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侠魂-第31部分

是一代宗师的气度,像刚刚那一种气吞河岳的声势……”娇笑一声住口。星宿派的人,一听语带讥讪,无不怒目相视。
东郭寿却不以为意,笑道:“姑娘请说。”
华云龙暗道:“她如此不慌不忙,意态闲散,想来是胸有成竹。”
转念间,但听贾嫣银铃般的声音,媚态横生的将那十余位少女的名字说出,皆是姓贾,名字中皆有女旁,东郭寿不由暗道:“她适时说有二名,则贾嫣之名,分明是假。”想着哈哈一笑,道:“诸位姑娘姓贾,名字谅也是假。”
贾嫣吟吟一笑,道:“大千世界,一切皆假,何况于我们这一行,更是虚情假意,自是什么都假。”
蔡薇薇突然问道:“嫣姊姊,你是干那一行的?为什么虚情假意?”
贾嫣风情万种的瞟了华云龙一眼,笑道:“这个我可不敢说,说了你龙哥一定会生气。”
蔡薇薇樱唇一抿,望向华云龙,华云龙的确不想让她知道这些事,笑道:“别听她的,你这位嫣妹姊是游戏风尘,一切事都真真假假。”望着东郭寿,淡然道:“东郭教主既不愿对晚辈出手,然则奈何?”
东郭寿捻髯笑道:“连老夫也是煞费踌躇哩。”
华云龙移目他背后那鬼气森森的老者,道:“是否由教主身后那位高人动手?”那鬼气森森的老者自入场中,一直立于东郭寿身旁,默然不语,眼下分明听见了华云龙的话,却连眼皮也不眨一下。
东郭寿闻言,突然仰天大笑,半晌始止,华云龙不动声色,等他笑毕,道:“不知何事惹得东郭教主如此好笑?”
东郭寿捻髯一笑,道:“连老夫也不愿对你下手,这位是老夫师兄申屠主,武功高过老夫百倍,如何能向你这晚辈的下手?”
华云龙暗道:“他此言虽有夸大,只是这个申屠主武功不在他之上,东郭寿也不会这般说了。”朝申屠主望去,见他始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知道愈是如此,愈是难以揣测。
蔡薇薇也暗暗心惊,她却不愿东郭寿倚老卖老的样子,樱唇一撇,道:“教主的师兄弟辈,倒也领教过三位了,好像没有什么了不得嘛。”
令狐兄弟勃然大怒,令狐佑生性爆燥,厉声道:“臭丫头……”
蔡薇薇截口道:“这就是前辈高人的吐辞?”
东郭寿呵呵一笑,道:“四师弟的确该炼炼火气了。”接着朝蔡薇薇笑道:“姑娘是……”
忽听贾嫣娇声接口道:“这位姑娘可是有天大来历的,别的不说,论武功,怕教主也无法稳操胜券……”
东郭寿将蔡薇薇从头至足,仔细打量了一番道:“老夫老眼未花,这姑娘的功力,焉有看不出之理。”
贾嫣笑道:“论姿容嘛,有如月殿仙子,瑶池玉女,与我们这批凡俗的女子,更是有云泥之判了。”抿嘴一笑,倏然住口,说了半天,连蔡薇薇的名字都未说出去。
蔡薇薇赦然一笑,道:“我丑的很,诸位姊姊才美呢。”
只见令狐祺忽然闪身向前,将蔡薇薇及适才的事,低声禀告东郭寿。东郭寿面色微变,望向蔡薇薇,道:“若老夫猜测不错,蔡姑娘想是武圣之后。”东郭寿久不见答,干笑一声,道:“好娇憨的丫头。”
华云龙双眉一耸,正欲答话,贾嫣格格笑道:“教主怎么漏掉了这位仙姑不问?”说话中,纤指一指程淑美。
东郭寿看了程淑美一眼,淡然道:“关外高人,早已认识。”程淑美冷冷一哼,默然不语。
华云龙一心宕时,忙道:“既然教主与令师兄俱不屑动手,则今日的事,是否就此了结?”
东郭寿微微一笑,道:“今日玄冥教与敝派倾力而来,却虎头蛇尾,华公子请讲,传出江湖,人们要如何说话?”
华云龙暗道:“他言辞反覆,不知存有何意?”心念连转,不禁冷冷一笑,道:“教主之意,在下不解。”
东郭寿沉声一笑,道:“华公子真的不知?”
华云龙也沉声道:“请教。”
东郭寿忽变悠闲,手捻银髯,笑道:“华公子也不是不知,大概因令尊华大侠谦恭为怀,以致让华公子忽视了华家在武林中的地位,令尊高不可测的武功,如今再加上武圣嫡传……”
他捻须含笑,华云龙却听出他语中杀机,暗忖:“原来是蔡家与我们华家站在一起,故令他不顾一切,欲抢先下手,如此看来,魔教这番高手云集江南,果是想先对付蔡家。”
他忽然觉出形势的险恶,东郭寿既已杀机大动,凭已方三人,就算搭上了倩女教一群,也是以卵击石,自己死了也罢,蔡薇薇、程淑美、贾嫣那十余名少女,却是为己拖累,尤其元清大师,功力盖世,不是为己迫毒输功,何惧之有?华家纵有通天之能,眼下却远水救不了近火。他心急电转,脱口道:“教主是真要与华家一拚了?”
东郭寿目光倏然一冷,道:“这也仅是迟早之事而已。”华云龙见话已至此,拖无可拖,暗暗一叹,就待出言挑战,好歹想办法扣住东郭寿,一场一场较量,则至少可多挨些时辰。
忽听洞中传来一个清越苍老的声音道:“阿——弥——陀——佛——”
这佛号好生怪异,全场的人都觉得声音似不由耳中传入,而由心中响起,且感心胸祥和一片,那批玄冥教徒及星宿派弟子,执剑之手,竟不由缓缓下垂,功力稍差的,不由失手,一时啷呛之声,纷纷传来。那东郭寿的师兄,申屠主忽改要死不活的样子,细目一睁,精光暴射,直似烈日金芒,令人不敢逼视。
华云龙、蔡薇薇、程淑美就在他对面,更觉一惊,知道此人功力,果胜东郭寿不少。东郭寿双眉微耸,道:“好高明的「叩心钟」神功,是那一位高人,东郭寿拜见。”
洞中传来元清大师的声音,缓缓说道:“不敢,老衲元清拜见东郭教主。”声甫落,洞口碧萝无风自动,只见一位骨瘦磷峋,满面皱纹的灰衣老僧,倏然而出。
霎时,全场一片死寂。东郭寿,这一个盖世魔头,令狐兄弟,这两个绝世凶人,端木世良、孟为谦等心机深沉,驰骋江湖的草莽人物,无不瞪口咋舌,只有那申屠主,死板板的面上微有抽动,瞬又恢复原状。原来元清大师,并非步出山洞,而是盘膝而坐,若下有莲座,浮空三尺,缓缓飘来。
华云龙忽然惊觉,侧行三步。元清大师却飘至东郭寿身前三丈,即口宣佛号,缓缓降落,宝相庄严,神仪湛然,几令人疑真佛下凡。东郭寿已知元清大师这么一个人,却未料到元清大师功力高到如此地步,他乃一代枭雄,怔了一瞬,狞声一笑,道:“「莲台虚渡」与「叩心神」,两般绝世神功,东郭寿算开了眼界。”目光一转,朝申屠主微微示意。
申屠主突然跨前一步,一声不响,右臂一伸,五指箕张,隔着二丈余远,虚虚抓向元清大师。他这一抓,毫无啸锐风声,如同儿戏。元清大师面容一肃,合什胸前的双掌,微张又吸,只是除了少数高手之外,余者均未看见这微乎其微的动作。众人方自讶异间,却见立足元清大师与申屠主周遭的人,衣袂猎猎,直向外飘,忽又向内一收,始知二人已较量了一招。元清大师上身转仰,旋又竖立如山。申屠主目光一变,身躯前倾,竟前移半步。
华云龙大感兴奋,暗道:“瞧这光景,明是申屠老怪败了。”
申屠主虽然败了,却无半分激动之色,回过身子,生硬冰冷的道:“走。”
东郭寿一怔,随恍然想道:“老和尚功力奇高,何苦硬拼。”他转念下,顿萌退走之心,拱手一礼,道:“今日看在大师面上,就此了结,希望来日能再见大师神功绝艺。”东郭寿顿了一顿,一捻银髯,道:“愚意江湖中杀戮连绵,血腥遍地,华家久霸武林,同道好友,受欺非一日,业已忍无可忍,八荒四海,无数高人奇士,而今群策群力,欲共歼灭华家,覆败已在近日,这—场杀劫,无不避免。大师世外高人,理当啸傲烟霞,枕流漱石才是。”语下之意,是要蔡家退出武林。
华云龙因事关蔡元浩安危,虽听他指鹿为马,却默不作声。元清大师不动声色,静静听他说完,淡然道:“教主美意,老衲十分感激,只是我佛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江湖纵然扰攘,岂容老衲抗志山栖,除魔卫道,人人有责。”
东郭寿暗道:“这老和尚顽固之极,倒不可操之过急。好在双方辞俱隐约,犹未各走极端。”拱手一礼道:“既然如此,没有什么可说的,告退了。”
元清大师合什相送,端木世良与孟为谦,虽心有未甘,震于元清大师绝世神功,也不得不见风收帆,孟为谦喝道:“走。”率领玄冥教徒离去。
第廿一章滛母荡女齐上阵
蔡薇薇莲足直跺,道:“公公怎么放走东郭寿他们?”
元清大师微微一叹,却不答话,转面向程淑美道:“道友……”
程淑美微微一欠身,道:“大师齿德俱尊,程淑美不敢当得。”语音微顿,道:“请恕晚辈犹有他事,就此告退。”
华云龙急声道:“前辈……”
程淑美冷然道:“我在山脚候你顿饭工夫,你如有几分情义,就速速赶来。”拂尘一摆,驰下山去。
华云龙转向元清大师,欲言又止,元清大师一摆手,道:“你也等等。”双眉微耸,对着竹林道:“林中两位施主,可否劳驾一会?”
林中传来一个娇脆的女子声音说道:“大师之命,晚辈本应遵从,唯另有要事,请恕违命之罪。”
贾嫣与那十余名少女,闻声齐唤道:“师父。”
华云龙也听出是方紫玉口音,暗道:“凭公公功力,决不致听错,另一人是谁?”心念一转,想起长恨道姑,脱口道:“顾姨。”
只听方紫玉道:“大师如肯慈悲嫣儿,略施教诲,其余人就由媛儿领回总坛。”
其中一位绿衣少女,正是方紫玉的次徒贾少媛,急躬身道:“是。”
又听长恨道姑的声音道:“龙儿,顾姨原来不愿让你知道我来了,想不到又给你猜到,顾姨也不忍心置之不理,不过你也不必妄费心机,顾姨不会听的。”
蔡薇薇急道:“顾姨,你不喜欢我了?为何不理我?”
只听长恨道姑笑声道:“你这孩子鬼的很,顾姨怕上当,所以不理你了。”声音渐传渐远,显然人已离去。
元清大师转面向贾嫣:“贾姑娘,令师既然有言,你愿意随老衲几天否?”
贾嫣欠身道:“前辈垂青,这是小女子大大福缘。”
忽听蔡薇薇道:“公公,你怎么放过魔教的人?”
元清大师微微一叹,不答反问道:“微儿,你自信能对付几人?”
蔡薇薇略一吟哦,道:“那两个姓狐的老鬼,微儿自信还接得住。”
华云龙暗感焦急,忖道:“阮红玉师父,对我似有不满,迟了更是火上添油,只是……”
忽听元清大师道:“龙儿,你敌得住东郭寿么?”
华云龙赧然道:“龙儿虽蒙公公成全,自知还差上一截。”
元清大师一扫贾嫣与贾少媛等十余少女,道:“诸位姑娘……”
贾嫣螓首一摇,道:“前辈千万别算上小女子,我们只可以摇旗呐喊,对付魔教教下的罗喽而已。”
元清大师莞尔一笑,道:“姑娘客气了。”微顿一顿,又道:“那位道友,不是老衲小觑了,怕也远非东郭寿敌手,如此焉能留下魔教的人,况玄冥教也不会坐视。”
蔡薇薇讶声道:“公公忘了自己哩?”
元清大师苦笑一声,道:“老衲如今已无能为力了。”
此语一出,蔡薇薇与倩女教的少女们,全满面诧色,华云龙面露惶恐,呐呐道:“一定是龙儿害的……”
元清大师蔼然道:“五阴本空,一切风真,有什么害不害的?龙儿但知努力,也就不枉这一番因缘了。”
华云龙唯唯受教,蔡薇薇急声道:“公公,究竟是怎么了?”
元清大师淡然道:“也没有什么,休息一阵也就可以了。”手一挥,道:“那位道友要你去,你可以走了。”
华云龙躬身应是,却又嗫嚅道:“只是公公而今……”
元清大师淡淡一笑,道:“老衲很好。”
华云龙不再疑迟,回身望着蔡薇薇,口齿启动,却说不出话来,一狠心,道:“薇妹珍重。”转身向贾嫣诸人绕行一礼,道:“嫣姊姊、诸位姊姊,临危援手,彼此谊属一家,兄弟也不谢了。”
忽听蔡薇薇促声喊道:“龙哥,你快去吧。”华云龙又瞥了蔡薇薇一眼,疾奔而去,展眼不见。
且说华云龙奔至山麓,已见程淑美正伫立一株槐树之下,他正想开口招呼,程淑美冷冷瞥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转身驰去,只得咽下,默默跟随。一直到渡了长江,两人踏上北上淮阴的官道,依然未交一语。华云龙闷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前辈,阮姑娘如何了?”程淑美恍若未闻,哼了一声,并不答话。
华云龙暗忖:“这位前辈好像对我深怀忿意,不只因生性孤僻……”华云龙碰了一个钉子,不再多问,低头疾赶,只见官道上,一先一后,两道轻烟,疾驰而过,两人武功均齐顶尖高手之流,普通人仅觉清风过身,抬起头来,两人正似风驰电击,冲出数十丈外。
此际,烈日当空,午末未初。程淑美忽然慢下脚步,冷冷说道:“贫道记得前面有家酒店,进餐后再赶。”
华云龙也慢下步子,道:“晚辈不饿。”其实他自昨夜已来,连番搏战,已略有饥意。
程淑美冷然道:“你不饿,我饿。”
华云龙微微一怔,旋又晒然,忖道:“这位前辈虽是冷僻,倒是很体谅人。”一会,已望见绿阴深处,挑起酒帘,两人随放慢脚步,像常人般走入,随便寻一张桌子坐下。这种荒村野店,虽是粗竹搭成,器物简陋,但绿阴清风,却是颇为舒爽。
华云龙目光微转,巳看出座中尽是商旅农夫,并无一个武林人物,那般人见到一位俊美无俦的少年与一位中年清丽道姑入内,静了一瞬,旋又吃喝起来。店小二虽觉扎眼,却瞧出两人是江湖人物,忙不迭送上酒菜。华云龙边吃边道:“前辈今后欲居何处?若无他事,可否枉驾寒舍?”
程淑美放下筷子,冷然道:“关外。”
华云龙怔了一怔,放下碗筷,道:“前辈不是与玄冥教已扯破脸了?瞧端木世良与孟为谦,似已对前辈万分恨毒?”
程淑美道:“你放心,贫道虽居虎口,安若泰山。”垂首进餐,她虽无法号,仍属三清弟子,荤酒俱禁,饭量也不大,略进些许,便掷筷抬头。
华云龙食量虽大,吃起饭却很快,早已吃饱,店小二虽送来一壶酒酿,他也善饮,碍着程淑美在侧,也就未动,折扇轻摇,默然等候。正欲启齿,忽听一阵马蹄杂着鸾铃之声,隐隐传来,瞬息之间,蹄声铃声,已是震耳,瞧那来势,分明是匹日行一千两头见日的精驹。
武林中人,爱名驹不下宝剑,华云龙与程淑美不禁皆转目望去。只见黄尘滚滚中,一骑如飞,似风驰电掣般冲过,以华云龙目力,也仅看出那匹马毛色如墨,鞍上的人,体态婀娜,裙袂飘扬,似是一位少女,至于那少女的容貌,却因马行太速,又属侧面,却未看清。
酒店中人,听得蹄声有若擂鼓,也纷纷扭头望向店外,凭他们这些村夫俗汉,更是仅见黑影扫过,马上依稀有个人影。黑马一过,立刻议论纷沓,吵成一片。华云龙想起自己那匹「龙儿」,在荆门被贾嫣所掳之后,便莫知下落,但他并不担心,自信那匹「龙儿」,性已通灵,常人驾御不住,高手不忍心伤害,同道好友,识者不少,决然无虞,说不定这时已回到了落霞山庄了。
忽然程淑美「噫」了一声,道:“这丫头为何也来了……”语未罢,右掌一按桌面,人如巨鸟,已然出店。
华云龙急声道:“前辈……”
只听程淑美道:“你等贫道一下。”
华云龙站起身了,随又坐下,心道:“我既未曾看清楚,她功力不在我上,想也强不过多少,这少女定是她熟人,始可一瞥之下,便知是谁。”满座食客全都目瞪口呆,偷眼觑着华云龙,似是怕他变鸟飞走,一时间,鸦雀无声。
华云龙对那般村汉旅客的目光,视若无睹,候了片刻。程淑美仍未回来,百般无聊,便自斟自饮起来。那一壶酒盛量不多,一会便已喝光,当下扬声道:“小龙哥,再来一壶。”那店小二早候在侧,闻唤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忙不迭的送来一壶酒,将空壶拿走。
华云龙见他满面惶恐,蹑手蹑脚的样子,笑道:“我是煞神?何必如此?”
那店小二急声道:“爷是煞神……”他本待说不是,不料忙中有错,反说成华云龙是煞神了,一时面如土色。
华云龙哈哈一笑,掏出一锭银子,抛在桌上,道:“拿去,免得你以为我是白食的。”
店小二弯腰哈背道:“不要那么多。”眼睛却偷觑着那锭银子,恨不得一把拿过。
华云龙将手一挥,笑道:“赏你的,拿去。”店小二连忙探手拿过,弯腰不迭的谢了,屁股一扭,急急奔向店后,似怕华云龙反悔。
华云龙微微一笑,转面向店外路上瞥去,忽见一条纤影,勿勿躲入绿荫幽篁。他一眼便已认出是薛娘小主人,那迄今不知的玄衣少女,欲待追去,忽然想道:“她已看见了我,这般躲避,显然不欲相晤,追上前去,既不好强逼,也没什么结果,若错过了程前辈,岂非得不偿失?”这么一想,顿时重又回座。
他所行所为,旁若无人,满座的人,窃窃私议,只是聚蚊成雷,那声音也就可观了。过了片刻,华云龙已渐感不耐,暗道:“阮姑娘的师父当然不会跟那匹神驹赛脚程,必是出声召唤,难道要与那姑娘谈偌久……”沉吟未已,忽听程淑美的声音,由路上传来,道:“华云龙,上路了。”
华云龙闻唤,身形一长,已扑出店外。只见程淑美当他掠出店门,即身形展动,疾驰而去。他忙跟上,高声叫道:“前辈,那姑娘是谁?”
程淑美身形不停,冷声道:“你就会问人家姑娘。”
华云龙啼笑皆非,道:“干么这样急?”
但听程淑美道:“还要快,要赶五百里。”
华云龙举步若飞,猛然冲上,道:“到那里?”
程淑美道:“淮阴。”回目瞬地一眼,黛眉一蹙,道:“省些力气,这一段路不短。”
华云龙笑道:“不打紧,小子撑得住。”程淑美哼了一声,倏地加速。华云龙也深深吸了一口气,真气运转,迸力追赶。两人这一阵疾驰,快逾飘风,跑到日暮,全部喘息有声,减慢脚步。
忽听程淑美道:“华云龙,你要不要歇息?”
华云龙道:“不必,晚辈能支持到淮阴。”
程淑美道:“好。”倏地脚步加快,向前疾奔。
华云龙紧随在后,忖道:“她原来未尽全力,看来这位前辈功力虽不及东郭寿,轻功却可一较。”
丑牌时分,前面黑黝黝的夜色中,矗立着一座城池,正是南北咽喉,江浙要冲的淮阴古城。程淑美香汗淋漓,忽然煞住脚步,喘然道:“华云龙,咱们先调息一阵,恢复功力,再行入城。”
华云龙急欲见到阮红玉,当下道:“晚辈不累,前辈可否告知令徒居处,让我先见阮姑娘。”
程淑美转目望去,只见华云龙虽亦满头大汗,喘息却微,尤可怪的神采亦亦,反胜午时,与自己疲惫欲绝,大不相同,暗暗讶道:“就算玄冥教主或申屠主,也没有在五百里长驰后,反而精神益长的道理。”她不知道元清大师以佛门「圆光莅顶」大法,增益华云龙功力,这番奔跑,反而渐渐与华云龙己身真气,互相融合,获益匪浅,故暗暗讶异。华云龙虽知此事,也未料到收效如此,心中暗暗感激元清大师。
程淑美想了一想,道:“既然你不累,咱们这就进城。”
“前辈……”
程淑美截口道:“少罗嗦,话可说在前头,遇上敌人,你上前拼命。”纵身上了城墙,华云龙连忙跟上墙头。
只见城内屋宇鳞比,在月光下,沉沉一片,除了深巷犬吠,寂无人声。程淑美喘息一声,道:“玉儿住在城北一座「玄妙观」中,那观中的主持静逸道姑,是贫道之友。”
华云龙随口道:“那位观主,想来也是高人。”
程淑美道:“你猜错了,她不会武。”顿了一顿,道:“华公子,现在我和你说正事,你既然和红玉已经……,就不应该「始乱终弃」,弃红玉于不顾?”
华云龙大惊道:“前辈何出「始乱终弃」之言,我和红玉是真心相爱,到底红玉怎么啦?”
程淑美叹口气道:“红玉这孩子是个死心眼,她去找你,却发现你和蔡家丫头双宿双栖,所以伤心而回。老实说,我们红玉是比不上蔡家丫头。”
华云龙大吃一惊道:“前辈,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我早跟红玉说过,一待事了,我就带她回云中山,她怎么这么傻呢?”
程淑美闻言面色一喜道:“这么说,你要我们红玉?你是真心的?”
华云龙苦笑道:“前辈,我华云龙怎么会言而无信,前辈,你放心,我不会辜负红玉的。”
程淑美转颜为喜道:“这么说是红玉自己死心眼,我就说嘛,这就好了,你见着红玉把话说清楚就行了。到时候,你要敢不要我们家红玉,我就找白君仪去评理。”
华云龙也笑了,程淑美突又黯然道:“其实我是红玉亲娘,我一直没敢告诉红玉。”
华云龙大吃一惊道:“为什么,伯母?”
程淑美道:“只怪我遇人不淑,他狠心的爹不堪忍受清贫的隐居生活,舍不得花花世界,在红玉周岁时丢下我们娘俩,后来死在江湖上。我含辛茹苦把红玉拉扯大,我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红玉再走我的老路啊。”
华云龙心中也是无比同情,接道:“伯母,我希望我和红玉成亲之后,您能住到我们「落霞山庄」,这样红玉也能长见着您。”
程淑美道:“真的?不怕到时候你欺负玉儿的时候我帮玉儿的忙?”
华云龙心中一动,道:“娘,您说笑了。”
程淑美浑身一震,愣住了:“你叫我什么?”
华云龙道:“我叫您娘,有什么错吗?”
程淑美惊喜地道:“你肯叫我娘,我当然高兴。”顿了一顿,又道:“红玉还不知道此事,我……”
华云龙道:“娘,这件事情您早就应该告诉红玉,不应该瞒着她,要不,我去告诉她。”
程淑美沉吟一会道:“嗯,红玉跟着我也受了不少苦。”
华云龙道:“娘,其实您才真的受苦呢,就让龙儿来孝敬您后半生吧。”
程淑美感动得眼泛泪光,激动地道:“龙儿,你真是个好孩子。”顿了一顿,接道:“我们快去见红玉吧。”说话中,二人已踏着栉比的房舍,来至一栋碧瓦红墙,修竹精舍的道观,虽无广厦高堂,却是清幽一片,确是养病善地。程淑美领他至后院,道:“夜阑人静,敲门徒然扰人清梦,还是自行进入。”
华云龙点一点头,翻墙至一栋荷池假山,花木扶疏的精舍之外。抬眼一望,不禁泪盈满眶,心弦震动。只见神舍内火烛犹明,窗户敞开,阮红玉玉手支香腮,玉容清减,目噙清泪,痴痴的望着中天皓月,神情凄绝。华云龙心中暗喊:“她瘦了,为什么……”
忽听阮红玉凄声自语道:“今夕何夕?云龙……你在哪里?也会想我么?”螓首一摇,又自语道:“不,我不要你想我,只要你快快乐乐活着,我……忘了我也行。”断断续续的数语,包含了说不尽的情爱,那一种至情至性,浑然忘我的感情,又何必斤斤计较对方的反应?
华云龙再也忍不住,泪水籁籁流下,低声呼道:“红玉……”
阮红玉闻声一惊,霍然转头望向他,只是她内功散失,别说华云龙立于花荫之中,即使伫立旷地,也难看清,看了半晌,她凄然叹道:“唉,我思念太过,竟幻出他的声音来了。”倏然低首,幽幽吟道:“红楼日晚流春水,柔魂常欲绕瑶台,如何梦为相逢少?怕我愁多不肯来。”
古今诗词,至于魂梦相通,已是至情,如今反成微不足道,尤其她一脸缠绵徘恻,神思迷惘,就算铁石人,也得动心。华云龙泪如泉涌,悄然越窗,行至阮红玉身后,伸手轻抚她的秀发,柔声唤道:“红玉。”这一连串行动,阮红玉功力已失,毫不知晓,直到他轻抚阮红玉秀发,阮红玉始霍然惊觉。
她回眸凝视华云龙,良久,始才痴痴说道:“你昨天已来过了,不该再来了,来的次数太多,薇妹会不高兴。”
华云龙忽然感到心中一痛,暗道:“她还以为这是梦中,连在梦中她都顾虑薇妹,我实在是薄情之人。”他乃重情尚义之人,一激之下,险险一口鲜血吐出,急忙提起真气,运功一周,始平定血气,柔声说道:“薇妹不会不悦的。”
阮红玉螓首一点,痴笑道:“真的?是真的?”继而美目一阵眨动,皓腕一伸,似欲碰触华云龙身体,以证实是否真的。只是,忽又一缩,但恐证实是假,她魂牵梦萦,念念难忘之人,伫立眼前,只不过是幻影而已,那时心碎肠断,更是难耐。
华云龙噙住眼泪,虎躯微俯,轻搂住阮红玉的纤腰,柔声道:“你信了?”
阮红玉娇躯一颤,突然哭道:“云——龙。”娇躯一侧,偎入华云龙怀中。她惊喜交集之下,又觉悲不可抑,亟欲痛哭一场,紧紧抱住华云龙,低声啜泣,刹那泪水已湿透了华云龙的衫袍了。
华云龙手抚她的秀发,柔声劝道:“不要哭,不要哭……”一时间,他也浑忘所以了。
半晌,阮红玉始逐渐恢复平静,埋头问道:“你好吗?”
华云龙垂首道:“我很好,你也多多保重。”见她仍旧紧抱住自己,仿佛只要一松手,自己便会杳然而逝,遂又说道:“我们坐下来说。”
阮红玉在他怀中点一点头,缓缓松开藕臂,目光转动,已见这间屋子似是明间,一桌四椅,桌上燃着一根细烛,昏黄的烛光下,显得十分萧条。华云龙强笑道:“夜已深了,你这样于体有损。”
阮红玉淡淡一笑,道:“我不想睡。”顿了一顿,道:“其实也没有关系,你看我不是很好。”
华云龙凝视着她清减至极的玉靥,心中又痛又怜,怔了半晌,道:“你瘦了不少。”阮红玉淡然一笑,摇一摇头。
华云龙道:“红玉,你怎么这么傻,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一待事了,我们就一起回云中山?”
阮红玉低下头道:“你和那位蔡姑娘才是天生一对,我实在是比不上她。”
华云龙低声道:“傻子,在我心里,你们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重要,你莫要看轻了自己。”
阮红玉抬头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真不知道你这个小脑袋里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念头?我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赶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你师傅也不说,害得我担心得要死。”华云龙苦笑道。
阮红玉也意识到是自己多心了,闻言歉然道:“龙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我的气。”
华云龙道:“我不是生你这个气,而是生你不知爱惜自己的气,你知不知道这样对待自己,我多么痛心么?不为别人,为了我,也该保重自己啊。”
阮红玉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出来:“龙哥……”扑进华云龙的怀里,吻向雨点般向华云龙脸上吻去……
华云龙立刻抱住阮红玉亲吻起来,吻着她的额头,她那紧闭的双眼,鼻尖,和那微微张开的樱唇。华云龙一边吻着阮红玉,一边将她的衣服脱掉,也解掉了肚兜,顿时阮红玉的玉||乳|,又呈现在华云龙的眼前,看到这对白嫩的Ru房,华云龙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阮红玉也想迎合华云龙,但是地只挺了两下,就任由华云龙的吸吮。
华云龙这双魔手,在她的背上、腋下、小腹,来回的抚摸,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华云龙和阮红玉已是一丝不挂了。阮红玉的肌肤是那么的润滑、细腻,摸起来真的好舒服。华云龙把阮红玉放倒在床上时,也开始了交欢前奏曲──爱抚。华云龙侧身偎着她,一只手搓揉着Ru房,另一面嘴轻含着另一Ru房,手轻轻的扣弄着阮红玉那最敏感的地带,伸了进去,Yin水在她的小|岤里,也开始慢慢的增多了。
顺着奶头吻下去,到了阮红玉那丰满而又色丽的阴沪,舌头轻巧的舔着荫唇,阴Di一和荫唇的内侧,阮红玉全身上下敏感的抖了好几下,下体更是时而抬高,时而挺送,配合著华云龙的舌攻。Yin水汨汨流了更多,她口中在这时也发出了声音。
“嗯……嗯……龙哥哥……好哥哥……红玉好美……嗯……好舒服……好哥哥……嗯……红玉的|岤好爽……嗯……嗯……红玉的|岤好美……”
“哦……嗯……不要再舔了……嗯……嗯……红玉的|岤好痒……哦……哥哥……嗯……小|岤好痒……嗯……又痒又舒服……嗯……”
“哦……不要舔了……嗯……再舔下去妹妹会受不了……嗯……”阮红玉的手,此刻猛拉华云龙的头,一下往下按,一下又往上提。
“好哥哥……红玉的小|岤好痒……用你的大宝贝……好哥哥……不要……求求你……用大宝贝来干红玉……快……不要舔了……嗯……”
“嗯……嗯……好舒服……小|岤好奇怪……嗯……好哥哥……呐……”
华云龙慢慢的往上再吻同去,终于四张唇又胶合在一起,他的大宝贝并不急着进去,他还要逗她。华云龙把大宝贝头,整根宝贝,来同地在她阴Di上面磨擦,直弄得阮红玉不停的浪叫:“好哥哥……嗯……快点进去……嗯……不要再逗我……嗯……”
“嗯……快点放进去……嗯……嗯……不要磨了……小|岤痒死了……”阮红玉的屁股,情急拚命似的,一直往上顶,可是大宝贝始终就是不进去。
“龙哥哥……求求你……快点干小|岤……小|岤痒死了……嗯……嗯……嗯……大宝贝哥哥……快一点干我……嗯……嗯……”
“嗯……我受不了……嗯……小|岤痒死了……嗯……”听到她如此的浪叫,如此的滛荡,华云龙将大宝贝移到洞口,滋的一声,大宝贝整根入底,紧紧的美,又是一种肉碰肉的滋味。
“啊……啊……小|岤美死了……好哥哥……红玉爱死你了……嗯……”华云龙的大宝贝插入|岤洞之后,立刻探取慢工出细活的办法,慢慢的抽送,慢慢的干着她,让她好好享受被干的滋味。
“嗯……好美……嗯……小|岤好舒服……嗯……哥……嗯……好人……嗯……我好痛快……嗯……好美……嗯……”
“哦……哦……红玉……呷……小|岤真美……小|岤真好……嗯……”
“大宝贝哥哥……好哥哥……嗯……你的宝贝真好……嗯……好哥哥……红玉太爽了……红玉要好好的爱你……喃……”
“啊……啊……小|岤要美死了……小|岤痛快死了……咧……啊……好哥哥……啊……小|岤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啊……”
阮红玉的胴体痉挛再痉挛,阮红玉有气妩力的呻吟叫:“好棒……哦……小|岤爽死了……哦……太爽了……”
“红玉,你舒服吗,哥哥干的好不好。”
“好哥哥,你干的红玉美死了,红玉好爽。”
华云龙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子道:“红玉,我们再换个姿势好不好?”
“好,我们换什么姿势?”
“狗爬式,就是你跪在床上,头低下去,屁股翘超来。”
“这样的姿势,会爽吗?”
“好妹妹,等一下你就会知道”
阮红玉照着华云龙所说的,把姿势摆好,华云龙轻抚着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大宝贝狠力的往|岤内一插,华云龙的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腰,一送一放的开始干了起来。
“啊……啊……大宝贝干得真好……啊……真舒服……啊……”
“好妹妹……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哦……哦……”
“嗯……嗯……我的小|岤好舒服……好棒……好哥哥……嗯……你太会干了……”?
“哦……哦……我爱你……妹……妹……我要让你美死……哦……”
“大宝贝哥哥……嗯……小|岤让你干……永远……嗯……我也爱你……嗯……”
“嗯……小|岤真爽……喃……嗯……小|岤爽死了……嗯……”
“好小|岤……你的|岤美死我了……大宝贝好舒服……哦……哦……”这时侯的华云龙,依然采慢工出细活的办法,大宝贝尽根到底,又慢慢的全部抽出来。
“哦……好哥哥……你太会干|岤……嗯……干的小|岤快升天了……嗯……嗯……龙哥哥……你真会搞我……嗯……我会爽死……嗯……”
“好哥哥……快一点……红玉又要泄了……快……大力一点……哦……大宝贝哥哥……用力干我……小|岤要升天了……啊……啊……我……哦……哦……好哥哥……红玉又升天了……我好爽好爽……哦……”
华云龙又是缓缓地拉出大宝贝,这一拉出来,立刻带出了不少的Yin水,阮红玉好像太舒服了,整个人倒在床上,娇喘嘘嘘,不停的喘气,脸上身上流着渗渗大汗。华云龙亦是如此,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大宝贝仍然硬挺挺的,好不威武。
沈寂了好一会儿,阮红玉才又说话:“龙哥哥,我今晚真的是升天了,我太舒服,太幸福了。”
华云龙笑着道:“现在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吧,害得娘多为你担心。”
“什么娘?龙哥哥,你说什么?”阮红玉诧异地道。
华云龙叹口气,将程淑美是她娘的事情告诉了她,阮红玉眼泪又出来了:“娘原来是个苦命人,娘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华云龙安慰道:“红玉,娘是为了不让你伤心,娘真是煞费苦心啊。”
阮红玉含着泪道:“我以前太不懂事了,我们以后一定要孝敬娘,不要再让她操心。”
华云龙点点头,沉默一会,华云龙笑着道:“别再说这些事了,搞得气氛怪怪的。”阮红玉羞笑不语,华云龙接着笑道:“红玉,你先休息一下,我们等一下再继续的玩,等一下的味道,会和先前大不相同。”
“龙哥哥,玩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泄,可是我已经泄了两次,我真服了你。”
“红玉,你的|岤真美,大宝贝插得实在好舒服。”
“龙哥哥,我真的好爱你,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你。”听到阮红玉所说的这些话,华云龙感动也冲动的抱住她,深深的给她一吻。阮红玉的性趣似乎又来了,她的手,抓住了华云龙的大宝贝来回的套弄。
“你们男人,就是这根东西让我们女人心服口服。”
“红玉,你们女人的小|岤一不是一样,让男人想要猛往里面钻。”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打不完的战争。”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4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