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22部分

枯树般的十指在身前宛如穿花般的闪烁着,而随着其十指的每一次变动,周身弥漫的那种雄浑灵魂力量,便是会传来一阵阵波动。
变动持续了约莫十来分钟,灰发老者方才缓缓睁开双眸,脸庞之上浮现冷笑,然而其刚欲起身,脸色却是猛然一变,视线如电芒般的直射山坳之外,冷喝道:“是谁?”
“呵呵,鹰山老人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够凝聚灵魂分身,当真是
让老夫意外啊…”
就在灰发老者喝声落下时,只见得那山坳之外,十几道身影缓缓浮现,而当下一人,赫然便是那黑皇宗的宗主莫天行,在其身后,齐山与莫崖也是紧紧跟随。
“莫天行!”
望着那现身的人影,鹰山老人眼瞳顿时徽微一缩,旋即声音阴冷的道:“莫宗主这是何意?难道是想坏了你黑皇宗的名声么?”
“呵呵,鹰老怪,你可不用恐吓于我,名声在这黑角域能干什么?
黑角域的人,可不吃那一套。”莫天行徼做一笑,嗤笑道。
“你是怎么寻到我的?”鹰山老人脸色徽沉,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猛的变得森寒起来:“你在菩提化体涎上做了手脚?”
“一点斗气印记而已。”莫天行淡淡的笑道:“鹰老怪,不用拖延时间了,使用灵魂分身后,你本体实力也是会减弱不少,以你这个状态,可不是本宗的对手,所以,将菩提化体涎交给我吧。
“交给你就能让老夫走了?”鹰山老人冷笑道。
莫无行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能,不过却是可以请你在我黑皇
宗当常客。
闻言,鹰山老人嘴角微微抽搐,旋即眼中涌现一抹狰狞,狞笑道:“莫夭行,即便老夫状态不是巅峰,可你想从我手中将菩提化体涎夺回去,可是想得简单了一些!
话音落下,一股磅礴气势,猛然自鹰山老人体内暴涌而出,而在这股磅礴气势压迫之下,在场的除了莫天行之外,其余的黑皇宗强者皆是急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那便试试看吧。”莫夭行嘴角也是浮现一抹森冷,袖袍一挥,
一股丝毫不亚于鹰山老人的磅礴气势,如潮水般的暴涌而出!
两股滔天气势在这小山坳之中弥漫对碰,所造成的空间波动,直接是将山坳震得略微的颤抖了起来,一道道手臂粗壮的裂缝,缓缓的攀爬上山壁。
两股针锋相对的气势,在山坳之中形成剑拔弩张之势,而就在两人即将爆发一唱天大战时,一道清朗笑声,却是突然的从天际响起。
“呵呵,没想到真正的好戏,是在这边,在下可是差点就错过
了。
(这几天去上海,更新要少许多唉。
上个月,也的确是拼得废了,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 果然是你
突如其来的笑声,也是瞬间令得场中众人脸色一变,旋即目光猛然转向声音传来之处,只见得在那山坳之外的一片高耸林尖,三道身影突兀而立,当先一人,一身黑袍,赫然便是萧炎。
目光瞧得萧炎三人,那鹰山老人与莫天行皆是微微一怔,旋即脸色皆是有着不小的变化,好片刻后,那莫天行方才笑呵呵的道:“原来是岩枭先生,没想到连你也看穿了这鹰老怪的诡计啊。”
萧炎微微一笑,目光略有深意的看了莫天行一眼,含笑道:“没想到莫宗主竟然也在这里,备是令在下意外啊。”
听得萧炎这番略有所指的话语,那莫天行脸色也是略有些不太自然,身为举办拍卖会的庄家,结果却是暗中对拘买了物品的贵客下手,这般消息传出去,对于黑皇宗来说,可算不得什么好事情,虽说在这黑角域之中最重要的东西是实力与足够大的拳头,可必要的诚信还是需要着一点,不然的话,日后若是黑皇宗再次举办拘卖会,还有谁敢来参加?
没有人不担心在花费了高昂的价格将东西拍买到手后,却又被人家强行夺去,到得不仅东西没得到,反而赔上一条命,所以说,如今见到萧炎出现,那莫天行心中也是闪过些许森寒杀意,若非是碍于忌惮萧炎身旁小医仙的话,恐怕莫天行早就出手了。
“嘿嘿,人家莫宗主是舍不得那菩提化俸涎,所以暗中做了手脚,然后想要再次暗中夺回来,真是好手段啊。”眉山老人目光在萧炎三人身上扫了扫,旋即在一身白色衣裙的小医仙身上顿了顿,怪笑道。
“鹰老怪,这个时候呈口舌之利,对你可没什么好处。”莫天行脸庞浮现一抹森然,缓缓的道。
“莫宗主好大的口气,你尽管上来试试,即便老夫现在的状态或许并非你的对手,嘿嘿,但想要将老夫击败,你也是得付齿重伤的代价,那时候……”眉山老人冷笑一声,目光在萧炎三人扫了扫,话语之中意思不言而喻。
袖袍中的拳头缓缓紧握,莫天行脸色也是略显阴沉,如今这。局面的确有些不太好解决,若是无人发现这里倒还好,即便拼着重伤,将腐山老人击杀便是,但如今又是来了萧炎这三位同样实力不弱的人,他心中自然是明白,萧炎三人也是冲着菩提化体涎而来,若是他在与腐山老人的战斗中受了重伤,那结果,就只能白白的便宜了萧炎,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莫天行可是做不来的。
见到莫天行脸庞JL划过的阴沉与迟疑,那鹰山老人嘴角冷笑更甚,萧炎三人的这一出现,便是瞬间将此处的局面大乱,这种时候,恐怕谁也不敢冒然出手,而这般状况,对于他来说,却是有着不少好处,只要给予他一些时间,便是能够将那道灵魂分身收回,而到时,他也是能够再度恢复巅峰状态,而凭借他的手段,逃生,应该不难。
山坳之中,气氛便是如此的凝固了下来,即便是萧炎三人,也是不敢轻易出手,毕竟,莫天行与鹰山老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两名斗宗强者,凭借着他们三人,应付起来可是有着不小的难度。
“呵呵,岩枭先生,本宗有个主意。“”就在气氛凝固间,那莫天行却是突然对着萧炎笑道。
“莫宗主请说。”萧炎脸庞也是带着相当友善的笑意,不过心中,对于这个宛如笑面虎的老家伙,却是相当之忌惮与戒备。
“想必岩枭先生是冲着菩提化体涎而来的吧?”莫天行问了一个如废话般的问题,旋即笑眯眯的道:“这样,我们双方可以联手对付鹰山老人,若是从其手中得到了菩提化体涎,我黑皇宗可以不要,但是,岩枭先生却是得给予我们一些补偿,如何?”
“补偿?”闻言,萧炎一怔,旋耻似笑非笑的道:“破宗丹?”
“呵呵,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莫天行笑着道:“岩枭先生觉得怎样?”
萧炎眼眸微眯,目光与身旁的小区仙对视了一眼,似是略有些意动的模样。
“别相信这个老家伙,你撞破了他的好事,他定不会轻易放过你,而且以他那贪婪性子,你认为会乐意将菩提化体涎让给你?”在萧炎沉吟间,那鹰山老人却是冷笑道。
“恬噪!”莫天行脸色陡然一沉,袖袍猛的一挥,一道丈许庞大的金色斗气,自其袖中暴射而出,旋即宛如一条金色蟒蛇般,嗤啦啦的划过天空,对着那鹰山老人暴射而去。
“哼!”
见到莫天行动手,那鹰山老人也是冷哼一声,干枯的手掌平探而出,旋即猛然一握,面前空间顿时变得扭曲号-起来,而那道金色斗气匹练,也是重重的撞击在那扭曲得宛如实质版的空间之上,在爆发起一道惊天下响声时,也是双双湮灭,不过在湮灭的同时,那能量余波,也是令得这所小山坳狠狠的颤抖了几下-,几块巨石从山峰上滚落而下,带起轰隆隆的巨响。
“岩枭先生,请尽管放心,老夫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将破宗丹给予我黑皇宗,那菩提化体涎,杈们绝对不会沾手!”怒然出手后,那莫天行再度将目光转向萧炎,话语很是诚恳的道。
对于莫天行的提议,萧炎表面上似是沉吟,然而其心中专『是一片冷笑,在他看来,这鹰山老人与莫天行都是狡诈的老狐狸,丝毫不可信,承喏保证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跟放屁一样,毫无约束力。
不过虽然那莫天行没有什么可信程度,但他这提议也并非完全不可行,鹰山老人同样不是省油的灯,能现将他解决的话,一切都将会变得容易与简单许多,至于事后那菩提化体涎归谁所有,则是后面的事一一一一一一就在萧炎打算应喏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却是突然凭空响彻而起。
“莫宗主,若真是要合作联手的话,何必寻他们?我魔炎谷,不是更好的选择么?”
听得这道声音,在场的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旋即目光豁然一动,只见得那北方的天际,十几道流光闪掠而来,短短几个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小山坳上空,那领先的人,赫然便是那名神秘的灰袍人,在其身后,魔炎谷的方言大长老等人,也是目露冷笑的望着场中众人。
“魔炎谷的人。“”
萧炎眉头紧皱的望着这一行人,喃喃道:“这些家伙。“是如何发现这边的?这下事情可有些麻烦了啊。“”
那鹰山老人,也是因为魔炎谷的出现,脸色略有些难看,这种时候,出现的强者越多,对他便是越不妙,身怀菩提化体涎,他便是所有人的目标,虽说他是斗宗强者,可在场的,与他等级相同的至少有着三人,以一敌一尚还好,可若是以一敌三,怎么死的怕都不知道。”-“呵呵,没想到连魔炎谷的诸位也是看穿了鹰老怪的把戏。“”莫天行起初脸色也是略微一沉,不过旋即便是含笑道,目光缓缓的停在魔炎谷众人之首的那名神秘灰袍人,笑着道:“不知道这位是何方高人?
据老夫所知,魔炎谷的谷主似乎正在闭死关,应该并非是阁下吧?”
“先生是杈魔炎谷的贵客,莫宗主久未来我魔炎谷做客,所以自然是不知。”方言笑了笑,旋即略显森然的目光转向萧炎,笑着迷:
“这位岩枭先生,哦,错了,似乎应该称你为萧门主吧?”
此刻的萧炎,已经并未再带上斗篷,因此那面貌也是显露了出来,所以如今这方言大长老一瞧便是知道了其身份,毕竟在魔炎谷上层中,不少人都是有着萧炎的画像。
“萧门主?”闻言,倒是那莫天行以及一干黑皇宗的人惊愕了下来。
“呵呵,难道莫宗主不知道,这位岩枭先生,其实便是那“萧门”
的门主,萧炎么?当年他在黑角域之中可是风头一时无俩啊,即便是那金银二老,都是被其挫败。”方言笑眯眯的道。
听得方言所说,莫天行等人面色顿时有些精彩了起来,目光惊异的转向脸色平淡的萧炎,对于“萧门”这黑角域的新锐势力,他们也是颇为关注,而对于成立它的那位神秘门主,也是颇感兴趣,然而没想到,这位神秘的门主,居然便会是面前这看上去很是年轻的岩枭。
对于他们那些异样目光,萧炎倒是直接无视,他的目光,从一出现,便是死死的锁定着那名灰袍人,如今隔得近了,对方给予他的那种熟悉与阴森之感,也是越来越浓郁。”
“桀桀,怎么?萧门主是否觉得很熟悉?”在萧炎的目光注视下,那灰袍下,却是传来一道满溢着杀意的森然笑声。
听得这道有些熟悉的笑声,萧炎心头猛岭一跳,一道念头,如电光般的在心头闪过。
灰袍人森然笑声落下,手掌轻轻握住灰袍,旋即缓缓掀开…”-灰袍掀落,一张充斥森然与狰狞的脸庞,赫然浮现。
萧炎目光在那灰袍掀落之时,漆黑眼瞳,便是陡然紧缩!
“果然“是你“”
(这段时间事多,加上上个月的确疲了,所以更新会少许多,大概一天一更,等事后会加快点,唉,上个月的确是拼得筋脉尽断了。
这种更新,也就不奢求什么了,只是请让土豆休息一个月吧,真熬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同门再见
出现在萧炎面前的那张脸庞,他并不陌生,因为当年,正是他,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而此人,正是药老的第一位弟子,萧炎的师兄,那位当初黑角域的丹皇,韩枫!
如今的韩枫,模样比起当年,要显得更加的苍老一些,那对望着萧炎的眼瞳,充斥着森然与狰狞,当年,若非是萧炎,他本可以继续在这黑角域称霸,但最后,却是被萧炎彻底瓦解,不仅失去了炙手可热的地位,而且还落得灵魂肉体分离的凄惨下场,若非是因为他掌控着“海心焰”这种异火,并且最后极为机灵的找了个机会将之奉送给魂殿一位尊者,恐怕他的灵魂,早就被魂殿给拿去消化,哪还能活到现在?
不过尚好,那位魂殿的尊老念在他主动将异火奉送的份上,专门派人给他寻了一具斗宗强者的躯体,生生的将对方灵魂打散,然后让得他吞噬吸收,再占据对方身体,方才有了如今的这般实力,但这也仅仅只是权宜之计,这具身体,顶多只能供他再活十几年而已,到时候肉体自动崩裂,而其灵魂,也是只能随着肉体腐烂而消逝,再没有了逃生的机会r““■当然不管如何,那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能多活这么久,对于本就该成为养料的韩枫来说,已是极大的恩惠,而在这残余的日子之中,他对将他弄成这幅模样的萧炎的怨毒与杀意,已经是逐渐的高涨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因此这才刚刚出来,便是直奔黑角域,若非是因为中途得知了菩提化体涎的消息,恐怕他会直接先对“萧门”动手,将其中的人,杀得干干净净,以泄心头之恨。
而所谓仇人见高分外眼红,在这种预想不到的地方,韩枫却是与萧炎撞了个正着,这一刻,其心中杀意,几乎要宛如实质一般的喷发而出,那怨毒狰狞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炎。
对于韩枫那般怨毒目光,萧炎倒并未表现出什么失态的情绪,心中在初始的惊讶过后,便是逐渐的平缓而车上,日光淡淡的扫了韩枫一眼,冷笑道:“没想到你这叛徒竟然还能活下来,真是意外啊…”
“这可是多亏了你啊,我鹄好师弟。
韩枫目光怨毒,狞笑道:“如果不是你,想必我也难以达到这般实力,这一次,我会把你的灵魂抽出来,然后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萧炎目光漠然,丝毫不为韩枫的威胁所动,虽说如今的韩枫不知为何实力暴涨到这般地步,可现在的他,也并非是当年的那依靠着暴涨实力方才抵达斗王巅峰的年轻人。
如今的萧炎,已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四星斗皇,这几年之中,斗宗强者他也见了甚至交手了不少,而在其手中陨落的斗宗强者,也并非是没有,因此,对于实力暴涨到斗宗的韩枫,萧炎并未有过太强的忌惮,真要拼杀起来,谁生谁死可还未可料定呢。
“你体内没有了那个老家伏的气息…对了,我倒是忘记了,原来那个老家伙已经落在魂殿手中了,怎么?他不是对你的评价极高么?他不是自以为你能保护住他么?哈哈,现在看来,那老不死的眼光,一如既往的瞎啊!”见到萧炎不动声色,那韩枫却是诡甾一笑,大笑道。
“毳!”
碧绿色火焰,猛然间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可怕的高温,瞬间便是弥漫了这片天际,下方那森林,因为桑\\温,冒出袅袅白烟,片刻后,终于是化为熊熊火焰,席卷而出。
碧绿火焰将萧炎包裹而进,他此刻的脸色,异常狰狞,一对漆黑双眸,被碧绿火焰充斥,看上去宛如两团绿幽幽的鬼火般,颇为可怖,在那张狰狞的脸庞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暴戾杀意,宛如洪荒猛兽般的扑面而出。
韩枫的这番话,算是真真切切的劈砍在了萧炎最为柔软之处,药老在他面前被魂殿强行抓走,而他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毫无能力拯救,那一种无力的感觉,就犹如毒蛇般,不断的噬咬着萧炎的内心,药老对他付出了无数心血,这么多年的栽培,令得他从一个废物走到了如今这般地步,对于药老,萧炱对他的感情,几欲能与其父亲相比,“然而,药老在对其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可最后的结果,依然是未能逃脱魂殿的追捕…
这种结果,宛如一柄锋利的刀子,在萧炎心头狠狠的来回割动着一般,让得萧炎时时刻刻是处于自责之中,若是他的甲梦足够强大的话,药老便不会被抓,而其父亲,也是能把其轻易救回,这一切钧一切,也都是不会发生…”,在这一刻,在被韩枫掀开心中血淋淋的伤痕之后,萧炎再一次知道了力量与实力对他的重要性,而其心头,对于力量的追逐,也是涌现一股近乎疯狂的狂热。
有了力量,便是能够从魂殿手中救回父亲与药老,有了力量,他便是能够直接去寻找薰儿,无记她身后那可怕的背景,让得她永远的在自己身旁!
而萧炎的力量,与常人不同,他的力量,来源于异火,想要强大,强大到连魂殿都是不惧的地步,那么便是要疯狂的吞噬异火!
“异火…此间事了,遍寻异火,谁阻,谁死!”一道低沉的咆哮在萧炎心中响起,旋即他猛然抬头,狰狞的日光,直射向韩枫,声音之中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凛然杀意。
“韩枫杂种,不手刃你追叛师无义的杂种,我萧炎,誓不为人!”
森然声音,宛如从九幽之下传出,带着难以磨灭的执念,在这片天际徘徊,令得那魔炎谷众人以及韩枫,脸色皆是微微一变。
在萧炎身旁,小医仙与紫研也是略有些惊诧的望着萧炎,从认识到现在,她们从未见过萧炎情绪如此暴动,显然,先前那韩枫的话语,是真正的触在了他心头的伤疤之处。
“师弟可真是有魄力,不过想杀我,就得看看你有没那霉桔L了!”片刻后,韩枫方才摇了摇头,冷笑道。
“他或许没有,不过我有!”
一道清冷声音缓缓响起,小医仙轻踏一步,灰紫色的双眸毫无情感的盯着韩枫,略显苍白的纤手轻探而出,其上,一股诡异的灰色能量,悄然攀绕。
瞧得小医仙出声,韩枫眉头顿时一皱,前者的实力,他自然是清楚,即便是现在的他,应付起来也是颇为棘手,当下目光瞟了萧炎一眼,冷笑道;“小师弟,你这女人缘,连师兄也是佩服得紧啊,不过你何时能够依靠一下自己的力量?这般做法,可是有些丢了那老家伏的名声啊。”
萧炎目光狰狞的盯着韩枫,片刻后,布满狰狞的脸庞却是突兀的浮现一抹笑容,他轻声道:“师兄,这般伎俩,便不要使用了,虽说你如今已是人不人鬼不鬼,可毕竟曾经也是黑角域的丹皇,所以,便不要丢人了。”
萧炎这番近乎刻薄的话语,直接是令得韩枫脸皮狠狠的跳了跳,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下心头的暴怒,怒笑道:“几年不见,口舌依然如此刁钻,不知道你的实力,是不是也有这般长进?”
“这个,师兄来试试便知道了…”萧炎微微一笑,脸庞上的狰狞,此刻也是缓缓平淡,但是那对漆黑眸子中,杀意却是不减反增,如今的萧炎,也算是有着诸多经历的人,自然是清楚,这种局面,一旦被澉怒,对于自己来说,可是没有丝毫的好处。
望着韩枫与萧炎那剑拔弩张的气氛,那莫天行也是怔了怔,他倒是没想到两人之间的恩怨竟然到了这般地步,不过他也并未开口插话,心头反而冷笑了一声,打吧,打吧,最好打得两败俱伤,全部死光才好,这样的话,他不仅能得到那枚破宗丹,还能顺便将魔炎谷的那诡异的灵魂吞噬之法也弄到手-“”
山坳之中的鹰山老人,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幸灾乐祸,这种场合,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最好一“你莫非还真以为凭借你们这三人,便是能够对付我们?”韩枫冷笑一声,旋即嗤笑道,他这边,方言已经是半只脚踏入斗宗的强者,再加上几名魔炎谷长老的配合,即便是与斗宗强者也能一战,似是为了印衬韩枫此话,其身后的方言睾魔炎谷长老,也是齐齐冷笑一声,雄;$气息暴涌天际,联合之间,声势颇为震慑人心。
“他们若是不够,再加上了老夫,如何?”
就在这魔炎谷众长老耍威风时,一道苍老笑声却是如雷鸣般从天际滚滚而来,旋即一道身影如闪电般的闪掠而来,几个呼吸间,便是出现在这这片天空之上,如山洪般的磅礴气势涌盛而出,直接是将那魔炎谷众长老的气势给压制了下来。
望着那闪现在天空之上的苍老人影,那韩枫脸色利马阴沉了下来。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 五大斗宗
天空之上,一道苍老的白发人影悬空而立,笑吟吟的望着下方众人,看其面貌,赫然便是内院的苏千大长老。
“呵呵,好戏原来是在这边,老夫倒是差点错过了去。”苏千笑眯眯的从天空落下身来,最后停在萧炎三人身旁,目光望向韩枫,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异:“没想到你不仅没死,反而突破到了斗宗阶别,当真是让人意外啊。”
“这也是托了你们的福啊。”韩枫面色阴寒,心头却是微微一沉,突然出现的苏千,也是有些令他猎手不及,对方的实力,他自然是知道得清楚,虽说如今的他单打独斗根本不再忌惮苏千,但对方可还有着一名不知来路的神秘斗宗女子,这两名斗宗强者联寻,即便是魔炎谷人多势众,抵御起来也是颇有难度……
而且,对方还有着萧炎的存在,对于这位名义上的师弟,韩枫虽然对其极为怨恨,可心中也清楚,他拥有着远超本身等级的战斗力,遥想当年他尚还只是一名斗王强者时,便是能够令得半只脚踏入斗宗阶别的自己身受重伤,而现在。“萧炎已经晋升斗皇,战斗力,自然应该也是飙涨了一大截,今日这般局面,若是光凭他与魔炎谷的话,恐怕还真是难以在这场争锋中取得上风。
“能杀你一次,自然也能杀你第二次,所以用不着作出这幅小人得志的模样。”淡淡的瞟了韩枫一眼,苏千讥讽的笑道。
闻言,韩枫脸色再度阴沉许多,袖袍之中的拳头捏得嘎吱直响,浓郁的杀意,不断自体内暴涌而出。
苏千的出现,也是令得那莫天行以及腐山老人脸色略有些变化,对于一名斗宗强者,没有任何人敢轻易的无视,特别是这种泾渭分明的局面,姜千的加入,利马便是令得萧炎那一块的人马,实力暴涨了起来,相对而言,其余之人,则是要略微处于下风。
“大长老,你怎么过来了?那边的事?”萧炎脸庞上的狰狞已经完全消失不见,韩枫先前辛辛苦苦想要将之激怒,不过却是小瞧了前者的定力,在经历过初始的暴怒之后,那股深沉的杀意,也是被他缓缓的压制在了心中深处,不让得这股情绪,来干扰他的理智。
“那灵魂分身已经消失了。“所以我便跟着你留下的印记赶了过来,萧厉他们随后便到。”苏千目光转向山坳之中的鹰山老人,皱眉道。
“消失了?”闻言,萧炎一怔,旋即目光也是陡然射向鹰山老人,只听得后者一声冷笑,脚掌狠狠一跺地面,一道灰色地泉暴涌而出,旋即其中一道无形的灵魂力量闪电般的破地而出,最后钻进了其身体之内。
而随着这道灵魂力量的回归,那鹰山老人气势猛然暴涨了起来,短短瞬间,便是恢复到了接近其巅峰时的状态。
鹰山老人的变化,也是引起了韩枫,莫天行等人的注意,当下脸色皆是微微一变,看这情况,似乎这个狡诈的老家伙借助着先前他们彼此间的拖延,已经顺利的将那道灵魂分身收回了体内,此刻的他,战斗力怕是已经不会逊色在场的任何一人。
“桀桀,多谢几位帮忙了。”实力迅速恢复,那鹰山老人底气也是硬了许多,当下冲着萧炎等人怪笑道。
莫天行脸色微微一沉,旋即抬头对着萧炎,韩枫等人拱手笑道:
“几位,如今可不是内讧的时候,想必大家都对那菩提化体涎感兴趣,既然如此,在下觉得,何不直接联手从鹰老怪手中将东西夺走,否则以这老家伙的狡诈,什么时候施展手段逃掉了,那得去何方寻找?
而至于东西如何分配,等到手之后,再来商谈,如何?”
闻言,萧炎等人皆是一怔,旋即略微沉吟,片刻后,竟然都是微微点了点头。
“莫宗主所说不差,如今之事,是想要将菩提化体涎从这老怪手中夺回来…这样,我们四人出手,用最快的速度将之解决,如何?”韩枫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诡翳,道。
萧炎目光斜瞥了韩枫一眼,冲着小区仙与苏千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用仅有三人听见的声音,低声道:“小心一点,这些混蛋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不要中了他们的阴招。”
苏千笑着点了点头,道:“小家伙,你真当老夫是只知修炼的老顽固么?这种事情,还需要你来提醒?”
萧炎尴尬一笑,苏千能够成为内院的大长老,并且令得内院在黑角域-这种混乱之地成为一片净土,其能力于心计自然是毋庸置疑,至于小医仙们,能够掌管那喏大的毒宗,她自然也不是寻常人,说起来,迈喜是不是有着丝毫的逊色于他。
瞧得萧炎等人居然赞成了莫天行的提议,那鹰山老人脸色也是骡然一沉,虽说如今他恢复了实力,但面对着四名实力与其相仿的强者,其必然将会落入绝对的下风,甚至,一个说不准还会真正的将这条老命留在此处心中闪过道道念头,鹰山老人脚掌猛的狠狠一跺地面,在一道低沉的闷响声中,十几道丈许粗壮的地泉,自山蚴之中暴涌而出,而在迳些地泉遮掩人视线时,其身形也是陡然闪退!
“动身吧,诸位!”
鹰山老人刚有所动作,那莫天行便是率先察觉,当下冷喝一声,身形一动,便是诡异般的出现在了鹰山老人后退的地方,袖袍一抖「一道泛着森寒的金光自袖中暴射而出,旋即宛如闪电般的直奔前者喉咙。
见到莫天行出争,鹰山老人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凶戾,如鬼爪般的干枯手掌自袖中探出,旋即诡异一曲一旋,便是直接将那道金光强行截住,眼睛一瞥,原来是一柄无柄锋利匕首。
“还给你,老混蛋!”鹰山老人灰白的指甲,轻弹在匕首之上,在一道清脆的声响中,匕首再度化为金芒撕裂空气,回射给莫天行,而借助着匕首击出时的劲道,鹰山老人身形一闪间,便是出现在了半空之上,身形一动,便欲逃进深山。
“嘿嘿,鹰老怪,还是将菩提化休涎交出来吧,不然的话,可别想安然离开。”鹰山老人刚敌逃窜,面前人影诡异闪动,旋即一道炽热拳风,狠狠砸了过来。
“嘭!”
仓促之下,鹰山老人也是急忙挥拳相迎,两股雄;$劲风在天空相遇,惊雷般的炸声陡然响起,猛烈的狂暴席卷天际,将这片森林刮得嘎吱作响。
劲风扩散,鹰山老人与那道身影也是急退两步,后者现出身来,一张冷笑脸庞,除了韩枫之外还能有谁。
“不愧是黑角域的老牌强者,实力果然非同一般,嘿嘿,不过,今日怕是在劫难逃了。”稳住身形,韩枫冲着脸色阴冷的鹰山老人微微一笑,旋即对着这片天空微微抬了抬下巴。
鹰山老人目光缓缓背动,只见得在其四周,莫天行,苏千,小医仙三位斗宗强者已成包围之势,将其围困而住,再加上面前的韩机,四人几乎是将其所有退路完全封死,面对着四名斗宗强者,即便是鹰山老人,也是有着一种无力之感。
轻风吹过这片天际,却是化不开那凝重紧绷的气氛,五名斗宗强者同时出现,这般近乎恐怖般的阵容,即便是萧炎,也是首次所见,而在场的不少人,恐怕也是如此,_。
被四道气息紧紧锁定,鹰山老人脸色变幻不定,他清楚,在今日这般情况下,想要轻松带走菩提化体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他若是继续顽固下去的话,恐怕一真的合陨落在这四个家伙手中一心中念头如电光般的急速闪烁,半晌之后,那鹰山老人猛的一咬牙,手一晃,一个翡翠般的玉盒,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拿滚,今日这恩恿,老夫记住了!”
这鹰山老人也是个极为识相的人,知道迳计局面,他已经别无选择,当下一乒-怒喝,手中玉盒,便是猛的对着天空投掷而去。
玉盒脱手,鹰山老人身形一动,便是直接对着包围固之外逃窜而去,然而其身形刚动,四道磅礴攻击便是猛然而至,令得他急忙狼狈闪避。
“老家伙,真当我们是傻子不成?”韩枫冷笑一声,目光却是根本望都不望那高掷的玉盒一眼,在他看来,鹰山老人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容易便是将菩提化体涎交出来。
与韩枫相同,一旁的莫夭行也是抱着这般想法,除了小医仙与苏千有些迟疑了看了一眼玉盒,但却也并未轻举妄动。
被韩枫此话气得暴跳如雷,鹰山老人气急败坏的骂道:“你们这群白痴!”
骂声一落,鹰山老人身形一转,急忙对着天空上那高抛的玉盒追掠而去,然而其身形刚动,一股吸力突然涌现,旋即玉盒闪掠而飞「最后在其震怒的目光中,落在了脸色也是有些迟疑的黑袍青年手中。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 局势转变
望着落进手-中-的这个-玉盒,萧炎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先前他只是随意出手,-根本未曾-想到过,这东西竟然这么轻易的便是落进他手中……
失神了-瞬间,萧炎迅速回过神来,手掌闪电般的将玉盒打开,旋即。便是见到悬-浮在-玉盒,之中,那宛如活物一般缓缓悬空蠕动的翡翠色菩提化体涎。
“竟然是真的?”目光呆滞的望着那团菩提化体涎,在场除了鹰山老人之外,几乎所有人脸庞上的神情都是僵硬了下来,谁都未曾想到过。以鹰山老人的性,子,会如此轻易的便是将东西交出来,但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真-实上幕,却是令得不少人脸庞变得火烧火燎起来。
“嘿,活该,现在东西不在老夫这里了,我看看还有谁敢来拦我?”对于众人的呆滞,那鹰山老人却是冷笑着讥讽了一声。
“该死的,老不死的,那菩提化体涎上明明有本宗做的印记!莫天行率先回过神来,当下便是一声怒吼,在先前鹰山老人丢出玉盒时。他便是使用那丝斗气印记感应了一下,然而却是没有丝毫的回应,因此在那一霎,他方才-禾-曾出手,但没想到.**那玉盒里真的有着菩提化
涎。
“在你道出菩提化俸涎里有手脚时,老夫便已经是暗中将之清理。难道你还想让老-夫在-这里吃两次亏不成?”鹰山老人撇了撇嘴,嘲讽道,旋即目光环顾了一圉这片战图。怪笑道:“现在东西已经不在老夫这里,你们还-想打不成?那样的话,老夫可是能够奉陪的。
鹰山老人这句话落下,所有目光几乎都是瞬间便是转向了握住玉盒的萧炎,除了小医仙与苏千等人之外,其余的皆是充斥着许些森然。
“萧炎,检查一下,不要被这老家伙调包!”见到这般局面,苏千眼眸也是微微眯了起来,旋即冷喝道,若萧炎手中的菩提化体涎是真的话,那以他们现在的优势,倒也并非是不可能将之保下,但如果是假货。不仅帮眉山老人背了锅,结果却是人财两失的话,那可就太不划
听得苏千-鲭话,萧安-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警惕的在周围扫了扫。旋即方才迅速的将菩提化体涎检查了一遍,眼眸深处,顿时缓缓涌出一抹喜意-,偏过头,对着-苏千微点下巴。
“嗤!
就在萧-炎下巴微动的那一霎闪电般的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韩枫身形陡然一动,化为一道黑影,
“哼!
韩枫身形刚动,那随时对周围抱着警惕的萧炎冷哼了一声,刺眼银芒在双腿之上涌现,身-形上颤,一道残影驻留而下,而其身形,却是出现在百米开外。
萧炎身形刚刚出现,两道身影便是出现在其身旁,将其护于身后,再过得一会,紫研也是飞掠而来。四人簇拥在一起,望着那虎视眈眈的山坳中的众位强者。
“拦住他们!
韩枫脸色阴沉的挥了挥手,旋即魔炎谷的众位强者也是腾空而起,旋即迅速的对着萧炎等人逼近而去。一旁的莫天行,在迟疑了一会后,也是冷笑一声,-带着黑皇-宗的强者从另外一面,对着萧炎一行人包围而去。
望着那针对目标迅速被转移,鹰山老人这才阴冷一笑,不过他却并未动身,而是宛如看好戏-的般的悬浮天空,那这模样,似乎并不打算出手。
见到逼过来的韩,枫以及莫-天行等人,萧炎眼中掠过一抹森然,旋即淡笑道:“莫宗主,真打算对我们出手?若是你能当一回看客,事后。莽炎定将破宗丹奉上,如何?”
听得萧炎这话,莫天行一怔,似是有些意动的模样,萧炎那方虽然人少,可个个都不是-弱手,即便是魔炎谷与黑皇宗联手,想要将他们压制而下,也是有着不小的困难程度。
“莫宗-主,可别中-了这小子的轨迹。他狡猾得很,若是等他们缓下手来将我们解决掉,你认为凭借着他们两名斗宗强者的实力,你到时还能拿他们-怎样?”就在-莫天行沉吟间,那韩枫却是突然冷笑道。
闻言,莫天行脸色微微一变,绰枫此话,倒也不假,萧炎现在之所以会如此忌惮,是因为他与韩枫皆是斗宗强者,若他此刻袖手旁观,看着韩枫被他们击败,那最后,他的下场或许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可不相信。以萧炎的狡诈,会轻易的将破宗丹那种珍贵丹药交予他…**-
“若是莫-宗主不相信的话,那萧炎可以当场将丹药给你,怎
么?似是知道莫天行心中的顾忌,萧炎笑着道。
莫天行再度二愣,脸庞上浮现一抹意动,而就在将说话时,那韩枫却是眉头一皱-,嘴-巴蠕动,细微的声音在斗气的包裹下,悄悄的钻进前者的耳中。
突然的传音,令得莫夭行即将开口的嘴巴顿时闭住,目光惊喜的望着韩枫,旋即惊疑的道:“真的?”
“若是莫宗主觉得这个俟证对你很有吸引力的话,或许可以试试.**况且魔炎谷也算是黑角域老牌势力,若事后我韩枫耍赖,莫宗主可以直接来魔炎谷兴师问罪。”韩枫嘿嘿笑道。
闻言,莫天行迟疑了一下,旋即狠狠的咬了咬牙,道:“好,信你
一次,希望事后你不要耍本宗,不然的话.**”
“莫-宗主放心,这东西,其实光凭我的实力,还真难以弄到手,有
你帮忙,几率也能大上不少。”韩枫笑道。
莫天行微微点头,目光转向萧炎,笑道:“萧炎先生,看来本宗只能说声抱歉了,那破宗丹,可远没有韩枫说的有吸引力。
萧炎眼眸微眯,淡笑道:“若是奠宗主觉得这种曾经叛师的叛徒值得可信的话,那萧-炎也无话可说。
“那般诱惑-,经-得冒一番险。”莫天行舔了舔嘴唇,眼神略有些
炽热的道。
见状,萧炎-也就不再多-言,他不知道韩枫究竟承喏了他什么,但连破宗丹他都能够无视,想必那种诱惑。必然极为惊人,既然如此.**
“接下来,准备大战吧,只要拼起来,鹿死谁手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