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部分

亲事,所以…所以宗主大人想请萧族长,能够…解除了这婚约。”
“咔!”萧战手中的玉石杯,轰然间化为了一蓬粉末。
大厅之中,气氛有些寂静,上方的三位长老也是被葛叶的话震了了震,不过片刻之后,他们望向萧战的目光中,已经多出了一抹讥讽与嘲笑。
“嘿嘿,被人上门强行解除婚约,看你这族长,以后还有什么威望管理家族!”
一些年轻一辈的少年少女并不知晓萧炎与纳兰嫣然的婚约,不过在向身旁的父母打听了一下之后,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讥诮的嘲讽目光,投向了角落处的萧炎…
望着萧战那阴沉至极的脸色,纳兰嫣然也是不敢抬头,将头埋下,手指紧张的绞在了一起。
“萧族长,我知道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还请看在宗主大人的面上,解除了婚约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葛叶淡淡的道。
萧战拳头紧握,淡淡的青色斗气,逐渐的覆盖了身躯,最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脸庞处汇聚成了一个虚幻的狮头。
萧家顶级功法:狂狮怒罡!等级:玄阶中级!
望着萧战的反映,葛叶脸庞也顿时凝重了起来,身体挡在纳兰嫣然身前,鹰爪般的双手猛的曲拢,青色斗气在鹰爪中汇聚而起,散发着细小而凌厉的剑气。
云岚宗高深功法,青木剑诀!等级:玄阶低级!
随着两人气息的喷发,大厅之中,实力较弱的少年们,脸色猛的一白,旋即胸口有些发闷。
就在萧战的呼吸越加急促之声,三位长老的厉喝声,却是宛如惊雷般的在大厅中响起:“萧战,还不住手!你可不要忘记,你是萧家的族长!”
身子猛的一僵,萧战身体上的斗气缓缓的收敛,最后完全消失。
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萧战脸色淡漠的望着低头不言的纳兰嫣然,声音有些嘶哑的道:“纳兰侄女呐,好魄力啊,纳兰肃有你这女儿,真是很让人羡慕啊!”
娇躯微微一颤,纳兰嫣然呐呐的道:“萧叔叔…”
“呵呵,叫我萧族长就好,叔叔这称谓,我担不起,你是未来云岚宗的宗主,日后也是斗气大陆的风云人物,我家炎儿不过是资质平庸之辈,也的确是配不上你…”淡淡的挥了挥手,萧战语气冷漠的道。
“多谢萧族长体谅了。”闻言,一旁的葛叶大喜,对着萧战赔笑道:“萧族长,宗主大人知道今天这要求很是有些不礼貌,所以特地让在下带来一物,就当做是赔礼!”
说着,葛叶伸手抹了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一只通体泛绿的古玉盒子在手中凭空出现…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股异香顿时弥漫了大厅,闻者皆都是精神为之一畅。
三位长老好奇的伸过头,望着玉匣子内,身体猛的一震,惊声道:“聚气散?”
正文 第六章 炼药师
古匣子之内,一枚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药丸,正静静的躺卧,而那股诱人的异香,便是从中所发。
在斗气大陆,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前提便是必须在体内凝聚斗之气旋,而凝聚斗之气旋,却是有着不小的失败率,失败之后,九段斗之气,便将会降回八段,有些运气不好之人,说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复的凝聚,却让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炼时间段,导致前途大损。
聚气散,它的作用,便是能够让一位九段斗之气,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斗之气旋!
这种特效,让得无数想要尽早成为斗者的人,都对其垂涎不已,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说起聚气散,便不得不说制造它的主人:炼药师!
斗气大陆,有一种凌驾于斗者之上的职业,人们称他们为,炼药师!
炼药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丹药,任何一名炼药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炼药师能够拥有这般待遇,自然与它的稀少,实用有关,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条件苛刻异常。
首先,必须自身属性属火,其次,火体之中,还必须夹杂一丝木气,以作炼药催化之效!
要知道,斗气大陆人体的属性,撒于他们的灵魂,一条灵魂,永远都只具备一种属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属性掺杂,所以,一个躯体,拥有两种不同强弱的属性,基本上是不可能。
当然,事无绝对,亿万人中,总会有一些变异的灵魂,而这些拥有变异灵魂之人,便有潜力成为一名炼药师!
不过单单拥有火木属性的灵魂,却依然不能称为一名真正的炼药师,因为炼药师的另外一种必要条件,同样是不可缺少,那便是:灵魂的感知力!也称为灵魂塑造力!
炼制丹药,最重要的三种条件:材料,火种,灵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种天材地宝,炼药师毕竟不是神,没有极品的材料,他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种,也就是炼药时所需要的火焰,炼制丹药,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须使用由火属性斗气催化而出的斗气火焰,当然,世间充斥着天地异火,一些实力强横的炼药师,也会取而用之,用这些异火来炼药,不仅成功率会高上许多!而且炼出的丹药,也比普通斗气火焰炼出的丹药,药效更浓更强!
由于炼药是长时间的事,长时间的炼制,极其消耗斗气,因此,每一位杰出的炼药师,其实也都是实力强横的火焰斗者!
最后一种条件,便是灵魂感知力!
在炼药之时,火候的轻重是重中之中,有时候只要火候稍稍重点,整炉丹药,都将会化为灰烬,导致前功尽弃,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炼药师必须学会的,然而想要将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须需要强悍的灵魂感知力,失去了这点,就算你前面两点做得再好,那也不过是无用之功罢了!
在这种种苛刻的条件之下,有资格成为炼药师的人,当然是凤毛麟角,而炼药师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药,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也因此,才造就了炼药师那尊贵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
……
大厅之中,听着三位长老的惊声,厅内的少年少女们,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一双双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葛叶手中的玉匣子。
坐在父亲身旁的萧媚,粉嫩娇舌轻轻的添了添红唇,盯着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
“呵呵,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望着三位长老失态的模样,葛叶心头忍不住的有些得意,微笑道。
“此药竟然还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闻言,三位长老耸然动容。
丹王古河,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一手炼药之术,神奇莫测,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都是无路可寻。
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而且本身实力,早已晋入斗王之阶,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恐怕其价值,将会翻上好几倍。
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
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
“葛叶老先生,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们或许不会答应!”
大厅噶然一静,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转移到了角落中那扬起清秀脸庞的萧炎身上。
“萧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脸色一沉,一位长老怒喝道。
“萧炎,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长老,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你们还会这么说么?”萧炎缓缓站起身子,嘴角噙着嘲讽,笑问道,三位长老对他的不屑是显而易见,所以他也不必在他们面前装怂。
“你…”闻言,三位长老一滞,脾气暴躁的三长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气缓缓附体。
“三位长老,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这事,他是当事人,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少女轻灵的嗓音,在厅中淡然的响起。
听着少女的轻声,三位长老的气焰顿时消了下来,无奈的对视了一眼,旋即点了点头。
望着萎靡的三位长老,萧炎回转过头,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笑吟吟的萧薰儿,你这妮子,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让得三位长老如此忌惮…
压下心中的疑问,萧炎大步行上,先是对着萧战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面对着纳兰嫣然,深吐了一口气,平静的出言问道:“纳兰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今日悔婚之事,纳兰老爷子,可曾答应?”
先前瞧得萧炎忽然出身阻拦,纳兰嫣然心头便是略微有些不快,现在听得他的询问,秀眉更是微微一皱,这人,初时看来倒也不错,怎么却也是个死缠烂打的讨厌人,难道他不知道两人间的差距吗?
心中责备萧炎的她,却是未曾想过,她这当众的悔婚之举,让得萧炎以及他的父亲,陷入了何种尴尬与愤怒的处境。
站起身来,凝视着身前这本该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纳兰嫣然语气平淡娇柔:“爷爷不曾答应,不过这是我的事,与他也没关系。”
“既然老爷子未曾开口,那么还望包涵,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这要求,当初的婚事,是两家老爷子亲自开口,现在他们没有开口解除,那么这婚事,便没人敢解,否则,那便是亵渎死去的长辈!我想,我们族中,应该没人会干出这种忤逆的事吧?”萧炎微微偏过头,冷笑着盯着三位长老。
被萧炎这么大顶帽子压过来,三位长老顿时不吭气了,在森严的家族真,这种罪名,可是足以让得他们失去长老的位置。
“你…”被萧炎一阵抢白,纳兰嫣然一怔,却是寻不出反驳之语,当下气得小脸有些铁青,重重的跺了跺脚,吸了一口气,常年被惯出来的大小姐脾气也是激了出来,有些厌恶的盯着面前的少年,心中烦躁的她,更是直接把话挑明:“你究竟想怎样才肯解除婚约?嫌赔偿少?好,我可以让老师再给你三枚聚气散,另外,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让你进入云岚宗修习高深斗气功法,这样,够了吗?”
听着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来的诱人条件,三位长老顿时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大厅中的少年们,更是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进入云岚宗修习?天呐,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啊…
在说完这些条件之后,纳兰嫣然微扬着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骄傲的等待着萧炎的回答,在她的认知中,这种条件,足以让任何少年疯狂…
正文 第七章 休!
与纳兰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在她话出之后,面前的少年,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头来,那张清秀的稚嫩小脸,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可怖…
虽然三年中一直遭受着嘲讽,不过在萧炎的心中,却是有着属于他的底线,纳兰嫣然这番高高在上,犹如施舍般的举动,正好狠狠的踏在萧炎隐藏在心中那仅剩的尊严之上。
“啊…”被少年狰狞模样吓了一跳,少女急忙后退一步,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豁然的拔出长剑,目光阴冷的直指萧炎。
“我…真的很想把你宰了!”牙齿在颤抖间,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句,萧炎拳头紧握,漆黑的眼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
“炎儿,不可无理!”首位之上,萧战也是被萧炎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喝道,现在的萧家,可得罪不起云岚宗啊。
拳头狠狠的握拢起来,萧炎微微垂首,片刻之后,又轻轻的抬了起来,只不过,先前的那股狰狞恐怖,却是已经化为了平静…
三年中,虽然受尽了歧视与嘲讽,不过却也因此,锻造出了萧炎那远超常人的隐忍。
面前的纳兰嫣然,是云岚宗的宠儿,如果自己现在真对她做了什么事,恐怕会给父亲带来数不尽的麻烦,所以,他只得忍!
望着面前几乎是骤然间收敛了内心情绪的少年,葛叶以及纳兰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发寒…
“这小子,日后若一直是废物,倒也罢了,如果真让他拥有了力量,绝对是个危险人物…”葛叶在心中,凝重的暗暗道。
“萧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举动让你如此愤怒,不过,你…还是解除婚约吧!”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纳兰嫣然从先前的惊吓中平复下了心情,小脸微沉的道。
“请记住,此次我前来萧家,是我的老师,云岚宗宗主,亲自首肯的!”抿着小嘴,纳兰嫣然微偏着头,有些无奈的道:“你可以把这当做是胁迫,不过,你也应该清楚,现实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公平,虽然并不想表达什么,可你也清楚你与我之间的差距,我们…”
“基本没什么希望…”
听着少女宛如神灵般的审判,萧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纳兰小姐…你应该知道,在斗气大陆,女方悔婚会让对方有多难堪,呵呵,我脸皮厚,倒是没什么,可我的父亲!他是一族之长,今日若是真答应了你的要求,他日后在如何掌管萧家?还如何在乌坦城立足?”
望着脸庞充斥着暴怒的少年,纳兰嫣然眉头轻皱,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间似乎衰老了许多的萧战,心头也是略微有些歉然,轻咬了咬樱唇,沉吟了片刻,灵动的眼珠微微转了转,忽然轻声道:“今日的事,的确是嫣然有些莽撞了,今天,我可以暂时收回解除婚约的要求,不过,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萧炎皱眉问道。
“今日的要求,我可以延迟三年,三年之后,你来云岚宗向我挑战,如果输了,我便当众将婚约解除,而到那时候,想必你也进行了家族的成年仪式,所以,就算是输了,也不会让萧叔叔脸面太过难堪,你可敢接?”纳兰嫣然淡淡的道。
“呵呵,到时候若是输了,的确不会再如何损耗父亲的名声,可我,或许这辈子都得背负耻辱的失败之名了吧,这女人…还真狠呐!”心头悲愤一笑,萧炎的面庞,满是讥讽。
“纳兰小姐,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儿的状况,你让他拿什么和你挑战?如此这般侮辱与他,有意思么?”萧战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怒然而起。
“萧叔叔,悔婚这种事,总需要有人去承担责任,若不是为了保全您的面子,嫣然此刻便会强行解婚!然后公布于众!”几次受阻,纳兰嫣然也是有些不耐,转过头对着沉默的萧炎冷喝道:“你既然不愿让萧叔叔颜面受损,那么便接下约定!三年之后与现在,你究竟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纳兰嫣然,你不用做出如此强势的姿态,你想退婚,无非便是认为我萧炎一届废物配不上你这天之骄女,说句刻薄的,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其他的本少爷根本瞧不上半点!云岚宗的确很强,可我还年轻,我还有的是时间,我十二岁便已经成为一名斗者,而你,纳兰嫣然,你十二岁的时候,是几段斗之气?没错,现在的我的确是废物,可我既然能够在三年前创造奇迹,那么日后的岁月里,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再次翻身?”面对着少女咄咄逼人的态势,沉默的萧炎终于犹如火山般的爆发了起来,小脸冷肃,一腔话语,将大厅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发愣,谁能想到,平日那沉默寡言的少年,竟然如此利害。
纳兰嫣然蠕动着小嘴,虽然被萧炎对她的评价气得俏脸铁青,不过却是无法申辩,萧炎所说的确是事实,不管他现在再如何废物,当初十二岁成为一名斗者,却是真真切切,而当时的纳兰嫣然,方才不过八段斗之气而已…
“纳兰小姐,看在纳兰老爷子的面上,萧炎奉劝你几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萧炎铮铮冷语,让得纳兰嫣然娇躯轻颤了颤。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穷!我萧战的儿子,就是不凡!”首位之上,萧战双目一亮,双掌重砸在桌面之上,溅起茶水洒落。
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冷笑的少年,纳兰嫣然常年被人娇惯,哪曾被同龄人如此教训,当下气得脑袋发昏,略带着稚气的声音也是有些尖锐:“你凭什么教训我?就算你以前的天赋无人能及,可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废物!好,我纳兰嫣然就等着你再次超越我的那天,今天解除婚约之事,我可以不再提,不过三年之后,我在云岚宗等你,有本事,你就让我看看你能翻身到何种地步!如果到时候你能打败我,我纳兰嫣然今生为奴为婢,全都你说了算!”
“当然,三年后如果你依旧是这般废物,那纸解除婚约的契约,你也给我乖乖的交出来!”
望着小脸铁青的少女,萧炎笑着嘲讽出了声:“不用三年之后,我对你,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兴趣!”说完,也不理会那俏脸冰寒的纳兰嫣然,豁然转身,快步行到桌前,奋笔疾书!
墨落,笔停!
萧炎右手骤然抽出桌上的短剑,锋利的剑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划出一道血口…
沾染鲜血的手掌,在白纸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轻轻拈起这份契约,萧炎发出一声冷笑,在路过纳兰嫣然面前之时,手掌将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不要以为我萧炎多在乎你这什么天才老婆,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的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的休证!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点瓜葛!”
“你…你敢休我?”望着桌上的血手契约,纳兰嫣然美丽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以她的美貌,天赋以及背景,竟然会被一个小家族中的废物,给直接休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况,让得她觉得太不真实了。
冷冷的望着纳兰嫣然错愕的模样,萧炎忽然的转过身,对着萧战曲腿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头,紧咬着嘴唇,却是倔强的不言不语…
虽然在家族之中,名义上是他把纳兰嫣然逐出了家族,可这事传出去之后,别人可不会这么认为,不清楚状况的他们,只会认为,是纳兰嫣然以强横的背景,强行让得萧家退婚,毕竟,以纳兰嫣然的天赋,美貌,以及背景,配萧家一废柴少爷,那是绝对的绰绰有余,没有人会认为,萧炎会有魄力休掉一位未来云岚宗的掌舵人…而如此,作为萧炎的父亲,萧战定然会受到无数讥讽…
望着跪伏的萧炎,明白他心中极为歉疚的萧战淡然一笑,笑吟吟的道:“我相信我儿子不会是一辈子的废物,区区流言蜚语,日后在现实面前,自会不攻而破。”
“父亲,三年之后,炎儿会去云岚宗,为您亲自洗刷今日之辱!”眼角有些湿润,萧炎重重的磕了一头,然后径直起身,毫不犹豫的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在路过纳兰嫣然之时,萧炎脚步一顿,清淡的稚嫩话语,冰冷吐出。
“三年之后,我会找你!”
少年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极长,看上去,孤独而落寞。
纳兰嫣然小嘴微张,有些茫然的盯着那道逐渐消失的背影,手中的那纸契约,忽然的变得重如千斤…
“三位,既然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便请回吧。”望着离开的少年,萧战脸庞淡漠,掩藏在衣袖中的拳头,却是捏得手指泛白。
“萧叔叔,今日之事,嫣然向您道歉了,日后若是有空,请到纳兰家做客!”恭身对着脸色漠然的萧战行了一礼,纳兰嫣然也不想多留,起身对着大厅之外行去,后面,葛叶与那名英俊的青年急忙跟上。
“聚气散也带走!”手掌一挥,桌上的玉匣子,便是被萧战冷冷的甩飞了出去。
葛叶手掌向后一探,稳稳的抓住匣子,苦笑了一声,将之收进了戒指内。
“纳兰家的小姐,希望你日后不会为今日的大小姐举动而感到后悔,再有,不要以为有云岚宗撑腰便可横行无忌,斗气大陆很大很大,比云韵强横的人,也并不少…”在纳兰嫣然三人即将出门的霎那,少女轻灵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冷漠,忽然的响了起来。
三人脚步猛的一顿,微变的目光,投向了角落中,那轻轻翻动着书籍的紫裙少女身上。
阳光从门窗缝隙中投射而进,刚好将少女包裹其中,远远看去,宛如在俗世中盛开的紫色莲花,清净优美,不惹尘埃…
似是察觉到三人的目光射来,少女从古朴的书页中抬起了精美的小脸,那双宛如秋水的美眸,忽然的涌出一袅细小的金色火焰…
望着少女眸中的细小金色火焰,葛叶身体猛的一颤,惊恐的神色顷刻间覆盖了那苍老的面孔,干枯的手掌仓皇的抓着正疑惑的纳兰嫣然以及那名青年,然后逃命般的窜出了大厅之中…
瞧着葛叶的举动,大厅内的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他的都不由得满脸错愕…
正文 第八章 神秘的老者
表情淡漠的离开大厅,有些神不守舍的萧炎按照平日的习惯,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坐在山壁之上,平静的望着对面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那里,是加玛帝国闻名的魔兽山脉。
“呵呵,实力呐…这个世界,没有实力,连一坨狗屎都不如,至少,狗屎还没人敢去踩!”肩膀轻轻的耸动,少年那低沉的自嘲笑声,带着悲愤,在山顶上缓缓的徘徊。
十指插进一头黑发之中,萧炎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任由那淡淡的血腥在嘴角散开,虽然在大厅中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的情绪,可纳兰嫣然的那一句句话,却是犹如刀割在心头一般,让得萧炎浑身颤粟…
“今日的侮辱,我不想再受第二次!”摊开那有着一道血痕的左手,萧炎的声音,嘶哑却坚定。
“嘿嘿,小娃娃,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就在萧炎心中刻下誓言之时,一道苍老的怪笑声,忽然的传进了耳朵。
小脸一变,萧炎豁然转身,鹰般锐利的目光在身后一阵扫视,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在你手指上呢。”
就在萧炎以为只是错觉之时,那怪笑声,再次毫无边际的传出。
眼瞳一缩,萧炎的目光,陡然停在了右手之上…的黑色古朴戒指。
“是你在说话?”萧炎强忍住心头的惊恐,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
“小娃娃定力还不错,竟然没被吓得跳下去。”戒指之中,响起戏谑的笑声。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戒指之中?你想干什么?”
略微沉默之后,萧炎口齿清晰的询问出了关键问题。
“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反正不会害你便是,唉,这么多年,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真是幸运,嘿嘿,不过还是得先谢谢小娃娃这三年的供奉啊,要不然,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
“供奉?”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萧炎那张小脸骤然阴沉了下来,森寒的字眼,从牙齿间,艰难的蹦了出来:“我体内莫名其妙消失的斗之气,是你搞的鬼?”
“嘿嘿,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小娃娃可别怪啊。”
“我草你妈!”
一向自诩沉稳冷静的萧炎,此刻忽然宛如疯子般的暴跳起来,小脸布满狰狞,也不管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不假思索的利马扯下手指上的戒指,然后将之奋力对着陡峭之下,掷甩了出去…
戒指刚刚离手,萧炎心头猛的一清,急忙伸手欲抓,可离手的戒指,已经径直掉下了悬崖…
愣愣的望着那消失在雾气中的戒指,萧炎愕然了好片刻,小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蠢货,太莽撞了,太莽撞了!”
刚刚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这也难怪萧炎会失控成这模样。
在悬崖边坐了好片刻,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爬起身来,转过身,眼瞳猛的一瞪,手指惊颤的指着面前的东西…
在萧炎的面前,此时正悬浮着一颗漆黑的古朴戒指,最让萧炎震惊的,还是戒指的上空处,正飘荡着一道透明苍老人影…
“嘿嘿,小娃娃,用不着这么暴怒吧?不就是吸收了你三年的斗之气嘛。”透明的老者,笑眯眯的盯着目瞪口呆的萧炎,开口道。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老家伙,既然你躲在戒指之中,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你吸收了我的斗之气,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
“可在这三年的嘲骂中,你成长了不是?你认为如果是在三年之前,你能拥有现在这般的隐忍力与心智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老者淡淡道。
眉头一皱,萧炎心情也是逐渐的平复了下来,在暴怒完毕之后,欣喜随之而来,既然知道了斗之气的消失之谜,那么现在,他的天赋,定然也是已经归来!
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萧炎的身体,此刻几乎犹如重生般的舒畅了起来,面前那可恶的老头,看起来,也并不太过讨厌了。
有些东西,只有当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失而复得,会让人更加珍惜!
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头道:“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不过我想问句,你以后还想依附在戒指中吸取我的斗之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另外去找宿主吧,我养不起你。”
“嘿嘿,别人可没有你这般强横的灵魂感知力。”老者摸着一锊胡须笑了笑:“既然我自己选择了现身,那么以后在未得到你的许可之前,自然不会再吸收你的斗之气。”
萧炎翻了翻白眼,冷笑不语,他已打定主意,不管这老东西如何花言巧语,也不会再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小娃娃,想变强吗?想受到别人的尊崇吗?”虽然心头已经将老者划为了不沾惹的一方,不过在这番话中,萧炎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的跳了跳。
“现在我已经知晓了斗之气消失的缘故,以我的天赋,变强还需要你么?”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萧炎淡淡的道,他心中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莫名其妙接受一位神秘人的恩惠,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小娃娃,你的天赋固然很好,但你得知道,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而你的斗之气,却才第三段,我似乎听过,你明年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吧?你认为,你能在短短一年之内,光靠勤奋修炼便飙升至七段斗之气?而且你先前还和那少女打了三年的赌,那女娃娃的天赋,可不会比你低多少噢,你想追上她并且将之超越,哪有这么容易。”老者那皱纹满布的老脸,此刻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
“要不是你吸收我的斗之气,我能被她如此羞辱?你个老混蛋!”被老者捅到痛处,萧炎小脸再次阴沉,气得咬牙切齿的大骂了起来。
一通大骂过后,萧炎又自己萎靡了下来,事于至此,再如何骂也是于事无补,斗气的修炼,基础尤为重要,当年自己四岁练气,炼了整整六年,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
沮丧的叹了一口气,萧炎眼睛瞟了瞟那故作高深莫测模样的透明老者,心头一动,撇嘴道:“你有办法吧?”
“或许吧。”老者含糊的怪笑道。
“你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你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便一笔勾销,怎么样?”萧炎试探的问道。
“嘿嘿,小娃娃好算计呐。”
“如果你对我没什么帮助,那我何必带个拖油瓶在身边?我看,您老还是另外找个倒霉蛋曲身吧…”萧炎冷笑道,聊了片刻,他也看出了这透明的老者似乎并不能随便吸收别人的斗之气。
“你可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看来这三年,你真成长了许多,这能算是我自食恶果吗?”望着油滑的萧炎,老者一愣,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萧炎摊了摊手,淡淡的道:“想让我继续供奉你,你总得拿出一些诚意吧?”
“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娃娃,好,好,谁让老头我还有求你这小家伙呢。”无奈的点了点头,老者身形降下地面,目光在萧炎身上打量了几番,一抹J计得逞的怪笑在脸庞上飞速浮现,旋即消散,迟疑了一会,似乎方才极其不情愿的开口道:“你想成为炼药师吗?”
正文 第九章 药老!
“炼药师?”
闻言,萧炎一怔,旋即眉头大皱:“在斗气大陆,只要是个人,都想成为炼药师,可炼药师,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上的么?那些苛刻的条件…”话音忽然一顿,萧炎猛的抬头,张大着嘴:“我达到了?”
非常欣赏萧炎这幅震撼中夹杂着期盼与狂喜的神色,老者抚着胡子想了片刻,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似乎有些为难的叹道:“虽然只是勉强够格,不过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啊,唉,罢了,就当是还人情债吧…”
斜瞥着一脸勉强的老者,萧炎的心中,总觉得这老家伙所说的勉强够格有点假,不过此时他也懒得深问,只是在欣喜之余,还有着几分怀疑:“就算我达到了条件,可炼药师一般都是由老师手把手的亲自教导,你,难道也是一位炼药师?”
望着萧炎那满是怀疑的小脸,老者嘿嘿一笑,胸膛微微挺了起来,声音中,也是隐隐透出一股自傲:“没错,我就是一名炼药师!”
眼睛一眨,萧炎望向老者的目光,顿时亮堂了起来,炼药师啊,那可是稀有生物呐…
“老先生,请问一下,您以前,是几品炼药师?”萧炎舔了舔嘴唇,稚嫩的声音中多了一分客气。
斗气大陆,炼药师虽然稀少,不过由于尊贵的身份,所以也有着明确的等级制度,由低到高,分为一至九品,先前大厅中纳兰嫣然手中的聚气散的主人,丹王古河,便是一名六品的炼药师,在加玛帝国的炼药界中,堪称第一人。
“几品?嘿嘿,记不得咯…哎,小家伙,你究竟学不学啊?”摇晃着脑袋,老者忽然有点不耐的问道。
“学,学!”
萧炎不再犹豫,小脑袋急忙点动,炼药师,即使是云岚宗那种庞大势力,也都要奉为上宾的珍贵级别人物呐。
“嘿嘿,愿意?愿意那就拜师吧。”老者在一块青石之上盘起了双腿,J诈的笑道。
“还要拜师么?”
“废话,你不拜师便想让我倾囊相授,做梦呢?”老者翻了翻白眼,显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头,很是在乎这种师徒关系。
无奈的撇了撇嘴,为了成为一名尊贵的炼药师,萧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对着老者行了拜师礼。
一板一眼的瞧着萧炎礼数齐全了,老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中也是多了几分亲切:“我名为药老,至于我的来历,现在还是先不和你说,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象那什么号称丹王的货色,其实…其实也就是屁罢了。”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望着老者那随意的模样,刚欲出口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名震加玛帝国的丹王古河,是个屁…?这话如果放了出去,恐怕会被整个加玛帝国嘲笑成神经病吧?”
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萧炎眼珠一转,涎着小脸,嘿嘿道:“不知老师打算怎么让我在一年时间内,达到七段斗之气?”
“虽然这三年时间,你的斗之气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你根基比常人更扎实,斗气修炼,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后你便能察觉到,这三年实力倒退给你所带来了多大的好处!”药老脸庞笑容缓缓收敛,正色道。
萧炎有些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实力倒退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那什么时候教我炼药术啊?”转动着眼珠的萧炎,将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东西上面。
“想要成为炼药师,就必须需要火焰斗气的支撑,所以,在学会炼药术之前,你至少得先成为一名斗者以及修炼一门火属性的斗气功法!”。
“火属性功法?嘿嘿,老师,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阶火属性功法给我修炼吧?”萧炎伸出手,笑着讨要道。
“鬼扯,你当天阶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亏你开得了口!”闻言,药老脸庞一抖,哭笑不得的骂道。
“老头,既然入了你的门下,你总不能还让我去族中找功法吧?我们家族中最顶尖的火属性功法,我记得也不过才黄阶高级,这也太寒碜人了吧?”萧炎一张小脸,很是郁闷。
“小崽子,是老师,不是老头!”
被萧炎的称呼气得翻了翻眼皮,药老没想到这才刚刚拜完师,这小家伙就爬头上来了。
“哼,既然入我门下,自然不会寒碜到你,天阶功法,我没有!不过我倒是有种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的功法,你学不学?”轻哼了一声,药老浑浊的老眼中,忽然间阴谋盎然。
“比天阶功法还要诡异?”
心头一跳,萧炎咽了口唾沫,黑色的眸子,不经意间,悄悄炽热:“那是什么级别的功法?”
“黄阶低级。”药老的微笑声,让得萧炎小脸顿时僵硬了下来。
“老头,你耍我?”
片刻之后,山顶之上响起了少年愤怒的咆哮。
望着面前小脸气得扭曲的小家伙,药老得意的笑了起来,能够把这冷静得象小妖怪的萧炎气成这副模样,他还真是挺有成就感的。
“那功法有什么诡异的?”盯着药老戏谑的脸庞,萧炎忽然静了下来,皱眉询问道。
“它能进化!”略微沉默,药老微笑道。
瞳孔猛的一缩,萧炎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药老,半晌之后,方才摇了摇头:“不可能!我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功法,具有进化的能力!”
“嘁,你这小家伙知道什么,斗气大陆辽阔无比,奇人异事数不胜数,在你这从未出过加玛帝国的小家伙眼中,不可能的东西,多海里去了。”药老不屑的讽道。
萧炎一滞,旋即不服的道:“难道你听说过别的功法,能够进化?”
药老笑容微僵,片刻后干笑着摇了摇头,道:“就是因为没有,才能显出我这功法的独特啊!”
“真能进化?”瞧着药老认真的面孔,萧炎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问道。
“真能进化!”药老非常肯定的点头。
“你修炼过?”萧炎再次问道。
“呃…没有。”药老干笑着摇了摇头。
“那别人修炼过?”
“呃…没有。”
额头之上,青筋鼓动着,萧炎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强忍住想一拳轰过去的冲动,声音中压抑着怒气:“没人修炼过,那你怎么知道它能进化?”
“功法上,是这么介绍的。”药老讪讪的笑道。
“竟然真有这种功法?”眉头紧紧的皱起,萧炎踌躇了一下,然后转着漆黑的眼珠子,道:“能让我看看吗?”
“嘿嘿…”怪笑着扫了一眼满脸好奇的萧炎,药老嘴角一裂,却是忽然话音一转:“算了,现在你看了也没什么用,还是等你成为一名斗者之时,我再传于你吧。”
伸出的手掌有些僵硬,萧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