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94部分

出!
“这下好了,想不出名都难!”夏云撇撇嘴,依照轩辕的实力竟然捅不破这层无形的壁障……
“这是女神留下的警戒,你以为是轻易能够逃过的?”轩辕冷哼了一声,别以为夏云想什么他不知道!
“咳咳,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硬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跟傻子……啊!”夏云话没说完,轩辕突然俯冲而下,吓得她一声惊呼,小手紧紧地揪住雪白柔软的羽毛,不顾他的疼痛死命拽着!
“女人,给我松手!”轩辕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个没良心的小女人从背上甩下去!
“不放,谁叫你故意使坏,”夏云下巴一扬,抓得越发紧了,甚至不经意扯起了几根羽毛而不自知!
“你狠!”轩辕身形一变,顿时化为人形,而夏云此时相当于趴在他的背上,双脚前伸勾住他的腰际,整个一青蛙,两只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衫,肋旧前的柔软贴着他的背部,脸颊互相碰撞,呼吸着彼此的气息,两人的姿势暧昧而晃眼,看得下面的一行人目瞪口呆!
“啊,你,你邪恶,你流氓,你混蛋,”夏云突然发现了两人的异状,顿时大呼,脸上涨起一层薄薄的红晕,红唇微嘟娇艳而诱人!
“拜托,都到地儿了,能不能行行好,从我的身上下去!”轩辕轻轻落定在洛神学院大门口,扭过头,望着犹自愤懑的夏云轻言道,再看看周围的一众人,脸上腾起莫名的唏嘘,夏云羞得连耳根都红了!
“哼,这笔账我记着!”夏云咻地从轩辕的身上落下,比戎着秀拳威胁道,一众新生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俊男美女,脸上尽是激动兴奋的光芒,看向夏云和轩辕的目光带着明显的钦佩之色,如果看得没错,他们刚刚是从天上下来的,能够上天,那边至少是幻宗修为,对于他们这些还在大魔幻师修为徘徊的人来说,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成绩啊,而且眼前的两人都很年轻,如此年轻的幻宗强者,可敬可叹可佩啊,“我怎么觉得那人这么眼熟啊!”李琪导师从办公室出来,远远地看着天空中的一个身影狐疑道!
“走,瞧瞧去,竟然敢擅闯洛神学院,这是置洛神学院威严于不顾,置院长大人于不尊,不管是哪方神圣,今天死定了!”一个面色陌生,满脸阴鸷的男导师接着李琪的话说道,他是新入职的导师,就想抓抓典范好给他的个人简历上添点光彩!
“王霸导师,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最好不要妄下定夺!”李琪导师不悦地微微蹙眉,身形一晃,向着空中不断下落的身影飘去!
近到铁门之前,待看清那一张白皙绝美的容颜,她的脚步猛地一滞,不敢信置地看着那个绝色人儿,胸腔起伏,脸上浮现浓浓的激动之色,绝云,竟然是绝云,她最优秀的学生……
“这谁啊,擅闯洛神学院可是找死之举,哼,不就是修为高点能够高空飞行么,炫耀个屁,再高也高不过院长大人和凌老,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等着死吧!”洛神学院新一届的名人司马聪见所有女生的目光被轩辕吸弓,顿时不悦地咒骂道!妈的,原本这些花痴全都绕着他打转的,就是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子坏了好事儿!
轩辕的目光顿时眯了起来,那人的声音虽小,却一字不差地落入了他和轩辕的耳中,夏云的眼中同样划过一丝寒光,下一刻却主动覆上轩辕的手,制止他的行动,这里是洛神学院,这些人自从进入这里的一刻开始便和洛神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人在洛神学院出事,他的家人自然会找到这儿来,而她不希望再次给凌老以及院长大人带来困扰!
“请管好你的嘴,若有不服可当场挑战,吃不到葡萄便说葡萄酸,这种心理我还是可以理解的!”夏云冷冷的瞥了一眼那个长相俊逸,一身华袍的男子,眼中渗着寒冽的光芒,如万道匕首般深深凌虐着男人的身心,夏云目光一转,看向那袭淡紫,脸上的寒冽冰化变得异常温柔,微微一笑很倾城,“李琪导师,好久不见!”轻轻的;如一缕春风,静静地飘散在这散着暑气的空中!
“好久不见,你小子,不,你这丫头,竟然还晓得来这学院一趟!”李琪导师目光激动,眼角噙着一丝泪花,一向的淡漠平静不再,向着夏云的方向飞快掠来,在众人的惊愕中将一袭白衣的夏云揽进怀中!
“哼,这次又进阶不少了吧,老实报来,现在什么修为了!”李琪微微拉开彼此的距离,白暂圆润的指头戳着夏云的额头威胁道,一脸的娇憨之态,看得旁边的男导师目光灼热,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咳咳,刚刚进入魔导而已,”夏云微微闪身,搏探自己的额头委屈地回道,她有这么好欺负吗!夏云的话音刚落场面顿时一片吸气声,众人瞪大眼,神色呆滞地看着这个绝色女子,李琪导师脸上的笑意顿时凝目,小嘴张成o型!
“咳咳,你没事儿吧!”夏云伸出小手在李琪导师的眼前晃晃,早知如此,所以她才故意隐瞒了几个阶位,她现在的真实修为其实是五星魔导,和玄冰离开的时候差不多,没想到他们还是吓住了,后悔啊,她应该说幻宗或者幻尊的!
“死丫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魔导,哈哈,竟然是魔导!”李琪从呆滞中恢复过来,立马抓着夏云的双臂激动地摇晃道,似要从她的身上摇出个所以然来,这种疯狂激动的摸样哪里还有半点平时的端庄淡漠!
“咳咳,镇定,镇定,“夏云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没事儿瞎招惹什么,这下好了,这一个个如狼似虎地瞪着自己,非要把自己吞下去不可,唉,悔不当初啊!
人群外围,那个最初斗狠要将夏云和轩辕置于死地的王霸脸色焉了下来,魔导,乖乖得,他可不敢应对,给他八百个胆子也没那本事儿和魔导强者一拼高下!
“谁人来犯!”一道霸气威严的声音顿时从空中飘来,借助魔魂之力狠狠地震在众人的心头,夏云目光一亮,顿时从李琪的魔爪中脱身,目光看向声波的方向,只见一道青色的流光从远处飘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在众人的身前落定!
一袭青袍,满头斑发,抚着长长胡须的凌老一脸凝重地扫视着在场的众人,目光锐利寒冽,如三九寒冰生生凌虐着众人的心脏,夏云的眼底涌起一抹水色,缓步向前迈了出去!
“师傅!”声音诚恳而真挚,夏云喊完便是时着凌老深深地拜了下去!这个故意刁难,将她引入古木之洞严师;这个离开前为她送行,在她面前哭得悲戚的孤寂老人;这个送他药书,对她前程充满肯定的恩师!他们终于又见面了,她终于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他的满脸惊愕中,喊出了他心底的期盼,他一生的夙愿!
在夏云喊出那声师傅时,凌老的身体剧烈地颤了下,苍老的脸皮微微掀起,微显浑浊的老眼盈着层层泪花,师傅,他终于为人师,师人表,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收下这份珍贵的礼物!
“好,好…“凌老慢慢地向前踱去,嘴中不停地呢喃着“好”,好一个绝云,好一个徒儿,好一份礼物!
待走到夏云的身前,凌老伸出干瘦的手,颤抖地将盈盈一拜的少女扶起,哈哈,他的徒儿,他的好徒儿!
“臭丫头,回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害的老头儿我这么丢人!“凌老在夏云的额头狠狠地丢出一个爆栗,敲得她满眼金花,心中却涌出无限暖意,这个老人真情流露,她能感受得到,他是真的疼爱自己呢!
“这不是时间紧急吗,早知道一来就挨打,我就不来了!”夏云微微嘟嘴,一边揉着额头,一边不满地抱怨道,刚刚被李琪导师戳了,现在又被他爆栗,唉,苦命啊!
“你敢,”凌老虎目一瞪,再次举起右手作势敲向夏云!
“嘿嘿,不敢不敢,师傅最疼云儿了,又怎么舍得敲我,是不是啊,师傅?”下身子一闪,吐吐舌头,抱着凌老的手臂救娇道,凌老的脸上盈满灿烂的笑,哪里有半点平日的尊严,整个一老爷爷和小孙女儿的组合!
轩辕在旁边看着夏云这勇撤娇的模样,顿时冷汗直冒,看惯了她的冷漠,陡一看见她这副样子还真是不自然!
“咳咳,再摇下去我这身老骨头可就散了,额,这位是?”看着周围目光呆滞的学员,凌老尴尬地咳嗽一声,待看见轩辕时,眼中聚起一抹亮色,这个人仪表堂堂,气势不凡,最重要的是他看不穿他的修为!
“嘿嘿,这是我的伙伴,怎么样,帅吧!”夏云说着目光顿时瞥向了那个自以为是,满脸傲气,对他们颇不满的司马聪身上,那家伙看见夏云射来的目光浑身一震,额头渗出冷汗!
“当然帅,能和我们云儿一起的又怎能是平凡之人!”凌老连连点头,附和着夏云说道,看向轩辕的目光染着一层深深的探究意味!
“行了,我敢打赌,你今天就算是看上一百遍也看不出想要的答案!”夏云伏在凌老的耳旁戏虐的笑道,声音很小,除了他们俩儿便只有轩辕听到!
“哼,行啊,学会奚落你师傅我了!“凌老刮了夏云一眼,不再深究轩辕的身份修为,“走,今天师傅做东,好好地请你喝上一盅,哦,还有这位伙伴,一起来吧!”凌老拍拍夏云的肩,再看了一眼轩辕提醒道,三道身影顿时如流星划过,向着远处的街区滑去!
三人离去很久,众人才从打击中反应过来,不少人的眼中噙着羡慕之色,更多的则是震惊!今天的意外实在是太多,先是夏云和轩辕从天而将,显示着他们无与伦比的修炼天赋,再是李琪导师和夏云的相拥调侃,再则是凌老的反应,和夏云的身份,他们从不知道洛神学院风云榜上的头号人物竟然有着这么一个绝色徒弟,魔导修为,这等修炼天赋足足可以自立为师,另外收徒了!
凌老的反应更精彩,在他们眼中严肃狠厉,不芶言笑的洛神学院头号秩序维持员竟然破天荒地和一个女子大笑大闹,甚至显示了服输的一面,这种打击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果然印证了那句话,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山更比一山高!
“李琪导师,刚刚的那个女孩儿跟你很熟?”看着夏云远去无踪,一个男子满脸钦慕地问道,眼中盛着绝对的惊艳,洛神学院集各大贵族名缓小姐,但是像夏云这样绝美而又洒脱的女孩儿他却从没见过,那是发自骨子里的潇洒,从灵魂深处折射出来的魅惑!
“哈哈,熟悉谈不上,不过她刚好是我上届的学生!”李琪导师捋捋长而卷的金色秀发,红唇微嘟,满脸欣慰地说道,在说出的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射了过来,大大滋长了她的虚荣心,脸上顿觉有光!
“导师是说她三年前也在洛神学院读书?那么说她是我们的学姐喽!”一个男学员抓住敏感字眼,一脸兴奋地乐道!
“是啊,人家三年前也不过和你们一样,刚刚步入大魔幻师修为而已,现在的差别可是大了,不仅一举超过了我们这些导师,还步入了魔导之列,魔导啊,这个大陆数来数去也不过百人之数吧!”李琪深深地感叹道,三年时间从大魔幻师进阶到魔导,这等神速可堪大陆第一人了!
他很荣章以及庆幸夏云出自于他们班,是她的学员之一!
“妈妈哟,这不会是真的吧,”三年就跃到了魔导修为,这消息来得太劲爆了!一学员狠狠地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企图保持清醒!
“好了,你们没有做梦,这的确是真的,你们的学姐尚且可以做到,你们便要以她为榜样,努力向她靠近,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明天准时集合训练!”见现场的氛围达到前所未有的兴奋状态,李琪颇为高兴地说了两句,最后拍拍手示意众人散去!
然而大多数人依旧沉浸在三年魔导的巨大冲击中,眼中噙着希望潋滟的光泽,仿佛三年之后他们同样立于天空中上,成为下一届学员的榜样!李琪见他们不愿离开也不强求,摇摇头,长叹一声,怀着无限喜悦向着自己的办公室掠去!
“你这丫头,一走就是三年,可把老头子我想死了!”凌老亲自为夏云注满一杯酒,然后狠狠地刮了她一眼,天知道这些年他有多担心,他以为他的收徒梦就要扼杀在摇篮中!
“嘿嘿,云儿也想师傅呢,这不是身不由己嘛,一得空闲就马上飞了回来,看在云儿的这份孝心上,师傅就别生气了哈!”夏云讪讪一笑,脸上荡着一抹无奈!
“哦,对了,给师傅尝尝好东西!”夏云目光一亮,顿时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两样东西——果子和蜂王浆!
此果子并非夏云寻常拿出的果子,而是莲心空间,果林中最大的一颗果树,相当于村王结出的,这果子不过三千个,三年才结一次果,和那些吃不完甚至摘不完的果子不可相提并论!也就是离开洛神学院那会儿到现在才成熟!此果灵气浓郁,汁多味美,而此蜂王浆也非寻常拿出来的,而是毒角蜂王自己酿造的,基于夏云提供的优涯环境,毒角蜂王的等级节节攀升,从之前的低阶魔兽进阶为九阶巅峰灵兽,身体的构造变了又变,基因趋近完美;酿蜜的本事儿也越见上涨,这些蜜比之那些等级低的毒角蜂所酿造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哦,果然是好东西!”凌老目光一眯,脸上耀起一抹好奇,就在夏云拿出果子和蜂王浆的瞬间,他明显感应到了空气中枫散的浓郁灵气!
“呵呵,好东西要尝了之后才知道,师傅快尝尝看!”夏云故作神秘地笑道,在她的注视下,凌老优雅地拿起一个果子轻轻地咬了一口,原本的好奇立刻化为震惊,他感觉自己吃的不是果子,而是灵丹妙药,浓郁的灵气顺着喉咙一路往下,直达腹部,身体暖暖的,体内一阵通畅,一身老骨头仿佛重新复苏般,瞬间充满着无限生机!
果子的味道那叫一个妙,妙不可言!凌老享受地眯起眼,一点点细细地品味着,甜润的果肉吃在嘴中凉凉的,甜蜜多汁,润滑香脆,吃下之后又会蹿起一股温润的暖气,顺着那些灵气一道填充着枯老的机体,灵气润肺,果肉暖胃!
“呵呵,别光顾着吃果子,再尝尝这个!”夏云为凌老倒上一杯蜂王浆,好笑地送了上去!
“呵呵,好,好,我再尝尝这个!”凌老连连点头,笑得眼睛都眯到一块儿去了!端起夏云递过来的蜂王浆,仰头,满满地饮着,甜而不腻,香而不浓,恰到好处,最重要的是这蜂王浆蕴含的灵气丝毫不亚于果汁!两者所不同的是一个以目体的形式,而另一个则以液体的形式,不管哪一种,都让他爽到极致!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老爷子我喝了大半辈子的酒,吃了大半辈子的肉,也没有今天来得爽快,好啊好,有这东西,老爷子我算是长见识了!”凌老抚须,笑得一脸畅快,他这一辈的笑容恐怕都没有今天来得多,得此徒儿;他之福气啊!
轩辕郁闷地呆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自从夏云见了这老头就挖空心思地讨好,把他这堂堂神者凉在一边,不,应该是这一老一少故意把他隔绝在外,哼,不就是几颗破果子,几杯臭蜂蜜么,他轩辕一鹤吃过的灵丹灵果比他们喝过的水还多,有什么好稀罕的!
名动天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神王诞生
“哈哈,你们师徒俩儿也太不厚道了,有好东西怎么能少了我萧何一份!”清朗高昂的声音穿透空气直接飘进了室内,夏云目光一动,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没想到萧何院长也会跑来凑热闹!
“夏云见过院长大人!”夏云站起身,双手抱拳,对着虚空微微行礼道!
“哼,你这丫头,来了我的学院就顾着和你的好师傅话家常,倒是把我这院长忘得一干二净!”一道灰白的身影迅速从空中蹿出,轻轻地落在夏云的身前,一脸温润俊朗的院长大人萧何满脸不悦地埋怨道!
“咳咳,院长大人事务繁多,夏云是怕打扰到了院长大人清幽!”夏云讪讪地解释道,额头顿时滑落一滴冷汗,一向耿直刚正的院长大人什么时候也会这般耍脾气了?
萧何院身体后仰,没好气地刮了她一眼,“得了,再扯下去就不像话了,来不来看我是你的心意,至于我腾不腾得出时间来见你就是我的问题!”
“是,是,是夏云的错,院长大人请息怒,额,还是尝尝这些玩意儿吧,算是云儿孝敬你和师傅的!”夏云连连称是,讨好地递上一个果子,从没发现自己的脾气也会变得如此好!
“哼,我徒儿来看我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你就别在一边瞎起哄,吓着了我的徒儿,我凌老连你的面子都不给!”见萧何气消了,凌老的怒火顿时腾起,凭什么他的徒儿让他来教训啊,这小家伙越来越没用尊卑了,看见他老人家不行礼不说,还想抢了他徒儿孝敬他的东西!
“嘿嘿,是是是,凌老别气,刚刚不过是开开玩笑,再说这年头年轻人哪儿那么容易被吓着,是吧小云儿!”萧何的气势顿时软了下来;一脸讪笑地望着夏云求助道!
“额,吃果子,吃果子!”夏云对着闪电式的转变有点反应不过来,连连椎搡着桌子上的果子说道,目光在萧何和凌老的身上转了两困,心中腾起一抹笑意,原来表面上刚正耿直、威严肃穆的萧何大院长这么怕凌老啊!
“你又怎么了!”夏云的目光刚从两人身上收回,顿时发现了一脸不愉的轩辕,额头顿时料结在一起,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感觉自己成了专门伺候这些人心情的仆人似的,随着夏云的疑问,凌老和萧何的目光同时射向了轩辕的方向,凌老还好,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继续吃着手上的果子;萧何院长则心中大骇,一时高兴,他竟然一点儿也没察觉到此人的存在,看向轩辕的目光覆上了一层探究,看得旁边的凌老心中闷笑,看吧,他老头子都看不出的东西,他就不行这小家伙能够看出!
“无聊!”轩辕冷冷地吐出两个牢,顿时让夏云雷至,什么时候这家伙觉得生活无聊了?
“哦,那你自己出去逛逛吧,到点回来就行!“夏云点点头,怎么感觉跟放羊似的!
“女人,你再这么无视本尊,小心我直接把这洛神学院踏平了,”轩辕心中气愤,这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这个地方确实无聊,更无聊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有闲情跟着两个老男人聊得这么投入,把他一个人凉在一边!
“敢问阁下是谁,口出狂言是会招来祸端的!”萧何眉头一拧,望着一袭白衣的轩辕威胁地说道,这个竟然敢当着他这堂堂校长的面说踏平洛神学院,太嚣张了!
“嘿嘿,院长大人别介意,他这说的是气话,气话!”夏云立马闪身到两人中间,望着眸光深邃的萧何院长讪讪解释道,一转眼则狠狠地瞪视不知发什么烧的轩辕!
“哼,祸端,我轩辕生平最不怕的就说祸端!”轩辕冷哼一声,直接忽视夏云警示的眼神,他心情不爽,很不爽,凭什么要受这些凡人的气!
“你再给我发疯试试!”见形势往不好的苗头发展,夏云顿时大恼,没好气地对着轩辕大吼一声,吼完之后心中大呼完了!
轩辕目光微眯,英俊潇洒的脸上腾起一抹怒火,静静地看了夏云数秒,身形一晃,如同空气般消失在原地,“他是谁啊,如此嚣张!”轩辕消失数秒,兼何望着夏云狐疑地问道,脸上依旧残留着一丝薄怒!
“呵,实不相瞒,他是我的幻兽,我也不知道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以前从没如此!“夏云脸上扯出一丝苦笑,真搞不懂轩辕为何变得如此激动!
“幻,幻兽?能够幻化为人的幻兽?”坐在凳子上悠闲吃着果子的凌老身子一震,目光惊愕地看着夏云,黄何院长同样神色大变,眼中盈着一抹热切!
“嗯,他现在的修为应该在神阶,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夏云点点头,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隐族的人早就知道了轩辕的神者身份,只是还不知道他只是一只幻兽罢了!
萧何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眼中的震惊远远不及心中的惊恐来得强烈,他刚刚做了什么,竟然对着一名神阶强者出言威胁,额头冷汗直冒,他不禁为自己捡回一条小命而庆章!
“神阶,神阶,哈哈,老头我活了这么久,竟然有幸见到传说中的神阶强者,更可笑的是神阶强者近在身旁他却毫无所知!”怪不得夏云说自己就算是看上一百遍也查探不出此人的修为!
凌老仰天大笑,苍老的眼角划过一滴浊泪!胸腔剧烈起伏,一抹豪情万丈在体内流窜滚动,一直以来的遗憾在这一刻圆满,神阶强者,他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至强存在!
凌老仰着头,笑得一脸快慰,心中的那层薄膜仿佛被一根尖锐的小针捅破,嗤地一声,浑浊的双眼骤然变得无比明亮,衣衫拂动,斑发飞舞,体内长久停滞的魔幻之力瞬间大动,疯狂地旋转起来,周围顿时亏来一阵狂躁的能量波动,以凌老为中心,将他包裹其中,凌老如同站在风暴中心,浑身上下散着无人可挡的睥睨之气!
外围的夏云和萧何可就惨了,狂风席卷,他们的身体在狂涌的浪潮中东倒西歪,夏云目光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直觉告诉他凌老的此次异动可能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再看萧何,身体虽是东倒西歪,然而他的脸上却噙着狂喜之色,他的目光紧紧地盯视着风暴中心的凌老,不愿放过一丝一毫!
萧何的心中如同天雷滚滚,看着眼前的凌老,他只差没有大叫三声,这狂潮、这异动、这磅礴的能量波动并非一般,凌老的修为早在五年前便已经进阶到九阶巅峰魔尊,再进一步便是神王之位!
然而五年来凌老的修为一直都不见涨,也没有半点突破的机会,也因此给凌老的心中埋下了一个大大的疑问一一难道这所谓的神阶强者真的只是传说?
凌老的困惑疑问一直是他的心病,魔尊强者他倒是见了几个,除了自己便是请何,还有以前的几个老友,但是神阶强者他却从没见识过,即便是听说,那也是亘古之前,久得已经成为历史!
然而轩辕的突然到来,将他隐埋长久的疑问瞬间道破,让这个趋于平淡的心再一次葧起强者之威,体内不曾增益的魔幻之力自是水涨船高,蹭蹭直升!
异动越来越强烈,夏云等人原本在凌老居住的二楼小饮,此时此刻,风暴直接卷起了满屋器具,窗棱摇动,地扳呼呼震响,无数的桌椅、瓷器、字画满屋飞舞,落在地上嘭嘭直响,整个屋子恐怕就要在这强烈的碰撞中毁灭,夏云的身子在这狂潮中灵活避闪,却依旧避免不了满屋的杂乱,意念一动,准备支起屏障却发现周身荡起的魔幻之力还没来得及成形便被那狂潮驱散吸收!
“唔!”背后一疼,一个瓷杯在狂潮的推动下狠狠地砸来,此时此刻,夏云无奈地发现自己的麾幻之力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输出一分便会被那狂潮吸收一分,再这样下去,她估计会成为第一个被桌椅杯具砸死的人。唔,她不要!
“不行,得赶快离开这里!”黄何院长神色大变,看着周围逐渐坍塌的房屋,对着夏云大声吼道!
进阶神阶声势浩大,周围狂潮涌动,他们两人在这狂涌中乱蹿,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浮萍,此时此刻,他们所能做的便是凭着身体的本能避闪,毫无任何取巧可言!
屋内狂潮涌动,屋外天色大变,凌老所在的房屋上空,乌云滚滚,雷电交加,空气中卷起不小的漩涡,洛神学院所有人跑到操场或者空地上观看着难得盛景,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着浓浓的疑惑,如此大规模、诡异而又强势的能量波动怎么会突兀地出现在洛神学院的天空?要知道这一片地域被女神所祝福过,外界强者根本无法擅闯,即便是一般的自然灾害也降临不到这里,可以说,这是一片乐土,一片安定祥和,无灾无难,不会有任何顾忌的乐土,然而天空的景象却告诉他们一切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绝对,那狂涌,那乌云,那闪电,无不证实着洛神学院内部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那边是凌老居住的范围,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一个男学员仰着头,一脸惊愕地叹道,狂风席卷,漩涡澎湃,那边的天空被乌云压低,石破天惊,闪电交织……“不知道,洛神学院向来安定祥和,从没出现如此怪异的现象!”一个高年级的学员一脸忧色,如果连洛神学院都变得不安定,那么这个大陆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定的呢!
所有人都心惊地看着天空中的状况,不少女孩子捂着小嘴,眼中噙着惊惧,轰隆的雷声似要把天给劈开,一声接连一声,一条闪电更胜一条闪电,有人甚至看见闪电劈到远处的地面激起万丈火花,“步魔成神?”魔幻大厅一楼,白发白须白眉的守门老者眉头一跳,眼中划过一丝精光,身体呼地闪出朝着雷鸣的方位而出!
同一时间,大陆各地强者举目而望,看着洛神学院的天空眼中泛起无比的尊敬之色,一代强者兴起引领的将是整个大陆,长江前浪椎后浪,凌老的此次进阶注定将带动又一批强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时之间,洛神学院再次成为众人口中炙手可热的话题!
“走!”一袭白影从丛门外蹿了进来,伸手一挥,顿时将即将砸向夏云的背部的柱子击飞,大手一览将夏云带进自己的怀中,看着如此狼狈的夏云,他的眼底涌起深深的痛色,他不过才离开一会儿,她就弄成这样,若不是感应到她的危险,若是再晚上一分””一想到可能的后果,轩辕的眼底顿时泛起一股寒意!
“唔,累死我了!”夏云眯着眼,看着将自己揽进怀中的轩辕,心底的担忧尽数化去,嘴角一扯,身体顿时软了过去!
“云儿!”轩辕眼神一暗,大手一挥,带着同样筋疲力尽、狼狈不堪的萧何出了这漩涡中心,屋外风云涌动,屋内能量澎湃,巨大的能量狂潮直接将整个房子掀起,而处于漩涡中心的凌老则丝毫未受到影响,他的周身被一团银色的透明殊体笼罩,球体上光华流转,说不出的亮丽炫彩!空中倒飞的杂物远远地避开球体,在外围肆意捣乱!
轩辕将夏云和萧何很快带到安全范围,一经落地,萧何院长立马撑着力竭的身体时着轩辕致谢,态度恭敬有加,一脸的歉意!
“萧何感谢阁下救命之恩,之前是敝人目光短浅,多有不敬还望海涵……”萧何院长一脸崇敬地看着眼前的轩辕,年轻潇洒,俊逸不凡,若不是夏云提醒,任他如何猜测也想象不到眼前的年轻人是一个幻兽,而且还是神阶幻兽!
从一定意义上讲,成神的幻兽和人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差别,站在修炼者的角度,他们同样是强者,是地上一霸,但是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讲,进入神阶强者的魔兽比进入神阶强者的人更加强大,他们自身的体质再加上后天的学习,其潜能更为可观!
轩辕一鹤直接将萧何的话忽视,此时此刻他的全部心思都扑在夏云的身上;虽然她只是体力耗尽,身体不支,但只要她不醒来他就一刻不得安宁!
轩辕的大掌贴上夏云的后背,澎湃的能量如同流水般向着夏云的身子灌去,疲劳的筋骨、细胞、肌肉……在能量的滋补下慢慢放松,夏云感觉仿佛睡了很长一觉,全身上下酸疼得厉害!
努力撑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轩辕放大的脸,剑眉斜飞入鬓,星眸似海,里面聚集着焦躁之色,白皙光洁的额头隐隐渗着汗水,薄唇紧抿,显示着主人的不悦!夏云为愣,红唇微微打开,一向傲气淡漠的他竟然会露出如此焦急的表情!
“你醒了!”感受到投射在自己脸上的视线,轩辕目光微转顿时心中大喜,收回贴在夏云后背的手,将怀中的她调整好姿势,一脸温和地问道!
“额,你没事儿吧!”夏云眨眨眼,看着轩辕不解地问道,他今天变得太多,也难怪她会感觉怪异!
“你没事就好!”轩辕脸上的喜色微微凝滞,面对夏云的狐疑星眸顿时变得深幽,定定地盯着夏云的清眸说道!
一旁的萧何一脸羡慕地看着很快恢复体能的夏云,两刚的一幕他看在眼中抽搐在心里,啧啧,魔幻之力补充体能,也只有轩辕这样的神阶强者才能大肆挥霍!
“额,师博没事儿吧!”夏云的心底腾起一抹不好的预感,目光一敛,藏住眼中的慌乱,转首,望向凌老的方位问道,她似乎隐隐猜测出他今天的怪异为何,只是恐怕要辜负他了,“放心,没有人比他更安全了!”轩辕的眼底腾起一抹失落,望着风暴中心的凌老笃定地说道,原本的房屋此时此刻已经化为一片废墟,凌老悬浮于废墟中心,庞大的能量浮动透过罩起的能量光波向着凌老的体内不断钻去一道道闪电击在凌老的上空,在光罩上炸开再向着周围散去,夏云看着这惊醒动魄的一幕,眼底含着满满的担忧!
“这是天雷劫,步入神阶所必须经历的,好在这个大陆成神者并不多,因此这天劫的威力也弱了十倍不止,那些东西不仅不会成为他的压力,反而将椎动他的实力迅猛提升,毕竞雷电所蕴含的能量在整个大陆都是首屈一指的!”似是看出夏云眼中的不放心,轩辕耐心地解释道,好看的眉头染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随着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大,不少学生聚集而来,当看见坍塌的房屋,悬于半空的凌老,和肆掠翻腾的能量波动,所有人的眼中升起惊艳之色,一脸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风云涌动,天雷翻滚,大雨磅礴而至,哗哗啦啦下个不停,瓢泼大雨豪了众人的眼,大雨中的那团能量光波越来越亮,耀如星辰!忽然,漩涡止,雷鸣逝,光罩轰然炸开,五彩斑娴的光芒中,凌老的身体如同一条蛟龙冲天而上,将天空冲开一条口子!
众人惊呼一片,抬头仰望着遨游天际、自由飞动的青色衣衫!
“哈哈哈哈……”畅然浩与,动荡天际的呼啸从空中传来,众人只觉耳膜鸣响,脑中空白一片!萧何一脸羡慕地看着冲天而上的青影,眼底尽是激动之色,夏云伏在轩辕的怀中,眼睛眨也不眨,这便是神阶强者的威压?
一刻钟后,天空出现一弯彩虹,凌老抚须,从天空飘飘而下,眉宇间尽是睥睨之气,衣衫拂动,脸上洋着畅然的笑!
看似缓慢实则迅速,不过须臾,他的身体便逼近地上的夏云等人!
“多谢阁下启示,凌某感激不尽!”凌老双手抱拳,对着轩辕抱拳致敬,苍老的脸上布着一层健康的红晕,目光激切,态度诚恳有加,旁边的众人看到这幕心中写满疑问,只有夏云和萧何知道其中缘由!
“这一切均寻看你个人的浩化,我不过寻起至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不用如此客气!”轩辕单手虚抬,将凌老轻轻排起,脸上重新恢复淡然孤傲之色,“呵呵,恭喜师傅步入神阶!”夏云脸颊微红,从轩辕的怀中站起身,对着凌老恭喜道,清澈灵动的眸子聚满笑意,一脸欣然之色!
“好,好,没有你这丫头,老爷子我今天也不会有此成效!”凌老连连点头,怎么看怎么觉得夏云是他的福星,一来就给他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难题!
“凌老破神,可喜可贺!”萧何起身,俊逸温和的脸上盈满笑意,凌老破神不仅关乎着他的个人威望,也同样系着整个洛神学院的名誉,他这个院长自是最兴奋的!
“同喜同喜!”凌老一点也不谦虚,对着萧何领首笑道,这下洛神学院的声望怕是直接提升一个档次,各大帝国的资助力度也将因为神阶强者的诞生而大幅度增强!
“这么好的一栋房子,可惜了!”夏云的目光飘向废墟一片的地方,白暂精致的脸颊染着一抹惋惜之色,他们刚刚还吃吃喝喝,现在立刻变了样!
“噗!不就是一栋破房子么,和神阶强者相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我例是感谢它毁得好!”听得夏云口中的可惜,萧何狂汗,这丫头怎有一出是一出;完全不按常理想问题!这一栋破房子一个命令下去三五天就完成了,而凌老修炼神阶,岂止用了三五天,那是三五年啊!
再说这世上有谁能够这么好的运气在三五年内就从九阶巅峰魔尊破阶神者步入神王之阶?说起来凌老今天是走了狗屎运!
“是啊,是啊,不过一栋破房子,老爷子我从来不为这种小事操心,毁了便毁了吧!”凌老挥挥手,不甚在意地说道!
“咳咳,不过现在这场面我看还是闪吧,再待下去,影响不好!”凌老讪讪地笑道,周围的空地上聚集了上千名学员,均是满脸震惊地望着这边!
“哼,你还会觉得不好意思!”请何院长淡淡地斜了凌老一眼,再转身时已是满脸肃穆,周身的气压如同潮水,向着四面八方压去!
“请各位学员回到自己的班级,不要在场上逗留!”声音灌注魔幻之力,带着一股强者威慑,那些原本还打算继续看热闹的学员不得不折转身,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恭喜凌老!”一道淡淡的透着无限苍老的声音从空气中飘来,只见一白须白发白眉的老者缓慢而来!
“是他!”夏云目光一亮,顿时认出眼前的老者,那个在魔幻大厅一楼的守门员,一直看着他坐在柜台前,还以为他的双腿有问题,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这个人虽是苍老,但身体很健康!
“尉犁阁下!”见到老者上前,凌老和院长大人均是俯身行礼,一脸的恭敬之色!
“嗯,凌老现在是神阶强者了,如此大礼我可担当不起!”白发白须白眉老者伸手抚须,一双眼睛藏在浓眉之下,看不出其神色,夏云却可以感觉得到他的愉悦!
“尉犁阁下见笑了,不管凌某变成什么,尉犁阁下依旧是凌老的导师,对待恩师行礼,再正常不过!”凌老笑了笑,脸上没有半分上位者该有的傲色,反而一脸认真地回复道!
夏云奇怪地看着这三人之间的互动,原来这老头是凌老的导师,看凌老对他的态度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此人定然很厉害!
“好了,我等这一天很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卸下重任遨游四海,相信洛神学院在两位的带领下会变得愈加昌盛!”白发白须白眉老者身形一动,一串钥匙再加一叠羊皮卷顿时落入了他的怀中,而老者本人不知何时消失在空气中!
“虚神体!”轩辕的目光眯了起来,别人不知道白发白须白眉老者消失的方位他可是看得很清楚,意外的是这个大陆竟然还隐藏着一个虚身体的存在!
虚神体,顾名思义,并不是真的神阶强者,而是半人半神,具体来讲是神者的灵识,人的修为!这类人在神阶以下算是至高者的存在,但在神阶强者的面前却不值一提!导致虚神体和身体的潜能有关,有的人就算再聪明,经历再多,其身体本质放在哪儿,注定一辈子也成不了神,他们往往通过灵识的突破来获得超越本身的实力,这便是虚神体的诞生!
一旦成为虚身体,那么这辈子都和神阶无缘!
“呵,没想到尉犁阁下还是走了!”凌老摇摇头,脸上勾起一抹苦涩,尉犁老者一直在这个学院充当着隐形人的存在,一旦学校出现重大危机,都是他出面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