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279部分

无数细小的沙粒-"
见到天火尊者根本就不理会自己,天蛇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森然,斗尊强者的确非常强,但如此使您让他轻易退去,也绝对不可能,斗尊强者,他不是没见过!
“冰河谷众人听令,结乾龙玄冥阵!”身体迅速几步,天蛇对着下方的冰河谷等人厉声喝道。
听见天蛇的喝声,所有冰河谷的人都是打了十,寒颤,不过好在这些人也算是冰河谷之中的精锐,当下迅速分散而开,彼此间形成一个极为玄妙的阵型,而那天蛇,正处于大阵的中心点。
喝!
一阵阵低喝声,不断的从冰河谷弟子唱中喝出,旋即一股股白色寒气,从他们天灵盖之中喷薄而出,这些白色寒气之中,又是以那三名冰河谷长老最为强悍。
无数奇异的白色寒气升腾而上,最后汇聚天空,缭绕在天蛇周身,而其此刻也是双眼怒睁,手中印结急速变幻,带起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
“乾龙玄冥阵,血祭招冥龙!”
天蛇指甲划过指尖,殷红鲜血飒射而出,旋即融入那浓郁的寒气之中,而其嘴巴一张,一股异常磅礴的深蓝色寒气喷射而出,最后与那众多的寒气凝聚在一起,急速蠕动间,一条足有百丈庞大的冰寒巨龙,缓缓的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这条冰寒巨龙体积极为庞大,身体表面还蔓延着无数血丝,巨大的龙眼处,闪烁着冰冷的血芒,目光盯着下方的众人,犹如蝼蚁般,这条冰寒巨龙,并非是徒有其表,而是真正的从其体内,有着一股龙戌-,弥漫而出。
冰寒巨龙一出现,那天蛇以及所有的冰河谷之人,脸色都是涌现一抹苍白,甚至一些弟子的皮肤,都是在这一霎变得干枯了许多,头发也是逐渐有着变得枯黄的迹象。
萧炎望着那条冰寒巨龙,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不愧是冰河谷,居然还有远等奇妙的大阵,不过看上去,似乎施展这种大阵的代价很大啊"』
天火尊者身休悬浮天空,目光望着那冰寒巨龙,眼中也是有着许些讶异,这冰寒巨龙几乎是凝聚了这些冰河谷等人体内所有斗气甚至精血所凝,威力远超寻常的斗宗萏峰。
“这位肼友,若你此刻退去,我冰河谷,依旧将你视为贵客!”天蛇日光紧紧的盯着衣袍无风自动的天火尊者,沉声道。
“虚张声势。”天火尊者淡淡的道。
“这是你自找的!”天蛇眼中寒芒闪烁,他还真不信,凝聚了在场众人所有斗气所凝聚而成的冰寒巨龙,会对面前此人没有半点威胁!
“去!”
手指猛的指向天火尊者,天蛇一声怒喝,天空上的冰寒巨龙,顿时仰天一阵咆哮,巨嘴一张,足有十几丈庞大的冰寒龙息,便是闪电般的对着后者暴射而去,龙息所过处,连虚无的空间,都是出现了淡淡的白色碎冰。
望着那暴射而来的冰寒龙息,天火尊者手指在面前轻轻一划「空间犹如薄纸,虚裂而开,一个宛如口袋般的漆黑空间裂缝,便是凭空而现,而那龙息,则是进入喷入而进。
龙息被进入喷进虚无空间,天火尊者手掌一抹,空间裂缝诡异消失,抬起头,手掌遥遥的对准那旁的冰寒巨龙,旋即猛的一握。
“空间绞杀!”
随着天火尊者轻喝声一落,这片天地的空间,顿时剧烈的波动而起,那冰寒巨龙深处的空间,也是急速扭曲,甚至隐隐间,都是出现了空间皱褶。
“咔嚓!”
皱褶刚刚浮现,那片空间,居然是直接出现了漆黑断层,而冰寒巨龙的那戬身体,则是生生的被空间扭曲而断,然后被吞入漆黑裂缝之中。
身体断裂,那冰寒巨龙顿时仰天怒吼,庞大的身体带起无匹的音爆之声,对着天火尊者暴冲而去。
望着那暴掠而来的冰寒举动,天火尊者却是一声冷笑,手掌猛的连握!
咔嚓!咔嚓!咔嚓!
空间急速扭曲,一片片的皱猢不断的出现,而每一次皱褶的出觋地点,都是那冰寒巨龙所处的空间,于是,在后者尚还未冲进天火尊者百丈之内时,其庞大的身体,便是断裂成了四五载,然后被吞噬进入虚无空间。
在冰寒巨龙冲到天火尊者面前时,已经只剩下一个巨大的脑袋,天火尊者手掌伸出,按在其额头处,屈指一绅,冰龙便是爆裂成漫天碎冰."
“以卵击石,不堪一击,"”
在冰龙爆裂之时,那天蛇等人,脸色顿时一红,旋即一口鲜血。同时喷出!
斗尊强夯,恐怖如斯!
更新到!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阳火
章节数错误,内容接上章、、、、
噗嗤!鲜血喷射间,天蛇身形从天际滑落而下,脚掌蹬蹬的在地面连踏了十几步后,方才逐渐的穑住,干枯的脸庞上,涌上一股苍白之色。
嘭!嘭!在天蛇身形被震退时,那一众冰河谷精锐弟子,也是如遭重击般的倒飞而出,然后尽数瘫倒在地,不知死活,在场的,唯有那三名白衣老者方才能够勉强稳住,但一张脸庞,也是在此刻被一股惊骇所笼罩,没想到凝聚了他们所有人之力的大阵,居然在面前这人手中,连一回合都是撑不下来,斗尊强者,果然不是依靠数量便是能够战胜的。
“此人对于空间之力的掌柜,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根本一点都不像是刚刚踏入斗尊阶别的人拴!”
稳住身形,天蛇眼中也是迅速的涌上许些震惊,目光飞快的扫了一圉那些被震得昏迷而下的冰河谷弟子,眼神闪烁。
“今日这事,倒是我冰河谷失算了,有此人保护厄难毒女等人,光凭老夫,根本就不可能将他们抓捕,只能先回去跟谷主说清此事!”这天蛇也不愧是老J巨猾,在经过这番交手后,也是知道了此次任务怕是不会再有什么进展,当下便是当机立断的一咬牙,一股浩瀚寒气在掌心凝聚,然后一拳轰在身后那虚无的空间处!一拳轰出,那片虚无空闻顿时极度扭曲而起,一个漆黑的空间通道,出现在了其身后。
“冰啸,跟我走!漆黑空间通道刚刚出现,天蛇手掌便是对着那三名白衣长老一抓,一股吸力暴涌而出,直接是将毫无抵抗的三人给吸掠至身旁,身形一动,便欲钻入空间通道之内。
“别让他逃了!”
在那漆黑空间通道出现时,萧炎也是连忙喝道。
这种事,不用萧炎出口提醒,那天火尊者便是迅速有所反应,手掌遥遥对准那片漆黑空间通道,手掌狠狠一握,无形波动扩散而出,只见得那空间通道,居然开始了迅速崩溃。
空间通道出现崩溃,那天蛇脸色也是猛的一变,旋即眼中寒芒闪动,一掌狠狠拍在一名白衣长老后背之上,恐怖的寒气暴涌而出,将其震飞而出!“轰!”
那白衣长老刚刚被震飞而出,那被天蛇隐藏在其体内的暗劲「也是陡然爆发,顿时,前者身体迅速被寒冰缭绕,然后嘭的一声,爆炸而开!无数碎冰四溅,一股惊人的气浪闪电般的扩散而出,而在这种人体爆炸气浪下,由天火尊者手中弥漫而出的那股无形之力,也是遭受到阻碍,然后出现了片刻的堵塞。
在那白衣长老身体爆炸时,天火尊者眉头也是一皱,这老家伙,倒也还真是狠,居然能够如此毫不迟疑的对身旁的同伴出手。
袖袍轻轻一挥,空间波动如涟漪般的扩散而出,直接是将那白衣长老爆炸产生的气浪给抵御而下,然后飞快的对着天蛇扩散而去。
见到斗宗强者的爆炸居然并未取到太大的作用,那天蛇脸色也是一变,旋即眼中凶芒迅速一闪。
在天蛇眼中凶芒闪动时,其身旁的另外两名白衣老者皆是心头泛起一股寒意,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施展身形,想要逃掠西开!然而他们这念头刚刚升起,天蛇却是冷冷一笑,手掌闪电般的印在两人后背之上,狂猛劲力暴吐而出!嘭!嘭!根本来不及防御,那恐怖的寒气,便是涌进了两名长老体内,他们体内的流拎的斗气,立刻便是凝固而下,然后飞速膨胀!轰!轰!又是两道巨声响起,一股更加强悍的冰寒巨浪暴涌而起,闪电般的扩散西开,地面上的一些巨石,也是在这冰寒气浪下,闪电般的被坚冰所覆盖,而那些地面上昏迷的冰河谷弟子,也同样是迅速化为众多栩栩如生的冰雕,体内的生机,在这一霎,被尽数冻结!再度爆发的两股冰寒巨浪,终于是将天火尊者那股干扰的无形之力震得崩裂而去,而在空间通道旋转间,脸色苍白的天蛇迅速钻如其中,然后消失不见。
“山不转水转,今日之事,绝对不算完,你们就等着我冰河谷追杀吧!”
在天蛇身形消失间,怨毒的森然声音,也是徐徐从空间通道消失的地方,徐徐传出,然后徘徊在这山谷之口。
望着天蛇居然成功逃窜,天火尊者也是眉头微皱,他倒是未曾料到此人尚还未达到斗尊阶别,居然也是能够划开空间逃遁,而去他也是低估了那家伙的心狠程度,为了逃生,居然舍得将三名斗宗长老给当做炮灰。
“被他逃了?”小医仙黛眉微蹙,低声道萧炎轻轻点了点头,也是有点惋惜,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天火尊者,道:“曜老先生刚刚得到身体,虽说灵魂力量瞬间强大了许多,但体内斗气,却并不是这短短时间中能够彻底恢复,先前的战斗,也全是在依靠灵魂力量,不然的话,那天蛇也逃不出去。”
半空中的天火尊者身形一动,出现在萧炎身旁,冲着后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本来能毁去那空间通道的,但那老家伙太狠,直接将三名斗宗强者当做炸弹扔了出来。”
萧炎笑着点了点头,道:“只要能将那老家伙吓退便可,我们现在还不能与冰河谷硬碰,得换个更加隐蔽的地方,帮小医仙将她的厄难毒体解决,等到她也是能够彻底控制厄难毒体后,即便是冰河谷想要动我们,怕也是得真正掂量一二了,两名斗尊,即便是在这中州上,也是一股极为强悍的势力了。”
天火尊者微微点头,如今的他虽说拥有了躯体,但准确的说来,还并未具备真正斗尊的实力,必须等到他将这具身体熟悉,方才能够称为一名真正的牛尊。
“要去哪里,便全听你的,你算是给了老夫第二次的复活机会,这份恩情,老头子我会还你。”天火尊者抚了抚胡须,冲着萧炎笑道。
萧炎一笑,略作沉吟,道:“那天蛇已经逃走,想必不久后冰河谷便是会知道我们的消息,所以这里怕是不能再留了,而且若是要帮小医仙解决厄难毒体,这落神涧也并不是合适之地,此处毒气太浓,若是厄难毒体反弹的话,恐怕会引来一些难以料到的麻烦,因此我们必须寻一处至阳至烈的地方,那样方才能够对其厄难毒体造成压制,提升一些成功率“至阳至烈?”天火尊者与小医仙皆是陷入沉吟,这种地方,这丹域内,可并不好找。
“至阳至烈的地方,我倒是知道一处."”在萧炎三人沉吟思索间,一道声音却是突然响起,三人顺着声音望去,刚好是见到微笑的欣蓝自山谷中行出。
“在何处?”闻言,萧炎略喜,忙问道。
“叶城,我叶家有着一处奇异之地,名为阳火古坛,白日间,天空上的阳光,会在那里凝聚,古坛有着一处地眼,直通地底深处,偶尔会有着一些地心火苗从这地眼中飘出,而在这地心火苗与那凝聚的阳光相接触时,便是会化为一种火焰,我叶家,将之成为阳火。”欣蓝轻声道。
“这种阳火,虽说并非是异火,但却远比寻常兽火厉害,我叶家一些先辈在炼丹时,经常都会借助这种阳火,从而提升炼丹成功率,不过可惜,这种阳火并不能存在太久,便是会自动消散."”欣蓝话到最后,倒是有些显得遗憾,不过即便如此,这阳火也是相当吸引人,不知道多少势力都对这叶城垂涎三尺,所为的,正是叶家之中的那阳火古坛。
“阳火?”
萧炎嘴中念叨了一声,这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这阳火的形成,倒是与异火有些相似,难怪会被那叶家视为宝贝。
“照你所说,这阳火古坛,必然是你叶家禁地,他们会将之借出来?”略作沉吟,萧炎却是眉头一皱,道,他与叶家的那些人见过一面,印象并非很好。
欣蓝似也是知道萧炎对叶家好感不佳,也是苦笑一声,旋即一咬银牙,道:“上次他们冲撞萧炎大哥,只是不明你身份,这次若是再去,欣蓝保证,他们不会再敢有丝毫得罪!”
如今的叶家,已经逐渐式微,连达到七品等级的炼药师,都是唯有其爷爷一人,这种实力,根本就不足再令得叶家继续成为丹域五大家族之一,若是不寻求外助的话,迟早只能被其他势力吞噬占据。
而远所谓的外助,在欣蓝看来,还能有谁比萧炎更适合?年纪轻轻便是达到七品等级,这般成就,即便是昝家那被称为百年一见的炼丹奇才相比,也是丝毫不逊色!见到欣蓝这般说,萧炎迟疑号-一下,方才轻轻点头,道:“希望能如你所说,若是能够解决掉小医仙的厄难毒俸,你叶家的难题,看在你的份上,我也-会尽量帮忙。”
闻言,欣蓝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惊喜,萧炎如此说,也是表明能够给她叶家再一次机会。
“萧炎大哥放心便是!”
欣蓝重重的点了点头,她已打定主意,此番无论如何,都是要让家族那些迂腐之人,真正的将萧炎视为叶家救星!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黑火宗
“既然如此,那便去一趟叶城吧。“厄难毒体的事,越早解决越好,若是你们没有意见的话,现在便动身,如何?”见到欣蓝都已这般说,萧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当下便是作了决定,偏头对着天火尊者,小区仙道。
对此,小医仙自然是没有意见,天火尊者在略作沉吟后,也是一点头,道:“晋入斗尊后,我已能无时无斡吸收天地能量化为体内斗气,赶路间也能修炼,现在动身,倒也无妨。”
见状,萧炎一笑,旋即转身便是对着落神涧之外行去,其后,天火尊者等人迅速跟上。
经过两日时间赶路,萧炎等人也是逐渐的接近了落神涧的出口,而这里的人流也是逐渐的多了起来,见到这幕,萧炎等人为了保险起见,也是戴上斗篷将容貌遮掩了去,据欣蓝所说,自己等人已被冰河谷大发追杀令,虽说并不怕什么,但若是暴露了,也会是一些麻烦「而如今萧炎所想的,是眷替小医仙解决厄难毒俸,这些麻烦,能够不出现,那自然是最好。
落神涧入口处,依旧是人流人海,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持续而减弱,看来对于冰河谷的那些天价悬赏,依旧是有着无数人心动不已。
不过如今的落神涧,或许是因为天蛇等人尽敏全军覆没的缘故,因此这里居然已没有半个冰河谷的人把守,所以萧炎等人倒是并未遭遇到半点阻碍,便是极为顺利的出了落神涧,然后寻了偏僻之所,直接对着叶城所在的方向赶去。
落神涧距叶城并不远,以萧炎等人的速度,也就将近半日的时间,便是抵达了这座座落在平原之上的葱郁城市。
几人直接在城市之中落下,并未过多停留,便是在欣蓝的带领下,对着城中心的叶家迅速行去,而在约莫十来分钟后,萧炎等人便是再度出现在了那叶家大门之前。
此刻的叶家大门早已敞开,而让得萧炎等人略感诧异的,是那门口处居然没有一个护卫的存在,而且那厚实的大门,居然也是许些残破的迹象。
见到那残破的大门,欣蓝脸色不由得微变,然后急忙加快速度对着里面冲了进去,其后的萧炎摊了摊手,这般景象明显不是什么好事没想到这叶家,已经没落到了这种地步。
现在的萧炎倒是未再带着斗篷,但脸庞上却是再度带上了那张能够改变容貌的皮制之物,令得其脸庞略微有些变化。
带着小医仙与天火尊者二人,萧炎缓缓的行进叶家,然后顺着那条碎石小道,对着其内行进,如此行走了几分钟后,一座大厅便走出现在三人视线中,隐隐间,有着许些怒喝声,从中传出。
“果然。“传承世家,却是败落成这般模样,如今更是被人直接闯上府中撒野,若是这叶家先祖得知,会不会被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听得大厅中传出的怒喝声,萧炎不由得摇了摇头,有些为这叶家感到一种悲凉,一个曾经风光一世的家族,如今却是变成运副模样,当真是有些让人感到物是人非。
欣蓝此刻也正站在大门之外,俏脸铁青的望着大厅之内,娇躯因为愤怒,细微的颤抖着。领着小医仙二人在欣蓝身旁停下脚步,萧炎斜靠着大门,目光也是瞥向其内。
此刻的大厅中,一片狼藉,当日萧炎所见到的那些叶家之人,都是在其中,不过现在这些人的脸庞上,皆是布满着铁青之色,在他们面前的地上,一些身着绿色衣衫的人影正哀嚎着不住的满地打滚,看那服饰,便知是叶家的人。
在叶家等人对面,是一群身着黑衣的人群,这群人气息皆是不弱,显然不是弱手,而且最令得萧炎诧异的,还是那领头的两位脸色阴翳的黑衣老者,这二人的实力,居然也是达到了六星层次,而且看其周身荡漾的磅礴斗气,想必这二人还是六星巅峰,比起那叶家的大长老,也就是欣蓝的爷爷,还要强上一些。“他们是谁?”萧炎随意的问道。
“黑火宗的人,也算是这丹域中一方实力不弱的势力,他们的宗门距叶城并不远,觊觎我叶城也非一时之事,但没想到他们居然敢闯上门来!”欣蓝玉手紧握,低低的声音中,有着压抑不格的怒火。“那最前面的两个老头,是黑火宗的黑魔双煞,实力极强,凶名不弱,即便是爷爷都不是他们一人对手。”
萧炎微微点头,这黑火宗他倒是第一次听说,但这两个老头的实力倒也的确不错,六星巅峰的斗宗,比起冰河谷的冰符都是要略微强上一点,这中州,果然是强者如云,这等阶别的强者,若是放在黑角域,至少也是一方霸主般的存在。
“赵黑,秦魔,你黑火宗不要欺人太甚!我叶家虽然不复当年荣光,但若真要与你黑火宗拼起来,你们也占不了什么好处!”大厅之中,青衣老者怒发须张,怒喝道。
“嘿嘿,叶重,你也别在我二人面前虚张声势,如今的叶家,可已经没资格继续称为丹域五大家族。』。”那领先的一名黑老者闻言,淡淡一笑,讥讽的道。
“此次我二人奉宗主之名,前来收编你叶家,若是归降的话,我黑火宗也定不会亏待你等,这叶城,也同样有你们的容身之处,若是不从,嘿嘿il我黑火宗的手段,你们应该知道!”另外一名脸色阴野的老者,也是一笑,声音嘶哑的道。“做梦!”此话一出,所有叶家之人,皆是满脸怒容,那叶重更是双眼怒瞪,喝道。砰砰!
叶重喝声刚刚落下,一道道黑影突然自那两名黑衣老者手中掠出,然后砰砰的尽数落在大厅之中,将大厅占得满满的,众人定眼一看,脸色瞬间铁青,因为那些黑影,居然是一具具漆黑的棺材。“若是不从,这些棺材,便请收下。”
脸色阴野的黑衣老者,冲着叶重森然一笑,一股阴冷磅礴的气势,徐徐的自其体内弥漫而出,然后咆哮在远大厅之中,令得一些实力不济的叶家之人,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萧炎依着大门,微眯着双眼望着大厅中的这一幕,这黑火宗,做事还真是丝毫不留情,他数了一下那些棺材,刚好只比大厅中的叶家之人多一幅,而那多出的一幅,或许应该是给欣蓝准备的吧,只不过迳些人并不知道,欣蓝这些天,一直跟在萧炎身边。
一旁的欣蓝玉手紧握,娇躯因为愤怒,剧烈的颢抖着,半晌后,她神色却是突然一瀹,以她的实力,根本就做不了什么…“萧炎大哥…请你帮帮叶家,好么?只要家族安好,欣蓝做什么都愿意!”
徼偏着头的萧炎,突然一怔,转过头,望着一旁低着头,眼圈泛红,紧咬着红唇的蓝衣女孩,轻轻叹息了一声。
“放心吧,你与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是怎样性子,你还不清楚?”一旁的小医仙见到欣蓝这般模样,不由得怜惜的摇了摇头,轻声微笑道。“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帮你…”
此刻的大厅,叶重也是被黑火宗的这般阴狠手段狠狠的震慑了一下,望着那些透着冰凉之色的棺材,他脸庞上也是涌上一抹悲凉「曾经显赫的叶家,在他手中,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交出叶城,交出叶家的阳火古坛,我黑火宗,也并不想做赶尽杀绝之事!给你五分钟的考虑时间,叶家所有老小的性命,都在你一念之间。”黑衣老者阴森一笑,旋即对着叶重缓缓的道。
闻言,叶重脸皮微微抖动,身体都是颤抖了起来,如今的黑火宗实力强横,叶家,已经很难与其抗衡。
大厅之中,气氛因为叶重的沉就而变得极度压抑起来,而五分钟的时间,也是在沉就中迅速度过。”
在五分钟时限抵达的那一刻,两名黑衣老者脸庞上的森然笑容也是缓缓扩大,掌心中,澎湃的能量逐渐凝聚。“叶重,这种结果,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老夫二人了!”“唉vr”
就在杀意自那黑衣老者二人体内涌现得越来越浓时,一道轻叹声,终于是从大门口处响起,前者二人猛的一惊,陡然回头,便是见到了那斜倚着大门的青年,当下眼神便是十寒,一句喝骂,自嘀中吐出。“滚!”
青年并会理会,移动步伐,缓缓的对着大厅之内行去,平静得不起丝毫波澜的轻声,也是犹如水波般的徐徐扩散圣开。“一分钟,带着这些棺材滚出叶城,否则,便留下吧…”(别号,也就是明天,将会爆发三更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阳火古坛
青年平淡的声音,如水流般的划过大厅,令的所有人都是一愣,这般语气,当真是不同一般的狂。
那名为赵黑,秦魔的黑衣老者,闻言也是怔了怔,旋即脸色缓缓的阴森而下,目光如同凶狼般的望着那对着大厅之内徐徐而来的青年,片刻后,狞然一笑:“一个区区二星斗宗,居然也敢在老夫二人面前放肆!”
“还有四十秒。”对于这二人的狞笑,青年犹如未闻,略显懒散的声音,从其嘀中传出。
“杀了他!”
赵黑脸色阴寒,缓缓的道。
听得他的命令,那周围众多黑火宗之人,眼神顿时瞬间涌上凶狠之色,雄浑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几乎是不约而同般施展斗气,对着那缓步而来的青年爆轰而去。
碧绿色的火焰从萧炎体内涌出,化为一团火草,而那些凶悍攻击在接触到火罩时,则是自动烟消云散,并未令得萧炎脚步有半点的停滞。
见到那自萧炎体沟涌出的碧绿火焰,那赵黑二人先是一怔,旋即猛的失声道:“异火?”
失声落下,二人眼中陡然涌上一抹狂喜与贪婪,黑火宗也是以御火而出名,对于万火之尊的异火,他们自然是极为的了解。
“好小子,竟然还有这等奇物,不过既然你自动送上门来,那老夫二人也就好心收下吧!”赵黑阴森一笑,与秦魔交换了下眼色,脚掌猛的一踏,两人居然同时出手,对着萧炎暴掠而去。
“唉、.时间到了。”
在两人动手那一霎,萧廷也是一声轻叹,微微摇头。
轻叹声徐徐落下,萧炎周身的空间缓缓扭曲,旋即一道苍老的身影诡异浮现,袖袍随意对着那暴掠而来的两人一挥,顿时,虚无空间直接是犹如被无形大手狠狠的糅合起来般,露出诸多空间皱铂。
袖袍挥下,一股浩瀚恐怖之力,如潮水般的悄无声息划过空间,然后没有带起半点波动,轻轻的撞击在赵黑,秦魔二人胸口处。
“噗嗤!”
劲风袭来,赵黑二人的身体陡然凝固,脸庞上的诤狞也是在这一瞬化为一股惊骇,还不待这份惊骇彻底纪亓,两口殷红鲜血夹杂着许些破碎内脏,便是直接从二人唱中喷吐而出!
“嘭!”
鲜血喷出,两人身体也是如那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然后重重的砸落下地,然后狼狈的在地面上滚了十几困后,狠狠的撞在墙壁上,隐隐间,有着骨骼破碎的清脆声音,悄然响起。
满厅寂静,所有的目光,都是近乎呆滞般的望着萧炎身旁的那道苍老身影,随意一挥,两名六星巅峰实力的斗宗强者,居然便是毫无抵抗之力的败成这般狼狈?
“斗.斗尊?”
叶重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道苍老身影,虽然后者体内没有丝毫气息的溢出,但他依旧是感觉到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他曾经感受到过,但给他这种感觉的,无一不是那种踏入斗尊层次的强悍存在。
“我叶家什么时候与这等强者有所交际?”叶重心中念头急闪,自从叶家逐渐落败后,已经很少能够有能够打动一些斗尊强者的能力,不然的话,这黑火宗怎么也是不敢找上门来了。
在其心头疑惑间,目光却是突然见到大厅之外的欣蓝,当下一怔,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日光猛的转回萧灸,虽说后者的容貌略微有些改变,但叶重还是依稀见到了一些熟崽轮廓。
“他居麸便是上次那个萧炎?”
心中掠过这道念头,绕是叶重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凉气,上次见面,此人身边还只是有个实力强悍的傀儡,如今短短一月左右时间,身旁怎么又出了一位神秘的斗尊强者?
“运人定然是拥有着莫大背景,不然怎能让得斗尊强者随身左右?
上次倒是我叶家老眼昏花,差点得罪了这尊大神。”
至于叶重心中翻腾的这些念头,萧炎自然是不知道,他瞥了一眼那墙角处的满脸鲜血与惊骇的赵黑与秦魔,不由得冷笑一声,先前天火尊者那一击,怕至少也是令得这二人重伤了去,即便以后伤愈,怕也是会留下一些后遗疰。
“这位前辈,我二人是黑火宗长老,今日有眼无珠冒犯两位,还望多多包涵。”
那赵黑与秦魔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满心惊骇间根本就没有半点怒火,身为当事人,他们对先前那一宇的恐怖尤为清楚,能够如此轻易便是击败他二人的,定然是斗尊阶别的强者,这等存在,根本就不是他黑火宗遭惹得起的存在。
“妈的,这叶家怎么可能还能结识斗尊强者?这次倒是失算了,回去定要告知宗主,以后少打这叶家的主意,瘦死的骆驼果然比马大."”
2人满嘴的苦涩,强忍着体内传来的阵阵剧痛,抹去脸上的鲜血,却是没有了先前的半点威风,在一名斗尊强者面前,他们这条命,就如蝼蚁般,不值一提,这一点,这二人最为清楚."
“滚吧,以后再来,我下次便去你某-火宗陪你们叨唠叨唠。”
萧炎淡淡的瞥一眼几乎被吓破胆的两人,冷声道。
闻言,赵黑与秦魔皆是打了个寒颤,也不敢说什么,搀扶着便欲对着门外逃窜而去。
“东西拿走!
这两人刚欲出门,萧炎的冷喝声也是紧随而来,这两人又是急忙转身,然后唯唯诺诺的将大厅中的那些棺材收入纳戒,这才在一干叶家族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带着人一句话都不敢回答的狼狈逃窜。
望着那狼狈逃窜出叶家的黑火宗一干人,大厅中的叶家族人,好片刻后,方才回过神来,望向场中萧炎与其身旁的天火尊者时,眼中涌现许些敬畏。
“爷爷,你们没事吧?”
欣蓝的身影急匆匆的跑进大厅,对着叶重担心的道。
叶重摇了摇头,旋即目光望向萧炎,轻叹了一声,郑重的弯身抱拳:“萧炎先生,多谢出手相助了,当日叶家的不敬,还请不要放在心中。
“萧炎?”
听得叶重之话,一些叶家族人也是一怔,特别是当日曾经与萧炎交过手的几名叶家长老,目光惊异的望着萧炎,旋即面露惭色。
萧炎随意的摆了摆手,也懒得客套什么,直接道:“此次前来叶家,只是想借阳火古坛一用,不知叶重长老能否借之一用?”
闻言,叶重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欣蓝,后者连忙冲着他点了点头,当下他只能苦笑道:“萧炎先生今日救我叶家,虽说阳火古坛按照族规不能外传,但如今叶家都是到了这种地步,再固守陈规,恐怕也是只能自寻死路了——”
见到这叶重并没有找什么推脱之词,萧炎这才轻轻一点头。
叶重在吩咐族人清理大厅之后,便是亲自领着萧炎一行人,对着叶家深处行去,约莫十来分钟后,一片极为偏僻的碎石广场出现在面前,在那广场中央,有着一个看上去略微有些古老的祭坛,搭建祭坛所使用的巨石,都是布满着岁月的痕迹,显然这祭坛存在的时间,颇为长久。
萧炎走近祭坛,却是发现这里的光线格外的明亮,而且越加接近祭坛,周遭天地间的能量也是越加的炽热与纯正,一道道宛如实质般的光束从天际倾洒而下,最后经过光滑石壁的反射,尽数汇聚在祭坛中心处的一块漆黑石碑上。
“石碑之下,便是一处通往地底深处的地眼,石碑移昝,会有着一些地心火苗窜出,点燃汇聚在这里的阳光,从而形-成阳火,当然,这只是以前的情况."”望着那古老的祭坛,叶重轻叹了一声,苦笑道。
“怎么回事?”闻言,萧炎眉头微皱。
“早在几年之前,便是很少会有地心火苗顺着地眼出来,使用其他火焰,却是并不能点燃阳光,形成阳火."”叶重轻声道。
萧炎微微点头,他此行倒并非是要借助什么阳火,只是想要借助这里的纯正天地能量压制小医仙的厄难毒体罢了。
“小医仙,进祭坛吧."”萧炎偏过头,对着与小医仙道。
闻言,小医仙点了点头,脚尖一点地面,身形便是轻飘飘的落在了那祭坛之中,周围那浓郁的至阳之力,令得她黛眉微蹙,有些感到不太舒服。
见到小医仙进入祭坛,萧炎迟疑了一下,又是将地妖傀也是召唤而出,然后这才略感放心的行入祭坛。
“曜老先生,请为我们护法,不要让任何人惊扰到我们."”
天火尊者微笑着点了点头,身形一动,出现在广场边缘的一处巨树上,盘膝而坐。
“放心,只要不是斗尊强者亲自前来,不然没人能打扰到你."”
见状,那叶重也是识相的远远退开。
萧炎微微点头,目光一扫,这祭坛周围有着众多石壁,若是不走得近,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见其中的一举一动,如此一来,也算是颇为隐蔽。
收回目光,萧炎望着面前有些紧张的小医仙,轻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开始吧。”
(第一更到!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毒丹之法,开启!
闻言,小医仙也是微微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紧张,然后盘腿在祭坛之内坐下,上身挺直,修长的玉须与纤腰处,勾勒出动人的曲线。
萧炎也是盘腿坐下,抬起头来,望着那些从天空射将而下的无数光束,手掌轻轻虚抓,掌心中顿时传来一种种温热的感觉,他从这些阳光中,感受到了一种至阳至纯的力量。
“不错。“”萧炎轻轻的赞叹了一声,这的确是处好地方,在此处,即便他不出手,小医仙的厄难毒体也是会受到一种天然般的压制,如此一来,也是省得到时候厄难毒休中途爆发,从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萧炎目光徽移,然后便是顿在祭坛之中的那漆黑石碑上,在来时的路上,那叶重便是说过,这石碑也是开启祭坛的钥匙。
手掌轻推着漆黑石碑,一种炽热之盛顿时顺着涌上,但却并未令得萧炎有丝毫的不适,微微用力,便是在一阵咔咔声响中,将石碑推开。
石碑缓缓推开,一个约莫脑袋大小的漆黑洞眼,便走出现在了萧炎注视之中,想必这应该便是叶重专人所说的那地眼了。“咔咔!”
石碑被推开,犹如是启动了什么一般,条-坛周围的那些石壁顿时缓缓的移动起来,旋即形成圆形的石墙,将祭坛以及其中的萧炎二人包围得密不透风,从外面看的话,已经仅仅只能看见一片高耸而古老的石墙。
而随着这圆形石墙成形,石壁之上似乎也是逐渐的变得光滑起来,越来越多的光束被光滑如镜的石壁反射而回,最后汇聚在地眼之处,白灿灿的光芒,极为的刺眼。
阳光虽然汇聚而来,但那地眼处,却并没有冒出半点火苗,因此那所谓的阳火,也并未出现,但所幸的是,在阳光汇聚间,这祭坛之内的至阳能量,也是越来越浓郁,到得后来,小医仙都是黛眉微蹙了起来,这些光芒照射在身体上,有着一种灼热之感。“嗤嗤!”
一阵阵灰紫毒雾,几乎是不受小医仙控制,逐渐的从其体内萦绕而出,然后与外界的炽热阳光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嗤嗤声响。“不用紧张…”
望着玉手紧握的小医仙,萧炎微笑着安慰了一声,手掌一挥,一枚充斥着狂暴能量的晶核,便走出现在了面前,这正是那天毒蝎龙兽的魔核。
将魔核取出,萧炎手掌一翻,一个玉盒又是浮现而出,玉盒通体呈雪白之色,甚至还有着淡淡的寒气不断的渗透而出,将玉盒轻轻打开,一团呈翠绿色,并且还在缓缓蠕动的粘稠之物,出现在了萧炎目光中。
菩提化体涎,萧炎费尽了诸多心思,方才弄到手的奇宝,也是那所谓毒丹之法的必备材料之一!
“都说有了这菩提化体涎便是能够感应到菩提心,“可自从到手后,这东西却没半点指示。”望了一眼玉盒中的菩提化体涎,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目光盯着面前的小医仙,沉声道:“我会先施展三种异火,将你体内的毒气,逼至一处,过程中会很痛苦,你要坚持住!如果连这一步都走过不去,后续的…怕也是无法施展开。”
望着萧炎凝重的脸色,小医仙也是一咬银牙,轻轻点了点头,她知道萧炎为了帮她解决厄难毒体,已经奔波了数年时间,如今万事皆备,即便是再大的痛苦,她也一定会支撑下去,不然的话,怎对得起面前之人这些年的付出。“在这之前,我要解去你体内的封印,将厄难毒体彻底手卜发出来“』”
萧炎深吸了一口气,手掌都是忍不住的颤了一下,如此一来的话,如果他最后不能真的将厄难毒体压制的话,恐怕小医仙便是会当场香消玉损。“我相信你。“”
见到萧炎那略微有些颤抖的手掌,小医仙似也是知道他心中的担心,俏美的脸颊上浮现一抹动人笑容,轻声道。
萧炎手掌缓缓紧握,声音低沉的道:“为了今天,筹备了这么多年,我绝对不会失手!”“褪去衣衫,我要解开封印了!”萧炎面色凝重,心神前所未有的的凝聚,沉声道。
闻言,小医仙一怔,俏美脸颊迅速飞上一抹红霞,但见到萧炎那凝重得没有半点其他情绪的脸庞,轻咬银牙,反正都被这家伙看过那么多次了,也不介意再多一次了!
抱着令得自己有些脸红的念头,小区仙玉手轻轻解开衣裙,然后衣裙顺着娇腻白哲的肌肤滑落而下,一具宛如羊脂玉般的完美娇躯「便是这般暴露在炽热的阳光中。在那完美娇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