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33部分

八十左右吧,他们的实力,大多都是在斗者二星到五星之间,狼头佣兵团有三位团长。其中的郝蒙已经死在你手上,所以便只剩下穆蛇与甘穆…”
“呃,甘穆?来的时候正好遇见过,所以…顺手把他解决了。”听着这名字,萧炎扬了扬手,笑着打断了小医仙的话。
闻言。小医仙微微一愣,目光泛着惊愕盯着萧炎好一会,方才点了点雪白地下巴,微笑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要知道,甘穆可是九星斗者,你既然能够这般轻易的击杀他,恐怕实力至少也在九星左右吧?”
“呵呵。”笑了笑。萧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照你这么说,现在的狼头佣兵团,便只有穆蛇一人能与你抗衡,其他的,都不是你地对手。”小医仙沉吟道“不过他们毕竟人多,因为一些原因,我并不擅长这种以一敌百的局面。”萧炎有些惋惜的叹道,虽然他精通好几种玄阶斗技,可他的斗气功法仅仅只是黄阶低级,凭这种功法等级所制造以及存储的斗气。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完成这种百人斩的大业。
“那些佣兵成员。倒不足为惧。”摇了摇头,小医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然后倾斜着倒出一枚颜色有些鲜艳的丹丸,将之递向萧炎,笑道:“托那卷七彩毒经的福,我现在调配的毒药,虽然不敢说能够随意毒死大批斗者,不过让这些实力在五星之下地人暂时失去战斗力,倒不成太大的问题。”
“待会我会在上空支援你,若是他们想要采取围杀,那我便倾洒药粉,这药丸是我配制的解药,虽然我所配制的毒药对你这种实力没太大的作用,不过吃下它,总能节省一些你用来抵御它的斗气。”
“嗯。”点了点头,萧炎接过药丸,有些好奇的拿在手中转悠了两圈,以他一品炼药师的眼光来看,这枚药丸,明显并没有真正的丹药那般圆润,显然,这只是小医仙用普通火焰,将药草勉强融合在一起的产物。
抛了抛手中地药丸,萧炎一口将之吞进了肚内,有着药老这位炼药宗师级别地人物,他可不怕会被暗中下了什么致命的毒。
吞下药丸,萧炎微笑道:“再说说穆蛇地实力吧,最好能把他所修炼的斗气功法以及斗技的等级,说得详细一点。”
望着那没有半丝犹豫,便将自己拿出的药丸吞下的萧炎,小医仙俏脸上的笑意不可察觉的悄悄柔和了一些,不管如何说,在知道自己下毒的手段后,还依然能够如此随意的吞下自己所给的东西,这种信任,让得小医仙心中有些感动。
当然,她也并不知道,萧炎是因为有着保障,才敢如此放心的吃下她所给的东西。
“穆蛇的实力,应该是在二星斗师左右,他所修炼的功法,是一种名为“风翔杀”的风属性功法,级别似乎是黄阶高级。”小医仙玉葱指略过被迎面的狂风吹散在额前的青丝,略微沉吟道。
“黄阶高级么?”闻言,萧炎微微松了一口气,自己所修炼的“焚决”,虽然只是最黄阶低级,不过若真要比起来,其实并不会比黄阶中级功法逊色,再加上自己所精通的几种玄阶斗技,萧炎有信心,能够把双方因为等级的差距给拉平。
“除去功法,穆蛇还精通三种斗技,其中一种攻击斗技,一种防御斗技,一种身法斗技。”小医仙继续道:“而三种斗技,都是黄阶高级的斗技。”“怎么样?有把握打败他了么?”偏过头,小医仙笑吟吟的道。
“等会看好戏吧。”
站在鹰背之上。萧炎望着下方地小镇,微微笑了笑,按照小医仙对穆蛇实力的描述,他的胜算,似乎看来还颇为不小。
“你说这是萧炎干的?”
大厅之中。穆蛇双眼通红。狰狞的对着一名战战兢兢地佣兵咆哮道,在他地面前,摆放着一具尸体,而这具尸体,则正是早上被萧炎击杀的甘穆。
“是的。团长…那被我们撵进魔兽山脉深处的萧炎,又活着出来了!”咽了一口唾沫,那名佣兵面露恐惧的颤声道。
闻言,穆蛇阴沉地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细密的眼睛中。狰狞的寒意不断闪过,在大厅中来回走了几步,阴冷的道:“击杀甘穆,是他单独干的?”
“虽然当时萧炎是事先偷袭,不过在随后的正面交战中,二团长却依然败得极快,属下猜测,萧炎地实力恐怕也在九星左右。”
“怎么可能?这才两个多月时间,他怎么可能又晋级成了九星斗者?”一旁。听得佣兵这话,穆力顿时跳了起来,脸色阴沉的喝道,要知道,他这整整半年时间,也不过才从六星,提升到了七星啊,而那家伙,却是竟然到达了九星级别?这种打击,实在是让得有些自傲的穆力难以接受。
“别人或许不行。不过那家伙。说不定还真有些可能。”深吸了一口气,穆蛇挥了挥手。寒声道:“不过到了九星又怎样?在斗师面前,任何斗者,斗师不堪一击!”
“传令下去,全面搜索萧炎的踪迹,这一次,绝不能再让他逃脱!”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之上,穆蛇狞声道:“我正好还在因为把他追杀进魔兽山脉内部,而得不到他在山洞中所取得的宝藏惋惜,没想到,他却竟然自己再次回来,这次,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的留下吧!”
微眯着眼睛,穆蛇心中忽然想起当日在深渊边,萧炎所施展出来的那种恐怖斗技,心头微微一颤,旋即自我安慰般的轻声道:“没关系,就算他有高阶斗技,可他本身实力太差,而且,高阶斗技…当我没有么?”
就在穆蛇自我安慰之时,一道佣兵人影忽然急匆匆地撞开大门,急声道:“团长,萧炎从大门处杀进来了!”
“什么?”闻言,满厅顿时哗然。
穆蛇也同样是别这消息震得愣了一愣,旋即豁然坐起身子,快走几步,一把抓起那名报告的佣兵,喝问道:“他带了多少人?”
“就他一个!”佣兵脸色怪异的回道。
“一个?”脸庞一抽,穆蛇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话,当下愕然道:“你说他一个人对着我们总部冲进来了?”
佣兵急忙点头。
“这小混蛋,脑袋被石头砸了?难道他想凭自己一个人,就端掉我们整个狼头佣兵团?”
嘴角微微抽搐,穆蛇冷笑了一声,旋即脸色阴沉的大步对着大厅之外走去,阴冷的道:“来了也好,免得我再派人到处去寻找,穆力,叫人,给我把大门堵死,我要让他知道,我狼头佣兵团,可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嗯!”重重的点了点头,穆力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狞笑,然后迅速转身去传达命令。
“走吧,让我们去看看,是什么东西给了这小混蛋这么大的勇气,哈哈!”手掌一挥,穆蛇大笑了一声,率先走出大厅,然后对着前院快速行去,其后大批人赶紧跟随。
一行人快速的穿过前厅,然后来到前院,只见在那大门处,身着黑衫的少年正含笑而立,在他地脚下,躺着十几位满地打滚地狼头佣兵,而那坚硬的大门,此时也被轰得四分五裂。
“穆蛇团长,呵呵,好久不见啊。”见到那阴沉着脸色走出来地穆蛇,少年缓缓抬起头来,微笑道。
“今天,你,可以永远的留下了!”
望着狼藉的院内,穆蛇深吸了一口气,前踏一步,手指指向少年,脸庞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狰狞与怨毒。
对于他的这宣告着死亡的宣言,少年嘴角,却是挑起一抹淡淡嘲讽。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踢场
望着那佣兵越聚越多的大院,萧炎微微一笑,竟然是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的走了进来。
“抱歉,我来踢场!”
“小子,有气魄!”
瞧得萧炎嚣张的举止,穆蛇怒极反笑,手掌一挥,那原本破碎的大门处,竟然再次从一道暗门中弹射出厚重的黑色大门,轰的一声,将出口完全堵死。
随着大门的落下,越来越多狼头团员从院内涌出,最后满脸凶光的将萧炎包围其中,手中明晃晃的武器,在日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森寒的光泽。
望着周围那些足足几十名的佣兵,萧炎似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别指望我会和你玩什么单打独斗的把戏,我只会用最保险的方法,彻底的解决你!”盯着萧炎的脸色,穆蛇冷笑道。
闻言,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这穆蛇能够成为一团之长,也的确不是一个只知蛮干的蠢人,若是换成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采取什么单对单的比试,这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不管是采用何种卑劣的方法,只要能够顺利到达目标,那便是最好的办法,成王败寇,对此,萧炎深有体会。
“动手,杀了他!”不再废话,穆蛇手指豁然指向萧炎,阴冷的声音中,充斥着杀意。
听着团长下令,周围的佣兵,顿时紧握起了手中的武器,然后齐声怒喝着,凶悍的对着萧炎围杀而去。
站在台阶上,穆蛇森然的望着那在围杀中显得颇为平静的少年,拳头缓缓捏紧,寒声道:“不管如何,今日,你必须死!”
“戾!”
就在众人对着萧炎围杀而去时。遥遥地天空之上。一声鹰啼之声。骤然响起。一道巨大地阴影从天空俯冲而下。然后大把大把地白色粉末。被倾洒而出。顿时。空荡地院落上空。便是被徐徐降落地白色粉末所遮掩。
“别管那些。先杀了他!”望着突然地变故。穆蛇眉头紧皱。冷喝道。
听着他地喝声。那些本来有些慌乱地佣兵。顿时再次对着已经近在咫尺地萧炎冲杀而去。
瞧着四面八方冲来地佣兵。萧炎抬起头。天空上地那层白色粉末。已经快要降至而下。
轻吐了一口气。萧炎也终于开始有所动作。双脚微沉。右手紧紧地抓住背上地玄重尺。一声低喝。黑尺贴着掌心倒飞而出。一道黑影绕着萧炎身旁激转一圈。顿时。几名最先冲过来地佣兵。被黑尺狠狠刮中。嘴中喷着鲜血。身体狂射而出。
“嘭!”黑尺重重的插在身前坚硬的地面之上。几道裂缝,顺着尺身处的地面,急速的蔓延而出。右手抓着玄重尺,萧炎左掌忽然猛的对准天空,掌心一卷,凶猛地吸力,立刻将那徐徐降落的白色药粉,吸进了院落之中,药粉刚刚下落。萧炎左掌又是一震,强横的反推之力,将那些白色药粉,吹向了四面八方而来地佣兵。
“咳,咳…”白色粉尘,犹如一道白色风暴一般,以萧炎为原点,对着周身席卷而出,所有被粉尘包裹的佣兵。都是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
“粉尘有古怪!”退后!
粉尘在萧炎的推动下。迅速的推至了穆蛇面前,不过当他吸了一口进肚后。当下脸色一变,急喝道。
听得他的喝声,那些在粉尘中不断乱撞的佣兵,赶忙开始后退,不过当他们在移动了十几步之后,却是开始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只有寥寥的几个实力偏高地佣兵,有些摇摇晃晃的坚持了下来,赶忙的躲到了院落之内。
望着那从粉尘中出来的竟然只有几个人,穆蛇脸色变得极为阴沉,袖袍猛的一挥,一股汹涌的狂风在身前凭空浮现,然后对着那弥漫而来的粉尘吹拂而去。
在狂风的吹拂下,粉尘逐渐消散,而在那粉尘退去之地,所有的佣兵,都是软绵绵地软倒在地,一道道痛苦的呻吟声,不断从他们嘴中传出。
望着佣兵似乎并没有生命之危,穆蛇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森然的抬起头,望着那立在院落之中的少年,厉声道:“小混蛋,你竟然用毒!”
“你们都可以依仗人多,我为什么不可以用毒?”摊了摊手,萧炎望着那些仅剩不多的佣兵,笑眯眯的道。
微微笑着,萧炎肩抗着重尺,忽然朝前走了两步,然而,当他在第二步落下之时,变故骤升。
那原本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一位佣兵,忽然猛的跳起身子,手中锋利的长剑,携带着薄薄地斗气,刁钻而狠毒地刺向萧炎小腹。
面对着突然袭来的攻击,萧炎却并未有半点慌张,手中紧握地玄重尺,猛然狠狠的倒插在身前,巨大的尺身,将萧炎大半个身子完全遮掩,同时,也将那长剑攻势,轻易的抵御而下。
“叮!”长剑疾刺在玄重尺之上,顿时,一阵火花四溅,漆黑的尺身上,却连半点白痕都未留下。
偷袭失败,那偷袭之人也不继续冒进,借助着长剑的反弹之力,身体急速倒退着。
“既然偷袭了,又何必再走?”偷袭者刚欲后退,萧炎便是有所察觉,轻笑了一声,脚掌轰然踏在地面之上,随着一道爆炸声响,其身体猛然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与那偷袭者仅隔半米。
两人视线交错,萧炎嘴角缓缓挑起一抹冷笑,因为他发现,原来这偷袭者,竟然是老冤家穆力。
穆力脸色阴冷的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萧炎,眼瞳深处掠过一抹惊慌,在先前药粉降落之时,他便是趁乱接近了萧炎,然后在他不远处假装中毒,可他却是没想到,自己的伪装,居然是被对方给看破。
“力儿,小心!”场中突然而起的变化,同样是让得高台上的穆蛇吃了一惊,特别是当他看见偷袭者竟然是自己儿子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急喝道。
“晚了!”冲着急退的穆力森然一笑,萧炎脚掌再次猛踏地面,一声爆响,身形陡然出现在穆力身前,手中巨大的玄重尺,带起剧烈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后者胸膛横砸而去。
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让得穆力脸色再次一变,心头骇然道:“这家伙竟然还真的是九星斗者了?”
心头的念头一闪而过,穆力把牙一咬,现在他已经完全被萧炎的攻击所笼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所以,他只得强行接下萧炎的攻击。
嘴角抽搐了一下,穆力将体内斗气狂灌进手中的长剑之内,然后咬着牙,手中长剑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同时是直直的刺向萧炎胸膛。
“嘭!”巨大的尺身,在半空飞速掠过,最后重重的轰砸在了穆力胸膛之上,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得穆力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在身体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轰击在剑柄之上,长剑脱手而出,在穆力狰狞的目光中,刺中了萧炎胸膛。
在萧炎的这一击狂猛攻击之下,穆力的身体,犹如被打飞的炮弹一般,在地面上狂搓了一段距离,最后狠狠的撞在一根巨大的木桩之上,再次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长剑携带着凶猛的劲气,狠狠的插在萧炎胸膛之上,穆力这拼死的一击,竟然是让得萧炎退后了一小步。
天空之上,望着那被长剑刺中的萧炎,坐在鹰背之上的小医仙顿时发出一声惊呼,刚欲驱使蓝鹰下来抢救,可萧炎却是举起手来,对着她微微摇了摇。
低头望着插在胸膛上的长剑,萧炎手掌握着剑柄,将之随意的扯了出来,剑尖之上,并没有半点鲜血。
“云芝留下的内甲,防御果然变态…”望着那没有血迹的剑尖,萧炎心中也是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然后将长剑丢弃,抬眼望着那不知死活的穆力。
“力儿!”
电光火石间,穆力便是被打得倒飞而出,高台上的穆蛇脑袋顿时一蒙,急忙跳下来,使劲的摇晃了一下昏迷中的穆力,在用手指测量了他还残存着一口气后,这才微微松气,将昏迷的穆力交给身后的几名佣兵,然后抬起头来,怨毒的盯着萧炎,手掌缓缓的从地上捡起一把精钢长枪,冰冷彻骨的声音中,杀意凛然。
“今天不管如何,你都得死在这里!”
“这话,上次你似乎便说过了。”
萧炎望着被抬进去的穆力,嘴角掀起一抹淡漠,在先前玄重尺砸中后者时,尺身上所蕴含的力量,已经穿透过穆力的身体,最后将他小腹处的斗气气旋,完全打破,也就是说,现在的穆力,即使伤好了,那也不过只是个废人。
这样的举动,虽然有些狠毒,不过萧炎并不在乎,双方的关系,本来就是不可调节,当初山洞的截杀,以及后面的追杀,若不是自己好运,恐怕早就死在他们父子俩手中,而且萧炎清楚,若是自己落在了他们手中,恐怕连死,都只是一种奢想,所以,对待敌人,特别是关系及其恶劣的敌人,萧炎不会有丝毫的留手,能杀则杀,不能杀,也要让之失去报复的利爪。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击杀二星斗师
阴森的盯着平静微笑的萧炎,穆蛇长枪缓缓举起,体内的斗气,在杀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身体表面之上,淡青色的斗气,逐渐的破体而出,最后在体外形成一道薄薄的青色斗气纱衣。
将斗气催化成附体的能量纱衣,是斗师强者的标志,这种能量纱衣,不仅能增强主人的防御,速度,攻击,而且还能够更好的从外界天地中吸取能量,以补充主人体内的消耗,所以,几乎每名斗师,在战斗之时,最首先的动作,便是将斗气纱衣召唤出来。
以萧炎如今的实力,若是召唤斗气纱衣的话,顶多只能在身体的局部部位,勉强形成,而且防御,速度,攻击的增幅,也是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斗者与斗师,是两个阶别,这其中的差距,极为巨大。
所以,萧炎若是想要也召唤得类似穆蛇这般彻底,那便需要他成为一名斗师之后,才有可能。
望着那召唤出能量纱衣的穆蛇,萧炎轻吐了一口气,脸庞之上,也是缓缓的浮现一抹凝重,不管他嘴上说得如何好听,可对方,毕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师!
手掌紧紧的握着玄重尺,随着萧炎精神的紧绷,体内的气旋之内,一缕缕斗气也是开始流淌而出,最后奔腾在身体之内,为其主人提供着战斗所需的足够力量。手掌缓缓的在长枪之上摩擦着,待得体内斗气越来越汹涌之时,穆蛇骤然一声低喝,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身体对着萧炎狂射而去,手中的长枪,微微一颤,竟然凭空舞出了几朵雪白的枪花。
枪尖化为一抹森白影子,刁钻而狠毒的刺向萧炎脖子,经过先前穆力的长剑投射。穆蛇已经能够猜到,萧炎的身体部分,定然是穿了防御的内甲,所以,现在的他,招招攻击。直取萧炎头颅。
面对着穆蛇地狠毒攻击,萧炎身形微退,借助着手中的玄重尺面积的宽阔,横档之间,将那杆长枪的攻势尽数抵御而下。
“叮叮当当…”
随着两人的移动,长枪每一次与黑尺的交锋,都将会溅起漫天火花以及连片地清脆声响。
再次用普通攻击与萧炎纠缠了一会,穆蛇也终于是彻底的摸清了萧炎的实力,斗者九星…
而在摸清对方底线之后。穆蛇嘴角缓缓扬起一抹阴冷地弧度。只要萧炎没有晋升成一名斗师。那么。便不足为惧!
刁钻地长枪撕破空气地阻碍。带起尖锐地声响。闪电般地刺出。而黑尺同样是急忙横竖。想再次将之拒之门外。然而。就在长枪即将点在黑尺之上时。枪身微微一颤。枪头猛然一摆。竟然是生生地绕开了黑尺地阻拦。成功地闪避。让得穆蛇眼眸微眯。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掌心猛然击打在枪柄之上。长枪利马对着萧炎脖子飙射而去。
“嘭!”望着那刁钻射来地枪尖。萧炎身体急忙后倾。脚掌在地面上踏出一道爆炸声响。身体顿时倒射而出。
“凤翔步!”
瞧得萧炎速度暴增。穆蛇同样是一声低喝。脚尖在地面轻点。体内斗气狂涌。身体犹如狂风中一片落叶一般。对着萧炎迅速闪掠而去。而同时。手中地长枪。枪芒再次暴吐。
望着紧追不舍地穆蛇。萧炎眉头紧皱。眼角向后瞟了瞟。发现竟然已临墙角。心间念头闪电闪过。萧炎身体一跃。双脚猛地后弹。在与墙壁接触地霎那。脚掌之上。淡黄地斗气覆盖其上。腿弯微微曲卷。旋即一声炸响。凶猛地反推力。将萧炎地身体。猛射而出。
身在半空,借助着爆步所产生的凶猛推力,萧炎手中玄重尺用力的旋转半圈,在完全借力之后,夹杂着凶悍无匹地劲气,对着穆蛇重砸而下。
“疾风刺!”
头顶上阴影所带来的凶猛劲气,让得穆蛇眉头微皱,手中长枪猛的一转,一声低沉的喝声,长枪之尖,瞬间被一股淡淡的青色风卷所包裹,风卷刮过,周围的空气,都是犹如被撕裂了一般。长枪略微一滞之后,便是带着一股刺破耳膜的破风之声,重重的点在了漆黑的玄重尺之上。
“叮!”响亮地金铁相交之声,在院落之中突兀响起,经久不息。
不得不说,斗师与斗者的差距,的确很大,而作为一名二星斗师,穆蛇的斗气雄浑程度,更是远非萧炎可比。
穆蛇在使用了斗技的前提下,随着一声清脆声响,竟然是将萧炎手中的玄重尺击打得脱手而出。
黑尺飞射天际,失去武器的萧炎,脸色狂变,刚欲冲身抢夺,然而穆蛇却是得意的阴冷一笑,身体率先拔地而起,借助着体内风属性斗气的轻身之效,快速地闪至黑尺之下,然后右掌一探,一把将之抓在了手中。
手掌刚刚握住黑尺,穆蛇脸色骤然一变,黑尺那极其沉重地重量,不仅将他的身体猛地扯下地面,而且在玄重尺那特用的斗气压制效果之下,穆蛇体内奔涌的斗气,立刻变得迟缓了起来。
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的穆蛇,当下不仅心头有些慌乱,而且连身体都是变得缓慢了起来,显然,习惯了斗气快速运转的他,并不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
“妈的,好诡异的武器!”
心头骇然的闪过一道念头,穆蛇急忙想将手中这犹如烫山芋的黑尺丢弃,可萧炎的身形,却是骤然闪现在其身后,低低的森然冷笑,让得穆蛇全身泛寒:“抢吧,你不是抢得很欢畅么?”
“八极崩!”
心头的阴冷喝声,让得萧炎的拳头,猛然充斥了让人震撼的凶猛力量,拳头紧握,带起撕裂空气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身体已经变得迟缓起来的穆蛇后背砸去。
身后陡然袭来的强猛劲气,让得穆蛇脸色狂变。手中的黑尺急忙脱手而出,然后体内斗气狂涌,身体表面上地斗气纱衣,再次变得浓厚了许多。
瞬间的时间,只来得及让穆蛇准备这么多,当他刚刚加厚了斗气纱衣的防御之时。萧炎的攻击,便是狠狠的到达了其后背之上。
“嘭!”
肉体接触的沉闷声响,在院落之内悄然响起,虽然低沉,可却是蕴含着实打实地力量之感。
背后传来的凶猛劲道,直接让得穆蛇脸色猛的一白,身体猛然前扑,好在最后关头双掌撑地,敏捷的在半空中几个凌空翻滚。最后方才身体有些踉跄的落在了几米之外。
身体刚刚立稳,还来不及转身反攻,穆蛇脸色再次一变。心随意转间,体内汹涌的斗气快速的将那从后背处,偷偷溜进来一道暗劲包裹而进。
就在其斗气包裹之时,不远处的萧炎,轻声喝道:“爆!”
“嘭!”
又是一声低沉的闷响,穆蛇身体一阵剧烈颤抖,喉咙间,传出一声痛苦地闷哼,嘴角。一抹血迹,刺眼的浮现。
“可惜了…”
望着那竟然只是受了一些并不算太大伤势的穆蛇,萧炎遗憾地摇了摇头,斗师的确不愧是斗师,竟然能够这么快的察觉到八极崩的暗劲,若是他再发觉晚一点的话,那么这次的战斗,或许便应该将会提前结束了。
不过可惜,这家伙的反映程度。远远超出了萧炎的意料,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调集斗气,将八极崩地暗劲包围起来,这时候再爆炸的暗劲,所取得效果,则要弱上了许多。
前走了两步,萧炎抓起被插在地面上的玄重尺,微微旋转。然后收进了纳戒之中。目光扫向脸色阴沉至极的穆蛇,不由得笑了笑。这家伙此次的吃瘪,可完全是他自己所酿造,这或许就叫做自作孽吧。
“好…好…小子,我还真的是小瞧了你!”
抹去嘴角的血迹,穆蛇脸庞上,充斥着狰狞的神色,被一名斗者两次搞得这般狼狈,这还是他这么多年的第一次,当下怨毒地盯着萧炎,咬牙切齿的道,
微微一笑,萧炎却是没有理会他,舌头微微一动,将一枚藏在嘴中的回气丹吞进了肚内,然后感受着体内斗气的逐渐回复。
“萧炎,你也别得意,我知道你懂得一些高阶斗技。”
长枪忽然重重的跺了一下地面,穆蛇冷笑了一声,身体表面上的斗气纱衣,竟然开始逐渐消散,而那把精铁长枪之上,则开始被覆盖上一层层厚厚的青色斗气。
“不过,你就真当我没有么?”
手掌猛然紧握长枪,穆蛇狞笑道:“拜你和小医仙所赐,那山洞中的第三个石盒中,正好有一卷适合我修炼的高阶斗技,今日,便让你死在它之下吧!”
听着穆蛇地狞笑,萧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没想到,穆蛇竟然还真敢冒着会将石盒内部所放之物损毁地风险,强行将之打开。
望着穆蛇手中长枪上那浓郁的斗气,精通多种高阶斗技地萧炎,自然能够知道,这至少是一种玄阶的斗技!
“唉…”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手指在纳戒之上轻轻刨动,巨大的玄重尺,再次出现在掌心中,到了这时候,他自然不能再有所保留。
冷眼望着萧炎的举动,穆蛇手中长枪之上的斗气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斗气翻腾间,竟然是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仰天狂啸的能量狮头模样。
瞧着枪尖之上凝聚而成的斗气狮头,穆蛇眼中闪过一抹喜意,嘴角再次泛起一抹狰狞笑容,手中长枪骤然诡异的一阵急颤,瞬息之后,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凤翔步!”
“小子,今日让你知道,斗师使用出来的玄阶高级斗技,与你斗者使用出来,可完全是两样!”
身体狂猛的扑来,穆蛇仰头一声暴喝:“狂狮吟!”
随着暴喝的落下,穆蛇手中的枪尖上,快速奔跑的巨大能量狮子涌现而出,狂暴的狮吟声,响彻在这片小天地,让得天空之上的小医仙花容失色。
抬眼望着那附在长枪之上的能量狂狮,萧炎脸色也是凝重,缓缓的出了一口气,体内斗气骤然奔腾,黑尺之上,炽热的光芒猛然大涨,因为炽热的温度,导致周围的空间,看上去竟然有些模糊与扭曲。
“焰分噬浪尺!”
少年的低喝,让得院落之中的温度猛的上升了许多,尺身越来越亮堂,奇异的纹路,在其表面汇勾勒出神秘的图案。
此次地阶斗技的施展,并未再出现上次的那种后继无力的情况,虽然凭萧炎此时的实力,依然不可能展现地阶斗技真正威力的十分之一,不过用来对付穆蛇,却是绰绰有余。
漫天红芒之中,萧炎手中黑尺骤然怒劈而下,一道丈许多的炽热红芒,猛的自尺顶处暴射而出,沿途所过之处,地面被破坏成一片狼藉,一条深深的沟壑,从萧炎脚下,一直蔓延到攻击而来的穆蛇面前。
空气中传来的剧烈压迫以及炽热的温度,让得穆蛇眼瞳深处闪过一抹惊骇,他没想到,这才仅仅几个月时间,面前少年所使用出来的神秘斗技,威力竟然提升到了这种层次。
咬了咬牙,这种时候,没有退缩,因为退则死!非常清楚这点的穆蛇,只得将体内的斗气,不要命的灌注进长枪之中,然后与那道红芒,重重的轰击在了一起。
“轰!”
巨大的暴响声,几乎将院落掀翻,红芒与穆蛇交接之处,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蔓延而开,直到沿袭到几座房屋之中,略微一颤,房间轰然倒塌。
在红芒之中,空间略微沉寂,旋即一道影子暴射而出,在半空中狂喷着鲜血,最后被狠狠的砸射在了墙壁之上,顿时,墙壁瞬间化成一片废墟,烟雾弥漫。
院落之中,微风吹过,灰尘逐渐消散,少年手持重尺的身影,缓缓浮现。
望着下方那安然无恙的少年,天空之上,小医仙玉手轻轻捂着红润小嘴,俏脸之上,一片震撼。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小山谷
望着下方那几乎变成废墟的院落,小医仙半晌后方才从震撼中回复过来,美眸泛着许些异彩,盯着那肩扛重尺的少年,玉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蓝鹰的羽毛,然后驾驭着它,缓缓的盘旋着降落在院中。
轻灵的跃下鹰背,小医仙行至萧炎身旁,目光看向穆蛇飞射之处,轻声道:“他怎么样了?”
“至少重伤。”微微笑了笑,萧炎忽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手掌紧捂着嘴,片刻后,掌心中出现了些血迹。
“没事吧?”望着萧炎苍白的脸色,小医仙玉手急忙在其背上轻拍了拍,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脱力了而已。”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萧炎手掌对着那灰尘弥漫的墙角处一推,一股劲风,将灰尘席卷而去,露出其下的一片废墟。
萧炎望着那在废墟下微微抽搐的身体,漆黑的眼眸中,却是一片淡漠,再次轻咳嗽了几声,缓缓的拖着重尺,来到废墟之旁,手中重尺,轰的一声,将一块碎石击飞而去,露出了下方那惨白着脸色,满身狼狈的穆蛇。
“抱歉,你输了。”
此时的穆蛇,双腿已被砸断,惨白的脸色极为的可怖,呼吸也是越来越低不可闻,显然,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小混蛋,我还是小瞧了你啊!”虚弱的声音,从穆蛇嘴中断断续续的传出,然而虽然声音低迷,可其中的那抹怨毒,却是丝毫不减。
萧炎轻笑了笑,并未答话,眼神依然淡漠,并未因为穆蛇此时的惨状而有丝毫的怜悯。
“小子,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似乎也是明白萧炎并不会起什么同情地心思。所以穆蛇话语中。也并没有求饶地意思。反而充斥着狰狞地杀意。
“我想。你应该没有那种机会了。”
萧炎淡淡地道。低下身来。手掌在其身上一阵摸索。wWw.SH首发书.道片刻后。空手而回。微偏着头。道:“从石盒中得到地玄阶斗技呢?”
“嘿嘿。你对它有兴趣?不过可惜。我若死了。你就永远别想得到它。”艰难地抬起头来。穆蛇脸庞上泛起一抹阴森地得意。看萧炎地举动。他似乎觉得自己把握到了一点能够与对方谈条件地资格了。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缓缓地站直身子。无奈地摊了摊手。沉默了一下。忽然微笑道:“既然这样…那你还是去死吧。”
话音落下。萧炎脸庞瞬间阴寒。手中地玄重尺。重重地对着穆蛇胸膛怒砸而下。
望着那动手毫不拖泥带水的萧炎,穆蛇眼瞳中掠过一抹惊骇与恐惧,他没想到,萧炎竟然能够舍弃玄阶斗技的诱惑。
“放过我,我告诉你玄阶斗技的所藏之地。日后我们的恩怨,也一笔勾销!”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穆蛇忽然嘶声大喊道。
“不用了,相对于玄阶斗技,我这人更不喜欢被一些犹如毒蛇般的冷血生物惦记在心里。”森然一笑,萧炎手中的重尺,毫不留情地狠狠轰砸在了穆蛇胸膛之上。
“嘭!”
随着一声闷响,穆蛇眼瞳骤然一凸,身体猛的下陷了许多。一口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被其从嘴中狂喷了出来。
眼睛怨毒地盯着面前的少年,穆蛇终于是缓缓的软了下去,身体之上的生机,也是快速褪去。
望着那蜷缩在废墟之中的冰凉尸体,萧炎眼眸轻轻闭上,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对着不远处的小医仙行去。
“走吧,穆蛇死了。狼头佣兵团便再没有了领头之人。树倒猢狲散,狼头佣兵团。已经散了…”行至小医仙身旁,萧炎脸庞上略微有些疲惫,轻声道。dao.ne书.道//
“嗯。”
柔声应了一句,小医仙美眸在四周扫了扫,只见那些残存的佣兵,已经随着穆蛇的死,再没有了半分战意,一个个脸色惨白的四处窜逃,似乎是生怕萧炎前去追杀一般。
轻叹了一口气,穆蛇一死,以往地所有恩怨也是随之烟消云散,红润嘴唇微微抿着,小医仙低声道:“也是该离开了啊…”
转过身来,小医仙将萧炎小心扶上蓝鹰背上,然后也是跃了上去,玉手一挥,蓝鹰发出一声鹰啼,然后缓缓盘旋升空而起。
蓝鹰在天空盘旋一圈,然后飞速的展翅飞掠,片刻之后,便是消失在蔚蓝的天空之上。
在萧炎两人踢场之后不久,穆蛇身死的消息,便是飞快的传遍了整个青山小镇,对于这震撼的消息,所有人都是满脸惊愕,特别是当他们知道,那击杀穆蛇的,竟然便是那当日被追杀进魔兽山脉深处的少年之后,惊愕顿时变成了惊骇。
一个年龄看似不到二十的少年,竟然是将狼头佣兵三大团长全部击杀,残酷地现实,让得大多人心中都是有股羞愧的感觉。
穆蛇的死亡,同时也宣告着狼头佣兵团的解散,在没有掌舵人的指挥下,这往日横霸青山镇的一大势力,竟然便是因为一名少年的关系,逐渐的沦落成了最不入流的势力。
当然,狼头佣兵团地结局如何,对于萧炎来说,已经并没有任何意义,青山小镇只是他历练开始地第一个起始点而已,或许在日后,当他苦修结束之时,会偶尔想起那坐落在魔兽山脉之下的小镇,在那里,他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追杀。炎两人并没有急着横穿魔兽山脉,反而是在小医仙地带领下,来到了一处能量极为充裕之地。
对于这地方,萧炎也并不陌生,这里正是当初跟随着采药队伍来到的那处遍地生长着药材的盆地,不过此次,他却是在小医仙的领路下,从高空,直接飞进了盆地深处。
在盆地深处徐徐的降落而下。小谷中充斥的浓郁能量,让得萧炎满脸狂喜的深吸了一口空气,顿时,精神为之一振。
“怎么样?这地方好吧?这里的小山谷,与外面是完全的隔绝,而且天空上有浓雾遮掩。极为隐蔽,若不是一次小岚偶然闯了进来,我恐怕也不可能发现这处奇地。”望着萧炎那惊叹地神色,小医仙略微有些得意的娇笑道。
“的确很棒。”
赞不绝口的点了点头,萧炎目光在布满淡淡能量雾气的谷中扫过,却是再次惊喜的发现,山谷之中,竟然还生长着各种珍惜地药草,一股股药香之味。夹杂在雾气之中,让人心旷神怡。
“我们暂时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我的七彩毒经中需要配制的一些药草,正好这里有…”偏过头。小医仙望着萧炎,语气中有着商量的意思。没问题。”
闻言,萧炎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这般好的修炼之地,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见的,他心中可打算着,最好能够在这里晋升成一名斗师呢。
虽说山谷与世隔绝,只能依靠小医仙的蓝鹰才能飞跃出去,不过萧炎并不担心。有着药老以及紫云翼的他,若真出现一些变故,同样能够飞天而出。
瞧着萧炎答应,小医仙也是笑吟吟地点了点头,对着蓝鹰吹了一声竹哨,任由它自由飞翔,然后领着萧炎,步行至小山谷的一处角落,纤指指着那里的一处草棚。微笑道:“这是我以前所搭建地,我们这段时间,便居住在里面吧。”
“呵呵,虽然是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