷漠,只是她们热情的一面未曾对我绽放。
很多时候她们都在讲上海话,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地说着,我完全听不懂,只能感觉她们眉来眼去的,那种滋味很不好受,晚上回到我租的那间房子时想到曾经看的一本小说,小说上讲的是一个女的很爱一个男的,然后那个男的利用了她之后将她抛弃了,女的什么都没要的就走了,去了北京,在一个大城市里自己闯荡,最后成了知名的CEO,年轻的时候还在做着这样的梦,亦如现在也是,可是当真正投身到这片现实的海洋中时才会觉得那些东西只不过是个神话,没要一分钱,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到了北京,成了知名CEO,这些元素似乎用着怎样的逻辑都难以拼凑起来。
陌生的地域,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空间,陌生的生存法则,就连周遭你呼吸的空气都是陌生的,我常常还念以前在T市的日子,我在那里念的大学,然后顺利的找了一份不好不坏的工作,一路打拼下来,有了自己的圈子,朋友,一套小的房子,可是却要背井离乡的到了这,心里还有这那么一股子不屈服,震得胸口发疼的拧了起来。
前三个月就是靠这样每天的发疼,煎熬,挺过来,后来我不分日夜的学习上海话,找别人聊,就算是热脸贴冷屁股也是。
我在我老板身上学到很多,渐渐地他也还算看重我,他说他看重我身上的那股子拼劲,好像血液里压着什么,总是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这样的女孩子现在越来越少了,他常常感叹道。
有一次我随行去吃饭,我看到他手中拿的一份报刊,放在车里的,无聊中翻了开来,看到秦子阳的脸,下意识地翻过去,这个人我不想知道,他与我没有任何关联。
“怎么,这人你认识?”老板不是一般人,那眼睛毒的很,我的动作似被他窥探到了什么。
本想说不认识,可是抬起头,看到老板那双眼时就是没有办法说谎。
“恩,以前是我的上司。”
“秦少这年轻人不错,家里背景雄厚,做起生意来却不骄不躁。”
“张董难得对一个人这么高的评价。”
“上次被他抢了一笔订单,呵呵。”男人说话时一点也没有被抢订单的嫉妒或者是不甘,双肩一耸,双手一摊,动作自然,好不拘泥,反倒显得有大将之风。
“没想到他生意都做到上海来了。”
“他爷爷是老一代的红军,有军衔的,父亲后来从政,在北京外交部干事,后来远调去做了市委记。不过他姑姑现在是上海市团政委的。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啊。”男人把身子往车后一靠,松了下领结,感叹道。
“张董家也是高干?”
“我?我不是。”
“那张董是白手起家?”
“也不算,多少受了些家里的庇护,不过只是起初,现在他们也帮衬不上什么忙。”
“张董一定很能干。”我诚挚地赞扬道。
“只是喜欢靠自己双手打拼的感觉,很有成就感。”他说完一笑,真是难得看到他笑,也难得和他这样轻松聊天,要知道在几个月前,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基本上就是严肃,苛刻,恭谨,做事认真,严于待己,更是严于待人。更因为几次会议上时我的不同看法和意见直接冲突到他,让很多人都捏了一把汗,我自己当时心也是狂跳,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员工,却公然指责他的不是,但我这人就是,走到哪里这风风火火的性子都改不了,除非我再不是苏念锦,也许还可以尝试改下。
“想什么呢,你这人是我见过员工中最爱思考的,也是最执拗的,不过挺像年轻时的我。敢于说出真理。”
“真理?”我不禁愕然,那岂不是说他上次那几个看法就是谬论。
“我这人一向是勇于承认错误的。”他淡淡道。
“张董,我……”
“说吧,我早知道你有事要说。”
“恩,张董我想自己带点活,你看成不成?”
“自己带点活……”他玩味着,“莫非你想单干。”
“也不算是,我只是想自己也经营点什么,总不能给别人打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