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85部分

儿和秦澜蹲坐一旁,脸上挂着同样的忧虑之色,见玄冰靠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你没事儿把?”秦澜抬头,上下打量玄冰一周问道,他是夏云的男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丫头醒来可是会伤心的!
  “我没事,辛苦你们了!”玄冰摇摇头,一改平日的冷漠,竟然对着两人致谢,冰雪般的容颜挂着浅浅的笑,灿如烟花!
  “额,没,没事,应该的!”秦澜狠狠地吞了一口水结巴着说道,心中大呼妖孽啊妖孽,没事对着她笑什么,还好老娘的定力够!旁边的芯儿染红了脸,星眸娇羞地垂下,不敢和玄冰对视!
  “嗯!”玄冰点点头,重新恢复淡漠,蹲下身,一脸温柔地将夏云抱进自己的怀中!
  “额,你这是要干什么,绝云现在不能随便动!”秦澜大惊,走上去企图阻止玄冰的举动!
  玄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脸上的不悦在看见秦澜一脸忧色顿时敛了下去,“这里温度太低,不适合长久逗留,再磨蹭下去,云儿……”玄冰的话顿时止住,即便不说众人也知道后面的结果,秦澜的脸色再次大变,眸子变得慌乱起来!
  “啊,那,那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秦澜催促着玄冰说道,比起自己这个姐妹,玄冰更是夏云的男人,自然不会害她!
  “我先走一步,你们随后……”玄冰对着冥楠几人说道,身子一飘腾空而起,金色的流光瞬间消逝在众人的眼前!
  “主角都走了,再待下去也没意思喽!”邪鳌感慨地说道,目光却是下意识地飘向霸遒,这小子根本就没注意自己在说什么,眼睛一个劲儿地瞄向鼓着小脸的秦澜!
  “哼,这家伙也不告诉我们在哪儿集合,要我怎么找啊!”秦澜跺跺脚,气愤地埋怨道,旁边的张飞等人同样一脸郁闷,看来想要跟上夏云的步伐也是一件难事啊!
  “我们知道他在哪儿!”一道霸气粗狂的声音猛然钻进耳膜,秦澜身子一抖,待看见目光灼灼的霸遒时神色变得异常尴尬!
  “你,你干嘛!”秦澜目光闪烁,身体往旁边挪了又挪,一副躲之不及的样子,看在霸遒的眼中十分不爽!
  “我带你去找他!”霸遒欺身而上,身体和秦澜只隔一拳距离,浓浓的男性气息肆无忌惮地钻进秦澜的鼻尖,娇俏的脸蛋猛地涨红,早上的事儿还没完呢,这家伙竟然又这么不要脸地贴过来,要她以后怎么做人啊!
  秦澜心中焦急,脸色越发显得冰冷起来,不得不说这点和夏云很像,也难怪她们两个可以结拜为姐妹!
  “哼,找就找,干嘛离我这么近,再靠近一分小心我揍你!”秦澜向后狠狠地退了几步,比划着小拳头恶狠狠地说道,眼中绽放着冰冷的眸光!看在霸遒的眼中越发显得可爱生动,原来这小女人不仅会哭,还会揍人,不过想起昨天她敲在自己胸上的拳头,呵呵,貌似多让她揍几下也不错!
名动天下 第一百零二章 赠化气散
  半个月后,一处偏僻的小山坡,野花遍地,树木葱茏,盎然的绿意在风的拂动下如海般波澜四起,一行人望着那处低矮的茅屋均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终于到了!”邪鳌长叹一声,斜肆的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哇,绝云就在里面吧!”秦澜大喜,从霸遒的魔兽上挤下身,颠颠地向着茅屋跑去!霸遒看着她的背景,无奈地摇摇头!
  “继续努力!”冥楠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甩下还愣在原地的霸遒,随同非韩几人向着茅屋掠去!
  茅屋很小,勉强可以挤下十来个人,走得慢的只能呆在原地,望屋兴叹!
  一踏进茅屋,几人立刻感觉到一股浓浓的能量扑面而来,一眼望去,不大的木榻上夏云正睡得安稳,她的周身缭绕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晕,旁边的玄冰静静地坐着,一袭金色的衣袍在略显昏暗的屋中异常显眼!看见几人进来,微微颔首,一脸平静,并没有起身的打算!
  “额,怎么回事儿,还睡着?”邪鳌讶异,愣愣地看着木榻上的夏云,一袭白衣,面容平静白皙,如同一朵幽蓝在寂静中盛放!
  秦澜三两步便走到夏云身旁,娇俏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绝云还没醒过来么?”
  “对啊,怎么这么久,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霸遒朗声,瞬间招来玄冰不悦的目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讪讪地搔首,憋着没有继续满腹疑问!
  “看这趋势,只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不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非韩的目光停留在夏云身上良久突然说道,周围的人放松地点点头,虽然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儿,但只要他说没事儿就好了,时间不是问题,最关键的还是人要健康!
  “好了,该看的也都看了,你们出去吧,不要打扰云儿休息!”玄冰压低声音,在一众不悦的目光中决绝地说道,没有半点挽留的意味!
  “唉,走吧走吧,再不走某人就要抓狂了!”邪鳌摆摆手,第一个从茅屋中跨了出去,秦澜狠狠地瞪了玄冰一眼,一脸不舍地离开茅屋。
  外面聚集了上百人,没有玄冰的允许大家也都不敢轻易进入茅屋,一个个就着山坡搭起帐篷来,不过须臾,上百来个圆形白色帐篷如同蘑菇般静静地守在茅屋一圈!
  大家自行做着手中的活儿,时不时向着茅屋的方向投上两眼!白面书生和青袍导师两人早在冰色魔障的时候就离开了,君子息和蓝正羽几人一路跟着过来,南宫雷诺越发显得沉默,只要别人不主动跟他交谈,他几乎可以一整天不说话!
  “喂,天都快黑了,我们去弄点吃的吧!”张飞看看天色,对着西门等人说道,从冰色魔障出来他们的心思基本没怎么放在食物上,此时知晓夏云没事,放松的瞬间胃口也变得很好!
  “行,我们三人去就行了,赶了一阵的路,大家也都累了,你们先休息下!”西门对着秦澜几人笑道,随着领着展飞、张飞而去,这个时候不光是他们,几乎一半的人起身向着森林深处而去!
  这是一处偏僻的山坡,周围高山峻岭,在吃的上面尚不成问题!黑虎一队出动了十人狩猎,他们原本是想让自己人负责这上百来人的伙食,但无奈,这些人虽是为着同一个目的聚集在一起,但在本质上还不是很熟,彼此之间也不怎么联系,就连聊天什么的也是三五成拨,自己人和自己人在一起!
  “哈哈,你小子喜欢人就趁早,不然可被别人抢去了哦!”邪鳌一脸促狭地盯着闷闷不乐的霸遒打趣道,从秦澜自他的魔兽身上下来开始,这小子就一直绷着个脸,脸色黑得吓人!
  “是啊,我看那女人人缘也不错,闹不好别人已经心里有人了!”非韩眉头一挑,添油点火道,众人的目光随着他的视线飘向秦澜一伙儿,只见商文陪在秦澜的身侧,两人正忙着给秦非喂水!
  “哼!”霸遒的面色寒得吓人,看着那女人温柔如水的一面,他的心顿时燥得可以!
  “好了,谁让人家是伤号,病人总是容易剥夺女人的同情心的,喏,这是我们家族的化气散,别说我不照顾自家兄弟!”冥楠勉强一笑,想起家中的灵儿就没了开玩笑的心思,这个时候他只想快点回去,手臂一挥,一道银亮的光线朝着霸遒的方向掠去!
  “好兄弟,谢了!”霸遒捏着手中的白玉瓶顿时身体一震,这东西可是万金难求,因为其配置的程序繁杂,加上原料极少,在整个隐族也都是极其稀有,即便是几位宗主碰面也难得会拿出这玩意儿来招揽人情,此时此刻,冥楠确实毫不犹豫地将它扔给自己!
  “行了,你小子有本事就给我们弄个弟媳回来,别的话一切免谈!”邪鳌的脸上同样露出一丝意外,却是迫不及待地催促霸遒道!
  霸遒讪讪一笑,霸道刚毅的脸上露出几缕不自然的红,脚步却是毫不迟疑地向着秦澜的方向迈去!
  “这个拿去用吧!”一道粗狂洪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秦澜正弯腰为秦非喂水,此时手一抖,清水顺着秦非的脸颊而下,一直渗到脖子深处,染湿了衣衫!
  “喂,你又来干嘛!”秦澜顿生恼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见霸遒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娇俏的双颊染上了一抹娇羞!
  “喂,你看够了没,再看我把你的两只眼珠子挖下来!”秦澜斗狠,向前迈了一步,白皙的手指伸出狠狠地戳了下霸遒的胸膛,唔,好硬!
  对面的冥楠几人看着这一幕,心中憋笑,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凶,敢对他们的兄弟大吼大叫,还作势要挖出他的眼珠子!
  “额,我只是来送这个!”霸遒见秦澜安静下来,手掌一摊,一只白玉瓶静静地躺在里面,瓶身泛着幽冷的光!
  “别误会,这是化气散,你朋友应该是被人打伤,闷气郁结于胸,再加上寒气侵体,这瓶化气散专注此类伤病,不出五天便能痊愈!”霸遒说完,便也不顾秦澜有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将玉瓶往她的手中一塞,转身便朝着冥楠几人的方向走来!
  “额,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多聊两句!”邪鳌一脸惊讶,这小子纯粹是浪费,化气散啊,竟然给她就自己跑回来了!
  “算了,我不想在她的心中形象越来越差!”霸遒苦涩一笑,一想到秦澜每次面对自己怒火中生的模样就一阵无奈,难道自己真得很差么?
  “好了,既然如此也不强求,是他的总归是他的!”冥楠抬手,示意邪鳌不要再说,场面上顿时安静下来!
  夜色降临,虽是春天,晚上的寒气还是比较重的,山坡上早早支起了几堆篝火,烤肉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散,笑语不断,众人彼此相谈!
  “玄冰那小子都呆了一天了,难不成他要永远呆在那屋子不出来?”霸遒望着隐在火光之外的茅屋,感叹道!
  “你敢说他这半个月出过这茅屋一步?”邪鳌目光一挑,“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嗯,就赌你空间戒指的甘霖醉!”
  邪鳌的话还没说完顿时招来几人的白眼!
  “想得倒美,那瓶甘霖醉我自己都舍不得喝,你小子就别惦记了!还有你们,那什么眼神,得得得,每人分一口还是可以的!”说道最后,霸遒自己妥协了下来,倒不是他人有多好,而是看在之前冥楠给他化气散的份上,那么珍贵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自己再小气一瓶酒就说不过去了,虽然他这瓶酒同样不凡!
  四人喝得畅快,酒香夹着肉香弥漫,橘黄|色的火光在夜色中盈盈闪亮,一道娇俏的身影缓缓向着这边靠近!
  “喂,你小子,最后一滴都没了!”霸遒脸上急了,仰头抱着坛子大叫,唉,可惜了,一坛美酒这么快就见底了,他甚至还没喝得尽兴!
  “嗤,美酒配美人,你小子就知足吧!”邪鳌的声音含着一丝戏谑,目光若有若无穿过霸遒投向他的身后,旁边的非韩和冥楠同样一副异样的神情,眸子中绽着促狭的光芒!
  “喂,你们几人在耍什么心机?”霸遒心中警觉,身体顿时绷紧,每次看见他们这副表情,那便意味自己要遭殃,哼哼,这会儿指不定在算计自己什么呢!
  “你们在干嘛?”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激得霸遒愣在原地!秦澜是特意过来道谢的,眼看一会儿的功夫王宁的伤势便有了转机,想想自己之前对霸遒大吼大叫便觉得过意不去!
  “呵呵,没事儿没事儿,我们在讨论你朋友的伤势,唉,怎么样,这会儿有好转了吧!”邪鳌顺势搭话,目光憋笑地飘过一旁紧张激动的霸遒,这小子大概没想到别人女孩儿会主动来找他吧!
  “啊,那药真的很有效,我朋友现在已经醒过来了,还能说话呢!”秦澜一脸激动,一路上王宁虽醒来不少,但每次都是一副怏怏的表情,这次竟然能正常说话!
名动天下 第一百零三章 苏醒前夕
  “那是当然,那一小瓶药即便你拿一座金矿也未必换得回来,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大方,竟然舍得拿给你的朋友治伤!”邪鳌对着秦澜感慨地说道,脸上露出一副惊讶的神色,仿佛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啊,那……”秦澜惊呼,红润的小嘴微微嘟起,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没想到那药如此珍贵,目光落在霸遒宽阔的背部,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行了,别听他们胡说,你朋友没事就好!”霸遒瞪了一眼几人,转过身对着秦澜安慰道!
  秦澜的目光迎上他真诚的墨瞳,澄澈的眸子染着一丝刚毅,凌厉中带着几许温柔,突然觉得眼前的人也没有那么讨厌!
  “谢谢!”声音轻轻柔柔,秦澜望着霸遒,脸上染着些许娇羞,眸光潋滟,说完忍不住低下了头!
  “呵呵,没事,大家都是朋友,理应如此!”霸遒先是心中狂喜,接着搔首,不好意思地回道!
  “噗嗤……”邪鳌刚含进一口酒,顿时被他的那句给雷到,啧啧,这人还真好意思说!冥楠坐在一旁,一边翻滚着手中的烤肉,一边眼眸含笑,目光随意地撇过站着秦澜,心中划过一丝叹息!
  “秦澜姑娘请坐吧,这里野味丰富,不妨我们一起烤肉吃!”冥楠的声音刚落,霸遒顿时让出身边的位子,脸上噙着希冀的光芒,若不是冥楠提醒,他还真忘了请她坐下!
  秦澜颔首,随之坐了下来,晚上篝火摇曳,三五成群,气氛很是融洽,黑虎大队五十来人,围成一个硕大的圈子,中间架着一头野猪,不断有人吆喝着拼酒吃肉!
  张飞西门等人对黑虎大队的印象很好,常年佣兵生涯造就了他们随意洒脱的性子,此时此刻正大笑着相互交谈,在得知黑虎众人的意向后,西门几人均是愣了几秒,随后爽朗一笑,心中隐隐期待着什么!
  玄冰从修炼中醒来,目光再次落在夏云平静安详的素颜上,脸上划过一丝落寞,今天已经是第二十天了,夏云依旧没有动静,除了体表那层时强时弱的青色光芒,再没有半点即将苏醒的迹象!
  深深地吸了口气,玄冰活动一下筋骨,双手背后,目光透过茅屋支起的窗户看向一众活跃的人,脸上划过一丝意动,月明星稀,青草的气息随着晚风拂过鼻尖,他的思绪却是飘向了冰色魔障的那个夜晚,那天夏云随身而立,一袭白衣唱着不知名的歌曲,大气豪放,夹着莫名的悲伤,明媚的容颜在火光的映照下艳丽照人,生动而绝魅!
  莲心空间,大团大团的青色雾气聚集,万花中心,一白袍女子静静地躺在中间,娇柔的花枝承载着她的娇躯,墨发披散,一群彩蝶在她的身上嬉戏,浓浓的花灵聚集,在空中支起一层薄薄的透明光罩,将外围的毒角蜂等隔开!
  南宫宇文一袭黑袍,刀削般的脸颊在青雾中透着一层朦胧的色彩,眸底盛着划不开的落寞之色,他的头顶,书使悬浮着,一向自信满满的他却无法解释夏云的现状!
  “她还要睡多久?”南宫宇文蹙眉,眸子定定地望着夏云说道!
  “花灵萦绕不散,应该还要一段时日!”书使摇摇头,不确定地感叹道,他虽是书中之王,但并不表示知道一切,未知的事物很多很多,如同夏云本身就是一个谜!
  南宫宇文向前迈步,企图跨越那层薄薄的光罩,刚触到一分,身体猛地一颤,顿时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抵挡回来,脸上升起浓浓的不甘!
  “有时间在这儿浪费魔幻之力,还不如趁机好好吸收这空间的灵气为己所用!”书使意味深长地说道,身形一晃,顿时隐到它自己的书阁!
  南宫宇文抬头,目光一一划过周围的景致,群花、毒角蜂、碧水……那天,他和夏云被恶灵之气包裹,窒息感袭来的那瞬,一只纤细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腕,大力之下,他和夏云一起来到了这个神秘而梦幻的地方!
  初到这里,心中划过疑惑、惊愕,眼前青雾弥漫,群花、碧水、毒角蜂……待看见那些果子、蜂蜜时,心中恍然大悟,难怪那个时候夏云能够拿出那么多的果子、蜂蜜来支持夏家的生意,感情在人们眼中价格不菲的果子、蜂王浆在这里如同草叶般堆得到处都是!
  “原来这就是她的秘密!”南宫宇文的心中划过一丝怅然,眸光幽幽,思虑半响,唇角勾起一道弧度,至少他能够参与她的秘密,这便足够了!
  南宫宇文选择一处离夏云不远的花丛坐下,双手放于膝盖之上,静心屏息,催动体内的魔幻之力运转,才刚一开始,便孟觉周围的灵气铺天盖地而来。
  这里无疑是一个修炼的绝妙场所,甚至比魔幻大厅的修炼灵气高上数倍,南宫宇文嘴角微掀,刀削般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笑,既然如此,他便陪她一起修炼,直到她醒来为止!
  被恶灵之主的恶灵之气击中,夏云在晕过去的一瞬便神识抽离,回到了莲心空间静修!即便是神识也是有意识的,然而她的意识体却一直被关在某个白雾朦朦的空间,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甚至她感觉不到自己的身子,周围静得出奇!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夏云心中疑虑,却没有人能够回答她这个问题!白茫茫的空间让她想到了夏家书阁夏老灵魂寄宿的地方,她不会是变成了鬼吧,心中划过一丝恶寒!
  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悬浮的,却使不出一丝力道,这是一种完全被支配的感觉,时间在细数中缓缓淌过,度日如年!
  整个莲心空间再次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弯弯小河汇成苍茫江海,毒角蜂集体扩大了一倍,原本生长在小河两边的花丛直接蔓延开去,顺着河道一路向下,娇艳欲滴的果子挂满枝头,散发着诱人的果香,金黄|色的蜜汁从盛装巨型容器中淌出,流了一地,仿佛一条金丝带,顺着低洼的地势向前飘去!
  夏老目光微眯,望着屋前屋后的变化,心中感慨万千,不知这变化对夏云而言究竟是福是祸,看着花丛中心仰面而躺依旧没有半分动静的女子,夏老沧桑的眸子涌起一抹自责,若不是自己心切灵魂刺激之法,轩辕一鹤便不会紧急闭关,而夏云更不用躺在这儿无声无息!
  暮春的尾巴扫过偏僻的山坡,树木变得愈加葱绿,玄冰所在的茅草屋周围又多出了五间,冥楠等四位少主因为家族的传召而不得不提前离开,隐族的护卫一走,场面顿时空了很多,除了黑虎大队的五十来人,便只剩下西门几人,秦澜在离开之前硬是蹲在夏云的床前哭了一阵,最后随着蓝正羽等人幽怨而去!
  最最伤感的莫过于南宫雷诺,此行不仅失去了自家哥哥,随行的家族护卫全员伤亡,夏云一直不见醒来……
  玄冰终于从茅屋中踱了出来,目光微眯,静静地打量着屋前忙碌的众人,夏云体表的青色光芒渐渐淡去,再过不久便会醒来吧!他要在云儿醒来之前好好整理一番,长达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出过屋子,陡一出来顿时惊到外面的众人!
  “啊,他出来了!”张飞目光一喜,脚步不由自主地向着玄冰的地方迈去,他出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绝云已经醒了?
  “终于出来了!”黑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两个月来黑虎大队五十来人陪着自己蹲在这儿守着,为的就是有机会和玄冰或者夏云说上话,但此时夏云还在沉睡中,唯一的希望便落在玄冰的身上!
  玄冰目光掠过众人,淡淡地点点头,身子一飘便从众人的眼前消失!众人错愕半秒,芯儿眨眨眼,目光落在茅屋上,脸上划过一丝窃喜!
  “我们去看看绝云!”芯儿喜滋滋地乐道,娇俏的身影顿时如一道亮丽的风景朝着茅屋疾驰而去!
  屋子一如既往的干净,浓浓的灵气充斥鼻尖说不出的畅然,芯儿乐颠颠地靠近夏云所在的床塌,那层青色的光晕已经从她的身上彻底散去,白皙绝美的面容染含着浅浅的笑意,肌肤吹破可弹,唇色从最初的苍白恢复润泽之色,湿滑红润,说不出的诱人!
  “怎么感觉好像不一样了?”芯儿歪着脑袋瓜,蹙眉喃喃道,白皙的指头戳在红唇上,可爱至极!
  “你一个人嘀嘀咕咕什么?”张飞靠近芯儿,顺势将他揽进怀中,声音含着一丝兴趣,最近她特别喜欢自言自语!
  “啊,哦,你们有没有发现绝云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芯儿抬头,潋滟水眸望着张飞问道,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屋子中的西门几人听见,顺着她的话,众人的目光再次投向静睡中的夏云!
  墨发披散,唇红似樱,面容绝美白皙,透着盈盈光泽,黛眉微拢,英气而魅惑天成,乍一看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细看之下却处处透着玄机,浑身上下都散着无尽的光华气质……
名动天下 第一百零四章 狂暴进阶
  众人被夏云浑身上下散发的气质所吸引,内心止不住的惊叹,犹自沉浸在那种美好的意境中不可自拔,芯儿目光痴痴地锁在夏云白皙绝美的脸颊上,红润的小嘴长成O型!
  越是深看越是心惊,那种致命的诱惑如同罂粟般悄无声息地植进众人的心底,早在西门等人进来的一刻黑虎便跟了上来,刚毅略显黝黑的脸颊噙着几缕光芒,目光定定地落在夏云的脸上,眸底的惊艳之色很快被敬畏所取代!
  他和西门等人不同,作为狂龙佣兵团的一员,夏云是他们的战友亦是朋友,面对如此强大的夏云,他们在惊讶的同时心底溢满自豪,那是真正的欣慰而非敬畏!
  众人沉浸在夏云散发的光华气质中,没有发现她的手指动了,接着精致卷翘的睫毛微微颤了下,夏云眉头轻蹙,吃力地撑开沉重的眼皮,一片白光刺入眼帘,耳旁一片惊呼声!
  芯儿第一个发现夏云的醒来,一声惊叫,就差没把这房子给掀起来,张飞兴奋得手足无措,嘿嘿地傻笑两声,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轻颤着,激动使然,巨大的欣喜强烈地充斥着一屋子的人,一阵破空之声,一袭金袍的玄冰从屋外以光速晃了进来!
  魅狐蹲在一旁,滴溜溜的眸子噙满欣喜之色,身子弓起,朝着木榻上的夏云扑去,顿时被一股能量刮到一旁!
  夏云只觉眼前金光一晃,身体顿时落入一个宽阔硬朗的胸膛,暖暖的体温传来,心跳清晰有力,玄冰只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体内!
  玄冰的头发还是湿的,两个月没有出门,刚刚出去清洗了一番,闻着鼻端淡淡的清爽气息,夏云只觉满心舒畅!
  “你还好吧!”浓浓的担忧化为简简单单的问候,玄冰低头,呼吸喷洒在夏云的耳畔,磁性的声音含着压抑不住的颤抖,天知道这两个月他是如何度过来的,担忧时时刻刻,思恋分分秒秒,为了提醒自己夏云没事,他选择用修炼来化解整日的空虚!
  “我没事儿!”夏云轻笑,长久未曾开口声音有点干涩,落在玄冰的耳中又是一阵心疼,双臂忍不住将她圈得更紧!
  “我好像要进阶了!”夏云迟疑,声音刚落周身猛然荡起一阵能量波动,进阶光芒降临,刺目的银光将整个茅屋包围得水泄不通!
  张飞等人站在银芒中,周身能量流转,衣衫幡然鼓动,双眸瞪大,满脸的惊愕之色,头一次,他们震撼于进阶的光芒之盛!他们竟然能够参与到进阶光芒以内,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还没等他们震惊过来,只觉浑身猛然一震!
  光环中心的夏云体内渗出庞大的能量,精纯的灵气透过进阶光芒到达在场几人的体内,其中就数玄冰吸收的最多,夏云先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到,最后隐隐猜到了和莲心空间有关,绝美的脸颊荡起惑人心魂的笑意,双眸闭合,静静地感应着周身的变化!
  强大的灵力灌水般钻进西门等人的身体,身体肿胀的同时体内的魔幻之力蹭蹭几个台阶,不知何时西门等人已盘腿坐在茅屋中心的草地上,以夏云为中心,涟漪光波向着盘坐的几人射去!
  夏云脚下的扇形光芒中,七颗亮黄的六芒星排成一线,盈盈一闪,再次冒出一颗、两颗,顿时光芒一滞,九颗六芒星瞬间消失,下一秒,一颗七芒星赫然出现在扇形中心,比之刚刚的九颗六芒星更加耀眼!
  随着进阶完毕,夏云感觉到体内的魔幻之力充盈,狂躁而汹涌,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目光铮亮,眼前的空气无限放大,甚至可以看清每一粒悬浮的灰尘!
  玄冰的面容映入眼帘,夏云定定地看着,她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玄冰细腻的肌肤在眼前微微跳到,咚咚的心跳比之先前更为清晰有力,一下下如同锣鼓般敲在她的心中,呼吸绵长,眉头微微拧起,庞大的灵气正以铺天盖地之势向着他的体内钻去!
  进阶完毕,夏云欣然起身,拍拍褶皱的衣衫,目光再次落在身前几人的身上,包括玄冰在内,七道进阶光芒再次降临,茅屋的顶棚顿时被这强大的气流冲开,外围的黑虎队员一阵惊呼,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如此强悍而霸道的进阶模式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心中震撼的同时隐隐期待着什么!
  魅狐软软的身板在银芒的包裹下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亮黄的眼眸变得更加斜长,眨眼间透着无限风情,蓬松的大尾巴在能量气流中微微颤抖,细腻、光泽、夺目……四只脚爪生出银色的铁甲,锐利坚硬,泛着森森寒光,腰肢一挺,顿时从地上跃到夏云的肩头,尾巴轻轻一环,顿时充当着夏云的毛领,闷闷地打了个哈欠,这小家伙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夏云五奈地摇摇头,脸上露出宠溺之色,一想到红羽,眼中的光泽顿时敛去,变得黯然而伤怀,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身旁能量一阵巨颤,夏云从伤感中回过神,只见玄冰脚下的扇形光芒中,五颗七芒星排成一线,强悍的能量充斥在他的周身,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五星魔导!夏云眼中升起一片惊艳之色,犹记得他之前还是二星魔导,按照进阶规律,最起码也要一年半载才能再次上升一级,难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几年么!夏云蹙着眉头,心中甚是疑惑,玄冰恰好从进阶中醒来,冰瞳含笑,幽幽地走到夏云身前,高大的身形在她的身前形成一片阴影,顿时将她笼罩其中!
  “在想什么?”玄冰低着头,深深地望着夏云问道,声音柔得可以滴出水来,蓝眸深邃,柔情似水。夏云迎上他那双饱含深情的眸,小脸蹭地红了起来,火烧火燎,心中燥热难耐,从不知道他可以柔到这种程度,眼中的灼热堪比火焰撩人,目光锁着自己,薄唇浅浅勾起,此时此刻两相对望,仿佛天地间只剩彼此!
  “以后不许只身犯险!”玄冰眼中的笑意越发浓烈,低下头,猛然噙住夏云的娇艳的红唇,大手揽住她的腰肢,薄唇在她的柔嫩上辗转一周便停了下来,转而贴上夏云的发轻轻地吻了下!
  “好!”夏云许诺,心中暖暖的,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绝不会出现如此莽撞的行为,她原本以为女神盔甲可以抵御来自恶灵之主的袭击,却忽略自己当时的修为不过是幻尊等级!
  神器很强大,但也不是漫无边际的强大,俗话说遇强则强,只有遇上强大的人才能更大限度地激发它的潜能和威力!以夏云目前的幻力而言,不过激发了它表层的防护功能,真正的神力其实一点也没触发!所以说当日她能够在恶灵之主的七成功力下保住性命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幻,幻灵!”张飞震惊地瞪着脚下,刚毅憨厚的脸颊涨得爆红,心中巨颤,一颗闪亮的四菱星赫然耀在扇形光芒中!四菱星,幻灵标志,他,他,他竟然一举突破大魔幻师达到幻灵修为!张飞深陷在进阶带来的强烈震撼中,对于旁边的概况一无所知!
  西门脚下的扇形光芒潋滟闪动,如同变魔术般,六颗三角星跃然之上,蹭蹭蹭,七颗、八颗、九颗,光芒猛然一颤,九颗三角星全部消失,不到一秒,一颗四菱星冒出,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倒豆子般,直到第五颗才停止不动,五颗四菱星,五星幻灵!
  西门脸上的表情精彩之极,量是平日心性如何沉稳,此时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体内澎湃汹涌的幻力提醒他这一切并不是做梦,嘴巴张开又合起,心中的疑问堵在喉咙,压抑着却不知如何开口!
  黑虎一袭黑袍,盘腿坐在茅屋中心的地上,黝黑的脸庞在银色进阶光芒的映衬下变幻多彩,瞳孔一片惊颤之色,此刻,他呆愣地感应着体内的变化,脚下的扇形光芒中三颗五芒星赫然在目!
  三星幻宗,他竟然突破巅峰幻灵一举升到三星幻宗之列!几人身前,一袭黄|色衣袍的芯儿满脸惊喜之色,她的修为从魔幻师一下提升到了五星大魔幻师,巨大的惊喜让她泪盈满眶,素手捂着小嘴嘤嘤哭泣着!
  她一直都是团队的负担,为了照顾她,西门等人不得不接一些吃力不赚钱的活儿,不是她不努力,而是再怎么努力也提升不了魔幻之力,她曾一度绝望过,以为这辈子都突破不了魔幻师,此时此刻不仅突破了,还一举达到了大魔幻师五星之列!
  五星大魔幻师,这或许在夏云眼中不值一提,但是对于常人而言却是不可多得的,能够在她这个年纪达到五星大魔幻师,和同龄人相比绝对是站在前列的,也难怪她会激动成这样!
  众人投向夏云的目光充满感激之色,心中震撼的同时夹杂着些许疑惑,来不及欢呼便被坐在地上迟迟不肯进阶的展飞所吸引!
名动天下 第一百零五章 展飞蜕变
  “唔,他这是怎么了?”芯儿嘟囔着小嘴皱眉问道,展飞的额头开始渗出汗水,两道浓眉更是狠狠地拧起,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他以前受过伤,似乎这辈子都没法提升修为!”西门猛然想起展飞加入狂龙佣兵团之前的犹豫,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一星大魔幻师!
  “对,当时我们邀请他入团,展飞大哥拒绝了好一阵子,就是因为他的修为出了点状况!”张飞点头,看着展飞紧张道,若是不能进阶,那么这些灵气在他的体内……
  “他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张飞狠狠地晃掉脑子里的那些想法,眼中掠过惊慌之色,芯儿更是无措地抱着他的手臂,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心中的担忧!
  “我去看看!”玄冰拍拍夏云的肩膀,安慰众人道,身子一晃便落在展飞的身前,高大的身躯弯下,一直大手缓缓地覆在的头顶,神识透体而入,一点点顺着脉络查探!
  忽然,神识在进入腹部的时候受到了阻碍,似乎有一团东西堵着,玄冰眉头一拧,心神越发集中,将那团可以的东西包裹在内,一点点渗透!
  红色的粘稠之物随着玄冰神识的深入微微出现一丝松动的迹象,心下狐疑,神识稍稍后退一分,那丝松动立刻消失不见反而比之前黏得更紧!
  “是血块!气海破损!”低沉磁性的嗓音忽然响起,玄冰轻轻地瞥了夏云一眼,在众人紧张的氛围中突然盘腿坐在了地上!他坐在展飞的身侧,右手探出掌心贴着展飞的腹部,正是发现血块的地方,左手置于展飞的后心!
  双眼闭合,神识从右掌的位置探入,左掌则朝着展飞后心的位子输送魔幻之力!一层银色的光芒从玄冰的身体溢出,银色的光罩自动将他和展飞包裹其中,与众人隔开!
  玄冰的神识对准血块的位置,一点点渗入、接近,然后猛地一送,一声轻微的爆裂声,展飞身体一颤,血块在他的体内爆裂开来,位于后心的左掌则将魔幻之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在碎裂的血块即将爆射之前及时扑了上去!
  一前一后,上演着惊心动魄的打劫战,前掌用于突击,后掌用于安抚,稍有半点差池便会一命呜呼!还好,展飞的运气够好,玄冰拿捏得当,计算得很是精准!
  “啊,流血了!”芯儿娇呼,颤抖着身子说道,只见暗黑色的血迹顺着展飞七窍溢出,狰狞得吓人!
  “怎么回事儿,怎么会突然流血!”张飞面色惊恐,眼中满是焦急之色,声音含着一丝哽咽,展飞虽然入团才两年,但他和团队的关系都很好,平时待他也如亲兄弟般,很是照顾,此时看着他七窍流血,张飞只觉心痛难耐!
  “好了,再过一会儿应该会进阶!”玄冰收回体表的银色光芒,站起身风淡云轻地说道!西门等人尚在悲痛中,一听这话顿时愣住,面上露出迟疑之色!
  “刚刚怎么回事儿?”夏云走近玄冰,抬手为他拭去额头的汗水,虽然表面有点狰狞,但她可以感觉到展飞体内的勃勃生机,再加上玄冰的话,没事儿无疑,只是不知道玄冰刚刚做了什么!
  随着夏云的问话,众人的目光默契地投降玄冰,眼中含着渴求的神色!
  “他的气海破损,体内血块淤积,影响修为提升,刚刚不过是将那血块碎裂,引出体外而已!”玄冰唇角轻勾,望着夏云耐心地解释道,“现在已经没事了,甚至可能会因祸得福,等下你们就知道了!”玄冰的话刚落,展飞瞬间被一股强盛的进阶光芒包围,暗红的血液在银芒的映衬下显得越发诡异,看在众人眼中却透着一丝可爱的气息!
  展飞只觉通体肿胀难耐,强盛的气流从细胞各处溢出冲击着全身大大小小的经脉,多年不曾流动的气海此时漩涡一片,一股惊人的能量随着它的旋转正以飞速酝酿着!
  扇形光芒中,亮黄|色的三角星形单影只,透着落寞的味道,银色光芒猛然一颤,第二颗三角星蹦了出来,张飞眉头一颤,心中巨喜,进阶了,终于进阶了!
  西门透着沧桑的眸子渗出激动的泪花,展飞和他年龄相仿,也最为交心,每当深夜听着那一声声无意识的叹息,他的心就像被蜜蜂蛰了一样难受!看着展飞进阶,他甚至比他本人还要高兴!
  众人犹自沉浸在展飞进阶的惊喜中,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他们坠入惊吓!
  银芒闪烁,扇形光芒中星星跳跃,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第八颗三角星不断跃出,众人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瞪大眼,愣愣地盯着展飞脚下,张飞忍不住用手揉揉眼,没错,没有眼花!
名动天下 第九颗三角星一闪,群星消失顿时跃出一颗四菱星,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众人心脏不断承受着极限,那不断跳动的星星如同锤子般一下下敲击着他们的脑神经!
  “七星幻灵!”张飞喃喃,深受打击地说道,旁边的黑虎、西门、芯儿均是一副惊恐之色,从一星大魔幻师升到七星幻灵,妈妈哟,这世界也太疯狂了吧!
  说出去谁会相信,若不是眼见为实,他们也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夏云目光惊愕,同样眉展飞的高调进阶给吓到,她以为自己的进阶速度已经够强悍了,却没想到还有人比她更为变态,没错,就是用变态来形容!
  张飞胸腔起伏,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再深深地吸了一口,反反复复,依旧不能抵消心中的震惊!此时此刻,他如同看怪物般看着双眼闭合的展飞,以前不能进阶也罢,现在一旦进阶便表现出如此强横的实力,这以后恐怕再也没有人能够叫他废物吧,张飞似乎可以看见那些从前嘲笑过展飞的人再次碰面之后脸上的精彩之色!
  进阶完毕,展飞终于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一道精芒从双眸划过,整个人神采奕奕,如同磨砺的宝剑,一经开锋便抵不住浑身锐气!虽是四十多岁,却给人虎胆雄心、精力旺盛的强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