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391部分

晨,魂殿殿主与魂魔老人对视了一眼,后者苍老的脸庞上,涌现一抹阴厉之色,在那众多目光中行出两步,道:“血斧萧晨,名头在当年的确响亮,不过现在的你,可是有些过时了”
“过未过时,交手便知。”
萧晨面色依旧那般古板,不过心中,却是多了许些凝重,不管魂魔老人的话有多么的难听,但总归是有着一些道理,如果他是正常修炼到现在,莫说这魂魔老人,就算是魂千陌,他都不会放在眼中,身为曾经萧族的天才人物,他有着这等自傲与自信,但可惜,事实总归是残酷,困于幻境上千年,他能保住性命已是不易,实力的提升,更是缓慢之极,这才导致原本算得上是后辈的魂魔老人,都是能够胜他一筹。
闻言,魂魔老人一声怪笑,浑身衣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而其身体也是自动悬浮而起,旋即停于天空上,浩瀚滔天般的斗气,便是自其体内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一时间,遥遥天空之上,黑雾遮天蔽日,整片山脉的光线,一下子便是变得黯淡了许多。
“咕噜”
对于魂魔老人这等可怕的斗气威压,山脉之中响起一连片咽口水的声音,一道道目光惊惧的望着前者,虽说那空间之内的交手会更加的恐怖,但毕竟有着空间分隔,华般震慑,远远不如亲眼所观。
“五星斗圣后期魂族之中,果真是强者如云啊。”
一些宗派的太上长老也是在此刻暗自低叹,为魂族的雄浑底蕴羡慕不已。
“那萧晨据说也是萧族的人,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他要胜魂魔老人,有些困难啊……”
“嗯,的确是一场惨烈之战。”
那四面八方传来的窃窃私语,并未让得萧晨眼神有所波动,他此刻的目光,已是只有天空上那道在遮天黑云之下的身影,他望着魂魔老人,眼中,逐渐的有着一股炽热升腾。
“犯萧族之威者,死!”
萧晨手掌缓缓握下,足有十丈庞大的血色巨斧,陡然凝现,他的眼瞳之中,也是在此刻涌上了许些赤红之意,一道属于当年萧族那个时代的低声咆哮,穿越过那历史的埋葬,在这数千年后,再度让人热血沸腾的响起!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平一局
听得那一句自萧晨嘴中传出的低沉咆哮,萧炎的心头,也是在此刻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一种源自血脉深处的奇异感觉”逐渐的扩散自他身体的每一处,那种感觉,让得他的灵魂,都是有些颤粟
那种感觉,是一种曾经的骄傲,一个曾经屹立在这个大陆之巅的种族所拥有的骄傲!
即便如今种族衰败,但那种骄傲,却依旧是深深的埋藏在血脉之中。
在那个萧族最为鼎盛的时代”无人犯其威!
即便是魂族,也只是如习毒蛇一般的暗暗潜藏,等待着对手疲软时,施与致命一击!
“这句话,现在的萧族,可没资格提及”魂魔老人低下头,目光阴狠如蛇般的盯着紧握着巨夫血斧的萧晨,讥讽道。
“即便萧族败落,但凭你,也没这等资格评论!”
萧晨眼神森寒的可怕,脚掌猛的一跺地面,其身形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魂魔老人头顶之上,巨大的血色斧头,如同那怒劈天地的开天神斧一般,狠狠的对着后者劈下!
“老夫有没资格,你亲手试试便知”面对着萧晨那声势极足的攻势,魂魔老人却是一声冷笑,袖袍一震,数十道森白色的骨链便是暴射而出,黑雾喷涌间,飞快的在面前形成一张白色蜘蛛网,任由那巨斧怒劈而来。
“吱吱”
巨斧劈砍在网上”其上所蕴含的强猛力量,飞快的被卸去,而巨斧下落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犹如陷入重重泥潭一般,到得最后,终于是在距魂魔老人额头仅有半尺时,凝固而下。
“血斧萧晨,不过如此”
“是么”
闻言,萧晨眼中红芒一闪,那血色巨斧斧刃上,一丝血线骤然浮现,巨斧再度劈下,那宛如蚕丝般柔韧的骨网,却是被直接轻巧的切割而开,而那斧忍,则是闪电般的对着魂魔老人喉咙抹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得魂魔老人微微一惊,但却并不慌乱,如同枯骨般的手掌划起一道诡异弧度,居然是直接轻飘飘的贴在了斧身之上,然后随意一拍,只听得一声巨响,那巨大的血斧,竟然便是被他那一掌生生拍飞而去,斧刃过去”削断了魂魔老人一缕头发。
“哼!”
初次交手,略微有些托大吃了个绪,那魂魔老人面色也是阴冷下来,手印猛的一变,只见得他头顶上那遮天蔽日的黑云之内,突然传出无数道凄厉的惨叫声,隐隐间,甚至还能够看见黑云之中,有着无数道身影在挣扎着。
“天妖血蛊,噬!”
伴随着魂魔老人阴冷喝声落下,那天空上的黑云猛然翻腾起来,片刻后,一股宛如不属于人类般的凶戾气息,突然自黑云之中暴涌而出,旋即”在那无数道惊骇目光中,一道刺眼血光宛如惊雷般的撕裂黑云,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般的速度,疯狂的对着萧晨暴冲而去。
“裂地斩!”
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血光,萧晨手中巨大血斧顿时宛如风车般的狂舞而起,旋即斧身一顿,一道足有千丈庞大的血芒,顿时自斧刃之上暴掠而出,带起一阵阵低沉的音爆之声,快若闪电般的与那血光狠狠对撞在一起。
“呱”
被那千丈血芒狠狠的劈中,那道血光顿时倒飞出数千丈,凄厉的怪叫声响彻而起,沿途处将几座山峰都是生生的撞成了湮粉。
不过虽说遭遇重击”但那血光却是生命力顽强,待得刚刚稳住身形,便是再度掠来,不过这一次,它的速度却是减缓了许多,乃至于许多人都是看清了它的模样,当下便是有着不少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那是一只如同蟾蜍般的东西,只不过其身体呈暗红之色,在其体表,有着无数凸出来的肉团,细细看去,在这些肉团上,居然是一张张狰狞的人脸!
“竟然是魂盅蛀,这魂魔老人,手段还真是狠辣”不远处,药老望着那模样狰狞可怕的血蛙,面色也是有些难看,道。
萧炎眉头也是微皱,这魂盅蛙他也听说过,据说是以诸多的灵魂汇聚一起,让灵魂彼此厮杀,再加上一些材料的炼制,便是能够将这魂盅蛙炼制而出,这东西,与傀儡有些相像,但却因为乃是无数灵魂被强行籽合在一起,所以也是拥有着一些智慧,但这种智慧,却是被它的凶戾所支配,这种东西,一旦放出来,便是会疯狂的杀戮,甚至到得后来,还会出现攻击主人的事情,因此这魂盅蛙,一般得是手段相当狠辣的人方才会炼制。
山脉之中,无数道目光望着那血井,眼中都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与恐惧之色,显然不少人都是听说过魂盅蛙的凶名。
“去!”
对于那些目光,魂魔老人却是丝毫不理,脸庞上浮现一抹阴厉之色,手指指向不远处的萧晨,而听得他的命令,那魂盅蛙顿时再度暴射而出,至于那魂魔老人,也是在魂盅蛙牵制着萧晨时,不断的暗中出手,招招狠辣,直至萧晨要害之处,显然是想要趁机将其真正的击杀于此。
面对着一人一蛀的联手攻势,萧晨也是不得不转攻为守,隐隐间,居然是有些落入下风的味道。
“看来情况有些不太妙啊”见到这一幕,药老等人也是皱眉低声道,而反观魂殿一方,却是一脸的喜意。
萧炎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萧晨,后者虽说处处被限制,但其脸色,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见状,他心中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萧晨先祖虽说似乎实力稍弱魂魔老人一些,但毕竟也是当年的风云人物,论起诸多的经验,倒也不是魂魔老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不知道那片空旬之中怎样了……”
萧炎的视线,再度转向那片构建而出的空间,里面的战斗,也已逐渐的白热化,即便是隔着一个空间,但萧炎依旧是能够感觉到其中暴涌的毁灭性力量,不过现在光以肉眼,已是无法看清楚其中的战况,因此他也不是非常的清楚里面究竟如何。
“如今三场已出两场,那魂殿殿主还并未出手,看来或许是想等待着两场结束后看情况而它”
萧炎心中念头转动着,若是魂魔老人以及魂千陌都是能够取得胜利的话,那三局,对方已是胜了两局,那最后一局,也是没有子比试的必要。
在萧炎沉吟之旬,天空上的战斗,也是越来越白热化,凌厉的交手看得人眼花缭乱,唯有一些眼力毒辣之辈,方才能够勉强的跟着那闪烁的人影……,
“砰!”
而随着萧晨与魂魔老人之间的战斗越来越凶狠激烈时,天空上,却是突然传出一道惊雷般的炸响”将众人的目光顿时吸引了过去,只见得那一片空间通道,突然炸裂而开,旋即两道身影自其中倒飞而出,各自退后了数百步,方才缓缓的稳住身形。
“他们出来了!”
见到那两道从空间通道中掠出的身影,山脉中顿时响起一道道惊讶之声。
“嘿,老鬼还真是有几把刷子”魂千陌在天空上稳下身来,他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狼狈的地方,甚至连衣衫都没怎么动过,不过像萧炎这等强者,却是一眼能够弄出,这老家伙体内的斗气,竟然消耗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由此可见,那片空间中,两人的交手究竟有多惨烈。
远处,丹塔老祖只是淡淡一笑,并未说话。
“千陌长老,结果如何?”
“前辈,结果如何?”
在下方,魂殿殿主与萧炎,几乎是同时的开口,这两人的交手结果,可是对今日的战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闻言,那魂千陌与丹塔老祖都是微微迟疑了一下,对视了一眼,旋即开口道:“算平局吧…………,
两人的实力,差距并非很大,若真是要以死相搏的话,的确能够分出胜负,但显然,两人都不可能真的如此……,
听得此话,魂殿殿主与萧炎都是一怔,后者倒还好,前者却是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结果有些不太满意。
“别不知足了”有这老怪插手,能取得平局已是不错”魂千陌在魂殿殿主身旁落下身来,淡淡的说了一声,旋即略作沉默,面色略微有些阴晴不定,抬头望着远处的那道童子身影,喃喃道:“没想到他竟然到了那一步,或许族长会感兴趣的。”
魂千陌的喃喃声,魂殿殿主并未听见,他苦笑了一声后,抬起头来,望向天空上魂魔老人与萧晨那越来越火爆的战圈,轻叹道:“只要魂魔老人能够赢了这一场,大局基本便能定下……”
听得他的话,魂千陌也是抬头,看了一眼那处战圈,当下眉头便是突然紧皱了起来,旋即缓缓摇头,声音低沉的道:“有些难”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最后一局
,什么?”
魂殿殿主听得此话,面色却是忍不住的微微!变,魂魔老人可是五星斗圣后期的实力,而那萧晨,却仅仅只是五星斗圣中期,这种差距,前者胜他应该不难才是。
“若是萧晨如此好对付的话,在当年就不会有那等名声了”魂千陌淡淡的道,在那个时代,他虽然也是名气不弱,但比起萧晨这等人物,依旧是差了许多,若非这萧晨陷入幻境这么多年,恐怕连他,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魂殿殿主眉头紧皱,抬起头来,望着那越来越激烈的战圈,此刻的双方,那萧晨依旧是处于下风之中,看上去似乎在魂魔老人与魂盅蛙的联手攻击下有些手忙脚乱。
“希望能够顺利……”
“铛”
魂盅蛙巨大的身体如同一枚炮弹般,狠狠的撞在巨斧上,那恐怖的劲道,直接是将萧晨震得连退了好几步,待得其刚刚稳下身时,一股阴寒劲风,却是极为刁钻狠辣的对着其后背要害部位暴掠而来,当下其身形骤然扭转,斧刃对着后方一挑,将一道宛如毒蛇般的锋利锁尖弹射而开。
不过虽说抵御下了这次惊险的攻势,但萧晨血斧也是被震得倒飞而去,整条手臂,都是有些麻木的感觉。
“萧晨,不管你经验多丰富,但老夫却在等级上稳压你一筹,想要胜我,那是痴人说梦”魂魔老人的身影出现在魂盅蛙头顶之上他望向萧晨,冷笑道:“在天下群雄面前你这位当年的大人物,却是被逼的如此狼狈,还不如自己退去,免得受辱!”
萧晨的身形,也是在半空中闪现而出,他瞥了一眼魂魔老人,古板的面庞上依旧没有什么波动,不过他周身所荡漾的浩瀚斗气,却是突然间减弱而下,其双手紧紧的握着斧柄然后高举过头。
“一斧,解决你。”
“哼,狂妄!”闻言,魂魔老人面色微寒”不过其心中”却是高度的警惕了起来,体内浩瀚斗气宛如洪水般的急速运转起来,在其身体表面形成无数斗气漩涡。
萧晨血斧高举”浑身气息,居然都是逐渐的归于寂灭,若不是肉眼可见能够看见那一道身影的话”恐怕任谁都是会认为,萧晨的气息,突然间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轰隆隆”
而在其气息归于寂灭间,清朗的天空上突然涌现层层乌云,乌云之内,雷霆宛如银蛇一般四处舞动轰隆隆的巨声,响彻着天际。
在雷霆涌动霎那,萧晨的气息,猛然暴涌而出,宛如一道实质气柱一般,直冲云层而最让得人感到惊骇的是此时萧晨的气息,居然是直接涨到了五星斗圣后期的地步!
“怎么可能?!”
感受到萧晨那突然间便是追上自己的气息魂魔老人面色顿时大变,先前他分明便是感应到萧晨的真实实力,只是停留在五星斗圣中期而已,怎合,
“苍穹斩,解苍穹”
萧晨并没有给予魂魔老人任何的反映时间,在其气息冲天而起的霎那,手中血斧,骤然在天空上划过一道奇异弧度,旋即,一条仅有拇指粗细的血线,闪现天空,血线掠过处,这片天地,都仿佛是被切割成了两半一般,一半乌云翻滚,雷声阵阵”一半血气冲天,杀气腾腾!
“毕!”
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诡异血线,魂魔老人手脚一片冰凉,一种死亡的气息,悄然的自内心深处涌出,不过好在他也并非是寻常人物,瞬息后便是急忙压制下心中的失措,干枯的面庞上,也是在同时间涌上一抹狠戾,这种危急关头,若是真不拼命的话,必然难逃一死!
“吞盅”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魂魔老人手掌猛的按在那魂盅蛙的头顶上,血芒暴涌间,那魂盅蛙顿时发出一道凄厉的的呱鸣声,旋即众人便是见到,那魂盅蛙庞大的身体直接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而下,最后化为一滩粘稠的血浆,被那魂魔老人一口吞进肚内。
“咕噜噜”
随着这魂魔老人将魂盅蛙吞噬,其脸庞上,居然也是开始鼓出一道道血团,看上去显得尤为的恐怖,但其浑身缭绕的浩瀚斗气,也是在此刻,变得极度暴戾起来。
“呱”
一道惊天动地的呱鸣之声,自魂魔老人变样的嘴中传出,天地间的能量,飞快的在魂魔老人变异的大嘴之中凝聚,短短瞬息间,一道粘稠的血球便是浮现而出。
“轰”
粘稠血球一现,便是在诸多目光之中暴掠而出,最后与那闪掠过天际的血线,轰然相撞!
“砰!”
撞击的霎那,强烈的血光扩散而开,几乎是让得整片山脉,都是笼罩在一种暗沉的鲜红之中,一些暴戾的情绪,也是悄然的在一些实力较差的人心中涌现,令得他们眼睛都是变得血红了起来,不过好在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有点实力,这才未曾让得自己迷失在那等暴戾情绪中。
陨落之巅,萧炎等人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空上那足有数百丈庞大的血色光球,即便是相隔甚远,他们都是能够感觉到那血球之中所蕴含的可怕能量,这些能量若是扩散开来,这陨落山脉,起码一半都是得化为平原……,
“萧晨先祖呢?”
就在萧炎心中掠过这道念头,并且准备搜寻时,那巨大的血色光球之内,两道身影猛的倒飞而出,最后重重的各自射在两座山峰之上,可怕的力道,直接是将山峰都是震得塌陷了下去。
这一幕,让得众人皆是大惊,刚欲惊呼出声,那化为废墟的山峰中,两道身影便是有些摇摇晃晃的飞腾而起,浑身鲜血舟模样,都是显得有些狼狈。
“萧晨先祖”
“魂魔长老”
具到两人这幅凄惨模样,双方的人都是大惊,显然是未曾料到他们竟然拼得如此之狠。
萧晨抹去脸庞上的血迹,望了一眼远处的魂魔老人,眼中也是有些凝重,他的实力,的确只有五星斗圣中期,先前那足以匹敌后期的攻击,也不可能连续的施展,不过有些遗憾的是,那魂魔老人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在那危急时刻,竟然直接吞噬了盅虫,让得他化险为夷。
当然,吞噬盅虫虽然实力瞬涨了许多,但后遗症却是相当之大,这个老鬼,未来数十年内,都将会因为体内斗气被盅虫侵蚀而难以提升实力。
萧晨控制着有些虚弱的身体缓缓的在萧炎等人身旁落下,现在的他与魂魔老人,都已无再战之力,不过他的伤只是虚弱所致,但后者,却是真正的有些凄惨了。
“萧晨先祖,没事吧?”见到萧晨落下,萧炎连忙道,同时迅速的递过一枚药香盘绕的丹药。
“没事,不过这一局恐怕还是平局,最后一场,只能靠你了”萧晨接过丹药,吞进肚内,略微有些遗憾的道。
又是平局!
一旁的药老等人闻言,都是不由得苦笑一声,三局之中,两局都是平局,这倒是有些滑稽了,不过这样一来,这最重要的一局,依旧还是落到了萧炎身上。
“最后一局,就奂给我来吧…………,
…………………………………………………………………………,………………,
“平局魂魔长老,这次你可是托大了!”
魂殿殿主眉头紧皱,显然是对于魂魔老人取得的战绩有些不满。
“。手,那下次你自己去试?”魂魔老人面色一冷,他心中此刻也满是怒火,此次不仅未能取胜,反而还损失了魂盅蛙,而且他体内伤势,也是极让人头疼的事。
“老夫早便说过,直接与天府联盟彻底的开战,你们偏要搞什么高层决战,现在骑虎难下,若是你最后一局输了的话,哼,到时候可真有好戏要看了”魂魔老人低声怒道。
“魂殿的存在”对我魂族重要非常,现在可不是拿来与人硬碰的时候,你真要彻底开战,等日后计划完成,自然让你战个够。”魂殿殿主淡淡的道。
“别废话了,灭生”准备吧,最后一场,是你与那萧炎之间的战斗”魂千陌目光望向远处的萧炎,道:“你们两人的这一场,方才能够决定此次交战的胜负……”
魂殿殿主微微点头。
“那小子狡猾得很,如今更是身怀净莲妖火,你可莫要阴沟里翻船了。”一旁的魂魔老人冷声道。
“净莲妖火么……”
闻言,魂殿殿主不由得与一旁的魂千陌对视了一眼,眼中掠过一抹诡异笑意,旋即前者一挥衣袖,便是缓步而出。
“本殿倒是想要见识一番,净莲妖火在他的手中,能有多少威力?”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萧炎VS魂殿殿主
在魂殿殿主踏出的步伐的同时,这山脉之中无数道目光,齐唰师般的投舟了过来,魂殿殿主,这等人物,在中州之上,曾经所拥有的凶名,几乎是达到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步,虽说后来因为长时间的闭关而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可其凶名,却依旧长盛不衰
若是要排出中州上风云人物的话,恐怕这魂殿殿主魂灭生,必然名列前席!
“三局两平,有些出乎本殿的意料,不过这应该无法改变最后的结局。”魂殿殿主的步伐在距萧炎百丈时,终于缓缓顿下,他抬头望着后者,淡淡一笑,话语之间,气度从容不迫,丝毫没有因为如今的局面而有丝毫的动容。
萧炎的目光,与魂殿殿主相交织,暗流涌动,连空气仿佛都是在此刻升温了起来。
“做人留一线,说话九分满,有时候,话说得太满,反而自取其辱,殿主可要自垂啊。”萧炎轻声道。
“呵呵,魂殿做事”不留生机,这般说法,只是对待庸人而言,成大事,若是在乎这些,终究是小家子气”魂殿殿主大笑一声,道。
听得两人之间这唇枪舌剑,众人心头也是有些热意,这一场战斗,方才是今天最为重要的一场,一方是魂殿之主”一方从某个方面来说,也算是天府联盟的领袖,两人的战斗,决定着此次决战的输赢!
“因为你,族中对我的微词颇多,当年是我传令派人前往加玛帝国抓萧战,我之本意,既然要动手,那便斩草除根,但在命令发布后,本殿便是因修炼之故而闭关,这才让得手下的人偷了一些懒,仅仅只是抓回了萧战,事后对你的诸多追杀,也是因为他们的心存轻视,屡次让你逃脱,短短数十年时间,你却是一步步的达到了这个层次”魂殿殿主目光略微有些复杂的盯着萧炎,这个如今魂殿的心腹大患,原本能够早早的便是被他们抹杀而去,但最终却是因为种种原因,反而让得后者,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成长起来,到得现在,居然已是达到了能够与魂殿分庭抗拒的地步!
如果抛去彼此敌对的身份不谈,对于萧炎,魂殿殿主心中,也是有着许些佩服,他自认,如果换作了他自己,必然难以爬过那坎柯的路途,最后屹立在这片大陆之巅。
“放任你成长至此,本殿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这一次我希望了结这些责任。”魂殿殿主一笑,目光看向对面那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萧炎,缓缓的道。
“萧家族人血仇,我也希望,今日能够帮他们将其了结”
萧炎的声音并不大,但任谁都是能够听出其中蕴含的森然杀意,当年的那一件件惨事”他到现在都是忘不了,原本完整的萧家”因为魂殿,四分五裂,父亲被抓,族人被杀,最后颠沛流离,在加玛帝国之中四处逃窜”那时候的他,没有保护家族的实力,只能背负着满腔的血仇独自离开,那段时间,磨练了他的意志,但同样的,也是让得他对魂殿的仇恨,越发的浓厚。
闻言,魂殿殿主淡淡笑了笑,漆黑的斗气缓缓的自其体内涌出,道:“动手吧,本殿也想看看,经过妖火空间奇遇之后的你,能够强到何种牧”
“砰”
然而,魂殿殿主的话音还未彻底的落下,一道低沉的音爆之声,便是快若闪电般的在其耳旁响起,而且,就在音爆声响起的霎那,他面前的空间蠕动,一道身影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双指并曲,粉红火苗跳跃着欢快的弧度,天地间的温度,霎那间升高了起来。
攻击来的极为的突然,即便是以魂殿殿主的定力,眼中都是掠过了一抹愕然”但下一瞬,他身体表面的漆黑斗气,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凝聚而起,飞快的化为一道宛如实质般的黑色盾牌。
“嗤!”
双指并没有丝毫的停滞,直接是重重的点在盾牌之上,而后者也是在一瞬间被那跳跃的粉红色火苗融化而开,宛如奔雷一般,点向魂殿殿主双眼。
“哼!”
面对着一出手便是狠辣攻击的萧炎,那魂殿殿主也是一声冷哼,身形纹丝不动,他并没有去防御萧炎的那一指,而是直接一掌对着萧炎心脏拍了过去,这般模样,竟然是想要以眼换命!
“嗤,殿主好算计啊……”
见状,萧炎也是嗤笑一声,但手中攻击也是止住,向下一戳,极为精准的点在了魂殿殿主手掌至上,粉红焰火闪烁而过,后者手掌之上的浓郁漆黑斗气,顿时急速的消融而开。
瞧得净莲妖火竟然如此霸道,魂殿殿主眉头也是一皱,身形微微一颤,一道道残影浮现面出,而其身形,却是在瞬间出现在了半空之上,面色略微有些阴沉的望着手掌,在手背上,一道约莫半寸长的焦痕浮现而出,伤口附近没有血液渗透而出,因为在接触的那一霎,周围的血管,便是被净莲妖火的余温被焚化了……,
“不愧是净莲妖火”
一交手,魂殿殿主便走出现了伤势,虽说不重,但却有些不太好看。
两人的交手,几乎都是贴身肉搏,而且双方速度皆是快若鬼魅,电光火石间,便是一触既离,除了一些少数眼力毒辣之辈,大多数人都是看得有些眼花缭乱,心中惊叹之余,也是不免有些向往
萧炎抬头,望向魂殿殿主,并没有再说任何的话语,手印闪电般的变幻起来,而随着其手印的变幻,一道足有千丈庞大的灵魂虚影,顿时将其身体笼罩而进。
“黄泉天怒”
面对着这等对手,萧炎没有丝毫的小觑,一出手,便是施展出黄泉天怒这等威力极强的灵魂音波。
“华!”
巨大的虚影,嘴巴也是在同一时刻张开,旋即,一道恐怖的灵魂声波,便是以一种超越光的速度,轰向魂殿殿主。
“萧炎,别人怕你的黄泉天怒,本殿可丝毫不惧”魂殿殿主身形暴退,漆黑斗气从其体内一霎那间炸放而开,在诸多惊骇目光中,化为无数道灵魂虚影,这些虚影,形成一个诡异的阵法,将其包围而进,满脸虔诚的跪伏而下,与此同时,嘴中也是发出乎一道道刺耳的灵魂音波。
“万魂朝拜!”
无数道灵魂音波在魂殿殿主身前凝聚,旋即化为一道音波利箭,暴射而出,与那黄泉天怒的灵魂冲击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呜呜呜呜”
两道灵魂音波狠狠撞击,一时间,这片天空上顿时响起铺天盖地的灵魂呜鸣声,在这等灵魂音波下,不少强者面色都是一白,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旋即满脸骇然的暴退,光是声波余力,便是让得他们不堪一击……,
天空上,音波碰撞扩散,那魂殿殿主周围那无数道虚幻灵魂也是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开来,最后被炸个精光,但其本身,倒是在这等保护下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损伤。
见状,萧炎眉头也是微微一皱,这还是他首次遇见能够施展与黄泉天怒相同的灵魂声波冲击,这魂殿殿主,果然所学极广,而且,此人的灵魂,也是处于天境大圆满的层次,与他都是不相伯仲,面且,经过交手,他也是发现,这魂殿殿主的实力,已经是达到了五星斗圣中期的地步,也就是说,在这两年中,他的实力,也是有所提升。
“想要,你灵魂力量虽强,但想要在这上面打败本殿,恐怕是有些异想天开……”
魂殿殿主随手破去那最后一道音波冲击,开口道。
萧炎瞥了他一眼,依旧不答话,嘴一张,粉红色的火焰便是被其喷出,而随着这团火焰的出现,这陨落山峰之上的树木,噗的一声,直接是在诸多惊愕目光中无火自燃起来,然后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
魂殿殿主眼瞳微缩的望着那悬浮在萧炎头顶上的粉红色火焰,脸庞上终于是涌现极端的凝重,净莲妖火,这种可怕的异火”就算是他,若是被侵入体内的话,都是会立刻受到重创,异火榜第三,这等排名,可不是光光用来供人评论的……,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净莲妖火对敌,希望你可莫要让人失望才是。”萧炎微微抬头,望着魂殿殿主那凝重的脸庞,轻笑道。
“异火虽强,但也要看操控它的人是谁……”
魂殿殿主淡淡的道,他注视着萧炎以及那团粉红色的火焰,眼瞳深处,突然掠过一缕极淡极淡的黑炎,显得异常的诡异。
“而且……,净莲妖火虽强,但嘿……”
萧炎微眯着眼眸,在先前的那一霎,他隐约间感觉到体内的小伊传出了一股奇特的波动。
“这家伙体内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存在”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虚无吞炎
萧炎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悬浮在半空中的魂殿殿主,双手却是宛如莲花绽放一般,舞出道道残影,而伴随着其手印的变化,其头顶上的那团粉红色火焰,也是咻的一声,掠上高空,然后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下急速蠕动起来。闪舞35
粉红火焰在蠕动之间,也是逐渐的释放出那恐怖的温度,令得这片天地如同蒸炉一般,整个陨落山脉之中,时不时的有着山峰无火自燃,浓浓的烟雾直冲天际。
一些实力稍弱者,**的斗气也是在此刻变得滚烫起来,而且一些情绪波动得厉害的人,更是惊恐的发现,身体之内,竟然在逐渐的升温着,净莲妖火,本就有着以人情绪为引,令人人体无火自燃的奇异能力,不过这般一幕,依旧是骇得不少人连连后退,直到退到山脉的边缘处时,**那种灼痛感觉方才减弱许多,当下个个都是一脸的惊骇
“不愧是净莲妖火啊,竟然恐怖到这种地步”在山峰的周围,一些宗派的太上长老也是面色凝重与艳羡,与拥有着这种异火的对手交战,还未出手,便是得分出一些心神抵抚着火焰的高温,那种可怕的温度,可是连斗气都是能够轻易的燃烧。
“那萧炎终于是要动用净莲妖火了……”
魂魔老人望着这一幕,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净莲妖火,就算是他对付起来,都是有些感到棘手,魂殿殿主虽说比萧炎高一层次,但若是一个不慎的话,阴沟里翻船都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这牟小子,还真的是有着大机缘之辈啊,这净莲妖火,当年我也曾经对其出过手”但却依旧是失败而回,没想到他这等实力,却是能够将其降服”魂千陌也是叹了一声”旋即淡笑道:“不过就算这小子真的施展了净莲妖火,但想要胜魂灭生的话,可没那么简单”
天空上,魂殿殿主目光紧紧的注视着那团不断翻腾的粉红火焰,眼中布满着凝重,而在凝重充斥之余,也是窜涌着许些异样的火热。
粉红火焰,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逐渐的凝聚成一道粉红火焰圆盘,火盘周围”有着奇异的火焰纹路,细细看去,正是那曾经被萧炎炼化过的六种异火形状,而在六种异火的中心位置,也就是火盘的中央处,一簇宛如晶体般的粉红火焰,随风摇曳。
“佛怒轮回”
火盘成形,萧炎眼神也是一凛,低沉喝声,猛然响起。
“嗡嗡”
随着萧炎喝声落下,天空上的粉红火盘,顿时传出一阵阵嗡鸣之声,旋即火盘咔咔的缓缓旋转起来,而在其旋转间,那火盘中央位置的粉红火焰晶体,却是嗤的一声,暴射出一道约莫手臂粗壮的粉红火束!
这道粉红火束初始仅有手臂粗壮,但在其掠出的霜那,便是迎风暴涨,化为数十丈庞大!
“嗤”
粉红火束一成形,便是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射中下方的一座山峰,在接触的那一霎,山峰如同冰山所铸一般,居然直接是在众多惊骇目光中,诡异的消失而去,所留下的,只是地面上一个近百丈庞大的巨坑,巨坑深不见底,一眼望去,连尽头都是看不见。
“去!”
萧炎手印一变,手指陡然指向天空上的魂殿殿主,旋即,那火盘也是迅速抬头,那道粉红火束,直接是从大地上切割而过,火束所过之处,一道足有千丈之长的光滑深整,便走出现在了那一道道目瞪口呆的视线之中”在那火束所过之处,仿佛一切的物体,都是化为虚无
“嗤!”
火束移动的速度只能用奔雷二字形容,常人仅仅只能感觉到眼瞳之中有着一道虹芒掠过,那诡异的粉红火束,便是直接将那刚欲动身暴退的魂殿殿主笼罩。
“嗤嗤”
伴随着别粉红火束所笼罩,那魂殿殿主周身磅礴的斗气,竟然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虽说魂殿殿主**斗气也是在源源不断的涌出来,但却依旧无法赶上斗气消融的速度,如今的佛怒轮回,伴随着新生心火的强大”威力也是越来越恐怖,若是寻常斗圣强者被这光束射中,恐怕也就顶多支持个半分钟左右的时间,**的斗气便是会被尽数消融,到时候,就算是连其灵魂,都是会被火束给毁灭。
望着周遭斗气飞快消散的魂殿殿主,这片天地间的那些强者面色也是有些变化,目光泛着许些恐惧的望了一眼天空上那不断旋转的火盘,从那火束之中,他们感觉到了一种浓重的危险与息
“这样下去,魂殿殿主可支撑不了太久……”,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皆过闪过这道念头,若是待得**斗气被火束消融殆尽时,恐怕就该是魂殿殿主彻底落败之刻。
“轮回束!”
天空上,萧炎望着那在火束之中死死坚持的魂殿殿主,眼神也是微寒,手印再度变幻,而随其手印变幻,那轮回火盘突然逆向高速旋转起来。
“嗡嗡!”
随着轮回火盘逆向旋转,那足有数十丈庞大的火束,突然开始急速缩小起来,短短眨眼间,便是缩小至数丈,但其并未停止,依旧是在疯狂的缩小着,而随着火束的急速缩小,任谁都是能够开始感受到,一股毁灭而狂暴般的能量,正在疯狂的凝聚着。
“不好”
那魂魔老人也是有所察觉,当下面色都是一变,特别是当那火束缩小自拇指粗细时,就连他,都是略微的有些心惊肉跳起来。
“轮回束,落轮回”
就在火束化为拇指粗细紧紧的锁定在魂殿殿主额头时,萧炎眼中寒芒陡然暴涌,厉声喝道。
“咻!”
喝声一落,天空上的轮回火盘一阵颤抖,居然是逐渐的崩溃,天际红芒一闪,那道拇指粗细的火束,便是带起一股毁灭劲道,狠狠的轰中了魂殿殿主!
“砰!”
低沉而嘹亮的炸声,在天空上响起,那扩散而开的可怕火焰气浪,让得一些斗圣强者都是面色剧变的急忙暴退,生怕诘染上丝毫。
“击中了…………,
见到这一幕,药老等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喜”那种威力的攻击,就算是魂殿殿主挨中了,恐怕都不会好受。
丹塔老祖目光也是锁定着天空上粉红火焰炸开的地方,眉头却是皱了皱。
“分出胜负了么”漫山遍野的目光,都是望着天空,窃窃私语此起彼伏的响起,先前萧炎那一招威力太过强横,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分出胜负倒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魂殿一方,也是有些鸦雀无声,显然是未能料到此次交手,魂殿殿主居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嗤”魂千陌双手插于袖间,听得周围的窃窃私语,却是淡淡的嗤笑了一声。
萧炎悬浮天空,一口极端炽热的气息从其嘴中吐出,他的目光也是凝在那片粉红火焰扩散而开的地方,虽说他也是对自己先前一击颇有信心”但不知为何,他却感觉到,那魂殿殿主,不应该会如此便是落败……,
“噗!”
粉红火焰弥漫地带,突然间,有着细微的声音传出。
“果然没死”听得这道细声,萧炎面色微微一变,心中警怯之意大起。
“呜呜”
在继那道声音响起后不久,那粉红火焰扩散中心,一道黑影若隐若现,而就在其出现时,一股极端诡异的吸力,突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那弥漫这附近的粉红火焰,居然是直接被吸扯而去,最后,在那一道道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尽数的冲了那自火焰之中缓步走出的人影身体之内。
“他竟然把净莲妖火给吸进**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