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76部分

不满。所以此时。她也并没有出去调和的意思。
冷笑了一声。柳翎低声道:“不过木战正好是那种一旦动手就从不废话的人。看吧。很快就要打起来了…”说话间他的目光。已经投向了大厅的那处马蚤乱之所。
……
萧炎-头舒展而开。旋即又紧握而起。如此反复几次。方才将那股麻木的感觉驱逐。瞥着面前入深山猛虎般凶戾的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脑子不对?”
先前的那一击。萧炎非常清楚。面前的这家伙绝对没有半点留手的打算。若是换作一个反应慢的人。恐怕反应不及之下。当惩的重伤。所以对于这种莫名其妙便是出杀手的人。萧炎的心中。也是充斥着暴怒。
对着萧炎一咧嘴。一排白色牙齿。颇为狰狞。这名青衣青年没有回话。只是将炽热的目光。停在了一旁那俏脸噙着愤怒的雅妃身上。放柔了声音大笑道:“雅妃。好久不见。又漂亮了啊。不愧是我预定的老婆啊…”
“你…你这个疯子!”
妃脸颊因为愤怒而显的有些涨红。丰满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她没想到。两年没见。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蛮横不讲理。什么话都不说。便是直接对着人下辣手。
“岩枭。你没事吧?”快步走到萧炎身边。雅妃上下打量着。急忙询问道。
摇了摇头。萧炎目光一直停留在面前的青衣青年身上。轻声道:“他是谁?”
“木战。三大家族中木家的人。一个很让人头疼的疯子。当初我出去历练。有几分原因就是想躲开他。”雅妃苦笑道。
“下手很毒。很狠。”萧炎轻声了笑。笑容中的阴冷杀意。却是让一旁的雅妃俏脸微变。
“别冲动。木战是木家年轻一代出类拔萃的新人。他当初在离开帝都的时候。便是斗师强。如今经过两年边境军营的历练。实力更是直追老一辈之人。你…”熟知萧炎性子的雅妃。知道此时的他是动了真怒。不过对面的木战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打起来。谁胜谁负还未可而知呢。当下赶忙劝阻道。
“小子。新来帝都的?难怪敢和雅妃走这么近。”雅妃对萧炎的关心。让的木战脸庞上的凶戾更是盛了许多。扭了扭脖子。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声响。清脆的响了起来。
萧炎抬眼瞥着这位毫不掩饰自己心中杀意的青年。抿了抿嘴。眼角在大厅中迅速的扫视了一圈。几名纳兰家族的族人。已经开始退后。看样子是想去将这里生的事情报告给纳兰桀等人了。
或许雅妃所说不假。面前的青年。也的确给了萧炎一种危险的感觉。然而即使如此。他却并未打
雅妃身后。直到纳兰桀等人的到来…先前木战的那险他重伤的偷袭。已经让的萧炎心中那压抑了一个月而未曾动手的夹杂着怒火彻底爆了开来。所以…这一次。他不打算忍。
漆黑的眸子盯着木战。雅妃的劝说被他屏蔽了过去。右手摊开。旋即一曲。一股凶猛的吸力顿时便将脚下不远处的一根足有大腿粗壮的破碎椅脚吸进了手中。紧握着它。萧炎的身体陷入了寂静。瞬间之后。青色斗气再度暴涌而出。身体迅速闪开雅妃。脚掌一蹬的面。随着一道能量炸响。萧炎的身形。几乎是化为一道黑线。闪电般的暴射向木战。
“小子。够种!”
狞笑着望着竟然主动攻击的萧炎。木战身体之上。翠绿色的斗气喷涌而出。一对拳头。竟然隐隐的化为了枯木的颜色。
此时萧炎几人的这块的方。无疑已经成为了大厅的焦点。而当众人瞧那在木战面前。不仅未曾选择退却。反而主动进攻的萧炎。清楚木战实力的一些人。都不由的暗自摇头。想来。在他们心中。萧炎的这一举动。只是想要在雅妃面前露露风头而已。
“这家伙。当真是自讨苦吃。安静的站在原的。等着纳兰老爷子他们过来不是更好么?偏要这般自不量力的冲上去受人侮辱。”瞧的萧炎的举动。柳翎摇着头。笑着道。他也早就认识木战。所以非常清楚这个战斗狂人打起架来是如何让人头疼。
“看来再出色的人。在美人面前。依然是免不了热血上涌啊。”小公主晃荡着透明酒杯。笑容犹如小恶魔一般。他们这一群常年生活在帝都的人。都不看好萧炎与木战的战斗。
而在几人谈话间。萧炎与木战。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闪电般的接触在了一起。
面沉如水。萧炎冰冷的注视着面前那满脸凶煞的木战。在即将到达木战身前之时。脚跟一旋。身体诡异的窜现在了木战左手旁。右掌紧握。巨大的椅脚。便是被青色斗气覆盖着。带起一股凶悍的劲风。毫不留情的对着木战脑袋砸了下去。
察觉到头顶上方的劲气。木战冷笑了一声。拳头猛然上砸。然后与那坚硬的椅脚硬轰在一起。
“嘭!”
随着一闷声响起。大腿粗壮的椅脚就这般被木战生生轰的四下爆裂。而在轰断椅脚之后。木战紧握的拳头再度夹杂着劲气。闪电般的穿过飞射的木屑间。狠狠砸向后面的萧炎。
脑袋微偏。那从遮掩了视线的木屑中暴射而出的拳头。贴着萧炎肩膀掠了过去。凶悍的拳风。让的他皮肤有种火辣辣的感觉。然而这点小痛。并未迟缓萧炎的半分攻击。在木战的拳头贴身而过时。萧炎身体便是诡异下滑。在同一时间。身体半翻而下。右掌撑着的面。腰杆半扭。脚掌在半空狠狠抡了半圈。然后携带起尖锐劲气。交叉着对着木战脖子切剪而去。那模样。犹如是一对锋利的剪刀一般。
“嘿。不错…”有些奇异的剪刀绞杀脚。让的木战眼睛泛起狂热。双臂护在颈间。泛着肉色的皮肤。迅速化为枯黄之色。看上去。犹如两截坚硬的枯木一般。
“…”
双脚狠狠的砸在木战手臂之上。却是出两声古怪的声响。脚掌上所蕴含的巨大劲力。也是让的木战退后了一步。不过木战的战斗经验远远超过萧炎意料。即使是在他退后之时。却依然是巧妙的稳下身形。脚尖狠狠的对着头朝下的萧炎脑袋踢了过来。
对方的反应。让的萧炎眼中飞速的闪过一抹惊诧。,小说齐全★那用来稳定身体平衡的左手。猛然一旋。在其他人不可察觉间。一缕青色火焰。浮现了拳头表面。然后上砸而去。与木战的脚掌。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凶猛的劲气对撞。从两人拳脚接触间暴射而出。而萧炎右手撑的处。几道细小的裂缝。迅速蔓延了出来。
“哼…”
这一次的交错。让的两人皆是出一声闷哼。萧炎右手轻拍的面。坚硬的的板。轰然爆裂。而他的身形。也是借助这股反推力。弹射而起。然后轻巧的落回的面。小退了几步。将劲力化解后。脸色略显凝重的望着对面那在退后间。将一张桌子碰的粉身碎骨的木战。
短短一分钟之间。两人便是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贴身肉搏战。先前的轮交锋。不论谁稍稍失神。就将会被对方那毫不留情的攻击。轰极为狼狈。
正文 第两百九十九章 纳兰嫣然的出手
大厅之中。★众人满脸惊讶的望着萧炎。他们可没想到。这位看上去应该是擅长炼药的青年。竟然在战斗方面。丝毫不比木战逊色多少。先前的轮闪电交锋。时间虽短。可明眼人都知道其中的凶险。
木战在帝都年轻一代中。战斗天赋几乎可以说是名列前茅。而加玛圣城中。也少有同龄人能够和他战的不分上下。特别是经过这两年军营历练。现在的木战。无疑是比以前更加强横与凶悍。然而在先前的那番交战中。他却似乎并未占多少上风。
虽说这次的战斗。木战并未动用全力。甚至连斗技都未曾施展。然而众人也并不会忘记。那位长相平凡的青年。同样是完全在凭借着身体本能在战斗。
“没想到这岩枭战斗力竟然还这般不错…”惊愕的望着萧炎。小公主讶然道。她最是清楚不过木战在战斗方面的天赋了。然而在刚才。他却并未将岩枭揍的极其狼狈。反而两人是以互不分上下而结场。
柳翎嘴角微微抽了抽。没有见到想象中萧炎被揍的落花流水的嘲。他此时的心情跟并不是如何的好。听的小公主话语中的诧异。他心中略有些不愉。淡淡的道:“若木战真的是放开手脚全力来战。我敢说。岩枭绝不是对手!”
“呵呵。或许吧。”小公主不置可的笑了笑。身为女性。她的观察自然是要比心怀芥蒂的柳翎要仔细许多。在木战退后之间。她分明的瞧见。这个家伙的脚。退后间。略微有些不自然。看来。在先前的那一击对轰间。木战似乎受了点暗创。
“岩枭。你没事吧?”
心焦望着退后的萧炎。雅妃急忙上前。担忧的问道。在说话的同时。纤手已经拉住了前的衣袖。显然是不想他再上去战斗。
“没事。”萧炎微微笑了笑。袖袍下。拳头缩进袖袍中。微微颤抖着。将拳头上的那股疼痛感缓缓驱逐。
“这家伙。实力果然很强。看样子。应该在斗师八星甚至九星间…”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一痛感。萧炎在心中暗自猜测道
“不过…想必他此时也不好受吧…火克木。青莲的心火的那一次灼烧。可让的这家伙吃了个暗亏。”萧瞟了一眼木战的脚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木战一脸凶气的死盯着萧炎。脚掌传来的剧痛。让的他嘴角不断抽搐着。体内斗气迅速流转。然后包裹上了脚掌。将之渲染成淡淡的绿色。
木战的斗气。是属于木属性斗气。这种斗气。有着一定的疗伤作用。因此。随着斗气的缭绕。木战那受伤并不算太过严重的脚掌。又是逐渐的恢复了过来。
“小子。很不错嘛…没想到你一个养尊处优的炼药师。居然还懂的如此凌厉的战斗方式。”木战冲着萧咧嘴一笑。犹如一头呲牙咧嘴的猛虎。凶气盎然。这个家伙。若是放在战场之上。定然是一名难的一见的凶将。
萧炎冷笑不语。青色斗气依然缭绕在身体表面。没有丝毫的放松。
“不过…。不管你是谁。都不要动我喜欢的女人!”
脸庞上的笑意。骤然消失。木战一声厉吼。雄浑的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斗气翻腾间。一套有些模糊的斗气铠甲。竟然逐渐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表面。
望着木战身体表面的斗气铠甲。萧炎眼瞳微缩。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够召唤出大斗师方才能够具备的斗气铠甲。虽然他现在的铠甲仅仅只是初具雏形。不过防御力。却是远远超过了斗师的斗气纱衣。
“这家伙要动真格的了…”心中喃喃了一声。萧炎脸庞逐渐凝重。心神运转间。一缕缕青莲的心火被从气旋之中的纳灵内扯了出来。然后在经脉间飞速穿梭着。随时准备着爆出属于它的恐怖能量。
“木战。你个疯子。住手!”望着那还不肯罢休的木战。雅妃气的俏脸铁青。
没有理会雅妃的怒喝。木战身体表面上的斗气越来越浓郁。一股强横的气势。从其体内升探而出。将大厅中一些实力稍弱之人。压迫的脸色微变。
“我说过。谁敢碰你。我就杀了谁!”
脚掌轰然落的。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从落脚之处飞速的蔓延开来。木战的身体略微前倾。然后咻的一声。化为绿色影子。对着萧炎暴射而去。沿途所过之处。一道一尺深的沟壑。一路蔓延而来。
整个大厅。在此刻变的一片狼藉。
感受到木战身体之上缭绕的凶悍气势。萧炎脸色凝重的将面前的雅妃拉扯在身后。袖袍中
处。青色火焰开始了诡异的跳跃…
木战的速度极为迅猛。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萧炎面前不远。高高的举起拳头。拳头之上。赫然布满着尖锐的绿色木刺。看上去极具攻击力。
“青木刺!”
一声压抑的低吼。木战那布满绿色木刺的拳头。夹杂着一股尖锐劲气。狠狠的对着萧炎砸了过来。
漆黑的眸子。冷冷的注视着越加接近的拳头。那股压迫劲风。将萧炎身体上的衣袍。压的紧紧贴在皮肤之上。
袖袍之中。青色火焰。在这般压迫下。也是翻腾的越加欢快。炽热的能量。急速凝聚着…
就在萧炎即将使用青莲的心火反击之时。眉头忽然有所感应的微微皱了皱。旋即略微前倾的身体。停顿了下来。在同一时刻。一道清冷的娇喝声。在大厅之中响了起来。
“木战。给我住手!”
随着喝的落下。一道月白影子。闪电般的从大厅的另外一个角落暴射而来。身形在半空几个诡异漂浮间。便是出现在了萧炎身前。
眼角余光瞟着纳兰嫣然在半空中移动时的诡异身法。萧炎眉头不着痕迹的跳了跳。这女人。三年中进步了很多啊…
“千风罡!”
闪现在萧炎身前。纳兰嫣然俏脸微冷的望着那依然没有停止攻击的木战。雪白纤手探出宽松的衣袖。修长玉葱指轻轻一弹。五缕淡青色的旋罡风。在指尖之处浮现而出。犹如五根锋利无比的青色指甲。
五根锋利的螺旋罡风。在疯狂旋转间。居然是犹如将空间撕裂了一般。屈指轻弹。螺旋的罡风气劲暴射而出。旋即狠狠的射在木战那布满绿色木刺的拳头之上。
“嘭!”
随着一道响声炸起。木战拳头之上。一阵阵木屑暴射。罡风所携带的凶悍劲气。直接是让的木战暴退了几步。每一步的落脚。都会在的板之上留下深深的脚印。
的最后一步落下。木战肩膀一阵猛颤。一股无形的劲气。透体而出。在其身后的柱子上。留下了一记深深的印痕。
“纳兰嫣然?嘿。没想到不过两年不见而已。你竟然强了这么多。看来云韵宗主对你教导的很用心嘛。”舔了舔拳头之上的鲜血。没有理会这点痛疼。木战惊诧的道。
“木战。这里是纳兰家。不是你木家。岩枭先生是我纳兰家的客人。不的你如此放肆!”纳兰嫣然轻喝道。
木战眼眸微眯。拳头握了握。目光在大厅中扫了扫。然后顿在了那正快步对着这边走过来的纳兰桀纳兰肃两人身上。知道失去了再向萧炎动手机会的他只的无奈的摊了摊手。下巴微抬。盯着萧炎:“今天看在嫣然的面上。就不废了你。不过日后。奉劝你离雅妃远一点!否则…”
“随时奉陪…”萧炎冷笑道。经过先前的那番交锋。他知道木战的级别比自己高上一些。不过若是将底牌动用而上。谁胜谁负还未可而知。
“有骨气!没想到刚回帝都。便是遇见了个能让我踩的人。我很兴奋啊…”冲着萧炎咧嘴一笑。木战那白森森的牙齿。颇为森然。
“踩人。那也的量力而行啊。不要到时候人未踩到。反而把脚给刺破了…”对于这个丝毫不掩饰自己嚣张跋扈气质的青年。萧炎并未有丝毫的软弱退缩之举。针锋相对的模样。让的众人诧异不已。
“好了。你们都少说点吧。今天是纳兰家的聚会。不要扰乱了大家的雅兴。”这针尖对麦芒的两人。的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无奈的叱道。
萧炎耸了耸肩。目光从木战的身上。转移向了那背对着自己的美丽女人。眼眸虚眯了起来。手指在袖袍中轻轻的弹动着。先前纳兰嫣然的出手。是萧炎自从认识她后。次瞧见。所谓管中窥豹。她一击便能够逼退与自己战的不分上下的木战。这女人。三年之中。实力进步也极快啊。虽说先前她所施展的斗技或许等级不低。不过若是没有雄厚实力做支持。斗技等级再高。在这种等级相差不远的对战中。也顶不了多大的用啊…
“云岚宗对她的栽培。还真的是不有余力啊。这次的三年之约。有玩了……”目光停在纳兰嫣然那线条优美的娇躯上。萧炎在心中喃喃道。
正文 第三百章 收场
“给我住手!”乱成一团糟的大厅之中,纳兰桀挤开人群,快步来到这一边,脸色难看的喝道。
脚步在纳兰嫣然身旁停下,纳兰桀先是转头对着萧炎问道:“岩枭小友,你没事吧?”
萧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瞧得萧炎无事,纳兰桀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他出了点什么事,那自己可就是遭殃了啊。
目光瞟过那张年轻平静的面孔,纳兰桀心中不仅再度对他高看了一筹,虽说这边的战斗仅仅只是持续了短暂的一会时间,可以纳兰桀的实力,自然是在战斗爆发的那一霎,便是早早知晓了这边的战斗,而他却这般迟迟来到,明显是想在暗中观察一下萧炎的战斗实力,毕竟,很多炼药师,或许在炼药术上极其精通,可在战斗方面,说不定却是会烂得一塌糊涂,这种人,纳兰桀也并非是没有见过。
“这小家伙,没想到不仅炼药天赋如此杰出,在战斗方面,也是极为不弱啊,看他出手的那股凌厉,明显也是经过真正杀伐的人。”心中暗中赞叹了一声,纳兰桀将视线投向了对面的木战,老脸一沉,喝道:“木战,没想到两年历练,不仅未磨平你那蛮不讲理的气焰,反而是让得你越来越嚣张了,这是纳兰家,不是你木家,在这里,就算木辰那个老家伙来了,也不敢如此不给我纳兰桀面子!”
“嘿嘿,纳兰老爷子别骂,小侄只是想试试这位朋友的身手而已,并未有在纳兰家捣乱的意思,这里东西的损坏,待会小侄定马上叫人全部整换。”虽然木战天性嚣张,不过在这辈分足以和其爷爷辈相比的纳兰桀面前,却是不敢太过放肆,当下捎着头狡辩的笑道。
“哼,你这话,骗鬼去吧。”
冷哼了一声,纳兰桀目光直盯着木战,沉声道:“木战,我现在这里把话给你说清了,岩枭小友是我纳兰家族的贵宾,我不希望他有什么损伤,你木家虽然狂人很多,可我纳兰家,也不是吃素的!”
纳兰桀非常清楚木战的性子,今日与萧炎动手失败,来日说不定会让家族的人动手,为了保证萧炎的安全以及拉拢他对纳兰家族的好感,所以纳兰桀当众说出了这番让得很多人暗地变色的话来。
听得纳兰桀那不似开玩笑地话语。木战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可没想到。为了一个二品炼药师。纳兰桀居然会摞下这种狠话。
目光泛着奇异。上下打量着那站在纳兰嫣然身后地萧炎。木战心中暗自纳闷道:“这小子究竟是何身份?看来回去后。要让人调查一番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在木战暗自嘟囓之时。又是一道苍老地声音在人群之外响了起来。一道单薄地身影在人群几个诡异闪移。旋即便是犹如鬼魅般地出现在了萧炎身旁。众人目光一瞟。原来是先前被人叫出去地米特尔腾山。
“木战?”米特尔腾山眼睛扫了扫满地地狼藉。当其目光移到对面地木战身上时。先是一愣。再回头望着站在一起地雅妃与萧炎两人。转瞬间便是明白了来龙去脉。当下老脸如同纳兰桀一般。迅速沉了下来。老眼狠狠地瞪着木战。怒声道:“你一回来。就惹是生非。你信不信我让木辰那老不死地。再把你撵去边境历练?”
“呃…腾山族长…您也在这里啊。”
瞧得来人。天不怕地不怕地木战顿时打了个寒蝉。当初离开帝都。前去边境。最大地原因。便是嚣张地木战惹得米特尔腾山发怒。最后导致木家不得不把这个祸害给丢到了帝国边境。所以如今一见到米特尔腾山。木战便是有些畏忌。当下讪讪地笑道。
米特尔腾山轻哼了一声,目光瞟了一眼一旁的纳兰桀,慢吞吞的道:“我也给你提个醒,离开这里后,不要再去找岩枭小友的麻烦,他是我米特尔家族的朋友,若你真是惹出了什么事,那就别怪我这老头子要动怒了,到时候,就算是木辰,也保不了你…”
虽然并不清楚萧炎的确切实力以及背后背景,不过米特尔腾山在说出这番话时,却并未有半分迟疑,一名性子高傲的斗皇级别的强者,却是能够甘心跟在萧炎身旁当护卫,这足以瞧出这位看似平凡的青年,究竟蕴含着何种能量。
短短两分钟之内,木战便是受到了三大家族其中两个的郑重警告,这种局面,不仅是木战本人有些目瞪口呆,就连周围围观的众人,也是大感惊愕。
若说萧炎能够替纳兰桀驱除烙毒,后者这般尽力维护他,他们倒不是太过意外,毕竟自己的命捏在人家手中,可对于这方才与萧炎结识不久的米特尔腾山,却依然是毫不迟疑的摞下这般重话,这则是有些让人他们诧异不解了。
要知道,木战背后,可是整个木家啊,他们的势力,丝毫不比米特尔家族小上多少啊,而且若是光比拼强者的数量,木家甚至要超过米特尔家族许多,毕竟米特尔家族是一个商业家族,并非是木家那种尚武家族。
当然,这里的强者,只是指中端力量,而并非是类似米特尔腾山这种的顶端力量,毕竟这种等级,并非是单单只靠尚武风气便能轻
I的,更多的,还是撒于修炼天赋,在这一点上,两T]多少。
“嘁,好运的小子…”人群中,瞧得两位重量级别的人护持着萧炎,柳翎眉头微皱,撇了撇嘴,冷笑道。
一旁,小公主柳眉微蹙,眸子穿过人群,望向萧炎,低声喃喃道:“看来他应该是有着什么让得两大家族极为看重的东西吧?否则的话,米特尔腾山与纳兰老爷子,是绝对不可能冒着得罪木家的危险而义无反顾的替他说话的。”
“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可惜了。”惋惜的摇了摇头,小公主想起萧炎对她的态度,便是苦笑了一声,没想到一时的眼拙,居然便是与这等出类拔萃之人,失之交臂,这若是被父皇或者姐姐知道的话,恐怕又会狠狠训斥一通了。
嘴角扯了扯,木战脸庞上的笑容极为的难看,半晌后,在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的注视下,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两位老爷子,我都说了今天只是个误会,好吧,只要这位朋友以后不来遭惹我,那我也不会再去马蚤扰他,这就权当是给两位面子吧。”
纳兰桀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过头来,望着大厅,拍了拍手,笑道:“诸位,请继续吧,这小辈间的胡闹而已,大家就当是看了倡彩的表扬吧,呵呵。”
听得纳兰桀这话,围观的众人也是识趣的附和着笑了笑,然后自觉的散了开去,互相寻找着顺眼的对象,继续喝酒谈情。
“嘿嘿,老家伙,你还真是不放弃任何拉人好感的机会啊…”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与纳兰桀贴靠着,低声道。
“哼,老东西,看来你还真是打算和我们抢人了?”纳兰桀瞥了米特尔腾山一眼,冷笑道。
“如此人才,跑到别人家里,那可是件很让人头疼的事啊…”米特尔腾山低笑道:“我似乎觉得雅妃和岩枭小友挺聊得来的啊?你说是不是?不过嫣然小侄女,似乎拉不下脸去跟岩枭小友套近乎啊?嘿嘿,毕竟身份不一样,不过,那你们不是要吃亏很多?”
干枯的面皮抽搐了几下,纳兰桀眼角余光扫过那正拉着萧炎上下查看他在战斗中有没受伤的雅妃,再瞧了一眼那站在一旁,俏脸清冷得没有丝毫动静的孙女,只得甩了甩袖袍,悻悻的道:“你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一般般啦。”米特尔腾山得意的笑了笑,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好啦,我真的没事,那家伙虽然难缠,不过这点热身战斗,对我还没什么伤害。”无奈的望着那不断打量自己的雅妃,萧炎摇了摇头,苦笑道。
听得萧炎那并没有异常的声音后,雅妃这才松了一口气,狭长的眸子中布满着惊诧的打量着萧炎,轻声道:“小家伙,我记得你当初离开乌坦城时,才仅仅只是突破斗者后不久吧?这才多长时间啊…居然便是能够和木战斗得不分上下了?”
萧炎笑了笑,经历了那般严酷修行的付出,有这般收获,在他认为,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而已。
“纳兰小姐,多谢你先前出手了…”雅妃上前两步,来到纳兰嫣然身旁,替萧炎微笑着感谢道。
“岩枭先生是纳兰家的客人,我自然是要出面,其实以岩枭先生的实力,似乎我的举动,有些多余了…”纳兰嫣然瞟了一眼萧炎,这个家伙在一瞧见她后,脸色便是逐渐冷漠,这种与雅妃几乎是两极化的待遇,实在是让得纳兰嫣然有些无语。
“雅妃,两年不见,不用这般无视我吧?”那站一旁的木战,瞧得雅妃一直连眼光都未瞟过来,不由得苦笑道。
“木大少,我哪敢啊,只是你那脾气,雅妃实在是无福消受,希望你日后,不要再说那些有损雅妃名声的话,我从未答应过什么婚约,何时又成了你的女人?”雅妃瞥了一眼这家伙,冷笑道。
说完,雅妃便是再度步回萧炎身边,拉着他的袖子,柔声道:“我们换个地方吧…”
萧炎看了一眼满脸温柔的雅妃,再瞧着那脸色因为愤怒而有些青色的木战,微微点了点头,任由雅妃拉着他,对着另外大厅的另外一边行去。
“该死的小子…”眼瞳怒瞪着萧炎的背影,木战狠狠的挥了挥手,然后将目光投向纳兰嫣然,道:“嫣然,这小子究竟是何来头?别给我保持沉默,我们怎么说小时候也在一起打滚摸爬的,难道连这点消息都不肯透露?”
瞧得那一脸凶戾的木战,纳兰嫣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清楚岩枭的确切底细,不过他的炼药术极其不凡,我爷爷体内的烙毒,连古河长老都没有办法,可他,却是能够将之驱逐…”
“我所知的,也就这些了,反正你日后别去找他麻烦,不然,我想,你也会有着不小的麻烦。”纳兰嫣然提醒了一声,便是转身缓缓走进大厅,留下木战一个人咬着牙不甘的站在原地。
“管你究竟什么身份…别让我逮住机会…”咬着牙,木战恶狠狠的低声道。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突如其来的斗皇气势
“故意和我表现的这般亲热。让我当了次盾牌。来挡那家伙?”与雅妃在大厅靠门边的的方停了下来。萧炎忽然淡淡的笑道。
“抱歉…”被萧炎看穿先前的目的。雅妃俏脸微红。低声道歉道:“我实在是被他缠怕了。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听。所以只能这样了…”
“你…你不会生气吧?”雅妃看着萧炎。怯生生的道。这样虽然她可以解脱一点。不过可却是让的萧炎被木战平白无故的怨恨上了。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
闻言。雅妃微抿着红唇。轻声笑了笑。可却又不敢说话。于是两人间气氛便是这般旖旎沉默了下来。
“咳…你先四处走走。我的去替纳兰老爷子完成今天的驱毒疗程了。”半晌后。萧炎轻咳了一声。顺从身旁走过的侍女手中的银盘内端起一杯红酒。浅尝了一口。然后便是随意的塞在雅妃手中。含笑对着大厅侧门行去。
站在原的目送着萧炎消失。雅妃轻轻摇晃着透明酒杯中的殷红红酒。在这般颜色的反射下。那张妩媚脸颊。更显红润妖娆。
端着酒杯行出大厅。雅妃站在柱子旁。晃着酒杯。想起先前萧炎战斗时的那股凌厉气势。略微有些失神。这才一年多没见。当初的稚嫩少年。居然便是蜕变的这般自信。
“雅妃。在想什么呢?”苍老的笑声。忽然在身后响起。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走上前来。道。
“啊?没什么。”被打扰了思绪。|妃一惊。赶忙回道。
“呵呵…”米特尔腾山笑了笑。缓步走上前来。若有深意的道:“觉岩枭那小家伙如何?”
“还不错啊。”闻言。雅妃这话是脱口而出。不过紧接着。察觉了什么的她赶忙停了嘴。眸子盯着腾山。轻声道:“大长老这话是何意?”
“呵呵。若是觉的还满意。可以放开点胆子嘛。我可是没有半点反对的意思哦…”米特尔腾山笑道。
听出他话中的意思。雅妃双颊顿时飞上一抹如红酒般醉人的绯红。摆着玉手。连忙道:“大长老。我对岩枭。可并没有那种感情。只是与他是普通朋友而已。”
“没感情。可以培养的嘛…”米特尔腾山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你应该也知道。身为我们这种大家族的族人。很少有什么两厢情愿的婚约。家族重利。若是能够遇见一个不讨厌并且家族也同意的人。便是很幸福的事了。”
“说句让你挺伤心的话。在岩枭未出现之前。如果是在家族内部长老会上投票选择最适合你的人。恐怕木战将会有超过大半的的票。因为。联姻。对两个大家族来说。是一件双利的事情…”
闻言。雅妃那握着酒杯的玉手。猛然紧紧的握了起来。
“唉”望着雅妃的反应。米特尔腾山叹息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便是走回了大厅。
贝齿紧咬着红唇。雅妃低头望着杯中的红酒。那张妩媚的犹如尤物般的脸颊。此刻却是噙着一抹让的人为之心碎的淡淡哀伤。
|妃知道腾山所说不假。虽然身在这种大家族能够的到无数人可望而不及的身份的位。不过在的到的同时。也是失去了很多东西。她并没有纳兰嫣然的那种天赋以及好运。后者因为在云岚宗的身份。可以轻易的摆脱家族给她的束缚。所以当年。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前去萧家退婚。而雅妃也知道。自己并没有这种能力。
玉手环在胸前。雅妃轻轻坐在石阶之上。夜风阵阵。让的她有些心寒。
抬头仰望着天空上的明月。许久之后。雅妃那双迷人的双眸。却是忽然微微弯了起来。宛如狐狸眼般。闪烁着精明与诱惑。
“想要不被家族掌控。那…就只能掌控家族…”轻声的呢喃着。雅妃美眸盯着杯中红酒。那里面。妩媚动人的脸颊。此刻。却是悄然的多出了一点什么…
“我没有纳兰嫣然的那种修炼天赋。可米特尔家族是一个商业家族。以我的能力。走到掌管者的那个位置。似乎并不难…”纤指轻弹在酒杯之上。回响着清脆的声音。能够在这般年纪。便成为米特尔家族总部拍卖场的掌管人。在商业以及人事的管理上。雅妃的天赋。无可置疑。
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乏那些本身手无缚鸡之力之人。手下却是万千忠诚强者云集之辈。
听着那清脆的声响。雅妃嘴角弯起浅浅的弧度。魅惑天成。妩媚动人。此刻的她。比先前。无疑更加美丽。
在一种莫名的东西在雅妃心中生根发芽之时。一件黑是轻轻的从她身后盖在了身上。熟悉的柔和声音。让的此时最是敏感的女人心中。悄悄的触动了一下。
“天冷的凉。也不怕生病啊…”
猛然回转过头。雅妃愣愣的望着那张易容后显的极为平凡的脸庞。恍惚间。鼻尖有些发酸。
轻轻抽了抽鼻子。雅妃双手拉着黑袍。娇躯朝着里面挤了挤。淡淡的温暖感觉。缭绕在那颗被米特尔腾山一句话弄的发凉的心灵中。
修长的睫毛眨了眨。雅妃轻笑道:“完成了?”
萧炎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在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上扫过。有些诧异。不知为何。他发现现在的雅妃。比刚才似乎多出了点什么…而且…也更加让人目光有些舍不的移走了…
“你没事吧?”萧炎疑惑的问道。
“好着呢…”冲着萧炎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雅妃笑吟吟的道。
“哦。”点了点头。萧炎懒散的打个哈欠。瞟了一眼那依然热闹的大厅。不由的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人。也真能折腾…
“算了。受不了了。我要回去了。你一起么?”再次打着哈欠。萧炎对着雅妃随口问道。
“嗯…”闻言。雅妃刚想摇头拒绝。然而当玉手轻抚着身体上的黑袍时。却是迟疑了一下。竟然是点头应了下来。
站起身来。两人刚是打算离开这里。萧炎有些倦意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旋即豁然转过头望着帝都的西北方向。那里。两股恐怖的气势。忽然间冲天而起…
“海波东?这老家伙。失踪了两天。怎么和人打起来了?看另外一股气势。实力竟然不比他低…”与海波东曾经共同战斗过。所以萧炎对他的气势颇感熟悉。当下便是辨认了出来。而更让的他脸色微变的。还是另外一股居然不比海波东弱的恐怖气势。
在萧炎喃喃间。两道影子。猛的自大厅之内飙射了出来。旋即出现在萧炎两人前面。原来是同样有所感应的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
在纳兰桀两人之后。木战。纳兰嫣然等人。也是鱼贯而出。脸色惊讶的望向西北方向。
“斗皇强者?”互相对视了一眼。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面色满是凝重。
的纳兰桀两人的声音。纳兰嫣然等人脸色皆是一惊。斗皇强者。那基本都是帝国的巅峰强者了。没想到今夜会忽然出现两位。
“去看看…”
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不约而同的弹射升空。绚丽的斗气双翼在背后迅速凝结。然后化为两道光影。迅速对着气势爆发处飞掠而去。皇城中忽然出现这种等级的强者。容不的他们不小心对待。
“嘿嘿。我们也去瞧瞧。斗皇强者啊…”
脸露狂热的望着纳兰桀两人消失的的方。木战脚掌在的面一踏。身体迅速射向屋顶。旋即犹如蚂蚱一般。在城市中的房屋之上。开始了跳跃冲刺。在他的身后。纳兰嫣然。柳翎等人。也是各展神通的紧跟了上来。
斗皇强者间的战斗。那可不是想见就见的啊…
萧炎微皱着眉头。海波东是他上云岚宗的护身符。所以在这之前。他可绝对不能出点事故。不然的话。让萧炎单独一人去面对云岚宗那个庞然大物。还真的是挺让人头疼的。
“你就在这里。小心点。我也过去看看…”沉吟了一会。萧炎转头对着一旁的雅妃道。而后者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乖巧的点了点头。没有出言阻拦。
脚尖轻点的面。萧炎矫健的跃上屋顶。背间微震。然后便是在一干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将紫云翼召唤了出来。
微张着红唇望着那化翼而掠的萧炎。雅妃美眸中。布满着难以置信…
双翼微震。萧炎的身形瞬间化为一道光影。然后追星赶月般的对着西北方向暴射而去。
“我靠!!斗气化翼?”
正在房顶跳跃的木战。听的那身后响起的破风声。赶忙转头一看。旋即便是傻傻的望着那扇动着双翼迅速飞掠而过的萧炎。
“妈的。这家伙是斗王强者?这怎么可能?!”
犹如白痴一般的站在屋顶上。木战愣愣的望着萧炎消失。片刻后。转过头来。却是见到身后的纳兰嫣然等人。也是一脸错愕。
“活见鬼了…”漆黑的夜空中。几位年轻人发出疑惑的忿忿骂声。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麻袍加老
漆黑的夜空两道影飞掠而过。恍若流星。
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面沉如水。目光直直的盯着遥远的西北方向。那里。似乎是处于帝都的皇室园陵处。平日极为偏僻。没想到今夜却忽然会出现两名斗皇强。
了下来。转过头来。望那不远处紧随而来的飞行人愕然道:“这是…岩枭?他怎么能斗气化翼?”
在米特尔腾山转头之时。一旁的纳兰桀也是感应到了空气中的振动。回头一望苍老的脸庞上。也是浮现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